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风流飘香处处香[13卷全]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风流飘香处处香[13卷全]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字太白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779
威望:344 點
金錢:1000 USD
貢獻:4047 點
註冊:2017-01-26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一次“艳遇”(中)

    闻逸扶着那个美女来到了她家门前,这时那美女已经完全迷糊了。除了急促的喘息,还在闻逸身上乱摸乱蹭,让闻逸这个已经懂“事”的少年也气血翻腾。幸好他超出异常的冷静,支持着他的行为,才没有被挑起欲火燃烧。

    按响门铃,等着美女的家里人来把她带进弄醒,自己快忍不住了。一个没怎么和女人打过交道的男孩子,抱着一个春情泛滥的美女,能忍住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按道理说,这种现象很不一般,这样的定力不应该出现在他这种少年人身上。他正是20岁左右,一个人最容易冲动的时候,但他却做到了。不过这种异状,他自己却没有感觉,只是焦急的等待开门。

    按了好几生还是没有反应,“可能是没有人吧”闻逸心里想着。其实也是这样,现在正是早晨上班的时间,刚才在路上就见到很多上班的人。还好是坐车来的,要不他一个男孩子扶个瘫软的女人,还不被人报警。而这个小区几乎没什么人,估计都是去上班了。既然想到这个问题,闻逸只好对女人再次“搜身”,这次比较容易的找到了钥匙,因为就在刚才装身份证的包里。

    进门之后把女人直接放到一间卧室,管它是谁的房间。然后直奔洗手间,先用冷水打湿自己的脸,清醒一下头脑,要不非得出事。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由满眼的情欲慢慢冷静下来,躁动的心跳也跳得均匀了。“看来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嘛。”闻逸有些自嘲的笑笑。今天还真是奇遇多多,前辈子一次也没有,真是白活了呢,呵呵。

    闻逸发了一会愣,忽然想起来,晕了,人家还在那迷糊呢。我在这干什么,想想怎么办吧。对了她是吃了催情药物,据说可以用冷水刺激,药性就消散了。事不宜迟,再过一会还不把人憋坏了。药力发作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有害,要是损害了神经或者头脑就不好了。“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子被人害成这样,真该多踢那两人几脚。”闻逸边拿冷水毛巾出来,边恨恨地想。

    美女已经在床上蜷成一团,浑身颤抖,终于还是呻吟出声了。即使她在呻吟,可人的神智仍然是昏迷的。明显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刚被压下的欲火又有了抬头的趋势。闻逸赶紧过去扶住她,并且用冷水毛巾在那美女脸上擦起来。只是这样的姿势让他看得更清楚,美女胸前玉乳颤微微,两瓣粉股白晃晃。他的理智在离他而去,身体也有了男性的反应,连擦脸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毕竟是首次这样接近一个女人,而且是美女,难免心猿意马。更何况这个美人罗衫半解,内力的美妙光景隐约可见。如果闻逸这样还没有反应的话,估计就不是男人,最起码算不上是男人了。

    闻逸才擦完美女的脸就飞也似的跑进了洗手间,用冷水再次冲脸,也不管那美女是否清醒了。手摸着发烫的脸,不自觉想起刚才看到的美景。二十来岁的人,谁没有点性知识,闻逸也在电视和书上见过一些这方面的事。而且他也看过AV电影,这时的场景似曾相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接着就……闻逸不是圣人,所以这么一想欲火烧得更旺了,恨不得冲过去把那美人就地正法。

    幸好在这关键时刻,那种超人的冷静头脑又出现了。仿佛每逢他心慌意乱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感觉出来稳定情绪。欲火再次被压制,尽管它很不服气被三翻两次压制,但叫理智的队伍过于强大,它还是只有选择屈服了。

    闻逸冷静下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离开这里,要不就控制不住了。”但仍然有些不放心那美女,即使被冷水敷面,但到底是否管用却不知道。于是他就做出了改变一生的决定,当时当然还不知道。他又一次回到那间卧室,想看看那美女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清醒过来,没有什么问题,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可是当他迈进卧室的一刹那,整个头脑就停止了转动,身子也完全僵住。刚刚那种冷静变得非常脆弱,不仅不能支持他转身离开,即使要他挪动脚步都无能为力,只能看他被欲火吞噬。而此时他的欲火也终于冲出理智的束缚,出来肆虐了。尽管闻逸现在还能支持着没有冲过去,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种冲过去的可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他一走进门就看见一个几乎完全赤裸的诱人胴体,在床上翻滚着。脸上充满情欲的火焰,嘴里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上身没有了衣服,一只玉手按在酥胸上揉搓。下身也只剩一条性感内裤,但却也退到了膝部,一只手竟然在下体处动作着。而闻逸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美女幽暗的神秘地带。虽然被玉手挡住关键部位,但更显得神秘,让他有寻幽探秘的想法。

    看着眼前迷人诱惑的肉体,闻逸思想斗争起来“上去吧,没什么可怕的,反正她现在很需要你,你这算是救他。”

    “不要去,上去了和那两个人渣还有什么分别。”

    “不,还是上去吧,她不会怪你的,只要你负责任。”

    “别上去,伤害已经造成,负责任也是没办法弥补的。”

    “上去吧……”

    “别去……”

    “……”

    闻逸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人,站在那里犹豫不绝,而那美女好象被他的忽然闯入振动心弦,神智有些清醒了。看到门口有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而自己在家里。自己现在非常难受,渴望男人的爱抚。知道一定是劫持自己的两个流氓的“功劳”,而这个小伙子应该是救自己的人。自己现在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折磨,看起来自己20多年的贞操要献给这个不认识的男人了。

