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专职转贴分享]初尝色味(连载)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专职转贴分享]初尝色味(连载)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性走1024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6
威望:8 點
金錢:7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0-17

参加完一个饭局,回到家莹莹正在上网。

    人上网多是在聊天,莹莹十指如飞敲打得正,见我回来侧过脸打了个招呼:“回来啦。”继续伏在键盘上敲打个不停。

    通常有饭局我都是带着莹莹一起去的,恩嘛,一直觉得难分难舍。今天的饭局纯粹是业务上的应酬,莹莹说这种饭局她会觉得闷,就没有跟着我去。

    我边解外套边问:“想我了吗?”

    莹莹说:“嗯,想。”说是想,可是头也不抬。

    我有些奇怪,聊什么呢这么用心。走过去看莹莹的聊天内容,莹莹刚敲了几行字发出去,见我走近直起子哈哈哈笑起来。

    “怎么了?”

    “我泡了一个妞。”莹莹得意地说:“陈重,我够厉害吧?”

    莹莹的QQ昵称叫大男人,当初取名字的时候,我说不够好听,莹莹说怎么了,我就喜大男人。想想叫这个名字也不错,没有多少狼会打一个大男人的主意。

    记得我和莹莹开玩笑说你喜大男人还不容易,随便去街上逛一圈,不知道会有多少大男人跟在后面。

    莹莹当时很委屈:“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大男人,我喜你怎么了?”

    怎么听都觉得飘飘然,一句玩笑老婆都会上升到情的度来辩解,这么好的老婆还上哪去找。

    把外套挂进壁橱,听见莹莹说:“她要通电话,或者见面也行,我把你的电话给她吧?你帮我应付她。”

    我说:“玩玩就行了,别太过分。”

    莹莹说:“哦,知道了。”

    我过去想看看她们是怎么聊到要见面的,看见莹莹飞快地敲了一行字:“我老婆回来了,88。”迅速关了QQ,把笔记本合上。

    我说:“怎么关了,我刚想看看。”

    莹莹回过抱我:“老公回来了,当然要陪老公,我想你了。”

    我在莹莹脸上轻轻亲了亲。

    莹莹说:“喂,今天我上来了。”

    我没在意:“来了就来了,每个月不都要来那么几天?”

    莹莹说:“这次不一样,这个月我们一次套子都没用,怎么没怀孕?”

    我笑笑:“想要孩子了?”

    莹莹说:“嗯,最近老想着给你生一个。”

    想要做母亲的人,多少会变得成一些,怪不得总觉得莹莹对我越来越体贴了。我笑笑:“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莹莹甜甜笑起来样子看上去很幸福。

    谈起刚才和莹莹聊天的那个网友,我说:“不要对网上认识的任何人提及自己现实生活中的任何情况,要记住哦!”莹莹说:“我知道。”

    我“哼”了一声:“刚才还说要把我的电话告诉人家呢,还知道?”

    莹莹说:“那孩不和我们一个城市的,才十七岁,还是学生,打字还不怎么练呢。你说不行,我不理她好了。”

    我不地说:“人家说什么你就相信?”

    莹莹说:“我也对她说我不信,她才要和我通电话、视频、见面什么的。”

    我淡淡地说:“随便玩玩,别得劳神费心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或者是个小姐都说不定,现在很多小姐知道上网拉客了。”

    莹莹紧张起来“哦”了一声,突然从我边一跃而起。

    我问:“你干什么。”

    莹莹打开电脑:“把她删了啊,怪吓人的。”

    我说:“看你大惊小怪的,不一定就是小姐,我只是提醒你注意。”

    莹莹头也不抬地说:“还是删掉,不认识的人我要全部删掉。”

    我走过去,莹莹的QQ上只有寥寥十多个好友,看头像都是些孩子。我问她:“你在网上认识的都是朋友吗?”

