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重生诡情之我是谁 作者楚生狂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重生诡情之我是谁 作者楚生狂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旺仔小辛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6
威望:12 點
金錢:1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24

1024
TOP Posted: 2017-12-01 22:45 | 回3樓
明栈初雪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54
威望:40 點
金錢:3 USD
貢獻:248 點
註冊:2017-05-03

 二  和表姐的手淫游戏

  美女公寓里,冲了澡的方玉龙穿着汗衫和沙滩裤坐在客厅里玩游戏。这是方
玉龙在海城的第二个夜晚了,对无女不欢的方玉龙来说,留在海城简直就是个磨
难。所以今天晚上,方玉龙准备碰碰运气,和娇蛮的表姐突破最后的障碍,以后
他来海城就不用忍这么辛苦了。沐浴过后的方樱穿着性感的蓝色冰丝吊带睡裙,
坐在方玉龙身边看方玉龙打游戏,饱满的乳房将胸口高高撑起,两个小巧玲珑的
乳头都隐隐可见。

  夏沫和赵未央也冲了澡,但两女都在睡裙里面穿了件小背心。如果方玉龙不
在,她们也会像方樱那样,方玉龙在公寓里,两女便有所收敛。方玉龙在玩一款
新开发的三国网游,里面的女性玩家可以和男性玩家结婚,方玉龙是金钱玩家,
一身装备非常炫酷,吸引了许多追随者。方玉龙在里面选了个「临时老婆」,方
樱听到方玉龙和对方语音聊天,在方玉龙身上狠狠掐了起来。

  夏沫坐在旁边沙发上看电视,却不时关注着方玉龙和方樱的举动。看本方樱
穿着性感的睡裙挤在方玉龙胳膊上,夏沫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怎么能这样,再这
么说,方樱也是玉龙的表姐,这样也太过暧昧了。

  方玉龙关了语音聊天,对方樱说道:「大家组队打个副本罢了,我连她长什
么模样都不知道。」

  方樱哼了声说道:「老公老婆叫这么亲热,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方玉龙压低了声音在方樱耳边轻声说道:「姐,你今天从陵江赶过来挺累的,
一会儿我给你做按摩吧。」方樱听了脸色微红,她知道方玉龙是让她睡觉前到他
房间里去幽会。

  到了快十一点钟的时候,大家都回房睡觉。「樱子,我看你和方玉龙关系转
变了很多,玉龙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你们的关系了。」房间里,赵未央问方樱。

  「嗯,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听赵未央说起自己和表弟的关系,方樱有些
脸红,虽说赵未央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也跟赵未央说过她和方玉龙的事情,可那
时候她和方玉龙的关系还没确定呢,现在确定了关系,她要和表弟正式成为情侣,
说起来挺难为情的。

  「那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这样啊?」赵未央居然用手势比划了个
性爱的动作,羞得方樱涨红了脸。

  「哪有这么快啊,我们就亲过。」方樱坐在床边,并没有上床。

  「樱子,你还在等什么啊,不会还要去跟你的情人弟弟幽会吧?」

  「是啊,他还要给我按摩呢,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变成一只大灯泡。」赵未央看着方樱离开房间,有些
怀疑方樱的话,方樱在陵江这么长时间了,她和方玉龙上过床也不一定了。

  方樱的房间里,方玉龙抱着方樱在床上打滚。「姐,你昨天没来,我可想死
你了。」方樱的冰丝睡裙虽然不够透明,但轻薄柔滑,摸在上面极为舒服。轻柔
的睡裙被方玉龙压着,勾出美少女那对饱满玉乳的完美轮廓,连两个娇小的乳头
都极为显眼。方玉龙说完便低头隔着睡裙含住了美少女的乳房。

  在陵江的时候,两人也曾这样亲热过,但时间很短,更多时候两人是亲吻对
方的嘴唇。方樱被方玉龙含着乳头吮吸,没几下便觉得全身臊热起来,柔滑的身
子在方玉龙的吮吸下轻轻颤抖着。方玉龙飞快拉下了他的汗衫,光着上身压在了
方樱的身上,嘴唇也贴到了方樱的红唇上。

