.:.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亵火渎炎  1-12章 已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亵火渎炎  1-12章 已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一叶一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57
威望:36 點
金錢:18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17-03-24

1024
TOP Posted: 2018-05-03 12:57 | 回9樓
liaojau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56
威望:1010 點
金錢:1368 USD
貢獻:4999 點
註冊:2015-02-04

  (10)疯狂之夜

  灰熊家族的领地,卡塞。相比起强大的,拥有完全自治权,税法和军队的黑山羊和红色雄鹿大公国,莱蒙家族的势力要小得多,只是帝国内山头林立的众多小公国之一,由于依靠家族领地内开采出来的金矿和石矿才让这个家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不过在帝都的贵族之中,对于灰熊家族的这样的暴发户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其它公国所需要的仅仅是他们家族的金钱而已,而缺乏拥有才能之人的灰熊家族也无法将这笔财富转化为实力。近几年来,他们仅仅是依靠挥霍家财来勉强立足于帝国之中。
  所以,事实上对于莱蒙这样的贵族来说,能够娶到帝国最美的女人,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哪怕目前弥塞拉是戴罪之身,关于她的流言非常之多,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是全帝国最有名望的女人。雄鹿大公之女,龙骑之首,不焚者,浴火而生的帝国红宝石,关于她的一长串称号足以压过莱蒙作为领主的威风。对莱蒙来说,弥塞拉既是他的女神,又是他所仇恨的对象。
  领地内,坐在马车之上,人们纷纷聚拢在一起,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这一个特意敞开型的车厢,在里面坐着的卡塞城的领主,以及领主夫人。不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领主夫人都要比领主有名得太多了,同时作为帝国最美的女人,出现在大街上,哪怕是贫穷的奴隶也会围过来,用一种仰视的眼神看着他们。
  本来,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极大的荣幸才是。利用魔法的力量,弥塞拉就好像是个温顺的妻子一般,像小猫一样腻在莱蒙身边,她身上穿着薄丝纱织成的薄衣,配上金边的链子,上面涂上灰雄家族的图案,莱蒙想用尽一切向别人显示,弥塞拉是属于他的妻子。
  “看,大家都在看着你呢,向大家挥手吧?”莱蒙看着倚偎在他怀中的妻子,弥塞拉的脸埋在他的胸前,路人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莱蒙却看得到,那是一只带着深深鄙视的眼神。这是一个倔强而不会屈服的女人。
  “你在干什么,你认为我配不上你吗?”莱蒙轻轻地对弥塞拉耳边低语,语气愤怒和自卑。然后他紧握手中的血之卵,魔法的光芒逼迫弥塞拉转过头,用一种领主夫人特有的笑容向大家挥手示意。然后在众目之下,当众亲吻莱蒙的脸颊,脸上还带着红霞,就是一种完全顺从的姿态,能让全帝国最高傲的女人如此顺从,这是对于莱蒙这样的贵族来说,无上的光荣。
  “没有想到,莱蒙大人竟然娶到了弥塞拉小姐这样的女孩啊,真是太让人羡慕了。”扮作平民的莱蒙侧近在人群之中开始起哄,“果然大人是最了不起的。”
  “是啊,是啊,听说夫人曾经一只手就毁灭了库尔弥,真是可怕。而且她还是雄鹿大公的女儿,这么强大的红宝石公女竟然对我们的领主这么顺从,大人真是有手段啊。”人们的赞场声响起。
  “没错,看来有了弥塞拉夫人,我们领地很快就会发展壮大起来的。”人群顺着莱蒙想要的声音响了起来,对于这样的结果,莱蒙十分满意。领主和领主夫人的马车就这样继续前进,并没有人意识到,人群之中,一个扮成贵妇的女人正关注着马车上的一切。
  塞西莉雅,正偷偷地躲在人群之中,思索着如何来拯救弥塞拉。这时候,突然之间人群分开,一个比莱蒙的队伍阵势还要大的马队,从街道另一边经过。那是一个竖着黑色山羊旗帜的马队,黑衣家族的胡夫正坐在马车上,一只脚高高翘起,经过莱昂车队的时候,对着车上的领人和他的夫人做了一个轻浮的手势。
  “前几天,多谢领主你的款待,很好的美酒,还有美食。而我特别无法忘记的是夫人,那鲜红的双唇和炽热的献身让我忍不住期待下一次宴会了,哈哈哈哈哈”黑衣公使带着狂妄的笑意离开。
  随后,就是死一般的沉默,两只车队继续向相反方向前进,而莱蒙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这时候,下面的平民也纷纷议论起来。
  “喂,听说了吗,前几天的宴会上,黑衣大公的使者公然和领主夫人调情。”
  “可不仅仅是调情啊,听说都真刀真枪地干上了呢。”有人偷偷地说。
  “你听谁说的?”
  “很多人都在说啊,不仅仅是我们,在贵族圈也在说呢。”人们口耳相接,各种流言蜚语传入莱蒙的耳朵。仅仅只是一个瞬间,胡夫的出现让这位领主从天堂堕入地狱,围绕弥塞拉的不雅传闻,开始被人道起。
  “知道吗,听说夫人不仅仅和黑衣大公的使者偷情,她还和很多贵族有染呢。真是可怜,不知道我们的领主怎么办?”
