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妻子的欲望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妻子的欲望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喜剧钢蛋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55
威望:27 點
金錢:26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11-20

(35)
“嘉嘉,爸爸工作去了,好好照顾妈妈哦”时间转眼就到7点半了,已经旷工一个星期的我也是时候继续去医院上班了,我很不想放弃这个工作,更不想靠着父母的余荫来度日,这是属于我的坚持与责任。我站在门口,对着玩的正h的嘉嘉做出了鼓励的手势。
嘉嘉笑着,然后握紧小小的手,对着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不知不觉中,嘉嘉已经像个小大人一样了。
“爸爸,放心”
而疲惫的嫣也早已在我的安慰之下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嫣格外的疲倦和嗜睡,而我也只能猜测是因为之前变故的原因了,毕竟谁经历这样的事都会觉得疲惫和痛苦。
离开了家,看着外面的一切,我突然感觉生活是那么美好,连心中的痛苦都不由得淡了几分,脸上也重新挂出了笑容。
管他呢,毕竟美好的生活还在于将来嘛。我给自己打着气,心中因为早上突发的郁闷也不由的少了几分。
就这样,走走看看,到医院的时间就被无限的延长了,直到后来我害怕时间不够然后被主任骂,我才慌慌张张的跑起来,最终千幸万幸的挨着时间赶到了医院。
可一到医院,我就觉得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气息压抑着我,虽然说医院是个严肃的地方,但私底下开些小玩笑也是无伤大雅的,可是今天,我遇到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静若寒蝉,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压抑着他们。
我奇怪的推开属于我的办公室,很不喜欢这副诡异的气氛,可事情的起因远不是我这个一个礼拜没上班的人能了解的。
等下出去找人了解下吧,我低头思考了一下,不过现在还是需要先整理一下办公室,一个礼拜的请假让这里灰尘落了好几层。
灰尘在办公室中飞扬,泛起一阵阵陈旧腐朽的气息。我清理了一下积压了许久的文件,就这样看着这些漂浮着的灰尘,喃喃无声。
我们每个人,是不是就像这灰尘一样,本是漫无目的的扬起,却在偶尔相碰的时候绽放出美丽的火花。
就像我跟嫣,我跟季然,我跟嘉嘉一样,可是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无数的闪光的灰尘,我心中又想到佟跟嫣,或许是因为所谓的追求的完美吧,我总是放不下。
我摇了摇头,眼中有着苦涩,说忘记的人不代表真的忘记,说快乐的人也不一定真的快乐,强颜欢笑,世上之人多亦,我又如何能逃脱。
我走出办公室,尽管心中隐隐作痛,可身为医生的我又如何能将自己的痛苦施加给别人,作为丈夫的我又如何能将自己的悲伤施加给家人。
我感到累,因为心累,而事情的纷杂能让我的心不那么压抑和痛苦,事情带给我的充实能让我暂时的忘记我的痛苦。
犹如饮鸩止渴,可是我也只能越陷越深了。
事情的起因出奇的简单,只不过是一起医疗事故的延伸事件而已,怪不得所有人都面色肃穆,静若寒蝉,在这个网络的年代,什么都逃不脱曝光。
连一个医疗事故也一样。
可是请了一个星期假的我因为心中的压力,就想的就有点多了。
“哈哈,你竟然认为是有巡查组到我们医院来检查,哈哈,亏你想的出来”苏晴毫无形象地抱腹大笑,那声调高的好像在告诉别人这里有好笑的事在发生。
我脑门上隐隐约约闪过几缕黑线,看着苏晴靓丽的妆容,心中不由得哀叹窈窕淑女,奈何狂放。
进而哀叹自己将来的命运,与这么一个女汉子同事会很开心吧,嗯一定会的。
我点了点头,头皮却微微发麻。
自从季然入狱后,苏晴去探望了几次之后性情就开始有了极大的变化,原来柔柔弱弱的性子变得极为乐观,一开始搞得我也以为季然给苏晴下了什么蒙汗药呢。
不过我也安心了,我真害怕苏晴会做出什么让人后悔的事。
“笑笑笑,就知道笑”我嘟囔了一句,可是就是在这不知不然中我的心中的伤痕竟然有了一定程度的瓦解,或许是因为别的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才这样的吧。
“下午好像还有手术吧,走吧,一起吧”我向后招呼了一句,或许是因为那件事的缘故,我感觉我跟苏晴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不过我没觉得有什么,只是一个玩的好的女性朋友而已。
而底线存在的我,不管对方有多优秀,只有嫣才是我的唯一,属于我的爱人。
“哼”我听到后面传来了娇哼的声音,一阵阵冷气袭来,我的脑袋又痛了,天哪,女人到底心理在想什么啊,我的一句话而已,就让这女人的心情从夏天变成冬天。
36)
时间就这么轻柔的划过,繁忙的工作果然是排除痛苦与忧伤的最好的办法,当我疲惫的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换上我的衣服时,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暗淡了。
