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不可思议的经历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不可思议的经历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梁先生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441
威望:307 點
金錢: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然而在2007年那个明媚而燥热的夏天,在一个十五岁的青涩少年面前,
一个十年间头一次兴奋而胆怯的来到大都市的毛头小子面前,一个从前只知道用
功读书连和漂亮女生说话都会窘迫到脸红低头的中学男孩面前,却真真实实的走
来了一位重重光环中的女神。傲人的容貌身材,优雅的举止气质,温婉的性格修
养,出众的艺术才华,知性的学历涵养,优越的家庭环境……全部都集中在了这
个二十二岁的女孩身上。在我年少而癡乱的心里,她就是在我的真实世界中翩翩
而降的女神,真实的触手可及,又真实的遥不可及……
              三、仙踪难觅
  我们计画在上海待一个星期,而那几天里一直都没有见着姑父,姑姑也是第
二天才匆匆赶来,和我们一起吃了顿午饭,中途接了好几个电话,然后又匆匆走
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姑姑的身份不止是董事长夫人,自己也还是几家控股企业
的高管。
  第二天的晚饭是表哥过来请我们吃的,一见面我妈就问道:「哎,小如今天
没陪你过来?」我也立刻竖起了耳朵。
  「她在学校排练呢,她们乐团这周末就要演出了,最近排练比较多。」
  「这孩子也太刻苦了,都这么晚了还在排练啊?」
  「她们经常一排就是一整天。我们马上毕业了,这是小如在校乐团参加的最
后一场演出,所以她还挺上心的。」
  我忽然打心底里生出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想要去看看小如姐姐。
  「妈,我也想看看交响乐团是怎么排练的。表哥你能带我去看看吗?」我尽
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显得随意自然。
  「行,我知道她们排练的地方。舅妈您也一起去吧?我们学校离这没多远,
咱们打个计程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我就不去了,逛了一天也累了,就想歇一歇。你带小德去吧,让他到名牌
大学里面好好『薰陶薰陶』。」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走进这座圣殿般的高等学府。虽然期末已过,校园里还
是有不少学生,有一些毕业生正穿着学位服,在夕阳余晖中散步或者拍照。我跟
着表哥穿行在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中,所见到的每一个大学生都令我艳羨不已。
也许三年之后,我能有微乎其微的机会也将属於这里,但更可能的是,现在便是
我此生唯一一次置身於此地……
  表哥带着我来到了富丽堂皇的艺术中心,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悄悄走进演奏
大厅。拥有近千个座位的观众席上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舞台上就是正在排练
中的交响乐团。
  我们在第三排找了位置坐下,我一眼就认出了指挥左手边第一位的女孩,心
里面跟着咯噔一跳。
  是她!长发披肩,一袭白裙。她端坐在那里,一手将小提琴托在肩头,另一
只手持着琴弓一端,随着音乐的节奏来回舒展,那曼妙的姿态比平时更显优雅脱
俗。从我注意到她的那一刻起,她一直在专心致志的演奏,美丽的脸庞上始终带
着认真专注的神色。我仿佛能感觉到,一缕暗香盈袖的清风,随着她那舞姿一般
优美的动作,轻轻抚着我的面孔。
  整个交响乐团有五十人左右的规模,男女各占一半。表哥告诉我,所有的乐
手都是东大的学生,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各个年级都有。其中有一些是专门为校乐
团「服役」的艺术特招生,而其他人——比如小如姐姐,则都是通过高考或保送
进入东大以后,才因为有出色的器乐演奏功底而被选拔入乐团的。学艺术的女孩
往往不乏出众的外表,我发现在弦乐、管乐乃至打击乐各个声部都有好几位颜值
