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原创]约炮一字马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原创]约炮一字马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一时兴起


級別:聖騎士 ( 11 )
精華:1
發帖:3303
威望:842 點
金錢:301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2-05-11

第三章

一字马说,我怎么好意思说得出来嘛,他都到门口了。之前没有赶回去的先例。
先例?这么说来,每次他来了就给肏?他果然是你男友!
一字马说,不是男友啦,就身体寂寞嘛,两人一起玩儿玩儿。
我说,不就约炮嘛,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行了,拐弯儿抹脚的说什么玩儿玩儿?

我又问,他每次来都是,来了就开肏吗?
一字马说,差不多吧,我最近也没有别的炮友,他一个星期才来一次。隔这一个星期,我都觉得好长,也希望他能马上就进入正题。

我说,我就看着不像是才勾搭在一起的,果然你们早就有一腿,常在一起开荤宴。
一字马说,也没有常开啊,一周也才一次而已。
我边说话,边一下一下的肏她,睡裙总是堆在一起,我觉得很碍事。就问她说怎么不把衣服脱了,穿着衣服干事多费劲。、
她说,不行,穿着安全,他回来之后,我就不用再穿一遍衣服了。

我使劲往她里面顶了几下,感觉有东西被顶开,某个地方出现了一点空间,这时我可以顺着这个空间继续深入——有可能真的顶到她子宫里去了。
我说,骚货,衣服这种事都想的这么细,可见是惯犯了。以前常干这种事吧?
一字马说,没有,之前都是三个人一起,才不用担心这个。
我说,啥?三个人?
她自知失言,只好转移话题说,赞助商你好厉害,都干到人家的子宫里去了。
我说,都干到自宫了,你怕不怕?
她说,不怕,相比于孩子的个头,你那个算什么?你们这些肏我的人,先帮我撑一撑,把子宫口撑开一些之后,说不定还可以缓解我以后生孩子的疼痛。

我把鸡儿抽出来些,只在她里面放一个龟头,问她说,告诉我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不说我就撤出来了。
一字马连忙抱紧我说,别撤,我告诉你就是了,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又一下顶到她最里面去,这次的长驱直入,顶出她一个娇颤和一个声高亢的呻吟。
一字马缓了几秒钟说,你这下顶的太猛了,好舒服。
我又顶了两下,让她快说。

一字马说,刚跟你说的桃子,其实是个骚货,刚才那人来跟我打炮的时候,如果桃子在,她也时常加入。
我说,有你这的舍友,不骚也得被你带骚了。那小白呢?
一字马说,我跟小白倒是有过一两次,但是桃子不知道。我和桃子一起和刚才那人3P的时候,桃子也不会让小白知道。每次我们3P,桃子都会做出我在和来人打炮,而她并没有参与的假象。
我说,这是为啥?
一字马说,因为桃子是小白的亲姐姐。

我心中一动,感觉得一阵不可遮掩的兴奋。
我说,这姐姐在旁边屋里打炮,还得不能让弟弟知道,这确实还是蛮辛苦的。
一字马说,辛苦是辛苦点,但每次想到他弟弟就在隔壁,我们几个就都超级兴奋。玩儿起来也特别带劲。

确实带劲,听她说了之后,我插起来都更加有感觉了。
她被我高频率插的有点喘不上气,发出忽快忽慢、忽断忽续的呻吟。

全力抽插了一阵之后,我有点要射的的意思了,我说,我要来了,骚货,用你的子宫接好我射给你的种子。
一字马,猛然醒悟过来,说不行,不要射里面,求求你了,不然他会知道的。
我说,我管他个sb知道不知道,我又不怕他。
一字马说,这次你射我嘴里,我给你吞下去,以后你再随便内射,行不行?

