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1-104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金陵女人的另类生活1-104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62
威望:535 點
金錢:63112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四章。海外表姐

  媛春回忆起几年前美国表姐来宁时同她说起的一个使她震动的故事。

  那是1996年4月的一天。南京的梅花刚刚榭过。罗媛春和姐姐罗盈春带
着各自的孩子去酒店看望从美国回来探亲的表姐。

  表姐住在金陵饭店,说好晚上在饭店宴请她们两家。盈春同两个已长大成人
的女儿到达时,罗媛春和她13岁的儿子秦俊已经等在大堂。

  几分钟后,婊姐和一个男人从电梯中走出来,一阵寒喧后,大家步入二楼一
家名贵的上海餐厅,表姐已经在那里预订了一个包间。

  侨居美国的表姐李起英看上去37- 8岁模样,容貌和气质极佳,1米65
的身高显得很苗条,腰臀曲线仍很性感;皮肤白晰细腻,肤色亮滑,一看就知道
身体保养的极好。她介绍身边的那个男人叫白汶卿,台湾人,是80年代中期从
台湾去美国留学的,现在为她做事。

  白汶卿看上去很年轻,30多岁样子,中等身材,相貌端正,文质彬彬的;
显得有些腼腆,对表姐毕恭毕敬,几乎不敢说话。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表
姐的眼色。

  表姐的妈妈是罗媛春的姨妈。1926年,罗媛春的外公从美国留学回来,
头上佩有美国工科博士光环的陈仲励利用祖上的家产在南京开了一家工厂。在民
国鼎盛期间,工厂一度发展很快,后虽历经战火,但到45年时已经具有了一定
的规模。陈仲励膝下有两女一子,大女儿陈思妙,儿子陈思正和小女儿陈思奇。

  为了在日据时期生存,陈仲励忍痛允许大女儿在1943年嫁给一日本银行
家的儿子,1946年随丈夫东渡日本,1948年在东京生下长女李起英。小
女儿思奇嫁给罗鼎灵。国民党临近垮台前,陈仲励将部分财产转移到了香港和新
加坡。

  在解放军渡江前,全家迁居香港,后去了美国,陈思妙1951年也同丈夫
从日本移居美国,二女儿李起珊1953年生于美国芝加哥。

  1949年政权更替时,罗鼎灵决定留在大陆,照管罗陈两家在大陆的剩余
产业。罗鼎灵和陈思奇前后共生有一男两女。1952年生下儿子罗永春,19
55年生下长女罗盈春,1960年生下二女罗媛春。五十年代后期,罗家的产
业先被公私合营,后被政府赎买,罗鼎灵在文革的第一年被赶出在南京的别墅。

  1979年,在全国范围的平反中,罗鼎灵收回南京的一栋房产。1981
年,罗鼎思夫妇获准携子出国探望在新加坡的岳父,已进晚年的陈仲励极力挽留
罗鼎灵父子接管他在当地的家族公司。罗鼎思夫妇和儿子永春便定居新加坡。

  虽然貌似年轻,但有一半日本血统的起英表姐今年已经48岁了。两个儿子
都已长大成人,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华尔街一家金融公司做事,小儿子在波士顿
一家生物公司工作,大儿子六年前结婚,现有一个3岁的女儿。

  已经作了奶奶的表姐,外表上根本不像有那么大的年纪。精通英语,日语和
法语的表姐,国语说得也很好。席间,她询问着罗家姐妹的情况,聊了一些孩子
们的事情。罗家姐妹不停地惊叹表姐竟能保持如此年轻,感叹中美之间生活上的
差距,盈春不止一次的询问表姐是如何保养的,有什么保养秘方可以传授。

  饭后,媛春的儿子小俊和盈春的两个女儿丽媛,丽娜先行离去。媛春和盈春
同起英表姐一起回到她的套房,继续聊些家常。白汶卿为她们冲茶倒水后,就退
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由于盈春刚刚丧夫,媛春也已离婚多年,话题很快就转到表姐的个人生活上。

  这似乎是独身女人们感兴趣的话题之一。

  表姐说她现在同一个小她14岁的美国白人男友住在一起,表姐拿出一本精
致的影集,里面有她同男友的照片给她罗家姐妹看。那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年轻白
种男人,金发碧眼,潇洒的仪表,高大的体型…表姐起英不无炫耀地讲述她现在
的生活,特别是她仍十分活跃的性生活,说这也许是她并不显老的秘方。

  媛春问表姐是否有意再嫁?

  表姐说她无心再嫁,因为目前的生活令她很满足。

  「如果我愿意,Christ会立刻同我结婚,但我并不想…我喜欢现在的
生活方式,很自由,也很充实,性生活也不缺乏,不仅不缺而且特别满足,」表
姐强调」特别」两字」

  「他很有钱吗?」

  「他年薪大约有十二万美金左右」

  「那很多了,折合人民币有一百多万呢」

  「那算什么!他赚的那点,还没有我每年利息的零头」

  在罗家姐妹的惊诧和赞美声中,表姐一边同两个表妹看她带来的影集,一边
饶有兴趣地讲解着那些照片的地点。接着,话题很自然地转到她的性生活上…

  罗迎春更加感兴趣的是那些照片里反映出的美国和表姐在美国的家。而媛春
对表姐的性生活更感兴趣。

  「你们能猜到白汶卿同我的关系吗?」

  「他是你的雇员…加情人」媛春大胆的猜测道。

  「不全对,他曾经是我的第二任丈夫…」

  「什么,怎么会呢?」

  在两个表妹热情的追问下,表姐简单地讲述了她同白的故事。

  1984年,36岁李起英刚刚离婚不久,在华盛顿DC的一个PARTY
上遇到当时只有27岁,刚从台湾来美的白汶卿。几天后,白打电话约她出去。

  俩人约会了几次之后,李起英发现白汶卿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暗恋她。不久
她便发现了白汶卿有SM受虐倾向。这使她一度犹豫,不知是否应该同他继续下
去。

