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酥了个酱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47
威望:20 點
金錢:19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7-14

接上篇



   从那以后她在我面前就算彻底三洞全开了,而且我们也不避讳说她被人轮的事了,我越骂她骚屄贱货烂婊子她越兴奋。有时候我晚上打电话过去,她以前可能不接的,现在直接接通了让我听她叫床,边叫边说你的小骚货正在给别人轮哦,屁眼和小屄里都插着鸡巴哦,他们的鸡巴好大,小屄都快被操烂了……最后连嘴也被鸡巴塞上了就只剩下呜呜的声音了……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叫她边做边讲自己怎么给人操的,她讲着讲着下面就使劲冒水,我鸡巴也会特别硬,感觉特舒服。

   这样过了好些次以后,终于有一次,我们做完以后躺在床上,她抱着我小声问,说你真的不介意我这么骚吗?我说为什么要介意啊,能碰到个你这么极品的骚货那是我福气好吧。她说那你看着别人操我你会生气吗?我说不会啊,你这么带劲的身材,这么舒服的骚屄,不多给几个人尝尝多浪费啊。她听着就笑了,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哦,骚货天生就是用来给人操的,所以感觉用自己的身体让男人爽会特别有成就感。突然她把声音收低,把嘴凑我耳朵边上,说那你想不想看着我给人轮?要说真话哦!我说想,我觉得你发骚的样子特美,想看看你到底能有多美。她说好,那下次我叫上你一起。不过说完,她又像后悔了似的撅着嘴,说不过你看了肯定会心疼我,因为人家操我有的很粗鲁的。我说那我更得守着你了啊,不然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她又笑了,说我知道还是你好,不过我自己有分寸的哦,你可不准乱来。我说行,我听你的,好吧?

   但是之后她好像就把这个事忘了,之后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和原先一样相处的。一直到一个多月以后,星期六她来我住的地方呆了一天,快到晚上的时候,她说今天晚我有约会哦,就不陪你了。我说我知道,你骚屄欠干了是吧。她笑着说哈哈你现在怎么这么了解我啊。我说这次有几个人啊?她说还不知道呢,估计七八个吧,边说边撒娇似的搂着我脖子,说你放心啦,你家小骚屄很耐操的,保证回来还是一样紧。我说这个我倒是放心得很,就是怕你碰上坏人。她说不会的,有人镇场子的……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下来望着我,说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我说好啊,去看你被别人操的时候到底有多骚多贱。她使劲捶了我一下,皱着眉说你个死流氓,越来越变态了你。不过下一秒她又换上笑脸了,托着腮帮子看着我,说那你说我是穿内衣去还是不穿内衣去啊?我说别穿了,烂婊子还装什么纯啊,我晓得你喜欢凸点的。她从我身上跳下来,说好哦,听你的,一边说一边把内衣解开从衣服底下掏出来,她上身穿的是件黑色的蕾丝短袖,里面还有件吊带小背心,我说背心也脱了吧,她瞪大眼睛说那不是凸点是直接露点了诶。我说露就露呗你奶子那么好看还怕人看啊?她一边脱一边还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其实奶头都已经硬了。脱完了又看着我,挑逗似的把小短裙掀起来,说你不会要我把内裤也脱了吧?我说那不用,你那蕾丝的那么透,穿着比不穿更性感。

   就这样,收拾妥当我们就出门了,讲真虽然以前她也真空跟我出去过好些次,但是这样穿个镂空蕾丝几乎全透的还是第一次。但是以前我觉得有点尴尬,现在反倒习惯了,带着个穿成这样的大美女在身边,别人看过来的时候还觉得挺得意的。不过我们也没走多远,直接拦了个的士去目的地了。开了大概十几公里,快到城乡结合部,在一个六层的卖场停下来,她带着我上楼,三楼有个KTV,装修有点旧了,但看起来还挺热闹的。进门以后她和个男的打了个招呼,那个男的就带着我们走,到了最里面打开个锁着门的包厢让我们进去,还顺手在她奶子上拍了一把,说不错啊越来越骚了。看样子他们早就认识,她也不是第一次在这玩了,那男的可能是这里的老板还是经理什么的,不用说肯定操过她。他没问我什么,估计以为我也就是一起来玩的,装我烟问我抽不抽,我说不要他就出去了,然后就剩下我和韩静两个人在里面。我坐在沙发上,她骑到我身上,搂着我把奶子压在我胸脯上,一副眼神迷离的样子,说你真的要看着别的男人操我啊?我说来都来了你还问啊。