颇高的美女,但是整个舞台之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女生能比得过那位仪态万方
的小提琴首席。
  可是,远远望着小如姐姐演奏的这一刻,我的心头却渐渐笼罩上了莫名的抑
郁。
  舞台上的那个女孩是一位比我大七岁的白富美姐姐,我那个高富帅表哥的女
友,这座全国顶尖的高等学府里才貌无双的女大学生,亭亭玉立在象牙塔顶的女
神……她的一切都堪称高贵而完美,高得只可远远仰视,美得使人自惭形秽……
  三年前表哥便是在这样华丽的舞台上向她告白,那时的我甚至小学还没有毕
业……我的思绪又飘向了几个月以后,她和表哥已然身处大洋彼岸,开启新世界
的生活;而那时的我,正在为不知通向何处的未来继续拼命读书学习……再过三
年、五年、十年……她已经成了我的嫂子,生下漂亮的宝宝,或许会在美国定居,
再也不会回来……那时的我,又将身在何处……
  我悲哀的明白,即使在真实世界里,我也终究无法触碰到我的女神,她和我
仍然属於不同的世界,只是有了一点偶然的交集,而她那高高在上的舞台我永远
也无法企及……无以名状的失落和忧郁,就像那些我完全听不懂只知道很动听的
旋律一样,从她的手指间源源不绝的流淌进我的心底。
  静静坐了一会儿,我便和表哥离开了演奏大厅,离开了艺术中心,一路走出
了东大校园。跟在表哥身后,我最后回望一眼那座高大雄伟的红砖校门,虽然天
色已渐昏暗,门楣匾额上「东方大学」四个鎏金大字仍然耀眼夺目。我不禁对自
己苦笑,或许只有像表哥那样出色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仙子般的小如姐姐。但是一
想到这位一尘不染的仙子早已和表哥同居,甚至可能都已同床共枕,我本已落寞
不堪的心里竟又掠过一阵针锥般的刺痛。
TOP Posted: 2018-01-06 11:31 | 回6樓
梁先生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441
威望:307 點
金錢: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四、拨云见日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妈和我没有再去打扰姑姑一家,我们逛了外滩、浦东、
南京路、田子坊……当然,也没有再见过表哥的女友。
  一直到了第五天,也是我们在上海的倒数第三天。那天是星期六,趁着姑姑
难得有空,我妈一大早就登门拜访。姑父正在美国出差,表哥也不在家,家里只
有姑姑和她们家的保姆。
  虽然从我有记忆以来我爸便和姑姑形同陌路,我妈和姑姑倒很是情投意合,
两人就像多年未见的姐妹一样,上次吃午饭的时候就聊得意犹未尽,这回更像是
打开了滔滔不绝的话匣子。姑姑见我自己一个人很是无聊,便给表哥打电话,让
他带我去周庄玩。
  听到表哥说OK的时候,我蓦地预想到了什么,心头猛然一阵震悸。
  果然,表哥还未领回驾照,所以他又叫上了女友开车同行。
  再见面时的小如姐姐依旧是一袭白裙,只不过连衣裙换成了浅蓝色的小圆领
短袖衬衫,下摆紮进白色半身裙里,银粉色的细高跟鞋换成了浅咖色的平底小皮
鞋,披肩长发也在脑后用粉色的蝴蝶结发卡紮成了一个清爽的马尾辫。她身上不
变的是脖子上的银饰项炼,还有腿上紧裹的白色丝袜,不,丝袜也和上次的不一
样——今天的丝袜更透明一些,并且星星点点的点缀着花朵状的纯白色图案相比
第一次见面时的优雅惊艳,小如姐姐今天这一身打扮更显清纯靓丽。
  「小德,这几天玩得开心嘛?嘻嘻,是不是发现上海到处都是人超级多?」
  「嗯,挺开心的,小如姐姐。」
  「那天晚上你们来看我排练,我在台上看见你啦,还悄悄沖你招手哩,你有
没有看到?」
  我怔怔的抬起头,正迎上那道温柔浅笑的目光。小如姐姐螓首微侧,伸手将
额角未紮起的几缕发丝拂到耳后,醉人的体香又一次沁润了我的心脾。一股暖流
从头顶倾泻而下直通背脊,继而涌遍了我的全身。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懂得了醍
醐灌顶、如沐春风的感觉,整个人豁然开朗了。
  「明天晚上我们就要演出啦,你一定要来哦!不然的话,姐姐可是会难过的。」
  我用力点头回答:「当然!给小如姐姐捧场是必须的!」
  几天来弥漫在心头的阵阵阴霾,就在她的一颦一笑间全部云开雾散了。我咧
嘴傻笑着回望着她,在我眼中,那抹甜美温柔的笑靥仿佛阳光一般明媚温暖。
  是啊,过去的一切都已无法改变,未来的一切谁也无法预测。无论她是仙子
也好,女神也好,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永远是关心我、在意我的小如姐姐—
—对我来说这还不够么?
