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走向绿帽深渊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走向绿帽深渊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十章

  听到妻子回答,我顿时愣住了。

  原来在拍摄的时候,那些从下面攀爬到妻子身上的花枝藤蔓,有几条居然从
裙子底下伸了进去,直接摸上了她的阴部。不过最让我吃惊的还不在此。

  据妻子说,后来那几条花枝藤蔓仿佛具有自我意识一般,直接把她的内裤给
扯了下来。在妻子「化蝶成茧」的时候,有一条较为粗长的藤蔓抵住她的阴部,
并慢慢分开了她的阴唇插了进去,随着妻子在半空中的移动,那条藤蔓也跟着不
断在她的阴道里抽插,几乎每一次都深入到她的G 点。

  那个时候花枝藤蔓太多,一直站在下面的我,根本无法看到那几条对妻子作
怪的藤蔓。

  我问妻子那条藤蔓是什么模样的,小娟说当时自己无法看到,一边应付着拍
摄,另一方面下体又不断受到藤蔓的冲击,根本没有低下头去看它具体是长什么
模样的。

  不过根据藤蔓插入她阴部的感觉,小娟觉得藤蔓的头部好像是那种刺球一般
的东西,刚插入阴部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的疼痛感,就是觉得麻麻地,痒痒的。

  听着妻子哽咽般的描述,不知为何,我居然一点儿也没有生气,内心反而感
觉特别兴奋,脑子里也在不断回放着和脑补当初拍摄的情景。

  一只可怜的人形蝴蝶,被美丽的花枝藤蔓死死地缠绕起来,她自己根本动弹
不得。其中一条粗大狰狞的藤蔓仿佛触手一般插入了她那满是汁水的鲍鱼内,在
化蝶成茧的过程中,藤蔓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最终让这只可怜的蝴蝶达到了高
潮。

  这还不算完,妻子说,后来她整个人都被那条藤蔓给干的虚脱了,要不是其
他藤蔓缠着托着她,估计早就从半空中跌下来了。

  还有就是藤蔓散去的时候,那几条作怪的藤蔓居然又非常灵性的帮妻子把内
裤给拉了上去,全程一点儿异常都没有。

  我又问妻子为什么她当时没有喊出来,毕竟高潮的感觉一般人是难以忍受的,
尤其是她这种身体非常敏感的女人。

  小娟说当时她根本喊不出声,因为有条花枝直接从她的双峰之间,也就是乳
沟处穿过,直接将头部的花蕾强行塞入了她的口中,像极了球式口塞那种虐恋用
具。这些惊心动魄又撩人欲火的动作,都是在化蝶成茧的过程中进行的,所以外
面的人根本无法看到。

  不过,根据妻子的这些描述,也让我瞬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第一次就是我隐约听到她的呻吟声,不过并不敢确定,当时,应该是藤蔓触
摸到了她的阴部,并在上面不断抚动着。

  第二次就是我确信妻子的口中发出呻吟声,那个时候,肯定是她的内裤已被
藤蔓扯了下来,然后毫不留情的插入了她的阴道。

  接下来,就是妻子的头部也逐渐被花枝藤蔓给缠绕覆盖的时候,我看的很清
楚,她的眼睛似乎有泪花闪动,当时的她肯定在强忍着那条藤蔓带给她的快感。

  最后,藤蔓散去时,借着灯光,我又看到了有几条藤蔓上面似乎有晶莹透亮
的东西闪烁着,毫无疑问,那都是妻子的蜜穴中流下来的蜜汁。

  怪不得她的腿上有那一道白色的痕迹。原来是在她被那条藤蔓抽插到高潮的
时候,从蜜穴中流下来的淫水,逐渐干涸后所产生的痕迹!

  这一切,难道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如果像妻子那般说的,花枝藤蔓自己有了
灵性,我却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如果是有人在暗处操纵的话,又会是谁呢?孙强还是周立鸣,或者还有其他
人?

