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红楼艳梦历史架空1-5章不断更新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红楼艳梦历史架空1-5章不断更新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顾博天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53
威望:21 點
金錢:6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0-17

第6章 亲生儿强奸亲生妈,淫荡母沉沦美上天(上)


宁荣二府真的是天塌地陷,而且,当天晚上报丧的把消息传到城外修道的贾敬处,第二日竟然又传来噩耗:贾敬承受不了打击,吞了铅丹,一命呜呼!

贾府的惨案震动京师,就连天子也下了口谕,命令锦衣卫彻查贾府的命案。

可惜,以这个时代可怜的科技水平,直到宁荣二府遍府缟素,停灵七七四十九天,最后出殡移灵铁槛寺,等待合适的时机送还原籍,锦衣卫也没有查出个名堂,最后报了一个误食剧毒果蔬,结案了事。

作为孝子贤孙,阿宝这四十多天,几乎天天吃住在灵堂,守灵、叩谢拜祭的客人、摔盆送葬,即使以他穿越改造后的身体,也累得够呛。

其它孝子贤孙,贾琏、贾蓉、贾环、贾兰等人,更是去了大半条命,送殡之后几乎人人大病一场,几个月才缓过劲来。

宁荣二府,很快就沉寂下来,人心惶惶,死气沉沉。

谁也不看好承袭了他们父亲爵位的贾琏、贾蓉,能够保持住两府的荣华富贵,再加上这一次贾家四个当家男人的大葬,几乎掏空了贾家的家底,贾府的败落,似乎指日可待。

府里,已经陆续有下人请辞、赎买、甚至直接逃匿……

这一日晚间,向仍然卧床养病,不能起床的贾母请安后,出门之时,阿宝突然拉住王夫人的衣袖道:“母亲,这几日我思念父亲,夜不能寐,今天晚上,我想去你屋里,看看能不能睡一个安稳觉。”

王夫人的眼圈立刻就红了,连连点头:“好好好,我的儿,今天晚上咱们娘儿俩睡,有娘亲陪你,一定让我的儿睡个好觉。”

阿宝虽然已经出落成一个身高将近1米7的翩翩佳公子,可是他那一张粉雕玉琢,按红楼书中描写,“银盆儿”似的俊脸——其实就是所谓的童颜,太有欺骗性,在贾母、王夫人等人眼里,还完全将阿宝当成小孩子,心肝肉,根本没有想到,阿宝已经暗中“成人”,即使在守灵期间,也憋不住,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和袭人在灵堂旁颠鸾倒凤,直日得俏丫环神魂颠倒,对她的主子爷喜欢到了骨子里,爱到了骨子里。

今天晚上,阿宝故意撒娇要去王夫人屋里,更是不怀好意!

到了王夫人的屋子里,王夫人连忙指挥丫环铺床,就将阿宝安排在她屋里,本来是丫环值夜睡的小塌上。

在一帮丫环的服侍下,洗漱、宽衣之后,丫环们都退了下去,掩上门来。阿宝和王夫人躺在床上,母子闲话。

或许有儿子陪伴,这些天一直心神哀伤的王夫人,竟然很快就放松精神,睡了过去。

阿宝眼睛里,顿时射出炽热的光芒,悄悄下床,直接在黑暗中,摸到了王夫的大床边,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是的,阿宝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在心理上,根本不承认贾府一帮人和他有血缘关系,所以,才阴毒狠辣地毒杀了贾政一帮人,今天晚上,他更是准备将王夫人征服,成为他的胯下之臣!

因为熟读红楼的阿宝非常清楚,虽然表面上,贾母是荣府的大BOSS,王熙凤是管家媳妇,而实际上,贾母年老,什么事情也不管,王熙凤表面风光,却屁大一点事情,都要向王夫人汇报,请示。

王夫人才是荣府真正的掌权者,隐藏大BOSS——在贾政、贾赦等人死后,王夫人的地位和权力,更是急速攀升,一语可决荣府三四百口人的生死。

所以,早就打定主意要攻略下红楼世界的姐姐妹妹,成就自已狂妄的梦想,打造一个惊人后宫的阿宝,阴险地决定拿下王夫人,让王夫人也成为她的后宫之一,成为他在贾府淫乱无忌的最大保护伞。