              五、天人交战
  两个小时后,我们三人漫步在了优美闲适的古镇小巷。表哥他们已经来过两
次周庄,但依然兴致很浓。表哥还专门带了一部佳能单反相机,显然是因为他的
女友很爱照相,而且也很上相——用不着任何美化修饰,她在相机里的投影天然
便是「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我本来不肯照相,但小如姐姐还是坚持要帮我拍
照,甚至还手把手的教我摆造型,我也只好任由她摆佈。当然,手上那柔软细腻
的触感又一次令我回味许久。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两个的身后。小如姐姐撑起一把精
美小巧的阳伞走在高大健壮的表哥身旁,显得格外娇小依人。而实际上,即使没
有穿高跟鞋,她的身高也比那时的我还要高出半头。在我眼前摇曳飘逸的白色裙
摆下,她那优雅轻盈的脚步踩在石板路上,俨然化为水乡古镇中又一道迷人的风
景。
  小如姐姐今天这条裙子的下摆也是刚过膝盖,白色丝袜的下端消失在圆滑的
鞋口里,留下一片白茫茫的、点缀着朵朵碎花的脚踝。我不禁又想起了昨晚做的
梦,梦中的我同样也是恍惚的跟在一个白裙白袜女孩的身后……
  在那个时候,年少的我对於所谓的恋腿、恋足原本还没有任何感觉,丝袜的
概念也不过是一条长长薄薄的袜子而已。当年家里没有电脑,初二时我开始偷偷
去网吧,不久就「误入」了那些「很黄很暴力」的网站。那时候流览色情网站都
是直奔主题而去——对於一个正值青春期难免时而躁动饥渴的少男而言,放着女
人最关键的三点不看,看她们的大腿和脚丫子有什么意思?那时候我也无法理解
女人的贴身衣物散发出的所谓性感之美和诱惑意义,渴望饱览的只是现实生活中
永远在层层衣裙掩藏下难以一睹为快的异性身体——色情图片里女人一丝不挂的
双乳和生殖器,才能填饱我年少时带着些许好奇的肉体欲望。
  然而跟在小如姐姐身后的这一天,我人生中第一次发觉,眼前刚过膝盖的裙
摆下那双包裹着白色丝袜的修长小腿,以及鞋口处偶有几道丝袜褶皱的纤巧脚踝,
竟是如此白晃晃的耀眼,就像挠着心窝一样对我产生了无以名状的吸引……
  「小德走累了嘛?要不要休息一下?」白丝美腿的主人忽然停住脚步,转过
身来问我。
  「哦…我不累。小如姐姐,咱们接着逛吧。」
  「你看你,额头上都出汗了,还说不累。哥哥,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说着,她从包包里拿出一小包香薰手帕纸递给我:「喏,先擦擦汗。」
  表哥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家餐馆:「那家店咱们前几次来都没有去过,一
直听说还不错。走吧,也该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走进表哥所指的那家餐馆,面积不算大的门面里乍一看已坐满了一桌桌食客