   她说我是你女朋友诶,当着你的面给别人轮奸你也愿意啊?我说没办法,谁叫我就爱上你这种骚货了呢,反正我看不看你都要给人轮,还不如好好欣赏下你的骚样。她笑着说呵呵有道理,一边伸手过来摸我下面,说要不我让你操我第一炮好不?我又好气又好笑,说那你对我可真够好啊?一边把手伸到她裙子底下摸了下,妈的内裤都湿掉了,估计一路上穿那么透,被人盯着看的时候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她拉开我拉链把鸡巴掏出来,撩起裙子把底裤扒到一边,慢慢坐上去,直到把整根鸡巴都吮进去,一边娇喘一边开始上下动,屄水咕唧咕唧地弄得直响。

   可就在这时候门响了,我们扭头一看,进来了三个男的,带头那个朝我们打了个响指,说这么快就干上了?都不等我们。韩静笑着从我身上下来,走到他们面前撒着娇,说你知道我有这么骚的啦,看到鸡巴就忍不住。那男的顺手搂着她腰,把脸俯过来要亲她,她很听话地闭上眼睛把嘴张开,任凭他把舌头伸进来。他边舌吻手一边隔着蕾丝攥着她的奶子,两个指头捏着奶头揉来揉去,还特别用力,奶头都给捏成薄薄一片了。我看韩静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怎么,眉头也皱起来了,可是胳膊反倒搂得紧紧的,小嘴很投入地吮着男的的嘴唇。最后男的暂时把她放开,转头对跟着进来的另外两个说,看到没,这骚货就这么贱,随便怎么玩都没事的。说完他摆摆手,韩静又走回来坐到我旁边,我凑到她耳朵边上,问她痛不痛?她小声说痛,但是痛完以后会特别敏感。我试着伸手去摸她奶头,结果刚碰上去她就轻轻一抖,摸着感觉还真的比平时更硬挺了,而且显得特别大颗,像被弄肿了似的,看样子还真的是越虐越骚。

   带头的那个男的去把音响和灯光调了下,把电视也打开了。另外两个就迫不及待地想坐到韩静旁边来,因为左边我已经坐了,他们两个有点不好意思,只能一个人挨着韩静坐,另外一个隔远一点坐着。韩静朝我使了个眼色,好像在征求意见似的,我猜到她什么意思了,拍了她屁股一下,她就笑着站起来,自己坐到了他们两个中间。这下他们高兴了,四只手伸过来上下乱摸,开始还隔着衣服,没几下就忍不住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摸了,边揉边夸说骚货你奶子真软啊,另外个说你奶头怎么这么大是不是被玩多了啊。
    韩静被他们摸得皱着眉哼哼起来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扭来扭去,还搂着他们脖子主动去接吻,左亲一口右亲一口,腿也习惯性地张开了。两个男的也是心领神会,把她裙子撩开,就开始一起摸她下面,边摸边说妈的这骚屄水真多,就没见过水这么多的女人。她边娇喘边断断续续地说当然……啊……水不多……怎么受得了你们……这么多人啊……他们把她那点儿薄蕾丝扒到一边去,让没毛的肉缝完全暴露出来,一个把她两片肉瓣儿扒拉开,直接把手指伸到粉嫩的花心里去摸,另外一个居然掏出手机来开始拍照,带头的那个提醒了一句说别拍脸,别的地方随便拍,一会出门的时候要检查,然后就没管了。那家伙听了更来劲了,一个手玩着她的奶子和屄,一个手拿着手机远的近的一阵乱拍。韩静居然不但不避讳,还把腿劈得更开了,故意摆出自己捧着奶子或者掰开屄的那种淫荡动作来让他们拍。

