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妻孝同人1—14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妻孝同人1—14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wx8330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4729
威望:4290 點
金錢:302445 USD
貢獻:169927 點
註冊:2008-08-16

第八章

  夫妻俩在小公园的椅子上偎依着,又说了一会甜蜜和私密的话儿,眼
看时间快到了,于是起身往回走。

  栗莉刚回到公司不久,就接到了父亲的一条手机信息。

  因为昨晚瑞阳推门的事,父亲一直感到心里不安。虽然早上的时候,
并没有在瑞阳的脸上看到什么不妥,父亲忧虑久久,还是写了一条信息发
给栗莉:

  小莉,瑞阳昨天晚上推门,是不是生气了?孩子哭了不短时间,我和
你明明听到了,却还是……让瑞阳觉得我做爷爷的太自私,连孙子都不顾
,所以心里不高兴?

  粟莉想了一下,回复过去:爸,不是你想的那样,放心吧,瑞阳没生
气。我也把我没马上过去哄鹏鹏的原因,和他说了,他能理解。

  父亲接着又回过来一条,显然还是不放心:我是担心瑞阳嘴上不说,
把不高兴压在心里。要不然,鹏鹏已经哭了那么长时间,也不在乎最后那
一会儿。

  栗莉看了,不由回想起推门的那一幕,羞臊的俏脸绯红。于是把三条
信息用QQ转发给丈夫,然后打了一个怒火表情:

  看你惹出来的好事,爸不相信我说的,你自己给爸解释。

  瑞阳收到信息,回复粟栗莉说知道了。过了一会发来信息说,已和父
亲做了解释和沟通,没事了。

  栗莉开始忙于公司事务,简单回复了一个字:嗯。

  直到下班路上,栗莉先让瑞阳给爸爸妈妈打了一个电话,确认鹏鹏已
经送到爷爷那了,然后才有时间细问此事。

  瑞阳坐在副驾上,咧着嘴笑说:」能怎么和爸说,还不是和对你的解
释一样?一时心急呗。「

  栗莉就被他蛮不在乎的态度和所做的解释,气的伸手在他胳膊上拍了
一下:」你就坏吧!「一边开车,一边又斜嗔了丈夫一眼,问:」爸他就
相信了?「

  」呵呵,爸只说他知道了,但心里应该还是没底。「瑞阳说着,嘿嘿
地坏笑起来:」莉,要想让爸真的打消疑虑,相信我没有生气,我倒有一
个主意,你要不要听听?「

  」不听!「对丈夫的无赖性格了若指掌的栗莉,马上做出反应。

  跟着脑海里出现瑞阳笑嘻嘻的将她抱到父亲房间,当着父亲放在床上
的情景。刚开始勾引父亲的时候,这个混蛋就提出让她不穿内裤,直接让
父亲看到下面,那次还亲自把她抱到父亲床上,这一次,他说不定真做得
出来。栗莉越想越有这个可能,使劲摇头说:」你少打鬼主意,想都别想
,没有商量。「

  瑞阳探着身子,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奇怪的是粟莉并没有过激的
反应,只是脸慢慢红了起来。

  侧头羞媚的看了一眼丈夫:」真的要这样啊,你觉得会有用吗?「

  」放心吧老婆,我觉得绝对有用。「瑞阳呵呵笑道:」同住一个屋檐
下,我和爸总不能一直互相回避着对方吧?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回避,总有
不小心撞见的时候。既然这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以后撞见的时候,也
不会太尴尬。「

  栗莉想了一会,红着脸说:」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以后,不许
再打别的坏心思。「

  」我有那么多的坏心思吗?「瑞阳叫屈,然后嬉皮笑脸地问妻子:」
比如呢?「

  」整天没个正型。「

  正好前方红灯,栗莉踩下刹车,羞涩的飞了一眼丈夫,咬着下嘴唇说
:」我不管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总之以后……我和爸做的时候,不许你
突然闯进房间。那个样子……太尴尬了。「

  瑞阳呵呵一笑,说:」好,我答应你,但以后如果孩子醒了,你们也
不能不管不问,大不了你先过来把鹏鹏哄睡,然后再过去就是了。「

  」嗯。「栗莉想了一下,满脸红晕的点了点头,松开离合,继续前行


  一路上,瑞阳一直在不住的偷看妻子美丽的侧脸。即使已经结婚数年
,在一起的时间更长,算是老夫老妻了,他仍是止不住的会时时为她心动


  妻子的贤惠和美丽是不用说的。尤其是最近两三个月来,从她善良又
善解人意的答应他的请求,发自内心的接受以那样的方式,帮助他成全对
父亲的孝。以及在勾引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羞涩与春情,都让他对她的
爱更加上升了一个层次,甚至是感激和感动。

  虽然没有说话,但妻子明显由他偷看自己的目光里,感受到他的深深
爱意。一种幸福的感觉一直在车内氤氲着。

  到了小区楼下把车停好,栗莉要开车门的时候瑞阳拉住了她,把手放
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摩挲着:」老婆,想好今天穿哪件睡衣了吗?「

  」今天还是,不要了好吗?「

  栗莉说着,抓住丈夫的手不让他向阴部深入,为难的看着他说:」老
公,连续做了两天了,又都是连续陪爸和你两个人,如果今晚还做,显得
太淫乱了。我不想让爸……觉得我太淫荡,好像我性欲多强烈似的。「

  瑞阳打量着妻子的眼睛,看懂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和某种不安,伸过
去的那只手体贴的由抚摸大腿,变成握住妻子的手,紧了两下,说:」好
,我懂你的意思,不只是今晚,任何时候只要你不想,我都不会勉强或强
迫你。「

  」谢谢你,老公。「栗莉亲了他一下,然后倾斜身子靠在他的胸前。

  两个人静静的依靠着,享受这片刻的柔情蜜意。瑞阳用嘴唇亲吻妻子
的头发,温柔的问她:」那你自己觉得呢?「

  」嗯?「栗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丈夫问的是什么。

  瑞阳继续吻着头发:」就是,你有没有感觉,自己的欲望更强了?「

  栗莉的身体颤了一下,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大方的在他怀里点头承
认:」嗯,感觉是比以前,强烈了……很多。「她似乎想要继续说什么,
却又停住了。

  」说啊老婆,我们两个有什么不能说的。「瑞阳鼓励她。

  栗莉害羞的声音:」从开始勾引爸,我就感觉生理上越来越容易动情
,下面特别容易湿。「说着,放开握着的手,拿着他的手指从内裤旁边伸
进去,探摸自己湿漉漉的下体,」尤其是这两天,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只
要一想到头天晚上,连续和爸还有你做爱,下面就会有感觉,控制不住的
流出东西。刚才在路上,听到你说下次如果鹏鹏醒了,让我和爸停下先过
来哄睡孩子,再过去继续和爸做,我就又湿了。「