王夫人是真的累疲了,睡得死沉死沉,对阿宝的动静一无所觉。

阿宝心中窃喜,悄悄解开王夫的中衣,肚兜,一对硕大的乳房,立刻暴露出来,成熟女人的馥郁香气,也刹那间钻进阿宝的鼻子里。

阿宝的呼吸,猛然就加快了好几分,一低头,一口就含住了一个紫红色的乳头,颤栗着慢慢地吸允、舔舐起来,另外一个微微有些松软下垂的乳房,也被阿宝捏在手里,挤压出各种形状,轻轻拈动、磨蹭那与袭人完全不同,大了许多的肉乳头。

“唔——”

王夫人在睡梦中,一声轻咛,身子迅速地开始发热,梦呓着猛然抱住了阿宝的脑袋,将阿宝的脑袋往她的胸脯上,更紧地压了下去。

“唔——老爷,老爷啊!唔,唔唔——存周,啊,存周!”

存周,正是贾政的表字,王夫人睡得迷迷糊糊,忘记了她的丈夫已经死翘翘。

阿宝心中狂喜,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强上王夫人的计划竟然如此顺利,嘴里更拿出了十八般武艺,舔、吸、卷、咬、扯……王夫人的乳头,立刻变得一片坚硬,分泌出一滴滴香浓的汁液,让阿宝如饮仙醪。

“啊——老爷!”

王夫人的身子,已经激烈地扭曲,紧紧地缠住了阿宝,扯着阿宝的脑袋,就将阿宝的脸庞扳了上来,迫不及待地一口含住了阿宝的大嘴,一根香软的小舌头,猛然钻进了阿宝的嘴里,和阿宝的大舌绞在一起,拼命地绞缠、揪结、舔舐。

突然,连吞了阿宝几口唾液的王夫人,浑身剧震,开始激烈地挣扎起来。

“唔,唔唔唔……”

王夫人,终于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发现不对了!

阿宝早有准备,双手死死地压住王夫人一双拼命抓扯、揪打他的胳膊,大嘴也不管受不受伤了,拼命含住王夫的小嘴,以免她尖叫出来。

王夫的亵裤,早就在她刚才意乱情迷间,被阿宝扒了下去,王夫人刚才还提臀扭腿进行了配合。

阿宝炽热坚硬的大鸡巴,早就抵在了王夫人一片水淋淋,肥美厚实的老蚌肉之间,此刻,阿宝想也不想,“嗯”地一声闷哼,就将大鸡巴狠狠地刺进了王夫人的老穴里!

更是曾经生出过贾珠、贾元春,还有他贾宝玉的老蚌穴里!




第7章 亲生儿儿强奸亲生妈,淫荡母沉沦美上天(下)


“唔——”

王夫人一声哀鸣,浑身一僵,整个身子立刻无力地瘫软下来。

肉棍已经钻进她的老逼里,再挣扎,再反抗,也没用了!

阿宝却根本不管王夫人心若死灰,在想些什么,立刻抓紧机会,趁虚而入,大嘴死死地堵住王夫人的小嘴,挺腰收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王夫人那远远比袭人松驰、宽阔,却能让他的大鸡巴横行无忌,狂冲乱撞的老肉逼里,用力地抽插,抵刺。

每一次冲击,大鸡巴都一杆到底,直撞得王夫人的老逼深处,微微发硬的花心歪七八扭,似乎要刺穿花心,直钻到她的子宫里。

每一次撞击,都磨出更多的淫液,让逼肉里一片泥泞,“咕咕”闷响。
文章完结  论坛停更  看全文薇wzspzy666
每一次抽退,大鸡巴都带起王夫人肥厚的大阴唇,翻转过来,直扯得她的大阴蒂,一阵阵酥麻,一阵阵酸软……

王夫人这些年,在贾政眼里,当然是年老色衰,贾政更多的时候,是在年轻貌美的赵姨娘、周姨娘屋里过夜。

为了维护王夫人的权威,哪怕贾政每个月也有几次睡在王夫人屋里,却都是同床异梦,对她的身体,毫无兴趣。

王夫人其实,已经足足空旷了两三年,完全就是在活活寡。

所以,虽然王夫人思想极力抗拒,久旷的身体,急需男人来日、来草、来滋润的老麻逼,却极为诚实,在阿宝仿佛打桩机一样,比贾政更粗、更长、更硬,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的大鸡巴强劲的轰击下,王夫人老逼里,已经淫水狂溅,王夫人的双腿,已经情不自禁地,盘在了阿宝的屁股,王夫人的鼻子里,已经急促地喷出一股股热气,“唔唔”地嗯吟着,却不再是挣扎声、抗拒声,而是她根本就无法控制,畅快到脑子一片空白的叫床声。

