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舅妈的不伦亲情 (持续更新 )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转)舅妈的不伦亲情 (持续更新 )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ngsx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400
威望:50 點
金錢: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4-05

      ***    ***    ***    ***
               第十三章

  小房间的床有点小,我趴在那里半折着身体,姿势有点难受。舅妈把我妈向上抱了抱,在她脖颈处垫了枕头,像是半躺半坐的姿势。这样我可以全部跪在床
上,舅妈开始用嘴舔起我妈的一个乳房,用一只手轻轻地捻着我妈的另一个乳房的乳头。我妈嘴里发出难受的压抑的呻吟声,手无意识地抓着我舅妈的披下来的
长发。

  我跪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风光,两条白嫩的大腿跟处,是饱满而鲜美的女性生殖器,我自己妈妈的阴部,是我二十二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上方
是一簇茂密而柔软的阴毛。下方是浅咖啡色的大阴唇,因为兴奋充血的原因,显得格外肥厚和柔软。大阴唇外侧有一些稀稀拉拉的阴毛。正中间两片小阴唇像两
片害羞的花瓣,半开半闭地守护着阴道的入口。阴道口上方,小阴唇的尽头,是一处害羞的凸起,阴蒂的包皮紧紧掩蔽着充血兴奋的阴蒂。因为长时间的兴奋,
小阴唇周边和阴蒂处,感觉都有湿漉漉的液体覆盖。在阴道口下方,几乎都有一些液体要沿着会阴向肛门处流淌过去了。

  我正在出神,突然舅妈轻轻踢了我一脚。我如梦初醒,把嘴一下凑上了我妈的阴部,一股温热湿润的感觉覆盖了我的口鼻,那种女性发情的气息扑鼻而来,
骚而不臭,感觉真的是沁人心脾,让人一下爱上这风骚浪荡的雌性味道。

  我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大快感刺激得不知所措,她的身体剧烈地扭动,大腿反复夹紧我的头又松开。头拼命向后仰着,嘴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感觉到她的生殖器几乎在不由自主地抽搐,小阴唇颤巍巍地想要张开,想要把羞答答隐藏在里面的花朵,奉献给这不知名的侵入者。我用舌头轻轻地舔她的两
片娇嫩可爱的小阴唇,上面已经沾满了身体里渗出的蜜汁,每次舔弄都会引起她阴部肌肉的收缩,我再轻轻地咬住她的小花瓣,用舌头快速轻扫那敏感的嫩肉,
这疯狂的舒爽感让我妈的屁股也不由地离开床面,拼命向上挺着,像是要把花朵般的阴道献给我一般,像是要让我紧紧地咬着,亲着她的生殖器,片刻也不要分
离。我用舌头继续向上,快速地舔她的阴蒂,这给她带来更强烈的快感,我妈的口中几乎要发出难忍的吼叫声,但紧咬牙关强自忍住了。她的脸上渗出汗珠,头
发也被打湿粘在前额。

  舅妈看到我妈极度快感,极度痛苦,极度压抑的表情,把嘴巴凑到我妈妈的耳边,轻轻地她说:「三姐,小一正在亲你的下面。三姐你告诉我,你舒服吗?」

  我妈的表情变得古怪,好像不为人知的秘密被人发现而无法逃避和否认的样子。她红着脸喘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舅妈捏我妈奶头的力度好像加大了,不依
不饶地追问着「小一亲得好吗?」

  在舅妈的引导下,我用力地吮吸和舔弄我妈的阴蒂和阴唇,她的花蜜似乎都被我舔光了,上面留下的都是我的口水,闪着淫荡的光泽。我妈一直在内心抵抗,
不管舅妈怎么淫声荡语地问,我妈只是摇着头,嘴里只有两个字「不要」。舅妈好像对我妈这样的执着充满了耐心,她温柔地抚摸着我妈的乳房,胸口,小腹和
脖颈,一边示意我加快速度。

  我感觉在我的舔弄下,我妈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在外围充分地吮吸和舔弄后,我拨开她的已经全然停止防备的小阴唇,露出她的阴道口,里面的粉粉的嫩肉
尽收眼底,我把舌头一下钻进了她的阴道口。我妈发出「嗷」的一声呻吟,身体弓得像一只虾,我能感觉她的整个阴部在快速而不可抑制地抽搐和抖动着,阴道
里的嫩肉收缩又放开,一股一股的淫水从里面挤压出来。

  这时舅妈还在问,要不要小一舔你的逼,要不要?不要就不舔了。我妈用颤抖的声音,像是充满痛苦和绝望的期待般,使劲说「要,要,我要」

  舅妈还在追问,要什么,要谁,要做什么。我心领神会,一下收回了自己的唇舌,品了品嘴巴里的味道,骚骚的,涩涩的。

  我妈的快感和高潮似乎一下被中断了,下身的刺激瞬间消失,这让她无法忍受,她用双手一下抓住我的头,但又舍不得抓痛我,只是拼命把我的头往她的胯
下引。嘴巴里拼命喊着:「我要小一亲我的小逼,我的下面爽死了,快,快点。」舅妈促狭地说,「快求他亲你的逼,吃你的水」我妈像复读机般,痛苦地跟着
说「求求你,快亲我的逼,快吃我的骚水。」