  “其实,有私底下说夫人私底下就是生活糜烂的婊子,我在贵族圈有朋友,听说,她很小的时候就出来卖春了。”
  “不,这不可能,红鹿大公怎么可能容忍这事?”
  “这也是最近才听到的,不过可能也的确只是传闻吧。”民众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关于弥塞拉,有太多太多的流言,这个全帝国最知名的女人,同时也是树敌最多的女人。曾经为了理想,她得罪过帝国各界的人,从军人到商人,教派或是贵族,都是如此。
  “不过关键是,只凭我们领主的身份,如果黑衣大公的人真的看上夫人的话,我们领主是不是也只能忍着?”
  “没错没错,毕竟领主的身份完全比不过别人啊。”
  “所以说,就是送给我,我也不敢要这么知名的女人,要有自知之名啊。”就好像投入湖中的石子一样,关于弥塞拉不雅的传闻就这样流传开来,让作为领主的莱蒙脸面无光。
  ……
  流言就像风,迅速流传了出去,整整一天,莱昂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嘲笑他。领地内民众的窃窃私语,贵族们看着他,仿佛就好像他就好像看着一个戴绿帽的男人,甚至连仆人们也开始议论此事。
  “这个烂婊子!!”醉酒的莱昂将桌子上的酒杯一扫而空。关于弥塞拉过往,也是最近他加入那个贵族圈子才知道的,原则上是只是极小部分人之间才知道的秘密,突然之间就流传了出来,甚至连他领地内的那些人也知道了,莱蒙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本来,有机会得到雄鹿公子莱昂诺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像他这样的贵族,突然之间就得到了雄鹿家族的友情,莱昂诺将他视为好友,甚至将他的妹妹嫁给他这样的领主,对于贵族圈来说,这是一种绝不仅有的荣幸。尽管他也考虑过弥塞拉的不雅传闻,但这个男人还是希望先将这个全帝国最高高在上的女人踩在脚下,以满足自已的虚荣,同时报复她。
  但他并没有想到,事态会变成这样。原本他得意且自负地将秘密掌控在极小部分人之中,但现在却莫名的流传了出去,而且越传越广。
  “大人,刚才黑衣大公的使者,去了夫人房间。”他的探子如此报道。这瞬间让莱蒙气炸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到过道上,他觉得周围所有的人。贵族还是仆人,都在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他,他愤怒地大吼起来,然后拔出剑,刺入一个人的咽喉,接着推开那个倒霉的人,打开弥塞拉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弥塞拉一个人,但她衣冠不整地倒在床上,双腿微张,淫白的湿痕从雪白的美腿间流出,在床被上流下了耻辱的印记。而看到这样的耻态,让莱蒙大发雷霆,他从床上一把抓起弥塞拉,然后扯到阳台之上。
  “你干什么?莱蒙,你疯了吗?”弥塞拉本能地挣扎起来。
  “你这个烂婊子,竟然公开背着我和别人偷情!你这样让我颜面何存!”莱蒙直接就一把掌甩了过去。
  “哦?没有想到你莱蒙竟然会怕这个?”弥塞拉捂着脸,倔强地嘲笑眼前的男人,“这一切,你加入那个贵族圈之后不是早不知道的吗?”
  “但是,我以为那只是极小的圈子,这个秘密不应该流传出来。是你,是你这个烂婊子,到处勾引男人才造成这样的结果的。”莱蒙愤怒地对眼前的女人吼道。
  “哼,所以说,你一直是个笨蛋,被人蒙在鼓里都不知道。”弥塞拉的眼神变得无限凌利,“你只是权利游戏的一个棋子罢了,为什么你还不明白这一点?”
  “我,只是一个棋子?”弥塞拉这句话让莱蒙心里一沉,他狼狈地后退一步,用手扶在墙上。忽然之间,这个男人明白了,为什么那个雄鹿大公的儿子突然间将他视为好友,邀请他加入那个贵族圈,甚至还将弥塞拉,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嫁给他,这一切的一切,他突然间明白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突然之间,饿狼一样的男人扑向女孩,将她身上本来就破败不堪的衣服撕掉,然后将她推到阳台边上,丰满的乳球挤压在窗台之上,莱蒙分开弥塞拉的双腿,用一只手伸入其中,开始抽动。
  “啊,不,不要在这里,你疯了吗?”弥塞拉想要挣扎,却无能为力,只能任凭莱蒙在身后挑逗她的蜜穴,那手指不断深入抽出,被开发的身体激起了本能的快感,让弥塞拉忍不住呻吟起来。
  “看,你这个烂穴,刚才胡夫那个男人干得你爽吗?”从后面,男人掏出了一根还带着淫液的手指,然后逼迫弥塞拉张开嘴,将淫液吞下去。“这就是你流出来的味道,臭婊子!”
