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暴露凌辱女友](1-45)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暴露凌辱女友](1-45)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痞子阿山


級別:俠客 ( 9 )
發帖:858
威望:110 點
金錢:1164 USD
貢獻:1 點
註冊:2016-12-02

(四十一)渡船(4)

  小楼很旧,家俱也破得很。女友一进去,就被飞哥脱得精光。这间屋子只有
沙发、茶几、电视柜,我被扔在了沙发后,忠叔和飞哥轮流去卫生间,女友想过
来看看我,但没有衣服,还是不敢。

  忠叔不知从那裡拿出一迭VCD,不一会儿,电视机开了,电视上出来四个
字:《玩咬淫娃》,飞哥看看女友,看看电视机,表情淫秽。片子开始了,只见
一个手被绑著的裸女躺在两个中年人中间,不停地「嗯嗯啊啊」,两个中年人还
戴著墨镜。这个女人长得一般,但奶大,屁股圆。

  「过来!过来!」忠叔叫女友,女友挪到忠叔前,手捂著奶和脸,忠叔说:
「一起看!」女友看向电视机,裡面的女人正被两个男人摸奶抠屄。女友再看看
自己,又看看忠叔他们,扭捏起来。

  忠叔也不急,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女友的裸体:「不想一起看,就把你送给花
花!」说著将女友往屋外推。

  「别,别……」

  「人不做,做狗。出去!」忠叔一点都不怜香惜玉,非要让女友彻底屈服。
女友已经被推到了门口,她抵著门框,大奶子自动往忠叔身上贴,忠叔人高马大
的,就像一堵牆,光溜溜的女友就像最不要脸的妓女一样,往陌生人身上蹭。女
友真的怕了,忠叔还用手指在女友的奶子上捏,捏得女友一会儿有力气,一会儿
没有力气。

  「求求你,不要让我跟狗一起……」女友求著忠叔。

  「求我?进来,知道是什么待遇吗?」忠叔问女友,女友摇摇头,随即又点
点头。

  「像片子裡一样,知道不?做不到,就和花花一起!」忠叔一边玩著女友的
奶,一边说。

  「这……这……你们欺负我,不要……」

  「好吧,我们不欺负你,让花花欺负你!」忠叔发狠了,把女友的双腿一抱
扛在肩膀上,往花花走去,「别!别!我做,我做。不要啊!不要……」女友急
得双手乱挥。

  忠叔走到花花跟前,蹲下,肩膀上女友的屁股正好对著花花的嘴,「不让你
嚐嚐花花的厉害,你不会服贴的,贱货!花花过来,往这裡舔!」忠叔说著拍拍
女友的屁股,掰开女友的臀缝,往花花的嘴上凑。

  「别!不要!听你话,我做。啊……」花花的长舌头在女友的臀缝上舔了个
来回,女友一下子全身发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忠叔看女友真的服了,就又扛起了女友,「乖乖的和我们玩,那么漂亮的小
钮,不能让花花佔了!」忠叔说著,对著女友的光屁股亲了一下,手抠进了女友
的小穴,女友只是支支吾吾的,不敢反抗了。

  女友被扔在了沙发上,忠叔也不动她,就让她一起看毛片。女友正坐著,边
上的两个男人都掏出了鸡巴,搓揉著。

  电视机裡的女人已经主动吸起男人的鸡巴,还是一边一根轮流吸。接著,张
大嘴,先塞进一个龟头,把嘴撑开,再握住一根在嘴角顶几下,把龟头的尖尖往
空隙裡一顶,两个龟头并排在了嘴裡。

  沙发上,女友看到这一幕,咽了下口水。忠叔一直观察著女友,见女友咽口
水,眼神也开始涣散,就捏住了女友的乳头轻轻地提起,我的骚女友竟然随著忠
叔的动作,身体向前靠。忠叔再把女友的乳头往他身边扯,女友就往忠叔的身上
靠,渐渐地,本来坐著的女友侧躺在忠叔肚子上了,忠叔勃起的鸡巴就竖在女友
的嘴边。女友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闭上眼睛,扭过头。

  女友的下身由于侧卧著,一边屁股抬起,湿呼呼的阴户在臀缝裡若隐若现,
飞哥握著他长长的鸡巴,将龟头顶在了女友的臀缝上,女友没有躲闪。龟头摩擦
著臀缝,女友的屁股也随著摩擦摇摆,龟头向后,屁股也向后;龟头向上,屁股
也向上,一直让湿呼呼的阴户对著龟头。

  屁股上有感觉,女友也动情了,闭著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忠叔看著毛片,
鸡巴一翘一翘的,发骚的女友趁鸡巴靠进她嘴边的一刻,突然亲了一下忠叔的鸡
巴,忠叔和飞哥都笑了。忠叔小腹用力一收,鸡巴又靠近了,女友看看电视,看
看鸡巴,大胆的张开了嘴巴,伸出舌头在忠叔的龟头上舔了一下,忠叔爽得脸都
变形了。

  电视裡的女人现在嘴裡含著一根鸡巴,屁股上插著一根鸡巴,很夸张的扭动
著。虽然嘴裡堵著鸡巴,但依旧「嗯嗯嗯、啊啊啊」的。

  女友开始角色扮演了,微微的抬起头,小嘴对著忠叔的龟头,想要含进去。
忠叔腹部一收,龟头移开,女友的嘴还去追逐龟头。忽的一下子,女友含住了忠
叔的龟头,迅速舔了起来。

  屁股上,飞哥一会儿顶女友的阴道口,一会儿顶女友的屁眼,女友的屁股就
不停地摇来摇去。终于,鸡巴停在阴道口,抵住了小穴。飞哥不动,女友却撅著
屁股,慢慢地把龟头套了进去。飞哥抵不住诱惑,腰一挺,鸡巴全根插进去了,
女友含著忠叔龟头的嘴也发出了哼哼声。

  忠叔和飞哥放肆的大笑,对女友评头品足。

  「这钮真骚,好货!」

  「从小看她长大的,十年不见,女大十八变啊!」

  「又骚又漂亮!」

  「刚刚酒裡下了药了,也不知道正宗不正宗,哈哈,终于有反应了!」

  女友已经被下了春药?怪不得那么骚!

  「无所谓啦,春药加毛片,媳妇变荡妇!」飞哥说著,摸上了女友的屁股,
大力地操干起来。他把女友扶成跪在沙发上,女友吸著忠叔的鸡巴,幅度很大,
下下到底,还吸出「啧啧」的声响。

  被灌醉了,可能还下了药,我也撑不住了,眯著眼睛,就看到女友跪著的双
腿分得大大的,飞哥还拍起了女友的屁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熟悉的声音吵醒:「啊……干我!天天干我,想干我
就干我……」

  「你个欠干的骚货,喜欢男人吗?」

  「喜欢……」

  「喜欢男人,还是喜欢鸡巴?」

  「都喜欢……」

  我睁开眼,见女友反身坐在忠叔身上,小穴裡插著忠叔的鸡巴,身体随著忠
叔的耸动不停地扭。女友的手裡还握著飞哥的鸡巴,奶子上都是红红的手印,嘴
角上还有闪亮亮的体液,不知道是精液还是口水。

  「鸡巴越多越好,男人越多越好,是不是?」

  「不要多,要大,越大越好!」女友的回答让我出汗。

  「哈哈,要大,花花的鸡巴大,喜欢花花不?」

  「啊……鸡巴大,喜欢……喜欢花花,花花是谁?」

  「是草狗,舔过你小屄的草狗!」

  「不要,不要,不喜欢,我要男人的鸡巴!花花有毛,花花太葬,不要,我
不要!」女友打心底裡排斥狗。

  「好,就让你多几根鸡巴!」飞哥说著把鸡巴插进了女友的嘴,我又昏了过
去……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女友已经躺在茶几上了,双腿分得大大的,臀瓣
上、阴唇上、脸上、奶子上、头髮上都有白色的体液,女友还欲求不满,手套弄
著忠叔的鸡巴。忠叔靠在沙发上,满头是汗,鸡巴半软不硬,一定是刚刚射过。
女友的小穴裡还插著飞哥的鸡巴,飞哥依旧火力凶猛。

  「爽不爽?爽够了吗?」忠叔问女友。

  「爽!爽!还要,还要……」

  「那么想要,再多叫几个男人,多几根鸡巴好吗?小骚屄,多少男人操过你
啊?」

  「不知道……」

  「几个?」

  「不知道……」

  「到底几个?」

  「记不清了。啊……」

  「你的男朋友是绿毛龟……让你男朋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他会不要我的……」

  「没事,他下了药的,记不清。」

  「别,他不要我,我要再找鸡巴的!」女友真的骚得可以,要我,就是要鸡
巴!

