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零时差的拥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3
威望:4 點
金錢:1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0-18

1024
TOP Posted: 2018-02-04 17:36 | 回12樓
酥了个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2
威望:17 點
金錢:1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7-14

 

    ……

    我闭着眼睛聆听着,那些污秽不堪的词句居然开始让我觉得兴奋,而那种兴奋会把鸡巴在身体里撞击的快感,以及乳头和阴核被玩弄的酥麻,放大许多许多倍……

    那一刻,我明白,我再也逃不掉了,哪怕他们放了我,我再也变不回原先那个纯真的女孩儿了……因为,我骨子里就是个婊子,天生的婊子……我甚至有一点点期待,期待他们真的把我带去卖,好让我看看,自己和真的婊子,到底是不是一样的……

    他们翻动着我的身子,变换着姿势,而我乖巧地配合着,换了一个角度插入的鸡巴把屄洞和屁眼之间的嫩肉顶得隐隐生痛,而且这根鸡巴好像还是弯弯地往上翘的那种,感觉就像个钩子在刮一样,一下下从屄肉的褶皱上划过,让淫水淌得越发起劲。而我一边跟着他的节奏轻轻翘动着屁股,一边握住了伸过来的鸡巴,带着朦胧的眼神张开小嘴,用嘴唇住龟头,温柔而仔细地吮着,舌尖儿轻轻挑拨着马眼……

    当羞耻心被一点点撕碎、抛弃,我发现自己开始享受这种状态,尽力去取悦男人,也被男人取悦的状态……除了鸡巴以外,我能感觉到谁的手指在摸我的屁眼,沾着不知从哪来的湿滑液体,来回摩挲着那圈花儿般精緻的褶皱,然后慢慢钻进从没被开发过的小眼儿里,带着火辣辣的灼热感,和屄洞里肆虐的鸡巴一块,夹住两个肉洞之间的那层嫩肉,来回搓揉着,摩擦着。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有点儿害怕,本能的害怕,但除了害怕,我还能感觉到灵魂最深处涌动的兴奋和渴望。「……来吧……操我……像操婊子那样操我……」我闭上眼睛,迷离地仰着头,在心里轻声默念着……

   就这样,那个夜晚,那个刚满十五岁的女孩,献上了她的身体,献上了她最私密最宝贵的一切,能让男人觉得满足的一切。十二个男人的精液灌满了她娇喘的小嘴,灌满了她没做任何避孕措施的屄洞儿。

   当他们终於发泄到精疲力尽时,她的屄口已经彻底变成了合不拢的烂窟窿,原本粉嫩的屄肉红彤彤地肿着,松垮垮地敞开两三指宽的口子,外翻的肉瓣儿围成一朵绽开的花,被捣成白沫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花心里不住地往外淌,把腿、屁股和身下的沙发全都浸透了。屁眼儿暂时还没能开发到容纳鸡巴的程度,但也被手指和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插了个够,现在里面还塞着两支笔和一根塑胶玫瑰。他们最后还拍了一轮照,好记录下自己淫靡的战果,而我已经不躲镜头了,他们想要我摆什么姿势,我都只是乖巧地照做,不管多淫荡的,我都答应……

   和我预料的一样,那只是整个漫长噩梦的开端。成哥安排了人开车送我回家,走之前,他还塞了个手机给我,摸着我的屁股低声说,任何时候打你电话,你都得接,不然,后果你自己想。

   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也许我应该感谢他,起码,我仍然可以有正常生活的时间。但我知道,当那个电话响起时,等着我的会是什么。

   我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害怕只有十五岁的身体无法承受他们疯狂的欲望。

   但在意识的最深处,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我拼命地想躲开它,它却越发弥漫开来,像毒蛇一样啃噬着我的心……

   那是期待,会让人兴奋得发抖的期待。

    ……………………

    第二天我一整天都在忐忑不安,我把手机揣在口袋里,就像揣着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生怕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响起,而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无法想像的命运。

   但意外的是,那一天,直到晚上,它一直都没有响。我甚至有点担心是不是信号出了问题,让我没有接到,我希望不是,因为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惨……