  “你,疯了,啊,啊!!!!”弥塞拉痛苦地含住淫液,想要回过头的时候,蒙昂一个巴掌拍打在她肥美的肉臀之上,然后继续用力的拍打。男人的拍打在弥塞拉的臀肉上不断击打,打得臀肉流动,诱人之极,同时也让下面的人抬起了头,看着楼上阳台上的一切。
  卡塞城没有城堡,莱蒙的房子是城市中心一个巨大的豪宅,夜色的灯火之下,路过的仆人,守卫的卫兵都抬起头,看着领主将他的夫人推到阳台上。看着领主将夫人的一条腿抬起,然后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莱蒙从后面抱住弥塞拉的腰部,开始凶狠地抽插。同时,最让人吃惊地是,领主夫人的淫语从阳台上清晰可闻。
  “啊,啊,太,太大了,莱蒙大人,我,我爱你,我的巨人。”弥塞拉的声音从阳台上响起,这个全帝国最有声望的女人,在这样的一个小领主的跨下浪叫着,大声述说对她丈夫的爱。
  “快,继续进来,弥塞拉想要,要更多,莱蒙大人,你是我的巨人,我爱你,我是你的人。”弥塞拉一边被干着一边淫叫的声音,吸引着更多的人。甚至边路过的贵族也停下马车,看着头上阳台的活春宫。而这时候,莱蒙就好像疯了一般,凶狠地在阳台上干得跨下的女人,完全就好像在宣誓主权一样。
  “我爱你,莱蒙大人,我的巨人,我是你的爱人,你的女人,请进入,进入我的身体,啊啊啊啊啊啊。”莱蒙一边干着身下的美女,一边用血之卵控制着她。夜色之中看不清弥塞拉那种深深鄙视的眼神,这正和他所想要的,疯狂的男人现在只想要证明,他才是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的男人。
  “不,不,啊,啊,要,要高潮了,莱……胡,胡夫大人,你的大肉棒让弥塞的淫荡的身体高潮了,大人你好棒,好棒。”语无伦次的弥塞拉突然之间说出了另一个名字,突然之间让血气上头的莱蒙心中一沉。他凶狠地看着眼前还沉浸在快感中的女人,血之卵在他的手中,难道这一切是这个女人的本心,这才是真实淫荡的弥塞拉吗?
  “你说什么?”莱蒙眼色铁青,因为下面有太多眼睛和耳机在盯着这一切,但看着来语无伦次的弥塞拉语呓还在继续。就在夜色之下,自已的丈夫面前,弥塞拉的淫耳已经响彻周边。
  “大人,大人我想要,我是淫荡的红宝石,我想要大人的肉棒。莱蒙的太小了,那个男人完全配不上我,只有大人,大人的,啊,咳咳咳!!!”弥塞拉突然之间瞪大眼睛,莱蒙血红的眼睛看着她,正用双手死死地扼住她的脖子。
  这个男人已经疯了,他明白了自已的处境,同时也因为妻子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让他颜面尽失,他死死地扼住妻子的脖子。弥塞拉只感觉到一种强大的支配力,一种和莱蒙手中的血之卵一样的控制力,强行控制她的手,慢慢摸向了身边的灯台,然后抓起来,砸了下去。
  被烛台砸伤的男人发出怒吼,他后退一步,拔出剑砍向他的妻子。弥塞拉本能地避了过去,然后用手去抢夺对方手中的剑,在抓住剑柄的时刻,她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强大的支配力。另一个血卵在暗中运作,操纵着她将剑刺向男人的胸口,接着是莱蒙的惨叫。
  弥塞拉全身浴血,站在阳台之上,她转过身,下面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切。
  ……
  “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在暗处操纵着这一切的。”亲手杀害了自已丈夫的少女被囚禁在牢房之中,女孩知道,那个黑衣的男人一定会来。
  “很有意思不是吗,这样一来,你又多了一个罪名,同时还要加上公开的淫乱罪,告诉我,弥塞拉,你还能沉沦到什么地步呢?”
  “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吧,为什么?”双手被绑在头上的女孩看着眼前的黑衣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也拥有血之卵,一种最坏的可能性浮现在心头。
  “难道,你和我的弟弟,黑衣大公想要和我弟弟连手?”弥塞拉拒绝这种想法,无论如此,红衣大公的子女不可能会和世代的仇人连手,这不可能。
  “不,我纠正一下,是你的弟弟主动要和我们联手。”胡夫一只手慢慢抬起弥塞拉的脸庞,“看,真是漂亮的美人呢,而且这么坚强和聪明,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猜出了真相,难怪莱昂诺视你为眼中钉,你的存在才是他成为红鹿公最大的威胁。”
  “所以,灰熊家的莱蒙从一开始就是他引入的棋子?”弥塞拉睁大眼睛。
  “不然,只凭这样的小角色,怎么可能得到全帝国最有名望的女人?只有将你这样的女人下嫁给莱蒙这样的小角色,才能带来最大的轰动效果。那些流言也是如此,弥塞拉,想一想你现在身上有多少罪名了?很快全帝国都会知道,你是个淫乱交欢的女人,还是个杀害自已丈夫的女人,你的名望正在被一点点剥除。”
  “这,这才是我弟弟真正的目的,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只有这一点,弥塞拉无论如此也不知道,“我,我一定要找到他,问清楚为什么!”