  我把她的阴蒂含在嘴里吮吸着,用牙齿轻咬,用舌头饶着她转圈。我妈的下一波小高潮又来了,她的逼里再次不停地收缩,但出来的水却是不如之前多了。
我等到她将近平息,又扳开她的阴唇继续舔她阴道口的四壁,我妈又被送上了快感巅峰,这一连的几次高潮让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嘴里不停地大声淫叫,大声
地求我用力舔,求我用力吃,一直到泄无可泄,精疲力尽。

  我也有点累了,趴着这姿势就让人难受,加上被我妈又是揪头发,又是大腿夹的,感觉都快头昏脑胀了。加上大量的口舌工作,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要麻痹
了。

  舅妈放下精疲力尽的我妈,跪着过来亲了我的嘴一下,我躲了一下,舅妈坚持,我就象征性地亲了一下。舅妈脸上都是红晕,压低声音对我说,说小笨蛋,
舅妈不嫌你。我心里好激动,伸手就去摸舅妈的胸。舅妈闪开让我摸了个空,然后冲我妈努了努嘴说,今晚你别管我,你要伺候好你妈。我困惑地看着她,说不
是已经基本完事了嘛。

  舅妈伸手到我的胯下,套弄着我的肉棒,一边幽幽地说,这才是开胃菜,主菜还没上呢,你妈现在,最多算中场休息。

  我哦了一声,看着我妈喘息将平的样子,伸手摸了下她的胯下,果然还是热气腾腾,湿淋淋的样子。舅妈一边摸我的鸡巴,一边说,这种催情药,不弄个几
波淋漓尽致的高潮,是不会散干净的。你得准备持久战了。别看你妈现在浑身无力,她的性欲还是一浪一浪地往上拱的。我爱怜地亲了下舅妈,舅妈红着脸说,
亲亲就算了,力气还是留着给你妈吧。舅妈拍了下我的屁股,示意我可以上了。

  我还是带着点局促和紧张,趴到了我妈的身上。舅妈捏着我的屁股说,快亲嘴亲嘴。嘴亲到了,人就是你的了。

  我把自己的唇轻轻地印到了我妈的嘴唇上,我妈一下睁开了眼,眼里又是惊讶又是迷离,她害羞地闭上眼,把头偏向一侧。妈妈的侧脸美丽得像女神,线条
分明的脸上有一层细汗,她蹙着眉,鼻翼在一动一动,像是在忍受着什么。我喃喃地说,妈妈,亲亲。妈妈嘴里很含糊地说「不要」。舅妈却在旁边不停地说,
你这个妈,刚才把自己的逼送给儿子亲一点都没不好意思,浪得吓死人,现在亲下嘴倒是忸怩作态不肯了。我妈给说得脸色绯红,呼吸更急促了。我受到鼓励,
把她的脸扭正,对她说妈妈,亲亲。我妈抬起左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我对着她的嘴唇,用力地吻下去。

  我妈没有躲闪,但也紧闭牙关,我只能啄木鸟般地啄她的柔嫩的艳红的嘴唇,鼻子里不停发出无意识的哼声。与此同时,我的硬梆梆的下体紧紧地顶在她的
阴部,她的阴唇和阴蒂像是沉醉在我的坚挺和粗大的刺激中,颤巍巍地摩擦爱抚着我的棒身,下体更是无意识地提起和扭动,像是在诉说对我的肉棒的欢迎和渴
望。这时舅妈的小手突然出现在我和我妈的下体,她一会儿摸摸我妈的湿淋淋的花瓣和阴蒂,一会儿撸一撸我的肉棒,还把我妈的淫液往我的肉棒上恶作剧地
抹着。我妈被刺激得忍不住叫出了声,我用力吻住她的嘴唇,然后把舌头狠狠地伸进了她的嘴巴。

  妈妈羞答答地接受我的舌头和口水,她的丁香小舌不知所措地在嘴巴里躲藏,我霸道地去捕捉她的舌头,把唾液送进她的嘴里,我搅拌着她的舌头,她的身
体战栗着,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地用嘴唇吸吮我,一阵缠绵的湿吻。和妈妈深吻的刺激让我浑身都舒服得像是要飞起,妈妈嘴巴里少女般幽香和甜美让我
意乱情迷,欲罢不能。我仗着自己运动员的肺活量,紧紧含住妈妈的嘴唇亲了很久很久,她不仅大口大口地收下了我的口水唾液,还完全靠我度给她的空气来维
持呼吸,一直到我松开她的时候,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胸口不停地起伏。

