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武汉,处女的坟地1-50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武汉,处女的坟地1-50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四)

  正在我思考着如何拓展我的生意,赚更多的Money时,以中南M大学的
一个漂亮女生找到我,邀请我共同组建一支乐队,她们提出了她们组建方式以及
赢利计画后,我感觉基本可行,再说能跟一帮美女一起组建一支乐队也是件很风
光的事情,於是我便同意参加了她们的乐队。因为我的年龄最大,而且我又是个
男同志,所以她们都提议让我出面来负责,我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她们的首领。
我为咱们的乐队起名:诱惑。一群美女站在那儿吹拉弹唱,那不是诱惑是什么呢?
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们能登台演出,台下的男人们一定会嫉妒我!

  我们的「诱惑」乐队成立的那天,我带领着乐队的全体成员人一起到湖北电
台里演凑了几首我大学时代所写的原创经典,我们的乐队因为我的这个策划而一
夜成名,於是,我们纷纷接到了武汉一些演艺厅(吧)的邀请,他们希望我们能
去为他们的演义厅(吧)捧场,当然我们也可以赚一些出场费用!

  因为我的长项是演奏吉他,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担当了乐队里的吉他手,鼓手
叫可哥,贝司手叫多多,琴手叫古古都是中南M大学的学生,主唱叫琪琪是武汉
K学院服装表演系模特班的学生。在我们的乐队里,我看琪琪最顺眼,不光因为
她是个甜甜可爱的大美女,而且因为她是我理想的梦中情人,你别以为我只喜欢
美女,其实我只喜欢有素质的美女,没有素质的美女就像衣服架子一样,只是一
副骷髅,可能你看第一眼的时候很舒服,但是你跟她说上几句话之后,你再看她
第二眼,你就会歎息,因为一朵伪装的鲜花怎么看都彆扭!

  我早就知道琪琪是武汉K学院的校花,虽然追她的男生排着长队,但是到目
前为止她还没有自己的男朋友。这下可好了,我可以暗暗地喜欢她了,如果她有
男朋友,那么我偷偷的喜欢我都有些不习惯,因为我是学中文的,所以我比较讲
究崇高和纯粹。如果我喜欢一个人,那么我希望她是完美无暇的,没有任何污点。
虽然我在年龄上大了她一大截,但是年龄不是问题,现在不都流行老少配吗?只
要有爱,一切都好办。

  我发觉跟乐队的美女们在一起,我又年轻了许多,可能是因为美女有能量辐
射的缘故吧,她们都把多余的能量辐射给了我,让我感觉精力充沛,斗志昂扬。

  她们平时没课的时候都会到我的琴行里来,我们一起操练,一起演凑,阿毛
看到这么多美女,一下子傻了眼,他一脸的坏笑,像是突然一下子鸡吧长到了脸
上,那种神态看着就像一个色胆包天的强奸犯。为了支开他,我扔给他20元钱,
让他去买几瓶水!阿毛屁颠屁颠地去了,很快就回来了,平时让他做个事情,他
都磨磨唧唧的,现在让他为美女们服务他到跑得比狗还快!

  乐队的可哥总是拿阿毛开玩笑,逗得大家都乐呵呵的。平时只有我跟阿毛两
个人的时候,我就怂恿阿毛说:人家可哥对你有意思了,你还不拿出点诚心诚意
来,勇敢去去追?说不定哪天人家跟别人好了,你可就没机会了!

  阿毛唱高调说:怕啥,只要她没结婚我就始终有机会!

  我当头给他一棒,说:你醒醒吧,总是喜欢唱高调,现在的女人不流行结婚
了,都喜欢单身,但都有情人都有相好的,我看你哪里还有机会见缝插针?

  阿毛听我这么一说,顿时焉了半截,说:人生在世,顺其天成,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

  我见这小子也不是只省油的灯,就懒得再去怂恿去他,心想:这小子说的是
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说不定他心里比谁都着急呢!

