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765
威望:142 點
金錢: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廿一集(下) - MAY姐請金毛食西餅

  四條靚仔,入到黎,又坐番尋晚張?,睇黎佢地仲未知媽媽今日既性感衣著。

  坐底左,四條友齊齊拎起個餐牌望下食乜。

  其中一個黑框眼鏡好似睇完食乜,就舉手叫人落單。

  「唔該,寫野!」黑枉眼鏡向住媽媽揮手。

  「係,等等丫靚仔」媽媽禁完計數機,就走出去。

  依個時候,媽媽一步一步行過去,黑框眼鏡終於留意到媽媽既衣著。

  黑框眼鏡俾媽媽既衣著嚇到,雙眼呆左,眼都大埋,不停望住媽媽下半身條
短裙。

  「喂……喂……喂……」黑框眼鏡眼神呆左,但左手不停搖緊坐隔離既黑色
背心手臂

  「咩撚野事丫…」黑色背心仲未留意到,仍然望住個餐牌。

  「喂……大獲啦…」黑框眼鏡個樣好似撞鬼咁。

  「咩料丫」黑色背心望到黑框眼鏡個樣呆左,之後追蹤黑框既眼神路線,終
於發覺到前方啦,就係媽媽既衣著啦。

  「譁…唔係掛!」黑色背心眼神都變得一樣呆左。

  同一時間,中間分界同金毛察覺到佢地眼神呆滯,亦轉身望一望,發生咩事
呢?

  「譁!」中間分界同金毛望住行緊過黎既媽媽。

  「係,食乜丫靚仔?」媽媽行到佢地面前,突然又打左個乞嚏!

  四條友仔被面前既短裙美腿吸引到,仲吞左淡口水,完全聽唔見媽媽說話!

  「喂…食乜丫你地?收工啦。」媽媽說話大聲左少少,佢地即刻回神。

  「係!」四條友仔異口同聲。

  「炸脾飯,凍茶丫唔該!」黑框眼鏡。

  「X2!」黑色背心諗都無諗,眼神仍然放係媽媽既美腿。

  「X3!」金毛一睇就知廢事諗。

  「X4丫唔該」中間分界連餐牌都無望就隨口UP。

  「OK,等陣啦。」媽媽寫完單,又打左個乞嚏,就掉轉頭走人。

  媽媽今晚做乜事?自從聞完果束花之後就狂打乞嚏,差唔多每1分鐘就打一
次。

  「譁…我係咪發緊夢丫?」金毛仍然望住媽媽背影。

  「喂…願賭服輸喎!」中間分界搭住金毛膊頭。

  「點會咁架!無可能…無可能…」金毛。

  「哈哈!真係難以置信!」黑色背心。

  「依獲你真係抵輸啦!阿龍。」黑框眼鏡。

  「無可能…無可能…我一定發緊夢!」金毛好似死都唔信咁,搖哂頭!

  「唉....發夢又點會知自己發夢呢?低能仔」中間分界嘆哂氣咁

  「你想知自己係咪發緊夢好簡單唧,你走埋去非禮下MAY姐咪知囉!」黑色
背心笑騎騎咁。

  依個時候,媽媽企係好遠既一張台度,抹緊台,金毛竟然真係企起身,條褲下
面又凸起哂,好似做偷咁慢慢走埋去媽媽度。

  同一時間,三條友仔,望住金毛一舉一動。

  「譁…阿龍真係HIGH大左。」黑框眼鏡。

  「直頭ON9…我講下笑佢咁認真!」

  金毛走到媽媽後面貼身咁濟,媽媽仍然彎緊腰,條腰貼住台抹緊,仲未察覺
到金毛企係後面,金毛突然蹲下黎,隻眼由下望到上面,譁…咁咪連阿媽條底都
昅埋!

  「譁…個死仔都幾大膽喎!」黑色背心。

  個死金毛個頭仲要貼住媽媽大腿,然後仰高望入媽媽條短裙度,個樣好驚訝
咁,吞左幾淡口水。

  但當媽媽抹完台拎住塊布企番直,個屁股只係向後輕微一推,就將金毛連頭
帶身撞左落地下,媽媽隨即轉身走既時候,突然俾地上既金毛對右腳一 Kick,兩
人即時向後一齊跌,實在太快,只係兩秒,媽媽跌底左,同時對腳 MARK開左,
個屁股坐左落金毛個頭度!條短裙仲要笠住金毛個頭,而更加巧合就係媽媽渣住
布既右手咁岩連埋塊布渣落金毛扯起左既部分。

  但媽媽好似仲吾知坐住個人,只係見媽媽好似暈暈地,左手係度按緊個頭既
太陽穴,而金毛就好似死屍咁訓係度,但好明顯未死,因為金毛胸口好大起伏,
明顯不停吸氣呼氣。

  「譁…又搞到咁激丫!」黑色背心望住整個過程。

  「真係一次激過一次喎!」黑框眼鏡。

  如果依個時候有人入黎,真係會以為佢台係度搞野,依個姿勢同69有咩分別
?乜都吾知既人一望就以為男既幫個女奶西,女既幫個男打飛機。

  媽媽按左太陽穴五秒左右,眼睛開始Mark大,然後望落地下先知道坐住左個
人,「哎呀」左一聲,好似以為自己做錯事咁,即時左手禁落金毛個肚借力企起
身。

  當媽媽企左起身,我見到個金毛,MARK大個口,呼吸非常急促,眼睛放大,
好似受到D極大刺激咁,而塊布仲係金毛下體遮住左。

  媽媽個樣仲好似唔好意思咁,竟然伸手去扶起個金毛起身。

  當個金毛企起身既時候,塊布竟然仲掛住係條波褲度,但媽媽仲未發覺到。

  「哎呀,唔好意思!有無撞到你邊道丫?」媽媽望到金毛,滿面歉意咁。

  「個地下好汙糟架!」媽媽走去金毛後面,竟然用手幫金毛拍塵,由背脊拍
到個屁股度

  「哎呀,我真係唔知你企係我後面架!對唔住!」媽媽由頭再拍多次。

  「點丫?你無事丫嘛,唔出聲既?」媽媽終於拍完。

  「你塊布…」金毛望住自己下面!

  媽媽沿住金毛眼神望落去,好驚訝咁左手掩住自己個口,然後伸出右手既手
指輕輕咁拎番起塊布。

  當拎走塊布,金毛下體凸起既部分,變到半透明,因為塊布本來就係濕左,
因此透哂入條波褲凸起既度。

  媽媽見到金毛凸起部分,扮到若無其事問「我諗你無野架可?我返去做野啦。」

  講完即刻速番埋收銀度做野扮計數,但我亦發現到媽媽眼尾不時留意住金毛
慢慢行返埋去。

  「譁…你條仆街仔今次爽撚死啦!」黑色背心見到金毛坐番埋黎細細聲講

  「喂喂…點丫…昅到乜丫?」黑框眼鏡。

  「係囉!講啦快D啦」中間分界搭住金毛膊頭。

  「呵…好撚正添,仲發現左個天大秘密,不過……唔想講喎!」金毛仔好似
回覆番精神,仲串串地。

  「吊…你唔係咁丫嘛!」黑色背心舉哂中指。

  「講都得,不過果1500蚊點計先?」金毛搭住中間分界。

  「吊…唉…1200啦!」中間分界無奈地。

  「500啦。」金毛還價。

  「500?1500變500。」中間分界眼都大埋。

  「咁點丫?想唔想知丫?」金毛好有自信咁。

  「好,殺你!」中間分界指住金毛,好似好唔奮氣咁。

  「嘻嘻…嘻嘻…多謝哂!」

  「咁你講得未丫,仆街。」黑色背心。

  「我岩岩奶左佢個鮮鮑咁囉!」金毛好招積咁。

  「收皮啦,索就索啦!奶條底褲就有你份」黑色背心。

  「咪係,咁都叫天大秘密!食屎啦你。」黑框眼鏡。

  「就係咁咋?」中間分界望住金毛。

  「咁如果MAY姐無著底褲又點計丫?」金毛。

  「下…」三個表情驚訝異口同聲話。

  「係真唔係丫?」黑色背心。

  「呵,我蹲落地下昅佢條裙果陣都O哂嘴。」金毛。

  三條友你眼望我眼,好似唔多信咁。

  我宜家先醒起原來女廁所果條UNDER係阿媽架!

  「咁之後點丫?」黑框眼鏡。

  「之後…我咪諗住昅多陣,點估佢會轉身,一轉身成個屁股撞我塊面度。」
金毛做哂動作咁。

  「跟住我更加估唔到,佢會企唔穩,個屁股質落我塊面度,譁果下跌落地下
真係幾痛架。」金毛七情上面咁

  「不過當我一聞到佢個西果陣味,我當堂唔痛,HIGH撚到我,仲一路索一路
奶……一路索一路奶……WOW……」死金毛合埋眼好ENJOY咁索兩索。

  「吊…都唔知真定假?」黑色背心。

  「咪係,睇佢個樣好似吹水咁。」黑框眼鏡都點哂頭。

  「想知佢有無講大話,昅下MAY姐係咪真空咪知囉。」中間分界。

  「呵…唔信都無計。」金毛。

  「講大話你俾番1500我!」中間分界。

  「好,陣間你地拎塊鏡照一照咪一清二楚囉!」金毛。

  「好彩我有鏡唧,呵呵。」黑框眼鏡係褲拎左去鏡出黎。

  之後隔左15分鐘,佢地終於食完野,但媽媽好似未行出過收銀位半步,睇佢
地個樣好似落唔到手架啦。

  「喂,MAY姐唔出黎點落手丫!」黑框眼鏡等到好唔耐煩。

  「呵,你地自己諗計啦!」金毛好似唔多在乎咁。

  「放心啦,等MAY姐收工我有計」中間分界好有信心咁。

  「你有咩計丫?」黑枉眼鏡。

  「陣間你咪知囉,宜家埋單先啦,唔好阻住人地收工啦。」中間分界。

  依班死仔包,終於肯埋單走人,埋單果陣我仲見到媽媽同金毛講左兩句野,
不過太細聲聽唔到,應該都係D道歉說話啦。

  佢地走左無幾耐,鋪頭終於可以落閘啦!

  今日真係超累囉,希望聽日媽媽唔好又整短裙啦,唔係真係大檸樂!

  落左閘無幾耐,我見媽媽去廁所期間,我即刻走埋去收銀度,係垃圾桶入面
搵到封信!同時我又拎起束花走去聞一聞,感覺幾香丫,無咩野喎。

  點解媽媽聞左之後成晚係度打乞嚏既?

  突然我聽到廁所沖水聲,我即時收埋封信落褲袋,返水吧拎番自己銀包手機
返屋企。

  「依,阿仔你返屋企啦?」媽媽出黎果陣,見到我走既時候。

  「係丫!」

  「唔好走住,等埋我先!」媽媽走埋收銀度禁計數機。

  「下,等埋你做咩丫?」

  「你老豆今晚要洗廚房丫,你同我一齊走啦。」

  「下…哦。」我好奇怪好多時媽媽都係一個人返屋企架啦。

  等左十分鐘,媽媽終於計好數,汁好野。

  我地媽媽就鎖埋門,留底爸爸一個係鋪頭做野。

  大約行到一半,經過個公園度,媽媽突然「喂,阿仔,同我去7仔買幾個麵
包。」

  「下…咁夜食麵包?」我好無奈。

  「係丫,我成日都無乜食過野,快D去買,我係度等你。」

  「哦。」

  就係咁,我走左去7仔買麵包,而媽媽就企係公園度等我。

  當我買完麵包,行番去公園搵媽媽既時候,我竟然見到黑框眼鏡同黑色背心
仲有個中間分界3條友仔鬼鬼祟祟,係公園度外面昅住媽媽。

  而中間分界仲戴住頂CAP帽,但衣著無變,所以一眼就認得出。

  無幾耐黑心背心手指好似倒數咁3 2 1,中間分界就行入公園,然後又輕又
快既跑速,衝埋去媽媽後面,之後竟然雙手一野就拉起媽媽條短裙,媽媽成個白
雪雪既屁股露哂出黎,真係無著UNDER。

  然後中間分界即刻向另一個方向跑,而媽媽亦同時尖叫左一聲,然後即時走
圍望,好似發覺唔到有人,好狼狽咁拉番條裙落黎。

  我遠距離望到佢地三條友好似好興奮咁,但聽唔到講乜野,無幾耐佢地就走
左,我都入番去公園搵媽媽。

  「哎呀你咁鬼耐架!」媽媽好似好嬲。

  「多人嘛!」

  「你岩岩見唔見到有人係公園度跑出黎?」媽媽仲走圍望黎望去。

  「下…無喎」我扮哂睇唔到咁。

  「咁算啦,快D返屋企啦!」媽媽好似好驚咁。

  就係咁,我同媽媽一路行返屋企,係搭電梯期間,媽媽又企係我前面,成對
美腿又係我面前,搞到我又想望又唔敢望,最終決定唔望!

  入到屋,我即時衝入房,就係要睇封信,究竟係乜個寫既。





   第二十二集 - MAY姐的情書

  入到屋,我即時衝入房,就係要睇封信,究竟係乜個寫既。

  我拎起封信,見到渣到爛哂,我即刻拉番直,然後禁番平張紙,封面寫住(
給阿May的情書),再打開入面,依…手字都幾靚下喎!

  『親愛的淫西老婆,

  請原諒我上次既衝動,每次見到你,我抑壓吾到自己既性衝動。

  自從第一次係你鋪頭見到你,我就俾你深深既深溝吸引住,你吾只樣靚,身
材仲鬼死咁正,成副戰鬥格咁,我真係想馬上將你就地正法ar。哈哈。

  上次睇住你自我安慰之後,我更加肯定你平時一定食唔飽,反正你屋企果條
都廢撚黎,就算一日十次你都吾會飽,不如以後等我餵飽你啦,淫西!

  你知道嗎?淫西!我成個馬房,全部馬我都操過哂,但低班馬始於係低班馬
,點辣操法都仍然係低班馬,但唯獨你,我一眼就望得出你係一匹高班馬,仲要
係一班馬,雖然我仲未操過你,但我深信只要俾我操番一次半次,出去跑國際賽
都得!

  你知道嗎?淫西!上次試完你個含撚嘴之後,我真係好撚好撚爽,俾你含住
猶如插住,好想試埋你其他部分。

  你果對波又大又挺,未渣已經知道彈手,唔知夾埋我碌野,係咪會好撚爽呢
?真係好想試!

  仲有你個靚躉,行果陣仲要扭黎扭去,真係睇到火都黎,又圓又翹咁,唔玩
狗仔式真係哂料囉,俾我一定撞到啪啪聲,爽鬼死!再唔係,同你玩招龍丹掛鼓
,包你high到反哂白眼。係咪諗起都濕哂呢?淫西!

  我專跟為你淫左首詩丫!淫西!

                            堅哥碌鳩,專插深溝。

                            阿May含過,屄水猛流。

                                                  未來老公阿堅上。』

  譁,寫到咁淫賤,仲淫西前淫西后,黑社會真係黑社會,仲話情書寫到咁無
文化,唔怪得媽媽睇完即刻渣爛去連花都掉埋啦,真係離哂普!

  讀完封信,我一直最驚最擔心既事,終於再發生了,雖然我知道堅哥無咁易
收手,但今次究竟又玩咩丫?又送花又寫信,目的係乜呢?吾通洪爺約媽媽唱K
果日落手!得番仲有四日時間咋,要快D諗下計仔!

  咪住仲有件事,仲未搞清楚,今日媽媽點解會無著底褲呢?

  條Under究竟係幾時除呢?全日咁忙,唯一得閒就係早上九點前,即係我未
到鋪頭果段時間,會吾會係老豆晨早同媽媽玩早操呢?應該係應該係!晨早流流
洪爺同堅哥應該吾會咁早搵上門。唯一解釋,係老豆啦!老豆鍾意媽媽著短裙,
所以媽媽今日又著俾老豆睇,之後老豆係鋪頭見到媽媽咁性感,就忍吾住同媽媽
搞野,搞搞下連媽媽條Under都整爛埋!成件事應該係咁,我實在太聰明啦。

  之後我睇番部手機,原來有成32個Missed call,兩個新信息,全部都係阿
怡,今日忙到死,根本就吾知電話響過,睇番信息!

  17:00「老公丫…你做咩吾聽我電話?你有兩日無搵過我啦!你係咪又嬲我
丫?」

  22:30「老公丫…你應該收左工啦可,我等緊你電話架!快D打俾我啦!i m
iss u」

  死火,原來老婆仔今日狂搵我,宜家成12點希望未訓啦,即刻打俾佢先!

  (DO…DO…)

  打左三次都無人聽!唉…又訓著左!

  之後我唯有去沖涼啦,出到廳見到媽媽,原來已經沖完涼,換哂睡衣,坐係
Sofa度一路睇電視一路食緊麵包。

  「阿仔丫…你知吾知今日做幾多生意丫?」媽媽突然叫停我,依…阿媽主動
同我講野

  「下…一萬掛。」

  「梗係吾只丫!」媽媽偷笑咁。

  「下…咁幾呢丫?」

  「三萬一丫…」媽媽好興奮咁。

  「下…咁多…真定假丫?」我真係勁驚訝!估吾到。

  「呃你把鬼咩。」媽媽望住電視機。

  「但平時做八九千咋喎!多左成三倍喎!如果日日都咁多,一個月咪100萬
!」我都走埋Sofa度同阿媽傾下計。

  「係丫!」

  「點解今日生意會咁好既?」我扮哂傻咁。

  「我都吾知喎,一開舖成班人衝入黎啦!」媽媽好似真係吾知道。

  「其實…會吾會係阿媽你今日…著到太性感丫?」我忍吾住要試下媽媽。

  「傻啦…關咩事唧…白癡!」媽媽眼睛望住電視。

  「關架!今日…我見好多男人都望住阿媽你丫!」我邊講邊留意媽媽既表情。

  「咁點丫…代表D咩呢」媽媽豪不緊張咁。

  「下…但…係……」

  「但…咩…係……成日講埋D廢話…!快D去沖涼啦」媽媽突然打斷我話。

  「哦………」我唯有入去廁所沖涼。

  係沖涼期間「阿仔…借部電腦黎用下先…」媽媽係廳度大嗌。

  「哦…」我又嗌番出廳。

  當我洗緊頭既時候,咪住,媽媽用我部電腦搞乜呢?乜阿媽識玩電腦架咩?
我即時是是但但沖完就算,睇下媽媽搞邊科!

