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租妻(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租妻(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陌陌


級別:精靈王 ( 12 )
發帖:9173
威望:1084 點
金錢:182 USD
貢獻:51 點
註冊:2013-05-01

感谢分享好文
TOP Posted: 2017-10-05 20:25 | 回3樓
蓝娃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1
威望:13 點
金錢:12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0-05

1024
TOP Posted: 2017-10-05 20:33 | 回4樓
bzydxh001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90
威望:22 點
金錢:21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06

十六、渐变(二)
不多时,淑芬就将两人的衣服洗完并晒了出去。然后,将带来的行李衣物找了一个衣柜统统放了进去。做完这些便在衣柜里选了一套今天要外出的衣服和裤子,也不回避刘斌只是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大方地在卧室里的衣柜前直接换了起来。
原本刘斌已经是睡着了,可是淑芬收拾行李时开关衣柜的声音又将他吵醒了。慢慢睁开眼,却看到了淑芬已经将睡衣向上翻起,露出上半身的白肌嫩肉,挺拔的乳房被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包裹着,挤出一条诱人的乳沟。尽管淑芬是背对着他,但通过光洁的背部和侧成岭的乳房还是让刘斌感到震撼。
不过这种享受并持续没有多久,很快淑芬就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穿在了身上。当衬衣纽扣都扣好后了,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衬口,淑芬便对着镜子左右照看了一番,感觉满意后就开始将睡裤向下脱去。
刘斌此刻睡意早已经飞到九宵云外去了,双眼直盯盯地望着淑芬的下半身。随着睡裤慢慢退去,先展现在眼前的是被粉红色蕾丝内裤包裹的翘臀,雪白圆润的美臀在粉红色的内裤衬托下显得那么动人。也许是蕾丝内裤比较小薄的原因吧,不但让刘斌看到了包裹馒头状的小穴突显出来,还在小穴的旁边有几根阴毛还从裤脚边露了出来。
然后,随着睡裤一路向下,洁白的大腿和小腿也慢慢出现在了眼前。淑芬轻轻地将左右脚分别抬起来,使睡裤离开了她的身体,然后与睡衣一起放好。
刘斌眼光一直没有离开小内裤包裹的小穴处,偷看时他只看到了隐约看到形状但是没有看到真面目。现在的他急于知道那诱人小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真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直接把内裤扒下来。不过,想归想却不敢有所行动。
就在刘斌胡思乱想时,淑芬已经从衣柜里取出一条肉色的丝袜裤。突然,扭过头看了一眼床上。吓得刘斌马上闭上眼睛假装睡觉,是被发现了吗?
其实,淑芬早就知道刘斌在偷看了。因为衣柜的吵人声音,还有在卧室换衣服,都是她的故意这样做的。她扭头时,明显感觉到刘斌的惊恐。但是她没有说什么,看了一眼后就坐在床边。将肉丝袜从脚慢慢地开始穿了起来,等丝袜拉到小腿处。她又故意站了起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又背对着刘斌轻轻地提着丝袜裤。
刘斌在感觉淑芬已经离开床边后,轻罢地半睁着眼想看看是什么情况。在发现淑芬根本没注意他的时候,又被眼前的肉丝袜的所吸引。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丝袜造成的杀伤力。特别是像肉丝或黑丝这种穿在女人身上,不但增加了性感,还修改正了体形。
淑芬本来是一个高挑的女人,腿自然也就很修长。此刻,再加上丝袜的魅力。已经让刘斌无法思考,脑袋里只冒出一句话:今天晚上一定要用丝袜打一次飞机。
淑芬感觉差不多了,从衣柜拿出一件黑色的中包裙套在了丝袜外面。白衬衣,黑包裙,挺立的乳房,圆翘的屁股,这时的淑芬就像一个仙女出现在了刘斌的眼前。
“太美了,太美了!”刘斌暗叫道。
“阿斌~醒醒~”淑芬穿戴整齐便走到床边,摇了摇刘斌。