  」所以,你说今晚不做,并不是你真的不想做,或者身体上承受不了
。「瑞阳的指头在湿滑的肉缝里轻勾了几下,惹得栗莉发出春意的娇嗔,
接着说:」甚至你在生理上其实是很想要的,只是因为心理顾虑才不想做
,是这样吗?「

  」嗯。「栗莉羞涩的点头,挪动身体,把头更深的藏在他胸前,低声
说:」老公,我真的有点害怕自己,会被身体的需求支配,变成一个思想
中全部都是性和做爱的淫乱女人,所以我希望能在某个时候适当的克制一
下,时间由我自己看情况而定。只要你能理解我,不强求我,我以后也会
尽量配合你,试着满足你想要的……那些想法,但不是现在,我还需要点
时间。「

  听了妻子的话,瑞阳惊喜的双手端着她的脸,捧到自己眼前:」莉,
你是说……「

  栗莉被他看得满脸通红,却还是看着他的眼睛,恨声嗔道:」昨晚你
推门,还有你让我上下班时当着你的面亲爸,平时也可以适当的和爸表示
亲密,难道你不是想着让我们早点适应在一起的尴尬,方便以后在现场…
…亲眼看我和爸做爱,甚至像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你和爸……同时和我
做?你别想否认,说你没有这些龌龊念头。「

  」那你是答应我了,老婆。「瑞阳眼睛里的那种喜悦,毫不掩饰。

  」呸,我才没有答应你。「粟莉说:」我只是说我需要一定时间,尽
量去尝试着适应和调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而且关键是在爸那边
,爸毕竟是老一辈人,他能够接受我们对他的这种孝,并不代表他能够接
受三个人一起,那的确……太淫乱了。「

  听完妻子的话,瑞阳兴奋的放开她的脸颊,双手互相搓动着说:」好
老婆,时间上没问题,只要你愿意去尝试调整。至于爸那边,呵呵,我有
一种直觉,给爸一点时间适应,爸肯定也会同意的。「

  」你就这么肯定?「栗莉斜睨着他。

  」你没发现吗老婆。「瑞阳嘿嘿笑着:」前两晚爸和你做的时候,表
现可以说完全出于我们俩的预料,不再是被动的接受,而是主动的要求你
配合,尤其是没有迫不及待的插入,两次都是先用嘴和手弄你下面,甚至
可以说是在玩弄了。「

  」这说明了什么?「瑞阳继续兴奋的分析:」这说明爸在性方面其实
并不保守,甚至表明,不只是我们感受到刺激,爸应该也感受到了。你说
呢老婆。「

  栗莉听丈夫说到公公在玩弄自己,脸刷的一下涨红起来,但回想当时
的情景,特别是第二晚两个人面对面搂抱着,她蹲坐在上面套动的时候,
和公公的目光交流,公公显然是感受到了那种刺激的。再加上为了尽快射
精,公公对她说并且也请求她说的那些粗话,栗莉不得不承认,丈夫的分
析是有道理的。

  不由在心里无比羞恼的暗恨自己遇人不淑:本来已经嫁给了一个大色
狼,如今难道还要加上一个老淫棍?

  这样想着,伸手在瑞阳胳膊上狠掐了一把,羞赧地咬牙道:」你们爷
俩没一个好东西。当初真是被爸的老实憨厚给骗了。「

  瑞阳这次也不叫痛了,继续乐呵呵的说:」虽然不知道爸是因为什么
原因,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爸自从知道真相以后的巨大转变,却是
显而易见。可惜你告诉爸真相的时候,爸马上敏感的猜到乱来小夫妻的Q
Q是我们,你当时也承认了,不然的话就可以通过用那个号和爸聊天,想
办法引导他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和感受了。「

  栗莉不满的白了眼丈夫,撅着嘴说道:」你还怪我呀,是爸太聪明,
而且之前,我们也露出太多的马脚了。「

  」我没说怪你,只是说可惜。「瑞阳说完,想了想,继续说道:」这
样吧莉,晚上不是不做爱吗?吃完饭你就对爸说你这两天累了,想早点休
息。回房间后给爸发信息说想和他聊会天,等爸上了QQ,我们仍然用小
夫妻的号和他聊,说希望能和他坦诚交流一下彼此的内心感受。具体怎么
聊,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栗莉想了一下,认为老公的话可行,而且她自己也很想了解公公的一
些真实想法。如果面对面和公公谈论那些话题,毕竟会不好意思,用QQ
聊,虽然已经知道了真实身份,毕竟隔着一层网络,有什么话也不至于说
不出口。

  于是点了点头,说:」好。「

  既然已经拿定主意,栗莉就催丈夫赶快下去,说:」快上去吧!到了
家不下车,在车里黏黏糊糊,卿卿我我的,被邻居看见,成什么样子。「

  于是,在瑞阳和栗莉夫妻俩到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因为知道父亲在带鹏鹏,瑞阳取出钥匙自己打开家门。听到开锁的声
音,父亲抱着孙子从沙发起身相迎,儿子和儿媳已经进来了。在门厅换好
拖鞋,先进门的瑞阳叫了声」爸「,从父亲手中接过孩子,往客厅里走,
而后面的栗莉,却拦腰把父亲抱住了。

  」啵「的一声,栗莉忍着羞意,在公公的嘴唇上亲了一口,说:」辛
苦了,爸。「

  被儿媳的动作吓了一跳的父亲,紧张的一边扭脸去看儿子,一边拉扯
儿媳的胳膊,谁知栗莉抱的更紧了。

  毕竟是第一次,在瑞阳的面前和公公做出亲热举动,栗莉微微仰着的
脸颊上呈现两片红云,执着的等待着公公的回吻,撅着小嘴撒娇:」就不
亲我一个呀。「

  父亲正窘迫的手足无措间,儿子已经坐到沙发上,看着这边笑呵呵的
说:」爸,一天没见了,亲一个呗。在国外很多国家,家人回到家里,都
要互相亲吻表达问候的,国内现在也很普遍了。呵呵。「

  听儿子这么一说,父亲的脸更红了,看着儿媳羞媚的娇颜和期待的眼
神,不由得心中一阵迷醉,身不由己的低头亲了下去。嘴唇刚碰到又离开
了,讪讪的笑说:」你们也累了一天了,让小莉先休息一会,再做饭。「

