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丝袜淫女(连载)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丝袜淫女(连载)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激励自我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36
威望:16 點
金錢: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25

第04章 美莎的淫乱日记
  今天晚上应该是自升上大学之后最空闲的,平时不是为了赶功课就是温习,要不是就出外拍拖去了。碰巧今天雅人要替人补习,我便一个人待在家中休息。
  反正有空,便拿出日记来细阅回想往事了……
  2008年9月10日晴今天我身体的第一次被一个男同学夺走了!浩树他把我骗到保健室,然后强行地把我侵犯了。当时我因为被下药,身体不能反抗。他先夺去我的初吻,然后又抚摸我的乳房,最后更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内。
  那根东西就像烧热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粗又热,说实话,被他强奸时身体很兴奋,原来这就是性交的感觉。可是他竟把精液射进去了,要是怀孕了怎么办,而且他还拍下我们做爱时的照片来要胁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2008年9月11日晴浩树放学后叫我到视听室找他。他竟然要我陪他一同看色情电影,否则就把昨天的照片发布出去,我没有办法,只有乖乖听他的话。但是要在学校看色情电影,要是被人知道,就大件事了。
  而且我是第一次看,心里紧张到不行。但是他却若无其事的,还一边看一边非礼我。不知怎的,当他的手伸入我的私处里乱搞一通时,我竟然兴奋得喷出很多体液,以前从来没试过。
  接着他更强逼我替他口交,含着男人的阴茎实在太恶心了,他甚至把精液射在我的脸上。
  最后他很粗暴地撕破我的丝袜,又把阴茎插进来了。这回没有第一次那么痛了,但他又把精液射入我的子宫里了……
  2008年9月15日晴今天是有我最喜欢的游泳课,可是上课中途,浩树把我拉到更衣室,还要我穿着黑色的袜裤和泳衣替他口交。幸好今次他没有射到我的体内,而是把精液射在我的脚上。我发现他很喜欢我穿丝袜的美腿,因为每次被逼性交时,他都会花不少时间在抚摸我的双脚。
  2008年9月18日雨今天月经来了,知道没有怀孕,让我放心多了。但浩树他却变本加厉,放学后竟然要求我在特别室跟他做爱。我因为月经的关系坚决拒绝,他竟然把我捆在椅子上,在我的丝袜上磨蹭他的阳具。最后我还得穿这双染满精液的丝袜回家,一路上,被一些中年男人望着我的双腿,感觉很羞耻。
  2008年9月30日阴今天的中午他又把我叫到第一次强暴我的地方,说要我给他做什么脚交。幸好只是要我用脚把他的肉棒来搓弄而已。虽然腿有点累,但总比给他插入要好,因为我还是觉得在学校做爱羞死了。
  2008年10月10日晴今天放学又被逼在课室中做爱,但他说今天要我先穿着丝袜在他面前表演自慰。自慰的话,以前偶尔有做,但要在男生面前自慰,实在太弄人了。
  不只如此,浩树见我一边自慰,自己亦开始搓弄着阴茎。这一天他前所未有过的疯狂跟我做爱,在我体内外射了三次才罢休。
  2008年10月18日晴今天是学校的假期,浩树约我出外了。其实我还是第一次跟男性单独出去约会,只是约会并不是我想像中浪漫。他首先在电车上像痴汉般非礼我,之后还要我去勾引一个成人用品店的老板。要我替他口交脚交,我心爱的粉红色丝袜被他弄得都是精液,不能穿了。
  接着在电影院,我们竟然在有其他观众的环境下做爱,浩树还要求我替他乳交。最后更引来其他观众的注意,他们兴奋地把精液射在我身上,我从来未试过会有十数个男人的精液沾污我的身体。回家时,差点被姐姐发现我的异样,我立刻回房把阴道里的精液清洁乾净,然后足足洗澡了三次。
  2008年10月22日晴几乎每一天放学后,浩树都要逼我和他性交,久而久之身心里也不再觉得厌恶,甚至会很享受,到底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浩树这天把一些黏黏湿湿的液体倒在我的丝袜上,我记得这种润滑液在色情电影中看过。我大概明白为什么男优喜欢用这种液体,原来涂上身的感觉的确很舒服。但是之后清理课室就太麻烦了。
  2008年11月1日阴天气开始转冷了,我们也转了冬季校服。但穿上校裙的时候,才发现因为长高,校裙好像变短了,但更不巧的是碰上了校检。被训导主任教训了。
  2008年11月5日晴自从被浩树胁逼以后,他命令我不能穿内裤上课,又或是要穿极度性感的内裤。今天刚好忘记了,想不到他很愤怒地,二话不说就把我的丝袜扯破,并且插上一根电动阳具。他甚至要我插着它直至下课作为惩罚。
  上课时他把电动阳具开动了,我忍不住高潮出来,把丝袜都弄湿,幸好没有人发觉。以后还是要紧记不要再穿内裤回学校了。
  2008年11月8日晴今天放学后跟浩树做爱时,他竟然穿着了一双跟我一样的黑色丝袜裤,不知应该说他变态还是大胆,要是让人知道的话……不过他今天特别兴奋地把我压倒在书桌上,我被他搞得不断的高潮,但只要一想到被一个穿着丝袜的男同学弄得性兴奋,我便羞得无地自容。
  2008年11月6日晴今天的天气特别冷,体育课时便穿着丝袜来保暖。怎知黑田老师竟然说我这是想勾引男同学,要对我进行体罚!