  我们的乐队现在几乎在武汉的演艺界已经小有名气了,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
我们乐队的成员便会到我的「白桦林」琴行集合,然后我们一起出发去赶场。

  我们每到一处,都会有掌声和鲜花,每场演出结束后,也会有大把大把的钞
票揣到我们的荷包。我们也总是在寻找灵感,创作一些新的歌曲,带给武汉这个
城市一些惊喜和感动。

  音乐是忧伤的精灵,喜欢音乐的人都是忧郁的,虽然我们乐队的美女看上去
都很阳光,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隐藏在华丽外表下的忧伤,也许是武汉这个城市
太郁闷,所以让我们这些有思想的年轻人都有种难言的困惑,也许是我们这些人
天生就是这样,总是以一种慈悲的情怀看待这个世界!

  我的琴行也因为乐队名声鹊起,周边许多高校的学生都到我的琴行来买琴、
学琴,但是我已经无心打理琴行了,我便把阿毛的工资提高到了900元,琴行
的事情基本完全交给他去搭理。我只全心全意地经营我的乐队。

  我们乐队去得最多的演义厅是武汉红楼附近首义园中的「博爱演艺厅」,因
为这里节目多样,所以客人总是爆满,而我们的节目在这里也是最火暴的。人多,
掌声就多,气氛就浓,我们挣的钞票也就越多。有一些暴发户有时心血来潮,往
台上扔千儿八百点歌那是常有的事情,虽然我们拿了钱一般都会满足客人的愿望,
但是我们压根儿从心眼里就瞧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有了几个臭钱就找不着北,就
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就不知道自己算哪根葱,就不知道尊重别人!

  我经常跟乐队里的美女们讲:那些暴发户以为自己有钱有多么了不起,其实
他们只不过是物质的富有者,实际上他们是精神上的乞丐!他们从物质上瞧不起
咱们没钱,我们也可以从精神上鄙视他们没有文化、没思想、没品位!

  我的高谈阔论总是能博得美女们的大声喝彩,因为他们欣赏我这种超然物外
的精神崇高与纯粹。但是有时他们也取笑我这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是
无论怎样,我能博得她们的欢心,能跟她们打成一片,我仍然自我感觉良好!

  以前,熊家嘴这条街总是死气沉沉的,现在因为有我的琴行和我们这支「诱
惑」乐队而变得更精彩,更生动,一些上班族和一些小老闆纷纷慕名前来消费和
租房,因为这里能用最少的人民币买到最好的东西和服务,能用最经济的成本在
这里享受到最舒适和最惬意的生活。这里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当然更多的人是希
望在这里看美女或者艳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凡是在武汉读过大学的美女一般
都会逛过这条街,一般都会在这里生活过,至少都会知道武汉有个城中村,村中
有条名叫堕落香港一条街的熊家嘴。由此可见,这里对生活在武汉的人们来说是
个多大的诱惑。
TOP Posted: 2018-03-02 19:29 | 回3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五)

  当然这里也天天都上演着悲欢离合的人生故事,虽然表演者都是些稚嫩的大
学生,但是他们投入的神情绝不逊色於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演员。正如有人说过
一样:生活本身就是一曲戏,只要你用心的生活,你就是在尽情地演戏,无论你
的表演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那都会给别人深刻的印象,都会感动别人。

  在这条街上,每天都会有搬进来租房的学生,也总会有退房离去的学生,他
们一般都是一对小夫妻,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我们这些徘徊在青春与成熟边缘
的人总是有些伤怀的情绪,我们总是会默默的想跟他们这大年龄时我们在干些啥!

  那时我们那个年代还不流行同居,最多也就是亲亲嘴,拉拉手,或者在草地
上滚几下,偶尔有个别激进主义者会到旅馆去开间房,可是现在时代大不一样了,
同居是学生中公开的秘密,其实老师们也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管。熊家嘴
旁边的湖北J大学曾经就有一对夫妻学生在我们这条街上租房,小夫妻俩在房间
里洗鸳鸯浴时因为煤气中毒而共赴黄泉。最后家长找学校扯皮,学校只好各陪几
万元才算平息这场风波。由此也引发了学校对同居问题的高度重视与整治,但是
学校因为扩招已经实在容不下了,所以也不可能立即让在外租房住的学生全部回
学校,所谓的重视也只能是发几张档,开开会传达一下精神;所谓的整治也只能
是枪打出头鸟,找几个突出的典型,让他们搬点东西回学校算是给学校领导一个
面子。

  现在,同居是大学生最时髦的行为,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自己的私人
生活,他们认为同居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他们不生孩子,不影响学习,谁也管不
着。因此,熊家嘴也成为了武汉市名副其实的「大学生同居」一条街!

