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鸣谦贞吉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2
威望:13 點
金錢:32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28

老不跟新 只好 去网上找原作了~
TOP Posted: 2018-02-04 17:00 | 回9樓
酥了个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2
威望:17 點
金錢:16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7-14

2)
    这下面,就是韩静让我写下来的,关於她的故事。基本上是按她讲给我听的来写的,她讲的可能有点散,我把它们整到一起,在细节方面作了一点补完和修饰。每次写完一部分之后,我会拿给她看,看还有什么要修改的地方,她自己满意了才算可以了。所以,如果她自己讲的都是真的,那这个故事,应该绝大部分的地方也都是真的。

   这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女孩儿十多年的性事,疯狂到让人无法相信的性事。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的感觉,和我看着她被人轮奸、被人淩虐的感觉,其实很像——心疼、惊诧、却又无法抑制地兴奋。而她自己读这些的时候,也会很兴奋,甚至会忍不住自慰。她说,要把这些给好多好多人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这个又骚又贱的小婊子。所以,现在,你们能看到这一切,如果你们看的时候,会觉得兴奋,觉得爽,那,就是小婊子最希望的事了。

   (上面这段,是我写完了全部之后,最后加上去的。)

   我叫韩静,92年的小猴子,老家是个中部省份的小城市。我爸是政府单位下海的生意人,我妈是地方戏剧团的,改制以后叫文化传播公司。我妈应该算漂亮的那种吧,打扮也很时髦,我爸是农村出来的,人也比较古板一些。

   打我记事开始,他们两个就经常吵架,我岁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我判给的我妈,我爸给了她不少钱,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很少见到我爸了。

   我妈一开始对我还算好,但是后来她调到了省里,没有带我去,我就基本上是外公外婆带着的。小地方以前很多人自建房的,我们家也有栋三层的小楼,一楼租出去了,外公外婆在二楼,我一个人睡在三楼,每天晚上,黑漆漆的屋子空荡荡的,可是我从小好像就不怕黑,反倒有种特别自由特别轻松的感觉,喜欢一个人踩着凳子在窗边上看外面的灯,看天上的星星,喜欢一个人在屋里乱蹦乱跳,在床上翻跟头,反正谁也看不见,谁也不会管我。

   我还有个姑姑,是我爸最小的妹妹,她对我特别好,经常会来看我,带我出去玩。

   她很爱笑,对谁都笑眯眯的,她说女孩子就是要笑才漂亮,我也特别喜欢看她笑,会有种特别温暖的感觉。可能因为这个,我现在也挺爱笑的吧。

   我还记得她跟我说:静宝,你不能恨你爸爸,也不能恨你妈妈,他们都是好人,只是他们在一起不合适,不是他们的错,是老天爷搞错了。

   我那时候其实并不懂她说的,就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她,她就对我笑,我也跟着笑,我就觉得,她说的肯定是好的,是对的。我就点头,说好的我不会的。她把我抱起来,说静宝最乖了,最懂事了,你给姑姑当女儿好不好?

   我说好!她说可是不行哦,你是有妈妈的,给我做女儿她会生气的,你要好好听她的话,对她好,知道不?我说可是我喜欢姑姑啊!她说傻瓜蛋,姑姑不当你妈妈也会经常来和你玩的啊!

   后来,过了半年吧,突然有段时间姑姑隔了好久没来,再后来,我爸回来了,来家里看了我,给我买了很多东西。

   但我觉得他看上去有点怪怪的,连笑都不那么尽兴,像是藏着什么东西,而且没呆多久又出去了,第二天才回来,说要带我出去玩,走在路上的时候,我说

   你知道吗,你不在的时候,姑姑对我可好了。可他听到这句话,突然就站着不动了,转过去好久都不说话,我摇着他的腿,说爸爸你生病了吗?他摆着手小声说

   没有没有。

   过了好一会,他才重新牵着我的手,说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吧。过了几天,我爸又走了,但是姑姑还是没有来,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还是没有。最后,外婆告诉我,姑姑以后不会来了,她去别的地方工作了,和爸爸一样。当时我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晚上,我一个人在三楼的房间里,用被子蒙着头哭了好久。为什么爸爸、妈妈,还有姑姑,他们全都不愿意陪我了,是因为我不够乖吗?我很努力地想,