“嗯嗯~~怎么了?”刘斌假装刚醒。
“我去买菜去了,你想吃点什么?”淑芬并不去点破他。
“随便吧,我没那么挑食的。”刘斌说道。
“那好吧,你也起床了吧,一会带我到四周看看哦!”淑芬说道。
“好啊!要不,一起去买菜?”刘斌问道。
“不用了,别人看到不好。我一个人就行了,问起来你就说你这段时间病了,我是来照顾你的。”淑芬知道这里都是熟人,可能会有一些人的疑问。
“好的,听你的。”刘斌点点头。
“刷牙洗脸后记得换好衣服哦!我走了。”淑芬一边交待着,一边去梳装台又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拿着钱包就走了出去。
“路上小心安全!”刘斌一边起床,一边交待道。
“知道了!”一会功夫 ,淑芬就走出了门口。
淑芬出门后,刘斌实在是又想打个飞机。望着从昨天晚上就反复软硬的肉棒,真是难受的要命。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一会还要出去,省点体力吧。

十七、意外
半个小时后,就听到门外淑芬欢快地音乐声,双手的提着买来的一堆东西。刘斌看到后,马上就走过去帮她接住,俩人自然又少不了一通客气。随后,收拾完买来的东西,淑芬便做了中午饭,席间俩人说有笑。
吃完饭,刘斌便开着自己的SUV车载着淑芬先在小区里面到处转了一圈。然后,就开往山上自己开垦的农场,在农场吃过晚饭俩人才慢慢往回开。
天色就这样慢慢暗了下来,一开始淑芬还因为新奇还有说有笑地,随着天暗下来新奇散去。淑芬便老老实实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无聊玩着手机。虽然路程并算远,但是崎岖的山路比城市路要难开的多。以前刘斌是一个人开车,根本就无所谓。可是,现在今天因为淑芬在。他只能慢慢地开,确保安全。
山路是七转八弯,再加上山路本身也不平坦。淑芬居然被颠出了尿意,一开始还像在家一样说忍忍回家再上厕所。可是,开了半天还在山区里面。淑芬实在憋不下去了,只好叫刘斌停车。
刘斌迷惑地停下车,看着淑芬难受的脸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可能刚才喝多了水,这路又这么颠,我有点想上厕所。”淑芬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
“哦哦,没事就好!那你就到这路上找个地方方便一下呗。”刘斌了解情况后,释然地说道。
“你能陪我一起下去吗?这黑不咙咚的,我有点怕!”淑芬小声地说道。
“没问题!”刘斌说着熄了车打开双闪,解开安全带就推开了车门。
过一会,淑芬也下了车。刘斌看了看四周,指了指离路几米外的一棵小树说道。
“淑芬,你就到那棵小树背后解决。我就站在旁边,有什么事你叫我。”
“好的!不许偷看啊。”淑芬点点头,一边快步走去一边还不忘交代。
“不会偷看的。”刘斌一边傻笑着,一边却偷偷地往淑芬走的方向瞄去。
淑芬也是急了,一边走着一边还没到树后就已经把裙子解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蹲了下去。
“嘘~哗~啦~啦~”一股急流喷射而出。
刘斌站在那里,隐隐看到树后淑芬露出雪白屁股。虽然天很黑,却是白的那么显眼。不由得心神一浪,又进入了胡乱思想中。
淑芬方便完以后,感觉到一阵轻松。擦拭完毕,正准备起身。就感觉身下好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东西咬了一口,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
“啊~~~唉哟~”。
“怎么了?淑芬”刘斌一听声音,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快步跑了过去。
“有什么东西咬了我一口,啊~是蛇……”当淑芬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咬她时,不由地惊慌失措的喊了出来。
“别怕,有我在。你先不要乱动!”刘斌来到跟前一看,果然有一条小蛇在淑芬旁边。不过,可能是刚才淑芬的叫声,那条小蛇也像被吓住了,现在只是昂着蛇头吐着舌信子望着淑芬。
刘斌悄悄地从路边随手就捡起一块石头,打蛇打七寸。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的他,瞄准了那条小蛇的七寸就扔了过去。蛇被突然打中了要害,一命呜呼。刘斌还怕它不死,又捡来一些大石头把蛇砸了一个稀烂,然后一个快步抱着已经吓得无力的淑芬,把淑芬放在怀里。
“咬到哪里了?”刘斌急切地问道。
“阿斌,快~送我~去医院~”淑芬虚脱地说道。
“快,伤口在哪里?我先看看是不是毒蛇。”刘斌急得要命,千万可别是毒蛇啊。如果淑芬去了,自己也难逃其究啊。