  出到廳見到我房閘埋門,行到房門口,諗住慢慢打開睇下媽媽係入面做咩,
點知我一扭門鎖…竟然鎖左!

  「等陣啦…」媽媽係我房傳出聲音。

  「哦…」我無奈地叫番入房。

  究竟搞咩呢,搞到要鎖門咁神秘!

  依個時候,我突然想起媽媽部電話,幾日無Check過,入媽媽房偷睇先!

  入到媽媽房,係媽媽手袋入面拎出部電話,打開信息箱,無信息既,由於媽
媽部電話係Nokia6280禁去通訊紀錄就可以知道電話信息既出入紀錄,果然有發
現!洪爺同堅哥原來發過信息俾媽媽,仲係依兩日,但俾媽媽刪左。

  點解媽媽要刪呢?內容究竟係咩呢?驚我發現定驚老豆發現呢?

  電話又Check吾到乜野,就出番去廳,依個時候媽媽仲係我房未出番黎!

  我又走埋去拍門「阿媽…得未丫?」

  「未丫…再等多陣啦!咪吹啦!」媽媽好似好惡咁。

  究竟搞乜丫咁耐!頂…我間房實在太多野吾可以俾媽媽知道,電腦入面有鹹
片,仲有部Mp3,床下底有三箱性感衣服!

  但…我又無鎖匙開,吾通踢爛自己度門咩!希望媽媽吾好手多多啦!

  大約等多十分鐘,我聽到房門開鎖聲,終於開啦!

  出黎既時候,我不時留意媽媽既表情,行為舉止,但…發現吾到任何蛛絲馬
跡,因為實在表現得太自然了!

  「阿媽,你用電腦搞咩丫?」我實在忍吾住問媽媽。

  「上下網囉!」媽媽走番埋Sofa坐。

  「上咩網丫?」

  「噓!…上網查下野囉!咁八卦做咩丫?」

  「乜阿媽你識打字咩!」

  「點解吾識丫?我識倉頡架!」媽媽好招積咁。

  「下…倉頡!吾係掛!」我俾媽媽嚇一跳。

  「吾係掛…吾係掛…又話入房,仲吾入去!」媽媽好似鄙視我咁。

  入番房我馬上鎖門,睇部腦既IE歷史紀錄,發現根本就無上過網!媽媽呃我!

  咁究竟媽媽頭先做過咩呢?吾通MSN?

  之後啟動Msn竟然真係多左個帳號名(maymay1126@xxxxxxx.com),但密碼
無Save到,洗吾洗咁小心丫?

  之後我撞左廿次,以我所知既野,全家人既身份證,生日日期,手機號碼全
部都登吾入到!陰公!究竟密碼係咩呢?

  再係咁吾得架喎!手機又Check吾到,msn又吾知密碼,唯有搵多次Ok仔啦。
但成點鍾,吾知佢訓左未!

  (獨自去偷歡我…謝絕你監管…) !

  有冇咁巧合,一諗住打俾Ok仔,ok仔就打黎!真係夜晚吾好講人!

  「喂…偉哥!訓左未丫?」

  「哈…我正想打俾你…你就打黎!」

  「哦…咁岩丫…我聽堅哥講,你阿媽星期日會去洪爺個K場喎!」

  「下…個場洪爺?我真係吾知喎!」我真係俾我估中!

  「你叫佢千其千其…吾好黎就得啦!」ok仔好緊張咁。

  「咁梗係啦!」

  「係呢…你話有野搵我?」

  「哦…係丫…阿媽依排成日刪哂D信息,又吾知同乜水傾電話,又靜雞雞玩
Msn,我想查下乜水,有無計仔?」

  「依樣我就吾識,不過有個FD幫到你喎!」

  「係…咁好,佢好勁架?」

  「高手,一個好撚高既高手!」

  「咁勁?」

  「不過你去洪爺個場先搵到佢!」

  「吾係掛…洪爺既人黎?」

  「算係啦!你知吾知個場係邊丫?」

  「吾知丫!」

  「係尖沙嘴xxx中心地下,入到去搵四眼珍,話OK叫你黎四眼珍!」

  「四眼珍?好靚女架?」

  「哈哈!到時你咪知囉!」ok仔係度奸笑。

  「但洪爺既人,會吾會幫我架!」

  「所以你吾好同任何人講May姐係你阿媽!」

  「下…四眼珍都識我阿媽架?」我奇怪問

  「梗係啦…到時你去搵佢,你就一清二楚啦!」

  「咁我幾時去搵佢丫?」

  「幾時都得!但係要夜晚,我陣間打俾佢講聲!」

  「咁好啦!我聽晚就去搵佢!」

  「ok,再聯絡啦!8」

  收了線之後,我都頂吾順走去訓。




  (最後的五天)

  一訓就又訓到朝早九點,例牌照舊刷牙洗面,刷牙果陣見到媽媽條牛仔超短
裙(最後的五天)
係度浪緊,咁都正常既條裙著左兩日梗係要洗啦!之後落樓做野,好期待媽媽
無短裙著會著咩呢?

  行到自己鋪頭門口,竟然無爆棚,但裡面仍然坐爆哂!的確比平時好左好多。

  但見到媽媽竟然又著番低腰牛仔褲,難怪今日客人無尋日咁勁啦,D人真係
現實,其實媽媽著乜衫都係咁正架啦!

  今日氣氛明顯無尋日咁高漲,仍然有吾少新客係度欣賞媽媽,又打量媽媽身
材,對每個部位都作出吾同評價,當然係好高評價啦。

  今日比尋日舒服好多,工作量無咁變態,所以我有時間留意媽媽一舉一動,
見到媽媽有時都禁下手機,應該係發信息吧!但知道又如何呢?媽媽應該會刪,
所以要盡快搵到四眼珍幫手。

  做到七點左右終於肚餓啦,我自己整左個餐蛋麵黎食,走去媽媽收銀?坐底
慢慢食。

  食食下…突然有個和尚推門入黎,衣著好似個少林神僧咁,灰色既布衣,頸
上更加戴上一條佛珠,下身著埋隻類似白飯魚既布鞋!而個樣睇落應該有50-60
歲。

  「吾好意思…我地無錢俾你!」媽媽見到即時走出黎擋住個和尚

  「你誤會啦…小姐!我黎食野架!」

  「吾好意思…我地依度無齋食喎!」

  「唔緊要架,小姐!」

  「下…」

  「麻煩俾個豆腐火腩飯!」和尚繞過媽媽走去我坐緊果張台黎坐。

  「咁你飲咩丫?」媽媽無奈地對住和尚說。

  「清茶得架啦,麻煩哂!」和尚點點頭。

  我係度咁耐和尚的確見過唔少,但係係入黎乞錢,但未見過和尚入黎食野囉。

  明明和尚食齋,但竟然叫火腩,擺明神棍黎!肯定黎呃飯食!都唔知食完有
無錢俾!

  火腩飯好快就黎到,和尚坐係我對面,拎起筷子慢慢食,好似食得好正經好
有修養,唔似一般麻甩佬咁狼死,同時我亦發現原來佢拎走火腩同蔥花夾去碟邊
,無食到,的確似係食齋喎!

  依條和尚佬,究竟真和尚定假和尚呢?暫時睇落去完全無破綻!

  當個和尚食完既時候,突然望向媽媽度。

  「老闆娘,可唔可以我幫你算一算命,換我依餐飯呢?」和尚微笑向住媽媽
講。

  「你即係無錢俾?係咪?」媽媽聽完,個樣明顯嬲嬲地。

  (果然俾我估中,真係呃飯食既死和尚!!)

  「唔係,當然唔係啦,只係純粹想幫你算一算命!」和尚好冷靜咁回應

  「唔洗客氣啦,麻煩你28蚊!」媽媽個樣真係好鬼cool!

  「好!」和尚伸手入心口度,拎左個好似錦囊,係入面拎出3張10蚊紙出黎。

  「找番二蚊,多謝!」媽媽接完,找番二蚊俾佢。

  (竟然又有錢俾,可能呃唔到飯食,先唯有拎錢出黎!)

  和尚食完,竟然仲唔走,繼續坐係原位,飲左淡清茶。

  「老闆娘,你應該係屬豬,對嗎?」和尚合埋對眼,然後對住我講!

  媽媽聽到,竟然呆左,諗左一陣「你點知架?」

  「你最近應該有好多不如意既野,煩擾緊你,對嗎?」

  「例如呢?我唔係好明你意思喎!」媽媽望住個和尚既反應。

  「桃花劫!」和尚仍然雙眼合埋!

  「下!」媽媽呆左。

  「我睇相咁耐,從未睇錯過!」和尚終於開眼啦。

  「從你面上氣色紅粉漸露,柳眉鳳眼!一生桃花多!」和尚突然望向媽媽度。

  「下…」媽媽開始認真聽和尚講野。

  「你係咪辛亥年出生?」和尚望住媽媽。

  「係丫!」

  「咁請問你邊月邊日咩時辰出生呢?」

  「咪住,我已經收左你錢,你咁樣問我,陣間會唔會想屈我一筆架?」媽媽
走左出黎,企係和尚面前。

  「小姐,你言重啦,我純粹想見你有心事,幫你一把!絕不收錢!」

  「一蚊都唔收?」媽媽好認真質問佢。

  「出家人不敢妄言!」和尚雙手合埋,點一下頭。

  「好,我11月26日朝早8點出生。」媽媽。

  和尚屈指一算,然後算左大約十秒「辛亥年 己亥月 乙卯日 庚辰」

  「係掛!」媽媽好似聽唔明。

  「你應該係早婚吧!」

  「係丫,我好早就結婚!」媽媽點哂頭!

  (唉,你個死和尚,係人都知啦,我都咁大個仔,唔係一早結婚!唔同岩岩
結婚咩?)

  「你命中註定配少夫。」

  「少夫?」媽媽好似又聽唔到。

  「即係你另一半應該係比你細。」

  「唔係,唔會!」媽媽搖哂頭!

  「如果唔係,你應該仲有一段婚姻。」和尚問住媽媽。

  「癡線!你唔係係度亂咁講!」媽媽開始嬲了,然後走番入收銀度。

  「老闆娘,信不信由你!你命中的確註定配少夫!」

  「夠啦,你唔係係度亂講野!」媽媽望都唔望下和尚,扮哂計數。

  「你天生桃花旺,點擋又擋唔住,相信宜家已經有一個男人會想盡辦法得到
你!」和尚。

  「阿偉,你食完啦,入去水吧做野!」媽媽突然望住我,竟然駛開我,驚死
我偷聽到咁。

  無計,我唯有入去水吧,但媽媽竟然走埋去坐我頭先果個位,繼續同個和尚
講野,媽媽唔係真係信佢丫嘛!咁遠無可能聽到。

  當媽媽坐左落去,我即時靜雞雞走番出去,然後扮哂抹?,係附近繼續偷聽。

  「咁我有咩辦法丫?」媽媽好認真咁望住和尚。

  「無辦法!」

  「無可能,我真係好鍾意我老公,點可能會變!」

  「人會變,月會圓,你要保持依段婚姻,你就要變!」

  「癡線!你咪亂講!」

  「老闆娘我同你一面之緣,何必要騙你呢?總之有d野令你改變,但依樣係
乜,我都唔知。」

  「算啦,你走吧啦!」媽媽企起身對住和尚講。

  「哈哈!」和尚一笑置之,就咁就走左嚕。

  依個和尚走左之後,我見到媽媽個樣,低頭好似諗緊野咁,睇黎媽媽俾依個
和尚搞到好得煩。

  我突然間醒起,已經晚上7點半了,我要去尖沙咀搵四眼珍喎。

  我即刻交代d野俾財叔,因為媽媽唔俾我出去,我就走後門。

  跑到出巴士站,係路邊,竟然俾我再次見到個和尚佬係我前面,和尚佬行下
行下,停左係度望住部車,原來俾部車叫停左,咪住依部車咪係洪爺!!

  唔可以俾佢見到我,一定要躲埋先。

  依個時候,車上既司機落車,果然係洪爺,走埋去和尚度搭住佢膊頭傾計。

  突然間,洪爺係西裝內袋拎左張野,遞俾和尚,但個和尚竟然一手推開洪爺
隻手。

  由於宜家七點幾,成條街係勁多人等緊巴士,我愈行愈近,應該發現唔到我
既。

  「你收左佢啦!」洪爺再次遞上張紙。

  「不必啦,今次係最後一次!以後大家各不相干!」和尚又推開洪爺。

  「你又何必咁呢?」洪爺。

  「今次幫你,係我當年欠你,並唔係為左錢!」和尚企到直一直,望到天空。

  「我知我知!但你都無錢洗啦,收左去啦!」

  「我要咁多錢做乜,今日我為左你做左件錯事了!真係罪過罪過!哈哈」和
尚仰天大笑。

  「希望上天要報應就報應係我身上啦!」和尚望住天空。

  「保重!」和尚拍左洪爺膊頭,好瀟灑咁繼續向前走。

  洪爺亦望住和尚既背影,無奈地上番自己部車,慢慢渣車走。

  原來個和尚真係有古怪,係洪爺派黎老點我阿媽既!

  一定要話俾媽媽知先得!不過夜d先!

  大獲了,7點45分了,我即刻搭的士去尖沙咀。

  去到尖沙咀,好快我就搵到果個地址。

  我驚驚地行入去,推開度大門,入到去燈光好暗,好似酒吧feel,突然間有
個女侍應走埋黎招乎我。

  「先生,唱k丫?幾位?」女侍應微笑咁。

  「唔係丫,我搵人架!」我淆淆地咁答。

  「咁搵邊位呢?我幫你查下,姓乜架?」

  「唔係丫,我搵個果個叫四眼珍,聽講佢係度做野!」

  「哦,你等等丫!」女侍應走埋去櫃?度,拎起個電話講!

  「喂,經理,有人搵你!」女侍應拎起個電話講!

  「你係咪叫阿偉丫?」女侍應望住我。

  「係丫係丫!」

  「經理叫佢落去搵佢,你沿住條路,直行轉右,再直行,再轉左,然後落樓
梯,落到地牢,就係經理間房啦!」女侍應做哂手勢指住方向。

  「哦,直行轉右再直行轉左!唔該哂。」我又跟住做手勢。

  「唔該。」女侍應對住我笑笑口。

  我非常緊張,究竟依個四眼珍係乜樣呢?唔知靚唔靚,索唔索呢?仲要高手!



   第二十三集 - MAY姐的鹹片

  沿住條路,一路行,聽到好熱鬧既笑聲,歌聲,個場好似好旺咁。

  落到樓梯,行多幾步終於見到間房,我行埋度門度,敲了兩下門就有個男人
開門俾我。

  「你好,我搵四眼珍架!」我望住個高我少少既男人。

  依個人左手手臂紋左個好大「肆」字,係中文四字既大寫。

  「嗯,入黎先啦!」男人講完,之後雙手插住褲袋,彎哂腰行路,仲要唔著
鞋,赤腳行路,望住依個背影真係咁鬼熟口面既!

  行到入去,間房都OK大,但一眼就望哂,而且燈光暗暗地,感覺好係K房一
樣,而牆上好多個電腦螢幕起碼有成二十個14吋,形成一個環形,遠睇好變成一
巨大既電視!播放緊每間K房既情況,簡直就係基地一樣,好PRO丫!

  但就好亂,成地都係線,電線,乜線都係哂地下。

  「依…四眼珍呢?」我望完成間房,我問男人

  「我咪係囉!」男人指住自己

  「下…你就係四眼珍?」我呆左指住個男人

  「係丫!有咩問題?」

  「無無無!」

  我心諗唔係掛,頂你個肺,以為係條女,原來係條仔,你又唔係四眼,又叫
自己四眼,又唔係女人,又叫自己做阿珍?真係估你唔到!

  古惑仔果然係古惑仔,連改個名都古惑過人!

  我終於醒起佢似乜水啦,原來似果套死神筆記入面果個動L!

  都唔知係咪抄佢,不如你叫動L好過啦!

  「點丫?阿偉,OK仔話你有野要我幫手喎!」

  「係丫係丫!」我回哂神

  「我媽…..」大獲講錯野,口快快講錯左

  「唔係…我想知手機D信息刪左有無辦法睇番?」

  「有,有無帶部機黎?」

  「下!無喎!」

  「但教你都幾複雜下!最好帶埋部機黎我幫你還原檔案,好快就還原到!」

  「咁有無辦法偷睇人地部機信息,同偷聽人地電話架?」

  「都有,但都係要帶果部機黎,然後幫你係果部機安個程式,以後就可以同
另一部手機掛勾!」」

  「下…咁煩架!」心諗死火啦,媽媽部機借俾我都唔肯啦,點帶出黎

  「一D都唔煩,好簡單咋嘛!」四眼珍一路望緊各間房既閉路,一路應我。

  「你可唔可以俾個程式我自己安架?」我細聲講。

  「你信唔信得過先?」四眼珍突然好凶咁望住我。

  「梗係信得過啦!哈哈。」我都俾佢嚇一嚇。

  「咁好啦,你等陣啦。」四眼珍係台下面個櫃拎左隻碟連個碟套俾我。

  「那…搞點要還番俾我架!」四眼珍指住我手上隻碟。

  「當然啦!當然啦!」我笑笑口。

  「係呢,吾知Msn密碼有無得破解呢?」

  「有,做咩想入侵人地Msn丫?」

  「係丫!係丫!我想Check下條女有無做D對吾住我既野嘛!」

  「但電腦方面既野,你應該教吾識架啦!」

  「下…你點知我教吾識!你教我啦!」

  「入侵人地方法,有超多種,就算宜家教你其中一種,都有排教你,不如你
用針孔攝錄機偷拍啦!又簡單方便!」

  「下…針孔機?」

  「係丫!你睇全部閉路我都係行針孔,每間房每一個角裝一個,地下一個,
總數五個,入面既人做乜都一清二楚!」四眼珍指住全部閉路電視。

  「個鏡頭咁細都咁清楚既!」我O哂嘴。

  「梗係!高科技黎架!遲D仲愈出愈細!分分鐘細過粒米!」

  「咁勁!」

  「係!愈細偷拍就愈方便!無咁易俾人發現嘛!」四眼突然手上拎住個針孔
鏡頭!

