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阿廖萨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252
威望:127 點
金錢:353 USD
貢獻:37 點
註冊:2014-07-10

第20章 偷窥
春末夏初,屋子里一点也不冷。翠花已经除去衣服,站在了澡盆里。里面的情景一览无遗。

    嫂子的身体完全呈现在眼前,洁白无暇,象天上的白云。一头青丝没有了,变成了利索的青年发,这样让她显得更加靓丽洒脱。

    修长的脖颈下是一弯迷人的锁骨,在灯光的忽闪下显得细腻柔和,白得耀眼。

    她轻轻扭一下腰,身子微微颤动,鼓鼓的两团也微微颤动。

    小腹平坦紧绷,圆圆的后部向上翘起,两条腿紧紧地并在一起,严丝、合缝……神秘,诱、人。

    她身体的比例绝佳,搭配都是恰到好处,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仿佛天上踏云而来的仙女。

    我的心狂跳起来,感到喉咙里焦渴难忍,眼前也一阵阵发懵,觉得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就是对嫂子的亵渎。

    可眼睛就是舍不得离开,跟钩子一样,死死勾在了她的身上。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体的全部。

    感觉自己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热血瞬间流遍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鼓胀起来,舒展起来,浑身都开始为之颤栗。黑暗中,觉得脸蛋发烧,喘气粗重。

    开始的时候,翠花站在澡盆里,把毛巾蘸湿,在肩膀跟手臂上擦洗,水珠从脖子跟肩膀上滑下来,慢慢滴下,后背跟前面的肌肤就像水段子一样,泛出凛凛的波纹。

    再后来,女人颤抖一下,眼神迷离,嘴巴里发出了轻微的呢喃。

    我再一次惊呆了,窥探到了嫂子的秘密。原来她跟村子里所有的留守女人一样,学会了……那样。

    接下来,更让我震撼的事情发生了,翠花的嘴巴里竟然喊出一个人的名字:“初九,初九……。”

    那声音很小,像个拍了半死的蚊子,吓得我蹬蹬蹬后退两步,差点坐在地上。

    嫂子一定很难受,需要帮助,要不然为啥喊我的名字?

    好想立刻冲进去……可是不行,她没穿衣服,我同样啥也没穿。

    因为太慌乱,我的脚一不小心,踩在了院子里的搓衣板上,身后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这一声脆响不但吓我一跳,屋子里的翠花也吃了一惊。

    女人大喝一声:“谁?”

    我不敢搭话,脑袋一低,撒丫子跑回了自己的屋子,一脑袋扎炕上,老半天没缓过神来。

    窗户外面,翠花打开了门,衣服已经穿好了,发现没人,又冲我屋子这边瞟一眼。

    最后她噗嗤一笑,关上门,油灯灭了,那边的屋子里一片寂静。

    竟然看到了嫂子洗澡,咋办?怎么对得起我哥?

    想不到翠花这么好看,女人的衣服里面原来是这样的。

    哥哥知道,会不会用耳刮子抽我?

    后来一想,这也不怪本小叔子,谁让嫂子洗澡的时候叫唤,我还以为她被耗子咬了呢。

    是关心她,不是故意亵渎她。

    这样一想,心理才踏实了很多。

    总之,这一晚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翠花白花花的身影。

    这次跟上次听房不一样,上次听房,翠花的身上有衣服,穿了一件背心。这次可是一丝不挂,什么都是尽收眼底。

    不由自主,脑海里开始拿翠花跟香菱比较。

    昨天晚上,香菱也解衣服了,不过女人没有全部除下。再加上夜晚,光线不是很好,我又是近视眼,没怎么看清楚。

    隐隐约约觉得香菱好白,但是白不过翠花。

    她的白房子也没有翠花的鼓大。

    香菱毕竟小,还没有发育完全,但潜力是无穷的。

    现在脑海里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翠花,一个是香菱。翠花温柔,体贴,知道疼人。香菱天真,活泼,朝气十足。

