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出墙红杏朵朵开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出墙红杏朵朵开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846
威望:610 點
金錢:103097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五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陈姨揪着鼻子叫起床的。我走出房门,看到刘盈已经坐在
餐桌前,她低着头不说话,眼眶红红的。我知道她是不敢把我跟陈姨的事说出去
的,一是因为她的性格就很软弱,天生怕事;二是因为如果说出我和陈姨的事,
也就等于说出她和我之间的事。她自然是不敢去冒这个险的。这点陈姨肯定也很
清楚,不然她也不会明目张胆地把我留在她的房间里过夜。

  陈姨很大方地走到刘盈身边,轻声说道:「你们的事我知道了,我不怪你。
但以后再这样也不好,所以我决定过些日子就把你跟范建的婚事办了。」

  刘盈听了,脸一下变得通红,忸怩地点点头。我借口赶时间上班,匆匆离开
了范建家。

  范建和刘盈的婚礼筹办得很快,没过几天,我便接到了他们的婚宴请帖,而
且还被范建邀请当他的伴郎。我默默地盯着请帖,设想着即将到来的婚礼

  他们的婚礼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举办,宾客云集。刘盈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
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她的眼神充满了喜悦和光彩,但一跟我的眼光相碰,又变
成羞涩和矛盾。看得出来,她对我还是抱着美好的幻想,虽然从今天起她就真正
成为范建的女人了。

  那一天大伙都喝了酒,尤其以范建和他爸喝得最多。范建他爸本来就酗酒,
醉得稀巴烂是常有的事,不足为奇。而范建则是给客人灌的。他不胜酒力,却愣
是爱逞强,所以被人灌得烂醉如泥。

  曲终人散,醉得不省人事的范建被我拖进新房。陈姨忙着给儿子宽衣解带,
又冲姜水又敷热毛巾,还要照顾范建他爸。而刘盈则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着陈姨进
进出出,不知所措。我想上前帮帮陈姨,她却莞尔一笑,朝刘盈那边呶了呶嘴说
道:「死鬼,快去照顾刘盈,以后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我正愁着没机会接触刘盈,这下有了陈姨撑腰,我于是大胆走到刘盈身边,
拉着她的双手说道:「盈盈,要不要换件衣服,休息休息?」

  刘盈摇摇头,站着不动,仍然让我握着她的双手。

  陈姨这时刚好出去换毛巾,我赶紧对刘盈表白:「盈盈,不管你嫁没嫁人,
我永远都喜欢你。」

  刘盈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扑到我的怀里。我捧起她的小嘴,轻轻地吻了下
去。刘盈马上忘情地迎了上来,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顿时,一股甘甜的滋味传
遍我的全身。

  陈姨进来了,却视而不见,继续忙着照顾儿子。刘盈发现陈姨进来后,慌张
之下,本来想挣脱我的怀抱,但被我紧紧地搂住,她也就放弃了。我们继续热烈
地相吻。

  经过精心打扮,身穿一袭白色婚纱的刘盈,此时是分外的娇艳迷人,淡淡的
香水味更是撩人心扉。我动情地吻着她的嘴,她的脸蛋,她的脖颈,她的耳垂
刘盈忍不住呻吟起来。我拉开婚纱背上的拉链,将手探了进去,温柔地抚摸着
她光滑细腻的皮肤。我触摸到她的乳罩的扣结,于是轻轻一解,把刘盈丰满的乳
房从又紧又窄的乳罩中解放出来。

  刘盈羞涩地「嗯」了一声,将我抱得更紧,似乎想把那对鲜嫩的奶子藏起来。
可是这样的动作只能使我的胸膛更直接更实在地接触到她的奶子,软软的,温温
的,彼此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心跳。

  我咬着她的耳垂说道:「亲爱的,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盈慌张地摇摇头,脸色更加涨红,慌乱中还侧头瞥了陈姨一眼。

