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765
威望:142 點
金錢: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二十六集 - MAY姐性感狂拍噴血照


  (最後的三天)星期六

  (咯…咯…咯…)

  晨咁早,九點鐘,又俾自己咯咯雞鬧鐘,嘈醒左。

  『弊』忘記左一件事添,唔記得落五金鋪問人借個『剪鉗』幫媽媽剪爛個手
銬,出到房諗住入媽媽房度,點知無人,成間屋都無哂人既?

  媽媽仲未解開手銬喎,咁去左邊丫?

  於是我打俾媽媽決定問佢係邊,媽媽原來已經係鋪頭,仲話個手銬已經解左
了。

  唔係掛,唔通老豆幫媽媽剪?唔理了反正都搞點左。

  於是我拿拿林刷牙洗臉落鋪頭,落到鋪頭…既門口,竟然又爆哂棚,又有一
大堆人係門口等位!

  於是我真係超級辛苦先迫到入自己鋪頭度。

  入到去,竟然第一眼我竟然見到火SIR,點解晨咁早會出現係我鋪頭度架?

  火SIR仲要坐係收銀枱前面既,眼神不時望入去媽媽收銀枱下面,究竟有乜好
望丫?連我入左鋪頭都見我唔到。

  我望左媽媽一眼見到媽媽不停係度計數,無理會到,但咪住!

  我再回頭一望,望真D,竟然媽媽今日著左件白色裇衫,仲有上面頭兩粒鈕
係無扣到,睇多些少媽媽既事業線,唔係無扣到,原來係迫到扣唔到頭兩粒鈕,
而且近距離睇仲要若隱若現見到裇衫入面既黑色BRA,譁,搞乜丫阿媽?

  由於入去收銀枱,只係有一塊板,揭起塊板就入到去,而板下面更加可以望
到媽媽下半身,於是我好奇地行到水吧入口位,遠距離望向收銀枱下面,竟然見
到媽媽今日著絲襪,仲要黑色絲襪,下身著左條又短又窄既黑色皮裙,著住對黑
色高跟鞋。依個咪傳說中既OL?

  點解媽媽有套OL既衫架?

  唔怪得果個火SIR望到入哂神咁啦!原來係咁狂昅媽媽對腳!

  當我諗到入哂神既時候,突然水吧內面財叔大聲呼叫我「喂,太子仔仲唔快
D入黎幫手!好多單丫!」

  搞到我當堂醒左,「係,黎啦!」即時衝入水吧幫拖。

  入到水吧望一望張?,譁…真係勁多單,起碼成四十杯茶未沖,廿幾件麵包
未整,我即時埋頭苦幹,而財叔就企係我旁邊齊齊整麵包。

  突然財叔低頭,切緊麵包皮既時候「喂,你阿媽依排搞咩丫?」

  我一路沖緊茶回應佢「下,做咩?」

  財叔突然眼神望左我一眼,然後望向樓面瞪左一眼,示意叫我望出樓面,我
即時望出樓面,原來媽媽從收銀走左出黎樓面。

  我依個時候都估到財叔想講乜了,但都仍然扮無知回應財叔「做乜事?」

  財叔嘆左一口氣「唉,你個衰仔真係一D都唔關心你阿媽!」

  我邊沖茶邊回應「做咩丫?」

  財叔好似好無隱咁「唉,咁都睇唔出!」

  我聽到財叔咁講,即時回應「哦,你想講阿媽著衫丫?」

  財叔即時回應「咪係囉!」

  我「哦,咁有咩問題呢?」

  財叔「咁都無問題丫,你阿媽以前邊會著成咁架!」

  我扮哂唔在意咁,繼續狂衝涼「著成點丫?」

  財叔「你睇下你阿媽今日著到成個…果D…寫字樓返工咁!」

  我其實又點會唔知財叔講乜丫「咁點丫?」

  財叔「阿太子仔,依度茶餐廳黎架,點會著成咁唧,我識你阿媽成五年啦,
日日都係T裇-牛仔褲架!」

  我仍然扮哂唔在意咁,睇下財叔究竟想講乜野!「哦,咁改變下唧有咩問題?」

  財叔「咁你都唔明丫,傻仔,我懷疑丫…拿…係我懷疑咋!」

  我即時插嘴「下,你懷疑咩丫?」

  財叔「我懷疑你阿媽可能識左第二個男人!」

  我聽到依句即時停哂動作,望住財叔回應「傻啦,點會唧!」

  我心諗財叔真係醒字派喎,咁都睇得出,連老豆都唔知,財叔留意衣著已經
猜到。

  財叔嘆哂氣「除非…唉,我希望自己估錯啦!」

  我「除非咩丫?」

  財叔「除非係你老豆叫佢咁著啦!」

  我「咁如果唔係呢?」

  財叔仰望天花板諗緊咁「如果唔係丫……如果…唔係…就真係大獲了」

  我即時扯開話題,廢事財叔再估了,因為佢已經估中左。

  「財叔丫,你話依幾日咁忙呢,會唔會係因為我阿媽呢?」

  財叔即時信心爆棚回應「哈,你真係傻仔黎,問黎都多舊餘!」

  我「哈,咁即係點丫?」

  財叔「太子仔,你知唔知年中有幾多客,走黎問我拎電話丫!」

  我望住財叔「問你拎電話?」

  財叔停哂手,指住自己「問我拎你阿媽電話丫,差唔多日日都有人黎求我丫
,太子仔!」

  我即時驚訝「唔係掛!」

  財叔「呵,你知唔知有幾個丫仲『塞』錢俾我,叫我爆俾佢聽丫!」

  我聽到更加驚訝亦都停哂手望住財叔好緊張講「咁你有無俾丫?」

  財叔「呵,我梗係無俾啦,拆散人D咁仆街既野,我做唔出!」

  我心內幾驚佢有俾「咪係,果D人真係離哂普既,明知我阿媽結左婚都要溝
我阿媽!」

  財叔「唉,無得怪人既,你阿媽真係幾鬼正豆既!」

  我聽到財叔讚阿媽,望住財叔問「財叔你咁講,唔通你……?」

  財叔即時眼神迴避,轉身行去我後面「噓…點會唧,傻仔黎既!」

  我見到財叔咁既動作故意再試探「咁你又讚我阿媽,你唔洗呃我喎!我唔係
蠢到咁既!」

  財叔聽到我咁講,即時行番埋黎我身旁解釋「唉,太子仔,無錯你阿媽的確
係好正豆,初初我黎到果陣,見到你老豆阿媽咁恩愛,我就諗起我老婆。」

  我好奇問「你老婆?未聽你提過既。」

  財叔嘆哂氣咁「唉,好早就離左婚啦。」

  我開始慢動作沖茶細心聆聽財叔講野「點解既?」

  財叔一路講一路回憶一路笑咁「我記得果陣仲係廿歲左右,我老婆丫…哈…
都好鬼散鏡架,好鬼多人追架果陣佢,我不知幾辛苦先追到佢丫,佢第一次拖我
手果晚,搞到我成晚都開心到訓唔著,之後我好努力搵錢同佢結婚,好啦結左婚
啦,我地齊齊開間粥鋪,我就負責煮,佢就負責收錢,日子真係過得好開心。哈
哈」

  「譁,原來財叔你以前賣粥架!咁後尾點解離婚既?」我聽到都好開心。

  財叔聽到開始雙眼開始眼濕濕「因為我太大意囉,以為結左婚,努力搵錢,
佢就會一心一意跟我一世啦。」

  「嗯。」我點了一下頭。

  財叔繼續細說當年:「有一排我老婆著D好鬼性感既衫做野,開頭我都無咩
留意,以為佢想打扮得靚D俾我睇,直到有一晚…」

  我聽到依度,已經停哂手好緊張望住財叔:「果晚做乜事?」

  財叔一路抹牛油落麵包一路眼濕濕講「唉…!咪係見到D唔該見到既野!」

  我好想問究竟發生過程,但點好意思問呢。

  我「咁之後點丫?」

  財叔「果陣時我真係好戇居,我當睇唔到,因為我真係好愛佢,點知佢地愈
黎愈離普,有次仲係我屋企張床搞,果次我終於忍唔住…哈哈,你話我係咪好戇
居丫!太子仔!」

  依一剎那大家停哂手,係度傾計,完全無視出面有幾咁忙了。

  我「下…唔係掛,咁你有無打佢地丫?」

  財叔「無…!我淨係趕走左佢地!」

  我「咁之後你老婆無返黎啦?」

  財叔「無啦.......。」

  我「財叔丫…咁佢去左邊丫?」

  財叔「嫁左俾果個男人囉。」

  我「唔係掛!咁賤格既!」

  財叔「唉…又唔怪得佢既,可能我份人真係比較悶,無情趣留唔住個女人,
俾第二個男人溝緊,我又唔知。」

  我「唉…!」

  我留意到財叔眼內流出一滴眼淚,微微笑向住我「哈哈,咪仲好,跟住個有
錢佬,唔憂柴唔憂米,跟著我咪有排捱。」

  我「下…有錢佬黎架?」

  財叔「宜家咪好撚有錢囉,幾間上市公司,億億聲,呵呵。」

  我「譁…」

  財叔突然雙手搭住我膊頭,眼神好堅定望住我「所以你一定要睇實你阿媽丫!」

  我俾佢突如其來既舉動,嚇到我唔知講乜「哦!」

  財叔「你阿媽仲索過我當時果個老婆,一定大把人溝佢,你老豆成日係廚房
,根本唔知發生咩事,你更加要睇昅你阿媽,唔好俾人乘虛而入,知道未?」

  我「哦!」

  其實我點會唔知丫,我日跟夜跟媽媽既一舉一動,我都算瞭如指掌,只係我
又唔係神,點阻止丫!唉!

  財叔拍拍我膊頭「好啦,快D做野啦!講到大把單未整添!」

  望一望枱面,原來又幾十張單係枱面,於是又繼續做野嚕。

  做下做下,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十點鐘,望一望收銀枱旁邊,原來火SIR仲坐係
度,有無搞錯!一杯凍啡飲成粒鐘,仲見到不時撩緊收銀枱入面既媽媽吹水。

  突然間望去門口又見到前兩日果四個阿叔其中兩位,入到黎兩位阿叔繞視一
週,見到我水吧前面有張卡位空左,結果又坐番上次果張枱。

  如果無記錯,依兩位就係前兩日阿叔A,同埋阿叔D。

  「譁…你見唔見到丫你!」阿叔A一坐底就好鬼興奮咁。

  「見到,點會見唔到唧!」阿叔D坐係阿叔A對面笑笑口咁講。

  「譁…又係黑色丫,頂你個肺,仲要見到果條線丫!好撚正丫!」阿叔A真
係好似前世未見過女人咁,仲興奮到狂拍手獎。

  「我知!依個老闆娘真係利害,專登揀件細碼裇衫,對波迫到連鈕都扣唔到
,真係識著衫丫!正!」阿叔D眼睛望向收銀枱方向講。

  「咪係囉!」阿叔A。

  「喂,拿拿聲叫野食,等老闆娘過黎昄下佢對靚腿先啦!」阿叔D。

  「是但啦,你話事啦,食乜都有胃口啦!」阿叔A

  於是阿叔D就向住媽媽方向揮手,示意落單。

  誰知樓面既娟姐走左埋黎阿叔張枱度,幫佢地落單,兩位阿叔即時笑容都無
埋,無哂MOOD咁,真係好笑。

  「點丫,要咩兩位!」娟姐一黎到就講。

  「哎呀…都係等陣先啦!」阿叔D低頭望住個餐牌。

  「哦」娟姐聽見即時行開一邊。

  之後兩位阿叔不停望住娟姐一舉一動,等左一陣娟姐行左入廚房,佢地即時
向媽媽方向舉手叫寫單。

  今次佢地好成功,媽媽真係慢慢走出收銀?,行去佢地張枱度落單。

  當媽媽行到佢地果一行枱度,佢地對眼突然瞪到大一大,雙眼好似發光咁,
就好似見到黃金一樣。

  媽媽每踏出一步就發出『嗒』既高跟鞋聲,就係咁……一步一步…『嗒嗒』
『嗒嗒』…咁行埋去佢地張枱度。

  「喂…兩位…愛D乜呢?…」媽媽一行埋去阿叔D旁邊就問。

  「譁…老闆娘你今日果兩盞燈咁鬼光猛既?」阿叔D把聲勁鬼猥褻咁望住媽
媽心口。

  「哈哈…咪係囉,直頭光到殘死人啦!」阿叔A聽到D叔咁講即時和應。

  於是媽媽仰高頭望一望天花板上既燈,然後回應「吾係丫…同平時一樣丫!」

  (唉…阿媽你真係蠢到無得救!)

