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wantingtang


級別:俠客 ( 9 )
發帖:482
威望:112 點
金錢:0 USD
貢獻:20 點
註冊:2017-09-21

1024
TOP Posted: 2017-10-12 15:08 | 回12樓
hengweism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154
威望:116 點
金錢:724 USD
貢獻:9 點
註冊:2017-05-06

咕叽咕叽
TOP Posted: 2017-10-12 15:31 | 回13樓
算命小师傅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2
威望:4 點
金錢:2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6-22

渴望

 
    孙桂兰就住我家隔壁,中间隔着一道拦马墙,这娘们可不是啥好鸟。

    赵二哥出门打工两年,女人一直没闲着,她偷人养汉子的事儿啊,一哗啦一箩筐,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三年前,刚满十八岁的桂兰嫂嫁给了梨花村的庄稼汉赵二。

    新婚的头一晚,我跟狗蛋和二毛在他家的窗户根底下听房。

    当赵二哥把桂兰嫂裹在身下的一瞬间,孙桂兰发出一声竭嘶底里的惨嚎。

    那嚎叫声很大,从梨花村的这头一嗓子喊到那头……惊天地泣鬼神,气壮山河,地动山摇,跟杀猪一样,震得整个大山都在剧烈颤抖。

    痛得她使劲抓住了赵二哥的脖子,差点没把男人给掐死。

    两只手也在男人的后背上乱抓乱挠,挠得赵二的后背上净是血道道。

    她还张嘴过来咬,把赵二哥的肩膀上咬得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那惨嚎声在梨花村的上空彻夜回荡,梧桐树上的鸟雀惊得扑扑楞楞飞了半道街,落了一地的鸟毛。

    家里的那只老白猫吓得来回乱窜,门都找不到在哪儿,只好出出溜溜跳上了墙头。

    全村的狗也跟着乱吼乱叫,此起彼伏,圈里的猪也吓得跳出猪圈,逃上了大街,哼哼唧唧来回乱跑,三天都没敢回家。

    那一声鬼叫,把我们几个在外面听房的小伙伴吓得几乎一起震……精。还以为桂兰嫂被赵二哥给捅了一刀呢。

    听半天才明白咋回事,原来女人新婚的第一晚都这样,是正常反应。他们痛……并快乐着。

    经历了前面的痛苦,后面桂兰嫂开始享受身材魁梧的赵二哥野蛮的冲撞,犹如下山的猛虎,虽然好无技巧可言,可那一次次强尽的撞击还是给了桂兰嫂无限的快感。

    也不知是桂兰嫂的香汗,还是洞中蜜水伴随娇羞的喘息声浸湿了半边床被。

    就这样,孙桂兰从一个足不出户的大闺女,一晚的时间变成了女人。

    自从她嫁给赵二哥以后,女人得到了男人雨露的滋润,就像一颗施足了肥料跟水分的苹果,变得水灵灵的,走起路来也像一团轻飘飘的云。

    从哪儿以后,他们家好几年没见过老鼠。

    因为赵二哥跟桂兰嫂不隔天的鬼喊鬼叫,足以让那些鼠辈们吓得四散奔逃,抱头鼠窜……猫都不用喂了。

    自从赵二哥进城打工以后,孙桂兰脸上的笑容就很少看到了。

    得不到男人雨露滋润的女人,就像一颗被风干的枣子那样,变得干瘪瘪的。

    她整天愁眉不展,渴望男人回来,渴望男人的抚摸和拥抱,也渴望那人的巨物下自己胯下来回抽插。

    早也盼,晚也盼,望穿双眼,夜里不睡觉,白天没精神,这才一不小心掉进了水塘里。

    这桂兰嫂也真够命苦的……。

    正在哪儿想呢,翠花跟娘已经做好了饭,将饭菜摆在了餐桌上,扯着嗓子喊:“初九,吃饭了。”

    “哎,知道了……。”我赶紧从炕上爬起来,挑开门帘。

    哪知道刚刚坐下,还没吃呢,忽然一个女孩子的身影从门外跑了进来。

    她进门就扑向了我,气喘吁吁说:“初九哥,不好了,俺嫂,嫂子不行了。你去看看她吧。”

    仔细一瞅认识,是我的邻居,赵二哥的妹子香菱,也是桂兰嫂的小姑子。

    香菱还不到十八岁,可身体已经发育得相当成熟了。

    女孩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因为着急的缘故,她的一对胸口高低起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弄得本人的脑袋也跟着香菱胸口的晃动上下乱点,好像一只啄米的鸡。

    “香菱,别急,别急,慢慢说,到底咋了?”

