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親眼目睹媽媽的改變(第1-28章)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记事本2016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45
威望:16 點
金錢:14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5-27

1024
TOP Posted: 2017-10-09 14:15 | 回3樓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816
威望:147 點
金錢:13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七集 - 惡夢的開始

  睇到依度我都要閃人先,吾係就會俾人發現架啦。

  係返鋪頭途中,我腦海不停浮現阿媽幫堅哥含撚既畫面,真係好似睇緊鹹片
一樣。我真係無用,自己阿媽都保護吾到。

  吾係!…大獲,頭先堅哥話偷拍,點解我發覺吾到有鏡頭,究竟有無偷拍到
呢?如果有,咁套片咪可以威脅到阿媽。唉…大獲…點算好呢?

  之後返到鋪頭無耐,阿媽同紅姐都返埋黎,紅姐一坐底阿媽就問佢。

  阿媽:「點丫,食吾食D野丫?」

  阿紅:「食野?吾係掛!你岩岩先食完條大腸仔…咁快又想食啦…」

  阿媽即時面紅揑紅姐隻手:「喂丫,你再講丫!」

  阿紅陰陰嘴笑:「好…吾講吾講…!」

  阿媽:「咁你食咩丫?」

  阿紅:「um…我想食腸仔!」

  阿媽扮嬲:「你係咪玩野丫?」

  阿紅:「喂…坐底先啦,頭先食條大腸仔,有咩感覺唧?講黎聽下啦…」

  阿媽:「你仲講!最衰都係你!」」

  阿紅:「對吾住囉,但頭先我睇到你好Enjoy喎!

  阿媽又面紅:「邊有丫…!」

  阿紅:「仲話無……!你老公有無佢咁勁丫?」

  阿媽:「梗係無啦…!」

  阿紅:「咁你頭先有無幻想佢插你?」

  阿媽又揑紅姐隻手:「癡線架你!梗係無啦…!」

  阿紅望實阿媽:「真係無?」

  紅姐講完即係伸隻手摸落阿媽條牛仔褲下面…!阿媽即時打左個冷震…

  阿紅:「譁…仲話無…!濕到咁…!」

  阿媽塊面愈來愈紅:「吾係丫……」

  阿紅:「哈哈,淨係含都濕到條牛仔褲咁,你個死淫May丫。」

  阿媽:「吾係丫,頭先個男優,我跪係佢而前,佢隻腳指不停咁掃我下面丫
,搞到我唔知點咁。」

  阿紅好驚訝:「下,唔係掛。唔怪得你含得咁開心啦。」

  阿媽:「喂丫,唔好再講啦。」

  阿紅:「好啦好啦,食野啦我地」

  阿紅望一望阿媽件衫,伸左隻手落阿媽件衫個頸內:「譁,依度白色透明,
咩黎架?」

  阿媽望住紅姐隻手指D液體:「喂丫,你做咩丫!」

  阿紅望住自己手指上的液體:「嘻嘻,仲帶埋D罪證返黎喎。」

  阿媽驚青到:「喂,快D抹左去啦。」

  阿紅成隻手指篤落阿媽個嘴度:「好丫,俾番你丫,好唔好味丫?」

  阿媽係咁吐番出黎:「死野丫,玩我!」

  阿紅係咁笑:「點唧。好唔好味?」

  阿媽扮嬲:「唔彩你丫,你自己食飽佢。」

  我真係估唔到堅哥竟然仲用腳指掃阿媽下面,不過宜家都擔心唔到咁多啦。

  堅哥所講既一個月,已經過左15日啦。諗起番,我地依一代真係蠢,把口又
唔掂,溝條女,溝成個月都未必溝到上床,堅哥15日就有計仔,令到阿媽幫佢含
撚,真係把炮。

  到左晚上,爸媽終於返到屋企,佢地一沖完涼又關埋房門,我又靜雞雞行埋
去偷聽…

  阿媽好爹咁:「老公丫…我想要丫……!」

  阿爸:「我聽晚先啦…」

  阿媽:「依…又聽晚…晚晚都話聽晚…」

  阿爸:「乖啦…老婆…!」

  阿媽:「我幫你丫…!」

  阿爸突然大聲:「牙…老婆……吾好啦…」

  阿爸:「牙……老婆…好舒服丫……你以前都吾會咁架!」

  依個時候我諗佢地一定無問題啦,所以我都廢事再偷聽啦,入房訓教先!

  我訓左無幾耐,突然電話響。

  阿輝:「喂,阿偉。」

  我:「頂你咩,咁夜打黎!」

  阿輝:「我點知你咁早訓唧,喂!星期六得吾得閒丫?」

  我:「吾知,可能同老婆去拍拖架!做咩?有野搞?」

  阿輝:「有丫,去Camp丫!約左好多女丫,有幾個仲令過你條女添丫!」

  我:「吾係掛…咁勁!」

  阿輝:「係!點丫去吾去丫?」

  我:「又好…去見識下你D女囉!」

  阿偉:「咁記住…帶埋你條女去啦!」

  我:「下…帶佢去做咩?」

  阿輝:「你吾帶佢去?你食自己丫?」

  我:「哦…又好!」

  阿輝:「咁星期六見啦!88」

  跟住我又訓過嚕…!

  第二日,又照常返鋪頭做野…!返到去見到阿媽好似靚左,塊面好似白裡透
紅咁,吾怪得D人話女人做得愛多,人都會靚D啦,難道吸陽補陰?

  過左無幾耐,有個好熟既電話打黎!

  我:「喂,搵邊位? 」

  男人:「細佬,仲記吾記得我丫?」

  我(把聲咁熟既):「下…吾係好記得…?」

  男人:「洪爺丫,你救左我一命呢!」

  我當堂成個人認真哂:「係…記得…記得…,你好番啦?叔叔」

  洪爺:「好番好多啦,我想過黎見一見你,多謝你。」

  我:「下,哦。好丫。」

  洪爺:「咁你俾你地址我啦。」

  我:「觀唐XXX街,ZZZ茶餐廳。」

  洪爺:「好啦,我大約5點鐘左右到,到時再傾啦,細路。」

  我好開心咁:「好丫,叔叔,掰掰。」

  時間好似過得好慢,等左好耐好耐,不停望住個鐘,又望實個門口,終於等
到5點鐘。

  突然間,有兩個全身著住黑衫既男人,每人推開一邊門,企左係門道,好似
歡迎咁,跟住洪爺就入黎啦。

  譁,場面好似賭神進場咁,真係誇張。阿媽望住都嚇左一跳。

  洪爺入到黎,周圍望,隻眼真係好有殺氣,跟住就坐左埋去上次堅哥坐果張
枱,我即刻沖左杯茶走埋去。

  我望住洪爺:「叔叔,你好。」

  洪爺望住果兩個人:「你地出一出去先。」

  黑衣人:「係,洪爺。」

  洪爺見到我好似好開心咁:「細路,你係度打工丫?」

  我:「唔係丫,自己鋪頭黎架。」

  洪爺:「哦。上次唔係你,我真係死左啦。」

  我:「叔叔,你唔好咁講啦。」

  洪爺好感動咁捉住我隻手:「我講真架細路,我都唔知點樣報答你好丫。」

  我:「諗番起上次真係好驚險丫。」

  洪爺:「哈哈,我宜家就差你一個人情啦,你有咩想要,即管開聲。」

  我扮哂無知咁:「下,係咪乜都得?」

  洪爺拍哂心口:「只要我洪爺做到既,乜都得。」

  依個時間因為洪爺把聲特別大聲,阿媽叫我過去收銀?度。

  阿媽好細聲:「衰仔丫,你又識埋D乜野人丫?紋哂身咁。傾D乜野咁好傾
丫?」

  我:「唔係丫,果個人係黑社會大佬黎架,我果日去燒野食,救左佢一命,
佢黎多謝我咋。」

  阿媽好驚訝:「咩話!黑社會大佬!衰仔,你嫌命長丫,同D咁既人傾計。
快D打發佢走啦。」

  我好無奈:「得啦得啦。」

  行番埋去坐,一坐底。

  洪爺:「果個靚女係咪你阿媽丫?」

  我無哂心情:「係丫。」

  洪爺:「吾怪得…你咁靚仔啦,原來你阿媽咁靚女既!做咩丫?佢唔鍾意你
同我傾計丫?」

  我:「係丫。」

  洪爺:「咁唔緊要啦,咁我走先囉,你有咩需要打俾我啦。」

  我好細聲咁:「叔叔丫,如果有人搞我阿媽,你會唔會幫我架?」

  洪爺好驚訝望住我:「當然會啦,你講果條友叫乜名,我幫你搞掂佢。

  我:「佢叫堅哥。佢上次偷聽到佢話一定要搞我阿媽丫。」

  洪爺:「下,阿堅?」

  我:「下,叔叔,你識佢架?」

  洪爺:「我都有個頭馬叫阿堅,但唔知係咪你講緊果個。」

  我:「唔係瓜,咁如果真係佢,你會唔會幫我架?」

  洪爺:「廢話,如果真係佢,一定幫你。搞人老婆,我一定吾會放過佢!」

  我:「多謝你丫,叔叔!」

  洪爺:「傻仔,我洪爺最欣賞孝順仔!放心包係我身上。咁我走先啦…!」

  我:「嗯…好丫,叔叔我送你丫。」

  行到門口果陣洪爺望住阿媽點點頭就走左嚕!」

  洪爺走左無幾耐,阿媽又叫我過去。

  阿媽好惡:「果個男人究竟同你講D咩?」

  我好吾耐煩:「都話過黎多謝我囉…!」

  阿媽:「我同你講丫,吾好再癡埋依D人丫…!」

  我:「得啦…得啦…」

  好心無好報?我都係想以黑制黑唧…媽咪我做咁多野都係想保護你唧…又俾
你鬧…唉…!