——他们几乎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我们——或者说是看向我们中的白裙美女。
服务员把我们引到了唯一的一张空桌,表哥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功能表点了几样菜,
然后又起身说要去买一些喝的来,独自走出了餐馆。
  於是我和小如姐姐有了这些天来唯一的一小段独处时光,两个人却都没有说
话——她还在饶有兴味的低头翻看着菜单,那专注的脸庞让我不禁想起了她在舞
台上演奏时的样子。而我的余光则敏感的察觉到,店内的食客们仍然时不时的向
我们这边瞟上几眼。
  小如姐姐坐在我正对面,她上身挺直,右腿很自然的翘搭在左腿上,白裙的
裙摆也随之向上缩起一段,露出了丝袜紧裹下光滑圆润的膝盖,还有膝弯处那一
点点微妙的褶痕。
  在我原来的意识里,只有婚礼上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才会穿同样的白色丝袜,
另一种和白袜有着密切关系的女性是少儿舞蹈节目上那些穿着白色长筒袜的小女
孩,心目中的白色丝袜也因而被赋予了某种纯真圣洁不容亵渎的意味。这种禁忌
的白袜情结糅合在表哥清纯优雅的女友身上,早已令我不可抑制的对她这双白丝
美腿生发出了一种异样的迷恋。更要命的是,这种迷恋再不仅仅是精神上的憧憬,
更成了实实在在的肉体诱惑。我回想起了昨晚那个梦的最后,我把手伸进了白裙
女孩的裙底,伸向了那穿着白色长袜的双腿……
  「你在想什么呢?」小如姐姐突然问道,我这才注意到菜单已经被她合上放
在了一边。
  「哦…那个…我在想……小如姐姐,你脖子上的项炼挂坠是什么呀?是竖琴
吗?」我心虚的随口编了个问题,像是生怕能被她看穿我满脑子正在想的都是她
的白丝美腿。说完我才意识自己问得很是唐突——今天她脖子上的项炼是藏在衬
衫领口之内的,这不等於自认在惦记她的胸口吗?
  好在小如姐姐并不介意,而是大方的把项炼挂坠从领口内轻轻拿了出来:
「这个嘛?它叫『里拉琴』,是一种古希腊乐器。竖琴呢要比它大得多,有47
根弦……你看,它就只有5根弦。」
  她身体微微前倾,把那个精緻的里拉琴挂坠又向我拿近了一些,好让我看得
更清楚:「喏,其实这个挂坠的图案叫做『乐徽』,就是用里拉琴的形状抽象出
来的,在西洋乐里面一般会用它来象徵音乐。」
  「哦,里拉琴…乐徽……」小如姐姐亲近的肢体动作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
也大胆伸出手去,将这枚还戴在主人玉颈上的银饰乐徽小心的托在手中。「这条
项炼真的好漂亮!是不是表哥送给你的?」
  「不是啦,这是我十六岁的生日礼物,那时候都还不认识你表哥呢。」
  就在这时,表哥买水回来了,我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表哥把两瓶可乐放在桌上,然后又将一瓶果汁打开后递给了他女友:「怎么?
