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風情譜之三姨太(完)作者:小柔柔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風情譜之三姨太(完)作者:小柔柔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animale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09
威望:109 點
金錢:956 USD
貢獻:5330 點
註冊:2012-11-23

六月初六。

  丁府後宅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因為日本人鬧得凶,因此不敢太過招搖,只在
後宅做了佈置。一大早我和香琪便好好打扮了一番,穿上金邊繡花大紅旗袍,黑
色高筒絲襪,淡粉色繡花鞋。陳潔把老爺請到養壽堂,我見他面色紅潤只是精神
上略微差了些,心想:怕是昨兒晚上又折騰了半宿?

  上午九時典禮開始,我親自將鳴事鑼打足二十四響。美娟精心打扮,少爺一
身筆挺西裝,雖然沒有娘家人,但因為認了陳潔做親娘所以禮數上也說得過去。
親朋好友只請了最至近的幾個,時局艱難一切從簡,倒是敬生堂的坐堂大夫、藥
師及府裡的一班下人們來了不少,反而顯得熱鬧。迎喜、鳴鑼、上轎、踏紅、拜
堂、入洞房,這些下來已近下午,喜宴流水席擺上眾人歡笑吃喝,丁啟穿插應酬
倒也一片祥和。我和香琪伺候老爺吃飯,今兒他高興特別多喝了幾杯,臨近天晚
有些勞累,我和香琪服侍著讓他到書房裡休息順便說說體己話兒,進了書房,香
琪坐在床沿兒老爺把頭躺在她大腿上,我則跪在床邊輕輕給他揉捏。

  「老爺,咱們三個有日子沒在一起了,您可想我們?」香琪膩膩的問。

  耀宗聽了笑:「哪兒能不想,只等我身子好利索了,必定好好補償你倆。」
說著,他解開香琪旗袍扣兒把手伸進去摸奶子。

  我想起前兒他和陳潔那段,不禁有些醋意,酸溜溜的說:「現如今老爺身邊
有大奶奶精心伺候著,哪裡會記得咱倆?不定哪天大奶奶惱了,也把我倆各打二
十板子轟出去呢!」

  這話勾起老爺心思,他歎了口氣:「要說武丁武甲那倆小子還算合我心意,
只是她看不過,這也怨不得她,她只是管著不讓我胡鬧罷了。」

  香琪問:「也不知道他倆現在落腳在哪兒?」

  耀宗一擺手:「管他呢,說不好又回梨香園去了。」

  玩兒了一會兒,耀宗沖我說:「三兒,叫壺。」

  我忙答應一聲輕輕退下他的褲子把那軟噠噠的雞巴頭兒含在嘴裡。耀宗邊尿
邊摸著我的頭說:「這些日子難為你和小四了,我心裡有數兒,不會虧待你倆。」

  等他完了事兒我才重新幫他穿好,耀宗坐起來吩咐:「今兒晚上是丁啟的好
日子,只是兒媳來得匆忙,沒帶通房的丫頭婆子……前兒丁啟過來,說是想把三
姨要過去,新婚夜陪房用。我和大奶奶商量過了,三兒啊,晚上你過去陪房讓小
四伺候我就行。」

  我聽他這麼說,臉上微微泛紅,點頭應了聲:「是。」

  『陪房』是我們這裡的傳統,凡大戶人家娶媳婦,新婚夜怕新郎新娘不知所
措,通常要選一位精通房事且頗有姿色的女人入房指導,但這陪房還有另一層意
思,那就是新郎也可與之發生交配關係,因此陪房都是陪嫁過來的丫頭、大娘,
但這次不同,美娟來得倉促。老爺既然指定讓我去陪房,那便是默許了,我也只
有順從。

  入夜,酒席散去,東跨院兒的新房裡只剩下我們三個,美娟坐在裡屋床上,
我和丁啟坐在外客廳裡小聲兒說話,丁啟雖然忙了一天但現在卻越發精神。

  「三姨,我早就說過,你早晚是我房裡人。今兒你還有啥話說?」丁啟翹著
二郎腿面帶得意。

  看他那樣子,我笑:「少爺,瞧您說的,您想要我,只需隨便打發個下人告
訴我一聲就是了,咋用費那麼大勁兒?」

  他聽了氣得直樂:「好你個嘴硬的婊子!到現在了還拿我取笑?」

  我更笑:「我又不是天上的仙女?本來就是您和老爺的玩物,哪兒敢取笑?」

  他也笑了,用手摸著我的臉蛋兒,沖我說:「你和美娟相得益彰,今兒我要
收了你倆。」

  看他那志在必得的樣子我心生情愫,臉上一紅嬌羞的點頭道:「少爺,雖然
近來咱家多出許多煩惱,但今兒可是您大喜的日子,我只求您暫且忘記那些煩心
事兒,一心放縱享樂,也不辜負這大好時光!」