  我被他捆在体育仓库内,被他不停地鞭打,还一边说我淫荡。更糟的是,他扯下我的体育裤时,被他发现了我午饭时跟浩树做爱时留下的精液。结果他用接力棒塞进我的阴道,又用肉棒插入人家的肛门。就连浩树也不会搞我的肛门,今天却被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强行的插进来,弄得我很痛很痛……
  2008年11月13日阴这个星期以来,我一放学就到浩树的别墅跟他做爱。他说这里虽然没学校刺激,但比较方便。在别墅中他吩咐我扮演不同的角色,护士、警察、空姐都饰演过,但无论什么制服,他都要求我一定要穿上丝袜。今天我就要饰演一个仆人。
  我原以为今天跟平常一样只要满足他便可以离开,想不到他竟然串通黑田,把姐姐骗过来。甚至利用我逼迫姐姐就范。姐姐实在太爱我,不愿意我的照片被公开,唯有满足他们的要求跟他们性交。
  幸好,姐姐假扮顺服他们,然后趁他们熟睡时把他们绑起来,还“教训”了他们一顿。照片被抓回,我终于脱离浩树的魔掌了。
  2009年2月1日晴今天是姐姐结婚的大日子,他很快就要成为木村哥哥的太太了,真是令人羨慕。可是我在她的婚礼中太羞耻了。我在树林间自慰时竟然被雅人哥哥看见,结果还跟他发生关系了。他是我小时就很喜欢的人,被他看见我的丑态,不知会不会讨厌我……
  2009年3月15日雨自进入东大后,我是第一次找雅人,明明他的办公室就在学校内,但我还是有点害怕他会因为婚礼的事讨厌我。
  可是雅人哥哥还是对我一如以往的温柔。为了医治我的丝袜恐惧症,还亲自跟我做爱了。被他抱着的时候,我感到很温暖,他一点也不嫌弃我呢。之后听见他说“我爱你”我竟然感动到哭出来了。
  2009年3月22日雨原来雅人哥哥也很喜欢做爱时,要我穿着丝袜。没关系的,反正人家也很喜欢,现在只要一穿上丝袜,就会想起雅人的肉棒棒。啊……美莎,你太好色了。



第05章 引人犯罪的丝袜少女
  “嗯……美莎同学的裙子这么短,总是让教授无心上课呢……来,让教授摸摸你的丝袜美腿。”
  雅人从后一边抓着我的乳房,一边抚摸我的大腿内侧。
  “不……不要揉……嗯……不可……啊……教……教授真好色……”
  自从上星期我们扮演援交男女后,雅人似乎爱上了这种演戏式做爱方式。他的口虽然说是为了培养我的演技,但我说他根本就是想我满足他角色扮演的性癖好。但我发觉雅人在演戏时特别厉害,很容易就会被他搞得高潮过不停,所以我也就很听话的配合着他。
  而事实上,我演戏时也没有以前般害羞了。今天他又提议扮成教授,我扮成学生,应该说是扮成一个坏学生,靠勾引教授来换取成绩。
  “还说不要,美莎的乳头都这么硬了。”
  雅人把我的上衣和乳罩拉起,并且开始挑拨我的乳头。
  “呀……不行……不要弄人家的……的乳头……嗯”我只能怪自己的乳头敏感,被雅人玩弄时,便完全受不住呻吟出来。
  “嘿嘿……一弄美莎同学的乳头,你就没力气了吧……如果再弄弄小穴口的话……”
  雅人似乎把肉棒钻进我两腿之间,隔着丝袜内裤磨擦着私处。
  “教……教授……嗯……别……别再弄了啊美莎……快不行了……嗯,碰……碰到阴蒂了……啊喔……”
  我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了。
  “美莎的阴道和乳头都被逗弄……很舒服吧……”
  雅人伸手进去内裤中捏住我的阴蒂,然后再插入阴道其中。
  我也很主动地用纤纤的手指在他的马眼上打圈,我感到他的阳具在我阴道口一下一下的跳动,我知道,我们俩的情欲都上昇得差不多了。
  雅人把我的肉色丝袜和内裤拉下来,准备放入他的性器。