“在这里”淑芬不好意思地指了指大腿内侧。
“好好好,你别动!我看一下。”刘斌现在真是什么也不顾了,顺着淑芬手指的方向,就看了过去。
不过,这条蛇似乎是故意在做弄人。伤口刚好在大腿根部,离小穴不远处的地方,这也是淑芬一开始就想去医院的原因。
刘斌现在却没有多想,仔细检查了伤口,一看牙印确定了不是毒蛇,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淑芬,没关系。不是毒蛇,不过为了安全我还是要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刘斌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嗯嗯~”淑芬刚才被吓得不轻,现在知道了情况只好任由刘斌处理。
“那个~刘斌,你能先背过身去吗?让我先把内裤穿上可以吗?”当紧张过去,这时淑芬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内裤还没有穿上。
“啊~这个~好好好……”刘斌一愣,马上扭过头。心里暗骂:刚才只顾伤口了,这春色却忘了欣赏。但是,还是忍不住用余光向那神秘之地望去,却被淑芬的身体挡住了什么也没看到。
淑芬躺在刘斌怀里,勉强将内裤穿好。正要将丝袜也提上,但是一想到要处理伤口。索性将丝袜脱下抓在手里,把裙子穿好。
“可以了!”整理完这些淑芬轻声说道。
“好!”刘斌收到指令后,一把将淑芬抱了起来向车里走去。来到车里,轻轻放在副驾驶座位。然后,从车尾箱里找来一把美工刀。先将美工刀做好消毒措施,然后让淑芬将裙子脱下来一些,便对于淑芬说“一会你忍忍,可能会有点痛。”
淑芬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刘斌这时先低下头,先将嘴对准了伤口猛吸了一口。
“嗯~啊~”淑芬也不知道是痛还是痒,只是有一种怪怪地感觉。
刘斌并没有理会这声音,将吸出的毒血吐了出来,又对着伤口猛吸了一口。
“啊~嗯~”淑芬又呻吟了起来。
如此反复几次,淑芬感觉阴道里已经泥泞不堪了,竟然有了想要的冲动,脸色也红润起来。
但是,此时的刘斌却没有多想,只是一心一意地想把毒液吸出来。感觉伤口差不多了,才拿着美工刀轻轻地在伤口边缘划了几下,防止周围有未清理的毒液。而这个过程,淑芬却并有没想像中那样喊疼。然后,又猛吸了几口吐了脏血出来。
“淑芬,你的丝袜还在吗?拿给我用一下。”刘斌吐出脏血后,抬头问道。
“还在呢,你要干嘛?”淑芬点点头疑惑地问道,但是还是将丝袜拿给了刘斌。
“我先帮你包扎一下,止一下血!这力量不重吧。”刘斌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在淑芬腿上绑了一个结实了。
“哦哦哦~还好。”淑芬点点头。
“淑芬,你有带卫生巾或者护垫吗?”刘斌突然问道。
“嗯?有啊,怎么了?”淑芬不解地问道。
“我车里没有纱布,你这个就先用卫生巾压一下伤口,我们回小区再找医生处理伤口”刘斌解释道。
“哦,好的。”淑芬明白了,然后从包里取出一片卫生巾打开来压在伤口处。
“淑芬,你再忍一下,我开快车送你去!”刘斌说道。
“没关系!”淑芬点点头。
刘斌将淑芬的安全带套好,然后小跑到驾驶室系上安全带,一路飞驰到小区。

十八、监控
因为处理及时,到了社区医院做了检查以后只是开了一些消炎药,做了一下简单的伤口处理就解决了。临走时,医生望了望淑芬,轻声叮嘱道:这段时间不要夫妻同房啊。然后,神秘一笑,弄得淑芬脸通红。
刘斌站在医生门外,看到淑芬红着脸出来。连忙扶住她,关切地问道:“医生怎么说的?要不然住一段时间的院吧。”
淑芬摇摇头说:“没什么大问题,咱们回家休养就行了。再说了,你不想让李伟知道这件事吧。”
刘斌点点头“你说的也对,那你小心点,我抱你回去吧。”说着,就要抱住她。
淑芬一把推开他“不要抱,我自己能走,你扶着我点。”
“哦哦哦!”刘斌知趣地扶着她,然后上车回到了家里。
李伟早上从刘斌家出来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司。白天因为生意要处理,很充实地就度过了。晚上回到家里,又冷冷清清。吃过快餐,心烦意乱地在小区里来回走了好几趟。突然想起,凌晨放在刘斌家的摄像头是可以远程连接的,记录是放在数据云里面的。想到立即回到家中,马上拿出电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连上网络,等待一会后屏幕上出现的是时实的画面。不过,卧室里是一片漆黑的,看样子俩人是出去了还没有回来。于是,找出记录包,把时间设置到从自己逃离的时间开始快速地回放着。