  舅妈附在我耳边说,让她自己把你放进去。我低下头,点吻着妈妈的嘴唇,一边轻声地说,妈妈,我要。我妈只是嗯了一声。我挺动了下肉棒,我妈露出享
受和渴望的神情,嘴里也发出诱惑的呻吟声,我继续撒娇的口气说,妈妈,我想要,我不会。我妈睁开眼,眼里都是柔情,还蕴含一丝娇羞和责怪,她打了我一
下说,你都这么坏了,还假装什么。我继续嗯嗯两声,动了动下体。我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她欠了欠身体,好让自己姿势更舒服一些,然后伸出她的右手,
握住了我的肉棒。

  妈妈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她低声地说了一句,这么大?我骄傲地嗯了一声。我妈却皱了下眉头,那你慢点啊,我很久没有了。我点点头,我妈用手
扶着我的肉棒往她自己的阴部送,感觉也是不得其门而入的样子,因为我的阴茎有点向上挑,她还得费力向下压着一点。舅妈却在旁边吃吃地笑着说,你这个妈,
一点不像妈,像个老处女,手法差得不得了。我感觉到舅妈的小手在我们的下身,摸索着把我妈的小阴唇向两边分开,然后把我妈的手从肉棒上往前拿,变成她
握住我的龟头,然后对准了她打开的阴道口,龟头的前部轻轻地嵌到了阴道口上,这一下的刺激又击中了我妈,她咬着牙关,急促地呼吸着。舅妈轻拍了下我的
屁股,我心领神会,把下身的力量汇聚在龟头位置,屁股上的肌肉一发力,呼的一声把肉棒冲进了我妈的花蕊般粉嫩的阴道中去。

  我妈被这直入主题的打击刺激得浑身都在哆嗦,她仰着头拼命地发出「啊,啊,啊」的呻吟,阴道里的嫩肉如同几只小手,拼命地裹紧和挤压着我的阴茎。
我感受到我妈的阴道的热度和湿润,但觉得里面非常紧致,紧得像少经人事的少女。纵然我曾经意淫千千万万次,但从没预料到我妈的阴道竟然是如此极品的紧
致,润滑和柔嫩。我感觉到我都要销魂得开始叫床了。妈妈扭了扭屁股,像是在适应我的粗大和长度,扬起上身主动亲吻了一下我的嘴唇,眼睛里都是深情,嘴
里说道「小一,妈妈爱你」然后接着这个角度,偷偷地瞄了一眼我们下身交合的地方,其实我的阴茎还有大概一小截没有进去,我妈看着她的阴道把我的鸡巴吞
进了一大半,羞红了脸,害羞地挺了挺下身,似乎在暗示我动一动。

  我手撑着床,开始用力耸动下身,大鸡吧在我妈的淫水四溢的阴道里大力抽送。我妈被如此大力的抽插刺激得浑身舒坦,她扭动着身体,大声地叫床,舅妈
仿佛也被我们母子的活春宫给震撼到了,她跪坐在我们身边,把自己的吊带拉下来,露出白嫩的乳房,自己用手揉搓着,一边淫荡地呻吟着。

  我妈在我的大力抽插下几乎进入了癫狂状态,她大口地喘息着,挺着下体,用她的阴阜和阴毛迎接着我的耻骨,用她的阴道拼命吞吃我的肉棒。她看着我的
眼睛里全是春情和欲望,她嘴巴里一直喃喃地说着「好大,好深,我爱死了,我要不行了」我就这样打桩机般地干了不知道几百还是几千下,把妈妈送上了快乐
的顶峰,我妈的快感层层累积,终于在我重重的几下到底的抽插下冲上了高潮,我能感受到我妈阴道里的嫩肉疯狂地痉挛着,拼命地揉搓和挤压我的肉棒,最里
面的花心的嫩肉像是花朵一样地绽开,花心像小嘴一样地吮吸我的龟头。我妈发出野兽般的叫声,身体猛地抖动几下,阴道深处一阵热流,喷涌着洒在我的龟头
上,她的喷射高潮持续了好几秒钟,浑身的肌肉都被高潮刺激得各种收缩放松。高潮过后,妈妈的全身一下软下来,嘴里只是不停地诉说,小一你把妈妈要弄死
了,妈妈泄身给你了,宝贝儿。我和妈妈紧紧搂在一起,不停地深吻着。

  等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我妈,我坐起身,鸡巴像是挑在妈妈的阴户里,舅妈塞了个枕头在妈妈的腰下面,我开始重新开始缓慢地抽插,妈妈握住了我的手拼命
摇头,我知道她高潮刚过的阴道太敏感,这样的刺激让她受不了。我怜惜地一把拉过舅妈,让她趴在我妈身上,然后伸出手握住她的乳房,嘴对嘴地和她亲在一
起。舅妈捧着我的脸用力地亲我,满脸都是幸福。

  舅妈估计得不差,在一通猛烈的交合后,我妈虽然人还是有点累,但神志已经清醒了不少,感觉药效的确退下去了。我妈笑着拍着我舅妈的屁股,一边说,
就是你这个小浪蹄子,设计陷害我们良家母子。舅妈松开我的嘴唇,马上还以颜色,今天要不是我啊,你还能面子也保住,儿子也收了,自己也爽了,搞了一个
happy ending出来么。我看三姐你应该好好谢我哦。