  “不……要……在课室会被人看见的……”
  我配合着他的行动说话。
  但事实上,我们的确在课室里,只是深夜了,没有人会进来。
  “美莎都这么多水了,停下来的话,小穴会很难过!来,让我们来实习一下Reproduction的课吧。请美莎回答一下Reproduction的过程吧。”
  男友继续剧情,不理会我的劝告,把阳具插入来了。
  “嗯嗯……就是……那个……把那根粗粗的……插进阴道里。”
  我羞耻地回答道。
  “还有一点……是什么?”
  “要在阴道中抽插……然后……在子宫里……射精。”
  雅人很满意我的回答,他准备以抽插来奖赏我,就在此时,我的手提电话响了,是奈奈打来的。虽然不太想接,但这么晚,不知会不会是紧要事,所以还是把电话拿到耳边了,只是身体还是跟雅人接合中。
  “喂奈奈,找我有什么事。”
  “太好了,美莎,你还未睡。”
  “啊……还……还没去睡……我仍在大学……『温习』。”
  雅人竟然不顾我,捉住我的屁股,让肉棒在我体内动起来,我一不留神,竟然叫出声了。
  “美莎怎么了,你在喘气。”
  “嗯……没……没什么,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雅人抓着我的奶子,加快抽插的速度。我只能闭着口忍受,那种身体性奋却不能尽情叫的感觉,让人的性欲不断地积聚。
  “我正在和戏剧部的同学唱卡拉OK,想找你一起来。”
  “啊……呀……现在……不……方便……啊啊(别插得这么大力)”
  浩树见我一边听电话一边跟他做爱,反而更兴奋地抽插,还在我耳边说轻轻地呻吟,当然奈奈是察觉不了,但连我也觉得这样做爱很刺激。
  “美莎,你没事吧,是不是作病了?”
  “不……我……嗯…没有……嗯……嗄…呀……”
  我其中一只手顶着黑板,另一只手握着电话,雅人则抱紧我翘起的屁股,在后面奋力抽插。在这种情欲推动下,我又怎可能分手听电话。
  “都喘成这样子了,我还是回学校看看,你千万不要行开。”
  奈奈还没等我说完,便把电话挂了。我们继续专心做爱,很快就把奈奈的事都忘了。
  话说奈奈挂了电话后,为了尽快回到校舍,便决定抄捷径。这徢径其实就是一个建筑地盘,地盘上除了一个由货柜箱改成的办公室外,便只有一些建材和沙石。现在已经是晚上十时左右了,货柜箱仍然透出白光,似乎仍然有人在工作。
  办公室中有两个人,胖的是经理,而矮的则是判头。这两人都是酒肉朋友,平时经常一齐花天酒地。今天留在办公室里,当然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在这里等候他们的电召女郎前来为他们服务,工作不过是他们向妻子撒的接口而已。
  “该死的婆娘,都已经什么时间了……”
  经理似乎对迟到的电召女郎十分不满。
  “老板别劳气,听说这妞子很受欢迎,所以才会迟一点。我这就打电话去催一下。”
  “哼,看我一会把她干到死去活来。”
  经理不停催促判头打电话,正在此时他们俩听见办公室外传来响亮的高跟鞋声音。判头立刻打开门看看,见到工地上有一个穿着紫色连身短裙、红色丝袜裤和白色高跟鞋的美女。判头立刻挥手示意她过来,可是这人并不是他们所等待的妓女,而是奈奈。
  “请问有什么事?”
  奈奈看见有人招手,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走近去。
  “来得太迟了,我的下半身快忍不住了。”
  奈奈被判头拉进办公室,眼前便是一个充满色邪眼神的老板。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啊?”
