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天才医生绿帽版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天才医生绿帽版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g_spot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03
威望:101 點
金錢:20 USD
貢獻:4 點
註冊:2014-10-29

1024
------------------------
G
TOP Posted: 2017-11-30 10:10 | 回9樓
ZDNLC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3
威望:3 點
金錢:22 USD
貢獻:8 點
註冊:2017-04-26

第二章
……
厉永刚开着车子往林清源的家里驶去,就穿了一身休闲装,上身一件黑色的T恤,下面一件运动短裤,脚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幅打扮,谁有不能看出这是一个大学的校长。在礼品店买了一些养生保健的脑白金,还特意带了一瓶珍藏的正宗茅台过去,准备讨好浣溪的爷爷,心下还是有点惴惴不安,不安不是怕这件事情让林清源知道,怕的是以后自己没机会玩林浣溪了,好不容易能找到自己感性趣的女性,自己一想到林浣溪,自己下面就一阵膨胀。
熟门熟路的进了老林家,提着一袋子东西,看见一身便装的林清源,他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热情的将厉永刚引了进去,还说道:「哼,老厉啊,知道带东西啊,以前都在我这白吃白喝的,看来你犯的错还挺大的,昨天我替你说话,浣溪都没给我好脸色,你到底干嘛了?」
厉永刚将东西放在地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四下打量了一下,想找找浣溪的身影,说道:「别提了,浣溪呢?」
林清源撇了撇嘴,说道:「还在房里了,我去叫她下来。」
厉永刚忙说道:「别,我道歉,还是我去,你就在这等着吧,这才显的我又诚意嘛。我带了瓶好酒,今天我们俩可要好好喝上一喝,你准备些好菜吧。」
林清源笑着说道:「呦呵,还带好酒了啊,行,你去吧,就在她房里,你可要好好道歉。」
林清源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厉永刚来自己家无数次了,浣溪以前也经常叫他厉爷爷,爷爷辈的人物进入一下孙女的房间,这有什么?
厉永刚忙上了楼梯,找到林浣溪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扣响了房门,说道:「浣溪,我是你厉爷爷啊,我进来了。」就拉下把手,走了进去。
才打开房门,看见林浣溪正穿着一身紫色的丝绸睡衣躺在床上,赤裸的秀足很亘在粉色的床单之上,就见一个黑影飞了过来,打在自己的头上。
「滚,」声音格外响量,厉永刚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怒气勃发,心想给脸不要脸,直接转身,重重的关上房门。厉永刚想着不玩也罢了,老子一定叫你后悔。
碰的一声。躺在床上的林浣溪顿时心中一惊,忙站起身来,连拖鞋都来不及穿,赤着脚飞速的打开房门冲了出去,看见厉永刚正怒气冲冲的下楼梯,忙喊了一声:「厉爷爷。」
这一声厉爷爷顿时让厉永刚止步,回头望去,看见一身披散着长发在香肩上,颇为凌乱,而赤着双脚的林浣溪焦急的看着自己,纤细的双手不住的交叉在一起忸怩着。
怒火顿时息了大半,厉永刚看见这幅模样的林浣溪,下面又是勃起,竟是将运动短裤撑了起来。厉永刚又转身回来,走到林浣溪面前,在二楼的林浣溪的门口,直接将用手压下林浣溪的如刀削般的香肩,硬生生的将林浣溪压跪在自己快下,说道:「舔,就在这里,要是没有让我射出来,我敢保证,你一定没有机会再后悔了。」
林浣溪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双眸通红,扬起螓首仰视着厉永刚,轻轻摇着脑袋,也不说话。
厉永刚,却是用力八下自己的运动短裤和四角内裤,那根丑陋的肉棒又勃起的对着林浣溪了,这次的厉永刚没有了以前的温和,用力直接一手用力揪着林浣溪的长发,按向自己的胯下。
厉永刚的下体阴毛遍布,又黑又长,而肉棒挺立,用力的戳在林浣溪精致无双的俏脸上。