  他聽了微笑點頭順口問:「美娟自不必說,只是三姨這邊我該如何『放縱享
樂』?」

  看他那壞相兒就知他不能輕易放過我「噗嗤」一笑我說:「您想如何便如何,
我任您隨意玩弄。」說著話,我站起來,當著他的面兒解開紐襻輕輕脫去旗袍,
裡面只有一件繡著龍鳳呈祥的大紅兜兜,下身便是黑色的長筒絲襪和繡花鞋,兩
腿中那黑聳聳的屄毛兒油亮清晰。彎腰撅腚間那微微外翻的褐色臭屁眼兒若隱若
現,黑色高筒絲襪襯托著大白屁股,頓時房中春光無限,丁啟借著燈光細看,只
看得眼睛發亮。忽然他說:「三姨,來個『彎腰扒腚』讓我看個仔細。」

  我朝他微微一笑邁著碎步走到他跟前轉身,兩腿分開盡力彎下腰直到臉從腿
間露出,兩小手繞到後面左右一分扒開屁股沖著他,丁啟見我擺了姿勢,忙湊到
近前蹲下仔細觀賞,看了許久他伸出兩根手指『噗』的插進我屁眼兒裡直插到根
兒。

  「嗯哼……」我輕叫出聲,屁股分得更開。

  丁啟邊摳挖邊說:「三姨這屁眼兒好軟!好熱乎!……呦!有好東西……」

  『噗』他拔出手指先是湊近聞了聞,頓時一皺眉,順勢將手指從我兩腿間送
到口邊沖我說:「張嘴。」

  我忙張口任由他將手指塞入,細細品唆許久才緩緩吐出,他見唆了乾淨了,
才滿意的點點頭『噗』的又將手指插入繼續摳挖……如此反復數次,這才說:
「起來吧。」

  我心裡暗歎:他老子玩兒起女人來花樣百出,這小子比他老子更勝一籌!

  「三姨你服是不服?」丁啟歪著頭沖我壞笑。

  我臉臊得通紅,點頭:「服了!」

  他又笑問:「那你以後還敢不敢取笑我?」

  我忙搖頭:「再也不敢了!」

  他見我徹底服軟,這才作罷。我倆又說笑一陣,丁啟站起來讓我幫他脫衣服,
這是我頭次看他的裸身,皮膚乾淨白皙,脫掉褲子我仔細觀察,只見他兩腿間當
啷著一根兒肉嘟嘟的雞巴,或是剛才那節,雞巴已經半硬,用手比了比,長度稍
長,也粗了些。

  我跪在地上用手輕輕托起雞巴問:「少爺,要不要我給您唆了唆了?」

  丁啟想了想說:「算了,你快去伺候美娟。」就這樣,他坐旁等候。我走到
床邊。這時軟床上上的大紅床簾已經散開,看不清裡面的情況,我輕輕掀開床簾
側身鑽了進去。

  美娟這時正羞澀的坐在床頭,看得出她有些緊張,見我進來了忙悄聲說:
「三姨,快來。」

  我笑著脫鞋上床,燈光下細看,只見美娟鴨蛋臉,柳眉杏眼,瓊鼻玉口,一
頭烏黑的長髮額頭劉海兒,越看越愛。我心裡高興,見她還穿著長衣便幫她脫,
邊脫衣美娟紅著臉小聲兒道:「三姨,我……我怕疼……」聽她這話我只想笑,
心說:這些日子以來你時時與丁啟廝混在一處,難不成還是個雛?