  「不用找,我们有!」

  「不一样,阿彦的好,我要阿彦的……」

  忠叔的鸡巴又硬了,电视上的一条大狗正舔著女优,忠叔也挺著鸡巴,从前
面抱起了女友,让飞哥抱女友的腿往外面搬,女友在摇晃中不停地扭著屁股,飞
哥也被撞得一衝一衝的。

  院子裡,忠叔把女友放在井盖上,飞哥见女友有了著力点,就狠插猛干,不
一会儿,在女友的屄裡射了,没射几下就滑了出来,伸到女友嘴边,让女友含,
女友毫不含糊,上上下下的舔,依依不捨。

  忠叔又把女友翻过来,让她趴在井盖上,屁股翘高。女友扭著屁股等鸡巴,
忠叔却牵来了花花,他先在女友的小穴裡抠了抠,把沾满女友体液的手指给花花
闻了闻,然后拍拍女友的屁股,让花花舔,花花伸出长舌头又舔上了女友的屄。

  女友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嗯嗯啊啊」的乱哼,还伸手去抓,摸来摸去没碰
到人,头往后一仰,看到一条大狗在舔,「啊!不要……我要人,不要狗!滚,
滚开!」女友吐出飞哥软软的鸡巴叫著。忠叔让飞哥按著女友,自己把鸡巴塞进
了女友的嘴裡,「嗯啊……」女友马上叫不出声了。

  「不要,是不是?吸出来,就让花花放过你。」

  「嗯……啊……臭……」

  ……

  「啊……啊……花花,好舒服……花花……」

  ……

  晕晕乎乎的,零碎的记忆,头痛欲裂。真的和狗做了?还是幻觉?不知道,
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当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被飞哥扶著塞进麵的。我还看到,
女友衣衫不整的靠在我边上。四週黑茫茫的一片,只有麵的裡的黄灯照亮了大头
司机又大又圆的脸。

  女友的眼圈发黑,头髮上还有丝状的白色液体,不知道是人的还是狗的。女
友见我晕著,就抱紧了我,女友的体香夹杂著腥骚的精液味涌入鼻腔,可怜的女
友不要被干坏了!

  麵的在田间的土路行驶著,週围的高粱地一片片的,望不到头。现在,大概
凌晨三点,从八点在船上被飞哥脱光到现在,六个小时了,真难为她了。一晚上
有飞哥,有忠叔,可能还有花花……对了,还有司机!现在,大头司机时不时的
瞄一下后视镜,我警觉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方向不对啊!」女友问著司机。

  「怎么不对?」

  「我们去县城啊?」

  「是去县城!」

  「不对,这路我认识,是去宝塔山的!」

  「我开车还是你开车?我怎么走就怎么走,反正操屄的都要回县城!」司机
图谋不轨!

  「你想干嘛?停车!让我们下去,我们不坐你的车!」

  「你说停就停啊?骚货!」

  「你……你……你不停,我就报警!」女友拿出了手机。

  「呦!好好好,我停,停……」司机见女友要报警,就放慢了车速,往路边
靠。但靠著靠著突然一个转弯,把车往高粱地驶去,女友被转得拿不稳手机,刚
想拨电话,司机一个刹车,车停在了离公路不远的高粱地间。高粱很高,麵的很
小,四週黑麻麻的。

  女友收起了手机,司机下车打开门,「下来,好心送你们回去,脾气还那么
大!」司机发著牢骚。

  女友在包裡拿钱,递给了司机,「干嘛给我这个?」司机反问。

  「不够?好,好……」女友再加了点。

  「这个……不对吧?」

  「什么不对,钱还不够?」

  「哈哈,你付的不是这个……」司机暗示女友是让她摸屁股付的定金,那么
付车费也应该……女友明白了。

  「流氓,坏蛋,你再说,我就报警!」女友又拿起了手机,今晚,狗和人一
起欺负她,她心有不甘。

  「你报,你报吧,看警察来得快,还是我干你干得快!」司机说著一把拽过
女友抱在了怀裡,手直接摸上了女友的胸。

  「别,别,阿彦,救我!」女友要拉我的手。

  「叫吧,叫吧,叫醒了,操你给他看!」

  「彦,别……不要……」

  「他不知道你刚刚被几个人玩吧?我知道。你快叫,叫醒了,我一边操你,
一边告诉他!刚刚在楼外看得清清楚楚啊!」

  「什么?你偷看!」

  「骚屄,狗和人一起玩,真海,跟毛片上一模一样。骚货,叫啊,你不叫,
我叫了!」

  「别,别,不要告诉他,我不叫了。」

  「不叫是不是?那还报警吗?」

  女友慌忙摇头。

  「那出来,还是用身子抵车费,让我爽完就送你回去。」司机把女友一拉,
按在了车厢边。

  「你要干什么啊……」

  「干你啊!干什么?」司机说著摸上了女友的乳房。

  「啊……痛!不要,轻一点,真的痛!」司机一碰女友的奶子,女友就受不
了,一定是刚刚被飞哥他们弄的,想必乳头也被捏肿了。

  「好好好,那转过去!」司机将女友身体贴著车窗,哇!T恤衫已经撩上去
了,两隻大奶子贴在玻璃上,压得扁扁的。司机一下子就脱下了女友的牛仔裤,
摸起了臀缝。女友的内裤也不见了,司机一边摸,还一边骂女友是骚货,从不穿
内裤。女友也不管,分开腿,要他快点。

  大头司机脱掉女友的牛仔裤往车裡一扔,掏出鸡巴就要插进去,女友「嗯嗯
哼哼」,手抵著司机的小腹。刚刚太激烈了,内服的春药比外用的效果大多了,
女友发骚自己不知不觉,现在,她感觉到激烈的后果了。

  女友不停「咿咿呀呀」,司机插了几下后,女友才放鬆身体,大肚子撞得女
友的屁股「啪啪」作响,他还用手捏女友的乳房,可一碰到乳头,女友就哼哼。
司机见T恤衫碍事,把恤衫也脱了,女友就全裸的在高粱地边给陌生人操!

  司机越干越兴奋,把女友按趴在麵的中间的座位,从正面操干,操得交合处
「啵叽、啵叽」的响,女友的私处就在我眼前被操得翻进翻出,比我自己干女友
时还看得清楚!

  司机性起,去吻女友的嘴,一吻就大骂:「操,王八孙子干过的,真臭!」
大概他刚刚见过女友吸忠叔的鸡巴了。司机感觉憋屈,这漂亮的女生,玩是玩到
了,但前面已经被玩残了,火气一来,把女友一抱,让女友勾著他的脖子,站起
来到车外干女友了。他一边干还一边往外走,女友一百斤左右,大头司机看上去
有二百斤!

  「骚屄,干得嘴都臭了,臭屄!公共厕所!上马路再干你!」司机见女友被
干得残花败柳,也羞辱起她,一边干一边往马路上走,车子离马路也就十几米。
凌晨的公路边,光溜溜的女友被司机大叔猛干著……渐渐地,我看不见他们了,
他们上去马路了,啊……

  我和女友是被司机扔下车去的,我是晕得无力,女友是被干得无力。可恨的
是,下车时的女友仍然一丝不挂,白晃晃的倚在车边。歇了好一会,女友才艰难
的穿好衣服,扶著我回家。

(四十二)碰瓷(1)

  渡船事件让女友大病一场,发烧加腹泻,医生说是病毒性的,我就想到了花
花!靠,凌辱女友有风险,下手要谨慎!听说,国内很多乙肝都是口交传染的,
还好,女友和我早就打过乙肝疫苗。

  大大们,凌辱女友是刺激的,但一不能受伤,二不能得病,三不能让女友发
觉,四不能让熟人发觉……条款很多,技术含量很高,凌辱女友也是门技术活。
哈哈!

  现在,女友和我都工作了。女友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一室户的小屋,就像
我们的炮房,只是离我单位比较远,我常常的要两头赶。还好,家裡买了辆小毛
驴(50㏄的轻骑踏板车),不仅我用,女友也很喜欢,出门方便,价廉物美,
我们出门时都靠它。女友在我身后抱著我时,两团圆鼓鼓的乳肉磨得我心痒痒。
她还喜欢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风吹起的髮丝拨撩得我更痒,真想就地正法!