    莹莹说:“是啊,我才不和那些臭男人聊天呢。”
    我笑了起来:“说别人是臭男人,自己偏偏冒充臭男人上网聊天。”

    莹莹说:“不是臭男人,是大男人,我在冒充你。我对别人介绍自己情况的时候,都是拿你当样板的。”

    我说:“难怪了,原来打我的幌子出去行骗,我说你怎么有魅力泡了那么多MM呢。”

    莹莹撇撇嘴:“这样的男人好臭美啊。”

    飞快地删除了七八个好友,名单里只剩下少少的几个人,莹莹指着告诉我,这个是谁,那个是谁谁,全是她现实中的朋友。

    点到其中一个,莹莹咯咯地笑起来:“你猜这个是谁?”

    我看一下,叫“臭人”图标是那种头上花的小企鹅,我猜不出,老实说我对上网聊天从来没什么兴趣。

    莹莹得意地说:“是个男人,你认识。”

    “是个男人?却叫臭人,咿…给你倒般配的哦!”我调侃地涮了莹莹一句。

    莹莹说:“臭嘴,什么和我配的,和你配才对。是王涛啦,你战友。”

    我靠,那家伙…变态啊?

    莹莹说:“上次他来我们家作客,见我上网就要了我的QQ,回去后加我,我说我从来不和臭男人聊天,他就改了这么一个名字。”

    哈哈哈哈…提起王涛,忽然怪想他的,已经很久不曾见面了。忽然想起了什么,我拨着鼠标去翻看电脑里的文档,点了一个Word文档看看,已经从前些天的200K变成了300多K。

    我对莹莹说:“打开给我看看吧,让我看看你究竟都记了些什么在里面。”

    莹莹笑:“你打不开,加了密的。”

    我说:“我知道是加了密的。你打开给我看不就行了?”

    莹莹说:“不,你答应过我不看我记的,如果你着我打开,我就把它删了。”

    看着莹莹认真的样子,我到有些好笑,小人的记而已,亏她还那么紧张。我放松了口气:“好好好,不看不看。”

    莹莹忽然娇羞的一笑:“等有一天我们两个都老了,我再给你看。”

    老…?

    岂不是还要等好多年?到那一天,这破电脑不知道死到哪去了。暗暗叹了口气,答应过的事情,总不能反悔吧?这么些年,莹莹一直那么深深地信任着我。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躺到上,临入睡之前,我问莹莹:“最近你记里的填土量蛮大的啊?”

    莹莹说:“最近一段时间心里想的事情多些。”

    我呵呵一笑:“长大了啊,心事重了。”

    莹莹猛地了起来,惊讶地叫:“你怎么知道我最近写得东西多?”

    我说:“睡觉睡觉。你都加了密了,想看也偷看不成不是。我记得上次看那个文档的时候是200K左右,刚才看看都300多K了。”

    莹莹躺了下来,过了一会又起起来,伸手去摸台灯的开关。

    我问:“又怎么了?”

    莹莹说:“不行,你这家伙太聪明了,你总这么惦记着我写的东西,我一点安全都没有。还是趁早把它删掉,我们两个人心里都干净。”

    我说:“记不记得刚结婚的时候我和你说过什么?”

    莹莹问:“什么?”

    我说:“,拿什么做证?”

    莹莹低声说:“信任。”

    我说:“是啊,信任。如果你不信任我,我们怎么再相呢?”

    莹莹说:“我…”

    我说:“我答应过你,除非你答应我看,我永远不看你心里的那些小秘密,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这些年,我有没有说话不算话?”

    莹莹默默不语。

    我说:“因为我相信你,相信你真的我。我还有什么心里干净不干净的!

    你不是说,到我们两个都老了,你会自己打开给我看吗?想想看,我们两个都老了的那一天,那是不是特别幸福的一天?“

    莹莹有一丝颤抖:“陈重,你又哄我。”

    我说:“我会一辈子哄你的,谁让你是我老婆呢,这一辈子我最亲的人。”

    莹莹撒着娇拱进我怀里,下搭在我的肩窝上。黑暗中,觉到她的心脏噗通噗通跳着,慢慢和我的心跳连到了一起。我觉得很足。

    莹莹轻声叫我:“陈重…”

    “嗯?”