   他们两个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开始解裤带了。这时候门又开了,又进来了五个人!包括之前那个经理样的也进来了,还互相打了下招呼。他喊之前进来那个带头的男的叫彪哥,彪哥喊他叫徐总,看样子他们是各自叫了一批人来的。韩静也起身去和他们打招呼,

    鞠了个躬说欢迎光临,一会多关照哦,说完还故意把胸脯挺得高高的。徐总对其他几个人说怎么样?我找的妞还算正点不?他们眼睛都放光了,说正点正点,这么靓的妞得多少钱啊?徐总说那你们得问小妞自己了。韩静笑着说那你们觉得我值多少钱一晚啊?有个说起码一千起啊,另外个说搞笑呢我找过一千的比这差远了,而且人家只让一对一。韩静站在旁边直笑,最后他们问那你说到底多少,她说不要钱,他们还楞了下。她又重复了一遍,说真的不要钱哦,徐总都管我叫公厕的,公厕当然不收钱啦。

   这时候彪哥已经站到包厢中间了,拿着话筒说欢迎各位来今天的party,感谢徐总提供的宝地。然后伸手招呼韩静,她就乖乖地走过去,彪哥说趴下,她就弯腰趴在茶几上,屁股撅起来正好对着我们,小短裙遮不住,白白的屁股和中间的缝儿全都露出来了。彪哥说来给大家看下你有多骚!她就一只手撑着身子,另一只手伸到屁股后面,用两根手指把屄缝使劲往两边扒开,连中间的花心也豁开了个小口子,灯光正好照在屁股上,粉红色的屄肉看得一清二楚,湿漉漉地泛着光,屄口上那一圈肉芽儿都往外翻了出来,像朵花儿似的。阴核刚才被摸了那么久,也已经硬硬地从盖皮底下鼓出来了,红彤彤的像颗玛瑙珠一样。一群人看得一片啧啧声,有的还拍起了手。可彪哥摇了摇头,说不行不够骚,要再骚点。她想了下,然后笑着把两根手指头往屄洞里插了进去,一边在里面抠一边拿拇指拨弄着阴核,没几下就沾得满手都是亮晶晶的水,嘴里也开始痴迷地呻吟起来了。“这样……可以不……”

   彪哥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话筒伸到她面前,开始问她:“骚货叫什么名字?”

   “韩静……韩国的韩……安静的静。”她本来只是小声说的,却被音响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多大。”

    “二……十一”

    “做什么的?”

    “学……学生……”她手指头动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急促了。

    “哪个学校?”

    “财……财院……大四……”

    “你的手现在在干什么?”

    “……插自己的……骚屄。”她一说骚屄这两个字,包厢里一下就哄然起来。

    “你的骚屄给多少人操过了?”

    “记……记不清了……”

    “记不清?呵。一千个有没?”

    “哪……哪有……那么多……”她迷离地摇着头,手却一点也没停下,屄里头的淫水都被抠出来了,沾得整个阴户都湿漉漉的。

    “没有?”彪哥隔着衣服揪住她奶头,狠狠拧了一圈,痛得她上半身都挺起来了:“你这个月都给人轮了三次了,一次十个人有吧?一年起码三百个,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人轮来着?”

    “高……高中……”她痛得眉头直皱。

    “几年了?”

    “六……六年了……”

   她的回答让我都吓了一跳,虽然我已经知道她玩得有多疯,可从来没想过她居然那么久以前就……那个时候她应该只有十五六岁啊,居然就成了男人们轮奸泄欲的工具……那样的情景在脑子里闪过,让人觉得心疼却又忍不住的兴奋。

    “那他妈的还没一千个?”