  到左晚上又無咩特別事!所以到左十點鐘就返屋企訓!

  之後兩日都無咩特別事發生,直到星期五。一直最擔心既事,終於要發生了。




 第八集 - 震蛋的快感

  (最後的11天)

  每日中午一忙完,我就會打俾老婆仔傾偈。每次一傾就傾幾粒鍾。

  傾到大約三點幾,堅哥又再次黎我鋪頭。今次佢戴住頂Cap帽入黎。點解又
吾見OK仔架?

  入到黎又坐番老地方,坐左無幾耐叫左杯凍啡,跟住就拎左部手機出黎,陰
陰嘴笑禁左幾下,跟住就望向收銀?果邊!

  我又望過去阿媽果邊,之後阿媽拎左部手機出黎,望住部機禁左幾下,之後
面色開始吾妥,好似好驚咁。吾通堅哥真係偷拍左套片SEND左俾阿媽?

  依個時候堅哥又禁手機,禁左好耐,之後又望去阿媽果邊。阿媽望完部手機
,好似「下」左一聲。跟住阿媽又禁左幾下,堅哥部手機又震啦,堅哥一睇完又
再禁制,但禁完無耐,堅哥就叫埋單走人。

  我諗佢地一定係Send緊信息,今晚返到去一定要偷阿媽部手機睇下先得。

  到左晚上,我返到屋企等阿媽返黎。等到十一點阿媽終於返到,一返到就去
沖涼。

  依個時候,我就即時入阿媽間房偷左部手機,

  再返自己間房度。

  打開部手機都搵吾到段片,吾通阿媽Del左?吾緊要,睇下信息先。

  一禁去就再見到好多個信息。

  94xxxxxx:「阿May,你含撚果陣真係好鬼淫丫,吾知你老公睇完套片會點
呢?」

  阿媽:「你係邊個?你究竟想點?係咪想要錢?」

  94xxxxxx:「錢?哈哈,我咩都吾要,淨係想撲你咋。」

  阿媽:「你癡線架,無可能!你發夢!」

  94xxxxxx:「okok,咁你照我吩咐做,我咪俾番套片你囉!你盒無線按摩棒
入面有隻綠色既震蛋,聽日返工將隻蛋放落底褲入面,放足成日。」

  阿媽:「下,你究竟想點?」

  94xxxxxx:「總之你照做,你有冇放到我一Check就知,俾我發現無放到,
你陪你老公一齊睇鹹片啦!」

  之後阿媽就無Send過信息啦。查番電話紀錄,阿媽曾經打過俾紅姐,但究竟
傾咩呢?

  我睇完即係將部機放番去原位!

  返番自己間房鎖埋,個腦裡竟然幻想起阿媽下面放左個震蛋,行果陣個屁股
左搖右擺,愈諗下面就扯得愈勁。就係咁成晚諗住阿媽放震蛋,打左三次飛機,
累到訓著左。




(最後的10天)

  到左第二朝,我好早起身,因為阿輝打電話黎話改星期日先去喎。

  八點鍾就去左鋪頭,落到鋪頭,見到阿媽無咩特別丫,同平時一樣,但阿媽
今日好留意每一位個客,好似驚D客食霸王餐咁,究竟佢有無聽堅哥話放到震蛋
呢?

  一直做到下午,我不時望住阿媽都發覺吾到有咩異樣。

  直到下午四點幾,堅哥終於蒲頭啦,裝束同尋日一樣,又坐返原位,跟住叫
杯凍啡,坐左成十分鐘都係睇報紙。

  突然間堅哥伸隻手入條褲袋度,跟住就望去阿媽果邊。

  我都望去阿媽果邊,見到阿媽係度喘氣。

  我明啦,原來堅哥手上渣住係無線搖控器。

  我見到阿媽雙手放左落下面,個樣好似好急尿咁。

  大約過左兩分鐘,阿媽慢慢一步一步行去廁所,入左去無幾耐,堅哥又去左
廁所果邊。究竟堅哥去廁所做咩呢?我鋪頭男女廁得一格咋喎,佢去廁所搞咩呢?

  依個時候我都放低手上既工作,慢慢行去廁所果邊,然後將隻耳貼埋度門,
偷聽男廁,無聲喎,再偷聽女廁,竟然聽到…

  阿媽喘哂氣係度淫叫:「啊……啊……啊……」

  阿媽呻吟左兩分鍾到,就停左了。

  之後就聽到阿媽電話響。

  男廁所聽到堅哥講野:「你係咪想你老公收到你段片丫?」

  阿媽果邊又講野:「你究竟想點丫?」

  堅哥:「想聽你淫叫囉,叫到我滿意為止。」

  阿媽把聲好似喊咁:「我求下你,你放過我啦。」

  堅哥:「OK,咁你老公等睇片啦。」

  阿媽:「嗚…嗚…….唔好丫,我放啦…我放啦。」

  堅哥:「咁你千其唔好收線丫。」

  過左一陣,我又偷聽到阿媽係入面呻吟。

  阿媽:「啊….啊….啊…. 」

  堅哥:「點丫,阿MAY舒唔舒服丫?」

  阿媽淨係不停:「啊….啊….唔好丫….唔好咁快丫…」

  堅哥:「你將隻野放入D先啦。」

  阿媽突然間叫得仲利害:「唔好丫…啊……啊……停丫……好辛苦丫……」

  堅哥一路喘氣:「你知唔知丫,頭先你一路行個屎忽一路扭下扭下,真係睇
到我想扯哂旗丫。」

  阿媽把聲愈喘愈勁:「啊…啊…唔好再講啦….求下你…停啦….. 」

  堅哥:「阿May,再叫淫d啦,我仲未夠high丫。」

  阿媽真係愈叫愈淫:「啊…啊…啊………唔好咁…快丫….…啊……啊……
…唔…好…丫」

  突然阿媽尖叫左一聲:「啊!!!!!!!」

  堅哥:「丫…!……阿May真係好撚正!…今日就放過你啦,聽日我再搵你
,byebye…淫賤老闆娘。」

  我依個時候,即係返回原位。

  過左1分鐘,堅哥出左黎,跟住埋單就走人。

  之後阿媽就出番黎,個樣好似累到想死咁,隻眼仲眼濕濕。

  我即時走入去男廁睇下咩事,入到去,地下有一大堆精液,好明顯堅哥岩岩
一路聽住阿媽淫叫,一路打飛機。

  之後仲入去女廁,成地都係阿媽d淫水,唔會潮吹瓜?

  如果唔係男女廁分開,係門口偷聽,真係以為阿媽同堅哥係入面撲緊野。

  當我出番去既時候,阿媽突然間叫我。

  阿媽無哂聲氣:「阿仔你睇住鋪啦,我有d唔舒服,返屋企訓陣。」

  我:「哦,咁阿媽返去先啦。」

  做到晚上十點,都吾見阿媽落鋪頭。

  我決定早D返屋企,睇下阿媽係屋企做咩。

  返到去無耐,原來阿媽已經係度訓教。

  跟住我再靜雞雞偷睇阿媽部手機,但發現D信息Del哂了,究竟堅哥仲有無搵
阿媽呢?

  吾係喎…堅哥話聽日會再搵阿媽架喎!但聽日星期日約左阿輝去Camp架喎,
咁點算呢?

  算啦…聽朝先諗…!訓教…!





 第九集 - 阿輝的陰謀

  (最後的9天)

  朝早九點就俾電話吵醒左。

  我:「喂」

  阿怡:「早晨老公,又話去街,做咩仲起身丫?」

  我:「早晨老婆,係喎,吾記得左較鬧鐘添!」

  阿怡:「哦…我換好衫啦,我宜家過黎搵你丫,好吾好?」

  我:「下…哦…好丫!老婆!」

  點算好呢?吾通同阿輝講,阿媽今日有危險所以去吾到咩?低能!算啦…照
去啦!去刷牙先!

  刷完牙,就換衫。

  叮噹…叮噹…(咁快到!)

  一開門…老婆就飛撲埋黎我身,攬住我!

  阿怡:「老公…有無掛住我呢?」

  我:「點會無丫?傻豬…!」

  阿怡:「真係?咁啜淡先啦!!」

  跟住老婆仔就咀左落黎啦…啜…啜…啜…」

  阿怡:「老公丫,望下我今日著得靚吾靚丫?」

  我望一望上面著左白色既小背心,仲見到有小小凸點,外面有件黑色既外套
,下身就著左件黑色既迷你短裙,搞到成大半截大脾都露哂出黎,同埋拎住個手
袋。

  我:「你著到咁Sex,陣間咪俾人睇蝕哂!」

  阿怡:「呵…!我吾著令D,咁你陣間咪績其他女!咁我點算!」

  我細細力指住佢額頭:「傻豬黎!你著咩…我都咁鍾意架啦!」

  阿怡:「哼!…都吾知係咪既!」

  我:「梗係啦。我地出發囉!」

  阿怡:「好丫。」

  我:「丫…老婆你有帶袋,幫我袋住d銀包鎖匙丫。」

  阿怡:「好丫。」

  之後就落街,去之前我都要返鋪頭睇下阿媽係吾係鋪頭先!