  闻着方玉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雄性气息,方樱的身子变得更加火热,紧紧抱着
方玉龙扭在一起,两人的胸部紧贴在一起,隔着丝滑的睡裙摩擦着。方玉龙一边
亲吻着方樱的红唇,一边抚摸着美少女的玉乳,大手顺着柔滑的睡裙向下滑去。
在方樱的娇喘中,方玉龙的大手滑进了美少女的裙摆,抚摸着光滑的大腿和小腹,
最后又插进了美少女薄薄的内裤里。

  「小坏蛋,你想干什么?」第一次被别人抚摸私处,方樱本能的夹紧了双腿,
喘着气将方玉龙推开了半尺的距离,双手捧住了方玉龙的脸蛋,脸色如同火红的
晚霞。方樱可不知道方玉龙的性欲旺盛得超乎她的想象,虽然和方玉龙有了身体
上的亲密接触,但方樱还不想在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合租的公寓里跟方玉龙发生关
系,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她的房间两边都住着人呢,万一被其他两个女孩听见了
都尴尬啊。

  「姐,我想要你。」方玉龙被方樱捧住了脸,压在美少女阴阜上的手指用力
钻进了方樱紧闭的双腿间,在美少女的阴唇上轻轻揉弄着。

  「今天晚上可不行,姐还没准备好呢,我们亲亲就好了。」

  「姐,我可难受死了。」方玉龙从美少女的内裤里抽出手掌,抓着美少女的
一只玉手伸到了他的裤子里。

  「臭小子,你要死了。」方樱没想到表弟会直接拉着她的手伸到他内裤里,
直接摸在了他的生殖器上。天啊,这么热!这么大!是他的鸡巴吗?方樱也曾偷
偷看过方玉龙兴奋勃起在裤子上顶出帐篷的样子,但对方玉龙的肉棒具体有多大
没什么概念,现在突然抓在手里,让她甚是惊讶。

  「姐,我真的难受死了,你总不能让我一直这样憋得吧?」方玉龙低头轻吮
着方樱的玉乳,大手又滑进了美少女的内裤里。

  「那也不能在今天晚上……我们回陵江再……做……」方樱羞红了脸,一手
抓着方玉龙的肉棒,一手抚摸着他的脑袋。

  「那今天晚上怎么办?」经过方玉龙的努力开垦,他的指尖已经压进了方樱
的阴唇间,轻轻拨弄着美少女滑嫩的阴唇。

  方樱曾经幻想过方玉龙自摸,如今真被方玉龙抚摸敏感的私处,心里的欲望
早被勾了起来,大腿紧紧夹着方玉龙手指。「玉龙,要不……要不……我帮你弄
出来吧……」方樱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能不能坚持住就不好说了,万一让赵未央
和夏沫听到了动静,那还不羞死人啊。方樱干脆主动提出给方玉龙手淫,只要方
玉龙射了出来,他就不会这样缠着她了。方樱还是处女,主动提出给方玉龙手淫,
让她羞不可耐。

  方玉龙听方樱说要给他手淫,也好过没有,便飞快脱下了裤子,光溜溜地坐
在大床中间。方樱第一次看到方玉龙勃起的肉棒,心里再次惊叫起来,这么粗,
这么长,还这么奇怪。难道男人的肉棒都是这样的?显然,方玉龙的肉棒已经颠
覆了方樱对男人性器的认知。

  「姐,你快帮我摸摸。」方玉龙抱着方樱坐到他身边,两人身体靠在一起,
方樱坐在方玉龙的左大腿外侧,双腿压在方玉龙的左侧大腿上,双腿又伸到方玉
龙的右腿弯下,被方玉龙的右腿压住了。方樱再次握住了方玉龙的肉棒轻轻捋动,
虽然没有真的性交刺激,但在此时此刻,这已经能让方玉龙感受到最大的快感。

  「玉龙,就这样吗?」

  「姐,动作幅度再大些……对,就这样……好舒服……姐,你的手真软……」
方玉龙紧紧抱着方樱柔软的娇躯,伸手将美少女的内裤拉到了膝盖处,粗壮的指
节和美少女的阴户来了个彻底的亲密接触。

  「臭小子……就知道你叫我过来没安好心。」方樱紧靠在方玉龙身上,紧闭
的阴唇间已经分泌出了许多淫水,方玉龙的手指很容易就滑进了她的阴唇。虽然
方樱身上还穿着睡裙,但裙摆并不能完全遮住她的私处,方玉龙低头看着美少女
的私处。方樱的私处得到了方兰的遗传,阴毛黑亮浓密,但却少些,只有阴阜上
方那一片儿。下面的阴唇就只能看到半边,粉嫩粉嫩的,色泽比不上卢梦令那样
的极品,但在女人中间也算娇嫩了。