  由于离婚不久,当时感到孤独的起英便同白汶卿保持着某种若近若离的来往,
白汶卿则是格外主动地追求她,不久,白向她表白了自己的屈从受虐意识,并恳
请要做她的「奴隶」。

  大约4个月以后,在确定安全后,起英同意做他的「主人,与他同居,俩人
玩起了SM。」。她居高临下地控制着俩人的关系,而且还让白签了一个卖身6
个月的契约。

  起英很快就喜欢上这种前卫而又怪异的关系。俩人越玩越认真,不到一年竟
从开始时的SM游戏演变成真实的性虐生活,以至俩人都在各自的角色中越陷越
深。一年后,白汶卿自愿立下一个永久性契约,彻底放弃自己,甘心情愿成为李
起英的私奴。

  当时,李起英的大儿子已经在纽约上大学,家中只有上高中的小儿子。白汶
卿在外人和她儿子面前是她的男朋友,只有她俩时,白才会跪在她的脚下做她的
性奴,任凭她发落,而她也乐得在他身上发泄对男人的仇恨,满足自己的生理需
要。

  她不仅经常鞭打他,羞辱他,用各种常人无法相象的方式折磨他,使用他,
而且还同她的两个女友一起虐他。接下来的两年,她花样翻新的体验着SM生活
给她带来的各种乐趣。

  1988年,白汶卿得到硕士学位,由于他在美身份问题,39岁的李起英
同意与30岁的白汶卿名义结婚,而他则继续做她的奴隶,不仅容忍她与另一个
白人男子相好,而且还要经常跪在一旁服侍她同情人做爱。她在他的身体上烙下
她的名字,并强迫他为她做了绝育手术。白天白汶卿在一家超市打工,晚上和周
末则服侍大他9岁的起英主人。

  1989年,李起英的小儿子去俄州上大学,她的性生活由于儿子不在身边
而更加放荡。那一年她又搞上两个白人,后一个也有些被虐倾向。1990年,
起英碰到比尔,立刻与白汶卿解除婚姻关系,嫁给了比她大27岁的老比尔。老
比尔很富有,婚后5年去世时留给起英4百万美元的财产。

  这五年,白汶卿被起英送给了住在加洲的妹妹李起珊(NANCY)。由于
起英和起珊的感情密切,起珊是家里唯一知道姐姐的SM嗜好的。不仅如此,起
珊对此也充满好奇。

  白汶卿在起珊家呆了两年半。开始时做佣人兼起珊的秘密性奴,后来由于起
珊丈夫GEORGE暗地奸淫家中越南女佣之事暴光,起珊也将自己的私奴公开,
后来一年多,白汶卿和那个越佣一起跪在床前服侍起珊夫妇。

  1993年,起珊去香港发展,将白汶卿送给了她的一个有1/ 4中国血统
的女友尼娜。1993年秋,白汶卿去了位于美国东部的费城,成为尼娜的私佣,
这其间他又认识了尼娜公司一个同事的亚裔太太翁跃兰(KIM)。KIM是马
来西亚人和华人的混血儿。

  1994年白汶卿被尼娜甩掉后,经KIM介绍,认识了KIM在宾洲开餐
馆的姐姐JOAN。很快变为那个开餐馆的马来西亚中年妇女和她妹妹的性玩物。

  1995年4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起珊那里打听到起英的电话号码。这
时,已经搬到费城北部的李起英恰巧也是一个人。3个月后李起英同意白汶卿再
次回到她身边为奴。

  命运真的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白汶卿辗转几年,最后又回到起英的手里。

  这时的白汶卿已经前后被几个美国女人玩弄和身心摧残,不仅已经丧失了全
部自尊和荣辱感,而且整个心智都被进一步奴化,他已经受虐成癖。

  「算下来,他同我已经有十年了,虽然有几年不在我的身边…」

  「真不可思议」

  「说起来,我还该感谢他呢,他是第一个让我接触到SM的人。」

  「SM是什么?」

  「我也不晓的应该怎样翻译,大概应叫做虐恋吧,就是喜欢被异性虐待而感
到快乐。说实话,开始时有些不习惯,可你一旦玩起SM,就会着迷,特别是我
们女人做主,男人给我们做奴,那是会让你上瘾的。」

  「真不敢想象世界上会有这种事情。」

  「SM不仅好玩,而且给我带来很多经济上的好处。其实,CHRIST,
我现在的男友,也多少有些受虐倾向」

  「真的?」

  「你们想知道白汶卿都怎样伺候我吗?」

  「当然想知道,」

  「怎么说呢?…Heismyslaveboy,除了所有的家务活都由他
做外,他还要伺候我起居,不仅要满足我各种性要求,还要服侍我和男友mak
elove…做爱。

  「你男友不反对吗?」

  「不反对,他反对也没有用。我们在床上做爱时,David,就是白汶卿,
有时要跪在床旁边服侍我们,有时他也要用嘴上来帮衬。」

  「哇…不会吧,…」媛春用一只手捂在嘴巴上,「怎么可能呢,他是不是心
理有毛病?」迎春惊叹道。

  「是真的。我们完事后他要用嘴清洁我们的下身。不仅如此,他还有别的用
处呢,…包括…」表姐姐突然发低声音,「有时我大小便之后,会用他的舌头为
我下面清洁干净。」

  「哇…」罗家姐妹惊诧的合不拢嘴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当然有哇…而且不少,就看你能不能搞得到…」