    闻逸的天人交战还没有结束,却被一只玉手打断。这只玉手正是面前玉人的。现在那手已经来到了他的肩膀上,而且向脖子上缠去。整具火烫软棉的娇躯全部贴到了他的身上,美女嘴里那让人发狂的情欲气息也全喷在闻逸的脸上。

    本来还在犹豫的闻逸已经不能再思考了,情欲彻底战胜理智,成为他的主导。而冷静的感觉好象长了翅膀,一下子就飞走了。闻逸一只手按上只在电影里见过的女人乳房,抱着女人一起倒在大床上。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四章 第一次“艳遇”(下)

    闻逸和美女一起倒了在大床上,他虽然没有什么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到了床上却如鱼得水,如龙入海。但是他却没有感觉自己得心应手,只是手口并用。没几下就让本是强自忍耐的美女更大声的呻吟起来。本来她的神智也只是有点清醒,这下却完全迷糊了。

    不知道谁主动,很快两人已经合为一体。开始的时候闻逸还有些被动,全凭本能动作。尽管神智被欲火淹没,但内心还是有些挣扎的。但当他看到玲珑起伏的雪白躯体在自己身上耸动,而身体的舒爽感觉正在啃噬自己心里那点挣扎。人也就不再那么被动,放弃最后的抵抗,虎吼一声扑到了美女身上,把美女压在身下疯狂的挺动起来,完全不顾美女是初经人事。而自己的身体好象被另一个人所主宰,他最后的印象是压在美女身上,美女在大声呻吟。

    我从沉睡中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道山梁上,而玉观音等人也不在了。我现在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这应该是一间房子,但是装饰和建筑方法很奇怪。想我楚留香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但却没见过这样的房间。我不知道这是哪里,而且我的身下还有个绝代佳人,她正在我的动作下婉转呻吟。尽管我想停下自己的动作,问问她是怎么回事,在我落下山梁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她救了我,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大吃一惊,能让我吃惊的事情已经不多了。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起:“你是谁,怎么能出现在我的身体里?”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和我自己长的一样的年轻人,完全是十几年前我的样子。“你还是走吧,我可以当你没有出现过。”那年轻人见我没有反应,再次补充说,有了些威胁的意思。我好笑地看着他说:“如果我不走呢?”“我、我、……”我了半天却没有说出话来,看来还是个孩子。我已经有些明白了,不管是“借尸还魂”还是“转世重生”,但现在的我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很可能占据了别人的身体。现在这副身体的意思出来和要主导权了,我该争夺还是放弃呢?

    想到这些忽然觉得很累,仿佛睡意再次袭来。虽然我不想再次沉睡,但身下女人忽然一声大声呼叫,然后自己也不禁一阵强烈的快感。随着身体的爆发,那股睡意强大起来,我感觉非常疲惫,再也支持不住,再次进入冬眠一样的沉睡中,没有了任何意识。唉!已经来不及想什么时候能再次醒来了,也许再也不能清醒。

    闻逸在美女身上的动作停下来,神智也有些清醒了。身下女人嘴角带着微笑,已经处于半睡半迷的状态。估计经过这么激烈的运动,那药力早就解掉了。尽管她睡了,但初承雨露之后的容光焕发还是惊人的。只是偶尔轻皱一下蛾眉,表示首次床事影响不小。闻逸搂着怀里的美女,一点都不想起来。就这么由一个男孩蜕变成一个男人,真让他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第一次没有献给心上人,而是给了个陌生的女人。幸好是个美女,而她也是第一次,只是不知道她清醒以后会怎么样。

    他感觉非常的累,不仅是刚刚劳累的身体。而是在和女人做爱的时候,居然做了个怪梦。在头脑里见到另一个自己,不禁出口趋赶,这身体是自己的嘛。当那个意识离开之后,自己也随之清醒。春梦了无痕,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刚才的梦境太真实了,如果不是闻逸一直坚持唯物,或许会以为见到鬼了。但是他的心里仍有一丝不安,只是他坚信刚才是做梦。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兴奋的产生了幻觉。

    他看了看满床的狼籍,暗骂自己“下半身动物”。但却不知道如果一个正常人是很难抗拒美女的诱惑的,何况是个20来岁的小伙子。这样的人是最容易冲动的,他能忍到没有主动去侵占就很不错了。不过他尽管骂自己,却并没有放开的意思,这美女给了自己多么美妙的感觉呀。

    年轻人难免有些口不应心的,其实他已经有些迷恋怀里的美女。只是他认为自己那样是很无耻的,所以拒绝承认罢了。其实饮食男女,对与自己有肉体关心的女人迷恋,是很正常的事情。多数男人都是由欲生爱,最先考虑女人的相貌,其次才是才德。当然个别例外,比如诸葛亮。闻逸现在已经基本接受了这个女人,她不仅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也是美女,就看她是否接受自己了。

    闻逸和美女赤身露体的拥在一起,刚刚那丝不安离他远去。那梦境也真的象春梦那样,没有留下痕迹,让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渐渐感觉眼皮沉重,怀里美女已经睡熟了。她的睡意仿佛传染给了闻逸,再也忍不住疲倦,就这样和美女一起睡了过去。

    屋子里变得一片安静,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狼籍一片的床铺和被褥上的点点落红,却显示着刚才这里发生了一次激烈的战役。而挑起此次战役的男女却已经沉睡,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呵呵,年轻真好!

