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妻子的欲望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妻子的欲望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喜剧钢蛋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58
威望:27 點
金錢:2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11-20

    (6)“听到黎开走后的关门声,我知道,一个佟走了,另一个新的佟慢慢到来,我的现在和过

去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这个佟温和,甚至细心,因而更有诱惑力。”

          “言,救救我吧,我需要你!”

          “女人的情欲就像一种病,一旦受到传染,就会茹毛饮血,直到和它的寄生体一起挥霍殆尽

才会分出结果。要么涅槃重生,如浴火腾飞的凤凰,重生让她更加多彩;要么就下地狱,如十八层地狱

的淫鬼,遭受无尽的悔恨磨难。这就是社会版的末日审判,绝无中间路可走。”

          “他走后不久,我的燥热仍然不减,私处和乳房稍微触碰,就会传来一丝兴奋,感到浑 身的

每个细胞都充满了qing欲。我知道,这一定是他的药性在发作。晚上睡觉时,我耐不住渴望,趴在你身

上求你,你说累了推开了我。我理解,这是我自作自受,不应该有怨言;第二天晚上依然求你,你躺在

床上依然不要我。”

        “第三天午饭后,我吸一口气,拨打了黎开的号码,接通后我只说了一句话:我在家等你。”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给一个陌生男人打电话,目的很简单:做那件事。”

          “我已没有廉耻,没有自尊,没有羞辱,只有欲望。”

        “‘怎么了女儿,你好像有点不高兴,谁惹你了?’······”他急火火进了客厅。”

          “我主动迎向他,在客厅抱着他,踮着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拉他坐在沙发上,脸色

发红,慢慢偎依在他怀里,低声拘谨的说‘我要你’。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向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发出明

确无误的信号,对,我确定,就是信号,没什么可解释的。我知道,我的欲望已经把我烧的思维模糊,

也知道‘我要你’这三个字从我嘴里一出口,意味着我已经向他敞开了心扉,就像一个孤独彷徨的人,

站在崖边不小心失足即将滑向深渊的一刹那,我手里拼命要抓住任何一件东西,只要能给我安全给我温

暖,不管真假与否,我都会扑向他寻求保护。”

          “这个人就是黎开,他是我抓住的那个人。”

        “没有过渡,直接进入正题。我给他脱掉上衣,抚摸着他一身黢黑发亮的胸毛,还有他对我称

呼女儿的暧昧,这时都成了我们yin靡气氛的催qing剂。然后他开始用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游走,触摸之处

引起我控制不住的颤栗,我的下身已是ni泞一片,然后就是进入,就是反复不断地耸动,随后就是一波

接一波的发泄,直到两人筋疲力竭的分开······。”

        “那是什么药?”

        “‘是温和的长效催情剂,我家经常用的,现在已经离不开了,进口正规的药,是给你们夫妻

调情用的,没有任何副作用。’”

“'你······'我把和你的现状告诉了他,不满的看着他,他也是一脸惊讶。”

          “对不起妞妞,我是让你们调剂夫妻感情的,不知道你和梁医生已经有名无实,好心办了坏

事,不过这样也好,你用一段就适应了,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你的不同。······”

        “有次激qing过后,他喃喃抚摸着我的头发说:女儿,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除了妻子还没有

其他女人让我着迷,我也接触过不少女人,可那都是逢场作戏。和你在一起,心里非常干净,你能让人

慢慢融化,怨不得梁医生那么宽容宠你,他现在把你推开是错误的选项,我真替你惋惜。你能不能给我

个机会,让我和他公平竞争?”

“······”

          (7)“这一天开始,我接受了黎开。前面有佟,现在有了黎开,一切显得自然而然。”

      “以后的日子,我们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几乎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我们的称谓也开始变化,她

还是称我女儿或妞妞,我称呼他‘开’;我把自己另一面完全展现给他,我们经常见面,见面就是不停

地做那件事,公园,超市角落,游泳池,你上班或出差时,家里的沙发、卧室、书房、卫生间、甚至阳

台,都会留下我们的气息,每次完事之后,他总是体贴的帮我擦拭,然后抱我去卫生间冲洗,帮我穿好

衣服,然后放到床上,然后和我平静地聊一些家长里短,待我彻底平静后他才离开。我总是静静看着他

有条不紊做着这一切,就像一个丈夫对待撒娇的妻子,或者父亲对待生病的女儿,内心柔软的地方开始

有一丝触动:被呵护,温暖。”

        “我是不是真的有点像他的女儿或妻子?”