  “然而,你又能做什么,你的血之卵在我这里,我想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胡夫淫笑着,利用血之卵强制弥塞拉并拢双腿,在牢房里摩擦双腿来自慰。
  “莱,莱昂诺和你们联手了,啊,啊,啊啊啊。”弥塞拉仰起头,无助地发出淫叫,身体被强制支配的感觉让她无能为力,美丽的女孩被迫在牢房里,她的仇人面前发情。即使双手被绑,只凭双腿的摩擦就能让身体发情,弥塞拉不知道自已的肉体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了。
  “知道了吧,你是没有任何机会的。”胡夫上前伸出手在弥塞拉乳房上玩弄,“啊,真是太美了,果然是帝国最美的女人,可惜,你现在一败涂地,完全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然后去质问我的弟弟,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弥塞拉狠狠地说,少女的眼神中充满了力量。
  “哦,那我很好奇,你要如何逃离这里?”胡夫站起来,嘲笑被绑着的女孩,“独自一人,双手被绑,甚至连身体都不受控制,这样的你要如何杀了我,然后走出这里呢?”
  “胡夫啊……”这时候,弥塞拉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难道你忘记我是谁了吗?”
  说完,弥塞拉身后的蜡烛掉了下去,烛火滴在地上的布上面,然后燃起了冲天的火花。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想要……”胡夫被火吓到了,他本能地后退。但没有想到,他犯下了最大的错误,他忘记了血之卵,这短暂的时候让弥塞拉得到了操纵火的机会。如果他及时利用血之卵熄灭火源的话还好,但他忘了弥塞拉最擅长的力量,她是火的女儿,只要些许的星火就足够让她燃起一场大火,而这个牢房有足够的东西让火燃烧。
  “不,你疯了,这场火会连你一起烧死的。”胡夫转身后退,拼命地向外面逃去。但走在过道上,却现在到处都是火,这不可能是弥塞拉一个人的力量。胡夫这才明白,有人在暗中帮助她,在火焰之中,他看到一个修长身形的女剑士,然后听到自已的血肉被切开的声音。
  雄雄燃烧的大火将莱蒙的府邸烧得火光冲天,仆人们纷纷惊叫着逃出来,只留下弥塞拉一个人被绑在那里。周围全是火焰,但那些火焰却像在亲吻她的身体一般,如此的温柔。
  终于,塞西莉雅出现在火焰之中,她抱住弥塞拉:“小姐,我来了。”
  ……
  天马谷,阿塞蕾亚最美丽的山谷,也是西方诸国同盟最大的天马聚集地。这是一片被青山和绿水所围绕的深林幽谷,也是一个梦幻般的世界。一匹天马从天而降,宽广的羽翼是如此的洁白美丽,红发的女骑士坐在天马之上,她跳下马,对于前来的众人行了个礼。
  “天马骑士——希蕾奈,在此恭候卡米尔王子,雷恩王子,以及琳蒂斯公主殿下。”靓丽的女骑士礼仪地站在一旁,作为一名稀少的天马骑士。她被邀请来这里,作为向导,指迎一行人游览这个山谷。
  “啊,这里就是天马谷吗,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我第一次看到啊。”兴奋的金发少女看着远方的湖水高兴地跳起来,就好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一样。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用最好奇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切。高耸的山崖,天空中飞舞的洁白飞翼,碧绿的湖水,在湖边饮水的美丽生灵,对是这个金发的女孩来说,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未知。
  这里,是阿塞蕾亚最美丽的地方,天马女骑士自豪地想,也难怪眼前的女孩如此兴奋,因为只有最出色的女孩才有资格成为天马骑士,飞舞在空中。这是只属于她们的荣耀,哪怕眼前的女孩是西方同盟最美丽的公主——蓝宝石公主,琳蒂斯。
  可是,天马骑士希蕾奈有些失落地看着她心目中的王子,卡米尔眼神中只有他的妹妹,看着兴奋的琳蒂斯公主在湖水边和她的侍女嬉戏时的表情,却是如此的忧伤。
  “你知道吗,雷恩,有时候我真的很害怕看到我妹妹露出这种表情,这种没见过世面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公主脸上。”卡米尔王子和他的好友肩并肩,看着不远处的女孩。那个露出最纯洁无邪的笑容的女孩,在她的眼神,全是好奇,是一种被囚禁在鸟笼中金丝雀看着世界的眼神。
  “是的,她是个公主,可是她所见过的东西,却比一个普通的少女还要少。”雷恩也在一旁感叹,“没有什么比这更悲哀的了。”
  两位王子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的脸上是如此的兴奋,对于一个没有自由的女孩来说,就连这样的出游也是一种奢望,她近乎于渴望和贪婪地看着这个世界,因为为此她必须要付出远远超出普通少女所难以想象的代价才能得到的奖励。而当她满心欢喜的等待这一天的到来时,现实又轻易的粉碎了她的梦想。于是,卡米尔王子几乎是顶着父亲的怒火偷偷地把他的妹妹带出来的,而留给她妹妹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一天,仅仅只有一天。琳蒂斯公主把自已的生命都献给了整个国家,甚至于西方世界,却只换来一天属于她自已的世界。今天之后,她就必须要回去,为了她的祖国继续扮演公主的角色,出使动荡不稳的边境,挽救她的国家,这是她作为一个公主的使命。
  看着孩童般欢笑的妹妹,卡米尔王子动情的请求他的好友:“雷恩,如果说我人生中最大的请求的话,就是希望你能娶我妹妹为妻。很抱歉,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拯救她的办法了。”
  雷恩看着他的好友,那是一个比谁都要深爱着妹妹的男人,他伸出了手:“我会的,我以我的生命,我的灵魂发誓,我一定会的。我会把自由还给她,我从小看着她长大,比谁都要知道这一点。”
  “爱着她,保护她,让她自由地活着,答应我!”卡米尔握紧好友的手,“你,还有我。我们一起看着她从小就作为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活着,为了他人而活,背负着巨大的责任,被人所排挤,被人所嫉恨,被人所凌辱和仇视,甚至于针对她的暗杀,据我所知就有17次……这样的人生太过可悲了,所以……我请求你结束她的不幸,拯求她,好吗?”
