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穿丝袜的妈妈姜桂芝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穿丝袜的妈妈姜桂芝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stronger001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544
威望:506 點
金錢:243 USD
貢獻:4900 點
註冊:2017-08-27

厉害了,还有绿母情节
TOP Posted: 2017-11-11 21:08 | 回3樓
骚妈妈姜桂芝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16
威望:5 點
金錢:4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1-03

(三)
  第二天,我怀着揣揣不安的心情从床上爬起,犹豫了好半天,才打开了我卧室的门走了出去,来到了饭厅,只见餐桌前姐姐和妹妹都低着头快速地扒拉着早餐,而妈妈姜桂芝则直直的坐在餐桌前,一动也不动,眼睛红通通的,显然是一晚上哭泣的结果。
  我也不敢吃早饭,忙说了一句:“妈,我今天肚子不饿,先去上学了啊。”
  妈妈姜桂芝仿佛没听见似的,一动也不动,仍呆坐在那,姐姐和妹妹忙一起说道:“妈。我吃饱了,我也走了。”看看妈妈姜桂芝还没反应,姐姐和妹妹都不敢再说什么,相互间吐了吐舌头,和我一起走出了家门。
  刚刚一出门,妹妹就奇怪的问道:“妈妈今天是怎么了?一做完早饭就愣愣的坐在那?而且妈妈好象哭过也?”
  姐姐说:“我也不知道啊,妈妈昨天还好好的啊。”
  我心里暗暗好笑,你们哪知道啊,昨天晚上妈妈姜桂芝被我强奸了才会这样啊!说话之间我们就各上各的学去了。
  因为学校离家有些远,所以我的中饭都是在学校吃,到了晚上我估计姐姐和妹妹都上完自习了才回家,走进家门,看见妈妈姜桂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还时不时用手抹着眼睛,我走到她身边故意问道“妈。姐姐她们上学去了?”妈妈姜桂芝这才抬起头恨恨的看了我一眼。
  我在她的身边坐下,妈妈姜桂芝忙挪动身体,离我远远的,我又把身子向妈妈姜桂芝凑过去,一只手搭上了妈妈姜桂芝的香肩,妈妈姜桂芝“啪”的一下把我的手打落,道:“你这个畜生,你看你爸爸回来不打死你!”
  我嬉皮笑脸的说:“妈妈,你还要把这事告诉爸爸啊?爸爸知道了我是死定了,不过,妈妈你也好不到哪去吧?”
  妈妈姜桂芝一下噎住了,过了半饷,她才怒视着我,咬牙切齿的道:“你!你给我滚出去!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我奸笑了一下:“嘿嘿,那我就不做你的儿子了,我做你的情人好不好?”
  妈妈姜桂芝“霍”的一下站起了身子,一脸煞白的看着我,“你!你说什么?你!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
  我翘了二郎腿,悠然自得的说:“好,那我就说人话,等爸爸回来我就老老实实的向爸爸承认错误,我会告诉爸爸说是你在家勾引我我才忍不住的,你猜爸爸还会不会认我这个儿子?”
  妈妈姜桂芝眼睛一下瞪大了,嘴唇哆嗦着道:“你!你胡说八道!你爸爸和我结婚这么多年,他会不了解我?我怎么会去勾引你??”
  “哈!那就难说了,你猜爸爸知道不知道你跑到浴室去自慰的事?你能去自慰就不能去勾引儿子?”
  妈妈姜桂芝大吃一惊,话都说不齐全了:“你?你?你怎么?怎么会知道?”
  我得意的笑着:“嘿嘿,这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妈妈姜桂芝瞪着我,过了半天,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明显的放软了:“你!你想怎么样?”  我贼兮兮的凑到妈妈姜桂芝面前,搂住她的肩膀,妈妈姜桂芝轻轻挣动了一下,就任我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我知道妈妈姜桂芝已经屈服了,笑着说:“我也不想这么样,只是想让妈妈你生活的快乐啊!”边说,边细细的近距离的打量着妈妈姜桂芝。
  妈妈姜桂芝随便的穿了一套白色的家居裙,一头长发随随便便的挽了个短髻,不施脂粉的素面上还兀自留有隐隐的泪痕,修长的秀腿上裹着一条白色的蕾丝长袜,玉巧玲珑的小脚套在一双半透明的高跟凉鞋里。看上去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我的小弟弟一下“腾”的竖起。
  我边吞咽着口水边把手慢慢向妈妈姜桂芝的裙下伸去,妈妈姜桂芝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接着她的贝齿咬住了下唇,慢慢闭上了眼睛。我见妈妈姜桂芝默许了我的行为,心中大喜,手迅速伸入了妈妈姜桂芝的裙下,探索着妈妈姜桂芝的三角裤。妈妈姜桂芝紧闭的眼角,慢慢的渗出了两颗清泪。
  我从正面抱住妈妈姜桂芝,温柔的亲吻着妈妈姜桂芝,为她舔去了泪珠。我的手则从妈妈姜桂芝三角裤的底端伸了进去,一直到触到妈妈姜桂芝那巍颤颤嫩滑滑的小肉片。妈妈姜桂芝把嘴唇咬得更紧了,嫣红的小嘴唇都被她咬得发白了,我的手指在妈妈姜桂芝的两片嫩肉里来回滑动着,指尖还轻轻刮着妈妈姜桂芝小穴的内壁,妈妈姜桂芝强自压抑着,很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呼吸。我心里冷冷的一笑,哼!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我又把嘴唇移到妈妈姜桂芝的耳朵上,轻咬着她的耳垂,用舌尖在妈妈姜桂芝的耳洞挑动,妈妈姜桂芝脸上刷的一下泛起了一片红晕,鼻息也粗长了许多,我的另一只手也从妈妈姜桂芝的肩膀上向下开始滑落,一直下落到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上。
  我轻柔的把妈妈姜桂芝家居服胸前的纽扣一粒粒慢慢解开,妈妈姜桂芝已经羞的是满脸通红,长长的眼睫毛不住轻轻颤动着,我看着妈妈姜桂芝娇羞的模样,大乐,一边解着妈妈姜桂芝的纽扣,一边把嘴唇移到妈妈姜桂芝的眼睛上,把舌头伸的长长的左右刷动着妈妈姜桂芝的眼睫毛。
  “嗯……不……好……好痒……”妈妈姜桂芝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说话时,她那醉人的小嘴里吐出的芳香气息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低下头,把嘴唇深深的压在妈妈姜桂芝的樱桃小口上,并吐出舌头努力想深入妈妈姜桂芝的口腔。
  妈妈姜桂芝用紧闭的牙齿拒绝了我,我也不是太生气,心想:反正一会整个人都是我的了,还怕你的嘴不给我吗?我就一边舔着妈妈姜桂芝那微微翘起的小嘴唇,一边把妈妈姜桂芝的家具服的纽扣全部解开来,妈妈姜桂芝整个正面的身体就随着家居服的敞开而全部半裸在我面前。
  妈妈姜桂芝今天穿的乳罩是绿色的,边沿上还镶有浅绿的蕾丝花边,她的三角裤和乳罩是一套的,也是绿色带有蕾丝花边的,在这一套内衣的衬托下,妈妈姜桂芝的皮肤显的格外的白皙,细细的腰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把妈妈姜桂芝白色的家居服映衬的格外宽大,两颗丰挺的乳房把她的乳罩高高的顶起,从上向下看去,一道深深的乳沟显的格外的深邃。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谢着上天赐予我如此美丽的一个妈妈姜桂芝。我正在妈妈姜桂芝下体不停滑动的手指一时间也忘记了攻击,直到妈妈姜桂芝的一句话才点醒了我,“你……你……你要就……快点……嗯……你姐姐她们快回来了!”我回过神来,看看妈妈姜桂芝,她还是紧闭着双眼,脸上一片绯红,大概是为了刚刚的话而羞愧无比吧!
  我“哦”了一声,弯下腰,一只手托住妈妈姜桂芝的腿弯,另一只手勾住妈妈姜桂芝的后颈,一用力就把妈妈姜桂芝抱起在了怀里,然后故意大声问道:“妈妈,我们是去你的房间里做呢?还是到我的房间里做?”