   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惹他们不开心了。我把想起来的每一件事,都记在小

   本子上,我想把它们全改掉,我觉得如果我改好了,他们就会回来陪我的……

   但是直到好些年以后,我才慢慢地从身边大人们的只言片语里,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终於知道,不管我做得有多好,多乖,姑姑都不会来陪我了。

   那个时候,她和一个男的谈了恋爱,但是男的家里不喜欢她,非要他们分开,结果他们两个拿红线儿绑着手,一起去了河边……可是最后,男孩被抢救回来了,姑姑却再也没能睁开眼……

   我想不明白,姑姑为什么会那么傻,我也想不明白,姑姑那么好的人,笑得那么美的人,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她。但我不恨那个男孩,也不恨他家的人。我知道,他们没错,是老天爷搞错了。但我恨我爸,恨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让我错怪了姑姑那么多年,让我以为是她不爱我了。恨他甚至都不带我去看姑姑最后一眼——那可能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一件事情。

   我初潮是十二岁,外婆正好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吓得直哭,以为自己要死了。

   最后还是隔壁家的阿姨听见了,跑过来敲我们家的门。一进门看见我站在那,

   裤子上都是血,她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笑着说别怕别怕,这是你长大了。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觉得,原来长大这么可怕,那我宁愿永远不长大好了。

   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发育得很快了,个子飞快地长,胸脯一点点挺起来,下面也有毛毛了。

   一开始没人告诉我要戴罩罩,过了一个冬天,胸部长了很多,到了夏天我还是只穿一件单衣去上学,结果发现男生老盯着我看,还争着来找我玩,胆子大的甚至会装作无意地摸一下我胸脯。

   后来,有次下课,我趴在走廊的栏杆边上,有个男生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捂着我胸部,隔着衣服摸了我的乳头,就是用手指头那样轻轻挠的,只有几秒钟,但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尝到女人的感觉。当时我整个人和触电一样,腿都软掉了,吓得猛地大叫起来,他赶紧放开手跑掉了,可我还站在那,和掉了魂似的。有个女老师听到声音过来,问我怎么了,把那个男生叫过去训了一顿,然后告诉我以后不能这么穿了。

   第二天她专门买了几件内衣带过来给我,就是没罩杯的那种白色小背心。其实她是隔壁班的,不教我们,但我现在还是每年会去看她。

   因为,当她把我叫到她办公室,关上门帮我穿内衣的时候,我突然有种久违感觉,就像是姑姑还在的时候一样,那种让人觉得依恋的暖暖的感觉,

   但没过多久,我就真的恋爱了,和一个大我两岁的男生,他叫童扬,是体育生,比我大两个年级,已经高中了。

   有次上体育课的时候,他们在训练,我从跑道上横过去的时候他正好跑过来,把我撞倒了,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使劲给我陪不是,后来又非要请我吃饭说为了给我赔罪。

   结果就这么熟了吧,他就经常等着我一起放学一起走,他是那种吊儿郎当的男生吧,读书成绩不怎么样,但是胆子大,做什么都大大咧咧,说话也有点痞里痞气的,但就是对我特别细心。他经常揩我油,还喜欢偷偷盯着我领口看,其实我知道,但是都由着他的。

   后来,有次放了学,我值日要扫教室,他来等着我,天气挺热的,汗把衣服打湿了贴在身上,他盯着我看,脸蛋有点红红的,我说你看什么看啊,他说看你身材漂亮呗,我说你个臭流氓,是不是还想摸啊?他说废话,肯定想啊。我说那来嘛今天让你摸。他愣了下,然后扑过来抱着我,把我推到教室最后面,开始亲我,把我衣服掀上去,揉我刚发育的雪白的乳房,舔我粉嫩嫩的小乳头……