    但第三天晚上,当我绷紧的神经已经慢慢松弛下来的时候,它终於震动了起来。我的手握着它,使劲地发着抖,就像握着一团燃烧的火炭。我摁下了接听键,却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什么。

   电话那头也沉寂了几秒,然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是成哥。

  「车在你家对面,黑色奥迪,0036。」

   我匆忙地脱掉睡衣,随手拿了套衣服穿上。开始我还想拿着背包,但转念一想,好像背着也没什么用,最后只把钥匙带上了。下楼的时候和外婆打了个招呼,说同学晚上约了出去玩,就匆匆跑出门,奔向了马路对面……

   到了车上,成哥瞟了我一眼,突然笑了起来,说你还挺懂味啊,直接穿凸点的了?

   我慌忙低头往下望,才发现T恤上赫然凸着两团小小的轮廓——刚才出来得太急,居然连内衣都忘了穿了。我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边用手拦着胸前边辩解,说我怕你怪我动作慢,急着换衣服出来就忘记了啊!他哼了声,说你以为我会信?

   你就是个装纯的骚货,妈的那小子还说你是才破处的,我看你早就不晓得吃过多少鸡巴了。这下我脸更红了,语无伦次地说哪里有了!本来就才破的好吗!

   你们不是说还能看到剩下的膜……这句话说出来我才发现不对劲,又羞又恼最后只好把头埋下去不说话了。他倒是挺乐呵,说那就是你天生骚咯,才操几次就骚成这样。我说乱讲,我怎么就骚了,别的女的难道不一样啊?他说我见过的女人多了,像你这么嫩还这么骚的真没见过,看样子两万块真没亏。听他又说到两万块了,我纳闷地问两万块到底什么意思啊。他说你不知道?童扬那小子借了我钱还不上,我打算废他一只手的,结果他说用女人抵可以不,才十五刚开苞的,还把你照片给我看,我觉得这妞还算水灵,就饶了他咯。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我的身子却在不停地发抖,拳头攥得紧紧的——我无法相信我听到的是真的,那个我深深依恋着的男生,那个我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的男生,竟然为了两万块,把我送给另一个男人……不,不是一个,把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儿扔下给十多个饥渴的男人,他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居然还天真地盼望着他来救我,居然还在为对不起他而痛苦……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可以这么狠毒,这么可怕……

  「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对我?」我问。

  「嘿,我说好了只借你一个月,当然要把你调教得人见人夸再还给他咯。保管他再操你的时候,都认不出你的骚屄了。」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可怕的遭遇,才会让我的屄洞儿变得「认不出来」。

   「不光是屄,你的屁眼和嘴儿,全都要调教得乖乖的,保证让他的鸡巴爽上天。」

   成哥边笑边打着方向盘。

  「可我要是……不想跟他了呢……」

   「不想了?呵,那随便你哈。要是想跟我的话,我也不介意咯。别的保证不了,但是保证你小屄天天有得爽。」

   「以后再说吧……」我沉默了片刻,扭头望着窗外,声音吹散在风里。

   他带我去的地方在城郊,是个工厂。车子停到了院子最后边的楼跟前,天已经全黑了,楼道里一片寂静,他嫺熟地带着我上了二楼,一直走进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在那里,男人们带着饥渴的眼神在等着我……

  「骚货今天懂情趣哈,特意内衣都没穿。」成哥坏笑着,所有人的眼睛一下子全都盯着我胸部:「下麵不会也没穿吧?」他打趣地问。

  「没……没有……不……不是……是穿了!」我使劲低着头,脸红得语无伦次。

  「穿了是吧?那现在可以脱掉了。」成哥摆了摆手:「自己脱,别让大夥等着。」

   我犹豫了几秒,最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抬起一条腿,慢慢从裙子底下把小裤裤扯出来。其实我知道,对已经被十多个人轮过的女孩来说,害羞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可是脸就是忍不住火辣辣的发烫,特别是他们还吹着口哨鼓起掌来的时候。不过马上我就顾不上这些了,身后的男人一把把我拉了过去,我一个趔趄往后躺倒在了他身上,而他的手顺势抓住了我的胸脯,隔着薄薄的衣服,抠弄着那两颗凸起来的肉粒儿。