  栗莉嗔了有心无胆的公公一眼,把他放开,直接走向厨房:」我不累
,现在就做饭,爸你来帮忙。「

  」哎!「父亲答应着,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

  晚饭很快做好,一家人吃得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吃完晚饭,栗莉坐在沙发上一边喂孩子喝奶粉,一边逗他说话亲热。
等父子俩先洗完澡,然后起身自己去洗澡。

  于是父子俩一边逗着鹏鹏,一边看电视聊天。过了一会,栗莉从房间
里出来,身上穿的是一身相对保守点的睡衣,瑞阳便注意到了父亲眼神里
的一丝失望。

  栗莉先把三个人换下来的衣服收齐,放在洗衣机里洗,然后才走过来
坐在父子俩之间,和他们一起看电视。父亲搬过来后,每天上午一个人在
家,都把房子打扫擦拭的干干净净,栗莉除了晚上洗洗衣服,也没有太多
的家务要做。

  等衣服洗好,不用妻子有任何表示,瑞阳就已经心领神会的,自告奋
勇拿到阳台上去凉,留出时间让栗莉和父亲说话。

  瑞阳不在旁边,栗莉和父亲放在中间的手默契的扣在一起,眼神无声
的交流了有好几秒,栗莉才带着歉意的说出:」爸,今晚不做了好吗?「

  」哦,好,好!呵呵。「父亲怔了一下,然后笑着连连点头说好,却
隐藏不住眼神里面的失落,和一抹复杂的担忧。

  」爸,你别多想。「栗莉握着公公的手紧了紧,害羞地解释:」真的
不是瑞阳生气昨晚的事,不让我和你做,不然的话,进门的时候我也不会
当着他的面亲你。是因为前两晚……做的太多了,我有点累了,想早点休
息。「

  听栗莉这么说,父亲的心放松了不少,对儿媳发自内心的的关爱更是
压倒了一切,抛开心中的欲念,宽大温暖的手掌用力包住她的小手,目光
里满是疼惜和关怀,说:」放心吧,我没事。小莉,你一定要注意好身体
,有什么不舒服就说出来,在这个家里,以后得全靠你。一会你和瑞阳早
点休息,我多看会电视,开小点声,你们不用管我。「

  公公的体贴和善解人意,给栗莉的心中带来一阵温馨和感动。

  看了一眼凉台,发现瑞阳正往里面偷看,却还是把身体往父亲旁边挪
了挪,上身半仰半靠在他宽阔的胸前,娇羞的抬着脸示意让父亲吻她。

  父亲犹豫了一下,似乎想扭脸去看凉台方向,又忍住了,缓缓的低下
头,把嘴唇轻轻印在儿媳娇嫩红润的双唇上。

  公媳二人的嘴唇微微张开,温柔的来回轻吻着,虽然没有渡津噙舌的
深吻,只是浅尝辄止,却已经足够两心相通,心动神摇。

  感觉到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有点急促,心跳也越来越快,栗莉抬
手把公公的脸推开。再继续吻下去,她会忍不住想要马上到公公的房间和
他做爱了,想必公公也是同样的感觉。

  正好瑞阳走了进来,栗莉又飞快的在公公脸上亲了一下,坐正身子抱
起鹏鹏,站起来说:」爸,你别看得太晚,要是睡不着,就上QQ我们聊
会天。「

  」嗯,好,好,我就看一会。「父亲红着脸点头回应,拿过靠枕放在
腿上,遮挡睡裤裆部明显的一团凸起,不好意思抬头去看儿子的脸。

  」呵呵,爸,我和栗莉先回房间了。「瑞阳呵呵笑说,张开右手拥着
栗莉的肩膀,转身去了卧室。

  瑞阳在后面关门,然后来到正哄鹏鹏入睡的妻子身后,抱着亲吻了几
下她的脖子,一只手就不老实的绕到前面,往妻子的内裤里探去。

  」不要摸了,湿了。「栗莉知道他想干什么,一边抖动身体哄孩子,
一边娇羞的承认:」刚和爸亲一会,下面就湿了。「

  瑞阳的手还是坚持的伸了进去,栗莉也没在阻止,于是瑞阳就摸到了
满手的湿热爱液。

  」别摸了好吗?再摸,等会又都忍不住要做了。「栗莉低吟了几声,
发出请求。

  」嗯。「瑞阳答应着把手抽出来,绕到妻子面前,把手上的水展示给
她看:」怎么这么多呀,是不是因为在我眼底下……「

  」你说呢?「栗莉羞媚的嗔丈夫:」还不是因为你出的鬼主意。「

  瑞阳欣喜的目光看着妻子,又忍不住想要搓手:」老婆,你是不是也
觉得,如果真在我面前和爸做爱……会很刺激?「

  」去你的,看你那一脸色样,我可什么都没说。「栗莉咬着嘴唇踢了
丈夫一脚,说:」别说了,还是先想想等会怎么和爸聊天吧,都还不知道
……爸是怎么想的呢。「

  瑞阳于是忙着去开电脑,先将自己和栗莉的平常用的Q上上去,然后
把乱来小夫妻的号也登录上去。

  栗莉这时也把鹏鹏哄睡着了。过了一会,对面传来关门声,紧跟着不
一会,父亲的QQ头像亮了起来。
 
TOP Posted: 2018-03-06 12:07 | 回9樓
wx8330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4729
威望:4290 點
金錢:302445 USD
貢獻:169927 點
註冊:2008-08-16

第九章

  看着父亲的头像亮起,夫妻俩却面面相觑起来,谁都不肯接过笔记本
电脑。

  」别看我,你自己想好事,自己去聊。「

  虽然知道和父亲聊天的任务,最后肯定会落到自己身上,但看着瑞阳
笑嘻嘻的样子,栗莉还是有点来气,靠坐在床头,故意嘟嘴说道。

  」莉,好老婆,还是你来聊吧。「瑞阳做出一副苦脸,搂着着妻子的
肩膀摇晃:」我和爸两个大男人,聊那些话题,多尴尬!根本就说不出口
。再说以前差不多都是你和爸聊的,你们交流的时候气氛真的很好,爸已
经习惯了。「

  」我不,现在爸知道是我们了,你尴尬,难道我就不尴尬?「

  栗莉拖拖延延的一直不肯,一方面是有意为难丈夫玩儿,一方面是因
为想到之前自己就是用这个号,和公公交流那些羞人的话题,对公公进行
勾引,脸上确实开始发烧。以前不知道彼此的身份还好,现在知道了,那
些话怎么都不好意思再说出口,何况今晚聊的还是更加深入和羞耻的话题


