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绝望拘禁作者hmhjhc(持续更新)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绝望拘禁作者hmhjhc(持续更新)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wang5027359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6
威望:3 點
金錢:2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6-22

1024
TOP Posted: 2017-11-26 12:44 | 回48樓
控阳真人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18
威望:12 點
金錢:0 USD
貢獻:3 點
註冊:2014-08-14

1024
TOP Posted: 2017-12-06 21:09 | 回49樓
明栈初雪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82
威望:43 點
金錢:30 USD
貢獻:253 點
註冊:2017-05-03

  第17回:颠来倒去一抹红

  惭愧的说,我并不是有多少丰富性经验的男人;尽管也看过很多A 片和情色
小说,看过很多不可思议的甚至荒谬的性爱片段描述,但是真的提枪上阵,我那
苍白无聊的性经历,加上雪白的少女女体的冲击对我大脑的侵袭;我本来能想到
的,其实无非就是亲亲、摸摸、蹭蹭,以及那最原始的插入和喷射本能。

  想这样,抱着一个十七岁的高中女生,她那雪白纯洁的躯体,如今却只穿着
一条遮羞的小内裤,连T 恤都被撕裂,却还残片凄凉的挂在身体上,更像色情片
中的女角那样裸露着一对昨天还没有任何男人看见过的纯洁玉乳,在乳房上涂抹
着多汁的鸡蛋细末,舔舐、吸吮、吃玩……而就在不远处的过道墙角处,还有一
个漂亮的不像真实世界里人物的小萝莉在惊惧的偷看?

  这已经远远超过我原本对于性爱的想象力边界。

  但是机缘巧合,因为这次冲动的、带着复仇欲望的「入室强奸」的行为,却
遇到了两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少女,家里连个大人都没有;又因为璐璐那一路来为
了保护自己和小艾,驯服的哀求和小心翼翼的试探;又或者,根本就是我内心深
处的怯弱(你也可以称为善良)和犹疑,把一切,搞成了如今的「占领这间房间,
胁迫这个女孩,想尽各种办法,多玩一会儿」的诡异局面。

  我真该感谢命运?

  所以,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空间,更多的意愿,更多的情趣,更多的
随心所欲的权力,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在璐璐的身体上,寻找着除了简单的活塞
运动之外的性趣。

  就算……我有一个能想璐璐这样漂亮的女孩做我的女友,要和她做这样的事
情……也许要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吧?也许,等到我的伴侣已经肯放下矜持,侍
奉我如此疯狂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岁月老去,了无情趣了吧。

  我用我的舌头,在璐璐的乳峰上卷着那鸡蛋末;我用我的牙齿,在璐璐的乳
头上咬着小牙印;我的手在璐璐的屁股上用力的抓捏;我的鸡巴,隔着裤子,在
璐璐的阴户上用力的抵进。

  我的唇齿间发出「吸溜吸溜」的淫魅响动;而璐璐也已经被迫无奈的,挺起
胸,仰高她的脖子,一边哭泣,一边发出「呜呜呜」的,越来越急促痛苦却也缠
绵委婉的哀鸣;我的手指还在璐璐那条内裤上划拉出「沙拉沙拉」的动静,好像
那纯棉的材质已经被璐璐屁股的张力拉伸到极致,在我的手指的淫辱下快要裂开
来一样。

  我的唇齿、舌头、味蕾、咽喉里还有着牛奶和鸡蛋的浓香;食物的芬芳里,
还夹杂着十七岁高中女生温润的体味……那是因为,初夏的早晨,客厅里还没有
开启空调,一番激烈的运动,璐璐的胴体上已经渗出汗珠来了。

  是个男人,大概都会在做爱时去玩「吃奶子」这样的动作,但是又有几个人
真的玩过,那种真正的食物,倾倒在女孩的乳房上,给男人一点点舔尽吃尽的滋
味呢?

  真是色、香、味俱全……的一顿完美早餐啊。

  而最刺激的是,璐璐已经被我「吃」的浑浑噩噩无法察觉,我却用眼睛的余
光其实看到了,躲在客厅和过道交汇处的墙转角后,一双黑的透亮的大眼睛…
…是刚才璐璐难忍的哀鸣,惊动了小艾,关心她小阿姨,偷偷过来偷看我在怎么
样她阿姨吧?