阿宝感应到王夫人身体的变化,顿时兴奋得又加快了两分抽插的速度,还试探着悄悄收起压住王夫人双手的胳膊,抱紧了怀里浑身颤抖,丰腴绵软的赤裸身体。

王夫人的双手,果然没有再抓扯,而是猛然抱紧了阿宝的肌肉紧绷的年轻身体,被阿宝松开的小嘴里,也发出一声又是痛苦,又是欢愉的低叫:“啊——你这个孽障,我是你的……你的亲生母亲啊,如果被人发现,我们……我们都要被浸猪笼的啊!啊——唔,唔唔……我们,我们都要被五马分尸的啊!”

以王夫人的精明,当然早就醒过神来,整个贾府,怎么可能有如此狂妄的子侄和奴才,敢爬上她的床来,敢对她作出如此禽兽之行,这个男人,只能是她完全忽略了,今天晚上和她睡在一屋的孽障,她的亲生儿子,贾宝玉!

因为怜惜袭人,阿宝其实并没有在袭人身上,享受过肆意打桩,肆意冲击的极度快乐,生过三个孩子,老肉逼已经松弛宽阔的王夫人,正好让他无所顾忌。

阿宝和王夫人一样,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在王夫人肥美的大肉逼里横冲直撞,享受坚硬的大鸡巴被一层层软肉包裹、摩擦的极致快乐,兴奋得浑身颤栗,一张大嘴,更是狂吻着王夫的小嘴,脸庞,脖子,在她耳朵边颤栗地低吼:“母亲,别管这么多,你说,儿子……儿子日得你爽不爽,儿子草得你美不美?”

阿宝还立刻停止了抽插,发亮的双眼,借着窗外昏暗的月光,死死地盯在王夫人的脸上。

正要急速飞上云端的王夫人,猛然之间从云头跌落下来,只觉得心中空落落地,难受到了极点,脑海里却还残留着最后一丝理智、恐惧和羞耻,连忙偏过脑袋,根本不敢看自已儿子那亮得吓人的双眼。

王夫人的双手,死死地抓紧了被子,抵抗身体里将将要到达高潮,却又猛然被扯下来,让人发疯的难受和颤栗,牙关紧咬,生怕一开口,就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孽障,说出什么让她狠不得一头撞死的疯话来。

阿宝嘿嘿怪笑,突然抽出一大半的大鸡巴,向上顶到王夫人一片泥泞的老肉逼里,微微粗糙的G点,狠狠地旋磨了两下,又猛然停了下来。

“啊——”

王夫人顿时浑身一僵,双手猛然抱紧了阿宝的脖子,缠在阿宝屁股上的双腿,更是下意识地猛然一紧,还想要阿宝继续研磨、抽插。

可惜,阿宝怎么可能让她得逞,紧绷有力的屁股,纹丝不动,怪笑着继续逼问道:“母亲,你想要儿子的大鸡巴继续插你的老逼,继续日你的骚穴,是不是?想你就说啊,你不说,儿子又怎么知道?”

王夫人真恨不得自已有山海之力,双腿一紧,就夹死可恶的孽障,这个该死的小王八羔子。

可是,自已的老逼里,真的好痒,好空啊,自已真的要疯啦,自已真的要被这个孽障逼死啦!

王夫人的双眼,猛然闭上,羞耻到了极点地轻哼了一声:“想……想!”

阿宝差一点大声狂笑,连忙又在王夫人汁水横流的肥穴里研磨一下,以示奖励,连忙趁热打铁道:“娘,你想什么啊?说清楚!”

王夫人“唔”地一声,猛然扑进阿宝怀里,整个身体,像八爪鱼一样,疯狂地绞着阿宝,彻底崩溃,彻底放弃了抵抗,羞耻无地的眼泪,狂涌而出:“呜呜呜……儿子,娘再也受不了啦!儿子,宝玉,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插娘亲的老逼,日娘亲的骚穴啊!呜呜呜……宝玉,娘要死啦,快日,快草我啊!”

听到王夫人如此肮脏粗俗的认输之语,再想到被在压在身下的女人,还是这一具肉身的亲生母亲,刹那之间,阿宝也激动得热血沸腾,其实早就坚持不住,快要爆裂的大鸡巴,立刻狠狠地刺进了王夫人的老逼深处。

“啊——母亲,儿子正在草你,正在干你啊!啊——娘啊,你的老麻逼,好软,好滑,里面好多软肉啊,儿子的大鸡巴,被它夹得好爽啊!”