  「咁可吾可以賣幾個俾我?同埋教我點用。」

  「梗係可以啦!你要有線,定無線針孔?」

  「你手上依個係無線?」我望住四眼珍上面既鏡頭。

  「你拎去睇下!」四眼珍遞左個針孔俾我睇。

  個無線針鏡頭大約好似一個煙頭咁大,手工非常精細,正上端有個好細既鏡
頭,旁邊有兩粒制可以禁!

  「有線好D定無線好D?」

  「有線就梗係麻煩D架啦,又有條線拉住,但又比較安全,畫面亦非常之清
楚,通常係D公司監視人用,不過如果要黎偷拍,安裝方面好鬼麻煩!唔建議你
用囉!」

  「而無線就係用藍芽傳送影像,但唔多安全,如果附近有人用緊藍芽,亦都
會detect到你,破解你個藍芽之後,接收哂你影像,係囉,大致上係咁囉。」

  「哦…原來用藍芽架!咁我部手機都有藍芽喎,可唔可以即場教我禁丫?」

  「OK,拎部機黎教你。」

  「依…」我係褲袋摸黎摸去都摸唔到手機,淨係摸到個銀包,大獲啦!死火
,部機係留係鋪頭定跌左係車上呢?

  「算啦,我手機都唔記得帶!係呢藍芽應該唔會咁易俾人破解掛」我擺出一
個好失望既樣。

  「好難講架!俾人發現你都幾麻煩,哈!」

  「下,但人地仲有無乜方法會CHECK到我偷拍呢?」我望住手上既鏡頭。

  「有!用反偵測器,紅外線掃瞄每一個角落,一掃到你個鏡頭,就會發出閃
閃既紅光,就知你裝左針孔機!」

  「咁大獲!應該D人唔會咁無聊用依個黎反偵測我掛!」

  「好難講…咁你需唔需要收音?」

  「收音?」我做出無知既表情。

  「現場收音,有聲咪可以一路拍一路錄埋佢地聲音囉!」

  「咁梗係有聲啦!」

  「有聲加多300,即係1000蚊。你要幾多個?」

  「譁…咁貴架!」我心即時彈出黎。

  「收平你啦阿偉哥!我依種針孔你出面買唔到架,出面果D全部要另加個接
收器,我依個行藍芽架,手機一連線,即時睇到哂!仲有喎,我個無線針孔唔洗
用電喎,食太陽架喎!」

  「好似好勁喎,咁無線畫面令唔令架?仲有會唔會自己save架?」

  「令唔令,有眼你睇啦!要save既話,要連電腦,然後部電腦自己set野!
本身個鏡頭係無得save架!」四眼鏡指住上面閉路電視。

  望住全部閉路電視,的確係好高水準,好清楚!被拍既人連眼耳口鼻,都睇
得好清楚。但我究竟我要買幾多個先夠用呢?

  大拿拿成千蚊個,我間房一個,爸媽房一個,鋪頭起碼要二個,屋企個廳洗
唔洗呢?都係買五個穩陣!

  「咁好啦,我要五個。」

  「好,咁多謝你五千大元!」四眼珍係地下個櫃內拎出五個新既針孔俾我。

  「我附近ATM禁錢丫?」我拎出個銀包,入面得150蚊,唔夠錢!

  「有,出番去條街度,就有部!」

  「THANK!陣間返」我開門準備走。

  出到街度,好快就見到櫃員機,禁完錢5千蚊,真係好鬼肉赤,差唔多我成
副身家,之後一路行一路低頭數緊錢既時候,突然後面有個人撞左我一下左邊膊
頭,我手上10張500蚊紙就飄哂落地,我第一時間汁番地上既錢,但同時留意眼
前撞到我既係個女仔,我仲見到佢係著住白色外套,牛仔短裙,黑色長BOOT,
步伐行好急,入左去個K場,咪住依個背影咁熟既,咁似我老婆仔阿怡既?!

  我於是即時汁完錢跟住入番去個K場,入到去條女已經不知所蹤,仲諗住睇
下係咪阿怡添,電話又無得打,不過應該無可能係阿怡黎啦,阿怡點會黎依D地
方,加上依度尖沙咀條條女都係咁衣著上下啦,可能我太掛住阿怡,搞到有錯覺
,之後我唯有直衝去四眼珍間房度。

  當我跑到四眼珍門口果陣,竟然聽到入面有做愛聲,有女人呻吟既聲音!

  唔係咁快手,我出左去大約8分鐘左右咋喎,咁快係入面撲緊野丫嘛?!?

  之後我慢慢貼住度門,偷聽一下!

  「啊…啊…大力D啦,堅哥!」女呻吟聲。

  「唔….唔….啊….啊……好正啊….大賓州!」女呻吟聲

  「呀…呀…呀…好撚窄丫你個西!」堅哥把聲?

  咪住,把女呻吟聲咁熟既,同埋聽到堅哥個名架!堅哥係入面?唔係掛?

  再聽多住先!

  「啊…你頂到…好……好入丫…!賤人!」女呻吟聲。

  「咁你爽唔爽丫?淫西!」堅哥。

  「好…啊……爽…啊…啊…啊……」女呻吟聲。

  我諗起啦,把聲係媽媽!但無可能架喎,媽媽仲係鋪頭!唔通頭先撞到我果
個係媽媽?無理由,媽媽頭髮好Q長,起碼去到個波度,而頭先果條女頭髮只係
去到膊頭咋喎!

  點解會咁呢?

  於是我忍唔住啦,好想知個真相!

  我慢慢扭開度門,然後輕輕推開一條縫隙,係門縫隙中,我望入去,無人喎!

  再推開少少,突然聽到四眼珍講野!之後呻吟聲就停左。

  「喂,返左黎啦!」四眼珍好明顯同我講。

  於是我就入左房,走圍望,依間房一眼就望哂,根本無人喎!

  跟住我遠處望去四眼珍面前既電腦,原來係四眼珍睇緊鹹片,唔怪得有淫聲
啦!

  但咪住,岩岩明明聽到堅哥,同埋疑似媽媽既呻吟聲!

  於是我走埋去佢部個MON度近睇,見到一對男女坐係SOFA度撲緊野,男係坐
係度,一眼就認得出係堅哥,而女就背住坐落堅哥條野度!睇唔到樣住!因為段
片STOP左。

  「譁…好正喎!」我忍唔住問四眼珍。

  「正呢,堅哥喎,真係不愧係我偶像!」四眼珍望住MON個擺出好崇拜既樣
出黎。

  「哈哈,係丫係丫,真係好正。」我都唔知講乜好。

  「喂,繼續播啦!我想睇上條女咩樣!」我扮哂好興奮,好開心,好激既樣。

  「OK!」四眼珍一禁PLAY,段鹹片就繼續播放,女既不停係堅哥大脾度上
下上下咁un…!un左成幾十秒,不停發出啊啊既呻吟聲。

  「un…得咁慢,邊到爽架!」片中既堅哥終於出聲。

  之後堅哥就慢慢攬住條女企起身,而女既雙手就攬住堅哥條頸,雙腿俾堅哥
抱起左!形成個M字。依招唔通就係傳說中既………突然醒吾起!

  之後堅哥下身不停咁瘋狂抽插個女主角,條女幾時先檸轉面丫!

  「啊…啊…唔…好…咁…啊…快…啦…賤人!」片中既女主角。

  「呀…呀…咁樣先吊繫架嘛!」片中既堅哥。

  堅哥大約抱住條女吊左成分鐘,應該係體力不足,慢慢坐番落個sofa度,又
保持番原來一開始個畫面,之後條女慢慢由坐住堅哥條野,企起身!

  然後條女終於轉身,竟然……吾係掛,真係媽媽!無可能喎!點會咁架?

  OK仔明明話星期日堅哥先出手喎,堅哥從未同媽媽發生過任何關係架!

  我即時「下」左一聲!

  「真係好撚正依條女。」四眼珍。

  之後媽媽轉身,彎低腰,雙手扶住前面SOFA張?,凸起個屁股對住SOFA既堅
哥。

  之後堅哥企左起身,然後…然後…停左…原來個四眼珍又STOP左。

  「點丫,條女正唔正呢?」四眼珍望住我。

  「正丫!」我梗係要話正啦。

  「梗係正啦,聽講人妻黎架!廿幾三十歲左右啦!」四眼珍望住個MON。

  「係咩…原來人妻黎架,真係睇唔出喎!」我扮哂唔識媽媽咁。

  「哈哈,依條女真係生得好後生!身材又正,樣又令,難怪堅哥咁著迷!」

  「係丫係丫!係呢依段片幾時拍架?」我實在忍唔住查出真相!

  「幾時拍丫?等我諗下先…好似三個月前!」四眼珍左手撐住下巴諗緊。

  「下…三個月前?」

  我個腦突然出現左好多問號,三個月前堅哥都未識媽媽,點可能呢?

  「係丫,做咩?」四眼珍望住我。

  「無無無!喂,繼續播啦!」

  「OK!」

  剛才講到堅哥企左起身,之後左手係摸住媽媽個屁股,然後右手渣住自己條
野對準慢慢插入去!依招兩個人都企係度插緊,唔知算唔算狗仔式呢?

  之後媽媽就繼續彎緊腰,低身雙手扶實前面既台,迎接後面堅哥既大賓州每
一下撞擊!

  「啊…啊…啊…啊…」片中既媽媽被撞一下,就啊一聲。

  「啊…啊……啊…好入…丫…」片中既媽媽。

  之後堅哥插下插下,雙手慢慢向前移,轉左渣對波!將媽媽個身拉番起,一
路渣,下身就一路撞!

  依個畫面終於完完全全將媽媽個樣正前方顯示哂出黎,無論眼耳口鼻,都同
媽媽一模一樣!就連聲音,被抽插既痛苦樣,舒服樣,都係媽媽黎既!無吹水,
堅係喎!

  有無人可以話俾我知發生乜事?

  「點丫?睇完未丫?」四眼珍望住我。

  「下…無所謂架我。」我扮哂唔多自在咁。

  「依套片唔算正啦,黎緊星期日啦,仲正丫,現在直播!包你睇到火都黎!」

  「下?星期日?」

  「係丫,堅哥依個星期日終於可以吊到依條女啦!」四眼珍將播緊既程式關
左。

  「終於可以吊到?宜家唔係吊左咩?」我呆哂!

  「哈哈,你都以為段片係真呢!」四眼珍好自豪咁笑。

  「下,乜段片假架?」我聽到有少少開心,但仲係一頭霧水。

  「係丫!假架!」四眼珍點哂頭。

  「我唔係好明喎,乜野假架?」

  「段片本身梗係真架啦,但係條女個樣,就係移花接木上去既!」

  「下,移花接木?唔係相咩!片都得架咩?」

  「人地就唔得,我就唔同,依個Program我寫左十年啦!」四眼珍望住個電
腦。

  「十年咁耐?吾怪得Ok仔話係高手啦!」

  「算快啦,一開始個寫果版本,有好多瑕疵,出黎既感覺好差,塊面變左四
方,一睇就知段片就假!之後我不停改良研究,學埋3D,學左好多關於整圖既野
,先知到點改良,到直幾個月前終於成功左!哈哈,我犀利呢!」四眼珍望住天
花板大笑。

  「勁!但唔好意思,你點講我都唔係好明。」

  「哈哈,咁易明,就大把人整到啦!」

  「咁係咪有果個人張相就整到一段移花接木既片?」

  「唔係!仲要果個人既3D樣!」

  「3D樣?」

  「即係要果個人係前後左右上下每個角度既樣,連後面頭髮背影都要有!咁
先可以整到!」

  「譁,又複雜!又麻煩喎!」

  「拎果個人既臉部資料一D都唔麻煩,係寫個程式先係最麻煩唧。」

  「咁都要影埋果個人笑既樣,痛苦既樣,興奮個樣架喎!」

  「人地ON9可能要,但我研究咁耐,就係成功研究出依點,有左依個程式,
會自動搞點哂!」

  「下!唔係好明!」

  「哈哈,反正講左俾你知,你都唔識整,唔怕話你知,有左果個人既臉部資
料,我程式會根據果個人既臉部神經,臉部肌肉,脂肪,作出一個好仔細既分析
,之後想做出臉部各種唔同既表情,程式會計算出,臉面肌肉神經脂肪,應該要
有乜野變化,程式都會自動幫你度點佢!而我最近更加成功寫到頭髮既變化,會
因環境情況,人物既動作而作出微調!」

  「下!」我心諗唔係掛,聽講好似好簡單,但又好高深。

  「簡單黎講,只要有哂果條人既料,你想整到佢個樣喊,定笑,都係得囉!」

  「我都明既,咁聲音呢?又係假架?」

  「聲音更加容易,變聲器走街都有,只要有原本既人把聲,最好一句句子咁
長既聲音啦,就可以完全拎到佢把聲,用佢把聲講乜都得!」

  「譁,咁恐怖架!」

  「唔係你估,唔係點解法庭唔接受錄音丫,因為好易做手腳嘛!」

  「譁,咁你依個程式,咪好值錢?」

  「天文數字!公開唔到!」

  「下,天文數字,點解唔公開丫?賣俾人應該好多錢喎。」

  「一百億都有人買,信唔信?但公開左,天下會大亂!落係D仆街手上,更
加大獲!依個世界就玩完!」四眼珍講到好誇張咁。

  「你唔好以為我宜家改鹹片,就搞到個程式好似無乜料到!」四眼珍好認真
咁講解。

  「既然整得鹹片都改到,即係全部影片都改到!因為鹹片表情最多,最複雜
,最難改,如果乜片都改到,你話會點?」四眼珍望住我。

  「會點丫?唔明喎。」我真係唔係好明佢想講咩。

  「如果宜家拍段片,然後影住我殺死你,然後再將段片我個樣改成第二個人
既樣,將段片交俾差佬,你話會點?哈哈。」

  「下…你咪乜事都無囉,以後人地咪要坐監!」我好驚訝聽到。

  「無錯!所以公開左,天下會大亂!首先如果法庭知道左影片改到,以後連
影片都唔可以做證據!哈哈,但如果只有少部人知道左,以後就更加麻煩!」

  「少數人知仲麻煩,例如呢?」

  「好似電影公司有左依個程式,以後拍戲是但搵個替身就Ko,後期製作再改
番樣,改邊個就改邊個,再講娛樂圈入面咁多靚女,是但搵套鹹片擺佢個樣上去
,條女就玩完!」

  「譁…原來可以玩到咁恐怖架!」

  「哈,所以只能自用!乜人都吾講得!」

  「下,咁你話左俾我知,你會唔會殺我滅口架?」我真係聽到都淆淆地。

  「哈哈,你話呢?」依個四眼珍,對住我奸笑。

  「唔會既!哈哈,我個樣點睇都唔係二五仔啦!你唔會殺我既!」我真係就
黎嚇到賴尿啦。

  「哈哈!睇你個樣傻下傻下,又乜都吾識,講野又無說服力,就算你講俾人
知!都無人信啦!喂,唔好講咁多,五千蚊!拿拿林,我仲有大把野要做!」四
眼珍又奸笑完又認真番,把口真係臭到無人有!

  「係既係既!大哥五千蚊!係度。」我係銀包度拎出10張500蚊紙出黎,交係
佢手上,然後四眼珍就交左袋野俾我了,之後我就準備離開。

  當我行到門口,正想開門走人既時候,四眼珍大叫「喂,星期日有現場直播
喎,黎唔黎睇丫?」

  「下,哦,好丫,得閒一定黎!」我梗係隨便答應佢。

  你條友仔真係發緊夢啦,我媽媽點會黎丫,仲有丫,你老味係咁踩我個樣傻
下傻下,又話我乜都唔識,我不知幾醒丫,到時我一定阻止媽媽出現架!

  之後當我上番樓梯,去番一樓,我又忍唔住想搵番頭先撞到我果條女,由於
K房度門上面係有一塊玻璃,可以由出面望入去,我決定每間房想望下,睇下搵
唔搵到頭先果條女!

  我於是由尾行搵到中間果行,都搵左成20間,都未發現到果條女既蹤影,直
到搵到頭一行既第一間房,望入去,見到一對男女,坐左係SOFA度,男既坐係S
OFA度,女既就背住我,坐落男既大脾度攬住男條頸,兩個攬埋一舊,係度瘋狂
打K輪。

  正當我望到好入神之際,想睇下條女乜樣果陣,突然有人拍我個膊頭!

  「先生,你係度做乜丫!」

  我一望,原來係依度既男職員!

  「喂,正喎有野昅!」我笑笑口手指指住入面。

  「先生,麻煩請你離開!」男職員望都唔望,啤實我。

  「OK,SORRY囉,走咪走囉。」我心諗,吊咁無隱既,昅下洗死咩!

  離開個場之後,望到商場有個鐘原來已經10點30分啦,搭埋車,返鋪頭應該
11點左右!

  哎呀…miss一個環節丫!就係果四條靚仔丫!唔知今晚佢地有無黎到呢?

  之後我落車,返到自己鋪頭條街,見到鋪頭已經落左閘了,但同時我又留意
到鋪頭門口泊左部黑色寶馬,唔會係洪爺果部掛?

  於是我走埋去睇下車牌,係MC88!真係洪爺部車,吊!

  你個仆街洪爺仲走黎做乜丫!佢地唔係又係鋪頭掛?
TOP Posted: 2017-10-09 14:18 | 回9樓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765
威望:142 點
金錢: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二十四集- MAY姐學識乳交

  但我點都要返鋪頭拎番個手機,於是我由後門進入,又慢慢插住鎖匙入個鐵
閘度,然後慢慢扭開個鎖,真係勁似做賊囉!