  好彩阿媽仲係度…!咁我都無咁擔心…!

  之後就搭車去石澳。

  係搭車既途中,打機又好無聊,但發現左成架巴士無咩人…我地又坐左上層
既最後排,阿怡一坐底條底底已經露左小小出黎,我當然吾會放過依D機會啦。

  我開始攬住老婆條小蠻腰:「老婆,不如我地係度……咩…咩…咩…囉…!」

  老婆望住個窗出面:「咩丫?」

  我隻左手由攬住佢條腰向上移到個波度,一野渣落去:「咁囉!」

  老婆即刻望住我:「你傻架…巴士黎架!」

  我隻手慢慢伸入佢條腰:「怕咩唧…宜家成架巴士都無人既,黎啦…!」

  老婆隻手開始阻擋我既進攻:「無人又點喎!有窗架嘛…!d人會睇到架!」

  我:「傻豬黎架,隻車開得咁快…d人睇鬼到咩…!」

  就係咁,阿怡聽完我既說話,開始吾反抗,隨得我隻手係佢身上摸黎摸去。

  摸左成五分鍾,都無咩反應,我開始要施展舔功,我撥開左阿怡耳仔D頭髮
,慢慢伸條?埋佢耳仔度,奶下奶下…。

  阿怡身體開始痠軟,慢慢發出:「唔……唔……唔……做咩…奶…人…耳仔
喎…!」

  聽到依D喘氣聲,我就更加興奮,條?就愈奶愈快,愈奶愈入,而阿怡既呼吸
聲就愈喘愈勁…!

  奶左成幾分鐘,我知道係時候啦,我隻右手開始摸落佢白雪雪既大脾度,慢
慢向上摸,望住阿怡個扭扭檸檸個樣,個身又縮黎縮去,真係好鬼過隱!

  依個時候,我隻手始終摸到入條短裙入面。

  我一摸條底褲:「譁……!你個小淫娃!」

  阿怡:「唔……唔……!我先吾係丫…!」

  我:「老婆仔…吾係條底底點會濕到咁丫…」

  阿怡發哂姣咁:「唔……唔…!我吾彩你丫…!」

  我:「哦…吾彩我就算啦!」

  既然吾彩我,於是我就不停用食指同中指隔住條底褲捽佢下面。

  我一路捽一路撩佢:「點唧…仲彩吾彩我丫…?」

  阿怡合埋對眼好細聲:「啊……啊……唔……吾知丫……」

  我見阿怡咁Enjoy,就索性兩隻手指就伸埋條底褲入面,一入洞口已經感覺
到D水…湧緊出黎,我將手指再插入D,老婆即時「啊」一聲…

  我見時機成熟,就扶住阿怡條腰坐落我大脾度。

  坐左落?…我就準備拉底褲鏈。

  阿怡扭轉頭望住我,個樣喘哂氣咁:「真…係…係度丫?」

  我望住佢,手指再放入佢下面捽:「係丫…你吾想要咩?    」

  阿怡又黎料:「啊……我…啊……吾知…丫……」

  依個時候我已經拉開條褲鏈,將條野抽出黎,係條牛仔褲入面扯,真係好吾
舒服,當堂爽唒…!

  於是我就右手?住條野,左手摸住老婆下面,搵緊個洞。

  突然間…隻巴士急停…就係依剎那…我個身體向前彈起,

  結果我成條撚一下子入哂阿怡下面,阿怡當堂”啊”左一聲。

  阿怡檸左頭望左我:「依…咁大力…想死丫你…!」

  我笑笑口:「我都唔想架,連個天都想我插你…呵…. 」

  我野都未講完,下面又傳黎一聲”吊…」

  之後我地就聽到有腳步聲由下面上緊黎。

  我拿拿聲…抽番條野出黎,扶番阿怡起身坐係隔離,拉番條褲鏈。

  時間岩岩好,原來係個司機上左黎。

  個司機一見到我地就話:「兩位,唔好意思,架車死左火。」

  我即刻驚訝:「唔係掛。」

  阿怡係我隔離微微嘴笑。

  個司機好認真:「係丫,唔好意思,你地要係度等下一部車黎。放心啦,好
快到架。」

  我失哂望:「唯有咁啦。」

  司機:「咁你地跟我落黎等啦。」

  今次阿怡指番我個頭:「連個天都唔想你搞我喎,嘻嘻。」

  結果,我同阿怡整理好D衫,就落左去下層。

  司機就開住死火燈,然後叫我地坐係下層等車黎。

  搞搞下,等左成15分鐘,先見到下部車。

  一上車,我一望…譁依部車咁Q多人既,唉…又無得搞。

  唯有坐定定,等落車啦。

  落左車,無耐阿輝就打電話黎啦。

  阿輝:「喂…咁鬼耐既…。」

  我:「無計啦…隻車死左火丫。」

  阿輝:「唔係瓜。」

  我:「唔係瓜就菜啦,得啦,就到啦。陣間見啦。」

  跟住我就收左線,之後我走左前面間士多鋪問地址係邊。

  個阿婆傻下傻下咁話:「唔識喎丫,靚仔。」

  咁我唯有禁部手機睇地圖個地方係邊度。

  之後我同阿怡就跟住個地圖行左十分鐘,無幾耐,終於見到阿輝,係對面條
馬路揮手。

  過左條馬路之後,阿輝就話:「咁耐架你地。」

  我:「其他人到齊拿?」

  阿輝:「未bor。」

  我:「車…咁洗鬼咁急咩…」

  阿輝無言以對…係度笑。

  一路行,我視線都望實阿輝,睇佢有無昅我條女,結果係無既。

  行左無幾耐,終於到左果間屋啦,係棟3層既大屋,真係幾正喎。

  阿輝就開門帶我地入去,入到去,第一個反應就係”譁”。

  個廳等於我成間屋,我諗一層差唔多成千尺。每層仲要有3間房。

  我呆左係門口度:「譁…租咁大間?唔洗錢丫?」

  阿輝就笑笑口:「梗係要錢啦,都貴架。不過值得架值得架。」

  我望住佢:「咁幾多錢丫?」

  阿輝無望住我:「唉丫…放心,我俾得起,你兩公婆盡情咁玩啦。」

  (我心諗肯定上次得罪左我,今次向我賠罪啦。)

  我:「咁點係丫。多謝哂喎輝哥。」

  阿輝笑得好勉強:「哈哈,我入廚房拎野俾你地飲先。」

  於是阿輝就走左去廚房,阿怡一見到張sofa,就飛埋去,兩隻手攤開哂坐落
去。

  我就慢慢係間屋度睇,估唔到每間房都有個廁所,仲有張6尺大床,真係把
炮。

  突然阿輝係遠處傳黎聲音:「喂,野飲到啦。」

  我就行番去sofa果邊。

  我留意到阿輝一路拎飲品,一路望住阿怡隻腳。

  由於阿怡條裙咁鬼短,一坐底就算拉番好,都會睇哂成大大截大脾。

  難怪佢一路行,一路望到實。

  於是行到埋去,佢視線又望番第二度。

  之後我係個盤度拎左杯橙汁。

  阿輝突然阻止我:「喂…依杯唔係你架。」

  我:「下?」

  阿輝即係話:「橙汁你條女飲架嘛,你飲可樂啦。」

  我望住佢:「你又知阿怡飲橙汁?」

  阿輝面都青埋:「唉丫,上次bbq我留意到丫嘛,阿怡就飲橙汁,你就…
.鍾意….飲可樂丫嘛。」

  我即係扮哂野咁,俾佢下台:「丫…果然好記性喎。」

  (其實我由細到大飲可樂都唔超過十次,根本就完全唔鍾意飲。)

  阿輝即係扮哂醒咁:「梗係啦。」

  阿怡拎住杯野好甜咁笑:「唔該哂你丫,阿輝,你真係好好人丫。」

  阿輝又笑笑口咁:「唔洗客氣。」

  咁我唯有拎杯可樂照飲啦。

  於是阿輝好快急就拎番個盤返廚房。我就陪阿怡坐係sofa度,一路飲,一路
傾下計。

  突然間,阿輝又係廚房遠處傳來大叫既聲音”頂”