  在这条街上,每个大学生都会经历的社会生活基本在这里得到了提前实践和
演练,包括他们对爱情、婚姻、家庭的责任以及他们首次创业的激情在这里都已
基本成熟与定型。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在这条街上有女大学生卖淫和女大学生充当二奶的现
象存在,因此,有人说:熊家嘴也是武汉市「大学生卖淫」一条街和「大学生二
奶」一条街。虽然这只是一些个别现象,但是在这里却是真实的存在着这些事儿。
有句话说得好:女人只要一变坏就有钱。现在的大学生对这句话的理解要比我们
这个年代的人理解得更透彻。因为他们崇拜金钱的癡迷已经超过了对精神和灵魂
的操守。他们会问我们:精神和灵魂能卖多少钱?有的时候我们是无法用我们的
思维去理解他们新新人类的行为与思想,他们只要日子过得舒服和逍遥,他们可
以出卖肉体和灵魂。他们追求金钱带给他们的感官刺激,追求堕落带给他们的奢
侈生活。《青年XX报》的一位记者曾经对武汉的女大学生卖淫现象做过调查,
并在报纸上披露过此事,但是,当一种行为成为一种时尚和一种习惯之后,我们
是无法立即制止事态发展的,因为这种行为是大学生们自己的行为,教育主管部
门和学校虽然一直都在禁止,但是社会的诱惑终究让他们无法控制每个学生的行
为。应该说,这种现象的存在不只是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原因,更多的是社会
的原因!

  我之所以花这么多笔墨来介绍熊家嘴这条街,是因为只有在武汉市熊家嘴这
个特定的环境里才会演绎我所经历的那些故事,才会有那么多的荒唐与奇迹在我
的生活里呈现。如果你不了解这条街,那么你就很难相信我经历的这些故事的真
实性。

  我的房客沧海一秀已经住进来两个多月了,可是我却还没有弄清楚她到底是
做什么的,是大学生?还是工作的白领?或者普通的打工者?或者星级酒店里的
小姐?对於她,我却一无所知。因为我跟他碰面的机会很少,所以我根本就没有
机会去瞭解她。再说我现在已经有自己的乐队,我跟那帮美女整天忙得不亦乐乎,
哪还有闲工夫去管家里的这位冷美人呢?

  不过有天晚上,因为上厕所我跟她撞车了,我睡得迷迷忽忽的,因为尿急就
只管直接往厕所里沖,没想到她正在厕所了洗澡却又没栓紧门,所以春光乍泻,
让我们彼此都很尴尬,我只好一个劲地说:sorrysorrysorrys
orry!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只看见一个人在厕所里光着身子在洗澡,
就突然一下子从迷糊中惊醒,然后就立即退出来为她带上门,事后我还为此跟她
真诚的道过歉,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还主动要请她吃饭,算是赔礼道歉,可是
她却说:道歉我心领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怪我自己没栓紧门,反正你什
么也没看见,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好了,但是吃饭就免了!

  我说:那也好,本来什么都没发生!不过有机会我还是想请你吃顿饭,你来
这么久了,我都忙得没时间招待你一餐。

  她却笑着说:改天我请你吧。

  我也笑着说:那哪成呢?还是我请你吧!

  她笑了笑说:再说吧,我要忙去了。说完她就扭着性感的小屁股下楼去了。
这时我突然不知道哪里来了灵感,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她光着身子在雾气缭绕的卫
生间里的样子,像是一副富有诗意的美丽朦胧的画,就像市场上卖得很火暴的一
副半裸的少女画像一样,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感与幻想。只可惜当时我还在半
睡半醒状态,如果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也许我会立即勃起,也许我会用手来
抚慰自己,让自己痛快淋漓一场……