  「是不是台湾人都那样…?」

  「不会呀,这种人哪国都有…」

  「我不相信中国会有这种人,要有,早就进精神病院了」

  「大陆我想也会有,只是比较不容易发现罢了,据说千分之五的男人会有很
重的受虐倾向。这种人日本挺多的,台湾也不少。」有的受虐倾向还很重,会做
出一些常人很难理解的事情。」

  「这种人安全吗?听起来,像变态,怪稀稀的。」媛春问道。

  「非常安全,我想这种男人对女人是最安全的,因为这种男人从骨子里就想
屈从女人。」

  「表姐,你真的太幸福了,竟让你搞到一个。」

  「到底人家是美国,就是同我们中国不一样」

  「你们要不要看看他怎么伺候我」

  「不要…不要」姐姐盈春慌忙说道,但妹妹媛春却似乎更加好奇。

  起英又从箱包里拿出一个小影册,里面有十几幅她身着皮装,手持皮鞭的照
片。

  「那以后你会把他怎么样?他还能结婚吗?」

  「那要看我了。他今年39岁。我已经给他做了输精管结扎,就是把他给阉
了。他已经奴性的很,现在就是为我活着。我还在他屁股上烙上了我的名字。我
还打算再用他20年,当我68岁时,也许会放他走。可现在他只能在我身边服
侍我,给我舔屁股…哈哈哈…也许我68岁时更不想发他走了,除非那时我又搞
到一个更年轻的。」
TOP Posted: 2018-03-02 19:54 | 回3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62
威望:535 點
金錢:63112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五章,初试另类

  1999年4月底的一个周末。

  一辆日产蓝鸟停在一栋别墅前面,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四下环顾,看看是
否有人注意到自己,然后走到房门前,叩响了房门。片刻之后,门打开了,男人
被一个女人迎了进去。

  " 嗨,方迪。" " 你好,琳丹。" " 进来,我们都在等你。" 方迪跟着女人
走进屋子,这是二十世纪初建造的洋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古老的味道。

  他注意到客厅里面还有两个客人正坐在长沙发上。

  " 方迪,见见达伟和媛春。" 达伟外表约摸38、9岁,虽然面容清秀、但
很有男人的味道,腮邦子刮的却青,很高的身材,大概有1米82- 4,看上去
很容易打交道的样子。他们互相点头致意,达伟忙着看着电视,没有起身。

  " 嗨,方迪," 媛春脸上带着热切的微笑,从沙发上站起来,「常听琳丹说
起你,我一直想见见你。」罗媛春鬼迷地笑着道,她容貌娇好,一双大眼睛明亮
而有神,看上去30多岁,一头精心修剪的短发,身材高挑,体态丰腴却仍显苗
条,纤细的蜂腰,浑圆的乳房,皮肤白细,双腿修长。这样的美女在南京很少见
到。

  " 嗨," 方迪显得有些拘谨。

  方迪打量着客厅。客厅的布置虽然豪华,但却简单。两张长条皮沙发靠在一
起,摆成L字形,沙发前面是一台很大的电视,录像机正在放着录像。

  " 我们一边等你,一边看你的录像," 媛春嘻笑地说道。

  方迪看看电视屏幕,那上面有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两条曲线玲珑的玉腿高高
地举起成V字形,她的双腿之间跪着个男人,男人把脸埋进女人长着柔软细毛的
玉户上。摄像机的镜头拉近了,画面上是男人的舌头在女人阴庭上舔舐的特写。

  女人是张琳丹,那男人就是他。

  " 听琳丹说你们拍了盘录像带,我觉得非看不可," 媛春抿着嘴微笑。" 令
人印象深刻。" " 谢谢," 方迪怪难为情地回答。

  " 好啦," 琳丹打破了尴尬。「方迪,和媛春一起坐吧,」她指着侧对着电
视的沙发。达伟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琳丹走到达伟的沙发前坐下。达伟还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 达伟," 媛春严厉地招呼道。达伟抬起头来,这才看到方迪还站在他面前。

  " 噢,抱歉," 他站起来。「你好。」

  " 过来呀," 琳丹向方迪勾了勾手指。

  他走过去,挨着媛春坐下。

  方迪坐在媛春身边,闻到媛春诱人的体香,不知是她自然的体香还是香水,
她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味道十分诱人。令人有些飄飄然,他看到她乳溝,豐滿
的線條外面是一件肉色的蕾絲胸罩。

  「听琳丹说,你是大老板,生意做的很大」

  「是老板不假,生意吗,马马虎虎了。」媛春伸手从身边的手袋中抽出一张
名片。

  「罗媛春,江苏春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董事长,」方迪读出声来,「荣
幸,荣幸,这么漂亮的老总。」

  媛春紧贴着方迪,双臂揽住他的肩膀。「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小电影」,媛春
笑迷迷地看着方迪。