  但既然人家這麼說,我自然不好點破,笑:「少奶奶大可不必,最多也就是
彆扭點兒,疼可說不上,而且這彆扭過後就是通暢,那滋味兒我保證您歡喜上癮
呢!」

  脫掉長衣,我見她裡面也穿著一件大紅百合花兜兜,金絲走線一看就是上品。
美娟紅著臉緊捂胸口,雙腿緊閉。皮膚如玉脂般細嫩散發著自然體香,那風韻卻
與我又不同,好似含苞待放怒怒爭爭讓人憐惜。輕輕脫去大紅裙褲,我讓她平躺
在床,輕輕在耳邊說:「少奶奶,我先幫您『解身』」

  美娟看著我問:「三姨,啥叫『解身』?」

  我輕笑:「我不解釋,您就閉上眼放鬆身子。」

  美娟聽了點頭,秀目微閉深吸一口氣放鬆下來。

  我側在她旁邊湊近耳朵,香舌輕吐開始舔。

  「三姨……癢……嘻嘻……」美娟笑著想躲,我忙輕按住,輕聲說:「少奶
奶只需忍片刻就好。」她聽了安靜下來。我自耳朵、臉蛋兒最後嘴對嘴和她舌吻,
一開始她還略有抗拒,但也就是轉瞬便將香舌吐出,我忙輕輕含入口中仔細吸吮,
不時將香唾回吐給她,時間略長,美娟便起了初潮,渾身扭動起來。

    借此機會,我輕輕伸入她兜兜裡,摸到那雙玉乳,果然手感綿軟、乳頭硬繃,
輕撚慢柔只覺乳房發漲乳頭兒勃硬,我下移小嘴兒張口含住一顆乳頭兒用力吮吸,
頓時聽美娟哼哼出聲。見火候差不多這才伸手摸到她褲襠,只一摸便弄得滿手黏
糊糊的淫水兒,其實我胯下又何嘗是乾燥的?

  「少奶奶,請拳起雙腿由我來舔屄。」說著話,我輕輕舉起美娟的雙腿,美
娟臊紅著臉用力分開大腿,借著燈光我細瞧,只見那胯下浪屄,屄門大開,兩側
黑聳聳的屄毛兒被淫水兒打濕緊貼兩側,屄洞卻也是深邃無底,我低頭把小嘴兒
緊緊貼住屄口香舌完全伸入屄洞撩撥舔舐。

  「唰啦、唰啦、唰啦……」這還有個花名喚做『貓吃水』舔吮的同時將香唾
順著舌尖送入屄中以潤滑。我側頭舔著,提鼻子一聞,聞到股臭哄哄的味兒,忙
睜眼細瞧,只見一個棕褐色微微張開的小屁眼兒,白淨淨沒毛兒,又軟又嫩,我
見可愛,忙用小嘴兒貼住屁眼兒,香舌微微用力頂進去細細吮舔。

  「哎呀!三姨……那……那是臭屁眼子……舔不得……嗯……啊……哦…
…真羞……嗯……啊!……好舒服……」美娟再也忍不住,兩手抓著奶子屁股隨
我輕扭,小臉兒紅撲撲的已然來潮。

  我見她如此,忙將頭伸出床簾召喚:「少爺,您快請!」

  丁啟在外面早等得不耐,見我叫他忙迅速撲入,等他看清床上的情形那雞巴
又硬了十分!我忙拉他上床先讓他跪在美娟兩腿間用兩手輕捏奶子而我則側身跪
在一旁探頭鑽入他胯隙中間。左一口,舔美娟的屄,右一口,叼住丁啟的雞巴細
細品唆,這硬棒滾燙的大雞巴頭兒真好厲害!我愛不釋嘴,一口叼住便快速套弄,
微微一嘬便滿口淫水兒。

  「哦……美娟……」突然!我覺得眼前一黑,丁啟猛撲在美娟身上兩人纏綿
到一處,可我還夾在他倆中間,想退又退不出,更難的,丁啟身往前傾那胯下的
大雞巴隨之猛然深深操入我嗓子眼兒裡,頓時操得我白眼兒一翻好懸背過氣!

  「哢!哢!哢!……」也就是轉瞬間,我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全身放鬆,
小嘴兒猛張,香舌亂吐運用『深納吐息法』將嗓子眼兒放開,任由那大雞巴來回
抽操。

  這可倒好,他倆緊緊摟抱在一起親嘴兒溫存,可丁啟的粗大雞巴卻快速猛操
我的小嘴兒,想來他是故意的,完全把我嘴當成了屄,我躲又不敢躲,哼又不敢
哼,真左右為難。突然!我覺嗓子眼兒裡雞巴微微一漲,接著一股熱流噴出,細
細品,好腥臊!心中猛緊暗道:難道他射了?!