  當我打開少少,從條門縫隙望入去,左望右望,發現樓面一遍黑暗,全部燈
關左,反而廚房果邊有少少光透出黎,唔通廚房有人?

  但我要返水吧拎番部手機先,我透過樓面牆上既Exit燈發出既微光,慢慢行
入到水吧。

  入到水吧行埋去自己個櫃度,部電話果然係度!即時Check番電話紀錄!

  果然勁多個Missed calls,媽媽七個,阿怡十個,老豆二個,ok仔二個!譁
…原來咁多人打過黎!

  但宜家吾得閒覆電話,有件更加緊要既事要做!就係望下廚房究竟有無人…

  之後我走入水吧最入度,有個窗口係傳菜既,我就由果度望入去廚房!

  一望入去,竟然真係見到媽媽係度,向住我窗口個方向坐係水?隔離張?度,
好彩合埋對眼望我吾到!

  而後面有個男人企係度雙手不停幫媽媽按摩個膊頭,從我依個角度,只係睇
到個男人雙手,上身下身都俾媽媽身體遮蓋左,不過我肯定依雙手吾係老豆囉!
唉…白癡都知,咁即係洪爺囉!

  洪爺竟然幫媽媽按摩搥骨??吾係掛!有冇咁好死!同埋按摩洗咩入廚房按
丫!今次你個死洪爺又想玩咩丫!

  「點丫…舒服呢?」果然係洪爺把聲。

  「嗯,過得去啦!」媽媽閉目享受回應。

  「過得去咋?」

  「嗯,我老公按得仲舒服丫!」

  「吾係掛…咁我出多兩分力啦!」洪爺說完,手指按摩改為手膝去按摩,用
手膝去錐落媽媽既膊頭,然後不停旋轉式按摩!

  「嗯…嗯…咁就差吾多!」媽媽仍然閉目享受緊。

  「哈…你都算巴閉啦!」

  「嗯…啊…」

  「俾女按就多啦,幫人按摩我都係第一次,你話你幾幸福丫!」

  「嗯……幸福?吾係掛!」

  「梗係…洪爺幫你按摩,你面子都算大…」

  「車……我無迫你按喎!係你自己想按咋嘛!」

  「ok…咁我吾按啦…!咁委屈你!」洪爺雙手停了。

  「整多兩下先啦」媽媽主動捉住洪爺個手放落自己膊頭。

  「哈…知道…舒服呢…!」洪爺對手又開始按摩。

  「係丫係丫…繼續啦…」

  「係既…小姐!」

  「唔……好香丫…你D頭髮咁香,用乜洗頭水架?」

  「普通洗頭水囉…搥你就搥啦,咁多野講!」媽媽好似吾想出聲,因為享受Ing。

  「係既係既…小姐。」

  「係呢…小姐…仲有無邊度好累丫?」洪爺把聲扮到好似D太監咁。

  「嗯……嗯…!無!」

  「哦……吾知你心口果兩舊野要吾要按番兩下丫?」

  我見到媽媽聽到即時檸轉仰高頭望住洪爺「哎呀…!你吾好去死!成日都諗
埋D衰野!」

  「講下笑唧…哈哈。」

  「我吾覺好笑喎!」媽媽合埋對眼繼續享受。

  「摩得多會變大D架喎!」洪爺笑得好奸。

  「癡線…要咁大把鬼咩…宜家我覺得已經夠啦!」

  「夾腸仔囉。」

  「夾!你!條!命!!!!!」媽媽好慢咁講!

  「咩你唔知D男人好鍾意女人幫佢夾腸仔咩!」

  「唔知!唔想知!」

  「你諗下如果你黎M果陣,無得做果陣,你可以幫佢夾腸仔,幾爽丫!」

  「有幾丫?」媽媽仍然閉目說著。

  「你無賓州你唔知有幾爽啦!」洪爺突然停低雙手。

  「俾兩對波夾到實一實果種感覺真係好鬼爽,都唔知點形容俾你聽,對波又
林又軟,然後仲要夾到實,起勢咁CHOK下CHOK下,磨下磨下!果種質感簡直…
簡直…就同插入去一模一樣,爽到你…阿媽!」洪爺一路講雙手一路做動作,好
似D老師一樣,講完仲要拍左一下手獎。

  「仲有丫!果對波一路夾,就一路震,係咁眼前起勢搖黎搖去…蕩黎蕩去,
淨係依個視覺感受,已經唔係個個男人受得住啦!」洪爺講到手舞足蹈咁。

  「講到咁精彩,你試唔少啦!鹹濕佬!」媽媽眼神無奈地。

  「哈哈!試過幾次咁唧!」

  「哦,唔怪得成日都話夾腸仔啦,原來你咁鍾意!」媽媽冷淡地說。

  「E…唔只我鍾意丫!係男人都鍾意架!」突然間洪爺雙手又繼續幫媽媽按
摩。

  「你知唔知有幾多女人想幫自己老公夾都無得夾丫,因為對波太細啦,呵呵。」

  洪爺突然右手伸到媽媽心口度,拉開件TEE,然後由高望落去「你對野都有
番咁上下,唔拎黎夾真係哂料啦!哈哈。」

  「妖…夾都唔幫你夾啦,癡媽根!」媽媽即時掩住自己心口。

  「咁幫邊個夾丫?」洪爺。

  「我老公囉!」媽媽理直氣壯咁講。

  「哦!」

  「你試過乳交咩?」

  「未喎!」

  「咁你識咩?」

  「癡線,有幾難唧,咪就咁夾住囉!」媽媽好有自信咁講!

  洪爺突然間又停手,然後走去媽媽前面,即係我眼前,阻擋左我望住媽媽既
視線!

  「梗係唔係簡單啦!傻豬黎,夾得唔好丫,分分鐘條野斷左添丫!」

  「斷?唔係瓜」媽媽把聲突然高音了。

  「呵,唔係瓜就菜囉!譁,原來你乜都唔識架,好彩果晚你無幫我夾腸仔咋
,唔係我條野分分鐘斷左!」

  「有無咁誇張丫!」

  「再誇張D都有丫,個個女人幫個老公夾之前,都要練習下啦,我諗你最好
練一練啦!唔係陣間你老公斷左,真係笑死我!哈哈哈哈!」

  「唔會掛,咁點練習丫?」

  「哈哈,你好彩啦!」於是洪爺係褲袋度,竟然拎出一條蕉,係一碌香蕉!

  原來一早已經預備左,你老味正一老狐狸!乳交會夾斷,我雖然未試過,但
都諗到點可能會斷架,白癡!唉………

  「下…蕉?你拎條蕉出黎做乜丫?」

  「練習囉!你唔係話要練習咩?」

  慘了,依個角度乜都望唔到,淨係望到洪爺個屎忽!麻鬼煩。

  「拎條蕉練習?你唔係要我當條蕉係…果度嘛。」

  「係丫!你唔知蕉練習最好架咩?你含撚咁勁,如果無估錯,你之前都曾經
試過用蕉練習既!係咪?」

  「下……」

  「估中左呢!哈哈」

  「咁點練丫?」

  仆街,我實在忍唔住啦,依個角度乜都睇唔到,我要換地方,於是我慢慢放
輕腳步,走出水吧度,去廚房門口度偷睇!

  一去到望入去,爽!依個角度岩岩好,睇到哂佢地兩個既側面!

  我見到洪爺將碌蕉慢慢塞入媽媽件衫度「試位先!」

  「喂,做咩丫!」媽媽一手推開洪爺。

  「練習囉!」

  「唔洗啦,我返屋企自己練咪得囉!」媽媽即時拎番隻蕉出來。

  「你知點練先係正確咩?」

  「咪又係咁練!」

  「梗係唔係啦,傻豬黎!有技巧架!唉,為人為到底,教埋你我先走啦!」

  「下…!」

  「黎啦,洗咩驚!我係想搞你丫,前日都搞左你啦!傻豬!」

  「咁宜家點練習丫?」

  洪爺係媽媽手上拎番隻蕉,然後好溫柔咁,幫隻蕉剝皮,剝左9成見到蕉肉
,然後係底部渣住碌蕉,就叫媽媽「你MARK大個口先啦。」

  「呀…………」媽媽真係張開個口。

  洪爺一野就將碌蕉塞入媽媽個口,塞左起碼7成入去,然後放開手。

  「拿…含實佢!唔好整斷丫!一斷就大獲架,前功盡廢架!雙手唔準點到碌
蕉!」

  見到媽媽眼都大埋,好似好痛苦咁點頭,哼出「嗯…嗯...嗯…」聲。

  之後洪爺,走到媽媽背後,然後伸手入媽媽件衫入面,又『拍』一聲,然後
隻手順手拉埋個bra出黎,將個bra放係隔離個水台度!

  媽媽望住自己下面個bra被扯走,無奈只能發出「唔…唔…唔…」聲反抗!

  我仲開始留意到媽媽個口,開始流出口水,慢慢滴落自己件衫度。

  「唔洗緊張!放鬆d,唔準反抗架,你亂郁條蕉就斷啦!」洪爺又回到媽媽
面前,然後左手按住媽媽後腦,右手渣番條蕉,慢慢將條蕉係媽媽口里拉出推入。

  「拿,你要當左佢係條賓州先,宜家要含到佢硬!含埋眼幻想下啦!」

  「唔…唔…唔………」媽媽果然合埋對眼,當正自己含緊撚一樣!

  洪爺將條蕉係媽媽口裡推左一陣,然後左手又係褲袋拎出一個眼罩出黎,然
後單手幫媽媽戴上。

  究竟玩乜野丫?你個死洪爺,又玩眼罩,又話學乳交,宜家口交喎大佬!

  頂你個肺丫!玩笨既!

  洪爺幫媽媽戴完個眼罩,又走番媽媽後面,然後左手一野捉住媽媽既雙手,
好似唔俾媽媽反抗咁,而右手就好狠咁,將條蕉塞到媽媽個口最深度!

  「唔……………唔………………唔……」搞到媽媽個樣好似好辛苦咁…

  但我亦發現到一個現象,媽媽個口不停流出口水,仲要係連續流…….不停
流….滴到件tee心口度,搞到件白色tee開始睇落去變左半透明咁。

  洪爺依個時候繼續將條蕉塞到媽媽最深度,然後鬆手,拉住媽媽件tee胸部
既布,拉到口水滴落既位置,等左右兩邊既布都滴濕………為止……

  雖然我唔係好近,但我遠方都望到媽媽前面已經俾自己口水,滴到變了半透
明,兩邊乳頭仲透哂出黎!基本上著衫等於無著囉!

  洪爺見到媽媽兩邊都濕透左,竟然慢慢靜雞雞拉開自己下體條褲鏈,慢慢將
下體抽出黎,竟然見到洪爺戴住個套!唔係掛!

  然後竟然將個套除出黎,然後走到媽媽面前,mark對腳行入媽媽張台度!

  將媽媽口裡既蕉抽番出黎,媽媽即時「咳」左幾聲,然後不停吸氣呼氣!

  「叻女喎,成碌蕉完全無事!勁!」洪爺偷雞雞將碌蕉放係台上。

  「頂你咩…想我窒息咩…!」媽媽仍然被洪爺幪住對眼!

  「練習係咁架啦!」洪爺一路講一路慢慢將自己條野,靠近媽媽個嘴附近!

  「跟住點丫?」媽媽仍然呼吸急促地說

  「拿…伸出利出黎啦!」洪爺右手渣實自己條野準備!

  「La……」媽媽慢慢伸了條利出黎,洪爺真係將條野個龜頭慢慢隊埋去媽媽
度!

  「快d再奶下啦!」媽媽果然慢慢奶住洪爺個龜頭。

  「頭先果條蕉黎架?」媽媽好似有d疑惑。

  「梗係啦!你聞唔到蕉味咩。」

  「聞到丫!!但咁熱既!」

  「咁頭先係你口度咁耐,都俾你含到熱哂啦!」

  「唔…唔…唔…唔…」媽媽奶下奶下,開始慢慢啜下個龜頭了。

  哦,唔通頭先果個套係香蕉味既避孕套,因為戴得耐所以就令到條j都有果
陣蕉味?應該係咁!

  洪爺見媽媽未發現,乘機下身用陰力慢慢將條野推入媽媽口裡,媽媽開始發
出「唔…唔…唔…」既含撚聲。

  「係啦…係咁,再含入d啦,當佢賓州一樣咁含…啊…啊…」你老味根本就
係賓州!

  「譁……wow…真係好爽丫!」洪爺開始進入忘我境界,合埋眼。

  「wow…丫…wow丫……wow 丫…」 下體開始好似當左自己吊緊西一樣,起
勢咁狂隊落媽媽口裡,愈隊就愈起勁!

  而我亦見媽媽好似開始懷疑,雙手有所行動,慢慢伸手到頭上拉開個一半眼
罩,一望發現原來口中含住係洪爺條賓州,即時反抗,頭部微微向後,擺脫那條
小賓州。

  但來不及啦,洪爺發現吾對路,張開眼一望,見到媽發現左,雙手已經即時
攬實媽媽頭部,然後下身瘋狂撞向媽媽口裡,黎招『強迫性深喉』,搞到媽媽雙
手不停拍打洪爺大脾反抗,嘴裡仲不時發出「唔…唔… 」呻苦聲,媽媽真係好
慘好不幸丫,但不幸中既大幸,就係好彩洪爺果條野吾係好長,吾係仲不幸!

  我望到洪爺個死人樣好似好興奮,好HIGH咁,,不停咁UN下UN下,抽插左
大約一分鐘,突然『呀』一聲,全身停頓左,但我見到媽媽個頭震左兩野,感覺
射左兩槍咁!難道…?

  之後洪爺終於捨得抽番條條野出黎,媽媽即時開聲狂鬧洪爺。

  「我頂你…個……肺!僕你……個…街!癡線..架…你…」媽媽把聲唔多清楚,
好似口腔內有啖咁,一路講,仲不時流出D白色液體,原來又口爆!!

  「呼…!」洪爺企係度,好似聽唔入耳咁。

  「正一仆街黎架你!癡線架你!」媽媽一路抹嘴邊流出既精液,一路低頭望
住自己件衫繼續鬧。

  「咁惡做乜唧,都唔係第一次啦,怕咩唧!」洪爺走到媽媽後面搭住膊頭。

  「你變態架,搞到我件衫濕哂,宜家咁點著丫?我個BRA呢?」

  「關我咩事唧,件衫係你自己整濕既!」

  洪爺即時係水?上拎起媽媽個BRA,媽媽見到即時企番身想搶番,但洪爺立即
塞個BRA落自己條西褲入面!然後跑去水台既另一邊,媽媽伸手追住洪爺大嗌「俾
番個BRA我丫!」

  「唔俾住!你都未學完乳交!」洪爺下體條野仲未收埋,一路跑,就一路F
ING黎FING去。

  「唔學啦!俾番我啦!!」而媽媽心口亦都一路跑,一路蕩黎蕩去。

  (依個場面真係好淫賤!)

  兩條友圍住張水台,你追我我追你咁,追黎追去!追左分半鐘左右,洪爺竟
然無氣掩住心口企左係度喘氣,而媽媽就係洪爺對面,大家隔住張台對待!

  依個時候我見到媽媽雙手撐腰,嘴邊微微咁奸笑「依…你咁快無氣啦!」

  媽媽一講完,即時雙手禁落張水台,然後雙腳用力一跳就跳到台上,洪爺見
到即時想逃跑,但媽媽一手就扯住洪爺件?衫!然後講句「仲想走去邊丫!」

  「哈哈!無………」洪爺檸轉頭望住媽媽苦笑!

  「拎番黎!」媽媽右手扯住洪爺,伸出左手。

  「好………………………….難」洪爺突然使出『雙龍出龍』,雙手勁快速
度,渣落媽媽個胸部度,媽媽俾洪爺突如其來既胸襲『啊…』一聲,搞到左右手
都放開,然後掩住對波,洪爺見到即時媽媽推落張水?度訓係度,然後即時『禽
』上張台度,坐落媽媽個大腿度,唔俾媽媽起身!

  「喂…做咩丫你!」媽媽雙腿不停踢黎踢去!

  「教你夾腸仔囉!嘻嘻!」洪爺望住媽媽對波說。

  「唔丫,死開啦你!」

  洪爺雙手突然拉高媽媽件TEE,媽媽見到即時出手拉番落,同洪爺鬥力!

  但鬥左一陣,洪爺突然放手,媽媽雙手就伸到直一直,禁實件TEE,洪爺竟
然坐前左,坐住媽媽雙手,令到媽媽雙手無法動彈!

  依個時候洪爺跨坐係媽媽肚度,雙手扯住媽媽件TEE頸口位度,用力一扯,
成件TEE個頸口位扯到超大!爛左!

  媽媽望住自己件TEE,超級驚訝地講『呀…唔係掛…!好貴架件衫!』

  「呵呵!」洪爺坐番落媽媽大腿,然後用力一拉件衫就成件拉到去牛仔褲果
度!

  同時媽媽對波亦即時暴露出黎,媽媽知道即時雙手掩住對波!

  依個時候,洪爺係附近又拎番碌蕉,望住媽媽奸笑「喂,睇你今次點走!係
時候練習啦!HEHE!」

  「癡線架你,件衫爛左啦,我陣間點走丫!!!」

  「放心啦,我一早準備左另一套俾你啦,你乖乖地夾完,陣間就俾番件衫你
整!」

  「咁件衫係邊丫?」

  「係出面囉!」洪爺指住出面樓面。

  「妖…麻鬼煩!」

  「快D拎開對手啦!你邊忽我未睇過唧!怕咩羞丫」

  「跟住點丫?」媽媽真係拎番對手!

  之後洪爺將碌蕉放係媽媽心口兩個波中間度「拿…宜家你夾住佢啦!」

  媽媽跟住左右兩邊推自己個波,夾住條蕉!

  「跟住呢?」媽媽又問。

  「拿…乳交有兩種啦,一種就訓係度,另一種就個女跪係地度!」洪爺好細
心咁解釋。

  「哦!」媽媽望住心口條蕉回應。

  「咁訓係度,就一定係個男人主動去郁!」

  「哦!咁即係跟住點唧?…」

  「拿…你宜家夾實佢喎!」

  「嗯!」媽媽確認左後,洪爺渣住條蕉底部,係媽媽乳溝中,不停推入又拉
出咁!