    “那……那时候……我还没这么骚……啊……”彪哥的手还在使着劲,把她两个奶子都扯成长长的纺锤形,她眼泪都快淌下来了,可是还在不服气地辩驳着:“而且……又不是……每次都换人的……算人的话……肯定……没那么多啊……”

   彪哥松开手,她的身子如释重负地重新趴下去,但还在格格地发着抖。“呵呵!算人没一千是吧,那算炮呢?”

   “算炮肯定……早就不止一千啦……”她撅着嘴,脸蛋红扑扑的。

   “把屄眼再扒开点!给大家看看被干了一千多炮的烂屄长什么样!”彪哥抬起头来扫了一圈:“我跟你们说,这骚货从来不要别人戴套的,全部是内射,打胎都打了好多次了。”他拍了拍韩静的脸:“我没说错吧?烂货。”

   “嗯……没错……我就是大家的……公用烂屄……”她迷离地点着头,把另外一只手也往后伸过去,两只手的手指一同插进水汪汪的肉洞里,使劲往两边扒拉着,把花心扯开一寸多宽的红艳艳的口子,里面晶莹剔透的嫩肉在灯光的直射下诱人地收缩着:“但是现在……上了环……不会怀上了……想怎么射……都行……啊……”

   “晓得今天会被怎么操不?”

   “不……不知道……反正……怎么操……都行……”她的声音兴奋地打着颤儿:“操我的骚屄……操我的……屁眼……操我的嘴儿……射到我里面……把我的每个洞……都灌满……”

   “听见骚货说的了吧?”彪哥拍了拍手:“开搞,想怎么插怎么插,千万别怕玩坏,这骚货耐操得一逼。”

   男人们早就等不及了,脱下裤子往旁边一扔,一股脑儿地围了上去,一根根火热的鸡巴挺得老高。其中彪哥的可能是最大的,挺起来估计有十七八公分,紫红的龟头像鸭蛋似的。还有个左胳膊上有纹身的平头,家伙也很大,而且吓人的是他龟头后面居然有一圈凹凸不平的凸起!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叫入珠!其他几个人的鸡巴也全都不小,八成是特意挑选过的。彪哥把鸡巴伸到韩静嘴边上,她乖巧地张开嘴,娇小的嘴唇裹住硕大的龟头,认真地吮吸着,香舌绕着圈儿,把马眼和龟头缝都舔了个遍,边舔边慢慢往里吞,可尺寸实在太大了点,最后只能吞进去三分之二,还有一截露在嘴巴外面。彪哥看上去点不满意的样子,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往前一按,她还没反应过来鸡巴就整根捅了进去,估计直捅进嗓子眼里了,她喉咙使劲抽搐着,想叫又叫不出来,眉头皱成一团,眼泪都流下来了,可彪哥没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攥着她头发,一下接一下拔起来又摁下去,她喉咙里冒着含混不清的呜呜声,痛苦的眼神看上去楚楚可怜,可当另外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把鸡巴塞到她手里时,她仍然顺从地握住它们,一边卖力地捋动着,一边高高撅起白皙圆润的臀——虽然没有手指在里面撑着了,但她的屄口并没完全合拢,不规则的小口儿沾满淫水,微微地一张一缩,像是在饥渴地呼唤着——这一刻,我的宝贝静儿,放弃了她所有的自尊和羞耻,像狗一样跪在男人们中间,仿佛自己只是一件玩具,一件为取悦男人而生的玩具,一件愿意用任何部位、任何方式,来满足任何一根肉棒的泄欲玩具……