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完全不给面儿。
于是我就拔了出来,她立马跪了下去,含住了我的东西。
几番嘬弄之后,我终于在她嘴里一泄如注。
这好久都不做爱的我,真是存了不少货,在她嘴里射半天射不完。
耳听着她咕噜咕噜吞下去四五口。

鸡儿终于软了下去,她继续含着,并用手套弄,把随后渗出的几滴,也都用舌头卷走。
全部帮我清理干净之后,才放开我的东西。
她起身之后,锤了锤腰,说道,你射的真多,我还是头一次吞精吞这么多口。我看你不只是赞助商,你还是供应商吧。
我说,你说的对,我还是供应商,以后也会源源不断给你供货的。
一字马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色鬼。

一字马拿过来一个炫迈就开始嚼。
跟我说,你肏也肏了,我还口爆加吞精的,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我想了想,问道,那sb今儿住这儿吗?
一字马说,他从来都不住,他每次干完都得回家去,他跟他家人住一块儿。
我说,既然他不住,我就住下好了。我一会继续装作在等桃子。

一字马有点为难,想了想说,既然这样,一会儿你躲到厕所去。我自有说法。
商量好了之后,我们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
时间随着烟的燃烧而流淌,抽着抽着,感觉那sb可能差不多要回来了。

果然,刚抽完,就听到脚步声了。一字马轻声对我说,是他,你快躲厕所去。
好吧,我就去了厕所。顺便拎了一支烟进去。一字马则闪回了她的屋子。
敲门声响起,一字马回一声谁呀?然后急急忙忙往门处赶。并故意把她的门嘭的一声关上。
她把那sb迎了进来。
那sb说,我路上想了想,我们一会儿用个高难度的姿势玩儿,看在我给你买了中华的面子上,你不会不同意吧,骚货宝贝儿?
一字马说,小点声,还有人在家里呢。
Sb说,什么人?那人还没走吗?去哪儿了?
一字马说,你出去后没多久他就去厕所了。估计是刚才听到我们办事,忍不住了,去撸管去了吧。
Sb说,不一定是听我们办事才去,也许是看到你个骚货穿成这样,难以自持吧。

两人边说边损,丝毫不顾忌我是可以听到的。我心中冷笑一声,这两个货可以啊,很敢玩儿。
我等他们双双回到屋里之后,就从厕所走了出来。
瘫在沙发上,继续抽烟。
刚已经把她奸过一轮,并口爆了她,所以就算他们现在在里面打的火热,我也丝毫不动心。

我边弹烟灰,边听一字马被那sb肏的滋儿哇乱叫,甚至那sb还中途专门开门看了一眼,好像是抓我趴在门上偷听,草!之后又回去,两人又哼哧哼哧肏了一回,终于完事儿。

过了一会儿,那sb出来,又跟我吹牛逼。
不知道一字马是不好意思还是被干瘫了,躲在屋里没出来。

那sb说,兄弟啊,女人就是给男人肏的,想肏就直接肏就行了,就像我刚才那样,按在床上就开始肏,最好!!
什么感情?什么恋爱?管什么用?都不如一炮来的实在。实话告诉你吧,屋里这骚货,并不是我女朋友,我不一样把她肏的死去活来吗?
我说,你的意思不建议我追桃子了?
Sb说,何止是桃子,我建议你不要追任何女人。就桃子这人,我多告诉你一点,别看她人长得还不错,其实是骚的一逼。你追她这一段时间有得到什么好处吗?不见得有吧。只有像我这样,没打算追她的人,才能得到她的肉体。
那次我来找屋里这骚货,没在,正好碰到桃子在。我就挑逗勾引了她几句,就把她搞上床了。后来,还经常跟屋里这骚货,一起玩儿3P。

Sb说的一脸得意,一副阅尽天下女的模样。
最后他的结论是,所以,兄弟奉劝你一句,别追桃子,不知道她被多少人上过了的。


[ 此貼被一时兴起在2017-12-03 01:00重新編輯 ]
------------------------
^
TOP Posted: 2017-12-01 07:50 | 回3樓
一时兴起


級別:聖騎士 ( 11 )
精華:1
發帖:3303
威望:842 點
金錢:301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2-05-11

第四章

这sb对我一顿乱吹,夸耀自己的约炮战绩,可不,他和一字马、桃子都搞过了,自然有信心吹逼。只是这一脸嘚瑟相真他妈欠揍。
我根本无心打理,只随声应了他几句。

这sb拍了下我的肩膀,俨然一个大哥的语气跟我说,兄弟好自为之吧。
我一把打开他的手,说,小子,放尊重点,下回可不只是拨开你的手这么简单了。
Sb觉得脸上挂不住,匆匆穿上衣服,跟我说,好,你继续等着吧,就算你追上桃子,肏到桃子,她也早已经是个烂货了。