  」好老婆,你不是也很想知道爸的快速转变和他真实的想法么?「瑞
阳再次把笔记本放在栗莉面前,继续请求:」如果连聊天都不好意思,那
只有你们在一起做爱的时候,你面对面的问爸了。就算你好意思当面问,
爸会好意思承认?「

  栗莉想想也对,真在那个时候,她可能只会更加问不出口。正在心里
给自己打气的时候,丈夫笑嘻嘻的在她耳边又说:」老婆,你和爸都真刀
真枪干过有几次了,而且昨天晚上,你们还互相爆了粗口,你连射儿媳妇
屄里这样的话都说了,现在只是聊聊天而已,还这么害羞?昨晚可不是我
教你说的,呵呵。「

  栗莉被这几句话臊得满脸通红,想要去掐丈夫,想到他说的毕竟是实
情,于是只能发出两声不依的哼哼来遮羞。

  对方的QQ亮了有一会了,这边的几个QQ却没收到任何信息,夫妻
俩知道父亲在等,或者也像他们一样不知道怎么开口。

  栗莉把手放上电脑,整理了一下思路,在瑞阳早就点开的对话窗口打
了一句话,发出去。

  」爸,是我,你还没睡吧?「

  过了一会,父亲才回复过来,似乎有点吃惊怎么是用这个号聊:」小
莉?还是瑞阳?「

  」我是小莉,是我在打字。「

  」瑞阳呢?「虽然父亲肯定知道这边会是怎样的情况,还是迟疑着发
来一句进行确认。

  」在我旁边。「栗莉很快回过去。

  」嗯。「父亲回应的很慢。

  粟莉想了想,很快的打出一段话:」爸,上次告诉你实情,这个号就
是我们,也被你聪明的猜到了。从那之后我们就很少进行那方面的交流。
可是瑞阳和我觉得以前QQ聊天的方式很好,可以坦诚说出彼此的内心,
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从你搬过来,特别是最近两三天,我和瑞阳对你的
表现和转变感到好奇,也有点惊讶,所以想和你聊聊,相信您对我们肯定
也有所疑问,今天晚上,我们都坦诚的在QQ上说出来好吗?「

  打完后,栗莉询问的看着丈夫。瑞阳认为妻子这种开门见山的开场白
非常好,竖了竖大拇指。栗莉于是点了发送。

  然后就是长时间的等待。

  虽然知道父亲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考虑,打字速度也慢,但如果不是头
像一直亮着,夫妻俩甚至怀疑父亲是不是因为羞愧和难以启齿,已经做了
逃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俩对视的目光由狐疑变得忧虑,差不多快有十
分钟的时候,粟莉已经打算放弃这次交流了,飞快的发过去一句:

  」爸,如果您觉得不好意思说,就不聊了,早点休息!「

  几乎与此同时,父亲的信息也发了过来,而且是很长的一段话:」小
莉,瑞阳,虽然小莉在对我说出实情之前,我就有所感觉,瑞阳你应该是
知道的,我只是不敢相信。因为打从一开始,小莉在我面前的那些露出,
对我做出的那些亲密动作,瑞阳你几乎都是在场的,即使你不在眼前,也
都是同在一个家里,同处一个空间的。

  瑞阳,爸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从小就孝顺。但是每一个父母,养育
儿女长大成人都是天经地义的,爸从来没有想过要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回报
,能够看到你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就是我最大的欣慰。爸真没想到,你
会用这种方式,让我的晚年得到快乐,可以拥有小莉这么美丽的女人。

  不管怎么说,爸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想开了。因为老家村子里,也
发生过类似的事。既然我已经和小莉发生了,小莉也是你支持才这么做的
,你们俩为了我,都可以不顾伦常,承受压力。如果我为了世俗的眼光而
继续逃避,或者私下里和小莉偷偷摸摸,掩耳盗铃,才真是失去了作为一
个父亲和长辈的担当,更对不起你们的一片孝心。

  瑞阳,从知道真相那天开始,有句话就一直在我心里打转,想要亲口
对你说,却又总是难以启齿。今天晚上,借着这个机会,爸要对你说:儿
子,谢谢你!「

  栗莉和瑞阳都没想到,父亲居然会用这样一番话作为开头,感动之余
,又感觉父亲的话语,未免显得太正式太严肃了,让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瑞阳挠挠头,苦笑着接过电脑打出:」爸,是我,瑞阳。不用谢我,
你应该谢的,是栗莉。「

  父亲回复:」嗯,爸知道。小莉这么好,又这么贤惠,你提出这么个
事她都答应了你,所以你以后更应该对小莉好,咱老陈家的男人,做人一
定要有良心。「父亲回复说。

  瑞阳看到回复后灵机一动,打出:」爸,对栗莉好,你也有份呀!她
现在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媳妇,嘿嘿。「也不征求栗莉的意见,直接发了出
去。

  粟莉看到后,羞得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

  父亲显然不知道如何去接,只回复了两个字:」呵呵。「

  瑞阳继续借题发挥:」爸,你以前只知道栗莉漂亮,能干,持家,贤
惠,现在又知道她别的方面的好了吧?呵呵。「

  父亲这次连呵呵也不发了,半晌回复一句:」你这混小子。「

  栗莉生怕丈夫说出更难堪的话,抢过电脑,打出:」爸,我小莉,别
理他,我们聊。「

  父亲回复:」嗯。「

  栗莉问:」爸,你前面说村里发生过类似的事,是指的什么?「

  于是父亲就又发过来很长一段话,把年轻时候听那个老光棍说的,关
于村子里那对父子和儿媳同时在一张床上的传闻说了一遍。

  看完父亲的话,瑞阳和栗莉对视一眼,目光都在发亮。原来,世上真
的不只是他们一家有这种三人关系,在三十多年前,更为保守的农村,就
已经有这种事情了?

  夫妻俩一下子都有了松开一口气的感觉。莫愁前路无知己,相伴自有
过往人!