   终于,硕大的龟头抵住了她微张的屄口,把兴奋得膨胀发黑的小阴唇被挤向两旁,在淫水的滋润下,一点点挤开她娇嫩的花心,把它撑成薄薄的肉环。她喘息着,身子暂时凝固在那里,微微地发着抖,像是在仔细品尝身体被一点点充盈的感觉。直到龟头终于突破了屄口紧窄的束缚,噗地冲进她身体深处,她才像触电一样猛地挺了一下。那根半尺多长的肉棒完全没入了她的屄洞,把整个下体都顶得往里陷进去了几分,肯定已经顶到子宫口了,不然她应该没这么大反应——她的宫口平时其实很浅,我手指伸进去都能摸到,但是也很容易往里顶进去,而且她还很喜欢被刺激宫口,每次女上的时候都会用硬硬的宫颈磨我的马眼,有时候真的能感觉到子宫口张开了一点点,像小嘴一样吮着龟头,甚至还有水从里面流出来,那是她小屄最让人舒服的一招了……但现在,品尝着她屄洞最深处美妙滋味的,不是我,而是那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正用他宽大的手掌握着她的双臀,一遍又一遍疯狂地撞击着她的身体,那根手腕粗的巨物每一次连根猛插到底,都会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猛然痉挛,而他慢慢往外抽的时候,整个私处都会被扯得鼓起来,甚至把紧裹着鸡巴的粉嫩屄肉都扯出来一圈。而同时,她的小嘴和双手还在卖力地伺候着另外三根腥臭的肉棒,透明蕾丝底下沉甸甸的双乳也在被人粗暴地揉捏着,红肿充血的奶头在手指的不停拨弄下越发挺拔。那男的边操边赞叹,说这骚屄还很紧啊,哪里像被操过那么多次?而正享受着她小嘴吮吸的彪哥说,不然怎么说这骚货耐操呢?你今天把她屄操得和生过孩子一样口都合不拢,过两天她又紧得和雏一样了,喜欢被人轮的骚货不少,像这么极品的还真不多!

   虽然我早就猜到过,也许多次幻想过,虽然我知道,这样的情景已经发生过无数次。

   但当真的亲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友像母狗一样跪着,心甘情愿地敞开身体,让别的男人肆意淫辱时,那种感觉真的让人很难描述……而且,我知道,过不多久,这个房间里所有的男人,每一个都会这样来享用她,享用她湿滑的屄洞,还有我自己都没尝过多少次的屁眼和小嘴儿……而在一旁耳听目睹着这一切的我,鸡巴越发忍不住像铁一样硬得发烫……

   终于,彪哥在她的喉咙里完成了第一次发射,满意地抽出了鸡巴,她如释重负的小嘴含着浓浓的白浆,一边努力把它们咽下去,一边回过头,透过男人们的缝隙,用迷离的眼神在寻找着什么。直到我们的目光终于撞到一起时,我看见她潮红的脸上,浮起了一缕羞赧却又期盼的表情……

   我脱掉衣服,站起身来,朝她走过去。

   “帮我……拍下来哦。”她俏皮地笑起来:“我批准你……拍脸……我还没看过……自己被轮的时候……露脸的样子呢。”

   她回过头去,顺从地张开还带着精液的小嘴,开始迎接另一根肉棒的插入。而我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头,开始录下她清秀的面庞和爱笑的小嘴,被那根青筋凸起的丑陋巨物一点点贯穿的整个过程,录下她像水袋一样被揉得来回变形的奶子,在疯狂的最后冲刺下几乎要撕裂的屄口儿,还有随着抽插兴奋得鼓起来的娇嫩肛花……最后,我把镜头拉远,把整个疯狂的场景全都收进画面,屏幕上,那具21岁的纤细胴体被八个壮硕的男人围绕着,带着如痴如醉的眼神,努力地满足着每一根伸向她的肉棒。我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其实很美,没有了任何约束,只剩下最本能欲望的那种美……

   在低沉的嘶吼声里,身后的男人最后一次把鸡巴直插到底,把滚热的精液灌进她的屄洞深处,还恋恋不舍地停留了几秒才拔出来。失去了支撑的屄口自然地收缩着,但被那么粗的鸡巴抽插了那么久,她好像已经没法让它完全合拢了,从仍然张着的两指来宽的口子里,淫水和精液混成的浓稠白沫随着屄肉的蠕动,一股股地往外冒。我凑近拍了好几张特写,记录下这幅最淫糜的画面。可就在这时候,旁边另外个本来准备要上阵的伙计,居然很客气地朝我摆手,说兄弟你先你先!