  妈妈姜桂芝把头垂的低低的,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到…到我的…万一……你姐姐回来,会……会叫我……”
  我大呼一声“得令!”就抱着妈妈姜桂芝穿过客厅,走进她的卧室,然后反身用脚把妈妈姜桂芝的卧室门关上,用托住妈妈姜桂芝腿弯的手摁下反锁的摁钮,回过身来,看着在我怀里醉人的妈妈姜桂芝,禁不住低下头来深深一口印上她的樱唇,然后把妈妈姜桂芝轻放到床上,打开电灯。
  妈妈姜桂芝眉头轻轻一皱,“别,别开灯。”
  我哈哈一笑,“这样我才能好好欣赏一下妈妈姜桂芝的漂亮身体啊!”妈妈姜桂芝不再说话。
  我站在床头,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身体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妈妈姜桂芝听到了我脱衣服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忍不住好奇的偷偷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没想到正看见她的儿子光溜溜的站在她的面前,并且她亲生儿子的一条硕大的阳具还直挺挺的竖立着正对她的面庞,妈妈姜桂芝大窘,急忙闭紧双眼。
  我嘻嘻一乐,道:“害什么臊啊,妈妈,这不都是从你那生出来的吗?”妈妈姜桂芝满脸通红的一句话也不敢回答,看着妈妈姜桂芝那娇羞无限的样子我更开心了,又进一步刺激她道:“妈妈,你说是我的鸡鸡大还是爸爸的鸡鸡大?”一边说我一边把我的阳具向妈妈姜桂芝的嘴唇送过去。
  妈妈姜桂芝还是一声不吭,等到我的阳具碰撞到她细嫩的小嘴时才惊呼一声,张开眼睛,一下就看见我的大鸟正在她的嘴唇上游动,她忙把头向后一缩,急急道:“不!不要!”
  我看见她惊惶失措的样子,心中一动“妈妈姜桂芝,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更爸爸口交过啊!”  妈妈姜桂芝红着脸点点头,细声细气的道:“你……你以为……你爸爸和你……一样?”
  我大喜,这么说,妈妈姜桂芝的第一次口交还是昨天晚上和我一起发生的!“你不想和我口交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是我的鸡鸡大还是爸爸的大?”
  妈妈姜桂芝羞的把脸埋在枕头上,半饷才从枕头里穿出妈妈姜桂芝闷声闷气的回答:“你的……”  我连忙逼问道:“我的什么大?”
  妈妈姜桂芝一头全扎进了枕头,只露出了雪白的后颈,“你的…鸡鸡……大……”
  我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也就不强求妈妈姜桂芝为我口交,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我爬上床把妈妈姜桂芝背对我的身体上下抚摩,然后把妈妈姜桂芝的家居服从下摆向上使劲一掀,因为妈妈姜桂芝前面的纽扣都早已解开,所以家居服一下就掀过了妈妈姜桂芝的头顶,只有两只袖子还套在妈妈姜桂芝的胳臂上,妈妈姜桂芝那翘翘的屁股,似雪如玉的背肌就哗啦一下都裸露出来。
  我激动的背对着妈妈姜桂芝的头坐在她的屁股上,伏下身体从妈妈姜桂芝的大腿内侧开始亲吻,妈妈姜桂芝大腿轻轻颤动着,好象在极力抗拒着快感,我继续往下亲去,顺着妈妈姜桂芝那白色蕾丝丝袜的开口处一直往下,一路经过妈妈姜桂芝浑圆的膝盖,修长的小腿,慢慢吻上了妈妈姜桂芝光滑的脚面,妈妈姜桂芝轻叫道:“你……把我的鞋脱掉,要不把床都弄脏了。”
  我淫笑着说:“不嘛,妈妈你穿着鞋更有味道啊!”边说我边咬住了妈妈姜桂芝从高跟凉鞋鞋尖露出的丝袜下的脚趾。
  我细细慢慢的品尝着妈妈姜桂芝脚趾的滑润,感受着丝袜在舌尖上散发的清香,妈妈姜桂芝仿佛怕痒似的轻轻缩了缩脚,我移动着嘴唇跟随上去,让妈妈姜桂芝的玲珑的脚趾始终无法躲避。妈妈姜桂芝的丝袜很快就被我的口水濡湿了,她脚趾的味道混合着凉鞋特有的皮革味充分的跟随我的口水反馈入我的嘴里。
  我爬起来,转到妈妈姜桂芝的头边,使劲把妈妈姜桂芝扳到正面,妈妈姜桂芝用手抓住枕头,死死的挡住自己的脸。我含着有妈妈姜桂芝脚趾和丝袜味道的口水,也不能开口说话,情急之下,我拉住妈妈姜桂芝的长发向侧旁一拉,在妈妈姜桂芝“哎呀”的呼痛声中,我趁势反方向拉开妈妈姜桂芝手上的枕头,露出了妈妈姜桂芝秀丽的瓜子小脸,猛的低下头去,用嘴堵住了妈妈姜桂芝的樱唇,把那一口有刚刚从妈妈姜桂芝脚上吸来的口水硬往妈妈姜桂芝嘴里吐去。
  妈妈姜桂芝呼痛声还没落下,嘴来不及合拢,就给我把饱含着她脚趾和丝袜味道的口水全吐入了她的丁香小嘴里,妈妈姜桂芝反应不及,口水一下就冲进了她的喉管,她被呛得连连闷咳。
  我的舌头继续在妈妈姜桂芝的口腔里搅动着,拼命探索着妈妈姜桂芝的玉舌,妈妈姜桂芝一面要躲避着我的舌头,一面又在继续闷咳,一时间,脸被憋的全白了!因为口腔里的空间实在太有限,我还是很轻易就缠绕住了妈妈姜桂芝的舌头,我卷起舌尖勾住妈妈姜桂芝的舌尖,往妈妈姜桂芝嘴里使劲向外吸着她的口水。
  妈妈姜桂芝拼命摇晃着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反抗声,奈何我的力气比她大得多,稳稳把住了妈妈姜桂芝的颈部,让她始终不能挣脱。终于,妈妈姜桂芝知道反抗是徒劳的,她认命的停止了动作,随便我对她为所欲为。
  我兴高采烈的亲吻着妈妈姜桂芝,搅动她的舌头,轻咬着她的嘴唇,把舌尖尽力刺向妈妈姜桂芝的喉咙深处。
  这时,我的手也放开了妈妈姜桂芝的头,开始在妈妈姜桂芝身上四处游动,我先伸向妈妈姜桂芝的乳罩,在妈妈姜桂芝乳罩的蕾丝上来回摩挲,接着,我把手指插入了妈妈姜桂芝的乳沟,感受着妈妈姜桂芝那两团软绵绵的白肉的温柔,更左右移动着手指,深入到乳罩两个最高点,扣动着妈妈姜桂芝乳尖上那两个最敏感的部位。
  那里有一些细微的凸凹,每接触到那一次妈妈姜桂芝就轻哼一声,妈妈姜桂芝的乳头渐渐的涨大起来,我能觉察到妈妈姜桂芝的乳头正逐步的向上尖尖的竖起,比先前扩大了将近有一倍,把乳罩顶得也高高大大仿佛马上要破了一样。
  我忙抽出手指,把手放到妈妈姜桂芝的背后想把妈妈姜桂芝的乳罩解开,唉!毕竟我没有经验,在那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妈妈姜桂芝的乳罩钩子就是打不开,妈妈姜桂芝红了脸,微微侧动身体,反手只一下乳罩就散向了两边,然后妈妈姜桂芝轻轻扭动了一下,乳罩就滑落到一边,妈妈姜桂芝的整个乳房就跳起在我面前,我忙道:“谢谢妈妈,还是你有经验啊。”妈妈姜桂芝脸更红了,娇羞的又闭起了眼睛。
  我低下头,含住妈妈姜桂芝的乳头让它在我嘴里滑进滑出,时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咬一下乳尖,弄得妈妈姜桂芝一会发出“哼…嗯……”的呻吟,一会又被我咬的“哎……呀……”的叫痛。