这个下午接了3个手术的我觉得手都快麻木了,连衣服差点都没换上,废了好大劲才套上。
身为护士长的苏晴也被这几个手术折磨的很累,疲惫的她邀请我去她宿舍坐下,可是我婉拒了。
我明白苏晴的心意,可是我不能接受,我只能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而不是唯一的爱人。
我唯一的爱人,还在家里等我。
嫣一定很担心我吧,毕竟这是一个星期来我第一次上班而且还工作到那么晚,我觉得对嫣很愧疚,其他正常的夫妇恨不得每天与对方待在一起,而我却偏偏那么晚回去。
“嘟嘟嘟”我拨通了嫣的手机,这手机号是嫣新换的,她说想跟我有一个新的开始,这个号码也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想到这我的心感到一阵的温暖,我的爱人终究还是回到了我的怀抱之中。
过去已逝,将来可期。
可是奇怪的是嫣的电话竟然占线了,我又打了几次,还是一样的占线,嫣到底在跟谁聊天啊,竟然要占用那么长的时间。
我心中有一股越来越强的别扭感,曾经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涌上我心头,连带着我的心痛我的哀伤。我的步伐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我心中在执着的告诉自己:可能是亲属打过来的电话,例如父母亲,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么明显的借口。
黑暗在不断的降临,天空的最后一抹余晖已经被黑暗吞没,留下的只是泛着寒意的阴森。
手机屏幕上微弱的光照亮了我急迫的脸,“嘟嘟嘟”的拨出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的响亮和刺耳。
从我家到医院原本走路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让我觉得格外的漫长。
我暗恨自己早上为什么要以锻炼一下为借口,而执着的没有开车去医院?如果开了车的话,我就不会觉得这旅程那么让人崩溃了。
楼房中各种各样灯光在我眼中不断的流逝,灯红酒绿的世界中我犹如一个迷途的旅人,在寻找着家的方向。
我麻木的行走在这片浮华的城市与情感的荒野上,突然觉得我如同一个被这世界所抛弃的放逐者。
最后苦涩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按照脑海中习以为常的动作,我摸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老公,你回来啦”嫣高兴的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眼神雀跃着,手上还端着香气扑鼻的菜。
“爸爸,抱抱”女儿嘉嘉如同归巢的燕子,张开着大手向着我飞扑了过来,那腾飞的架势,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会摔倒一样。
意识瞬间的回归,我看着嘴角泛着淡淡浅笑的嫣,与向我飞扑过来的嘉嘉,不由得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的幼稚和白痴,刚才我是怎么了,怎么会有那么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低下身子,抱住了嘉嘉,然后带着温柔的笑向着嫣走了过去。
“唔”我吻住了嫣娇艳的唇,舌头贪恋地吸允着她的唾沫,不管嫣惊慌如同小鹿般的眼神与她若迎若拒的推。
在无尽的黑暗之后,我只想好好珍惜我的唯一。
“呀,爸爸不害臊”嘉嘉赶紧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可是在她叉开的双手中,我看到了她滴溜溜转动的双眼,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老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吻了许久,直到我觉的难以呼吸时我才放开了嫣娇艳的双唇,看着软软地靠在我身上的嫣,我问出了我心中一直存在的疑问。
“没,没事,就是,嗯,一个闺蜜打开的”嫣吞吞吐吐地说着,因欲望的冷却而褪下红妆的脸庞再说完这句话后却变得通红更甚,我清晰的感觉到嫣在说话的同时身体却僵硬了一下,“然后,我还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嫣小心异异地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平静的脸色中看出什么。
“哦,这样啊老婆,与人多聊天确实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我语气平静,可是我心中有怒火在燃烧,多么相似的场景,嫣,你还要骗我多少次才安心,我不怕困难,我只怕欺骗,我觉得心中如同空出了一个大洞,用什么东西都弥补不上。
我看着嫣惊慌的面孔,听着嘉嘉快乐的叫声,嘴中如同被堵上了,说不出声,许久才叹了一口气,神态萎靡的走向餐桌。
我不能质问,我不能怒吼,因为我的情感的发泄,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
“好了,吃饭吧”
“老公,你怎么了?”