  兩位阿叔見到媽媽咁既天真回應,即時你眼望我眼合埋個嘴,狂忍住笑出來。

  「老闆娘你都幾搞笑喎!」阿叔D一路講一路笑。

  「有冇咁好笑?咁真係同平時一樣喎!」媽媽聽到莫名其妙。

  「吾緊要啦!要兩個A餐,兩個飲熱奶茶。」阿叔D邊講邊望住媽媽心口。

  而媽媽就一路拎住本簿一路寫,寫寫下突然媽媽檸轉身背脊向住我同阿叔。

  原來望去部電視,我隨身望向電視,先睇到係特別新聞報導。

  『昨夜淩晨時份,觀塘xx街有兩名警員在當值期間被一名男子瘋狂追斬,兩
位警員分別身中七十多刀,隨即送往廣西醫院急救,現時兩位警員仍然危殆,而
該名男子事後三小時去到觀塘警署自首。』

  依個時候,我望哂全場包括火 Sir,可能發生係隔離街,所以每一個人雙眼
都留意緊依單新聞,唯獨兩個人無望到電視,就係阿叔A同阿叔D,因為媽媽睇電
視睇到入哂神,成個屁股挨左落張枱角度,而兩位阿叔就望住媽媽條黑皮短裙望
到入哂神流哂口水咁,突然間阿叔D好大膽用手指輕輕督左媽媽屁股一下,隨即
縮手,然後成個人興奮到震哂,望向阿叔A舉起拇指表示彈手既意思,但媽媽竟
然完全Feel吾到。

  阿叔A見到阿叔D咁興奮既表情,舉起食指,蠢蠢欲動想親自摸一次,於是兩
個阿叔做哂手語,讀哂唇咁,好似係度商量緊,之後齊齊伸出一隻手,五指張開
慢慢…慢慢咁…伸埋去媽媽個屁股度,我見到佢地隻手終於貼埋去媽媽條皮裙度
,阿叔D就右手就貼住媽媽左邊屁股,而阿叔A就左手貼媽媽右邊屁股,兩人微微
奸笑,仲更加大膽,五指用力?左媽媽屁股幾下,兩條阿叔即時露出興奮既笑容
,好似汁到金咁。

  依個場面真係經典,係我依個角度望就係一清二楚見到媽媽被非禮,但媽媽
竟然仲撓住手睇電視睇到入哂神,完全感覺吾到自己屁股正在俾兩個鹹濕阿叔撫
摸緊,真係離哂普。

  「新聞報告完畢。」原來新聞終於講完,媽媽突然企番直,與此同時兩位阿
叔隻手即時縮落枱底,扮哂無事發生咁,而媽媽就轉身問番兩位阿叔「吾好意思
丫,岩岩你地係咪話兩個A餐,兩杯熱茶丫?」

  兩位阿叔好似心虛咁,齊齊低頭回應「係丫…!係丫!」

  「ok.」媽媽說完,就轉身走人了

  媽媽走開左,阿叔D即時勁興奮狂索自己右手講「譁…真係勁彈手!」

  阿叔A亦一樣動作「咪係,真係好撚舒服丫佢個籮,吊…同我個女人完全無
得比丫!」

  阿叔D好激動一掌打落張枱「吊…吾係咁多人,我真係好撚想一野打落去!」

  阿叔A做埋手勢「我想?下佢對波多D喎。」

  阿叔D「你估我吾想咩?肯定又係彈手到仆街!」

  阿叔A「我淨係望住佢下身條裙仔包到個屎忽實一實,加埋對絲襪,已經睇
到我扯哂丫,你話佢似唔似果D中環返工既女人…?」

  阿叔D「唉…咩野中環返工,你真係大陸佬黎…佢依套野叫OL。」

  阿叔A頭都大理「OL?即係乜丫?」

  阿叔D「唉丫…!中文咪即係辦公室女郎…定係辦公室女秘書…um…差吾幾
啦…!總之平時要係寫字樓先見到人地咁著…」

  阿叔A「但平時見到果D都吾夠佢正,果D條裙長撚到落腳趾尾丫,完全無感
覺架,邊有好似佢依條裙咁鬼短丫!」

  阿叔D「我梗係知啦…著到成個淫賤女秘書咁既款,平時係睇日本鹹片先睇
到咋。」

  阿叔A笑得好淫咁「係丫係丫…!你話佢老公係吾係變態呢,要個老婆著到
咁都有既。」

  阿叔D笑到見牙吾見眼咁「理得佢變吾變態丫,最緊要日日都咁著,益下我
地D街坊嘛,哈哈!」

  阿叔A點哂頭「岩聽!岩聽!」

  我突然眼尾望到火Sir傾電話喎,而媽媽就眼定定望住火Sir傾電話,好似好
緊張咁…傾左無耐,火sir就急急腳起身同媽媽Say 個bye就閃人。

  究竟個電話咩事呢?會吾會同尋晚既事有關呢?唔同兩個差佬醒左?

  不過宜家實在太多野做,要駁命做野先得。

  大約做到下午二點左右,終於可以休息下,於是我決定問媽媽火SIR既事。

  行到埋去收銀櫃,問媽媽「阿媽,火SIR頭先做咩走得咁急丫?」

  「我都想知啊,淨係話有急事走先喎!」媽媽仲好冷靜咁係度計數。

  「哦,係呢阿媽,你個手銬幾時剪架?」我忍唔住問媽媽手銬既事。

  「作死你丫,咁大聲,想俾人知丫!」媽媽啤住我鬧我。

  「哦…咁你幾時剪架?」我將聲音收番細。

  「今朝囉!」媽媽。

  「老豆幫你剪架?」我問。

  「唉…!唔係丫唔係丫,咪咁多事啦,快D返埋去做野啦。」媽媽做哂手勢
趕我走咁。

  「哦!」我無奈回應。

  突然間媽媽電話響,我望住媽媽,媽媽即時聽左講左句「你等我一陣先丫!」

  然後媽媽竟然向住廁所方向行左入去。

  死火究竟同邊個傾電話咁神秘呢?

  依個時候我先醒起,我有偷聽功能喎!即時開我手機程式進行偷聽!

  「點丫!今日多唔多人望住你唧?」把聲咪又係洪爺?真係把聲勁鬼猥褻囉!

  「妖…最衰都係你!」媽媽把聲唔知真嬲定假嬲咁。

  「做咩咁鬼嬲丫?」洪爺。

  「哎唷…搞到我俾D客摸丫!」媽媽把聲好似發牌氣咁。

  「哎呀咁慘丫,摸你邊度丫!」洪爺好似贈興咁。

  「摸我PATPAT丫!頂!」媽媽。

  「哎呀,咁有無吊鳩佢地丫?」洪爺。

  「梗係無啦,我D客黎架,我扮唔知咋。」媽媽。

  (原來媽媽真係知道架,仲要扮唔知添!)

  「哦…係咪俾人摸得好舒服,所以先扮唔知咋!」洪爺賤賤格格咁。

  「癡線!梗係唔係啦!」媽媽細聲得黎好惡。

  「咁條友有無伸入去摸到你無著底褲先?」洪爺。

  「無丫無丫!死仆街,仲講!」媽媽又細細聲但好惡既語氣。

  「咁有無俾人搞你對奶唧!」洪爺。

  「你仲好講,你個死人頭,做咩件衫又係咁細件架,搞到上面兩粒鈕釦唔到
!」媽媽。

  「咁先性感丫傻女。」洪爺。

  「搞到今日勁多人望我心口囉!」媽媽。

  「咁咪證明你有吸引力囉,傻女!」洪爺。

  「癡線!我先唔要咁丫!」媽媽。

  「我先唔要咁丫!譁,淨係聽你依把聲,都搞到我硬哂!」洪爺

  「唔係牙嘛!」媽媽。

  「真架!扯到行哂,宜家聽住你把聲打飛機!快D呻吟幾聲黎聽下啦!」洪
爺。

  「癡線!發夢啦你!」媽媽。

  「好啦好啦!」

  「喂丫,究竟幾點影相丫?快D啦!」媽媽。

  「差唔多啦,等埋個攝影師就得啦!」

  「仲要攝影師?唔係掛!你影咪得囉!」

  「吾得吾得!我影吾靚架!攝影師影專業嘛。」洪爺。

  「妖…咁鬼麻煩架!我吾想咁多人知丫,你影算啦!」媽媽。

  「好啦!我影啦!」洪爺。

  「咁你幾時黎丫?」媽媽。

  「一早黎左啦!係你後巷丫!」洪爺。

  「下…咁快手!」媽媽。

  「好啦!快D出黎啦!拜拜!」洪爺。

  (咩話,原來個手銬係洪爺剪!咁係幾時剪架?套OL都係洪爺俾,吾怪得咁
性感啦,依個死洪爺,整親D衫都係性感到不得了!仲有頭先聽到媽媽好似無著
底褲?搞咩丫?同埋毛啦啦影乜野相丫?影黎做咩呢?!)

  依個時候媽媽即時係廁所出黎,然後走向鐵閘,我亦靜雞雞跟隨睇下咩情況
先。

  一望出去就見到洪爺企正係鐵閘度,媽媽見到洪爺即時將洪爺拉埋一邊,搞
到我睇唔到,我亦即時尾隨行去鐵閘附近進行偷睇,一望出去見到洪爺竟然蹲係
地下猛咁摸媽媽條皮裙,摸下前又摸下後面,摸下摸下突然企起身,一野打落媽
媽個屁股度,媽媽即時細細聲咁『啊』一聲,然後轉身同洪爺講「癡線架,日光
日白,條街好多人架!」

  「哎唷,驚咩唧!差佬都唔驚啦,傻女黎架!」洪爺好自然咁係褲袋拎包煙
出黎,然後點著佢。

  而媽媽就好驚咁「死啦,唔知果兩個差佬點丫!」

  「放心啦!」洪爺一路噴煙一路搭住媽媽膊頭,邊行邊講。

  而媽媽一路望住地下,雙手好緊張咁互搓講「點放心喎。」

  「放心啦死硬喎兩條友!」洪爺。

  媽媽即時雙腳即時停下來「咩話!唔係瓜!」

  「噓…唔係點丫,佢唔死,就你死架啦!」洪爺。

  「下…唔係掛,咁果個人咪有排坐監?」媽媽呆滯望住洪爺。

  「應該坐成世架!好慘架!」洪爺好似講得好輕鬆咁,真係聽到都無奈。

  「唔係瓜,點解你完全無感覺既?」媽媽。

  「噓…放心喎,條友都唔知幾撚自豪,『林』差佬喎,宜家成班兄弟將佢神
咁拜。哈哈。」洪爺。

  「唉…咁佢D屋企人點算丫?」媽媽。

  「做咩丫你,內疚丫你?」洪爺。

  「有少少啦!」媽媽。

  「拿…咁你就拿拿林同我影番幾輯張幫下我手,就唔會內疚架啦!」洪爺又
搭住媽媽膊頭一路行。

  「好啦,我入去交代埋就行得啦。」媽媽。

  「OK,我上車等你。」洪爺講完仲拍左媽媽屁股一下。

  依個時候媽媽就行緊入黎,我即時0.1秒衝番入廚房先,因為走向水吧一定
黎唔切,唯有扮岩岩係廚房出黎。

  而媽媽入到鋪頭,就行返埋去收銀度,我就即時『鼠』番入水吧,而媽媽就
拎左個手袋行出黎,跟住同娟姐講兩句野,又走入黎水吧同財叔講「財叔丫…我
出去一陣丫,幫我睇實個衰仔丫!唔好俾佢出去打機丫!」

  財叔亦即時回應番媽媽「得啦,放心啦!」

  我亦行前兩步,企係財叔旁邊回應「阿媽你去邊丫?」

  媽媽「出去買野丫,你得閒幫下娟姨收錢丫,唔好周街走丫!」

  我無奈回應「哦」

  媽媽講完,就由正門離開,我亦留意到全場既男客人都望住媽媽背影離開,
同時亦有唔少客人起身埋單走人,就係咁眼白白睇住媽媽走左,想跟埋去又無得
跟埋去。

  財叔突然走埋黎我身邊「喂,太子仔,你仲唔跟埋去!」

  我呆左望住財叔「下!阿媽叫你睇實我喎!」

  財叔「放心啦,快D跟埋去睇下你阿媽去邊啦,依度我一個人搞得掂!拿拿
林去啦,唔係跟唔到啦!」

  我聽到財叔咁講非常之感動,然後即時擁抱財叔一下『好多謝你丫,財叔,
你真係好偉大丫!』

  之後拎齊銀包,戴番頂CAP帽同財叔「拜拜」就衝出門口。

  出到門口,我係條街周圍望黎望去,搵緊媽媽既跡影,終於俾我眼尾望到媽
媽企係街尾度,見到媽媽企係好遠好遠既街尾,然後傾緊電話。

  (咦…咦…又同邊個傾電話呢?偷聽下先!)