一开始的画面是很正常的两人睡觉画面,很快地就到了淑芬起床上厕所洗衣服收拾东西的画面,接着就是淑芬穿衣服的情景。通过画面内容,李伟明白了淑芬的用心。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淑芬会这么快就做了决定。是为了报复他吗?应该不是。
画面依旧在快速地回放着,李伟看到了刘斌的“小聪明”,也看到了淑芬的“勾引计划”。很快,从下午俩人出去一直到现在,卧室里都是安安静静的。
李伟关了回放,就在这时,画面里突然有了光亮。看样子,两人是回来了。果然,不一会卧室的灯也亮了,只见刘斌扶着淑芬两人都是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怎么回事?李伟迷惑地看着画面。
    “淑芬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烧点开水给你吃药。”画面里传来刘斌的声音,淑芬已经坐在梳妆台旁。
“吃药?”李伟理茫然了。
“好的,阿斌!今天谢谢你啊,不然可能连命都没有了。”淑芬说道。
“连命都没有了?他们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李伟越来越迷茫了。
视频里刘斌走了出去,淑芬也在刘斌离开后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画面,不一会手里拿着一套居家服出现在了屏幕里。因为梳妆台是背对着视频,只能看到淑芬先将外套脱去。然后,将裙子慢慢地脱下只露出光洁的肌肤。
明明出去时是穿了丝袜的,怎么回来就没有了。还有吃药?难道……李伟有些慌乱了。
就在李伟胡思乱想时,画面里的淑芬已经换好了衣服。这时,刘斌也出现在了视频中。
“阿斌,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李伟哦。”淑芬看到刘斌说了第一句话。
“那不好吧,这么严重的事情。”刘斌迟疑了一会。
“这有什么不好的,我怕李伟担心。明白吗?再说了,他要是知道了也会怪你的啊。”淑芬悠悠地说道。
“好吧,听你的!”刘斌点点头。
“阿斌,一会还要麻烦你一下。”淑芬接着说。
“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什么事情?你吩咐就行了。”刘斌拍着胸脯说道。
“那个,我一会洗澡的时候,要麻烦你到浴室里帮我一下。”淑芬脸红着小声说道。
“哦~这个……应该的,应该的!”刘斌有些语无伦次地回答到。
“谢谢你,阿斌”淑芬说道。
“没事呢,客气了!那个……水开了,我去倒热水给你吃药。”刘斌逃似地走出了画面。
李伟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心世界里已经不止慌乱,还隐隐感觉到一丝愤怒。他有点开始讨厌自己,讨厌刘斌,更讨厌淑芬。一直以来在自己内心里,那个贤惠的妻子形象轰然崩塌。但是,理智告诉他一定要冷静。从商多年,最忌讳的就是冲动。在没有弄清楚事情之前,不要先乱做决定。
画面里的淑芬呆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刘斌端着一杯开水出现了。
“淑芬,开水来了。药呢?”刘斌把开水放在桌面上问道。
“在包里呢,我去拿!”淑芬从沉思中反应过来回答道。
“别,你别动!我去拿。”刘斌赶忙一边制止住淑芬,一边快步走到淑芬放包的地方。
“谢谢你啊,阿斌!”淑芬望着刘斌说道。
“淑芬,别这么客气嘛!”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装着药品的塑料袋。
“这么多药啊”刘斌望着手里这一袋子药说到。
“这是几天的量啊,傻瓜!拿过来,我自己来。”淑芬看到刘斌那傻傻地样子,忍不住感觉好笑。但是马上又感觉这话有点太暧昧了,立刻改了一副严肃样子。
“哦~好的。”刘斌听得到暧昧,但是看到淑芬一脸的严肃,心里暗暗又骂起了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淑分接过药,按说明分了一下。刘斌则拿起桌上面的开水吹了吹,并倒在手心上面感觉温度合适才递给淑芬。淑芬温柔地看了刘斌一眼,但是嘴上一句话也没有说。接过水,将手中的药一把放到嘴里就着开水吐了下去,然后又将杯里的水喝完。
“阿斌,谢谢啊!”淑芬一边递过杯子,一边说道。
“淑芬,你老是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刘斌接过杯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吧,好吧!不跟你客气了。阿斌,陪我去洗一下澡。我想早点休息了!”淑芬望着刘斌轻轻地说道。
“好啊,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是应该早点休息才对。”刘斌点头道,然后准备去扶淑芬站起来。