  我玩弄了一会妈妈姜桂芝的乳房,就顺着妈妈姜桂芝的乳房向下舔去,直到妈妈姜桂芝那小小的迷人的肚脐眼上,我又用舌头围着妈妈姜桂芝的肚脐眼打转,然后把舌尖猛力顶进妈妈姜桂芝肚脐眼的深处,虽然只能舔进去很小的一部分,可是已让妈妈姜桂芝的腰不自觉的往上微微拱起,迎合着我的动作。
  看看妈妈姜桂芝已经进入了状态,我更加卖力了。我略略下移,咬住了妈妈姜桂芝三角裤的蕾丝边一边轻舔着妈妈姜桂芝的肌肤,一边把妈妈姜桂芝的三角裤向下褪。
  妈妈姜桂芝把屁股抬起,以方便我顺利的把她的三角裤咬下,我的鼻尖伴着三角裤的下褪而下移,犁上了妈妈姜桂芝那萋萋的芳草,妈妈姜桂芝杂乱弯曲的阴毛搔动着我的鼻翼,弄的我痒痒的,同时,又有一股浓浓的腥骚味直冲我的鼻子。跟着就鼻尖又触到了妈妈姜桂芝的盆骨,妈妈姜桂芝盆骨的顶端是一些淡黄的耻毛,我被耻毛几乎刺激的打出喷嚏。
  妈妈姜桂芝的三角裤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阴户,两片狭长的粉红阴唇恬不知耻的挂在盆骨下,我用鼻子拱拱那两片小肉团,小肉团跟着左右晃荡起来,一些奶白色的分泌物从那两个小肉团遮挡的小穴中缓缓的流出,我松开妈妈姜桂芝的三角裤,换成手把妈妈姜桂芝的裤头往下拉去,妈妈姜桂芝配合的曲起腿让我拉下了一边,然后自己把腿扭动着让三角裤完全脱离身体。
  我兴奋的把嘴凑到妈妈姜桂芝的阴户上,咬住妈妈姜桂芝那两片诱人的肉团,向下轻轻撕咬着,妈妈姜桂芝害羞的轻声说道:“别!那儿……脏……”
  我抬起头说:“不脏啊,就是这把我生出来的啊!”妈妈姜桂芝红着脸不再言语,我更起劲的用牙齿咬住妈妈姜桂芝的阴唇并把它往外拉,看着妈妈姜桂芝的阴唇一下给我拉得长长的一条,一下又挤成扁扁的一团,真是过瘾。
  妈妈姜桂芝轻轻呼叫道:“嗯……轻点……有点痛……”我也没有理会她,继续把舌头竖着卷起向妈妈姜桂芝小穴的深处顶去,“嗯……啊……”妈妈姜桂芝不由哼叫着打开了大腿,以利于我更加的深入。
  我的舌头上瞬间就布满了妈妈姜桂芝那奶白色的分泌物,滑滑的,酸酸的,咸咸的,顺着我蜷曲起来的舌头直灌进我的口里,我也不吞咽下去,只是猛力的在妈妈姜桂芝的小穴内搅动舌头以获取更多的淫水,妈妈姜桂芝的水越流越多,我的鼻子上,下巴前都给弄的湿漉漉的了,我陶醉着把妈妈姜桂芝那骚骚的浪穴里的淫水极力吸到口里。
  妈妈姜桂芝平躺着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嘴里“啊…啊……哦……嗯……”的不住的呻吟着,终于妈妈姜桂芝忍不住伸手抱住我的头死命的往她下体里塞,弄的我一下把脸都埋在了她的肉洞里,那浓烈的尿骚味熏得我差点把口里的淫水都吐出来。
  我挣脱了妈妈姜桂芝的手,爬起来趴到妈妈姜桂芝身上,嘴对着妈妈姜桂芝的嘴,把妈妈姜桂芝阴道里的分泌物全吐进她的嘴里,因为我含的太多,一部分从妈妈姜桂芝嘴里溢出,妈妈姜桂芝的腮帮子弄得都是她自己阴道流出的奶白的淫水,看上去好不淫浪!妈妈姜桂芝觉得味道怪怪的?边咳嗽着往外吐边问:“这…咳、咳…这是什么?”
  我奸笑着说:“就是妈妈你的淫水啊!怎么样?味道好吧?”
  由于妈妈姜桂芝把淫水的大部分都吐了出来,她那秀美的小脸上满是那白花花的泡沫,“嗯……好恶心……”
  我一边用舌头接住妈妈姜桂芝吐出的白色泡沫一边说:“哎呀!别!别浪费啊!恶心什么啊!古书上都说了,这可是最有营养的东西啊!”
  妈妈姜桂芝微颦秀眉,道:“你又胡说,这脏死了!”
  我忙道:“是真的呀,你看我不吃的挺好吗?妈妈,来,你试试,习惯了可好吃了。”边说我边把从妈妈姜桂芝脸上收集来的淫水又吐进妈妈姜桂芝的小嘴里,妈妈姜桂芝半信半疑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自己的淫水咽了下去,“怎么样?滑滑的,好吃吧?”妈妈姜桂芝红了脸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复。
  我握住自己的阳具,对妈妈姜桂芝说道:“妈妈,现在该让它也补充一下营养了!”
  妈妈姜桂芝绯红着脸没有回答,可是把腿张开的更大了,我把鸡鸡先在妈妈姜桂芝还穿着丝袜的脚趾上磨了磨,那上面还有我的口水,然后用阳具顺着妈妈姜桂芝的丝袜一路向上,在妈妈姜桂芝白色蕾丝丝袜爽滑的刺激下,小弟弟的前端吐出了一些透明的分泌物,弄得妈妈姜桂芝的丝袜也一路上水淋淋的。
  我冲到了妈妈姜桂芝的美穴门口,却不急着进去,只是借着妈妈姜桂芝小穴门口的淫水在她的阴唇上来回的厮磨,妈妈姜桂芝喘息着夹住双腿,身体往下拼命挪动,想把我的小弟弟吞进她的肉洞里。我偏不如她心愿,也跟着下挪,就是只让小弟弟在她洞口徘徊。
  这样你退一点我退一点,很快妈妈姜桂芝的双腿就都吊在了地上,而我也退到了床的最顶头,无处可逃,我索性跳下床,抱起妈妈姜桂芝的两条大腿,挂在肩上,这样,妈妈姜桂芝就被摆成了一个向上倒张开的V字型。
  妈妈姜桂芝的小脚在我的肩头一荡一荡的正好对着我的嘴,我就势亲上去,用舌尖在妈妈姜桂芝的凉鞋和裹着丝袜的脚趾中间的缝隙里舔吸着,妈妈姜桂芝的脚趾一下绷直了,把丝袜都顶的开开的,我真担心丝袜被妈妈姜桂芝的脚趾顶裂。
  我的下体仍在妈妈姜桂芝的阴唇间不停的游动,妈妈姜桂芝的淫水大量的泛滥,从她的屁股沟一直下流,把我脚下的一小块地都打湿了。终于妈妈姜桂芝再也憋不住了,她微张星眸,满脸绯红,雪白的屁股使劲的对着我的小弟弟顶动着
!  我淫笑着问道:“妈妈,怎么样?是不是想要啊?”
  妈妈姜桂芝急喘着气:“给……给我……快给……我……”
  “要我给你也行,那你以后是不是愿意做我的情妇啊?是不是什么都愿意给我啊?”
  “啊……嗯……是……我答应……我答应你……我给你……你……要怎么样都……行……快……给我!”
  看着我秀丽的妈妈姜桂芝这样的淫荡形象,我也再也忍不住了,“好!我……这就给……你!”边说着,我边用出最大的力量对准妈妈姜桂芝那早已凌乱不堪的浪穴一顶而入。
  “啊!!!!”妈妈姜桂芝大叫一声,自己扭动着屁股狂浪的吞食着我的大鸟。洁白的乳房也随着左右晃动着,身上半褪的家居服已经给妈妈姜桂芝的身体碾成了一团倒挂在妈妈姜桂芝的头顶。
  我咬住妈妈姜桂芝玲珑的小脚,啃食着妈妈姜桂芝柔滑的丝袜,下体坚决有力的不停的冲击着妈妈姜桂芝的阴道,妈妈姜桂芝的阴道光滑而湿热,肉壁象是活的一般蠕动着压迫着我的龟头。
  “啊……呀……好……用力……继续……快……快……”妈妈姜桂芝不顾一切的大声呻吟着,眼角一串激动的泪珠缓缓坠下。我听得是心潮澎湃,更卖力的抽插着自己的母亲。
  妈妈姜桂芝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幸福的呜咽声:“呜……嗯…啊……啊…呜呜……好啊……”她的下体的蠕动也更加激烈,大腿两侧的肌肉崩的硬硬的夹着我的睾丸,让我好不舒服!而妈妈姜桂芝的脚趾也配合着我在我嘴里勾动我的舌头,把她一天的脚香和脚汗尽情的释放在我舌蕾上!