  「姐,你下面真好看。」方玉龙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去摸突起的阴唇,羞得
方樱低头不敢看他,只低声说道:「臭小子……不许看……」

  赵未央不相信方樱和方玉龙之间没发生过特别的事情,等方樱去了隔壁房间,
她也悄悄走到了方樱的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人在说什么。一开
始,方樱是躺在床上让方玉龙按摩的,方樱在问方玉龙昨天晚上干了些什么,方
玉龙就把他冒充赵未央表弟的事情说给方樱听。赵未央听得时断时续,到后来就
没什么声音了,然后就听见方樱说,小坏蛋,你想干什么?再后面又没有声音了。

  小坏蛋,你想干什么?赵未央听不见声音了,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边走
还一边再想方樱的那句话。那小子现在和方樱在干什么呢?赵未央躺回到床上,
一闭眼,脑海里浮显出她和方玉龙玩柔道时的情景,还有她穿着泳衣让方玉龙给
她按摩,纤纤玉手忍不住摸进了她自己的睡裙。

  夏沫回房后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又从床上坐起来。不行,我要去拷问一下大
外甥,他和方樱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不能让他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赵未央
的房间和方樱的房间是在一起的,夏沫的房间和方樱的房间隔着一间书房。夏沫
出门就看见赵未央把耳朵贴在方樱的房门上。夏沫立刻又退回了房间。什么情况?
赵未央在偷听,难道方樱去了方玉龙房间?这么晚了,方樱去玉龙的房间干什么?

  夏沫依在门口不时探头去看赵未央,过了好几分钟,赵未央才回房去。夏沫
见赵未央的房门关上了,她才走到方樱门口,学着赵未央的样子偷听房间里的情
况。当然,夏沫什么也听不到。她轻轻转动了门把,发现门被锁上了。方樱在玉
龙房里,赵未央肯定是知道的。夏沫想了想,又去了赵未央的房间。赵未央正在
自摸,门突然被轻轻打开了,吓得她立刻将手从裙子里抽出来,只是内裤还没来
得及拉上,只得拉着床单盖在她身上。赵未央以为是方樱回来了,正想问方樱怎
么这么快就从情人弟弟那里回来了,却发现进来的是夏沫。

  「沫沫,怎么是你?」房间里的光线昏暗,赵未央从床上坐起来,顺势将内
裤拉上了点。

  夏沫没注意到赵未央的异样,坐到赵未央身边轻声说道:「未央,你说玉龙
和小樱是不是玩得太过火了?他们可是表姐弟,现在又不是旧社会。」

  赵未央心想,你就为了这事来找我啊,吓死我了。「沫沫,你不会是吃醋了
吧?」

  「什么啊,我就是觉得玉龙为小樱受伤后,两人关系就不太正常了,这可不
是好兆头。」

  「那你觉得什么是正常?像以前一样见了面整天打打闹闹才正常?」

  「不是啊,我是觉得两人在朝恋爱的方向发展,难道你没觉得吗?」

  赵未央「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对着夏沫说道:「沫沫,你不知道方玉龙是
你姐姐领养的吧?」

  「未央,你说什么?」夏沫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解地看着赵未央。

  「方玉龙是你姐姐和姐夫领养的,他们很早就有让樱子嫁给方玉龙的想法了,
樱子在学校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只不过那时候方玉龙还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世,上
次方玉龙为了救樱子受伤,估计两人的关系已经挑明了吧。」

  夏沫完全呆住了,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她和大外甥以及大外甥和方樱之间的
亲密关系是不分彼此的,没想到另外两个人要结成夫妻了,她成了单独的一个人。
她的大外甥竟然不是姐姐亲生的,怎么会这样呢?突然间,夏沫有种被欺骗的感
觉。