“阿斌,不要扶我我自己走。我还要拿一下换的衣服,你先去洗澡间等我。”淑芬推开刘斌伸过来的双手。
“你能行吗?”刘斌急切地问道。
“能行的,放心吧!”淑芬微微一笑。
“好吧,那我在洗澡间等你了。”刘斌无奈地点点头,看着淑芬自己站起来,虽然不是很放心但还是转过身慢慢地向洗澡间走去。
淑芬站了一会,看到刘斌走开了,这才慢慢地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视频。

十九、暧昧
李伟望着屏幕,使劲地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药品。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模模糊糊地看到药品包装上面有一个“蛇”字。这更让李伟迷惑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关了监控,已经戒烟多年的他,现在却很想抽烟。来到书房里翻出平时送人的香烟,打开其中一条拿出一包带上火机,急急忙忙地跑到阳台上猛吸了起来。
刘斌来到浴室后,心情却是复杂的,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自己虽然有非分之想,但是淑芬现在是受了伤。今天这个洗澡无非就是怕伤口感染,逼不得已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决不能趁人之危。我可以做禽兽,但是不能做禽兽不如的事情。不对,应该是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绝不能做小人。
淑芬从衣柜里面拿出两人要换穿的衣物,慢慢地走向浴室。刚才在梳妆台坐着时,她就想:又是蛇的故事。小时候就是被毒蛇咬到,差点没有了性命。当时的李伟也是这样不管不顾地帮他吸出蛇毒,然后根据医生的处方跑到深山里面,帮她找来草药治活了她,而李伟也险些丢掉性命。正因为吸蛇毒,李伟成了第一个接触她肉体的男人,让她做了嫁给他的决定。
今天又是被蛇咬到,虽然是一条无毒的蛇。但是,刘斌却成了除自己老公以外第一个看到自己下半身的男人。看着刘斌用石头打死蛇,将她抱在怀里时让她感到了安全感。特别是刘斌治伤时给她带来的那丝快感和刚才那温柔的试水温度举动让自己有了一些动心。如果说一开始她决定洗澡时让刘斌帮她,完全是怕被伤口感染。而刘斌在她吃药时的举动,她内心里更是做了给刘斌奖励的想法。想到这,不由得脸红起来。
离浴室越来越近,淑芬就越感觉到自己心跳厉害。暗暗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反正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有什么没见过的?今晚,就豁出去了。心里这样决定着,来到浴室的脚步似乎再坚决了。
“我来拿东西吧!”刘斌看到淑芬过来,马上凑上去接过她手里的衣物。
“没事,我自己来吧,你在那里等一下。”淑芬赶忙拒绝,但是说话声却很是温柔。
“哦哦哦,好吧!”刘斌知趣地退了回去,但是从淑芬的话语声中又感觉到了特别。
“你也把衣服全脱了吧。”淑芬一边放着衣物,一边对刘斌说道。
“哦,什么?不用了吧。”刘斌着实被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傻啊,一会我洗澡时水肯定会溅到你身上。你的衣服肯定会湿的,你脱了衣服就不会这么麻烦了。想什么去了呢!”淑芬看到刘斌地个傻样,笑着说道。
“哦哦!全脱吗?”刘斌傻傻地问到。
“全脱你妹啊,想非理老娘吗?留着裤衩就行了。”淑芬已经被刘斌的傻样弄得彻底无语了。
“不敢不敢~”刘斌一边说着,一边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傻站在那里等着淑芬的安排,心里不免又暗骂自己好蠢。
    “你先转过身啊!”淑芬站在那里,等着刘斌将衣服脱好后吩咐道。
“哦哦哦”刘斌傻傻地马上转过身面对浴室的墙壁。
看着刘斌转过身了,淑芬这才慢慢地开始脱衣服。无论如何面对刘斌时,淑芬还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很快的,淑芬身上就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
“你可以转过来了”淑芬对说刘斌说道。
“哦~”刘斌听话的转过了身,却马上傻眼了。之前虽然有偷看过淑芬洗澡,但是现在这样面对面近距离的视觉。就算还有遮挡物,却能看到胸罩上凸显的两颗乳头形状,而那薄得有些透明的内裤包裹着的黑色阴毛若隐若现。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竟然感觉鼻子有些异样了。