又把初恋送你的定情信物拿出来炫耀呢?」
  小如姐姐一转身便作势要把手中的果汁向表哥洒去,表哥迅速闪到了一边。
  「小德,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她气鼓鼓的瞪着表哥:「早就跟你说过,
你要是这么介意,我再也不戴了便是。」说着便抬手要把那条项炼从脖子上摘下
来。
  表哥赶紧捉住女友的双手,连声哄道:「别别别,都怪我胡说八道……多精
美的项炼啊,多配我们家小如的气质!千万不要摘了,我就喜欢你戴着……」他
松开女友的双手又搂住她的双臂,对我嘿嘿一笑:「小德,现在你听好了——你
表哥我,才是这位冰清玉洁的纯情少女的初恋!」说罢便在女友额角处用力一吻。
  「你干嘛呀,哥哥,别闹……当着小德的面,羞不羞你?」「纯情少女」从
男友怀抱中挣脱出来,但显然气已经消去大半。只是经过刚才这一番风波,她的
呼吸也明显加重了不少。
  小如姐姐低头整理着衬衫,那条来历神秘的项炼又被放回了领口之内。女式
衬衫裁剪合体的前襟处,两鼓曲线优美的隆起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不定。修身贴
合的衣料不仅如实凸显出了女主人苗条曼妙的腰身,也依稀勾勒出了两只3/ 4
罩杯诱人遐想的蕾丝轮廓……
  世界上有一些事情就如一具潘朵拉的魔盒,或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哪怕只
要打开一个小小的开口,便再也无法撤回到什么都未曾发生过的状态。
  很不幸,色欲就是这样的事情。
  诚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对表哥女友的一切都怀上了深深的迷恋,但
那种年少癡乱的情愫也许并不能算作情爱,更绝不涉及性爱。虽然小如姐姐的容
貌和身材足以令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动容——正如这一屋子的男性食客,但在我
的心目当中,她是且只应该是一位完美无瑕的仙子,一个对我关怀备至的姐姐,
一尊高高在上的女神,有些时候甚至就连当面直视她那纯净姣好的面容都会让我
产生一种亵渎般的负罪感。
  然而在周庄古镇的那一天,和小如姐姐近距离的相处下来,从她那双雪白夺
目的白丝美腿开始,一直到她胸前起伏饱满的一对圆丘,原本纯洁虔诚到令我惶
惑不安的精神爱慕,正一层层的被肉体欲望所剥落、蚕食……
  那一顿午饭,表哥和他女友吃得津津有味,并且在品尝过每一道菜后都交流
了一番可圈可点的评价。
  而我,却真真叫做食不知味。
TOP Posted: 2018-01-06 11:35 | 回7樓
梁先生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441
威望:307 點
金錢: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我从小一直受到父母严格的家庭教育,作为一个长期被灌输着强烈道德感和
羞耻心的「好孩子」,我再一次体会到了当年第一次打开色情网站时那种兴奋、
刺激与内疚、不安交织缠绕的心情。而这一次,激荡在内心深处的冲突和自责要
远远剧烈得多——在一个「好孩子」的世界观里,小如姐姐身上闪耀着对於高贵、
完美、纯洁、善良这一切美好憧憬的圣光,对她的任何非分之想都简直是要让这
一切美好濒於崩坏的丑恶罪行!
  我时常在想,上帝他老人家真的很会开玩笑,赐给了人类荷尔蒙、多巴胺和
肾上腺素来助长最原始的欲望,却从未创造任何一种能够激发高级理智的激素。
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心底躁动的欲火作为一种雄性本能,一旦燃起星星火花便再也
扑灭不熄,还似乎越是压制就越发滋长、茁壮。当我们吃完饭起身离开的时候,
我不得不用书包挡在身前,来掩盖自己胯下那醒目而丑陋的凸起。
  下午的大部分时间里,我还是紧紧跟在小如姐姐的身后。我想她也许永远也
想像不出,自己一双若隐若现的白丝美腿,竟如同开始消融的冰山一角般,解冻
了男友的表弟对她女性肉体的无穷欲望。多少次我幻想着亲手触摸裙摆下麵那双
晶莹光洁的小腿,想像着那充满弹性的白色丝袜紧紧包裹在玉腿上光滑紧绷的手
感,甚至想像我的手掌顺着那修长笔直的小腿一路向上,滑入裙底……可望而不
可及的欲念使我大脑中和下半身某个阴暗肮髒的角落都一直保持着充血状态。我
的灵魂仿佛也随着无法转移的视线一起,沿着那双光洁柔滑的白丝美腿滑向了幽
秘未知的深处。
  游完周庄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看着小如姐姐将安全带从
自己胸脯上斜斜勒过,在柔软的纯棉衬衫上留下一道令人艳羨的印痕,我忍不住
偷偷隔着裤子抓挠了两下自己的阳具——这根丑恶的罪魁祸首似乎比早晨撒尿时
的「超级赛亚人」还要强横、坚硬。
              六、倩影难及
  「走了一天超级累啊,还要再开两个小时回上海……」坐在驾驶座上的小如
姐姐并没有发动汽车,而是先用力伸了一个懒腰。随着她向前伸腰挺胸的动作,
安全带更紧更深的勒住了她坚挺饱满的酥胸。
  刚一伸完懒腰,她忽然满怀兴奋的提议道:「不如今晚我们就住在这边吧!