  「沫沫,你怎么啦?」

  「没什么,他们俩竟然一直瞒着我。」

  「我想他们也不是故意的。以前方玉龙和樱子之间没有情人的感觉,如果方
玉龙对樱子没意思的话,你姐姐就不会告诉他身世。」

  夏沫离开了赵未央的房间,经过方樱门口的时候,夏沫有些难受地盯大房门
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大外甥和方樱在房间里干什么,会在亲热吗?想到以前
和大外甥在一起度过的暧昧时光,想到大外甥对着她的睡裙打飞机的情景,夏沫
怅然若失。一直以来,她和方樱都把方玉龙当成调笑捉弄的小弟,现在方樱和方
玉龙真的亲亲我我了,她却成了孤家寡人。

  房间里,方樱已经脱下了内裤,岔开了双腿坐在方玉龙双腿上,下垂的冰丝
裙摆遮住了两人的性器。她一手扶着方玉龙的肩头,一手套弄着方玉龙的大肉棒,
感觉手酸了就换只手。不是说男人很快就会射出来的吗,怎么玉龙还不射精呢,
难道她所学过的生理知识都不对?方樱坐在方玉龙腿上轻晃着身体,她在为方玉
龙套弄肉棒的时候,方玉龙也在为她服务。只见方玉龙一手抓着美少女的臀丘,
一手轻轻拨弄着美少女的阴蒂,还不时将手指卡进阴唇间来回摩擦。美少女的小
骚穴里已经流出了不少淫水,点点滴滴落在床单上。

  方玉龙是久经花丛,方樱给他手淫虽然有些小刺激,但不足以让他完全兴奋,
甚至有些冷静的体会着美少女给他手淫的与从不同之处。方樱却是第一次和男人
玩这种羞人的事情,也是第一次被男人手淫。每当小骚穴里淫水涌出的时候,她
都把持不住自己的身体,靠到方玉龙的身上,让方主龙亲吻她的红唇和脖子。方
玉龙低头隔着冰丝的睡裙吮吸着方樱的玉乳,一手死死抱着美少女的后腰,一手
从美少女的胯间穿过,手指卡着美少女的阴唇揉弄着对方敏感的阴蒂。方樱上下
的敏感点都被方玉龙刺激着,全身不停颤抖着。

  喔!又要来了!比自己自摸舒服多了!方樱一手扶着方玉龙的肩膀,一手握
着男人的大肉棒快速套弄着。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即便房间里的开着空调,
两人身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突然间,方樱手里的大肉棒一阵颤动,一股火热
的精液激射而出,从美少女平滑的小腹一直喷到了饱满乳房的下缘。

  方樱只感觉到胸口和小腹一股滑腻的温热,知道方玉龙射精已经射精了,娇
嗔着说道:「小坏蛋,你要射了也不说一下,弄得我身上都是。」方樱挺直了身
体,冰丝睡裙顿时贴到了她的身上,和皮肤上滑热的精液沾在一起。

  「姐,别停下,再捋几下。」方玉龙正在射精的兴奋点上,见方樱停下来,
双手用力抱住了美少女的臀丘使劲搓揉着。方樱又抓着方玉龙的肉棒快速套弄了
几下,又一汩精液激射而出。这次被方樱的裙子挡住了,全都沾在了冰丝裙上,
又弄在方樱的玉手上。

  「小坏蛋,这下好了吧,我身上都被你弄脏了。」方樱俏脸通红,推开了方
玉龙,小心脱下自己的睡裙,怕裙子上的精液再弄到她身上去。脱下睡裙,方樱
看着黄浊似鼻涕的精液,将精液团在了睡裙里面,用裙子擦着沾在她身上的精液,
一边擦还一边说:「你的东西真脏。」

  脏吗?姑姑每次都吮得很开心呢。方玉龙看着方樱娇嗔的模样,从后面抱住
了方樱光滑的身子,一手滑到美少女的玉胯间说道:「姐,下次射在你里面就不
脏了。」

  「想得美!我才不要你射在里面呢。」也许是感觉冰丝的睡裙擦不干净,方
樱又用她的棉质内裤擦了下,挣开方玉龙的怀抱,光着身子走到衣橱前,找干净
的睡裙和内裤穿上。

  方樱喜欢运动,那赤裸的身体修长而唯美,走在方玉龙面前像跳舞一样。方
玉龙下床走到方樱后面,问方樱能不能做一字马。「可以啊。」方樱扭头看着方
玉龙,以为方玉龙不相信,将右腿从方玉龙的身侧抬起,靠在了方玉龙的肩头,
而她自己饱满的乳房压在雪白的大腿上。方樱双腿修长,抬起的玉腿比方玉龙高
多了。方玉龙一手勾住了方樱的肩膀,将美少女抬起的玉腿夹在两人的中间。