        “这时我才知道被呵护是多么的宝贵!”

          “过去,在我和丈夫的感情里,这种被呵护的感觉已是家常便饭,从来不觉得珍贵。我总是

自然而然的去享受丈夫的温情,总是不断地索取,不给就撒娇耍赖,我好像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理

所当然地把这当成我的正当权益,只知道不停地挥霍,却不知道养护。现在 回想起来,那种感受是多么

的温馨,那么幸福,可我的不珍惜已让它枯竭,渐渐远去。”

          “我总认为我能掌控这个家,包括一切东西,结果我却被当成物品兜售。”

          “我每天几乎都生活在悔恨和渴望的矛盾世界里。外人看来,我还依然是贤淑宁静,心情平

和,和孩子在一起总是百般呵护,与丈夫也是相敬如宾;但谁又知道,我们早已形同陌路,在床上只是

两条冰冷的躯体,双方小心的提防,谨慎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是误解和吵架。你就像一根家里的

柱子,我想抱住它依靠它,可总走不到跟前,让我在这个家里战战兢兢感到处处危险。”

          “女人,就是水上的浮萍,在飘荡中寻找依靠和生存。”

          “言,我多么渴望回到你身边,再次走到你的心坎,可你已经不愿接纳我。”

        “我总认为,在感情的世界里,我不过是佟或黎开游戏的玩偶,不过是在输赢双方不停转换的

筹码,但玩偶还是玩偶,虽然他们都说爱我,但我不会迷失。直到有一天,黎开向我展开他的另一面,

我才意识到,游戏也有假戏真做的危险。”

        (8)“终于有一天,黎开向我提出一个请求:

        “他想要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雨夜,你值夜班,我们激情过后,他依然还是帮我清理干净洗过澡,两人窝在沙

发上聊天,他抽着烟,目光柔和握着我的手说:‘女儿,我想要你给我生个孩子。’我愣愣看了他半天

,不像是玩笑的意思,这太夸张了!‘你知道,我和爱人结婚十几年,因她的原因,一直没有孩子,我

们都很苦恼,一个孩子是我的梦想’。”

        “我当时有点懵了。他的神情及其认真,令我不得不感到害怕。”

          “’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为什么是我?’”

        “’女儿,看着我的眼睛,我要一字一句地告诉你:我爱你,也知道你喜欢我。我确定你和我

可以白头偕老,当然你会质问我,我可以找一个未婚的女孩子,可以抱养,实在不行可以离婚,为什么

是你?因为我们不但和谐有感觉,那种感觉女人有,男人也有,我对保守的伦理并不看重,那不是幸福

的基石。既然我爱你,就想给你完整的寄托,梁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而且更好;他给不了你的,我

却能给你。我从没有想拆散你的家庭,但看你天天不开心,实在心疼。女儿,不管谁对谁错,你的婚姻

已经完了,你那个家只是个壳,你愿意守着一个冰冷的壳过完这一生?为什么不考虑另一种选择,也许

,这样会让你和梁都得到解脱······你别担心,梁医生未必会疑心,毕竟你们偶尔还有xing生活

,就是发现了,也许他会宽容你,实在不行,我们结婚,这也是我的梦想,你丈夫的工作由我来做。’



        “我当即拒绝了他!我是有丈夫的人,我有家,这个请求太匪夷所思。”

        “此后一段时间我心烦意乱,脾气很坏,家里的东西经常让我走神摔坏。有时会闪过一个场景

:我和开就像一家人,抱着他的孩子在公园散步,夕阳暖暖的,微风吹起我们的头发,这个幻想让我耳

红脸热······脑子里一直萦绕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和开有了孩子,丈夫发觉怎么办,惩罚我怎么

办,要和我离婚怎么办?”

        “突然发现,我并不拒绝和开有一个孩子,甚至很期盼,只是害怕你的惩罚!”

        “言,此时此刻,我正在背离一个妻子的底线,正在走进那个底线,随时要跨过去!”

      “我已经不感到害怕,只是反复考虑着取舍,就像一个会计人员,细心计算着成本和利润。”

(53章)嫣与黎开(二)上



  (1)信读到这里,我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起来,手心开始冒出汗津,站起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仰头便看到了满目的璀璨星空,漂亮的让人炫目。

          可我的心里却是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我不明白,一个平时温润柔和的妻子,在家里那么细声细气的娴静,现在居然可以沦陷到答应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有个孩子!她心里到底藏有多么深的不被窥视的信息?难道一次背叛引发的竟然是另一次更大的背叛?是什么样的魔力让妻子竟能不顾一切的扑向那个禁忌?夫妻四年的恩情居然无法打败一个入侵的盗猎者?