我噌的站起来,假装想要揍他,他上衣都来不及穿好,提起上衣就夺门而出了。
我冷笑一声,心想这sb就这点胆色,还装逼来说教我,简直找死。

我把那根烟抽完之后,就进屋去找一字马了。
也挺乏了,就脱光了衣服,躺在了一字马的床上。
一字马那娇小的身躯,我一把就揽入怀中了,真的娇小,真的轻,我都有一种想要把她凌空提起的欲望。
我把她抱住,一翻身把她转到我上面来。就算她全身的重量压在我身上,我都没有一丁点吃力的感觉。那种我轻易就支撑住她全部体重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我把她在我身上晃来晃去,她突然笑了,问我干吗?
我说,哈哈,看你身形可爱,特别想玩儿玩儿你。
一字马说,你饶了我吧,就这么一会儿,我就被你们两个人肏过了,让我恢复恢复啊。你就不怕我被干松弛之后,你以后插起来像搅大缸啊?
我说,别担心,你理解错了,我并没有想再来一炮。只是想把你这么放在身上,揉揉你,搓搓你。你这肉肉的小小的,超好玩儿,像淳贵人。
一字马说,怎么,你还玩儿过淳贵人?

我说,不跟你胡说八道了,今晚我睡你这儿,桃子回来吗?
一字马说,怎么,肏了我还嫌不够,还想肏桃子?才第一天过来,就像玩儿双飞吗?
我说,怎么的?吃醋了?不想让我跟别人玩儿吗?
一字马说,我才没吃醋呢,叫她就叫她,也没有什么难的。
我抚摸了几下她的头发说,这才乖嘛。

继续把她放在身上玩弄了会儿,越发觉得娇小的身材真好玩儿,之前的女朋友身体太长,完全不会有,可以攥在手中揉捏的感觉。而一字马这种身高,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玩具一样,可以随便玩弄,随便折腾。这种心理上的感觉很爽。

后来订餐,一起在家里吃了点东西,又每人点了几根烟,放在嘴里咂摸一会儿。
两人说了一些曾经的风流之事,说完后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我们都高估自己了,都觉得自己已经很会玩儿,很玩儿的开了,在对性的体验上已经远远高出同龄人了,但是,我们今天刚打过炮的两人,相互一交代,才发现谁都并没有比谁更胜一筹。
虽然不能直接说我们的样子其实就是这个社会的平均水平,但是,我们确实都曾经高估自己了。包括她,包括我,都高估了自己的性经历。
正说着,听见了敲门声。
我看她丝毫没有动的意思,就问她,你不去开门吗?
答曰,不用,她有钥匙的。
我问,是谁?
一字马说,有可能你女朋友回来了。
我问她,啊?怎么就成我女朋友了?
她说,你刚不是说要追她吗?并且今晚就要进入人家身体了,勉强可以算是女朋友了吧。
我说,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就能肯定我今晚能够如愿以偿?
她说,只要是她,一定能满足你的淫望,我保证。
听她这么说,感觉肏这个女人的难度好低,突然好像失去了一点兴趣。
就随口问,为什么你就敢这么给保证啊?

今天认证,发码庆祝。夾子號請手下留情~~。已注册,勿试
8#4f4d4c8a**ac31(**为两个相邻的数字,#為一個數字)
中文注册,得码报道。
得码不易,请熟读版规,不要被禁言。


她嘿嘿一笑,把聊天截图发我。
我一看就明白了。
这是今天下午的对话,桃子对她说,最近想要,如果那个人来了,让他晚点回去。
虽然没有直说为什么,但都已心知肚明了。

一字马在她光溜溜的身体上套了几件衣服,嘱咐我说,不要声张,我就先假装今天没有人来,骗骗她。她就走到客厅和桃子说话,两个人的用词,真的是惨不忍睹,淫荡无比。
一字马说,骚货,逼痒了吗?大白天的就跟我发消息留人?
桃子说,可不是,我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特别想操逼,我今晚是一定要操逼的,我他妈的都两个星期没有操逼了。
说完两人一阵狂笑,期间夹杂这,你这骚货,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就不怕我屋里有人吗?
不怕不怕,有人最好,我今晚就想给他肏呢。我弟弟还没下课,只要不让我弟弟听见就行,啊哈哈哈。
一字马说,下午还确实来了一个男人,不过已经肏完回家去了。你摸摸,他精液现在还在我逼里面呢。
过了一会儿说,听桃子嘬了嘬手指头说,嗯,这次的精液味道不错,我很喜欢,好吃。
一字马哈哈大笑说,那你躺好,我使劲抖抖,把逼里的精液都倒你嘴里去吧。
桃子也哈哈大笑,骂了一声滚。又不是刚射进去的,我才不吃。
一字马说,我知道 ,你这骚货最喜欢射进去又倒流出来的新鲜精液,真是服了你了,怎么会喜欢这个?
桃子说,我就喜欢,怎么滴,有本事你也吃啊,哈哈哈。
两个淫荡的女人,在一起,气氛真的是爆好,说实话,我居然有点羡慕。