“没事,吃饭吧,下午太累了”

夜晚,有太多的迷雾笼罩在这里,可我却累了。
37)
夜晚中的城市,处处流光溢彩,灯光璀璨着,是一副浮华盛世的模样,似乎在黑夜中,这座城市才焕发了它原本的生机。
我就这样沉默着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那光怪陆离,奇形怪状地社会,我不明白,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妻子与丈夫有什么东西不能说的吗?非要闹成这个结果。
我突然想到了父母亲,原先他们也是极其相爱的两个人,那时我们的家庭还是其乐融融着,可是只是一件小事的隐瞒,只是因为怀疑,最终闹得分离的结果。
而在我结婚时,父母也曾不止一次地告诉我:“相信自己的妻子/丈夫”,我至今仍记得他们那时饱含愧疚与后悔的目光,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中仍有着爱恋。
我不愿成为他们这样的人,相爱着,却分离着,我也不愿因为我们的缘故而让嘉嘉重复上一代的悲剧。
可是,嫣,你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吗?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又何尝不会。
手中的烟早已燃尽,只剩下短短的烟头,我常用烟来抒发郁闷,这也确实很有效,可是为什么今天我只觉得心中还蕴压着一股怒气。
我微微侧过头,看向熟睡着的嫣,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顺着被被子掩盖的幅度向下看去,嫣的曲线很美好,哪怕掩盖在被子之下。可是她的眉头却微微皱着,似乎里面有永远解不开的疙瘩。
嫣到底在隐藏什么?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她在睡梦中都如此恐惧。
我心头不由的痛了,如同被人用力在心房挤压,我蹲在了床头,借着床头灯的光亮来细细打量嫣睡美人般的面容,然后伸手抚平了嫣微微皱起的眉头。
结婚时,我就答应了嫣:“永远爱护她,保护她,不伤害她”,我认为我能做到的,我们能这样相依相守过完这一生的,可是突如其来的事却如同巴掌狠狠的扇在我脸上,那痛感让我的心欲发狂。
可是我每天还必须要带着笑容与放松,因为我是这家庭唯一的凭仗了,嘉嘉因为嫣的事,已经有点不正常,我不能让嘉嘉成为下一个我,然后重复一个又一个悲剧。
我仰头倒了下来,用着这地板的寒冷,让我的脑袋清醒一点,不然,我害怕我会撑不住。
“嘟嘟嘟”不知道是谁在这么晚的时候还打电话来,我摸出了手机,却发现我的手机屏幕还是黑的。
那么,就是嫣的罗,我的心里不由的有了一股怒火,我是一个很尊重妻子的人,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我没有脾气。
我撑起了身子,如同一个行尸走肉般向着嫣的闪着淡淡幽光的手机走去,麻木却决然,我要扯破这虚伪的面具,不管是谁。
“嘟嘟嘟”手机的那边还在持续着,很难想象这个人的决心和毅力,或者在美色面前,他早已顾不上了吧。我警觉着,看了一下妻子的状态,发现妻子只是转了个身,然后继续发出微微的鼾声。
我安心了,接起了手机,然后慢慢着踱着步向着阳台走去。
“喂,你好,是嫣女士吗?”出人意料着,这竟然是女人打开的电话,我惊呆了,难道我误会妻子了吗?可是为什么嫣要欺骗我呢?
我脑中解决了一个问题,可是却涌出了更多的问题。
“嫣女士,在吗?”电话那端的声音显得有点急迫与气恼,似乎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接了却不说话。
“我是她的丈夫,你好,有什么事吗”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的语调平缓一点而不那么波动。
我的心中有着愧疚和侥幸,既然用这么正式的敬语,说明事情还算没有到最坏的阶段。
“你是嫣女士的丈夫啊,也行,嫣女士怀孕两个月的事相信你应该也知道吧”
“什么?怀孕”我心中的侥幸如同被河流冲刷的泥沙,一点不剩,我惊诧地看向正睡在卧室中的嫣,却发现嫣早已将自己埋在被子中,里面还发出抽噎的声音。
一切一切的事实 都证明电话里女人说的并不是虚构的。
嫣,你是在哭吗?是在哭泣着什么?我也想哭,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内心干涩着,如同一条跳上陆地的鱼。
怪不得啊,怪不得啊,怪不得我刚回来时你会对佟说出那样的话,怪不得为什么我觉得你总是在发呆偶尔还莫名其妙的笑。
我觉得我是一个侵入者,侵入了原本不属于我的领土。
“你不知道吗?你可真不关心妻子”
“你跟她说一下,让她明天来做下检查,本来想跟她说的,可没想到她突然挂了,之后打了也不接”
“这年头可没有我这样的好医生了”
“要不是跟你聊的比较好,我才不会这么提醒你呢”

“人呢,说话啊,不会睡了吧”
手机里仍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我却什么东西都听不进去,我只觉得一股怒火从我的心中涌起,我清晰的记得嫣在生了嘉嘉之后就挂了环的,可是两个月的孕期却让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在表演着逗人发笑的表演,而观众就是我的妻子和那个恶心的男人。
“我操你妈”怒火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狠命地抛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在夜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落向远方,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如同我的心一样,伤痕累累,支离破碎。