          这一页的信纸很皱,似乎曾经狠狠团成团后又被展开,信纸的边角有很多发黑的磨搓痕迹,我想,妻子一定是在矛盾痛苦的激动情绪下写出上面的文字。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你去临市出差那两天,还下着小雨。送你出门后我鬼使神差的给开打了个电话,他说正在现场出警,晚上见面,说给我个惊喜。我有点失落,但听说要给我惊喜,也有点按捺不住的兴奋。七点他打来电话,说在’夜宴酒吧’等我,离我家很近。晚上吃过晚饭,我把嘉嘉托付给房东,托词说去美容院做美容,带孩子不方便。”

        “进到VIP酒吧包房,里面很暗,打开灯时才发现,围着大型圆酒桌坐了黑压压十几个男女,看我推门进来,他们站起来,一齐向我举手敬礼,喊了一句‘欢迎黎嫂驾到!’,我脸色通红,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们,黎开从主位的椅子上起身,走过来,拉着我坐在他旁边空位上,‘别担心,都是警队的兄弟姊妹,他们一直想要见见你,我答应了。’”

        “这是个清吧。主持人走过来,和黎开耳语几句,然后向所有客人宣布:黎先生今晚献给嫣嫣女士一首歌,是一首经典爱情老歌,叫知心爱人,包场循环播放,希望大家喜欢!主题音乐池响起了缠绵悠长的歌声······黎开站起身,从旁边一个角落抱起巨大的玫瑰花束走到我面前······警队的人大声喊‘黎嫂,黎嫂······’”

    (2)“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神色迷离,时哭时笑。那首歌一直不停地反复播放,听着这首歌,我的心像被压抑了很久的鸡蛋,在黎开的揉捏下终于破碎。”

        “在回去的车上,他吻了吻我,帮我捋捋掉在额前的头发,递给我一个本子,我接过看了看,是他的离婚证。

        “‘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惊喜。’他围着我的腰说。”

          回到家已经是午夜,他把我抱到床上,替我换上了睡衣,然后对我不停地亲吻和抚摸,不久他抬起头,看着我说,‘你愿意吗?’我知道他什么意思,我在半迷醉的状态下轻轻点了点头。”

          “我点头了!”

        “他好像害怕我反悔,忽然抱起我,打开门,上了电梯,疯狂的抱着我走向他的车,把我放到车后排,开车冲出小区在大街上疾驶,我知道他是去医院,帮我取掉身上那个东西。他并没有去正规医院,而是在一个私人诊所停了下来。”

      “‘别误解女儿,去正规医院取环很麻烦,熟人看见对你影响也不好。这个诊所是我一个退休的妇科专家朋友开的,你可以完全放心’。”

        “一个小时后,他又抱着我回了家,我和他完成了第一次毫无防护的做爱······”

        “我已经身心出轨!”

        “我不知道当时的心情,感觉自己被一个强大的诱惑吸引,义无反顾的向那个方向走去,好像那里有温暖,有希望,有安全感,也有光亮;而身后,同样也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我,悄悄告诉我,那里是我的家,有女儿和丈夫,有婚姻的誓言和女儿的企盼。我被强烈的矛盾心理折磨的心力憔悴。”

        “可我还是做了!”

      (3)“早上我不愿意起来,躺在那里想心事,回味昨晚酒吧的场景,还有诊所和卧室与开的缠绵。客厅传来开来回走动的声音,我抬头一看,他正抱着嘉嘉喂她酸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旁边放着许多花花绿绿的儿童玩具,那一定是开给嘉嘉买的。他很喜欢女儿,嘉嘉也渐渐和他熟悉起来。”

          “我坐在餐桌边独自吃饭。开还在喂嘉嘉吃酸奶,看着他们一边嬉闹一边说话,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酸楚:丈夫在外面为了家忙忙碌碌,现在却有个奸夫扮演者丈夫的角色游走在家里,和女儿亲热,和我夫妻一样生活,和夫妻一样的在床上做爱调情,我在问我自己:我是言的妻子么,我在走向哪里?我应该立刻赶走那个男人,和他一刀两断,这样才能让丈夫相信我已悔改,才能让他回心转意,才能挽回这个家,可你却无耻的容纳了他,在他的身下婉转承欢,居然喊叫着呻yin着搂bao着他,现在居然还答应给他一个孩子!那本来是是丈夫的位置,是丈夫的权利,是一个家的底线!”