  一禁自己禁手機,一聽「喂,你去左邊丫」媽媽把聲

  「黎啦,岩岩D黃腳抄牌,搞到我兜左個圈,轉個彎就到啦。」洪爺。

  「哦,我係街尾等你啦!」媽媽。

  (就咁就收左線。)

  我跟蹤一定要坐的士,於是我周圍望下有無的士,始終望到有輛的士係我迎
面駛緊過來,我即時揮手截停駕的士,上左部車後,即時回頭望番去街尾,終於
見到洪爺部車停左係街尾,而媽媽就上左車啦。

  突然司機問我「喂,哥仔,去邊丫?」

  我回頭望番司機「司機…等陣跟住後面部車。」

  司機望實我個樣「咦…你咪上次果個丫!」

  我亦望真D司機個樣,咪又係上次去尖咀果位「丫…丫…咁岩既司機,又係
你既。」

  司機望望自己個倒後鏡「哈哈,我多數係依區架,做咩今次,又玩跟蹤丫細
路!」

  我「係丫係丫!」

  依個時候司機大佬駛埋一邊,等洪爺同媽媽部車駛番係我地前面。

  當洪爺部車同我地部的士擦身而過,我就馬上同司機大佬講「司機大佬,就
係依部黑色寶馬啦,麻煩跟貼D丫。」

  「MC88咦…依部咪又係上次果部?」司機大佬望住洪爺部車。

  「係丫係丫司機!咁都記得!果然好記性!」我都淆淆地底,唔敢坐直個身
,廢事俾洪爺同媽媽係倒後鏡發現到我。

  當洪爺部車駛到第一個燈位時,司機大佬竟然同洪爺部車並排,大家部車都
係第一位,搞到我成個身縮埋一舊趴係個SET位度。

  於是我乘機慢慢伸個頭出黎偷偷望下洪爺部車既情況,見到媽媽坐左係車頭
,由於我坐係後面,所以就算兩部車並排都睇唔清楚,唯一清楚就係司機大佬,
可以水平線直望過去。

  突然司機大佬「譁」一聲,我即時望向司機大佬,見到司機大佬原來已經昅
緊洪爺果邊。

  我即時問「咩事司機大佬!」

  司機大佬「宜家D人咁鬼狼死都有既。」

  我「咩狼死丫……你見到咩丫司機?」

  司機大佬「個男人係咁渣條女喎」

  我聽到『渣』字,即時回應「下…唔係掛!渣邊度?」

  司機一路望一路流哂口水咁既款「譁…好似好靚咁喎條女!梗係渣波啦,話
時話丫,你識得架條女?」

  我無理由同司機講我阿媽黎喎「下…識得識得,佢係我個朋友條女叫我跟蹤
佢。」

  司機大佬一路望住洪爺車裡回應:「哦,咁睇個款你老友九成九戴硬綠帽啦
,唉…真係陰公!」

  我「下…唔係掛」

  司機大佬「條女俾個男人狂渣都唔反抗既,你唔講我仲以為佢地係情侶黎添。」

  突然間聽到『砵』『砵』『砵』既聲,一望後面原來係後面既車,不停咁狂
『砵』司機大佬,同洪爺兩部車,原來已經轉左綠燈了,洪爺一定掛住渣阿媽個
波搞到無留意,而司機大佬掛住昅野搞到都無睇燈位。

  一開車,司機大佬慢慢駛,儘量跟番貼洪爺部車,跟下跟下,轉幾個彎終於
又到左下一個燈位。

  今次洪爺部車係我地前面,於是我向前望向媽媽個SET位,竟然唔見左阿媽
個頭既,無理由架,阿媽無理由落左車喎。

  於是我問司機大佬「司機,唔見左條女既?落左車咩?」

  司機大佬向前望真D「唔係,仲係度,你唔見到咩?」

  我再望真D,洪爺個位同媽媽個位之間條隙,見到媽媽個身好似訓左係度咁。

  司機大佬「譁…好似吹緊蕭咁喎!」

  我聽到即時O哂嘴「咩話!!!!」

  司機「似係啦,唔通趴係個男人大脾度訓教咩,唉!早知唔好跟係佢後面啦
!哂料!」

  我都係咁話,最幣睇唔清楚,一日無親眼睇到,我都唔信媽媽會咁做。

  講講下又轉燈,又可以開車啦,今次洪爺好快手就開車。

  之後我地繼續跟下跟下,沿路一直都唔見媽媽個身坐番身,唔通真係一直趴
係洪爺個大脾度,跟下跟下始終停左車,望一望周圍環境,依度咪係洪爺屋企九
龍城?洪爺帶媽媽去佢屋企做乜丫?

  大約30秒,我終於見到媽媽趴番起身,坐番直個身,無幾耐媽媽就落左車,
而洪爺就駛左部車入自己車房。

  依個時候司機大佬亦睇到整個過程「譁…條女對腳咁拿白既,條裙又鬼死咁
短,真係好鬼養眼喎!」

  我亦望左一眼,真係幾白既阿媽對腳,果然有哂我遺傳嘛,皆因我皮膚都係
好白,呵呵。

  「好啦,唔該司機大佬,我係度落啦唔該。」

  「喂,哥仔,下次有D咁筍野,再CALL我啦!唔收你錢又點話丫!」司機大
佬笑淫淫咁

  於是我諗落都好喎,反正又唔洗錢,我就拎左司機個手機號碼啦。

  「好啦,今次唔收你錢啦。靚仔」司機大佬好爽快咁講

  之後我亦落車,係遠距離見到媽媽站係洪爺屋企樓下等佢。

  無幾耐洪爺泊完車返黎,走埋媽媽身邊度,然後好自然咁攬住媽媽條腰行樓
梯上去。

  (譁…依下動作好似當左媽媽係佢老婆咁喎!你老闆丫!)

  依個時候我放輕步伐,吊住佢地尾,一路上樓梯一路望住佢地背影,突然向
上望見到媽媽黑色皮裙下既美腿,先醒起媽媽無著黑絲既!幾時除架?難道係車
上除?為乜要除呢?

  上到一樓,突然見到洪爺主動幫媽媽拎住個手袋放慢步伐行係媽媽後面,而
媽媽就繼續行樓梯,突然洪爺拎左部類似相機出黎,幫由下至上對準媽媽裙下春
光『喀嚓』一聲,「你老尾呀,竟然影媽媽裙底」。

  突然媽媽擰轉頭望到洪爺偷拍,即時「妖」一聲,雙手掩住後面條裙「有冇
搞錯丫!」

  「怕乜唧,又影唔到你個樣!」洪爺賤賤格格咁繼續拍。

  「唉…真係變態!」媽媽竟然又繼續行。

  洪爺一於少理阿媽,繼續『喀嚓』『喀嚓』『喀嚓』,上到三樓就是洪爺屋
企。

  到左洪爺屋企門口,佢地就入左去,但係我點算呢?死火!

  我點入去丫?大獲啦今次。

  究竟佢地入去做乜呢?無理由我禁鐘入去喎!

  洪爺果棟樓,係屬於豪宅式,一層只係得兩個單位,即係一上樓,唔係左就
右。

  依個時候我好戇鳩鳩坐上一層係樓梯度等,即係四樓,唉…等等等等等。

  等下等下,等左大約十五分鐘,聽到d開門聲,於是我慢慢伸個頭出黎望,
見到洪爺間屋有個老女人走左出黎,拎住一袋二袋,好似掉垃圾咁,然後落樓梯。

  睇黎依個阿嬸應該係洪爺既工人,阿嬸一落樓梯一路自言自語「唉…咁後生
咁靚女好做唔做,走去做雞,唉…」

  (咩話,做雞?阿嬸唔係講緊我阿媽掛?)

  但同時間我發現阿嬸竟然無關門就咁衝左下面,於是我慢慢走近洪爺個單位
,慢慢昅入去,見到成個廳都無人,死火入唔入去好呢?

  我…我…唔得啦,我真係頂唔順,忍唔住啦,如果洪爺真係強姦阿媽就大獲
啦!

  好,於是我戰戰兢兢踏出第一步,死就死啦!!!!!

  一入到去,我走圍摸索洪爺間屋,其實都唔係第一次入黎,之前洪爺受傷我
都係送佢返黎依度,但果次我完全無望清楚間屋。

  以防個阿嬸返黎,我都係唔好停番係個廳度,於是我周圍走,儘量搵下媽媽
究竟係邊呢,發現間屋都幾鬼大,應該過千尺。

  突然我行到一個轉彎位,聽見洪爺同媽媽把聲喎,我一轉彎見到間房,但度
門無關埋,仲有條門隙,我慢慢『鼠』埋去偷望,一望竟然真係見到媽媽同洪爺
係房度。

  我仲見到媽媽企係度擺post,俾洪爺影相,咪住!

  媽媽又換左第二套衫既,上身著左件白色間條短袖?衫,下身換左條黑色短
裙,仲著住長筒既黑色魚網絲襪,譁…點解要媽媽著成咁架!行出街仲得了既!
癡線架!

  而洪爺就單腳跪係地下,手上仲拎住好似好專業既相機講:「係啦無錯無錯
!宜家坐係張床度啦!」

  「係啦係啦,無錯啦!VERY骨!」洪爺部機不停發出『喀嚓』『喀嚓』『喀
嚓』聲

  媽媽好斯文慢慢咁坐落張?度,洪爺「拿…做個撓腳既動作先,慢慢咁撓…
左腳搭右腳咁…係啦係啦…無錯無錯…」

  「之後呢?」媽媽終於出聲啦,

  「好啦,宜家起身走去窗口邊度!」洪爺,

  媽媽又聽話咁,起身行埋去窗口度。

  「好啦,宜家好慢好慢咁除左條裙佢!」洪爺又拎起相機,對準媽媽開始狂
拍。

  (唔係掛,媽媽唔係無著底褲咩?除左咪俾洪爺睇哂?)

  媽媽果然照做,好似慢動作咁,慢慢…慢慢咁,係條裙既旁邊拉開條拉鏈,
之後將條短裙慢慢咁除落黎,依個動作足足用左成二十秒,條裙終於跌落媽媽雙
腳下面。

  我忍唔住望去媽媽果度,竟然見到媽媽著左條T-BACK,仲要係黑色既T-BACK。

  「宜家雙手禁落張床度,慢慢凸起個PAT!」洪爺繼續命令媽媽,

  媽媽又照做,慢慢雙手按住張床,然後輕輕凸起個屁股。

  「唔得,再凸起少少,你平時點引誘你老公架!」洪爺。

  媽媽『哦』完一聲,再慢慢凸高少少個屁股,而洪爺就繼續對準媽媽屁股瘋
狂『喀嚓』『喀嚓』。

  突然間,洪爺走埋媽媽後面,一野打落媽媽個屁股度『啪』一聲,媽媽即時
『啊』一聲。

  「唔得丫,再凸起D,咁既款D麻甩佬睇完,點會扯丫小姐!」洪爺好似好
燥咁。

  「咁鬼麻煩架你!」媽媽竟然無嬲,仲繼續聽洪爺差遣,繼續再凸高D個屁
股。

  「係啦係啦!咁樣D麻甩佬睇完先會黎架嘛,真係丫!」洪爺好興奮咁又再
拎起相機『喀嚓』『喀嚓』。

  (咪住,究竟講緊乜丫?乜撚野麻甩佬丫?媽媽唔係真係要走做雞掛!)

  洪爺突然間除低部相機,然後同媽媽講「好啦!OL搞點啦,影過第二樣!」

  媽媽「下,又黎丫,唉丫!」

  洪爺突然係地下拎起袋野,然後遞俾媽媽,媽媽拎上手即時係袋內拎件野出
黎!

  拎到出黎,原來又係一件黑色連身皮裙,媽媽望住條裙「譁…依係咁鬼短丫!」

  「唔短,點引D雞蟲丫!你真係無腦丫!」洪爺好串咁講。

  「係啦係啦,最醒係你啦!好未?」媽媽竟然係洪爺面前就係咁除左件?衫
,跟手著上條黑色連身裙。

  幾經辛苦媽媽終於換左連身裙,譁我一望,真係不得了,仲係要勁緊身,有
少少肚腩都唔洗指意著,真係好似為媽媽度身訂做咁,上面仲要露左成個北半球
出黎,下面更加短到差唔多見到底褲。

  媽媽換完好開心咁對住塊鏡,左照右照話「咦…又會咁岩身既!」

  「呵…你全身我都摸過哂,點會唔岩身丫,傻豬黎!」洪爺亦眼甘甘咁望住
媽媽全身。

  媽媽聽到即刻露啤洪爺「你再講丫!即係唔幫你影!」

  「好!好!唔講唔講!」洪爺。

  「即刻『獎』打自己個嘴兩巴!然後講對唔住」媽媽怒啤住洪爺講。

  「下…」洪爺聽到即時呆左。

  「唔打拿?咁我唔影啦!」媽媽好似堅係嬲咁。

  「好啦好啦,我打我打!」洪爺講完即時,企係度右手輕輕咁打自己個嘴兩
下,然後講「對唔住丫阿MAY姐,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啦!」

  媽媽見到洪爺自摑個樣,即時掩住個嘴笑「哈哈,好啦好啦,今次就原諒你
啦!」

  「多謝你啦MAY姐」洪爺聲都變埋,真係勁好戲囉。

  「好啦,跟住點丫?」媽媽。

  「換埋對BOOT先啦!」洪爺又係地上拎起對長BOOT出黎俾媽媽著。

  媽媽好快手就除左本身對高跟鞋,然後換上對黑色長BOOT,差唔多對膝頭,
然後企個身,譁,媽媽即時高左唔少,搞到對腳好似變長左咁。

  「譁…真係勁似果D賽車女郎!」洪爺又係度狂望媽媽全身。

  (我心諗似賽車女郎?我覺得好似果D SM女郎多D囉,又係成身都係黑皮!)