明天早上再回去,你们兄弟两个说好不好?」紧跟着便转头对我说道:「小德,
你可不许说不同意啊!」
  「啊?好好,我同意……」我一边忙不迭的回答,一边迅速抓起书包挡在大
腿上。
  表哥颇有些无奈:「你们可是明天晚上就要演出了喂!今天不回去,万一耽
误了正事怎么办?」
  「明天下午才开始化妆彩排嘛,反正上午也没有什么事。咱们来这里一次都
还没有看过周庄的夜景呢,哥哥……」小如姐姐拽住男友的一只胳膊不停的摇来
摇去:「今天真的好累,开不动车了嘛……就看在这半个月来辛辛苦苦给你当司
机的份上,稍稍心疼人家一下好不好?」
  表哥在女友的撒娇攻势下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好吧好吧……你呀,每次
只要玩性一上来,真是拿你没办法……但是说好了明天要早起啊,耽误了彩排我
可概不负责。」
  「好哒!没问题!哥哥最棒了!」小如姐姐抓起男友的手来在他手背上亲了
一口,然后兴高采烈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蹦了出去。
  表哥给家里打了电话,我妈知道有表哥他们带着我一起,倒也没什么意见。
  我们回到古镇里,在一家精品客栈开了一个家庭套房——里面含两间卧室、
一个娱乐室、一个浴室和一个卫生间。
  那天晚上我们还去了一家酒吧,表哥和他女友各点了一杯鸡尾酒。我本来只
想喝点儿饮料,但表哥也给我点了一杯鸡尾酒。
  我爸对烟酒一概不沾,在他的管教下我从小更是连一滴啤酒都没有尝过。那
晚在表哥的连劝带灌下我勉强喝下一口,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苦涩灌入口中,
激得我险些要把那口酒吐出来。好不容易硬着头皮咽下肚里,接着便是一阵猛烈
的咳嗽。
  「他还小,哪有你这么当哥哥的,硬灌人家喝酒。」小如姐姐起身倒了一杯
纯净水递给我,我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她又抽出一张纸巾,帮我轻轻擦拭着嘴角
残留的酒水:「小德,不理他,没事的,不喝就别勉强自己。」
  小如姐姐自己也已喝了半杯酒,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下,她那娇艳欲滴的红颜
透着别样的朦胧妩媚,瞬间令我陷入一阵迷醉般的恍惚。
  桌面上的震动将我惊醒过来,是小如姐姐的手机在震。我瞥见手机萤幕上显
示着一张大头照,照片中小如姐姐正神色亲昵的搂着一位中年女人。那女人戴副
眼镜,发髻高挽,显得很有气质。
  「嘘……是我妈。你们别说话啊,要是让我妈知道我跟你们在这里过夜,她
今晚绝对会失眠的,没准明天就要来上海……」
  表哥笑道:「还用等到明天吗?你妈肯定一个小时不到就能杀到这里。老人
家在象牙塔里呆了辈子,整天就受迫害妄想着外面到处都是变态狂盯着她家宝贝
女儿……哎,话说,我是不是应该通报一下咱丈母娘,她天真无邪的宝贝女儿已
经跟我过了七百多夜了,请她老人家尽管放心……啊呀我擦!」显然表哥胳膊上
这一下被女友拧的非常重,痛得他呲牙裂嘴的叫了起来。
  小如姐姐绷紧了俏脸,狠狠白了男友一眼。她挺直腰板调整了一下坐姿,这
才接通了手机。
  接下来小如姐姐全程都在用苏州话和妈妈聊天,而且语速很快,我只能在一
开始连蒙带猜的听到她对电话另一边讲:正在学校附近和同学一起吃夜宵,很快
就会回宿舍。
  但是听不懂并不妨碍我听得非常享受——吴侬软语真真名不虚传,小如姐姐
的口音更是酥柔到了骨头里,听她讲苏州话就仿佛是有一缕羽毛在轻轻搔弄着我