  方迪再次往屏幕上看去。现在画面已经变了。方迪这会儿躺着,琳丹蹲坐在
他脸上。方迪的长舌头向上伸出,琳丹的臀部不停地上下动作,下身在奸他的舌
头。

  「Mmm,这让我的下面湿湿的,」媛春呻吟着说。「看着你的舌头伸进她
身子里面。」

  听着这么美丽的女人说出这么粗俗而露骨的语言,他有点吃惊。

  方迪瞧了瞧另一个沙发,看到达伟已经不再盯着电视看了。他正跪在琳丹面
前舔吮琳丹的乳尖。琳丹慢慢地解开达伟的裤子。

  " 这也让她很兴奋," 方迪说道。

  " Mmm,看来你的确很喜欢舔阴。" " 是的," 方迪喃喃道,多少有些不
自然。

  " 我明白,瞧瞧你自己打手枪的那副样子。" " 我的确是这样,在舔阴的时
候,哦,我会高潮的。" " 我挺喜欢看你手淫的样子," 她说着又抿嘴一笑。

  「不好意思」

  " 你认识琳丹多久了?" 媛春边问边把手放在方迪大腿上。

  " 噢,大概有半年了吧," 方迪回答。

  " 她说你为她口交的次数非常多。" " 对," 方迪拘谨地干咳了一下。" 我
们一块儿玩过很多花样。" " 你知道吗,琳丹有回和我聊天,告诉我你们想玩一
回四人帮," 媛春探出舌头舔着方迪的嘴唇。" 她还说,虽然你是她的舌奴,她
偶尔也允许你为别的女人服务。" " ……是这样," 方迪说道,他的舌头和她的
绞缠在一起。他心里一阵激动,从见到媛春的第一眼时,他就喜欢她,就有想舔
她下身的欲望。

  " 她说这算是对你作为一个好性奴的奖赏。" " 这是奖赏," 方迪回答,他
有些缅腆。

  " 她都告诉我你都对她干了些什么," 媛春脸上挂着猥亵的笑容。" 她问我,
有没有兴趣让你为我口交,作为对你的奖赏。" 方迪兴奋起来。

  媛春脱掉上衣。

  " 你是她的舌奴的故事让我兴奋,特别是她告诉我,她想让你在她和另一个
男人做爱时…她还告诉我,她想让你也那样服侍我……。"

  方迪浑身痒痒的,他很喜欢能舔像罗媛春这么漂亮的女人。他看了看对面的
沙发。琳丹上身已经脱光了,此刻正在脱下她的内裤,达伟一边热烈地吮吸着琳
丹的乳头一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扔到地上。

  媛春贴近方迪,嘴唇凑近他的耳朵。

  " 你准备好在达伟和琳丹做爱时候给她舔阴了吗?" 媛春耳语道,她的舌头
弹了一下方迪的耳垂。

  " 是的," 方迪说道,媛春的头发扎在他的脖子上,他不禁颤抖了一下。"
如果她让我去。" 达伟现在站着,他的双手托着琳丹的脸庞,用自己的阴茎插着
琳丹的嘴。琳丹坐在沙发上,身体向前倾,一只手抓住达伟的阴囊,另一只手抓
住他的屁股。咕叽咕叽的响声从她的嘴唇上传出来。

  媛春注视着方迪出神地观看另一对儿。

  「达伟非常喜欢别人替他吹,」媛春说道,把方迪的脸扳向自己,手指托起
方迪的下巴。「但他从不舔我的下边。」

  「他真差劲儿,」方迪羞怯地笑笑。「象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应该随时有人
为你舔的。」

  「是的」她娇嗔地撅起了嘴。「可是达伟不干。他说如果我想让人为我口交,
我就得找个完全萎了、只能舔阴的老家伙。」

  「这是个好主意," 方迪微笑着说。

  媛春从沙发上站起来,跨过方迪的双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 琳丹说你也是不行的,你只有给她舔阴时才能硬起来,是真的?" " 哦,
是真的," 方迪说,仰视着媛春好奇的眼睛。

  " 她说给女人舔阴是你唯一的爱好。" " 差不多是这样。我属被动型,喜欢
为女人服务,被女人…玩弄…甚至虐待…" " 真的?" " 当然是真的,不过也要
看是什么样的女人。" " 你喜欢琳丹虐你。所以你就成了她的舌奴," " 是的,
我喜欢当她的舌奴," 方迪说。" 其实我不仅是她的舌奴,我还能为她做许多常
人不能做的事,不过我更喜欢舔她,我是乐得其所。" 方迪双手爱抚着罗媛春丰
满但又苗条的身体,她的身材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摸着有一种
异样的舒服感。他的手指摩挲她柔软的乳房,一开始温柔舒缓,然后他轻轻揉捻
她挺起的乳头,随着媛春渐渐加深的喘息,他的手也逐渐用力。

  「看来达伟得到他想要的,」媛春扭回头看着另外两个。" 我什么时候能够
得到我想要的?" 方迪瞄了一眼沙发上的那一对。琳丹的臀部坐在沙发的沿上,
腰后垫了几个枕头,身体靠在沙发背上。达伟跪在琳丹两腿中间,阴茎缓慢地在
琳丹的阴道里面抽送。媛春的手指摸索到方迪的裤子拉链上,很快把它拉开。她
掏出方迪软塌塌的命根子,揉捏、拧掐。

  「我倒希望达伟的鸡巴象你的一样,我情愿它永远都不会硬起来,」媛春说,
嘴唇象个小姑娘那样撅起来。「说不定那样我也会有一个舌奴。」

  自从她见到表姐起英的性奴以后,媛春心里就常有这种骚动。

  她曾把表姐的事讲给好友琳丹听,谁晓得琳丹对此竟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原
来琳丹这家伙在德国早就接触过SM。

  一时间,SM成为她和琳丹之间的不尽话题,她很快就发现琳丹不仅对此知
识丰富,而且堪称老手。

  最近,她听说琳丹搞到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年轻人,并想让她也体验一下。这
简直让她激动不已。

  媛春涂成鲜红的尖指甲在方迪柔软的龟头上掐下去,方迪呻吟起来。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她笑着说。「你喜欢你的DD被我蹂躏吗?」

  「喜欢,不过…」方迪倒吸了一口凉气。

  媛春拧转方迪的阴茎,把它朝下拽,直到他痛苦地呻吟。

  " 不过什么?