  我用眼神向陈姨求援,我知道她会给我这个机会。果然,陈姨半躺在床头,
轻声对刘盈说道:「你们真是造孽啊。也罢,也罢。按我们这里的习俗,新娘子
在新婚之夜是一定要破身的,虽然你已经不是处女,但在新婚之夜还是要和男人
行房,不然一辈子都不吉利。你看范建醉成这个样子,今晚是不能和你行房了,
就让孟南代劳吧。」

  听完陈姨的话,我得意地对刘盈说道:「怎么样,新娘子,你今晚是逃不掉
的啦。」

  虽然刘盈也是心旌摇动,但让自己在婆婆面前和别的男人行新婚之房,这种
行为实在是超脱了刘盈的心理承受能力。刘盈感觉到既害羞又紧张,她边叫着:
「不行,不行」,边用力挣脱我的怀抱,转身想走开。

  但此时我身体里的酒精早已经化成强烈的荷尔蒙,性爱的冲动使我不再怜香
惜玉,我怎能让美丽的新婚从我身边溜走?因此,就在刘盈转身的一刹那,我粗
鲁地拽住她的腰。刘盈猝不及防,「啊」的一声,跌倒在床边。

  我猛扑上去,半跪在地上,掀起婚纱的裙摆,抓住刘盈臀部的丝袜,用力一
扯,「嘶」的一声便破了一个大口子。

  「不要,不要」刘盈趴在床上挣扎着叫喊。

  我紧紧的按住她的臀部,然后猛地在她屁股上抽了两巴掌,吼道:「老实点!」

  刘盈果然被我一系列粗暴的举动吓蒙了,不敢再死命挣扎,趴在床边抽泣起
来。

  我毫不客气地将紧紧裹在新娘子屁股上的内裤揪成一长条,用力摩擦她的阴
阜,变成细条的内裤很快便在摩擦中夹进两片阴唇之中。我一边用力抽动着内裤,
使它在蜜洞中越陷越深,一边拍打着新娘的屁股。刘盈在我的折腾之下,也不知
是快乐还是痛苦,哭泣中带着兴奋的呻吟。

  陈姨斜躺在床头,用迷醉的眼神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同样在酒精的刺激之
下,同样在这般煽情的气氛之中,她也早已欲火焚身,按捺不住。她用手抚摸着
自己的乳房,又撩起下身的裙子,露出黑色的丝质花蕾内裤。她伸手轻轻地揉着
自己的小穴,不一会儿,急促的喘息声便清晰可闻。

  我淫叫着扒下刘盈的内裤,又喝令她张开双腿趴跪在床上,翘起臀部。刘盈
一边抽泣不停,一边照着我的指示摆好姿势。我后退一小步,睁大眼睛欣赏着新
娘子这美好的造型。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场令人唾涎欲滴的人体盛宴,宽大折
叠的婚纱裙摆围出一个大圈,里面盛着两块白花花的肉团,肉团上面因被抽打而
泛着淡淡的血色,分外妖娆。最诱人的是两片肉团之间还夹着一个既饱满又鲜嫩
的小馒头,小馒头上被一道细致的肉缝分割开了,肉缝上边又连着一个洞门紧闭、
布满皱折的小菊花。

  这一切既是那么的美丽,又是那么的神秘,让人不禁要深入地探个究竟。我
靠上前去,跪在肉缝前面,虔诚地伸出舌头,细细地品味起来。
TOP Posted: 2018-04-09 15:28 | 回12樓
横断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3846
威望:610 點
金錢:103097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六

  这时,神圣的新娘已经渐渐停止抽泣。我的舌尖一接触到敏感的肉缝,湿热
的感觉顿时使她的身子变得僵直。我仔细地舔着,肉缝随着舌尖的游动自然而然
地张开,分成两瓣鲜红的嫩肉,里面慢慢地露出一个小蜜洞。我伸进舌头搅动一
下,新娘的身体便剧烈地颤动一下,我不停地搅动,新娘就不停地颤动,原先的
抽泣声早已变成「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很快我的舌头便品尝到鲜美的甘露,那是从新娘圣体中分泌出来的淫汁。我
贪婪地吸吮着,新娘的呻吟声越大,淫汁分泌得越多,我吸进肚里的甘露也越多。