  若真是射了,那可麻煩,男子射精後有一段緩衝期,如何挑逗都無法再次硬
起,這要是耽誤了美娟少奶奶的好事兒可不惱了她?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丁啟猛的抽出大雞巴,我忙抬眼觀瞧只見那雞巴依舊
雄赳赳粗壯硬棒,只是雞巴頭兒、雞巴莖沾滿黏糊糊一片白漿,那雞巴眼兒裡還
留有一絲濃白精子,見此性狀我放下心,少爺雞巴雖然射過精但並未軟,這也是
腎氣充盈陽剛飽滿之相。

  我急忙縮回頭,抬小手兒捏住雞巴根兒往前便送,只聽微微『噗嗤』聲響,
那雞巴頭兒順利操入美娟的屄裡。

  「嗯……」美娟紅著臉輕哼出聲兒。

  我迅速起身繞在丁啟背後跪下,兩手推動他的屁股順勢往前一送,那大雞巴
頓時猛插到根兒!

  「哦……」美娟淫哼著用兩條玉腿盤住丁啟後腰。

  「啊緊……燙……」丁啟不由輕聲嘟囔。

  我挺起身湊到他耳邊輕聲:「少爺您隨著我的動作……」

  說罷,我兩手左右扶住他的胯部往外拉,然後再往裡送,一拉一送,一送一
拉,丁啟前後抽操起來。

  「啊、啊、啊、啊……」隨著丁啟的動作,美娟淫聲回應,陰陽頓挫引人入
勝。

  「嗯……再深點兒……」美娟輕喚。丁啟馬上將雞巴使勁兒插到根兒,美娟
面色潮紅滿足的微微點頭……

  看著他倆兩廂好合我也悄悄松了口氣,偷摸胯下浪屄,已被淫水兒反復幹濕
幾次。暗自歎息:屄呀屄,委屈你了,今兒咱只能幹看著……

  恰此時,聽美娟呻吟聲越發急促,再看丁啟屁股前後猛抽猛送頻度加快。我
知他要射,趕忙提示:「少爺您……」可沒等我說完,就見丁啟渾身一顫大雞巴
猛的插到根兒,兩個蛋子兒上下運作儼然將股股濃精噴入屄中,美娟也興奮得叫
了聲:「少爺……」屁股一陣哆嗦乃受精之相。

  剛才那陣激烈的運動讓他倆都見了汗,我忙從床頭取來絲巾給丁啟輕輕擦拭,
小聲兒在他耳邊說:「少爺先別急,聽我安排。」丁啟點頭。擦完我又他披上件
單衣防止著涼。這才給美娟擦乾香汗,最後跪在他倆側旁把臉湊交合處說:「少
爺請慢慢抽出雞巴。」

  丁啟聽我的話慢慢往外抽,只等雞巴剛一抽出,我忙用小手兒托住,張嘴將
軟軟的雞巴頭兒含入口中,用香唾反復舔吮再用力將裂縫中的殘留精子吮出「咕
嚕」一聲咽下肚兒,這才緩緩吐出。丁啟贊許的看了我一眼,我笑著請他躺在美
娟身邊,他倆互相摟著說悄悄話。我又趴在美娟兩腿間,只見大腿間黏糊糊一片
白漿急忙伸出香舌仔細舔舐又將屄裡屄外舔了個乾淨。

  都完事兒,我給他倆蓋好被退到床腳。沒一會兒見他倆分別睡著,這才下地
關燈重新上床蜷縮在床邊迷糊。也不知睡了多長時間,就覺有人踹我,忙睜眼一
看,四下漆黑,只有個黑乎乎的人影輕聲沖我說:「三姨,別出聲兒,隨我來。」

  聽出是丁啟的聲音,我忙翻身坐起穿上繡花鞋輕手輕腳隨他下床,剛站定,
突覺一隻大手猛的抓住我的頭髮向下就按!我驚慌失措又不敢叫,急忙順勢低頭、
彎腰、撅腚踉蹌著被丁啟拿到外面。

    此時正值深夜,東跨院兒寂靜無聲,正空明月高懸,銀白色的月光撒在地面
看得分明。我被丁啟按著頭一直來到院子裡,院中央有一方石桌,四周有石凳,
來到石凳前丁啟站住,我急忙側臉用眼角一瞟,只見他全身赤裸兩腿間的大雞巴
高高挺起!

