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舅妈的不伦亲情 (持续更新 )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转)舅妈的不伦亲情 (持续更新 )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青帝


級別:光明使者 ( 14 )
發帖:18562
威望:17482 點
金錢:1403277 USD
貢獻:28086 點
註冊:2011-09-06

舅妈的不伦亲情第二部(二)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我的电脑没有关,从周妤电脑木马过来的图片几乎
要把硬盘撑爆了。我仔细看了其中的聊天记录,再加上昨天听到他们的对话,我
突然恍然大悟,有了两个重大发现。一个是这一段对话充分说明了李家老二并没
有向周妤交底,周妤都蒙在鼓里还以为李家老二不知情,得知周妤大姨妈来了,
李家老二的担心她被我强奸致孕的风险解除了,所以他反而高兴;另一个就更巧
了,我说他们窗外绿地怎么那么熟悉,原来他们搬来的新家,就在原先华姐家不
远的地方,而周妤要去的健身房,就是我以前和华姐去过的那家,难怪如此耳熟。

  时间还早,我给斌哥发了一段微信,让他帮我找人盯着周妤,一旦去健身房
就通知我。除了会籍顾问和斌哥,我跟其他人都没什么交情,那个妖狐般的会籍
顾问早跳槽,我只能找斌哥。斌哥虽然不在那边做了,但他和健身房的小妹们混
得熟啊。

  斌哥没有回应,我自己出去早锻炼跑了会儿步,说实话我还挺想念健身房的,
好久不去,小肚子上都要长肉了。

  **************************************************************

  李家老二为华姐的不合作感到非常恼火又无从下口,无奈之下他只好给自己
的哥哥打电话汇报了最新进展,老谋深算的李总在电话那头一直耐心听李家老二
说完,他忽然问道,有了这件事,你以后还打算不打算和周妤过下去?李家老二
有点犹疑,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李总说你必须想好,否则也别动那些脑筋了,想
两全其美不可能的。李家老二狠狠心说,算了,如果说破了,大不了另找。

  李总沉默了一下,说那好,这件事我来安排。

 ******************************************************************

  我赶到健身房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对于上班日来说,这是最悠闲的时间。
前台小妹正在懒洋洋地修指甲,看到我来了,她堆出职业般的微笑,说周帅哥好
久没来了啊。我点点头,问人呢?小妹努努嘴指着旁边一个我没见过的女孩子说,
那个新来的周美女是她的客户。

  这个新来的会籍顾问打量了我一下,说你找我的客户干吗?旁边前台说,周
哥是我们的VIP 诶,你别这样跟他说话。那个顾问脸色和缓了些,说也不知道是
你追她,还是她追你,那个女孩今天头一次来,力量练不动,现在大概游泳去了。

  华姐在这里的VIP 寄存箱里有我的全套行头,我看到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
男士护肤洗浴的装备和叠得整整齐齐的运动衣裤和换洗衣服的时候,心里多少有
点五味杂陈。所有的这一切,我都感受到华姐的用心和情义。

  偌大的游泳池里只有两三个人,里面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在奋勇前进的
就是周妤了。我不动声色地到泳池尽头坐下,脚伸到水里试了下,水温还挺热的。

  周妤从水里站起来喘了口气,看到我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你是在跟踪我吗?」

  「拜托,我比你早好几个月就是这里的年卡会员了……」我面无表情地回答
道。

  周妤抹了一把脸,用手抓住栏杆,警惕地看着我说,「那我看你也是夜猫子
进宅无事不来,找我有事?」

  我点点头,说「不错,我确实要跟你说点事」。这时我心里其实挺爽的,泳
池里说话跟澡堂里说话一样,不需要担心对方录音什么的。

  虽然室内暖气还可以,但坐着有点冷,我跳下水先游了个来回,我挺用力的,
就想让身体热起来。

  「游得不错」,周妤赞许地看着我,「整得像专业的似的……」

  我隔开点距离站在那里看着她,我胡思乱想道难怪要泳池里相亲,这是最检
验基本颜值、皮肤和身材的地方,从任何角度看,周妤都是个不错的美女,虽然
脸上隐隐有一种凶巴巴的感觉。