    不知过了多久,闻逸从沉睡中醒过来,本能的想看闹钟几点了。可当他转动身体,准备去拿闹钟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四下张望起来。周围装饰不是自己房间那样简单,显得温馨多了。而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上压着一个裸体的美女。尽管是睡觉,但她的嘴里却全是芳香的气息。“美女就是不一样!”闻逸心里感叹着。他也终于想起不是在自己家里,今天救个女人,然后和他睡在了一起。可是现在想动一下真的很困难。美女象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根本不给她活动的空间。

    闻逸不禁苦笑:“这美女睡觉真不安稳,也不顾自己身体不舒服,乱爬什么嘛。”他还埋怨人家,如果不是你搂着她,她至于这样吗?不过事到如今,还是得挪开她。外面好象都黑天了,如果不赶紧回家,被下班的老妈发现,那就死定了。

    经过闻逸“小心大胆”,轻手轻脚的“搬运”、挪移,终于把美女放到了一边。长吁一口气,帮美女盖好被子,下床穿衣服去。尽管都和美女有了亲密关系,但是摸到她滑嫩的肌肤时,也不禁心神飘荡。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美女正在闭目头笑,晕了,原来美女早就醒了。如果闻逸知道人家把他做的事情知道的清清楚楚,不知他会不会学习鸵鸟,很值得期待呀!

    闻逸收拾完毕之后确定已经10点多了,要赶紧回家了。“老天保佑今天老妈加班,有会议。”他心里念着经。看美女还在睡觉,也不打扰她,给她留张条吧。我也不是不来了,我会负责的,却不想人家什么意思。

    找到纸笔之后,边写边想“屋子里的东西真全,房间也挺大,看来应该是个有钱人家。只是她的家人怎么还没回来,难道和我父母那么忙?”闻逸看着条,比较满意“我会回来找你的,以后注意安全。对了,我叫闻逸。”看看没什么问题了,把条放在桌子上。出去关好门就回家了,他现在可是很着急回家的。

    美女听到门响知道闻逸走了,忍着疼痛挣扎起了身,嘴里兀自骂着:“死小子,像老虎似的,不知道人家是第一次么?也不懂得怜惜一点,真是个不懂事的木头。”想到刚才的激情,羞红立即爬上俏脸娇躯。自己居然会去主动勾引他,连自己都吃惊,药力发作太厉害了。“害人的人渣”她已经骂出声,再次想到闻逸的勇猛。居然这么厉害的药力也能解除,真不是一般人。不禁有些欣喜,但也有些担心。“他好象对这样的事情很有经验,不会还有别的女人吧。”

    想到他好象留了条,连忙起身要拿来看看。居然忘了疼痛,下去把条拿起来。唉!女人如果一心放在一个男人身上,就不会在乎自己的伤痛了,奇怪的动物!当看到他说还会再来的时候,没来由的心里一下子就塌实了,那么信任他。“他还会再来的,应该还是在乎我的。闻逸、闻逸,多好的名字,就和人一样的潇洒飘逸。”美女喃喃出声,嘴角扯开了甜笑。但却没有想到对着别的那么多有成就的人都没感觉,却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四、五岁的大男孩动心了。
TOP Posted: 2018-02-09 19:53 | 回3樓
字太白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779
威望:344 點
金錢:1000 USD
貢獻:4047 點
註冊:2017-01-26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五章 第一次“情迷女生”(上...

    一道人影在夜晚的大街上飞奔,他穿小巷钻胡同,所以没什么看见他,要不非要被他的速度吓坏。这条人影就是闻逸,他正在晚上11点多飞奔回家,他心急火燎,怕老妈赶在他的前面到家。那样问题就严重了,也许会惊动公安局的。

    他出了张可莹家就直接去小区门口拦车,可平时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静悄悄的,居然就没有一辆出租车。他不禁骂道:“真是垃圾,这么大个BJ城,竟然找不到一辆出租。都死到哪去了,才10点多就不做生意,现在的人真懒啊!”不过他也没办法,只好开着自己的“11路”,两腿一抬跑回家了。该他倒霉,BJ交通的最大问题就是拥挤,现在来这里的路上已经水泄不通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甩开双腿就跑起来,这里回家的路他还是很清楚。他没事就出来玩,对BJ这片哪都很熟悉。所以不仅认识路,还知道一些捷径。他为了赶紧回家,就挑近路走,不管是否阴暗或者危险。平时不怎么运动的闻逸今天跑得格外轻松,觉得神清气爽。居然越跑越快,越抛越舒服。他就这样跑起来,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速度超长快捷,而且耐力非常持久,十几里路来居然不觉得疲惫。

    很快就到了家,在他感觉就是盏茶时间,让他怀疑自己是否估错了两地间的距离。“可能是我走近路,又跑出这种从来没有的速度吧。”闻逸不在意地想。让他高兴的是家里居然没有人,明显是父母都没有回来,从来没有这样为了父母晚归而开心。今天的事情有些出乎意料,闻逸也不禁有些好笑:“看来人做了亏心事,还真的怕鬼敲门呢!以后还是多做好事吧,呵呵。”

    收拾完毕上床睡觉,尽管接近12点,但是父母仍没有回来。闻逸也并不担心,父母工作繁忙,经常彻夜不归,早就习惯了。想想今天的事情吧“早晨遇到的美丽女孩,见我没有去会怎么想呢?”“可莹见我走了会不会乱想,她会不会怪我?”闻逸乱想起来,不过称呼变得还真快,都叫上“可莹”了。

    虽然想了很多事,却没有想起那个奇怪的“梦”,或者是拒绝想吧。这样也是好现象,要不会出现精神分裂的。没事总是想到自己身体里有另一个自己,那样不是有神经病,就是快要成神经病了。闻逸很健康,所以他也不再乱想那个“自己”。

    不知不觉一觉睡到天亮,一直在做的有些人打斗的梦也没有出现,让闻逸心里塌实不少。让那见鬼的梦搅和得都有些心神不宁了,现在就清净了。还是昨天那样,收拾整齐就去学校了,今天不能迟到了。看看父母还是没有回来,他也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他想到如果有可莹在就好了,自己一个人有些孤单。不自觉的,他已经把美女可莹放在了自己的心上,就没有想到人家什么意思。