  “我会的,不仅仅对于你,琳对于我也同样重要。”雷恩深情地看着湖中的少女,“因为她是我一生中最初,也是最爱的女孩啊。”
  鸟雀飞起,湖中嬉闹的少女们,岸上起誓的王子们,以及远方的守护们这里的天马骑士,他们都不会想到,即将发生在这个国家,整个西方同盟的战争,将永远改变他们的命运。
------------------------
A
TOP Posted: 2018-05-03 12:59 | 回10樓
liaojau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756
威望:1010 點
金錢:1368 USD
貢獻:4999 點
註冊:2015-02-04

  (11)姐弟恨奸

  雄鹿大公国的都城,兰迪拉。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在落日余辉之下,这座红色的古城展现出了一种无法言语的色彩。在整个帝国之中,恐怕也没有什么城市比兰迪拉存在时候更久,更庞大,哪怕是帝国的首都也不能相比。在所有大型城市之中,兰迪拉是存在最为古老的城市,它承载着无数的辉煌和荣耀,也见证着帝国的兴衰。然而今日,在夕阳之下,弥塞拉在城市抬起头,看着这座巨型的城市,城中的金色却仿佛在慢慢暗淡下去,就好像一个被深黑色的恶疾所污染一般,呈现出腐蚀的锈红色。它仍然是一个古老的巨人,但仿佛在慢慢倾斜。
  弥塞拉和塞西莉亚并肩骑马,正往着城市方向前进。城市巨大的斜影笼罩着两人,就宛如深邃的恶魔之手一般,要将她们吞没。
  “小姐,你真的要这么进城吗?”终于,塞西莉亚忍不住问弥塞拉,“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你可以先躲起来,避过这风头。同时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调查真相,找到反击的机会,不是吗?”
  “是啊,一般来说,这是最好的方法,我知道。”弥塞拉突然之间抬起头,转过来望着身边的女剑士,“不过,我是雄鹿家族的女儿,我身来就是为了雄鹿家族而生,而如果雄鹿大公召唤我的话,我就不得不去,这是我身为公女的使命。”
  “然而你明知道,你的弟弟想要谋害你!”塞西莉亚呈现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塞西莉亚,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所有人之中,只有你是陪着我时间最长的。”弥塞拉抬起头,“对我来说,塞西莉亚不仅是部下,也是我的老师,朋友。”
  “小姐……”塞西莉亚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孩,仿佛从她身上看到了属于她年纪的倔强,稚气,还有执着。很少有人意识到,在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身份之下,弥塞拉还是个女孩。
  “还在我小的时候,塞西莉亚就是帝国知名的女剑士了呢。”弥塞拉回忆起来,“还记得,当时我看到塞西莉雅的剑舞的时候,看着你像跳舞一样打败一个个对手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像那个人一样强。”
  “然后你就成为了我的徒弟,说是徒弟,还不如说是朋友。我在你身边,看着你一天天长大,变得越来越出色,最后成为了你的部下。”
  “你也是我的第一个部下,炽炎骑士团是一个理想,一个概念。我们希望能在这个腐朽的帝国,燃起一把重生的火焰,烧掉腐烂的枝节,让它重新成长为真正的大树。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
  “那是塞瑞丝的理想,而我在炽炎骑士团,只是为了看着我的徒弟,看着她的成长,看着她越来越强,这就已经足够。”塞西莉雅说出她的心声,对于她来说,弥塞拉是一个守望的对象,一个寄托。
  “然而,你并不了解我。”弥塞拉忧愁地着完,拍马前行,在她们面前的,是巨大的雄鹿公国首都,兰迪拉,在等待她们的是成为新的公王的莱昂诺,弥塞拉弟弟。
  然而,无论等待她的是什么,她都必须要回去,因为那里是她的家。
  ……
  “喂喂,你们看到了吗,是弥塞拉哎,竟然回来了。”一进门,立刻就有市民围了上来,他们围在城市道理上,对着公国的明星指指点点。
  “听说这一次她杀了她的丈夫,那个雄熊家族的领主。”有人偷偷的说,“竟然还有脸回来,已经被赶出去的人,杀了丈夫又回来了。”
  “不仅如此,关于大公的死,听说也是她和她的部下所做的。没有想到弥塞拉小姐竟然是这样的人,竟然为了大公的位置做出这种事情”
  “可我还是不太相信,弥塞拉小姐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立刻有人反对起来。
  “小子,你还不知道吧,关于她在灰熊领的丑事。”有些权势的人说道,“听说在那里,她和很多人通奸,乱交呢。知道吗,她之所以杀死她的丈夫,是因为她和黑山羊的人通奸,还肆无忌惮地在丈夫宴会上的大厅里搞,最后被她的丈夫发现,然后就杀了她的丈夫!”