  现在,女友就在我的身后,两团软肉挤在我背上,春风吹拂,春意盎然。女
友的房子是旧式的小区,边上是市场、学校,乱七八糟,路也是大小交错,沿街
的房子只要开店就向街面发展,搭临时房扩张经营。小毛驴在这种小路上走最适
合,后面有个漂亮的女友更是感觉大好。小毛驴能开到六、七十码,油门一支,
还有推背感,哈哈,而且是大奶子推背!

  我喜欢从小路走,这样要近很多。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们淮备在女友的屋子
做饭过两人生活。小路上坑坑洼洼的,本来就路小,如今更窄了,不过我的技术
好……「哇!」女友大叫,我一惊,一个刹车,前面的转角裡衝出了一辆「建设
牌」向右转弯,我刹车不及,小毛驴的前轮撞在了「建设牌」的排气管上,「建
设牌」也一个急刹车,车在转弯中,上面骑著两个人,一刹车就漂移了出去,顶
在了街沿,车倒了下去,车身压在两个人身上。

  「哎呀!不好,出事了!」我心裡后悔著……我和女友马上下车去扶那两个
人。一个是快五十岁的小老头,还挺憨厚。另一个三十几岁,个子不高,脸颊的
横肉鼓鼓的,很粗相。

  「唉呦喂……」老家伙直喊痛,他个子小,女友就去扶他。我去扶年轻的,
他没什么,一扶就站了起来,甩甩手,没事!女友一边拽住老家伙的手,一边用
力,老家伙站起身,脚刚一接地就一个前衝,像站不稳一样往女友的身上靠。

  女友穿的是条纹的长袖恤衫,很紧身的,老家伙这一靠,半边身子就靠在了
女友的胸脯上。女友怕他站不稳,还用力扶住,身体前倾,这下,老家伙的手臂
把女友集中度很高的奶子挤开,夹在了女友奶子中间。女友裡面是半罩杯,一定
被他挤得移位了!

  老家伙站好了,就弯下腰,撑著腿,哼啊哼的。女友关切的蹲下身子看他的
伤势,这一下,女友恤衫的领口大开,白白的胸脯、浅浅的乳沟,离老家伙不过
一巴掌,连边上围观的也把视线转向女友胸口。

  我忙替下女友,自己去看老家伙的伤,「哎哟哟……」老家伙面容扭曲了,
边上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哪裡痛啊?要紧吗?」我很关切。

  「这裡,这裡!」老家伙指著左侧大腿,刚刚车倒下去的时候,好像压在那
裡。

  「老葛,没事吧?你们也真是,路那么小,开那么快!」年轻的那个一边看
著老家伙的伤情,一边自责著。

  「是呀,是呀,这裡车子都乱开八开的,撞了好几次了。」、「赔钱!」、
「罚款!」、「不罚不行,我儿子也被撞过。」……边上看热闹的话特别损,女
友害怕的低下头。

  我可不能让女友感觉我没有担当,「大叔,去医院吧,我送你去。」我很真
诚,边上的看热闹的不会也去医院吧?

  「这……这,只能这样了。你们年轻人,真是……」

  「那就快送,我叔有什么事,你们俩别想有好日子!」年轻的一脸蛮横。

  「不要吵了,阿古,阿古,抬我走吧!」老葛倒通情达理。

  我让女友推著小毛驴,我扶著老葛,阿古推著「建设牌」一点火,车也不行
了,「靠,车也撞坏了!小子,拿你的车来抵!」阿古见摩托发动不了了,气急
败坏。

  「别那么凶嘛!我们帮你们修,是我们撞的,我们负责!」女友受不了阿古
的压力,把话说满。女友也是的,这事没谁对谁错的,我们快了点,他们拐弯没
有看,都一样。现在,女友说满了,不好办啊!

  「阿古,先去我那裡拿医保卡,应该还有点用。」老葛还真好,这两个人怎
么会搭在一起?我想著,不对,会不会是碰瓷的?这些家伙一搭一档,骗个几百
元,有钱人多要,没钱的少些……我得试试。

  于是我把扶著老葛的手减了点力,老葛一开始没有反应,等反应过来,我就
发觉他腿上没事。一定是碰瓷的!心裡有了底,老家伙没受伤就没事。可刚刚女
友把话说满了,要收场还得想办法,车还坏著呢!

  女友很担心,阿古一边推车,一边瞄著女友。女友心裡有事,沉默不语的样
子楚楚动人,是男人都会招惹一下。

  「大叔,你真好,我们都是学生,也没什么钱,你的伤,我一定负责到底。
你看,你还去拿医保卡,真的谢谢你了。」我也说出我的底线,人我管,车才不
管呢!

  阿古一听,没等老家伙说话就插嘴:「现在学生待遇那么好,家裡有钱是不
是?上学还骑车,还谈朋友!」阿古就是要弄钱:「他妈的,这车我好几个月工
资呢,今天你撞了人,该你的一个也少不了!」

  「你怎么说话的!」我也火气上来了。

  「别吵了,去看了再说。小年轻也不容易,现在遇上了好时候,哪像我们当
时……」老葛又劝了。

  「彦,都是我不好,催你快才撞的。」女友很温柔,老葛对她多看了几眼。

  不久,老葛的地方到了,就在附近的城中村裡,还是一条死胡同。我把老葛
扶进去,阿古还在惋惜他的「建设牌」,他妈的,当我傻子啊?都十年前的款式
了,捡也捡得到!

  老葛的地方只是一个单间,是底楼,床在窗下,窗外都是植被,看不见光,
桌子电视机、冰箱等等排成一线。我扶老葛往床上一躺,老葛就直喘气。女友不
想和阿古在外面,就进来帮我。我在看老葛的腿,他的左腿不能动,但没有出血
也没肿,我就先帮他揉揉。

  这时,外面的阿古在叫骂要赔车,老葛挣著起身要出去,我拦著老葛,出去
看,女友就帮他按揉著。门外,阿古对著「建设牌」发火,我没理会他,直接看
车。「建设牌」我高中、大学没少用,马力大,有一次我们五个人坐在上面,竟
然「吐吐」的冒著白烟上路了。我一看,他妈的,当我傻啊?把抬速螺丝拧得那
么紧。我从「小毛驴」的后座下拿出螺丝刀一拧,再发动,「吐吐吐……」启动
了!想骗我?!

  「嗯,可以,可以,但,你看你看,这裡被你们撞坏了!」阿古指著破挡泥
扳,我压了压心中的火气:「多少钱,说吧!」阿古被我的爽气雷住了,结巴的
说:「一……一百。」

  「一百就一百!」说著我把口袋裡的一百元给了他。阿古比较烦,搞定了,
裡面的老葛就容易了。

  车好了,阿古和我一起进屋,女友正弯著腰为老葛按摩,翘起的屁股让我和
阿古都流连忘返。来到床前,女友胸口的春光也一直在老葛的注视下,甚至,老
葛的裆部都有了反应。

  老葛让阿古去找医保卡,阿古刚刚开始翻抽屉,老葛就说:「算了,算了算
了,好久没有打钱了,没什么用。不去医院也行,也不是什么大伤,让他们给点
医药费就行。」原来真的是骗医药费碰瓷的!

  女友听了,马上就问多少,老葛手指一算:「二千!」我大惊:「二千?」
要那么多,去医院也不用那么多吧?我就说去医院,老葛说走动不方便,我说:
「我来送。」女友提醒我:「钱够吗?」哎呀,钱是不够,只带了买菜的钱。

  老葛就说,等我拿钱再去医院。女友怕我又吵,让我去拿钱,她帮老葛护理
一下。我突然看到了他们色色的眼神,心想,老婆,这是你自己选的。

  想起老葛的两千块,我心裡一紧,一个月的工资啊!再想想,一个红脸,一
个白脸,我还以为老葛是好人呢!可能都是他策划的。两千块,现在回家拿存摺
再去银行,最快也要一个小时,让女友和陌生人在一起一个小时,不干!

  城中村外正好有一个老同学,还超大户,不到二十分钟,我已经拿著两千块
往死胡同骑去。刚刚到路口就想到,那么早回去就一点戏也没有了,好不容易找
到陌生人对女友色色的机会,不能放过。死胡同后面是药厂的绿化带,没门,要
翻牆进去。停好「小毛驴」,趁行人间隙翻过了药厂的围牆,绿化带就在眼前,
几步就到了窗边。

  屋子裡非常正常,老葛躺在床上,女友右手小心翼翼的按著。阿古站在女友
身后,一边看女友的屁股,一边吃黄瓜。不对,不对,老葛的外裤脱了下去,女
友只隔著三角裤按摩老葛黑黄的大腿!而且,老葛有伤的部位靠近大腿根,从女
友的身后看上去就像在打手枪!