    “我告诉你密码是什么。”

    我笑笑,不置可否。一直把莹莹看成个小孩,小孩的心理,总是多一点而多愁吧!

    “密码是…执子之手。”

    执子之手,好动人的一句话,用这四个字做Key  Word,通篇文字必定都是情话绵绵。

    莹莹的体又隐隐有一丝颤抖:“你答应我,除非我同意,你不能自己偷偷看。”就连她的声音都好像在颤抖,似乎要哭出来。

    我有些奇怪:“怎么了莹莹?”

    有两滴热热的东西滴在我的口,难道是泪?把手探过去,莹莹的脸已经得一塌糊涂。我顿时心如鹿撞,那篇文档里面究竟记载了些什么?竟然把我心的老婆惊吓成这个样子!

    我打开灯,起去拿那台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

    莹莹在后惨叫:“陈重!”

    惨叫…我混的孔被那惊惧的声音叫得一个一个炸开。

    我拿过笔记本回到上。莹莹睁大眼睛无助地望着我,泪水疯狂的涌出来,打了莹莹赤的脯。

    心中也有种想要号啕恸哭的悲伤。多少年没过眼泪了,泪腺干枯得发疼,我放轻了声音说:“莹莹别怕,我永远都不愿意伤害你。”

    打开电脑,找出了被莹莹加了密的那篇文档,鼠标点上去的那一刻,我的呼都加重了起来。

    莹莹半跪在上,呆呆地望着我,似乎所有的力气都已经随着眼泪出了体,连低叫一声的力气都不再有。

    不知道莹莹总共花费了多久的时间,才一个字一个字码起了这篇300多K的文档。一秒钟,已经从电脑里彻底删除。

    我对莹莹说:“看,什么都没了。我们两个心里都干净了。”
  有片刻的沉寂。我关了电脑,对莹莹说:“去洗把脸,我们睡觉好吗?”

    莹莹“哇”地一声又放声痛哭起来。

    我温柔地靠近她:“不是没事了吗?怎么还哭个不停,听话,睡觉了。”

    莹莹哭着说:“陈重,我不想活了。”

    这事情还越来越严重了。我笑着说:“好哇,什么时候行动叫我一声,我们一起去殉情,你自己说过,死也要跟我死在一起。你不会赖帐吧?”

    那时候还没结婚,某天我开玩笑说,我大了五岁,死的话应该先死五年。莹莹不同意,说死的时候要带上她,我们一定要死在同一天。

    可以当成玩笑去听,但心意就是那个心意,听过的人都明白。

    我轻拥着莹莹,用手指慢慢逗着她的耳垂和发梢,再慢慢地滑下来,落在她的脯上。这些都是莹莹体极其的地方,我知道逗不了多久,她的呼就会变得起来。

    很快莹莹娇小粉红的头就被我拨的无比坚,白皙的腹间浮起一片一片人的红晕。我俯下去,换了舌尖轻轻地,一秒一秒过去,莹莹一已经软软地堆在上。

    耳边是莹莹动情的息,嘴里是一团化不开的柔腻,我不由得也有些动情。

    莹莹的手偷偷摸下去,碰了碰我已经翘起来的下体,轻声对我说:“要不,我们来一次吧。”

    我摇摇头:“不行,说好了,经期禁止做。”

    莹莹说:“你都硬了,我想给你一次。”

    我笑笑:“小馋猫,是你自己想要一次吧。”

    莹莹说:“那也怪你,谁让你碰我。”

    我怪叫了一声:“一碰就想要?如果被别的男人碰到你呢?”