   我当时其实特紧张,因为窗户外面还有人路过的,但是那种感觉已经让我没办法反抗了,整个人在他怀里不停地发抖,站都站不稳了,只好使劲抱着他,喉咙里冒出那种好羞的声音,使劲想压着都压不住。

   我们舌吻了好久,乳头也被弄硬了,但还是没敢继续进一步,最后我说好晚了还是回去吧,他说好,就把我衣服放下来了,然后就和平常一样送我回家了。

   在我们家楼下忍不住又亲了一次,这次是我先主动的,我感觉自己已经开始着迷了,晚上睡在床上,脑子里面一边想着他,一边自己摸他摸过舔过的地方,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摸下面自慰,但是玩乳头已经让我很兴奋了,虽然到不了高潮,但是我可能天生就更享受那种过程吧,感觉整个人都像要融化了一样。

   那以后我们到一起就会偷偷亲热,他开始伸手进来摸我下面,还说怎么这么湿,我也试着去摸他那里,硬硬的烫烫的,心里想男生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可不知道怎么,就是好喜欢那种感觉。从接吻到真的做爱只用了两三个星期吧,那时候我还差几个月才满15岁,没敢去我家也没敢去他家,开房什么的那时候更不懂了,就天黑以后在教室里面,两个人抱在一起摸着摸着就脱光了,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课桌上,他下面硬邦邦地顶在我身上,我闭着眼眼睛喘着气,说你想干什么呀?他说想操你,想给你开苞。我说什么叫开苞啊?他说你以前没给人操过,第一次给人操就叫开苞。我说那你开我苞嘛,我愿意给你开,愿意给你操……他掰开我腿,把鸡巴对准我屄口,一边说韩静你好骚啊,还没开过苞就这么骚,一边一下一下轻轻地顶。

   我说什么叫骚啊?他说骚就是欠干,老想被人干。我说那我就是骚,就是想被你干,你喜不喜欢嘛。他说喜欢,最喜欢你骚了,一边说一边开始慢慢往里面顶,我浑身发着抖,使劲抱住他,闭着眼睛感受那根又粗又烫的东西一点点撑开我的小肉洞,膜被顶穿的时候我猛抖了一下,使劲咬了他肩膀一口。他说痛吗,

   我说有一点点痛。他说那爽吗?我脸突然就红了,咬着嘴唇说不出话。他猛地一下一直插到最里面,又问了一句爽吗,我憋不住了,张开嘴叫出了声,但还是没回答他。

   他就开始越来越快地猛插,我使劲抓着他的背,指甲都掐到他肉里去了,其实痛并不是特别痛,但那种感觉就是让人觉得特别受不了,全身的肉都是绷紧的。

   他人很壮实,十七岁精力又好,我觉得自己都快晕过去了他才射,全部灌在了我刚开苞的小屄里,被我夹得紧紧的一点都流不出来。完事以后他一边捏着我奶子,一边说韩静你知道不,你的屄超爽,水超级多,才开苞就这么多水,我第一次见。

   我说你还开过别人的苞吗?他说有啊,好几个呢。我说我比她们爽吗?他说爽多了,又紧水又多,叫得又好听。我说那你以后天天干我嘛。他说好,天天干,干死你。我说怎么干能干死啊?他说不知道,反正都这么说呗。我说反正只要你喜欢,让你干死我也愿意。

   就这样,我用掉了我的初夜,十四岁的初夜。对我来说,应该还算美好吧,哪怕现在想起来,也还是觉得甜甜的。不管怎样,那时候,我是真的喜欢他,至於他喜不喜欢我,其实我觉得并不重要。只不过,那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变故会来得那么快,快到来不及去思考。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吧,我现在还记得,那天是7月16号,刚放暑假没多久。他约我晚上出去玩,说去唱K,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跟他去了,他有不少别的学校的和社会上的「朋友」,跟他们玩的时候有时也会带上我。但是那天到了地方,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包厢里全是男的只有我一个女生,有两个以前见过但是别的都不认识,而且有好几个三四十岁的,不像平时都是些小年轻,他也没介绍我,就只和他们打了打招呼就带着我坐到一边。那些人怂恿我要我唱个歌,我就上去唱了首,他们都鼓掌说小妹妹唱得不赖啊!