  女友也看到了老葛鸡巴顶起的内裤,嫩白的小脸一片绯红。老葛还不时的指
这指那,女友的手就移来移去。老葛的三角裤已经旧得走型,本来紧身的,现在
已经全部漏风,尤其是裤裆这裡,空隙大得快看得见耷拉著的睾丸了,怪不得女
友不敢看。而且,老葛让女友按摩的地方就在睾丸边上,女友不得不小心的按,
以免碰到令她害羞的地方。

  老葛现在真的爽,女友半弯著腰,将领口对淮了老葛,胸前白白的乳沟,以
及刚刚因为移位而向上挪出一点的乳房、半边乳晕,都露给老葛看了,估计连乳
头都能看到。

  这时老葛叫女友按摩胯骨,由于内裤挡著,不方便,老葛把内裤往下移了一
点,还是侧面。女友刚刚想按摩,可拉下的三角裤正好掩住鸡巴,鸡巴斜斜的包
在三角裤裡,女友继续按摩著。

  这时,阿古吃起了黄瓜:「你们也真是,老葛年纪大了,经得起撞吗?腿脚
不行了,这日子怎么过!」女友没有理他。

  「和你说话,小姑娘,长得蛮漂亮,做事那么不正经……」这下,女友回过
头了:「怎么不正经了?都是不小心的!」女友还在胡乱的按摩著。

  「还嘴硬,看你把老葛撞的。哼,还不知道有没有驾照呢!」阿古乱说著,
就是让女友不舒服。

  「有的,有的,我男朋友有驾照的,不要瞎说!」

  「撞了人还嘴硬,没教养!」

  「什么没教养,我不是一直……」女友不想和他胡扯,转过脸按摩老葛,可
老葛趁女友说话的时候把三角裤一拨,一条二十厘米的大鸡巴弹了出来,直挺挺
的耸立著。女友不知道,还在和阿古争辩,一回头,嘴巴正好就撞在龟头上!

  「啊……喔!」女友惊叫。

  「你干嘛把老葛的命根子都整硬了?」

  「没有,没!」

  「还没有,你是不是不想好好的治病了?这时候还让这玩意勃起,你这骚娘
们!」阿古凶了起来,来到女友身边。

  「没有,真的不是……你们,我男朋友……」

  「男朋友,你男朋友来了,就和你男朋友讲,你不好好照顾老葛,还弄他的
命根子!」阿古一边说,一边按著女友的头,几乎要碰到鸡巴了。女友面对挺著
长鸡巴的老葛和心狠的阿古,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摇头说没有。

  「不要骂了,人家小姑娘不懂事,你……小姑娘你看,我现在硬著,伤身体
不说,你男朋友来了也不好解释啊!不如这样,阿古,你也别吵了,小姑娘你也
好事做到底,把我的东西弄软了,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老葛很和蔼,但鸡巴翘
得老高。

  「这个,这个,怎么行……」

  「你把它摸硬时,怎么不讲?」

  「我,我……」

  「随便你,等你男朋友来再说!」

(四十三)碰瓷(2)

  「好,好,我弄,可怎么弄软啊?」女友难道不知道?嘻嘻!

  「这个和疗伤一样,多按摩按摩就软下去了。」老葛的眼神很色。

  「那……那别告诉我男朋友。」女友心思还在我知道不知道上,有点短路。

  「你弄软了,我就不告诉他!」老葛保证道。

  「对,放你一马!」阿古也附和著。

  善良的女友手抖著,按上了老葛二十公分的大鸡巴。我看到女友像打飞机一
样按摩著,上上下下几十个来回,鸡巴没有变软,反而越来越硬。

  「这样不行,你个大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光光握著软不了,你用点心思,让
它软下去才行。」

  「怎么软下去?动快点啊?」

  「这个都不懂?消肿了,脓出来了,射了,就行!」

  「这……这不是叫我……」

  「快点,快点,你男朋友要来了。摸都摸了,怕什么!不会连男朋友的也没
有弄过吧?哈哈哈!」老葛淫笑著。女友涨红了脸,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

  「来,来,我教你!」老葛说著握住了女友的手,女友另一隻手想来阻止,
却也被老葛按住,两隻手圈在鸡巴上,随著老葛的手势套弄著。女友现在没办法
了,脸红红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阿古见女友娇羞生疏的样子就按捺不住了,拿著根黄瓜,在边上看著女友。
女友不敢和他对视,只顾手被动的套弄。

  「这和自己弄有什么区别,小姑娘,你要投入点!知道不?像这样……」阿
古一边说,一边拿著黄瓜比划著。

  「对,对,不会真的没做过吧?」女友不回答,老葛却放开了手。女友先停
下,再开始套弄,这下很卖力、很熟练,像是回答他们的提问。

  女友半坐在床边,一手撑著床,一手套弄著老葛的鸡巴,老葛紫色的龟头愈
发油亮。女友出汗了,手也一定很痠。

  「小姑娘,这样还是不行啊,弄到你男朋友来它也不会软。」老葛把身体直
了直。

  「那,我已经……」女友又短路了。

  「你刚刚是嘴碰到我的命根子才那么硬的!」

  「不是嘴……」
「我也看到了,是嘴!」阿古打断女友。

  「是你的嘴弄硬的,我们都看到了,你还不承认?」老葛越是和气,女友越
软弱。

  「真磨蹭,看我的!」阿古一扔黄瓜,按住女友的头就往老葛鸡巴上靠。

  「别,不要,等一下……」

  「等什么?抓紧点弄出来了就没事了!」

  「唔……」女友的脸贴在老葛的肚子上,老葛也按著鸡巴把龟头往女友的嘴
上顶。阿古按住了女友的手,女友上身全部全部趴在了老葛身上,两隻鼓鼓的奶
子也隔著恤衫摩擦著老葛的毛大腿。

  女友的脸就贴在鸡巴上,鼻子顶著阴茎,嘴巴贴著睾丸,老葛在女友的下巴
上一捏,抬起,一手扶著龟头对淮女友的嘴:「张嘴……不张是不是?不张就等
你男朋友来了?」

  「不……要!」这个要字让女友张开了嘴,老葛鸡巴一顶,龟头塞在女友的
嘴裡。阿古按住女友的身体,老葛按住头,鸡巴又插进去一截!

  「喔!抓紧点,进也进去了,弄出来就好了。」老葛软磨硬泡。

  「唔……嗯……」女友说不出话。阿古把女友的手放开,拉到老葛的阴部,
让女友握住鸡巴。老葛用力按女友的头,二十公分的鸡巴女友的小嘴承受不了,
这一压,女友自动去扶住了鸡巴。

  「对,乖乖含,射出来了就放过你。」老葛爽了,女友抬眼看看老葛,算是
默认了。

  阿古见女友不再挣扎,就一会儿看看女友的屁股,一会儿看看胸口,见女友
的嘴巴加快了频率,他就从女友身后抬起了女友的屁股:「这样子跪著,到床上
来!」女友也含得入味了,乖乖的跪在床上,胸口也不再磨老葛大腿了,两隻大
奶子随著身体的运动一晃一晃的。

  老葛伸出手握住了女友的奶子,「嗯,不要……」女友顶开鸡巴说著。

  「就这样,快,含都含进去了,快,快……」老葛扶著女友的头按了下去,
在胸口乱摸的手也从领口伸进去,直接摸在奶子上了,女友的眼神迷糊了。

  后面的阿古看女友扭动腰肢,就摸上了女友的腰,女友反应很小,只是扭了
扭,阿古就解开了她的牛仔裤,这下,女友动作大了,捂住了裤腰。

  阿古声东击西,拽住女友的恤衫往上一翻,把女友的衣服撸到腋下,女友黑
色的文胸露了出来,老葛的手伸在裡面捏著乳肉,奶子已经挤出罩杯。

  阿古趁女友去护衣服,拉著裤腰的手往下一扯,女友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
被剥到了大腿根,女友的白屁股一下子露了出来。这下,女友发急了,吐出长长
的鸡巴,要去穿裤子。阿古将女友的腿拉直,屁股往女友腰上一坐压住女友,再
把裤子往下剥;上面,老葛也按住了女友的手,女友喊著:「不要!不要!」老
葛的鸡巴就在女友的脸旁顶女友的嘴唇。

  阿古已经把女友的裤子全部脱下,女友的下身光溜溜了。阿古再把女友的腰
抬起,摸上了女友的屁股,女友要保护屁股,手就到后面乱挥。老葛见腋下的恤
衫碍事,把恤衫往上一脱,女友的上衣也没有了,现在,只剩下文胸了。老葛就
在背上一挑,文胸又散了下来,老葛跟著一拨肩带,文胸挂在了右边肩膀上。

  大大们,我写了那么多,可一分钟不到,女友就被脱光了!