  「三姨,撅!」丁啟沖我低聲喝斥。

  我急忙雙手撐住石桌同時右腿抬繡花小腳兒穩穩當當蹬在石凳上,大白屁股
往後高高撅起,這姿勢取名『金雞獨立』姿勢剛擺好,丁啟硬棒滾燙的大雞巴便
捅了進來,這下有點兒愣,操得我翻了個白眼兒。這一切雖來得迅速,但他知情
我會意,配合得天衣無縫。

    月光下,院當中,我二人就這麼光著屁股幹到一處,好不冾意。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越哼越起勁兒,聲音也越來越大。

  突然他停住,伸手將我蹬在凳子腳上那只繡花鞋脫下放在一旁,順勢將大腿
上黑色高筒絲襪退下來用手輕輕揉成一團,輕聲在我耳邊說:「三姨,張嘴。」
我忙張開小嘴兒任由他把絲襪緊緊塞進去。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這下他可撒歡兒了,我想叫都叫不出只急
得幹哼哼,丁啟一手扣住我的肩膀,一手從後面掏入兜兜裡揉捏奶子,下身快速
動作,我則低頭猛撅屁股任由那大雞巴來回抽操,這股子爽勁兒真讓人欲罷不能。

  漸漸,他動作放慢,但每一抽都深入到雞巴根兒,同時我就覺得他的手指摸
到屁眼兒來回戲弄。我吐出嘴裡的絲襪側頭輕問:「屁眼兒?」

  丁啟輕輕「嗯」了一聲,我忙回:「等……」待他抽出雞巴我這才回身跪在
他面前往自己手上吐了幾口香唾繞到背後塗抹在屁眼兒上,同時小嘴兒叼住雞巴
頭兒前後用力唆了。

  「嗯。三姨。好美……」丁啟雞巴越發硬挺索性按住我,甩開屁股猛操。

  「哢……哢……」我被他死死按住動彈不得,只能一邊翻著白眼兒一邊大大
張口任由雞巴來回抽插。這一頓足足操了一刻他才放開我,我喘了幾口粗氣,定
住心神再次往手上吐了幾口香唾抹在屁眼兒上,站起轉身彎腰撅腚,同時兩手往
後扒開屁股露出那微微外翻的肉洞。丁啟見了,忙將我屁股按定哆嗦著把雞巴頭
兒對準屁眼兒用力捅了進去。

  「哎呦!」我不由輕叫一聲,只覺肛內火辣辣的,忙說:「慢……」他聽了,
放慢了動作,隨著抽插我也放鬆了後門,好在雞巴頭兒淫水兒充足,足以潤滑肛
道,抽操多時,我只覺麻癢難耐回頭輕說:「快……」他一聽正中下懷,雙手扣
肩下麵加力,只聽院裡「啪啪」清脆聲作響好似連珠炮。

  「嗯嗯嗯嗯嗯嗯嗯……親……親爺……射。射了吧……求。求您了……」我
回頭央求。

  「啊!」我只叫了半聲便下意識的捂住嘴,只覺屁眼兒裡的雞巴腫脹了一圈
熱乎乎的精子噴了進來。許久我倆才停止了動作,丁啟慢慢後退抽出雞巴,我則
迅速轉身跪在他面前櫻口輕啟叼住細品唆了個乾淨……

  轉天,我早早起來伺候他倆洗漱早飯,然後又一起去後面給老爺請安。老爺
見了我問:「三兒,昨兒晚上他倆可歡喜?」

  我抿嘴兒輕笑:「回老爺,歡喜了!歡喜了!」

  老爺滿意點點頭忽湊近了問:「你可歡喜?」

  我臉上一紅,點頭說:「少爺疼我。」

  老爺果然童心未泯,追問:「咋疼你的?說給我聽。」

  我見眾人都在,又不能違背他,只好湊在他耳邊輕聲:「大半夜裡把我拉到
院中玩兒了我個『金雞獨立』」耀宗聽了大笑,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自從新婚那夜,不想美娟就此珠胎暗結,又害了口。這可是天大喜事兒,尤
其是大奶奶陳潔更是上心,先在後花園又收拾出一間廂房讓美娟搬過去住,又親
自下廚給她做飯,一日三餐精心照顧。丁啟這邊好在有我,白天我照顧他飲食起
居,晚上陪他恣意享樂,老爺也是高興,誇獎兒子有本事,丁啟借勢把香琪也要
了過來。