  「不过不能太重。」

  这个怎么样?" " 可以。" " 我喜欢这么干," 她笑嘻嘻地说。「如果我有
个舌奴的话,我会经常这么干的。」媛春俯视方迪的双眼,挑逗地把挺起的乳尖
送到方迪的唇边。他领会了这个信号。

  「要是我有个舌奴,我要把他绑在床上叫他长时间舔我的阴部,我会用鞭子
抽他的鸡巴。我要拧它、掐它,前前后后地掴它,直到它喷得到处黏糊糊的。」

  媛春双手都在方迪的大腿中间,一只手抓住本的命根子,另一只揪扯、拧转
龟头。

  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双眼一直没有离开方迪的眼睛,她的脸上挂着冷酷的
微笑。

  显然,她对能当着一个男人说出这些花样都感到兴奋。

  「你猜我会把那些糨糊怎么办?」

  「不知道,」方迪喘息着说。

  「我会把它们抹在我的阴部,然后让你舔得干干净净。」

  再清楚不过,琳丹把方迪喜欢舔自己精液的事情全告诉她了。

  媛春的手指拧拽、揉搓着方迪的阳根,方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开始渗出粘液,
糊在她的手上。媛春俯视着方迪,带着冷酷、羞辱的微笑。" 你知道谁会从我的
洞里舔掉精液,谁又将在我做爱的时候吮我的洞吗?" " 知道。" 「这个人」她
把方迪的嘴从自己的乳头上推开,在他面前举起手指。「这个怎么样?」方迪看
着她的手指,他的粘液正从上面往下流淌。他张开嘴,伸出了舌头。

  「他是谁?」

  「嗯?」她边问边把手指上黏糊糊的汁液抹在他的舌头上。

  「是我,」方迪舔着她的手指轻声说道。" 我会按你要的那样吮舔你。" "
真的?" 她又问,脸上嘲弄地做出吃惊的表情。" 你想给我舔阴?" 她喜悦地把
手指头滑进他的口中。

  " 当然想,谁会不想给你这样漂亮的女人舔阴呢," 方迪把更多的手指吮进
口中,含糊地说道。" 只要你要我做。" " 噢,我当然想要,非常想。" 她的手
指使劲捏他的龟头前部。" 实话告诉你,我和琳丹已经用你和达伟做了笔交易。

  " 她再次伸手摸到下面,然后把手指放到他唇边,这次他们都闻到阴户的气
味,她的阴户。

  「我知道,她偶尔会喜欢一个直挺挺硬梆梆的大家伙,她还说你是她的好朋
友,你喜欢让男人为你口交,」方迪说道。「你们已经谈过我该如何服侍你,的
对吗。」

  「对,」她笑起来,把她的手指捅进他期待的口中。「我和她已经讨论了细
节,哈哈…」

  「是的」方迪害羞地笑笑。「不过,那你丈夫怎么办,他同意吗?」

  「丈夫?」媛春反问,她发现琳丹对方迪说得并不多。

  " 是啊," 方迪望着达伟说。

  媛春妩媚地咯咯笑着,她的笑声充满暧昧。" 达伟不是我丈夫,只是个朋友。

  他是匹种马,胃口好极了,什么都来得。可就是没你开通。" 达伟是媛春的
秘密情人,是省里一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的高级主管。由于其高干的身份,媛春
和女友琳丹一直都在为他的身份保密。达伟早已有家室,女儿在美国读高中,而
妻子也在美国陪读。他人很好色,在外边玩小姐是家常便饭。不仅与他的一个女
秘书有一手,甚至连家里的小保姆都不放过。但罗媛春是他的红粉知己,他不仅
同媛春一起经商赚钱,而且同媛春保持着半明半暗的情人关系,虽然彼此并不干
预对方的私生活。最近几年,为了寻求刺激,他还经常参加一些隐蔽而安全的性
派对。

  他早就认识媛春这为有些野性的密友张琳丹,也曾经背着媛春同她上过一次
床。

  一周前媛春要他参加与方迪和琳丹的交换派对,他当然愿意。

  方迪是一年前刚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海归,他在东京的庆应大学得到了工商管
理硕士,现在南京一家外企作部门经理,月薪11500元外加奖金。他身高1
米78,人长得英俊潇洒。但他有受虐癖,是他在留日期间由一个日本女房东开
发并调教出来的。五年的日本生活,使得他少年时期就有的屈从意识和受虐倾向
得以发展,最后一年他几乎成为那个38岁的日本女人的性奴。回国后,他的受
虐嗜好很快便被他新认识的女友琳丹发现,并加以利用。

