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娇妻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娇妻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春桃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2
威望:22 點
金錢:21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17

1024
TOP Posted: 2018-01-24 22:04 | 回6樓
梁先生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459
威望:309 點
金錢:2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公牛就轻轻牵起她的右手,目光火辣辣地注视着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她的脸立马绯红,眼神变得朦胧、迷茫,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让他牵着朝楼上走去,走了几步,他就去搂她的纤腰,她挣扎了几下,也就任她紧紧搂着,一起消失在楼梯口……为了平抑我狂跳的心,我喝了一口茶,四处打量这些还没有上楼的男女,突然,我发现了她——我的小姨子,其实是我前妻同母异父的妹妹,她的名字叫修梅,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我知道,这可是个文静、内向的小美女,她怎么来也到这隐秘的成人圈子了?显然,她也看到了我,迅速低下了头。我起身过去,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她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好抬头对我微微一笑,那笑,笑得极不自然,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讨好大人似的。我也淡淡一笑,问她:“你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嘻,怪事了,谁说我前姐夫能来的地方我就不能来了?”倒,送我个“前姐夫”的光荣称号,她跟我贫嘴。

  “跟你说正事,听说你不是刚毕业吗?这里来的可都是已婚的女性。”我追问她。

  “别那么严肃好不好,我现在只是你的前小姨子,嘻嘻,我已经结婚半年了,知道不?”她红着脸说。

  见我真的是在关心她,她便告诉我,她其实很不情愿来这里,但是她丈夫很喜欢来,她特别特别爱他,为了迁就他,她只好陪着来,说好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丈夫已经和另外一个女的上去了,她不愿意跟陌生人跳贴面舞,所以就在下面等他,说完,还歪着头挑战似的盯着我问了一句:“哥,你愿意带我上去跳几曲吗?”

  这一声哥叫得我的心顿时涌起一股柔情,我知道这女孩从高中时候就暗恋上了我,我其实也非常喜欢她,当然是很纯粹的喜欢,因为碍于姐夫的责任,前些年一直小心地呵护着她心中对我的感情,既不能明显地拒绝她,伤了她女士的自尊,也不能放纵、越界,就一直和她保持着一种既纯洁又有些暧昧的感情,他叫我哥,我叫她小梅,两年前和她姐姐离婚后就和她断了联系,没想到在这里不期而遇。听到她要我带她上楼,我犹豫了片刻,就伸手牵着她的小手拉她起身,她脸一红,站起身,小声嘟哝:“还真去呀?”嘴里这么问着,脚步却随着我慢慢移动,缓缓上了二楼。

  说是黑灯舞,其实墙角还是有一点点灯光的,只是非常非常暗,暗得认不清人,缠绵、暧昧的音乐不间断的萦绕在舞池里。我轻轻拥着小梅,在隐隐约约的人群缝隙里,随着缓慢的音乐慢慢移动。可能因为她第一次来这里,心里有些害怕,也可能是因为太暗看不见,小梅有些依赖地偎依在我胸前,但是由于紧张,她的身体有些僵硬,我也没去紧贴她,只是若即若离地拥着她轻轻移动、移动。

  我的目光四处扫描——我在找我心中那件白色裙子,买这裙子时我就暗藏了一个心计,因为这白裙子有些反光,只要有微弱的光线,我就能找到她——我那被人拥着的小娇妻,但是她却不知道我能看见她。因为舞会已经很长时间了,舞厅里的气氛已经很暧昧,缠绵的舞曲下偶尔隐约响起几声女性轻微的娇嗔、呻吟,还有男人们急促、粗重的呼吸,整个气息,显得颇有几分迷乱。终于,我看到她了!
TOP Posted: 2018-01-24 22:07 | 回7樓
梁先生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459
威望:309 點
金錢:2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我拥着小梅慢慢靠了过去,快二十分钟了,他们应该已经不仅仅是单纯在跳舞了吧?我的心开始越来越快地狂跳。她被那公牛已经拥到一个角落里,半天都没有移动,他们只是拥着在原地轻轻摇晃着、摇晃着。我强抑着狂跳的心,拥着小梅终于靠近到他们身边,果然,他们已经互相搂抱得很紧很紧了,她的双手缠绕在他脖子上,脸紧紧贴着他的脸,呼吸急促而紊乱,任由他的双手捧着她的臀部尽情抚摸、揉搓……小梅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并且被刺激、撩拨得也有些呼吸急促,下意识地往我怀里贴紧了些,身体已经不再僵硬,变得十分十分柔软。突然,那公牛把我的小娇妻身体稍稍侧了一点身拥抱着,一只手紧搂她的腰肢,一只手摸向她饱满的乳房,先是隔着衣服抚摸,摸着摸着,她很快就颤颤的喘息起来,接着,他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她浑身轻轻一颤,忍不住轻轻嗯了一声,就抬头吻住了他,吻着摸着,他激动得有些粗鲁地又把她紧紧贴在胸前,同时撩起她薄薄的背心,又解开自己的衬衣,让她光洁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了他裸露的胸膛上,一边深吻着她,一边用双手越来越有力地捧着她的臀部往自己身体上压着、磨蹭着,突然,她啊地轻轻惊叫了一声,原来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肯定是直接摸进她***穴里面了,她对着他气喘吁吁地耳语:“别、先别直接摸进去,先就在底裤外面摸摸好吗?温柔点,亲爱的。对,对,就这样,噢,舒服,舒服,乖。”我拥着小梅的手也情不自禁地越来越紧,小梅贴在我脸上的脸蛋也越来越烫了……“天呐,你真大!真长!”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薇带着颤音的轻轻的惊叹声又一次响起,显然她在抚摸公牛的鸡巴了。