似乎这一抛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无力地蹲了下来,头埋在膝盖中,眼中的泪水如同不能抑制的洪水,永没有停息的日子。
我觉得我累了,被妻子重重
“我操你妈”怒火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狠命地抛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在夜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落向远方,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如同我的心一样,伤痕累累,支离破碎。
似乎这一抛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无力地蹲了下来,头埋在膝盖中,眼中的泪水如同不能抑制的洪水,永没有停息的日子。
我觉得我累了,被妻子重重面具欺骗的我觉得我已经老了,风烛残年了,应该就这样寂静地待在这里死去。
突然我感到有人抱紧了我,温热的体温在我的身上传递,却温暖不了我觉得如此寒冷的心,背上有湿润的痕迹流下,嫣,她哭了吗?我曾经答应不会让她哭泣的,可是如今我才发现我连我的哭泣都控制不住。
我埋着头,像是想与这世界隔绝,耳瓣传来了嫣焦急并且夹杂着哭泣的话语:“老公,你别吓我啊,我保证听你的话的,我会把孩子打掉的,我保证”,她飞快着说着,说着恋爱的趣事,说着结婚时的深情,说着嘉嘉,说着…,凌乱且纷杂的话语中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眼中泪水的悲伤。
可是,谁不是一样的悲伤。
“嫣,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爱的人,她不应该是这样的”我闷闷出声,想要挣脱她的怀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抱的格外的紧。
“你看看我啊,我还是一样的我”嫣双手柔柔的穿过我的膝弯,抚摸着我的脸,想要让我抬起头来看她一下。
可是我只是低着头,我怕我心中妻子的形象被破坏殆尽,我怕我忍不住怒吼出声,我怕,我会质问嫣这几天来的求欢与嘉嘉的异样。
我更怕我心中的裂痕永不可弥补。
“让我静静吧,嫣”我的声音的萎靡,这时候心里反倒不怎么难过了,应该是麻木了吧。
嫣,这是你的奖赏吗,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硬生生地压住了眼眶中委曲得泪水,有谁,能理解我这丈夫的哀伤。
我感受着嫣的唇,脑中的思绪却在不断得发散,在这个寒冷的夜,我想到了嫣腹中的孩子,想到了我两未知的将来,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嫣与佟激烈相交时候的场景以及嫣为佟口交的画面,我感到有点恶心,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嫣的唇让我感到的不是爱,竟然是恶心,这是一种多么匪夷所思的感觉。
“嫣,你先去睡吧,我静静”我感受着怀里情动的嫣,看着嫣因接吻而变红的身体,我知道嫣情动了,怀孕的女人欲望是很大的,可是我却不想做,我止住了嫣在我身上摸索的手,今晚发生了那么多事,让我觉得一股股无力,我要安静下,在这夜里缝补下我那干裂的心。
“哦,好的,那我先进去啦,老公早点睡”嫣眼中明显有着失落,她原本想说写什么?可看着我悲伤的眼神,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或许在嫣的心中,今晚只是虚惊一场吧。
我看着天上被乌云遮盖着的月亮,心中却从没有如此迷茫,我假装相信嫣的话语,或许在我的内心中,也未曾想好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这件事。
我们看似亲密无间,但我却知道,在我和妻子之间,已经有了一条永远弥补不了的裂痕。
40)扩大还是缩小
坐在洁白如镜的餐桌前,我低着头凝视自己那张憔悴的脸。
嘉嘉还没起来,她并不适应早起,早起对小孩身体,而嘉嘉可是我的小天使啊。
嫣,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她也很憔悴,在她的脸上,可以看到她重重的黑眼圈,这说明昨晚她睡得也不好,可却强打着精神给我准备了早餐。
我其实是想拒绝的,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那内心的芥蒂和冲突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消失,可是当嫣用充满讨好和哀求的目光看向我时,我最终还是软下心来,同意了在家里吃早餐。
我知道,她这是想弥补,我又如何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呢,起码能让她内心舒服些。
而这同样也是掩饰啊。
就这样,有了这样一幕。
早餐不一会就端出来了,我抬起了头,看向因为等待着我进餐站在桌边略显仓促的身影,努力着笑了一下,然后拉着她坐到了我的身边。
“老婆,昨晚对不起了啊,最近压力太大了,老婆你还不告诉我这件事,还想自己来承受,还不让老公生气吗?”我揉着嫣柔顺的头发,原本以为难以说出口的谎言也变得极其顺口,大概是这几个月来经历的实在太多,我撒着慌,用来掩饰我昨晚的失态。
我已经麻木了,麻木的忍受着这一切,在我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嫣身体在听到我说昨晚的事时,明显的僵硬了一下,可再听到我的充满爱意的道歉时,她明显地放松了,充满哀怨的脸上也有了一抹发自心底的笑容。