    闻逸仍然走在昨天上学的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希望能看到昨天的女孩子。通过昨天的床事,他已经对女孩子不那么抵触了。昨天人家女孩子好心带自己去学校,却弄得那么尴尬,而自己却没有上学。“应该对她解释一下,以后还是好同学嘛,别出什么误会才好。”闻逸心里想着。

    可是他最终还是失望了,直到进了校门也没有出现那个女孩子的身影。昨天的事情是不能在班上说的,要不没事也变成有事了。高中生情窦初开,都有青春期的躁动,对男女之事特别敏感。如果他们在一起私下交谈,问题就严重了。闲言四起,对人家女孩子名誉不好。昨天是在人少的大街上,他还放得开些。今天在教室里,闻逸还是有些顾忌的。这样的顾忌在高中很常见,大家应该都明白的。

    进入教室的时候,早自习已经要开始了,老师就站在讲台上准备点名。“看来以后要早点来了,今天真是踏着铃声进教室,也太合拍了。”闻逸有些侥幸地想。

    台上台下的人都惊讶地盯着门口的男生,一个半月没见的男生。感觉他的变化真大,身材高大了些,而且似乎也变帅了一点,但却说不上变在什么地方。其实也并不是帅得迷死人,只是那种气质,飘逸潇洒,人如其名。大家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学生(同学),都有些愣住了。

    而其中最惊讶的就是昨天见过他的女孩子,昨天只是觉得他有些亲切。今天却又有些改变,那种淡淡的儒雅潇洒气质让闻逸卓尔不群。想到他昨天搂摸过自己,仿佛昨天被摸过的地方又热起来。心如鹿撞,俏脸通红。幸好大家有些惊讶,没人注意到她的异样,要不非要惊为天人。一个本就非常漂亮的女生,含羞的样子,就是百炼钢也要化绕指柔。

    另一个眼睛一亮的是一个比那女孩子还要漂亮一分的美女。尽管是高中生,但她的身材足以比美少妇,成熟的风姿仿佛阅人无数。身材惹火之极,绝对的人间尤物。如果再配合上她的绝世容颜,简直就是魔鬼与天使结合体。正因为这样的外型,奠定了她二中“第一美女”的地位,被人称为“红粉妖姬”。她的名字叫李婉佳,尽管外界评论她生活非常不检点,实际那只是她的保护色。但是由于长期应付那些“苍蝇”,所以造成了自己的外向性格,更容易被人误会了。

    本来外表开放的她对闻逸没什么印象,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每天应付那些不知道多烦的“苍蝇”就已经很累了,哪还有心情注意“非常一般”的闻逸。今天见闻逸就觉得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很快传遍全身。相信一见钟情么?也许就在一瞬间发生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是不正常的,所以在她心里也只是留下闻逸的影子,有些好奇。只要女孩子对男孩子有了好奇,而那男孩子再有一些过人之处,那么这个女孩子就要成为他的“俘虏”了。但没有恋爱经验的李婉佳却不知道,只是想能够多了解一下门前的男孩子。

    闻逸保持了一贯的默默,有些木讷的说了声“报告”,然后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对于众人瞩目他是有些不习惯的,他以前没有这么被人看过,一般都是他看别人。而且他认为那些人惊讶地看着自己,只是因为半月没见的自己忽然出现。闻逸已经准备上课了,而短暂的惊讶过后,班主任王老师也开始点名。但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早晨,却引发了一些不寻常的事。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六章第一次“情迷女生”(下)



  闻逸这两天过得很不舒服,真的很烦。自己总是惦记可莹,想去找她解释一下那天的事,怕她怪自己。这样的误会可是不能出现的,要不真会郁闷死人的。他还想和王佳丽说说那天早晨的事,不要让她误会自己是逃课是为躲着她。呵呵,想起王佳丽,闻逸就想笑。这个漂亮女孩子的名字是在点名的时候才知道的,“果然是北国佳丽,不仅人样子漂亮,身材也很好啊!”闻逸不禁看看自己的手指,仿佛在回忆那天的美妙触感。

  在和可莹亲热之后,他就有了些改变,对美女的感觉已经不同与以前了。虽然不是多多益善,但也不再抵触,甚至还有些愿意和美女相处了。人之常情,以前的他才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现象。可是还真有些美女是他接受不了的,这个就是他这两天烦恼的原因了。

  那天放学之后,闻逸本打算去约王佳丽一起回家,与她说说那天的事。当然只是说前段,他还没笨到跟女孩子说自己与别人上了床的。然后他打算去看看可莹怎么样了,心里很想见“自己的女人”呢!可是当放学铃声响起,准备走去约王佳丽的时候,却被一条人影挡在了眼前。这个人他是知道的,正是班里,也是学校里的 “第一美女”—李婉佳。当然也知道她叫“天使妖姬”了。只是据说她为人不太检点,外人对她的评价不太好。

  身为男人的闻逸,又经过了思想解放,对这样的尤物当然不能完全免疫。自然有些幻想出现,不过他可没有什么特别表现出来。并不是他多么沉得住气,也不是他怕出丑没面子。而是因为美女出现总是伴随着“苍蝇”,这位既然是“第一美女”,身边自然少不了几只“苍蝇”的。

  尽管学校三令五申禁止早恋,也“枪打出头鸟”的收拾了几对。但是美女杀伤力超强,那些学生仍然做“扑火的飞蛾”,总是前仆后继。学校不能处理这么多人, “法不责众”这个成语被这些人很好的诠释了。如果学校要处理这件事的引发者,也就是李美女,又没有什么理由。最后只能听之任之,只是口头警告美人不要太过分。当然这些都是传闻,闻逸本来不相信。但空穴来风岂能无因,就抱着点怀疑态度,随便听听而已。不过今天却相信了,因为他看到了事实。