    她们都是仙台山首屈一指的村花。都是我喜欢的类型。

    对于翠花,脑子里只能想想,根本不敢亵渎,她毕竟是我嫂子。

    或许香菱更适合我。

    我不是啥好人,没那么高尚,跟天下所有没出息的男人一样,看到漂亮女人难免会浮想联翩。

    要是香菱跟翠花换换就好了,嫁给我哥的是香菱,没出嫁的是翠花,那该多完美啊。

    我会毫不犹豫答应这门亲事,跟翠花过一辈子。

    总之,后半夜睡不着了,脑子里不听使唤,眼前也朦朦胧胧,时而是翠花,时而是香菱。

    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再次睁开眼,外面的天光大亮了。

    必须赶紧起,爹还在地里呢。老爷子帮我看机器,一晚的时间没休息。

    穿上衣服,提鞋子。鞋子没穿好,翠花就进来了。

    女人的脸还是红红的,有一丝娇羞。

    我俩都没说话,翠花是过来帮我叠被窝的。

    自从嫁过来那天起,我的被窝都有她来叠。

    男人比较邋遢,屋子里脏,经过女人的手那么一收拾,立刻干净了很多。

    我的眼光不敢跟她对视,赶紧冲出屋子,奔向了茅厕。

    从茅厕出来,小院里的方桌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也摆上了桌。

    翠花已经做好了饭,等着我来吃。

    也不是啥好饭,就是红薯稀饭窝窝头,咸菜是自家腌制的。

    娘也过来吃饭,翠花不知道瞎忙活个啥,就是不过来。

    吃过饭,我抗上铁锨准备下地,收拾碗筷的时候,翠花的身子跟我擦肩而过。

    嫂子忽然小声问:“初九,你别走……。”

    我问:“咋了?”

    她说:“混小子,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又爬嫂子窗户根了?”

    我的脸又红了,但是嘴巴里不承认:“那不怪我,从厕所出来,我听到你在房里叫,还以为你被耗子咬了。”

    “啊?”翠花问:“昨晚我叫了吗?我咋不知道?”

    我说:“你叫了,还喊我的名字。嫂,你是不是有事儿要我帮忙?”

    翠花的表情非常慌乱,赶紧说:“没……。”

    “那你喊我名字干啥?你是我嫂,我是你小叔子,以后有个搬搬抬抬的活儿,只管做声,别不好意思。”

    翠花的脸更红了,说:“我的忙,你帮不上啊……废话少说,赶紧下地去把,让爹回来吃饭。”

    “喔……。”我莫名其妙搔搔脑袋,还是不明白她昨晚为啥喊我。

    声音那么小,跟蚊子哼哼似得,不是站在窗户根,谁听得到啊?

    恩恩,估计是洗澡的时候,屋子里有老鼠,女人才叫那么几声的。

    转身走出家门,直奔村南的水塘,来到水塘边,爹靠在柴油机旁边打盹。

    “爹,回家吃饭了。”

    爹睁开了眼:“呀,天亮了?”

    “嗯,你回去躺着呗,这儿有我,机器好用不?”

    爹说:“初九啊,你真有本事,这抽水机好用地很,一点毛病没有。20天的时间,可以把全村的地都浇一遍,然后就能接上第二遍,省了山里人多大的力气啊?”

    我说:“爹,这就是机械化,上学的时候书本里都说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恩,有文化真好,好小子,好好干,爹看好你。脑瓜子真好使,不愧是我杨前进的儿子。”

    也不知道爹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他自己,那意思,没有他这个爹老子的努力,仙台山就不会有杨初九这样的好儿子。

    “爹,你赶紧回家吃饭吧,要不,娘该刷锅了。”

    爹说:“好,初九,附近邻居的地,你都要浇到,别管是在家的,不在家的,一块地也不能落下。挣钱是次要,可不能看着庄家旱死在地里头。

    还有,家里没男人的,你就帮帮她们,都是孤儿寡母不容易。仇怨先放一边,抢救庄家要紧。”

    我知道爹的意思,就是说赵二那小子的地,我也要帮他浇呗。

    “知道了爹,我没那么小气。”