  媽媽即時無奈既表情「點丫,今次又要擺咩POST屎丫!」

  「今次要出廳影!」

  (我聽到出廳影,唔係掛!)我即時搵地方再躲埋先得,繼續直行,見到個
露台就躲埋係度啦!

  隔左三十秒,我慢慢偷望出去,見到洪爺同媽媽出左去廳,我都慢慢一步一
步咁行出去廳,睇下佢地到底搞乜科!

  行到條走廊見到個廳,我就停低左,依個角度應該睇我唔到,依個時候我見
洪爺同果個阿嬸講「夏姐丫,你落街行個圈先啦,半個鐘先好返黎丫!」

  「哦,知道啦!」夏門聽到好無奈咁就出左門口。

  (譁…連阿嬸都要趕走,究竟搞邊科丫!)

  「好啦,你滿意啦,宜家影得未丫!」洪爺望住媽媽

  「咁係丫嘛,要人做埋D咁既野,有外人係度我做唔出嘛!」媽媽撓住雙手。

  「係啦係啦!快D趴係地下啦!」洪爺。

  媽媽竟然趴係地下,然後竟然係地下度爬,而洪爺就立刻拎起相機又『喀嚓
』『喀嚓』

  「WOW…爽丫!無錯無錯!個屎忽再凸高少少!」洪爺一路影住一路講。

  「哦」媽媽一路爬一路回應。

  「未夠丫!再爬得淫賤D!」洪爺繼續指揮。

  「點淫賤D丫!」媽媽望住洪爺。

  「一路爬一路扭你個籮啦!」洪爺。

  媽媽果然照做,慢慢係地上一路爬一路扭屁股,仲露哂條黑底出黎,場面真
係好淫賤啊!

  「真係好撚掂丫,好啦,慢慢爬到我鏡頭面前,個屁股向住我,然後摸住自
己個PAT!」

  媽媽「哦」完一聲。

  竟然又照做,爬到個洪爺鏡頭面前,然後個身U-TURN,屁股對準相機鏡頭。

  「好啦,記唔記得對白丫?」洪爺望住媽媽個屁股講。

  「記得啦!」媽媽就凸起個屁股準備就緒。

  「我錄啦!」洪爺講完就禁部相機。

  媽媽突然左手伸後摸住自己個屁股,然後不停咁搓自己個PAT,然後竟然用
D大陸口音廣東話講「腦細,唔好睇禾平屎斯斯文文丫,其實我內裡好OPEN架,
快D上黎啦,禾下面已經…已經…濕…鳩哂啦…,快D黎吊…鳩禾LA。」

  媽媽仲故意將個『吊』字讀得特別大聲特別長音。

  「掂!一TAKE過!」洪爺即時禁部相機,好興奮地講。

  而媽媽亦都即時起番身,拉一拉長番條短裙「唉,真係無聊!癡媽根!」

  「哈哈,譁,依獲真係不得了!擺上網一定大把大黎幫親!」

  媽媽聽到就回應「唉,真係頂你唔順,點丫快D影埋另一段啦,我要返鋪頭
啦!」

  「好!好!好!」洪爺笑到烚熟狗頭咁。

  媽媽突然走埋去個SOFA度坐落去,然後雙手摸住自己個波,對住鏡眼用D大
陸口音既廣東話繼續講「腦細,你睇下禾係咪好好波呢?含吹奶啜禾樣樣都SIT
架,仲諗乜唧,快D上黎奶下禾LA。」

  突然媽媽又MARK大對腳,搞到下面露出D黑色T-BACK「你睇下我幾多冇,快
D黎幫禾奶啦,腦細!」

  洪爺之後又禁停部機,即時講「譁,真係淫賤不能移丫,淨係聽到把聲,都
想去幫親下,搞點哂!」

  媽媽聽到,即時起身然後走埋洪爺身邊,搶左部機講「俾我睇下有無影到我
個樣先!」

  洪爺係媽媽旁邊講「梗係無啦,傻豬黎!」

  媽媽睇完一陣「譁…真係影到咁鬼淫賤既!」

  洪爺係身邊笑淫淫「你都知你淫賤呢!」

  「你唔好去死!」媽媽又露啤洪爺。

  「好啦好啦,快D換番衫,車番你返去!」洪爺拎番部機,然後走入房,好
彩唔係行我依邊!

  (究竟點解要影D咁野呢?媽媽為左堅哥既片,不知煩左幾耐,宜家又衝個
頭埋去,為乜唧?雖然聽到話影唔到媽媽個樣,但係唔應該咁做喎!仲有我從未
聽過媽媽扮大陸口音,不過又真係扮得幾似!)

  而依個時候,媽媽竟然係廳度,就咁除左條連身皮裙,全身得番個BRA同條
T-BACK,然後走埋個SOFA度著番條皮裙,同埋衫,即係今朝係鋪頭果套野。

  無幾耐,洪爺係房出返黎,手上仲拎住袋野,走埋媽媽身邊「點丫行得未?」

  「得啦!」媽媽拉直條裙,整理好衣服拎番個手袋回應洪爺。

  就係咁,佢地終於出左門口了。

  我亦親佢地走左三十秒之後,我先敢開門走,廢事佢地返轉頭。

  我落樓梯落到差吾到地下既時候,俾我見到媽媽企係大廈個鐵閘度,但吾見
洪爺喎,可能去左開車!

  大約三分鐘,媽媽即時衝出去,應該係上車走人,依個時候我都無咩好再跟
蹤媽媽,反正媽媽頭先都話返鋪頭!

  於是我係條街度左望右望睇下有冇巴士返觀塘,突然間聽到『砵』『砵』既
響安聲,回頭一望竟然見到司機大佬仲係度。

  司機大佬係車上猛咁揮手示意叫我上車,於是我衝上車。

  一上車,司機大佬即時開車,然後好開心好興奮咁講「喂…哥仔,你岩岩見
吾見到丫?」

  「見到乜丫?」我聽到莫名其妙

  「條女幫個男人含撚丫!」司機大佬繼續好開心咁講。

  「下…含撚?幾時丫?」我聽到頭大埋。

  「係露台丫!」司機大佬。

  我聽到非常之震驚即時「咩話,係露台?幾時丫?」

  「咪係你上去之後囉,乜你睇吾到咩?」司機大佬。

  「睇吾到丫,你有冇眼花丫?」我仲懷疑緊司機大佬既說話。

  「傻啦,眼花喎?片都拍埋丫!拿…俾你睇下!」司機大佬講完即時遞俾手
機俾我睇。

  我即時Play段片,見到一男一女企係露台度類似傾偈,當Zoom近D,雖然吾
係好清楚,但睇衣著好明顯係媽媽同洪爺,突然間媽媽跪左係地下,好主動咁拉
低洪爺條褲鏈,然後好主動將抽小賓州拎出黎,然後毫不疑就將洪爺條賓州含哂
入口度,而洪爺就雙手撐腰,低頭欣賞緊媽媽含撚既表情。

  大約含左一分鐘,媽媽終於吐出洪爺既賓州仔,唔係!依個時候賓州仔已經
長大成人,變左條硬左既大賓州啦!

  突然媽媽捉住洪爺既右手,然後慢慢伸落自己件?衫入面,唔通叫洪爺渣波?

  果然無錯,洪爺一路向下望住媽媽,一路猛咁搓媽媽個波,而媽媽就繼續幫
洪爺一路奶龜頭一路CHOK,兩人分頭行事咁。

  依個動作唔夠二分鐘,洪爺全身停哂,震左兩震,媽媽即時成面都係洪爺既
白色精液,哎呀,又顏射!不是嗎!仲要日光日白係露台咁搞,媽媽點解會咁做
呢?

  之後洪爺再將媽媽面部既精淚抹哂入媽媽嘴邊度,媽媽亦慢慢將嘴邊既精液
奶哂入口度,譁…點解會咁架?

  「拿,係咪丫?」司機大佬見我睇完成套片即時問我。

  「跟住點丫?」我好緊張問司機大佬。

  「跟住丫,過左一陣,條女毛啦啦係窗口除左條裙,之後就再見唔到啦!」
司機大佬。

  「哦!」我明白司機大佬講緊邊一PART,因為我都睇到。

  「係丫,好綵頭先我無走唧,唔係又走寶啦。哈哈」司機大佬好興奮地話。

  「哈,係囉」我唯有強顏歡笑,無奈咁回應。

  「喂,你估佢地跟住去邊呢?」司機大佬望住倒後鏡問我。

  「下!」我望一望前面,原來司機大佬一直仲跟蹤緊洪爺部車。

  (依個時候我心諗,大獲喎,如果俾司機知道媽媽係鋪頭做,佢會唔會利用
段片去威脅媽媽架?唉丫,希望個司機大佬係好人啦!)

  司機大佬又出聲「你個FD好明顯戴綠帽啦!」

  「下…」我都完全無野講。

  「我諗頭先佢地可能上埋床撲埋野啦!」司機扮哂好醒咁。

  「下,但條友岩岩射完,無理由咁快又硬喎」其實我根本就知乜事。

  「可能條友性慾強呢!哈哈」司機大佬。

  「哈哈,可能啦!」我繼續配合佢既講野。

  「不過話時話條女真係勁好身材,個樣雖然睇唔清楚丫,但應該都好拿靚女
!」司機大佬睇佢個樣仲好回味剛才既事。

  「係架係架!」我唯有照回應。

  跟下跟下,司機大佬突然停車了,「喂,好似到左喎。」

  我望一望周圍,竟然返到自己屋企樓下,竟然唔係返鋪頭?都好既,廢事俾
司機知道媽媽係老闆娘啦!

  依個時候洪爺同媽媽都落左車,但竟然兩人分開行,媽媽就返上樓,而洪爺
就走去另一邊方向。

  突然司機大佬,熄左部車,然後講「喂,一齊落車啦!」

  我奇怪地「下」左一聲,「落車做乜丫?」

  「條女自己一個喎!」司機大佬望住我。

  「咁點丫?」我仲未知道司機大佬究竟諗乜。

  「睇下條女乜樣都好丫!」司機大佬。

  「下…唔洗啦,我睇過啦!」我聽到梗係唔去啦,癡線。

  「你睇過唧,我未睇過嘛!」司機大佬意志好堅定咁死都要睇。

  「唔好啦,朋友妻,不可窺架!」我繼續說服司機大佬。

  「噓…你朋友唧,唔係我朋友嘛!你唔行我行先啦!」司機大佬講完即時落
車,衝左入去我屋企既大堂度,竟然連我係車入面都唔理,譁,洗唔洗急成咁丫
!佢唔驚我偷左佢部的士架?

  今次又麻煩了,真係估唔到個司機大佬會咁!唉,我都即時落車先得。睇下
個司機大佬搞邊科先!

  入到去大堂,見到唔少人係度等電梯,但係望黎望去都唔見司機大佬同媽媽!

  於是我走埋去閉路電視睇,見到媽媽同司機大佬原來同一部電梯。

  今次大獲啦,咁咪俾司機大佬知道媽媽住個單位?

  於是我唯有搭另一部衝上去,剛好有部電梯開門,諗都唔諗衝入去電梯內,
然後上到20樓,於是我衝去樓梯度,落一層,行到自己果層樓(即係19樓)既防煙
門時候,好似聽到司機大佬把聲,於是我慢慢係防煙門再偷望出去。

  一望出去,見到媽媽企係屋企門口,而司機大佬企係隔離,距離媽媽一米左
右,好似講數咁。

  「你唔信丫?阿嫂」司機大佬終於開聲啦。

  「證據呢?」媽媽好串咁。

  司機大佬突然拎出部手機,然後禁禁禁,遞俾媽媽睇。

  媽媽一望,即時掩住嘴,然後「你偷拍我?」

  司機大佬「拿…唔係我話事架,係你條仔叫我跟蹤你咋!」

  媽媽聽到個樣好驚訝「點會咁架,無可能!」

  司機見到媽媽個樣好驚咁,突然走埋媽媽後面伸出右手一野摸落媽媽屁股度。

  媽媽一感覺到,即時轉身左手捉住右手,然後反手繞實對方手臂,司機大佬
即時俾媽媽鎖住左,司機大佬當堂慘叫『啊』。

  媽媽一路鎖實司機大佬,然後質問「你想點丫!」

  司機大佬即時求哂情咁「阿嫂!阿嫂!萬事有商量!」

  媽媽左手突然用力扭司機大佬右手,繼續質問「你究竟想點丫?」

  司機大佬又慘叫一聲,然後繼續「放心放心!你條仔仲未知架!」

  媽媽繼續問「咁你究竟想點?」

  司機大佬好冷靜「你話呢,阿嫂!」

  (大檸樂啦,X你個臭街,竟然借我過橋,你個司機大佬估唔到你係D咁既
人,你老味丫,我宜家可以做D乜呢?繼續偷睇先!)