“你怎么流鼻血了?”淑芬一看他这个样子,心里一阵好笑。
“啊?哦~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同,天气太热了。额~”刘斌马上收回眼神,用手擦了擦了鼻子。却发现并没有血渍。
“哈哈哈……傻瓜!”看到刘斌被调戏了,淑芬忍不住笑了起来了。
“额~淑芬,你别骗我啊!”刘斌脸红着,不好意思地说道。
“哟,还会脸红啊!来,让姐姐看看。”淑芬其实没有刘斌年轻大,看着刘斌被调戏成功了,不由得玩心上来。
“没有,没有脸红呢~”刘斌低下的头不由得更低了。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来帮我解一下胸罩。”淑芬忍住笑,转过身体背对着刘斌,将心里计划好的奖励拿了出来。

二十、奖励
“哦,啊?这个……”刘斌更慌乱了。
“我的手有点够不着,帮我解一下胸罩。”淑芬定了定神,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哦,这个怎么解啊?”刘斌颤抖着双手,放在了胸衣的纽扣处。但是,看了半天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你没解过胸衣?”淑芬疑惑地问道。
“没有,从来没有。”刘斌点点头,忽然想起来淑芬是背对着自己,感觉自己真是傻到家了。
“看到胸衣上面的那三排铁扣吗?对,就是那里。那里是对扣上去的,你把铁扣从右往左斜推一下往上一点,嗯嗯,对了!轻一点。”淑芬指挥着,刘斌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解开了。
只见淑芬将双手轻轻向外一伸,胸罩带就从肩膀上轻轻地滑了下来,一对乳房也弹了出来。淑芬先是一只手放好胸罩,别一只手遮挡着。放好后直接用两只手挡住乳房,转过身面对着刘斌。
刘斌看到淑芬这几乎赤裸的身体,竟然已经目瞪口呆,肉棒一柱擎天,下面撑起一顶大大的帐篷。
“傻看什么呢?”淑芬一看刘斌那样子,忍不住又想一阵好笑。嘴上明知故问道,心里却不由得一阵骄傲:老娘还是有点魅力的。
“啊?哦哦~我在想你的内裤要不要脱下来?”刘斌马上扯开话题。
“阿斌啊,你是不是真想对姐姐做什么啊?”淑芬脸色一变。
“没有啊,没有啊,没有啊~”刘斌吓得连说了三个声,帐篷也软了下去。
“你拿个防水袋,套在伤口处不就好了吗?脱什么内裤啊!”淑芬感到好笑,却假装很生气地说道。
“哦~马上,你看我这人笨的。”刘斌马上走到放着防水袋的地方,拿了一个过来却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只好又傻傻地站在那里,等着淑芬的指令。
“哈哈哈……你这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帮我套上去啊。我这个样子,怎么套啊。” 这下淑芬实在忍不住了笑了起来了,说着抬了一下受伤的脚。
“哦哦哦~”刘斌像是有了灵魂一样,马上蹲下去。
这次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当刘斌将防水袋从脚底套进时,那雪白的肌肤就在他的眼前掠过,是一种耀眼的白。而没多久,女人的体香也随之飘来,让人心旷神怡。而且越往上心里就越激动,虽然看不到那神秘花园,但是却越来越接近。整个过程中,刘斌故意是慢慢往伤口提去。
淑芬微笑的看着这一切,慢慢地脚上传来刘斌的略带热气的呼吸。有点暖暖地,又有感觉有点痒痒的很是舒服。这是怎么了?淑芬有点胡思乱想起来了。
“快点哦,我有点冷。”淑芬努力集中了一下思想,将心中的欲望压了下去。
“哦,马上就好了!”刘斌一边回答着,一边稍微加快了速度。不多时,就到了伤口处。同时,也到了让男人向往的神秘之地。此时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刘斌的头视线刚好与阴阜阴毛处平行,内裤里的阴毛清晰可见,还有见几根阴毛跑出了内裤。颜色稍深的大阴唇也出现在了视线里,特别是小穴处那特殊的气味也令人回味。他有几分炫晕,真想用手将内裤扒开好好欣赏一下这花园的美景。下体那顶消失的帐篷,再一次撑了起来。
“好了没有?好冷啊。”淑芬有了一丝害怕,千万别就这样失身了啊。不由得往后一退,暂时离开了一下刘斌的视线。
“好了!”刘斌回过神来,马上站起来。
“别傻站着啊,快点开水啊,我要洗澡!”淑芬马上扯开话题。
“啊~哦~~”刘斌被说得不好意思,快步走到热水器前,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打开了热水器开关。
“嗞~哗~~”花洒里喷出一股水流。
刘斌弯下腰,用手试了试花洒的水温。扭过头,对淑芬说:“水温刚好,可以了!”