的耳廓和心尖,我感到头皮和颈背一阵阵的麻痒,整个人都舒服极了。
  天下当母亲对儿女唠叨起来都是没完没了。电话讲了二十多分钟后,小如姐
姐显得有一点疲倦,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她翘起右腿搭在左腿上,缩起
的裙摆之下再一次露出了两只膝盖。而翘在空中的那只右脚,鞋口的系带已不知
什么时候松开了,脚跟很快挣脱了鞋子的束缚,浅咖色的小皮鞋勾挂在洁白的脚
掌上,撩人的晃动着。接着她又换了右手举着手机,上身微微前倾,左手有意无
意的在自己右腿的膝盖和小腿内侧轻柔缓慢的抚弄着。
  这一系列不经意的小动作在我眼里却简直成了无比香艳的一幕——我多么希
望此刻正在那条白丝玉腿上尽情徘徊的是我的手,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开始疯狂的
呼喊:我也要抚摸那圆润光滑的膝盖,搓揉那修长纤瘦的小腿……不止如此,我
还要把玩那娇巧可爱的脚踝和足跟,把那只撩人的白丝小脚整个都握在手中……
  天哪!我真恨不能让时间在此刻静止,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暂停行动和意识,
而我就可以跪倒在小如姐姐脚边,将她白丝美腿每一寸的光滑、柔嫩、细腻和弹
性都尽情享受个够!
  又过了一会儿,表哥起身去厕所了。现在只有我和小如姐姐面对面的坐着,
而她还在专心打着电话。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在我脑中——我腿上穿的是条短裤,
只需要再向前伸出不到一尺,就可以用自己裸露的小腿去触碰到小如姐姐的丝袜
小腿。
  或许是被那口酒壮了色胆,我真的开始将右腿悄悄向前伸去!我的心脏通通
的跳着,在心里面对自己说:只要碰一下就好,只要一下,我就能感受到那丝滑
柔润的美妙触感……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白丝美腿的主人,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不怀好意的动作。我继续对自己说:只要装作是不小心碰到,她一定不会介意,
只是碰一下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白天照相的时候她不也用手碰过我的手了
么……
  然而,我的心脏越跳越快,腿却越伸越慢,终於在还有约十公分的地方彻底
停住了。接下来无论怎样给自己壮胆、打气,我那条腿竟仿佛有千斤般沉重,再
也无法向前挪动一丝距离。
  我就这样和那股看不见的阻力僵持着,终究也不敢再迈出跨越雷池那一步。
一直到眼睁睁的看着小如姐姐在电话里对妈妈道了晚安,结束了半个多小时的通
话。
  挂断电话后,她长长的籲出一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我也暗暗籲了一口
气,悻悻的把腿收了回来,心里面一阵又是懊恼又是解脱的感觉。
  「小如姐姐,你的手机看上去好特别啊,是什么牌子的?」我装作什么也没
有发生过一样,试图用随意的聊天来掩饰刚才的心怀不轨。
  「这个是iPhone。」她把手机递给我看。「上个月底新发售的,我也
是刚用了一个星期。」
TOP Posted: 2018-01-06 11:36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3, 04-22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