  「有什么事就这里说吧。」周妤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

  「你家男人要告我强奸了。」我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说。

  周妤一脸惊呆的样子,「怎么会!?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跑去告诉他的?」

  「我会跑去告诉他,让他去报案?我是傻子么?」我无奈地辩解道。

  周妤心神不定地说,「不可能,他都不知道,也从没问过我。再说了,我那
天把自己和家里都整理干净了,他绝不可能发现的。」

  我在琢磨该不该告诉她真相,但为了避免刺激到她,我还是编了个瞎话,
「我在想,也许他那天早回来了,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进来看到我们了,但他
不想打扰我们就自己悄悄出去了」

  周妤狐疑地说,「那他不应该是提着菜刀进来拼命么?怎么会自己跑掉?」

  我摊摊手说,「你家男人你了解,我又不了解他性格和作风。」

  周妤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倒是有可能,这两天我觉得他在怀疑我外面有
人,搬了家,还找借口拿了我的手机走了。不过,我的手机里没有和你聊天的内
容,我连你的电话和微信都没。随便他去查。」

  「偷情倒也算了,现在人家是威胁要告我强奸」我苦笑着看着周妤。

  周妤露出不安的神情,「那他到底是觉得我们是偷情还是你强奸我啊……」

  「如果他只看了后半段……」

  周妤凶狠地看着我说,「你混蛋,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我后来迎合你是怕
你一时冲动伤害我,想让你早点完事」

  周妤脸上划过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说,「那天你是看着我洗澡的,内衣我
也同时洗了,当时是生怕留下什么被他发现。」

  我觉得我已经听到我想要听的了,我点点头,说「那我就当他是敲竹杠了,
大不了赔几个钱。」

  周妤显然有点底气不足,自言自语地说「万一他要是知道了那天的事怎么办」

  我笑着说,「你把证据都破坏了,这下你便宜了我了。」

  周妤作势要打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周妤叹了口气说,算了算了,我
也不多想了,反正他没有证据,我不承认就是。

  上岸的时候她有点腿软,我一把把她抱了上来,她脸红了一下,远处的救生
员小哥向我比了一个大拇指。

  周妤捏着我的发达强健的肌肉说,你身材这么好,都是这家健身房练出来的
么。我摇摇头说,「可不是,我在学校里就是搞体育的」周妤说,你是体育特长
生么。我说不是,我是正常考进来的,只是正好有项目特长,就学校揪住了猛练。

  我在健身房门口等到周妤出来,跟她要告别。周妤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
说什么?周妤说我忘记带家门钥匙了,那个李他要很晚回来,你帮我去宾馆开个
钟点房行吗?

  我说开什么房间啊,你自己逛逛街溜一圈时间过得很快的,实在不行找闺蜜
出来喝茶吃饭啊。

  周妤叹口气说,我手机坏了去修了没带在身边,出来也没拿身份证。现在才
发现,没手机寸步难行,啥事都干不了。

  我心里有点紧张,心想这怕又不是给我下套呢吧,这个忙我没必要帮啊。

  周妤像看到了我的担心,她把自己的包打开给我看说,你自己看看啊,我是
骗你的吗?

  我拗不过她,到了旁边的一家星级连锁酒店,用我的护照给她开了一间房。
前台小妹看了一眼周妤说,如果你们是两个人住的话,两个人的身份证都要登记
的。周妤说不必了,我不住,他一个人住,我家就住在旁边。

  我把办好的门卡交给她,她说你要不要上来坐坐,我连连摆手说不要了我还
急着回去。周妤说那好吧,要么一楼大堂吧喝点饮料?