淑芬点点头,双手护着乳房走到花洒下面。
“阿斌,帮我洗澡啊!你干嘛啊。”淑芬看着手拿花洒的却不知所措的刘斌说道。
“这个,怎么洗啊!”刘斌迷惑地问到。
“先把我的全身打湿,别弄湿头发。会吗?”淑芬瞪了他一眼。
“哦哦哦”刘斌用花洒小心冀冀地将淑芬全身淋了三四遍,然后,又傻站在那里了。
“你当是在杀猪啊,哪有这样的。”淑芬感觉好笑,却又无可奈何。
刘斌没有回答,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平时是怎么洗澡的?”淑芬看着傻站着的刘斌问道。
“就是这样搓一下那样搓一下啊,然后……”刘斌傻傻地比划了几下。
“过来!”淑芬忽然厉声说道。
“是!”刘斌被吓了一跳,马上按淑芬的指令行事。
“啪~”一声脆响,“啊!”刘斌惊叫了起来。
原来,淑芬直接拉过刘斌的手放到自己的肉体上。
“阿斌,就当这是你自己的身体一样。平时怎么洗澡的,现在就怎么洗。”淑芬将眼睛瞪的大大的,狠狠地说道,说完便闭上眼睛等着刘斌的行动。
“是!”刘斌嘴上回答着,内心里却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
如雪的肌肤,湿滑的触感。不是在做梦吧!刘斌暗想着。
抽回手,死死掐了掐自己的脸。
疼~不是梦!既然说了像自己的身体一样,好吧!洗澡。刘斌的内心里一阵暗喜。
其实,现在的淑芬内心也充满了紧张:
刚才是不是有点做得太过了?这样会不会出问题啊?反正乳房可以让他摸,但下面绝不能这样给他的,这是底线!但是给不给看呢?淑芬在心里刚下了决心又自己疑惑了起来。
刘斌先走到淑芬后面,这样会使彼此都没有这么紧张。淑芬脖颈处最先感觉到了花洒水流,水流过后就是阿斌粗糙的大手。他先用手胡乱地在肌肤上到处搓擦了一遍,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是有多么的激动,略微有些颤抖。然后放下花洒。找来沐浴球,在上面倒点沐浴露轻轻地搓了搓,就成了一个泡沫球。接着,细心的从淑芬脖颈处慢慢地向下抹去。

二十一、涟漪
因为淑芬的双手是抱在胸前,刘斌不敢造次,只是先将泡沫抹到两只手臂。再慢慢地擦过后背,到达内裤处。
“淑芬,内裤里面一会你自己清理啊。我……不方便。”刘斌停下来说道。
“嗯!知道了。”淑芬冷冷地回答道。
刘斌现在搞不懂淑芬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虽然不敢有太多的非份之想,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圆润翘臀。然后,老老实实地一路向下在将泡沫抹在了大腿和小腿最后到了脚上。
淑芬始终闭着眼睛,享受着也在纠结着任由刘斌在身上抹着沐浴露。不多时,在花洒的水流中她又感受到刘斌那粗糙大手的感觉。
抹完沐浴露,刘斌就放下沐浴球。打开花洒开关,试了试温度。便一手拿花洒,一手配合着将泡沫冲掉。
这时的刘斌很享受着这种服务,从没有正常意义上碰到女人的他。此刻感觉自己像是在触摸着滑滑的丝绸,娇嫩的花朵。重了怕碎,轻了又怕化了。先将后背腰部还有腿部比较容易清洗的地方,轻轻地洗过。然后,正准备如何清洗手臂时。却只见淑芬猛地将双手一字形摊开,整个人就成了一个“十”字形,整个乳房也随着露了出来。
刘斌不由得热血沸腾,原本颤抖的双手抖得更厉害了,下体的帐篷也顶得更高了,又一次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了。
淑芬睁开了眼睛,侧转了一下身子。扭过头,温柔的对刘斌说道:
“阿斌,傻站在那里干嘛?帮我冲掉沐浴露啊。”
“哦哦哦,好的!”刘斌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要冲掉哪里的沐浴露。于是,傻傻地一直只是在后背反复用手擦着。
“傻瓜,谁让你冲后背了,是手臂啊!”淑芬微笑对刘斌说。
“哦哦哦,对不起啊!”刘斌一边道歉,一边将花洒与手配合冲洗着淑芬的手臂,却又闭上了眼睛。
“噗~你闭着眼睛干嘛?”淑芬看到刘斌的窘样,终于安下心来。刚才摊开手臂时,她其实只是在赌这一把。没想到刘斌是这么老实的一个男人,看样子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了。这一释然,再也绷不住那份严肃了。