   过了会儿他接了个电话,然后跟我说他有事要先出去,等会再来接我。还没等我答话他就走了,有个原先认识的叫阿傑的男孩子就过来坐到我旁边,轮到另外个男的唱了,是个对唱的歌,他就说小美女来跟哥一起唱,我本来有点怕的,阿傑把我往前推,说静静姐我听你唱过这个,超好听的,我只好把话筒接过来一起唱,唱完了他们又使劲鼓掌。有个男的问小美女你多大?我说十五,他说又不是问你年纪,问你胸有多大呢,满屋子人都笑起来。

   我脸通红通红的,说我也不知道……结果他说把罩罩脱下来看一眼不就知道了?说着就过来想拉我的手,我觉得不对劲了,一边躲一边说你想干什么。他说没什么啊,就是没见过15岁身材就这么好的美女,想多欣赏下。我抽腿想跑,却被阿傑从后面抱住了,一下把我拉回到沙发上,另外个男的顺势就过来抓着我的胳膊,我使劲挣扎,脚胡乱地踢,尖叫着说放开我,但是什么用都没有,瘦瘦小小的被他们抓着根本没法动,那个问我话的男的笑着开始解我胸罩的扣子,然后把上衣连胸罩一起掀上去,把我整个胸部一下全露出来,喊着说来来来!猜胸围了啊,猜中有奖。他们都围过来看,还用手过来摸,有的说34,有的说35,有的说应该有C,有的说没那么大,最多B……

   我一边哭一边大声喊救命,喊童扬的名字,但是根本没人理我。有个男的一边揉我胸,一边说别喊了,等他回来我们都操完你两轮了。那个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我要被轮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个人,估计最少有十个,而我只是个破处不到两个月,只经历过一个男人的十五岁小女生,我想起童扬说过的要干死我,我好怕,怕他们真的会把我活活干死。他们开始掰开我的腿,把我裙子掀上去,隔着内裤摸我下面。我哭着求他们停下,不要这样。他们笑着问不要什么?我说不要碰那里……他们说那里是哪里?是不是你的小屄啊?我哭着点头。

   摸我下面的那个男的说小美女你怕什么,童扬说你很骚很欠干的啊,反正都是鸡巴,给他插给我插还不都一样?他边说手指头边隔着内裤划来划去,底下的花瓣儿慢慢被挤到两边去,花心的嫩肉直接挨在布上,被他的手指来回地揉,我拼命想把腿并拢,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两个男的一边一个拽着我的腿,让我只能保持在最羞耻的姿势。我拼命地哭,骂他们是畜牲、王八蛋,他们听了反倒直笑,说王八蛋算什么,哥哥这还有王八头呢!

   一会就要插你小屄里了!可是最让我羞得无地自容的,是我下面居然开始出水了。我恨他们,恨得咬牙切齿,他们每一个人的嘴脸都让我想吐,可液体却在不停地从身体里冒出来,渗透了内裤,湿湿的沾到男人的手上。他开始笑,说妈的那小子没说假话嘛,这么容易就流水了,这骚货还想装纯,装纯被人轮你知道不?其他人都跟着骂我骚货,一边更加使劲揉我的奶子,揪我的乳头,那时候我的乳头还好小好嫩,被他们揪得像要断了一样。我听见有人说这骚货真的只有十五岁?十五岁怎么发育得这么好,奶子这么大还这么挺。

   另外个说你看乳头啊,还这么粉,不只有十几岁?还有人说不只奶子大,腿也够长,长得也俏,成哥你这两万块钱不亏啊。那个叫成哥的是他们带头的,他说那得看操多少次了,两万买的她一个月,你们使劲操,操得越多越赚。还有个说怎么可能会亏,这么靓的妞,随便带到哪个店里去卖一个月,一天接两个一个收500还倒赚一万好吧。

