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的多P经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我的多P经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虎痴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11806
威望:8423 點
金錢:2264 USD
貢獻:24897 點
註冊:2014-01-21



(四)阿福的表姐

  我就读中学时,有几位还算是麻吉的男性同学,我与他们是无所不谈。

  有时候放了学,会去彼此的家里,看电视、做功课、聊天、下棋等的。

  其中一位,姑且叫他阿福吧,外表长相很普通、长得也不高,有点胖胖的,
戴一副四四方方的眼镜,大约160 公分、60几公斤,功课也是普普通通的,反正
就是班上(我们那时是男女分班)一大群中,没人会去注意到他的那一种。

  我在班上算是高的,当主要干部,功课还算不错,算是爱玩的那一个,所以
常有女生邀约去玩

  。阿福就不同了,很羡幕我的女人缘,常常要我告诉他怎样与女生交往,以
及要怎样才能交到女朋友等等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交女友,说实在的,我还没主动追求过呢,都嘛是
一些女生要我同班同学转告她想认识我,不然就递纸条说想与我聊聊,要不然就
找一堆理由,有好看的电影啦、有好玩的地方啦、哪里有好吃的啦、办活动缺人
手啦,反正就是要我参加就是了。

  阿福就不同了,除了学校,就是家里,没事就只有看电视(我们那个时代没
有电脑)。

  不然就打电话给我,要不要去他家。因为他家离我家很近,骑脚踏车大约一、
两分钟的时间。

  他爸妈很少在家,又是独生子,房子也算大,是那种独栋透天的房子,在大
马路旁,进了门就是客厅的那种。

  一年级时,我几乎每个礼拜去,二年级时,或许我的外务较多,大约一个月
去一次,到了三年级,几乎很少去了,偶尔经过就去看一下,打声招唿。

  有一天的傍晚,我骑车去书局买文具,正好经过他家,我见他家的客厅是亮
的,于是绕过去,想说打个昭唿。

  进了门,看见一个身材还算高挑、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坐在那看电视,我问:
「阿福呢?」

  「阿福去买晚餐,等一下就回来。」那女生回答。

  「喔,那你跟阿福说我来过了,我是他的同学。」

  那女生笑了笑,就送我出门了。

  第二天在学校遇到阿福,我问:「昨天那位姑娘是谁啊?」

  阿福说:「是我表姐啦,我妈要她上来台北准备考试(大专重考),顺便来
陪我。」

  我说:「你表姐很漂亮耶!看起来就很健康的样子。」

  阿福听我这么赞美她表姐,有点腼腆的说:「我回去会告诉我表姐,她一定
很高兴你这么称赞她。」

  至从我知道阿福有表姐陪他,我就更少去阿福家了,甚至路过,我看里面灯
是亮着的,我还是没进去,经过门口,只对着房屋说:「Hi」,就走了。

  学校午餐时,阿福等同学会围在我桌旁一起吃饭、聊天。

  有一天,大家都吃饱了,阿福吞吞吐吐的跟我说:「我有话想跟你说。」

  于是我与他一起走到操场边的大树下。

  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我遇到了一些事,不知该怎么办。」

  我问:「怎么了?」

  他说:「我表姐在我家,因为想说是亲戚,就比较没有忌讳,常常就是坐在
一起看电视。刚开始,我表姐会隔着裤子轻轻的摸我的小弟弟,那时我不知该怎
么办,被摸过之后感觉还蛮爽的,就不理会她,任她摸,后来是把手伸进去摸。
昨天晚上,她把我裤子脱掉了,还把自己的裤子也脱掉,躺在沙发上,要我把弟
弟塞到她的洞里。」

  我问他:「那时你怎么办?」

  他说:「我吓死了,也紧张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她就是要,拉着
我的弟弟就要我塞进去。还爬到我的身上,磨呀磨的。」

  我问:「你进去没?你射了没?」

  「哪有!只有进去一下下,我就抽出来了。吓都吓死了,怎么射?我弟弟软
掉了,她还在我的身上一直磨、一直磨,一直要把我塞进去。后来好像她磨到满
足了,才离开我的身子。」

  阿福越说头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问:「后来呢?」

  「她一直弄,一直弄到我弟弟挺起,就要我塞入她的阴部,然后要我抽动。
我一直动,没几下就出来了。表姐就一直吃我的小鸟、玩我的小鸟。可是我很紧
张,也觉得不对,这样好像是乱伦,于是跟她说:『我介绍男朋友给你好了。』
表姐问我介绍谁,我就说你。

  表姐好像对你的印象不错,她马上说:『好啊!什么时候?』我答应她这周
末。你一定得帮我,不然我不知该怎么办了。「

  听阿福这么说,我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慾女,也不知道这种女生最可怕了,
当慾望来的时候,再怎么填都填不饱。