“唔——儿子,天啦,天啦,好儿子,好宝玉,你的鸡巴也好粗,好长,要日到娘的肚子里去啦!啊——儿子,快日,快草,快干你娘啊!”

“啊,哦——娘,和我父亲相比,我们谁更厉害,谁日得你更爽啊!”

“唔——天啦,儿子,娘被你日得要飞上天啦。啊——天啦,不要提那个没用的废物,无情的东西,他都几年没碰过我啦!啊——天啦,天啦,儿子,乖儿子,好儿子,你比他厉害一千倍,一万倍!儿子,你真是娘的心肝肉啊,日得娘好美啊!啊,啊,啊——”

王夫人高亢地尖叫着,双腿拼命缠着阿宝的屁股,一股股汹涌的阴精,狂喷而出。阿宝也一声低吼,双手使劲扳着王夫人的肥屁股,大鸡巴竟然真的钻进了王夫人的花心子宫口,炽热的浓精,急射狂溅,灌满了王夫人的子宫!




第8章 假宝玉豪言考秀才,搬新家暗中设淫窟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虽然已经生了三个孩子,却和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女人一样,十几岁就结婚了,其实才四十出头的王夫人,彻底沉沦之后,比袭人那小丫头片子勇猛、厉害多了。

阿宝穿越改造过的身体,却根本无惧王夫人这样久旷之下,如狼似虎的熟妇,阿宝反而有旗逢对手的惊喜,又接连三次,将王夫人送上极乐的巅峰,直到王夫人又惊又喜地连连向自已儿子告饶,这才放过她。

被子里,紧紧抱着年轻健壮的阿宝,和阿宝还在口舌相吐,温柔亲吻的王夫人,脑子里复杂极了,又恐惧,又害怕,又惊喜,又爱死自已如此“能干”,还是从自已肠子里爬出来的心肝肉了!

宝玉啊,宝玉,娘爱死你啦。

可是,你也害死我们俩儿俩啦!纸包不住火,终有一日,我们娘儿俩,要身败名裂,共赴黄泉的啊!

阿宝似乎知道王夫人在想什么,突然在王夫人滚烫的脸颊上重重地一吻了一下,正色道:“母亲,别担心,我早有计划和安排,不会让我们的事情外泄的。”

王夫人微微一愣:“哦,儿子,你怎么计划的?”

阿宝说出自已早就想好的打算:“国朝定鼎以来,特意在百日除孝之后,革除了三年守制的陋习。儿子本来就是荫生,可以参加录科考试。所以,我准备立刻参加今年的院试,拿到乡试资格,九月再参加乡试,拿到举人身份,这样,明年我就可以参加会试和殿试,进士及第,进入官场为官,承担起维护我们宁荣二府的重担来了。”

王夫人目瞪口呆,傻傻地看着自已儿子,这还是那个喜欢诗词曲赋之类杂学,只喜欢往姐妹堆里钻,厌恶读书进学,别人一谈起仕途经济,四书八股,就骂别人是国贼禄蠹,臭不可闻的宝玉吗?

王夫人呆呆地道:“儿子,你向来不喜四书八股,平日都是为了应付你父亲,虚应故事,考秀才、举人、进士,对你来说难比登天,你不知道吗?”

王夫人哪里知道,阿宝脑海里藏着整整一个图书馆,他早就检索过了,明清时代历朝历年的科考程文文献,图书馆里应有尽有,只要他看到考试题目,随便一检索,拿出来一照抄就行了。

阿宝有绝对的把握,这些文章不会出现在这个独立的红楼世界,会帮助他一路斩关夺将,高中皇榜,成为红楼世界最年轻的进士、朝廷官员!

阿宝自信地道:“母亲,下个月就是院试了,儿子行不行,等院试结果出来,不就知道了吗?”

虽然心中严重质疑阿宝的能力,王夫人还是喜极而泣,猛然将阿宝搂在怀里,连连亲吻他的脸庞:“我的儿啊,你终于长大了。知道那些性情文字其实百无一用,只有仕途经济,为官掌权,才能保住我们贾府的尊荣富贵了!儿啊,你快说,要娘亲怎么帮你,娘亲全答应!”

阿宝眼里闪过一丝淫光,嘿嘿笑道:“老太太院子里人来人往,太嘈杂,娘,你帮我给老太太说说,让我搬出来,找一个僻静的院子,好静心读书备考。嘿嘿嘿,也方便娘你过来找儿子玩乐时,不被外人撞破!”