  我大叫「咩事丫又?」

  阿輝走出黎話:「無,果班女叫我買果d野,我漏左幾樣無買添。」

  我無奈咁望住佢:「車…咁咋!」

  阿輝:「唔係丫,好大獲架,佢地實吊死我架。」

  我:「咁你咪宜家行去買番囉。」

  阿輝摸住個頭:「但我唔知宜家邊道有得買喎?」

  我:「買咩先?」

  阿輝:「蜜糖,忌廉,同埋蠟燭。」

  我:「車…士多鋪咪有囉。」

  阿輝:「依度邊有士多鋪度!」

  我:「唉…我地岩岩落車果邊咪有囉。」

  阿輝:「我頭先搭的士黎,我唔知係邊喎。不如你幫我買啦。」

  我:「唔係瓜,行到咁遠。一來一回成半粒鐘喎。」

  阿輝:「話哂我都出租,幫下手啦。你熟路嘛。」

  我好無奈咁應佢:「唉…得啦得啦」

  但我又唔放心阿怡同阿輝係度。

  於是我同阿怡講:「老婆仔,陪埋我去啦。」

  阿怡好累咁:「老公丫,我好累丫,你自己去啦,快d快d返bor。」

  我又無奈:「哦,咁算啦。」

  當我起身果陣,老婆仔靜雞雞係我耳仔話:「買埋comcom丫,老公。」

  我點哂頭:「嗯嗯。」

  就係咁,我就行左出去間大屋,諗住跑去,但頭先行左咁耐,都廢事跑,慢
慢行算數。

  一路行,一路拎住部機睇番地圖,因為我又唔記得左點行番。

  大約行左成8分鐘,我摸摸下自己褲袋,先發覺”頂”,銀包擺左係阿怡個
袋度。

  今次真係要跑番去啦,麻撚煩。

  跑左4分鐘,終於返到大屋。

  一開門,去到廳度,依…阿輝同阿怡唔見左人既。

  淨係見到阿怡個手袋係個sofa度。

  於是我行埋sofa度拎番個銀包先。

  再入廚房,再入埋大廳個廁所,都發覺唔到有人。

  之後我每間房再去搵,第一間房無人,再行埋第二間房又無人。

  當我行到第三間房之際,突然聽到有女聲”啊…唔好咁心急啦…」

  我心諗」唔會掛,唔可能係阿怡黎既,雖然把聲好似。

  於是我決定慢慢行埋度門,輕輕咁開,點知度門係鎖左。

  依個時間既我,好緊張,百感交集,我一定要知入面果個究竟係咪阿怡。

  於是我突然諗起,每間房都有個窗,係大屋外面一定睇到房仔。

  我就即刻跑到出面,係大房周圍每個窗望下邊間房仔。

  終於搵到第3個窗,我偷雞雞望入去,見到床上一對男女真係係度做愛。

  仲要係度69式,男下女上,男既個頭剛好係我方向,而且全身都赤裸,女
既只係睇到成個patpat,同埋條腰度好似有條黑色裙摺起左,上身就除哂
。但仲未確定係咪阿輝同阿怡,因為一個奶緊條女,一個含緊條仔,兩個塊面根
本睇唔到。

  再加上,我同阿怡撲過只有一次,仲要係公園,黑麻麻都唔認得阿怡個西係
咪咁既樣。

  雖然睇唔到,但我仲聽到入面d聲。

  男:「丫…你含得好正丫,我都未試過俾女含到咁爽。 」

  女既一路含住,個口一路發出”唔….唔…唔...”.

  男:「你d系水咁撚多既,真係愈奶….愈好味丫。」

  依個時候,我已經聽得出把聲係阿輝了。

  但女既一日未睇到個樣,我都唔會相信係阿怡。

  於是我唯有繼續偷睇,同時間我下面都已經扯左。

  一路睇,佢地都無講野。

  阿輝不停係咁奶女個系,而女既仲係睇到個頭不停上下咁含住阿輝條撚。

  阿輝:「丫…我地換第二態勢啦。」

  佢地都係維持69式5分鐘,終於換第二個態勢啦。

  依個時候阿輝起身,我即時縮一縮個頭,廢事佢驚俾佢見到。

  但當我再偷望,今次條女仍然見唔到個樣,只係見到阿輝攤開對腳訓左係左
床上,而條女仍然都係果個方向,果種狗仔式跪係張床度,幫阿輝又繼續含撚。
今次阿輝依個角度絕對係可以睇到我,但好彩佢由頭到尾都係合埋雙眼享受緊條
女幫佢含撚。

  阿輝含埋對眼:「丫…睇唔出你咁鍾意含撚喎,真係爽。」

  女含緊條撚話:「唔…唔…唔…愈…黎………愈…大…條…啦…。」

  阿輝:「梗係啦…俾你含過,點會唔變大喎…傻豬。」

  由於隔住玻璃,我都係分唔清究竟係咪真係阿怡呢。

  於是條女又含左五分鐘到。

  阿輝:「好啦,夠哂硬啦,到我服待番你啦,Hehe。」

  諗起今次睇到條女咩樣,點知又係狗仔式跪係張床度,唔郁。

  但阿輝今次走左落床度,走到床尾果邊,剛剛背住我個方向,然後拉住條女
條腰拉到床邊,再渣住自己條撚,對住條女個小妹妹,不停係咁磨下磨下。

  條女終於出聲:「唔好磨啦……」

  阿輝明玩野:「真係要丫?傻豬」

  條女:「唔…唔…入…啦…好痕丫…」

  阿輝終於渣住條撚,個屁忽一頂,「丫」左聲。

  條女同時都「嗯」

  阿輝:「譁,爽嗎?」

  條女呻吟:「嗯…….好…熱…丫… 你….條野。」

  阿輝雙手扶住條女個屁忽一路頂一路話:「緊係啦…俾你含左成廿分鐘點會
唔熱丫?」

  (我心諗廿分鐘咪我離開間屋無幾耐。)