  我点了一杯冰咖啡,周妤看到惊呼了一声说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还喝冰
咖啡?我尴尬地笑笑说,我这个人一贯怕热不怕冷的。

  我的位置正对着酒店大门,坐了不到10分钟的时候,突然一辆警车停在了酒
店门口,下来两个警察直奔前台。前台的小妹抬头往我这边指了一下,我心里突
然莫名的紧张,有种不祥的预感。

  两个警察果然是直奔我这边过来了,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直接问我,「请问
你是周一吗?」我说是。周妤吓了一跳,站起身惶恐地看着警察。

  那个年轻警察说,「我们是某某警署的,现在依法传唤你跟我们回警署接受
调查。」周妤脱口而出,他犯了什么事了,为什么带他走。

  那个年长一点的警察打量了一下周妤,问道:「你是和他一起的吗?你们什
么关系」

  我赶紧说,「她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只是在这里喝茶聊天的」

  年轻警察呵斥道,「我们在问她,没有问你!」然后年轻警察对着周妤说,
请你出示身份证号码?

  这时候那个年长的警察咳嗽了一声,说无关的就不要盘查了,直接带周一走
吧。

  在被警察押往警署的路上,我回想了下周妤的全程表现,也都是震惊和不安
中的,我想她也没手机没办法发出什么指令的,再说了也不需要这么费劲啊。

  我被带去的这家警署规模挺大的,在讯问室里,那个年长的也就约摸30多岁
的警察和另一个女警察向我宣布,我涉嫌非法侵害,要求我配合调查。

  我脑子有点乱,因为没想好怎么说,我只是说他们应该是认错人了。两个警
察看问不出什么,互相对视了一眼,那个男警察说,我们不怕你嘴硬,你要是主
动坦白,我们会酌情从轻,现在既然你不配合,我们可以依法滞留你24小时,24
小时之内我们会有同事完成调查取证,你就准备被刑拘吧,那时候再说什么,就
来不及了。明白了吗?

  我麻木地点点头。那个男警察把我带出讯问室,送进了一间里面已经有两个
人的侯问室,锁上了门。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警察关在号子里,另外两个室友一个老头一个小伙,看不
出什么事进来的,他们自始至终也没看我,只是坐在很矮的长条凳上发呆。

  大概是防止犯人自残,长条凳用泡沫塑料包了个严实。但这个凳的高度很低,
坐着很不舒服,又不能躺在地上。

  后来两个室友依次被提审,有人出去又有新人进来,被叫出提审的,有回来
的,也有不回来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到晚上的时候,牢里的人已经完全不同了。
但我再也没有被叫出去过。

  因为坐得很累,警察送来一些被子和垫被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就躺在上面睡
着了。

  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死死地压住动弹不得,特别是头,
被一床被子裹在那里,有人用力压住我的脖子,我的手被反剪在背后,然后感觉
到我的身体被被单裹住,然后是一阵狂乱的拳打脚踢。

  被痛打了一阵,然后我被翻了过来,但头和嘴还是被蒙得死死的,这帮人开
始用脚踩我的肚子,他们故意避开肋骨,直接踩我的肚子上软的地方。我痛得像
虾米一样弯起身体想要侧躺过去,又被人强行扳成仰卧,他们开始隔着被单踢我
的膝盖,钻心地疼。我知道这时候反抗是无益的,只能放松自己的身体,装成无
力的样子。

  打了一会儿大概他们也打累了,消停下来开始窃窃私语。抓我手的人感觉也
力气松动了一点。我咬咬牙,奋力挣脱了自己的双手,忍着剧痛翻过了身,顾不
得膝盖的剧痛。我一把抓住了那个刚才抓我手的人伸过来的胳膊,手往他肩上一
搭,借力把他拉倒在地,站起来靠在墙上。

  我才看清楚一共四个人在那里,除了刚被我拉倒的,其他三个似乎露出很惊
讶我还能站起来的神情。其中一个稍微瘦弱点大概是刚才蒙我头的小个子伸手来
揪我的衣领。我想起教练教过我的,看准了他的身形,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剩
下两个这时也向我冲过来,最先躺倒的哥们却抱着我的腿把我给别倒了,我顺势
搂住翻了个滚,避开那两个人,然后飞快地给这哥们太阳穴上来了一拳,他一下
就软了。