    香菱是一口气跑过来的,气喘吁吁,使劲咽了口唾沫说:“初九哥,俺嫂子又病了,浑身难受,躺在炕上只哼哼,好像发烧了,你去看看吧。”

    我有点纳闷,中午孙桂兰被救上来的时候还生龙活虎,跟只母豹子一样,咋一会儿不见就病了呢?

    恩恩,可能从水塘里出来,浑身水淋淋的,着凉感冒了。

    经过上午那件事以后,全村人都把我当做了唯一的医生。

    既然是医生,救人治病就是本人的职责。

    赶紧站起来拉住了香菱的手:“走,我跟你去看看……娘,嫂子,你们先吃饭,我一会儿回来。”

    翠花在后面焦急地说:“初九,别赶那么急嘛,吃了饭再走。”

    我说:“不了,救人如救火,一会儿回来再吃。”说话间,已经拉着香菱冲出了门外。

    香菱头前走,我在后面跟,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赵二哥的家门。

    赵二哥家里穷,日子不富裕,房子也是破败不堪,屋顶上有个露天的大窟窿,墙壁也裂的跟小孩子嘴巴一样,一到冬天呼呼地往里灌风。

    山里的房子都这样,一个字,穷啊。

    也不知道桂兰嫂是上午掉水里冻得,还是晚上被窝没盖好凉得,身体还真有点不舒服。

    没走进家门呢,就听见女人在里面乱哼哼。

    靠近土炕,发现孙桂兰浑身哆嗦,哼哼地就像一只挨了刀子的猪,那被窝也一抖一抖。

    香菱晃了晃她说:“嫂,俺把初九哥给你请来了,让他帮你看看呗。”

    孙桂兰跟死了半截似得,颤颤巍巍说:“初九来了?坐,坐。”

    “来了,桂兰嫂,你哪儿不得劲?”我不是医生,没有医药箱,也没有温度计,不知道该怎么帮她看。

    不过孙桂兰很主动,一把抓住了本帅哥的手,扯进了被子里:“快给嫂子看看,嫂子浑身不舒服,哪儿都不得劲,一个劲的出冷汗,不信的话……你摸摸。”

    没明白咋回事呢,女人拉着我的手贴在了她的前胸上。

    立刻,那股温酥绵软再次顺着手臂,过电一样传上了大脑,弄得哥们差点晕过去。

    想不到桂兰嫂这么主动……我想把手抽出来,可女人抓着就是不肯松开。

    她将我的手死死攥紧,在胸口上贴啊贴,磨啊磨,脸蛋也潮红起来,哼哼唧唧,全身颤抖。

    她的身体真的很热,明显是低热,出了不少的汗,深深的沟壑里滑腻腻的。女人的香气从棉被里散发出来,直冲鼻孔,特别的好闻。

    我浑身战栗一下,感到无限美好。还真舍不得离开了。从左边的山峰,摸到了右边,恨不得双手全部伸进去,图一时快活。

    “你摸摸,感觉咋样?是不是发烧了?”孙桂兰的身体继续哆嗦,声音也有点呢喃。

    不摸不知道,摸摸好奇妙,片刻间,心就狂跳起来,孙桂兰上午雪白的身子再一次显现在了脑海里。

    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把手从女人的沟壑里拉出来,棉被里传出一种拔瓶塞的声响。

    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哭笑不得。

    孙桂兰不是身体有病,是心里有病,她想男人想得不行,熬不住了。

    桂兰嫂也有点舍不得那种感觉,问:“初九,嫂子的病严重不严重?会不会死?”

    我说:“不严重,是低烧,打一针就好,不过这附近没有药。”

    “啊,还要打针啊?”孙桂兰最害怕打针了,一听打针就哆嗦。

    “要嘛你喝点姜汤,睡一觉发发汗也行。”

    女人说:“俺喝了,不管用,还是不得劲,初九啊,你上午的按摩技术真好,听说按摩也能治病,你再给嫂子按按呗。”

    孙桂兰说的不错,按摩术里真的有治疗感冒发烧的技巧。

    就是按压女人的头上的上星穴和印堂穴。

    然后由印堂推至左右鱼腰穴,转至太阳穴,再到脑后的风池穴,按压半分钟。

    然后一路向下,用手掌去推拿后背上的风门,筋缩,中枢,最后到大椎。

    这是一种舒筋活络的治疗方法,可以让人的筋骨舒展,血液流畅。将寒毒从体内给逼出来。

    也是治疗感冒发烧的上上之选,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不用拔火罐,按按就好。

    只不过普通人不会,因为这种技术讲究手法,偏偏那本按摩秘术里就有。
TOP Posted: 2017-10-12 16:07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 12-11 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