    前天晚上被蹂躏了那么久,乳头一直都是肿的还没完全好,碰上去有点微微的痛,可是却特别敏感,而且我觉得隔着衣服好像比直接摸更舒服,只被抠了几下,我就啊地轻轻叫出了声。他的另一只手伸到了我裙子底下,内裤已经被我自己脱了,直接就能摸到屄缝儿,他嘴里啧啧着,手指头挤进屄缝里,上下来回摸了几下,我身子就开始和触电一样软掉了。

   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会是这样的反应……虽然我心里不停地提醒自己,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么没羞没臊,可是身体却完全不会觉得抗拒……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前天晚上被人摸的时候,我还又愤怒又害怕,恨不得马上就死掉才好。

  可是现在,明明知道等着自己的是再一次的轮奸,甚至会比上次更变态,可我身体的反应却一点也不像是被强迫的受害者,倒像是陶醉在男朋友的爱抚中一样……我的乳头和小屄就像是装上了开关,只要轻轻按下去,就能让我一下变成淫荡的……嗯……婊子……他们说的……婊子……

   成哥刚才去了隔壁的房间,这会儿拿着一支粗大的玻璃针筒回来了,一头连着长长的橡皮管子,管子最末端是个橄榄形的黑色橡胶头:「今天要给小婊子的屁眼开苞,得先洗乾净才行。」

    抱着我的男人挽着我的腿抬起来,往两边掰开,露出裙子底下的诱人花园。

   屄缝儿已经被他摸得湿漉漉的了,小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中间粉润剔透的嫩肉和蜜壶口。但现在,他们关注的焦点并不是那里,而是底下那朵紧缩着的淡褐色的花儿,那个本来不是为性爱而准备,却特别能吸引男人欲望的地方。其实,上次他们把手指头伸进去的时候,我就知道,那里变成他们泄欲的新场所,只是早晚的事而已。其实我倒没觉得那里有什么特别羞耻的,经历过那一晚以后,我的羞耻心好像已经变得麻木了,毕竟,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可能没有什么比被十几个男人轮奸内射更羞耻了。我只是有点害怕,害怕那会不会很痛,害怕那么小那么紧的眼儿,怎么可能塞得进男人的鸡巴……

   成哥握着管子的胶头,蘸了点屄口的淫水,开始慢慢插进我的屁眼儿里,一点点撑开雏菊般褶皱。被异物侵入的屁眼儿本能地使劲缩紧,让他必须加大力气才能继续往里推。他边使劲还边说这骚货的屁眼真他妈紧,一会操起来不晓得会有多爽。而我微张着小嘴,大口地喘着气,努力想让自己放松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们说我紧,说我操起来爽的时候,我居然会有点兴奋……就像被老师表扬的那种高兴劲儿,但又带着性爱特有的刺激和愉悦。我突然开始觉得期盼,期盼他们快点儿插进来,期盼着看到他们脸上享受的表情,期盼听到他们更加欣喜的夸奖……

   终於,整个胶头全部塞进了我的菊穴,被兴奋的肛肉紧紧地裹在了里面,成哥开始推动手里的针筒,微黄的液体一点点注入我的身体,灌满肛洞,接着慢慢涌进肠道深处,带着微烫的温度,让我的整个小腹里像包了团火一样。我的下半身忍不住开始扭动,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那团东西,只能任凭它在我肚子里燃烧、蔓延,直到充满整个腹腔……好不容易,一整管液体终於全部灌进了我的肠道里,但当我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他却开始再一次把针筒吸满!在我惊恐的目光里,更多的液体开始灌进来,这一次,连我自己都能清楚地看见,我的肚皮在一点点隆起,直到变得像怀了四五个月的孕妇……
    最后,他终於觉得差不多了,慢慢把那个橄榄形的胶头拔出来,我原以为肚子里的东西会猛地一下喷出来的,可肛口居然自己收紧了,一点也没漏出去!而接着,成哥拿起了另外一团黑色的东西:是个尖尖的锥形,比鸡巴的尺寸还要大上一圈,另外一头连着个圆形的託盘。他开始用那个东西重新撑开我的肛口,可这次,尺寸真的太大了,我的屁眼连鸡巴都没进过的,怎么可能一下容得下那么大的东西。