  奈奈还一头雾水时,判头便突然从后抓紧她的双手。
  “交易时说好了我们要玩强奸游戏的,麻烦小姐你配合一下我们老板吧。”
  判头从后说。
  “不……不要……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要强奸我!”
  奈奈不停挣扎。
  但一位少女的力量又怎敌得过一个中年的地盘判头。
  “好逼真的演技,害我都忍不住要辣手摧花了,嘿嘿……”
  经理当然不听劝告,强行让舌尖伸入了奈奈的口中。
  奈奈被人夺去初吻就算了,但对像竟然是一个又肥又丑陋的中年男人。她忍住泪水,嫩舌羞涩地回避着老板舌尖的挑逗。
  老板也不心急,一边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一边把放的手移到她的丰腴微翘的美臀,用力将她下体压向自己,让火热的阳具即使隔着西裤也能与她的小腹磨擦。
  “嗯嗯……嗯……啜……嗯……”
  两人的口中传出嘴唇吸吮的声音,老板越吻越兴奋,奈奈倒是憎恶到极处,但舌头已堵住了她的柔唇,两手又被抓实,根本无从挣扎和抗议。老板的手又乘机握住了她的乳房,指尖揉动着她微微发硬的乳头。
  “竟然不戴乳罩,还真是淫荡的妓女,但想不到乳房这样有弹性。”
  老板一握之下,实在忍不住离开她的香舌赞赏她的美乳,并且扯下奈奈的上衣和乳贴。
  “不……不是的……求求你,放过我!啊啊!”
  奈奈穿的是吊带裙,为了美观,便没有穿胸围,只贴上乳贴,怎知今天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便被人占了个大便宜。
  老板用他的大手捏住奈奈的乳房,又拉起乳头,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再张开大口,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
  奈奈的敏感的乳头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的舌头袭击,在这样的刺激下,她不由自主地将整个身体向后仰。
  “啊呀……不要吸得这样大力……呜……啊!这是什么?不要……”
  奈奈突然感觉到屁股上有一根又长又热的棒子顶着,回头一望之下,原来判头已经脱下了裤了,从内裤中掏出了一根男性性器,并在奈奈的丝袜上磨擦。
  “小姑娘,你的丝袜质地真好,磨得我很爽……”
  判头仍然抓着她的手不放,但是却能扭动着下身磨擦着她的丝袜。
  “好脏……求求你,不要再擦了……”
  奈奈心痛着自己最喜欢的名牌红色丝袜,正被判头的精水染污,而且竟然是一根外表狰狞的阳具。
  但她没有太多空闲去理会自己的丝袜了,老板不知何时拿来了一颗药丸,强行塞进了奈奈的口里,并且要她吞下。
  “小美人,你有福了,这是从黑市买回来的媚药,要十万元才买到一颗,这是让圣女也变成痴女的药。”
  “不……不要……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奈奈运用最后的力,挣扎开判头,立即冲到办公室外面,可是身体却渐渐乏力,最后便跌倒在地上。
  “身体……怎么回事……好热……啊啊……”
  “小美人,看你往哪里逃?”
  后上而来的判头又再将她抓住,不同的是,今次是从后抓着她的乳房。
  老板示意判头继续宠幸她的乳房,判头刚刚看老板看弄奈奈的乳房,早就想参一把,现在当然十分乐意照做,他甚至从后用阳具玩弄着奈奈被丝袜包着的屁股。
  药很快便产生效力,奈奈的挣扎渐渐减少,并且全身感到一阵阵酥软,身体准备迎接高潮。
  “啊呀……不要……胸部……怎么了……嗯……好敏感……啊啊啊啊……啊啊!”