        “另一个声音也在我耳边悄悄说:放下吧嫣,你已经失去了贞洁,已经不再是那个贤淑忠诚的妻子,丈夫已经抛弃了你,不愿和你离婚是因为孩子和家庭,你和他在一起不过是一具空壳,看不到希望和前途,你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家了,你心里的这个家,在现实中已经不存在了,你愿意就这样在内心孤苦的日子里度过一生?既然开那么喜欢你,你也依赖他,也开始喜欢他,他也能给你温暖,给你安全,给你物质上的保障,甚至能给你丈夫给不了的幸福,为什么不遵从自己的内心呢?”

        “羞耻慌乱让我放下筷子,走到卧室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每次我和开见面,我都问自己:嫣,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每一次见面,就会离家远一步,而离这个男人更进一步,这是你要的结局吗?可看到开笑眯眯走到我身边,到了那个心神摇荡的时刻,我就会毫不犹豫立刻扑向他,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在发生,无能为力。”

        “有时,在和开做那件事的时候,我会迷乱的把他看做你,我是在和你qin热,你是那么的热情澎湃,像过去一样含情脉脉的抚mo我的每一处,那么贴心,那么温柔,一切都回到了往日的幸福时光,我感觉自己彻底的活过来了,但当回到现实,看着偎坐旁边一身胸毛的开,才知道那不过是一场幻觉!”

      (4)“你出差的两天,开在家里住了两天。晚上我把嘉嘉的儿童床摆在了书房,我不想让女儿看见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每晚我都和他做爱,他总是精力充沛的冲击着我,一边询问我的感受,一边调整力度和姿态,同时让我不停喊着不雅乱轮的称谓,激起羞耻的幻想,来调动你的情欲,这是我和丈夫在一起绝不可能的禁忌,我们都是追求完美和中规中矩的人,可现在听到这些话从我的口里叫出来,瞬间就会让我浑身燥热,欲求难遏,直至我欲仙欲死的那一刻,他才又大开大阖的猛力动作,送你走上云端,让你魂魄俱散。完事后我问他,你这种精力是哪来的,很消耗人的。他告诉我是锻炼和吃中药的结果,在警界内部圈子很流行。”

        “‘女儿,女人欲望强很正常,你也不要感到羞耻。’一次聊天时,他说:‘如果丈夫不能满足你,那是他的无能。夫妻之间是讲缘分的,古代名人和戏子名伶白头终老传为佳话的事,太多了。封建社会如此,现代社会更开放,感情是相互的,如果只是单方面的付出,不能持久。人这一辈子很短,青春更短,为什么要苦苦等待?’他抽着烟,和我说了上面一段话,我知道他是劝我想开点,但我感觉他说的没有错,至少无法反驳。”

        “他从不带我出去参加那种多人yin乱聚会,也不让任何男人对我有不敬举动,自从答应他那个要求后,他的电话明显多了起来,大都是嘘寒问暖的话,有时听烦了我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和他吵嘴,但心里却是很暖,我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是呵护,是贴心,还是调情?他打电话总是小心翼翼避开你在我身边的机会,有时会先来个短信,确定后再打过来。这些细微的变化是慢慢在我和他之间形成的。”????


(53章):嫣与黎开(二)下

???

      (5)“日子就这样平静的一天天过下去,我们的关系没有任何改善,你依然对我绅士般的不起波澜,在床上也没有任何男人的欲求,我就像一个被雪藏起来的物品,在寒冷的某一处冰冻困死。我知道,这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惩罚。但和开的关系,却是渐渐的走向成熟和随心所欲,对,是随心所欲,这是我想到的唯一可以描述的词语。只要你不在家,我们就会像一家人随随便便,随便到和夫妻在一起一样的无遮无拦。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该来的那件事。”

            “我怀孕了!”