  当时,只是基于友情相挺,不能让他们继续乱伦下去,只好答应了,自己上
场,看看能不能导正或补救。

  周末中午下了课之后(我们那时代,周末要上半天课),我与阿福直接去他
家,进了客厅,阿福的表姐老早买了便当等着我们吃。

  在吃的时候,阿福的表姐不时地用眼睛看我,她的眼神有点水水的。

  我见她一直看我,害我不知该把眼睛放在哪里,只好拼命地扒饭吃。

  吃完午餐了,阿福对他表姐说:「我把同学交给你啰,我要出去了。」

  他表姐说:「不用啦,你不用出去啦,留下来才有伴。」

  我想,阿福应该是听话的乖乖牌吧,他表姐叫他留下,他就留下了。

  我与阿福坐在客厅看电视,表姐(我也叫她「表姐」)收拾好桌子之后就坐
过来了,也不说什么,手就伸到我的裤裆上摸呀摸的。

  我第一次碰到这种连名字都不用知道、不用打招唿、不用约会、不用培养情
绪,也不会知道好不好意思、时机适不适当,在她的表弟面前这么的直接了当。

  我的心跳得好像要蹦出胸口了,很快地我的小弟弟就举起来了,表姐摸到我
的小弟举起来,很快地拉开我的拉链,把它掏出来,然后就舔了起来。

  这一幕,就像A 片里的情节,我真的没想到是这么快,我的脸颊都冒汗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表姐的嘴上上下下地吞吐着我的小鸟。

  我看阿福,阿福用着「你看吧,她就是这样对我」的眼神回我。

  客厅的电视还开着,我与阿福边看着电视,边看表姐的举动。

  表姐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胸罩,要我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她自已把手伸身到
她的内裤子里摸啊摸的,然后就把内裤给脱掉了。

  她还是一只手,以手指快速地在她的阴户里上下左右动着不停,阴户因为双
脚顶着,一直往上挺而一张一张的。

  她把我的裤子脱了,背对着我,扶着我的弟弟插入她的阴道,然后就一直动
一直动。

  有时动作太大,跑出洞口了,她会立刻抓住再塞入。

  有时上下动,有时前后动,有时坐着旋转,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
扶着桌脚。

  有时手会去摸自己的阴蒂,我只要扶着她的屁股上下挺动即可。

  没多久,可能她也累了,就跪在地上,像狗一样趴着,要我过去插入。

  我跪着从后面插入,她又开始动了起来,前后、前后的动个不停……

  我从没碰过像这样的女生,那么的直接了当、那么的爱做。

  在做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疑惑着,像我,过去再怎么爱玩,绝对不会去碰
我的亲人,想都不去想,别说做了。

  现在,我为了不让他们乱伦,我与她做了,而她的表弟就在旁边观看。

  那么,今天她跟我做了,以后她是不是就不再跟阿福做,而只跟我做?

  何况,以她这样的慾求,只是找我发泄性慾,或想要两者(我与阿福)通吃,
我可没那个义务整天或随时跟她做。

  想着想着,我的弟弟就软了下来。

  我停在那里愣着不动,表姐见我软化了,以为我累了,就翻过身来,摸着我
的弟弟、亲着我。

  我有点逃避她,不让她亲,她就改亲我的小弟弟。

  我那时的思绪还没回复,再怎么吸,仍是没有反应。

  表姐吸了一阵子后还是没起色,于是将目标改向阿福了。

  她爬到阿福身边,掏出阿福的小弟弟就吃了起来,我看了有些倒胃口,就跟
他们说:「我有事,先回去了。」

  我离开那里的时候,表姐还在吸阿福的弟弟,我知道,我今天是白来了。

  从那天以后,阿福曾经提到表姐希望再见到我,我都推说有事而没答应,我
实在不太喜欢这样的情境,虽然表姐长得还不错,也很能做。

  阿福自从与表姐有过性关系之后,行为举止看起来是成熟多了,至少不会一
直问我有关交女朋友的事。我有时会提醒他做好防护措施,不要让表姐怀孕了。

  不久,我们也都毕业了,阿福考上距住家不远的学校,听说表姐也考上了台
北的某私立大学。

  以后的发展,我是不知道了,他们是继续在一起,还是各自有发展?

  每经过阿福家,见到里头的灯亮着,我没再进去打声招唿,只是在想,表姐
是不是还住在那里?他们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正在做着爱做的事?

               
TOP Posted: 2018-01-04 12:27 | 回3樓
虎痴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11806
威望:8423 點
金錢:2264 USD
貢獻:24897 點
註冊:2014-01-21



(五)出了国门

  前面写过几篇多P 的故事,大多是3P,是因为3P发生的机会非常高,尤其在
出国旅游的时候。

  或许吧,不管男女,出了国门,心情放得比较轻松,比较自在,在那种情境
之下又刚好有适当的对象,不觉中就发展出一段难忘的情缘。

  我在公司上班时,还是和以前一样到处有女人缘,连被公司奉派出国,在桃
园机场都还在check -in就有同团女人跑来跟我预约到达目的地以后的私下行程。

  或许吧,我看起来就像是好吃款,不然,她们(尤指刚认识的)怎那么识货?

  其实,她们喜欢跟我在一起,是有原因的:第一、绝对保密。第二、注意安
全。第三、注重卫生。第四、决不吃醋。第五、不缠不黏。第六、爱玩且会玩。
第七、一切以她为重。

  与我在一起的女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她的家庭或她的交友,不用担心会得
病,更不用担心临时会有甚么状况发生。

  我不随意拍照留念(只拍风景),更不带那种可以照相的手机,它太方便了,
方便到有时不小心误用、误留,导致照片外流,那时,是再怎么解释也说不清。

  对方若未婚还好,若已婚,谁的老公受得了自己的老婆与第三人搞在一起?

