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出墙红杏朵朵开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出墙红杏朵朵开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8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8 USD
貢獻:19630 點
註冊:2015-03-14

            七

  刘盈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阴道还在不停地抽
搐,一吸一吐,感觉我的精子和她的淫汁在慢慢地滴下来,落在我的阴囊上。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乳房,等她慢慢地缓过劲,然后扶直她的身子,贴在她
的耳边说:「对不起,我都射在里面了。」

  她假装恼怒地掐了我一下,嘟着嘴娇滴滴地说:「坏蛋。」

  这时范建也冲完澡出来了。刘盈现在更不敢站起身,因为虽然我的小弟弟已
经瘪了,但还是软绵绵地趴在她的洞口处,还沉浸在一片淫汁之中。

  范建很快穿好衣服就往外走,一闪身出门时,陈姨却走了进来。她看看儿子
离开的背影,又看看我和刘盈。刘盈不好意思地又拿起笔趴在桌子上写起来,我
也尴尬地朝陈姨笑了笑。陈姨走到我的背后,掐了一下我的手臂,眼睛里充满暧
昧地说道:「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复习到这儿吧。刘盈,还不谢谢你的孟南老师?」

  刘盈只好回过头,羞红了脸说:「谢谢老师。」身子却一动不动。

  陈姨却不放过我,她揪揪我的衣领说道:「还舍不得起身啊?」

  我只好推了推刘盈,示意她起身,然后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尽量不让
陈姨发现我敞开的裤裆。还好光线比较暗,我感觉陈姨可能看不到。我用手挡在
下面,摸了一下,裤裆已经是湿漉漉的。陈姨转身出门的时候,不怀好意地又朝
我笑笑。我的心里一阵紧张,不知道陈姨笑中的含意,但我也懒得去想了。等她
一转身,我又伸手摸了一下刘盈的大腿,刘盈紧张地颤抖起来,而我手上已是黏
糊糊的。

  我知道,此时我的精液,正顺着刘盈的大腿,慢慢地往下滴着
TOP Posted: 2018-04-09 15:25 | 回6樓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8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8 USD
貢獻:19630 點
註冊:2015-03-14

     一

  自从那天从范建家回来后,我便不再敢跟刘盈联系,一是不知刘盈对当晚发
生的事后来是什么态度,二来是因为陈姨好像也已发觉我和刘盈之间有什么故事,
如果我还主动地去找刘盈的话,就怕不是吃了闭门羹,也要被陈姨骂个正着,所
以我只能耐心地等着,静观事态发展。

  又过了些日子,有天傍晚我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一看,正是范建家的电话号码。

  「喂,范建吗?」我小心地接通了电话。

  「呵呵,是我,陈姨。孟南啊,最近工作很忙吗?怎么不见你到我们家里来
啊?」原来是陈姨的电话。声音很悦耳,很温柔。

  「哦,是伯母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是范建的打来的电话呢。」听
到陈姨的声音,我是一阵紧张,又一阵喜悦。

  「唉,范建这孩子,真不知道怎么说他,整天就知道打牌赌钱,也不务正业,
枉费了我们的期望。好了好了,不说他了。晚上有空吗?过来一块吃晚饭,伯母
特意为你做了好吃的。」陈姨的话里一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倒是说到请我吃晚
饭时,声音又甜腻了许多。

  「好的,好的,我马上下班了,待会儿就赶到。」我急忙应承下来。说实在
的,听到陈姨嗲嗲的声音,我早就心猿意马了,此时如果她让我爬着过去,我也
会乖乖听话,绝不会直着身子走过去。

  我打了个车直奔范建家。揿响他们家门铃时,我的心还在怦怦地跳个不停,
有一点焦急,又有一点不安。

  给我开门的正是刘盈。

  我尴尬地叫了一声:「盈盈」

  站在我面前的刘盈,穿着一身紧身衣,下身是刚能遮住大腿根的牛仔裙,上
身是桔黄色的弹力小背心,乳房被裹得鼓鼓的,和露在外边雪白细腻的脖颈、胳
膊相映成趣,令人垂涎欲滴。她闪开身子让我进来,也不答话,羞涩地低着头,
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

  我尴尬地站着,不知是进是退。幸好这时陈姨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还拿着
滴着水的青菜。她热情地招呼我道:「来啦,快进来坐。我再做两个菜,就能开
饭了。小盈,陪一下客人啊。」陈姨穿的是一身棉质的居家便服,上边的纽扣没
扣完,稍一弯身时,便露出深深的乳沟,和鼓鼓的胸脯,让人再一次惊叹她身材
保持得这么良好。

  见刘盈没动静,陈姨倒也没气恼,相反还面含笑意,朝刘盈的房间呶了呶嘴
说:「你还不快进去辅导辅导她?待会儿做好饭菜了,我再叫你们。」

  看着陈姨的笑脸,想到那天晚上陈姨暧昧的眼神,我突然感觉到今晚有戏。
TOP Posted: 2018-04-09 15:26 | 回7樓
横断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878
威望:200 點
金錢:63128 USD
貢獻:19630 點
註冊:2015-03-14