  我妈被舅妈说得羞不可当,没法还口,只是掐舅妈的大腿,嘴里不停地说,就你嘴长,嘴长嘴长嘴长。舅妈很夸张地叫痛,从我妈身上下来说,不打扰你们
了,你赶紧想办法让小一射出来吧。

  我妈不想落下风,口不择言地反驳:你可别把我家小一教坏了。舅妈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教坏肯定不会啦,小一对我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我怎么舍得委
屈他。

  我妈哼了一声,红着脸偏过头,不再理我们。舅妈却不依不饶,她一边爱抚着我妈的乳房,一边轻轻地在我妈的阴蒂上揉捏着,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三
姐你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我看小一弄到天亮也射不出来,你们这慈母孝子不累,我这看戏的人都要累死了。」妈妈在舅妈的抚摸下快感连连,忍不住地扭动自
己的腰胯。我心领神会,用手端住我妈那温柔软腻的腰部,用力向前冲刺。因为姿势的原因,我的向上翘的鸡巴一直顶着和刮着我妈的阴道上方,以前看书上说,
这个方向靠近阴道口的地方,是俗称的G 点区域,我特别用心地在鸡巴快抽出来的时候向上顶一顶,戳一戳,扭动屁股让阴茎在G 点位置画圈。这一招果然见效,
每次顶在这里的时候,我妈的阴道里都会紧张一下,然后控制不住地大声呻吟,像是很痛苦的样子。舅妈也用手指分开我妈阴蒂的包皮,在露出来的那超级敏感
的粉嫩肉芽上不停地画圈,时轻时重地揉捏着,在我和舅妈的双重刺激下,我妈又攀上了快感的高潮,她大口地喘息,大声地呻吟,声音越来越高。我加大了速
度和力度,我妈的声音都变成了哭腔,她突然推住我的大腿根,像是不让我继续的样子,拼命摇着头说,不要了不要了,我要忍不住了。舅妈促狭地咬了她的奶
头一下,说「三姐啊,什么忍不住了」

  我妈用近乎哭泣的声音说,「不要了不要了,再来就忍不住了,要放出来了。」舅妈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我知道了,好办好办。她跳下床,从椅子背上
拿过之前给我妈擦汗的毛巾,垫在她的屁股底下,然后把她的手从下体挪开,对我妈说,「忍不住就不要忍了,痛痛快快地放出来吧」舅妈按着我妈的手,示意
我快动,我咬着牙,端起我妈的屁股让他悬空,然后一下比一下重地用粗大的鸡巴在我妈的水帘洞里进出,鸡巴抽到阴道口附近的时候,再用力向G 点位置去特
意顶一顶。我妈的身体已经被折磨得高度敏感,全身都泛出红晕,阴道里的肉已经是全无章法地抽搐式收缩,阴蒂在舅妈的爱抚下不停地颤动,浑身都在紧张,
嘴里发出各种夸张的呻吟和淫叫声,我扑在妈妈的身上,亲着她的嘴,对我妈说着妈妈我爱你。我妈痴痴地看着我,嘴里无意识地喊着小一宝贝,宝贝儿,妈妈
不行了不行了。舅妈用手捏着我妈的屁股,邪恶地说着「你这个勾引儿子的骚货,被儿子的大鸡鸡都插得泄身的浪货,快点泄出来」我妈像是听了舅妈的指令
一般,猛地用手抓着我的背,咬着我的嘴唇,下身用力挺起,我只感觉到她的逼里一阵汪洋热乎乎地涌出来,几乎与此同时,我的大腿根感受到一股热的液体的
冲刷。我还在纳闷我的鸡巴把她的阴道封得严严实实哪里来的热水,只听舅妈在说「哎呀,我三姐都被干得尿出来了」极致的刺激和羞耻让我妈攀上了高潮的顶
点,她的叫声都有点像哭泣了。

  舅妈的手却伸到我的胯下,按摩着我的阴囊和蛋蛋,一边暧昧地说,小一你快点射,把你的子子孙孙射到亲妈的子宫里去,让她给你怀上一个弟弟,让她给
你生个儿子。我被舅妈的淫话撩拨得血脉贲张,也觉得肉棒已经胀得无法忍受了,动物的繁殖本能让我挥师猛进,每次龟头都深达到底,死死顶住我妈的花心,
我妈花心里的嫩肉像一张小嘴在亲吻吮吸着我的龟头,像是女主人渴望着强有力的精子。我妈的高潮一个接一个的到来,我的冲刺也越来越猛烈。舅妈在我妈耳
边说,你快点呀,说点刺激的,小一想射射不出来,会没完没了地动下去的。