  而媽媽就望住條蕉實一實,睇住條蕉不停來來回回!

  跟住又講解釋「依個係最基本既步驟啦!」

  「下…就係咁咋!」媽媽驚訝問。

  「係丫!唔係你想點丫?」洪爺。

  「車…咁簡單都要學丫?」媽媽。

  「仲有第二種你都未學!」

  依個時候,洪爺蹲係張台度,拉媽媽起身,示意媽媽跪係張?度,然後又將條
蕉放入媽媽乳溝中,繼續叫媽媽雙手夾住佢!

  「拿…跪果種就係女主動既!你宜家試下左右兩邊上下咁磨下碌蕉!」

  媽媽聽見,之後兩邊上下一齊郁,一郁成條蕉跌左係?面,仲爛埋!

  洪爺見到即時話「拿…係咪丫,都話好難架啦!」

  「下…咁宜家點丫?」媽媽無奈地。

  「唉,唯有用我果條啦!」洪爺搖哂頭,扮哂野咁。

  「下…你果條?」

  「咁咪仲好,夠哂真實!」

  「你岩岩先射完,點硬丫?」媽媽望住洪爺下面露出來既弟弟。

  「好易咋嘛!」洪爺講完,即刻企起身,企係張枱度,將條野向住媽媽嘴度
,示意含撚!

  「咁快又可以再硬?」媽媽見到條野係面前又講。

  「我知你實有辦法既!」

  媽媽亦知道洪爺意思,慢慢伸出右手渣住洪爺條野慢慢咁CHOK下CHOK下,C
HOK左大約廿秒,媽媽FEEL到開始變硬,竟然慢慢張開口,伸條利出黎慢慢奶個
龜頭既尖端!

  搞到洪爺「呀」左幾聲!奶完龜頭尖端,仲不停奶龜頭既四周,依幾下動作
,搞到洪爺面形扭曲哂,事實證明,媽媽含撚技術真係超超超高超囉!

  之後媽媽竟然一手推洪爺訓落張?,然後慢慢爬到洪爺果度,再繼續,仲將
條野慢慢CHOK住,放一半入口度,用力啜下!左手仲不時玩下洪爺既春袋!

  「又會咁主動既你!」洪爺好享受咁,望住媽媽個樣。

  媽媽雖然沒有回應,但口裡發出『唔…唔…唔…』既含撚聲。

  大約含左一陣,媽媽吞番條野出黎,突然身體向上爬,竟然主動將對波慢慢
放埋洪爺條野度,然後輕輕咁用力夾住洪爺條野!

  「wow…叻女!」洪爺見到!仲好享受望住媽媽,雙手托係頭下面繼續睇媽
媽表演。

  媽媽十隻手指緊扣住自己對波同埋洪爺條野,慢慢咁上下上下咁郁!

  「譁…真係好撚正,直頭吊緊西咁!」

  「係唔係真係咁舒服丫?」媽媽一路望住自己雙手一路回應。

  「緊係!你無賓州你體會唔到架啦!」洪爺眼甘甘咁望住媽媽。

  「咁都夾住都舒服?你d男人真係……..」

  「真係咩?」

  「變態囉!」媽媽雙手仍然不停咁推住自己對波,然後上下磨擦緊洪爺條野。

  「係架!喂…望住我黎夾啦!」

  「麻鬼煩!」媽媽即時面向,然後啤到洪爺實一實。

  「譁…真係最高視覺感受!」洪爺托住個頭,一路望,一路淫笑。

  「食屎啦你!」媽媽鬧洪爺。

  「夾腸啦你!」洪爺即時回番句。

  媽媽聽到之後,起勢咁係咁對波上下咁狂chok,仲不時夾住果陣,低頭奶下
個洪爺個龜頭!洪爺俾媽媽連串既攻擊,搞到係咁「呀…呀…呀…」呻吟起來!

  大約玩左兩分鐘左右,媽媽塊面突然多左幾條白色既液體,原來個洪爺又射
左!

  今次仲要顏射!

  媽媽即時「頂」左一聲,然後坐番起身,用手指抹走面上既精液!

  「妖…你射之前講聲唔得架咩!獲獲都係咁!」

  「咁舒服嘛!」洪爺仲訓係張枱上,好嘆咁望住媽媽。

  (差一些可一起 你與我那點距離 怎麼可以收窄 至可親你 拿手機閒談也避
忌……)

  突然之間聽到有歌播既!仆街啦…原來我手機響!一望原來阿怡打俾我!

  你唔係掛,依個時候十二點打黎咁大整古!

  我望入去睇下佢地聽唔聽到,見到洪爺同媽媽身體震一震,嚇一跳!

  大家互相問左句「你電話響丫?」

  大家同時回答「無喎!」

  唉丫大獲,成間鋪靜到咁,點會聽唔到!

  死火!一定要搵辦法!

  我腦海中係0.2秒內即時運算哂全部方法!

  方法一)如果宜家即刻離開,應該黎得切,但如果佢地查唔出d鈴聲係邊道
出黎,佢地一定知道有人入過黎喎!咁樣唔得!唔work!

  方法二)即刻搵地方躲埋,咁搵邊道先,如果陣間佢地搵到我,咪即刻代表
我身有屎先要躲埋!咁媽媽咪知道左我知道佢d野!都唔work!

  方法三)既然防守唔得,不如就改為攻擊啦!記得媽媽曾經講過「攻擊就係
最好既防守!」,如果我扮到岩岩先入黎鋪頭,咁樣咪唔知媽媽剛才係廚房做乜
囉!

  好!唔好以為我諗左好耐,其實我只係諗左0.2秒,所以當我鈴聲響到(…
…拿手機閒談也避忌……),我已經跑到後門個鐵閘度,然後cut左阿怡個電話先,
之後仲係褲袋度拎出條鎖匙,然後fing兩fing,乘機製造聲音,等佢地係入面聽到!

  然後我即時大嗌「阿媽…你係唔係度丫!」

  大約三秒左右,媽媽果然係廚房係入面嗌番出黎「係度,咩事丫?」

  於是繼續大嗌「阿爸……叫我落黎睇下你做咩事唔返屋企丫!」

  「無事,你唔好入黎廚房住!」

  「哦!」

  「阿偉,你係前面個收銀附近拎袋野俾我!然後係水吧個窗口遞入黎俾我!」

  「哦!」

  果然過到骨!於是我慢慢行到收銀度,係枱面見到袋野,拎上手,然後我望
左兩眼見到入面有件野,仲有對高跟鞋,拎上手一望,『譁』竟然係件綠色既短
裙旗袍!心口仲要有大心形窿,下面左右兩邊仲要係開叉!基本上著左應該見到
條底褲架喎!

  之後我即時放番入個袋度,然後走到水吧係窗口望入去,果然兩條友都躲埋
左,我放左袋係窗口位度!然後大嗌「係度啦,阿媽!」

  「得啦,你返去先啦阿偉!」

  唔係掛,著件咁既野,仲得掂既!我都係等埋阿媽先得!唔係陣間又唔知玩
乜撚野!

  「下…唔得丫!老豆叫我帶埋你返屋企丫!」

  「咁你係鐵閘度等我啦!」

  之後我當然無咁乖仔啦,我梗係即時走返去廚房門口繼續昅野!

  一望入去,見到媽媽拎住件旗袍,質問洪爺「你唔係丫嘛,俾件咁既野我著?」

  「黎啦,快D著啦,唔係俾你個仔知道左,仲大獲啦!著啦!」

  「癡線點著丫依件,著左咪乜都俾人睇哂!」

  「怕咩唧,宜家都十二點幾啦!」

  之後見到媽媽勁無奈地慢慢除底自己條牛條褲,慢慢將件旗袍換左去!

  媽媽一路換,洪爺一路望實整個過程!

  之後媽媽換好,準備行出黎,我馬上跑番後門度扮等媽媽!

  媽媽一行出黎,聽到塔塔聲既高跟鞋聲!

  『譁…仆街了』真係超級性感!依條裙好似仲短過上次尖咀買果條!

  一路行,我仲好似見到媽媽對腿左右兩邊開叉既位置,有條黑色邊露左出黎
!好明顯係條底褲條邊!

  而心口更加唔洗講,兩邊波,齊齊露出北半球!譁!真係超級性感丫!

  我望到呆左係度!

  「喂…仲唔行!」媽媽拍左我一下膊頭!

  「哦!係!行得!」

  於是我一定要問番句,表示我真係岩岩入黎鋪頭!「阿媽,你做咩著成咁丫?」

  「下…唔得咩?」

  「唔係,但……」

  「但咩丫….行啦!」媽媽又打斷我!白癡都知身有屎啦!

  之後媽媽扮到好自然咁,行出去後門先,而我就跟住行,出左去後門之後,
我就鎖門!唔係喎,洪爺仲係入面喎!咁點算呢?

  之後媽媽行係我前面,每步都行得好小心,不過點小心都無用,件旗袍咁短
,有心昅既,一定昅到哂啦!

  大約行到公園度,好彩成個路,一個人都撞唔到,唔係真係大獲!

  「哎呀,我遺左野,係鋪頭添!」媽媽行到公園,突然企係度,扮哂野!

  「下…咩黎黎,阿媽我幫你拎啦!」我亦都陪佢扮野回應。

  「遺左條鎖匙丫,唔洗你拎啦,你返去先啦,我自己去拎!」

  「唔得丫,都話老豆要我帶你返去囉,唔係陣間實鬧死我架!」我即時say no。

  「okok,你俾條鎖匙我先!咁你係度等我啦!」

  之後媽媽步伐行快左,雙手仲一路行,一路拉住下面條裙!

  咁我點算呢?我又點會咁乖乖丫,我梗係又乘機跟住媽媽啦!

  我跟到媽媽去到自己鋪頭後巷,我係停左,因為再跟都無用,我條鎖匙俾左
媽媽,等待佢地出黎!

  不過唔知等幾耐,唔知洪爺仲會唔會係入面玩乜鬼野!

  好彩,大約等左3分鐘,見到媽媽同洪爺係後門走出黎!

  出左黎,我見到媽媽鎖緊後門果陣,洪爺竟然係媽媽背後雙手攬住媽媽對波
,仲不停咁渣!

  我望到入哂神,突然間有人拍我膊頭!

  我一檸轉頭,竟然係兩個差人,兩位阿sir,仆街了!我面色都變埋…

  「喂,咁夜係度做乜丫!」

  「下…我…」

  「唔好講咁多,身份證唔該!」

  「哦。」我係銀包內拎出身份證。

  「入面乜野黎架!」突然間另一位阿sir,指住我手上拎住袋野。

  心諗仆街啦,入面係針孔機,唔俾得阿sir知喎,聽講依d野犯法!

  我即時狠狠地,作出一個決定,擾亂兩位阿sir,就係指向我鋪頭後巷度!

  「阿sir,你睇下…果對情侶係後巷度…唔知做乜野!」

  兩位阿sir一望即時「譁」一聲。

  「咁撚激!」

  睇我身份證果兩位阿sir,睇都無睇,就即時俾番我,然後「得啦,依度無
你既事啦,你走啦!」

  阿sir一手就推開我向另一邊方向,叫我離開!

  我一路行一路回頭望果兩位阿sir,竟然見到兩位sir,大家同步摸住自己下
面!

  但我竟然乜都無得睇,吊!仆街!於是…我唯有去番公園度等媽媽!

  大約係公園坐左成十分鐘,坐到我差D訓著左,我突然聽到D高跟腳聲,即
時醒神!

  我一望去公園入口,真係見到媽媽行緊過黎!

  「阿仔,你返屋企先啦!我有D野要做!」媽媽神色好似唔對路咁。

  「下,都話唔得囉!」我都係果句。

  「我叫你返去先丫!」突然間…媽媽好細聲但好惡咁咬實牙根講。

  「哦!」我好少見媽媽咁惡!

  媽媽講完無耐,就行返出去公園入口度!

  但我竟然見到公園外面果兩位阿SIR。

  當媽媽出到公園果陣,竟然走埋去果兩位阿SIR度!





媽媽亦知道洪爺意思,慢慢伸出右手渣住洪爺條野慢慢咁CHOK下CHOK下,CHOK左大約廿秒,媽媽FEEL到開始變硬,竟然慢慢張開口,伸條利出黎慢慢奶個龜頭既尖端!


搞到洪爺「呀」左幾聲!奶完龜頭尖端,仲不停奶龜頭既四周,依幾下動作,搞到洪爺面形扭曲哂,事實證明,媽媽含撚技術真係超超超高超囉!

之後媽媽竟然一手推洪爺訓落張枱,然後慢慢爬到洪爺果度,再繼續,仲將條野慢慢CHOK住,放一半入口度,用力啜下!左手仲不時玩下洪爺既春袋!




「又會咁主動既你!」洪爺好享受咁,望住媽媽個樣。
媽媽雖然沒有回應,但口裡發出『唔…唔…唔…』既含撚聲

大約含左一陣,媽媽吞番條野出黎,突然身體向上爬,竟然主動將對波慢慢放埋洪爺條野度,然後輕輕咁用力夾住洪爺條野!
「wow…叻女!」洪爺見到!仲好享受望住媽媽,雙手托係頭下面繼續睇媽媽表演

媽媽十隻手指緊扣住自己對波同埋洪爺條野,慢慢咁上下上下咁郁!
「嘩…真係好撚正,直頭吊緊西咁!」
「係唔係真係咁舒服丫?」媽媽一路望住自己雙手一路回應
「緊係!你無賓州你體會唔到架啦!」洪爺眼甘甘咁望住媽媽
「咁都夾住都舒服?你d男人真係……..」
「真係咩?」
「變態囉!」媽媽雙手仍然不停咁推住自己對波,然後上下磨擦緊洪爺條野
「係架!喂…望住我黎夾啦!」
「麻鬼煩!」媽媽即時面向,然後啤到洪爺實一實
「嘩…真係最高視覺感受!」洪爺托住個頭,一路望,一路淫笑
「吃屎啦你!」媽媽鬧洪爺
「夾腸啦你!」洪爺即時回番句

媽媽聽到之後,起勢咁係咁對波上下咁狂chok,仲不時夾住果陣,低頭奶下個洪爺個龜頭!洪爺俾媽媽連串既攻擊,搞到係咁「呀…呀…呀…」呻吟起來!
大約玩左兩分鐘左右,媽媽塊面突然多左幾條白色既液體,原來個洪爺又射左!
今次仲要顏射!

媽媽即時「頂」左一聲,然後坐番起身,用手指抹走面上既精液!
「妖…你射之前講聲唔得架咩!獲獲都係咁!」
「咁舒服嘛!」洪爺仲訓係張枱上,好歎咁望住媽媽

(差一些可一起 你與我那點距離 怎麼可以收窄 至可親你 拿手機閒談也避忌……)
突然之間聽到有歌播既!仆街啦…原來我手機響!一望原來阿怡打俾我!
你唔係掛,依個時候十二點打黎咁大整古!

我望入去睇下佢地聽唔聽到,見到洪爺同媽媽身體震一震,嚇一跳!
大家互相問左句「你電話響丫?」
大家同時回答「無喎!」

唉丫大獲,成間鋪靜到咁,點會聽唔到!
死火!一定要搵辦法!
我腦海中係0.2秒內即時運算哂全部方法!

方法一)如果宜家即刻離開,應該黎得切,但如果佢地查唔出d鈴聲係邊道出黎,佢地一定知道有人入過黎喎!咁樣唔得!唔work!
方法二)即刻搵地方躲埋,咁搵邊道先,如果陣間佢地搵到我,咪即刻代表我身有屎先要躲埋!咁媽媽咪知道左我知道佢d野!都唔work!
方法三)既然防守唔得,不如就改為攻擊啦!記得媽媽曾經講過「攻擊就係最好既防守!」,如果我扮到岩岩先入黎鋪頭,咁樣咪唔知媽媽剛才係廚房做乜囉!

好!唔好以為我諗左好耐,其實我只係諗左0.2秒,所以當我鈴聲響到(……..拿手機閒談也避忌……),我已經跑到後門個鐵閘度,然後cut左阿怡個電話先,之後仲係褲袋度拎出條鎖匙,然後fing兩fing,乘機製造聲音,等佢地係入面聽到!

然後我即時大嗌「阿媽…你係唔係度丫!」
大約三秒左右,媽媽果然係廚房係入面嗌番出黎「係度,咩事丫?」
於是繼續大嗌「阿爸……叫我落黎睇下你做咩事唔返屋企丫!」
「無事,你唔好入黎廚房住!」
「哦!」
「阿偉,你係前面個收銀附近拎袋野俾我!然後係水吧個窗口遞入黎俾我!」
「哦!」

果然過到骨!於是我慢慢行到收銀度,係枱面見到袋野,拎上手,然後我望左兩眼見到入面有件野,仲有對高跟鞋,拎上手一望,『嘩』竟然係件綠色既短裙旗袍!心口仲要有大心形窿,下面左右兩邊仲要係開叉!基本上著左應該見到條底褲架喎!
之後我即時放番入個袋度,然後走到水吧係窗口望入去,果然兩條友都躲埋左,我放左袋係窗口位度!然後大嗌「係度啦,阿媽!」

「得啦,你返去先啦阿偉!」

唔係掛,著件咁既野,仲得掂既!我都係等埋阿媽先得!唔係陣間又唔知玩乜撚野!
「下…唔得丫!老豆叫我帶埋你返屋企丫!」
「咁你係鐵閘度等我啦!」

之後我當然無咁乖仔啦,我梗係即時走返去廚房門口繼續昅野!
一望入去,見到媽媽拎住件旗袍,質問洪爺「你唔係丫嘛,俾件咁既野我著?」
「黎啦,快D著啦,唔係俾你個仔知道左,仲大獲啦!著啦!」
「癡線點著丫依件,著左咪乜都俾人睇哂!」
「怕咩唧,宜家都十二點幾啦!」

之後見到媽媽勁無奈地慢慢除底自己條牛條褲,慢慢將件旗袍換左去!
媽媽一路換,洪爺一路望實整個過程!
之後媽媽換好,準備行出黎,我馬上跑番後門度扮等媽媽!