她们以这种骇人听闻的方式寒暄一通之后,就自个回屋了。
这俩人的骚,绝对不是谁传染了谁的问题,她们是骚的一拍即合。
我突然有点害怕,我怕我被这俩骚货搞的虚脱了。

一字马回屋后,仔细端详了我一会儿说,怎么样,这样的骚货你还满意吗?一会儿绝对操起来超爽。
我一把把她拉过来,一只手伸进她的入口处,说骚是爽,但哪有你倒立成一字马,我们来一炮的爽?
一字马说,好,豁出去了,今晚我就倒立着让你插一回。我每次被这么搞一次,都累得胳膊酸疼好几天,不过今天就舍命陪赞助商了。
说完就过来找我的鸡儿,而我的鸡儿早已经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一字马偷偷的笑了几下说,看你兴奋的,这才到哪儿,你就兴奋的梆硬了,真有你的。

然后又说,既然你都这么硬了,我就直接叫桃子过来吧,不给你嘬了,我嘴酸。
我说,行,你去吧,早来早肏。
一字马说,不用去,我发个消息就行。
我看着她在桃子的对话框里,写下这么一行字,那个人在我屋里,速来!

那个人,原来我她们口中的那个人,原来她们早就讨论过我,说不定还预谋过什么淫荡的事情。哈哈,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裸体走了进来,身材蛮高,短发,略丰满但不胖,面容精致,如刀削斧劈,隐隐透出一种帅气。
我看她是这么冷峻的一个人,还以为要马上迎来尴尬了。
谁知道她紧绷的脸,突然绽开,嗲着声音说,呦,这是哪里的大官人来了,随手就甩给我们二雅几万块钱,真的是大方啊。我们也没什么可作为回报的,只能向您献上我们的肉体。您可别嫌弃我们呀。
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竟然不知道怎么接她这话。
正在想呢,一字马补充道:亲爱的赞助商,欢迎您来到我们淫乱的小窝,今晚您的一切要求,我们都会满足,所有服务,请你随意点,不要客气哦~~

这几句话捧我的那叫一个舒服,好像是已经包下了青楼,可以随意折腾头牌了一样。
我也就不再客气,对还在地上的桃子说,你过来,趴在我前面,撅好!
桃子那颀长的身子爬到床上,找个舒服的姿势趴好,回望一眼,撩了一下她的短发,妩媚无限。说一句,请主人尽情享用奴家的身体。

我听她这么说,看着她这简直完美的身材,心想老子今天真是得天眷顾,居然能肏到这么一个大美妞儿。因为她身材修长,趴在床上像是一条大马,并且看模样,得是一条烈性骏马。
我不想再等一分钟,一只手摸了一把她的入口,已经湿成一片了,另一只手扶好自己的大屌,调整好坐标和角度,一寸寸的插了进去,她时不时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等我全部进去之后,双手腾出来在她的屁股上左右开弓扇了好几个耳光,每一个巴掌下去她就发出一声突然的浪叫,听起来十分的过瘾。
之后我开始大力抽插,把她顶的也前后晃动,因为她体型长大的原因,晃动的幅度显的非常大,这种视觉效果真是令人觉得爽。
这个桃子真的不错,她的引诱导致我的速度完全不受控制,一直在全速抽插。
旁边看的一字马,拉住我说,主人不要那么偏心嘛,你这么快一会儿要是完事了,还怎么满足奴家嘛。说着就拉着我的胳膊摇了起来,一副惹人怜惜的骚态。
我哈哈一笑,说,放心,虽然下午你被肏过两轮了,我今晚也不会冷落你的。
桃子佯怒的拍了一字马一下说,你个骚浪蹄子,我就知道你不自己先吃一遍才舍不得给我分享。果然你下午就已经享用过这根宝贝了。
一字马说,你说的对,下午就是操逼了,还是两人肏的,你奈我何啊,哈哈哈?