              二

  推开刘盈的房门时,发现刘盈就立在门后边,也不知她是听了陈姨的叫唤正
准备出来陪我,还是本来就一直站在门后听外面的动静。她快速地瞅了我一眼,
又低下头,很不自然地站着,默不做声。

  我壮着胆子拉起她的手问道:「盈盈,复习得怎么样了?」

  她轻轻甩开我的双手,喃喃说道:「哼,你还记得我啊?」

  我听出刘盈的话里没有责备,而是一种对情人的埋怨,顿时心里生出一阵羞
愧,便重新执起她的双手说:「盈盈,我真的喜欢你。我」

  刘盈突然抽出手堵住我的嘴,盯着我说:「什么都别说了。你真的喜欢我吗?
你真的不在乎我是范建的未婚妻?」

  我虽然喜欢刘盈,但却没想过要从范建手中把她夺过来,那样会给我惹出很
多麻烦。这点我想各位狼友都会明白,不需我多说。我只好绞尽脑汁编织出一些
留有后路的话语:「盈盈,我真的喜欢你。可惜,可惜范建是我的好朋友,我不
能夺他所爱啊。」说着这话时,我装出无限柔情的样子。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逼你娶我,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刘盈说这话时,有点撒娇的味道了。

  这不正中我的下怀吗?我怎么会让良机白白地溜走呢?我一把抱过刘盈,向
她吻了过去,刘盈马上抬起头迎了上来。她的嘴唇非常的饱满,也非常的柔软,
紧紧地贴在我的嘴唇上。我的舌头迫不及待地探进她的口腔,与她的舌尖缠绕在
一起。我们拼命地吸着、吮着,感觉一汩汩的甘泉涌入各自的体内,使我们俩的
身体都止不住发出颤抖,因而相互的搂抱也越来越紧。

  我的吻移向刘盈的耳垂,这是她非常敏感的部位。果然,在我湿热的舌头的
攻击下,刘盈发出了阵阵呻吟声,但已经没了那天晚上的羞涩,她急促地低声喊
着:「哦哦吻我,快点吻我,哦我爱你,我好爱你,你不知道我多
么爱你。」

  看来我以前的感觉没错,刘盈对范建并没有真正的感情,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而刘盈对我是真有感情的。想想也是,哪个帅哥不喜欢美女?哪个美女又不喜欢
帅哥呢?只是因为有个范建碍着,我和刘盈才没有机会表白各自的感情罢了。现
在既然把这层纸捅破了,刘盈当然不会拒绝我的求欢。

  想到这里,我更加疯狂地亲吻刘盈,疯狂地舔着她的脸蛋、脖颈和耳垂。刘
盈的身体有一股清香,嗅到后自然而然地会唤起男人的性欲,令小弟弟奋然勃起。
所以我的这般狂吻,不仅让刘盈陷入到极度的亢奋之中,而且也使我的身体万分
饥渴。我的小弟弟已经成了擎天一柱,隔着衣服与刘盈的肌体强烈摩擦,润滑物
也分泌得越来越多。

  我一边不停地吻着舔着,一边撑开刘盈扎在牛仔裙中的小背心,上下左右抚
摸她的后背和腰部,最后双手停在她的乳房上。我先是隔着乳罩拨弄她的乳头,
使它坚挺地突起,然后又迅速地解开乳罩的拉钩,一对饱满的富于弹力的乳房马
上破茧而出。

  我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尖,用力地一搓,刘盈「哦」地一声,身子马上软了
下来,整个重心都压在我的身上。我顺势往前一倒,将刘盈扑倒在席梦思上。倒
在床上的刘盈,眼睛紧闭,呼吸急促,娇啼连连,她双手张开,两脚挂在床沿,
一付任人宰割的模样。

  我毫不客气地趴上去一口含住她的乳头,拼命地吸吮,一边用舌头挑弄她的
左乳,一边用左手挤捏她的右乳,随着力度的不断加大,刘盈「恩恩恩
」的浪声一阵高过一阵,身子也不停地抖动起来。

  虽然那天晚上已经和刘盈做过爱了,但因为当时的环境所限,我还没有机会
好好地欣赏过她的美乳。现在是天赐良机,我当然不能错过。我不再只顾着埋头
咬她的乳房,而是微微抬起身子,一边用指尖轻轻拨弄乳头,一边近距离地欣赏
她的美乳。

  刘盈的乳房属于蜜桃型的那种,乳头红嫩,乳晕的颜色也不深,显然正在发
育期间,虽然被范建蹂躏过,但还是保持着很好的青春态势。被我舔过之后,乳
头变得晶莹剔透,分外挺拔迷人。我看呆了,食指不由自主地绕着乳房由外几里
慢慢划动,最后在乳尖上轻轻地一划而过,刘盈马上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呼吸
一阵急过一阵,两颗红豆豆也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抖动,更是让人爱不释手。