  张琳丹是个野性女子,性格与媛春相仿,都是追求享乐型的,她是媛春早年
在省府工作时认识的。琳丹1963年生于南京,1986年南京大学外文系德
文专业毕业后分配在省外办工作。她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特别擅长交际,性观念
比当时的媛春还要开放。漂亮女人有时也会相互吸引,她与罗媛春一见如故,很
快就成好友,两人是当时省政府内最引人注目的两朵花,后来关系发展到几乎无
话不谈的地步,像亲姐妹一样。琳丹去德国后,两人关系也没有中断。媛春是为
数相当有限的几个能定期受到琳丹来信的人。1995年琳丹回国后,关系更加
密切。现在竟发展成交换性夥伴的地步。

  媛春缓缓站起来,抽出手指。她后退一步,站在方迪面前。

  「脱光衣服,」她用那种在公司里发号施令的语调说道。方迪先脱下裤子,
然后迅速脱下衬衣、鞋袜以及内裤,全身赤裸。媛春褪下裙子。她根本没穿内裤,
只剩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闪亮的黑色高跟鞋。

  方迪看着媛春苗条的肉体发出呻吟。他背靠沙发,开始在蔫头耷脑的命根子
上打手枪。

  媛春转过身去背对他站着。她弯下腰,冲着他撅出浑圆柔软的臀部。她的阴
部仔细地剃过阴毛。

  「我要你舔我的下面,」她命令。她听琳丹说起方迪的怪僻,这使得媛春对
这个从日本回来的留学生产生了更大的兴趣。由于媛春自己没有上过大学,她觉
得凡是有学位的人就一定是有学问的,而有学问的人对她似乎有着某种吸引力。

  方迪身体前倾,把嘴唇贴到媛春的臀部上。他温柔地亲吻那光滑的肉体,然
后舌头在上面画着圆圈,一步步舔到深深的臀谷里。他的舌头轻柔地在那上面舔
舐、拍打,接着深深送进臀间的深谷。媛春在方迪的脸紧贴自己臀部前后游走时
满足地呻吟着,她分开自己臀部的肌肉,把深谷张得开些,他的舌头在里面探索、
逗弄着。媛春抚摸自己两腿之间,在玉户周围摩挲,手指伸进柔软的阴唇。

  「就是这里,好」媛春呻吟着。方迪的舌头触摸到多皱的开口时,她柔弱地
轻声叫喊道。
TOP Posted: 2018-03-02 19:55 | 回4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62
威望:535 點
金錢:63112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六章青年陆凯

  古城南京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英才辈出。太平天国和中华民国都建都于此。

  没错,南京高校名列全国各大城市三甲之内。

  1999年夏天开始了。街头的色彩变得斑斓艳丽,城市的女孩已经换上艳
丽的衣裙,迫不及待向人们展示自己的美丽。河海大学计算机系的陆凯心情很好,
他没有像其它同学那样回老家或出外旅游,而是在城里一家私企找到了一份不错
的差事,月薪2400。他要把下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攒出来,起码要把开销越来
越大的上网费赚足。去年夏天,他也留在南京打工赚钱,但那是蹬三轮送货,一
个月辛辛苦苦的也只赚1200元。这个夏天他预期会很好。

  陆凯来自安徽合肥北边一个县级市。父亲是当地一家有120多人的地方国
营企业的副厂长,母亲原是当地环保局的一个科长,都属于当地比较体面的阶层。

  在他上初中那年,家中突生变故。母亲突然患病,住院11个月后不幸去世。

  陆凯有两个姐姐,大姐长他7岁,二姐长他4岁。两个姐姐对小弟的照顾,
多少缓解了丧母给他的打击。

  可是,母亲去世两年后,父亲竟娶了一个比他小14岁的年轻女工。

  陆凯和两个姐姐都不喜欢那个年轻风骚的继母,陆凯也不喜欢那个后妈。一
年后,父亲又在市中心区买了一处很大的商品房,同年轻妻子搬出去住了。父亲
他们搬出后,他和两个姐姐便一直单独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刚刚高中毕业的大
姐尤其讨厌那个只比她大9岁的后妈。而那个年轻的后妈显然也不喜欢丈夫前妻
留下的几个快要长大成人的孩子,况且她很快就怀上身孕,并给丈夫生下一个儿
子。陆凯他对父亲和后妈的搬走心情复杂,其中另有隐情。

  已经要升大四的陆凯长得眉清目秀,虽然有些瘦,但身材均匀,一米七五的
个头,体重115斤,白净面皮,戴了一副近视镜,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一看就知道是一介书生。

  从初中到高中,也时而有女生向他表达爱意。但是,他很害羞,个性有点自
卑,而且自疚感很强。由于有两个姐姐,他的自主能力较弱,意志不强,凡事都
要姐姐帮助做主。而且她他乎只喜欢年龄大一些的成熟女性,特别是那种二,三
十岁,又丰满又性感的那种女人。

  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女人的高跟鞋和皮靴,也喜欢女人丰腴的臀部。虽然
早年对性一无所知,但新华书店的生理解剖图首次为他开启了人体结构的奥秘。

  女性的生殖器官对他充满诱惑,也让他产生无限的遐想。在他13岁那年,
他们住的那条老街上搬进一个二十四,五岁模样的俊俏少妇。那个女人身材高挑,
体态丰腴,撩动着正在性萌发期的少年。陆凯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他喜
欢看到她。他尤其喜欢在大街上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欣赏她那穿着高跟鞋的
长腿和紧紧裹在弹力裤里面来回扭动的丰臀,想入非非。她是小陆凯第一次手淫
的偶像。记得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象着那个女人白净的脖颈、丰
满的屁股,很龌龊的完成了对她的第一次意淫……

  他不知道别的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育的,但那是他第一次学会了射精。

  当时他就觉得身下的鸡鸡一抖一抖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喷射出去了。打开内
裤一看,那鼻涕一样粘粘的东西一下子让他不知所措。随后一段时间内接连出现
的喉结突出、声音变粗、下体长毛等一系列事情,终于让他明白:他成熟了!