  说来也怪了,自从楚如梦离开我以后,我都一直都没有性生活,只是在跟琪
琪挨得很近的时候,我才会有那么一股冲动,而平时我几乎好像都忘记了这档子
事儿。可能是因为我的经济窘迫,我没有心情想那事了。正像有句话说的一样:
男人没有钱就得阳痿,要想干那事儿的荷包里得盈实,再说我又一直在美女中间
打转儿,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仿佛早把他们都当作我的女人了,我迟早会跟他们
中的某一个会有那种激情的时刻,所以现在不那么猴急。
TOP Posted: 2018-03-02 19:29 | 回4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859
威望:536 點
金錢:63110 USD
貢獻:19930 點
註冊:2015-03-14

            (六)

  刚看到沧海一秀那性感的小屁股,我的那话儿就突的硬挺起来,於是,我情
不自禁地将我的前妻楚如梦跟沧海一秀比较起来,说实在话,我的前妻楚如梦身
材也挺性感的,丰硕的乳房,就像呼之欲出的莲蓬,她的衣服紧紧地包裹着,给
人一种就像要涨破的感觉一样,让你平白担心她的胸部会在拥挤的人群中春光乍
泄。而她纤细的腰围却如同一截圆润的藕节,在胸部与臀部之间那么巧妙的转承
启合,让你不得不惊歎人世间还有寰肥燕瘦如此完美的结合,而她修长的玉腿更
是风韵无穷,如果是在夏天,她穿一套超短迷你裙,一定会让你产生偷窥的雅兴。
如果说要让武汉美女出场秀一秀的话,那么让我的前妻作为代表我想许多武汉人
都不会反对,因为她的魔鬼身材、娇媚的外表、独特的武汉气质都足以征服每一
位在场的观众。

  我凭什么把她泡到手?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像我前妻这样的武汉美
女在武汉可谓是俯首皆是,正所谓唯楚出美女,所以武汉的美女不是稀有资源,
因此,凭我当年在大学的才气和帅气,泡个美女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再说,我们
那个年代的美女也单纯啊,送个手帕就让亲嘴,送套内衣就让拥抱,送朵玫瑰花
就可以上床,可现在这年头,物价上涨,泡美女的成本也随着水涨船高,光送套
房还不行,她还想要有车,送了车她还想要你的存摺,呵呵,现在武汉的老少爷
们辛辛苦苦赚钱你以为是为了自己啊?不都是为了屋里头的娇妻吗?武汉的男人
为什么那么大火气?不都是在家里受够了娇妻的气没地方发泄,只好到外面来随
便找个人发泄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了泡到我的前妻,我也没少费心思少吃
苦头,武汉火炉一样的夏天,我在她家门口等一个多小时,一想到这挡子事,我
都觉得受气,你想啊,武汉的夏天那热,别人都在家里吹空调,我却在太阳底下
等她,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你说让我怎么不气。不过总算顺利地将她娶到了手,
我本来以为,一个天天在我身子下把生命呻吟成病,天天在我耳边说爱死我的女
人,哪还有心思去想其他的男人呢?可是楚如梦却偏偏狠狠扇了我一个耳光,她
一边天天跟我的身体纠缠,却还一边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结网,你说我能容忍吗?
是个男人肯定就受不了这气啊,可更气的却还在后头呢,你知道跟她相好的人是
谁啊?是我们原来报社的头儿,我曾经带楚如梦去出席过一次应酬,当时我们的
头儿也在,处於礼貌,我就介绍他们相互认识了一下,可没想到不到半年的时间,
我后院起火了,楚如梦跟我们原来的头儿泡到一起了,这事如果传出去,那我还
有什么脸面在武汉这地界儿混呢?所以我乾脆就自行了断,而楚如梦也跟我摊牌
了:离婚!离婚就离吧,这年头谁怕谁啊?婚姻不就是座围城吗?我不住城里了
就住城外边,城外边的风景要比城内的风景更诱人呢!所以我就索性跟她离了!

  后来我一想:这女人呐,你就不能对她太好,对她太好了会宠出一身的娇贵
的毛病,但也不能对她太坏,太坏了,会把她送到别人的怀里。就只能这么不冷
不热地悠着她,她才会把你当成她的理想,她一旦把你当成她的理想,你赶她都
赶不跑,你打她都打不跑。有的时候女人就像那骆驼一样,真是个贱料!