    莹莹在我的怀里扭动着体:“哪有别的男人碰过我,除了你,我谁都不让碰,其他男人都是臭男人,别说碰我,离我近一点我都恶心。”

    心中竟然有些暗暗的喜,这么说的话,刚才删除的那篇文档里,记录的不是莹莹的情事?可是她那种烈的反应…

    努力让自己不想那篇文档,删都删除了,还管它里面记载了什么。

    莹莹的手掌软软柔柔的,在我下面。

    我轻轻拿开她的手:“别了,再下去对谁都不好,抓紧时间睡觉。”

    莹莹的手又伸过来:“不嘛,这会我睡不着。”

    我哭笑不得:“睡不着也别拿它当玩具啊,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莹莹拉着我的手,慢慢慢慢地滑过她的肢,滑过翘翘的小,放在那朵小小的菊花上:“要不,你这里吧,我就是想给你一次。”

    我的手指留恋地在菊花的周围画了无数个圈,觉口干舌燥。

    莹莹说:“我知道你早就想这里了,很多次做的时候,你的手都情不自禁地往这里跑。”

    我像被蛇咬了一口,飞快地把手回来。“有过吗?我怎么不记得?”

    莹莹说:“有又怎么了,看你吃惊的样子。我的子每一个地方都是你的,你想玩哪里都可以。”

    没想到在心里的一丝邪恶望,也被莹莹觉到了。我不好意思地把手探进内的边缘,把着两团翘翘,不时用手指在那朵菊花上试探一下。

    小弟弟一下一下跳动抗议,终于我还是放弃了:“不行,连手指都不进去,我还是不要了,心里想一下就算了。”

    莹莹说:“我不怕疼。”

    我在莹莹嘴角亲了一下:“你上每一个地方都是我的,是我怕疼。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莹莹不安分地在我怀里拱了很久:“陈重,我相信了,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

    我足的笑笑,什么不开心,有这句话就全部可以抛开了。她,而且她知道,不就是幸福?

    安静了很久,莹莹问:“你为什么把那文档删除掉?”

    我说:“我想让我们两个心里都干净。”

    莹莹说:“其实我…不是怕你看,里面有很多东西,写出来就是要给你看的,我只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我说:“忘了它吧,一切都过去了。”

    莹莹说:“看你去拿电脑,以为你当时就要看,我都吓坏了。可是当你删除的那一瞬间,又好想把它保存下来,因为,那里面记载了认识你这么多年来很多我想讲给你听的东西。人有时候真的很矛盾对吗?”

    我说:“也许吧!”

    莹莹说:“我总在想,到了我们双双老去的时候,很多年轻时羞于启齿的事情,都能淡然的面对了。”

    我笑笑:“什么羞于启齿的事情?我很勇敢的,你任何时候说出来我都能面对。”

    莹莹说:“吹牛,我知道你有个地方是很脆弱的。”

    我问:“哪里?”

    莹莹轻轻在我的口点了一下:“这里呀。我知道,你装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你的心,是最脆弱的,有时候连我这个小人都不如。”

    我调侃地问:“刚才大哭大闹寻死觅活的那个人是谁?连你都不如,切!”

    莹莹说:“那是因为…有时我的心也很脆弱吧。”

    很想问莹莹究竟脆弱着什么?…终于无法问出口,我费了那么半天时间才哄得她破涕为笑,怎么忍心再带她经历一次心灵折磨。

    自己的老婆,我不疼她要谁去疼呢?

    莹莹说:“从今天开始,我会把所有对你羞于启齿的东西一点一点告诉你。

    不管说出来是对还是错,只要你愿意听,我就愿意毫无保留的对你讲。“我闭着眼睛,心澎湃。删除了那篇文档,看样子是做对了。,永远是不会错的。现在还需要那篇文档吗?我已经拿到了解开莹莹心灵的密码。

    心脏跳动得不听控制,几乎要按着才不会从喉咙里跳出来。莹莹鼓足勇气要对我讲述的那些东西,我已经鼓足勇气要听了吗?