  我站在床边,双手滑向刘盈的大腿,掀起牛仔裙,准备脱下她粉红色的内裤。

  刘盈急忙拉住内裤,羞答答地说:「不行,妈妈在外面呢,撞进来怎么办啊?」

  我的脑子早就布满了精虫,小弟弟也早已蓄势待发,怎么可能就此罢手?我
一边说:「陈姨还在做菜呢,我们很快就能做完的」一边掰开她的手指,一
把将内裤扯到地上,同时迅速地将自己的皮带松开,将内裤褪到脚踝处。

  此时的刘盈其实也已是欲火焚身,嘴上虽然还在不停地呢喃「不行,不行」,
但却配合着我,抬起双腿,一左一右地分搭在我的手臂上,形成一个人字型。

  我立在刘盈张开的双腿之间,挺拔的小弟弟正好对着布满淫汁的洞口处。我
来不及欣赏洞口的风光,因为我的小弟弟早已等不及了。我也不用手扶它,只任
由它拼命地向小蜜洞撞去,但开始不得要领,连撞几下都无功而返,倒是把刘盈
的洞口撞得又痒又恨。刘盈「咯咯」一笑,羞涩地娇嗔道:「好笨。」然后伸出
小手抓住青筋暴动的肉棒,轻轻将它引到洞口,稍稍一挤,半截龟头便立马淹没
在湿热的嫩肉中。这感觉真是舒服极了,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下身顺势一挺,小
弟弟马上带着蜜洞两侧的嫩肉和阴毛,顺利地挤进刘盈的阴道中去。

  我们俩几乎是同时地喊出声音来:「啊」然后都同时地停止不动,静静
地感受着阴茎和阴道瞬间完全融合在一起所带来的激动和快乐。

  我拼命让颤抖的身体平静下来,深情地说道:「盈盈,我进来了,我进到你
的身体里来了。」

  刘盈紧紧地抓住我的双手,喘着气回答:「嗯好胀好胀哦
好舒服哦」

  我调整好位置,缓缓而动,先是九浅一深,温柔地插进去,又温柔地抽出来,
慢慢地调动刘盈的情绪。然后我加大抽插力度,又狠又深地插进刘盈的阴道,招
招直抵她的花心。刘盈情不自禁地连声呻吟,身子随着我快速的抽插节奏,一会
儿绷直,一会儿瘫软,浪声一阵高过一阵,令人欲罢不能。

  这时,我不再满足于常规的抽插,于是托起刘盈的臀部,前后上下左右摇动,
让肉棒在刘盈的阴道里四处乱搅。由于角度变换,肉棒与阴道嫩肉的摩擦更加激
烈,带来的刺激也更加强烈。肉棒抽出来时把鲜红的嫩肉也翻腾出来,插进去时
肉棒则像张着大口的淫兽,狠狠地咬着阴道里的每一块嫩肉。这一招果然很快便
把刘盈送到了颠狂的状态,她连连叫道:「好哥哥,情哥哥,用力用力插我,
插死我插死我哦」然后一动情,便夹起双腿,紧紧含住肉棒,吸住
肉棒。

  我的小弟弟不依不饶地在蜜洞中左冲右突,每动一下,小弟弟都深深地陷入
到一堆绵绵的、湿湿的、热热的肉团中去,而且小弟弟不是安静地躺在这些嫩肉
中的,它大口大口地咬,大口大口地啃,恨不得把刘盈蜜洞中所有的嫩肉都咬个
遍。各位狼友想想看,刘盈蜜洞里这等鲜嫩的细肉,何时被人如此的折磨过?她
的难捱是可想而知的了。就这样大约过了百多个回合,我发现刘盈的意识越来越
模糊,呻吟越来越急促,她一边紧紧地揪起床单,一边娇啼:「不行了,不行了,
要死,要死,啊啊」身子更是配合着小弟弟的抽插,疯狂地颤动。

  我知道她的高潮很快就要来临,而我的小弟弟在紧张的抽插之下也变得酸酸
麻麻,固守丹田的精气膨胀到了顶点,只求有个痛快的发泄。我喘着气喊道:
「好爽,好爽,啊我要射了,要射了」然后小弟弟猛的一插到底,紧紧
地抵住刘盈的花心。

  而刘盈受到小弟弟这最后的一击,显然完全崩溃了。只见她脚尖绷直,嘴中
呼喊:「给我,给我,插死我,插死我,哦」阴道深处的花心便完全张开,
接着一汩汩阴精汹涌而出,把裹在花心中的小弟弟淋了个浑身发烫。我再也把持
不住,小弟弟迎着滚烫的阴精,一阵急促搐动,便把蓄存了多日的精液,通通留
在了刘盈阴道的花蕊之中。

  激动的场面终于沉寂了下来,刘盈瘫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只剩鼻翼在
一张一合,说明她还能呼吸。疲软的小弟弟在缓缓退出,它还能感觉到蜜洞深处
的花心在微微喘气,还在微微抽搐,但它再也没有力气咬住小弟弟不放,相反,
它每抽搐一下,小弟弟就被挤迫出来一点,最后是完全耷拉在阴道口了
TOP Posted: 2018-04-09 15:27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9-19 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