  你说……这个时候,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看到这样的画面,会有什么样的
心思?她能明白,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在舔舐她小阿姨的乳房么?她能明白,一个
女孩接近赤裸的和一个男人交缠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么?她会注意到,男女身体的
不同么?她会察觉到璐璐那一对雪白浑圆的乳峰,和她那幼女平坦娇嫩的胸脯的
区别么?这种区别,明明让我这个入侵的强奸犯又玩又摸,又吻又吃,她能理解
男人玩女孩乳房时的快乐,和女孩被厌恶的男人玩乳房时的痛苦么?她会注意到
我的手掌一直在璐璐的屁股上摸玩抠弄么?她会意识到女孩的屁股,除了被做错
事被妈妈打来惩罚外,还能给男人带来性欲的享受么?她会观察到,和阿姨尿尿
的地方,已经缠绵在一起的,是一根恐怖粗壮的肉棒么?她知道这根肉棒对女孩
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会不会恐惧?会不会慌乱?会不会惊惧到无法移动脚步,
甚至小便失禁?还是说,她也会有一点点好奇?她会注意到小阿姨那奇怪的表情
么?女孩可以骗自己,却骗不了旁观者,即使是被胁迫,被玷污,被强奸,被用
暴力或者其他手段威逼着在做出肉体的贡献,却依旧掩饰不住本能的快感么?甚
至……她会不会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性爱带来的刺激?

  我有意在小艾的眼里,留下更加激烈威武的印象,一声粗壮的「嗯……起来!」
的吼叫,捧着璐璐的屁股和大腿的交汇处,用力一站!!!

  我的身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璐璐,就像一个婴儿一样,等于被我抱在怀
里,端了起来。那种跌落恐惧的本能,让她的两条白生生的玉腿自然的盘绕到我
的腰际;两条胳膊,自然的抱住我的肩脊……就像一只小熊猫抱着树干一样。这
个姿势,哪里还有被胁迫奸污的女孩的矜持,更像一个沉溺于性欲的情人、一个
在供主人淫乐的性奴。

  我就这么「端」着璐璐,在客厅里,几乎跌跌撞撞的前后左右胡乱走了几步,
这种姿态,有一种雄武有力、摆布肉体的感觉,也让我的雄性荷尔蒙更加疯狂的
分泌。但是……端着一个小女孩整个躯体,我多少也有点吃力,所以端着胡乱走
了几步,就用力一顶……连着几步,又将璐璐的身体后背部分,一下子「咚」的
一声,顶到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紧紧的压在那玻璃光滑微凉的板面上。

  这个姿势真好。我可以借着玻璃门带来的依靠,更加方便的继续肆意的冲击
着璐璐的身体,让她蜷曲娇小的身躯,更加有一种无力感;我用舌头和牙齿,在
璐璐的乳晕部分拼命的咬,拼命的吸,刻意要在璐璐粉红色若有若无的乳晕部分,
用牙齿和舌头,吸出一个红色的充血区域来。

  「好吃,真好吃……这下吃饱了……有力气了,可以……奸我的小璐璐了
……」一直到璐璐的胸脯上连最后一丝食物的粉腻都被我连根舔尽,我呼哧呼哧
的喘息,将口腔里剩余的牛奶液和鸡蛋末吞咽下去,嘴巴里更加昏天昏地来。

  但是,这个「背靠阳台门,面向过道」的姿势,也使得璐璐的正面面对着过
道方向,她应该是也看到小艾了,已经被我辱的浑浑噩噩几乎要昏过去的璐璐,
又似乎在刹那间,惊醒了全部的羞耻,身体又激烈的扭动和挣扎起来,语无伦次
的哭嚷起来:

  「啊……小艾?!回去……你回房间去……呜呜……你快走……回房间去
……别出来!!!别看!啊……石头哥,放下我……小艾,小艾在那边……别让
她看!」

  我别转头看了一眼,小艾听到了她小阿姨的惊叫,她的乌黑的瞳孔里全是惊
惶和仇恨的火焰,雪白的脸蛋上也全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的潮红,但是
这个小姑娘……真的是与众不同,我可以想象,换了任何一个同龄女孩,都会吓
得尖叫或者逃跑或者大声哭出来,她却咬着下唇,憋着满眶水汪汪的泪花,居然
开了口:

  「流氓!放开我小阿姨!」却到底不敢走过来……也不知道是害怕我的武力
威胁,还是被我抱着她小阿姨在淫玩的这一幕让她觉得恐惧。

  我「噗嗤」一笑,又回过头去看璐璐,璐璐真是羞得无地自容,又是痛苦的
五内俱焚,虽然一再压抑着哭音,眼泪却已经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满了两腮,
甚至两香肩妙乳都被泪水打湿了。但是……她到底已经十七岁了,比不得十一的
小女孩不懂得凶险,她几乎要挣扎着,摇动着身体,拼死在寻回理智,对着小艾
哭诉:

  「走啊!!!走啊!!!别看!!!回房间回去……叫你回房间去啊!!!」

  「小阿姨……」

  「走啊!!!不许出来!!!」她声嘶力竭的叫了几声,但是小艾依旧不挪
动脚步,璐璐似乎也意识到真正掌握着主导权的依旧是我,只能用楚楚可怜的眼
神,又拼命的,充满了哀求的看着我,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在我耳边哭着
哀求:

  「呜呜……啊……石头哥……求求你……」

  「求我?刚才喂我吃早餐,稍微表现好一点……又忘记了?求我什么?你可
以求我么?你可以和我谈条件么?都说了,你不许讨价还价。给你外甥女看着你
被奸,我多刺激多享受啊……啊?当着你外甥女的面,奸了她的小阿姨,给她
……上一堂……生理课……说不定,她看得激动了,等一下,还求我……也…
…这么对她呢……哈哈……到时候你可不能怪你石头哥出尔反尔。」

  「石头哥……呜呜……让小艾回房间去。不……' 先' 回房间去。好不好?
我……我……们先去我房间里……等我习惯了……再……好不好?」

  「哦……?」我得意洋洋,威逼引诱着璐璐:「去你房间?干什么?什么叫
' 先' 回房间去?」

  璐璐已经知道今天自己已经难免失身被奸,居然也不管不顾,就当着小艾的
面,拼上所有的耻辱,狠狠的将整个身体在我的躯体上「磨」了一下,知道我爱
听,也知道我喜欢当着小艾的面折磨她、羞辱她,就屈服的说得大声起来:

  「呜呜……去去……去……璐璐房间里……奸璐璐!操璐璐!欺负璐璐!糟
蹋璐璐!好么?第一次……不要让小艾看好么?……太难过了……呜呜……璐璐
什么都给石头哥。去房间里,让小艾去房间里,我们去我的房间……璐璐给石头
哥,都给!!!都给!!!奶子,屁股,嘴巴,还有……下面的也给!小穴,处
女膜,小洞洞,都给石头哥玩,给石头哥弄,给石头哥奸!第一次……全部石头
哥……全部!好么?」

  「……」我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笑着说:「早晚要看……第一次……就给
你外甥女看看……多好?」

  「不要,第一次太羞了……求求你石头哥……等一下,让小艾……也有点思
想准备。石头哥,我一定很乖,很听话……很淫荡的服侍你。你说怎么做就怎么
做,你要什么姿势我就摆什么姿势,你要我说什么话我就说什么话……让你…
…得到璐璐的一切,一切的一切。等一下,等一下,给小艾一点时间,也给璐璐
一点时间……等回头……那什么了……,不,是等璐璐给石头哥奸过了,玩过了,
糟蹋过了,什么都没有了……璐璐去劝劝小艾……再让她看……好么?」

  我哈哈一笑,其实我也搞不清璐璐这种挣扎和拖延有什么意义,但是这是我
可以掌握一切,我也真的很享受璐璐这种逐渐崩溃、逐渐退让、却还在做着无谓
挣扎的过程。

  我一把「嘭」的讲璐璐娇小多汗酥软通红的躯体,扔到了沙发上!