  栗莉低头飞快的打完发出:」爸,你就是因为这个传闻,在知道我和
你发生关系,是瑞阳提议和支持的真相后,才一下子转变这么快的吗?「

  父亲先发来一个惭愧的表情,然后接连发来好几长串文字:」是这样
的。以前虽然心里有所察觉和怀疑,但是毕竟没有得到确认。

  在我心里,如果瑞阳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小莉自己私下里和我发生
接触,无论小莉多么年轻漂亮,温柔贤惠,我心里多么喜欢疼爱她,都绝
对不会接受的。

  除非有另外一种可能,小莉私下告诉瑞阳在性方面不行,我会考虑接
受。因为在以前老家农村,儿子不行或不能生育,由兄弟或者父亲代替,
是常有的事。如果真是这样,至少可以把小莉这么好的儿媳留在瑞阳身边
,留在我们这个家里。

  所以,在最初两次小莉的露出胸部后,我躲避回了自己家里。后来你
们俩到我住处,还发生那样的事,以及几次瑞阳用话语对我的暗示,尤其
是瑞阳说「家里就小莉一个女人,我们只能用这一个媳妇了」这句,才让
我意识到瑞阳可能是知道的,然后我就马上想到了几十年前村子里的那件
事。

  有了这方面的原因,加上当时你们用这个小夫妻和我聊天,开导我放
开顾虑和世俗眼光,享受生活,享受儿媳的给予,我才开始一点点打开心
结,最终和小莉发生了关系。

  但是在我心里,背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偷情,仍然是个沉重的心理
负担和压力,让我无颜面对瑞阳,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父亲。

  直到小莉那天向我说出了实情和真相,我才真正相信当年从那个老光
棍口中传出的事情,是真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开始放下心理负担,既然瑞阳有这个心,也支持
,小莉自己也愿意,而且我和小莉也已经发生过了,如果还继续逃避这个
事情,不光辜负了你们的一片心意,我们这个原本和睦幸福的家,以后也
会蒙上阴影。

  所以,我才这么快转变了自己。「

  看完父亲的解释,栗莉和瑞阳的眼神久久对视,都感觉长长的松了一
口气。

  夫妻俩交流了一下,都很想多了解一些那家的情况,于是栗莉打字问
道:」爸,那你知道他们家的具体情况吗,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生的吗?「

  父亲回复:」呵呵,住一个村子,情况都知道,那家也是孩子的娘早
早去世了,当爹的一个人拉扯儿子长大。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应该没人能
知道,村里人猜来猜去,认为如果事情是真的,应该是因为那个时候农村
穷,一家人就住在三间相通着的筒子屋里,就算隔着中间一间,左右两间
屋也就隔十来米远。

  当爹的辛辛苦苦挣钱给儿子娶了媳妇,小两口晚上做那事,他爹能听
不到?他爹当年才四十来岁,正值壮劳力,身子比儿子还夯实,每天晚上
听着,能睡得着觉?最后可能是儿子看着自己的爹太煎熬,不忍心,就半
夜自己装睡着,让媳妇到公爹屋里做了那事,一来二去的,最后发展到在
一张床上。或者还有别的开头,谁知道呢!「

  栗莉先发了一个笑脸,然后犹豫了一下,打出:」爸,那个儿媳漂亮
么?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瑞阳没想到妻子竟然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不由得佩服女人的比较心
理真是强大,相隔着几个年代,都会拿到一起比较,暗自好笑。

  父亲显然也没想到,回复:」呵呵,我那个时候年轻,还是我当兵以
前,听那些叔叔伯伯们拉家常说的。当时那个儿媳和你一样二十多岁,印
象中个子比较矮,模样一般,但是比较丰满,出门的时候见人很害羞,不
怎么说话。农村媳妇风吹日晒的,哪能和你比?小莉你不光比她漂亮,个
子也高,身材,皮肤更没法比,当然是你好看!「

  瑞阳刚佩服完妻子,又不由得不佩服起父亲,这甜言蜜语夸人的话儿
,比起自己丝毫不差,呵呵。

  栗莉快速发出:」甜嘴。「

  接着红着脸打出:」爸,您和那个公爹的经历差不多一样,你能说说
,在接受了儿子儿媳这方面的孝,和儿媳做的时候,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
,真实感受是什么吗?「

  栗莉打完后没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丈夫。瑞阳精神一振,知道妻子
是要开始进入正题了,给她送去鼓励的眼神。

  消息发出,父亲那边回了个:」小莉,这个……「好一会都没有下文


  栗莉飞快的打出:」爸,是因为瑞阳在我旁边,不好意思回答么?「

  父亲回过来:」……有点。「

  栗莉继续:」坏爸,不在瑞阳眼前,做都做了有几次了,当着瑞阳聊
天,说就不好意思说了?不是说了今天晚上,我们互相坦诚相见的吗?「

  父亲过了一会回复:」嗯,我说。怎么说呢,那个公爹身强体壮,正
当年。我一样从小也在农村干农活,又在部队干侦察兵,锻炼了几年,在
这个年龄有那种需要是正常的。你和那个儿媳一样,都年轻,一旦有了这
种机会,我们很难控制的住。至于做那个的时候,心里肯定会觉得对不起
儿子,其他的,就是身体上的快乐和得到满足吧!「

  栗莉回复:」爸你说话不老实。「

  停顿了一下,接着呼吸不匀手指微颤的打出一段文字:」爸,我还是
和以前一样称呼你老男人吧,这样方便交流。老男人,和自己的儿媳做爱
,你只是身体上的快乐,和生理需要得到满足吗?那前天晚上做爱之前,
你的儿媳站着,你说想……看她下面,然后又用嘴亲,而且非要用手……
把她弄到高潮。还有昨晚,为了快点射出来,你对儿媳说那样的话,也让
儿媳跟着你说,是怎么回事?这些只是简单的身体快乐和满足吗?「

  打完后,栗莉的整个脸红晕无比,害羞的看着丈夫:」真的要发吗?
不要问了好不好?「

  瑞阳的表情既激动又赞赏,很认真的用力点头。

  栗莉一咬嘴唇,纤指点了下去,发送的同时,呼吸似乎粗重了一下。

  瑞阳更察觉到妻子半支着的两条腿在轻微的抖,于是手从臀下绕过去
摸她下面,之前刚擦过不久的阴部,又已经流了不少。栗莉和丈夫目光炯
炯的对视一眼,没有阻止,也把手伸到他下体,用力捏了几下坚硬的阴茎


  这个时候,父亲的回复发了过来:」小莉,你把这些……都和瑞阳说
了?「

  接着补来一条:」不怕瑞阳听了生气,心里难受吗?「

  栗莉把丈夫仍然在阴部抚摸的手拉开,横了他一眼,低声说:」感受
一下就行了,你一直摸,我没办法集中精力,还要不要聊了?「

  瑞阳这才嘿嘿一笑,收回了手。

  眼睛看着妻子思考了片刻,打出:」你说呢老男人,整个事情都是你
儿子提出和支持的,他为了孝敬您,献出了自己老婆的身体,你说他有没
有权利知道?或者说,你是希望你的儿媳瞒着他?「