    但愿不要太刺,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的心,真的很脆弱。
TOP Posted: 2017-11-05 18:00 | 回6樓
沙包大的拳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48
威望:55 點
金錢:4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3-08

1024
TOP Posted: 2017-11-05 18:10 | 回7樓
性走1024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6
威望:8 點
金錢:7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0-17

四、大坏蛋

刚进公司,就看见王涛恬着脸跟我的员工套近乎,不知道用一套什么样的花言巧语,正把那个公司负责接待的小姑娘哄得眉开眼笑。一眼看见我,小姑娘飞快地叫了声陈总好,表情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一付拘谨得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样子。

王涛哈哈笑了起来:“唉哟,见了陈总怎么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告诉你别怕他,有什么事情哥哥帮你顶着。”我也有些奇怪,我真的那么让人觉得可怕吗?

招呼王涛进我的办公室坐下:“怎么没先打个电话?不是来找我的吧,是不是惦记上我这里哪个小姑娘了?”很多年的朋友了,跟王涛没有什么好客套的。

王涛说:“我是越来越羡慕你了,真他妈皇帝般的享受呀,身边美女如云,个个小丫环一样侍候着。当初我还奇怪,你小子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怎么不愿意混仕途,现在总算琢磨出点味道来了。”

我自嘲地对王涛说:“没用啊,都是能看不能吃的。面试的时候,一门心思瞅着哪个漂亮录用哪个,真的招进公司了,多看一眼的胆量都没有,谁让自己是老总呢?害怕一旦吃了窝边草,日后饭都吃不饱了。”

王涛说:“我总感觉退伍之后你像变了个人似的。陈重——陈总,没叫错名字,你丫还就是当老总的料。”

我笑笑,“当兵时,我们多年轻呀,还都是毛孩子吧?”问王涛喝点什么, “我这只有咖啡和茶。”

王涛说:“什么都不喝,跟你说个正事。最近市里划出了一片地做开发区,市局也要在那里新成立一个开发区派出所,想托你家老爷子给我们头打个招呼,把我弄那去你看怎么样?”

我思考了一下:“你小子眼光不错,去开发区比呆在市局机关出息多了。”

王涛说:“那就拜托你,事成了我请你和莹莹吃大餐。”

“别一根绳上吊死,尽量多疏通些渠道。”我冲王涛比划了一个手势:“最关键的是这个。”

王涛说:“早准备好了,老爷子打过招呼我就给我们头送过去。”

我说:“做就一定要做成,钱不够用随时到我这拿,别让其他人看笑话。”王涛嘿嘿笑了起来:“明白。”

送走王涛,半躺在沙发上望了天花板很久,拿起电话叫刚才招待王涛的小姑娘进来。隔着面积巨大的办公桌,眼前这个叫“童贞”的女孩表情看上去那样拘谨。她有点紧张地向我解释:“我名字里的‘真’字,是真假的真,不是贞洁的贞。”

我嗯了一声:“你的父母真的很会起名字。美丽动人,让人听过一次就会记住。”

童真低着头,猜不透我忽然叫她进来的意思。我说:“你好像很怕我。”

童真说:“不是,我只是……很尊敬您。”尊敬,另一种意义的怕。

我问她:“刚才我见到你和我的朋友聊得很开心,你们在聊些什么?”

童真说:“那位王先生要我打开您的办公室,让他在里面等您,我告诉他不经过您的同意,我不敢让任何人随便进去。他拿出警官证给我看,说他是来抓您的……”

我有些奇怪:“我看见你当时在笑,为什么有人来抓我,让你那样开心?”

童真慌忙说:“您误会了陈总。我才不相信会有人来抓您呢,他根本就是一付开玩笑的样子。是听他说起和您是多年的战友,并且是喝过血酒的结拜兄弟,还说在部队时每次你们两个打架,他都把您打得鼻青脸肿……”

我“哦”了一声。“原来听见我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你就笑了起来。”

童真说:“不是不是,就是觉得他吹牛吹得太厉害了,一点都不信才觉得好笑。平时根本没机会听到有人这样讲起您,第一次听见感觉很新奇。”

童真低着头说:“对不起陈总,以后我会注意,在公司不乱和别人说笑。”

我笑了起来:“别别别,刚才看见你眉飞色舞的样子,我就想,如果公司里的员工在我面前也这样兴高采烈的,我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其实我也想和员工们拉近点距离,把公司营造成一种大家庭的氛围。我就是不明白,大家的薪水福利越来越高,反而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了。就连公司刚创办时那些老员工,现在和我说话也变得客客气气的。”

我问童真:“为什么会这样?你站在员工的立场,能不能告诉我点什么?”