媽媽一行出黎,聽到塔塔聲既高跟鞋聲!

『嘩…仆街了』真係超級性感!依條裙好似仲短過上次尖咀買果條!
一路行,我仲好似見到媽媽對腿左右兩邊開叉既位置,有條黑色邊露左出黎!好明顯係條底褲條邊!
而心口更加唔洗講,兩邊波,齊齊露出北半球!嘩!真係超級性感丫!

我望到呆左係度!
「喂…仲唔行!」媽媽拍左我一下膊頭!
「哦!係!行得!」

於是我一定要問番句,表示我真係岩岩入黎鋪頭!「阿媽,你做咩著成咁丫?」
「下…唔得咩?」
「唔係,但……」
「但咩丫….行啦!」媽媽又打斷我!白癡都知身有屎啦!

之後媽媽扮到好自然咁,行出去後門先,而我就跟住行,出左去後門之後,我就鎖門!唔係喎,洪爺仲係入面喎!咁點算呢?

之後媽媽行係我前面,每步都行得好小心,不過點小心都無用,件旗袍咁短,有心昅既,一定昅到哂啦!
大約行到公園度,好彩成個路,一個人都撞唔到,唔係真係大獲!

「哎呀,我遺左野,係鋪頭添!」媽媽行到公園,突然企係度,扮哂野!
「下…咩黎黎,阿媽我幫你拎啦!」我亦都陪佢扮野回應
「遺左條鎖匙丫,唔洗你拎啦,你返去先啦,我自己去拎!」
「唔得丫,都話老豆要我帶你返去囉,唔係陣間實鬧死我架!」我即時say no
「okok,你俾條鎖匙我先!咁你係度等我啦!」

之後媽媽步伐行快左,雙手仲一路行,一路拉住下面條裙!

咁我點算呢?我又點會咁乖乖丫,我梗係又乘機跟住媽媽啦!

我跟到媽媽去到自己鋪頭後巷,我係停左,因為再跟都無用,我條鎖匙俾左媽媽,等待佢地出黎!
不過唔知等幾耐,唔知洪爺仲會唔會係入面玩乜鬼野!

好彩,大約等左3分鐘,見到媽媽同洪爺係後門走出黎!
出左黎,我見到媽媽鎖緊後門果陣,洪爺竟然係媽媽背後雙手攬住媽媽對波,仲不停咁渣!

我望到入哂神,突然間有人拍我膊頭!
我一檸轉頭,竟然係兩個差人,兩位阿sir,仆街了!我面色都變埋….
「喂,咁夜係度做乜丫!」
「下…我….」
「唔好講咁多,身份證唔該!」
「哦」我係銀包內拎出身份證
「入面乜野黎架!」突然間另一位阿sir,指住我手上拎住袋野

心諗仆街啦,入面係針孔機,唔俾得阿sir知喎,聽講依d野犯法!

我即時狠狠地,作出一個決定,擾亂兩位阿sir,就係指向我鋪頭後巷度!
「阿sir,你睇下…果對情侶係後巷度….唔知做乜野!」
兩位阿sir一望即時「嘩」一聲
「咁撚激!」
睇我身份證果兩位阿sir,睇都無睇,就即時俾番我,然後「得啦,依度無你既事啦,你走啦!」

阿sir一手就推開我向另一邊方向,叫我離開!
我一路行一路回頭望果兩位阿sir,竟然見到兩位sir,大家同步摸住自己下面!

但我竟然乜都無得睇,吊!仆街!於是…我唯有去番公園度等媽媽!
TOP Posted: 2017-10-09 14:18 | 回10樓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765
威望:142 點
金錢:8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大約係公園坐左成十分鐘,坐到我差D訓著左,我突然聽到D高跟腳聲,即時醒神!

我一望去公園入口,真係見到媽媽行緊過黎!
「阿仔,你返屋企先啦!我有D野要做!」媽媽神色好似唔對路咁
「下,都話唔得囉!」我都係果句
「我叫你返去先丫!」突然間…媽媽好細聲但好惡咁咬實牙根講
「哦!」我好少見媽媽咁惡!

媽媽講完無耐,就行返出去公園入口度!
但我竟然見到公園外面果兩位阿SIR
當媽媽出到公園果陣,竟然走埋去果兩位阿SIR度!




  第二十五集 - MAY姐被差人非禮

        (本集內容虛構,如有巧合實屬不幸。)

  媽媽講完無耐,就行返出去公園入口度!

  但我竟然見到公園外面果兩位阿SIR

  當媽媽出到公園果陣,竟然走埋去果兩位阿SIR度!

  我心諗大獲啦,唔係要拉媽媽返差館丫嘛,吾通要告媽媽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定係會吾會以為媽媽係果D企街,告佢賣淫架!麻煩啦今次,最衰都係我啦,
為求自保,害死媽媽啦!真係仆街黎!

  我吾係講我自己,係講果兩個死雜差。

  依個時候都無哂計啦,唯有跟住佢地尾,睇下兩個雜差帶媽媽去邊先!

  走出公園,沿住馬路邊跟住佢地,保持大約十米距離,我遠距離留意佢地一
舉一動。

  馬路邊既街燈今晚特別光猛,黃色既燈光照射落媽媽度,顯得媽媽身上件旗
袍更加搶眼,依個背影真係非常養眼,媽媽件短裙旗袍超貼身,包到個屁股實一
實,搞到又翹又挺,加上著埋依對黑色『豆令?』既高跟鞋,明顯高左好多,大
約有1米75高,令到成對白滑既美腿顯得更加修長,搞到行路既姿態左扭一下右
扭一下咁,真係好似誘惑緊人咁!

  而果兩位阿SIR一個雜差A就同媽媽並排行,雙眼仲不時望向媽媽心口。

  另一位雜差B就行係媽媽後面,仲保持二米左右既距離,雙眼一直停留係媽
媽既屁股度,突然仲拎部手機出黎,仲將部手機對住媽媽下半身,好似偷拍媽媽
屁股同美腿?咁大膽死差佬!

  之後跟下跟下,竟然又返去自己鋪頭後巷!究竟返黎做咩丫呢?

  依個時候我又係剛才俾差佬逗既位置繼續進行監視!

  但係我第一件事件就係拎部手機出黎將部野較番靜音,廢事又重蹈覆轍,又
俾人發現我。

  較好之後我呆左望住部手機,有個奇想!我部手機都有攝影功能喎,點解佢
地偷拍得,我吾偷拍番佢地,你拍阿媽,我拍番你,依招就係傳說中「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哈哈,我正是那隻聰明的『黃雀』,如果拍到你地非禮我媽媽,
你兩條蛋散肯定革職都似!

  禁好左攝影功能,鏡頭對準佢地,從手機畫面上,睇到佢地行到後巷我鋪頭
度鐵門度,就停下來,而差佬b就收埋部手機。

  「拿…係咪依度丫,拿拿林入去拎身份證…吾好玩野!」差人A望住媽媽講。

  「得啦,係度等我啦阿SIR!」媽媽就拎條鎖匙出黎開門入去。

  (哦!好彩查身份證,原來媽媽剛才無帶手袋所以無得查身份證先返黎鋪頭。)

  媽媽入左去之後,差佬A同差佬B講「喂,開燈啦咁撚夜!」

  差佬B突然拎出電筒開著左,然後直立放係地下,令到鐵閘門果個位光左,
我手機畫面都清楚左,太好了。

  約三十秒左,媽媽拎住個手袋行出黎,然後鎖門,係袋內拎出個銀包。

  「拿…阿Sir 身份證丫…」媽媽遞上身份證給差佬A。

  「譁…三張幾,真定假丫?」差佬A拿出電筒照住手上既身份證。

  「阿Sir…你宜家讚我定彈我先?」媽媽撓住手擺出好串既樣。

  「兩樣都吾係,宜家懷疑張身份證吾係你既!」差佬A。

  「阿Sir…你吾係呀嘛…我個樣黎喎!點會吾係我丫!」

  「偽造都可以做埋你個樣唧!」差佬A。

  「癡線…阿sir你吾好咁離普喎!總之百分之百係我既!」媽媽搶番差佬A手。
上既身份證,放返入銀包內,收埋係手袋內。

  「咁頭先你係度做咩丫?」突然間到差佬B質問媽媽。

  「頭先……頭先…咪收鋪鎖門…走人囉…」媽媽講到吞吞吐吐咁。

  「哦…係咩!你係依間鋪頭做野呀?」差佬B。

  「我係依度既老闆娘!OK?」媽媽理直氣壯地講。

  「你係老闆娘?」差佬B鄙視既眼神望住媽媽。

  「係丫…有咩問題先!」

  「老闆娘洗著成咁…?依排生意好差丫?」差佬B眼神掃落媽媽全身。

  「阿Sir 你講咩丫!我著成點,關你地咩事唧!」

  「拿…你吾好咁串丫…!你話你係依度老闆娘,有咩證據先?」

  「咩?證據丫…阿Sir! 我係度開舖開左好多年喎,全部街坊都識得我既!
吾信咪問下D街坊喎!睇下佢地識吾識得我!」媽媽開始好吾耐煩。

  「三更半夜邊度搵個街坊出黎丫!小姐!講乜都得啦!」差佬B好得戚咁講。

  「咁你即係吾信我唧…我吾係依間鋪,點會有依間鋪鎖匙丫!阿Sir!」

  「打工都得可以有鎖匙既,你話你係老闆娘呀,咁拎個商業登記睇下係咪你
個名!」

  「吾好意思,係我老公個名喎!」

  「咁持牌人吾會又係你老公咁橋丫!」

  「阿Sir 我一個女人邊識依D野…我老公搞有咩問題先?」媽媽又撟住雙手。

  突然間差佬B拎出手機禁兩禁,然後遞俾媽媽睇「依位係咪你老公丫?」

  媽媽一望部手機,神色凝重,然後指住差佬B「喂…有冇搞錯丫!你點可以
咁做架!你係差人黎喎!」

  「阿Sir宜家係問你…!依位係咪你老公!你淨係答係或者吾係就得!」差
佬B好似命令語氣。

  「係丫!咁點丫!」媽媽瞪大對眼啤實差佬B回答!

  「係就得啦!宜家打電話叫佢返黎!」

  「下…點解丫?」

  「對質囉…你話個商業登記持牌人係你老公名嘛!叫佢返番對下咪知你有冇
玩阿Sir囉!」

  「阿Sir你吾係嘛,洗吾洗搞到咁複雜丫!」媽媽好吾耐煩咁。

  「吾敢打丫?即係身有屎啦!」差佬B個樣好串。

  「咩身有屎啊,阿SIR!咁…咁…夜我老公訓左啦,點叫佢落黎丫!」

  依個時候,我見到差佬A鬼鬼祟祟行埋一邊伸手入褲袋,然後渣實個拳頭。

  唔通收埋左D野係拳頭入面?

  而差佬B就愈行黎前,靠近媽媽旁邊。

  「小姐你都幾多大話喎!叫你證明你係老闆娘又證明唔到,叫你老公黎唔敢
打,其實你係咪做雞架?幾錢丫開價丫!」差佬B好猥褻望住媽媽。

  「咩做雞丫!癡線架你!我都係話係依度老闆娘囉!你地究竟想點丫!」

  依個時候突然差佬A指住媽媽個手袋:「小姐,你個手袋入面有乜丫?」

  「私人野囉,阿SIR,你唔係咁丫!」媽媽回應。

  「我宜家懷疑入面有危險藥物!麻煩你打開黎睇下」差佬A繼續指住手袋。

  「麻鬼煩!」媽媽講完就打開左俾佢睇!

  差佬A左手入袋內,逐件拎出黎用電筒照一照!

  突然手上拎住一包藥丸咁既野!質問媽媽「依包乜黎架?」

  媽媽雙眼望住包野一陣,然後就話「哦,依包感冒藥囉!」

  「感冒藥?我睇唔似喎!係咪K仔黎架?」差佬A。

  「咩K仔丫癡線!阿SIR,你唔好屈得就屈喎!」

  「咁你食粒黎睇下囉!我咪信你囉!」差佬A隊包藥埋媽媽前面。

  「唔係呀嘛,無病無痛食乜鬼丫!」媽媽無奈地說。

  「唔敢食,即係K仔啦!」差佬A。

  媽媽聽完,竟然即刻係差佬手上搶番袋野,打開拎左一粒,然後吞左入去。

  但兩個差佬依個時候竟然眼尾互望打眼色!嘴角微微奸笑!

  「拿…阿SIR食左啦,OK?走得未丫?」

  「未喎!仲未CHECK完喎!」差佬A好似好串咁。

  然後繼續係媽媽手袋內,又逐件拎出黎檢查!

  死火啦,究竟媽媽食左果粒係乜黎架!點解兩個差佬會奸笑呢?

  「依!入面仲有格喎,麻煩你自己打開!」差佬A照住袋內。

  「唔得!…果格都係私人野黎咋!阿SIR」媽媽突然好緊張!

  「咩私人野咁緊要丫!阿SIR叫你開就開啦!」差佬A說話愈黎愈惡。

  我見到媽媽無奈地慢慢打開袋內條拉鏈。

  差佬A「入面乜黎野,拎出黎睇下!」

  媽媽摸兩摸回應「無野喎!」

  之後差佬A好似唔多信,自己伸手入袋摸兩摸,突然拎出一支黑色柱狀物體
出黎,咁似自慰棒既?

  「呵…依樣乜黎架小姐!」差佬A拎住支黑色柱狀物體質問媽媽。

  媽媽竟然檸埋一邊面,望住地下,唔敢正視差佬A。

  差佬A指住支野好認真咁講:「拿…宜家你藏有攻擊性武器,知唔知最高罰
款$5000同埋監禁2年架!」

  「癡線架你,依個都叫攻擊性武器!」媽媽一聽到,突然眼都大埋。

  「咁你話我知,依樣係乜黎?」差佬A繼續拎住個黑色野。

  「咪……咩囉,阿SIR你唔好明知故問喎!」媽媽雙眼又望住地下。

  「咩丫?阿SIR真係唔知係乜喎,你好講啦!」差佬A拎住支野對住媽媽度。

  「……棒囉」我都見唔到媽媽講野,實在太細聲。

  「聽唔到囉咁細聲!大聲D!」

  「自慰棒丫,得未丫?阿SIR」媽媽迫於無奈講出事實。

  咩話自慰棒?媽媽點解會袋住支自慰棒係個袋度架!有無搞錯丫?

  「哦,原來係自慰棒,咁點用架?」差佬A手上既自慰棒,突然間陰莖部分
自動係度轉動。

  「唔知喎,你想知返去問你老母囉!」媽媽開始發惡了!

  「呀…咁拿串…!阿SIR都敢串!」差佬A一講完一手搭住媽媽膊頭,推媽媽
趴係度鐵閘度。

  媽媽都黎唔切反應,差佬A隨即單手按住媽媽背脊,令到媽媽雙手按住個鐵
門,雙腳分開!

  「喂,你想點丫!做咩丫你!」媽媽伏係門度,即時大嗌。

  「搜你身丫,我懷疑你…身體仲藏有危險物品同埋攻擊性……呀…呀..!」

  差佬A都未講完,伏係門既媽媽聽到搜身,右腳即時向後一踢,剛好踢中差
佬A下體重要部位,身體即時向後彈開左!

  「呀…!你……你…襲警!頂你個肺丫!」差佬A手指指住媽媽右手掩住下
面。

  突然間差佬B左手係腰間拎出又一支棍狀物體,左手一揮,即時變長左2倍。

  大約由20CM變到60CM左右,唔通依支野就係傳說中既伸縮警棍?

  然後一野FIT落媽媽屁股度,搞到媽媽即時跳番一下「呀…」一聲。

  「阿SIR都敢郁!你都算大膽喎!」差佬B。

  「唔關我事,係佢非禮我先!我都……」媽媽想轉身既時候,又俾差佬B推
番落門度,繼續伏係門度!

  「喂,你無事丫嘛?」差佬B望住痛苦中既差佬A講。

  「無野,小事唧!」差佬A掩住褲浪講。

  「小姐!你知唔知襲警可以坐兩年架!」差佬B向住媽媽講。

  「咁點丫,你地男人夠唔可以搜女人身架喎!」媽媽伏係門度繼續反抗。

  但差佬B今次醒左,竟然左右雙腳壓住媽媽既左右腳,唔再俾媽媽起到腳!

  而左右手亦都禁實媽媽左右手,令到媽媽全身不能動彈!

  另一方面,差佬A又好似無咩事,竟然又係腰間度拎出警棍!然後一揮又變
長左,走埋去媽媽身邊!

  「我地無話親手搜你身喎!」差佬A係媽媽耳邊講。

  「喂!你地想點丫!」媽媽只係得個頭可以郁動到!

  突然間差佬A將碌警棍隊埋去媽媽既腋下,慢慢掃到落條腰間度,媽媽即時
打冷震,「啊」了一聲,碌棍又掃落上去,不停來來回回咁!

  「你地究竟想點丫,快D放開我啊…!」媽媽不停反抗,但只係得個頭係度
檸黎檸去!

  究竟依個時候我可以做D乜呢?點樣可以趕走依兩個差佬丫!依兩個差佬,
根本就唔係搜身,係抽水!麻煩了!

  差佬A終於掃完媽媽側旁,竟然向上進攻,係媽媽頸度遊黎遊去,仲不時利
用碌棍最前端部分塞入媽媽既耳仔度,攪兩攪,搞到媽媽耳仔好似好痕咁「啊…
停手丫!變態架你。」

  「都未搜完…等多陣啦!」差佬A,而差佬B竟然遞埋自己支警棍俾差佬A,
一粒聲都無出,一直欣賞差佬A搜媽媽身體!

  於是差佬A今次雙手同時一齊攻擊媽媽耳仔,兩碌野同時撩入媽媽耳仔度,
搞到媽媽個頭一邊扭檸擺脫一邊發出「啊…啊…停丫…你宜家根本吾係搜身!」

  差佬A大約玩左三十秒,突然開聲「好啦,到檢查胸部有無違禁品!」

  「唔好啊…仆街!」媽媽好似開始變聲。

  差佬A走到媽媽側邊,然後將其中一碌警棍,係媽媽件旗袍心口個心形窿度
,喵準慢慢隊入去好似仲隊入埋個胸圍入面,然後隻手不停咁上下郁動支警棍!