  我决定为新娘举行最后的,也是最神圣的典礼。我站直身子,扶起肉棒抵在
蜜洞口,然后说道:「请新娘子将我的肉棒引进你的身体吧。」

  新娘子的羞涩使刘盈摇起了脑袋:「不要,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如果你不把肉棒插进你的身体,你会吃苦头的。」我严厉地说道,话语就
像是一个神圣的教士在行使他神圣的职责。

  刘盈抬起头,向陈姨发出求救的眼光,却发现陈姨早已自己脱光衣物,挺着
双乳,踮着脚尖,手指不停地小穴上揉动,仔细一看,小穴中还插进了半截打火
机。

  刘盈绝望地闭上眼睛,伸出左手扶住我的肉棒,然后屁股慢慢地往后挤,蜜
洞随即被肉棒撑开,空隙一点一点地被撑满。直到肉棒插到手指握住的位置,她
才将左手松开。她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下决心似的,然后一咬牙,身体重心向
后一沉,我的小弟弟终于被她全根挤进了阴道。

  「哦」刘盈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阴道已经被完全塞满了,膨胀的感觉使
她既快乐,又痛苦,只能依靠呻吟来缓解阴道的这份胀痛。

  男人的小弟弟一进到女人的阴道里面,自然就会如鱼得水,抽插自如。而能
进入到刘盈这样的小美人的蜜洞之中,更是让人得意忘形,肆意妄为。她的蜜洞
又紧又滑,夹得小弟弟生出阵阵快感,直贯脑门。我的抽插节奏分明,每一下都
狠狠地一插到底,顶得刘盈的五脏六腑都痉挛了,她紧紧地揪住床单,不停地喘
息,大声地呻吟。

  这时,酣睡在床上的范建转了个身,说道:「怎么那么吵啊?」

  我们全愣住了。还是陈姨机灵,她一翻身,用身子遮住范建的脸蛋,乳房刚
好贴在范建的嘴边。她温柔地说道:「没什么,他们在闹洞房呢。」

  范建迷迷糊糊地说:「哦,在闹洞房啊。娘,你的奶子好香哦,我好想吃


  陈姨娇声回答:「吃吧,娘的奶就是给儿吃的。」说着,便把乳头塞进范建
的嘴里。

  范建也不客气,张着嘴便大口地吸吮起来。他的眼睛还是紧闭着的,显然还
在睡梦之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自己的奶子被儿子咬得「啪啪」直响,陈姨的情绪更快地进入到亢奋状态,
她的呻吟声和着刘盈的叫床声,此起彼伏,撩人心扉。

  我指了指范建的裆部,陈姨顺着我的手指往下一瞧,脸顿时通红起来。原来,
范建的肉棒已经撑起了一个小帐蓬。陈姨心疼地松开范建的内裤,爱怜地抚摸着
他勃起的肉棒。范建马上又迷迷糊糊地叫道:「我要,我要。」

  陈姨为难地看着我和刘盈。我淫淫地笑道:「按规矩,新婚之夜新郎的肉棒
也要开开窍的。现在新娘的小穴正被我的小弟弟占用着,不能再塞进新郎的肉棒。
所以只好请新郎的母亲帮新郎的肉棒开窍啦。」

  陈姨娇滴滴地「呸」了我一声,却又俯下身子对范建说:「好儿子,娘这就
给你,娘给你开窍。」说完便跨身上马,蜜洞对准范建的肉棒,「滋」的一声坐
了下来。

  这真是千古难逢的场景啊。床上,新郎正和他的母亲交欢;床边,新娘却和
自己丈夫的朋友在做爱。本来,在自己的丈夫和家婆的面前和别的男人做爱,已
经让刘盈感到既害羞又刺激,现在,又亲眼看着到自己的丈夫和家婆乱伦,而且
外边屋里还睡着自己的家公。多重的刺激,使她迅速地陷到巅狂的感受之中,不
知不觉加快了臀部的摆动,我的小弟弟顿时被搅得一阵阵的酥麻。