  「你们,你们……」女友说不出话了。

  「快,快,别装了,弄好就放过你!」老葛露出了本性。

  「你们……这是强迫的!」

  「鸡巴都是你弄硬的,少废话,想少吃苦头就乖乖的!撑坏了老子,有得你
苦了!」

  「你们……」

  「好了,爽快点,男朋友来了,对你没好处!」

  「可我现在……他来了都看到的!」

  「这个……阿古,把她的衣服放卫生间去,他男朋友来了就去厕所穿!这算
什么事。」

  「你们也太……我们答应赔钱的,为什么还要弄我?」

  「哈哈哈,要钱也是为了玩女人,你那么漂亮,找也找不到,现在自己送上
门来,哪有不吃的道理?哈哈哈!这样吧,医药费算了,就看个门诊挂个号,装
装样子,骗骗你男朋友。」

  「唔……唔……你们欺负人……」

  「妈的,答应不答应?相不相信先揍你男朋友,再干你!钱也不要了,就要
你好看!」

  「不要,不要,我答应……」女友还是被他们吓住了,委屈的含起了老葛的
鸡巴。老葛满意点了,就双手扶著女友的头,按自己的节奏进进出出。女友忍住
不发出「嗯哼……嗯哈……」的反胃声,老葛却越插越有劲,二十公分的鸡巴已
经挺进三分之二了!

  女友不愿意再深入,怕太深,老葛还用强,女友受不了,胡乱的拍打著,老
葛才放开。女友的口腔终于脱离了鸡巴,唾液像蚕丝一样连著龟头。

  阿古也是老手,一开始只是大面积的摸弄女友的臀肉,摸得女友习惯了,再
用手指抓住女友的臀瓣往两边分,女友的菊门、阴户、会阴都凸了出来,他把大
拇指按在阴唇上,把阴道口也分了开来,露出了裡面的嫩肉,然后,阿古就对著
裡面的嫩肉舔了上去。

  「呦!味道怎么样?」

  「真嫩,还是香的。」

  「你就好这口!」

  「一个人没新意了,一起玩才刺激,这小姑娘裡面烫得……」阿古一边舔,
一边和老葛交流。

  女友见自己越来越被动,就主动抓住老葛的鸡巴,捏住一把,在龟头出进进
出出,卖力地刺激龟菱。老葛爽了,不再按著女友的头,而是摸起女友的奶,女
友也被他们刺激得节奏混乱。

  但不久,老家伙的脖子上青筋爆出,小腹也一挺一挺的,屁股一收一缩,睾
丸上的血管一跳一跳,他按著女友的头,鸡巴深深地插入女友的口腔射了……这
一射,射得女友面色发紫,身体发软。

  女友吐出鸡巴,难过的咳嗽著,嘴巴裡流出的精液都滴在老葛身上,老葛还
要她舔乾淨,女友眼睛也红了,但在阿古的刺激下还是舔了起来。女友很勤快,
鸡巴一会儿就乾淨了,老葛就自己穿好裤子,然后一边吃黄瓜,一边看阿古玩。

  「这下可以了吧?弄出来了……」女友搞定了老葛,就要挣脱阿古。

  「刚刚把我也撞了,不算啊?」阿古揉揉女友的阴唇。

  「你也……也要弄出来啊?」女友的反问好骚。

  「还早呢,才半个小时!你男友敲门就躲进卫生间。」阿古说著,一根手指
插进了女友的淫洞。

  「嗯,我……那我来弄。」女友不让他再玩下身,想帮他吹出来。

  「用不著,你跪好,让我玩玩就行。」

  「我……」

  「喔,小屁眼还一收一收的!」阿古按住了女友的屁眼揉个不停,女友没办
法,越挣越难受。

  「屁眼长得真好,没有痔疮,弹性也好!」阿古对老葛说著。

  「嗯,我也试试!」老葛说著把啃了一半的黄瓜顶了顶女友的屁眼,女友腰
一紧,黄瓜不仅没有插进去,还断了一节。

  「哈哈哈,夹势紧,这小姑娘也不是老实人,屁眼绝对不是原装的!」

  「嗯,我再试试!」阿古又把手指按在了女友的菊门口,抹了点女友的屄水
往菊门拢了拢,再用力一顶,一截食指就插了进去。

  「哦!嗯……轻点……」女友怕痛。

  「弹性那么好,不要紧的,多插插就习惯了。不是第一次了吧?」

  「没……没有,别弄……」女友怕他们玩得更过份。

  「还说没有……」阿古又插进了一截,做著圆週运动。

  「嗯……」女友哼著。

  「到底有没有?不说我也看得出!」阿古在女友的屁眼裡抠了抠。

  「嗯,有……别……」女友招了。

  「这还差不多。小骚货,今天你可幸福了,遇上了我们。老葛,屁眼都开苞
了,小骚货一个!」

  「等会儿把他男朋友搞定,再慢慢玩。」老葛摸著女友的脸,仔细看女友的
长相:「真漂亮……几岁了?」

  「二十二……」

  「不像啊,那么嫩……嗯,你男朋友真会玩,屁眼都开了!」

  「不是……」

  「不是男朋友开的?」

  「是……」

  「到底是不是?」

  「不是……」

  「经验很多啊,不是男朋友。等会儿放开点,别装逼了!」阿古把女友转过
来,吻女友的脸。

  「今天就给我们玩,反正你不是第一次了!」阿古说著拉开裤鍊,掏出了鸡
巴,尖尖的龟头像胡萝卜一样,阿古对著女友的阴道,鸡巴一挺,捅进去了!

  「嗯……嗯……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骚,不和你们玩……」

  「还不骚,屁眼都不是男朋友开的,和我们玩玩无所谓的啦!」阿古卖力地
抽插著女友的后庭。

  「今天就和我们玩,等会儿好好听话,你屁眼的事就不告诉男朋友了,要不
我们就帮你问问谁开的包!」

  「别,不要,不和你们玩,要回家……」

  「咦?小毛驴的声音,你男朋友回来啦!」老葛吓女友。

  「放开我!放开我!」女友要挣脱插著的鸡巴。

  「答应吧,不答应就一边插你,一边问他!」

  「不要问,不要插,不要……我让你们玩,别告诉男朋友……」女友那么快
就答应了。

  「还是你有办法!」阿古恭维老葛。

  「放开我,男朋友来了……」

  「别动,还没来呢!」

  「啵叱……啵叱……」

  「来了就放过你,别耍花样啊!先弄个记号。」老葛说著拿出油笔,在女友
的肚子上写起字来,『今晚让阿古随便玩!』女友的肚子上留下了字迹。

  老葛让阿古将女友翻过来,让女友骑在阿古身上,阿古抱著女友,女友双腿
分开,鸡巴从下往上插著。老葛又在女友的屁股上写字:『屁眼被捅过了,男朋
友不知道!』女友「呜……呜……」的低哼,不相信老葛竟然这样做记号!

  女友竟然被折腾成这样!再不出现,女友要被当妓女卖了!我得赶快回去!

(四十四)碰瓷(3)

  「砰!砰!砰!」我用力地敲门,阿古来开的门,老葛装逼的腿躺在床上。
女友不在,阿古说她在卫生间,我就等。老葛说社保卡不能用了,我装作大吃一
惊。女友出来了,端正得很,说马上去医院,我们就一起去,这次车都好使了。
阿古带著老葛,我带著女友,女友抱得我很紧很紧。

  这裡附近没有大医院,只有见卫生所,我们一起挂号、就诊、拍片,结果正
常!老葛腿不痛了,但头痛了,医生也是三脚猫,就让老葛「留观一晚」,还发
了张病床给他。

  这裡的病房一间四个床,老葛在最裡面,外面的有两个人在打吊针,老葛一
躺下就拉上了帘子。「留观」就是留院观察,有病马上再治,没事就回家,是当
地卫生所水平不高的反应,没人愿意在卫生所治大病。

  现在,女友和我都在,他们要吃饭,我和女友准备一起去买,阿古说不行,
怕我们跑了,只能留下女友陪老葛,『公共场所,没什麽事的。』我心裡想著。

  出了卫生所,我不理阿古,自己去买女友喜欢的,女友吃的清淡。可一想,
让女友一个人陪著老葛,会不会……转身我又回了卫生所。

  病房裡,帘子还拉著,裡面一看,女友和老葛都不在!边上的说赔著上厕所
了。这老家伙,这点时间也不放过女友?