  條女不停呻吟:「嗯…嗯…唔好…再講…啦…。」

  阿輝突然唔郁停左:「哦。咁我唔郁嚕。」

  條女即刻姣哂咁:「點解唔郁丫,我…要…丫…。」

  阿輝淫笑:「你咁想要,自己郁囉。」

  條女即刻個屁忽慢慢向上向後咁郁,同時呻吟聲又再發出:「嗯…嗯…嗯…。」

  阿輝見條女咁想要,依個時候雙手終於向前渣住條女兩個波,不停咁渣。

  條女就由郁就郁快,阿輝終於忍唔住,渣實條女個波同時不停係咁抽插條女。

  條女呻吟終於又進一步啦,愈叫就愈大聲:「嗯…啊…唔…好…咁…大……
力……丫…。」

  阿輝聽到d呻吟聲,好似激勵左佢咁,起勢係咁抽插。

  條女不停咁叫床:「啊…啊…好……痛……丫……啊……衰…人……。」

  阿輝唔理條女,仲係咁抽插左大約100下左右,又停左又要換態勢啦。

  當阿輝抽出條撚出黎果陣,阿輝見到條撚有血。

  阿輝就話:「譁…估唔到你仲係處女喎。」

  條女:「嗯…我…仲要丫…」

  (心諗處女血?)咁即係唔係我條女啦。

  阿輝依個時候又訓番果個位,今次又見唔到條女個樣。

  因為佢地今次玩騎乘位,見到阿輝乖乖訓係度,條女好主動坐上阿輝度。

  係依個角度,我終於清楚見到阿輝條野,真係比我長成倍。

  然後條女右手捉住阿輝條野, 慢慢對準自己個小妹妹,放入去。

  一放入去果下,條女又「啊」一聲。

  之後條女慢慢將阿輝成碌野放哂入去。

  條女放回入去之後,雙手禁住阿輝條腰,好主動咁前後前後咁郁,係咁不停
騎住阿輝。

  我睇AV咁耐,我分析到依條女騎得咁勁,咁純熟,技巧咁好,一定無可能
係阿怡。

  條女又不停咁發出淫賤過剛才既呻吟聲,仲愈騎愈快。雙手仲不停自渣自己
個波。

  阿輝都忍唔到叫:「丫……丫…丫……」

  阿輝開始喘氣:「睇唔出你騎得咁勁。」

  條女一路騎一路話:「啊…啊…啊…我…睇…鹹…片…學番黎架…叻…唔……
叻?」

  阿輝:「估…唔…到…你都會…睇…鹹片喎…!」

  阿輝:「你知…唔知我第一次見到你就想撲鳩你啦。」

  條女發哂姣:「我…我…知…丫…」

  阿輝:「你…又知?」

  條女:「我見到…你…你…果次…扯哂囉。」

  阿輝:「你…咁鬼…淫既…第一次見到…我…就望我下…面……。」

  條女愈黎愈淫:「鬼叫…你果次…啊…係咁 …啊…昅實我…下面…丫…」

  阿輝:「咁…你…著…到鬼…死咁……索…唔昅…你果個都唔係男人啦…」

  條女:「真係…咁索?」

  阿輝:「嗯。」

  條女:「啊....今日...我索唔索....丫....?」

  阿輝:「....索...到...爆...丫...?你專跟著到咁淫黎勾引我架?」

  條女:「啊.......唔.....係....丫..... 」

  阿輝:「你...知唔...知你坐係SOFA果陣...露哂底.....丫... 」

  條女:「啊....我知.....丫...... 」

  阿輝:「咁...你...仲...露俾我?」

  條女:「我想睇....你扯...個樣....好得意....。」

  阿輝:「然後...迫...我...撲.....你...丫?」

  條女:「啊…啊…我唔知…丫…你條……野……真係…頂死…我…啦。」

  阿輝:「咁你鐘唔鍾意...丫?」

  條女:「好…鍾意…好…舒……服…我愈黎…愈…HIGH…啦。」

  條女騎左大約5分鐘,終於累啦。

  依個時候阿輝見條女累,拉條女落佢心口,攬住佢好似打茄輪咁,然後阿輝
條撚不停咁抽插條女個小妹妹,速度仲要快過條女騎既一倍。

  條女一路同阿輝打茄輪,一路又發出「唔…唔…唔…」聲

  條女呻吟:「好…舒……服…丫…你…好……快…丫。」

  阿輝大約插多百幾下,終於開始黎料。

  阿輝即係抽番條野出黎,依個時候條女好主動趴番去後面,然後隻手渣住阿
輝條撚不停咁CHOI,CHOI幾下,就奶一下阿輝條撚。

  條女係咁CHOI係咁奶,阿輝不停望住條女個樣。

  阿輝:「好撚正丫…丫……丫……。」

  終於忍唔到射,射到條女塊面度。

  睇住阿輝撲條女,真係好唔抵死,可以撲到條女咁鬼姣,又咁好技術。

  佢地係床上休息左成5分鐘,阿輝終於扶住條女落床,行左去另一邊。

  咁岩果個位個窗完全睇唔到添,唉..又睇唔到條女咩樣。

  咁我唯有跑番入番大屋度先,等睇邊條女出黎。
TOP Posted: 2017-10-09 14:15 | 回4樓
天亮起床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816
威望:147 點
金錢:13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8

  第十集 - 送上門的MAY姐

  當我入番間屋既時候,佢地仲未出黎,我唯有扮岩岩買完野番黎,專跟企係
窗口然後點番支煙扮睇風景。

  等下等下…已經等左成五分鐘,依五分鍾真係好慢長,好似企左成粒鐘咁,
而個心又開始亂諗野…好驚出黎果個真係阿怡。

  就係我望住窗口亂諗野之際…突然間有人飛撲我後面攬住我,叫左聲老公,
我即刻拎轉頭望,原來係阿怡,再望望果間房仲係閂左門,咁阿怡應該吾係係果
間房出黎啦。

  依個時候我正想問阿怡岩岩去左邊,阿怡隻手突然向下摸住我下面,仲細細
聲係我耳仔:「譁…老公你仲扯緊丫?」

  我呆左五秒到…心諗(我仲扯緊?佢知我一直扯旗?)

  我正想問佢點解知我扯緊既時候,阿怡一路掃我下面一路出聲:「你岩岩係
咪睇得好開心呢?」

  我下體本來開始軟番,俾阿怡摸一摸又起動番,但另一方面我又諗(佢點知
我岩岩睇完人地撲野?吾通阿怡都有份睇?)

  我即刻檸轉望住阿怡:「下?你有知我睇咩?」

  阿怡隻右手開始拉開我褲鏈,拎左我條野出黎一路講一路Choi:「咁你岩岩
睇得High吾High丫?」

  我一享受緊阿怡幫我打飛機一路合埋眼答佢:「都幾High架…!」

  阿怡愈Choi愈勁:「依…老公…你真係好變態丫…!!係咪好想插我丫?」

  我隻手開始吾生性慢慢伸入阿怡條短裙入面一摸發覺阿怡入面真空既,個小
妹妹仲有D濕添。

  我:「下…睇人撲野都算變態?人之常情唧…,邊夠你變態喎,連底褲都除
埋黎搞我…係咪見完阿輝條大賓州搞到宜家想撲野呢?」

  阿怡把聲愈來愈淫:「依…好衰架老公…你仲講…最幣你鍾意睇自己老婆俾
人撲呢!咁都吾變態!」

  我即時呆左,但下面Feel到扯得仲勁:「咩話…你岩岩講咩話?」

  阿怡隻手仍然無停,繼續幫我CHOI緊…:「仲扮哂野咁,我話都吾明你點解
咁變態…鍾意自己老婆俾第二個搞丫!」

  就係佢講完依句,我即時射左,同埋已經知道原來同阿輝撲野果個真係阿怡
黎。

  我即刻好認真好嚴肅問佢:「你究竟知吾知自己講緊咩?」

  阿怡見到我笑都吾笑,即刻個雙手捉住我隻手。

  阿怡:「你做咩丫?你吾係好鍾意咩…?」

  我即時Fing開佢隻手,更加惡啤住佢:「你癡撚左線丫…邊有人鍾意自己條
女俾人搞丫,吾好話你淫賤,想俾人搞!」

  阿怡雙眼開始眼濕濕,皆因我從未試過咁惡同佢講野。

  阿怡:「你話我淫賤,吾好話你變態,成日睇埋D鹹濕故仔,你仲變態啦。」

  我:「你吾好扯開話題,我邊有睇過,就算有睇鹹野關你同人撲野咩事!」

  阿怡開始喊住:「你夠膽話無睇過?我開你部電腦睇History你睇親都係老
婆女朋友俾人搞果D鹹濕故仔,仲要差吾多日日都睇,吾係你睇吾通你阿爸阿媽
阿妹睇丫!」

  一聽完,我呆左,我再死撐都無用,阿怡講得無錯,我的確有咁既嗜好,講
真頭先睇阿輝撲野,我個腦真係不停諗住入面果個係阿怡,但出完火就好後悔,
點解我會咁架。

  如果係咁即係係我害左阿怡,佢咁做只係想滿足我慾望。

  我雙手摸住佢塊面:「你就係因為知道我有咁嗜好,所以專跟咁做?」

  阿怡眼濕濕望實我:「係丫,老公你信我啦…」

  突然間我電話響(叮噹…叮噹)

  我單手摸住阿怡塊面,另一隻手拎部電話出黎,望一望係Ok仔打黎究竟咩事。

  我即時聽個電話:「喂…」

  Ok仔:「喂,係咪阿偉丫?May姐俾堅哥叫左去佢個場丫,你叫你May姐千其
吾好去丫!實俾堅哥搞架!」

  我眼都大埋:「下…無理由架,朝頭早佢仲係鋪頭架,你點知架?」

  Ok仔:「你吾好理咁多啦,你宜家快D打你阿媽阻止佢啦。吾係就大獲啦。」

  我:「好…我即刻打俾佢。」

  Ok仔:「嗯,等陣再打俾我啦。」

  一收線,阿怡即刻問我:「發生咩事丫,老公。」

  我好急:「我阿媽有危險丫,遲D再解釋你知。」

  我即時就打俾阿媽,但係打吾通既,再打多十次左右都係吾通,咁點算好?
丫…咁死蠢打番去鋪頭咪得囉。

  (Do……Do……Do……Do……)

  女人:「喂…XX茶餐廳」

  我:「喂…阿媽丫…」

  女人:「我吾係你阿媽,你阿媽岩岩出左去。」

  我原來認錯阿媽把聲:「原來係琴姐丫…我阿媽去左邊丫?出左去幾耐丫?」

  阿琴:「去邊我就吾知,不過佢走得好急,走左都有十分鐘啦。係咪有咩事?」

  我失哂望:「吾係掛,死啦…今次渣都無丫」

  阿琴:「咩…渣都無丫」

  我好緊張:「無丫…無丫…咁有無話幾時返?」

  阿琴:「無喎…乜都無。仲有無事…好多客丫…」

  我:「咁今日有無陌生人黎搵阿媽丫?」

  阿琴:「點記得丫…太子仔!咁緊張MAY姐…你驚死佢俾人捉左咩…」

  我:「梗係吾係啦……算啦…無野啦…拜拜」

  唉…打去鋪頭都係無用,點解今日黑到咁架,諗住黎搞索女,點知就自己條
女俾人搞,留係鋪頭咪好囉,起碼宜家可以跟蹤到阿媽,今鋪真係賠了夫人吊老
母。

  到左依個時候我唯有打番俾Ok仔,睇下佢有咩辦法。

  (Do……Do……Do……Do……)

  我:「喂…」

  Ok仔:「點丫…call左你阿媽未丫?」

  我好緊張:「未丫,打佢手機又吾通,佢已經出左去啦,點算好丫!」

  Ok仔:「咁今次大獲啦!」

  我:「你幫我諗下計啦,阻止佢啦!」

  Ok仔好細聲:「癡線…我點阻丫,我又吾撚夠佢打…加上仲有幾條靚係度,
我做吾到野架…」

  我已經失哂望:「咁點算丫。」

  Ok仔:「唯一辦法只係阻止May姐上黎…」

  我:「咁你宜家即刻落去阻止阿媽上去啦!」

  Ok仔:「你估我傻咩,佢一早派兩條靚落去下面接May姐啦。」

  我:「唉…咁堅哥約左阿媽去邊度丫,你講個地址俾我知,等我去!」

  Ok仔愈來愈來細聲:「講你聽都無用,你點阻…你黎送死咩!」

  我好緊張:「你話我知啦,我報警!」

  Ok仔:「你傻撚左咩,報警有鬼用咩,陣間堅哥發起予上黎,段片咪一樣俾
你老豆知。哂氣啦…」

  我:「咁…咁…你都係話知係邊啦,或者我趕得切阻止阿媽呢…!」

  Ok仔:「好…係新蒲崗xx工業大廈12樓,記住千其吾好報警丫…」

  我:「得啦…我會繼續打俾阿媽,你有咩消息就打俾我啦…!」

  一收線,我就即刻諗起洪爺,既然白治吾到黑,就唯有黑治黑啦。

  於是我即時打俾洪爺,係依段打電話期間,阿輝無出過黎,阿怡一直係我身
邊望住我。

  (Do……Do……Do……Do……)

  Cut左我線… 再打先…

  (Do……Do……Do……Do……)

  又Cut左我線…吾係掛…繼續打先

  (Do……Do……Do……Do……)

  終於聽了…

  洪爺好吾耐煩:「喂…邊撚個丫…?