  我屏住呼吸,使自己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我一边让小弟弟继续在刘盈的阴
道里有节奏地抽插,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陈姨和范建母子俩的表演。陈姨的身
子一直抖动不停,臀部时抬时蹲,而在她的身子底下,范建的肉棒也随着时出时
进。陈姨的情绪渐渐亢奋到了极点,「嗯嗯啊啊」的淫叫声一阵高过一阵。显然,
儿子的肉棒带给她的是不同寻常的感受,她没想到,乱伦竟也能给带来人无比的
快感,因为所有的羞耻感,此刻都变成了强大的刺激,使她欲罢不能,屁股越蹲
越深,阴道越充越满,顶得她不断地产生痉挛

  范建虽然还在睡梦之中,但阵阵的快感也让他发出急促的喘息声:「哦
哦好紧好热娘我好想尿尿」

  陈姨听了,知道范建要射了,马上加快臀部的活动,使劲地套弄着范建的肉
棒,还连连娇啼道:「尿吧,尿吧,快尿到娘的肚子里」话音还没落,就只
见范建挺直下身,连阴囊都挤进了陈姨的蜜洞,一阵急射。数秒钟之后,挺直的
下身变得瘫软,一下子垮在床上。陈姨被儿子的精子一射,也是全身酥软,「哦」
的娇啼一声,便也瘫趴在范建的身上。

  而这边的刘盈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新婚之夜,
本来作为新娘的她应该是属于新郎范建的,但此时此刻她的身体却被新郎的好朋
友所占有了,而属于新郎的却是新郎的母亲,新郎的肉棒不仅在享用着自己母亲
的阴道,而且还在新娘的眼前,把精子一滴不漏地射进他母亲的身体里面,这是
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刘盈赶紧低下头,闭上眼睛,不敢看也不敢想。

  我的淫兴正浓,我要强迫新娘子和我一道欣赏面前的美景。于是,我一把揪
住刘盈的长发,迫使她抬起低垂的脸蛋。我一边加快肉棒的抽插,一边淫声叫道:
「不许低头,快看看你的老公正和他的妈妈在干什么。否则我就绝不放过你!」

  「不要,不要」刘盈哭泣着哀求。

  「现在我才是你的老公,你只能听我的。快,快叫我老公。」我狠狠地拍打
着她的屁股。

  「不要哦老公」刘盈本来还想嘴硬,却实在挨不过我的折磨,
只好乖乖地叫我老公了。

  「快告诉我,范建的鸡巴藏在哪里去了?」说着,我故意用肉棒狠狠地刺了
一下她阴道里的嫩肉。

  「啊他的鸡巴藏在他妈妈的小穴里啊」刘盈的声
音已经变得非常羞涩。

  「快告诉我,他妈妈的小穴流了什么出来?」我紧追不舍地问道。

  「是是范建的精液哦」刘盈的眼睛盯着陈姨的屁股,心里
感到又是刺激,又是矛盾,声音是颤抖的。

  「快告诉我,现在我的精液要射在哪里?」我边问边猛烈地抽插着。

  「射射在我的小穴里。」刘盈已经被多重的刺激折磨得快要崩溃,
生理和心理的快感都迫使她急促地插动臀部,迎合肉棒的抽插。

  「是射在这里吗?」我一边把小弟弟顶进她的花心,一边说道,「那你快点
求我射吧,求我射在你的小穴里。」

  「哦好老公求你求你射在我的小穴里」刘盈厥起
屁股,迎接我的最后冲刺。

  我浑身一阵哆嗦,精口大泄。喷出的精液混着刘盈的阴精,把刘盈的阴道盛
得满满的。刘盈「啊」呻吟了一声,随着我瘫倒在床上。

  就这样,刘盈的新婚之夜,也成了我的新婚之夜

               【完】
TOP Posted: 2018-04-09 15:29 | 回13樓
小胖不胖啊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32
威望:14 點
金錢:13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12

1024
TOP Posted: 2018-04-09 15:34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4-20 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