   显然,他以为我是想来接着插她屄的。我愣了一下,但接着,我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我把手机轻轻放在一边,向前走了一步,握住早已挺立的鸡巴,另一只手扶着她丰满圆润的臀,狠狠地捅进了那个我已经无比熟悉,却流淌着别的男人精液的肉洞里……前面那个男人粗大的阳具好像并没有真的让里面变松,她有节奏地一下下收缩着肉腔,让我的鸡巴充分享受她轻柔的吮吸和肉芽儿的摩擦感,那是我熟悉的感觉,但现在,却好像有种不同的滋味——今晚,她的骚屄不是我专属的秘密花园,而是所有人都可以肆意玩弄的精液公厕……可我却觉得,她现在的样子比平时更美,更动人……似乎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一种会让男人着魔的魅力……
    我一边抽插着,一边稍微弯腰俯在她背上,双手从后面抱住她,用她平时最喜欢的姿势,攥住她刚好一手掌握的双乳,拨弄着她刚被许多男人的手蹂躏过的肿胀乳头。而她兴奋地颤抖着,被两根鸡巴轮流占用的喉咙里,不住地冒着含混不清的呻吟和喘息。

   在从没有过的剧烈刺激感里,我没能坚持得太久。当我慢慢退出她的身体,把她交给等待着的另一个男人时,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最后一点幻想被碾碎了。我终于彻底接受了这个事实:我的女友,我的韩静,那个让每个人都忍不住夸奖的乖巧姑娘,其实是个比妓女更下贱更淫荡的,随时渴望着被精液灌满的人肉公厕……但我发现,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喜欢她用身体取悦每个男人的陶醉而认真的模样,喜欢她甜甜的舌头舔着别的男人的尿眼,喜欢她水嫩的屄洞被一根接一根鸡巴填满……因为那是她最真实,最投入,也最美丽的一面……

   他们开始改换姿势,把她轻盈的身子从茶几上抱起,转移到沙发上。最魁梧的那个男人托着她,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她用手扶着他矗立的鸡巴,小心地对准自己的下体,慢慢地坐下去……而且这一次,鸡巴插进的,不是她已经合不拢的屄洞,而是屄洞后头,那朵紧缩着的浅褐色花蕾。终于,她身上的第三个洞儿,那个本来不是为性爱而设计的羞耻地方,也当着我的面,被另一个男人的鸡巴撑开、侵入、填满……而且,还是在她自己主动的请求下……她仰着头,微闭着眼睛,让身子慢慢地沉下去。在从屄洞里淌出来的黏滑液体的作用下,那个过程仍然有点艰难,但她努力适应着,努力舒张着每一寸肛肉和直肠,直到那根巨物一点点完全消失在她的菊门里,然后,她重新撑起身子,像排泄一样把鸡巴挤出去一段,又再一次坐下来,这一次明显比之前要更快。而仅仅重复了几次之后,她似乎就完全适应了,开始像平时和我做爱时女上位的动作那样,飞快地上下运动着身子,肉棒摩擦着娇嫩的肛壁,让它变得越来越殷红,抽出来的鸡巴裹上了亮滑滑的一层,是从她屁眼里头渗出来的肠汁。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挺动着下体,一边自豪似地问:“我的屁眼儿……舒服吗……够骚吗……”身下的男人一边揉捏着她的奶子,一边赞叹地回应:

   “舒服……紧得不行……比你的骚屄还舒服……”她浅浅地笑着,身子往后倚在男人身上,使劲把腿分得更开,摆成最淫荡的M形,让两腿间的一切全都一览无余,用呻吟似的声音轻声呼唤着:“来吧……骚货别的洞儿……也想一起要……”