    我觉得屁眼已经被撑到极限要裂开了,那东西还只插进来了三分之二,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嘴里尖叫着说不行……真的不行……会撑破的……可他不但没停下,还更加用力了。

   但这时候,另外个男人凑过来,又开始弄我的乳头,那种感觉现在对我来说就像是种安抚一样,让屁眼的痛楚都好像变轻了,接着,不知道是谁的手开始揉我的阴核……我重新开始呻吟……开始沉浸到快感里……最后,在我突然的尖叫声里,肛塞整儿钻了进来,只留下託盘露在外面——那一瞬间,我觉得有种从来
没有过的充盈感,整个腹腔,从肛口一直到肠子里头,全都那么的充实那么的饱满……我甚至有点儿胜利般的喜悦,因为我居然真的让那么粗的东西进来了……

   成哥松开手,让肛塞留在那里,把他灌进去的所有液体牢牢地堵在里头,然后对满屋子迫不及待的男人们挥手:「行了!边操边等,先把这婊子的小屄爽一遍,屁眼应该也好了。」

   我终於梦醒似地反应过来——我居然要在这样的状态下被轮了,屁眼被撑得刀割般的疼,肚子被灌得像孕妇一样,却还要用小屄和嘴去迎接一根又一根的鸡巴……我的身子筛糠似地发着抖,有一部分是因为紧张,但除了紧张……还有一种无法遮盖的兴奋……第一根鸡巴开始插进来,我觉得自己的屄洞好像特别的紧,是因为后面的洞里插着肛塞,肠子里也灌满了液体,把屄洞的空间压缩了吗?总之我觉得屄肉和鸡巴之间的摩擦感特别的强,连龟头的边缘刮过屄洞里头一圈圈褶皱的感觉都那么清楚。

   而且子宫可能也被挤得往外凸了,鸡巴没插多深就感觉顶到了子宫口,子宫被挤压和撞击的感觉特别明显,特别舒服。

   「爽吗,骚货?」男人的声音,我没说话,只是仰着头娇喘着,配合着他的抽插前后推动着屁股,让他每一下都能深深地顶进去。粘滑的液体从屄肉里疯狂地往外涌,直到从鸡巴和屄口的缝隙里溢到外面来,整个屄洞里更是洪水氾滥。

   我张开嘴,开始迎接另外一根需要满足的鸡巴,我已经开始习惯这样同时被两根鸡巴享用了……而我知道,很快……就可以加上第三根……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没看过多少A片,更别说那种几个洞一起插的画面,但就在那一刻,我的脑海里,第一次浮现出了自己的三个洞同时被三个男人享用的模样……那让我兴奋得直发抖……屄里抽插的鸡巴似乎放慢了一点节奏,而我却像生怕失去什么似的,拼命收缩着屄洞,更加卖力地颠动着身子。
   
  「骚货,爽吗?」他再一次问。

   我仍然没说话,只是用更急促的喘息和扭动来回应他。而他好像故意挑逗我一样,把鸡巴整个儿抽出去,留下我来不及回缩的屄洞儿在那一颤一颤地痉挛,过两秒又猛地插进来。

   当他抽出去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空虚、难受。我已经爱上了那种被充满的感觉,我喜欢鸡巴填满我的肉洞儿,在里面疯狂地冲撞。当那种感觉突然一下失去时,我开始疯狂地想念它。而当它终於再一次充满我的身体时,带来的满足感又是那么的强烈……