  其实,成熟是一件挺让人烦恼的事情,当他终于领悟了男女之事,无数个白
天或黑夜,都幻想着能有一个喜欢的女人偎在身下,任凭自己肆意的操捣。可那
时他只是一个孩子,这个社会似乎不会给一个孩子过性生活的权利,尽管生理的
欲望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孩子而减少对他的折磨。后来他曾不止一次的相象自己去
舔那个少妇的阴部。慢慢的,他的审美观发生了变化,对成熟女人发展出的一种
俯首称臣般的爱慕。他甚至幻想被漂亮的女人欺负。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母亲去世不到两年的一天,当他从学校回来时,
看到那个迷人性感的少妇竟坐在他家的客厅里,那个让他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的
手淫偶像,竟谈笑自若地与他父亲说着话,让他惊讶的合不拢嘴。原来她是爸爸
工厂里的一个女工。更让他惊讶和惊慌的是,他爸爸告诉他们,她就要成为他们
未来的」后妈」。那时他才十四岁半。

  那个魅力十足的异性偶像成了他的后妈。这对他心灵的打击太过巨大。他即
不能容忍任何人代替他母亲的形象和地位,又无法排斥对自己初恋偶像的亵渎。

  而这个女人很快就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丈夫前妻的男孩对她的暧昧态度和曾
有的

  暗恋,嫁进陆家后,她有时会挑逗丈夫前妻所生的正处青春萌动期的未成年
儿子,羞辱他,在心灵上折磨他。让他非常受不了。她经常当着他的面与他父亲
发嗲,而且经常在隔壁男孩还没睡时,同丈夫做爱,而她的叫床声特别大,听见
父亲与继母不加掩饰的做爱声,正值青春发育期间的他,为此感到困扰不已,他
无法遮蔽耳朵不去听他们的嬉戏,当隔壁房间传来肉体的撞击声,还有继母所发
出的呓语,忽高忽低的巧妙呻吟,都会让他下体跟着勃起。

  显然这搞得他父亲也很不安,不得不决定搬出去住。

  在他们没有搬走前的一个月,发生了一件在他心理留下巨大阴影的事。那天,
他从外边回来,要上厕所,拉开厕所门时,突然看见穿得很少的后妈正坐在马桶
上解手。他生气的高声喊道」为什么不插门。」

  「你为什么不敲门」后妈也不甘示弱地反唇谴责他。

  这件偶然的小事对年仅十五岁的陆凯产生了难于磨灭的影响。后来若干年后,
他都无法消除脑海中继母那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那之后他更加恨她,但不久,
却又由恨生情,忍不住意淫了她一次,幻想自己被迫跪在后妈的大腿之间,舔她
的阴部。后来他经常在极度矛盾的心理折磨下手淫,幻想的都是类似的情节。有
一次他甚至偷偷地把她晾在阳台上的短内裤拿回自己的房间手淫过一次。射精后
又偷偷放了回去。后来他甚至发展到想象后妈鞭打他,逼他舔她坐过的马桶圈。

  后妈逐级对丈夫前妻留下的三个孩子变得苛刻起来,有一次竟同他的姐姐大
吵了一架。陆凯当然是站在姐姐一边。临上大学前,他也同父亲和后妈大吵了一
架。陆凯对那个有几分姿色的继母即恨之入骨又怀有某种难以启齿的性欲冲动,
感觉十分复杂。他在年轻后妈的巨大阴影下一共生活了三年,离家上大学的那天
就暗下决心,不再回家了。

  大学里的同学很多已谈起了恋爱,但陆凯的性格却很内向孤僻,而且胆怯,
同女孩子很少说话,即使是说上几句,有时脸也会红,更别说接吻和拉女孩子的
手了。同时,由于父亲每个月只给他250元的生活费,经济上并不充裕,陆凯
还没有固定的女朋友,而且也没有认真谈过一场恋爱,倒不是没有女孩喜欢他,
可他总不能像其他男生那样大胆,那样投入。开始他并没有找出来原因,为什么
没有女朋友。他长的不难看,心眼也不坏,到哪里都有好人缘。内心深处他感到
很孤独。

  他平日里温文而雅,谈吐得体,可谁知道他内心深处的煎熬呢?随着年龄的
增长,他对异性的渴求越来越大,不仅是长期寂寞的心灵需要抚慰,男性的生理
需求也在折磨着他。他的性欲一直很强,大学时经常可以一晚上射3到4次。也
许是年轻的缘故吧,一晚上不射,第二天早上肯定阳举的厉害,总觉得浑身不自
在。他也喜欢漂亮的青春女孩,也有对爱情的憧憬。但是在女孩面前很拘谨,在
漂亮而光彩照人的女孩跟前,他越发觉得放不开,他很自卑,认为自己长的不够
帅气,不够高大威猛,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的对漂亮女孩缺乏吸引力,虽然也有
自己心仪的女孩,但从来不敢主动上去搭讪结识,更别说发起进攻了。当他走在
大街上看到一对对亲密依偎的情侣,或者在校园里肆无忌惮当众接吻的男女,他
的目光常常会追随很久,充满了羡慕和渴望。很多夜晚他都难以入睡,想象着这
会儿全世界该有多少男女在这夜色中尽情疯狂,享受鱼水之欢。而自己却孤孤单
单的躺在这里一个人过,他甚至开始羡慕网上的一夜情,希望能暂时满足一下自
己男性饥渴的欲望,但是他觉得自己不够强壮,好像一夜情也没有资本,不会讨
女孩子喜欢,所以感到更加苦恼。由于长期的压抑,只能通过手淫来释放自己。