   “这烂货想三个洞一起开张呢。”男人们哄笑起来,显然,他们不会拒绝这样香艳诱人的邀请。有一个已经率先站到了沙发上,把她的头扭过来含住他的鸡巴,狠狠地直插进她喉咙深处。另外两个也围过去,让她纤细的手握住他们火热的鸡巴。而最后,是那个纹身的平头男人狞笑着站到她身前,炫耀似地摇晃着有她胳膊那么粗,还入了珠的恐怖巨物。她的身子暂时停止了运动,微微发着抖,眼神看上去有点儿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和期待,松垮垮张开的屄口淌着白浆,淫荡地律动着,直到他硕大的龟头抵上来,无情地往里冲刺。当龟头最粗的地方挤过屄口时,她粉嫩的蜜肉被拉伸成几乎透明的薄薄一圈,

   身子不自在地扭动着,想让那种撕裂般的痛苦略微减轻一点。而当它终于成功地顶进肉穴深处,填满她饥渴的空间,入珠的凸起刮擦着她敏感的肉壁,那种刺激让她的整个身子像触电一样痉挛起来。两根粗大的鸡巴夹着屄洞和屁眼之间那层薄薄的肉膜,在她的身体里争先恐后地涌动着,把她没毛的白嫩下体撑开到普通女人难以企及的尺度,把她彻底淹没在所有敏感点同时被刺激的快感浪潮里——而我在一旁拍下了这一切,拍下我引以为傲的漂亮女友,为别的男人三洞全开的整个过程,拍下她汗津津的身子像三明治一样被男人们夹在当中,同时伺候着五根鸡巴的美妙图景……

    两个多小时以后,当所有人都已经在韩静的身体里发泄完了不止一轮,她自己也高潮了起码十次,他们终于把鸡巴全抽了出来,好给她一片狼藉的身体拍照。灯光底下,她白皙的肌肤上满是精斑和掐出来的红印,尤其是那对挺拔的奶子,已经整个儿都被揉得通红了,肿胀的乳晕像小尖锥一样鼓了起来,让那两颗诱人的肉葡萄更加显眼——除了肉洞儿,她的乳头是男人们“照顾”得最多的地方,几乎一直在被他们狠狠地捏、掐、甚至用牙去咬,一个多小时下来,已经从小葡萄肿成了蜜枣儿,鼓囊囊亮晶晶的,轻轻弹一下就会让整个身子直发颤。而作为正菜的下体,可想而知更加惨不忍睹,被远超平均水准的大鸡巴不歇气地猛插了这么久,她的屄洞和屁眼都已经彻底合不拢了,敞着一寸多宽的口子,一股股往外吐着白浆。小便也早已经失禁了,尿眼微张着,尿水不住地往下淌。屄口上那圈不规则的小肉瓣肿得像珍珠一样,连同屄肉一起被操得外翻出来,像花儿一样绽放着。

   而屁眼的样子更吓人,肛肉被操得完全松脱,鲜红的肉壁从肛口里鼓出来鹅蛋大的一团,正中间的小眼儿里还在往外滴着精液,我都担心这样还能不能收回去了。可她自己竟然一点都不在乎似的,用手遮着眼睛,笑嘻嘻地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让他们拍个够,但也仅仅是遮住了半个脸而已,标致的鼻尖和含着精液的小嘴仍然可以拍得一清二楚,可能她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吧。

   拍得差不多了,徐总笑着问:“骚货,还能接着挨操不?”她迟疑了一下,最后却扭过头来看着我,带着虚弱的笑容:“你还……想我接着挨操不?”

   那一刻,仿佛有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让我凑近她的耳边,说出那些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我想……我想看你被玩肿了的奶子接着给人玩……想看你被操坏了的骚屄接着给人操……想看看……你到底能骚成什么样……”

   她的胸口一阵阵起伏着,像是抑制不住的兴奋,突然,她伸手挽住我的脖子,把嘴唇凑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回过头去,俏皮地歪着头,向被她叫做徐总的男人微笑着:“我就知道还有保留节目的,肯定很变态,对不?”