   但这一次,它停下了,没有再插进来。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往前挺,

  好像要把那根炽热的东西找回来似的,嘴里啊啊地喊叫着,像是在呼唤……

  「骚货,还想要不?」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回答,但我说不出口……

   他把鸡巴顶在我的穴口上,轻轻地摩擦着,沾着淫水的龟头来回拂过凸起的阴核和绽放的肉花儿,一边盯着我的脸,像在等待。

   我咬着嘴唇,把头别到一边,想要避开他的眼神。但最后,当他捏着我的乳头使劲拽起来时,在疼痛和饥渴的交织里,我开始点头……

   鸡巴稍微往里顶了一点点,停在被撑开的屄口那儿,紧捏着乳头的手指松开了,变成轻柔的挑弄,像是对我的赞许与鼓励……「想要了?骚货?」

  「嗯……」我皱着眉头,轻声呻吟着。

  「想要什么?」

  「想要……你……」我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失去对自己的控制。

  「想要我什么?」

  「想要你……干我……」我的屄洞儿蠕动着,挤出一汪汪晶莹的液体,我想要那根东西,想要它进来。

  「想要我干你的什么?」他狞笑着。

  「干我的……小屄……啊……」我喘息着,我没法相信,自己会说出那么粗俗下流的字眼……

    戏耍结束了,和我期盼的一样,粗大的肉棒再一次贯穿了整个屄洞,狠狠地顶到子宫口上,接着是比之前更猛烈的抽插。我伸手抱住他,瘦小的身子跟着抽插的节奏晃动着,指甲掐进他的脊背里,好像害怕再一次失去一样,但眼泪却在不住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划过脸颊,嗒嗒地滴落着。

   我知道,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的最后一点羞耻心,永远地破碎了。我,韩静,再也不是那个青涩的女孩儿了,我是个婊子,随便男人怎么玩的婊子,喜欢鸡巴,喜欢精液,喜欢被操,被轮,被虐的婊子……

   就这样,我哭着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身子痉挛着,被灌满的腹腔吃力地收缩着,但粗大的肛塞把液体稳稳地堵在了里面,一点儿也漏不出来。最后,唯一被挤出来的,只有屄肉里渗出的淫水。鸡巴仍然在里面冲刺着,第一次这样边高潮边被插的时候,我还觉得难受,挣扎着想要逃避,因为高潮的时候我全身都会变得特别敏感,肌肤轻轻一碰就会像触电一样。但现在我发现,那种感觉就像白酒,第一次沾到嘴里又辣又苦,难喝得要命,但当你渐渐适应了它,它就会让你沉醉、迷恋……

  我知道,我会越来越爱上这样……我知道,我会越来越离不开……我就像是个沾上了毒品的瘾君子,明明知道前面是深渊,却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地越堕越深……男人疯狂地冲刺,猛撞着深处的子宫口,把我被灌得鼓囊囊的肚子顶得来回晃荡,我甚至担心屄洞儿会被顶穿,一直顶进肠子里,而里面的液体会从屄口里喷出来……但我好像并不害怕,那种恐怖的幻想居然让我觉得兴奋……

  「爽吗?婊子?」他再一次问,声音和冲刺一样急促。

  「爽……婊子被操得……好爽……」我带着泪痕轻喘着……没有了羞涩,没有了廉耻,剩下的只有对快感的渴望……我惊讶於自己居然可以这么放荡……这么下贱……我知道,为什么他们今天没有插我的嘴,他们想要听,听我自己说出来,听我一点点撕碎自己的尊严,听我一点点堕落成一个真正的婊子……每一句话,每一个音节,当它们从我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都像被刀刺一样痛,但身体却会无法抑制地兴奋,似乎宣告自己是个淫妇,是一剂会让快感翻倍的春药一样。

  「哪里爽?」他继续问。

  高潮的眩晕慢慢褪去,但新的快感正在接踵而来。

  「小屄……小屄被操得好爽……」我颤抖着,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婊子的小屄……好爽……」