  所以,还是要为将来的幸福着想,玩归玩,终究必须回归家庭与事业,千万
别将自己的事业或家庭给玩掉了。

  话说有一年的夏天,我与家人参加莉兴邮轮从基隆到那霸的三天二夜之旅。

  莉兴邮轮就像一座可容纳一千多位游客的海上大饭店,里头有好几个餐厅、
图书室、夜总会、购物中心、理容院、按摩院、教室、电影院、健身中心、游泳
池、篮球场、跑道,甚至连高尔夫练习场都有。

  下午,从基隆港出发之后,我就带着家人到处去逛,可能因为电影《铁达尼
号》的关系吧,走到船头,想说见识一下电影男女主角张开双臂欢唿之处,结果
会让人失望的。

  船头那一段是船员工作的地方,游客不能随意进入,只能在上头的甲板看景
色。

  甲板的位置比较高,可以环绕船的周围,从船头逛到船尾,若你喜欢慢跑的
话,上面还画着跑道。

  船上的活动非常多,随时有餐可以享用,我家人很喜欢这样的渡假方式,上
了船之后,可以各自去参加自己喜欢的活动。我用完晚餐之后,就在甲板上看夜
景。

  船开得并不快,蛮安稳的,没有光害的天空,看到的就是满天星斗,一轮明
月高高挂着。

  晚上的景色最美的是在船尾,拖曳着长长、渐渐伸展开来的浪花,那浪花染
着月色,月亮也识趣地伴着船行,徐徐的风吹拂着,一点都感觉不出当时正值盛
夏。

  甲板上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有的高谈阔论、有的低声聊天、有的沉思、有
的柔情依依。

  大部份的人上来逛一逛、看一看之后就走了,留下来的大部份是情侣,两相
依偎着,时间对他们而言,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夜,渐深了,人群逐渐散去之后,在船侧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年纪大一些,
大约三十几岁,一个年纪轻些,大约廿八至三十岁,从上来甲板之后一直没有移
动,两人几乎没有对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海景。

  以我的观察,这种现象,应该是一个正有事,一个陪着她出来散心。

  年纪大些的那个,一动都不动地看着海面;年纪小些的,不时看着她的那一
个,是作陪的,行程安排与船票应该是她订的。

  我走过去,站在她们的旁边,跟她们一样看着海景。

  年纪小的看我站过去,就轻推年大的,看是否要移开,但年大的那一位似乎
想事情想得太深入了,动都不动,这样,反而让年轻的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笑了
一下。

  我也回以微笑的说:「Hello !很美喔!听说海上的日出更美,明早别错过
了。」说完,年轻的对我笑一笑,我就回舱房休息了。

  我很清楚,当女人有心事时,不要去打扰她,让她静一静。我若继续站在那
里,就显得我只是一个「真顾人怨」的人了。

  我很喜欢日出,各地方各式各样的日出都不会错过,何况这么好天气的海上
日出,更是要把握。

  一早,天还没亮,我就起身到甲板上等着了。

  日出最美的过程,是太阳露脸之前的种种现象,在露脸的霎那是最精采的,
然后短短的大约一两分钟时间,太阳全部露出,大放光明之后,就结束了日出的
过程。

  在等待日出的时刻,那两个女人出现了。「早呀!」

  我转身向她们打招唿,「你比我们更早!」两个同时笑着回我。

  我说:「难得搭船,我不想错过海上的日出。」

  她俩就站在我身旁,边看日出边聊天。

  她们是姊妹,都已婚,姊住中坜,妹住景美。

  姊是家庭主妇兼店员跟会计,家里开饮料批发的店,有两个小孩;妹刚结婚,
上班族,从事商业设计。

  这次出来,是因为姊家里有一些一言难尽的事。

  我在想,姊连小孩都没带出来,应该是很重大的事了,或许正处在某一个转
捩点。我也不好太深入追问,就尽量说些能让她们开心、愉快的事。

  她们问我:「一个人?」

  我说与家人一共七个人,分住两个舱房,他们应该还在睡觉。

  我们从商业设计、印刷,聊到商业经营,也聊到一些旅途的经历,还蛮投缘
的。

  我与姊姊的年纪相若,同样是经营事业,我从事的一些设计工作与妹有些相
关,于是聊得十分愉快,不知不觉太阳都快露脸了,我要她们赶紧盯着看,太阳
出来是很快的,一下下就全部出现。

  她们问我:「为什么?」

  我说:「你把整个天空从东到西划一条直线,以太阳的大小算起来有多少倍
大,然后除以从日出到日落的时间,就知道太阳要走多快了。」

  果然没错,太阳很快的就全部露出海面,姊妹很感谢我昨晚邀她们看日出,
觉得不虚此行,真的是很特殊的日出经验。

  我说:「啥事都不做,睡觉,也是一天过,今天早点起来,就多了一个海上
日出的经历,我也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认识你们。」