  我前妻不光姿色不错,其实她也蛮有才气的,不然,我也看不上她,我喜欢
舞文弄墨,当然得找个有点才气的知音做老婆,不然,光找个陪着吃饭睡觉的老
婆,那人生也没啥意思啊。不过她最让我佩服的还是她的床上工夫,她的叫唤声
能让我斗志昂扬,驰骋疆场久战不衰。有人说:会做爱的美女不是天才就是蠢货,
而我的前妻楚如梦则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加美女!所以在她红杏出墙之前,我们是
恩爱有加,如胶似漆,整天就盼着夜晚的到来。

  正是因为她有以上诸多优点,所以我跟她离婚时寻死觅活地想不开,尤其是
她从我们的爱巢搬走时泪水汪汪的样子,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在我的印象中那好
像是她唯一的一次掉眼泪。记得我第一次跟她做爱时,因为她是个处女,我也没
有什么经验,所以很粗暴的就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体验到了锥心般的疼痛,她
都没掉滴眼泪,都能坚持到底,让我享受到一泻为快的酣畅淋漓。可是在她要彻
底离开我的时候,她却哭了,所以说楚如梦这个女人还是有情有义的,就像大多
数的武汉女人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张嘴巴不饶人,可是心肠并不坏!

  虽然离婚后我一直都在积极地跟她取得联系,可是她总是关机,所以我也没
有办法,我总不能再跑到他娘家或者我原来的头儿那里去找她吧,所以只能把她
当作一个凋零的梦深深埋藏在心底!偶尔受了某种刺激时才会想起她,一会儿想
想她的好,一会儿想想她的坏,把她做个参照物,再把别的女人跟她比较一下,
这样心里慢慢就平静了,好的我也拥有过,坏的我也体验过,所以我应该不是这
个世界上最不幸的男人,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悲伤的!

  可是事情就是有些蹊跷,正在我苦苦寻找她的时候,她却找我来,她还买了
一大袋子水果,像是走亲戚串门一样来看我。可是我却没给她好脸色看,不过我
的心里却虚得狠!见到了她,我心一直往下低,往下低,往下底,一直低到尘埃
里,可是低到尘埃里却有又开出花来。她毕竟是我爱过的人,毕竟是跟我同床共
枕过的夫妻啊。

  她柔柔的眼光里透着怜爱与自责,可是我伪装的坚强却没那么容易就被她的
眼神所击垮,我心里想:你这会儿知道心疼我了,可你红杏出墙那会儿怎么没心
疼我呢?女人啊,都是感性的动物,只想着自己一时的快意,却不知道会伤害男
人这种理性的异类。

  她问我家里怎么住进了外人,我说:现在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了,我有权处置,
我将另外一间房子出租出去了。

  楚如梦见我说话带点火药味,她好斗的个性立即就武装到了每个细胞,刚才
她那柔柔的眼神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狠狠的眼神,仿佛眼里藏着两
把冷冷的刀,她像是要从我的身上剜去几块肉似的。可是我也不怕,如果是在离
婚前,我早就偃旗息鼓了,怕伤了夫妻间的和气,我会让着她。可是现在我无所
顾及了,我也剑拔弩张地直视着她!女人发怒时盯着你,如果她不说话,男人必
败无疑;如果她一说话,女人就会必败无疑!因为她一说话气势就弱了几分,而
且语言也会表示她的真实情绪,所以男人就可以趁胜追击,让她败下阵去。果然
正如我所说的一样,她问道:出租?你准是耐不住寂寞找了个小骚货狐狸精吧?
我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关你鸟事?你现在又不是我老婆了,你管我撒?你还想
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楚如梦的脸顿时红一阵白一阵,我幸灾乐祸地瞅着她,我想看看她到底能有
多大的忍耐度,可是沉默了一会儿后,她自己就下了台阶,她说:算了我也懒得
管你那些破事,你爱租谁租谁去!我今天只是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没想跟你
吵架!

  我还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冷笑了两声:嘿嘿,你来看我?敢情劳驾了,我
不死不活的过得还挺好!

  她懒得答腔就直接到我的房间里去了。我立即像老鼠一样也钻进房间里监视
着她,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TOP Posted: 2018-03-02 19:30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9, 06-20 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