  李美女站在自己身前,后面就跟着三个同班的男生,当然都是那些不怎么学习的学生。闻逸发现王佳丽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不禁有些心急。可眼前的美女却挡在路中央,想要过去就要让她闪开。不知道为什么这美女要故意挡住自己,但却不想惹到她。万一把她得罪就有的受了,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客气点吧。因此他秉承一贯与事无争的性格,客气地说:“李婉佳,你让开些,我要过去。”说着就要过去。

  “等等,你有什么急事么?我找你有点事情,先跟我说吧。”李美女伸手一拦,仍是挡着闻逸的去路。说话间随意用眼睛扫着王佳丽,而这眼神却故意让闻逸看到。意思很明显“你想干什么我知道,别得罪我,要不你的小情人要倒霉了。”赤裸裸的威胁,不过好象有点误会啊。

  闻逸收到了美女传递过来的信息,听住了脚步。忽然想到这样过去真的会让王佳丽难堪,那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只好无可奈何地看着王佳丽离开,然后恨恨地看着眼前的美女,要看她怎么说。同时心里暗自思量,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美女。未果,自己病好后第一天上学,之前几乎没和她说过话,在哪得罪她的,有点犯晕了。

  “对了,这样就乖了嘛,早就停下多好。”李美女很满意闻逸的识时务,所以笑着说道。不仅这样,还夸张的抖抖手,好象拦着他很累似的。美女果然不一样,随便一个动作都能扣动人的心弦。即使闻逸的定力不错,即使他有与张可莹缠绵的经历,即使曾搂抱过王佳丽这样的漂亮女孩的纤腰美乳。也不禁在李婉佳一个小动作下,有些失神,内心一荡。不过很快清醒了,因为不协调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小子太不识抬举了,他哪得罪你了,我们收拾他就行了。”美女身后的一只“苍蝇”开始“嗡嗡”,而另外两只也跟着附和。看着这几个人,闻逸有些受不了,平时同学间无怨无仇,和平相处。但现在却没头没脑的就要动手,这人也太让人难理解了。他们的这副嘴脸让闻逸觉得异常丑陋,“真不知道这美女怎么能忍受被他们跟着”闻逸居然想的是这个。

  “这有你们什么事,都给我滚远点,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否则我就生气了。”闻逸还没说话,李美女已经怒声斥责起来。然后又笑着对闻逸说:“你别管他们一群‘苍蝇’。我们走,我有事找你帮忙。”说完就要拉闻逸的手。被闻逸轻巧的躲开,脸色有点红,很快有笑艳如花。

  闻逸躲开李美女的手只是自然反应,他认为大家不是很熟,而且对方又是女孩,不该表现太亲热。却完全没有意思到自己的心意,他心里有对可莹负责的想法,要对得起她。呵呵,小男生的心理,大家可以原谅的。

  在三只“苍蝇”怨恨的目光中,两人一起来到了校门。尽管路上被人注视很难受,但为了让美女放自己一码,别在王佳丽问题上纠缠,只好硬撑下来。闻逸也曾三番五次问李美女有什么事,但她却是左右而言其它,好象没有什么正事。

  在闻逸陪她逛了两条街,看了一场电影之后,已经到了晚上9点多,这样美女才放了她,临走时,美女对闻逸说:“闻逸,明天再找你啊,事情还没说呢。”然后转身进了家门,是她要求闻逸送的。闻逸禁不住颤抖一下,那声“闻逸”腻得让人牙疼。看看时间今天的计划是泡汤了,连写作业的时间都没有了,看来明天要找本抄了。真不知道这女孩子想干什么,她不做作业吗?天呐!她明天还要找自己,那不是又一个晚上没有了,晕死了。她让我一个木头陪她不闷啊!“唉!明天看来要成为学校小报头条了,自己算出名了。”闻逸有些郁闷地想。

  接下来几天,这美女天天找各种理由缠着闻逸。让他烦不胜烦,却也无可奈何。让他发火么?看到那样一张俏脸谁还能生气。这样的结果就是没有机会和王佳丽说话,更没有机会去找可莹,让他郁闷不已。但让他高兴的是美女有点手段,第二天在学校居然没有听到关于自己的传闻。这也让他安心不少,最起码不用被人指指点点。“让她缠吧,过几天就好了,只是一阵子发烧罢了。”自己安慰自己,但真是那样吗?我也不知道了。

  王佳丽这几天也是很烦。那天在教室里看到闻逸之后,就在课上和课间偷看他,几次都差点被发现了。让她心跳加速,让自己的好朋友以为自己生病了。

  记得很清楚的是当老师点她的名字时,闻逸看着她微笑了。而当她看闻逸时,那坏人正在看他的手指,还一副陶醉的样子。蓦地,红晕爬上她的俏脸,明显地那坏蛋在想摸自己的事情。一阵娇羞,一阵欣喜,一阵愤怒。自己也解释不了自己的心情,反正比较复杂,让她不明所以。

  直到那天放学,她终于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当时闻逸应该是要过来找他,于是她就开始考虑应该怎样面对那坏人。可就在这时,学校最漂亮的女生拦住了他。然后就聊起来,而他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没有了任何表示。“原来他还是喜欢更漂亮的女孩子,和别的男生没有什么区别嘛。”她强忍住自己的眼泪对自己说:“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不能为了他哭。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会那么痛呢?”