  「姐,你的腿真美!」方玉龙抱着方樱的玉腿,在美少女的小腿上亲吻起来,
一只大手沿着美少女的大腿内侧往下抚摸着,一直摸到美少女耻毛柔软的阴阜,
在那地方来回抚弄,逗得方樱全身酥软。

  「小坏蛋,不许再玩了。」方樱放下玉腿,从衣橱里挑一条长及臀部的汗衫
式睡裙,又选了条带蕾丝边的粉色纯棉内裤穿上,和方玉龙热吻一番后离开了房
间。

  赵未央被夏沫打断后没了手淫的兴致,夏沫走后在床上翻来覆去,总觉得今
天的床上长满了刺,怎么睡都不着。死樱子,有异性没人性!有了弟弟情人连姐
都不管了,也不过来陪姐聊聊天,解解闷。正当赵未央想起来再次去偷听的时候,
方樱轻轻打开房门溜了进来。「我还以为你不过来睡了呢?」赵未央坐了起来,
看着进门的方樱又压低了声音问道:「那是什么感觉啊?」

  「什么什么感觉?」方樱知道赵未央误会她和方玉龙做爱了,装起傻来。

  「就是和方玉龙那个啊,你在他房里那么长时间,都够做两次了。」

  「未央,你胡说什么啊,我跟玉龙什么也没做。」方樱心想,她没跟方玉龙
正式性交就不算做爱,那就是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你换裙子干什么,还连内裤都换了。」赵未央掀了下方樱的裙
摆,刚才的白内裤变成了粉红色的。

  「他房间空调温度开得高,我出了些汗就换了干净的睡裙和内裤嘛。」

  「真的吗?要不要我去感受一下他房间里的温度?别心为我不知道,他房间
里的温度比我们房间还低。」

  「别……我帮玉龙打飞机,他射在我裙子上了。」

  「那他有没有帮你摸?」

  「摸了。」

  「什么感觉?」

  「未央,要不要让玉龙来给你摸摸,让你感觉一下?」

  「好啊,只要你愿意。」

  王瑜可以说是整个澄江同龄人中最为骄傲的女生,从小到大,她都生活在优
越的环境里,从未为自己的生活发愁过。她也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直到在海城
看了场现场演唱会后,王瑜发现做一个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明星才是她的梦想。

  王瑜在澄江也看过几场现场演场会,但规模和海城的演唱会没法相比,再加
上她在澄江看演场会都坐在贵宾席上,虽然能听到会场中粉丝的热情尖叫,但没
有那种身临其境的、狂热的感觉。在海城看演场会则完全不一样,她会跟身边的
观众一起叫喊,那种疯狂让她痴迷,所以她想当一个大明星。可是她在澄江可以
呼风唤雨,离开澄江就什么也不是了。王瑜习惯了衣来顺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让她去从底层开始慢慢打拼是不现实的,所以做明星就成了王瑜的一个梦想。

  这天晚上,王瑜接到了唐菲菲的电话,约她明天去吴京方山古镇玩,说有个
剧组在古镇拍一部民国戏,她喜欢的一个男明星在演男一号。自从到海城上学后,
王瑜和唐菲菲的关系便冷淡下来了,但听说自己喜欢的男明星在吴京拍戏,她立
刻接受了唐菲菲的邀请。

  一大早,唐菲菲选了浅咖啡色的休闲短裤,配上白色雪纺的宽松短袖T 恤,
又将头发捋到一边,用皮筋扎住发尾垂在胸前,样子又几分随意,却将她的自然
美展显的淋漓尽致。「菲菲,你不是要去徐源公司实习吗,怎么这身打扮?」

  「妈,我今天不去公司,源哥请我去吴京方山古镇玩呢。」

  「就你们两个人?」

  「不是,还有王瑜也去,源哥还有个朋友从陵江过来,一起去方山古镇看拍
戏呢。」

  唐母听女儿说不是跟徐源单独约会,放心让女儿去了。不一会儿,徐源开车
来到唐家,跟唐母打过招呼后和唐菲菲上了车,两人一起去接王瑜。「源哥,你
请王瑜去方山古镇玩真的是想介绍她跟你朋友认识吗?」唐菲菲回澄江后就去澄
源电子实习,知道徐源现在是澄江真正的大老板了,也听说了徐源开发银杏山被
王铁生坑了的传闻。照理说,徐源和王铁生有仇才对,为什么还要帮王瑜介绍能
让王瑜去陵戏上学的朋友呢,难道徐源还想通过王瑜去巴结王铁生?