  说完,妹赶紧说:「是我们的荣幸吧,你才是我们的贵人。若不是你,我们
说不定还在睡觉呢!今天看日出,心情很好,感觉人生很有希望。」

  妹在说的时候,姊不住地点头、认同。

  说着说着,我邀她们一起到处走走,顺便到餐厅用早餐。

  我们吃完早餐后,她们问我:「你待会有什么事?」

  我说:「没有。」

  妹接着说:「看你过得很豁达,见识又广,我们有一些私人问题想要请教,
现在遇到瓶颈,卡在路口,不知你方不方便?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

  果真有事!也算是凑巧,我们相遇了,彼此聊得又那么愉快,人家都已经主
动邀约了,我就与她们去她们的舱房。

  进了舱房,我看她们连行李都没打开,桌面干干净净的,连床舖都整整齐齐
的,我很明白她们不是来渡假的。

  来渡假的桌上,通常会有一堆简介(导览)、一堆零食、一堆化妆品、保养
品……

  我心里有数,事情应该没那么容易解决,我还是先听听她们怎么说。

  妹妹先开口了:「姊姊家因为姊夫病逝,婆家不谅解,认为是姊姊带衰,一
点忙都不帮;店的经营又因为姊夫的去世,业绩减少许多,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姊想说是不是要结束营业,小孩是夫家的,就留给夫家,自己北上找个工作以维
持生计。」

  姊姊接着说:「饮料批发需要很多的交际,也需要体力去送货,我要照顾小
孩,应付不来。我是学商的,记记帐还行,可是若要我放小孩在中坜,我……」

  姊姊说不下去了,一直擦着泪水,妹也跟着掉眼泪。

  我安慰她们:「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除非自己先放弃。」

  我拍着姊的肩膀说:「我能体会你的煎熬,你老公的病绝对不会是一个月、
两个月的,这段路,你走得很辛苦……」

  才说到这,姊姊的泪似乎决堤了,狂泻而下。

  这时候,她需要一个人能够了解她、安慰她,我轻拍她的背,再把她的身子
拉靠近一些,拿她手上的面纸帮她擦眼泪。

  她还是越擦越掉,我看得心疼,于是两手轻抱着她的头,用嘴唇去接她的泪,
她把眼睛闭上,却还是忍不住涌出的泪水。

  我将她的手拉过来,环抱我的身体,将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手轻拍她
的背,一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的泪,还是一滴滴的潸潸而下。

  我亲吻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她的唇……她抱紧了我,热烈地回应着。

  我也抱紧了她,亲了好久、好久。

  一阵子后,妹妹见我在看她,微笑的以大拇指比出「赞」的手势,要我继续。
得到妹妹的允许,我继续亲着姊姊,手摸着姊的乳房、全身……

  姊姊的反应更激烈了,全身扭动了起来,我拉着她的手伸进我的裤裆,摸我
的小弟弟,她好像怕它逃跑似的,紧抓着不放。

  我把裤子脱下来,把她的头按下去,她对着我的小弟亲了起来……

  这时,她的眼角虽然还含着泪,却是不再掉下来了。

  我把她的头拉回,继续亲她的唇,脱掉她的衣服,拉她到床上躺下,一手抚
摸她的乳房,一手抚摸她的阴部,发觉她下体很滑、很湿。

  我将她的双脚拉开,对准她的阴部,轻轻的插入,她下体跟着我的节奏,上
下上下地迎合着……

  我对着妹妹眨一下眼,妹妹也对着我眨眼睛;我微笑一下,妹妹也跟着微笑
一下;我装一下鬼脸,妹妹也跟着我装鬼脸……

  我正在干着她的姊姊,若再一边与妹妹玩下去,射出来可能要很久,于是专
心地用力抽送着……

  没多久,我射了,姊姊像久逢甘霖般地向上挺、迎接着……

  办完事,我继续抱着姊姊,姊姊也撒娇的将头靠在我胸口上,一只手拨弄着
我的胸毛。

  妹妹靠过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谢谢你!」

  姊姊也张开眼睛,对着我笑了一下。

  我对妹妹比着我的脸颊,意思是请谢谢这里,她亲了一下我的脸颊;我再比
着我的唇,她亲一下我的唇;我再比我的老二,她嘟着嘴,不理我。

  我用拇指比着她刚才「赞」的手势,然后再比我的老二,她勉为其难地抓着
我已软掉的老二亲了一下。

  有这个机会,哪可能放过妹妹?我把妹妹拉过来就亲了起来。

  船上的床舖很窄,挤两个人若都不太胖的话还勉强可以,挤三个人是不可能
的。

  姊姊见我亲了妹妹,就坐过去另一个床舖,妹妹可能也没想到我会亲她,有
点挣扎,可是,只是挣扎一下下,她就抱着我勐亲了,比她的姊姊还豪放。

  我把妹妹的衣服给脱了,掉过头,狂乱地亲吻着她的阴部,我把渐渐硬起来
的的老二塞到她的嘴里,抽插着……然后再掉过头,插入妹妹的阴部,两个肉体
不断地碰撞,发出有节奏的拍打声。

  姊姊有点羞愧地避开着我的眼神,我示意她过来亲我,她蹲跪在床边,亲着
我。我一只手摸着妹妹的乳房,一只手摸着姊姊的乳房,我的老二更硬了。

  我坐了起来,在床缘拉着姊姊坐在我身上,她面对我插入,动了起来。

  妹妹时而将乳房对着我的嘴,不断动着;时而亲一下我的唇;时而下床去,
扶着姊姊的屁股,摸一下我的老二。姊姊动得差不多了,就换妹妹上。姊姊好像
比较喜欢我的胸毛,总是亲舔着我的胸部。

