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天才医生绿帽版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天才医生绿帽版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终于等到你99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7
威望:6 點
金錢:5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9-09

不错不错
TOP Posted: 2017-12-02 09:58 | 回15樓
ZDNLC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3
威望:3 點
金錢:22 USD
貢獻:8 點
註冊:2017-04-26

第四章
……
秦洛却是满意的开始了他在林家的「幸福」生活。
秦洛却是要去退婚,跟自己未曾见过一面的闻人家的小姐闻人牧月。
秦洛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找到地址,仙女山仙女路18号。却是被闻人家的财力所震惊。
这是建立在国家级地质公园仙女山山坡的一幢独门别墅,以整个仙女山为后花园,城堡一样的欧式别墅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神秘而充满贵族气质。
哎,你在干什么?「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耳麦的男人对着秦洛吆喝着,一脸警惕地问道啧啧,自己的末婚妻还真是有钱。秦洛暗想到。这保镖穿的西装面料还挺不错的。
却是引发了一番争执,还差点打了起来。这时却是有人相助。
「住手。」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厉喝道。
是一个老头子,五六十岁的年纪。梳着大背头,跟《上海滩》中的文强哥家后一样的型。身上也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手里拿着半根黄瓜,却是有几个齿印,分明着老头不久前还吃着黄瓜。
看来这老头子挺有威势,他这一声喊话,几个保镖都不敢再动。唯唯诺诺地站在他面前,连声辩解的话都没有。
「生了什么事儿?」老头子上下打量了秦洛一眼,问那几个保镖。
「水伯。他鬼鬼祟祟的在mén口张望。我怕他是小偷,就过来阻拦。没想到他动手打人。」那个被秦洛一脚踢开的保镖小声解释着说道。
「你有什么事吗?」水伯眯着眼秦洛问道。那双眼睛让秦洛感觉到危险。
这是个练家子。秦洛谨慎的想道。
「我来找人。」秦洛说道。
「找谁?」
「闻人霆。」秦洛说道。家里的老头子说让自己来找的人就是这个名字。
「闻人……」水伯再一次打量了秦洛一眼,问道:「你是谁?找老爷做什么?」「啊。闻人霆就住在这儿?」秦洛笑着问道。他总算没有找错地方。
「是住在这儿。但是你应该叫闻人老爷?年轻人,要懂得礼数。」水伯无语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敢这么直呼老爷名字的,还真是少之又少。
又想到,貌似自己就不怎么讲礼数,对老爷还算尊敬,对小姐嘛,嘿嘿……而这个年轻人却这么大大咧咧的直呼老爷的名字,让他有种很荒诞的感觉。
「哈哈。我姓秦。叫秦洛。是秦铮的孙子。能不能帮我通传一声?」秦洛笑着说道。
「秦?你是秦神医的孙子?」水伯的表情一愣,然后满脸惊喜的问道。
「秦神医?秦铮确实是我爷爷。」「秦洛笑着说道。心想,我爷爷整天不拘言笑的,在外面的名声还很显赫嘛。
「快随我进来。」水伯热情的拉着秦洛的手。心下却想着,小姐的未婚夫?不会是来提亲的吧?我擦,要是和小姐结婚后发现小姐不是处……不是闹大了?
心思电转,却是回过头对那几个忐忑不安的保镖说道:「以后要注意些。客人来拜访,一定要向我通报。」
「是。」几个保镖齐声答应着。
「老爷都念叨你好几回了。你总算来了。秦洛啊,你是来向小姐提亲的吧?」水伯拽着秦洛朝里面走,试着探探口风,小姐要真嫁给他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可就没有了。
「提亲?」
秦洛愣了愣,然后尴尬的笑了笑。看来这个老头是知道婚约地事情的,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应该是闻人家的心腹。应该是闻人老爷告诉他的吧。