  然后,我又走到走道旁,这一次,我也狠下心来,一把拎起小艾的小胳膊,
触手之间又是心神一荡,这小幼女的手臂,真是像糯米一样手感啊……她一声尖
叫,似乎要挣脱我,我冷下脸来凶了她一下:

  「不许叫!你小阿姨自己答应了……要和你叔叔睡觉了。其实没事的……你
给我听话,到自己房间里去呆着不许出来。你敢出来……叔叔一个不高兴,就会
要弄伤你小阿姨了。」

  小艾立刻不敢挣扎了,狠狠的看着我……这个小女孩真是古怪,居然有那种
勇气,一边流泪,一边咕哝了一句:「你骗人……」但是说话的口吻,实在难掩
小女孩的一片娇憨,却也好像在等我保证。

  我噗嗤一笑,实在忍不住满腔的欲念,一把伸手过去,在她T 恤裙和打底裤
袜包裹的小屁股上,很仔细的捏了一把,这不是装作玩笑的打屁股,而是很仔细
的感受了一下这个古灵精怪却玉骨冰肌的小幼女的小臀包的曲线和弹力。这肯定
是这个小幼女此生第一次和「性」有关的肉体接触吧。

  小艾的脸蛋上,立刻露出娇羞害怕的可爱表情,微微移动了一下腰肢躲闪,
却怕我不高兴不敢躲的太凶,结果不过是那可爱的小屁股,在我的手掌上扭动一
下。

  「不骗你。只要你听话,你小阿姨就没事,不会弄伤她的,你也不会有事。
你要是不听话,叔叔就是弄伤她了,也不带她去医院!你要是想看……」我实在
忍不住带了邪淫的笑容,对着小女孩说起了风话:「等一下再给你看……叔叔教
你,女孩子,怎么给……男生……玩身体。其实挺舒服的,都说了是玩身体,就
是玩么,也就跟玩游戏一样。」

  「玩……身体?……」小艾有些呢呶着,她可能一时三刻没有理解那只是一
种淫语,没有理解平时揣摩的男女之间发生的那可怕的「强奸」和「玩」之间的
关系。

  但是我看得出来,她也多少被我说服或者说骗到了。眼神里除了那片清澈、
恐惧和悲伤,又多了一些疑惑和退缩……

  我更加忍不住,有点暧昧的,用我的手掌从她的臀部开始移动,在她娇小幼
嫩的腰肌这里抚摸了一下,感受了一下小幼女的肢体的那种清秀和柔弱感,我的
目光甚至有点呆滞,看着她胸前似有若无的两颗小小的乳豆凸起,却也没忍心就
这么直愣愣的触碰她的禁区,只是说话也更加暧昧起来:

  「对啊,女孩子的身体,天生下来啊,就像玩具一样,就是迟早都要给男生
玩的呀。是,如果玩得凶了,是可能会受伤。但是玩的时候听话一些,开心一些,
也就跟玩玩具一样。你小阿姨现在想通了,也是为了保护你,愿意乖乖的给你叔
叔玩了……所以你也乖乖听话,叔叔就不会弄伤她,只是玩玩么……没什么的。」

  「你……不能骗人。要是你弄伤我小阿姨。我就……我就……打死你。」她
奶声奶气的威胁着我,其实却想不出能把我怎么样,只好用最无聊的用词「打死
我」。

  我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越发觉得她冰雪可爱,克制住自己实在想要抚摸一
下她胸前那倒小弧度的冲动,在她一头卷发上装作亲昵的揉了一下,好像答应她
一样点了点头。然后,我嘿嘿一笑,拎起了小艾的胳膊,咯吱窝里一夹,跟夹一
只有点不乖的小猫一样的,拎起来就把她塞进了她的房间,反手又「咯嗒」锁上
那房门。

  ……

  回过身来,我又来到沙发这里,看着玉体横陈、香乳暴露、内裤遮羞、忍泣
不已的璐璐。她似乎也听到了刚才我和小艾的对话,什么「你小阿姨自己答应了
……要和你叔叔睡觉了」,「你小阿姨现在想通了……愿意乖乖的给你叔叔玩了」,
羞得早无地自容,既不敢看我,也不敢别的地方,只是别过头淌者泪,呆呆的看
着沙发的侧扶手。

  不对……我好像察觉到一些异样,璐璐现在是又是羞耻又是可怜的低头驯服,
但是……就在我刚刚转身的时候,我似乎看到璐璐用一种很仇恨甚至可以说很犹
豫的眼神看着我带着小艾去她的房间,是发现我回来了,才回过神来……

  难道?直到现在……璐璐还在算计着逃跑或者反抗?可是我对小艾的威胁,
应该让她已经彻底崩溃了啊?还是说,恰恰是刚才,我对小艾的小小挑逗和小小
调戏,又触及了璐璐心中最痛苦的一层?