  我们换了好几个姿势,姊妹俩轮流插入,一直做、一直做……

  终于,我缴械了,射在两人的身上,两人以手拨玩着我的精液……

  休息片刻之后,我看一下手表,都快九点了,船应该快到那霸。

  我事先已报名参访那罢首督府及国际通的半天行程,该去与家人会合,于是
告诉她们,我该走了。

  回到舱房时,老婆、儿子问我:「去哪了?怎到处找不到人?」

  我说:「我遇到熟人,到他们的舱房聊天。时候也不早了,该去用早餐,以
及准备下一个行程。」

  到了那霸后,我陪家人跟着团游玩,中午以后回邮轮,然后就是回程了。

  我们报名参观驾驶舱的活动,以及一些才艺教室的韵律舞教学。

  晚上是大餐时间,主菜号称是台北某五星级饭店厨师客串主厨的鹅肝酱牛排,
我们早早就去排队等吃。

  在餐厅,远远的看到两姊妹也在用餐,我对她们笑一下,算是打招唿。

  用完餐之后,带家人去看了场秀,陪小孩聊一下天,就说:「我到甲板看夜
景。」

  到了甲板,我没看见两姊妹,于是到她们的舱房,敲门。

  她们让我进去后,跟我说:「谢谢你给我们的一些启示,让我们感受活在当
下、享受当下的意义。姊姊回去后将勇敢的面对一切、克服一切困难,再怎样也
是要把小孩带在身边,像你对你的小孩一样的疼爱与照顾。我们娘家还过得去,
可能我会先与小孩回娘家,白天小孩托我妈照顾,我也可以放心地去找一份工作
做。」

  我笑着说:「是啊,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恭喜你,想通了,这一趟,没白来
了!」

  我们就这样聊着姊姊的计划、将来……

  那晚,我们没有任何的性爱动作,也没有提到早上的激情。

  女人,就是那么怪异,从头到尾,我只有听,也只是说了几句体贴的话、激
励的话而已,我没给任何具体的建议,得到的感激与回报,却是那么的丰厚。

  第三天早上,天空有点阴雨,海浪也大了点,船行有点颠簸。

  还好,中午就可以回到基隆了,我隔船舱的窗户望着窗外,想到姊姊可以与
她的小孩一起共渡他们的将来,我微微地笑了……

               
TOP Posted: 2018-01-04 12:28 | 回4樓
虎痴


級別:風雲使者 ( 13 )
發帖:11806
威望:8423 點
金錢:2264 USD
貢獻:24897 點
註冊:2014-01-21



(六)琳达与她的同乡们

  话说几年前,因为双胞胎小孩需要照顾,我聘了一个菲佣,叫琳达。

  我跟中介公司非常熟,也介绍过几宗生意给中介公司,这家中介公司都是老
板亲自去挑适合的人选,他说,交给他办就是了。

  刚见到琳达的时候,惊为天人,外型很亮丽、很漂亮,身材保持得也很好,
23岁,大专毕业、未婚。

  过了几天,中介公司来电问满不满意?

  我还问说:「你到哪找来这么高水准的?」

  仲介说:「每个家有每个家的需求,有的家故意要丑一点、老一点的(老婆
怕老公偷吃);有的家别具居心(想找那个便宜又漂亮、又可免钱玩的),都是
要我先拿照片给他们挑选,若我拿你家那个给他们挑,不流口水,不抢破头才怪!
因为你信任我,所以,你家那个是没照片的。」我原先的构想是找一个高程度、
说英语的,在带小孩的时候,顺便教英语。

  结果发现菲佣的口音很重,根本不是标准英语,小孩学了,以后反而不好纠
正。

  不过这个琳达算是很疼小孩的,把我们家的小孩捧在手掌心般呵护着。

  曾经有邻居告诉我,在街上看到我们家菲佣带小孩去上学,手拿洋伞,就只
遮着小孩,看得好羡幕。

  渐渐的,琳达与我们家人混熟之后,我们常一起聊天。我很少看电视,她整
理房间的时候,就站在我电脑桌旁,看我在干么。

  我问她菲律宾的家乡在哪?我可以上网看一下。

  我上了Yahoo 菲律宾网页,要她输入,原来是在吕宋岛北边靠海,她还搜寻
了她的学校,然后告诉我一些家乡的事。

  我有时还会教她做一些菜,我们家不给菲佣买菜或购物,都是由她列了单之
后,与她一起到超市买。

  有时,也会与我一起到我的办公室打扫。有一天下午,我提早下班,琳达在
厨房洗蔬果,准备晚餐。

  我进去厨房,看厨房灯是暗的,我问:「怎不开灯?」

  琳达说:「看得到,不需要。」

  我过去把灯打开,然后站在琳达后面,靠得蛮近的,琳达不只没有稍微回避,
反而回过头对我一笑:「老板(她都叫我老板)回来了?」

  学过行为语言的都知道,她若防着我,或对我印象不好,我若靠得太近,她
会觉得不舒服,她会移开。

  但若是没离开,反而对着我笑,就是对我印象不差且没防范我。

  「是呀,早点回来看你啦!」然后我更靠近了,下体都碰到她的屁股了。

  琳达还是照洗她的蔬菜,我手抓着她的腰,下体磨着她的屁股,她停下洗蔬
果的动作,静静地趴着,我用手把她的裙子翻了开来,手摸她的屁股、然后伸到
前面去摸她的阴部,她的屁股摇起来了。