“哼,我还不是想给你惊喜嘛”
她手指在我的手上划着圈,娇嗔道,同时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转过身去,生起气来。
“我告诉你了,可你竟然还不理我”
“嗯嗯,我的错,害老婆担心了”

我撒着连我自己都骗不过去的慌,脸上的表情如同木偶般麻木,我脸上笑着,可是心里却哭着;眼睛里吐出的浓浓爱意,可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撕破这伪装的面具;我脸上笑容越盛,眼睛里的爱意越深,心底就越冷。
可是这一切,嫣,是不可能体会到了。
诚挚的道歉之后,家里的氛围如同几个月前那般正常,甚至其情意还略有超过,在吃完早餐之后,我就踏上了去工作的路程。
嫣看着我憔悴的脸庞,不断的劝说着我别去工作,可是我还是拒绝了,虽然不久后我就得去我爸那里继承公司了,但现在我还是一名医生,而且,家里的氛围在我看来,甚至比不上那充满药水气息的医院来的轻松。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又在我跟苏晴的互相调侃,同事间的打闹,以及忙碌的工作中结束了。
(40)出生
不管好过还是难过,日子总在一天天过去,我看着嫣的小腹在渐渐凸起,她脸上带着的也不是那假装的爱意,而是切切实实的母性的爱,她早已忘了半年前的事,可这件事却始终像刺一样埋在我心底,在嫣的目光里,我像是真正的父亲一样关心着她,关爱着她腹中的孩子,她也像是真的把这个恶果当成了我跟她的正果。
因为我的隐忍和不发,双方的父母们都认为这个是我和嫣的孩子,他们都想要我跟嫣再要一个孩子的,最好是儿子,在老一辈的他们看来,儿子才是继承家业的基础。可是我却一直不同意,因为我怕伤害到嫣。
而现在我两竟然给他们添了一个孩子,而且b超里显示是个男孩,他们就显得更加兴奋了,隔三差五的就跑来这里,对媳妇的态度比对我这个儿子还关心,连搬家的事都被搁置了。
这看起来是一件极其让人觉得高兴的事,不是吗?可是知道真相的我现在每一天过得都很是艰难,这一年来因为内心的压力,我的白头发已经渐渐变多,脸上也有着一丝丝小小的皱纹。
嫣似乎没发现我的变化,或许是已经沉溺于母性的光环中无法自拔了吧。
苏晴却对我的现状很是担忧,这半年来的我的变化同样被她看在心中,虽然我从没说出压在我内心的事,对人的姿态还跟往常一样,但我眉目间的疲惫却让她很是担忧,她也不止一次跟嫣说过我的情况,嫣也很担心我,但在我刻意的掩饰之下,她最终还是放心了。
但是,如果按照没发生那件事的时候,她可是会强硬的要求我去看下,可是现在的她只是稍微的问了一下。
我知道,我跟她已经不再亲密无间,甚至这半年来,我跟她没有发生一次性交,她也曾哀求过我,我也曾软下心来,但因为内心中的排斥与厌恶我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嫣看来,我这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考虑,我也是这样说的,但只有我知道,这他么就是一句屁话。
在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内心对于这孩子的痛恨与日俱增。
我觉得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是惩罚我的。
顺带着,我对怀着这个孩子的嫣的爱意与日俱减。
我觉得我对嫣的爱已经布满了裂痕,离破碎只差一步之遥,虽然未曾破碎,但已经不再完整如一。
或许当某一天,在什么压力之下,这爱意,会转化为恨意吧。
我可惜地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只为了回去时能让我脑中的疼痛减轻一点,嫣不清楚我的改变,或者说她的心思过分投入在她腹中的孩子上吧,这一切我也没有问她原因,我两之间的隔阂,因为这个孩子,已经越来越大,她也只知道我是在努力的工作,努力的挣钱,努力的承担一个身为家庭男主人的责任。
(41)
正是因为之前我有多爱你,所以我现在才有多恨你。 -言
夜,还是这么寒冷的夜,夜晚的凉风孤寂而又萧瑟地刮在我裸露在外面的脸上,泛起丝丝冰冷的触感。
转眼又已是深秋,上次所度过的那个秋天的冷意让现在的我都感觉一阵阵惨淡而又苍凉,萧瑟秋风吹过,让皮肤带起一阵阵受惊般的波纹。
此时的我正站在楼下,抬着颓废的头,看着那许久不见却未曾陌生过的黑黑的窗户,此时距离那噩梦已过去一年多了,可是我却未曾觉得那噩梦离我远去过。
嫣肚子里面的孽种也在两个多月前就生下来了,是的,孽种,我用这名字在心底里愤怒地诅咒着那个不该来到这世界上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巧合,或许又是上帝刻意的安排,我因为去国外出差学习的缘故,竟然还未曾见过那孩子一面。
嫣一直在之前的通话里絮絮叨叨的叫我帮那个孩子起一个名字,可一直被强装喜悦的我以回去看下再说的理由搪塞过去了,而嫣,或许之前有尽力遮掩事实真相的缘故,但在我没表露异常的情况下,母爱的情绪就逐渐地将担心害怕的情绪掩盖了吧。
至少嫣,在与我的通话里是喜悦的。而我,也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有思念又不像有多思念,有愤恨心里又拼命在告诉自己没什么,选在这漆黑的夜,回到了家。