  看着妻子那红肿着的双目和委屈的表情,我却意外地没有任何愤怒,可面对
可怜的妻子我又十分不忍,只能叹了口气,将她搂入怀中,不断地安慰她。心里
居然还有些期待妻子能够再来一次这样的拍摄。

  我又想到天娱公司的其他拍摄室,是不是还存在其他的花样呢?还真是令人
期待啊!

  我抚摸着妻子的头发,不断安慰道:「老婆,别哭了。真没想到天娱公司居
然会做出这种事来,你放心,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们的。后天周一上班,我
就让律师起诉天娱公司,老公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其实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是发自真心的,只是面对可怜兮兮的妻子,我
也不忍让她受这般委屈,毕竟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合格的丈夫,是不能在妻子面
前示弱的,尤其是在妻子受委屈的时候。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啊。」

  小娟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伤心道。

  「唉……」我叹了口气,「是啊,我们要起诉他们,必须要有证据,可是我
们上哪儿去弄证据。老婆,不如这样,等周立鸣送来完成的写真和视频,我们再
做打算。」

  「说起来也算幸运吧,摄像机不会拍到这些的。」

  「老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不是那种过于传统的迂腐之人,
别难过了。」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道。

  经过我不断地劝说安慰,小娟的心里总算是好受了许多,我明白她真正担忧
的地方,就怕我一生气,认为她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一怒之下选择跟她离婚。

  过了两天,也就是周二的晚上,周立鸣夹着一个公文包来到了我家中,送来
了已经录制好的写真和视频。

  周立鸣打开公文包,从中取出一个DVD 盒。盒子上面还印有图文,正面是一
个女人的剪影,看剪影的身姿是妻子无疑。右侧印着「化茧成蝶」四个金闪闪的
大字,而背面则印着妻子的几张写真照片。

  「我们公司压制的视频写真都是超高质量的,无论在电脑还是现在的数字电
视上都是可以播放的。」

  周立鸣一边解释一边将其中的DVD 取出放入播放机内。

  很快,宽大的电视荧幕上显示出了目录,分的非常具体,左边一栏是分段视
频,右边一栏是所有的写真照片。

  当视频画面和写真照片呈现在了荧幕上,不得不说,天娱公司的拍摄效果和
拍摄质量的确很赞,还有就是拍摄的角度,也是无可挑剔。

  坐在我身旁的小娟,脸上也是有些惊喜之色,让我不由地松了口气,看来那
件事不会一直困扰着她了。

  周立鸣看到我和小娟都很是满意,当下也不再犹豫,又从公文包里取出几页
装订在一起的纸张,放在了妻子的面前。

  「嫂子,不知道你对我们的作品是不是满意,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兴趣或者工
作意向的话,可以和我们公司签一下协议,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都是可以的。」

  「兼职的话,无特殊情况,一周拍一次即可,我们孙董也跟你说过了,所有
的待遇和公司的正式艺人是一样的。」

  周立鸣适时地说道。

  小娟看了看桌上的协议,又看一眼电视荧幕上的视频写真,最终将协议慢慢
推了回去。

  周立鸣愕然:「嫂子你这是……」

  「对不起,我不想签约……」
TOP Posted: 2018-03-03 13:32 | 回9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十一章

  一时间,周立鸣完全被小娟表现出来的前后巨大反差给弄得一脸懵逼,甚至
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而我也是有些愣愣地看着妻子,难道她内心还对那件事情心
存芥蒂?