  妈妈姜桂芝的那白色蕾丝丝袜终于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妈妈姜桂芝脚趾最顶头的丝袜部分已经破了一个洞,使妈妈姜桂芝的大脚拇指直接刮在我的舌头上,妈妈姜桂芝凉鞋的鞋带也松脱了,半挂在妈妈姜桂芝光滑柔美的脚面上,伴随着妈妈姜桂芝的脚趾在我嘴里的挑动而摇摆着。
  “呜……呜……不行了……妈妈不行了……”妈妈姜桂芝哭泣着喊道。
  我知道妈妈姜桂芝要迎来高潮了,进一步加快了节奏,每一下都顶的又深又准,直捅入妈妈姜桂芝的子宫,就在这关键的时候,突然,大门传来了一阵钥匙的响动。我和妈妈姜桂芝都大吃一惊,两人同时僵住了身体。
  “碰”,门被关上了。接着,门外传来姐姐的声音:“妈,妈,你怎么这么早就睡觉了?我弟弟呢?”
  妈妈姜桂芝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回答道:“哦,妈妈今天有点不舒服,就早点睡了,你弟弟早睡觉了,他明天还要上学啊。”
  边说妈妈姜桂芝边娇媚的看着我。我回之一笑,下体开始继续对妈妈姜桂芝做起了活塞运动,“嗯……”妈妈姜桂芝轻哼了一声。
  姐姐在门外忙问道:“怎么了?妈妈?是不是很不舒服啊?我进来看看您是不是病了啊。”
  妈妈姜桂芝强忍着下体不断汹涌而出的快感,努力挣扎着回答道:“没…没什么…妈妈休息……休息一晚上……就……就好……了。”边说妈妈姜桂芝边努力的想制止我的动作。
  看着妈妈姜桂芝狼狈的样子我更兴奋了,一边按住妈妈姜桂芝的手一边更剧烈的冲撞着妈妈姜桂芝的阴道,妈妈姜桂芝的淫水还在汩汩的流着,我每次闯进抽出都和妈妈姜桂芝的肉洞形成空气的对流而发出了淫蘼的“呱唧呱唧”的声音,再加上我的下体和妈妈姜桂芝下体的不停碰撞发出的“嘭嘭”的肉体闷响,房间里别提有多热闹了。
  姐姐在外面不可能没有察觉,她又问道:“妈妈,你在里面干什么啊?声音怪怪的?”
  妈妈姜桂芝喘息着道:“我…我……妈妈……妈妈没事……你……你别管了……”边说着,妈妈姜桂芝边在我的强力刺激下不自主的把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开始抚摩。
  “哦,妈妈,您要有事就叫我啊。我先回房去了。”姐姐犹犹疑疑的答了一句回了自己的房间。
  妈妈姜桂芝再也忍不住,“嗯……啊……哦……”的呻吟起来,她的下身,淫水也一阵阵喷出,我咬住妈妈姜桂芝的脚趾坚持着大力抽插着妈妈姜桂芝的阴道。妈妈姜桂芝的淫洞立刻急剧的收缩,“啊……妈妈……妈妈要到……到高潮……了……妈妈……妈妈要丢了。”
  说话间妈妈姜桂芝猛力抬起屁股回撞着我的下体,她的肉洞也一阵紧似一阵的痉挛着,带着一大股温暖的水流浇在我的龟头上,我哪里还憋得住,一大串浓密的精液也如炮弹出膛一样源源不断的射进妈妈姜桂芝的子宫里,妈妈姜桂芝肉洞和我阳具的交汇处立即冒出了大量的白色液体。
  我咬着牙,全力把全身的精力都倾泻在妈妈姜桂芝的荡穴中,直到无力的倒在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上。妈妈姜桂芝也好象瘫软了一样,两腿分的大大的平摊在我的肩头,她的下体一串串乳白的液体还在哗哗的下坠。
  过了良久良久,妈妈姜桂芝才从高潮中苏醒,她推推兀自慵散不堪的我,道:“好了,你快回房去吧。你妹妹也要回来了。别给她看见。”
  我摇摇头,“不。我今天晚上就在这睡。晚上我还要。”
  妈妈姜桂芝哭笑不得的看着我:“那你也要去洗洗啊。你看看,身上多脏啊。”
  我看看自己的阳具,上面沾满了妈妈姜桂芝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我忙说:“那妈妈姜桂芝你帮我洗吧。”
  妈妈姜桂芝说:“这里又没有水。要洗去浴室洗啊。”
  我鬼笑着道:“我不要用水洗,我要……要妈妈用你的嘴巴帮我洗干净。”
  妈妈姜桂芝脸色变了变,“不行。好脏啊。”
  我连忙帮她做思想工作:“不脏啊,妈妈。刚刚你不是也吃过自己的水了吗?我的精液也是很有营养的啊。有大量的蛋白质啊。”妈妈姜桂芝还是摇着头不同意,我脸一板,“那好。我等爸爸回来告诉爸爸说你勾引了我两次。”
  妈妈姜桂芝一楞,只好道:“好……好吧……你不许对你爸爸乱说啊。”
  我嘻嘻笑道:“只要妈妈听我的话,我绝不会让爸爸知道。”边说我边把已经萎缩的小鸡鸡放到妈妈姜桂芝的小嘴边,妈妈姜桂芝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满怀幽怨和委屈的轻轻叼住我的小弟弟含进嘴里,用温软的舌头为我仔细清洗起阳具来。
  我志得意满的看着妈妈姜桂芝光裸着身体用她那柔嫩的小嘴为我服务着,伸手在妈妈姜桂芝的阴唇上掏了一把,登时满手都是妈妈姜桂芝和我的分泌物,我随手涂在妈妈姜桂芝的嘴上道:“还有这,你都别浪费了,都吃干净。”
  妈妈姜桂芝在我的羞辱之下,眼泪又流了出来,可是又怕我的威胁,她只好无奈的任我把她阴道里不停流出的白色液体往她嘴里塞。终于,我的小鸡鸡被妈妈姜桂芝舔得干干净净,她下体的分泌物也全被我灌进了她的嘴巴,我这才满足的放过她,在她身边安静的躺下。妈妈姜桂芝一个人嘤泣了半天,才把丝袜和凉鞋脱下,换上睡衣在我身边睡了。
  这天晚上我就没安安稳稳的睡过,过不了一会阳物就涨大了,当然是不由分说就按住身边的妈妈姜桂芝打上一炮,然后让妈妈姜桂芝用她的小嘴把我的阳具和她的阴道清理干净。再等一会又大了就又再奸淫妈妈姜桂芝一次,又让妈妈姜桂芝用嘴舔干净所有的分泌物。
  最后,索性不许妈妈姜桂芝穿着衣服睡觉,我也光赤着身体,把阳具放在妈妈姜桂芝的大腿间,一等恢复就直接插进去,一晚上下来,我和妈妈姜桂芝最少做了十次爱。天亮的时候,妈妈姜桂芝的小穴都给我插得高高的肿起,而妈妈姜桂芝自己在这一晚上也达到了无数次的高潮。
(四)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闹铃声吵醒了我,天亮了。我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妈妈姜桂芝的娇美的容颜,再往下看去,是妈妈姜桂芝那玲珑剔透的赤裸的身体,一对尖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晨风中竖立着,平坦而光滑的小腹随着妈妈姜桂芝的呼吸而有节奏的上下起伏,一团浓密乌黑的阴毛不安分的东倒西歪在小腹的下面,微微肿起的阴唇仍不知羞耻的向两边突展着。妈妈姜桂芝那一对丰满的大腿上仍粘满了我们昨晚做爱流下的分泌物,两只小脚上也尽是我的牙印。
  再看看妈妈姜桂芝那雪白的面容,嫣红的唇边是一丝丝我已经干汩的精液,连带妈妈姜桂芝的长发上也到处是白花花一团团的干精。妈妈姜桂芝犹自不觉仍闭了眼睡的香甜。我看的性致大起,不由又想趴到妈妈姜桂芝的美体上再享用一次。
  可是,经过昨晚和妈妈姜桂芝的一夜大战,小弟弟现在说什么也起不来了。我用手把小弟弟搓了又搓,奈何它就是没丝毫的反应,我失望的叹了口气,看看妈妈姜桂芝,心想: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