  我嚇到:「喂…叔叔丫,係我丫,吾好意思丫,阻住你。

  洪爺語氣好番D:「哦…係你丫細佬,係咪有D咩事丫?

  我:「係丫…好緊要丫…我阿媽………………

  洪爺突然出聲:「咪郁啦!……吾好意思…細佬你繼續講!

  電話入面就隱隱約約傳黎把女聲(邊個黎架,阻鬼住哂)

  我繼續講:「我阿媽俾堅哥捉左去,叔叔救下你幫手丫…!」

  洪爺:「咁丫…!你知吾知捉左去邊?」

  我急咁講:「知丫…知丫。係新蒲崗Xx工業大廈……」

  洪爺:「吾係12樓丫嘛?」

  我:「係丫…叔叔…你點知…」

  洪爺:「呵…真係阿堅條友,個單位我架嘛…點會吾知丫。」

  我:「咁叔叔你會吾會幫我丫?」

  洪爺:「放心啦…我宜家渣車去…」

  我既心情終於無咁緊張,有洪爺幫手都定D。

  我:「咁…我點做丫?」

  洪爺:「你丫?你鍾意咪跟埋黎囉。」

  我:「咁好啦…叔叔,我宜家即刻趕去。」

  洪爺:「嗯…」

  收左線,我即時汁野走人。

  阿怡拖住我隻手:「老公去邊丫?」

  我:「去救阿媽囉,你跟吾跟埋黎?」

  阿怡開始無咩喊:「跟丫…你去邊我就去邊。」

  我:「咁你拎埋野行啦…」

  阿怡點哂頭咁:「好丫…咁我地洗吾洗同阿輝講聲拜拜。」

  我即時爆粗:「講你老母咩,行啦。」

  阿怡:「哦…知道。」

  我同阿怡即時離開間大屋,出大街接的士。

  上到的士,我就叫司機開快D,坐左大約半粒鍾終於到左新蒲崗,係車裡面
我同阿怡一句野都無講過,我腦入面只係諗住阿媽件事…。

  一落車,我同阿怡即刻跑去果棟大廈,然後搭電梯上去12樓。

  去到個單位門口,我靜雞雞望入去,我眼都大埋,只係見到阿媽蹺住腳坐左
係Sofa,雙手掩住下面條裙好似驚走光,個樣好似好難為情咁,咪住…條裙?點
解阿媽著住條牛仔短裙架但上身仍然無變,都係果件緊身Tee,我咁大個仔今次
係第一次見到阿媽著短裙,究竟發生咩事…?

  當我吉高D再望,發現阿媽右面對有張床,前面有張枱,仲放左好多類似自慰
棒既野…吾係想阿媽自慰丫?




  第十一集 - MAY姐自慰

  突然入面就傳黎把男聲,應該係堅哥。

  堅哥(快D是但拎支啦。May姐)

  阿媽有D眼濕濕,檸哂頭(吾好啦…我求下你…堅哥…)

  堅哥(對住鏡頭笑下,對腳Mark開D,俾我睇下D毛夠吾夠多)

  阿媽居然Mark開對腳,俾堅哥睇。

  我終於望到阿媽條under啦,仲要係白色,我都係第一次睇到阿媽露底。

  堅哥(wow…真係睇到我扯哂旗,好…繼續keep住,是但簡支含入口度啦)

  阿媽個樣好吾想咁(吾好咁啦,求下你堅哥。)

  堅哥(吾做丫?咁我唯有Send啦)

  阿媽一聽到隻手慢慢伸出去?面(千其吾好…我簡啦…)

  堅哥(乖啦…簡番我Size果條喎)

  阿媽個樣愈來愈迷惘(下…我吾知丫)

  堅哥(上次先吞完,咁快吾記得啦,係咪要我播番俾你段片丫?)

  阿媽真係乖乖地望兩望簡左支同堅哥差吾多大size既自慰棒渣係手,然後合
番埋對腳,望住堅哥。

  見到咁既情況,我即時想推門入去阻止,但一推發現度門鎖左既。就算入去
得我一個,我都無辦法阻止到,點解洪爺仲未到架!無計,唯有繼續睇多陣啦…


  堅哥(wow…都話你扮哂野啦,估吾到你仲記得我咩size丫,你要放鬆D,吾
好咁緊張,慢慢mark番開對腳先啦。)

  阿媽真係慢慢又Mark開對腳。

  阿媽(跟住點丫?)

  堅哥(係啦,合埋對眼,慢慢將支野含入個口度,好似上次幫我含撚咁)

  阿媽搖哂頭咁(吾好啦,我做吾到丫)

  堅哥(上次含得咁鬼淫,宜家做吾到?我知啦,你梗係想含我呢。)

  阿媽即時搖哂頭(吾係丫,我含啦…我含啦)

  估吾到阿媽真係慢慢放入個口度,睇到我下面都硬Q哂。

  堅哥(譁…無錯啦,合埋對眼個樣再姣D啦,含到我叫停丫…譁…真係睇到
我想即刻過黎砌你)

  睇住阿媽將碌假撚含出含入成分幾鐘,個樣同上次幫堅哥含撚一模一樣,真
係睇到我都想……吾係吾係…我完全吾想。

  堅哥(wow…我真係無睇錯人,再繼續俾D感情,含完龜頭,再奶下個春袋,
好似上次咁)

  阿媽果然照做,成碌野係口抽番出黎,開始奶個春袋,差吾多成碌野都有阿
媽既口水。

  堅哥好唱歌咁(wow…真係含完又要奶…系毛濕哂)

  (好啦,玩過第二樣,放番碌野係?面,宜家隻手慢慢渣下自己個波。)

  阿媽放底碌野(下…吾好啦…我吾識架…求下你放過我啦)

  堅哥(又想呃我,上次係廁所你咪自摸完囉,仲扮野)

  阿媽(無丫…無丫…上次摸下面咋)

  堅哥(好…好…咁你快D摸下面啦…)

  阿媽(下……)

  堅哥(唉…睇黎又要我出絕招幫你啦)

  我諗住咩絕招?

  阿媽即時兩隻腳合埋,兩隻手掩住下面(吾…好…啊………啊……吾好丫…
停丫………)

  我明啦,原來阿媽下面仲有隻震蛋。

  堅哥(哎唷…想我停丫?咁快D伸隻手入件衫度,自摸下先。)

  阿媽(啊………我…擺啦…擺啦…求下你……停…啦………)

  阿媽真係左手繼續掩住下面,右手伸左入件衫度。

  堅哥(真係淫西黎,吾怪得平時見你行路個籮柚扭下扭下啦,再Mark開對腳
,慢慢將兩隻腳放上Sofa。)

  阿媽開始合埋對眼,而真係照做,將兩隻腳慢慢放上去,形成一個M字咁,
依個姿勢真係咩都睇哂。

  堅哥(我就黎忍吾住啦,譁…d毛多到丫,連條底都包吾哂)

  阿媽(啊………吾…好……再講…啦…)

  堅哥(點丫,下面係咪好痕呢?)

  阿媽(嗯………啊……快D…停…啦……吾…好…)

  堅哥(痕就快D擺埋隻手落去摷啦,摷完無咁痕架啦)

  阿媽(啊……啊……求下你…停啦……我…頂吾…順啦…)

  阿媽開始失去理性,真係將隻手放落條Under入面捽個小妹妹。

  宜家眼前既媽媽,就好似睇緊A片果D癡女一樣,m字坐係sofa,右手摸自己
個波,左手摷自己下面,好淫賤咁望住堅哥。

  堅哥(自己搞自己都搞到咁high,係咪平時食得吾夠飽要自摸呢?)

  阿媽(啊……啊……無…丫……)

  堅哥(無,哈哈,粒Lin硬哂未呢?)

  阿媽開始頂吾順(啊………無…丫…啦…求…你吾…好…停丫…)

  堅哥(哈哈…係咪好High丫?係咪好痕呢??)

  阿媽開始語無倫次(啊……好…啊…High……啊……………)

  堅哥(宜家係咪好想我過黎吊下你呢?)

  阿may(啊………吾……啊…好………丫……)

  堅哥(好…停一停…你宜家拎番隻蛋蛋出黎先)

  我見到阿媽已經無哂力,累到雙手放左係sofa度,講野都無力。

  堅哥(咁快就累啦,肯定平時未試過咁爽呢。等我幫你除啦。)

  阿媽(吾…好…丫…我…自己…除…)

  堅哥(好…好…俾你自己黎…)

  阿媽真係慢慢咁企起身,條裙已經去到條腰度,然後慢慢伸隻手落條under
度,拎番隻震蛋出黎。

  堅哥(除埋條底先啦)

  阿媽(下…點解丫?)