  「嫂子,你这……是对我们的拍摄作品不满意吗?」

  周立鸣小心翼翼地问道。

  妻子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把目光投向我,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之色。

  「对不起,我有些不太舒服,先失陪了。」

  妻子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向卧室走去。

  卧室门轻轻关上后,客厅里只留下我与一脸尴尬的周立鸣大眼瞪小眼。

  「南哥,嫂子这是怎么了?」

  良久,周立鸣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这个……我们先去外面说话。」

  我自知继续待在客厅不是明智的举措,当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向外走去。

  楼道内,我装作一脸严肃状,看着周立鸣。

  周立鸣被我严肃的表情盯得有些不自在,只能硬着头皮道:「南哥,有什么
事你就说,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冒犯到你和嫂子了?」

  「我问你,你们天娱公司可是正经企业?」

  「南哥,瞧你说的,我们天娱公司也是多少年的名企了,至少在本市那是无
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不是正经企业,能活到现在?」

  周立鸣笑着答道。

  「正经公司做不正当的业务,这我也是见识过的。」

  「南哥,你这开玩笑的吧,你也去过一次了,里面什么样你也是亲眼所见的。」

  周立鸣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我这样子算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我也不再有所隐瞒,见四下无人,便小声将那天妻子拍摄时的遭遇,跟对方
说了一遍。

  周立鸣一脸的震惊,双眼瞪的大大的,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说这些可不是编出来的谎话,我妻子刚才什么举动你也是看到了,按说
你们天娱公司拍摄等技术还是非常不错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想我妻子再
怎么矜持,肯定是非常愿意与贵公司签约合作的。」

  「但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说该怎么好?这可是毁女人清誉的事情,难道
要让我去请律师向法院提出诉讼?」

  「南哥,千万不要,咱们有话好商量啊!」

  周立鸣一脸的焦急之色,对我连连摆手道。

  「南哥,嫂子她……真遇到这种事了?」

  「你还跟我装傻是吧?你说你是不是知道这事的,或者说你也参与其中占了
一份?」

  「怎么可能呢?我实在是不知道啊!」

  周立鸣急的都要跳起来,口中也在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啊……」

  「你真的不知道?」

  我疑惑地看着他,一直紧盯着他的眼睛,试探着看出个所以然来。

  「南哥,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有这样的事情,那我也逃不了干系,肯定会跟
着遭殃,我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傻事呢?」

  听到周立鸣这般回答,再看他的表情和眼神,我断定他没有骗我,他可能确
实不知情。难道他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南哥,这样吧,明天我去公司亲自问问孙董,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么
孙董一定是知情的。你看怎么样?」

  周立鸣试探道。

  「那好吧,也只有这样了,不过我要尽快得到令我满意的答复。」

  「南哥放心,我明天一到公司就去找孙董问个清楚,你等我消息吧。」

  周立鸣回到客厅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不过经过紧关着门的卧室时,他顿了
一下。

  「南哥,你多安慰安慰嫂子,替我道个歉。」

  「行了,你先回吧,我等你消息。」

  周立鸣离开后,我敲了一下卧室门喊道:「老婆,开门啊!」

  最终,我还是没能等到小娟开门,只得取来备用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只见妻子正背对着我坐在床上,好像在望着窗外发呆。

  我来到她的身旁坐下,才看清楚妻子又哭过了,双目微肿,脸上写满了委屈,
令人心疼。

  「老婆乖,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你看你眼睛肿的。」

  我俯身吻了吻她的眼皮,舌尖上能够感知到那种咸涩发苦的味道。

  「我问过了,周立鸣他对那件事完全不知情,明天他会去公司问问那个孙强,
我们再做打算。」

  妻子扭头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妻子深吸一口气,缓缓了麻乱的情绪,轻声道:「饿了吧,我
去做饭。」

  不等我回答,她就径自走向厨房,忙碌了起来。

  看着厨房里拿到忙碌的美丽身影,我有些感慨。

  小娟一直就是这样的性格,有什么事情总喜欢憋在心里,从来不会对任何人
讲,就连我这做丈夫的也是一样。

  我还记得,我和她刚结婚的那会儿,就曾经对她说过:「你有什么事情说出
来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总是憋在心里自己默默承受?你不告诉别人,也可以告诉
我啊,难道是信不过我这做丈夫的吗?」