  父亲回复:」小莉,瑞阳,我不是这个意思。「

  栗莉:」至于第二个问题,你是他爸,你希望自己的儿子生气难受,
还是不生气不难受?「

  父亲:」当然不希望。「

  粟莉写道:」老男人,你别紧张,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儿子听自己
的老婆,描述她和他的父亲发生关系的细节,并会不生气,也不会感觉到
难受。你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父亲回复:」我是想了解一下。不管怎么说,一个男人愿意接受自己
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是很不容易,也难以理解的事情。因为是我
的儿子,我更加希望知道瑞阳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栗莉看完,拿询问的眼神看着丈夫,说:」老公,那我直接和爸说了
?「

  瑞阳知道妻子指的是什么,脸上的表情难得的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坚
决的点了点头。

  栗莉便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目光玩味的嗔道:」我看你呀,为
了那些龌龊的想法,连脸都可以不要了!「

  瑞阳讪笑,脸蓦地红了起来。
TOP Posted: 2018-03-06 12:08 | 回10樓
wx8330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4729
威望:4290 點
金錢:302445 USD
貢獻:169927 點
註冊:2008-08-16

第十章

  看到平日里对自己百般取笑使坏、装傻耍赖,脸皮厚度堪比城墙的丈
夫脸上,居然也会出现赧色,栗莉心里有种终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的解气。

  小小得意一下后,把视线转回笔记本屏幕,写道:」老男人,你听说
过淫妻心理吗?「

  过了一会,父亲回复:」听说过,这几年,电视和报纸上有不少这方
面的新闻和报道,觉得好奇,我就看了一些,不过没太关注过。「

  栗莉:」那你具体了解有多深,或者说,你知道淫妻心理具体是什么
意思么?「

  父亲像是在考虑,又过了一会才回复:」其实,对这个事,是你们用
这个号和我聊天,我才真正有所了解。就像你们以前说的,那是一种新潮
和前卫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吧。抛开传统思想,享受生活,享受性。「

  栗莉:」对,说得很好,爸你继续说。「

  父亲:」前几天,搬过来住之后,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我在网上搜了
不少关于这个的网页和资料,又多了一些了解。好像是说有那种心理的丈
夫,喜欢让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经常带着妻子参加夫妻交换,三
人行游戏什么的。至于那种心理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仍然一知半解。「

  栗莉:」呵呵,老男人,你了解的已经不少了。至于那种心理具体是
什么样子,聊完天,让你儿子给你发两个网址,里面有很多关于那方面心
理描写的小说和文字,你以后慢慢看。「

  父亲也发过来呵呵,说好。

  栗莉继续:」实话告诉你吧,老男人,你的儿子就有淫妻心理,你这
么聪明,可能已经猜到了一点吧。按照你的描述,你老家村里的那个儿子
,应该也是一样的情形。「

  打完看着丈夫,得到他的首肯后,发了出去。

  父亲过了好一会,才回复:」小莉,你是说瑞阳他……真的有那种心
理?「

  栗莉:」怎么了老男人,你很吃惊吗?我怎么感觉,你已经有一定的
心理准备了。「

  父亲发回:」是有点预感,但确认了,还是觉得有点惊讶。「

  栗莉:」呵呵,这很正常。老男人,你说搬过来住后,上网查了很多
这方面的网页和资料,是不是想对照一下,确认你儿子是不是有这种心理
,才提出让我和你做爱的?你很坏哦!「

  父亲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说:」我……「

  栗莉回过去一个敲打的表情,然后换回称呼,打了一段话发过去:」
爸,你可不许认为瑞阳和我,是为了寻找生活刺激,才勾引你和我做爱的
。瑞阳他当初是有一点点那种心理,但出发点是为了你的晚年有正常的性
生活,有利于你保持身体健康,同时补偿你为他失去多年的性福。至于后
来,他的这种心理有所加深,也是因为我用身体孝敬您,如果他没有这种
淫妻心理支撑,就算你是他的父亲,他也会非常难受,感情上会很煎熬。


  父亲马上发来焦急的解释:」小莉,瑞阳,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上网查资料,是因为担心瑞阳,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想到提出这个,
担心他的心里会不会很难受,才想从侧面试着了解一下。瑞阳和你为我付
出这么多,如果我还用那种眼光看你们,我……我就不光不是一个父亲,
更不是一个人了。「

  栗莉看到父亲急成这样,歉意的吐了吐舌头,连忙打过去:」好了好
了,爸,你千万别这样说,我和瑞阳担不起。我们相信你,刚才就是逗逗
你。「

  想了想,继续飞快的打出:」其实现在无论是您,瑞阳还有我,心里
是怎么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心里都不要再
有太多的负担,放松心理,好好的享受生活,体验快乐。尤其是爸你,以
后就不要再总是忧虑瑞阳的心理感受,担心他会不会生气什么的。「

  打完又去看身边瑞阳的表情,发现他正冲自己使劲竖大拇指,情不自
禁的有些小得意的嘻嘻一笑,点了出去。

  父亲很快回过来:」呵呵,好,知道了。「

  看到父亲这样说,栗莉打了几个字又飞快删掉,咬着下嘴唇停了下来
,目光狡黠而又羞涩的看着瑞阳。

  从妻子的眼神,瑞阳就知道她又要开始聊刺激的话题了,嘿嘿笑着,
用目光给她鼓劲。

  栗莉害羞的一笑,定定神,发出:」爸,我都说这么多了,你还没有
回答我的问题呢。「

  父亲似乎是忘了,问:」什么问题?「

  栗莉红着脸打字:」就是前两晚,你对我做的那些动作,还有那些话
,只是快乐和满足么。不许搪塞,要说实话,说出当时你心里真实的想法
和感受。「

  父亲很快回复过来:」呵呵……小莉,就不要说那么明白了,行不。


  栗莉:」哼!不行。是不是因为瑞阳在旁边,你怕他看到,不好意思
说。「

  父亲:」呵呵,有点。「

  粟莉眼睛快要滴水的瞥了眼丈夫,继续打字道:」就会呵呵,你儿子
为了孝敬您,把自己老婆都送给你享用,你享用的时候能做出来那些事,
说就不敢说了?自私自利的坏爸!「

  父亲又发来呵呵,没多久发过来一段:」当时心里是很兴奋。小莉你
这么漂亮,前两天又穿那么性感,尤其前天晚上,你穿那一身非常薄的出
来,既清晰可见,又若隐若现,我当时马上就……「

  栗莉知道公公指的是她的乳房、乳头和下体,俏脸一下子羞红。看到
父亲欲言又止,想必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代替他打出:」爸,你是想
说,看到我那样,你那里马上就……硬了是吗?「

  然后加上一个害羞表情,发了过去。

  父亲:」呵呵。「

  栗莉:」就会傻笑,这也不好意思说?没关系的,你儿子当时就注意
到了。爸你继续。「

  父亲回复:」是吗?嘿嘿。

  我往下说。当时我很窘迫,怕被瑞阳看到,就走在了前面。吃饭的时
候,我还是不好意思怎么看你,后来我发现瑞阳的眼神也显出……有那种
兴奋,我的眼神才开始大胆一点。然后……「

  栗莉:」然后什么?「

  父亲:」……你抱鹏鹏回房间的时候,我和瑞阳就同时看到了,你椅
子上留下的……那些水。「

  栗莉发出」呀!「和一个敲打表情,然后写道:」你们爷俩都坏,只
许你们两个男人兴奋,就不许女人也……「接着是一串好几个害羞。

  父亲先发来:呵呵!