?            “两个月过后,女人每月该来的那个却没有来,不用去医院检查,我就知道了结果。”

          “那时我惶恐的像个贼,像被人发现了贼赃和嫌疑人,只想赶快拼命的去掩盖。我哆嗦着手给黎开打了电话,他听后半晌没有说话,然后在电话里哈哈大笑不理我,只说了一句‘哪儿也别去,等我电话’就挂了电话。十分钟后,他大口喘着气进来,不由分说也不管我丈夫是否在家,拉着我抱着嘉嘉就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和我的判断完全一样。那时,就在大厅,他忽然抱着我,慢慢跪了下去,双手围着我的腰把头埋在我的腹上,像个大男孩一样失声痛哭,不停地说着‘谢谢你,谢谢你!’”

          “我知道,我的末日审判就要来临了。”

            “我在静静等待那个审判的到来。”

            “那时候,我没有慌乱,反而显得平静如常。”

          “可是,出乎我预料的是,你知道真相后并没有和我摊牌!你不但再次选择宽容了我,而且没有一句怨言,那时的我,真的无地自容。整整一个月,你一上班,我就惭愧的扶着墙抽泣不止,我不能一面自私的满足自己的情欲,一面又在背后狠狠的给自己的丈夫插上一刀,这样的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只有离开才能让我们彻底解脱,这也许是我唯一正确的选择。”

          “可是当我看到嘉嘉,我的心又慢慢软化了下来,想起我们过往美好的记忆,想起你对我的不舍,我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我的心告诉我,是你对你我的万千不舍!是你对家和孩子残存的执念让你选择了沉默!”

          “可我没有选择打掉孩子,既是不舍,也是不愿。”

          “看到开在医院哭泣不止的神情,我知道这个孩子在他心里的位置,我一点也不怪他,这是我的选择,孩子无罪。我知道这个理由是多么的苍白,甚至苍白的都不能说服自己,但我还是选择保住他。”

        (6)“我删掉了开的电话,拒绝他进家门,拒绝接他的电话,甚至拒绝出门,我用自我禁闭的几乎虐待自己的方式来拒绝一切诱惑,我真的不想在这样下去了。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自我约束。”

          “几乎三个月,家里平静如水,开没有任何信息给我,好像他知道我的心思,并没有打扰我,我也一如往常继续扮演一个贤惠持家的妻子和妈妈,虽然我看着也很平和,但每到夜晚躺在丈夫身边,一种凄凉和燥热的情绪交互折磨着我,我看不到今后的日子是个什么景象,虽然家里表面一片光明,我的心却一片黑漆沉沉。”

          “一天,家里来了两个警察,说是户口普查,但见面就喊‘黎嫂’,这时才想起在酒吧见过他们。临走留下一个大信封,说是他们老大给我的。打开一看,有一万块钱,还有一张纸:女儿,我想你,也想孩子,我买了一套公寓,给孩子准备的,你能见我吗?”

          “我忽然感到暖暖的,好像家里小区的牵牛花,快枯萎时遇到了雨露,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

          “他的公寓很大,空间是贯通式的,没有套间,家具很少很凌乱,一张大床摆在床边,旁边放了一个精巧的婴儿床,他说是他昨天买的,不知道我喜不喜欢。我没有说话,抱着他亲吻,然后就是自然地做爱,不停的做爱,直到酣畅淋漓的浑身散架才停歇。他在床上抱着我说:‘女儿,别删我的电话好么?我不会打扰你,只要每天听听你的声音,知道孩子安全我就满足了。’接着他拿出一个钥匙在我脸前晃了晃,‘我把这个家交给你了,不管了。’”

            “我还能说什么,一切都不可阻挡的发生了,这是我的选择。”

            “接下来的几天,我帮他把所有婴儿的物品买齐,换了窗帘,新购了家具,家里焕然一新。嘉嘉躺在开买的小婴儿床上正在酣睡,我则躺在公寓大床上想心事,不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言,你可能误解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佟的,却不知孩子的父亲是另有其人,开就像个隐形人,存在我的生活里,在这个家里却没有一点行迹,但他却实实在在影响着我,也间接影响着这个家,而你却是闷在鼓里的人。”

?            “言,我真的不愿让你难过,可我现在怎么办?不管谁对谁错,我已经走的太远了。”

            ······

          (7)“我的孩子生下来了,你没有一点喜悦,我也没有一点喜悦,这是个错误,可他出现了。”

            ······

          “随着孩子的降临,我空虚的心得到了暂时的填充和慰藉,每天忙忙碌碌。开偷闲就跑到家里看孩子,抱着孩子亲个不停,但我发现,他老是看着孩子发愣,想给我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我有点心里慌慌的,我知道,在他有这个表情的时候,一定会有事情的。”