  从那天开始,王佳丽天天看到他们在一起。于是她就刻意躲着他,认为看到他也没什么意思,反正也是个“好色”的男生。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很在意闻逸的行为,而且确实是一直烦恼到现在。芳心暗许却要倔强否认,年轻的女孩子,真是固执的可爱。也许直接承认或许会没什么问题了,但这样压抑下去,却会越来越强烈,直到一发不可收拾。
TOP Posted: 2018-02-09 19:54 | 回4樓
字太白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779
威望:344 點
金錢:1000 USD
貢獻:4047 點
註冊:2017-01-26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七章第一次“打架斗殴”(上)



  闻逸走在上学的路上,还是一直以来那条比较偏僻的街道。可是自从第一次见到王佳丽之后,就没有再碰到她。而这几天一直被李婉佳纠缠着,也没有和她说话的机会,更是几乎每天都不怎么看得到她。不知道为什么,闻逸感觉王佳丽在故意躲避自己。

  “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和李婉佳说清楚。总是这么纠缠自己,我什么事也别做了。可莹那也许会恨死我,我不是成了不负责任的人了?”闻逸暗下决心。当然不只可莹那边的事,内心深处也很在乎王佳丽。她是自己第一个“亲密接触”的女孩子,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不说话,怎么也该道歉吧。

  这些是他内心的想法,他一直是拒绝自己这么想的。在他的想法里,只要有了可莹,就不该再想其他女孩子。要不就不仅是不道德,还是对不起可莹,所以他给自己找的理由里没有说王佳丽。呵呵,蛮传统的男孩子,不多见了啊。不过怎么样都不能改变和李婉佳说清楚的决心,不能再这样纠缠下去了。

  闻逸边想边走,忽然看见前面走来一群人,而且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这些人看样子就是社会上混的,而带头的居然就是那三只围着李婉佳转的“苍蝇”。他们很明显是冲自己来的了,唉!看来说清楚也要先过了这关,事情已经来了。对面一共八个人,尽管闻逸平时不打架,但也不是怕事的人。而且有了上次拼命的经验,至少场面上是吓不倒他的。至于打不打得过他们,那基本是把握为零。“人家那么多人,看来出全力也连自保都难呐!”闻逸有些心虚的想。

  他停住脚步,要先看看对方什么意思。看对方停住脚步,与自己成对峙的局面。不禁笑了“这条街还真是僻静,居然没什么行人,真是违法乱纪的好处所。不过跟我真有缘分,上次拼命救美女。今天又要打群架,不知道有没有美女出现。”给自己转移注意,免得紧张。既然免不了要动手,就要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希望象上次那样超水平发挥。他好象有打架的天赋,居然知道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

  他已经作好了准备,就等着大打出手了。而且也看准了自己的目标,就是那三个带头的人。即使自己爬下了,也不能让他们有站着的力气。从来心平气和、与世无争的闻逸,心里忽然涌起斗志。而且神智又一次非常的冷静下来,自然流露出摄人的气势,但他自己却没有感觉。真的是后知后觉,好几次这样了,是服气还是悲哀呢?

  对方几个人确实是来“教训”闻逸的,带头三个人心目中的女神—李婉佳,整天和闻逸出双入对,他们早就看不顺眼这小子了。经过几天的调查,知道了这小子上学的必经之路,而且是非常偏僻的。“真是天都帮自己,再不动手,对不起老天的厚爱。”三个带头人这么认为。今天叫上几个兄弟,来这里要对闻逸进行社会知道“补习”,最简单也不会让他直着身子离开这里。

  不过现在看到他,却有些让人害怕起来,因为闻逸现在的气势真有点“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味道。这些人多少都有了点退缩的意思,但他们到底人多,怎么会被一个高中生吓到。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胆气立即壮了起来,本来就不用怕什么嘛。现在是8VS1,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闻逸,你认识我们吧,也该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了吧。”其中一个带头的开门见山的说。他叫汪峥,据说是班里的老大,估计也是三人里的头目。

  “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们打算单挑,还是群殴。”闻逸不卑不亢地说。这样的场面,还能如此镇静,按说不该出现在他身上。只有经常与人打斗,才能有这份沉着,这让对面敌人心里敲起鼓来。怀疑自己是否惹到什么惹不起的人,可是三人想了半天也没有这么个人。这个闻逸绝对是个普通的学生,根本没有什么背景,不会是在外面混的。想到这里,也就有什么慌乱了,即使揍了他,也不会有人为他出头的。

  闻逸见对方不但不动手,反而有些惊疑不定。暗笑于心“看来他们是被我唬住了,这样的胆量怎么出来混啊。不过我却不想就这么算了,以后还是会来找我麻烦的,今天就解决了吧。”闻逸有些犯牛角尖,没想到以后再解决,也许就不会象现在这么被动了。

  他对那些人大声说:“你们想怎么样尽管来吧,别象女人一样。今天把事情解决了,以后谁也别找谁的麻烦。”话间气势更胜,豪气尽显。决口不提要和李婉佳说清关系的事,如果现在说这事,好象自己怕了他们,求饶似的。怎么能主动服输,闻逸是个硬骨头,宁折不弯的性格。这样的性格很容易吃亏,只看他以后会不会改变了。

  汪峥给几个兄弟递个眼色,“小子,既然你找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都动手,叫你他妈的再狂。”嘴里骂着带头冲了上去。明显是要靠人多把闻逸打倒,反正到时想怎么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闻逸闪开前面两人,一拳打向汪峥的鼻子。势沉力猛,但速度却不是很快,应该是虚招。汪峥也看出是虚招,轻松闪过同时一脚踢闻逸小腹。闻逸的速度就在这里显示出来,猛得收拳后退,闪开汪峥一腿。尽管没练过什么功夫,但是身手敏捷,还不至于吃亏。闻逸左脚为轴,右脚回身旋踢而出,动作连贯迅如闪电。正中右后方一人的脸颊,顿时满脸桃花开了。短短几秒钟,对方一人失去战斗力。当场所有人,包括闻逸全部愣住。