  堅哥(咁你除吾除丫?)

  阿媽(吾好啦…堅哥…)

  堅哥(放心喎,我吾搞你喎,除完俾番套片你。)

  阿媽(真係?)

  堅哥(你再吾除,我過?幫你除啦。)

  阿媽(吾好…我除啦…)

  死仆街,我真係吾信你吾搞佢!阿媽真係照做,但拉番直條短裙先慢慢除條
under落黎,然後雙手遮住大脾。

  依個時候我終於清楚睇到阿媽條裙真係好短,仲要短過阿怡果條,真係岩岩
遮到個pat,但阿媽除得好小心,我諗堅哥都睇吾到阿媽下面。

  堅哥(宜家將底褲拋過黎先。)

  阿媽烏底身,拎起條under一野就拋過去。

  堅哥(wow…條底褲濕到丫,雖然老套左D,不過勝在有陣May姐西水味,齋
索已經扯爆啦,身材咁正,都吾著T-back真係哂)

  阿媽(鳴…鳴…我求你…吾好再索啦…放過我啦…)

  堅哥(好…我吾索,遲D再索,wow…睇下你條底褲扭左幾多水出黎…)

  阿媽(鳴…我求你…放我走啦…)

  堅哥(你做咩又喊丫…放你走?但我仲未夠候喎。)

  堅哥(啜下粒蛋蛋先啦)

  阿媽(下…)

  阿媽又慢慢將粒蛋蛋擺入個口度。

  堅哥(點丫…自己D西水好好味呢?)

  阿媽(你究竟仲想點丫?)

  堅哥(將粒蛋蛋塞入個波度先啦。)

  阿媽(下…又黎丫…)

  堅哥(梗係啦…上次你含撚拎獎,今次教你自摸嘛…黎啦…快D放入去…)

  阿媽(哦…)

  阿媽又真係拉高少少件衫,慢慢將隻震蛋放入去個bra度。

  堅哥(wow…蛇腰…無得頂…玩龍舟掛鼓簡直一流…)

  阿媽(跟住點丫?)

  堅哥(跟住?你咪會嗌囉。)

  阿媽(啊……啊……吾…好……啊……啊……停丫……)

  睇住阿媽企係度一隻手摸住個波,一隻手擺係下面,成身扭黎扭去。

  堅哥(哈哈…睇下扭下扭下,真係想過黎幫下你,但玩多陣先)

  阿媽(得未丫…?)

  堅哥(拋埋個Bra先啦…)

  阿媽(你吾好咁過份喎…)

  堅哥(真係吾除?)

  睇到阿媽好吾奮氣,伸隻手入件衫度,慢慢除個黑色Bra,然後又拋過去。

  堅哥(真係香到丫…無索過咁鬼香架…粒Lin硬到咁都話無硬,係?面拎支最
小既自慰棒放入下面先)

  阿媽好似任人魚肉咁,真係拎支最細,但最細果支都大過我下面果支。

  堅哥(坐番底,自摸俾我睇…)

  阿媽(我真係吾識丫…你放過我啦…)

  堅哥(頭先你先做完咁快又吾記得啦,係咪想我過黎幫你…)

  阿媽(做完…你一定要放我走!)

  堅哥(好…好…無問題…)

  阿媽又坐番底,慢慢Mark開隻腳,怕怕醜醜咁將支野,放入去。

  阿媽(啊…啊…)

  堅哥(wow…連下面都咁粉紅,真係吊得小…繼續…再淫賤D)

  阿媽開始支野係下面出出入入,另一隻手都慢慢放入件衫度摷…

  阿媽(啊……啊……啊……)

  堅哥(宜家你下面有咩感覺丫?)

  阿媽(啊…我下…面…好痕丫…)

  堅哥(仲有呢…射完放過你…)

  阿媽(啊……我……粒Lin…硬哂啦…)

  堅哥(我都….…知….仲有呢?)

  阿媽(啊……啊…我…下面…好濕…丫…)

  堅哥(仲有呢…有咩想野丫老婆仔…)

  阿媽(啊…我…要…啊…大賓州……啊……)

  突然間堅哥走到阿媽面前打飛機…阿媽就好淫賤望住堅哥…

  堅哥(好……老婆大賓州黎啦……)

  堅哥(丫……丫……mark大個口)

  我見到阿媽突然伸出條?,等緊堅哥射精。

  堅哥(wow….快D食哂佢…)

  堅哥終於射出,仲要全部射哂落阿媽個嘴入口,見阿媽無嘔黎出黎,應該係
食哂。

  堅哥(點丫,老婆仔我d精係咪好好味呢?)

  阿媽喘哂氣,好似正常番(你...都...射左...啦,仲想點丫?)

  堅哥(你知唔知食過我d精既女,個個都會變到好淫蕩架。哈哈)

  阿媽(你唔好講咁多廢話,俾番段片我。)

  死啦…再係咁阿媽就俾堅哥食埋都似,點解洪爺仲未到架,我係石澳都趕到
黎,佢仲未到架…!

  我即刻打俾洪爺。





 第十二集 - May姐淫蕩,洪爺心動

  (Do……Do……Do……Do……)

  我:「喂…叔叔,你仲未到既?」

  洪爺:「已經係樓下啦,宜家上緊黎。」

  我好緊張:「咁你快D上黎啦…我係上面等你。」

  再望番入面,我見到阿媽一個人坐多左sofa,好似好累咁,而堅哥就拎住部
cam近距離拍住阿媽。

  電梯一開門就見到洪爺一個人,仲食住支雪茄,好型咁行出黎,好似無咩擔
心咁。

  我見到:「叔叔…快D啦,係入面。」

  最緊張既時刻終於來臨。死啦,入到去如果俾洪爺見到阿媽咁,咪好醜,死
就死啦。

  咁洪爺就帶住我同阿怡入去啦,我都怕怕地跟住佢尾行。

  洪爺一見鎖左門,即時狂按鐘。

  堅哥係入面大叫(邊撚個仆街,阻住哂丫!)

  一開門,我地就見到堅哥淨係著住條under,見到洪爺即係無聲出。

  洪爺一路行入去一路講:「果個仆街咪我囉。做咩好撚忙丫你?」

  我見到堅哥一路跟住洪爺眼尾望住阿怡:「大佬,你咁撚得閒既。」

  洪爺:「睇下你條友仔搞緊咩囉。」

  堅哥:「無丫,做緊運動咋嘛,大佬幾時又收左個契仔契女丫?」

  洪爺一行到入去,見到阿媽坐左係sofa仲mark開對腳,合埋對眼,好累咁坐
係度。依個時候,阿媽下面真係乜都俾人睇哂。

  堅哥見到洪爺望住阿媽:「大哥,正唔正丫條女,岩岩溝架,人妻黎添,大
佬你最鍾意啦。」

  我心諗(乜話人妻最鍾意?之前又話最憎人搞人老婆?)

  洪爺:「放左佢去。」

  堅哥:「大佬,你唔係嘛,咁哂料?」

  洪爺啤住堅哥:「你知唔知佢係我邊個丫?」

  堅哥無聲出。

  洪爺:「我契女你都敢搞?」

  堅哥:「大佬,我點撚知唧,你又無講!」

  洪爺指住自己:「我食飯洗唔洗話聲你聽丫?我all尿洗唔洗通知聲你丫?」

  堅哥好唔奮氣:「咁又唔洗,你話點咪點囉,你係大佬你話事啦。」

  洪爺望住我暗示叫我過去帶埋阿媽,我就走埋阿媽身邊扶起阿媽,阿媽即時
mark大眼,見到我無聲出,我細細聲係阿媽耳仔邊(阿媽…無事啦…我地救你走
架。)

  當阿媽起身拉番直條裙整番好件衫果陣,我望一望sofa有成大灘阿媽d淫水
,仲有見到地下有兩條牛仔褲腳,原來阿媽條裙係牛仔褲剪出黎,唔怪得短到無
人有。

  扶住阿媽走番埋洪爺果時,我見到洪爺隻眼好似望住阿媽全身咁,無計阿媽
條裙又短,上身又無帶bra,露哂點咁,點會有男人唔望。

  洪爺:「你部cam拍左d乜丫?拎黎睇下。」

  堅哥好似好唔甘心:「鍾意咪拎埋去囉。」

  堅哥走埋去拎部cam,一手就飛埋黎,仲要飛中我個頭,噗一聲。

  果下真係勁痛,俾個波踢中都無咁痛,但部機我接唔住,成部跌左落地下,
散左兩件。

  堅哥:「哎唷,唔好意思,大佬,大力得劑添,壞左喎。」

  洪爺汁番部野之後:「唔緊要,我整得番。」

  依個時間我醒起,仲有段片,我即時好大叫聲:「依有段片呢?」

  洪爺即時幫埋我:「係喎,差d唔記得,拎埋黎啦。」

  堅哥望住我:「你好野,死靚仔!」

  洪爺:「成部機拎黎啦。」

  堅哥:「大佬俾左你我點打電話丫。」

  洪爺:「咁拎張記憶卡黎囉。」

  就係咁,堅哥就除左張卡俾左洪爺,洪爺袋住張卡,同埋部壞cam,乜都無
同堅哥講,就帶我地走啦。

  出到門口,等電梯果陣,洪爺仲拍阿媽膊頭:「放心啦,以後無事架啦may
姐。」

  我即時搭爹:「阿媽,係叔叔救番你架。」

  阿媽:「多謝你啦,洪爺。」

  洪爺:「唔洗客氣,你個仔都救左我一命。」

  洪爺望住我:「細佬,我講得出做得到啦,宜家大家打和啦。」

  我其實有d怪佢咁遲先黎,不過都照話:「多謝你,叔叔。」

  入到電梯,我扶住阿媽企係前面,係電梯門口反射,我見到洪爺係後面真係
不斷望住阿媽對腳,不過我都唔理啦,快d帶阿媽返屋企先啦。

  落到地下,一出電梯我好似見到洪爺下面扯左咁。

  但洪爺就話:「我車埋你地返去啦。」

  我:「哦,唔該叔叔。」

  我扶住阿媽,一出到大廈門口,就發現好多搬緊貨既麻甩佬係咁昅住阿媽,
仲聽到話

  (譁,著到咁撚索,駁吊咩)