  “不会吧,竟然和我们雄鹿公国的死敌搞上了,这简直是公国之耻啊!”年轻人听到这里,气愤地大喊起来。
  “公国之耻,水性扬花的女人!”年轻人愤怒地呼喊。
  “去死吧,你这个玷污公国的女人,竟然还敢回来!”
  “滚回去,这里不欢迎你!!”人群如此大喊,甚至围聚起来,拦住了她们前进的道路。然而这一切,弥塞拉只是垂着头,默默地承受,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但此刻内心的剧痛还是让她痛苦不堪。
  “我没有背叛过你们,也没有背叛过公国。”本来已经想好的,无论民众怎么误解都不辩解的,但弥塞拉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为自已辩解。
  “住嘴,你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竟然还恬不知耻地为自已脱罪。我以前竟然相信你,好好看着你自已做过的事情吧!”一个男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记忆水晶,水晶中竟然是自已与灰熊家族的人淫交的场景,这巨大的打击让弥塞拉几乎落马。
  “我,我没有想这么做,这是被迫的!”弥塞拉激动地为自已辩解,但这样的情况之下,越解释越糟糕。她并非不知道为变成这样,但女孩仍然本能地,想为自已辩护,在她心中这里是她的家,所有的居民都是她的家人,她无法忍受这种痛楚。
  “看着你自已的表情,这么淫荡,你竟然还说自已是被迫的?”水晶球之中,是自已被男人的肉棒所包围,然后自已主动媚笑着去迎接肉棒的场景。在水晶球的证明之下,民众的叫喊声越来越大,让弥塞拉百口莫辨,甚至有发疯的民众冲上来,用手撕扯弥塞拉的衣服,将她从马上拉下来。
  在一片疯狂之中,都城守备队赶到了。负责公国守卫的部队,是公国四大军团之一,‘明焰’军团。而不久前,弥塞拉正是他们的团长,而如今却有一个弥塞拉本人非常看不起的男人,一个依靠自已的家世才勉强进入明焰军团的纨绔子弟,带着人赶到。
  “真是落迫啊,弥塞拉团长?”曾经被自已所鄙夷的男人,如今却带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女孩知道,雄鹿公国,她的家,一切都变了。
  ……
  雄鹿公国的大厅里,莱昂诺正坐在曾经雄鹿大公的椅子上,这个年青的男孩正用一种嘲讽的表情看着自已的姐姐进入大厅。从前,每一次姐姐进入这里来面见雄鹿大公的时候,都是带着无比的荣耀前来的,而他只能看在一边嫉妒姐姐所获得的一切。
  关于雄鹿公国的子女,人们只会提起浴火而生的红宝石,弥塞拉一个人就聚集起了全国上下所有的目光,从来不会有人注意到雄鹿大公还有一个男孩。但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了。
  “弥塞拉,前来觐见代雄鹿公。”弥塞拉下跪,做出了臣下的礼仪。
  “不,你搞错了,姐姐,不是代雄鹿公,我现在就是雄鹿大公。”男孩站起来,以他这个年纪已经显得很高了,但他还是挺起胸膛,试图让自已变得更高大,好像想在姐姐面前炫耀一般。
  “莱诺昂,你……”弥塞拉抬起头,仿佛不认识自已的弟弟,“是的,参见雄鹿公莱诺昂。弥塞拉收到大公的旨意,特来回都。”
  “我以为你都不会回来了,姐姐。”莱昂诺走到姐姐面前,男孩看着眼前的女孩,曾经风光无限的姐姐如今就好像一只落迫的凤凰一般。“你因为涉嫌谋害雄鹿大公,所以我才将你下嫁给灰熊家族,但没有想到你竟然在灰熊家族公开淫乱,而且勾结黑山羊家族的使者,最后还杀害了他们,你知道你现在是整个雄鹿家族的污点了吗?”
  “我,并没有想要杀害灰熊公和山羊家族的使者。”弥塞拉咬了咬牙。
  “那你是想说,他们并不是你杀害的?”莱昂诺挑了挑眉。
  “我,他们是被我杀死的,但……”女孩想解释,但百口莫辩解,只能垂下头,看着弟弟指挥卫兵将她押下。莱诺昂是来问罪的,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也知道如果回去将要面对什么。但弥塞拉仍然决定回到都城,因为她是雄鹿家族的成员,她必须要听从大公的命令,也因为这里是她的家,她必须要回去的地方。
  ……
  “有必要这样拷住我吗?”弥塞拉难受地摇晃了一下身体,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用神铁制成的手铐绑住,同时双脚也被同样拷起来,让她几乎无法行动。
  “因为姐姐是浴火而生的红宝石,我最清楚姐姐的力量了,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将这里烧得干干净净。”莱昂诺坐在前面的桌子前,把玩着手中的刀子。
  “姐姐,其实我还是很吃惊,你竟然会回来。我本来以为你会躲起来呢,但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现身了。”莱昂诺站起来,用手抬起弥塞拉的脸,“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傻呢。”
  “我始终是雄鹿家族的成员,我必然会听从家族的命令。”弥塞拉垂下头,“但不仅仅是如此,弟弟,告诉我,你背后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谁?”