  连绵不断的快感让我妈眼冒金星,但精力体力是实在跟不上了,她也清楚地知道要赶紧趁这一波酣畅淋漓的高潮,必须让我尽快射精完事。我妈一下变得妩
媚起来,像害羞的少女般搂着我的脖子,用阴道不断挤压我的坚硬,一边口里淫声叫到:小一宝贝,妈妈要你。她脸红了一下,又贴着我的脸,喃喃地说,妈妈
要你射进来,快射到我的逼里,射到我的子宫里。她的表情变得咬牙切齿,大声地说着,快给我下种,快搞大妈妈的肚子。我被妈妈欲仙欲死的神态和毫无羞耻
的淫声浪语刺激得无法忍受,精液像离弦的箭一般从龟头里喷射出去,浇在妈妈花心的嫩肉上,妈妈的子宫口一张一合,把我的精液吞噬进去。被我的精液一烫,
妈妈睁大了眼睛,一种做女人的终极幸福感浮现在她脸上,她的肥臀哆嗦着,又美美地大泄了一把。

  我妈好像有点感伤,好像很舍不得我的肉棒,阴道轻微用力地夹着我的肉棒,像是怕我突然出来似的,对我说,再抱抱我。我把鸡鸡插在她的阴道里,享受
那温软湿润的温柔。我妈闭上眼和我接吻,眼角都是泪花。舅妈爬起身,说,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搞得像生离死别似的。起身出门去了。

  吻了没多久,舅妈回来了,拿着一条热乎乎的湿毛巾,她拍了下我的屁股,说差不多了啊,再下去要粘在一起了。我妈脸红了,嘴里骂了一句,变态。我恋
恋不舍地把肉棒拔出来,大概之前做爱打进去了太多空气,拔出来的时候开红酒拔塞的那一声,啵的一声响。我妈的阴道肌肉还在不断地收缩,里面的淫水黏液
混着我的精液,从我妈的阴道里慢慢地淌出来。我妈要挣扎着做起来清理,舅妈按住她说,你还是躺着吧,让你弟媳妇伺候你,然后小心地用垫着的毛巾把液体
吸掉,再用热毛巾慢慢地擦拭。我看到我妈的阴部因为兴奋胀得鼓鼓的,小阴唇因为之前的一通大战也变得充血变得深红色,像绽开的花瓣一样向两边舒展开来,
中间的阴道洞大咧咧地敞开着,里面的嫩肉像呼吸一样地一缩一缩,像小嘴含着乳白和透明的液体。擦完了我妈的,舅妈再跪下来清理我的肉棒,男人的东西还
是比较好清洁的,从头到尾擦一遍就干净了,舅妈趁我妈在那儿躺着喘气,偷偷地舔了一下的龟头,我舒服得倒抽一口凉气,作势又要勃起。舅妈一把捂住,说,
别,今天可以了。

  一场痛快淋漓盘肠大战后的我妈,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下。舅妈检查了下,说三姐你这尿太厉害了,尿了那么远,跟男人射精似的,这毛巾没兜住,你把床
单都尿湿了。我妈听到这么羞耻的点评,只是觉得无地自容,只是用手捂着脸不作声。舅妈说你是鸵鸟吗,眼不见为净啦?快让开我要换床单了。冲我使了个眼
色。我妈作势要自己起来,但一副浑身无力的样子,我走上前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在怀里,我妈这样赤身裸体被儿子抱在怀里,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只是低低地说,
莉莉你快点,小一也累了没劲了。舅妈哼了一声,说上过床了就想着情郎了,都不知道感谢我这个伺候丫头一下。我跟舅妈说,舅妈没事,我还行,你不着急,
慢慢换。舅妈露出可爱的笑容,说看到没,我外甥知道疼我呢。我妈好像有点吃醋的样子,嘟着嘴把我搂得更紧了。我舅妈翻了个白眼,快速出门去隔壁拿床单
了。

  一会儿新床单换好了,我妈躺在上面,舒服地伸了下懒腰,舅妈把被单给她盖上,然后拉我往外走,我跟舅妈说,你看我妈还有事吗?舅妈说,你看她都有
力气嘲笑我,有力气吃醋了,当然是全好了,没事人了,我们出去,让她好好睡一晚,就行了。

  舅妈在沙发上已经给我放好一条毛巾毯了,我也累了,倒在上面就不想动了,舅妈坐在我身边,亲了我一下,说,今晚我饶了你,改天你要加倍报答我。我
躺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光滑柔嫩的肌肤,连连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第二天我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我心里暗叫不好,这是妥妥地要迟到了。我嗖地一声坐起,开始四处寻摸我的手机。姥姥不在家,应该是出去到公园遛弯去
了。舅妈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说你不多睡会儿啊,我嘟囔着睡什么呀,都要迟到了。舅妈拉下脸,说一个狗屁倒灶的色狼院长,值得这么拼吗?今天我做主
了,在家休息一天,你妈明天要走了,你陪陪不为过吧。我这才想起,问我妈呢,舅妈努努嘴,在阳台上晒衣服呢,返身进了厨房。我找到我的手机,打开来,
是院长的微信,早上6 点时候发来的,大意是昨天饭局上大概什么东西吃坏了,加上喝多酒,他回去也头晕脑热,一晚上折腾没睡好,然后假装关切地问我妈情
况怎么样了,让我今天不用去上班了,在家里陪我妈,有需要什么的找他。