    爹腰里晃着烟袋子走了,背着手,哼着戏,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儿子有出息,爹老子当然神奇十足,胸膛拔得老高。

    远处是郁郁葱葱的庄家,一眼看不到尽头,浇过水的麦苗变得绿油油的,花生,红薯苗也绿油油的。

    不远处的梨花早就开败了,漫山遍野不再雪白。梨花落了以后,变得枝叶茂盛。上面挂满的指头肚大小的梨子。

    又是一个丰收年,今年梨花村的丰收,全依仗我杨初九的抽水机。

    没有我的抽水机,你们就吃屁喝风去吧。

    而我,也找到了发财致富的门路。全村几百亩地,机器不停,浇了头遍,很快就能接上第二遍。

    麦子从返青到五月收割,至少要浇三遍水。麦子收割以后,玉米又要上头遍水。

    这样的话,抽水机日夜不停,可以浇到七月。立秋以后,再种小麦,上冻水,一直可以干到年底。钞票还不哗哗来?比跟人打工搬砖强多了。

    有了钱就好办了,我就可以在村里开第一家医馆。

    医馆开张,全村的人有病,都不用上医院了,按摩秘术可以让本帅哥妙手回春。

    到那时,村里的女人还不让老子随便摸?想摸谁就摸谁,白天治妇科,晚上治寂寞,圣手摸全村,摸谁谁哆嗦。

    哈哈哈,有趣,有趣。

    一边是医馆挣钱,一边是抽水机挣钱,很快就能奔小康。

    还完那些债,再把香菱娶回家,老子也生一大堆儿子。

    看着满山丰收在望的庄稼,我的心彻底醉迷了……。
第21章 又想讹人
正在哪儿臭美呢,不远处一个苗条的身影扭扭哒哒走来,小腰纤细,白房子恁鼓,就像一只猫,是赵二的媳妇孙桂兰。

    孙桂兰看到我,大老远就笑脸相迎:“呀,初九兄弟,浇地嘞?”

    懒得搭理她,几天前才跟他男人打一架,今天就跟他媳妇说话,老子还没那么贱。

    又不是属狗脸的,说变就变。

    所以把脑袋扭向一边,不去看她,也不去看她的小细腰跟白房子。

    桂兰嫂还是那么热情,一点也不拘谨,好像那天晚上赵二用鞋底子抽她屁股的事儿没有发生过。

    她走过来,一只手搭在本人的肩膀上,鼓胀的两团也在我的身上蹭啊蹭,磨啊磨。分明是在套近乎,也是在占便宜。

    “兄弟,还跟嫂子记仇呢?其实那天的事儿啊,你二哥早忘了,他就是个愣头青,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肩膀一晃,甩开了桂兰嫂的手,怒道:“有事儿说事儿,没事滚蛋!别搭理我。”

    你还别说,桂兰嫂的胸真的好大,好软,好鼓,好比两个猪尿泡,又像两个鼓足气的气球,随时都能爆炸。

    真有点舍不得那种感觉。

    “呀,嫂子那儿得罪你了?得罪你的是赵二,又不是俺桂兰。你忘了?那天俺还替你说好话来着。”

    赶紧一步躲开,没好气地说:“你到底有啥事儿?别靠过来啊,又想讹人是不是?”

    “噗嗤!”孙桂兰笑了:“初九啊,嫂子怎么能再讹你钱?俺是来还钱的。”

    “还钱?你啥意思?”

    “你二哥几天前跟你开玩笑呢,怎么可能真的讹你钱?这不,他让俺把一百块送来了。从今后咱还是好邻居。”

    果然,桂兰嫂的手掌摊开,里面是花花绿绿一叠钞票,正是那天我卖血的一百块。

    “你……啥意思?”