  他生活在自己的性幻想之中,这使得他的幻想能力提高迅速,而且非常丰富。

  在幻想中,他喜欢舔女人的阴部,甚至舔女人的屁股。他发现他对女人不是
喜欢。

  而是崇拜。崇拜她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刻骨铭心。他有时又觉得自己变态,
但又无法克制。由于长期的手淫,身体状况似乎每况愈下,以前有时一天可以手
淫射精六次,现在一天两次就会觉得腰酸腿疼,浑身没有精神,他知道这对身体
有害,所以下定决心把它给戒掉,但是只要有两天不手淫,就会感到欲火焚身,
晚上阴茎顶的内裤老高,睡觉做春梦,有时会在梦中射精。而当他憋几天实在受
不了而放纵自己时,又会感到腰疼,然后又想戒掉,一直陷入了这样的怪圈。虽
然非常年轻,却体验不到一点猛男的感觉。

  由于所学专业,陆凯成为中国首批的网民。不知不觉,他成了一名网虫,休
息的时候都泡在网上。当时,除了系里的机房外,就一定要到外边为数不多的网
吧去上网,这对穷学生来说,网费很贵。但他省吃俭用也要上网,而且80%的
时间用在逛色情站点上。他发现色情网站可真是多啊,里面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
他开始喜欢那种免费的色情小电影,一般10几秒就可以下载一部,中国的外国
的各种绝色女郎,想看什么都能看到。有的色情网站做得很好,看后能够激起人
的欲望,当然也有变态的,有的色情网站很恶心,看了想吐。他尤其不喜欢那些
男同性恋的,看不出男人之间会有什么快感,两个男人,长得都挺帅气的,想要
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得在那里互相操屁股,被操的还大呼小叫的像个女人一样
做尽各种媚态。他同样受不了的是那种叫老牛吃嫩草的影片,一个老头子对着一
个明显不超过15岁发育还不完全的小女孩下手。还有暴力影片,看了之后让人
头皮直发麻,他觉得他心里承受力够好的了,但那天看了一部强奸片,女主角被
五个男人拳打脚踢,鼻青脸肿之后还被一通狂抽乱插,看了一半他就看不下去了。

  他偶然发现了一个SM网站,顿时引起他极大的兴趣。那是一个约三分钟的
片子,像是某部香港片子里的镜头,镜头中,某位风骚卓约的女人半遮床帘躺在
床上,用半是妩媚半妖冶的声音命令某花花公子用嘴帮其拿鞋,突出一只玉足斜
斜地从摇曳的床帘里伸出,五只性感而细嫩的脚趾挑逗地横在公子的脸前……他
感觉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该兴奋的地方也兴奋起来。耳朵边那句柔若无骨
却直插脑兴奋神经深处一直在回响,「有成千上百的人排着队想食我的脚……」。

  开始他感到羞愧,转而是异常亢奋。最令他难以自持的是深埋在内心深处的
对女性的神秘感和崇拜情结有了新的认识和喧泄的机会,很快,他在网上发现了
更多的femdom站点。他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许多同他一样的男人,对异
性具有屈从情结和受虐倾向。

  陆凯的女性崇拜情结似乎与生俱来,很深很强,他也不晓得何时又是怎样产
生的,只感到它发展迅速。可限于大陆的国情,根本无法让熟人知道,只能把它
作为自己的秘密深藏起来,更没有机会去尝试,所以像绝大多数有这样性趣的人
一样,他只能寄托于性幻想,用手淫宣泄。很快,他便频繁登陆那些femdo
m站点,有英文的,也有繁体中文的,他从中学到了许多新理念,也找到了知音。

  这更加激发了他想跃跃欲试的念头。他曾匿名在网上寻觅国内的女王,大概
中国的女孩子都非常保守吧,他一无所获。

  有时,他也想随便找个女友满足自己饥渴的欲望,但又不愿随便付诸自己的
感情,真正让他动心而又在自己能力所及的女孩一直没有遇到。而他都快被心灵
的寂寞和肉体的煎熬以及对女性敬畏的矛盾心理折磨地心力交瘁,感觉自己快有
点想女人想疯了,在大街上看见漂亮的女孩子或丰满的少妇,他饥渴的眼里充满
了欲望的火焰,他很想去舔她们的脚,吻她们的阴部甚至屁股,崇拜她们,不过
他知道他会控制自己,因为他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男孩,不会做为人不齿的事
来,但正是这种想法使他的生理欲望长期受到压抑。

  他也曾试图用小说和电影中纯洁高尚的爱情来抵抗那些邪恶变态的欲望,但
效果都十分短暂,最多只能给他一周左右正常和平静的心情,而接下去的变态欲
望会更加强烈。他有时甚至想模仿网上的SM,给一个妖艳的女人做奴隶,任她
折磨蹂躏。后来,这些想法长期充斥他的头脑,并开始慢慢地侵蚀他的心灵,挥
之不去,使他有时无法安心正常的学习和工作。
TOP Posted: 2018-03-02 19:55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6-21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