  媽媽又黎嗌「啊……癡線架你…唔好……丫…非禮丫救命!!」

  「依…入面好似有粒野喎!乜黎架!丸仔丫!」差佬A個樣扮野無知咁。

  「癡線…無丫!無丫!」媽媽俾佢支野搞到猛咁搖頭。

  「無?明明FEEL到入面有粒野喎!咩黎架!係咪收埋左粒K仔丫?」差佬A右
手不停咁係媽媽個BRA度撩!

  「你宜家係咪玩野丫?你…都…有…啦…果粒!」媽媽好似開始喘哂氣。

  「我都有?你唔好扯開話題!阿SIR問你入面果粒乜黎架!」差佬A扮到好無
知。

  「啊…停丫唔好再撩啦…救下你…!」媽媽雙腳不自然地扭動。

  「你講係乜野咪得囉!」差佬A望到媽媽雙腳扭動,微微奸笑。

  「咪…果粒囉!」媽媽。

  「果粒丫?即係邊粒丫!…講清楚D!」差佬A。

  「乳頭丫!仆街!」媽媽向住差佬A大嗌。

  「哦…唔好意思,原來係乳頭!即係左邊無事,到右邊!」

  差佬A竟然鬆手,由得支野繼續插左係媽媽右邊胸圍度,然後走去媽媽右邊
,又重覆剛才一樣,將另一支慢慢隊入媽媽左邊胸圍入面,搞到兩支警棍形成一
個大叉形!然後右手又拎住警棍係入面掃黎掃去!

  「啊…啊…唔好丫…停手啦!阿SIR!」

  『仆街了』再係咁落去,一定會出事架!點解我睇咁耐都無人經過架!

  點先可以嚇走佢地呢?唔通真係要打電話報警?唔得住!

  一打電話,我手機就要停止拍攝,宜家拍到既野,仲未足夠!

  唯有睇多陣,拍到佢地更加離普既行為,我打電話報警!到時佢地兩條友解
釋都無用!炒硬!

  「依邊...又有粒喎!乜黎野!」

  「啊…啊…啊…唔好丫…乳………頭…丫!」媽媽開始把聲好似無氣咁。

  「小姐,你做咩係度呻吟丫!想勾引阿SIR丫?阿SIR唔受依套架!」差佬A
左手仍然不停咁撩緊媽媽右BRA度。

  「唔係丫…啊…救下你拎番出黎啦!」媽媽唔只雙腳不停磨擦,連屁股都開
始左右擺動。

  差佬A係右邊撩左一陣就講「依…兩邊都好似無野!」

  慢慢將兩碌警棍抽返出黎,然後走到媽媽後面!

  「放開我啊…你地!兩個仆街!」媽媽突然好大聲大嗌!

  「好啦,到下面啦!」

  「癡線架你…你仲想點丫!好放開我啦!」

  「我點知你會唔會將D野收埋係下面丫!」

  之後差佬A蹲係地下,雙眼由下向上,望入媽媽件短裙旗袍度,之後將碌警
棍由媽媽小腿以超慢速度掃到大脾內側,令到媽媽打冷震又「啊」一聲!

  「譁…性慾強喎小姐你」差佬A望住媽媽短底講。

  「你好放開我喎!死仆街!」

  「啊…好痕丫仆街!」媽媽仍然好清醒,但雙腳不停係度郁黎郁去。

  「雞…我都見得多,未見過你依種咁撚串!真係吾打吾得!」

  「我都話我係依度老闆娘囉…吾係雞丫!仆街!」

  「咪撚扮野啦!吾係做雞洗咩著成咁丫,仲隨身帶埋自慰棒!講都無人信啦
!」差佬A講完,示意叫差佬B退後少少,然後走埋媽媽後面,右手手上既警棍一
野Fit落媽媽屁股度!

  媽媽即時痛到慘叫一聲「呀」。

  「咁串丫拿!」差佬A。

  「變態架你…!痛架!仆街…喂…」媽媽未講完,差佬又打第二下,但今次
明顯輕力左,但媽媽仍然繼續叫「呀…!停手…仆街!…」

  「凸起個屁股快D!」差佬A再打第三下命令媽媽。

  之後媽媽微微翹起個屁股。

  差佬A連續輕力打左媽媽屁股再命令媽媽「再凸高D!」每打一下媽媽屁股
就凸高少少,同時亦「呀」一聲!大約打左一分鐘。

  差佬A竟然將兩條碌警棍合埋握係右手,移到媽媽雙腿之間,貼住條底褲度
,不停拉出拉入磨擦媽媽條底褲!就好似拉小提琴咁!

  媽媽感覺到下面被侵犯,即時想跳起避開,同時大聲呼喝「你…做…咩丫!!」

  「檢查完上面,梗係到下面啦!」差佬A笑淫淫回應。

  「非禮丫…救命丫!差人非禮丫!」媽媽聽完,即時超大尖叫,今次真係超
大聲,我諗就算樓上十八樓都聽到!

  差佬A聽見媽媽咁大聲尖叫,即時將剛才既自慰棒塞入媽媽口裡! 然後再係
褲袋中拎出一條『橡筋』,拉到最勁笠落媽媽個頭度,然後套住個自慰棒底部,
等到條自慰棒捆住係媽媽口裡,令到媽媽尖叫吾到,只能發出「唔…唔…」既聲
音。

  之後差佬A利用雙警棍繼續磨擦媽媽下體,聽吾到媽媽任何說話,只見媽媽
屁股不停扭動著,想擺脫下面兩碌棍!

  依個時候,我將鏡頭Zoom到最近,幫兩個差佬黎近鏡!再拍埋佢制服上既編
號,之後鏡頭再Zoom到媽媽側面,見到媽媽俾條自慰棒塞住個口,搞到下巴不斷
滴D口水落件旗袍度,個樣好辛苦咁。

  如果再係咁,媽媽一定會被佢地被強姦都似,一定要諗辦法趕走依兩個差佬
,所以我決定報警!

  但係報警點講好呢?照事實講?有差人強姦?等其他差人黎捉佢地差人?

  如果再黎多兩個差人都係壞人,咪仲大獲?唔得!

  定係報假案呢?話隔離街發生事,等電台call佢地,引走佢地呢?

  好啦,試一次啦,於是我關左拍攝功能,打電話報警。

  係通話中我細細聲講野話『隔離再隔離再隔離條街,有大約十名青少年係度
圍抽!』

  電話中既女聲『放心啦,好快有警員會過去架啦!』

  於是我收線之後,我即時又較番拍攝功能,再繼續拍。

  再望番媽媽果邊,差佬A右手仍然繼續用雙警棍係媽媽條底褲度,前前後後
咁磨擦媽媽下面個小妹妹,而媽媽個屁股好似開始左右擺動咁。

  「譁,扭哂蘿咁,算點丫小姐,又想勾引阿SIR丫?」差佬A雙眼望住媽媽
屁股。

  「……」媽媽根本就出唔到聲,只係不停搖頭反對。

  突然間佢地兩個對講機發生聲音,但太遠好沙,我聽唔到,真係估唔到效率
咁快,收左線30秒左右,佢地就接到任務,太好了。

  依個時間差佬B雙手仍然禁實媽媽雙手,唔俾佢反抗。

  「喂,有野搞喎,點算?」差佬B突然對住差佬A。

  「吊,真係麻煩!喂,不如你去先啦!」差佬A右手不停磨擦緊媽媽回應。

  「唔撚係丫,你去先唔好!」差佬B好似唔多願意咁。

  「喂!你唔係咁丫!」差佬A。

  「咁一齊去囉!」差佬B。

  「咁佢點丫?」差佬A望住媽媽背影同差佬B講。

  「用『孖葉』囉」差佬B。

  媽媽聽到佢地話鎖住,就算含住碌野都猛咁搖頭咁反對!

  「又係喎!好!」差佬A點點頭應同。

  之後差佬A突然拎出手銬,差佬B幫手捉住媽媽左手,然後扣起媽媽左手,
然後將鎖扣穿去鐵門門柄個窿度,再鎖埋右手。

  「over over..xxxx我地過去!」差佬A左手拎起對講機講。

  之後差佬A右手終於係媽媽下面拎番兩碌警棍出黎,然後望兩眼手上既警棍
『譁…搞到兩碌棍濕鳩哂!』,再將兩碌警棍係貼係媽媽件旗袍屁股,抹番乾淨
,再收番埋兩碌警棍,之後突然右手放落媽媽個屁股度,渣左兩下,然後望住差
佬B「夠彈手喎!」

  「唉…行啦!陣間先啦!」差佬B望住差佬A無奈地講。

  「乖乖地係度等我地丫!」差佬B仲摸摸媽媽個頭講。

  媽媽個頭即時向下,將口中既自慰棒吐落地上,而被鎖起既雙手不停咁拉住
門!

  「喂,放左我丫!仆街!喂!!!!!!!!」媽媽怒啤佢地大聲講!

  佢地好似當聽唔到咁,即時跑出後巷,向住我講既地址出發。

  而媽媽無奈地望住佢地既背影離開後,雙手仍然不停咁chok度門,好似想c
hok爛個門柄。

  依個時候,我梗係跑入去後巷幫媽媽手啦。

  「阿媽…!」當我走到媽媽身邊,媽媽竟然高過我少少,發覺媽媽後面條裙
有少少摺起左,仲見到少少黑色內褲添。

  「點解你係度架!唉…唔好講咁多啦,快d入去拎個『螺絲批』出黎!」媽
媽見到我樣子好驚訝,但好快又回番正常。

  「下…?哦」我聽完媽媽好心急,即時係地上拎起媽媽的手袋,然後拿出鎖
匙,開鐵門,然後慢慢拉開,因為媽媽雙手扣係度門度。

  我拎左『螺絲批』出黎,然後問媽媽點做?

  「快d扭開門柄既螺絲!」媽媽雙眼望住門柄。

  「哦!」

  我望到門柄上下有兩口螺絲!即時快速九秒九鬆開哂,媽媽雙手終於脫離度
門。

  但左右手仍然扣住。

  「快d整番好個門柄!」媽媽鬆開雙手即時說。

  我即時將門柄上番螺絲,然後將螺絲批放番入鋪內,出到後巷後見到媽媽係
度整理條短裙旗袍,我就鎖門。

  「阿媽宜家點丫?」我望住媽媽講。

  「走啦梗係!」媽媽回應完我,雙手放係前面奔跑,依個背影好搞笑!

  於是我都馬上拎起媽媽個手袋,仲見到地上有支自慰棒,我都汁番起,放入
媽媽手袋內,望入手袋內見到有兩包藥丸,我望一望兩包差唔多一樣喎!咁頭先
媽媽食邊包呢?不過唔理住啦,於是向前奔跑,追番媽媽。

  沿路媽媽一直跑係我前面,我就一路跑一路回頭望有無差佬追黎,一直跑到
公園度,我忍唔住停下來,然後向前呼叫媽媽。

  「阿媽…!唔得啦,休息下…先啦!」我企係度喘氣。

  「妖…無鬼用架你個衰仔,叫左你唔好食咁多煙啦!」媽媽跑番轉頭埋黎我
度鬧我。

  「阿媽宜家點丫?去邊丫?」我扯開話題問。

  「咪返屋企囉!」媽媽答得好快。

  「但個手銬…….」我望住媽媽雙手。

  「um…」媽媽亦都低頭望住自己雙手苦惱緊。

  「係喎,搵火sir咪得囉!」媽媽腦袋『叮』一聲諗到計仔咁。

  「下…火sir?唔係掛!」我聽到驚訝地。

  依位『火sir』我都認識,傾過一兩次計啦,我都聽過佢既事蹟,佢經常都會
黎我鋪頭買外賣,然後係收銀同媽媽吹陣水,佢係一位CID,即係便衣探員,身
高都有1米8以上,身型健碩,個樣亦都唔錯,幾陽光feel,經常著運動裝,可以
話同『堅哥』有得比,只係一黑一白,佢平時對人無乜野幾nice既,係粗口多左
d囉,但做事就心狠手辣,非常狼死,對住『死飛仔』『道友』『爛仔』『犯人
』就判若兩人,對佢地拳打腳踢迫供,無所不用其技,所以好多『衰人』聽到佢
個名都『騰哂雞』『淆哂底』!亦都因為咁,經常俾犯人投訴,所以佢仲有個花
名叫做『火爆』。

  「拎個手袋黎啦」媽媽係我手上搶番個手袋。

  「拿…我返去先啦,廢事等你啦,你慢慢係度抖飽佢!」媽媽好趕咁一支箭
咁衝走。

  「下!」

  我抖左一分鐘左右,我都要追番媽媽,追到自己屋企樓下,係遠方媽媽係我
前面,諗住大叫媽媽等埋我,點知佢已經入左去,度門關埋,搞到我又禁多次密
碼入去。

  入到大堂,諗住媽媽會等埋我啦,點知媽媽已經入左電梯,係關門果一剎那
,我見到電梯入面仲有個男人。

  於是我唯有走埋去,果個『訓緊教既看更阿伯』度偷睇『閉路電視』,見到
電梯入面,媽媽企係前面,手袋掩蓋雙手,而果個男人企係後面,一直望住媽媽
雙腳,我仲留意到媽媽雙腳不自然地扭動咁,大脾好似不時係前後摩擦咁!究竟
咩事呢?

  而個男人竟然伸手落自己下面自摸,一路望一路Chok,好似好high咁。

  之後媽媽係19樓出左電梯,好彩個男人無跟埋佢出電梯,之後我即時搭另一
部電梯上去,上到去,一出電梯,就見到媽媽企係度打電話。

  我望住媽媽雙手拎住部電話禁制,然後雙手抱住部電話黎聽,亦留意到短裙
下既雙腿仍然不時摩擦。

  媽媽檸轉頭見到我,突然用淩厲既眼神啤住我講「你望咩野丫…仲吾入屋!」

  「哦」我無奈地行先一步,行去自己單位期間,不時檸轉頭望下媽媽。

  入到屋,鐵閘同木門都唔關住,等媽媽入黎。我望望老豆間房,見到老豆原
來已經訓到成隻豬咁,我再即時返房關埋度門,收埋D針孔野先,搞點好之後出
番廳,原來媽媽已經入左黎。

  我見到媽媽問「阿媽,點丫?」

  「唉…打左十幾次都無人聽!」媽媽無奈地應我,然後成個手機拋落sofa度。

  「下,咁點算好丫?」我都無奈地。

  「唉,好辛苦丫兩隻手,宜家搞到換唔到衫,沖唔到涼!」媽媽搖哂頭嘆哂
氣。

  「唉…」我都忍唔住嘆息,然後我望住sofa度上媽媽既手機奸笑!

  「唉乜鬼,你快D同我沖涼訓教!」媽媽又回覆平時既媽媽。

  「阿媽,不過我幫你打住先啦,你休息下啦,打通再叫你聽啦。」我即時係
sofa度搶左媽媽部電話。

  「唉,是但你啦!」媽媽講完,就入左房了。

  我亦第一時間衝入房度,然後即時鎖埋門,其實我又點會打俾火sir丫,我
只係幫媽媽部手機做手腳咋,哈哈。

  但第一時間我梗係試一試D高科技野先啦!

  於是我拆一個針孔機試玩下,首先裝既位置一定要影到電腦畫面,我繞視一
週,發現衣櫃上面就最適合不過了!

  之後我打開手機,根據四眼珍既指示下戴某個software,之後安裝,再啟動
程式,然後需要開啟藍芽進行search好快就搵到我針孔鏡頭發出既藍芽,連接左
打埋密碼,成功之後果然有畫面出現,之後我望住鏡頭『依』起棚牙笑,估吾到
連我D『煙屎牙』都睇到一清二楚,畫面質素吾錯喎。

  為左測試埋解像度有幾勁,鏡頭由高至低處距離電腦大約五米,我不停ZOO
M大,竟然連電腦桌面右下角既時間鐘都睇到,利害利害!依件野一千蚊真係物
超所值丫!!!!咁媽媽玩msn既對話咪乜都睇到哂,哈哈,爽死!

  之後到媽媽部手機,我將媽媽部手機插usb線連接落電腦,然後即時安裝『
四眼珍』俾我既程式落媽媽手機內,之後輪到我部手機安裝,搞左大約十分鐘終
於搞點。之後我做左個實驗,將媽媽部手機打電話去問天氣,然後即時啟動我手
機入面偷聽既程式,果然聽到媽媽手機內既內容,利害!真係無呃我喎,依個『
四眼珍』真係高手!

  突然間聽緊天氣報告期間,聽到『嚕』『嚕』聲,望一望媽媽手機畫面,竟
然係『火sir'打返入黎!唔係掛依個時候先打返黎!

  咁難得先打黎,我決定聽左先,然後我一路行出廳俾番媽媽聽。

  我一禁左接聽,電話另一邊就傳黎火sir既聲音。

  「喂……你地搵果邊!我搵依邊,一定要刮到條女出黎丫!」

  我聽到…刮條女出黎?腳步停下來,之後就火sir就出聲「喂…女神!唔好
意思,岩岩做緊野!哈哈!」

  (咩話!女神?媽媽係火SIR既女神?咁大獲!)

  「喂…唔好意思,你係咪搵我媽媽丫?」我聽到即時卻步,返回自己房。

  「哦,你係佢個仔阿偉係咪丫?」火sir。

  「係丫係丫,你好丫!火sir!」我扮哂好有禮貌咁。

  「喂,頭先有野做,所以聽唔到你阿媽電話!」火sir。

  「哦!我知丫,我岩岩都聽到你講,好似追緊個犯咁,係咪發生係我地依區
架?」我扮哂好瞭解咁。

  「係丫,發生左件大獲野,我地有兩個夥計重傷,懷疑同女人有關!所以宜
家周圍刮緊條女!」火sir好鬼勞氣咁。

  「條女…?」我聽到唔係掛,唔通係頭先非禮媽媽果兩個?