  過了幾日。這天剛吃過早飯丁福就領著個陌生人來見我。

  「三姨,這位李先生是從南邊來的,他帶來封信。」說著話,丁福把信遞給
我。

  我打開一看,竟然是詹大爺的來信,信上說他已經到了上海,目前局勢還算
穩定,主要的意思是寒暄問候,但也說如果省城局勢艱難,還希望老爺南遷來上
海,這邊有英國領事館的照應。我心裡一動,忙讓丁福招待客人急切到後面把信
交給了陳潔,陳潔看了又給老爺,老爺看完信低頭不語,陳潔見他拿不定主意,
只打發我回來給這位李先生安排在家住下。

  半個月後,日本人突然查封了敬生堂!起因是少爺雖然答應了田中的條件,
但一直以籌措錢、藥為由拖著不辦,田中等了多日不見音信,終於發怒。敬生堂
從創立那天起就沒關過門,丁啟怎能不急,又不敢告訴老爺,只趕去見田中,但
到了長平,整整等了一天竟連面兒都沒見到。

    敬生堂被查封的事兒最終紙包不住火,還是被老爺知道了,他一生氣,舊病
復發,比先前更重,再加上美娟又有孕在身,大奶奶把大家召集在一處商量,這
次還請來了雷家二兄弟。

  陳潔的意思,老爺現在病重不能主事,她做主舉家南遷,但丁府上下這麼多
人,一旦動起來必定走露風聲,如果被日本人知道肯定麻煩。

  雷大爺聽了問:「大奶奶可是決定舍了這片宅子?」

  陳潔聽了點頭:「請您來就是讓您幫忙想想有什麼好辦法可以瞞過日本人?」

  雷大爺沉思良久說:「現在城裡都是日本兵,還有地痞漢奸流氓組織的特務
隊,想神不知鬼不覺瞞過他們不太可能,貴府上下百餘人,總不能都走,索性公
開關門,放出風去就說是為了籌集軍餉要賣了宅子,然後將大部分人遣散,只帶
親近的人走。另外,我們哥倆還想借貴府這片宅子用來辦件大事兒!」

  我聽了問:「雷大爺,您想辦啥大事兒?」

  雷沖聽了冷笑:「日本人殺了我老娘,毀了我媳婦、弟媳,這個仇怎能不報?
我想在這裡佈置個局,把田中套進來宰了他!」

  我聽了後背直冒涼氣,哆嗦著說:「啥……?殺日本人?……」

  雷笑在旁說:「三姨放心,我們哥倆要辦事也是等你們走了以後,只是這片
宅子怕是保不住!」

  雷沖看著丁啟說:「少爺,要想把田中套進來恐怕需要您出面,如果您信得
過我,我保您毫髮無損!就不知道您有沒有這個膽量?」

  丁啟低頭想了許久,突然把眼睛一瞪:「雖然美娟肚子裡不知是男是女,但
丁家總算有了後人,我也豁出去了!」最後大奶奶做了決定,商議後各自分頭准
備。

  轉天,敬生堂貼出告示正式關門停業。

  告示一貼出便轟動了全城,許多人過來打聽消息,畢竟敬生堂連門都沒關過,
突然停業讓人錯愕。

    陳潔命人放風出去,說是為了給日本人湊足軍餉打算賣了宅子。還冾有其事
的找了牙行的人過來評估。對內,丁啟批了錢,大夫、藥師、下人等各領用遣散
費自去謀生,後宅中的丫鬟、婆子只留下貼身的,其餘也都遣散。所有被遣散者
限三天離開。

    然後丁啟寫了封信,主要意思是請田中三日後晚間到府赴宴,不但準備好軍
餉、藥品,而且還要把萬金散的方子一併交出。家裡這邊把所有的金銀細軟及銀
票等重要物品收拾妥當,先用馬車把老爺、大奶奶、美娟和幾個貼身丫鬟由雷家
兄弟護送著趁夜色出城與李先生向南走。

    雷家兄弟又把春華路宅子裡的弟兄們帶進府裡開始準備,原來他們多年積攢
下一批軍火,成箱的炸藥、手榴彈、長短槍,都埋在城外的野地裡,這次全部用
上了,尤其在養壽堂內外、院子裡、廂房屋頂埋設了許多炸藥,又讓那些弟兄個
個打扮成下人模樣暗藏槍械。