  我大声地给舅妈说,舅妈单位不用我去上班了,我先洗澡去了。我站起身,发现自己是赤裸的,昨晚的背心内裤都不见了,光在那里,赶紧冲进卫生间洗澡。

  洗到一半的时候我妈进来了,表情神态非常自然,她把我盖的被单什么的都往洗衣机里扔,抱怨说这一早上洗了无数的床单和衣服,洗得姥姥都怀疑人生了。
我唯唯诺诺,不敢评论。我妈一边给洗衣机里加洗衣粉和柔顺剂,一边问我要不要她帮忙给我搓搓背。我赶紧拒绝了说妈我还行,不累,也够得着。又问了一句,
妈你身体好点了吗,还难受不?我妈砰的一声把洗衣机盖上,说了句变态,就出去了。

  我换好衣服出来,觉得闲着也是闲着,就帮忙扫扫地,拖拖地。我妈在厨房里给舅妈帮厨,舅妈不肯,让她多休息会儿。

  舅妈一边翻炒着不知道什么,一边责怪地说「三姐你早上不休息,早早爬起来买什么菜啊?」

  我妈说「哎,你今天主厨烧菜,你这些我都不会,总不能干看着吃吧。」

  舅妈吃吃地笑着「你也厉害的,还走得动路吗?」

  我妈像是打了舅妈一下:「一张嘴就会乱说」。停顿了一下,又压低声音说「不过也真的是,下面都感觉有点肿了,走远路还真的不舒服呢」。

  舅妈哈哈大笑,说「听起来像是刚洞房过的新媳妇啊。」

  我妈说「你又乱说,不理你了。」

  舅妈把一个菜装盘,我妈接过锅去水龙头下洗,水声停的时候,舅妈突然又问:「三姐你昨天说的话算数吗?」

  「什么话」我妈疑惑地问我听到这里,蹑手蹑脚走到厨房边上,竖起耳朵。果然我真是有先见之明,因为舅妈压了很低的声音对我吗说「就是给他声儿子的
事情啊」

  我都能猜想到我妈这时候一定脸红到脖子根了,她果然捏着我舅妈的耳朵说「你一张嘴,就是胡说八道」

  舅妈却正色地说,「那你昨天是安全期?」

  我妈好像有点慌了,因为我听到她似乎碰到什么碗的声音。舅妈又说「我知道你因为过敏没有上环,你不怕危险啊。」

  我妈颤抖着声音,说「不对啊,我昨晚不安全,应该还是排卵期。」

  舅妈又吃吃笑着嘲笑我妈:「你心好大啊,排卵期让亲儿子射进去,恐怕已经中招了吧。」

  我妈沉默了,舅妈又说「这个倒不是多大事,一会儿让一一下楼去买毓婷去,48小时内有效」然后故作神秘地对我妈说,「我觉得,今晚还可以再来一次,
再吃药」。

  我妈大概在戳舅妈的腰眼,因为舅妈在叫疼了。舅妈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轻声地问道:「那你和我姐夫,平时也不注意的?」

  我妈害羞地说,「我和你姐夫,平时也就这样,老夫老妻很多年了,反正怀不上就是怀不上。」

  舅妈哦了一声,说「看你这么外行,好像平时也蛮守妇道的」

  我妈有点愤怒,说「你瞎说什么呢,我……我昨天之前,只和你姐夫一个人,我发誓。」

  舅妈说:「我才不管你的事,你不用跟我发誓。」然后低声地说「外面怎么没动静了,你去看下小一在干吗,是不是在偷听,他可是偷听的能手」

  我妈疑惑脸:「什么偷听的能手」

  我心里一惊,赶紧把拖把弄得磕在茶几和沙发的腿上,弄出响声来,我妈走出来,看到我在手忙脚乱地干活,说哎呀你这是瞎整什么,拿着拖把满世界画
花儿,地都被你越拖越脏了,劈手夺了过去。

  中午饭非常丰盛,舅妈烧了六菜一汤,饭桌上大家各怀心事,食不甘味。只有我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大声赞叹。姥姥最先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说,莉莉,
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什么都懂。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做大人的,尽力就好,大家以后各自生活,各自开心比什么都重要。我那个不肖子,我也是伤了心了,
我在你们家住了快四五个月,什么都明白了。你要是愿意,你还是我的干女儿,菁菁还是我的外孙女。舅妈听得有些难过,默默地吃着饭。我妈皱着眉头,说妈
你说什么呢,好好吃个饭,后面再说行不行,小一还在这儿呢。我姥姥正色说,小一这么大了,又不是不懂事。都说外甥像舅,我还最怕外甥像了舅,好在他们
两个小时候没在一起处过,小一人单纯,心肠好,现在我还是放心,以后怎么样,看他自己造化了。我妈又出来抗议:「说你这哪儿跟哪儿,数落完儿子数落外
孙。」舅妈放下筷子说,「妈,三姐,我吃过饭就回去了,你们明早走,我不能送你们了,不是我没空,我是怕送的时候你们难受,我看到你们也难受」