  他的喷射来得那么汹涌,那么炽烈……看来,那些字眼,短暂而下贱的字眼,并不只是让我兴奋……但我猜,我的子宫口应该张开了一点点,因为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精液流进子宫的温热……持续了快10秒的喷射之后,他终於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他们把我翻过来,让我像狗一样跪在沙发上,然后用新的鸡巴填上了我短暂的空虚。

  我趴在那儿,青涩而饱满的双乳和灌满了液体的肚子一同垂在身下,跟着抽插的节奏摇晃着。我张开嘴,轻轻吮着送到嘴边来的鸡巴,用舌尖舔着马眼里渗出来的微鹹的液体,同时双手分别抓着两根鸡巴套弄着,每一个动作都温柔而热情,不再是出於逼迫的无奈,而是认真地想要去满足它们,就像它们会满足我一样……

  「呵,小婊子技术学得蛮快啊!」

  「早说这屄就是个当婊子的料!」

   我抬起头,眼神迷离地呓语着:「啊……你们就那么……喜欢婊子……啊?」

  「不是喜欢婊子,是喜欢你这样又嫩又骚又漂亮的婊子」男人边说边来回搓揉着我红肿的乳头,欣赏着我微皱起来的眉头和张开的小嘴儿,另外一个在一旁附和着:「就是,又不是每个婊子都有你操着这么爽。」

  我大口地喘着气,眼角却弯弯地微笑着……我喜欢被表扬,从小就喜欢,但也许,那是因为我能得到的机会真的好少好少……「喜欢……就操我……啊……我也喜欢……给你们操……「身后的男人肆虐着,身子撞在我的屁股蛋上啪啪直响,他的鸡巴插得格外的深,一直捣进了子宫口后面的缝隙里,好像要把整个腹腔贯穿一样。」轻点……啊……小屄要被操烂了……啊……「我的额头冒着汗,脸蛋上泛满红云……

  「就是要操烂你的骚屄……等会还要把你的骚屁眼也操烂……让你十五岁就变成大烂屄……等到以后嫁人的时候……你老公的鸡巴插进来都没感觉……」他边操边说着,周围的男人都哄笑起来。

  「我不要……嫁人……啊……我要一直……给你们操……」我呻吟着,更加卖力地捋动着手里的鸡巴,使劲把屄洞儿收得更紧,好像要证明自己没那么容易被操成烂屄似的。肛塞被抽插的鸡巴挤得在翘起的屁股缝里一摇一摇,像团小小的兔尾巴。

  「呵呵,这婊子被操high了!」

  「真他妈的骚,十五岁怎么就能骚成这样?」

   我不知道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但我就是觉得刺激。

   「天天轮你,轮烂你的骚屄,好不?」

   我听见有声音在问。

  「嗯……骚屄喜欢给你们轮……轮烂了也没关系……」我兴奋地点着头,我能感觉到宫颈口在疯狂的撞击下变得越来越柔软,张得越来越开……

  「我喜欢……你们射到我里面……啊……把我子宫操烂……啊……也没关系……」

   第一轮发泄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自己也记不清高潮了多少次了,当第一次高潮来了以后,后面好像就一波接着一波,最后我已经快休克过去了,不停地翻着白眼,什么都看不清,意识里剩下的,只有从全身每个敏感部位源源不断传来的酥麻和刺痛,以及潮水般的快感……当最后一个男人抽出他的鸡巴,我的屄洞可能真的快烂了,他们把我下身的样子拍下来给我自己看:屄口已经完全合不拢了,张着一寸来宽的口子,像呼吸一样一松一缩着,屄肉被操得又红又肿,屄口的肉粒儿鼓得像珍珠一样,精液和淫水混成白糊糊的粥一样的东西,一汪一汪往外头涌……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吓人,我甚至觉得,我喜欢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因为婊子就应该是这样的……

  「还要吗婊子?」

  「不……不要了……」我虚弱地喘着气:「可是……只要你们想……我也……愿意……」

  「呵呵!真他妈的贱,老子还没见过你这么烂这么贱的婊子。」成哥拍着我的脸颊:「放心,今天还有你爽的,不过先让你休息下,去把水放了。」

   他嘴上说让我休息,但我已经注意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那是一把五颜六色的跳蛋,其实那时候我都不认识跳蛋,但是我隐约猜得到,那肯定是用来蹂躏我的东西。