  看着妈妈姜桂芝艳红的嘴唇我一下灵机一动。马上爬起身来,跨坐着把鸡鸡对准了妈妈姜桂芝的脸,妈妈姜桂芝浑不知我又起欲心,依旧睡的一塌糊涂。我把小弟弟先在妈妈姜桂芝的嘴唇外细细的摩擦着,妈妈姜桂芝可能是昨晚吞食我的精液吞出了习惯,居然在梦中就张开嘴轻轻含住了龟头,我大乐,把软不拉芨的鸡鸡硬往妈妈姜桂芝的嘴里塞去,一下就把整个阳具全塞进了妈妈姜桂芝的小嘴里。
  “唔……”妈妈姜桂芝一下惊醒过来,一睁眼就面对了我赤裸的下体,我索性一屁股全坐在妈妈姜桂芝脸上,在妈妈姜桂芝的小嘴里肆意的转动起我的小鸡鸡来,妈妈姜桂芝这时才清醒过来,嘴里边发出“呜呜”的声音,手边托住我的屁股向后拉,我看妈妈姜桂芝不配合,忙抓住妈妈姜桂芝的长发,一边硬把妈妈姜桂芝的脸贴住我的下体,一边恶狠狠的说道:“快,妈妈。快帮我吸大。”
  妈妈姜桂芝无奈的松开手,闭上眼含住我的阳具开始吮吸起来,我的小鸡鸡在妈妈姜桂芝温暖湿润的小嘴里舒适的跃动起来,慢慢的开始涨大,我仍不满足,一边开始把下身狠狠的想妈妈姜桂芝脸上冲撞,一边又命令妈妈姜桂芝道“快!用你的舌头舔。”
  妈妈姜桂芝听话的把她的丁香小舌缠上我的阳具,并不停的用舌尖挑动着我龟头顶端的尿洞,我的阳具越来越大,很快妈妈姜桂芝的小嘴就容纳不下了。我从妈妈姜桂芝嘴里拔出阳具,上面还连带着妈妈姜桂芝的口水,直滴落在妈妈姜桂芝的脸颊上。
  我拖动阳具,屁股开始慢慢后退,妈妈姜桂芝仰着脸紧闭着双眼任我为所欲为,我坐上了妈妈姜桂芝的乳房,故意用屁股在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上挤压着,让妈妈姜桂芝那尖挺的乳房在我屁股的蹂躏下变成了扁扁的一片,妈妈姜桂芝那柔嫩的两团肉垫在我的屁股上,让我好不舒服。
  我享受了一下这人肉板凳,又想出了新花样,我把屁股微微抬高,使妈妈姜桂芝的乳房恢复挺立,然后我把屁股大大的掰开,露出了屁眼再一下坐在妈妈姜桂芝的乳尖上,这样,我的屁眼就把妈妈姜桂芝的乳尖吞了进去,我用力收缩着肛门,努力想把妈妈姜桂芝的乳头夹住,可是妈妈姜桂芝的乳头实在太小,我怎么也夹不到。
  我愤怒了,把手背过去用力抓住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使劲一攥,在妈妈姜桂芝“哎呀!”一声的哀叫声中,她的乳房就已经变成了长长的一条,乳尖也就顺利的刺入了我的肛门,我顺势一夹,总算把妈妈姜桂芝的乳头给夹在屁眼里。
  我的肛门开始品尝起妈妈姜桂芝乳房那娇嫩的滋味了,妈妈姜桂芝的乳头上有些细微的颗粒,摩擦在肛门里别有一番刺激。再看看妈妈姜桂芝脸上,因为我一直攥着她的乳房不放,疼痛的感觉让她的脸上都是汗珠,牙也紧紧咬在一起。我把屁股在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上慢慢前后转动,让妈妈姜桂芝的乳头在我肛门里四处摩擦,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可是,我的屁股在享受,我的鸡鸡却白白的闲空着,这也太对不起它了。我又扯住妈妈姜桂芝的长发把她的脸拉向我的阳具,道:“来,妈妈,继续帮我吸。”
  可怜妈妈姜桂芝连咬牙忍痛的权利都没有了,她在我的拉扯下不得不把嘴凑上我的小弟弟开始舔动它。就这样,我一边用肛门强奸着妈妈姜桂芝那娇嫩的乳房,一边让我的小弟弟给妈妈姜桂芝的口水滋润着。
  如此玩弄了一会,我的阳具在妈妈姜桂芝那灵活的舌头的服侍下已经大的让我有涨痛的感觉了。我忙从妈妈姜桂芝的乳房下爬下,趴在妈妈姜桂芝的两腿之间,妈妈姜桂芝自觉的分开了双腿,我“嘿嘿”一笑,挺起阳具就狠狠的插向妈妈姜桂芝那可爱的小穴。
  只听见妈妈姜桂芝“啊!”一声急叫,她的身体猛烈的一弹,人往上拼命的躲闪开来。我一楞,停止了动作。妈妈姜桂芝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边嘤泣着边说:“好痛啊……别……求求你不要啊。痛死妈妈了。”
  我再看看妈妈姜桂芝的小穴,只见妈妈姜桂芝的两片阴唇红肿的都合不拢了,更加上刚刚她没有淫水流出,我这样强行一戳之下,妈妈姜桂芝的小洞都几乎裂开,难怪她要哭叫啊。我想想毕竟以后还要经常用这,弄坏了对我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也就没再硬闯进去,不过鸡鸡都这么大了,总要找个地方给它消消火啊。
  我从妈妈姜桂芝的大腿间爬了起来,悻悻的对妈妈姜桂芝说道:“好,妈妈。要我不插它也可以,那你就用嘴帮我去去火,而且我一定要射在你嘴巴里。要不我就继续插它。”
  妈妈姜桂芝忙道:“别,别,别插下面,我帮你,我用口帮你好了。”说着,妈妈姜桂芝乖乖的爬起来,跪坐在我面前,双手捧住了我的阳具放进了她的小嘴里,我把下体贴在妈妈姜桂芝那秀美的脸上,开始享受她的口交。
  妈妈姜桂芝的小嘴里发出了“渍……渍……”的响声,仿佛我的小鸡鸡是一道美味的大餐一样,她吃的是有滋有味,她还时时用整个一条舌头裹住我的阳具撸动着包皮,一对玉手也不断的把玩着我的睾丸,两排洁白的牙齿也没闲着,它们在轻轻挤压着我阳具上的动脉。
  我是已经经过一夜大战的人了,哪里还憋得住,阳具上酥麻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扑过来,我低叫一声,把妈妈姜桂芝的小嘴当做肉洞,两手抱住妈妈姜桂芝的头,奋力向她口里冲撞起来,这下可把妈妈姜桂芝害惨了,她的嘴巴太小,根本无法容纳下我已经涨大的阳具,我每一次的抽插都顶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被呛的满脸通红,一阵阵闷咳在她的喉咙里回响着,舌头也被我撞的歪歪斜斜。
  终于,我一大股热流如雨般的迸发,火热的精液瞬间就从妈妈姜桂芝的喉咙深处倒灌而出,填满了妈妈姜桂芝的小嘴,我捏住妈妈姜桂芝的嘴巴,不让她有机会吐出,边仍努力的抽插着她的小嘴,释放出我所有的能量。
  妈妈姜桂芝几乎背过气去,她努力的张大口费力的吞咽着我的精液,可是我射的实在太多,她的口又被我捏住,终于使一部分精液从她的鼻子里倒喷出来,妈妈姜桂芝就象三岁的小孩一样,鼻子下垂淌着两条白色的长龙,看上去煞是可笑。我终于松开了手,仰面无力的倒在床上,妈妈姜桂芝还在那低咳着吞咽着我的分泌物。
  “这回你该满意了吧。”妈妈姜桂芝总算把我的精液全吃了下去,腾出了口,“我们的事情你该保证不会对你爸爸提起了吧?”
  我懒懒的答道:“妈妈,只要你以后听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对爸爸说。更何况,爸爸也满足不了你,你看看你昨天晚上爽的多开心啊。”
  妈妈姜桂芝咬咬牙齿,“好。只要你不对你爸爸说,你要妈妈怎么样都可以。”
  我淫笑着道:“怎样都可以?哈哈。那我要妈妈做我的女奴妈妈也答应?”