  「老公,女人总会有自己的小秘密,有些事情是不会对别人说的,是会隐藏
一辈子的,甚至自己的亲人也不例外。再说了,你平时工作这么辛苦,我又何必
把一些烦心事告诉你呢,我不想让你也因为我的烦心事而变得不开心。」

  妻子的回答我现在依旧记得十分清楚,或许此刻就是这样的吧,她心里有委
屈,有不能言明之苦,可她选择隐藏着自己的心里,不对任何人讲。

  「唉,看来只能等明天周立鸣的消息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件事。

  那盘清炒豆芽,我夹了一筷放入嘴中。居然是甜的!

  「怎么了?」

  妻子察觉到我有些不对劲,开口问道。

  「哦,没事。」

  我冲她笑了笑,肯定是妻子刚才炒菜的时候,误把白砂糖当成了盐撒了进去。
一向细心的她竟然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看来那件事已经对她造成了一定的心理
阴影。

  这时,妻子也夹了一筷豆芽放入嘴中,脸色终于变了一下,看向我的神情有
些尴尬。

  「对不起,我……我再重新炒过吧。」

  说着,小娟伸手端起桌上的那盘豆芽就要再去厨房。

  我赶忙拦下她:「老婆,没关系的,这样偶尔换换口味也很好啊。」

  这时,我突然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上,一道清泪缓缓滑落。

  「老婆你……」

  「是吗……很好吃对吧?」

  妻子喃喃自语一般。

  「老婆,你先坐下,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

  我摇着她略微颤抖的肩膀道。

  「啪」,妻子将手中的盘子放回到桌上,看向我的眼神有些空洞。

  「那你慢慢吃吧。」

  妻子的口中慢慢吐出这几个字来,随后,一脸茫然地向书房走去……
TOP Posted: 2018-03-03 13:32 | 回10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十二章

  妻子在书房里一直待到将近十一点,要是按平时这个点,她早就进入梦乡了。
但是此刻,她仍旧在书房里拿笔写着什么。

  我知道妻子有写随笔的喜好,但她并不是经常写,而是在自己比较郁闷,烦
心的时候才会动笔。只是不知道现在,妻子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写随笔。

  我从来没有看过她写的都是什么内容,这算是她的隐私,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我也不会去偷看,就像她不会去翻看我的手机一样,我们两人之间早就有了默契,
选择互相信任,选择对彼此忠诚。

  我拿着一盒酸奶走进书房,却见妻子不知什么时候伏在桌上睡着了。

  「老婆,快回到床上,不要在这里睡,会感冒的。」

  我走过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轻声喊道。

  「唔……几点了?」

  妻子揉了揉眼睛,微皱着额头问道。

  「都快零点了。」我把酸奶地给她。

  「谢谢。」妻子接过酸奶道。

  「谢什么,喝完赶紧去床上睡觉,要不然明天你可就要迟到了。」

  我提醒了一句,又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笔记本,上面写的具体内容没
有看清,只是那一页有些发皱,似乎是沾了水一样。

  第二天  ,我等待着周立鸣的电话,可一直等到晚上,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第三天  ,第四天……

  这一周眼看就要过去了,还是没能等到周立鸣的回复。这在期间,我也给他
打了好几个电话,听到的均是对方已关机的电子声回复。

  我甚至还专门去了他家里一次,可无论怎么按门铃,里面都没有任何的声音,
周立鸣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段时间繁杂的公司业务也让我无暇他顾,妻子也在备战即将到来的国企考
核,日子虽是忙碌,却也十分平静。

  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这平静的生活渐渐发生了变化……

  那天晚上,由于工作原因,我下班回家有些晚,可掏出钥匙走进客厅发现妻
子正和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说着话,挂在墙上的电视也开着。

  这女人我也是再熟悉不过,正是我的秘书张爱英,妻子之前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并没有多少交集。今天她早早地下了班,没想到来我家了。