  他把两枚椭圆形贴紧在我肿得软不下去的乳头上,然后用胶布粘住,接着往我的凸到包皮外头来的阴核上也照样粘了一颗。最后剩下的三颗,他全都塞到了我还噙着精液的屄洞里头。「起来!」他说。

   我吃力地撑着身子,腿已经软得几乎站不直了,最后是两个男人架着我把我扶到厕所的,成哥让我坐在马桶上,把我的手反绑到水箱上,慢慢抽出了我屁眼里的塞子……那一刹那,浑浊的液体像扭到最大的龙头一样喷涌而出。而他把那个塞子塞进了我的屄口里,把跳蛋堵在里面,然后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所有的跳蛋同时轰鸣起来,我的身子像触电一样猛地向前弓起,淒厉地尖叫着,在马桶上拼命地抽搐,从屄口前面那个最小的眼儿里,尿液也跟着无法抑制地滋滋往外喷……那是我第一次失禁……在男人们的众目睽睽下,两个排泄口一起羞耻地喷射着……

   短短的几分钟里,我已经高潮了三次,从尿眼里喷出来的已经不只是尿,还有不知道从哪来的清水一样的东西……最后,当屁眼里终於不再有东西流出来时,他终於关掉了跳蛋,把我从马桶上解下来:「自己去洗乾净。」他指了指淋浴喷头,退出去把门关上。

   我站在那儿,水流哗哗地打在我的肌肤上,沖刷着精液和秽物的痕迹。我失神地轻轻擦拭着,脑子里却全是不堪入目的幻想,当我的手指从自己的乳头上拂过时,那种莫名的兴奋和刺激还在荡漾——我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是什么,他们要我的屁眼儿,要把鸡巴插进去,要像操我的小屄一样操它……操烂它……我有点紧张,但我知道,我是跑不掉的……我也没打算跑,我甚至有一点点期待,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能有多骚,多贱……多像一个婊子……像他们说的,又嫩又骚又漂亮的婊子……

   我擦乾了身子,裹着浴巾,打开门走出去,向他们淡淡地微笑着,松开手,让浴巾无声地滑落下去……他们欢呼着,涌上来,抱起我轻盈的胴体,像抱起一只羊羔一样……

   有人把手指头插进我的屁眼里,四根一起,其实差不多就是半个手掌……我还记得,上一次被轮的时候,屁眼儿只被插进两根手指,我就觉得火辣辣的疼,可现在,我却觉得并不怎么痛,我的肛肉好像已经失去了紧致,像一团柔软的绸缎一样裹着插进来的手指,轻轻地吮吸着……但当他试着把手指在里面张开时,我还是痛楚地挣扎了起来,但在他们粗壮的臂膀里,我的挣扎什么用都没有,粉嫩的肛花彻底被撑开了,直接能看见里面鲜红的肛肉。

  「妈的原来女人屁眼里面是这个样子啊?」

  「这屁眼已经松了,插一根鸡巴绰绰有余了。」

  他们啧啧地赞歎着,一边拿手机哢哢地拍下我两个肉洞一同张开的模样。而我已经完全不去逃避或是遮掩了,只是若无其事地微笑着,甚至自己把胸脯挺高一点,好让镜头里的我显得更加淫荡……
  终於,最后的时刻到来了,滚热的龟头顶住了我的肛口,借着屄口淫水的润滑,开始往里头慢慢挤进来——我想起了童扬教给我的那个词:「开苞」。我的屄洞儿早已经被开过苞了,而现在,我的另一个肉洞,也即将完成她的第一次开发,正式成为男人们发泄的玩物……我笑着,娇喘着,颤抖着,感受着那团灼热的火一点点蔓延进身体深处……其实和真正的开苞比,那并不怎么痛,毕竟肛塞已经在里面插了那么久,尺寸比鸡巴还大……