  入夜,養壽堂燈火通明,一桌豐盛酒席擺下。丁啟坐在正中,我和香琪分列
左右伺候,雷沖雷笑二兄弟坐在對面。

  丁啟首先舉杯:「大爺、二爺,今兒晚上這頓飯也算是別宴,明兒咱們辦事
如果順利也是各奔東西,我先幹了!」說完他一飲而盡。

  雷沖聽了大笑:「少爺不必傷感!您也知道我們兄弟原本就是土匪,常年刀
頭舔血,早不把生死事兒放在心上!」

  雷笑點頭:「我大哥說的沒錯!我們哥倆活了大半輩子,殺人太多,陽債欠
了不少!明兒多殺幾個日本兵也算是積積陰德!」

  丁啟說:「二位可不能這麼說,雖然你們是土匪出身,但也是有義氣的土匪,
我爹跟我說過,要說義氣二字非大爺二爺莫屬,二位可稱得上是『義俠』」

  雷沖聽了更樂,舉杯喝幹了酒。我見了,忙湊過去給他滿上,雷沖抬眼看著
我說:「只是委屈了三姨、四姨……哈哈」

  雷笑借著酒勁兒看著我問:「我早聽說三姨四姨當年是窯子裡的頭牌婊子?」

  雷沖瞪了雷笑一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啥婊子?!就算是婊子,也是
情義婊子!」

  香琪邊給雷笑滿酒邊說:「大爺,這『情義婊子』四個字兒我們姐妹可不敢
當。我倆不過是給錢就能玩兒的主兒,只是自從跟了老爺,對我倆恩重,不敢忘
卻。」

  這時丁啟在旁說:「大爺二爺,我三姨四姨雖是風塵出身,卻極有俠義風範,
你們二位不必見外,今兒晚上儘管用她倆敗火取樂兒,只等身子爽了,明兒才好
辦事。」

  雷沖一聽,忙客套:「那怎麼行?好歹也是正經的姨太太,我倆哪兒能非分?」

  雷笑卻在旁對丁啟擠眼壞笑:「少爺,你說實話,三姨、四姨你可玩兒過?」

  丁啟點頭笑:「時常操玩。」

  雷笑忙追問:「感覺如何?」

  丁啟笑:「雖然三姨、四姨是有名分的姨娘,但與我並無血緣關係,可又是
我的長輩,不過恰恰因為多了這一層,做出這等有悖人倫的事情反而別有一番滋
味兒!」

  雷笑轉臉又問我倆:「不知三姨、四姨是怎麼想的?」

  我聽了笑:「自古深宅大院裡少不了這事兒,在外人看來必定加上『齷齪』
二字,其實不然,男歡女愛人之天性,否則如何延續香火?我和四姨入了娼行,
原本就是供男人取樂兒用的玩物,可好福氣,遇到我們家老爺,竟然還博得個名
分,早已經心滿意足,我倆和少爺雖有姨娘之分,實則為主奴,少爺就是我倆的
主子。」

  香琪點頭笑:「姐姐說的沒錯兒。」

  她轉頭又對雷沖雷笑說:「大爺二爺剛才也聽了,既然我們少爺首肯,那二
位爺自不必客氣,儘管用我倆取樂兒便是。」

  話已說開,大家自然都不客氣,紛紛寬衣解帶脫了個光屁股,我和香琪連繡
花鞋都沒穿,直接被雷家兄弟摟在懷裡上下其手任意猥褻。

    這兄弟倆玩兒過的女人也不少,只是像我和香琪這種『上等貨色』卻是從沒
遇到,今兒也算是應了心思,兩根兒粗長的大黑雞巴硬邦邦的見洞就捅。

  「噗嗤、噗嗤、噗嗤……」我被雷沖按在地上高撅屁股讓他從後猛操。

  「啊啊啊啊啊……」那邊,香琪一腳蹬在椅子上彎腰撅腚正被雷笑用力狠幹。

  「噢噢噢噢……」沒一會兒我又被雷笑扛著雙腿靠在椅子上插屄。

  「哎哎哎哎……」香琪卻被雷沖擺了個『倒插門兒』的姿勢操了屁眼兒……

  屋裡亂成一片,唯獨丁啟笑眯眯的看著,自顧自的喝酒吃菜。這哥倆兒也真
是實在人,一直折騰到後半夜才算精疲力盡,到最後,我和香琪連穿衣的力氣都
沒了。

  轉天,睡到中午我倆才醒,起來穿好衣服到養壽堂一看,丁啟正和雷家兄弟
說話。見我倆來了,丁啟說:「三姨四姨來得正好,你倆聽我安排。待會兒吃了
午飯你倆收拾收拾,天擦黑兒的時候先出城,雷大爺已經準備好了車,等到晚上
辦完事兒咱們匯合了一起走。」

