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和蕾1-12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和蕾1-12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4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4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四章

  军问我知道蕾和老板为什么不要小孩吗?我装糊涂说不知道,其实蕾和我说
过,体检时大夫告诉她身体有问题,最好别生小孩,不然会有危险,我也没仔细
问,还嘲笑她说别人的奶子和逼除了玩还要繁殖后代,你的纯粹是给男人玩的,
被她嗔怒的打了几下。

  我知道蕾怀孕过两次,第一次是我的,因为那时还没想这么早结婚就流掉了,
从此和她做爱必须戴套子。

  大约一年后有了第二次,是老板的,人流后她住在姐姐家一处空房里休养,
我基本天天过去,不过每到下午四点多钟她就会催我回去,我知道她在盼着老板
的到来,第二天总会发现多了一些营养品或水果或鲜花。我小心翼翼地照顾她,
从不敢有非分之想,最多亲亲嘴吸吸她胀起的乳房,在我眼里她就像一朵受伤的
小花需要人怜爱,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老板其实天天晚上住在这里,蕾每晚要用嘴
和屁眼伺候他,她白天楚楚可怜样子让我难以想象夜晚在老板胯下是如何婉转承
欢的,半个多月后她搬进了老板家,我们也办好了离婚手续。

  但是军告诉我的是另一个版本,蕾至少怀孕过三次都做了人流,所以不能生
孩子了,这还不包括和我的那次,因为军不知道,这样算蕾至少流产过四次。

  我问军三次都是谁的,军说第一次是老板的你知道,我觉得很奇怪,那次非
常保密,军怎么会知道?军说刚和蕾勾搭成奸时对蕾肛门的开发度很好奇,蕾坦
白告诉他是人流休养期间被老板开发出来的。

  军说第二次是2011年8 月份,因为他儿子正准备上小学所以印象很深,不
知怀的是谁的,军问过很多次,蕾也不说,但可以肯定不是老板、军或武的。老
板春节出去后没回来过,武2013年才回公司,军走后门多,操逼必须戴套,即
使安全期不戴套,军也会习惯性拔出来射身上或插屁眼里射。他说发现蕾的乳头
乳晕变大颜色变深,才知道她怀孕了,我问他发现时几个月了,军说最多三个月,
这样算她应该是五六月份受孕,也不是我的,因为那年3 月11号日本福岛地震
当天我和蕾正在泡温泉,在电视里看到地震的消息,第二天结账离开,一直到年
底才再次见面。

  军说第三次是2015年1 月份,2014年10月份蕾去外地陪老板住了一个多月,
回来发现怀孕后军以为他俩会留下孩子,不料蕾坚决要做掉,而且说老板也要求
做掉,这让军很费解,蕾说不想生孩子,军只好陪她去做了人流,事后大夫告诉
蕾以后可能无法生育了,蕾失声痛哭。军和武每天轮流来家里照顾她,直到春节
老板回来之前,期间军发现蕾和老板通话次数很少,也很冷淡,这引起军的好奇。

  蕾康复后他俩第一次做爱时蕾向他说出了实情。

  随着年龄增长,两地分居,她和老板的感情已经渐渐变淡了,蕾发现老板在
当地包养了一个情妇,老板也在每次相聚时蕾身体的变化上早有察觉,但事业上
又相互离不开,所以这次索性摊牌,达成的共识是维持婚姻关系,共同经营发展
公司,不干涉对方私生活,但要给彼此留脸面。就在蕾即将回来时,老板在一次
饭局上把她送给了一位对公司当地业务极其重要的人物,那人一直以为情妇是老
板的老婆,这次老板只好介绍蕾是公司员工,那人一下就看上了蕾,在老板苦苦
哀求下,蕾陪那人睡了一晚,被内射,虽然心存侥幸,但还是中招了,所以这次
必须做流产。

  蕾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坚决不吃避孕药,听军说完,我感到非常心痛。
TOP Posted: 2018-04-10 18:44 | 回3樓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4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4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五章

  军将近一米九,蕾的高度只到他胸口,他有一张马脸,给人第一印象是嘴唇
上有两撇隐隐约约的小胡子,电影里奸臣那种,其实他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可能
是脸皮太厚有些胡子窝在皮下钻不出来产生的阴影,微微有点八字的眉毛下有双
贼光四射的小眼睛,脸上有很多痘痕走路有点驼背,外表让人感觉他心里随时在
憋着坏,其实军除了好色人并不坏,做朋友不错。

  军问我和蕾干过多少次,我说在一起五年至少两三百次吧,我问军有多少次,
他说可能没我多,他又问有没有发现蕾做爱时有啥特别,我说没感觉,和其他女
人一样。其实做爱时蕾喜欢听我说跟其他女人做爱的细节,听的时候会很兴奋。
和某个女人做完如果感觉不错我会告诉蕾,每次她都会讽刺挖苦一番,但做爱时
又会问起。记得一次有个女人挺好玩,我开玩笑跟蕾说找机会一起玩双飞,蕾还
认真想了想说不行,只想在旁边看着。