  奈奈双脚一软,接着下身喷出大量淫液染湿了红色的丝袜。
  “噢……老板的药真厉害,只是揉抚乳房就已经让她高潮了。”
  “这还用说,这种药是军队用来拷问时用的,很难才弄到手,吃下的女性身体的比平时敏感十倍,而且还会分泌大量荷尔蒙,今晚她没男人一定活不成了。若不是见这妓女这么酥,才不会用上,今晚要好好玩过够。”
  判头很通情达理地让开,由老板把奈奈推倒,且隔着她的丝袜爱抚阴部。
  “嗯……不要……啊……好舒服……喔喔。”
  由于药力的影响,奈奈的身体正传来无与伦比的快感,老板每碰一下阴蒂,就像被电流过全身一样,加上两条丝袜美腿左右摇晃,相当诱人。
  纵使理性仍然想守护贞操,但生理上的反应,却是催促她要跟眼前的男人性交。
  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判头无奈地暂时离开眼前的光景,而老板却逐步玷污奈奈的身心,他已经把阳具从裤中掏了出来,挥动阳具拍打奈奈的下体,另一边,又贪婪地来回扫抚奈奈的玉腿。
  “我上过这样多女人,你是最美的一个,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你。”
  说完,还把奈奈的脚趾含得津津有味,明明是穿了一整天丝袜和高跟鞋的脚掌,却是传来了令人想人非非的香气。
  “啊啊……啊……不……嗯啊……啊……”
  奈奈因为淫药的缘故,就连被老板抚摸大腿和吸吮脚板都感到莫名的兴奋,何况一根肥大的阳具正压在她的阴户上。她的身体已经被快感侵蚀得一乾二净,心中已无法扺抗的生理的反应,只有顺着快感呻吟。
  老板见状,便撕破她的红色丝袜。原本他的身体已经亢奋得不可收拾,现在奈奈的下体飘出女性特有的荷尔蒙,让老板急得更是无法忍耐。
  “老板!不好了……”
  判头从办公室气急败坏地走出来。
  “真扫兴,有什么事等我插进去再说。”
  蓄势待发的老板被判头喝住,感到很没趣,但他仍然拨开奈奈的内裤,打算插入去。
  “糟了……这个女孩原来不是电召来的妓女,那个女的刚才打电话来,说不能来了。”
  “那这个女孩是谁?”
  老板的心也慌了,刚才原来不是在玩耍,而是真的在强奸了。
  “我记起来,这个女的好像是东大的校花。”
  两人互望一眼,又再望着躺在地下的奈奈,怪不得这样漂亮的女孩会沦落到做妓女,原来是误会了。
  但是两人看着奈奈的脸蛋泛着红霏,一边喘气一边呻吟,敏感的乳头因刚才的刺激变硬,从这校花身上散发出淫欲的气息,使两人的阳具并没有因为惊慌而变软。
  “嗯……求求你……啊呀……我……嗯……不住了……啊……”
  在两人都变得寂静的同时,奈奈竟然发出娇媚的呼唤。在老板停止爱抚的这几十秒间,奈奈的身体经已忍受不住寂寥,女体的本能竟然在呼唤眼前的男性。
  “老板,是她自己在要求。不干白不干,操校花的机会难得啊!”
  “对,你看她穿成得这么淫乱,也不会是什么正经女人。”
  老板摘下了奈奈的系带内裤,稍微碰一下她突起的阴核,便使她整个人都抖震起来。老板终于下定决心,把阳具插进奈奈的阴道内。
  “啊呀呀呀呀呀!……好粗……呜……啊呀……”
  奈奈的阴道因媚药的缘故,敏感得整个龟头的形状也感觉得到。
  老板的阳具只钻进小部份,便感觉到有阻碍,他一开始只怀疑是奈奈因为紧张而收紧阴道,但再用力一插时,才发现自己穿破了她的处女膜。
  “噢……想不到这妞子这么淫荡,原来是个处女,今天真的赚到了。”
  老板兴奋地用力抽插奈奈紧密的阴道。
  “啊哈……好舒服……啊……嗯……”
  大量的快感竟然完全盖过了破处的痛楚,让奈奈没空去难过自己的处女丧失在一个其貌不扬的胖男人手上,反而顺着插抽的节奏在浪叫。
  “糟……糟了……这女的…啊……太舒服了,我要把精液……啊……灌进去了……啊呀!”