住在贾母的院子里,阿宝感觉太不方便了,哪有单独一个院子,关起门来胡天胡地,再也不用担心外人发现好。

王夫人顿时脸色大红,浑身燥热,情不自禁地张开大腿,将儿子那让人震惊,几乎一晚上都不成疲软过,又悄然顶过来的大鸡巴,纳进她的老骚逼里,一口就含住了儿子的大舌头:“唔——好,娘……娘明天就给老太太说。唔——儿子,慢点,娘那里,都被你日……日肿了!”

第二天,宝玉宝二爷改了性子,竟然要开始读书进学的消息,就传遍了宁荣二府,惊落了一地的眼珠子。

贾母更是高兴得满脸红光,病都好了五六分,连声吩咐王熙凤立刻安排一个僻静的小院子,将一切物事准备齐整,让阿宝主仆今天就搬进去。

当然,也有许多的贾家旁支子弟、下人,却在背后不屑地议论、嚼舌,等着看几位老爷、大爷没了之后,更加被贾母、王夫人等人捧成了心尖儿、心肝子的宝玉的笑话。

就凭他?给姐姐妹妹调脂抹粉,偷吃丫环嘴上的胭脂,跑得比谁都快,一拿起书,就昏昏欲睡的性子,还想进学考上秀才?

呸!

当天晚上,阿宝主仆就搬进了新院子。

让阿宝暗中怪笑的是,这个小小的院子,竟然还分成了前后两进,后院恰恰只有三间正屋,显然是给阿宝住的。其它小丫环,就只能住在前院的左右厢房了。

不用说,这一定是王夫人的主意,这个本来就在花园旁边的小院子,已经非常幽静,这通往后院的大门一关,就连前院的小丫环,也绝对听不到阿宝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今天晚上,正好是晴雯值夜,几个大丫环侍候阿宝洗漱上床后,都迫不及待地跑到前院,去安排布置她们的房间了。

晴雯关上院门回来,脸色有些讪讪地:“爷,大家挤在一起住惯了,搬进这地方来,总觉得太安静了,心里怪怪的。”

在贾母那里不方便,加上紧接着又是一个多月的守灵,阿宝还一直没有得着机会,将这个相貌与林黛玉隐隐相仿,风流标致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排名第一的俏丫环,吃到嘴里。

晴雯性格率真、要强,模样标致,又生了一张巧嘴,一句话不投机,立起两只眼睛就要骂人,所以,她在王夫人这些主子娘眼里,就是举止轻狂、妖妖调调,很不讨喜。

她在丫环群里,也远远不如袭人温柔贤顺,深得人心,交心的朋友很少。

阿宝当初看红楼梦时,就极为喜欢晴雯天真烂漫,纯洁无邪,身为奴仆丫环,却倔强地追求平等、尊重的性格,深恨贾宝玉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连自已心爱的丫环都护不住,害得晴雯十几岁就丢了性命。

不过现在不同了,晴雯,你将由我来保护,你将成为我的禁脔,谁也不能夺走你的生命,我还要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大声地欢笑,自由地歌唱。

阿宝笑嘻嘻地拍拍自已的被子:“我也觉得太安静了,晴雯,你别睡那小塌了,过来和我一起睡,不然这屋子里感觉瘆得慌!”

如果换成是袭人,和阿宝没有亲密关系之前,绝对不会爬上阿宝的床。毫无心机的晴雯,却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好啊!”抱着自已的被子就爬了上来。





第9章 宝二爷喜得小白虎,俏晴雯指挥日自已(上)


阿宝不动声色,看着晴雯铺好她的被子钻进去,两人四只大眼睛,隔着枕头对望,这才道:“晴雯,你嘴上的胭脂没卸干净,我帮你吃了!”

晴雯漂亮的大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气哼哼地模样:“哼,你找别人吃去。别以我不知道,明面上吃胭脂,其实就是亲嘴儿。那些小骚蹄子也巴不得你吃她们的胭脂,亲她们的嘴儿,梦想一步登天,成为你宝二爷的房里人。”

“哼,院子外面就有一个哈巴狗儿,天天让你亲她的嘴儿吧?不如我出去叫这花姨娘进来,你们一个被子里抱成一团,也不怕屋子大,瘆得慌了!”
文章完结  论坛停更  看全文薇wzspzy666
阿宝不禁老脸大红。

这丫头还真是聪明伶俐到了极点,只怕早就暗中看出来了,阿宝已经将袭人吃了。

只是,这丫头这一张利嘴哟,也真是不饶人,该打屁股!