  「無錯!我地係其中一個夥計部手機見到佢有段片,偷拍緊一個女人,懷疑
同依個女人有關。」火sir。

  「咁大獲?係呢果個女人著咩衫架?」我心諗偷拍女人?咪頭先果個差佬b!

  「哦,果條女好易認咋,著住『中華夜總會』既制服!」火sir。

  「『中華夜總會』?即係點丫?」我又唔明。

  「旗袍囉細路,件野好撚短既,中間個胸度仲要有個窿咁既!點丫有無見過
丫細路?」火sir。

  我聽到非常震驚,旗袍?中間有個窿?好撚短?豈不是講媽媽?原來果件旗
袍係夜總會既制服!

  「無丫!」我梗係話無見過啦!

  「係呢,你阿媽頭先打左十幾次喎,搵得我咁急咩事丫?」火sir。

  「下…唔知呢…!」我回應。

  「咁好啦,唔講住啦,做野先!有事叫佢再打俾我啦!」火sir。

  「哦…」我哦都未哦完,佢就收左線。

  今次大獲,頭先我仲諗住放段片上網,等兩條差佬炒硬,點知咁快就有後應
,究竟發生咩事呢?點解會受傷呢佢地!

  突然間門外傳來好大聲,原來媽媽狂拍我度門大叫

  「喂,做咩鎖埋度門丫!!!!」

  我即時回應「黎啦黎啦!」

  一開門,媽媽即時問我「點丫?打唔打得通丫?」

  「岩岩火sir打左黎!」發生到咁大獲,無理由再騙媽媽了。

  「唔係丫嘛,你唔叫我聽?」媽媽行埋黎一手就搶左部電話。

  「唔係丫,果個火SIR原來頭先捉緊你丫!」我慢慢解釋俾媽媽。

  「捉我?點解丫?」媽媽聽到一頭霧水。

  「因為佢話有兩個差佬受左傷丫!」我好細聲講解俾媽媽聽。

  「咁關我咩事?」媽媽聽了都呆左。

  「佢話係個受傷差佬手機入面見到段片,見到個著旗袍既女人,懷疑同佢有
關丫!」

  「即係我?」媽媽無奈地指住自己。

  「係丫!梗係你啦!」我點哂頭。

  「佢睇段片,認得我丫?」媽媽雙手十指緊扣好緊張。

  「就係唔認得丫!佢淨係話條女係夜總會度做咋!」我。

  「咁都好d!」媽媽聽完終於安心些少。

  「咁阿媽你仲打算搵火sir幫手丫?」我奇怪眼神望住媽媽。

  媽媽聽完呆係度沈思左一陣「嗯,咁都係唔好打穩陣啦!」

  「嗯!」我都安心d。

  「咁如果搵到你咁點算丫?」我再問媽媽。

  「我都唔知…見步行步啦!」媽媽嘆哂氣咁。

  睇黎果段片,應該拍到關於鹹濕野,所以媽媽都怕了,唔敢搵火SIR,如果
搵火SIR解釋,亦都間接話俾火SIR知道媽媽既秘密,但係咁手銬點算呢?唉!

  之後媽媽拎住部手機,個樣好似好多野諗咁,係我間房望黎望去。

  隔左一陣,媽媽突然走埋我電腦枱下面個櫃度拎出個『斜口鉗』,然後叫我
幫佢剪爛個手銬。

  我望住個『斜口鉗』無奈地回應「下,阿媽,依個鉗我砌高達果陣先用咋喎!」

  「得啦,淨係剪中間條鐵鏈咋嘛!」媽媽好似好清楚咁應我。

  之後媽媽坐係我張床度,即時露底,仲見到媽媽換左條紫色底褲,不過我望
左一眼無再望,之後我對準兩個手銬連接埋中間果條鏈剪落去,第一下唔得,第
二下都唔得,係咁用力剪,唔記得第幾下,終於成功將手銬分開了,媽媽雙手得
到自由了,媽媽即時舉高雙手伸番個懶腰,就好似我平時起身一樣。

  但左右仍然俾手銬扣住,就好似戴左手鐲咁,我問媽媽點算?媽媽話聽朝叫
我落去五金鋪借個『剪鉗』返黎好易搞點,之後媽媽就好開心咁跳下跳下咁跳入
自己房,仲一路跳一路LALA咁聲,我見到都O哂嘴。無奈!癡媽根,仲可以咁鬼
開心,女人真係好難捉摸!

  頭先媽媽雙腳係咁磨,我仲以為媽媽真係食左春藥,睇黎應該係條底褲太濕
,所以搞到唔舒服唧!

  就係咁,俾媽媽煩左成半小時,搞搞下原來已經二點幾,我都頂唔順,即時
衝去沖涼先。

  沖完涼出黎,一開門就竟然見到媽媽仲著件旗袍坐係sofa度講電話。

  成三點鐘啦,究竟同邊個講電話呢?媽媽望左我一眼,見到我從廁所出黎,
眼神好似有多少閃縮咁,即時起身行入廁所內。

  於是我即時衝入自己房,拎番自己部手機進行偷聽,究竟同乜水講電話呢?

  開啟程式進行偷聽…

  媽媽好細聲:「癡線架你…俾人查到坐監架!」

  依把聲咪係洪爺:「放心啦,無人知喎,好快有人去自首架啦。哈哈」

  媽媽:「打差人喎,好大獲架。」

  洪爺:「傻啦,又唔係我地打!驚乜撚野丫你!」

  媽媽細聲又嬲:「我都未鬧你,做咩整件夜總會既衫俾我著,你癡線架!」

  洪爺:「哈哈,我都估唔到會咁好彩遇到兩個仆街差佬架!」

  媽媽:「好彩?好你條命丫!搞到無喇喇俾兩個仆街非禮!離哂普架!」

  洪爺聲線變到好賤格:「哈哈哈哈…話時話丫,頭先被人搞你果陣,你有咩
感覺唧?」

  媽媽應得好快:「無丫,乜感覺都無,癡線!」

  洪爺:「無?我明明聽到你搞到人地兩碌棍都濕哂喎!」

  媽媽:「咁你頭先做咩唔出黎幫我丫?」

  洪爺:「點幫唧?人地有炮架!所以我咪幫你報警,解左圍囉。」

  媽媽好諷刺地:「哼,咁我宜家係咪要同你講多謝丫,契爺!」

  洪爺:「咁又唔洗,哈哈,只要你星期日一齊出黎唱K唧!」

  媽媽:「唔去!仲同你去唱K,同親你一齊都無好野!」

  洪爺:「去啦,叫埋你老公去啦!」

  媽媽:「呵,你叫得佢郁我咪去囉!」

  洪爺:「拿…你話架!咁你放心都得啦,佢實去!」

  媽媽好囂張地說:「呵!你叫得郁佢咪去囉!」

  洪爺:「好丫!睇下點!」

  媽媽:「好…我沖涼啦…吾同你講啦!」

  洪爺:「吾好住啦…你都未答我頭先有咩感覺…?」

  媽媽:「都話無囉!」

  洪爺:「無?無會濕哂…!」

  媽媽:「哎呀……咁…依D…咁係人都會架啦!」

  洪爺:「係人都會?係人都好似你咁淫賤丫?」

  媽媽:「你就淫…依D正常反應黎架嘛!」

  洪爺:「哦…正常人既正常反應…乜正常人會隨身帶備碌棒既咩…哈哈!」

  媽媽:「咩棒丫…我吾知你講咩丫!我要沖涼丫!吾同你講啦」

  洪爺:「哎呀…你個淫賤老闆娘丫仲扮野!」

  媽媽惡得黎又好細聲咁:「喂…你把口可吾可以吾好咁賤…!開口又淫賤埋
口又淫賤!」

  洪爺:「好!好!好!咁你做咩放碌假狗落手袋呢?阿小姐!」

  媽媽:「唔係呢,我還番俾個朋友咋!」

  洪爺把聲真係好賤格:「哦,朋友!乜朋友黎架,咁好人借碌野俾你既?」

  媽媽:「關你咩事唧,講你都唔識架啦,咁八卦!」

  洪爺:「想你介紹我識唧,乜朋友黎架,有冇男朋友架?」

  媽媽:「結左婚啦,有老公啦,你死心啦!」

  洪爺:「噓…咁你呢?」

  媽媽:「我咩丫?」

  洪爺:「你夠有老公啦,夠幫我咩啦!」

  媽媽好惡咁:「喂,你唔好再講啦,總之永遠以後一定唔會再幫你!」

  洪爺:「好!好!好!永遠無下次丫契女!咁你個朋友叫咩名唧,可能我識
呢!」

  媽媽:「阿紅丫,你點會識丫!癡媽根!唔同你講啦,沖涼啦!」

  洪爺:「下,阿紅,我識喎!短頭髮架嘛!」

  媽媽好驚訝把聲:「下,係丫,你又會識佢既?」

  洪爺:「噓…我條令阿堅條女黎既,點會唔識丫?」

  媽媽:「癡線!無可能,你肯定認錯人!」

  洪爺:「係咩,短頭髮,三十歲左右,成日著得好鬼性感喎!」

  媽媽:「你咁講,我記得佢地兩個之前一齊黎過我鋪頭喎!」

  洪爺:「係啦,都話我識佢啦!」

  媽媽:「咁點唧,佢點會係果個阿堅條女丫,亂咁嗡!」

  洪爺:「譁,做哂愛搞埋一齊都唔係佢條女丫?」

  媽媽:「咩話,你講真定假丫?邊有可能丫!」

  洪爺:「親眼目擊,仲有假?」

  媽媽應得好快:「譁,唔係掛,係邊道見到丫?」

  洪爺把聲真係好賤格吊哂引咁:「噓,關你咩事唧,又話沖涼,快D去沖涼
啦!」

  媽媽把聲變到好緊張咁:「唔沖住啦,講埋先啦!係邊道見到丫?」

  洪爺:「譁,做乜丫?咁八卦做乜丫?」

  媽媽:「你講啦,佢地係邊道搞丫?」

  洪爺:「噓…咪你上次救你果度囉!」

  媽媽:「唔係掛!阿紅無反抗架咩?」

  洪爺:「哈哈,開頭咪有囉,後尾不知幾ENJOY丫!哈哈」

  媽媽:「點會咁架,無可能架,你由頭講過啦!」

  洪爺:「譁,你咁關心阿堅做乜丫?你唔係好憎佢咩!」

  媽媽:「我都唔係關心佢,我關心我朋友阿紅咋,癡線!」

  洪爺:「哦,係咩,咁我講故仔俾你聽,我有咩著數先?」

  媽媽:「你又要咩著數丫?」

  洪爺:「你話俾我知,你俾過幾多個男人撲過先?」

  媽媽:「癡線,梗係得我老公啦!」

  洪爺:「譁,真定假丫?」

  媽媽:「你唔信咪算囉,快D講啦!」

  洪爺:「信,梗係信啦!你宜家仲著緊黑色底褲丫?」

  媽媽:「一早換左啦,講得未丫?」

  洪爺:「換左咩色丫?」

  媽媽:「唉丫,紫色丫!快D講啦!佢地點搞野唧?」

  洪爺:「一開始咪坐係個SOFA度打下K輪囉!」

  媽媽:「譁,咁阿紅無反抗咩?」

  洪爺:「開頭都有少少架,之後阿堅一路咀一路搓佢對奶,果個阿紅原來想
推開都搞到無力推。」

  媽媽:「譁,唔係掛咁都得丫!咁之後點丫?」

  洪爺:「跟住梗係伸手落下面摷啦!」

  媽媽愈聽愈緊張咁:「下,邊個摷邊個丫?」

  洪爺:「梗係男摷個女啦,咁大個人都傻下傻下既。」

  媽媽:「咁又係,咁之後點丫?」

  洪爺:「之後!果個阿紅咪慾火焚身囉,仲鬼死咁主動添丫!」

  媽媽應得超快:「下…點主動丫?」

  洪爺:「喂,話時話丫,你幫過幾多個男人含撚丫?」

  媽媽:「妖…癡線架咩,成日問埋依D野!」

  洪爺:「你唔講我知,我唔繼續講架!」

  媽媽:「哎呀,咪你同我老公兩個咋嘛!」

  洪爺:「淨係我同你老公兩個?我唔信,你唔講真話我唔講架!」

  媽媽:「哎呀,三個啦,得未丫?」

  洪爺:「譁,咁第三個係邊個丫?」

  媽媽:「咪你岩吾岩講果個囉!」

  洪爺:「哦…阿堅係咪呢?」

  媽媽:「係丫係丫…講啦阿紅點主動丫唧?」

  洪爺:「果個阿紅趴係阿堅個褲浪位度,勁鬼候琴咁除左人地條褲…」

  媽媽忍吾住「譁」一聲

  洪爺:「之後順手兩條褲一齊除落黎,阿堅下面成揪野當堂露哂出黎,果個
阿紅諗都唔諗就成揪野……」

  媽媽:「阿紅做乜丫?」

  洪爺:「哈…你估下…」

  媽媽:「下…含入口度?」

  洪爺:「咁叻女既,咁都估到!真係含入個口度丫!」

  媽媽:「譁…真係睇唔出阿紅會咁,咁之後點丫?」

  洪爺:「之後阿堅咪好爽咁睇住條女駁哂命咁吹囉。」

  媽媽:「咁阿紅佢含左幾耐丫?」

  洪爺:「梗係含到碌野硬一硬,唔係點吊丫?」

  媽媽變哂聲好爹咁:「依…唔係掛,快D講啦之後點唧!」

  洪爺:「之後咪推阿紅落SOFA,然後MARK大佢對腳,輪到阿堅服侍佢囉。」

  媽媽:「下…點服侍丫?」

  洪爺:「咪輪到阿堅駁哂命咁狂奶佢個西囉,係咁啜又奶咁,D水聲丫老遠
都聽到丫。」

  媽媽:「譁咁激丫,咁阿紅有無叫丫?」

  洪爺:「何止叫丫,舒服到反哂白眼添!」

  媽媽:「咁之後點丫?快D入正題啦!」

  洪爺奸笑咁:「譁,睇見你咁鬼緊張,係咪想做女主角呢?」

  媽媽:「癡線,我…我…關心我個朋友…阿紅咋嘛!」

  洪爺:「喂,你宜家條底底有無濕哂丫?哈哈」

  媽媽:「癡線…濕你個頭…!」

  洪爺:「係咩…真係無濕咁純情,哈哈」

  媽媽:「講啦,繼續講啦之後點唧?」

  洪爺:「之後?譁…不得了,奶完個西之後阿堅挺起胸膛,對準阿紅果個水
塘一野就隊落去!」

  媽媽又『啊』一聲

  洪爺:「阿紅當堂慘叫,真係睇到我扯哂旗丫!」

  媽媽:「譁…人地痛到咁你都扯旗,你變態架咩!」

  洪爺:「岩岩開始果陣,梗係唔習慣咁大條啦,但俾阿堅吊左一陣,不知道
enjoy丫,仲愈叫愈大聲,愈嗌就愈淫賤,睇到我差d射丫!」

  媽媽:「譁…咁阿堅哥射左入去丫?」

  洪爺:「你都傻下傻下,插左一陣點會咁快射丫,有名你嗌啦『堅哥堅哥』
,下面不知幾鬼堅,無半個鐘都唔會指意佢射丫!」

  媽媽:「唔係掛,咁阿紅咪好慘?」

  洪爺:「慘?你就慘,不知幾鬼開心,俾阿堅吊左一陣,即時攬住阿堅條頸
換第二招丫!」

  媽媽:「唔係掛,換乜花式丫?」

  洪爺:「譁,利害囉依招,包你估唔到,無番咁上下大隻,同埋下面唔夠堅
,都隨時碌鳩會斷丫!」

  媽媽:「下…係咪果招龍舟掛鼓?」

  洪爺:「e..e..e..,識d野喎,睇唔出你連依招都識喎,係咪成日玩呢?」

  媽媽:「梗係唔係啦,我聽過咋,都唔知係乜黎。」

  洪爺:「哦,依招咪係男既企係度,而女就熊抱咁,雙手攬住男既頸,雙腿
夾住男條腰,個男就不斷用腰力狂吊條女囉,真係完全高難度動作。」

  媽媽:「譁…咁阿紅頂唔頂得順丫?」

  洪爺:「哈哈,你試下咪知囉!」

  媽媽:「妖!講啦阿紅個樣點丫?」

  洪爺:「爽到卑丫!」

  媽媽:「唔係掛,有咩可能架,咁大條野應該好會痛架喎!」

  洪爺:「哈哈,都話你親身試過咪知囉,哈哈」

  媽媽:「癡線,我先唔試丫!」

  洪爺:「話時話丫,係咪聽到你下面濕哂,係度自慰唧?」

  媽媽:「咩丫…邊有丫,梗係無啦…!變態架你」

  洪爺:「仲聽唔聽丫?」

  媽媽:「唔聽啦,沖涼啦!」

  洪爺:「唔好後悔喎!」

  媽媽:「係啦,係咁啦,88!」

  譁,頂佢個肺,足足傾成粒鐘!

  原來頭先係後巷既時候,洪爺竟然都在場,究竟佢幾時係度呢?

  同埋係邊一個角度偷睇呢?洪爺有無發現我呢?

  更加估唔到既係原來果兩個蛋散係洪爺搵佢ko佢地,但如果兩個蛋散一醒
番,媽媽既身份就會俾人知道喎!

  星期日既生日party,洪爺話約埋老豆去,究竟搞乜丫?

  如果老豆都去,媽媽實去架喎,到時點阻止堅哥落手呢?

  係我自己房度,諗到尿都急,但媽媽沖緊涼,唯有等一陣。

  大約等左十五分鐘,媽媽終於出黎喇,我終於可以去廁所了。

  入到廁所,小解完,竟然見到媽媽條紫色under,媽媽岩岩先換咋喎,咁快
又換過條新?

  於是我決定拎上手睇下,一拎上手竟然成條under都濕哂,譁…唔係掛,唔
通真係俾洪爺個鹹故搞到咁?唉,就算係我有可以點做呢?

  算啦唔諗了,已經四點了,都係訓教,聽朝再諗計!
TOP Posted: 2017-10-09 14:19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5, 10-18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