  军也说了蕾这个嗜好,而且他还说高潮前蕾喜欢被用力吸捏乳头,还喜欢被
下流话骂,越脏越下流越兴奋,他又眉飞色舞的炫耀了几个玩弄蕾的技巧。他的
话让我醋海翻腾,知道了这几年蕾的奶头越来越大的原因,和蕾做爱我一直很温
柔,有时吸奶头太用力她叫疼我会立即松口,更没用脏话骂过她,说明军已经比
我更了解蕾的身体。

  2016年十一后的相聚中,蕾彻底向我展示了她的另一面。

  第一次做爱中,我用力捏奶头,还说了一些脏话,她没表示任何反感反而很
兴奋,快高潮时我骂她是贱货臭婊子,她几乎哭喊着说:我是贱货是婊子!之后
颤抖着高潮了很久,我受到极大刺激,射精时扭动屁股死死抵住她下身恨不能全
身钻进去,那次射精的快感非常强烈,趴在她身上好一会儿没起来。

  第二次做爱她自己扒开屁股,刚插进去她就扭头索吻,之前和她有过几次肛
交,她从没这么主动,快高潮时我说她前世是妓女,她说是名妓,问她我是谁,
她说是书生,问她军是谁,她说是嫖客。

  蕾高潮后我还没射精,她让我摘下套子蹲在她脸上,她把龟头含在嘴里一只
手给我撸着,另一只手轻轻揉捏睾丸,蕾的小手灵巧柔软非常舒服,揉了一会儿
她用一根手指慢慢插进我屁眼轻柔的按摩括约肌,坚持了几分钟我又一泄如注,
她吞了精液还把那根插过屁眼的手指含进嘴里轻轻吸吮,整个过程大眼睛一直盯
着我看,我激动得抱着她狂吻。从动作熟练度上能看出她经常这样玩,但却是第
一次让我享受到。

  两次射精后虽然心里仍蠢蠢欲动,但实在力不从心,蕾有意无意用眼神言语
挑逗我,显然还没尽兴,她在我面前从没表现过这么强的性欲。又一阵缠绵后我
把大拇指插进阴道,食指和中指插进屁眼快速抽动,蕾配合着扭动身体叫声高亢,
当我在她屁眼里插进第三根手指时她几乎在哭叫了,高潮前她咬着我耳朵问:我
脏吗?我说臭婊子,逼都让人操烂了,她说喜欢吗?我说喜欢越烂越喜欢,蕾尖
叫着:操死我!然后一口咬住我肩膀。

  休息时蕾问我是不是见到军了,我说为什么这么问?蕾说明知故问。其实我
刚开始捏乳头说脏话蕾就猜到是军告诉我的,只有军这么玩过她,所以蕾彻底抛
开了以往在我面前的矜持。

  蕾问我军都说过什么,我说刚才展示了,蕾说知道你俩不会说正经的,我说
还说了你们公司一些事,蕾问公司什么事?我说年会之夜,蕾想一下后啊的惊叫
一声说你们真讨厌!羞得满脸通红逃进卫生间。

  她洗完澡出来,我软磨硬泡让她说出了3P的感觉,大意是确实很刺激,但感
觉那样太堕落不想再玩了,我说不信,她说是真的,后来军又暗示过几次她都没
同意,我问她军想和谁,蕾察觉到失言,回答有些含糊不说是谁,我没追问,但
心里明白蕾肯定经常和那人做,军也知道,而且他们三人很熟,但蕾喜欢偷情的
感觉更愿意单线联系,不会轻易3P。

  在随后的缠绵中,我提出想和军一起操她,蕾没同意也没反对,只说让她想
想,看不出是不是敷衍我。

  晚饭是蕾做的,手艺很不错。吃完饭搂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问她会不
会和老板分开,她说是迟早的事,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已经和军计划好到时带
出业务骨干另起炉灶,又说了一些经营方面的设想。我用崇敬的眼神看着她,蕾
让我少装模作样,我说你现在真的让我特敬仰,蕾把我的手从裙子里拽出来说有
你这样敬仰的吗?我闻闻手指说这是情不自禁,蕾咯咯的笑着问臭不臭?我装着
仔细闻闻说有军的味儿,蕾哈哈大笑说你是狗啊?