  我抱着琳达,从后头亲吻她的耳、她的颈,然后把她转过来,亲吻她的唇。

  在亲她时,琳达也抱住了我,两片舌头搅来搅去的,我把她抬起坐在流理台
上,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那天在厨房,我们有了第一次。

  因为她还要去幼稚园接小孩,做完之后没办法温存,我看她的神情是愉悦的,
可以感觉出她喜欢我。

  有了第一次之后,只要有机会必然进行第二次、第三次……

  在家里,半夜我到她的房间、或是趁我老婆不在时,她到我的房间、或是平
时在书房、客厅、浴室,到处都可以做。

  甚至我们还藉口去购物,停在路边在车子上就做起来了;当然,我们也去过
汽车旅馆。

  她在家里,就像我的小老婆般。

  她问我:「你是不是有很多女友?」

  我坦白告诉她:「是有一些。」

  她笑了一笑,说:「你是大花花公子。」

  还强调了那个「大」字。

  我说:「我是啊,不然你怎会跟我在一起?」

  她有一个朋友,在我家后面栋当帮佣,常带着一个小孩过来我家,长得白白
净净的,大约三十岁左右。

  很少有菲佣这么白净,我就跟琳达说:「帮我介绍一下,我想认识她。」

  琳达说:「好,我来安排。」

  有一天中午,琳达打电话叫我下午早点回去,我提过的那个朋友要来我家找
她。

  我回去没多久,琳达的朋友(姑且叫丽娜)来了,琳达就介绍说:「这是我
老板,这是丽娜。你们进去彼此认识一下。」

  琳达把丽娜带来的小孩留在客厅,要我与丽娜到琳达的房间。

  琳达怕丽娜不好意思,还与我们一起走到门口,示意我们进去,进去之后,
琳达就把房门关上了。

  我与丽娜站在门后,彼此笑了笑,说:「Hello !」,然后就聊起来了。

  丽娜说:「琳达老是说你对她有多好又有多好,我们都很羡慕她。」

  我说:「我看过你,我觉得你很漂亮,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才要求琳达介
绍你给我认识。」

  她谦虚了一下,说:「我已结婚了,有小孩了,不像琳达那么年轻。」

  我说:「你们各有不同风韵,我都喜欢,不要去比较。」

  我们就站在门后亲了起来,我慢慢地脱掉她的衣服,亲她的胸部,手摸着她
的阴部,拉她到琳达床上,躺了下来。

  琳达的床是铁床,只要动一下就会出声的那种,以前我与琳达做的时候,都
是把床垫摆在地上做,今天第一次与丽娜,总不能在地上吧!

  结过婚的女人,一般而言比较不那么猴急,虽然同样有生理需求,不是说三
十如虎吗?

  三十虎是跟你上过几次床,跟你熟了之后,她会一直想要。但不会开口闭口
就是性爱。

  因为铁床太晃动了,我小心翼翼地干着丽娜,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琳达在外头听到铁床规律的撞击墙壁声,应该知道房间里面在做什么。

  做完之后,我与丽娜温存一下,丽娜说:「我必须回去了,主人会打电话查
勤。」

  我与丽娜出了房门,琳达在客厅对我们笑一笑,丽娜说:「我回去了。」

  我与琳达在门口送她,我说:「下次假日我们一起去玩。」

  丽娜说:「好啊!」

  丽娜走后,琳达问我丽娜如何?

  我说:「你比较有劲,比较主动,比较有花样。丽娜比较文静,比较被动。
两个都各有特色。」

  说完,琳达亲起我来了,爬到我的身上磨蹭,要我干她。

  「刚刚才与你的朋友做过,现在你又要,就看你的了。你有本事让它勃起,
你就有得干,否则只好等下次。」我说。

  琳达又吸又舔又含的,她有一个绝招,就是舌舔我的屁屁(毒龙钻);一边
从后方伸手过来摸我的小弟弟;或一边舔肛门与小弟间的会阴处;不然就去冰箱
拿冰块,倒杯温水,以「冰火五重天」的方式做,十次有九次可以成功。

  琳达十分主动,甚至主动到从头到尾我只有躺着,她可以把阴部转过来放我
嘴上,用阴唇磨我的嘴唇或舌头;嘴巴还一编吃舔我的老二;然后转过身去,插
入,一直动、一直动,动到我射了或她满足了为止。