  “喜欢吗?”他的声音也在发抖。虽然二人都是悄声耳语,但那颤音却很明显。

  “不喜欢,怕怕的。”她这样说,却舍不得放开那坚硬粗长的宝贝。

  “不喜欢你紧紧握着干嘛?你个小妖精,底裤都湿透了,骗鬼啊!”他说完狠狠吻了她一下。

  “人家又喜欢又害怕嘛,嘻嘻”她撒娇似的往她怀里躲。

  “别怕,别怕,会让你喜欢得死去活来的”他深吻着她,手上突然一用劲,啪地撕碎了她薄如蝉翼的底裤,撩开她的裙子,捧着她雪白丰满的屁股,把****猛一下就插向了她两腿之间。

  “噢~`”她被他这一连串不由分说的动作惊得差点大叫了一声,也可能被他火烫的粗****烫的,她仿佛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往后退了退,挣脱了他****的偷袭,气喘吁吁地对他说:“坏、坏、坏流氓,搞偷袭,别急嘛,别、别、别急着进去,先在外面温柔地爱爱我,好吗?对、对、对了,就这样,噢,好烫啊,爽、爽、爽死了,就这样用你****摩擦我的花瓣,啊,好湿好滑吧,哦,噢……”她激动得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深深地吻住了他,他一边吻她,一边在她紧紧夹着的两腿间尽情磨蹭她的***穴外面……突然,他一把抱起她,把她抱到墙边顶在墙上,继续疯狂地吻她、揉搓她、磨蹭她,他的喘气越来越短促、粗重,她也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只见她抱着他的肩膀往下压,他马上会意,弯下腰去吻她的乳房,一手撩起她的裙子尽情揉搓吻她美白的屁股,一手尽情抚摸她的***穴……“噢,坏蛋,你伸了两个指头进去了啊,哦,嗯……”她娇喘连连地呻吟着,两手捧着他的头胡乱揉搓他的头发,两腿慢慢地越分越开,让他疯狂地用手指抽插她的***穴,太多的***发出啧啧的响声……我怀里的小梅显然被眼前的情形刺激得有些不能自已了,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把乳房紧紧贴着在我胸膛上,娇喘不已,任我紧搂着她,隔着她薄薄的裤子尽情抚摸她浑圆而充满弹性的臀部,一边抚摸,一边用坚挺的下身去顶她、磨蹭她……“啊~~~~”,白薇的一声轻轻长吟,让我把嘴唇从小梅火热的唇上移开,抬起头来一看,他已经站起身开始进入她了!她双手紧紧缠着他的脖子,把两腿分得开开的,任他捧着她的屁股强劲地进入、进入,迷乱地呻吟着呓语:“公、公、公牛,公牛,你来了啊,又粗又长的牛鸡巴,好烫好烫,啊~~胀!好胀啊,轻点,慢点,亲爱的,你的太粗、太长,要慢慢进入我,对、对、对,噢~~好舒服,让我摸摸你的牛鸡巴,呀,才进来一半呀,这么长呀,噢,对、对,再进、再进,停,胀!亲爱的,你好温柔,好强劲,爱你!嗯,再操进来一点,啊~`天呐!你终于进来了一多半了,好充实,好胀,好麻,舒服啊,操我,操我,操啊……嗯,噢……”他们就那样站着疯狂地抱着、吻着、操着,喘息着,轻声呻吟着,还互相对骂着,他骂她小妖精、小淫妇,她骂他大流氓、死公牛、牛鸡巴。我和小梅也快按捺不住了,她偎在我怀里,任我一边深深地吻她,一边隔着裤子在她两腿间尽情抚摸,在我越来越有力的抚摸下,她开始紧并着的双腿慢慢地分开了,隔着薄薄的长裤和里面的底裤,都能感到那里的濡热,她肯定也湿淋淋的了……“哦,停、停、停一下,死公牛停一下嘛!”白薇突然要公牛停下来。
TOP Posted: 2018-01-24 22:08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5-24 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