  接着说下去:」后来在客厅里,你喂我吃水果,离那么近,清清楚楚
的就在眼前,没有男人受得了那个诱惑,如果不是……瑞阳在旁边,我当
时肯定就……「

  栗莉:」所以后来我去你房间,你就蹲在我下面,那样做了?「

  父亲发来一个流汗,回答:」是的。「

  瑞阳发现,父亲的打字和表情运用,越来越熟练了。

  栗莉脸颊潮红,羞涩的看一眼丈夫,然后才用微颤的手指打出:」那
你知不知道,做那样的动作,已经不是简单的享用我们给你的孝,而是在
……玩弄一个女人,尤其是,你当时玩弄的,是你的儿媳。「

  亲口说出公公在玩弄自己,即使隔着网络,也让栗莉刺激的两腿发抖
,清晰感觉到自己的两片蜜唇翕合了一下,流出一股水儿。

  父亲又开始流汗:」小莉,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

  栗莉通红着脸,咬着嘴唇继续打字:」还有昨晚,你怎么会想到说那
些话的?你知不知道,那样的粗俗话,我和瑞阳平常都很少说。「

  父亲汗流得更多:」对不起,小莉,以前我……急着想出来的时候,
也是那样,说习惯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立刻从父亲的话中看出了隐藏内容。瑞阳用目光示
意,栗莉于是问道:」爸,你说以前习惯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前和
婆婆……也这样?「

  父亲:」是的,那个时候,我每次出来,都需要很长时间,瑞阳妈妈
也是为了让我快点出来,就说那些话给我听……小莉,你如果反感,我以
后不说了。「

  瑞阳和妻子对视一眼,虽然很好奇的想多了解一些父亲和瑞阳母亲那
方面的事情,但为逝者讳,还是放过了。

  栗莉于是写道:」爸,和你开玩笑呢,看把你吓成这样。我并没说绝
对不可以,只是觉得前两天你突然那样,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有点奇怪
,也不适应。「

  父亲又发来一个流汗表情:」小莉,我是不是……有点为老不尊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就是控制不住。以后我……我……「

  栗莉看到父亲紧张的语气,忍不住又有了想要逗他的念头:」你以后
怎样?能控制住不再那样吗?还是以后,干脆不做了?「

  父亲那边发过来:」我……「

  然后半晌都没有了音信,显然是既没有信心控制的住,又更加不甘心
以后不做,所以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瑞阳就在妻子腰间捏了一把,吃吃低声窃笑:」老婆,你太坏了。「

  栗莉嗔了丈夫一眼,嘟着小嘴哼哼着说:」就只许你们爷俩轮流对我
使坏啊?我就是故意的,让爸着急一会。「

  瑞阳很识趣的闭上嘴,笑嘻嘻的看戏,免得殃及池鱼。

  又等了片刻,父亲还是没有说话,栗莉也不继续为难他,羞媚的看了
眼丈夫,接连打出几串文字:」呵呵,笨爸,我是故意逗你的,又当真了
呀?

  男人在那个时候,有几个能够把持的住,不原形毕露的。性,本来就
是人类本能的体现,快乐的源泉,既然是本能和追求快乐,只要两心相悦
,不强加给对方,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需要刻意压抑的。何况,这还是
你以前和婆婆……做和说习惯了的。

  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以后我是瑞阳的妻子,也是你的女人,在
那方面你怎么对我,都是可以的。前提是必须尊重,不能粗暴的强迫,如
果那样,任何女人都不会喜欢的。

  当然那些话,除非必要,以后能不说还是不要说,至少要少说。因为
总说那个,太害羞也太……淫乱了,懂了吗,爸?「

  父亲看完,很快回复说:」我懂了,小莉,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只
要你不喜欢,我都保证不会做,不会说的。「

  栗莉:」嗯,好的。「

  接着打出夫妻俩最关注,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爸,你现在知道了
,我和你做爱,瑞阳会兴奋,不仅仅因为你是他之外的男人,还因为我们
之间的关系,所以他觉得刺激。那您呢爸,你和我做爱的时候,脑子里有
那种感觉吗?因为和你做爱的,是你的儿媳妇,而从心理上,感觉到刺激
?「

  打字的时候,栗莉的手指就又有些颤抖,等到发出去后,瑞阳的手伸
下去,果然摸到她内裤完全湿透了,整个阴户和往下的部位,像刚从水里
拎出来似的。

  瑞阳不敢过于取笑,柔声说:」脱掉吧,老婆,这样多不舒服,脱下
来正好垫在屁股下面,不用垫着,再聊下去,床席都要浸透了,嘿嘿。「

  栗莉就掐了他一下,却配合的抬起屁股,让老公把内裤褪掉,卷成一
团,塞到臀部底下。

  这个时候,父亲的回复到了:」怎么说呢,现在社会上这么多儿子长
期不在家,公公和儿媳通奸偷情的传闻,恐怕他们除了相互解决身体需要
,肯定也很享受公媳关系的那种刺激。小莉,如果我说,我和你做的时候
,从来没有产生过那种念头,就太虚伪了。前两天晚上,我的脑子里浮现
出很多次那种想法,想到你是我的儿媳,我和你却在做那种事,而且你回
去后,还要跟瑞阳做,我的确感受到了……那种刺激,让我更加兴奋。「

  瑞阳和栗莉对视一眼,在彼此显而易见的兴奋神情之外,都看出了对
方眼睛里的喜悦和欣慰。毕竟,从最初决定献身行孝,近三个月的时间,
一路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不仅他们自己要突破重重心防
和世俗理念,还要时时担心与掂量父亲的心理承受能力。