    “没啥意思,大家都是好邻居,不应该闹矛盾,应该互帮互助,你说对不对?钱还给你,嫂子这儿有二亩地,你帮我浇浇呗。”

    喔……明白了,赵二这是妥协了。

    为了浇地,竟然用起了美人计,又让他老婆过来勾搭本帅哥。

    目前的天太旱了,从打春到现在,一滴雨也没下过。庄稼苗旱死了不少,田地被太阳晒得裂了口子。

    再不浇地,庄家就会颗粒无收,损失的可不是一百块,一年的收入都没有了。

    山里人靠的就是这点粮食糊口,要不然全家都要挨饿。

    昨天中午赵二没占到便宜,还被我扎了几针,可能杵了胆子,把自己老婆又搬出来了。

    他知道我心眼软,桂兰嫂跟我一磨一泡,保准会答应。

    没那么便宜!把老子暴摧一顿,砸了俺家的锅灶,就这么完了?没门!

    “嫂子,我不要,你把钱收起来吧,那天是我不对,不该摸你,我下贱,行了吧?”一边说,一边躲闪。

    心理道:就不帮你浇地,憋死你个贱人,饿死你全家!

    孙桂兰一听就急了,我不收下钱,那就是没打算帮她浇地,女人慌了。

    她一下扑过来,拿钱的手伸进了我裤子的口袋:“兄弟,收下吧,别跟你二哥一般见识。嫂子给你赔礼道歉了。”

    桂兰嫂的手伸进了我裤子的口袋,将钱放了进去,但是没有立刻拉出来。

    反而一个劲地在裤袋里划拉,找什么东西一样,上下左右乱摸。

    终于,她得逞了,那只手准确无误扯上了我的……唐老鸭。

    女人吃了一惊,感叹道:“哇……好大,家伙还不小呢,好宝贝啊……。”

    我也吃了一惊,糟糕,又被她占便宜了,这娘们真是不失时机啊?

    最可气的是,她还用力捏了捏,这一捏不要紧,弄得本帅哥立刻浑身乱颤,方寸大乱,呲牙咧嘴,痛不欲生……。

    吓得我赶紧一步跳开,怒气冲天:“孙桂兰你干啥?这原装的零件,你扯坏了用啥赔?”

    孙桂兰的手终于拉了出来,捂着嘴格格笑个不停:“初九啊,你果然长大了,是个男人了,发育得还挺完整……可惜嫂子大你几岁,要是再年轻几年啊,一定拼了命地嫁给你,做你的媳妇。”

    “你少拍马屁!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孙桂兰说:“你这儿就挺凉快,所以我就呆你身边,一句话,抽水机借不借?”

    我说:“不借!你还用借?本身就是抽水机,早把赵二给抽干了。”

    “你到底借不借?不借就别怪嫂子不客气了!”

    我冷冷一笑:“你想干啥?”

    孙桂兰发现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她是软硬兼施:“你不借,俺就喊非礼,说你占俺便宜,撕俺的衣服,摸俺的身体……扯俺的乃。”

    卧槽!这娘们是要跟我同归于尽的节奏,真是表脸。

    我再一次吓坏,两只眼睛直往旁边的麦地里瞅。

    不会是赵二用的一计吧?他让媳妇这边勾搭我,那边藏在麦地里准备捉奸。从而达到浇灌庄家的目的。

    这种生儿子没后门的事儿,赵二可干得出来。

    千万不能中计,要不然这台抽水机都会被讹走。

    不得不妥协了,赶紧后退一步说:“好!你千万别过来,立正!稍息!向前看!帮你浇地还不行吗?怕了你了……。”

    发现我妥协,桂兰嫂终于转怒为笑,抬手在我胸口上拧了一把,差点扯掉本人一撮胸毛:“坏蛋!早答应不就没事了吗?非要老娘出绝招。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加一套手续。”

    “现在你满意了?”

    “行,我回家拿铁锨,拿肥料,你可千万别走开。要不然晚上我找你家去。”

    得!还真被这娘们打败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孙桂兰应该是开水做的,热情过分,烫得人受不了。

    桂兰嫂扭扭屁股走了,我抬手擦一把汗,心惊肉跳。

    还好庄稼地里没别人,如果被人看到,还会传出新的流言蜚语,那时候可就热闹了。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孙桂兰又来了,这次拿了铁锨,提了肥料。

    前面的地是茂源叔的,那一方地浇完,我赶紧摆过水袋子,开始浇赵二哥的地。

    一百块钱还过来,地帮他浇了,就等于一天的乌云散了,我跟赵二哥的仇恨也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傍晚回到家的时候,赵二哥竟然非常热情,站在墙头那边喊:“初九兄弟,二哥宰了一只鸡,烫了一壶小酒,过来喝两盅呗?”