  媽媽繼續單手鎖住司機大佬,然後右手即時搶左司機大佬部手機,然後禁禁
禁。

  司機大佬見媽媽禁佢部手機,即時話「無用架,阿嫂,我一早SEND哂俾我D
老友,你刪左段片,仲有千千萬萬段片,你咪刪囉!」

  媽媽繼續出力扭住司機大佬隻手,然後問「你究竟想點丫?」

  司機大佬突然好冷靜,然後「哈哈,想做次段片入面個男主角唧!」

  媽媽聽到即時「癡線!發夢啦!」

  「好!咁咪一拍兩散囉,睇下你條仔見到會點!」司機大佬係媽媽鎖住既情
況下,仍然好冷靜咁威脅媽媽。

  「你究竟係乜人,我從來未聽過我老公識得你!」媽媽繼續質問。

  「呵,唔識我好奇咩,我其實係個私家偵探,係你老公叫我跟蹤你既!」司
機大佬竟然講大話。

  「佢幾時叫你跟蹤我架?」媽媽個樣好似開始信咁。

  「呵呵,上次你同個契家佬去尖沙咀呢!記唔記得丫?」司機大佬竟然咁都
記得。

  媽媽聽到突然好驚訝「下…你仲見到D乜丫?」

  司機大佬仍然俾媽媽鎖實,然後回應「仲見到你係車裡幫個契家佬吹蕭囉!
仲想唔想聽丫?」

  媽媽突然放開司機大佬「得!唔洗再講!你究竟想點丫?」

  司機大佬終於企番身,然後FING一FING右手,可能太痠軟,可能俾媽媽足足
鎖左成幾分鐘,然後走埋媽媽面前,望實媽媽對胸講「咁就睇你識唔識做啦?」

  媽媽諗左一陣,然後開聲講「你真係未同我老公講?」

  司機大佬「暫時就仲未講,但我唔保證下一分鐘會話俾你老公知喎!」

  媽媽聽到司機大佬咁講,竟然好冷靜咁,係手袋拎出鎖匙,然後開門「好,
入屋再講!」

  司機大佬聽到即時開心到震咁「好丫!」

  唔係掛,媽媽諗緊乜丫,一睇就知個司機大佬吹水啦,仲拉佢入屋?咁咪引
狼入室

  但我宜家點丫?應該做乜好呢?我唔通跟埋一齊入屋?唉大碌鳩啦今次。
TOP Posted: 2017-10-09 14:20 | 回12樓
平凡最是风流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125
威望:290 點
金錢:1123 USD
貢獻:23882 點
註冊:2012-03-08

这个作品用心了
TOP Posted: 2017-10-09 14:20 | 回13樓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765
威望:142 點
金錢: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二十七集 - 司機大佬的真面目

  我要冷靜D思考下,宜家我可以點做呢?

  於是我右手擺係面上,扮到成個『神探伽俐略』咁,坐係後樓梯度思考!

  『叮』有辦法啦!打俾條『仆街司機』同佢講『條女既男朋友返緊屋企』咪
得囉!係喎!掂丫!咪住如果媽媽搶司機個電話,咪知道個號碼係我?

  丫!有計!用133咪得囉啦!

  於是我即時打電話俾個『仆街司機』(DO…DO…DO…)

  『B……B……』頂你個肺丫!CUT左我線!

  再多打次,點知又再CUT多我一次!連電話都唔聽,唔通……已經……?

  幣啦,點算呢?仲有乜計呢?點樣先可以阻止今次既威脅事件呢?

  我要再冷靜D,繼續扮『神探伽俐略』,既然司機大佬落唔到手,即係唯有
係媽媽度落手啦。

  腥信息俾媽媽?唔得!咁咪間接話俾媽媽知道我跟蹤佢?唔WORK!

  咪住,唔一定由我親手打喎,可以叫第二個人通知媽媽架喎!

  但搵邊個好呢?依個人一定要係媽媽識,如果唔係媽媽唔會信架喎!

  洪爺?唔得!依個奸既!啊…!啊…!有啦OK仔啦!

  於是我即刻打腥信息俾OK仔

  『小心眼前依個騙子,根本唔係私家偵探,根本唔識你老公,小心中計!』

  於是我腥完俾OK仔,就順手打電話俾OK仔。

  一打就好快有人聽

  OK仔「喂,偉哥!」

  我講得超快「喂,OK哥,幫我即刻!係即刻打俾我阿媽,同埋將我腥俾你條
SMS腥俾我媽媽!」

  OK仔「下…發生乜事丫?」

  我「你唔好理住啦,快D啦,我老母就俾人強姦啦!拿拿林打俾我老母啦!
然後腥埋條SMS啦!」

  OK聽到之後即時回應「得得得!冷靜D,我宜家即刻打俾你媽媽!」

  我「好!唔該你OK哥!拜託哂你!」

  收左線之後,宜家既我無野做,唯有可以做既就係坐係後樓梯度等…等…等…

  等…等…等…

  望一望時間,媽媽同司機大佬,已經入左去成五分鐘,五分鐘真係可以做好
多野。

  依個時候我醒起,尋晚我只係在自己間房度安裝左針孔鏡,但忘記係廳同媽
媽間房安裝,不過都要試一試!係後樓梯距離我間房應該接收到。

  於是我開番藍芽,連接房裡既鏡頭,果然接收到,但係無人既!但竟然聽到
聲音。

  哎呀笨左!成間屋都無人靜英英,收音梗係靚啦,點解我唔一早開定呢?

  於是我較到最大聲,然後放係耳邊度,靜靜聽下入面既情況。

  一埋到耳邊,就聽到媽媽好大聲,勁大聲既一句「唔得!」

  「依度又唔得,果度又唔得!咁你想點丫?」司機大佬把聲好唔滿意咁。

  「喂!唔準入果間房架!」媽媽。

  「譁…依件旗袍咁鬼淫賤既!你架?」司機。

  「唔係!」媽媽好大聲講。

  「唔係?喂,著黎睇下丫!」司機。

  「你都癡線!」媽媽。

  「丫…我記得啦,我好似見過你著住依件野同果個契家佬搞野!」司機。

  「做咩丫?無聲出心虛丫?」司機。

  「你究竟想點丫!賤人!」媽媽。

  「想點?你又唔幫我吹?又唔俾我摸!樣樣都SAY NO,我問你想點就真!」
司機。

  仆街啦,都偷聽左成兩分鐘啦,個OK仔唔通仲未打電話?

  突然間,聽到電話鈴聲,一聽就知係媽媽既鈴聲。

  「做咩丫你!警告你!唔準聽!」司機。

  「喂!」媽媽。

  左右十秒鐘,就聽到「啊」一聲慘叫聲,一聽就知係司機大佬啦!

  「你話我老公叫你黎查我,咁我老公姓咩?」媽媽。

  「丫!丫!阿嫂,你冷…靜D,最多我唔爆俾你老公知!」司機。

  「我問你我老公姓咩丫?」媽媽好惡好大聲咁。

  「喂,好痛丫,咪咁大力扭啦,你放手先啦,我再話你知啦,阿嫂!」司機。

  「即係答唔出啦,你根本唔係私家偵探!你究竟係咩人?」媽媽。

  「唔講丫嘛?」媽媽。

  『呀……』司機又再次慘叫啦,哈哈,聽到都開心!

  「係丫我係唔識你老公丫,但我一樣可以將你段片擺上網!」司機大佬。

  「段片已經俾我刪左啦!」媽媽。

  「哈哈!我一早都話SD哂俾我D老友!」司機仲死撐!

  「你……」媽媽好嬲咁。

  「即刻叫你D老友刪左佢!」媽媽。

  「呵呵,叫佢地擺上網就得,刪左佢,我諗好難啦!」司機。

  (唔係掛,阿媽丫!佢根本無BACK UP到架,唔好信丫!)

  突然間有成十秒無人出聲,之後聽到媽媽把聲好嗲咁「咁你想點唧靚仔!」

  「哈哈,咁先係架嘛!」司機大佬。

  (究竟發生咩事丫入面?點解會咁?)

  「譁…好大丫!」媽媽把聲變到好姣咁。

  「勁呢,大唔大過你個契家佬丫?」司機。

  「大丫,大好多啊,佢果條牙籤仔黎咋!」媽媽仍然好嗲。

  「睇得出睇得出!」司機。

  「咁大條,我唔得架,不如我用手幫你啦!」媽媽。

  「唔試過點知唔得唧!」司機。

  「野…我唔制丫,一黎就叫人用口!」媽媽把聲愈黎愈嗲。

  「咁用手先囉!」司機把聲好似好開心。

  (又隔左成十幾秒無人出聲)

  「超!…扮哂野咁!識功夫又點唧!咪又要幫我打飛機!」司機突然發聲好
串嘴咁講。

  「野!做咩咁話人喎,咁人地頭先唔知你條賓州咁大條嘛!」媽媽好嗲咁講。

  「呵,算你識貨啦!」司機。

  「舒唔舒服唧?」媽媽唔通幫司機打緊飛機?

  「嗯…幾舒服!如果用埋你個小嘴仔就更加爽啦!」司機。

  「野…唔制丫,你都未沖涼!臭賓賓!」媽媽。

  「哦咁就簡單啦,咁我地一齊去沖涼囉!」司機。

  「野…人地衝左涼啦!你唔信聞下!」媽媽把聲仍然好嗲。

  「譁…連對波都香過人!」司機。

  「野…又乘機摸人既!你仲唔去沖涼,快D啦!」媽媽。

  「好!好!等我丫大美人!」司機。

  「嗯,記得慢慢洗,洗乾淨條大賓州丫,唔係唔幫你含架!」媽媽。

  「梗係啦!大美人!」司機大佬。

  (媽媽搞乜丫?唔係真係幫佢吹蕭丫?唉丫,洗鬼淆佢底咩!一野踢落佢春
袋度,再後面鎖住佢手臂,然後開門一野踢佢出門口咪得囉!妖…!真係聽到火
都黎埋!)

  隔左一分鐘,媽媽又出聲「頂!宜家先黎唔聽電話!」

  唔聽電話?唔通媽媽打俾洪爺?無理由打俾老豆丫!

  (唔通媽媽係度拖延時間?但有咩用呢?)

  之後我望一望手機畫面,竟然見到媽媽入左我房,然後,上身件衫D鈕解開
左四粒鈕,搞到成個BRA完全見到哂,而下身條黑皮短裙仲著住,媽媽仲開聲講
「喂丫,咁遲先聽傾電話架!救命丫!快D上黎救我丫!」

  「死啦今次,我俾個仆街威脅緊!點算好丫?」媽媽。

  「我都唔知點講好,條友跟蹤我地,偷影左我同你咩丫!點算好丫宜家?」
媽媽。

  「點冷靜丫?佢宜家係我屋企沖緊涼丫!點算好丫?」媽媽。

  「唔得丫,佢話佢將條片俾哂D朋友丫!如果唔照做就將段片擺上網丫!到
時全世界都知架!」媽媽。

  「引佢落樓下?點引丫?」媽媽。

  「我點識起佢底喎,咪玩我啦!」媽媽。

  「哦…!儘量啦我!」

  從畫面睇黎,媽媽放底左個電話,應該收左線了,之後媽媽企左係沈思!

  隔左一陣,畫面中見到司機大佬出現,仲要赤裸裸放輕腳步,一步一步咁行
埋媽媽背後,然後一野胸襲媽媽,好似仲猛渣媽媽對波。

  媽媽即時『啊』一聲,然後推開司機大佬「野…好衰架!想嚇死人咩!」

  之後媽媽走左去我張床坐,司機大佬又走埋去坐!

  (我頂!仆街唔係掛!我張床連我老豆都未坐過,俾你個麻甩佬坐左!仲要
乜衫都唔著成個屎忽坐落去,SHIT!點訓丫我今晚!)

  司機大佬坐係媽媽旁邊回應「譁…你曳曳啦,咁心急,仲上埋床等我添!」

  「野…你有冇洗乾淨架?」媽媽超淫賤咁望住司機下面。

  (依個司機大佬我諗應該大約三十幾歲到啦,個樣呢…吾算靚仔,但都吾可
以叫樣衰,身材吾算肥亦吾算瘦啦,總之就平平無奇,不過不失,普通男人一個
啦!咪住!當我Zoom近司機大佬下體,發現佢左腳大脾內側仲有一塊胎記,仲要
係心形既紅色胎記,咁得意既!望番佢下面既小弟弟,譁!唔係小弟弟講錯左,
係大弟弟先岩,真係大抽野喎,真係人不可以貌相,仲以為媽媽講笑喎,依個司
機大佬唯一有優勢可取之處就係依度!其餘我諗都不值一提!)

  「你奶下咪知囉!」司機大佬竟然一野將媽媽個頭塞落佢雙腳之間。

  「唔…唔…唔…!」媽媽即時講吾出野,右手狂拍打司機大佬大脾!