          “‘嫁给我吧女儿,让我娶你吧嫣嫣。’他终于说出了他的隐秘。”

          “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从我和他有了孩子,他就委婉的向我提了这个意思,但我把他堵了回去,实际上,从我答应给他一个孩子的那一刻起,这个轨道已经铺就,一切都不可逆转了。”

            “终于有一天,我和苏姐发现你在小区花坛凉亭,躺在那里浑身血污,我就隐隐猜到了什么。给你送到医院后,我疯狂地给他打电话,他说他也在你的医院里,看见他也是满脸血迹,我就明白你不但发现了真相,而且双方已经摊牌。我和他打了一架,确切的说,是我打他,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我撕扯他的衣服,用手抓他的脸,把他的脸抓的更加血肉模糊,看着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我,然后我又抱着他失声痛哭。”

          “你为什么要这么干,为什么要逼我!”

          “我像一丛湖边的芦苇,孤独的站立水边任其雨打风吹去,冬黄夏绿,自生自灭,飞鸟知道我的存在,野鸭看见过我的身影。”

          “我求过他,放过我丈夫,就和他结婚。”

            “可是,我知道,丈夫不会和我离婚!”

          (8)“直到那一天,你终于被警局带走关押,我和苏姐在家里看到你的视频,才知道我的一切真相都大白于阳光之下,那时我连死的心都有。看着那封举报信,在救丈夫还是举报黎开的选择上,我痛苦的犹豫着,你们都是我生命里最亲近的人,可是,当那些幸福的记忆和你的宽容浮现在眼前,给了我最终答案。”

            “我在那封举报信上签了字!我应该站在你一边!”

            “签过那份举报信,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我知道那一刻我已经永远失去你了。”

            “接下来的日子,处于一种愧疚,我和开住在了一起,我知道他非常迷恋我的身子,总是百尝不厌,我想用女人的温情打动他,和他厮守缠绵,疯狂的和他做爱,甚至用女人身体不同的部位满足他,用女人各种不雅的姿态和动作引诱他,目的只有一个:放了我丈夫。可他咬紧牙关不松口,他的一句话让我惊醒。”

          “我是在和梁争夺幸福!”

          “从那天开始,我一直生活在崩溃的边缘,每天生活在两个男人的漩涡中,不停地挣扎。终于有一天,警局的人给我打电话,黎开被抓起来了,而且即将开除公职!我知道我终于保住了丈夫。”

          “但是,我也同时失去了开!因为我的举报把他送到了深渊!”

          “言,我不是个好女人,不是个好妻子,不是个好妈妈,甚至不是个好情人!”

          “我是个失败的女人!”

          “作为妻子,我守不住贞洁,让丈夫颜面扫地,谓之无情;作为开的情人,在关键时刻抛弃了他,陷他于危险之中,让他前程尽毁,谓之不义。”

          “有人说‘红颜祸水’,这是对我最好的诠释,你还要我么,我自己都厌恶自己!”

        “我的存在,只会给亲近的人带来祸患,我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我只属于地狱。”

          “我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输的一文不剩。”

?          “离开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言,忘了我吧,养好我们的嘉嘉,她是我们幸福的果实,也谢谢你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幸福时光,可以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品尝,也许,这是我今后唯一的财产。”

        “言,好好生活吧,你是我永远最敬爱的丈夫,你的记忆就是我来过的证明!”

        “你的······”

        信的末尾签名处,并没有写嫣的名字,也没有昵称,只有一串省略号代替,是懒得写还是不愿写?我想,也许妻子此时已经没有办法给自己定位,她到底是谁的谁?她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自尊,预示了对自己的放弃。

        我手握双拳,对自己摇了摇头,说不清是对谁不满意,趴在桌子上枕着那些纸,好像那是我的妻子,默默地滴下了眼泪,一滴,两滴······

          我已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过去的已经过去,该发生的已经发生,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生活是一条河,卷着我们的成功与失败,青春与暮途,日日夜夜不停的流淌,在她无始无终的翻滚涌动中,仁慈地留给我们每人一席之地,用于我们吮添伤口,让我们困惑、沉重、疲惫的心得到休息,卷走我们的哀愁和悲苍,把我们的快乐和眼泪一起拥入她那博大的胸怀,让一切归于宁静和平淡。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到我身上,不知何时,身上多了一件毛毯,我想一定是苏晴给我披上的。




(54章):没有结局的结局

???