  我看到大家低迷的样子,只好跳出来打圆场说,哎呀,又不是生离死别,大家都可以常来看看我,就可以保持联系了。我妈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姥姥
又说了,「小一,你舅妈对你特别的好,我是看在眼里的,但咱们不能心安理得地让人家对咱们好,借用人家的东西能还就还了,感念人家的人情,就主动点去
帮你舅妈,你于伯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你年轻力盛,就多干点辛苦活」我忙不迭地点头称是。舅妈发话了「妈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你前面认了我做干女儿,那
我就是小一的小妈了,小一的亲妈也好,小妈也好,都一样疼小一,没分别的。三姐你说是不是」我妈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姥姥点点头,说不管怎样,总还是
一家人,小一说得也有道理,以后我们肯定见面少了,那么大家多疼疼小一,也是好的。

  吃完饭我舅妈和我妈又躲在房间里说了一个多小时悄悄话,就出来告别了。舅妈昨天来给我姥姥买了数不清的特产和礼品。我姥姥再三推让,我舅妈死活不
肯拿回去,只好作罢,关照我送她回家

  回去的路上,舅妈不无担心地对我说,她通过这两天的事,和与我妈的交谈,发现我妈这个情况有点糟糕。一方面的确在家里很不满足,另一方面现在身体,
欲望各方面却又处于比较旺盛的阶段。舅妈总结说,这次院长这个事,把她的胃口吊起来了有点。要不是昨晚那一场,你妈不一定得浑身难受多久。我有点懵逼
地说,怎么回事啊,是我爸不行了还是怎么地,舅妈摇摇头,说听上去不是,你爸也还正常的,就是太老套的直男,不懂情趣,不会哄女人开心。我反正教了你
妈一些招数,让她回去调教你爸去。

  我听她说得这么香艳,都感觉有点口干舌燥了。舅妈用眼角余光看到我的反应,抿嘴笑了,她把手放在我的短裤上,说你这傻小子,不会是吃自己老爸的醋
了吧。我赶紧摇头,说昨晚的事对我来说跟做梦一样,大白天的头脑不至于那么不清楚,被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蒙了心。舅妈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悠悠地说,
你也不会回老家天天陪着你妈不是,你妈也不会留在上海一直陪你。色狼院长的破事就是先例,难保回了老家不会再有这种人围着你妈转吧。其实我爸妈的性格
我很了解,我爸这个人沉默寡言,刚正严谨,我舅妈说的有道理,的确是有点乏味。但我妈对我爸也是充满了敬畏和依赖的那种感情,感情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舅妈已经转换了话题,又说,这次我是肯定和你舅舅离婚了,你妈你姥姥都是好人,不过以后确实见不上了,我对她们的情分,就落实到你身上了。说话间,
有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只能用力点点头,说舅妈我会对你好的,你放心。

  20多公里路,感觉一会儿就到了,两人的话似乎还没说够。在舅妈的提议下,我把车停他们社区旁边的一个公园附近,和她到公园边的长椅上坐下。舅妈依
靠在我的身上,紧紧握住我的手,一言不发地坐了很久,在这一瞬间,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和舅妈永远这样下去的渴盼。自从第一次去舅妈家里,第一次为她吸奶
开始,我觉得我和舅妈两个人就成为了超级默契和互相深深关爱的一对,这期间尤以舅妈给我的爱更多,在我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四处闯祸碰壁的这几个月时间里,
只有舅妈始终如一地守护着我,不离不弃,始终如一。舅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她翻着自己的小包,拿出一版药来,说这个里面是事后药,你拿去给你妈,说
是你买的,然后暧昧地说,这个药往前管48小时,你自己算清楚。又说道,还有一个事,当着你妈不能说,现在得说一下,你上次惹到的那个酒吧老板,不是什
么省油的灯,我小妈以前是文化口上班的,虽然认识人多,但招呼打过去人家不太情愿想开条件,后来是找的一个文化执法大队的队长去了电话放了狠话才摆平
的。这事搞不好不那么简单,你最好别再和那个酒吧有什么瓜葛,这些社会上的人,手段你都想象不到的,生意人求财不求气,你别主动招惹他们就最好,过一
段风平浪静了,就没事了。这个月我爸出国了说是去什么美国游学,家里就我和我小妈两个女人,你要有空多过来坐坐,陪陪我们娘俩。我小妈虽然不是我亲
妈,但待我还是不薄,我之前对她有点误会,这次回来觉得之前自己年轻气盛错了。

  我顺口答应着,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兰姐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别以为你女朋友是个什么傻白甜,我在好几家酒吧看到过她。心里有点沉重。我想了半天,觉得
这事也还不能向舅妈说出口。

  舅妈看我有心事的样子,以为我想回去了,就主动站起身,说小一你先回去吧,我们见面时间机会还多得是,下个月开始我要去几所学校试讲面试了,可能
时间不太多了,有空聚吧。

  我告别了舅妈,脑子里一直想着小薇的事,这时小薇给我来电话了,电话里小薇兴高采烈地对我说,老公,今天礼拜五了诶,你下午可以来接我回家吗?