  司機個樣好享受咁,然後右手猛質媽媽個頭,「wo…!溫笠笠咁!用口真係
零舍不同!爽丫!!」

  司機質左媽媽個頭成分鐘,終於捨得鬆手,媽媽即時起哂身狂『咳咳咳』聲。

  「咳…野!你咁心急做乜喎!想整死人咩!」媽媽竟然仲可以繼續扮到好姣
咁。

  「譁,真係爽撚到丫,再黎多次啦!!」司機諗住再捉住媽媽個頭。

  「哎唷!唔好咁心急啦,我地傾下計先啦!」媽媽好姣咁推開司機。

  「傾計?好丫!好丫!傾鹹濕野丫?」司機。

  「野…好衰架!人地連你個名都唔知!起碼話俾我知你叫咩名先啦!」媽媽
竟然望住趴係司機大佬大脾,然後望住司機大佬個胸部,主動伸手摸司機大佬個
胸部。

  「哦,大賓州囉!」司機大佬。

  「野…好衰架,邊有人叫自己做大賓州架?呃人既!」媽媽一路講一路係司
機大佬粒LIN度打圈。

  「真架,咁你又叫乜名唧!」司機低頭望住媽媽。

  「唔話你知,自己估下!」媽媽。

  「哈哈!我知啦你叫大波波,係咪呢?」司機指住媽媽個波陰陰嘴笑。

  「野…乜野大波波喎,咁難聽!」媽媽又乘機推開司機隻手。

  「咁你究竟叫乜名唧?」司機被媽媽推開,又再摸番。

  「野…咁都估唔到!人地咪…叫淫西囉!」媽媽突然含情密密咁望住司機碌
賓州係度CHOK下CHOK下。

  「譁!淫西,摸下個西係咪咁淫先!」司機聽到即時伸手媽媽裙內。

  「野…唔摸得丫,人地姨媽黎左丫!」媽媽即時捉住司機隻手令佢無法再進
一步入侵!

  司機聽到好似好失望咁「唔係掛!唔緊要啦,用住口先啦!」

  「野…我點知你會唔會又偷拍俾你D朋友喎!我唔制丫!」媽媽。

  媽媽突然企番身,行到我鏡頭前面,司機亦起身行埋媽媽後面,將條賓州頂
落媽媽條皮裙度,媽媽即時打左個冷震。

  「唉唷,乜你真係信架,我呃你咋嘛,傻豬黎架!點會腥俾朋友丫!黎啦快
D繼續啦!」司機大佬聽到媽媽咁講,好驚訝

  媽媽聽到,突然眼神好兇狠咁,但好快又回覆番淫賤,然後轉身望住司機。

  「真架?你真係無腥俾朋友咩?」媽媽望住司機講。

  「梗係啦!你又令又索,點捨得益人喎!」司機。

  「野…好衰架!你呃我既!」媽媽聽到又轉身背住司機眼神回覆正常,但聲
音仍然好嗲。

  「咁含得未唧?」司機。

  「未丫,不如落街搞啦!」媽媽咁講。

  「落街?唔係掛!」司機見到好驚訝個樣。

  「係丫,刺激D嘛!」媽媽。

  「哦,曳曳啦你,唔怪得你係露台度搞啦!」司機。

  「野…仲講,快D著衫啦!」媽媽即時推左司機出房。

  「好好好!即刻著!即刻著!」司機。

  之後一直都無人出聲,成間屋好靜好靜,無幾耐我就聽到鐵閘聲,見到媽媽
同司機大佬係我屋企出黎!

  媽媽仍然著左一件白色既衫,上面扣少兩粒鈕,下身係黑皮短裙,但竟然
著番對黑色既絲襪,明明一早已經係洪爺部車度除左落黎啦,乜屋企有絲襪架咩
?點解我唔知既,即係同今朝衣著一模一樣。

  但竟然走向我防煙門方向,我見到連跳幾級樓梯,閃上一層!

  跟住就聽到D推門聲,譁…真係勁驚險!差D俾佢地發現。

  我偷偷望下一層樓梯,竟然見到司機大佬右手一路摸住媽媽屁股,一路落樓
梯,媽媽用手FING開佢隻手,但司機大佬又將右手移上去媽媽個波度。

  「野…你咁樣人地點行喎!」媽媽又勁嗲咁講,由於樓梯真係回音好勁,聽
得勁清楚。

  「咁不如…吾好行就係度啦!」司機突然停下來,拉底條褲鏈。

  媽媽見到即時禁住佢,唔俾佢拉,然後講「唔好啦,後樓梯好汙糟架!」

  「咁不如上我部的士啦!」司機又繼續摸住媽媽屁股行啦

  「的士?乜你渣的士架?」媽媽。

  「係丫!」司機大佬。

  「譁…你好叻丫!」媽媽扮到好可愛咁。

  (唔係掛,渣的士都叻?吹脹!媽媽你唔好再假D!)

  「陣間我仲叻丫!」司機講完仲用力渣媽媽屁股一下。

  「野…!又非禮人!」媽媽竟然好挑逗咁拍左司機大佬心口一下。

  「你著到咁鬼SEX,係男人都忍唔住啦!」司機。

  「野…!」媽媽哼完就好似扮嬲咁,愈行愈急。

  行左差不多四分鐘,終於由十九樓落到地下,見到媽媽同司機推門離開大廈
,而為左安全我等多十秒左右,先再推門出去。

  出到去,我行番去剛才的士停泊既位置,見到媽媽指住部的士司機講「就係
依部丫?」

  「係丫!」

  「哎呀,我突然好急丫,我想去一去洗手間丫!」媽媽。

  「咁丫,我陪你去丫!」司機。

  「唔好啦,你係車度等我丫!」媽媽。

  「唔得,我點知你會唔會呃我架!」司機突然好醒咁。

  「野…你仲唔信人既,最多陣間幫你夾腸仔啦!」媽媽。

  「夾腸仔!譁…好丫好丫!快D番快D番!」司機聽到即時笑到見牙唔見眼
咁。

  媽媽聽完即時扮哂急尿咁,掩住個肚,然後跑走,好似跑緊返去鋪頭方向。

  於是我望一望個司機大佬,見到佢笑淫淫咁番上車,於是我梗係跟番媽媽啦
,仲洗理個司機大佬,等佢等到天黑啦!白癡仔!

  當我轉身離開既時候,突然聽到好大聲既『碰』一聲,我好奇檸轉頭望見到
司機大佬俾後面部白色貨VAN撞左一下,之後司機大佬即時落車,仲好大聲講左
一句『吊!你點渣車架!』,點知白色貨VAN開門出現兩個好型既『白毛飛仔』
,手上仲拎住條好長既『鐵通』,司機見到知道唔對路,立即上番自己部車,然
後開車走人,而白色貨VAN亦即時尾隨追上,譁…睇黎應該會展開一場好激烈既
頭文字B,最衰我無車,唔係我都想跟埋去睇,睇下個『仆街司機』點死都好嘛
!嘻嘻。

  依個時候我都要狂跑追番媽媽,跑到返鋪頭,媽媽第一時間就衝入廁所度!
原來媽媽真係急尿喎!唔怪得D戲咁真啦!

  於是我即刻除番頂帽,入去水吧扮做野,突然間聽到廚房窗口傳來一陣好賤
格既笑聲。

  於是我係水吧個傳菜位度,慢慢望入廚房度,竟然見到…見到……洪爺同老
豆係度搭哂膊頭笑到『格格』聲咁。

  老豆手上拎住一張野,然後講:「譁…好正喎!」

  「正呢!認吾認得邊個丫?」洪爺問老豆。

  「唔…明星?」老豆諗左一陣,然後搖頭。

  「哈…明星邊有咁正丫!淫賤住家菜黎架!」洪爺聽到笑左一聲。

  「譁…身材好正喎!」老豆望住張野入哂神。

  「正呢,有波又有籮,你睇下個籮幾鬼翹呀!」洪爺指住老豆手上既張野。

  「真係睇見都流哂鼻血丫!」老豆突然變到好似D鹹濕阿叔一樣。

  「哈哈,掂呢!」洪爺舉起拇指狂讚。

  「睇得出睇得出,睇佢D皮膚就知又白又滑啦,阿洪哥係邊道識到咁高質素
既住家菜先?」老豆好似好怕羞咁。

  (呀!太遠啦,實在睇唔到究竟佢地睇緊乜野相呢?)

  「你再睇下依張,譁…係地下爬黎爬去,一睇就知淫啦!」洪爺。

  「咦…張張都無樣既!」老豆睇完一張又揭下一張。

  「噓,放心喎,個樣仲好鬼靚添!」

  「唔係掛,人又靚身材又正?」老豆聽見笑到傻左。

  突然洪爺係袋度拎左部機出黎,禁兩禁,然後遞俾老豆睇「拿…俾段片你睇
下啦!」

  之後部機傳出一段唔太清楚既女人聲,唔係!係一把大陸口音既廣東話女聲。

  (洪爺俾老豆果D相唔通係……?無理由喎,如果係老豆無理由會唔認得架!)

  「譁…好淫賤喎!」老豆望住部機。

  「點丫?把聲淫吾淫賤丫?」洪爺個樣好奸咁。

  「淫丫!好淫添丫!」老豆望住洪爺奸笑。

  「哈哈!鍾意咪齊齊去汁佢一劑囉!」洪爺回應。

  「唔係瓜!唔好既!我有老婆啦!睇就夠啦!」老豆面都紅埋咁。

  「唔好?你老婆身材應該都無佢咁正啦!」洪爺眼神好古惑。

  「咁…梗係…無啦!依個直頭係美源髮彩!」老豆仲可以係度搞GAP。

  洪爺呆左反問「即係咩丫?」

  「無得彈囉!」老豆講完狂笑。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收埋D相先啦!哈」洪爺聽到都笑,搭住老
豆膊頭扮哂好似好FD咁。

  之後老豆竟然真係將D相袋埋入褲袋度,老豆回覆正常既談吐「丫洪哥…傾
番D正經野先啦,你話開分店諗住點搞先?」

  「拿咁啦…聽晚落黎我個場,一路唱k一路慢慢傾!」洪爺。

  「都好!但聽晚丫,我唔知得唔得喎,我老婆後日生日丫!你知啦,一年一
次點都要陪佢慶祝嘛!」老豆。

  「哦…哦…原來阿嫂後日生日丫!咁順便叫埋佢去慶祝囉!」洪爺扮哂驚訝
咁。

  「但傾生意叫埋個女人去好似吾係咁方便喎!」老豆。

  「噓,點會唔得唧,話哂都係老闆娘,多個人多個意見嘛!」洪爺。

  「都好既,哎唷,係廚房成陣抽煙味,搞到洪哥你成身都係煙油味,真係唔
好意思!」老豆。

  「好!我地出去傾」洪爺搭住老豆膊頭慢慢咁行出廚房,好似好老友咁

  (開分店??唔係掛,完全無聽老豆媽媽提過!但聽到依度我已經99%肯定
老豆睇既相應該係媽媽剛才拍既相啦,依個洪爺真係老奸巨滑,竟然用媽媽既相
去呃老豆,但最低能白癡既係老豆竟然連媽媽既身體都唔認得,真係…真係…唉
…吃蕉啦!)

  我望住佢地慢慢咁行出黎樓面度,一路行一路傾,究竟乜野原因搞到佢地第
一次見面就咁鬼老友呢?依度時候我亦見到原來媽媽一早已經去完廁所,返回收
銀台度。

  而媽媽望到老豆同洪爺搭哂膊頭走出黎,有講有笑咁,媽媽面上既表情表現
得好驚訝又奇怪,之後媽媽慢慢咁行埋老豆身邊,然後三個人齊齊走到收銀台隔
離張台度坐,水吧距離果張台實在太遠啦,根本聽唔到佢地說話既內容只係見到
媽媽坐埋老豆身邊,而洪爺就坐係老豆對面,開頭媽媽都好疑惑既眼神望住老豆
洪爺傾計,傾下傾下突然洪爺遞左袋紙袋俾媽媽,媽媽接收左洪爺袋野,但臉上
好似苦笑咁,而老豆就好感激咁既樣,老豆完全唔覺得洪爺係壞人咁,有無搞錯
?究竟洪爺俾左袋乜野俾媽媽呢?

  (老豆!尋晚洪爺先係你廚房迫媽媽幫佢含撚同乳交,仲迫媽媽著埋唔三唔
四既夜總會衫,依D咁既人,老豆你應該即刻入廚房拎把刀,然後係佢個頭一野
斬落黎,就先爽架嘛!仲同佢有傾有講!唉…我真係愈睇愈嬲!)