      (1)半年后,我和苏晴离开了这个城市,这个令我痛心令我可憎也让我充满记忆的城市,没有任何理由,只是非走不可。

      我满怀幸福的憧憬来到这个城市,却带着悲情和满身伤痕逃离了它,这就是结局。

        我和嫣都是失败者。嫣在诱惑下走上不归路,我在无底线的宽容后彻底失守,最后选择逃离这个城市,一场幸福的盛宴,在我们双方的推动下,以经营失败收场,我们重新变得一无所有!

        也许还有外来诱因,这个世界在你身边处处充满了诱惑,他们总是穿着华丽的新装,把虎狼的尾巴藏在下面,在给你微笑的同时,汲取你的脊髓和鲜血,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昏迷倒毙。

        我把这套房子留给了嫣。把钥匙留给了房东,如果她回到这个城市,也许可以给她一个栖身之地。

        我们交流到杭州一个开发区新建的大型综合医院,苏晴仍然是神经内科的护士长,我仍是这个科室的外科主刀。

      似乎一切又走向正常的生活轨道。

        最让我高兴的是,苏晴怀孕六个月了。

        她每天围着家像个巫婆对我颐指气使,稍不从就动用举手表决,和嘉嘉合伙欺负一个辛苦挣钱的老公,当知道自己永远是少数派,最后我干脆把自己的投票权给否决了,只恳求有什么新家规,提前三天告知,让我有个心理过渡。

        一个晚上,苏晴和我躺在床上,一番缠绵后说着一些闲话,她忽然抱着我的胳膊嘤嘤的抽泣,我吓了一跳,忙问她怎么了。

        “我想嫣嫣,快一年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她实际上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只是走了 弯路,她就是过去的我,我真的很想念她。”

      我默默无语,心塞的厉害,强压住想去抽烟的欲望。

        嫣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在我眼前消失了,消失的干干脆脆,我知道岳父母一定了解嫣的行踪,但他们也消失了。也许,她过得很好,只是不愿再面对我,甚至不愿面对自己。

        不愿面对,是因为爱的太深,伤的太狠。

        在这间宽大的起居室里,有我独立的书房,我总是在心情烦乱的时候,悄悄抽出藏在书柜夹缝的那张婚纱照,默默凝望,自言自语。她的脸庞精致温润,眉眼间透着幸福的微笑,那是对今后生活的向往;嘴角上翘,显示她的坚定甚至有点倔强。她是我心里的一块心伤,像一个钉子狠狠钉在了我的心底,虽然很痛,但她就藏在那里。

        “你不是背叛了我,而是放弃了自己。”我盯着她喃喃地说。

        ······

        一个风和日丽的假日,我终于可以放下手术刀,让自己喘口气。今天带苏晴和嘉嘉去萧山一个公园绿地野餐,那是女儿上个星期就嚷嚷过的。

        上午我们三人沿着绿莹莹的公园散步,在一个游乐场,我带嘉嘉坐荡船,骑木马,玩转轮,中午就在毛茸茸的草地上,铺上地毯,拿出五颜六色的食品就餐。苏晴挺着个大肚子,忙这忙那,照顾着我们俩。

        饭后我想睡个午觉,为了防止嘉嘉捣乱,自己拿个小毯子,走到草坪的一棵树下,展开,躺下,脸上蒙着一本医疗杂志,慢慢进入梦乡。

        “嘟······”电话声传来,我没起身按了关闭键继续睡觉。

        “嘟······”我接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也许是患者家属咨询吧。

        “哪位?请说话······”

        电话那边没有声音,只有传声筒里的沙沙声,隐约听到那边人的杂乱声和汽车鸣叫声,我关掉了接听键,继续睡觉。

        “嘟······嘟······”

        我再次接起电话,还是那个号码,仍然没有人说话,只有听筒那边传来的低低抽泣,间或有压抑的呜呜抽噎声,我感觉对方一定是用手捂着嘴发出来的。·······我的眉毛拧了起来,渐渐越拧越紧,那个声音让我想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终)
TOP Posted: 2018-03-02 21:57 | 回3樓
龍華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686
威望:69 點
金錢:6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24

1024
TOP Posted: 2018-03-02 22:23 | 回4樓
陌陌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5902
威望:252 點
金錢:460 USD
貢獻:51 點
註冊:2013-05-01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8-03-02 22:47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0, 07-18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