看到阿宝羞红呆滞的大脸,晴雯自已反而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眼睛里闪过一丝羞意,放低声音道:“好啦,那哈巴狗儿深夜的时候,叫得那么大声,谁听不见啊?不过你放心吧,麝月和媚人是哈巴狗儿教熟了的,不会乱说,我和她又不是仇人,也不会让她难堪的!”

这样的晴雯,真是让阿宝爱死啦。

阿宝突然从自已被子里翻身跳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了晴雯的被子上,让晴雯动弹不得,只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娇美脸蛋来。

“晴雯,你不想试试花哈巴狗儿尝过的滋味吗?很舒服的!”

阿宝喘息着,大嘴一张,就狠狠地含住了晴雯花骨朵般的娇艳小嘴。

阿宝刚想有进一步动作,唇下死死紧闭的双唇,突然一张,一口就咬住了他的下唇。

“啊——”

阿宝一声痛哼,下意识地伸手一摸,顿时摸了一手的鲜血。

这个烈晴雯,还真是红楼世界里的一个异数,下嘴还真狠!

看到阿宝满手的鲜血,嘴皮上流出的鲜血,还流到了下巴上,她嘴里也是腥咸的味道,冲动之后的晴雯,顿时吓得脸色煞白,眼泪一下子就急了出来:“你招惹我,坏我清白干什么啊?我能理直气壮地骂她们,就是因为我站得正,坐得端,不怕她们挑我的理啊!怎么办,爷,你流了好多血!呜呜呜……”

晴雯焦急地想伸手出来,堵住阿宝嘴皮上的伤口,却整个身子都被阿宝压得死死地,根本抽不出手来,只能伸长脖子,可爱地连连吹气,似乎这么就能止住阿宝的嘴唇继续流血了。

可是,那带着少女芳香的口气,直直冲进阿宝的鼻子里,刹那间,阿宝就连嘴唇上的疼痛也忘记了,就仿佛打了一只大剂量的兴奋剂一样,阿宝双眼立刻一片血红,带着鲜血的大嘴,又猛然含住了晴雯的小嘴。

这一次,正噘嘴吹气的晴雯,猝不及防,让阿宝的大舌头,一下子就伸进了她的小嘴里,缠住了那条香甜腻人,软滑得让他颤抖的丁香小舌。

“唔——”

晴雯一声闷叫,两排尖尖的银牙下意识地猛然一合,一下子咬住了阿宝的大舌头。

阿宝顿时尾椎骨一凉,心中一声大叫:“不好,这丫头不会直接咬掉老子半截舌头,让老子的红楼人生,就此结束吧?”

阿宝反应不及,魂飞魄散间,突然感觉那两排尖尖的银牙猛然收了回去,一声含糊不清的呻吟,在耳边响起:“唔唔……你,你害死我了!”

那张被他顶开的小嘴,却再无其余动作。

阿宝这个无耻的淫棍,立刻明白过来,这是晴雯舍不得他再受伤,放弃抵抗啦!

阿宝顿时大喜,立刻厚颜无耻地大舌一绞,就在无力松弛的晴雯小嘴里,尽情地扫荡、舔舐起来。甜蜜的少女香唾,混和着嘴上的鲜血,被阿宝欢快地吞进肚子里。

渐渐地,本来无力地躺在枕头上装死、认命的晴雯,鼻子里,也情不自禁地“嗯嗯”轻吟起来,小嘴里的小香舌,慢慢地跟着阿宝的大舌头,一起绞缠,一起抵压。

阿宝嘿嘿快笑,悄悄放松了身体,晴雯的双手得到解脱,果然也并没有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而是在阿宝捧着她的小脸,更加深入、更加用力地在她嘴里吞吐时,情不自禁地搂住了阿宝的虎腰,一个玲珑起伏的小身子,也开始在被子里悄悄地扭动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心满意足的阿宝,才松开晴雯已经微微发肿的小嘴。

晴雯面红如霞,双眼泛散,樱桃小口还情不自禁地张开着,没有闭上,粉红的小舌头还在嘴里轻轻地弹动着,一条长长的唾液丝线,挂在阿宝的大嘴和她的小嘴之间,显得格外淫靡,可爱。

“晴雯!”

阿宝一声深情的呼唤,掀开晴雯的被子,将她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晴雯才猛然惊醒,却急急地道:“你……你的嘴巴好了没有,还流血没有?”