  我聽了忙說:「現如今宅子裡丁家人就剩咱們三個,我倆要是走了誰伺候您?」

  雷沖聽了笑:「三姨放心!少爺又不是小孩兒?再說,不過就是這一陣的功
夫,等晚上我們哥倆兒手刃了田中就保著少爺出城!」

  雷笑還在旁打趣說:「只等宰了那小子,咱們再見面,只求到那時二位姨奶
奶再賞我們兄弟取樂兒!」

  香琪笑:「二爺是大英雄,等完了事兒我倆自然任憑二位發落。」

  商議已定,我和香琪草草吃了口飯又回屋收拾了各自的細軟體己錢,挨到傍
晚便從後花園的喜恩門偷偷溜出去,門外停著一輛馬車,駕車的是個四十出頭兒
的精壯漢子,我和香琪鑽進車里拉下簾子,雷沖隨後和那夥計小聲說了幾句。

  馬車拐上了大街直奔南門,我悄悄掀開簾子往外看,只見滿大街都是綠軍裝
的日本兵!他們三五成群手執刺刀來回巡邏,氣勢洶洶好不嚇人!我心裡一沉,
想:這麼多的日本兵,也不知晚上的事兒能成不能成……?

  好在馬車趁亂出了南門,剛出城,駕車的一揚鞭,車子如閃電直奔南邊跑下
來。跑了一會兒才緩緩停在路邊,只聽夥計說:「三姨四姨,咱們在這兒等等。」

  我掀開簾子一看,只見停在一條土路旁,忙問:「大哥,這是哪兒?」

  夥計回:「這地方叫『十裡鋪』……」

  我和香琪坐在車裡又緊張又興奮,不停的小聲兒說著話,眼看天已入夜,漫
天繁星閃閃,月色下懸,四周一片寂靜。突然,我倆隱約聽見北方城裡的方向有
如放炮聲響,香琪忙問:「這是咋回事兒?」

  那夥計仔細側耳聽了聽,說:「約莫是幹起來了!這是打槍的聲音!」我和
香琪頓時心裡一緊!又等了一會兒,槍聲大作,劈裡啪啦響成一片……突然!
「轟隆」一聲巨響,接著又是幾聲,我從遠處望去只見北邊的天空都映紅了…
…漸漸的,槍聲見熄只有零星……最後,一切又歸於平靜……

  直等到淩晨也不見路上有動靜。夥計看了看天色和我倆說:「當家的說了,
如果快天亮還不見人來,就讓我帶著二位姨奶奶往南走,路上有人接應。」

  我聽了急問:「你這話是啥意思?」

  他眉頭緊鎖歎了口氣,搖搖頭:「怕是窩在裡頭出不來了!」

  香琪聽了問:「那……那我們少爺呢?!」

  夥計說:「若少爺能脫身,早該到了,現在看,恐怕……」他沒說完,我和
香琪抱頭哭在一處。

  哭了一會兒,我抹了抹眼淚,遙望遠方,又等了一個多小時,依舊不見有人
來。這時天已濛濛亮,夥計急:「三姨奶奶,再不走,怕是天亮不好走了!?」

  我點點頭,拉著香琪朝省城方向雙雙跪下,拜了幾拜,站起來銀牙一咬,說:
「妹子!咱們走!去南邊找老爺!」說完,便一頭鑽進車裡。

  夥計等我倆上了車,馬鞭猛甩「啪」的一聲抽在馬背上,那駿馬吼叫著向南
疾馳而去……


               【全文完】
TOP Posted: 2017-11-01 16:12 | 回3樓
lenardo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56
威望:6 點
金錢:5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9-09

可以
TOP Posted: 2017-11-01 16:18 | 回4樓
7721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42
威望:79 點
金錢:101 USD
貢獻:49 點
註冊:2012-01-30

1024
TOP Posted: 2017-11-01 16:2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4, 11-19 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