  “背后指使我的人?”莱昂诺突然间笑容僵硬,“你怎么会知道有人指使我?”
  “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弥塞拉看她的弟弟。
  突然间,莱昂诺暴怒地冲到弥塞拉面前,一拳击打在她的腹部,巨大的冲击力让弥塞拉身体弹出去,但被拷住的四脚却牢牢将她固定在原地。女孩发出痛苦的声音,她张开眼,只看到弟弟眼里是异常的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做不了这些事,为什么我就成不了雄鹿大公?”莱昂诺一把扯住弥塞拉的衣领,将她的上衣撕得粉碎。露出了帝国红宝石那曼妙的身材,饱满的双峰展露在莱昂诺面前,只见弟弟一只手抓起一只乳房,放在手里粗爆的玩弄。
  “姐姐,你太自以为事了,你以为整个家族中只有你有才干吗?”莱昂诺粗暴地用力抓住弥塞拉的乳房,将美丽的乳房抓得变形,弥塞拉眼里立刻出现了痛苦的表情。但莱昂诺就是喜欢这种表情。
  “对,就是这种表情,姐姐你只是个女孩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变成现在这样,你看,就和普通女孩没有区别了吧?”莱昂诺继续大力玩弄着弥塞拉的乳房,就好像橡皮泥一样把玩,揉捏得变形,然后他张开嘴,用舌头舔吸着姐姐的乳头。
  “姐姐你的乳头和其它婊子没有什么区别吗,是不是敏感起来了?”莱昂诺笑着看弥塞拉的表情,看着美丽的姐姐因为痛苦和快感混夹在一起的瘙痒感。“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你从小就被调教过呢,你的身体已经被开发得很好的,你也感觉到了吧?”
  “啊,不,不要,啊!”弥塞拉紧紧地咬着牙,就如莱昂诺所说的那样,当弟弟的舌头舔吸着自已的乳头时,一种强烈的,不能自持的快感就涌了上来,这是她根本无法把持的快感。
  “哼,巴斯尼以前最喜欢你的乳房了,他总是喜欢将你的两个乳房舔得全是他的口水,然后看着上面的唾液滴下来的样子。”
  “巴斯尼叔叔?”突然之间,弥塞拉吃了一惊。
  “是的,你的巴斯尼叔叔,你最喜欢缠着他,因为他总是喜欢送东西给你,可惜你不知道,其实私底下他对你的乳房可是有变态的爱恋。哦,可不止巴斯尼呢,还有小贾斯汀,那个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贵族小子,他也是你乳房的爱好者哦。不过呢,他喜欢咬你的乳头,然后紧紧咬住,慢慢拉长,越来越长,看着你因为疼痛而哭叫的样子,你想象不出吧?”
  “小贾斯汀,不,他不会……”弥塞拉不敢相信,那些曾经她身边的人,在善意的外表之下竟然是这样的人。
  “别人当你是帝国的女神,但我知道你只是一个从小就被调教过,用来取悦男人的娼妓罢了。凭什么我比不上你?”说完,原本舔吸着弥塞拉的乳头,莱昂诺突然之间用力,牙齿咬了下去。立刻让弥塞拉吃痛地叫起来。
  “不,不要咬啊,痛,啊!!”
  “闭嘴,你这个婊子!”突然之间莱昂诺一把掌对着弥塞拉的脸上打了过去,将女孩打闷。原来红润的脸颊上有一个手印。
  “凭什么,凭什么我就不如你,你哪点比我强,为什么上天总是眷顾着你?”莱昂诺说完又反抽了一把掌在弥塞拉脸上。随后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用刀割开了她的裤子,露出了修长同时又有弹性的下体。
  “哼哼,帝国女神的腿,哦不,其实只是一个婊子的腿而已。”莱昂诺醉心地用手从弥塞拉的胸口顺着肌肤向下滑动。经过凹凸有致的小腹,然后滑到后面在丰满的臀部上停留了一下,用手色情地捏了一下,同时还拍打了几下,看着臀肉像波浪一样起伏。
  “你知道,你这屁股被多少人玩弄过吗?”莱昂诺继续说道,“染料商会的库夫会长和珠宝商人拉克都喜欢你的屁股,不过呢,神殿的拉鲁夫祭司并喜欢你的屁眼,按他的话来说,这是全帝国最火热的肉穴。”
  “不,竟然,连他们也……”弥塞拉震惊地听着这些名字,在她眼里他们都是守法的商人,虔诚的神职者,她对这些人一直以礼相待,但没有想到,在她所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却是曾经侵犯过她的人。
  “不仅仅是如此呢,看看你这双腿,真漂亮,知道吗?阿兹玛最喜欢看着你这双腿流口水,他抱着你的腿舔啊舔,一直不停呢。啊,没错,就是你认识,但是非常讨厌的部下。你曾经说过,你最厌恶这种没有能力,只是凭着家族势力才加入军团的干部,就是他。”
  “这,这不是真的……我,完全不知道”弥塞拉觉得天旋地转,曾经一个个,她身边的人,对她善意的,对她恶意的,仅仅都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侵犯过她。而她却完全不知道情,还将他们当成朋友,或是部下。一想到曾经的过往,想到他们在背底下是用一种什么样的眼神看待自已的,弥塞拉就觉得快要疯了。
  “你完全不知道?当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这时候,莱昂诺将手伸到了女性最敏感最隐私的部位,“哦,真是天生的名器啊,姐姐,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为了干一干你,不惜一掷千金?雄鹿家族的收入来源之中,你也有一部分喔。你不是说你一直在为雄鹿家族效力吗,是啊,我们真该感谢你啊。用自已的身体,为我们家族赚取财富,一旦有人需要,也可以用姐姐的身体来作为交换,换取政治上的利益。”