  (好似連底褲都無著喎)

  (你見兩男兩女,就知岩岩玩完4p啦)

  咁大聲,我諗阿媽都聽到,聽到咁既說話,我諗阿媽一定覺得好尷尬,不過
我地無理,即時扶阿媽上車,離開依度。

  上到車,阿媽坐中間,我就坐左面,阿怡就坐最右,而洪爺當然坐司機位啦。

  宜家係我隔離兩個女既,都咁岩無著底褲,一個仲要連bra都無戴。

  依個時候,我都忍唔住由倒後鏡望一望阿媽下面,真係好多毛,仲要好黑密
,多過阿怡成倍。

  但同時我都發覺原來洪爺,一路渣車,一路係望住倒後鏡,下面今次我無睇
錯,洪爺真係扯到好勁,不過我諗阿媽都知洪爺昅住自己,算啦,話哂都救左阿
媽唔洗俾人強姦,當益下佢啦。

  坐左十五分鐘,終於到屋企附近,洪爺就望哂十五分鐘。

  當我扶阿媽落車果陣,我見到洪爺眼都唔斬望住倒後鏡,阿媽岩岩坐果個位
,仲有d水係度,點解仲有水流既?唔理啦,快d扶阿媽返歸先。

  之後我醒起部cam同張記憶卡就問洪爺:「叔叔,咁部機同張卡呢?」

  洪爺:「放心啦,我幫你del左去架啦。」

  我就同洪爺講:「下,哦。咁我地返屋企先啦。拜拜叔叔。」

  阿媽都同洪爺:「唔該哂你丫,洪爺。」

  我隔左十秒拎轉頭,見到洪爺隻車仲未走,洪爺仲落車,走去後面sit位度
,之後烏低個頭。我心諗,唔係索緊阿媽d淫水掛?

  返到屋企條路,唔係好遠,但都好多人,見到好多麻甩佬望住阿媽,好彩無
個熟人唧。依個時候我就叫阿怡返屋企先,夜d打俾佢。

  去到屋企門口,阿媽就同我講:「頭先既事唔好同你老豆講,知嗎?」

  我心裡當然知:「放心啦,阿媽,我一定唔講。」

  阿媽:「乖啦。」

  跟住我扮哂野:「阿媽,你做咩剪到條裙咁短,果個堅哥對你做左d乜丫?」

  阿媽口啞啞咁:「無丫,佢叫我跳舞俾佢睇咋嘛。」

  我心諗唔係掛,咁既大話都想呃我,不過算啦,我信:「哦,原來係咁。」

  之後阿媽:「你返鋪頭幫手先啦,我想訓陣教。」

  就係咁,我睇住阿媽入屋,我就落鋪頭。

  望望部手機,原來已經下午4點幾啦。

  宜家總算心情好鬆左d。

  返到鋪頭,就見到好多客人。

  琴姐見到我:「快d幫手啦,太子仔。」

  我:「係,知道。」

  即刻返回自己崗位做野,就係咁做下做下,做到夜晚九點幾先停。

  做左幾粒鍾,我都頂吾順,返屋企沖個涼先。

  返到屋企見到阿媽仲係房,可能仲訓緊教,所以都廢事嘈醒佢,之後去沖涼
,沖完涼就梗係上床訓教啦。

  係張床度,訓極都訓唔著,之後慢慢又諗番起今日所發左既野,諗番起阿怡
今日既事,我總覺得有d問題,問題就係阿怡點知我一定會突然返轉頭拎銀包呢
?阿怡真係計到咁準,知道我會返轉頭拎銀包,再係窗口偷睇佢撲野?但阿怡係
床上講,第一次bbq果陣已經望阿輝下面,究竟係真定吹水架,仲有點解阿怡下
面仲有血既?吾通我條野真係插得吾夠深?真係要醫生先解答到。

  之後拎左部手機出黎睇,發現ok仔打過兩次俾我。

  於是我當然打番俾佢啦。

  (Do……Do……Do……Do……)

  我:「喂,ok哥,吾好意思,頭先做緊野聽吾到你電話。」

  ok仔:「哦,無所謂啦,偉哥你連洪爺都請到黎,真係巴炮喎!」

  我:「下…邊係丫,之前我救過佢,宜家幫番我咋。但你點知架?」

  ok仔:「譁…咁利害丫,我地頭先成班靚仔,一直係房度。」

  我:「下…咁你地咪見到哂我阿媽D野?」

  ok仔:「係,其他友仔一路偷睇may姐自慰一路打飛機,不過我無喎,放心。」

  我:「你真係無?」

  ok仔:「梗係無啦,may姐係阿媽我點敢!不過有D野,吾知應吾應該話你知。」

  我:「咩事丫?關於我阿媽架?」

  ok仔:「關於洪爺既,你知唔知洪爺同堅哥成日交換D女玩架?」

  我:「下,我真係唔知喎。」

  ok仔:「我第一日跟堅哥,果晚就係夜總會見到堅哥同洪爺一齊玩3p。」

  我:「下,唔係瓜。」

  ok仔:「譁…你好似乜都唔知咁喎。」

  我:「我真係完全估唔到,我仲以為洪爺係好人。」

  ok仔:「你都傻既,話明古惑仔梗係古惑啦,佢地一講起女,就好鬼fd架
啦。」

  我:「下…咁佢地頭先會唔會做戲架?」

  ok仔:「依樣唔係無可能架!因為以前佢地搞人地老婆,搞唔到,最興一個
硬一個軟,就將條女搞上手,據我所知,佢地未試過失手架。」

  我開始驚驚地:「死火,咁我咪信錯人。」

  ok仔:「你真係傻仔黎,仲有樣我更加肯定。」

  我:「下,係咩事。」

  ok仔:「頭先洪爺叫你阿媽做契女,你知唔知乜意思?」

  我:「下,契女咪契女囉。」

  ok仔:「你真係乜都唔知喎,你知唔知契女同契妹有咩分別?」

  我:「大家都係女人,都係契囉,有咩分別。」

  ok仔:「我地黑社會,認左契妹就唔搞得,契女就可以搞。」

  我:「下,有咁既講法架?」

  ok仔:「梗係啦,好多有二奶果d,都叫自己2奶做契女架。」

  我:「下,咁都有。」

  ok仔:「唉,唔怪得,你乜都唔知既。你試諗下,洪爺年紀大阿may姐十年
左右,點解唔認佢做契妹,要做契女,因為認左契妹以後無得搞佢丫嘛。死蠢!」

  我:「下,咁點算丫?」

  ok仔:「我點知點算?宜家連洪爺都入埋黎,你話可以點。」

  我:「即係又係我將件事愈搞愈大。」

  ok仔:「我唔知啦,總之你小心d啦,儘量唔俾佢洪爺成日係may姐身邊啦。」

  我:「嗯,我知架啦。」

  ok仔:「咁我收線啦,有咩事再打俾我啦。」

  就係咁傾完依個電話,我本來以為一切都已經回覆當初,點知原來都係無變
,件事仲變得更加複雜。

  係我諗諗下既時候,由於我間房隔離就係浴室,我聽到入面有人沖緊涼,我
就知阿爸原來返左黎,仲沖緊涼,原來已經11點幾。

  隔左15分鐘,我依然訓唔著,突然間我聽到阿爸係間房,大嗌。

  阿爸(都話好累囉,下次先啦。)

  阿媽(妖!次次都係咁,你搞點左就算,咁我呢?)

  心諗唔係掛,唔通阿媽又想做愛?今日玩到咁累,仲想黎?

  突然聽到有人去浴室,仲好大聲閂門,搞到我本來訓著左,又嚇醒左。

  我諗又係阿媽發牌氣,過多2-3分鐘,唔知係咪幻覺呢,點解我好似聽到有
人係我耳仔呻吟,開頭我仲以為隔離屋,係度做緊愛,但好似唔似喎,於是我走
圍聽,發覺d呻吟聲,係我隔離房即係浴室傳出黎,但唔係好清楚,只係隱隱約
約聽到。

  為左搵出真相,我靜雞雞開門出去廳,慢慢一步一步行埋廁所門口偷聽。
TOP Posted: 2017-10-09 14:1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12-13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