关于这点秦洛可是猜错了,可是小姐亲口告诉他的,而且是在床上,在她的闺房里,被水伯骑在床上大力操干时亲口说的,当时水伯还颇为生气,干起来更加不怜惜了,满是毛发的小腹撞的闻人牧月的美臀啪啪巨响,如枯枝的双手拍起小姐的美臀如鞭子一般,每拍一下,闻人牧月雪白的美臀都如一阵巨浪翻滚,荡起涟漪,还留下鲜红的巴掌印。
水伯如老狗啃食一般用粗糙的肥舌舔着小姐细腻白嫩的玉背,留下腥黄的口水在闻人牧月的背上,左手还把玩着小姐的乳房,如水袋一般捏成各种形状,或大力抓着,让小姐的乳房透过自己的指缝,或用力捏着乳蒂,肆意揉捏,引起闻人牧月的痛呼,或紧紧捉着乳根,将闻人牧月的乳房变成倒插的尖笋型。
水伯如一个威武的将军骑着自己心爱的小马驹肆意奔驰,在奢华无比的闻人小姐的房间内操弄着自己家的大小姐,说不出的得意。
「去,……去关窗户,说…说…不定会被发现的。」闻人牧月双手紧紧抓着膝盖下的床单,气喘吁吁的说道。
水伯却是毫不在意,抬起正舔弄小姐玉背的肥舌,又大力挺动几下肥腰。引起闻人牧月一阵痛呼,抓着床单的玉手更加紧了。
水伯说道:「放心吧,我的功夫能察觉到四周有没有人,再说家里除了我,没什么高手,我在花园玩你不是都没被发现幺?在说你可以叫小声点啊。」又故意大力挺动几下腰身。
说起这件事闻人牧月就来气,当即不在娇喘,紧咬樱唇,以作对他的反抗。
水伯见此,又很操两下,见小姐依旧紧抿着嘴唇,十分无趣,便说道:「小姐,你说别人要是知道闻人家的大小姐,被自己家的管家随意玩弄,该会有什么反应?」
闻人牧月清冷高傲的脸庞顿时一变,咬了一下艳丽的红唇,眼眸顿时起了水雾,抓着床单的手也松开了些,扭头看着赤身裸体的水伯,说道:「你说过你永远会把这件事埋在心里,我才让你玩弄,我以前就知道你们男人说话永远不靠谱。」
水伯听此,却是从后面抱住小姐的大腿内侧,也不抽出插在小姐小穴里的大肉棒,用手一抖,往后一用巧劲,就将小姐抱了起来,玉背紧紧贴着自己的前胸。感受着小姐肌肤的润滑,水伯不住轻轻晃动自己的上身,摩挲着牧月小姐的后背。
这把尿般的姿势水伯十分喜欢,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闻人牧月一声娇呼,双手伸向后面紧紧抓住水伯铁钳般的双手。说道:「你又想干什么?」
水伯嘿嘿一笑,一下站在闻人牧月的床上,头抵在闻人牧月如刀削般的玉肩上,伸出黢黑粗糙的肥舌一下含住闻人牧月的柔软细腻的右耳,舌尖在小姐的耳朵上打了个转,一下就将自己腥黄的唾液沾满了小姐的耳朵。闻人牧月感受着已经身体内已经停止抽插的肉棒,摆了摆螓首,想要摆脱水伯的大嘴,嫌弃地说道:「好脏,和你一样脏。」
水伯一下跳下大床,轻轻地踩在实木厚实的地板上,可见其功夫颇有境地,闻人牧月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但却是脸色一变。求饶道:「不要,不要出去。」
水伯却是一笑,一只把住闻人牧月结实白皙的大腿的枯枝般的大手轻轻揪了一下,揪了一下小姐下体早已湿漉漉的黑色的毛发。说道:「放心吧,今天不在外面玩你。我就想喝口水而已。」说着向卧室内那张桌子走去,边走边插,还说道:「干你那么久,口有点渴。」
闻人牧月先是痛呼了一下,又听见他如此说道,顿时吐出一口气不出去就好,闻人牧月想到。感受着下面的抽动,又咬起嘴唇来。
水伯操了几步便走到了玻璃矮桌旁,看了一眼桌上还剩下的半杯水,那是小姐不久前喝剩下的。淫笑道:「小姐,喂我喝。」
闻人牧月听见了,急速的摆了摆自己的脑袋,她可知道这个喂可不是将杯子递给他。
水伯又说道:「小姐你又不听话了哟,还说我每次说话不算数,你自己呢,不是说我答应你保密的话,你全听我的?」
「我哪有不听你的?你将我哪里都玩过了。你还想怎么样?等你玩腻了,你肯定会……,闻人家小姐的丑事传出去,你叫我爷爷他怎么见人?况且听我爷爷说我还有个未婚夫,要是他发现我已经不是……」闻人牧月双目顿时通红,眼眸的水珠如断了线的珠子滑过绝色的脸颊,滴落在地上,在这颇为安静的房间,夹杂着闻人牧月的抽泣,清晰可闻。
「小姐,你太小看你自己的魅力了?玩腻?我都一把年纪了,你肯定活的比我长,我就想一直玩你玩到死了,你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将玩你的事情埋到土里去的。而你未婚夫的事情不用担心,婚约而已,不一定当真,况且就算当真了,处女膜不一定都是被人插破的,运动也有可能掉的,只要你小心点不将你服侍我的床上技巧用给他,他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处女啊。」