这样也好吧,选在这般的深夜回家,不通知任何人,毕竟,谁也不能陪伴我,连父母都因为这样或那样丑陋的原因而分离,当然,我知道这在其他人眼中看来,是我性格突然孤僻的原因,连嫣都三番两次的询问我,要不要做个心理辅导,但都被我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我自己都是医生,自然明白所谓的心理辅导就是将闷在心底的秘密对人诉说,可是我心底秘密的沉重,是这个美好的家所承受不起的,我不想让其他人看见我心里对嫣的恶毒的臆想,这恼怒愤恨的感情还是让我一个人承受吧,嫣,还是保持那个原来的无忧无虑的样子吧,起码,其他人都能轻松一点。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将领子竖了起来,许是为了阻挡那夜晚的寒意,许是为了遮掩那漆黑窗户带给自己的冷意和孤独,在这漆黑的夜,如果有夜行的人从这经过,或许会将站在这许久的我当做一个即将入室窃取的盗贼吧。
盗取那曾经属于我或者将来属于我的东西。
我嘴角努力的勾动一下,想做出一个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的表情,可是,最后只是扯动了一下嘴角附近的肌肉,做出一个似笑似哭的表情。
从人的心理上而言,纯粹的人是一个多面体,愉悦的笑,悲哀的哭,愤怒的吼……可是,如今我,就像是被锤子重重砸过的球,只剩下种种似是而非的面容。
算了,等下在家里掩饰的好点,别被发现就好了,我安慰了自己一句,然后疲惫的提起包,打开公寓门向着那窗户所在的楼层走去。
“咚咚……”低沉的脚步声敲击着我的耳膜,在这被脚步声惊起的楼道中,不断回响,像是有无数的恶魔在这楼道中渐渐地低诉莫名的话语。
一步,两步,三步,重复的楼梯在我的脚下不断的被越过,我看着这楼梯,突然感到有点害怕。
害怕我就这样重复的走下去,没有终点。
但终于,那扇熟悉的门,已经触手可及了,我从包里掏出钥匙,话说许久没回来了,竟然有点不熟悉家里的钥匙了,找了好久才找出那把黄铜色的如白炽灯光昏暗的钥匙来。
捻着那枚钥匙将钥匙插入锁口中,转了一圈,熟悉的门开的“咔哒”声竟然没想起。
我疑惑地看了眼钥匙,没错啊,是这把钥匙啊,又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看门上的门牌号。
对啊,门牌号也没问题了。
那准不是我走错的问题了,而我估计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自己家的门,挡在门外了。
话说什么时候换的锁啊,我竟然不知道。
“叮咚,叮咚……”我按响门铃,听着门内传来的铃声,内心纠结的站在门外,对着那能当镜子用的墙壁,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更自然点。
虽然心里也有一点对于妻子换门的不好的猜测,可我实在是不肯相信妻子还会这样做。
毕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内心的躁动也应该平息下来了吧。
那么就这样等等吧。
等了许久,我差点以为妻子回娘家的缘故而想着明天再回来看看的快要离去的时候,门内的灯被拉开了。
“谁啊?”门内响起了妻子充斥着淡淡警意的声音。
那声音虽然充斥着戒备,但还是如初次听见般柔和。
“是我,言”我压抑着自己的喜悦的心情,恩噎地回道,原本我以为心里留下疤痕的我不会这么高兴的,可现在,只是听见声音,我内心的兴奋和喜悦就快要将我淹没了。“嫣,我回来了,开下门吧”
门内,似乎是因为我的声音而突然陷入了宁静,我猜想,嫣估计也因为我回来而不知所措吧。
毕竟我回来的太突然了。
过了几分钟,才响起嫣像是压抑着什么的声音,门口被用力地打开,一个柔软的娇躯使劲地抱住了我,她抬起头,目光中有着依赖和迷离,“言,是言,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嫣,我也想你,以后我哈,不离嫣那么远了”我反手搂住了嫣,看着嫣那美丽的脸庞上的疲惫和苍白与那无力的娇躯,脑子里不禁有点愤恨自己过去一年中对嫣的所作所为了。
自己,确实做的太过了一点,毕竟谁不会犯错,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原谅自己的爱人呢?
“咦,嘉嘉呢?”我看向室内,照理说,嘉嘉这个小惹祸精现在应该早就醒来了吧,然后急切的展开手,索要我的温柔的抱抱。
“你还记得你女儿啊”嫣白了我一眼,然后将我推进屋子里,接过我的手提包,嫌弃般地扇着手。
“你女儿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变得格外成熟了,觉睡得早了,还怎么闹都闹不醒,唉”
嫣看起来似乎有点忧虑嘉嘉的情况,这些其实我也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粘着老人家的缘故,嘉嘉在这一年里成长得好像有点快了,连嫣都不粘了。
“没事哈,我这几个月好好的陪陪你们”我陪着笑,揽过嫣的肩膀,手指在妻子圆润的肩膀上抚摸着。
“先洗澡嘛,好臭的”嫣脸色红红的,似乎有点受不了了,连漂亮的眼睛中都在不断地涌出一股股春情。
她扭了一下我,将我推进了浴室之中,然后,关上了门,门外还传来了嫣娇嗔的声音“不洗不准上床”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次的笑竟然出乎我意料的真实,我是想要,一段平淡却充实的生活啊,宛如今晚般温馨。
“嗯?!”我疑惑的转过头,盯着浴室门上镶嵌的磨砂玻璃,刚刚眼睛的余光好像撇到一抹黑影如猫般从浴室门口越过。
可现在一看,又没有丝毫动静。
大概是旅途太累的缘故吧,我想。
2)追求的梦中幻影
白色阳光,炽烈而热情,连宏伟的天穹似乎也被这炽热的光渲染成璀璨的亮白色。
我眼睛眯着,努力让自己适应这纯粹的光,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亮色的光下,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热情和温暖。
这是为什么?明明是这么美丽的光。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又是谁?