  刚才那一脚是闻逸在电影里看到的,只是本能的踢了出去。根本没有想过可以踢那么高,更没有想到能把一个人踢得脸开花。看到这样的结果,让他怀疑自己被外星人改造了,身体强度提高很多,好象练了中国功夫。

  本来以他刚才的动作,更象韩国的跆拳道。但他一向鄙视那什么道,这什么道的,那些哪有中国功夫正宗。都是花拳绣腿,垃圾摆设功夫。小日本那各种道就更是垃圾中的垃圾,学那些恶心。只有一个道是他所推崇的,就是“李小龙”的截拳倒,因为是中国人的功夫。所以他宁愿相信自己学的是中国功夫,支持国货,抵制日货。

  那几个人也是吃惊不小,这闻逸一脚就解决了我们一个人,很有实力呀。要注意了,别一群人被他一个给收拾了,那样就不用在道上混,直接当他小弟得了。地上倒着的同志已经昏迷了,从开始到昏迷,他的印象就是一只神来之脚。就在这只脚“吻”上他的脸时,他就禁不住这种奇妙的感觉,直接昏倒了。而且还流出了鼻血。呵呵,以后没有人会说只有美女能让人流鼻血了。因为闻逸已经证明,除了美女,他的脚也能叫人流鼻血。

  为了早点让闻逸倒在地上,汪峥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刀子,也是刚刚才去开的刃。本来不打算用,但现在却还是拿了出来。第一次用刀,难免有些兴奋,他的眼里已经闪烁着噬血的光芒。别人见头领拿出武器,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有刀有棍,让闻逸不禁佩服起来“这些人真算是人才了,这样一尺多的棍子都能随身携带,强。”

  不过他也明白今天不好过了,既然已经都了刀子,那就是非要自己见血了。对方还有七个人,自己要注意安全,尽管减少损失吧,看来今天是很难全身而退了。 “早就不该逞英雄,刚才要吓唬他们一下,没准就不用这么拼命了。”闻逸有些后悔。不过现在也不用多说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他不是怕事的人。先下手为强,直接冲过去,争取主动权吧。

  他躲闪着刀棍,直接扑向汪峥。现在的状态是擒贼先擒“汪”,打别人没什么用,只能激怒别人。闪开两刀,硬抗一棍,双拳直捣汪峥双耳。这次看来是用了全身力气,速度力量都不象普通人,真有些迅雷不及掩耳的意思。但这样迅猛的双拳仍然是虚招,实际杀招还在后面。只是做的非常逼真,让人不得不信。

  汪峥是长期打架的混混型学生,打斗经验十分丰富,但也被骗到了。见闻逸双拳力道十足,速度很快,应该是用了全力。挥刀就砍了出去,他已经等着刀子饮血的场面出现了。旁边的人也露出了笑容,对他的当机立断很佩服,而且对他的功夫很有信心。

  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啊”的一声惊呼。让闻逸的手一缓,汪峥的手也一颤,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八章第一次“打架斗殴”(下)


  汪峥手一颤差点错过机会,赶紧挥刀继续砍向闻逸双手,根本不顾远处惊呼的漂亮女孩子。闻逸本就只是用的虚招,这样一刀当然砍不到他了。他全力前冲的身子忽然顿住,然后违反常规的运动起来。双拳力道忽然消失,前扑的姿势变成后仰。右腿膝盖曲起顶在了汪峥的小腹处,将他整个人打得像虾米一样蜷曲起来。而本是砍人的刀也贴着闻逸的身前几寸处掉落,拿刀的手要去捂自己疼痛的肚子。

  闻逸遵循“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则,没让他成功弯下腰。手起肘落击在汪峥的下颚上,眼看着汪峥向后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不再动弹,显然是昏倒了。整套动作连贯快速,不容其他人做出反应,更来不及救援。闻逸瞬间打倒一人,又是在众人围攻下。打倒了他们的头领,让他们更加萌生出逃走的念头。

  远出来的正是王佳丽,今天起床晚了,只好赶近路。前几天她是故意躲着闻逸,今天着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结果才到这里,就看到一群人围攻一个人,而且已经动刀了。那拿刀的人正是班里的“老大”汪峥,而跟他动手的人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闻逸。在看到闻逸差点被砍到的一刹那,不禁惊呼出声。马上她有看到闻逸安然无恙,而汪峥却倒在了地上。眼里异彩连连,没想到闻逸还真有点本事,动作蛮漂亮的。也是长出一口气,但是仍不免担心,还有几个人围着他呢。

  闻逸刚才打倒汪峥的动作,仿佛与生具来,没有任何考虑就用出来了。“或许上辈子我就是个混混吧,这些动作真熟练。用起来一点都不犹豫,看来自己真的很合适去混社团。呵呵”他自我感觉良好的想着,有时候开开自己的玩笑可以放松精神。这是他第一次和人打架,上次是为了救人,感觉不一样的。而且这次是一对多,而且又都拿着武器,说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

  另外站着的六个人已经惊呆了,刚才那样华丽的打架招式,别说见过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过。前面的假动作太真实,而抽招换式的转折简直是匪夷所思,根本是人体极限嘛!闻逸自己不觉得有什么,那些经常打架的人可明白。这样的动作需要多么温的平衡力,多么好的柔韧性,多么快的速度。一般人绝对做不到。“这小子肯定练过,而且还是个高手。”这是所有人的想法。闻逸终于成功震慑住这些人,但真的没有人敢动了么?答案是很明显的。

  闻逸看着这些被震住的对手,准备就这么算了,别激怒他们。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人,真要拼命了,自己会吃亏的。刚才怎么打出那么漂亮的一组动作,自己也有些不解,只觉得那样最合适,能让汪峥趴下。但如果再让他来一次,估计自己也用不出了。而且今天好不容易见到王佳丽,赶紧上去说话吧,不要让她再“跑”了。