嘴唇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大血管,加上阿宝穿越后的体质,发生了诡异的强化,短短一会儿,唇上的伤口竟然已经奇迹般的愈合,只能看到四个淡淡的牙印。

晴雯在阿宝嘴唇上一阵乱摸,这才放下心来,又突然一把揪住阿宝的耳朵:“你这个蠢物,吓死人了,真真是为了女人,命都不要了!”

阿宝一脸的谄笑,满眼的火热:“晴雯,咱们,咱们……”

阿宝本来还以为晴雯会挣扎、抗拒,甚至寻隙逃跑,谁知晴雯在他腰上又是狠狠一扭,桃红的脸上又加上了一层艳丽,咬牙道:“哼,我不能白背了这个名,合算已经这样,我也说不清,道不明了,我……我也要像那哈巴狗儿一样!”

说着,晴雯竟然直接伸手,将目瞪口呆的阿宝扒了个精光,她自已更加麻利,几下除下亵衣亵裤,将自已也剥了个光溜溜。

阿宝的双眼,已经完全直了,从跪在床上的晴雯,胸前那新剥鸡头一样娇小、漂亮的一对小小乳房下移,一眼就定在那两腿之间,一根阴毛也没有长,微微隆起的雪白小肉丘上,一条粉嫩艳红的小肉缝。

晴雯,竟然是一个小白虎!



第10章 宝二爷喜得小白虎,俏晴雯指挥日自已(中)


这可只是传说中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与那些AV片里,用脱毛膏人工制造出来,镜头拉近一点,就能看到粗大的毛孔和毛桩桩的假白虎不同,纯天然的小白虎啊!

阿宝激动得浑身颤栗,双眼发直,却猛然听到一个又颤抖,又坚定的声音道:“怎么……怎么日,是不是用这大鸡巴,日进我的……我的小逼里来?”

一只颤抖地小手还伸过来,拽了一下他的大鸡巴,比划了一下,又猛然吓得缩了回去:“好,好大,我的小逼怎么装得下?”

阿宝赫然抬头,却看见晴雯羞得脖子都红了,一个血红的小脸,却倔强地微微抬着精美的小下巴,眼睛里已经全是媚水,却故意做出满不在乎的模样,斜睨着他。

哎哟哟,这性格直率、牙尖嘴尖的小晴雯,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要表现她的倔强和异于常人来,这真是可爱死了!

阿宝看着这和袭人同龄,其实只是13、14岁,像刚刚开放的花骨朵一样稚嫩、娇美的少女,强忍着将她一口吞进肚子里的强烈冲动,也斜睨着双眼,故意调戏道:“怎么,袭人可知道怎么侍候爷,你难道却不知道?”

这争强好胜的可爱丫头,顿时眼角一跳,气呼呼地道:“谁说我不知道了?我听媚人说过,她偷偷在外面园子里,看一个小厮日一个小丫头来着。媚人说,那小厮就是将他的丑鸡巴,日进小丫头的小逼里,就光着屁股直撞钟,然后几下就完了!”

话音一落,晴雯还猛地伸出小手,一把拽住阿宝的大鸡巴,直往她两腿之间的小白虎拉:“来啊,来日我啊,我不相信,袭人那哈巴狗儿的小逼,能装下你的大鸡巴,我晴雯的小逼,还能让你的大鸡巴日破了!”

“哼,日破了,我也认了!”

哎哟哟,晴雯的小嫩逼没有日破,阿宝真是快要笑得肚皮都破了,嘴角扭曲得不成样子,才好不容易将嗓子眼里的狂笑憋回去。

阿宝连忙抱紧了其实浑身都在颤抖,性知识极度匮乏的可爱小丫头,在她滚烫、血红,似乎只有巴掌大的精致瓜子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好啦,你就别逞强使性了,爷知道怎么日你。你就乖乖地享受,让爷摆布就行了!”

阿宝的大嘴,立刻迫不及待地吻上晴雯的脖子,锁骨,又一口含住一个精致的小笼包,舌头在粉红色的娇嫩乳头上,不停地磨蹭、舔吸。

“啊——不是日逼么,你怎么又吸上我的奶子啦。啊——不是小孩子才吃奶的吗?大人也要吃啊?我又没有奶,啊——唔,唔唔唔……”

晴雯猛然抱住了阿宝的脑袋,鼻子里发出一声声娇吟,小胸脯被阿宝吸得,情不自禁地高高挺起来,嘴里,却仍然倔强地说着,嘀咕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解缓心中的紧张,身体里难以言喻的酥麻感觉。

阿宝已经顾不上仔细分辨,晴雯在嘀咕些什么了,在两个精致的小笼包上浅尝辄止,立刻转移阵地,一手轻轻扳开晴雯的双腿,一手颤抖地伸出去,紧紧地捂住那一片雪白的肉丘小白虎。

“啊,好软,手感好舒服,爷日起来,一定美死啦!”