我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甚至连自己的来历都不清楚。
宛如一个初生的婴儿,突然降生于这个世上,对这一个不同于母亲温暖胎盘的世界懵懂无知。
几秒后,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这如闪光弹般璀璨的光,也看到了自己所处的场景。
这里,是一个被花装点满的世界,各种各样的花,在这里争奇斗艳,可是,那些叫的出名字或者叫不出名字的花,都被那如血般的红色掩盖。
在这个花园中,一处高大的教堂,正矗立在我的面前,教堂的宏伟,甚至能让其楼顶的塔尖穿透这白色的天空。教堂的墙壁上,绘着种种奇形怪状的丑陋的浮世绘。
我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如这阳光般纯白色的西装,左胸处口袋里插着的也是一朵如血般鲜红的花,一条小小的带子悬挂在她之下,上面依稀写着两个小字。
我凑近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两个字莫名地有些熟悉的感觉。
“新……郎”
新郎,莫名地,我的心因为这两个字而高兴起来,似乎在这个地方,这个花园里,这个名称拥有着特殊的含义。
我兴奋地去推在我前面的同样绘着不明丑陋浮世绘的高大的门,我感觉,在这个教堂里,拥有着我所重视的甚至于珍视的东西。
很奇怪的,这高大的门,花费的力气却很小,甚至我觉得我的手刚刚放在门上,这门就自动开了。
我来不及想什么,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被一股力量推了进去,背后的大门,也在我进入的瞬间“彭”的关闭了起来。
不同于外面的光明却充满冷意,这里充斥着烛光摇曳般的幽暗,却有着一股热烈的气氛,有莫名地低语从教堂的内部隐隐传来。
“嗯……”
“啊……”
……
像是有浮世绘上的恶魔在这里出没,领颂着诱惑的话语,将这夹杂着男人女人低低浅呤的呻吟化作引人向恶的催眠曲。
可是这样的声音,莫名地有些熟悉。
烛光向后面倒退,顺着长长的幽暗的甬道,我进入了正厅,正厅又被外面花的鲜红的颜色所充斥着。
一具具肉体相互纠缠,虽然外表上套着的还是西装和长裙,但下体却纠缠在了一起,不断的碰撞,泛起阵阵的碧波和春情的呻吟。
来到正厅,这里的呻吟,也越发宏大,最前面不知名姿态神圣的神像上,也像是被这纠缠的肉体,纠缠的呻吟,染上了一层淫秽的色彩。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我感觉心很疼,记忆里像是有什么要忍不住跳出来一样,在那些肉体纠缠着的时候,我感觉一股蚀骨般的寒意从心底里传来。
突然,体态美妙的女人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突然抬起头来,那张似嗔似怒,如怨如慕的美丽的脸像是一只利剑般将我的记忆贯穿,许多东西涌出来,将我空白的记忆掩盖。
“嫣……”
我难以置信地大叫出声,那样貌,那神情,明明就是我爱着的嫣,可是那一脸陶醉与迷茫的表情,却又不像我所熟悉着的妻子。
我一次又一次地想冲过去,阻挡这疯狂的交缠,可是每一次冲过去之后,我却发现我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大声的哭泣着,诅咒着,我期望这是如梦境般幻影,这样,我就不用经历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沮丧的感觉。
直到筋疲力尽的时候,视野渐渐黑暗的我,看到那个男人抬起头来,那,分明,就是已经死去的佟。
“言,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视野明明变得黑暗,可是躯体的感觉却变得真实了起来。
我感到有小小的手在推搡着我,耳边还不时传来着嫣熟悉的声音。
我睁开了眼,迷蒙的眼睛渐渐聚焦到了嫣的脸上,嫣脸上还有着泪流过的痕迹,眼睛中泛着的明显是焦急和其他复杂的感情。
这里,有着那里所没有的真实和流动着的温情。
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啊。
我竟然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压力果然太大了啊。
也不知道继承家业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我苦笑了一声,手慢慢地揉着嫣细顺的柔发,不知道嫣用了什么洗发水,我感觉嫣头发的发质更好了,有一种温柔的感觉,刚回来还没发现,现在摸了下才注意到了。
“没事哈,就做了一个噩梦”我安慰着嫣,此时的我内心充满着温馨的感觉,此刻的嫣,还躺在我的怀里啊。
“老公,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嫣睁着雾蒙蒙如受惊小兽般可怜的眼睛,像是想到什么般,突然停住了话语,然后更加紧紧地抱住了我“老公,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怀里传来了嫣浅浅的低吟,像是在安慰着什么,又像是在怀念着什么。
“嗯,老婆,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
我抬起头,看向正上方悬挂的那一副巨大的婚纱照,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婚纱照里嫣的眼睛也雾蒙蒙的,难道是因为最近水汽太多的缘故吗?