  他没有什么打架的经验,所以要吃亏了。自己的对手还有战斗能力时,是不能放松警惕的。就在他要脱出几人的包围,去找不远出的王佳丽时。忽然王佳丽一声“小心”喊了出来,而自己也忽然察觉有人暗算自己。这是一种直觉,心里忽然一阵悸动就察觉了。他没时间想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异能”,先躲避危险最重要。

  但毕竟不是神,反应再怎么快,动作却跟不上思想。闻逸只来得及躲避软肋要害,仍是被身后的暗刀一下在腰部割开一条很长的口子,深可见肉。他闷哼一声,手捂伤口头也不回的踢出一腿。就听“咔”的一声,接着是“啊”的一声惨叫。明显是一脚中的,后面暗算自己的人手腕脱臼,刀子也掉到了地上。他本能反应总是这么厉害,可别人只是以为他是故意的。

  闻逸捂着伤口,环视四周,最后定在暗算自己的人,他的同学—杨彪身上。“为什么要逼我,我不想为难你们的。”闻逸嘶哑着声音吼道。这时血已经渗到衣服外,伤口处湿漉漉,明显出了不少血。尽管躲开要害,但腰部毕竟是柔软的地方,受伤自然不轻。可这种疼痛却激发了他原始的残酷本能,代之原本的温和而出现了。

  远处的王佳丽看到闻逸受伤,立即吓得忘了惊呼,并且定在了远地。接着听闻逸说了什么,却没有听清楚内容,只是关心地看着他的伤口。当她打算过去帮忙的时候,闻逸忽然大吼一声,仿佛受伤的狼。王佳丽心神一颤,从听到过一个人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残忍,孤独,无助,愤怒,这些感觉相继撞击着她的芳心。

  闻逸全身散发着残忍的气息,两眼一片通红。一个18、9岁的中学生发出这种气息,已经很不可思议。而看在周围几人眼里更是不寒而栗,都认为今天来这里是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那个动刀暗算的杨彪看着闻逸通红的双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死定了”。他感觉非常恐惧,混了好几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目光,让自己感到死亡的气息。杨彪想逃跑,可是时间不给他机会,而双腿也不给他力量,所以他只能对自己的错误负责。

  “哈哈,想跑么?不要做梦了,今天一个也跑不了。”闻逸有些残忍地笑道,声音不大却敲在每个人的心上。男人全身颤抖起来,女人一阵心慌,心说:“这是我认识的闻逸么?平时温和中有点木讷,潇洒中带着飘逸的闻逸呢?”但是这些人想什么都没意义了,因为闻逸忽然动了。

  闻逸忽然松开捂着伤口的手,任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带血的手已经来到了左后方一个黄毛的肩上。他的动作太快,几乎没有人反应,甚至没有看到他是怎么瞬间就到了离他三米远的黄毛面前。闻逸并不理会别人惊恐的目光,双手一错,然后松手抬腿。接着就是惨叫伴随骨头折断的声音传来,同时黄毛也飞出一丈多远,像滩泥一样瘫倒在地上。肩关节脱臼,小腿骨骨折,一下痛昏过去。

  旁边的人更是恐惧,出手就伤筋动骨,而且轻松如儿戏,根本不是高中生的手段。如象是故事电影才有的武林高手,不会是真的吧?现在他们想得只是怎么逃走了。可是闻逸已经陷入疯狂状态,两眼闪着噬血的光芒,而腰部还在流血,真如魔神降世。在众人要起身逃走之前,闻逸像风一样动起来。接着就是“咔”“啊”之声不绝于耳。瞬间,五个清醒的敌人,没有一个还是站着的了。

  这些人不是手断,就是腿折,估计都要去医院休息百八十天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嘛。他们虽然都是混在道上,但是闻逸出手狠辣,现在除了杨彪,其他人都昏迷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倒的。

  杨彪只是关节被卸,但并没有荤过去,因为闻逸要特殊“照顾”他,偿还他热情的“招待”。闻逸好象对人体骨骼非常了解,知道哪个部位能让人昏迷。哪个部位让人觉得疼痛非常,却又让人异常清醒,想昏迷都不能够。

  杨彪看着闻逸疯狂得有些扭曲的面孔,深悔自己卤莽。现在想昏迷都做不到,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折磨等着自己,整颗心都被恐惧占据。“你不是要我去死吗?怎么坐在地上不动啊?”闻逸狂笑起来。

  王佳丽看到整个过程,可是她只有惊呆的份。因为她看到闻逸大吼一声之后,就忽然消失,然后就是惨叫。等她再看清楚时,在场只有闻逸是站着的,其他都倒在地上。而闻逸的伤口仍在流血不止,但人却站得笔直,仿佛没有受伤一样。这时闻逸让她感到心寒,看他向样彪走去。不禁惊呼出声“闻逸,不要过去,助手吧。”

  闻逸听到女孩的叫声,似乎清醒了一点,嘴里喃喃地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再给我一分钟,就能收拾这个垃圾了,伤害我的人都不放过。”看到地上的杨彪,双目又亮了起来。可是女孩的声音还是回绕在耳边,身子也有些摇摇欲坠了。心里大喊:“不要啊,还有两步,支持住。”可是身体已经支撑不住,最好还是倒在了地上。

  王佳丽看到闻逸倒在地上,吓了一大跳,只是多少有些欣慰,至少他没有做出什么错事。如果要是真的把杨彪怎么样,那样的结果就会很惨。

  她不在多说,冲上去把闻逸扶走,地上那些人也不管了。而杨彪长出一口气,也不管他被人扶走了。
TOP Posted: 2018-02-09 19:54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5-25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