  现在晚上六点多,卫生所只留下值班的护士,走廊上人也没有。走廊尽头是
厕所,厕所门大开著,小便池没人,厕格一排五个,前两个开著,后面都关著。
我弯下腰一看,最后一个厕格裡有四隻脚,其中两隻脚的脚趾是嫩白的,从女士
凉鞋的鱼嘴裡伸出来,这不是女友是谁!

  我推开倒数第二格,悄悄地进去,关上门,爬在了马桶上,卫生所的厕所还
算乾净,不过消毒液味道特别重。我看到女友被老葛按在牆上,和女友吻著。老
葛和女友差不多高,他一边亲女友,一边就摸起了女友的奶,女友不敢出声,只
是手抵著老家伙。老葛个子不大,力气倒大,女友的体恤衫被老葛脱到缠在了手
臂上。

  老葛攻击女友的胸口,嘴巴在女友的脖子上一吸,女友痒,手脚失力,胸罩
就被拱了上去,奶子下面的字有点模糊了,可能女友在卫生间裡擦过了,她有经
验(见《十点有约》)。

  老葛一边吻女友的乳头,一边摸女友的乳肉,另一隻手伸到了牛仔裤上已经
散开的裤腰,没几下就露出了黑色蕾丝内裤,老葛手一掏,摸到了小穴。女友的
反应很大,隔著内裤都很敏感,两条腿倒是一直分开著。

  这时老葛蹲下了身子,把女友的牛仔裤和内裤一起脱到了膝盖,女友的重要
部位都露出来了。女友伸手去捂,老葛手往裡稍微一探,女友就「嗯嗯、啊啊」
的软掉了,今天女友好骚啊!

  这时,老葛分开女友的腿,女友表情很怪异。不一会儿,一根绿油油的东西
从女友的下面掏了出来,是黄瓜!

  「呦,黄瓜都夹熟了!」老葛淫邪的把半根黄瓜在女友的嘴边一挑,女友软
著身子扭头。老葛不管,「叭哒叭哒」的吃起了用女友小屄夹过的黄瓜,女友害
羞的闭上了眼睛。

  「嗯,味道好,早知道再放几个大枣进去!」老葛自言自语,手插进了女友
的小穴。

  刚刚女友一直插著黄瓜?怪不得抱我抱得那麽紧,她这是忍著啊!再想想刚
刚女友走路的姿势,靠,黄瓜那麽粗,可不要弄坏了!

  「舒服吧?怕你不适应,先拿根黄瓜通通顺,你阴道浅,捅开了才舒服。」
老葛对女友说著,女友一脸可怜样。

  老葛啃完淫水蘸黄瓜,兴趣更大了,只见他把女友的身体扳过来,屁股对著
他,靠,屁股上的字女友没擦过,非常明显!老葛在几个字上摸了摸,就扶住了
女友的屁股,分开臀瓣,舔了起来,从屁眼到会阴,从会阴到阴户,舔得女友像
得了哮喘。

  女友的牛仔裤也被脱掉,扔在一边,大腿分得开开的,屁股撅得老高。老葛
放出了鸡巴,二十公分的大屌像根红缨枪。老葛抹了点女友的淫水在龟头上,就
对著阴道口插了进去,「嗯啊……」女友忍不住哼著,她自己也听到了,忙捂著
嘴。

  老葛可不管,抽插几下,又一顶,三分之二进去了,女友的手又去阻止老葛
的深入。老葛停了停,让小穴适应鸡巴,但手没有停,把女友的衣服胸罩一脱,
往牛仔裤上一扔,女友光溜溜了,在卫生所的男厕所裡被陌生人剥得光溜溜了!

  然后,老葛去捏女友的奶头,女友分神,老葛鸡巴又一顶,女友「嗯」的一
声:「轻点,轻点,受不了了……出来点,顶歪了,裡面顶歪了,要坏的……」
二十公分的大鸡巴一定把女友的子宫颈顶进去了!女友怕长不怕粗,长鸡巴顶子
宫像被捣肠一样,鸡巴粗倒不要紧,大面积的磨擦阴道壁,那也是可以高潮的。

  「没生过小孩都受不了!」老葛放鬆了一点,只插进三分之二,两隻手都摸
在乳房上,玩著乳头。

  「我帮你吸出来吧?太大了,受不了的……」女友见老葛并不尽兴,就试探
道。「地方太小了,不然爽死你。」老葛也插得不舒服,抽出了鸡巴,女友慌忙
蹲下身子,含住了老葛的龟头。

  老葛坐在马桶上,女友半跪著,两隻手套弄著阴茎,嘴巴吸著龟头。女友很
卖力,老葛却没了心思,突然站起身抽出鸡巴。女友以为他又要插她,害怕的捂
住屁股,老葛却说:「我先出去,等会儿阿古就来。」

  女友瞪大了眼睛,不情愿得很,「不愿意?」老葛说著,卷起女友的衣裤,
自顾自的要出去了:「有本事自己出来!阿古不来,就没衣服!」

  「别,别……」女友求著老葛,老葛见外面没人,就把女友拉出来,女友专
心讨衣服,不知不觉全裸著走到了厕所的大门,老葛见状,一把勾住女友的腰:
「来,来,走喽,走喽……」女友突然发现自己全裸著在男厕所的大门边,忙用
手撑住了门框:「我等,我等,别……」

  「今晚你要听我们的,知道不?要是不让我们爽快,就把你卖到阿富汗去!
知道吗?放心吧,会让你爽的,不会弄坏你的。」老葛一边威胁著,一边又把女
友往厕所外一拉,女友的小半个身体出了厕所门,大奶子在走廊裡一晃,老葛这
才放开她。女友忙跑回厕格关上门,扶著牆壁喘气。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接著是小便的声音,女友听到了,吓得大气也不敢
出。那人尿完了没出去,反而往厕格走来,我刚刚看女友,也不知道那是谁。

  脚步声越来越近,女友往裡面躲,「砰!砰!砰……」厕格被拍得乱抖,女
友也吓得一抖,转过身,把屁股对著门。

  「开门!开门!」是阿古。女友不回答,「不开啊?那我衝进来了!」女友
无奈地打开了门,露出半个头,用厕格的门挡著身体。

  「小娘屄!」阿古说著撞开了门,把女友拉了出来,他手裡有女友的衣服。

  「你,你……」

  「不开门是不是?不开门就在这裡干你!」

  「别,别,我开了,开了……」女友又扶著厕所门框求著,只是这次换了个
位置,阿古在女友身后按著女友的腰,顶著女友的屁股。

  「不要,不要,让我出去,求求你了!」女友小声求著。

  「怕什麽,不就是裸奔嘛!」

  「别,有人来,我……」

  「有人过来,你再进来,你自己看好!」阿古一边抵著女友的屁股,一边掏
出了鸡巴:「刚刚来不及了,现在正好!」阿古说著,鸡巴对著女友的小穴插了
进去。

  「嗯……」

  「声音轻点,要叫人来看啊?」

  「唔……」

  「真滑……怎麽鬆了,没以前紧了?」阿古一边插女友的小穴,一边说。女
友抵著厕所门,咬著牙,一边看走廊,一边挨操。

  「老葛的烂黄瓜把屄撑大了!水真多!」阿古说著,摸著女友的屁股,把女
友的淫水涂抹到屁股缝。女友只要不被人看到,其它的让它去,她可不想羞死。

  阿古的手指又玩女友的屁眼了,女友无章法的挥著一隻手,本来两隻手撑门
框的,现在变一隻手了,身体每被阿古顶一次,身子就出去一点,整个胸部都露
在外面了。阿古还使劲抠女友的屁眼,大拇指都进去了,女友「嗯啊」一声。阿
古再抹了点淫水在手指上,抽出大拇指,把长长的中指插进了女友的屁眼。

  「紧得很啊,这还差不多!」阿古说著拔出手指和鸡巴,把龟头顶在女友的
菊门上,手掰开臀缝一压,尖小的龟头塞进去了!女友身体不敢动,阿古就再用
力,半根鸡巴进去了。

  女友开始「嗯……嗯……」的哼著,注意力没办法集中,阿古就大力抽插,
趁女友身体向后一放鬆,腹部一顶,整根鸡巴进去了,女友「啊!」的娇呼。

  阿古得手,便一点点的把女友往后带,女友一边挨插,一边往后退。阿古就
把女友按在了第一间厕格,接著就是「啪啪啪」的撞击声。我看不见,就到第二
格去,一出去就看到第一格的门还开著,女友扶著隔板撅著屁股挨插,阿古不时
的看外面,差点被他看到,我又躲回来。