  到了小薇做家教的那家别墅,男主人正好在,出乎我的意料,男主人是个英气逼人的中年帅哥,一点都不油腻,反而看上去非常有教养有品位。男主人听说
我是 xx 大学的,特意陪我聊了一会儿天,我才知道他是在某家大的互联网工作做高管的,收入和地位应该都不差,就是得常驻深圳,只能每周末回来。说起来
他还是我的校友,但他不是学IT的,而是管科毕业。他们家一再热情邀请我在家一起晚餐,我婉拒了,带小薇离开。

  回程的路上小薇非常兴奋,一再建议我们晚上去火锅,唱歌,泡吧。我说明
了下明天我妈和姥姥要回程晚上必须回家吃饭,小薇很失落的样子,然后问我可
不可以允许她自己去玩。我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当然你自己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小薇打电话约她的狐朋狗友,当然主要是同学或者队友去泡吧,我一听到泡吧这个字眼神经敏感了。我沉下脸问她泡什么吧,上次的事儿给忘记了吗?小薇
一边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脸,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那里酒吧多的是,又不是只有它一家,我躲着他们家不行啊。我很想说兰姐这样的人已经注意上你了,但不知
道从何说起,只能劝她少去。小薇不开心了,嘟着嘴说,那你又不陪我,又不许我出去玩,我该怎么办呢?我这个人天性就这样的,一点都宅不住,怎么办啊怎
么办?

  我被她的无厘头弄得无可奈何,只好管自己开自己的车。小薇突然神情严肃起来,问我说,你妈知道不知道你有我这个女朋友?我楞了一下,说也就是大约
知道吧。小薇来了兴趣,盯着又问,那她有没逼你找对象结婚呢。我说现在男人30岁结婚都是早婚了,我才22,十万八千公里呢,逼有用吗?小薇歪着头问我,
那如果真逼了,你会不会跟他们说,你要娶我啊。我说你猜猜看。小薇说,其实我也没想好,我才大二,我妈大概不会允许我现在就嫁人吧。我说我们谈恋爱也
才一个多月吧,谈婚论嫁是不是早了点。小薇揪着我的脸蛋说,不是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吗?老师对学生耍流氓,这可是很恶劣的诶。我说那怎
么办,老师做得人面兽心,趁早清除出队伍也是好事啊。小薇格格地笑,说如果清除出去了,说不定真是好事呢,你看我东家的这位大叔,赚钱赚得都数不过来
了。我叹了口气说,说到这儿我也很无奈啊,上次赔钱的事,一点小钱我也得四处借啊。

  小薇警觉地看着我,说赔什么钱,我怎么不知道?我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急中生智,说那是认识你之前的事了。小薇哦了一声,说幸亏你遇到我啦,以后缺
钱就找我拿,其他人我都保密,对你我网开一面,十万八万的,基本都不用惊动我们家阿玛的。我没接她的茬。

  我把小薇送到学校,下车的时候我看到后备箱有昨天院长给拿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心想这破玩意儿不能拿回家给我妈看到,就顺手送给小薇了。小薇打开
一看非常惊喜,说是很名贵的包包。我心想院长也真舍得下血本。我再三嘱咐小薇不要去乱七八糟不正规的酒吧,最好是那种安静文明的店。小薇很不以为然,
说那种坐下来唠家常的店有什么意思,当然是酒精,音乐才带感。我心里很烦,就径自管自己开车走了。路上小薇给我发微信,可怜兮兮地问我为什么不高兴了,
然后又保证说就是放假玩一玩,开学了肯定安静下来做好学生。

  其实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一些问题,虽然长了一副还不错的皮囊和相当出色的身板,但本质上是个比较闷的人。包括同学在内的同龄人我都相处得很一般
甚至有点格格不入,但好像颇受比我年长的,特别辈分高的人的喜爱,人缘总是不错。

  我叹了口气,第一次认真思考我和小薇的关系。当初认识她和被吸引,是觉得她的活力,开朗和对我的纯纯热烈的感情,但处的时间久了,好像觉得又不是
一路人了。还只是酒吧事件给我弄了点心理阴影,反而小薇自己是阳光开心的,我却变成了一个乏味无聊的人了呢,想不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那种期待和热情,
因为近期发生的种种事情,好像有点令人失望地淡漠下来了。
TOP Posted: 2018-04-15 12:56 | 回9樓
俗男人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43
威望:105 點
金錢:10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2-05

1024
TOP Posted: 2018-04-15 13:12 | 回10樓
werp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65
威望:27 點
金錢:28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9-09

1024
TOP Posted: 2018-04-15 13:52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7-21 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