童真说:“或许是因为薪水越高,大家越紧张这份工作,才变得越小心翼翼吧。比如我来说,即使回到自己家里,家里人都经常提醒我,在公司要少说话多做事,安安分分做人。”

我有些发呆,手指无意思的在沙发的扶手上一遍一遍弹动。

敬,而远之?真相就是这个样子的吗?你对别人越好,别人就会离你越远?上衣口袋里面,装着偷偷恢复好的文档拷贝,这份拷贝里的真相,又会是些什么?细细小小的一支优盘,感觉却像装着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的压在胸口。

来公司之前,我又一次翻看了过去和莹莹在一起时的无数旧照片,想起某一天,莹莹偷偷对我说,班上某某男生新写了一封情书给她。她咯咯地笑,一次次威胁我:“小心啊,如果你对我不好的话,我就会被别人哄跑了。”

那一封封情书,一篇篇生涩稚嫩的情话,莹莹无一例外的交给我阅读,每次从莹莹手中接过一封情书的时候,我都会开心地微笑起来,觉得莹莹很动人。

一切真的是在慢慢改变吧。就连王涛这样一个流氓,很快也要去守护一方平安了。那么今天的莹莹把某些心情加密封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心中有种伤逝般的无助:“可是莹莹,我真的好想念你旧时的模样啊。”

不知道发呆了多久,抬眼看见童真有些惊愕地望着我。童真不安地问:“陈总,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我恍过神来:“哦,我正考虑员工薪水的问题,这个月起,薪水逐人下调,第一个就先从你身上开始,你看可不可以?”童真张大了嘴巴:“啊?!”

我哈哈大笑:“不然就由你负责想出新的提议,怎么才能让我和大家的距离拉近点。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想好了随时找我谈,如果到时间拿不出好提议给我,我就真要减你的薪水了。”
童真起身告辞,我对她说:“小心我那个朋友,他可是个危险人物。别相信什么警官证,有些警察背地里比流氓还龌龊。”

童真的脸红红的,逃一般的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刚才王涛走的时候,我看见他故意从童真身边经过飞快地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这一会从背后望着童真翘翘的小屁股,心里一阵羡慕王涛。我不知道偷偷想摸这群小屁股多少次了,他小子随随便便就摸了上去。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个童真就会在王涛的身下失去自己的童“贞”了吧?如果她还有“童贞”的话。

哎,我这样的老总当着,真他妈很吃亏。

一转眼心情已经慢慢的再次绷紧。我的手,不知不觉又插进上衣的口袋。

人总是想尽可能的最靠近真相,这一刻,昨晚令莹莹惊惶着痛哭,深怕我一窥的真相,就近在我用手指就可以碰触到的地方。

我发誓此刻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更让我关心,就算刚才那个童真现在脱光了躺在我面前,都不会比我指尖碰触的这支小小优盘更具有诱惑力。

我锁紧房门,吩咐员工在我从屋里走出来之前,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我。

执子之手。

当这四个字由指尖敲入屏幕,敲下回车键的一瞬,我心里竟然一痛。眼前晃动的依稀是昨夜莹莹泪流满面的那张脸,文档打开了半天,竟然一个字都没读进去。

当我静下来,开始阅读的时候,我惊呆了。映入眼帘的,怎么会是这样……一段话?