   男人也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个骚货没这么容易玩累。”

   他重新把衣服穿好,有点神秘地走近她,把两枚亮闪闪的小夹子夹在她红肿的乳头上,把它们夹成薄薄的一层,她痛得直皱眉,却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只是紧咬着牙,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红色的丝带穿过夹子,并在一起打上结,用力扯了扯,让整个乳房被拉起来又坠下去,来回摇摆着。最后,他掏出一支红色的马克笔,在她的胸前写上了四个醒目的大字:
免费精厕。

   而另外一行稍小的字写在了她的小腹下面,用一道箭头指向底下的肉缝儿。

   “欢迎中出,不会怀孕”

   徐总满意地把笔收起,拉起丝带的另一端,像牵牲口一样,扯着她站起来,走向门口。

   晚十点的城市,夜生活刚刚开场,客人们的歌声飘过一扇扇门,在灯光昏暗的走廊上混成嘈杂的洪流。

   他敲了敲隔壁包厢的门,探头进去望了眼,然后牵着韩静一同走进去。

   在满房间男人们惊诧而兴奋的目光里,她甜甜地微笑着,挺起悬着夹子和丝带的赤裸胸脯,“免费精厕”四个红色的字在灯光下格外鲜艳。“需要特殊服务吗?今天特惠哦!”

    …………

    …………

   当她在沙发上迷糊地醒来时,是第二天早上的九点。我拉开窗帘,阳光在空气中划出笔直的光柱,把纵横的影子刻进斑驳的墙里。

   我记得,昨天晚上,她一共进了三个包厢,在每个里面都呆了一个小时以上。我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最后,当她拖着虚弱的步子回到最开始的房间,像纸片儿一样瘫软在我身上时,屄洞和屁眼里都塞着一支最大号的那种话筒,一边乳头里面还扎着半截牙签……而且她还不让我把它们拔出来,只是紧紧地抱着我,用舌头撬开我的嘴唇,疯狂地吻着,然后,就这样慢慢地睡着在我身上……也就是说,那些东西现在还插在她身体里。当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脸上一下泛起了羞赧的红晕。

   我们一起费了不小的劲才把它们都弄出来。那两个麦克风的头足有拳头那么大,往外拔的时候简直和生孩子似的,她直叫我轻点轻点,简直不知道怎么能塞进去的。牙签拔出来更是痛得她只哆嗦,抽出来以后窟窿往外冒了好久的血,心疼得我不行。她倒是比我还平复得快,没多久就和没事人了似的,笑着问我昨晚上有没有被她吓到。我说有点儿,

   但是我发现我已经爱上那样的你了。她撇着嘴,说才不信呢。我说真的,感觉那种状态下的你太美了。她轻推了我一把说早猜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马上又笑了起来,说那你以后还要不要看啊?看着你女朋友给人轮哦,他们说下次要让我试一个洞里插两根鸡巴哦,你说我受不受得了啊?我狠狠揪了一把她的小阴唇,说你看你自己的烂骚屄,我估计现在插两根都没问题了。她说那好,就这么定了,让你看着我越变越骚,看着我被别人玩坏掉,看以后不心疼死你。

   我说能有多骚啊?她说反正比你做梦能想到的还要骚,你可得帮我录下来哦。我说好,没问题,我当你的御用摄影师嘛。她说呵呵你好体贴哦,可惜我没早点认识你哦,以前的经历都没人帮我记。不过她摸了摸头,说要不这样吧!我看你写东西挺厉害的!我把我以前的事讲给你听,你帮我写下来,好不?我说好。

    就这样,公共精厕韩静的故事,从我的笔下开端了。
TOP Posted: 2018-02-04 16:50 | 回6樓
低头淫笑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95
威望:31 點
金錢:65 USD
貢獻:5085 點
註冊:2011-09-04

坐等更新
TOP Posted: 2018-02-04 16:54 | 回7樓
美涛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37
威望:74 點
金錢:73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08

1024
TOP Posted: 2018-02-04 16:59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05-23 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