   我听了吓得哭得更厉害了,说求求你们,别让我去卖淫,你们想怎么样都行…… 
    成哥笑着说那操你行不行?我已经哭得气都喘不过来了,边咳嗽边点头。他接着问那我们一起轮你行不行?那时候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知道要是被带去卖淫就没法上学了,要被学校开除了,他说什么我都只敢点头。他捏着我奶子,说妈的个骚货,明明这么会玩还装纯,真听话的话就别嚎了。

   我使劲想忍着,可是哭声虽然没有了,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淌,身子控制不住一抽一抽的。不知道是谁的手在扯我的内裤,但是我腿是劈开着的脱不下来,他们才暂时把我腿松开,但我已经不反抗了,我知道没用,怎么都逃不过的,就这么伸着腿让他们脱,脱完以后他们重新把我腿一掰,小屄就彻底露出来了,那时候我毛毛才刚开始长,只有稀稀疏疏的一小片,白嫩嫩的阴户和粉嫩的屄缝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又开始起哄,说太漂亮了,真他妈极品,十五岁的嫩屄就是不一样。

   其实说真的,虽然又羞又怕,可是听到他们夸我漂亮啊身材好啊,我心里居然会有一丝丝高兴。他们开始脱裤子了,一根根硬邦邦翘着的鸡巴把我围在中间,

   我心里又开始害怕了,紧张得不停地发抖。以前我只见过童扬一个人的,根本不知道原来男人的那个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样子,有的好粗好长,有的前面的头特别大,还有的是弯弯往上翘着的……最粗的比我胳膊还粗,我根本不敢去想像那样的东西怎么插进我小小的肉洞里,可能真的会把我干死吧?

   可是想起他们刚才说的什么「一个月」,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隐约觉得,可能我还不如死了好。这样子一想,我反倒慢慢不怕了,巴不得他们今晚就把我活活干死好了。

   还好第一个男的鸡巴不是特别大,我把头扭到一边,不想去看他们噁心的笑脸,但是身体却在真真切切地感受着他的侵入。我下面其实已经很湿了,他插进来根本不怎么费力,那是我第一次尝到童扬以外的鸡巴的滋味,其实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不同的是,除了插进身体里的那一个,还有更多的人在围着我,摩挲着我细嫩柔滑的肌肤,揉捏着我白皙坚挺的奶子和屁股,玩弄着我已经开始肿起来的乳头,甚至掀开屄口上面的那层薄皮,让底下的小红豆豆鼓出来,用手指沾着屄里流出来的水,摸它、捏它……全身每个能让我兴奋的地方,全都在同时被蹂躏着,他们的动作很粗鲁,弄得火辣辣地疼,一开始我痛得身子使劲地扭,可慢慢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注意不到疼了,虽然鼻子还在抽泣,喉咙里的声音却渐渐变成了断断续续呻吟……可越是这样的反应,越让我的心觉得像被刀紮一样,原来我是这么的坏,这么的贱,这么的没有廉耻……要是童扬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会怎么想啊?会骂我是贱货吗,会要我滚吗……

   但是随着身体里的肉棒抽插得越来越快,我很快就没法继续去想什么了,剩下的只有在揉弄和撞击下的本能扭动,还有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和呻吟。

   我听到有人在说妈的烂婊子,刚才还哭呢,现在不是被操得这么爽?另外一个说,那是还没尝到味,真把她弄爽了,说不定今天哭着求你别操她,明天就哭着求你操她呢。那是我第一次被人叫做婊子,我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那是什么样的侮辱。我喊着说我不是,我不是婊子。

   可他们说你不是婊子?不是婊子会这么骚?乳头挺这么高,水都流到外面来了,还不是爽的?我带着哭腔说我没有,可他们抓着我的手让我去摸,摸我自己敞开的屄口,摸那根捣进我身体深处的鸡巴,摸它往外抽出来时,上面裹满的亮晶晶滑腻腻的东西……我开始安静下来了,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辩白,都没有办法让身体说谎……有人把鸡巴塞到了我嘴边,浓浓的腥臭味钻进鼻子里,熏得我我直想吐,我以前从来没试过用嘴,童扬也从来没让我试,可现在,我却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慢慢地张开嘴,任由那团红得发紫的东西穿过嘴唇的包围,挤进我的口腔,试着温柔地裹住它,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笨拙地吸吮着、舔舐着。