林浣溪头发传来剧痛,痛乎一声,就看见那个腥臭的肉棒向自己脸上袭来,忙闭上眼睛,用力推搡着厉永刚的大腿内侧。厉永刚却是I不管不顾,挺动着腰身,左手用力揪着林浣溪的头发,右手把住自己肉棒不断戳着林浣溪的俏脸,先用龟头滑过林浣溪的额头,又用力戳着林浣溪的脸颊,将林浣溪细腻无瑕的肌肤弄得红润无比,还不时下陷。
厉永刚冷冷说道:「弹性不错。」就有转移目标,用龟头不断戳着林浣溪的樱唇,只是林浣溪紧紧抿着,不让那根脏东西插入。
厉永刚看了一眼楼下,右手又是放开自己的肉棒,将林浣溪脸侧的头发都拢到她脑袋后面,左手用力握住,好让自己能够居高临下看清林浣溪的容颜,却是左右摆动腰身,用棒身不断抽打着林浣溪的脸颊,啪啪啪声作响,打的更加红润了。
而龟头产生的前列腺液也划脏了林浣溪的俏脸。林浣溪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厉永刚冷冷的看着自己,还在不断摆着腰身,用肉棒拍打着自己的脸颊,用纤细的小手直接扶住了那根作恶的肉棒,将它握住,不让它在拍打自己的脸颊。
厉永刚感受到林浣溪小手的柔软冰凉,吸了一口凉气,却是左手用力将林浣溪的脑袋按下自己毛发丛生的小腹。不住的左右滑动腰身,用力抵住。
林浣溪又赶紧闭上双眼,只感觉一股巨大的腥臭味道,脸上被坚硬的阴毛刺的分外瘙痒,鼻子闷在小腹的阴毛里,根本不敢呼吸,恶心至极的味道刚刚已经略微闻了一下就想要干呕。
林浣溪一手用力拍打着厉永刚的大腿内侧,一手却是握住厉永刚的坚硬的肉棒瞥向一侧。
厉永刚依旧用自己浓密的阴毛闷着林浣溪,想要好好教训一下她。
林浣溪憋不住气,只得经过浓密阴毛呼吸,一股男人特有的味道深深进入了她的鼻子里,林浣溪头埋在厉永刚的阴毛里不断的咳嗽,眼泪一下迸出,抽噎了起来,滚烫的泪水滴在厉永刚的大腿内侧,厉永刚放开用力揪着林浣溪头发的手,不在憋着她了。
林浣溪双腿侧摆跪坐在地上,轻轻的抽噎,用白皙的小手不断擦拭自己眼角的泪珠,也不敢大声哭泣,怕将自己的爷爷引来。说不出的动人。
厉永刚趁机抽出自己的肉棒轻轻的拍打着林浣溪的俏脸,丝毫不顾林浣溪正哭泣的情形,「帮我含着。」厉永刚冷冷的说道。
而林浣溪如一只无助的小猫,仰着头,清丽的俏脸有着两道泪痕,不住摇着螓首,希望厉永刚放过自己。
厉永刚却是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翻出了以前给她拍的照片,那些被黄浊的精液覆脸的照片,恶狠狠地说道:「要是不用嘴帮我,我就将这些照片发出去,还让你爷爷身败名裂。」
林浣溪瞥了一眼手机,就看见自己闭着眼睛,满脸精液跪在地上的照片,美眸骤然睁大,又听见厉永刚如此说道,却是停下抽泣,紧咬着嘴唇,低下头,双手撑在地板上,头发散乱,白皙的玉腿侧摆着。
厉永刚本来就没有发泄出来,下面还膨胀的难受,又看见这幅景象,急不可耐,催促道:「用嘴巴而已,你嘴这么金贵啊?还及不上你爷爷?」
林浣溪听此,却是抬起头来,盯着厉永刚,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得寸进尺,一定不会满足的。」
厉永刚却是说道:「老子一把年纪了,就算玩你能玩多少次啊?又不是年轻的时候了,你以为我能天天射的出来。」
林浣溪顿时低下头,想了小会,心道也是,这畜生也一把年纪了。
厉永刚却是想到,妈的,玩女人又不一定要射,手法多的是,看老子以后怎么玩死你。
……
在那一天,厉永刚如愿以偿的玩到了林浣溪的小嘴,并美美的射出一发,在她的嘴里,硬逼着她吞了下去。想起林浣溪被自己肉棒堵住嘴巴,无奈吞下自己的精液时,厉永刚就无比兴奋,当天下楼和林清源吃饭的时候,心情极其好,喝了很多酒。
……
随后的日子,厉永刚找林浣溪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每次都玩的很尽兴,却是享受到了林浣溪的嘴巴,小穴,美足都玩过。而厉永刚也坚守承诺,将林浣溪爷爷的事情压了下去。
……
TOP Posted: 2017-11-30 10:16 | 回10樓
弦外之音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37
威望:21 點
金錢:23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12

666
TOP Posted: 2017-11-30 20:26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12-12 0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