    我在墙头这边说:“不喝,你自己喝吧,没学过。”

    没想到赵二竟然把食盆端到了拦马墙上,酒瓶子也提到了拦马墙上,更加热情。

    “来呗,咱兄弟两年没见,不会喝我教你,男人哪有不会喝酒的?”

    其实赵二哥本性不坏,就是进城打工两年觉得见了世面,膨胀了不少。但仍然不失山里人的善良和淳朴。

    既然人家这么主动,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否则显得本帅哥太小气。

    所以靠了过来,跟赵二哥一个墙这边,一个墙那边,俺俩就喝开了。

    他递给我一只鸡腿说:“前两天对不起了,我不该那么鲁莽,打你一顿,出手重了,还疼不疼?”

    我说:“废话!当然疼,要不打你一顿试试?你小子忒他妈恨了。”

    赵二说:“我那是杀鸡儆猴,老子出门两年,村里好几个男人过来跟我媳妇上炕,我打你,是做给他们看的。谁让你撞我枪口上了!”

    “卧槽!老子咋那么倒霉?上天作证,我跟桂兰嫂真是清白的。”

    二哥说:“多少年关系了,我还不了解你?除了嘴硬,哪儿都不硬。就是跟你闹着玩的,要不,你打哥一顿,出出气?”

    我说:“算了,有个墙头咱是两家人,拆开墙头就是一家人。你爹就是我爹,你娘就是我娘,你娃就是我娃,你媳妇就是我媳妇。”

    赵二楞了一下,哑然失笑:“你小子倒不客气,老实交代,那天帮你嫂子按摩……她白不白……美不美?”

    我的脸红了一下说:“白,也美。”

    “感觉怎么样?手感还可以吧?”

    仙人板板的,不会是套我的话吧?老子才不会上当呢?不能被他的话带着走。

    只好话锋一转说:“不知道,没注意,我没当你老婆是女人。”

    “那你当她是啥?”

    我说:“半片猪肉呗。”

    “啊?哈哈哈……。”赵二开朗地笑了。

    这就是山里人,开朗,大度,豪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平时,小叔子跟嫂子嬉闹,做哥哥的一般都不在意,甚至装作没看见。

    这种事就不能当真,要不然两家的关系会彻底破裂。

    赵二不是鼠肚鸡肠的人。当然,也不会看着媳妇胡来。

    他之所以着急忙活从工地上回来,就是因为听到了桂兰嫂在家的风言风语。

    女人不甘寂寞,绿帽子扣他脑瓜顶上了。

    偏赶上那天帮她媳妇按摩,摸得正欢畅,被他瞧见了。所以才有了那么一场风波。

    赵二擦了擦油光光的嘴:“再问你个事儿,你到底把我妹妹香菱弄哪儿去了?”

    我一边啃着鸡屁股,一边说:“香菱非要进城打工,我没办法,只好送她出山了,放心,我亲眼看她上的公交车,她会去城里你表哥哪儿。”

    “喔……。”赵二点点头,沉思了一下,没有继续问,接着啃鸡腿。

    俩人吃得正欢,忽然村口的大喇叭响了。

    村口的大喇叭挂在一颗老槐树上,因为山里没电,用的是干电池。声音非常洪亮。是茂源叔的声音。

    “全体群众注意了,晚饭以后开会,讨论村子里承包荒地的事儿,每家来一个人,会议八点开始,过时不候……。”

    我跟赵二一起愣住了。

    正是这一声大喇叭,吹响了山里人创业的号角。

    从此以后,我跟翠花的命运彻底改变。
TOP Posted: 2017-10-18 10:05 | 回39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10-19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