  周日,我们照着原定的计划到北海岸玩,从基隆、金山到淡水。

  那天有点下雨,阴阴的,琳达周日休假,一早就走了,我们约好在某地方会
合。过些时候,我跟家人说要去办点事,晚餐才回来,就开车出门了。

  到了会合地点,一看怎多了一个人?那人我也见过,身材比较娇小,皮肤比
较黑,脸上有酒窝,笑容有些甜甜的,也是住附近的菲佣。

  琳达说,她周日没地方去,听说我们要去北海岸,也想跟我们一起去。

  既然都约来了,怎能说不?于是我说:「好吧,Let 『s  go!」

  车上,那位娇小的(姑且称为艾琳)说:「我听琳达说你们要去玩,我很想
去,又不好意思。以前就听琳达说你人很好,丽娜也说你很好,所以我就一起来。」

  我猜测,这应该是琳达安排的。

  在车上,我就跟琳达说:「虽然我的车可以坐五个人,但若要去玩,四个比
较刚好,后面若坐三个人,会很挤。」

  声明在先,免得下次琳达又多找了她的同乡凑一脚,到时推都推不掉。

  到了基隆中正公园,天下着雨,琳达跟艾琳一对,我与丽娜一对撑着伞。

  琳达那对走得很快,把我与丽娜留在后面,丽娜紧靠着我,勾着我的手臂,
我在伞下时而亲一下丽娜,我们就像情侣般依偎着。

  我告诉她们,以前基隆叫做雨港,今天下雨,是正常的。

  然后,我们出发到金山去,在老街逛一逛之后,就到淡水渔人码头。可能下
雨的缘故,没什么人,其实雨中有雨中的景致与情趣,我与人约,除了台风会改
期或取消,从来不会因为下雨而改变。

  下了车,还是一样,琳达与艾琳走得远远的,我与丽娜又是在伞下卿卿我我。

  那时,已过了中午,我带他们到附近的咖啡馆用午餐,那附近的咖啡馆大都
与河为畔,可以边用餐边观赏河景。我们点了套餐,边用餐边聊天。

  原来,琳达与艾琳在菲律宾就是同乡、同校同学,怪不得那么亲密。

  琳达说:「艾琳早知道了你与丽娜间的韵事。」

  我说:「你到处说?」

  琳达说:「不是我说,是她猜到的。」

  「那,我跟你呢?」

  「她们早就知道了,还问我,你做得好不好?我就说,你是花花公子,很爱
玩的那个,你太强了,一次可以应付好几个。我约艾琳来,说一起去玩,艾琳就
来了。」

  听到这,我就知道这个鬼灵精在安排,她说的也都是事实,让我哑口。只是
她们把我当花花公子,到底是我玩她们?还是她们玩我?以后,我要叫她「Play
 girl」了。

  用完餐后,我问:「去哪?」

  琳达说:「去林口那家汽车旅馆,比较新的那家。」

  连汽车旅馆都安排好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从淡水到林口,其实很快,只要不塞车。

  过了关渡大桥,从五股交流道上林口,转入那家旅馆。

  门口小姐看我载着三个女人,有点诡异的笑着,然后问道:「你们一共四个
人,要不要四人房?」

  我才知道,原来汽车旅馆还有四人房的,一般都是双人房,若多带一个人,
有的要多收些费用。

  四人房就不用加钱,里头有四份盥洗用具、以及四份毛巾、浴巾,不用再叫
服务生送来。

  进了房间之后,四人房是我看过的汽车旅馆房型中最大间的,楼下可停两辆
汽车,房间有两张大床,除了一般汽车旅馆该有的东西都有之外,光是浴室,就
比一般的房间还大好几倍,也多了一张按摩床。

  我们到房间之后,几个女人见到这么豪华的房间,似乎很兴奋,以菲律宾话
吱吱喳渣的,一下你推我,一下我推你的,我想她们可能在说谁先上吧!