我掰回来桃子的头说,回来,别吵了,好好接受我的临幸。
桃子于是下身用力,不愧人高马大,这一夹真的有力量,瞬间让我觉得她的里面要比刚才紧了一倍以上,爽的我身上突然一个哆嗦,产生在一种错觉,好像我被她这一夹,下身被死死的钉在了她的逼里,动弹不得,进退两难。我就不动,假装被钉在她的里面,那样硬撑了几分钟,感觉爆好。
吓得一字马赶忙问我说,我的哥啊,你别已经射进去了吧,你还没有满足我呢,怎么就射了进去呢?

我说,骚货别慌,我只是被她夹的动弹不得,她的逼的劲儿很大,如果是我的拳头在里面,怕是我的手都得碎了,幸亏在里面的只是一个鸡巴,好险好险。
两个女人听我说这个之后哭笑不得,桃子这笑,逼就松了,我就又开始抽插。
如此一阵之后,突然反应过来,对一字马说,差点忘了,你的倒立一字马,今天该给我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了。说完我就从桃子的身体里出来了。
桃子的淫水溅的床单上星星点点。

我对一字马说,你倒立起来,我看看那样能不能插进去。
一字马说,直接到在墙上插的很费劲的。
我说,我不管,先让我看看,不行再换姿势。
于是一字马就倒了上去。虽然他是光着上去的,但是还真是不容易找到她的逼。我试了几个角度,都不行,只好放弃,让她先下来。

一字马说,我就说了不行的吧。可以用的姿势,我们之前就研究过了的。说着桃子抱住她的腰,她再次翻了上去,只是这次没有贴墙上,她两腿岔的非常開,在天上摆了一个一字马。
一字马说一声,主人请上马!
这句话很不错,我胯了上去,她一腿在我前,一腿在我后,我略弓着身子,将我的那根慢慢的贯穿进她的身体,等全部进去之后,我就两只手抓住她的两条腿使劲往下压,一百八十度还不够,要一百九,要两百度,这小骚包的柔韧度真的好,居然能一直往下压过,并且随着我往下压,她阴道里的压迫感还会发生一些变化,真的是太有趣了。

这种姿势虽然很费劲,但是因为新鲜,我还是玩儿的不亦乐乎。而桃子则在旁边一直支撑这一字马的身体保持着她的平衡。
我正着插一会儿,累了就反个方向再继续插。
因为一字马的胸距离我蛮远的,我就一直抓着桃子的胸揉搓,虽然不大,但肉感十足,捏着也是贼爽。

折腾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要来了。
桃子提前感觉到了我要射的意思,就对我说,射在她逼里吧,我喜欢吃射在别人逼里的新鲜精液。
她这话一出口,我突然觉得兴奋的不行,再也把持不住,突然开始跳动的鸡儿把精液一拨一拨的全射进了一字马的阴道。

然后我抽出几把,放在了桃子的嘴里,桃子帮我吮了两三分钟。
那感觉怎么说呢,她好像对男人的这个东西很有研究,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舔弄的细致入微,把我搞得很舒服。
之后,她躺下去,一字马骑在她脸上,把精液全都倒流进了桃子的嘴里。那一股股白而浊的半固态,成块而下,看起来很有一种凌辱和虐待的感觉,看着很爽。
最后桃子把倒流在她嘴里的精液,全都吞了进去,擦了擦嘴,流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我很纳闷,居然还有人会有这种嗜好,心奇不已。

当晚,我们三个睡在哪一张大床上,我在中间,女人一边一个。我搂着她们两个,说要是能娶你们两个为媳妇,该有多好啊。
一字马撒娇一样的说,看美得你吧,左拥右抱的。

等到了十点多,桃子的弟弟回来了,敲了几声桃子的门,喊了几声姐姐。
桃子和一字马嘀咕了几句之后,一字马朝外面喊了一句说,小白,你姐刚回来了一趟,不过后来又出去了。今晚可能不回来,别等她。
小白在外面哦了一声,回了他自己屋子。


[ 此貼被一时兴起在2017-12-04 07:12重新編輯 ]
------------------------
^
TOP Posted: 2017-12-01 07:50 | 回4樓
一时兴起


級別:聖騎士 ( 11 )
精華:1
發帖:3303
威望:842 點
金錢:301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2-05-11

差不多了
------------------------
^
TOP Posted: 2017-12-01 07:50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12-16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