  妈妈姜桂芝一下脸色煞白,“什么女奴?妈妈把身体都给了你,你还想要怎样?”
  “妈妈,你自己想想,你昨天为什么能高潮那么多次?还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是乱伦,所以你才觉得刺激啊。我也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妈妈尝试一下更刺激的生活。”
  妈妈姜桂芝低下了头,大概是又想起昨晚和我的做爱,我趁势说了下去:“妈妈,其实人生中快乐的事多了去,你什么也不试怎么知道呢?人生本来就是以怎么活得快活怎么活才好,你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怎么快乐的起来啊。就比如我们吧。你要是总没和我一起做爱,你怎么就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刺激的事情啊?”
  妈妈姜桂芝终于抬起了头,啐了我一口:“就你会说。”
  我看妈妈姜桂芝好象是默认了我的话,高兴的搂住了妈妈姜桂芝,“好了好了,妈妈,你也该起来给我们做早饭了。”
  妈妈姜桂芝推推我:“你也知道吃饭啊。去,帮妈妈拿件衣服来,总不能让妈妈光着身子做饭吧。”
  我暗暗一笑:哼!虽然不是让你光身子做饭,可是比那也差不了多少。
  我走到妈妈姜桂芝衣柜前帮妈妈姜桂芝左挑右选,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件,那是一条绿底白碎花的短裙,是爸爸出差时帮妈妈姜桂芝买的,可是买来的时候尺码太小,妈妈姜桂芝一次也没穿过。我兴高采烈的把裙子递给妈妈姜桂芝,“就这条吧。妈妈你穿这条一定好看。”
  妈妈姜桂芝皱了皱眉毛:“这条太小了,你换一条吧。”
  “不。我就要妈妈穿这条。这条妈妈穿了最性感。”  妈妈姜桂芝无奈的接过裙子,“那你去帮我再把内衣裤拿来。”
  “啊?穿什么内衣啊。妈妈,你就光着身子穿上它。”
  妈妈姜桂芝大吃一惊:“什么?不穿内衣就穿它?那妈妈不是都给别人看光了?”
  我淡淡的说道:“怕什么,妈妈这么好的身材,不让人看多可惜啊。”
  妈妈姜桂芝坚决的摇着头:“不!我不穿。这也太难为情了。”
  我也板下脸,“妈妈,你刚刚才答应做我的女奴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你说话不算数那你别怪我也说话不算数。等爸爸一回来……”
  妈妈姜桂芝大急:“好好好。
  我穿,我穿,可是……妈妈真的害怕别人看见啊。“
  “好吧。那你最多再加一条长丝袜,多少可以遮着点。”
  妈妈姜桂芝看我再没有转圜的余地,只好叹口气,穿上了裙子,因为裙子实在太小,妈妈姜桂芝的身体一下就凸显出来。两粒乳头高高的顶在胸前,清楚的乳头轮廓显眼的展示着,隐隐的还能看见乳头的暗红的颜色,裙子下摆只能掩住妈妈姜桂芝的半截大腿,妈妈姜桂芝只要微微一蹲身,整个雪白的屁股就会裸露出来。
  妈妈姜桂芝去找了条黑色的长丝袜,套在小脚上使劲的向大腿深处拉去,想把裸露的部分尽量遮挡起来,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她不管怎么拉,只要轻轻一动,雪白的大腿肉就会晃动在别人面前,而且,在黑色丝袜的衬映下更加明显。
  我不耐烦起来,“好了吧妈妈。我肚子饿坏了。快去洗洗澡就给我做早饭去吧。”
  妈妈姜桂芝羞红着脸打开卧室的门,看看姐姐和妹妹的房间还没有动静,“刷”一下就溜到了浴室去了。我也穿好了衣服回到了自己房间,等待妈妈姜桂芝叫我吃早饭。
  过了半小时后,终于传来了妈妈姜桂芝的叫喊声:“都起床啦,吃饭上学去了。”再等了一会,门外就传了姐姐和妹妹的洗漱声,接着是她们咭咭呱呱的说笑声慢慢向饭厅移去。我也装着刚刚起床,懒懒的走出去洗漱完毕,走去饭厅,只见妈妈姜桂芝已经坐在饭桌前,正急促不安的尽力放低了身体埋头吃饭,姐姐和妹妹倒是毫无察觉。
  一边说笑着一边吃着早餐。我故意坐在妈妈姜桂芝旁边,拿过早饭吃了起来,可是一只手却偷偷的垂下,慢慢滑向了妈妈姜桂芝的大腿,妈妈姜桂芝见状,大腿向旁边躲闪了一下,我用力抓住了妈妈姜桂芝的裙子,妈妈姜桂芝怕惊动了姐姐和妹妹,只好停止了移动,任我抚摩她的大腿,谁知道,我色胆包天,居然掀起了妈妈姜桂芝的裙子,一下把手指伸到了妈妈姜桂芝赤裸的下体上,妈妈姜桂芝不由轻呼了一声。
  姐姐和妹妹同时看向妈妈姜桂芝,姐姐还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妈妈?哦,您昨天说病了。是不是还没好啊?我来摸摸你,看还发烧不发烧?”
  妈妈姜桂芝连忙道:“不用不用。妈妈没事,刚刚是给小虫咬了一下。”说着,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着饭,桌子底下的手却更大胆的深入到妈妈姜桂芝的花唇里去不停的轻轻抚慰着。妈妈姜桂芝咬住牙齿装模做样的吃着饭,深恐姐姐她们发觉,还好姐姐和妹妹已经吃完了饭,放下碗,道:“妈妈,我们吃完了。上学去了啊。”
  妈妈姜桂芝在我的刺激下哪还有心情回答。她含含糊糊的“唔”了一声,继续装着吃饭。直到姐姐她们关门的声音传来,她才放下碗,摁住我的手,“你……怎么这么大胆,给你姐姐她们看见了怎么办?”
  我拿出手,把手指放到妈妈姜桂芝面前,“你看,妈妈,这上面黏黏糊糊的是什么啊?”
  妈妈姜桂芝看着我手指上透明的液体,一下就红了脸。我又接着说道:“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妈妈?儿子在女儿面前用帮你手淫过瘾吧?”
  “你……你要死了……”妈妈姜桂芝不好意思的骂道。  我嘻嘻一笑,道:“妈妈,你今天就帮我请个假吧。你也别去上班了,我们就在家好好玩玩。”
  妈妈姜桂芝先是不肯答应,后来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下来。接着妈妈姜桂芝就开始给我们学校的老师打电话请假。
  妈妈姜桂芝刚刚拨通了学校的电话,我就掀起了妈妈姜桂芝的裙子,露出了她光溜溜的下体,然后脱去了我的衣服,把阳具放在妈妈姜桂芝的阴唇上轻磨细搓,电话里传来了老师的声音,妈妈姜桂芝也来不及制止我,就边通着话边跟我做爱,还要努力平静着声音帮我请假,在这样的刺激下,妈妈姜桂芝的下体上是一片的汪洋,很快她就又给我奸到了高潮。等到她给她单位打电话请假的时候,我已经让妈妈姜桂芝高潮过两次了。
                  (五)
  妈妈姜桂芝刚放下电话,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妈妈姜桂芝,一下把她的裙子掀起来,把一个光溜溜的下体全裸露出来,然后伏下身子对准妈妈姜桂芝的花唇就一口吸了下去,妈妈姜桂芝的花唇上都是她刚刚流出的淫水,腥酸腥酸的,顺着我的舌尖直灌入我的咽喉深处,几乎把我呛的咳嗽出来。
  不过这个味道更刺激了我的性欲,我狂也似的搂住妈妈姜桂芝白嫩的屁股,用牙尖含住妈妈姜桂芝那早已向外伸展开的阴唇,上下左右的撕磨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兴奋而用力过大,妈妈姜桂芝突然“啊——”的惨叫了一声,接着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美腿猛的往内一合,几乎把我拉倒在地上。  我连忙松开嘴,只见妈妈姜桂芝的那两片小红肉珠在我刚刚的撕咬下居然有一对细小的血孔了,难怪妈妈姜桂芝痛的如此惨叫,妈妈姜桂芝愤怒的盯着我,紧紧的夹住了双腿,颤声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别说我是你妈妈了,就是对个动物也不至于这么用力吧。”
  我嬉皮笑脸的把身子凑拢上去,一手搂住妈妈姜桂芝的肩膀,另一手放在妈妈姜桂芝的阴部上轻轻的揉动着说:“妈妈,谁叫你看上去这么迷人啊,我都是给你刺激的受不了了才用力过猛啊,再说了妈妈,你就算怎么比也不能把自己比成动物啊。你儿子再不中用也不至于去咬动物的那儿吧?”