  「方总。」

  张爱英看到我走了进来,急忙站起身。

  「坐,你们聊就可以,又不是在公司,不用这么拘束的。」

  我冲她摆摆手道。

  「本来我是打算回家的,但是有明天早会的文件在我包里放着,我想着还是
先让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就送来了。正巧杨姐在家,我们随便
聊了聊。」

  张爱英拿起包,冲我点点头:「方总,文件也送到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
了。」

  「不用这么着急吧,难得你来我家一次,就留下来一起吃饭。」

  我又对妻子道:「小娟你张罗一下。」

  但是妻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十指交叉,端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桌
子有些出神。

  「小娟!」

  我又喊了一声。

  「啊?」妻子被我的喊声惊了一下,回过神来。

  「哦,小英,晚上别走了,留下来吃饭吧。」

  妻子赶紧对张爱英道。

  张爱英笑了笑:「不给你们两口添麻烦了,我还是走吧。」

  她拎着包向外走去,半途又停了一下,扭头对小娟道:「杨姐,你的写真真
的很漂亮,改天要是再拍了新作,一定要让小妹欣赏欣赏,咱们多多交流学习啊!」

  说完,张爱英对我点点头就离开了。

  「这小英真是的,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没想到也有拘谨的一面。」

  我笑了笑,走进卧室换衣服。

  「对了老婆,听小英说到写真,她看你拍的写真了?」

  「老婆……」

  我喊了一声,回应我的还是只有沉默,我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却见妻子又坐
在沙发上开始发呆。

  「老婆,你怎么了,我这一回来就看到你魂不守舍的,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哦,我没事,不用担心。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妻子问道。

  「我问你小英是不是看你拍的写真了,刚才她不是说等你以后再拍了新作,
互相交流学习吗?」

  「是这样,她陪我聊天的时候看到那张DVD 了,说想看看,我就打开电视让
她看了看,她看完之后说有很兴趣,也想去拍一套这样的写真。」

  妻子解释道,但是脸上显露出来的神情却有些不自然。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做饭。」

  说完,妻子起身走进厨房。

  我看着妻子的背影,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她今天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啊!」

  我正按着电视遥控器,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妻子的痛呼声。

  「怎么了老婆?」

  我赶紧跑过去,只见妻子正握着右手的食指,案板上菜刀那锋利的白刃上有
一丝血迹。

  原来妻子切菜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手指。

  幸亏伤口不深,我找来医药箱,棒她包扎好伤口。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去客厅看会儿电视,我来做饭吧。」

  「对不起了……」

  妻子低声道。

  「干嘛说对不起,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这么客气啊!」

  我冲她一笑道。

  当晚,我和妻子聊天,发现她确实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她笑起来有些牵强,
好几次她都处在发呆状态。没聊多久,妻子走进书房再一次写起了随笔。

  「嗡嗡……」V 信的蜂鸣声传来。

  我划开手机屏幕,只见一个请求好友添加的信息亮起来。没有头像,昵称就
两个字:淫妻。

  「这又是谁?」

  我原本不想加对方为好友的,没想到下一秒,对方又发来了请求好友添加的
信息。

  出于好奇,我点了同意。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始问对方是谁,对方的消息已
经传来。

  「叮咚叮咚」几张照片刷在了聊天框内。

  这都是一男一女做爱的照片,有正常体位的,也有后入式的等等,而且是在
不同的场景下进行的。

  男女脸上都打着马赛克,因此看不清长相,但是很容易看出来男的都是同一
个人,而女的就不同了。从这些女人的身材来看,都生得非常标志,属于魔鬼曲
线的那些类型。

  照片质量非常高,放大数倍依旧十分清晰,就连男女私处的阴毛都非常清楚。

  正当我一张张看的入迷时,对方发来一句话:「好看吗?是否需要更加刺激
的?」
TOP Posted: 2018-03-03 13:32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06-20 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