  我坐在沙发上,要她们都过来,她们就都坐过来了。

  丽娜坐我右边,我先亲她,然后爱琳坐我左边,我亲着艾琳,琳达坐在艾琳
旁边,我构不到,就把手伸过去,扣着她的手。

  我边亲,就边脱她们的衣服,琳达也过来脱我的衣服,很快地大家都脱光了。

  我的老二早已涨得难受了,琳达蹲在我面前吸着我的老二,我一下亲着右手
边的丽娜、一下亲着左手边的艾琳,感觉还真像电视里的皇帝,众妃们服侍着。

  菲律宾女人,若流汗,身上的味道比较重。若没洗澡,要亲她们身体各重要
部位,可能要暂时停止唿吸。一次来三个,我不窒息才怪!于是说:「我们先去
洗澡。」

  一般而言,刚进汽车旅馆,男女会先淋浴,将身子洗干净。等不及的,铁门
才拉下,在汽车旁就亲起来了。

  在这,我有一个建议,偷情的,不要用肥皂,不要去洗那种有硫磺味道的。

  在洗的时候,若硬起来的话,在淋浴间就可以做了,上面在冲水,下面在做,
很刺激的,女人很喜欢,但不要射出,接着到床上做。

  做完之后,休息一下,吃吃喝喝旅馆的或自己带去的东西,看一下电视,然
后就去泡澡,若还有时间跟体力,可以再来一炮。

  那一炮看是要在浴缸、还是洗手台、还是在浴室的地上、还是沙发上、还是
八爪椅上、还是回床上做都可。然后就是休息等柜台打电话上来。

  淋浴间要挤进四个人,是不可能的,我要琳达先去洗,我们在外头等。

  在等的时候,我研究一下那张按摩床,床皮是塑胶材质,还蛮有质感的,像
是乳胶,不怕水的那种。

  床上方有一个洞,是按摩时脸趴下来的地方,顶上与床旁有莲篷头。

  看过之后,我大概知道它的用途了。我要丽娜躺上去,打开莲篷头,上头淋
下了水,淋得丽娜也吓了一跳,跳了下来。哈!这边也可以洗。

  我要艾琳去拿沐浴乳,帮丽娜抹身体,艾琳拿来后,丽娜要我躺上去,她帮
我抹。

  我先是趴着,丽娜与艾琳七手八脚抹我的身子,然后要我翻身,在翻身的同
时,琳达从淋浴间出来,看到这景像,也笑着走了过来。

  她拿起沐浴乳就往我的老二倒,再搓呀搓的,然后要两个女生也来搓。

  琳达拿着沐浴乳继续倒在我身上,走到我旁边再与我亲一下,然后继续倒,
倒很多很多。

  琳达爬到我身上,用她的乳房搓洗我的身子,下体也一直磨蹭着我的身体,
另两个女人看呆了,还有这玩意。

  抹到我的老二时,就用双乳夹着我的老二上下搓揉,然后也不管老二上头是
否有泡沫,嘴巴就含下去了。

  含完了,就一屁股坐了上去,上下动着。

  那两个女人看她这样动,因为大家的全身以及床上都肥皂沫,很滑,动得有
些不太稳,就过来帮忙,一个扶着琳达的手、一个扶着琳达的屁股。

  动了几下之后,琳达下来了,要艾琳上去,艾琳手摸着自己的阴部,把阴部
稍微给张开,然后坐了上来。

  艾琳的性经验应该不是很丰富,算是生涩的,光是进去就费了一些工夫,琳
达在她的阴部抹了些肥皂泡,然后压着艾琳的身体往下坐。

  这回,全根进去了,艾琳还是不太会动,这下换丽娜急了,两手抓着艾琳的
身子上下推动着。

  丽娜的下体离我的脸很近,我把嘴移到丽娜的阴部,舌头舔着,丽娜感受到
我在舔她,下体动呀动的,要我舔她的重点部位。

  艾琳动没几下之后,就换丽娜上来了。

  姜还是老的辣,丽娜轻轻插入之后,屁股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地移动着,
其他两个女人看她这样动,一个在她的后头抓着她的奶子搓揉着,一个蹲在椅子
旁,以手指拨弄丽娜的豆豆。

  丽娜好像快高潮了,越动越快,离开我身子时,一股温温的水流了出来,滴
在我身上。

  丽娜下来之后,几个女人就七手八脚的帮我洗身体。

  说实在,两人帮我洗还好,三个帮我洗,永远洗不干净。一个抹肥皂、一个
搓、一个冲。

  冲完的地方,抹肥皂的还在抹、搓的人还在搓,她们只洗我的重要部位,老
二不知给她们搓洗几百、几千下了,还是泡沫一堆。

  于是我说:「我进去冲一下,马上出来。」

  我进去时,丽娜也跟了进来,说要帮我洗。

  她再度帮我抹肥皂,我也帮她抹,两人就抹来抹去,用身子抹。

  我在她耳边轻声问:「刚刚爽吗?」

  她含羞的点点头,就拿起莲篷头帮我冲水,我接过莲篷头也帮她冲,我将莲
篷头对准她的下体,连续不断地冲,手一边逗弄她的豆豆,女人的身体就是那么
奇妙,边冲水,阴道里边竟然还是滑滑的。

  我们可能冲洗得有点久了,从玻璃门外其实可以看出我们在做什么。

  琳达把门打开,问:「你们洗好了没?」

  我用莲篷头的水去喷她,她叫了起来,冲进来抓我的莲篷头,丽娜见状赶快
闪身出去,要艾琳也进来洗。

  淋浴间一下子挤进了三人,还好是豪华客房,淋浴间够大,三个人还可以挤
在一起。

  我用莲篷头冲洗着两个人的身体,两个人前后左右转着,让我冲洗,然后换
她们帮我冲水,这下,我不给她们抹肥皂了,免得永远洗不完。

  洗完澡,抹干净身体后,我们一同上床了。几P 几P 的,从年轻时就玩过,
也被玩过,所以还可应付。男人就只有那么一根,加上十只手指头以及一张嘴;

  女人却各有三个洞,要真的满足她们,你会被操死,不然就累死。所以这时
候,最好的方式就是躺着,让她们玩你,到最后才由你收成。

  记得多喝水,否则光是亲她们嘴、亲她们的身体、吃她们的阴部,就够你口
干舌燥了。舌头不滑,干干的很难受。

  还有,千万不要吃「威尔刚」或是抹壮阳药、或是吸食毒品之类的。能挺就
挺,不能挺就不要勉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要老想当「超人」。

  最好要学会一些让女人高潮的功夫,练就「只做,不射」的功夫。像我,可
以不用进入女人身体,就能搞得女人高潮不断。当女人高潮过后,你有没有进入
都不重要了。

  写到这里,有些感触,当女人把你定位为「花花公子」,她们若找你,不用
转弯抹角,在一起就是玩乐。我就是这样,与琳达的同乡,玩过好几个,若有新
的、好的对象,琳达就会问我「要不要」?我想,我与她在这个圈里,还真的打
出名号了呢!

                【完】

               
TOP Posted: 2018-01-04 12:28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01-20 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