「真的?」闻人牧月停下抽泣,问道。
「老实跟你说吧,我也不是别的家族派来的,虽说我利用你们闻人家的信任迷奸了小姐你,不过那只能怪小姐你长的真是太又魅力了。我一把年纪忍不住,也没办法啊。谁叫你长那么漂亮,还天天待在家里让我天天看到。能忍住才有鬼了。」
「你……」闻人牧月回头怒瞪了水伯一眼,这老混蛋迷奸了自己还有理了。
「小姐来,夜也已经深了,我尽早射出来,好早点走。」水伯催促道。
闻人牧月叹了口气,纤细柔嫩的手指拿起水杯,将杯口凑近自己的红唇,咕噜咕噜喝了满满一口,却不吞下。侧着头闭上眼睛。
水伯见此心中一喜,将自己那张臭嘴直接就吻向了闻人牧月的红唇。闻人牧月却是主动将嘴张开,将自己粉嫩的小舌伸进了老家伙的嘴里,将嘴里的水慢慢渡了过去。
水伯却是用自己的肥舌捉住小姐的舌头,用力的吸吮,喉咙一阵耸动,将小姐嘴里的水全的喝了下去,水伯还不满足,用力吸吮着小姐口中的香津,嗯楸恩楸声作响,好半晌水伯才吐出小姐的香舌,拉开两人脑袋的距离,却是带起一道晶莹的丝线,闻人牧月见此,俏脸通红,却是将头瞥向另一边,一下将丝线扯断,落在自己赤裸的相肩上。
水伯说道:「小姐的口水真是好喝。」说完又抬着小姐上了床上肆意操弄了起来,最后射了狠狠一泡腥黄的精液在闻人牧月的体内,飞速穿上衣物,却是直接从别墅楼上跳了下去,空留下喘着粗气,呈大字躺在床上的赤裸的小姐,而小姐的下体还不断流出那黄浊的精液,又流在了干净的床单上,形成一块黄斑。
整理的事情水伯从来没有操过心,因为小姐比谁都害怕被人发现两人之间的丑事,闻人牧月是个细心聪明的人,在外人面前总是将于水伯的关系处理的好好的,任谁都没有怀疑。
……
秦洛跟着水伯向别墅深处走去,心里暗想道,想必他对他们家的那位小姐也很有信心吧。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来退亲的,怕是就不会对自己这么亲热了。而且,很有可能会生很危险的事情。
这个老头的身手,可是深不可测啊。
这样的笑容看在水伯眼里,就成了羞涩。他拍了拍秦洛的手背,给他打气道:「男子汉大丈夫,害羞什么?放心,老爷会支持你的。他都念叨好几回了,说你也应该来了啊。」
「嗯。我会的。」秦洛敷衍的应付着。
这种事儿,还是偷偷地去和闻人霆老爷子密谈吧。不然的话,传出去对人家女孩儿的声誉不好。
在水伯的带领下,两人沿石阶而上,先路过的是海神泳池。这是一个椭圆形游泳池,设计完全模仿古希腊、罗马建筑。它的池底以绿色的大理石铺就,泳池正面为海神的神殿,两侧坚立着十几根乳白色的罗马柱。
廊柱间镶嵌有四幅栩栩如生的浮雕,池畔另有一组精美绝伦的白色大理石雕像群。看这雕刻手法和用料,不用猜都知道出自名家手笔。
此刻恰当正午,蓝天白云之下,整个泳池碧波轻漾、光影交映,闪动着一种让人目眩的富丽。
整个别墅的一切都管理得非常严格有序,每一处树墙都修剪得十分得体,每一条小径都打扫得异常洁净。那些路过的佣人谦恭有礼,连他们的微笑都是那样的恰当好处。
正如这套别墅的外观一般,炫耀而不张扬。富丽而不俗气。
有一瞬间,秦洛的内心甚至动摇了。
难道,当真要放弃拥有这等家世的女孩子?当真要放弃这唾手可得的富贵荣华?
做出这样的决定,还真是让人痛苦啊。
「秦洛,你在客厅坐一会儿。老爷在后园,我去通报一声。」水伯带着秦洛来到一个宽敞明亮也同样富丽堂皇的大厅后,说道。
「好的。」秦洛点头答应了。
「随便坐。我去去就回。」水伯拉着秦洛坐下,这才满脸喜气的向后园走去。
很快的,佣人就送上来了茶水和糕点,那糕点颜色诱人,秦洛却没有一丁点儿食欲。只能捧起那汤色碧绿的茶水,食不对味的小口抿着。
……
……
水伯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秦洛这家伙竟然不是来提亲的,还是来退婚的,暗想到,不会这家伙知道小姐不是处了吧。却是悄悄打了个电话。
TOP Posted: 2017-12-04 16:34 | 回16樓
独行的麋鹿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6
威望:4 點
金錢:3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2-02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7-12-05 14:08 | 回17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2, 12-15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