阿宝惊叹着,轻轻地揉动手心下的白虎小肉丘,激动地感受着小白虎的滑软,感受着那小肉缝里,散发出来的丝丝热气,还有几小滴滑腻的花液。

晴雯果然与其它女人完全不同,躺在枕头上,上半身却努力支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宝玩弄她的小白虎,一时好奇地看看阿宝的双眼,一时仔细地观察,阿宝的大手在怎么揉弄。

“爷,你又在干什么啊?怎么和媚人看见的,除了亲嘴儿,其它都完全都不同啊?”

阿宝已经兴奋得脑子一阵阵迷糊,哪里会回答晴雯的傻问题,大手慢慢收了起来,只伸出一只食指,猛然屏住呼吸,轻轻挑开那没有一丝绒毛,粉红娇嫩得似乎轻轻一碰,就会坏掉的小蚌肉。

啊,真的好嫩,好滑,手指头一歪,就不由自主地,滑进了两片小蚌肉夹着的小肉缝里去了。

“啊——”

晴雯浑身一个哆嗦,情不自禁地一声长吟,双腿猛然夹住了阿宝的手臂。

阿宝双眼血红,立刻用力扳开了晴雯的双腿,沉声喝道:“晴雯,别动!让爷好好抠抠你的小嫩逼!晴雯,你的小嫩逼好粉、好嫩、好美啊!特别是加上一个小白虎,雪中带粉,粉中带嫩——哦,天啦,爷的指头都不敢动了,生怕把你的小嫩逼,小美逼抠烂了!”

晴雯的身子,又开始不停地颤栗起来,双眼,媚得要流水,却也得意得直放光:“爷,我的小逼和袭人的小逼相比,是不是更嫩、更美,你更喜欢?”

阿宝的手指头,在粉红的小嫩穴里,轻轻勾动层层叠叠的小嫩肉,大指头,轻轻拈动那同样粉嫩得让人惊叹的小花蒂,使劲点头:“晴雯,你的小逼,是我见过最美、最嫩的小逼,小白虎逼,果然是天生的名器!”

晴雯顿时眉花眼笑,还忍着强烈的异样和怪异感觉,将双腿悄悄打开一点:“爷,那你抠我的小嫩逼,小美逼吧。啊——爷,你抠得小逼里好痒,感觉好怪啊!啊——爷,爷,痛,好痛!”

阿宝看见晴雯的小嫩逼里,淫水都流了他一手,一狠心,干脆手指往那早就碰触到的薄膜处,狠狠地一捅,一勾。

一指头的淫水,一指头的处子血,被阿宝猛然伸进嘴巴里,舔得干干净净。阿宝也再也忍不住,猛然握着自已滚烫的大鸡巴,将已经涨得乌红发亮的大龟头,在晴雯的小粉穴外面一蹭,蹭满一龟头的淫水,立刻分开两片粉红的小蚌肉,慢慢地挤进那粉嫩得让人疯狂的小穴里。

“啊——爷,你的大鸡巴好粗好大,慢点,再慢点,我的小逼里还有点痛!呼,呼呼——天啦,我这么小的小逼,竟然真的装下了这么大的鸡巴,太神奇了!爷,我不痛了,你的鸡巴还剩大半截呢,钻吧,看看我的小逼,能不能全部吞了它!啊——小逼好胀啊!”
文章完结  论坛停更  看全文薇wzspzy666
晴雯这个奇葩,被阿宝特意分两次,用指头和鸡巴给她破了处,没有感觉到多少痛楚,竟然坚持着支起上半身,目光炯炯地看着阿宝的大鸡巴,一点一点地钻进她的小嫩穴里,还一边吸气,一边惊叹,一边指挥!

可爱死了!
TOP Posted: 2018-04-04 18:32 | 回9樓
叔丁基锂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85
威望:19 點
金錢:26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3-29

有点意思,希望能继续写下去
TOP Posted: 2018-04-05 00:57 | 回10樓
杜烂诶娇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3
威望:7 點
金錢:6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1-30

期待更新
TOP Posted: 2018-04-05 14:01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09-20 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