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春节打牌引发的乱伦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春节打牌引发的乱伦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dennis.xie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2
威望:12 點
金錢: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3-08-12

1024
TOP Posted: 2017-11-02 22:40 | 回6樓
技能大师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41
威望:55 點
金錢:57 USD
貢獻:21 點
註冊:2014-02-18

记得看过
TOP Posted: 2017-11-02 22:59 | 回7樓
milaoshu6688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
威望:2 點
金錢:13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0-28

不好意思,二楼被占了继续
腊月三十今天准备年夜饭,没有打牌。
  不过中午的时候我看见姐夫偷偷从妈妈房间溜出来。他什麽时候进去的?爸爸哪里去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昨天姐夫不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屄里?
  晚上年夜饭的时候我们喝了些酒,我头有点晕,不过性趣仍大,抱过茜茜来就想上,奇怪,茜茜的屄里这麽滑润,好像是被人操过,难道是我喝多了中间操了她一回?这小蹄子今晚也太不主动了,好像有点累。不管了,好好睡觉了。
  大年初一一睁眼八点半了,茜茜也不在。到客厅里一看,爸爸正在跟茜茜表演魔术,这个死丫头,竟然穿着睡裙就出来了。那边姐夫帮着妈妈准备早餐。姐姐在那边看报纸,好像感觉到我出来一样,擡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装的,可是姐姐又为什麽装呢?
  我们也不用到处拜年,所以没事了还是打扑克解闷。
  不过规则又变了,而且越来越过分。规则是打分,累计总分最高的第一名有权选择的人过夜,然後是第二名,然後是三名,如果前三名有人放弃,第四名选择,以此类推。这帮老色鬼们太过分了。
  这里有我的妈妈和姐姐,无论和谁我都是乱伦哪,我可不想,虽然我喜欢她们,虽然我不在乎茜茜被谁操。可是要投票的话我怎麽能阻止呢?茜茜是关键一票。於是我叫过茜茜,告诉她投反对。茜茜白了我一眼,我的民主权利你管得了吗?反了,这个疯丫头,到头来谁娶了她谁倒霉呢。
  投票开始了,我投了反对。结果是三票同意,两票反对,一票弃权通过。姐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妈妈的脸上惴惴不安。姐夫满脸期待,爸爸这个老色鬼已经和茜茜这个淫妇眉来眼去了。是游戏就奉陪吧,没什麽大不了的。
  几轮玩下来,爸爸果然是头一名,不出所料,他选了茜茜。茜茜象个小鸟一样飞过去了。第二名是妈妈,她看看我,看看姐夫,当然她不能再选爸爸了,妈妈好像不敢做选择一样,最後选择了弃权。我是第三名,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姐姐,我也没法选择,我也弃权了。第四名是姐夫,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妈妈。剩下的就只有我和姐姐了。
  爸爸已经在那边闹出动静了,这个老流氓,就喜欢啃嫩草。当年我妈妈带着我和姐姐,怎麽会嫁给这个男人呢?罢了,让茜茜这个小淫妇吸死他去吧。
  妈妈怯怯地回到了她的房间,姐夫紧紧跟着,然後碰得一声关上了门。
  姐姐默默地回到房间,关上了门。我在客厅里一颗接一颗地抽烟。今晚我在哪里睡啊?最後我还得回书房。门没关死,姐姐和衣躺在床上,脸朝里。我偷偷看了看姐姐,姐姐泪水正流着。姐姐翻过身来说,不许动我。我也躺在床上,跟姐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说,没想到姐夫是那样的人,我早看出他和妈妈有点不正常了。姐姐不语。我自言自语,她们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你知道吗?去年夏天,姐姐还是一动不动。我想起来了,去年夏天姐姐姐夫接爸爸妈妈去庐山玩,爸爸上班不能去,妈妈就一个人去了,结果姐姐临时补课也没去成,就成就了妈妈和姐夫的好事,估计就是那时候她俩勾搭上的。 “你就没给姐夫敲敲警钟吗?”我不仅气愤起来。 “一个是咱妈妈,一个是我老公,我能说什麽?”姐姐还在啜泣。 “没想到爸爸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夥”。