  「当然啦,举手之劳嘛,这些事对我那个朋友来说都是小事情。」徐源自然
不会告诉唐菲菲,他把王瑜介绍给方玉龙,实际上就是把王瑜卖给了方玉龙。在
陵江,方玉龙想调教王瑜会有很多办法。

  和唐菲菲宽松休闲的打扮不同,王瑜穿了条牛仔热裤,上身是白色的立体条
纹背心,勾勒出她火辣的身材。凭心而论,王瑜的整体气质或许比不上唐菲菲,
但身体发育得比唐菲菲火辣多了,徐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想到谷琬妤在木台上
被方玉龙干晕过去的样子,徐源脸上露出一丝邪笑,不知道方玉龙怎么处置了谷
琬妤,也不知道方玉龙会怎样对待王瑜。

  「徐源,就我们三个人去方山古镇吗?」王瑜坐在后排,看着前面的唐菲菲
和徐源有说有笑,心里有些不舒服。在她心里,唐菲菲已经是个破落家庭的女孩,
徐源怎么还对她那么好呢?

  「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不过方山古镇那边还有个朋友在等,到时候介绍你们
认识。王瑜,我这个朋友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神通广大,我听说你想当明星,所
以特别约他来方山玩,介绍你们认识。」

  「真的?徐源,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朋友了?」听徐源说他朋友可以捧她当
明星,王瑜有些兴奋又有些怀疑徐源的话。

  「当然是真的了,见了面你可以跟他好好交流交流,要是他觉得你有潜力,
说不定就真的捧你当明星了。」徐源从后视镜里看着一脸充满了期待的王瑜,心
想,把你骗去陵江,等王铁生死了,你还不是任人揉捏。王铁生啊王铁生,你在
陈琳身上犯下的罪恶就由你女儿来还了。

  方玉龙第一眼看到王瑜就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肉感,弹力背心裹着奶白的身体,
胸部高高挺起,给人一种珠圆玉润的感觉,就连裸露的胳膊都给人一种肉肉的感
觉。方玉龙穿着休闲汗衫和中裤,样子就像练过健美的运动员,裸露和胳膊看上
去充满了爆发力。王瑜没想到徐源为她介绍的朋友是个比徐源还有型的年轻帅哥,
想到对方能把她捧成明星,王瑜立刻春心荡漾起来,恨不得马上做方玉龙的男朋
友。

  「方玉龙,你真认识娱乐圈里的大导演?」

  「导演不认识,演艺公司的老板倒认识几个。王瑜,听徐源说你现在在海城
上学,是什么学校?」

  王瑜听方玉龙问她上学的学校,有些不好意思了,吱唔了半天才说她在海城
一家技术学院上学。方玉龙一听就知道是所不入流的专科学校,不过他没有取笑
王瑜,而是对王瑜说,要想当明星,最好能上正规的表演艺术学校。

  「表演艺术学校?我没什么底子,那些学校肯定不会收我的。」

  「只要你想上,我可以帮你考进陵江戏剧艺术学院。」

  「陵江戏剧艺术学院?你能让我进陵江戏剧艺术学院上学?」王瑜用怀疑的
眼神看着方玉龙,对方不会是骗子吧,陵戏是那么好进的?

  「怎么,不相信?你找个时间去陵江,我可以安排你跟陵戏负责招生的领导
见面,下学期开学你就是陵戏的正式学生。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让徐源和他女
朋友陪你去陵江。」

  徐源和唐菲菲走在前面,王瑜立刻追上了徐源,对徐源和唐菲菲说道:「方
玉龙说可以让我进陵戏上学,徐源,菲菲,你说这能行吗?」

  「当然可以了。玉龙在陵江有很多路子,安排你去陵戏上学不是什么难事。
你要不相信的话,我和菲菲可以陪你去陵江。」

  王瑜听徐源和唐菲菲愿意陪她去陵江,又回到了方玉龙身边,让方玉龙安排
个时间,又问方玉龙要多少好处。王瑜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方玉龙肯帮她
自然要拿好处。方玉龙没想到王瑜会主动提到好处的事情,问王瑜有没有男朋友,
王瑜脸色微红,说她还没交过男朋友。这事王瑜也觉得不可思议,她长的漂亮,
身材又好,在学校也算是出名的美女,两年来竟然没交到一个男朋友。

  「王瑜,大家都是朋友,好处的事情就先别提了,等你进了陵戏再说吧。」
王瑜看着一脸微笑的方玉龙,心里怦怦乱跳起来,难道对方想让她做他的女朋友?