   但他还是不快地拽着我的头发:「婊子你会不会舔?技术太臭了啊。」

   而还有更多的鸡巴想挤过来,我只能用手尽量去满足它们……没错,婊子……我想,我正在变成他们说的婊子……快感像泉水一样涌出来,从乳头、从阴核、从被鸡巴塞满的屄洞儿里,彙聚到一块,变成汹涌的洪流,几乎要把我的脑海沖刷成一片空白。

   我开始忘记一切,忘记自己只有十五岁,忘记我还有男朋友,忘记我的身体昨天还只属於他一个人……我模糊的意识里,只剩下了被快感淹没的身体,以及一根接一根需要我去满足的鸡巴……在越来越快的抽插里,身子开始不由自主地痉挛,屄洞儿拼命地收缩着,攥着肉棒的手也跟着越来越快地动……到最后,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法呼吸了,眼睛没法控制地翻着白,什么都看不见……可身体里的鸡巴还没停下,被充满的感觉突然变得那么清晰、那么强烈,每一下都像要顶进我的心窝里……

    我听见男人的声音说妈的这骚货居然比老子还先高潮。另外个声音说你看她那骚样,就是当婊子的料……

   我从来没高潮得这么久过,这么强烈过,身子一直在不停地发抖,可最后,我却哭起来了——我不想变成这样,我不想做婊子,我多希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醒来的时候我就能变回原先那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可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醒过来。我的眼睛在哭,心也在哭,屄洞儿却在没法控制地流着水,而且还一下一下吮着插进来的陌生的鸡巴。

   我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下贱,这么可耻,我宁可他们真的操死我,宁可自己只会觉得痛,也不想变成他们嘴里说的婊子……

   但是马上,我就没工夫再去想这些了,那根在我屄洞里蹂躏了十分钟的鸡巴终於射了,滚烫的感觉在身体里散开,居然让人觉得有点舒服。但紧接着,插我嘴巴的男的也射了,浓浓的又腥又稠的东西嗤地涌进喉咙里,我干呕着,想把它们吐出去,但他的鸡巴仍然堵在我最里面,让我只能皱着眉头呜呜地哽咽着,强迫自己把那些噁心的东西一点点咽下去。但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我能感觉到,还没来得及合拢的屄口又被撑开了,比刚才的还大好多,才插进来一点点,嫩肉儿就被扯得像要裂开了。

    「好痛……啊……停……求求你们……停下啊……」嘴里的鸡巴终於抽了出去,我哭着,乞求着,但没几秒钟,就又被另一根鸡巴堵住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反抗不了,只能呜呜地哭叫着,任凭那根胳膊粗的东西,一点点挤进我才开苞几十天的15岁小穴里,撑开鲜嫩的花蕊,把它变成薄得透亮的肉环,好像下一秒就要裂开似的。我痛得浑身打着颤,额头上也直冒汗……我觉得,也许我真的要被干死了。但那反倒让我觉得有种解脱感,我觉得那总比变成婊子好,总比在屈辱中身不由己地被操到高潮好……

   但我错了。

   伴着被堵在喉咙里的尖叫和身子触电似的震颤,那颗鹅蛋大的龟头终於刺穿了花心。当它钻进肉洞深处时,我反倒觉得没那么痛了。其实屄口那一圈才是最紧的,里面反倒没那么紧窄,但那样吓人的尺寸塞进来,仍然足够把它填得满满的,足够把肉壁上的每一缕褶皱拉平……那是种我从没体验过的充实感,似乎有一团火在我的腹腔里燃烧着,而当真正的抽插开始时,每一寸被撑得舒展开的屄肉,都能那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摩擦。

   我的整个屄洞连同子宫,都被一遍遍地往外拖拽着,又一遍遍推进身体深处。

   每一次他顶到最深处,挤压着我鼓鼓的宫颈和稚嫩的子宫,我都有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愉悦感。肉壁疯狂地渗着液体,把抽插的声音变成水汪汪的咕唧咕唧。