我说。姐姐说,“他们昨天就搞上了,我看见了。你怎麽找了这样的一个女朋友?” “将来娶不娶她还不一定呢,这个小淫妇。”我和衣躺在床上,姐姐奇怪地问,“你不是一直有裸睡的习惯吗?这样睡多累啊。” 姐姐知道我有裸睡的习惯,是因为我小时候一直跟着姐姐睡,一直到十三岁,那时候房子小。我开玩笑道,“我怕吓着了你啊,呵呵” “切,我什麽没见过啊”,姐姐也破涕为笑。过去的事我也极不清楚了,不过印象里好像我也喜欢抱着姐姐睡,我最喜欢的姿势就是侧着身抱着姐姐的腰,鸡巴顶在姐姐的屁股上,那时即使不懂事,本能上也感觉舒服。姐姐会不会那时就玩过我的小鸡鸡啊?我脱了衣服,光溜溜钻进被窝,坏坏地笑道,“姐姐,象以前那样让我抱着睡好吗?”姐姐看着我,有几分爱怜,也有几分警惕,“你大了,可不许使坏哦?” “姐姐对我好,我知道,我也一直很尊重姐姐的嘛”,我有点撒娇了。姐姐钻进被窝,我揽住姐姐的腰,嗬,警惕性这麽高,穿这麽多。“穿多了不舒服的,姐姐。”姐姐於是在我的劝导下脱下毛衣,里面只剩下一件内衣,还有胸衣。 “那你怎麽办?姐夫是不是一直很花心?”我没话找话。 “我也不知道,你姐夫跟我来的时候我都害怕,得戴套。”妈妈也真够可怜的,不过,好像妈妈很喜欢姐夫啊“?我知道姐姐跟妈妈关系很好。
  ”你姐夫那个粗,妈带我们俩也是苦了半辈子的人了,唉……“姐姐突然象想起什麽来的似的,揪住我的耳朵,”说,那天你有没有进妈妈的身体?“我呲牙咧嘴道,”好姐姐,那天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哪敢……“姐姐笑了,笑起来是那样雍容华贵,那样动人,”好弟弟,你和妈妈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我可不希望你做出乱伦的事?“我装作无知的样子,”什麽叫乱伦啊?乱伦有那麽可怕吗?“”乱伦就是你那东西插进妈妈那里面,乱伦会生怪物的!“”那不插进去就不会生怪物的了,也就不是乱伦了吧?“”应该是吧,“姐姐也有点迟疑。
  ”那象姐夫跟妈妈,没有血缘关系的做爱,也不算乱伦吧?“”这个……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姐姐迟疑了一下,”应该不算吧!“”那爸爸跟你也没有血缘关系啊……“”你胡说什麽啊,“姐姐有点恼了,”那个老色鬼,一直在打我的主意,有一次我给了他一耳光,他不敢了“。”呵呵,这个老流氓,好像喜欢嫩的,你看他跟茜茜那个小淫妇玩的……“”你真的不吃醋吗?“姐姐关切地问我。”那个小淫妇已经是人尽可夫了,回头我就甩了她,要是有人动姐姐我才真吃醋呢。“姐姐好像有点感动,往我身上偎得更紧了。”姐姐已是昨日黄花了,姐姐希望你将来找个好媳妇,好好过日子,别五花六魂地折腾……“。
  ”我希望将来找个象姐姐这样的女人……“”傻孩子,“姐姐往我身上缩了下,手不自觉碰到了我早已翘起的小弟弟上,好像想到了什麽似的,”几年不见,你变化太大了……还那麽能干呐“,姐姐吃吃笑起来。
  我也一下子想到姐姐稀疏的阴毛,红润的花心,鸡巴更大更硬了。”姐姐是不是说我比姐夫还大还粗啊?“我抢过姐姐的手放到我的鸡巴上,姐姐往後挣了两下,没挣开,就在我的牵引下环住了我的鸡巴。
  ”没他粗,不过好像比他长些,也比他能干些。“姐姐的收很柔软,我感觉很舒服。
  ”鹏鹏,(这是我的小名),你看他们都在乱七八糟地乱搞着,你,你不会恨姐姐吧?“”姐姐,不会的,我喜欢看姐姐高兴。“我迟疑了一下,”不过我憋得也很难受,姐姐你能帮我一下吗?“姐姐犹豫了一下,小手开始在我的鸡巴上加快套弄起来。我又掘又硬的小弟弟就是不肯服软,我也越发急躁起来。”姐姐,要不你还是用嘴……?“昨天姐姐曾用嘴给我发泄出来一次,人啊,只要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用那麽困难了。
  姐姐伏下身体,给我大口大口地吮吸。我把她的姿势摆成69式,挑起她的内裤,把舌头贴上去。
  今天我真是有毛病了,不管姐姐怎麽帮我,就是射不出来,憋得真难受啊。
  ”姐姐,要不你象妈妈那样……?“姐姐好像也有点累了,”鹏鹏,你可不能欺负姐姐啊……你要做出乱伦的事来,姐姐一辈子不原谅你……“”不会的,姐姐,你放心吧“,我急不可耐地爬到姐姐身上,脱去姐姐的内裤,把鸡巴夹在她大腿根处,开始摩擦。
  我的鸡巴摩擦着姐姐的嫩屄,我们的阴毛也相互磨蹭着,姐姐小屄附近的肉真嫩啊,舒服死了。我用力上下磨着,姐姐看上去也很舒服,她的小屄已经开始流水了,滑腻腻的。看官,想知道把鸡巴竖着夹在阴唇里是什麽感觉吗?回家赶快找老婆试试去,一个字,爽!很快我就有感觉了,屁股一擡,大鸡巴里滋滋喷出的精液,射到姐姐的屄上,连同她流出来的淫液,煞是爽人。
  姐姐把我推下身去。我连忙找了一块卫生纸,堵在姐姐的屄上。姐姐接过纸,自己擦了几下,夹在腿上。我也累死了,抱着姐姐的腰,象小时候一样,把软踏踏的鸡巴贴在姐姐的屁股上,睡了过去。

楼下待续,明天中午更新剩余部分,谢谢
TOP Posted: 2017-11-02 23:33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6, 11-19 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