  不久,「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响,然后是一阵急促的撞击声,以及阿古
「嗯……」的哼哼,他一定射了。接著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沉重的
脚步声,接著一阵慌乱,还有什麽东西掉在地上。

  「啊!嗯,别看……」

  「屁股真白!怎麽到男厕所?骚货!」

  接著是女友的脚步声……她又被陌生人看到了,一个白大褂站在小便池旁诧
异的看著女友跑开,鸡巴也忘记了塞回去。

  回到病房,老葛还躺著,阿古在一边,女友坐在床上,各自吃著东西。女友
和我喝果汁,他们俩啃著鸡腿、喝著「特加饭」(黄酒的一种),老葛硬要我们
喝酒,女友那边我坚决挡下了,当我喝了很多……然后,躺在了病床上。

  女友在边上的床坐著,埋怨我不应该喝那麽多,阿古把女友叫过去了。不一
会儿,阿古、女友、老葛都溜了。什麽,「留观」的倒成了我了?不行,我没醉
呢!拖著脚步,我也跟了出去。

  现在还不到八点,只见女友坐在「建设牌」的中间,被两个人夹著,我骑著
「小毛驴」远远的跟著……前面,阿古开著摩托,老葛就在后面用两隻手插在女
友的腰间,上上下下的动,也不知道在摸什麽。算了,不要计较了,菊花都被开
了,而且是在卫生所的厕所开的,这不算什麽。

  摩托在一家小饭店前停下,饭店是平房加违章建筑拼成的,面积不大,都是
高椅背的咖啡座。柜台在最裡面,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在打著计算器,柜台连著
厨房,另一边还有楼梯,大概上面还有地方。

  这个女的还有姿色,只是脸有点浮肿,不是纵欲过度就是月经不调。女友他
们一进去,那个女的就上前和老葛说个不停,看来他们很熟。她身材没有走型,
只是屁股有点塌,腰粗了一些,胸部很丰满,上身穿著圆领的恤衫,下面奶白色
七分裤,把她有点塌的屁股勒得紧紧的,连内裤的形状都看得清清楚楚,也是底
腰的。

  老葛他们坐在了最裡面的台子,椅背很高,进去后,我也看不见了。现在饭
店裡还有些客人,我就进去坐在了他们后面一桌,老板娘马上来点菜,她的声音
很好听,「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学生呢!这女人明显漂亮过,可惜保
养得不好。

  我胡乱要了几个菜,就专心听隔壁的声音,「老板还没来?」、「快了,快
了。」这是阿古和老葛的声音。

  「小钮,今天我们也不玩你了,我们的朋友喜欢像你这样的,今晚你就陪陪
他。」老葛对女友说。

  「你们都把我让来让去,你们……」女友不坚决。

  「别装了,那人技术一流,保证你爽!多一个少一个也不差一个,就当是被
我们玩好了。」

  「不,不,我有男朋友的。」

  「还男朋友呢,你男朋友在医院裡『留观』,不知道的。放心吧,这些酒,
不到明天醒不了,只要你不说,我们不会说的。你看,我的鸡巴你受不了,不是
放过你了麽!要不然,你还要我的?」

  「你!别乱说……」

                (待续)
(四十五)碰瓷(4)

  「真的喜欢大鸡巴?」

  「不,不要……」

  「那就听话,你男朋友不知道你被别人上过吧?」

  「不知道。」

  「不知道最好,听我们的,绝对不会让你男朋友知道的!」

  「嗯……」女友不知道算是答应还是撒娇。

  「这才乖。来,亲一个!」

  「哦,嗯……帮我把字擦掉好吗?」女友屁股上的字捅屁眼什麽的很淫荡。

  「等一下。」

  「唔……」

  「你要现在啊?」

  「嗯……」

  「那简单……」

  我好奇地往桌子下一缩,只见老葛把黄酒蘸在纸巾上,撩起女友的体恤衫,
女友很紧张。老葛就用纸巾在女友的胸口下擦,黑色的字迹马上就没有了,女友
把恤衫穿好,老葛就去解女友的裤子,女友扭了扭,让他们去了。

  这裡是公共场所,女友往桌子下缩了缩,牛仔裤脱到大腿根。由于字在另一
边,女友转身半跪在地上,这样,女友的整个屁股都对著外面,随便哪一个人走
过都会看到。

  老葛又蘸了些黄酒,一下子拉下女友的内裤,明明撩起来一点点就行的,他
还要女友把整个屁股露出来,女友知道他不动好脑筋,用手捂住了屁股缝。

  没几下,黑色的字迹没有了,刚刚擦好,女友正要穿裤子,一个中年男人从
厨房过来了,他围著圆兜,一见老葛,热情无比,但眼睛一直盯著女友的屁股。

  「没打扰吧?」中年男人开著玩笑。他长得不错,有小白脸的气质。他看到
女友穿好裤子了,就看女友的脸,女友害羞的低下头。

  「她?」那中年男人指著女友问道。

  「对,就是她。叫蓉蓉,大学刚刚毕业,在XX集团上班,绝对良家!」老
葛介绍著。女友脸更红了,第一次被陌生人介绍给陌生人干,比卖淫还淫。

  「蓉蓉,这是这裡的老板,林哥。」老葛一边介绍,一边让阿古把位子让给
林哥,林哥就坐在女友身边,仔细看了看女友。

  「老板娘来了!」老葛对林哥说,林哥微微一惊:「不要紧,她知道。来,
蓉蓉,亲一个!」林哥调戏女友了。

  「你也是,放著弟妹不用,玩什麽换妻。如果我是你,才不放过她呢!」老
葛说得很对。

  「我都和她十年了,十年前她比蓉蓉还嫩,可现在,不要说干,说话都这几
句……不过自从换妻以后,倒有感觉了……」林哥说著。

  他们是换妻,他老婆同意,他们那麽和谐?男人倒无所谓,可女人呢?

  「早知道你们看上小何了,想不到那麽快就搞定!」林哥说著,手搭在了女
友的胸口。

  「当年的第一美女,便宜你小子了,小何这身段,靠!我就是喜欢熟的,小
姑娘不经干!」老葛喜欢熟女。

  「这个可是刚刚吊到,今晚就听你安排。」老葛送上了女友。

  「等收摊了,我先骗老婆去洗澡,你们自己看著办。上次她也很配合,这次
你们慢慢调教。」哇!林哥也有淫妻癖啊?

  原来,饭店老板林哥和老葛是搭子,玩换妻时都拿他老婆当筹码,每次都要
老葛弄个女孩过来和他老婆换。老葛对老板娘情有独锺,但要找良家,老葛一个
人也不行,所以就拉阿古入伙,他们以前都是「搞元宵」的,就是专门把女人拉
下水。

  一顿饭差不多了,离开前我再看看老板娘,的确,还是漂亮的,相信年轻时
和女友差不多吧!女孩子是要保养的,不知道以后女友做家务、生孩子了,是否
仍比她漂亮。

  九点多,饭店生意差不多了,只剩下女友他们了。我看不见裡面,心裡急得
要命。饭店的厨房是临时房,一面对著柜台,一面对著后门,那裡是垃圾桶。不
一会儿,两个服务员下班了,现在只有当事人了!不久,他们上楼了,我试著能
不能进去看看。

  大门锁了,厨房门也锁了,再看看,厨房的门是普通的门锁。这简单,我在
垃圾桶裡找了个可乐罐,用钥匙圈上的旅行剪刀做了一个插片,对著门缝一插,
厨房门便开了。

  我蹑手蹑脚的趴在楼梯上,楼梯上面就是卫生间,门关著,裡面传来水声。
我不敢上去,趴在楼梯口往裡面看,裡面就是沙发和电视机柜,然后就是床了。
林哥在床上抱著女友,女友扭扭捏捏的,老葛和阿古在旁一边调戏,一边劝。女
友只是在陌生人面前矜持,刚刚认识就上床,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两个人卡油也厉害,阿古推女友往林哥身上靠,两隻手伸在女友腋下,女友
的两隻奶子都在他手裡。老葛也过份,开始解女友的牛仔裤,可怜的女友怎麽敌
得过三个男人,一会儿就脱光光的窝在床上了。