  那两人开始拼命往我的头上踢,我抱着头滚了几下。他们中间一个比较强壮
的看起来像头目的家伙伸手揪我的衣领,小擒拿这手我熟悉了,我揪着他的手臂,
用脚踹了他的膝盖一脚,他一下跪下来,我翻身骑上去,扼住了他的喉咙,这家
伙的脸上全是恐惧。最后一个还完好的人,用很惊慌的声音说,兄弟,别下重手。

  这时门锁哗哗一声开了,警察的脚步声进来了,一个警察大喝了一声,住手。
我松开了那个家伙的喉咙,正要站起来,突然脑后挨了一警棍,就什么都不知道
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觉得浑身疼痛,特别是头,发现自己已经
被上了手铐,躺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我很难受,但房间里没有水喝,我只能再
沉沉地睡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再次被提到讯问室,这次换了两个新的警察,两个警察
阴沉着脸对我说,你在等待讯问过程中在讯问室里与人斗殴,造成他人受伤,情
节恶劣。因为你是初犯,我们就不追究刑事责任了,但要对你行政拘留。中午会
给你办手续,通知家属。

  我站起身说是他们先动手打我的。警察反问我说,你怎么证明呢。我说那几
个人就是证人。警察不耐烦地说,我们会调查的。警察问我要家属联系方式,我
给了舅妈的手机。

  中午的时候,我被再次叫了出去,一个女警察给了我一张行政拘留通知书让
我签字,她拿好以后说你家属已经来了,你可以见她。然后她想了想,低声对我
说,你如果有异议,可以申请复议,申请复议期间拘留暂缓执行,你可以让你家
属担保你出去等结果。

  我抬头看了眼这个女警察,看到她眼里并没有凶狠和严肃,而是一丝温柔和
同情的眼神。我感激地点点头,向她道了谢。

  这时那个男警察进来了,他鄙视地看着我,说你身上的刑事案还在调查,调
查期间你不能离境,如果离开本市必须向派出所报备,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随
时等待传唤接受调查。我麻木地点了点头。他提高了音调说,你在传唤期间殴打
其他犯人,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制止,你这样的行凶行为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还
好其他人伤不重,也有部分责任,否则你罪责难逃,抗拒司法罪加一等!我喏喏
地称是。

  舅妈在办手续的时候强忍着没有说话。走出了警署舅妈非常生气地瞪着我说,
滞留你调查而已,这样的小事你都沉不住气都要和其他犯人打架?你是有病吧。

  虽然说得很严厉,但她还是下意识地摸了下我的脸,看我的脸有没有肿。我
挽起裤脚管,膝盖下面红肿了一片,这时我突然想到这帮人其实非常狡猾,虽然
他们这样用力打我,但无论是打我的胸腹还是腿脚,都是避开了骨头,虽然没有
骨折,也看不出明显的皮外伤,但真的是让我吃尽苦头。

  舅妈一边开车一边说,你爸早上已经到了,怎么也打不通你电话,问到我这
里。我只好跟他说的实话,你心里有点数,你现在赶紧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我
送你到你爸酒店去。至于今天的事,我们会想办法。

  我赶到我爸下榻的酒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条件挺普通的一个部队开的酒
店,他的几个战友就在这个酒店的二楼饭店摆了一桌,我直接进去饭店包房,屋
子里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我爸坐在正中间,从来没有过的红光满面,他冲我招招
手,示意我过去。

  我的膝盖还有点不舒服,走起路来有点僵直,但我坐到老爸身边,他把手搭
在我肩上的一刹那间,我的眼泪还是差点下来了。我爸关心地问我,你的腿怎么
回事,走起路来不利索啊。

  我不想让他担心,说前两天跑步不小心扭了脚。我爸摇摇头说,你别扯了,
崴了脚不是这样的走法。你舅妈都告诉我了,你在派出所里和人打架,看来是挂
了彩了。

  这时我爸的一位战友duang 的一声把六瓶茅台放在桌上了,搓着手说,今晚
不干掉这六瓶,谁都不许走。我爸赶紧摆手说,老钱你这瞎整啥呢,咱今天是小
聚,明天才是正席。今天喝倒了,明天给人看笑话。

  那个被称为老钱的一脸福相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看你父子兵上
阵,战斗力加倍啊,我怕这六瓶不一定够呢。

  众人整起哄的时候,走进来一个瘦削的中年人,年龄比在场的都轻不少。这
个人我看了很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的,他径直走上来跟老爸握了
手,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还记得我是谁不?