  而通过今晚的聊天,父亲终于亲口承认了,和自己的儿媳做爱,他不
仅得到了身体上的快乐,生理上的满足,也感受到了那种心理上的刺激。
这也意味着,他们从今以后可以放下精神负担,没有心理压力的向父亲行
孝。甚至他们可以更进一步,三个人一起共同尝试着体验更多的快乐,而
不是给予和接受双方,别别扭扭,藏藏掖掖的,心存这样那样的顾忌和疑
虑。

  瑞阳注意到,妻子看完父亲的这段回复后,呼吸和自己一样变得有些
粗重,于是又把手伸下去,这次除了满手津湿温热,还感觉到了妻子的阴
部花瓣,似乎饱满肿胀了许多。用手指稍微触碰,那花瓣便随之翕合颤动


  」不要摸好吗?你一摸,我真的马上就想要了。「栗莉双颊烫热,紧
紧抓住丈夫的手,满是情欲的目光发出乞求:」老公,等和爸聊完好吗?
我们做一次。「眼睛暼向瑞阳高高涨起的内裤,又说了一句:」你也硬这
么久了。「

  瑞阳呵呵笑着,身体往上挪动,抱住妻子的肩膀,把脸贴在她滚烫的
脸上。

  栗莉重新集中一下注意力,正在思考接下来聊什么,父亲可能因为等
不及,发来一句。

  」怎么不说话了,小莉,是我说错什么了吗?还是你和瑞阳困了?困
了就早点休息。「

  看到公公的问话,栗莉感觉脸上更烧了。父亲在担心他们的精神状况
,牵挂着让他们早休息,而她和丈夫却因为和父亲的聊天,而爱液如潮,
情欲高涨。

  忽然又想到,公公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因为这样的聊天,而欲火难
耐,渴望做爱呢?

  栗莉赶紧打住念头,不继续往下想,也不敢问,毕竟已经说过今晚不
做了,如果问父亲想不想要,爸万一说想,自己这种状态下去他房间,岂
不等于不打自招:她因为和公公聊这些话题,而兴奋的难以自抑了?

  那样,未免显得她太骚,太淫荡了。

  于是侧着俏脸羞涩征求丈夫的意思:」老公,要不我们今天,就聊到
这里好吗?我们都这么兴奋,爸肯定也难受。如果再聊下去,我们可以做
,爸怎么办?「

  」那你就过去呗,让爸发泄出来。「瑞阳嘿嘿笑说。

  」去你的,都说了不做了,怎么好意思再过去?要去你去。「说完才
想到最后那句话完全不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瑞阳就在她大腿根」啪「
的拍一巴掌。

  」坏丫头!「

  」好了老公,别闹了,爸还等着呢。「栗莉笑完,在键盘上打出一句


  」爸,瑞阳是有点困了。以后再聊吧!「

  谁知父亲停顿了一下,却回过来两个字:」真的?「

  接着又发来一句:」我还以为你这么久没说话,是在和瑞阳……呵呵
。「

  通过这两条消息,夫妻俩都可以肯定,父亲那边和他们是同样的情形
了。

  栗莉发过去一句娇嗔:」坏爸,你想什么呢。「

  然后打出:」别瞎想了爸,早点休息,我明天……给你。「加上一个
害羞表情,发过去。

  父亲回复:」呵呵,好,那我睡了,你让瑞阳给我把你说的网站发来
,也早点休息。「

  瑞阳于是发了两个不需要注册登录等复杂步骤的网站。

  最后是互道晚安。

  等父亲的」孤松「Q号一下线,瑞阳就迫不及待扯掉了自己的内裤。
栗莉根本来不及关机,匆匆合上笔记本,把身体往下挪了挪,瑞阳已经伏
在了她的两腿之间。

  」哦……老公,舒服。「瑞阳勃挺的阴茎,刚一插入兴奋了整晚的阴
户,栗莉就销魂的呻吟起来。

  」刺激吧老婆,看到爸亲口承认他也觉得和你做爱刺激,你兴不兴奋
?「瑞阳大力抽插着说。

  」兴奋……老公,别说话……快点做。「栗莉双手抱住丈夫的后背,
扭动下体响应着他的动作,微微喘息地说:」嗯……啊……爸还没睡着,
让他……听到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瑞阳嘿嘿低笑着说:」大不了爸听到了,忍不住
,跑过来和我一起操你!「

  」坏死了你!就知道你想这样……爸才没你……嗯嗯……这么坏。「

  栗莉娇嗔的在丈夫后背用力拍了一下,重新把他紧紧抱住,在他耳边
喘息着:」老公,今晚别再刺激我了,本来说好不做……又忍不住做了,
快点射出来好吗,简单……做一次,早点休息,只要不这么……难受就行
。「

  」好。「

  瑞阳答应着,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吻着栗莉的脖子,微喘地问:」你
刚才答应爸,明天给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爸估计今天晚上也被你挑逗的
够呛,要不,就明天早上?你早起一会,或者趁我下楼买早点……「

  」嗯……好,明天早上……我看情况。「在丈夫越来越用力的抽送下
,栗莉的喘息也越来越混乱:」不过你不许……打什么坏主意,你答应过
尊重我的。「

  」好,我答应你。「瑞阳再次加快速度。

  」嗯!再用力老公……啊啊……我要来了……「

  栗莉下体越来越急促的扭动,随着几声压抑的哼吟,攀上了快感的谷
顶。瑞阳紧接着也一声闷吼,射出了精液。

  稍事休息后,栗莉起身拉丈夫一起去冲洗,瑞阳却说自己没怎么出汗
,不洗了,等会她出来的时候,拿条毛巾给他擦擦下面就行。

  栗莉于是拍了他一下,说声」懒虫「,一个人去了卫生间。

  瑞阳躺在床上拿起笔记本电脑,先把妻子和自己的常用QQ下线,下
乱来小夫妻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

  自从这个Q号起了这个网名,就一直不断的有人发来加好友请求,备
注里大都是夫妻交友之类的内容。以前和父亲常聊的时候,过几天就得清
理一次。这次好多天没上这个号,瑞阳就想顺便清理一下。

  清理的时候,瑞阳又习惯性的随便浏览一眼那些备注。

  清理到一个号码的时候,看到对方的网名是」空谷幽兰「,头像也很
熟悉,瑞阳就感到有些奇怪和不敢相信。于是重新把妻子的QQ登录上去
,找到那个平时非常熟悉的,与那个请求加入的网名和头像完全相同的Q
Q,点开资料,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仔细核对了一遍号码,也完全相同。

  而那个请求加入QQ的备注信息里,分明写着:

  你们好,我们是中老年夫妻,可以加我们吗?

  瑞阳就呆呆的,怔在了那里。 
TOP Posted: 2018-03-06 12:12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6-21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