  三個人傾下傾下,突然見到洪爺傾住個電話企起身,然後慢慢行出後巷,而
媽媽見到洪爺行開左,即時就捉住老豆係咁講講講,唔知講乜,依個時候我好奇
心搞到我跟出去後巷偷聽下洪爺乜事。

  「吊!點做野架你地!一部的士都搞唔點!」洪爺傾到好激動。

  「咁咪搵多幾部去圍佢囉!」洪爺。

  「咩話?炒哂?唔撚系丫你地!條友咩料咁巴閉丫!」洪爺一路傾係後巷行
黎行去咁,但都仍然好激動。

  「唉!咪撚同我解釋咁多,總之搵多部勁野去圍佢啦!」洪爺渣實哂拳頭咁
好激動講,然後終於收左線。

  「癡撚線!成班都係廢柴!」一路行返黎一路發脾氣。

  我見到洪爺返黎後門,亦即時返回水吧,洪爺一入返間鋪,個樣又回覆番笑
容咁行番埋媽媽老豆張台度坐,大家又繼續吹水,唔知吹乜Q咁,三條友係咁笑
笑笑。

  吹左十分鐘到,鋪頭終於有班客人入黎,老豆亦都要入廚房做野,依個時候
見到媽媽原本臉上既笑容,隨住老豆既離開亦都消失左,換上怒啤既眼神,一路
啤實洪爺,一路返埋收銀櫃度,然後拎起個手機打電話,而洪爺個電話隨即響起
,亦起身向住後巷方向行左出去。

  (唔係掛,咁近都要傾電話咁神秘,搞到我又忍唔住要偷聽下。)

  「搞乜丫,無啦啦開乜分店丫!」一禁入去偷聽就聽到媽媽把聲。

  「做咩唧,開分店唔好咩?」洪爺。

  「好你個頭,你根本係度呃我老公!又搞乜丫你!」媽媽。

  「你老公應承左我聽晚去唱K啦!」洪爺。

  「癡線!我唔去!」媽媽。

  「你無得唔去喎!你老公頭先先睇完你影D相!」洪爺。

  「咩話?你癡線架,你做乜俾佢睇丫?」媽媽。

  「放心喎,佢都認唔出係你,哈哈,連自己老婆都唔認得!真係笑死我!哈
哈」洪爺。

  「有無搞錯丫,萬一認得咁點算丫?」媽媽。

  「放心啦,佢連你拍段片都認唔出把聲係你,點會認得出丫!」洪爺。

  「咩話,連段片都睇過?你係咪癡線架!」媽媽。

  「噓,你應該開心先係嘛!你老公望住你影D相,望到佢扯哂旗丫!不知幾
鬼興奮丫!」洪爺。

  「下,唔係嘛,咁我老公有無問相入面個女人係邊個丫?」媽媽。

  「有丫!」洪爺。

  「咁你點答丫?」媽媽。

  「我咪話係人地老婆囉!」洪爺。

  「唔係丫嘛,點可以咁講架你!」媽媽。

  「咁唔係點答,咁你真係人地老婆嘛!」洪爺。

  「癡線,你話條女做雞好過啦,癡線架你!」媽媽。

  「譁…乜你話自己做雞都有架!你好鍾意做雞咩…」洪爺。

  「癡線!唔係丫!咁我老公先唔會懷疑我嘛!」媽媽。

  「算吧啦,喂,頭先袋衫聽晚記得著喎!」洪爺。

  「唔係丫嘛,原來又係衫黎架,你又整D乜衫俾我著丫!」媽媽。

  「總之你老公見到一定會扯到爆既衫啦!」洪爺。

  「咁做乜要著俾你睇唧,你傻傻地既!」媽媽。

  「咪咁孤寒啦,總之聽晚先好著喎,今晚千其唔好著俾你老公睇。」洪爺。

  「哼…睇下點啦!」媽媽。

  「喂,話時話頭先條友有無咩你丫!」洪爺。

  「你仲好講!最衰都係你!同親你一齊都無好野架!」媽媽。

  「我無叫你係露台俾我含撚喎,係你自己發哂姣咁話要幫我含喎!」洪爺。

  「咁…我驚……你咩呀嘛!」媽媽講到口疾疾咁。

  「驚我咩丫?哈哈」洪爺。

  「驚你影相果陣搞我囉!」媽媽。

  「哦,咁點丫?」洪爺。

  「咁咪整到你射左,你咪唔會搞我囉!」媽媽。

  「呵呵,咁你都諗到丫!」洪爺。

  「係丫,我老公射左之後,要休息成兩粒鐘架!」媽媽。

  「譁…唔係掛!哈哈,兩粒鐘?哈哈!」洪爺笑到好賤格咁。

  「笑乜唧,唔俾丫!!!連笑都笑得衰過人!」媽媽。

  「俾!俾!我要吊鳩你一早就吊鳩左你啦,真係丫!白癡!」洪爺。

  「妖,仆街啦你,唔講啦收線!」媽媽。

  「喂,唔好住啦,你都未講頭先果條友點對你?」洪爺。

  「關你咩事唧!你係鋪頭同我老公吹水都唔上黎幫拖!正一衰人黎!」媽媽。

  「喂,你又話你空手道黑帶八段!諗住你搞得點嘛!」洪爺。

  「咁一個女人驚架嘛,搞到我差唔多成身都俾佢摸過哂啦,仲俾佢咩左一下
丫…」媽媽。

  「譁…咁爽!俾佢插左一下?」洪爺。

  「你去死啦,幫佢含左一野丫!頂!諗起都核突!」媽媽。

  「譁…咁蝕底!咁佢碌野大唔大丫?」洪爺。

  「肯定大過你條牙籤仔囉!」媽媽。

  「譁…咁大唔大過阿堅果碌先?」洪爺。

  「唔知丫!收線啦,好多野做丫!」媽媽講完即刻CUT左線。

  咁就佢地就傾左成十五分鐘啦。

  (從對話當中,我先知道原來媽媽主動幫洪爺發射目的係驚洪爺搞佢,不過
都吾難理解既,反正媽媽已經吾係第一次幫洪爺含撚,再含多次可能覺得無咩咁
大不了。)

  而我亦見洪爺走左入廚房好似同老豆道別,兩個人攬頭攬頸咁,好似識左十
幾年咁,之後老豆好客氣咁送埋洪爺出鋪頭門口。

  (譁,睇見依個場面,我就黎激死了!壞人當好人!唉,無言!)

  望一望時間,原來已經六點二十分,已經到左晚飯夜市既時候,D客人唔知
係咪知道媽媽返左黎,愈黎愈多,最奇怪既現象又係全場都係男人,即係全部都
係麻甩佬。

  每一個麻甩佬入到黎,都以鹹濕既眼神望左媽媽一眼,然後先去搵位坐。

  不過我都理唔到咁多,今晚又有排做了,做左唔夠十分鐘,突然聽到電視機
傳出句。

  『歡迎收睇六點半新聞,先同大家報導幾宗交通意外,一部的士導致全港多
個地方發生嚴重既交通意外』

  俾依句吸引到,唔通講緊司機大佬,即時望實個電視機。

  「今日下午大約四點鐘既時候,觀唐繞道發生一宗八車連環相撞意外,意外
中懷疑一輛的士係觀唐繞道沿住旺角方向以高速不停轉線,導致一部電單車收制
不及即時翻側,電單車司機跌倒地上,被尾隨既白色貨VAN輾過,而白色貨VAN輾
過電單車司機後亦當時急速收制,但尾隨既六部車輛全部收制不及,搞到最後八
車連環相撞,而涉案中既的士,係五分鐘後,亦發現係彌敦道,與三部法拉利,
兩部波子互相追逐,導致現在彌敦道交通嚴重癱瘓,我地宜家交俾現場既『林美
香記者』報導一下,林美香丫,現場宜家既情況係咪都係咁擠塞呢?」

  畫面即時轉播到彌敦道既現場,現場環境非常混亂,D車全部反哂肚咁。

  「你好『胡傑』,雖然車禍已經發生左成兩小時丫,但現場既交通情況仍然
係好嚴重架!就咁睇呢,起碼有成三四十部車輛炒埋一碟架,咁我地好幸運搵到
幾個目擊證人,問下當時既情況究竟係點先!」

  依個林美香小姐係度訪問緊一個二十歲左右既青年「你好,請問你目擊到當
時發生意外係點呢?」

  二十歲青年雙手渣實拳頭,好興奮狂跳「譁…好似睇緊頭文字B咁囉!我好
肯定果個一定係拓海!一定係!!!我無睇錯架!」

  林美香小姐都俾佢搞到頭都大埋「請問邊個係拓海呢?你指果個人係邊個人
呢?」

  二十歲青年做哂動作咁繼續講「拓海你都唔識?唔係瓜!果部的士丫,『蕉
』一聲就唔見左,後面三部法拉利,二部波子完全唔夠追喎!你話仲唔係拓海?」

  林美香對住鏡頭好尷尬咁笑「唔好意思,睇黎我地訪問錯人啦,我地再訪問
過第二個。」

  林美香鏡頭突然訪問第二個係一個阿嬸黎「請問,你見唔見到當時既情況呢?」

  阿嬸全身抽哂根咁,好興奮回應「見到見到丫,當時個情況就好似我個仔係
屋企打果隻遊戲咁囉!」

  林美香又頭都大埋「遊戲?」

  阿嬸諗左一陣『叮』一聲「丫,我記得啦,叫Crazy Taxi丫!」

  林美香又反問「Crazy Taxi?」

  阿嬸「咪瘋狂的士囉!」

  林美香強顏歡笑「喔!好!現場情況報導完畢,交番俾胡傑!」

  畫面又轉番電視台果邊啦!

  「睇黎發生咁嚴重既車禍,現場既觀眾都相當之興奮丫,好啦我地睇番的士
最後去到既位置先,根據最後警方報稱該輛的士最後係青馬大橋以時速超過400
km行駛,而警方亦一早係青馬大橋上部署以一字型排開準備截停該輛的士,但該
輛的士竟然以高速飄移衝向青馬大橋橋邊,直插落大海,警方經過一小時既打撈
,終於將該輛的士撈番上橋,但發現車內司機離奇失蹤,到目前為止的士司機仍
然係下落不明。」

  睇到依度,新聞都差唔多講完,但突然出面樓面有個阿伯大聲講「一定係公
主道車神!」

  之後有個阿叔聽到回應阿伯「公主道車神?死左十年啦喎!阿伯咪講笑啦!」

  阿伯又回應番佢「當年丫…條屍丫…燒到連差佬都證實吾到係乜水,你點可
以…肯定係公主道車神先!」

  阿叔又繼續反駁「雖然係咁,但警方都估計條屍九成係佢啦!!」

  阿伯繼續講「車…香港既差佬做野不留是是但但啦!」

  (咩話…?個司機大佬竟然會係公主道車神!吾係掛,橫睇直睇點睇都吾似
喎!)

  依個時候我亦留意到媽媽原來都同我一樣望住阿伯,聽緊佢地講解『公主道
車神』既威水史。

  媽媽突然間走埋阿伯度問「阿伯丫,你講果個車神,如果未死今年幾多歲丫?」

  阿伯伸出右手屈指一算「失蹤果陣先得廿五歲,到宜家成十年,應該都大約
三十五歲到啦!」

  媽媽個樣好驚訝「唔係掛!咁佢個樣點架?」

  阿伯答番媽媽「咪普普通通男人樣!」

  媽媽繼續再問阿伯「咁有無咩特徵咁呢?」

  後面既阿叔突然間搭嗲「有丫阿MAY姐,當年D囡囡個個都叫佢做大賓州架
!唔知依樣算唔算特徵呢,哈哈。」

  媽媽聽到即時臉都紅埋「無野啦!」,講完即刻走番埋收銀台度。

  阿叔見到媽媽轉身走人,仲大大聲講「譁…MAY姐怕羞臉紅喎!」,而全場
既客人聽到即時「哈哈哈哈」大笑,依個阿叔真係離哂普!

  (乜話『大賓州』?個司機大佬頭先都自稱『大賓州』,咁司機唔通真係當
年既公主道車神?但真係難以置信囉!)

  突然電話響起鈴聲(差一些可一起 你與我那點距離 怎麼可以收窄 至可親
你 拿手機閒談也避忌……)

  望一望原來係老婆仔阿怡打黎!係喎尋晚老婆仔係我績緊野既時候,突然間
打黎壞我大事,之後Cut左佢線,我都忘記打番俾老婆仔!

  我拎起電話即時接聽「喂…老婆!」

  另一邊有把女聲好溫柔地回應我「先生!我吾係你老婆!」

  我即時面都紅埋「吾好意思!請問你係…?」

  女聲好溫柔好認真咁「請問你係鍾家怡既男朋友?」

  我回應「我係丫!請問乜事呢?」

  女聲仍然好認真「你女朋友撞車入左黎醫院!」

  我聽到撞車兩隻字勁緊張回應「乜話?係邊度撞丫?嚴吾嚴重丫!宜家點丫!」

  女聲好慢好認真咁講「先生,請你有心理準備,佢宜家情況好嚴重啊,手手
腳腳全部斷哂丫!麻煩你盡快黎醫院見佢最後一面啦!」

  我聽到『心理準備』依句,雙眼開始流淚「咩話斷哂?最後一面?咁宜家係
邊間醫院丫?我即刻過?!」

  「加爾斯醫院!你盡快過黎啦!」

  「請問佢屋企人知道左未架?」

  「UM…係度,佢爸爸媽媽都係哂度!你唔需要再通知佢地架!」

  我一收線雙眼仍然眼濕濕咁,真係好驚,一定係個仆街司機搞到全港交通亂
哂,阿怡先會出事!我拿拿林拎埋銀包手機,連媽媽都廢事通知聲,就行後門走
人。

  係搭車期間,腦海中都係諗緊阿怡,我暗戀左老婆仔咁多年,岩岩先一齊左
都唔夠半個月,無可能咁就玩完架,老天爺你唔好咁殘酷啊!我仲要同阿怡結婚
生BB架,千其唔好俾佢死丫!