  她会不会……还在算计怎么反戈一击?

  但是……我的念头,还是很快的被眼前的小处女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吸引去
了注意力……毕竟,这是一个娇楚无力等着我去肆意奸玩的肉体。不管她耍什么
花样,我自信都有足够的能力应付。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这下好了?可以了?我可让你那小外甥女乖乖回房
间去了……该……乖乖的给你石头哥奸了?」

  我本来以为她还会被少女的矜持和羞愤控制着和我讨价还价一番,哪知道,
她居然咬着下唇点了点头,想看又不敢看我,却到底还是顺应着,也有点万念俱
焚的绝望口吻回应着说:

  「嗯……璐璐……会……乖乖的听话,给……给……石头哥奸的……」

  然后,她居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有点蹒跚的,有点迷茫的,有点失落的走向
过道,走向她的房间……

  她那个样子,当然算是给了我一个侧面的背影,勉强挡住了胸前的两点粉红,
但是一个其实已经近乎赤身裸体的少女,那种接近一丝不挂的赤裸和人日常形象
的不符,每一分每一寸都在象征着性爱。周身的雪白粉肉都在颤抖,只有一件破
破烂烂的体恤已经被我撕烂了挂在腰间,还有一条「HELLO 」的卡通小内裤只是
无力也是挑逗的护着那圆嘟嘟的屁股。她一边哭泣,一边驯服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一步、一步……要准备走向自己悲惨的命运。她要走进自己的房间,去和一个男
人做爱,却不是自己所爱的男人,而是对她说的一个闯入她家胁迫她的暴徒。她
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要将这一具明媚的身体彻底的贡献出来,要被我奸污、凌
辱、玩弄、作践、糟蹋、破身,要把少女依旧纯洁无暇的下体蜜穴供我淫乐奸插,
要把处女的那一份耻痛和一抹艳红,交付给她憎恶的暴徒;将她人生最珍贵的东
西,化为我瞬间的快感……那场面,也是够凄美的。

  我说了,我是一个混乱的人,连做淫梦都不敢奢望我能有今天的性欲享受。
而且,从昨天折腾到现在,我觉得,我的行动,已经失去了规划性,完全是想一
出是一出,我一把拉住了她:「等等……」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是一种荒唐的念头,就是一种翻来覆去、颠
来倒去要折腾她的念头。反正……不管是怎么奸玩她、疼爱啊、折腾她,逗她、
放她、捉弄她,对我来说,都是享受……

  「石头哥?」她有点颤抖,带着哭音,疑惑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别去你房间了,去你姐姐的房间吧……」

  「嗯?」

  我淫笑着,有点是调戏她,折磨她的精神,却也多少有点怜惜她,其实还是
说着我内心深处已经完全不用顾忌别人想法,那些混乱的,颠来倒去的各种淫念
在我的五脏六腑里翻腾:「你马上就要给你石头哥……奸污破身了。是,昨天,
其实已经玩你身体玩了个遍。但是……毕竟不一样么?咱们……得有点叫什么来
着……对,他们叫……仪式感!你是女孩子,第一次给男人奸下面,我就彻底成
了你的第一个男人,你呢,也是第一次给男人彻底的奸……我知道,你是被我逼
的;但是咱们至少要尽量把这个过程弄得舒服一点,有趣一点……去你姐姐的房
间,她的床大一点,不是也舒服一点?」

  璐璐当然不会就此有什么感激之情,反而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我的提议根
本无所谓,嘟哝了一句:「弄脏了回头……」

  我「哼」了一下,在她的乳头上也说不清是爱怜还是折磨的,拧了一小下,
又听到她吃疼的嘤咛声,才说:「怎么又不听话了?就算你不当回事,你石头哥
我,却要奸得尽量的快活和尽量的爽。你姐姐的房间又漂亮,床又宽敞。刚才还
说呢,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叫你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叫你说什么话就
说什么话。哼!走,就去你姐姐房间。还有啊……你要,再穿一套你姐姐的内衣
……」

  「?」璐璐更加不解,有点委屈的含着眼泪偷偷看看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
意思。按照她的理解,她这会儿,已经是接近赤身裸体了,上半身其实已经算是
赤裸了,只有小穴还被一条小内裤无力的折腾包裹着,回头一扯不就完了。更何
况,从昨天到现在,她身上连汗毛都快给我数清了……我还要逼她穿内衣是什么
路数?