  妈妈姜桂芝在我抚摩他的下体时,先本能的躲避了一下,随后就不再挣动,任我对她的爱抚,听到我说出去咬动物的那时,她不由的扑哧一笑,随后又板起了脸道:“你小小的年纪,怎么说话这么下流。”
  在她说话时我的手已经从妈妈姜桂芝的下体开始往上游离,顺着妈妈姜桂芝的小腹从妈妈姜桂芝的连衣裙里面一直向上,直到握住她那小巧尖嫩的乳房,这次妈妈姜桂芝再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任我把她的那对美乳拿捏在手掌中肆意揉搓。
  听着妈妈姜桂芝的话,我边用指缝轻夹住妈妈姜桂芝的乳尖一下下轻轻撸动,一面还是嬉笑着说:“我岂止是说话下流啊,我和妈妈做那个的时候就不下流了?再说了,我也不小啊,我小不小,妈妈的那儿不是最清楚吗?呵呵,妈妈,难道你不喜欢我下流啊?昨天晚上你好象抱我抱的紧紧的啊。”
  妈妈姜桂芝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她轻轻的啐了我一口,道:“没个正经的,不跟你说了”然后就把脸别了过去,不再说话。
  看着妈妈姜桂芝那娇羞无限的样子,我心里更开心了,搂住妈妈姜桂芝肩膀的手也乘机从妈妈姜桂芝裙子上方的开口处深入,上下合击着妈妈姜桂芝的乳房,边摸边道:“好好好,我不正经,那就让我再不正经一回吧。”
  在我的抚摸下,妈妈姜桂芝的乳尖又巍颤颤的竖立了起来,妈妈姜桂芝的眼睛也微微的合拢,鼻息中开始有了喘息。
  看看妈妈姜桂芝又有了反应,我把上面的手从妈妈姜桂芝的裙子开口处抽出,搂住了妈妈姜桂芝的腰把她慢慢平放倒在沙发上,然后把妈妈姜桂芝的裙子自下向上的翻起,一直到胳肢窝下,这样,妈妈姜桂芝那一片雪白柔嫩的躯体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两条黑色丝袜衬映下的大腿根部显得愈发的白皙,只有脸给反转的裙子遮盖住,反倒使她的胴体显得更加性感迷人。
  我淫欲大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个精光,一下压倒在妈妈姜桂芝温暖的身躯上,妈妈姜桂芝闷闷的轻哼了一声,两条大腿却慢慢的分开,仿佛正在召唤着我的进入,我偷偷淫笑了一下,心想:哪这么容易就进去啊,我非要把你挑逗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让你以后心甘情愿,服服帖帖的做我的住家情人。
  边想我边慢悠悠的用我那早已昂头怒目的小弟弟在妈妈姜桂芝的阴户上游来游去,两只手却丝毫不停留的轻轻拧动着妈妈姜桂芝的乳头,时不时还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妈妈姜桂芝的穴口碰触一下妈妈姜桂芝那盛开的花唇。
  每当我的小弟弟轻触到妈妈姜桂芝的花蕾一下,妈妈姜桂芝的大腿就不由自己的往上微微一挺,妈妈姜桂芝那两片外翻的阴唇也跟着一阵颤动,渐渐的,妈妈姜桂芝的淫水再也忍不住了,一片片细小的水粒互相吸合着汇聚成一颗颗水珠顺着妈妈姜桂芝那因为发情而泛红的阴道口汩汩流下。
  我心想: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浪费啊。正好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水杯,我一边继续挑逗着妈妈姜桂芝,一边拿过一只水杯,然后托起妈妈姜桂芝的大腿架在我的双肩上,妈妈姜桂芝丰润的屁股也随之往上微微倾斜,正好让我把水杯平放倒在她的阴道口下方,这样,妈妈姜桂芝流出的淫水就会有一大部分会顺着杯口流进杯子里。
  不过这样一来,每次当我的小弟弟去碰触妈妈姜桂芝的花口时,就会和水杯发生摩擦,那水杯冰冰凉凉硬梆梆的,弄的我小弟弟很不舒服,唉。我是又舍不得浪费妈妈姜桂芝那美味的淫水,又不愿意减轻对妈妈姜桂芝身体的刺激,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我皱了皱眉头,终于给我想出一个办法,我不再用小弟弟硬碰硬的去跟水杯接触,而是换成用阴囊去撩动妈妈姜桂芝的花唇,冰冰的水杯碰触到我的阴囊,不但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更加刺激。
  妈妈姜桂芝的脸虽然被裙子蒙住了,可是她并不是不能察觉我的行动,不过她正在兴奋中,哪还管得了我在干嘛。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用阴囊去奸淫妈妈姜桂芝反倒让她更加的兴奋。她花口外的那两片嫩肉包夹住我的阴囊不住的捻动着。妈妈姜桂芝的淫水也愈加迅速的流入杯中。
  妈妈姜桂芝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连她的裙子都被她呼出的气体吹动的一起一伏,她那两条修长的腿也不安分的在我的肩头上扭动着,我顺势转过头来,用下巴和肩配合着夹住了妈妈姜桂芝的一只脚,让脸在妈妈姜桂芝那绷着黑色丝袜的美脚上摩擦着,即使隔着丝袜我的脸依然能感觉到妈妈姜桂芝美脚的细嫩光滑,更加上丝袜上还余留着的洗过后特有的芬芳,我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起妈妈姜桂芝的脚心来。
  “唔,唔。”我刚一舔动,妈妈姜桂芝就情不自禁的闷哼起来,她的小脚也跟着一下绷直了,我继续品尝着妈妈姜桂芝的脚,从脚心一直舔到脚后跟,黑色的丝袜上立刻现出一道水印,跟着我含住了妈妈姜桂芝的脚指头,用牙齿轻轻的撕咬着,妈妈姜桂芝的脚趾一下也挺立起来,在我嘴里不停的钩动着我的舌头。
  在妈妈姜桂芝的下半身,反应也很明显,她不停的想合拢双腿夹紧我的阴囊,呵呵,没想到的是,水杯再一次发挥了它的妙用,它正好把妈妈姜桂芝的两条大腿隔离开来,妈妈姜桂芝只能空着急的徒劳着收紧双腿。她细细的小蛮腰也随之向上翘起,雪白的臀部都完全离开了沙发,半悬在空中,而妈妈姜桂芝在我嘴中的脚趾也跟着绷紧了,一下都快刺入了我的喉咙深处,弄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愤怒的吐出妈妈姜桂芝的脚,心想:好啊。你只想着自己爽,也不管我舒服不舒服,哼哼,那我偏要多折磨一下你。
  边想,我边更轻巧的用我的肉袋去碰触妈妈姜桂芝的阴唇,时不时还把肉袋在妈妈姜桂芝阴户上方的耻骨墩一下,只见妈妈姜桂芝的阴唇已经因为充血而变的红通通了,那两个被我咬破的小血洞也因为阴唇的涨大而消失了。
  妈妈姜桂芝半悬在空中的身体来回的扭动着,水杯里的淫水也越来越多,奇怪的是妈妈姜桂芝今天的淫水不再是那种半透明的颜色,而是乳白色的,积压在杯中的淫水都累积到了小半杯了。终于,妈妈姜桂芝再也忍耐不住,她从裙下发出闷闷的声音道:“嗯——快点——放进来!快点——啊!妈妈受不了了!快点!儿子!”
  我心里暗暗的高兴着,嘴里还是一付吊儿郎当的语气:“别急啊妈妈。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反正我们还有一天哪。”
  在裙下的妈妈姜桂芝的头开始左右摇动起来:“不行了!妈妈不行了!快点!求求你快点放进来。妈妈要!快点!嗯!求你了!”
  我淫笑着道:“妈妈,这可是你求我的啊。不是我逼着你的啊。”
  妈妈姜桂芝气喘嘘嘘的道:“随你怎么说啦,快点啊!好儿子!给我!”