  古镇的街道都是用青砖和鹅卵石铺成,两边是明清到民国时期的建筑,也有
一些是现代修建的仿古建筑。三四米宽的街道两头这被封住了,两位主演在国内
都很脸名气,所以两边都挤满了围观的人群,方玉龙等人去的时候只能站在外面
看。徐源和方玉龙个子稍高,可以看到在街中拍戏的情景,唐菲菲看不见,徐源
便将唐菲菲抱到了街边一块圆形磨石上。借着磨石的高度,唐菲菲兴奋地叫喊起
来:「看见了,我看见舒青青了。」舒青青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号称新一代玉女
派掌门人。

  圆形磨石上只能站一个人,看到唐菲菲占据了有利位置,王瑜又忌妒起来,
抓着方玉龙的胳膊说道:「方玉龙,我们是来看拍戏的,我现在看不到怎么办啊?」

  「那我们就挤进去。」方玉龙揽住了王瑜柔软的纤腰,将王瑜抱在身边,硬
生生挤开了人群。被挤开的人有些怒视着方玉龙,但看到方玉龙强壮的身体和锐
利的眼神,都是敢怒不敢言,眼看着方玉龙搂着身材火辣的王瑜挤到了封锁线外,
要不是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方玉龙都要挤到镜头里去了。

  这时候才早上九点多,但气温已经有三十度了,王瑜早忘了炎热的天气,跟
方玉龙紧紧贴在一起,兴奋地看着街中的男女主角。两位主演都是王瑜喜欢的明
星,如此近距离地看到偶像拍戏,王瑜的心情可想而知。方玉龙对明星拍戏没兴
趣,他很喜欢王瑜身上那种肉肉的感觉,搂着王瑜轻轻抚摸着女孩的腰胯。

  男女主角在拍一场雨中吻戏,上方用黑色的纱网罩着,看起来就像阴雨天一
样,一边的工作人员在朝网上喷水,水像雨珠一样不断从空中落下。在人造的大
雨中,男女主角相乎凝视着,任雨水打在他们身上。男主角的长衫被雨水打湿了,
贴在身上,不过没多少观众会去关注他。观众们关注的焦点是女主角舒青青。舒
青青穿着一条白黑色古典花纹的旗袍,原本就勾人的身材被水淋湿后更加夸张,
半透明的旗袍裹在舒青青的身上,可以看到舒青青的旗袍里面没有戴乳罩,只是
穿了件紧身小背心,连乳房上的乳贴样子都隐隐显露出来。男女主角又对视了好
一会儿,才紧紧拥抱在一起,忘情地热吻起来……

  看完拍戏,王瑜还陶醉在剧情里,像情人一样挽着方玉龙的胳膊,一路上都
在说舒青青的事情,还说她学校有很多舒青青的粉丝。方玉龙笑道:「等将来你
成了明星,肯定比会她还红。」

  「怎么可能啊。」听到方玉龙的赞赏,王瑜羞涩地低下了头,心里却想着,
要是她比舒青青还红,那该多么美妙。唐菲菲见王瑜和方玉龙这么快就变得亲热
有些意外,在她印象里,王瑜是个孤傲的女孩,对身边的朋友总是挑三捡四的。
也许是方玉龙可以帮她实现明星梦,王瑜才这么快和方玉龙交上朋友的吧。四人
在古镇上找了家古色古香的小饭店吃饭。王瑜问起下午的行程,徐源说下午天气
热,他们就在古镇上找个茶馆休息,三点过后再去四方山玩。
------------------------
d
TOP Posted: 2017-12-01 23:07 | 回4樓
alexmahone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1879
威望:619 點
金錢:1 USD
貢獻:8 點
註冊:2013-03-03

謝謝分享
TOP Posted: 2017-12-01 23:22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4, 12-17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