  「切……这有什么奇怪的。你难道没听说过,看女孩子穿衣服,和脱女孩子
的内衣,都是享受!?你石头哥……就剩下或者两天时间可以快活了。要么就去
玩你的外甥女儿,否则,就你一个女孩可以玩。当然要各种各样的,花样百出的
玩你了……你没看过A 片么?当然是叫你穿上衣服,各种衣服,再一次又一次,
各种脱下来,让你感受各种各样,一次又一次被剥光奸污的感觉了。昨天,校服、
少女内衣、浴巾,你的睡裙,小奶罩,小内裤都玩过了,还有今天上午的没奶罩
的T 恤,都脱过了……这一次是你失身被奸的大场面……嘿嘿……你石头哥就要
在你身上试试看,你能不能有点成熟女人的风格啊……你的少女内衣就暂时不换
了,刚才拉你姐姐的衣柜我看见了,你姐姐的衣服……嘿嘿……骚多了……你去
挑套你姐姐的内衣来换上,要风骚一点的,成熟一点的,我就不信你平时没想过
自己穿这种内衣给男人亲热……再给你石头哥又摸又玩又脱,再完成你下面的第
一次成人仪式……多刺激啊?」

  「……」

  「明白了么?说话……」

  「明……白了……璐璐什么……都听石头哥的就是了。」

  「重复一遍。说骚一点……说不好的话……我可还有的是花样……」

  璐璐似乎又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但是被我折腾到现在,她也知道了我爱听什
么,也知道了和我讨价还价这些细枝末节毫无意义,或者……也可能,她也从这
种从自己的嘴巴里亲口说出来羞耻驯服的淫语中感受到了一些快感;她的声音虽
然很轻带着哭音和抽泣,但是说的却越来越顺溜,甚至越来越真实了:

  「璐璐乖乖的,去……去我姐姐的房间里。乖乖的……给石头哥在我姐的床
上玩我的身体。因为……我的房间……石头哥昨天已经在那里玩过我了,还有浴
室里,也玩过了。这次……去我姐姐的房间,干净一点、舒服一点、新鲜一点
……就好像第一次玩璐璐一样」

  她偷偷看我一眼,看我似乎还不够满意,更加加了料起来:「石头哥在那里
……玩璐璐的身体……就好像,也在玩我姐姐的身体一样。」

  我得意的激灵灵抖了一下身体,璐璐还真的说到我内心深处的淫糜幻想。我
不知道璐璐姐姐长什么样,身材容貌是什么样的,但是看璐璐,尤其看小艾…
…从遗传基因的角度来考虑,怎么想都应该是个绝世美人吧。昨天晚上,我就在
这个单亲辣妈的房间里,她的大床上,拧头摆脚的睡了一晚上。你说我对璐璐姐
姐没有幻想,说出来都没人信啊。但是听璐璐娇声嗲气,带着耻辱的哭音,去也
带着淫语的迷醉,在哪里亲口说出来「就好像,也在玩我姐姐的身体一样。」,
我还真是满足快活的不能自已。

  「璐璐还要穿上姐姐的内衣,就是……奶罩和内裤。奶罩包着奶奶,内裤包
着……屁股。像……新娘子一样……像姐姐样,再给石头哥好好的摸,好好的亲,
好好的玩……再一点点的脱掉……最后光溜溜的……给石头哥奸进去……」

  璐璐还在那里搜肠刮肚的找词,我却真的装都装不出来,已经不能不说满意
了,哈哈一笑,赞了一声「这才乖么!」,吸溜吸溜口水,自己都抹了一下自己
的裆部,又推了璐璐一把表示可以了。然后,扯着璐璐就跌跌撞撞的又来到了最
靠内,她姐姐的那间大卧室里。