  “难,难道说,曾经那些家族的人,他们都是……”
  “哈哈,聪明的姐姐,你这才发现吗?你以前不是一直怀疑过吗,这些多家族的人,本来对我们家族非常不满的,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了态度。你以前还怀疑是波尔特叔叔吗,以为他做了什么事情,出卖了家族利益,或是承诺了什么东西才让对方改变态度的。”莱昂诺一边说,一边大笑着将手伸进弥塞拉的蜜穴,同时另一只手则在那已经肿起来的阴蒂上轻轻一捏。
  “啊,啊!!!!!!!!!!!!!!!”立刻,电击一般的快感涌遍全身,弥塞拉只觉得身体从来没有这么敏感过,快感带来的潮吹就如同泄洪一般,根本把持不住,淫水从下体下喷出去,潵了一地。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很容易就高潮泄身了。那些家族的权贵可很喜欢你这一点喔。还记得那些被你在宴会上重重地羞辱一顿的人吗,那些愤气冲冲的人一看到你脱光了衣服趴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都像饿狼一样扑到你身上,把你全身上下都玩了个遍呢。”
  “所以,所以我才会经常在晚会第二天这么累的原因?”弥塞拉一直很奇怪,她曾经在晚会的第二天非常疲劳,双腿并不拢,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这种冲击般的事实让她完全失去了方向。
  “是的,我高傲的姐姐,自以为是火焰和正义化身的姐姐,感想如何?”莱昂诺分开弥塞拉的双腿,这时候才掏出肉棒,在姐姐地双腿之间摩擦。
  “不,不要这样,你是我弟弟,这,这不行!”弥塞拉想要挣扎,却无能为力,她只能紧紧地夹住双腿,不让弟弟进入。
  “哈,我有什么不能的,你那里什么人都能进入,唯独我不行?你可是连那些,视你为恩人的平民都愿意献身呢。”
  “你,你说什么?”接二连三的冲击般的事实让弥塞拉合不拢嘴。
  “那些被你拯救过的人啊,一边在大街上哭着感谢你,一边跑到我们这里,把他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献给我们,好让他们有机会上你。”莱昂诺拔了拔姐姐的头发,弥塞拉倔强的脸庞上,已经有了泪痕,“本来呢,这些人的钱怎么也不够上姐姐你一次的。不过呢,看着他们将你视为恩人的情况下,我就让他们加入了。我还记得他们一边感谢我,一边兴奋地干着你的表情呢。”
  这一冲击的事实,让弥塞拉彻底失去了心理的防线,莱昂诺的肉棒进入姐姐的身体,他用双手抱住姐姐的腰肢,开始猛干起来:“那些人啊,一边干着你,一边说,真是够骚,果然是全城最骚的婊子!”
  “这,这不是真的,不……”弥塞拉失声摇头着,却被弟弟一把抓住。
  “所以呢,姐姐,你知道了吧,你可是大家心中的偶象喔,可是被城里大家都上过的婊子啊。”莱昂诺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干着弥塞拉的蜜穴。他大笑着,带着胜利者的喜悦笑着,看着像木偶一样,任凭他玩弄,狠操着却不反抗的姐姐,他相信,现在他是胜利者了。
  ……
  “真是漂亮啊,我觉得姐姐像这样被蹂躏过后的样子最漂亮了。”高潮过后,看着眼神空虚的弥塞拉,全身上下布满了污痕,分开的下体还在流着淫乱的水渍。莱昂诺感觉到了无上的快感,他终于可以把那个压他一头的姐姐,彻底骑在身下了。
  ……
  “我不明白,为什么弥塞拉小姐要独自一个人去找莱昂诺?”炽炎骑士团的聚集处,成员们正在议论,来自异国的女道士雪涟忍不住提出她的疑问。
  “我也不理解,团长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决定。”副团长,最理性,也最冷静的塞瑞丝十分苦恼,“如果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应该先避过这一阵风头,然后再做行动,为什么,团长,她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弥塞拉小姐吧。”剑舞者塞西莉斯倚在窗边,回忆着当时,弥塞拉在城门口对她说的话。忽然之间,这位剑术大师觉得自已和弥塞拉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不过无论如何,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就如弥塞拉小姐计划的那样行事吧。”塞西莉雅站直身体,对所有团员发出指令。
------------------------
A
TOP Posted: 2018-05-03 13:00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8-21 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