  我伸手从妈妈姜桂芝那迷人的屁股下拿起水杯,边继续戏弄着妈妈姜桂芝,边说:“想要我进去很容易啊。妈妈你先把这喝了吧。”说着,我还晃荡着手中的水杯,水杯里的淫水不知道是因为妈妈的体温依偎过的缘故,还是本身那淫水流出的时候温度就高,反正拿在手上温温的,在我的晃动下,淫水都泛起了一片片的泡沫,看上去就好象刚刚开瓶的汽水一样。
  妈妈姜桂芝努力的从裙底露出一双眼睛,看着我手中的水杯问道:“那是…什么?嗯,你要妈妈喝什么——啊?”
  我冷冷的一笑:“还能是什么啊,这就是妈妈刚刚排泄出来的东西啊。妈妈,这可是最好的催情水啊,你可不能浪费啊。”
  妈妈姜桂芝仿佛吃了一惊(先前我放水杯在她屁股下的时候,就算她再怎么愚钝,也不可能不知道啊。):“不,不要,好脏啊。”
  我嬉笑着说:“脏什么啊。妈妈,你别忘记了,昨天晚上你早就喝过了。你现在要是不喝,那我可就不进去了啊。”
  妈妈姜桂芝沉默下来,不过她的身体颤抖的愈加厉害,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于是继续接着道:“妈妈,来,你把它喝下去,保证你会更舒服。”
  妈妈姜桂芝闭上了眼睛,可是手却抬了起来,作出一付要接水杯的架势。我心想:这次一定要让妈妈姜桂芝彻底的放下尊严,那以后我就更好调教她了。想着我把手中的水杯缩了回来,笑吟吟的看着妈妈姜桂芝。
  妈妈姜桂芝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半天,仍不见我把水杯放入她手中,不由奇怪的睁开了眼睛,正碰触到我的目光,一下羞的她又把妙目紧紧的合拢,嘴里细声细气的道:“怎么了?”那只手却仍停顿在空中。
  我慢悠悠的说道:“妈妈,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你就这么接过去了啊?”
  妈妈姜桂芝楞了一下,依旧合着眼睛道:“你、你、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我呵呵一笑道:“没怎么样啊,妈妈。我辛辛苦苦给您弄了这么好的补品,你总要求我一句、谢我一句吧。”边说着,我边更卖力用阴囊上下揉动妈妈姜桂芝的阴唇,弄的我阴囊上都是妈妈姜桂芝的淫水,有些水珠都从阴囊下方滴答的流落到沙发上了。
  妈妈姜桂芝又是一阵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跟着她好象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话来:“妈妈求求你了,把妈妈流的水给妈妈喝吧。谢谢你了,好儿子。”
  我嘿嘿一乐,这才把水杯放在妈妈姜桂芝的手里,妈妈姜桂芝一手拿着水杯,另一手飞快的把裙子拉高,还没等我看清楚,她已经在裙子的遮掩下咕咚咕咚的大口的把那小半杯淫水都倒进了嘴里。
  这回换到我发愣了,这么好看的情景我居然就这样漏过去了,真是不甘心。不过我马上就又有了办法。
  我从肩膀上放下妈妈姜桂芝满是我口水的小脚,使妈妈姜桂芝平仰在沙发上,然后立起身来,走到妈妈姜桂芝头部上方,然后蹲下身子,把妈妈姜桂芝的裙子向下拽了拽,使妈妈姜桂芝的脸露了出来。
  只见妈妈姜桂芝的脸上都是因为情欲煎熬而流出的汗珠,连她乌黑的长发都是湿漉漉一条条的沾在额上,脸色也是红仆仆的,看上去益发可爱,她嫣红的小嘴上还余留着刚刚喝入的淫水的残痕,甚至嘴角边还有一个白色的小泡泡。
  妈妈姜桂芝一下失去了我对她的刺激,不禁奇怪的睁开眼睛,恰好看见我正对她悬挂着的阴囊,一下呆住了,顿了几秒钟才惊讶的问道:“怎么了,怎么还不给我。妈妈都已经喝了啊。”
  我狞笑着说:“妈妈,你好象忘记了吧,我是要你全喝光啊。你看看,这上面可还有哪。”
  正好又是一滴浊白的水珠从我的肉袋上滴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妈妈姜桂芝的眉心中央。这次妈妈姜桂芝爽快多了,她马上明白过来,也不再说什么。头向上仰了仰,就伸出舌尖在我的阴囊上吸舔起来。这一下,受不了的人换成我了。女人一旦放下了包袱,真是什么都能做出来。
  只见妈妈姜桂芝不但舔弄着我的肉袋,而且时不时吸溜一口把我肉袋上的水粒吞入喉尖,更过分的是,她还用舌尖卷住我的肉袋来回厮磨,在妈妈姜桂芝那灵巧的舌尖的挑动下。我的小弟弟迅速的膨胀到了最高点。
  我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低低的吼叫了一声,迅速趴下身子,用力分开了妈妈姜桂芝的双腿,看也不看的就把我那话儿向妈妈姜桂芝的下体一插,妈妈姜桂芝那期待已久的美洞一下就把我的鸡鸡包含进去了。
  妈妈姜桂芝身体一下弹了起来,她的头高高的仰起,小腹拼命的挤压着我的肚子,以便我的阳具更能深入她的花心深处,同时,她的鼻子里发出了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仿佛是哭泣又仿佛是呻吟,她的两条大腿也自觉的勾在我的背上,一对小脚还不停的在我脊梁踩动,整个屁股就好象坐上了摇摆机一样不停的捻动,更要命的是,妈妈姜桂芝的阴道仿佛也是活的一样,一下紧缩一下放松,一下吸入一下吐出,把我的情绪也激发到了最高点。
  我伏下身去,用嘴去吸食妈妈姜桂芝嘴中遗留的刚刚喝下的淫水,没想到,妈妈姜桂芝变的比我还主动,我还没触到她嘴唇,她已经迫不及待张开小嘴,并且把舌头伸出来舔上我的嘴巴。我马上也热烈的回应着,用我的舌头卷住了妈妈姜桂芝的舌头,妈妈姜桂芝的舌上还带有浓烈的淫水味,又酸又腥,不过很对我的胃口。
  我的下身也迅猛的撞击着妈妈姜桂芝的花蕊,弄的妈妈姜桂芝的眼角都渗出了丝丝的泪花,“唔——嗯——嗯——唔——”妈妈姜桂芝鼻子中那仿佛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的嘴也越张越大,几乎都要把我的舌头吸到她的喉管里了。
  终于,妈妈姜桂芝阴道里一阵阵的痉挛,她在我背上的两条大腿也猛的紧紧夹拢,妈妈姜桂芝恍惚要死过去一般的皱住眉头,舌头也停止了运动,紧接着,我的小弟弟就好象被一股急流冲刷着一样,麻麻痒痒的。我禁不住精关一松,哗的一下也把一股浓精注射进了妈妈姜桂芝的身体。随后,我和妈妈姜桂芝两人都仿佛泻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沙发上。
  过了良久良久,我才慢慢的爬起来。再看看沙发上,天啊!除了我射出的白白的精液外。居然还有好大一片黄色的水渍,我伏下身闻了闻,一阵骚臭的味道,妈妈姜桂芝居然刚刚被我插的尿都流了出来。我嬉笑着沾了一点在手上,放在妈妈姜桂芝鼻尖前问道:“妈妈,这是什么啊?”  妈妈姜桂芝羞气的别过脸,我笑咪咪的把手上的尿液放入嘴里,边品味被吧唧着嘴巴道:“嗯!妈妈身体里流出来的,不管什么都好吃啊。”
  妈妈姜桂芝急忙拿住我的手,道:“快,快点拿出来。多脏啊。”
  我认真的看着妈妈姜桂芝说:“妈妈,我是真的很爱你啊。所以不管妈妈的尿多脏我也愿意吃。”说着我又沾了一些妈妈姜桂芝的尿放进嘴里。
  妈妈姜桂芝好象被我的话感动傻了,居然也不再阻止我,只是呆呆的看着我,眼角边依稀闪烁着泪花。半晌,她才抱住我说:“妈妈也爱你啊。以后,不管你要妈妈做什么,妈妈也愿意!是真的愿意Ⅻbr />
TOP Posted: 2017-11-11 22:20 | 回4樓
lenardo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7
威望:6 點
金錢:5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9-09

1024
TOP Posted: 2017-11-12 00:0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 11-19 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