  真是有一种无上刺激的感觉啊……使用暴力,拥有片刻的权力,可以将弱者
的女孩子逼迫的为所欲为。不仅仅是奸污她,而且是折磨她,凌辱她,逼她做动
作,弄脏她的小床,她的衣柜,再弄脏她姐姐的大床和衣柜,逼她的外甥女看着
她被淫玩,甚至看着她被强奸,逼她说淫荡不耻的话语,逼她做所有不堪的事情
来迎合我的性欲。这种巅峰享受,实在不是简单的奸淫强暴可以比拟的。

  昨天晚上,我已经在璐璐的小房间里,璐璐家的卫生间里,对璐璐做尽了玩
弄羞辱的事,昨天夜里,我还大大咧咧的成为了这间属于璐璐姐姐的房间的「男
主人」,稀里糊涂睡了一晚……而现在,在这间芳香怡人、成熟温婉的主卧,将
迎来她不敢直视的一幕:她女主人的妹妹,将在这里,在这本来温馨安全舒适柔
软的地方……被人逼奸。

  我得意洋洋的把璐璐推到那暖红色的大床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忍不住看
了一眼,背墙上那副油画……那个荡秋千的西方少女……哦,我还真没什么艺术
修养,原来,那画的中心,虽然是一身粉裙装的少女在荡秋千,其实,在画的边
沿,还有一个被少女好像一脚踢到的男士呢,那男士手中还捧着一只少女的鞋子
……啥意思啊?是所有的男人都要匍匐在像璐璐姐姐这样的女人裙下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出神。还是璐璐喘息声将我唤回来。

  「来吧,找一套内衣……给我的璐璐穿……」我又拉开璐璐姐姐的大衣柜
……

  昨天,我带着亵渎的心态观赏了璐璐的内衣抽屉,那少女的文胸,可爱的吊
带、娇小的内裤、褶皱的裹胸、粉嫩的色彩、精致的配饰、琳琅的款式、喷香的
气息都已经让我目不暇接,看得意动神摇了。而这会……璐璐姐姐的三大叠的内
衣抽屉,更是看的我心旷神怡……明明有活色生香的小处女在身边,可以随时奸
玩,却也忍不住被这些内衣吸引去目光。

  一面面精致的大号文胸,整整齐齐的插片式收纳在抽屉里,红色、黑色、肉
色、紫色、粉色、白色,绣花、蕾丝、纯棉、缎面,分片式、连体式、抹胸形、
还有肚兜……那种逼人的性感,看尺寸,璐璐姐姐的胸前应该有一对不小的乳峰
吧?可能有D ?还是D ?璐璐的奶子脱光了就很有规模,她姐姐更加是个没胸尤
物啊。还不仅如此,她的那些小内裤,全部被这个肯定生活很有品味的女人,非
常整齐的卷成一个个小竖卷,也是各色玲珑、可爱娇媚的插在抽屉的分格里。看
款式,看色泽,看配饰的繁缛,很明显,这些内衣的性感程度要远远胜过璐璐内
衣抽屉的风光,有一些几乎是透明到肯定无法遮掩春色的。也不是说璐璐的少女
纯洁风格的内衣都不好……怎么说呢,是另一种滋味,另一种满足,另一种惊喜。

  想像这些罩杯,都曾经包裹亲吻过一个单身辣妈的雪峰,想象这些内裤,都
曾经呵护遮挡过璐璐姐姐的下体。如今,全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等着我来挑选,
挑出来,穿在我身边抽噎的少女身上;不合身,却更淫荡,有点奇特,却也充满
了刺激的淫辱美妙。就好像是……对了,就好像是姐妹合体一样……将成熟和青
涩、纯洁和风韵,结合起来给我享用和奸污。

  我气喘吁吁,抽出一条来,装模作样的在璐璐的乳房上假模假样比了一下:
「不错啊……」

  又抽出一条来,对着璐璐的内裤对比了一下:「这条好小啊……毛毛都遮不
住,有味道!」

  ……

  又是一条,又是一条,我一条一条的,几乎将璐璐姐姐内衣抽屉的里各种文
胸、内裤最后洒了一床,将那暖红色的大床妆点成一个五颜六色的内衣世界。每
抽出来一条,就在璐璐的身体上乘机猥亵逗弄一下,说两句半通不通的话来折磨
一下璐璐的神经。