  我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叔叔我看您的确面熟,但想不起来了。那个中年人
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下,一边用手指点着我,满脸笑意地说,那天你于伯伯请吃
饭,你也在场对不对,我姓朱,还有印象吗?

  我点点头,他按我肩膀的时候我的膝盖疼了一下,不由得抽了口冷气。我爸
见我脸色有变,急忙圆场说,他膝盖受了点伤,给人打的。

  朱叔叔直接在我旁边位置上坐下了,他打量着我说,看你虽然人高马大的,
也一脸文气,在这个城市你这种人打架的可不多见啊。我爸接过话茬说,说来话
长,不聊这个了,人齐了,咱开席。

  那天晚上我尽量帮我爸喝酒了,但他还是喝了很多,一向不太能喝的他那天
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从酒席上大家聊的内容,知道我老爸的单位在他转业后十多
年就被裁撤了。今天坐在这桌上的9 个人,都是裁撤后转业到本市的全部战友了,
年龄跨度足有10岁,那个朱叔叔叫朱明,是最年轻的一个。

  朱明一直有意无意地在和我聊天,问了我不少事,酒多了以后,我爸就把我
进派出所挨打的事情也拎出来说了一遍。那个朱叔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说
什么。

  酒足尽兴后,我扶着我爸上楼,也喝了不少但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的朱明帮
我,他看我走路有点吃力,就推开我自己出手把我爸扶进房间了,临走的时候,
他一脸严肃地跟我说,小伙子,我还会找你有事,你等我的电话。我说我再有四
天就去新加坡了。朱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在你出国前找你的。

  第二天我本来打算带我爸四处走走逛逛的,但一个是他喝多了,一个是我腿
脚也不利索,就呆在宾馆里陪他了。结果上午9 点多舅妈就打来电话,说带我去
医院看一下,我电话里说应该问题不太大吧,歇个几天就好了。爸爸在旁边说,
该去还是去一下,看个放心。

  去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骨头好像都没什么事,也没什么明显的外伤,但软
组织挫伤和韧带拉伤这些有不少,皮下淤青也有点厉害。我担心地问医生说,膝
盖这伤要不要紧,医生说片子上关节和骨头没有大事,就是皮肉之苦,少走点路,
贴点活血化瘀的膏药就好。舅妈的担心变成了气愤,她恨恨地说这帮人太无耻了,
真是没想到,应该去验下伤,告他们。

  那个女医生很平静地听我们说话,插嘴说这个伤只能算轻微伤,最多是调解,
告是没用的。然后很认真地看着我们说,对方很有经验,又打疼了你,又够不上
轻伤。医生开好了药,盯住我少走多休息,节后再去复查下。

  中午的时候于伯伯打来电话给我,我有点惊异,于伯伯很正式地说他邀请我
老爸去家里小酌一杯,我说我爸昨晚喝多了,今晚还得喝,估计得往明后天放了。
于伯伯说那好,你跟你爸商量好时间,我这里他是一定要来的。对了,你的事啊,
听说那个强奸案报案,报案人主动撤案了,所以没什么事了。但那个行拘的复议,
要走流程,赶上元旦小长假,看来只能节后才能办妥了。说到这里,于伯伯的口
气变得严肃了起来,如果事实调查结果,你确实有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也不能
包庇你,男子汉大丈夫要承担责任,为错误付出代价,这也是成长。