“言,要看看儿子吗?”嫣同样抬起头来,眼瞳中充满着期翼。“刚刚你一回来就睡了,儿子都忘了看”
“好”
我低下了头,话语中意味莫名。
窗外,天色昏暗。
42)
“爸爸懒猪,爸爸大懒猪,爸爸,快起来……”一大早地,我就被嘉嘉兴奋的叫声和身上所覆盖的重量惊醒了。
我揉着迷蒙的眼睛,内心里闪过了一点夹杂着幸福的无奈,嘉嘉以前就喜欢在睡着的我的身边玩耍,尤其是在我刚出差回来的时候,那高兴劲连平日里一直被粘着的嫣都有点羡慕。
终于,在手的不断的动作下,我的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而不再是雾蒙蒙的影像了。
我看到被光明洒满每一个角落的屋子里,嘉嘉正如一个小天使一般在我身体的左右跳着,宛若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是啊,嘉嘉,就是我的小公主啊,我拉过了她,将嘉嘉抱在了怀中,此时的我,在昨晚那一个接一个的噩梦之后,感到身心疲惫,也唯有,我疼爱的女儿,能给疲惫我些许舒心的感觉了。
嘉嘉也不挣扎,她用自己小小的手,反过来抱着我。
“爸爸,不怕,嘉嘉,可是爸爸的小天使呢”
“爸爸,怎么可能害怕呢”虽然年幼的嘉嘉会说出这么成熟的话让我感到有点惊讶,也不明白嘉嘉话里的害怕是什么意思,但我一想到昨晚嫣的诉说,我就有点释然,心中也在不断涌出愧疚的感觉,嘉嘉,似乎真的成熟的过快了,这大概也是因为我经常出差的缘故啊。
听说父母如果经常出差,孩子就会很早就开始成熟。
但这种成熟,却是不完善的。
我抱着嘉嘉,同时决定这几个月好好陪嘉嘉一下,现在过于成熟在我看来没什么好处的。
对了,嫣呢?照理说,嫣看到嘉嘉跟我的样子都会埋怨几句的
房间里没看到嫣,而且床上那掀开的被子的温度的冷却,明显说明嫣已经起来一段时间了。
嫣,她去哪里了呢?
脑子里突然有了各种各样的推测,怪诞离奇的连我自己都称奇。
我摇了摇脑袋,将一些不切实际的心思抛出脑后,然后,告诉我自己,一直是相信妻子的啊。
一直都是。
我这么告诉自己。
妻子这么早起来,估计,是去买早餐了吧。
"嘉嘉,妈妈呢?"
我觉得还是应该询问一下孩子,这也能给孩子与母亲之间,加强一定的联系,不过我并不希望嘉嘉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所以我重重的哈了一口气,从床边拿起了衣服,准备起床了。
"嗯?!"
可是,衣服底下却有些白色的痕迹,像是触碰到了白色的灰,这就有点奇怪了。
我明明记得,家门口自己衣服底子那里都没有这些痕迹的。
拿过来闻一下,还有一点淡淡的腥臊。
"这味道……"
我心里有点不确定,这有点像是女人高潮时流下的水,但长久以来没有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我,显然还是有点不相信的。
不过妻子自慰,这个责任,也在我。
我心里有着决心,以后绝对不让嫣这么难过了。
"妈妈啊,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好着急好着急地就出去了"
"妈妈经常这样不管嘉嘉的"
话音瞬间就变得有点委屈的,但更多的是倾诉,显然女儿嘉嘉这几个月过得不怎么好。
"接了一个电话…什么时候啊?…"
我心中闪过警惕,虽然我不愿想起,但梦中发生的事,我更不愿意再次发生。所以现在对嫣平时的行为都会有点规范。
"三根针指着8的时候"
嘉嘉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她还不知道怎么辨识时间,但我与嫣教过她怎么通过时钟来辨认时间。
卧室里刚好也有一个闹钟。
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如果按照这个理论。
"9:37了"
我心头一凉,脑袋如同被一个重锤砸过。
我想起了昨晚如同幻觉一样的黑色影子。
我的脸色变得有些差。
"嘉嘉,昨天,有客人来我家?"
"客人?爸爸,不知道啊"
"妈妈叫我早点睡觉的,所以很早就睡了"
嘉嘉的语气有些躲闪,大概被我的恶劣的脸色吓到了,瘪了瘪嘴就哭了起来。
"妈妈说了,要告诉爸爸她去工作的……不能让爸爸担心……"
"呜哇,爸爸坏,爸爸,吓嘉嘉,爸爸坏……"
嘈杂的声音中,我的脑袋一凉,什么都冷静下来了。
是啊,还有嘉嘉。
还有嘉嘉。
还有,嘉嘉……。
我搂住了嘉嘉,眼中却被浓重的雾意充满。
"嘉嘉不哭,爸爸坏,爸爸最不乖了……"
……
我伸出手,狠狠地拍打在自己脸上,却只觉得痛苦从心中传来。
9点来钟已不算清晨,可我却觉得有着清晨那种光明未来,黑暗才逝的深重寒意。
TOP Posted: 2018-03-04 23:49 | 回12樓
xb1121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55
威望:36 點
金錢:15 USD
貢獻:3 點
註冊:2010-04-10

1024
TOP Posted: 2018-03-05 17:08 | 回13樓
学徒工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588
威望:189 點
金錢:34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1-06-06

1024
TOP Posted: 2018-03-07 09:02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0, 06-21 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