  「璐璐自己说,你喜欢哪一套啊?喜欢穿着哪一套给你石头哥哥奸身体啊?」
最后,我都觉得自己有点歇斯底里了,一下坐在床上,凑近了璐璐,用嘶哑的声
音,淫意满满的逗问她。

  「……」

  「说啊。」

  「都……都可以。石头哥做主就好了。你喜欢璐璐穿哪一套,都好……」

  「嘿嘿……不行!这次一定要你自己说……」

  「……」

  「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其实都幻想过那什么第一次……你就老实说,
你想过的第一次……穿什么样的内衣?」

  「这套……可以么?」璐璐似乎是要应付我,随手拿了一套白色的缎面内衣
起来。

  我冷冷一笑,似乎想训斥她两句。

  哪知道,璐璐好像是忍不住满腔的羞怒,可能是想回应我两句,也可能是为
了迎合我的变态欲望,居然认真的说:「璐璐……是听话才选的这套。」

  「嗯?」

  「我以前做过怪梦。梦见……我被几个坏人强奸。那梦里,好像我就穿了这
么一套堆纱的白色的,差不多吧……石头哥要是喜欢……糟蹋璐璐时的那种感觉。
就选这套,让璐璐穿吧。」

  我听得当然很舒服,感觉璐璐都在很进入角色跟我玩情景游戏似的,鸡巴都
弹了一下。看看那套内衣,虽然是那种纯净的白色,但是深V 的罩杯,繁缛的纹
饰,叠花的吊带,呆带还很纤细,连背带都是那种隐形的设计……而内裤部分,
其实也是窄小的一条低腰设计,也是非常的性感挑逗。穿在璐璐身上……是有点
太成熟不协调,但是也是别有风味,让人性趣盎然的。

  我刚想点头同意。忽然,又琢磨了一下璐璐那话……她是不是在暗示:无论
怎么样,这都是一次强奸么?我也有点吃不准。此时此刻,我在颠来倒去的玩弄
璐璐,折磨璐璐;她却是在暗示:一切都是暴力胁迫下短暂的驯服么?

  我知道,在某种程度上,璐璐已经认命了,等待着被我彻底的凌辱和奸污;
甚至她也进入了角色,开始学会迎合我,这一番「为什么挑选这件白色内衣」的
描述,多多少少也是一种情趣……我甚至能够很清楚的听出来,她说话时候的轻
微娇喘和羞愤。

  但是我依旧感觉到了一些角色转换上的奇妙之处。我仿佛逼问,又仿佛是调
戏一样问她:「坏人强奸?是……我知道你是被你石头哥逼着强奸的。那你…
…有没有梦见过,自己和男朋友,嗯,或者老公,第一次做爱时候穿什么样的呢?」

  「……」

  「说啊……」

  璐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闪亮的月牙眼忽然扑扇了一下,两行泪都淅沥沥掉
了下来,好像万念俱灰似的,呢喃着:「红色的……」

  「……」

  「红色的……大红色的……那种……」

  「……」

  「石头哥……都随便你。都听你的。你想玩强奸璐璐,就让璐璐穿白色的;
石头哥……你想像老公那样……奸璐璐,就让璐璐穿红色的吧……随便你,反正
都给你了,随便你怎么折腾吧?!你高兴就好……呜呜……」她忽然越说越难过,
捂着脸大哭起来。

  我也不去安慰她,看着一床五彩缤纷的内衣,当然有红色的,紫红色、大红
的、粉红的,玫红的……似乎都不太满意,忽然想了起来,掀起那床铺的枕头。
那里,果然有一套艳红色的,特别精致、特别性感、简直就像是新婚夜穿的内衣。
那是昨天晚上,我就摸玩过的,估计是璐璐姐姐留在枕头下,等着下次替换的吧。

  也许……这就是命运。是这套内衣的命运,是这间卧室的命运,也是璐璐的
命运,我的命运。

  「穿它吧……」

  我指着那一抹红。

               (待续)
------------------------
d
TOP Posted: 2018-01-02 22:23 | 回50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01-19 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