  我连不迭地称是,也表达我的谢意。于伯伯哈哈笑了一声说,谢是不必了,
我也不敢贪天之功,是人家撤的案。

  我爸中午就晃晃悠悠地去参加他的聚会了,没有带我。华姐听说了我的事情
过来和我,舅妈见了个面。华姐看到我似乎路都不能走的惨状,觉得特别于心不
忍。我赶忙说其实不要紧的,都是些皮肉外伤。华姐像下了决心般地说,其实我
已经想好了,为了不让这事折腾下去,我决定还是做一些让步,其实那天我已经
想让步了,我哥在没办法。现在看起来不如早点两清了算了,我自己在其中也是
折磨得生不如死。

  舅妈一直在沉默着,听到这个,她抬头说,不能就轻易这么认怂。他们有多
大的胆子和本事,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华姐摇摇头说,我知道他们这些人不
是好人,所以我自己能离开就算是解脱了,现在小一也卷进来了,为了让我们不
要再受乱七八糟的伤害,成天担惊受怕的,我决定还是尽快了结了吧。

  舅妈没说什么,就说只要你和你家人商量好就是。小一的事你不用太担心,
我们会多留心的。我也插话说其实我也反复求证过了,他们手上的确没有什么我
的证据,你尽管放心好了。华姐勉强地笑了笑,点点头走了。

  我有点担心我爸爸的身体,和舅妈开车等在他们吃饭的饭店。

  爸爸出来的时候看上去还比较清醒,起码自己能走,他没醉的战友送他出来,
那个朱明也在内。他们看到我和舅妈,都开玩笑说,这是儿子和儿媳过来了啊。
我爸直摇手说,别乱说。但怎么描述这个美少妇是什么人,他有点犯难了,只好
打哈哈过去。

  朱明在车外跟我说了两句话,他微笑着说,你小子身上还有案子呢,你根本
回不了新加坡,等过好元旦我找你。

  我爸还清醒,舅妈开着车,我问我爸你们这什么聚会啊,搞得不大不小的,
还跑到江南来。我爸说嗨,8x年大裁军那会儿,转志愿兵特别难,我是考了军校
调离的,那几年的兵都约好了以后10年聚一次,上一个10年是北京聚的,这次改
这边了。我说妈怎么不来呢,我爸说你妈是军区的,我们是三总部的,不一个系
统。我说那他们现在都干点啥啊,我爸说,大部分在政府和事业单位吧,也有自
己做生意的。我说那个朱明叔叔呢,我爸沉默了一下说,他在保密单位,算是老
本行。我说还是在部队序列吗?我爸说不是了,告诉你保密单位,你就不要再多
问了。

  舅妈下午买好了很多吃的喝的,日用品,还有我的换洗衣服。我送她下楼的
时候,她说你这几天照顾好你爸啊,他也是的,每天都喝那么多。我说我爸平时
不这样的,之前在单位和家里,他要不乐意,谁敬酒他都不喝,脾气梗着呢。舅
妈斜眼看了我一眼说,你可一点都不像他。

  我是觉得我的确长得不太像我爸,但被舅妈说了脾气也不像,心里还是有点
恼的。以前小青年时候,觉得自己叛逆点挺好,但人慢慢长大了,不知道为什么
特别希望别人说我像我爸或者我妈,但说我像我妈的人很多,像我爸的就少很多。

  我送走舅妈回到房间,我爸还处于那种喝得有点晕但还没睡着的状态,我把
舅妈拿来的牛奶,酸奶这些给他喝了点,我爸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做起来说,
小一,起来陪爸爸说说话。

  其实我也没睡,我躺在那儿玩手机呢,我听了赶紧起来坐在他身边,爸爸拉
着我的手,眼神里都是疼爱,我的鼻子有点酸,我爸一向严肃不苟言笑,但这两
天好像特别柔情万种的那种,我都有点不习惯。

  我爸叹了一口气,说,小一,其实不姓周,你本来应该姓秦。
------------------------
$
TOP Posted: 2018-10-20 08:02 | 回74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3(s) x2 s.2, 10-20 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