   但我更喜欢鸡巴插进来的感觉,比又冷又硬的橡胶舒服得多……而且,它正在慢慢插得比肛塞更深,撑开肛门尽头的小口,钻进被沖刷得乾乾净净的肠头里,而当他试着往回拔时,我觉得肠子都要被倒扯出来了一样……我开始本能地使劲,把肛穴收紧,好像担心里面的东西真的掉出来一样,但那最大的效果,却是让里面的鸡巴更爽……「妈的,刚开苞的就是紧,比烂屄爽多了。」男人喘着粗气。

 「喜欢吗……喜欢我的屁眼吗……」我也同样喘息着,带着虚弱的呻吟。

  「喜欢,真他妈舒服,爽死哥了要。」男人笑了起来,我也跟着惨澹地微笑……他粗壮的胳膊托抱着我的臀,把我就这么举在空中,鸡巴开始加快了抽动……我的身子使劲往后仰着,头高高地抬起来,他把嘴凑过来,吻我的脸颊,然后是我的唇,我温顺地张开嘴,他居然真的把舌头探了进来……我以为他会嫌我髒的,因为我嘴巴已经被射了好几次了,虽然刚才洗澡的时候簌了口,但我还是觉得髒……他居然真的会和我接吻,让我有点意外,甚至……有一点点感动……我把手背过去,挽着他的脖子,舌头和他的缠绵在一起,我突然觉得有种温暖的感觉,就像第一次和童扬接吻时那样……

  之前,我以为自己只是被肉体的快感束缚着,但这一瞬间,我真的有种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愉悦……但我来不及去细细品味它,另一根鸡巴已经对准了我空缺太久的屄口:「来来,让这婊子尝尝两个洞一起爽的滋味!」

   我甚至没来得及去思考要不要抵抗,鸡巴就已经毫不费力地插进了我已经被操得松垮下来的屄洞里,现在,两根粗大的鸡巴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一同在我的身体里上下跃动着,他们一边抽插,一边搂着我,托着我的身体在空中一上一下,每一下都让鸡巴一直紮进最深处,重重地撞在子宫或是肠壁上。

   屁眼和屄洞之间的那层肉膜被两根鸡巴夹着来回摩擦着,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快感,而两根鸡巴一同插进腹腔的充盈感,也让我格外地无法自拔……而我唯一能做的,是努力让自己的肉洞儿不要显得太松……
  「真爽,小婊子你可以的,好多真的卖淫的还不肯这么玩呢。」插着我屁眼的男人说。

  「乾脆让她去卖嘛,保证生意好。」旁边的男人怂恿着。

 「好……啊……让我……去卖……去当婊子……啊……看看……值不值钱……」

  「妈的,上次不还哭着说只要不让你去卖什么都行么?今天就自己愿意卖了?

   真没见过你这么贱的!「男人边操边骂着:」打算一天接几个客啊?

  「你们……想要我……接几个……啊……就接几个……啊……」

  「呵呵,行啊,那让你从早被操到晚,除了吃饭睡觉全在给人操,敢吗骚货?」

   「敢……」我倔强地昂着头:「大不了……被操死……对吧……」

   「行,你厉害,我认输。」男人生气似的掐紧我的乳头,鸡巴在我的身体里动得越来越快……

    …………

   那场淫乱一直持续到深夜,直到我的两个洞都被操得彻底合不拢,喉咙里也灌满了精液为止。那是我第二次被轮奸,也是我第一次被肛交,第一次被双插,第一次三洞全开……但这一次,我不再是那个哭着挣扎着的可怜女孩,而是个沉浸在快感中的婊子,彻头彻尾的婊子……

   我想,婊子这个称呼,就是从那一天起,永远地刻在了我的肉体和灵魂里……并且,它会伴随着我一辈子……

   我知道,我喜欢这个名字,而且会越来越喜欢……
TOP Posted: 2018-02-04 17:44 | 回13樓
老和山梅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9
威望:8 點
金錢:5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25

1024
TOP Posted: 2018-02-04 17:48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2-19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