  老板抽插了没多少下,便感到浓烈的射精反应。
  “啊啊……嗯……里面……好热……啊……又要……嗯嗯……去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奈奈的淫水和老板的精液同时喷出,两股暖流在窄小的阴道内相遇,为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好舒服……啊……奈奈……还要……啊……”
  奈奈的阴道因为老板拔出后的空虚而变得好难过,竟主动要求要再被充满。
  在旁观看的判头当然更是兴奋,因为当老板把阳具拔出来的时候,自己终于能一尝香泽。判头把奈奈转过来,使她的姿势像只母狗般,然后强行挺起她的屁股,从后放入自己的性器。
  “啊呀……噢……里面果然很舒服。”
  判头之前看老板插进后不久便射出来,本来心中暗笑他早泄,但现在自己跟奈奈交合时,却又多少有点明白老板了。
  “啊啊……啊呀……插……插到底了……嗯……呜……啊……”
  判头的阴茎不像老板般肥大,却是比较长身,故此奈奈每一下被抽插时,子宫口都承受着龟头的撞击。奈奈高潮后不久便被另一根阳具所填满,极度敏感的身体如何能抵受性器的蠕动,这种快感是她人生所未承受过的。
  被强奸的意识已经忘记了,她被药力所影响,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极度饥渴的痴女,纵使现在被两个猥亵的男人所侵犯,口中仍是不顾羞耻地浪叫。
  突然眼前出现一根又黑又肥大的阳具,原来是老板示意她口交。已经被抽插得情迷意乱的奈奈没有多想,便把这根丑陋的性器放进口中吸吮。
  “肉棒……嗯……好好吃……嗯嗯……啜……嗯……啜啜……”
  奈奈的身体大概是因为在发情中,就连散发着精液和男性荷尔蒙气味的阳具也感觉成极香的珍宝。现在的她,对性的渴慕已远超过处女应有的羞愧心,又或者是,她作为女性、体内淫荡的本质全部被激发出来了。
  “舌头……呜……好会转……你真的是处女吗?”
  老板的阳具射精后本来有点发软,但被奈奈稍为舔了数下之后,又再变得强硬,把奈奈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但奈奈仍然坚持不吐出阴茎。
  虽然是第一次,但奈奈从色情电影中看过女优替男优口交,所以也略懂一点窍门。但恐怕连她也没想过,自己真的像女优一样,背后被人狂插,前面则把染满男人和自己体液的阳具吃得津津有味,幸好对奈奈来说,这样的快感稍为满足了她的身体,于是自然地摆动身体,迎合两个强奸犯的抽插。
  在抽插的判头见奈奈这么淫荡,便更落力的抽插,发出啪啪的声响。
  “哦噢……我忍不住了……啊……啊呀……射了……”
  奈奈的体内这就被判头的精液灌满。由于刚刚才被老板内射过一次,大量的精液被逼从奈奈的子宫中济涌而出,沿着丝袜流到大腿上。
  判头射了一半,把阴茎拔出来,把余下的精液射在奈奈的娇躯上,让她被腥臭的精液覆盖了。
  “太漂亮了,粉嫩的阴道灌满了精液……”
  判头把手指伸进奈奈的阴道,把精液挖出来,份量比他想像的要多了。判头的指头越动越快,奈奈的身体开始不规则地扭动。
  “呀……里面……嗯……好舒服……再……再快一点……噢……啊啊!”
  奈奈全身被快感流满,完全不像刚刚丧失处女般的少女,反而真的像妓女般要求男人。
  老板有点不满意奈奈吐出自己的阳具,又再强行抓实奈奈的头,塞入自己的肉棒。
  判头掌握了奈奈G点的位置,稍为施压,竟然喷出一股潮水出来,连同精液全喷到判头身上。
  “好淫荡的妞子,竟然还会潮吹……”
  判头只好抓起奈奈的丝袜美腿,用她的丝袜清洁自己身体。
  高潮的奈奈,身体在抖动,口中只能发出“嗯嗯”的叫声。
  反而老板被她这样的刺激下,忍不住再射出了阳精。
  “噢……啊呀……你这个淫荡的女大学生……害我把精液射出来了。”
  老板不把肉棒抽出奈奈的嘴巴,要她强行把所有精液吃下。精液一直从龟头射进她的喉咙里,这变成了奈奈第一次吃的精液。
  “嗯咕……射……射在嘴里……咕哝……了……啊啊……”
  奈奈边吞口水边说。
  “小美人,还想继续要大肉棒吗?”
  “嗄……要……奈奈……想要大肉棒……”
  奈奈的身体长期处于敏感状态,又被两人搞到多次高潮,累得躺在地上休息,但身体对性的渴望却丝毫不减。
  老板和判头都射过了,对奈奈这要求其实也有点为难。这时,刚好有一个少年经过工地附近。
TOP Posted: 2018-03-13 13:11 | 回24樓
萌新保护协会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4081
威望:532 點
金錢:234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2-1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8-03-16 12:06 | 回25樓
大大是我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92
威望:40 點
金錢:3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2-11

1024
TOP Posted: 2018-03-17 14:09 | 回26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7-22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