   而他往外抽动的时候,裹在鸡巴上的,不只有黏糊糊的爱液,甚至还带着几片薄薄粉肉儿,我听见有人问这屄怎么是这样的,连肉都扯出来了,另外个说你没见识是吧,这小婊子破处才个把月,这个是剩下的膜……但我发现,他们的污言秽语居然不那么让我觉得噁心,反倒会让我的屄肉儿蠕动得更加卖力……我知道,我再也醒不过来了……我流着眼泪,喉咙里却冒着娇柔的呻吟……

   我知道……我不会被干死……只会……变得越来越像婊子……我想……也许我真的就是个婊子……只要被操就会爽的婊子……

   并没用太久,我撑得要裂开的小屄再一次被操到了高潮,也许是因为那根东西实在太粗太长,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慢慢不再抗拒,这一次的感觉比之前还要疯狂,就像在溺水窒息的边缘,下一秒就要休克过去一样,除了潮水般的快感,几乎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存在……我的身子在本能地扭动着,却不再是为了躲避,

   而是想要更清楚地感受那根坚硬的存在,感受它带给我的充实和温暖。我听见有快门的哢嚓声,闪光灯把房间照得通明,「别拍……你们不能这样……」我轻声地哀告着,听起来却像是迷离的娇喘。

   我知道那没用,我能做的只是把头扭过去,也许能让脸被拍得不那么清晰。但他们开始凑过来,拍我敏感部位的特写,拍我被折磨得红彤彤肿起来的乳头,拍我糊满淫水和精液的屄口,发泄完的鸡巴终於退了出去,留下充血的花蕊仍然张着口,呼吸般一张一缩着,一点点吐出浓稠的白色。还有人把手指头伸了进来,把已经被开发到新尺度的屄口使劲扒开,好让人把屄洞里面的模样也拍下来。

   而最后,镜头靠近了我的脸,照向我泛满潮红的脸颊,照向还淌着精液的嘴角。我绝望地呜咽着,躲闪着。直到有人把萤幕伸到我面前,一张张翻动拍下的图像,我终於慢慢停下来,怔怔地睁大眼睛,像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呆在那儿——

   画面里,那个纤瘦的女孩儿被男人们包围着,用她的肉洞、小嘴和双手,吃力地同时伺候着四根鸡巴,虽然灯光昏暗,但眉眼的轮廓依然清晰,眼角里闪着泪花,却遮不住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意——我想,稍微留意一点的人,应该都能认出来那是谁。

   当下一根鸡巴插进来时,我没有反抗,哪怕是象徵性的,也没有……我已经不敢再去想,明天,后天,会发生什么。唯一能让我暂时忘却恐惧和焦虑的,只有眼前,只有眼前噩梦般的快感。

   我恨它,却忍不住要去追逐它……照片已经到了最后一张,萤幕上是我被拉扯开的屄口,鲜嫩的粉红色呼之欲出,闪光灯一直照进最深处,连小小的子宫口都依稀可见,上面还沾着黏糊糊的精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身体里面的模样,我听见有人在说这小屄里面褶子真多,难怪操起来这么爽。

   还有人说明明这么嫩的屄居然这么会吸,真他妈的极品……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有点儿沾沾自喜——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喜欢被夸讚,喜欢被爱慕,喜欢自己最原始的魅力被人肯定,哪怕在这样最羞耻的场合下也一样……

   我开始试着下意识地去努力收缩蜜穴,去更认真地吸吮和舔舐嘴里的鸡巴,男人们脸上欣喜而意外的神情,让我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妈的这骚货还说自己不是婊子?这么会伺候鸡巴。」

  「搞不好早都卖过好多次逼了,还和我们装纯呢。」

  「十五岁就这么骚,以后得多少鸡巴才喂得饱了」
TOP Posted: 2018-02-04 17:11 | 回10樓
河东书生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08
威望:64 點
金錢:24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25

1024
TOP Posted: 2018-02-04 17:24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 02-22 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