  一落車,我直奔入醫院去,入到去醫院正口見到勁多人係度,有d係度喊,
有d係度狂拍地下,有d個樣好似死老豆咁,但我無理會佢地,衝埋去詢問處度。

  然後問護士「請問鐘家怡係幾號房丫?」

  護士對住個電腦禁兩禁,然後對住我講「先生,無依位病人喎!」

  我好緊張拍哂?繼續問「無理由架,頭先撞車入黎架,你地既護士頭先打俾
我通知我架!」

  「先生,今日撞車既傷者,有成102位,暫時依102位傷者都無一位叫鐘家怡
喎!」

  「下!」

  「唔好意思先生,我地宜家好忙,或者你試下再打俾佢問下!」個護士一路
做一路應我。

  「唉!」我都廢事理佢,一D都唔尊重人既。

  於是我係醫院行黎行去,好緊張一路行一路打電話俾阿怡,究竟發生乜事丫!

  係我最徬徨既時候,突然間後面傳黎一聲『老公』,好熟識丫依把聲,阿怡?

  我即刻轉身一望,真係阿怡,原來阿怡坐左一直坐係後面輪籌位度。

  (譁…老公依兩隻字有成五日未聽過,自從星期日之後,一直都掛住跟蹤媽
媽,未曾見過阿怡。)

  我見到眼前既阿怡,即時開心到飛起,跑埋阿怡前面,然後攬實阿怡,不停
轉圈。

  一路攬住阿怡一路眼有淚光「老婆仔,我幾驚以為你死左丫!嚇死我啦!」

  「哈哈,傻瓜,我真係撞車架,不過只係小事咋嘛!」

  我鬆開手放低阿怡,然後上下左右望佢全身,都唔見有損傷「咁你撞親邊道
丫?」

  阿怡聽到慢慢撥開佢前額既頭髮,然後指住額頭紅腫既位置,扁哂嘴好可愛
咁對住我講「依度丫!好痛丫!唔知會唔會毀容呢?」

  我望住阿怡額頭紅哂仲腫左,真係好心痛,但都仍然係咁靚女,然後搭住佢
膊頭,好情深問佢講「傻豬好小事咋嘛!就算你變成點,我都愛你架嘛!」

  阿怡聽到即時攬實我,然後係我耳邊講「我都愛你丫老公!」

  突然間有個女仔係隔離出聲「喂丫,當我死架!洗唔洗咁癡纏丫!」

  我低頭一望,原來係坐係阿怡隔離果位女仔,譁…個樣化哂妝,但幾鬼靚喎!

  阿怡聽到果位女仔出聲,即時放開我,然後坐番埋去安慰個女仔講野「做咩
丫??」

  「睇到我眼冤!」個女仔扮哂嬲咁。

  「眼冤?咁咪快D搵番個男仔囉哈哈!」阿怡。

  「癡線!咪搞我!」個女仔。

  之後佢地齊齊企起身,依個時候先發現佢地兩個既衣著一模一樣,上身白色
外套,下身係一條牛仔短裙,黑色長boot!兩個身高一樣,就連頭髮大家都係長
既直髮,真係勁似孖生姐妹咁。咪住依個LOOK咁熟口面既?突然間醒唔起係邊道
見過呢!

  之後阿怡突然係我面前搭住果個女仔膊頭,然後介紹個女仔「老公丫,依個
我個Fd係阿瑩丫!」

  我最怕依種介紹場面,臉都紅埋向住個女仔微微笑口都震埋「哈…佬…你…
好…!」

  而果個女仔好牽強咁對住我笑左一下「嗯!得架啦!走得未丫!」

  阿怡「走啦,不過陪埋我去Toilet先啦!老公你係度等我丫!」

  「哦」果個女仔應完就撓住阿怡行開左。

  望左佢地兩個人背影,真係好難分邊個係阿怡,唯一辦認到就係阿怡係拎住
個白色手袋,而果個女仔阿瑩係空手既,之後我就唯有企係原地等佢地返黎。

  就係咁,等下等下,等左成十五分鐘佢地都未返,去個廁所唔洗咁耐掛?

  於是我決定搵佢地,沿住指示牌,去到廁所門口先見到原來地下洗手間清潔
中,要上二樓先有洗手間,所以我亦搭電梯上到二樓,沿住洗手間指示牌,一轉
左就見到白色外套牛仔短裙既女仔,拎住個白色手袋,背向我企係洗手間門口,
拎住手袋即係阿怡啦,突然我醒起前兩日果班『死飛仔』係公園度極速揭起媽媽
條短裙果一幕,於是見成條走廊都好靜無乜人,決定嚇一嚇老婆仔,極速除左佢
條底褲。

  於是我慢慢一步一步咁行到佢背後,烏低身慢慢欣賞阿怡對腳真係好白好修
長,然後慢慢伸隻手入阿怡條短裙入面,然後一野就將條under扯落下佢對boot
度,仲要係白色既蕾士under添,哈哈。

  阿怡即時「尖」叫一下,跟住轉身兜巴昇埋黎『拍』一聲,就係佢轉身依一
剎那我先見到原來唔係阿怡黎,係果個女仔阿瑩,仆街了認錯人!我即時呆左係
度!

  果個女仔阿瑩打完我一巴之後,即時拉番起條白色under,然後雙眼怒啤住
我「變態架你!賤格」講完『賤格』兩隻字,隨即再『昇』多我一巴又『拍』一
聲,結果我左右兩邊臉都俾佢打左一巴。

  我俾佢連『昇』兩巴,我都完全唔知俾乜反應,因為我從來未試過咁既情況。

  我唔敢直視佢雙眼,因為真係怒啤得我好勁,我只能望住個地下,慢慢對住
佢講「對唔住丫!我以為你係阿怡丫…」

  「癡線!我入去話俾阿怡知!」果個阿瑩一講完即時轉身推門。

  我見到佢想入女廁,即時捉坐佢隻手,然後雙眼充滿悔意望住阿瑩講「唔好
丫!我真係無心架,求下你,唔好講啦!我真係唔知係你架!我見你拎住個手袋
先以為你係阿怡咋!」

  阿瑩企左係度聽我講哂全句,之後fing開我隻手,然後無再推門入去,但雙
手撓住,雙眼仍然怒啤住我。

  阿瑩無回應到我,搞到我都唔知講乜好,唯有望住個地下繼續等阿怡出黎!

  大約等左三十秒,阿怡終於係廁所出黎,阿怡一見到我即時撲埋黎我度「咦
…老公你上左黎既!」

  阿怡咁熱情撲埋我,我望左果個阿瑩一下見到佢眼神好似好鄙視咁,然後我
苦笑咁回應阿怡「係…丫係丫!」

  阿怡突然望住我,摸住我塊臉問「老公你塊臉做咩紅哂既?」

  我又望果個阿瑩一下,見到果個阿瑩自己一個向前行左,然後我先敢答「無
丫無丫,你攬住我我咪臉紅囉!」

  「哈哈,傻瓜老公!」阿怡講完,拖住我隻手繼續行,跟住果個阿瑩行。

  沿住樓梯一路行落地下,阿怡就一路拖住我隻手,但前面既阿瑩完全一眼都
無向後望過我地,一個人自己行好似好cool咁。

  突然間阿怡問我「老公,有無男仔介紹俾阿瑩識丫?」

  我聽到當堂「下」一聲。

  阿怡繼續講「佢大個女仲未拍過拖架!」

  我好細聲繼續答番阿怡「下…邊有唧!咪理人地啦!」

  阿怡「哎唷,唔好咁衰啦,你睇佢幾慘成日自己一個行街睇戲!」

  我「哎唷,人地咁靚女,你洗咩擔心人唧!」

  阿怡「你死啦,係我面前讚第二個女仔」

  我即時知道又講錯野啦,即時口啞啞回應「唔係丫…」

  阿怡「咁你話我靚d定佢靚d丫?」

  我諗都唔洗諗就答番阿怡「咁梗係你啦。」

  阿怡聽到陰陰嘴笑「哼算你啦。」

  我同阿怡係走廊轉彎一剎那,突然俾一位護士姐姐撞埋黎,『BOOM'一聲阿
怡被護士姐姐撞到坐左地上,護士姐姐見到阿怡跌倒即時走埋去扶佢起身講「對
唔住妹妹!」,我亦幫手扶住阿怡手臂。

  係我彎腰扶阿怡依一剎那我鼻聞到陣好獨特既『女人味』,譁…好香…真係
好香,依陣香味足以令我0.03秒內扯旗,阿怡既身上既香味絕對吾係咁,我相信
依陣香味係由眼前依個『護士姐姐』散發出黎,香味由鼻哥直接傳送進入大腦再
運送到各大小神經再直迫眼部神經,令到我雙眼不自主地望向依位『護士姐姐』
既胸部,譁…好大好美丫,雖然眼前依件護士裙非常密實,一點都吾性感甚至可
以話一點都吾起眼,但俾依位『護士姐姐』穿上身,即時變成極之性感既一件護
士裙,因為平平無奇既護士裙根本難敵護士姐姐『驕人既身材』『魔鬼既線條』!

  『啊天呀』!!世間上竟然仲有第二個女人可以同媽媽『神級』既身材一較
高下,簡直就不可思議,再望真護士姐姐豐滿既胸部,原來掛住個『小名牌』,
『小名牌』上寫住三個英文字母,叫做『E'V'A'』。

  『護士姐姐』扶完阿怡又講左聲「唔好意思丫妹妹!」,又繼續向前奔跑。

  譁,就連奔跑既姿態都與眾不同,睇黎依位護士姐姐我諗應該係全間醫院最
正果位啦,咪住『E'V'A'』,咪係『Eva』?唔通佢就係傳聞中……哈哈!

  不過我理會唔到咁多,而前面既阿瑩竟然連阿怡跌倒都唔知,真係……洗唔
洗咁嬲喎!好彩阿怡發現唔到我下面扯哂旗。

  之後我地一路行出到醫院門口等小巴,突然有部『平冶』駛到我地面前,然
後有個黑色西裝既男人落車,走到後座度打開度門,再走到個阿瑩面前點一下頭
,然後講「小姐!」

  果個阿瑩「嗯」左一聲就上車,上車之後望住阿怡講「阿怡丫,上車啦!」

  阿怡聽到想上車,我即時拉住佢「唔好啦,我地自己搭車返去得啦!」

  果個阿瑩好似聽到我講野,仍然怒啤住我應左一句「是但啦你!」

  但阿瑩望住阿怡就微微笑「掰掰啦阿怡!」

  「嗯掰掰阿瑩下次見!」

  當部『平冶』開走左後,阿怡望住我o哂嘴,捉住我講「做咩丫老公,有靚
車都唔坐,慳番d車錢嘛!」

  我當然知道啦,但剛才既尷尬事件,搞到唔敢再望多佢一眼。

  「我想兩人世界嘛。」我即時搵左個藉口

  「又好!」阿怡又捉住我隻手好開心咁傻笑

  係回家坐車既途中,我同阿怡不停傾計,傾傾下傾到剛才果個女仔阿瑩既事
,先知道原來果個女仔係有超級有錢女,因為太有錢既關係,再加上屋企管教太
嚴,就算佢靚到仙女咁,都無男仔敢追佢,所以直到目前為此仍係處女之身。聽
到之後我都覺得好內疚,一個又靚又有錢既女仔拖都未拍過,就俾我一野除左佢
條底褲,諗起都覺得自己賤格,唔怪得佢咁嬲,唉!sorry丫!

  但諗落佢對腳真係幾正,不過我都有阿怡啦,而阿怡身材已經夠哂靚,仲諗
咁多做咩…!

  落左車之後,決定捉阿怡去我屋企度,然後汁番佢兩劑,因為我到宜家先搞
過佢一次,仲要係公園度,實在唔夠過隱,但點知阿怡突然電話響,阿怡望左個
來電一眼,竟然行埋一邊先聽,好似唔想俾我聽到咁,我淨係聽到一句「下…宜
家丫?好啦!」

  之後阿怡就行埋黎我身邊「老公丫,阿媽叫我返屋企食飯喎!我陪你唔到啦!」

  我聽到無奈地應佢一句「哦,好啦!」

  之後阿怡錫左我一淡,就急急腳咁跑番去自己屋企,望住阿怡依個背影好熟
口面,但總係記唔起係邊道見過呢,之後我望下手機原來已經八點幾,反正無野
做,唯有返鋪頭幫下手啦,繼續昅實媽媽啦。
TOP Posted: 2017-10-09 14:21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10-18 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