老公:

我知道你一定会恢复这个你亲手删掉的文档。可是你一定想不到,在你把它恢复之前,我已经先把它恢复了一次。我赶在你之前从家里出去,也是想给你一个备份它的时间,你的老婆莹莹,是不是很了解你?你一定很想知道这里面都记载了些什么,昨晚我一定把你吓坏了。也正是这个原因,我肯定你会偷偷地恢复它。可是,我想请求你,在我同意你阅读之前,你还是克制一下你的好奇心,先把它锁进一个你认为绝对安全的地方,等以后再慢慢读它。

现在千万别看啊老公,我好想亲口对你讲好多事情啊。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看不看在你,但是讲不讲在我。你看过之后,我就不会再亲口对你讲述了。现在我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已经对你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你愿意一口就吃下去,还是愿意细细品味自己的猎物,由你决定。

我会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看过了,别忘了我可是有特异功能的。还有好多话想说哦,可惜没有太多时间,我知道你很快就要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了。

亲情提示:文档里面的内容,也许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就算你想那样,我还不愿意呢,那样我多吃亏啊。)所以如果你现在就看下去的话,相信你一定会失望。但如果你能坚持住不看,由事件当事人亲口为你讲述的话,就会变得生动很多,同时还会有额外的惊喜。(也许这些额外的惊喜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呢!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上午我做完头发,回我妈那里吃饭,不给你打电话了,你自己过来吧。别再往下看了,我真的是为你好哦,快点过来,会有惊喜等着你。

现在就过来,快。
                  莹莹x月x日,早上七点三十分


落款的日期就是今天,原来会恢复已删除文档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段文字,我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终于被莹莹说服了。她的理由是那样充分。

我迅速收拾好东西,冲出公司往莹莹家赶。会有惊喜?一路上我把车开得飞快,不住地想,如果娘俩一起脱光了在床上等我,就真他妈的太惊喜了。

到了莹莹家,第一个映入眼中的是莹莹的得意的笑脸,才发现自己已经上当了,我电话不打一个就这么着急的赶来,不就等于告诉莹莹我偷偷恢复了那份文档吗?

莹莹笑着问我:“想不想我?”我苦苦一笑:“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想过。”

莹莹说:“小姨今天过来吃饭,等下放学时间到了你去把芸芸接过来吧。”

我靠近莹莹:“我很听话,有什么惊喜奖励我?”

莹莹说:“你看着我的眼睛,十秒钟之内不许眨眼或者是转移视线。”这是莹莹测试我是否撒谎的古老伎俩,使用历史可以追溯到她14岁那年。

我把目光望向莹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了有半分钟。然后我说:“可以了吧,告诉我,是什么惊喜?”

莹莹开心地笑了起来,扑过来亲了我一口:“测试通过,奖励你一个。”老实说我觉得这种方法用来耍耍小孩子还差不多,根本不相信它能测试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是否在说谎。奇怪的是,每次莹莹用这个方法考验我,她最后得出的结论总是正确的。

我曾经问莹莹有没有读错别人目光的时候。莹莹说,她永远不去读别人的眼光,只读我一个人的,如果有一天她读不懂我的目光,不是我不再爱她,就是她不再爱我了。

现在测试已经通过,可是奖品在哪呢?我小声问:“可以告诉我了吧?准备了什么惊喜给我?”
莹莹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你好贪心哦,小姨来吃饭,还不够惊喜?”

我不甘心地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莹莹说:“得了吧,我要去厨房帮妈干活了。哎,那个会装傻的人,没事的话,出去买两瓶红酒,注意时间别耽误接芸芸放学。”

我愣在原地,心思乱七八糟转了一圈又一圈。莹莹的话里面,暗藏了一种什么样的玄机?我真的弄不明白了,现在我和莹莹两个人,究竟谁才是小孩子!如果我没有领会错的话,那么莹莹距离我的真相,还有多远?


之后一直有些昏昏噩噩的,中午吃饭时,简直食之无味。席间有几次走神,被莹莹大叫了几声才回过神来。一直被我恭维比梅姨年轻比莹莹成熟,综合了她俩的美于一身的小姨奇怪地看着我:“陈重今天怎么了?心思不在吃饭上啊!”

慌乱的吃饭:“哦,没什么。”梅姨淡淡地说:“吃饭的时候别想太多其他的事情,对身体不好。”

莹莹咯咯笑了起来:“四个美女在这里陪他,他心思当然不在吃饭上了,我说的对不对啊,陈重?”