  嬉闹了一会儿我又问她以后会不会和军结婚,蕾说不可能,军有老婆孩子,
而且现在这种关系让她最轻松。

  上床又折腾一次后我累得实在动不了,蕾趴在我怀里抚摸着我的脸问会不会
再娶她,我说不敢,蕾说嫌脏?我说其实做梦都想再娶她,不过夫妻和情人不一
样,真的生活在一起肯定不会像现在感觉这么好,蕾叹口气没说话。记得当年和
蕾商量离婚时,她说我是个好男人适合做老公,但她需要的不只是好老公,甚至
认真地建议我接受一妻二夫,我问她怎么一妻二夫,她说不离婚她住老板家每月
回来一两次,我觉得匪夷所思断然拒绝了,如果过放到现在,我肯定会同意。
TOP Posted: 2018-04-10 18:44 | 回4樓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4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4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六章

  早晨被她抚弄着下面醒来,蕾特别喜欢打早炮,在一起时经常只在早上做爱。
蕾见我醒了翻身上来接吻,亲了一会她转身趴着给我口交,我把她下面两个洞都
仔细舔了一遍,然后她帮我套上套子坐进去仰头闭着眼睛套弄着,我让她前后洞
换着用,她瞪了我一眼说我不学好,我才知道军也这么玩她,她从前面拿出来坐
进后面继续套弄,渐渐的她开始情欲高涨,我又提起和军3P的事,她娇喘着说不
行没想好,然后换成前洞继续小幅度快速动着,我把她上身抱到怀里两根手指插
进屁眼快速抽插,蕾的呻吟声变得高亢起来,我说这要是军的鸡巴多好,蕾狂乱
的抓着我的头发在我耳边急促的叫着,我又说和军一起操她让老板在旁边看着,
蕾含糊不清的说着好好就高潮了,我也忍不住射了。

  她帮我摘下套子看看说没多少,我说被你的骚逼掏空了,她咯咯的笑,把她
搂在怀里又睡了一会儿。将近中午我俩醒过来,她弄了点吃的,吃完又躺在床上
抱着她聊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她还记得日本地震那天咱俩在那吗?她说不
记得了,我让她好好想,她想了想说确实想不起来,我说温泉,她终于记起来了
问我怎么了,我问她那年夏天被谁操怀孕了,她呆了一下脸色变得很难看转身背
对着我,我搂着她说那么紧张干嘛,咱俩还有不能说的吗,谁操的都没关系,以
后小心点就行。

  蕾转回来双手捧着我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悄声问爱我吗?我觉得不妙看着
她说爱,她轻轻叹口气紧紧抱着我不说话,我轻抚着她的秀发,过了好一会儿蕾
小声说老贾的,我说哪个老贾?她说还有哪个,我一激灵说老贾?你姐夫?她没
回答,我震惊得说不出话。蕾的姐夫在税务机关小有名气,帮蕾追回不少欠账,
日常税务管理也很帮忙,但是蕾很讨厌他,跟他说话也不客气。我问有过几次?
蕾小声说一个月一次,我的鸡巴腾地站了起来,她吃惊的看着我,把鸡巴抓进手
里说你真变态!我感觉无地自容,她使劲拽了几下问是不是就希望我被别人玩?
我没回答向下面使使眼色,蕾白了我一眼说流氓!坐起来弯腰给我口交,片刻后
我起身把她的腿压到肩上插进屁眼,没一会儿蕾又被我操的意识模糊,我狠狠捏
着她奶头问她被多少人操过,她迷乱的说一百个,我问她是不是公厕,她大叫着:
是!是!都来操我!

  发泄完问她现在还和老贾每月一次?蕾默认,我问啥时开始的?蕾说和老板
结婚后,我问她姐姐知道吗,蕾说不知道。他们每次都去蕾流产休养的那处空房,
蕾曾经和老板在那里夜夜欢娱,现在成了她和姐夫乱伦的淫窝,为此房子空了好
几年老贾也不租不售。我感慨的说姐妹俩六个逼都让老贾那根脏鸡巴操了,蕾一
听急了使劲打我一下说你太下流了!不许说我姐!我说实事求是,蕾说我姐才不
让他弄后面呢,我说你让他弄吗?蕾踢了我一脚说臭流氓!

  老贾和蕾的姐姐谈恋爱时蕾的父母曾竭力反对,因为老贾不仅外表埋汰说话
粗俗,还随地吐痰吃饭吧唧嘴抠脚等等非常奇葩,蕾的姐姐丰满漂亮,不知怎么
看上老贾的。

  蕾刚接手公司时急于做出成绩,公司正好有几笔被赖了好几年的欠款,蕾就
托老贾帮忙,老贾先要回一笔显示能力,然后和蕾提出要求,蕾咬牙接受,本以
为欠款都收回来就没事了,不料老贾又提出帮忙摆平税务方面一切问题,交换条
件就是每月一次,公司有很大的避税需求却没有好办法,蕾觉得反正已经被老贾
玩过就答应了。几年下来也确实为公司省下很多钱,加上蕾在经营管理上的努力,
老板对她赞赏有加,更放心的把公司交给她。

  老贾不喜欢戴套,他专门选择蕾的安全期内射,那次因为老贾出差回来晚了,
在安全期边缘不幸中招。我知道蕾对老贾的厌恶,因此更能体会她被老贾要挟的
无奈,但却无能为力。
TOP Posted: 2018-04-10 18:44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0, 07-16 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