  老葛对林哥说:「交给你了。」然后直奔卫生间。林哥头也不回,一手捂住
了女友的奶子,嘴巴裡「嗯」一下,同意了。

  趁老葛和阿古去了卫生间,我往下躲,躲到正好看到卫生间的门。只见老葛
摸著把手转拧,一股蒸汽涌了出来……门再大一点,小半个浴缸、一条丰腴的大
腿出现了……再大一点,老板娘白皙的背部、有点赘肉的腰身、分开著的屁股,
朦朦胧胧的显现了。

  老板娘撅著屁股,正用花洒冲著大腿根,一条大腿站在浴缸裡,一条搁在边
上,一边冲,一边前前后后的搓。「今天要死了,生意嘎不好!」老板娘以为进
来的是林哥,自顾自的说话。

  老葛对阿古使个眼色,阿古会意,把一边的浴巾给了老葛,老葛手一挥,浴
巾遮住了老板娘的头。「咦,玩什麽花样?猪头!看到小姑娘就起性了?」到底
是睡一张床的,老板娘非常瞭解林哥的性趣。

  老葛当没听到,把浴巾挡紧了,手一下子摸到了老板娘的大腿根,「哎呀,
没洗完呢!噢哟,怎麽浑身不自在,好热啊……」老板娘的下身被老葛一摸,马
上来了感觉,花洒也放下了,手伏在牆面上,屁股向后挺。

  老板娘的屁股虽然有点塌,但分开臀瓣后的屁股沟却很乾净,从后面基本看
不见阴毛,菊门、阴唇是褐色的,但很光润,估计女友三十多岁时也是这样吧?

  老葛摸著摸著就把老板娘带下了浴缸,让她手撑著浴缸边,翘起屁股,老葛
的两根手指插在阴道裡,两片褐色的小阴唇被插得翻进翻出。

  不一会儿,三根手指插进去了,老板娘也随著抽插哼哼:「嗯……嗯……再
深点……深点……」老板娘的淫水很稠,在老葛的手指头上形成了白色的黏液。

  阿古也进去了,握住了老板娘的大奶子。现在老板娘伏著身子,两隻奶子就
像母牛的乳房一样,又大又涨,乳晕边上还有小小的豆豆,乳头倒是很小巧。阿
古一边摸著,一边搓自己的鸡巴,胡萝卜样的鸡巴算是怪异,看他兴奋的样子,
再看看老板娘的菊花,哈哈哈,好适合。

  老葛手痠了,抽出手指脱裤子,老板娘扭著屁股要鸡巴:「来呀!快呀!抓
紧啊!」阿古见有空档,一侧身,鸡巴就干进了老板娘的小穴。「嗯……」老板
娘满意的哼哼,阿古抽插起来。

  「幼齿插多了,和我做没劲?」老板娘不满意阿古的尺寸,以为林哥兴緻不
高,没有充份勃起,阿古气得抓住老板娘的屁股用力捏著。

  「叫你等会儿,不信……」老葛说话了。

  「你的太大,插鬆了没劲,让我先!」阿古也放肆了,不在乎老板娘知道不
知道了。

  「你们是……阿林!他们……」老板娘反应过来了,插她的不是她老公。老
板娘拉开浴巾,回头一看,插著她小穴的是阿古,在一边搓著鸡巴对著她的是老
葛!老板娘一下子软了:「你们……嗯……你们偷姦……哦……」

  老葛把鸡巴顶到了老板娘的嘴上:「舒服……喜欢你很久了,干一次,当你
一次老公!舒服……」老葛不仅插老板娘的嘴,还摸她荡著的奶子。

  老板娘握著老葛的鸡巴吐出来,看了看老葛:「我老公在,先放了我,以后
随便你们……」

  「怕什麽,他不知道!」

  「别,别,你们不是喜欢小屄吗?」

  「我就喜欢你,喜欢你十几年了!」老葛吻上了老板娘的嘴。

  老板娘叫何舒敏,老板叫她小何。

  阿古奋力地抽插著,舒敏的阴道弹性极好,淫水挤得一股一股的,「快点!
快……再深一点!」舒敏伸手去拉阿古,想让他的鸡巴插得更深。

  「我就说吧,她还是适合我的家伙!」老葛看阿古不给力,双手摸上了舒敏
的臀瓣,分开,分到极限,阿古的蛋蛋都要插进去了!舒敏含住了老葛的鸡巴,
摸著睾丸,吸著龟头。

  「唔……唔……」阿古射了,射得舒敏屁股上都是白色的精液。舒敏才刚刚
来感觉,没有了鸡巴,就急叫著:「别停,继续!继续!」老葛洗了洗舒敏的大
屁股,然后把舒敏按在牆上,提起一条腿,龟头顶上去,舒敏腰肢一扭,自己套
了上去。正是姦夫淫妇,乾柴烈火!

  阿古在卫生间门口望了望,就向老葛摆摆手,裡面我只听到《同一首歌》演
唱会的大大的声音。

  老葛把舒敏另一条腿也一提,让舒敏像隻癞蛤蟆一样蹲在他身上,舒敏重心
一失,身体一沉,老葛二十公分的大鸡巴一下子直插到了底。舒敏舒服的憋住了
气,老葛也正了正身位,他个子矮,舒敏缠在他身上后不得不勾住老葛的脖子,
胸前那对肉球挤在老葛的脸上,老葛奋力顶了起来。

  「啊……好舒服……顶到了,再来……好!」舒敏发骚了。

  「到床上去,地方小,插不到位。」老葛把舒敏抱出了卫生间。

  老板娘丰腴的体态虽然没有女友般精緻,但增加了脂肪之后,肉感十足,每
一下插弄,身上的肉都在抖,尤其是两隻大奶,肉呼呼的,不仅想摸,还想啃。

  《同一首歌》还在大声嘶叫,舒敏突然扭动身子,要挣开老葛,老葛又是狠
狠地一插。

  「别,老公在,老公……」

  「当然在,我们不影响,他有幼的,不在乎!」

  「别,哦……」

  「叫我老公!」

  「嗯……」

  「叫老公……现在,我是你老公!」

  「唔……」

  舒敏就这样一抖一抖的,小穴套著二十公分的大鸡巴进了房裡面,阿古在后
面托著舒敏的腰往前推。

  我跨上两步,看到了裡面。哇!女友趴在床上,肚子下垫著两个枕头,屁股
高高的翘著,脸埋在床单裡,身体一下一下的往前拱。林哥在女友的身后一下一
下的顶著,鸡巴插在女友的小穴裡,淫水都溅到背上了。

  林哥看到老葛他们把他老婆抱出来,一点也不吃惊,反而更大力地干著我女
友。老葛倒在沙发上,舒敏跨坐在他身上,自己扭腰。

  舒敏看到了自己的老公,再看看女友:「阿古,给我干她,敢勾引我老公!
哦……」舒敏吃醋了,看到林哥干其他女人。这也算了,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可
她老公强悍,一边干小女人,一边还让别人干他老婆!

  「舒敏,生什麽气,你看看,她多像以前的你啊!我干他,就是喜欢你!」
林哥继续抽插著女友,毫不在意舒敏。

  阿古上床了,摸著女友分开的臀瓣,打起了女友菊门的主意。「你们男人都
是坏蛋,有老婆还干我!停下,停……别,别弄我那裡!」女友娇呼:「你们男
人都是坏蛋,让自己老婆给别人干!嗯……嗯……」

  林哥边大力地抽插著,边说:「你要是我老婆,我就捨不得!」阿古则揉著
女友的屁眼。

  「我男朋友也是这样的,你们都骗人!我男朋友看到我被人轮流干,都不救
我!」女友说。什麽,女友知道我看见她被人干?

  「这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男朋友有腔调!」林哥鸡巴爽著女友,嘴巴爽
著我。

  「彦是对我好的,他爱我,什麽都依我,比我爸妈都对我好……」

  「那他还让你给别人干,让你爽?」

  「嗯……嗯……干快点,好爽,不要停……姐姐好漂亮,怎麽保养的?」漂
亮的女友被陌生人干得真心话大放送,我这个绿帽哥的鸡巴也硬得无法无天。

  床上,二十岁的女友、三十岁的舒敏并排著,女友被林哥和阿古一起干著;
舒敏压在老葛身上,不停地扭……我掏出鸡巴,昂起了头,一步一步的走向……
TOP Posted: 2018-02-01 18:17 | 回9樓
snailzhang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48
威望:105 點
金錢:27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09

1024
TOP Posted: 2018-02-01 18:54 | 回10樓
神秘VS未知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81
威望:49 點
金錢:72541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2-04

1024
TOP Posted: 2018-02-01 20:04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9, 05-24 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