我正端起一杯酒,一下子被呛在喉咙里。

梅姨有些愠怒:“莹莹!”倒是小姨没有什么:“这丫头总长不大似的,陈重,我看你俩是时间要个孩子了。”只有芸芸乖巧的坐在饭桌前,聚精会神的吃饭,自始至终没有说话。

莹莹把话题转到芸芸身上:“小姨,我知道你偏心眼,你说我长不大,不就是想夸芸芸妹妹吗?越来越像个大姑娘,也越来越漂亮了。”

芸芸的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莹莹姐笑话我,我,我才不漂亮呢。”

莹莹笑着说:“女的漂不漂亮,男的说了才算。陈重,这里就你一个男的,你说说看我们四个谁最漂亮?”梅姨加重了语气:“莹莹,注意点场合。”

莹莹说:“怎么了妈?这可是我自己家,又只有我们一家人,我跟陈重打打情骂骂俏有什么关系?”

小姨在一旁笑了起来:“莹莹就想让陈重夸一声她最漂亮,陈重,你就夸她几句。”

我一边咳嗽一边放下酒杯,拿起纸巾擦拭自己的嘴角,发现掌心里已经积满了汗水。


吃过饭我开车送芸芸去学校。把车停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条僻静点的路上,我问芸芸:“你姐有没有问过你什么?”

芸芸说:“前些天,姐问过我喜不喜欢你,我说喜欢。这有什么,你那么疼我,我说喜欢你不应该吗?”

“还问了什么?”

“还问我,如果你是个坏人我会不会恨你。我说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永远不会恨。就这些,其它的就是问了一些我家里的事。”

我心情有些烦躁,打开车窗大口抽烟。芸芸说:“哥,你放心啦,我不会和姐乱说的。姐是不是问了你什么?” “我总感觉你姐今天怪怪的。”

“大坏蛋,做贼心虚。姐就那样,如果真的给她发现,不拿刀杀了你才怪,还有心情跟你说笑。”芸芸的脸,微微羞红了起来:“哥,我是不是很坏?”我叹了口气:“是我坏,不该欺负你。”

芸芸说:“你没有欺负我,我一点都不怪你。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你。你是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又一个傻丫头。我说:“芸芸,以后我不会欺负你了,以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拿你当亲妹妹疼一辈子,好吗?”

芸芸慌乱地望着我,眼泪忽然吧嗒吧嗒地掉下来,打湿了胸前校服上的蝴蝶结。我狠狠地把烟头抛了出去,把芸芸搂在怀里亲吻她的脸颊,心里一阵难过。

不知不觉中手掌中握到了一团柔嫩,青涩的一小团,还是最近这半年才悄悄隆起的这点光景,记得我上次亲吻它的时候,芸芸的小腿绷得笔直,身体一阵一阵地抖动,喉咙里吟哦出来的声音让外人听到,一定认为芸芸是生病了。

手不再由大脑控制,另一只手一下子撩开了芸芸校裙的下摆,飞快地钻了进去。芸芸的小嘴又一次被我捉住,细嫩的舌头被我紧紧咬在嘴里不舍得松开。芸芸挣扎了一下,呜呜地说:“哥,轻一点,疼。”

我惊醒过来,迅速放开她,小心地四周望了一圈,还好没什么行人。我痛苦地说:“对不起,芸芸,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哥再也不碰你了。”

芸芸呜呜地哭起来,推开车门跑了出去。我不敢再望她的背影,低下头用力闭上眼睛,可是她肩头瞬间抽搐着的忧伤,一下子深深地定格在眼前的黑暗里。 “大坏蛋……”已经不知道听多少人这样叫过我,每次听见,都有些洋洋得意。这一刻,想起刚才芸芸口中的那声大坏蛋,忽然无比痛恨自己。

我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坏蛋。头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猛地响起一声鸣笛,我茫然着把头抬起来,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TOP Posted: 2017-11-05 19:47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9, 11-20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