“那个~我……”刘斌想给个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回答。
“傻瓜,我是故意让你看的,你还不看?”淑芬笑着说道。
“什么?那也不行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刘斌先是一愣,然后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什么非礼勿视,来!给姐姐睁开眼,姐姐说的话就是礼。还非礼勿视,勿视你个大头鬼。”淑芬说着,就用手去掰刘斌的眼睛。
“疼~我睁开眼还不行吗?”刘斌被弄的无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是淑芬的那对乳房,吓得又赶紧闭上眼睛。
“哈哈哈……有这么难看吗?”淑芬调侃道。
“不是,没有!那个……我什么……”刘斌连说话也开始打结了。
“我什么?算了,你不看拉倒。唉~就是可惜了……”淑芬故意停了一下。
“可惜了什么?”刘斌问道。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一只有贼心没贼胆的小色狼,连女人都不敢看。哈哈哈~”淑芬使用了激将法,想看看刘斌如何应对。
“哼,看就看。谁怕谁啊!”说着,刘斌就打了开眼睛,却发现淑芬已经转过了身去。
“哟,你想看就给你看啊。给姐姐先把澡洗好来,不然,就别想看。”淑芬打趣道。
“洗就洗,还怕你啊!”刘斌这下算是领教了淑芬的厉害。说着,拿了一条毛巾将身体擦干,放好毛巾后走到淑芬面前用花洒喷了一遍全身,特别是乳房和内裤那里。
这样就使得原本若隐若现的内裤变得透明起来,阴阜处的阴毛更加明显。而乳房也因为水滴的原故,显得更加性感。
“哟,不是不让你看吗?干嘛,还站在姐姐前面了。”淑芬玩笑着说道。
“你不是让我帮你洗澡吗?后面我已经洗完了,现在洗前面了。”刘斌理直气壮地说道。
“怎么着?要造反是吧?那姐姐自己洗了,行不?”淑芬一看这样,立刻来了玩心。
“行了,姐姐!我帮你洗啊,我帮你洗。”刘斌求饶了,放下花洒又将沐浴球拿来开始抹。可是,面对乳房却下不了手。
“还愣着干嘛呢?不给姐姐抹沐浴露?”淑芬又开始玩明知故问了。
“那个……这里也可以抹?”刘斌犯难的指了指乳房问道。
“我刚才是怎么说的?就当是自己的身体。你还要我再说多少遍?傻瓜”淑芬又学着刚才的样子,瞪着大大的眼睛,但却用的是可爱的语气。
“哦哦哦!”刘斌又不是真傻,马上就明白了意思。不由分说,就将沐浴球放在了乳房上。

二十二、坦诚(上)
“轻一点啊!”淑芬轻轻地打开了一下刘斌抹沐浴露的手。
“额,这样可以吗?”刘斌刚才一激动,结果下手有些重了。被淑芬打开了,马上又减少了一点力度。
“嗯,这样还行!”淑芬点点头。
“好嘞~”刘斌现在双手隔着薄薄的沐浴球,轻轻地在乳房上面来回涂抹着沐浴露。虽然不是直接接触,但是却能感受到乳房的柔滑和挺拔,能接触到乳房的弹性。此刻的刘斌简直就像是在梦中一样。
眼前淑芬的乳房,圆滑挺拔肌肤白晰透红。虽然哺乳过的小孩,但是乳晕的颜色并不是很深,乳头显出淡淡地棕红色。更难得的是,没有像其他哺乳过的女人那样下垂。在刘斌的涂(磨)抹(擦)下,乳头居然有点起立。
“够了啊,别老抹一个地方啊!”淑芬感觉再不停下,自己的欲望就要起来了。
“哦哦哦~对不起啊!”刘斌尴尬一笑,马上将沐浴球往腰下抹去。还像刚才一样,跳过内裤区。然后蹲了下去,慢慢地经过大腿和小腿最后达到脚底。起身时,刘斌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的。手背竟然不小心的触碰了一下阴道口。虽然只是一掠而过,还隔着底裤布料,但刘斌还是感觉到了那份柔软。
淑芬也不在意,只是轻轻掠过并没有引起她的太大注意。
接着刘斌又像刚才一样,用花洒将沐浴露泡沫全部冲去。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去纠结更像是专业的搓澡师,虽然在乳房上面停留一会,但是很快就将身上的泡沫冲洗了干净,并用毛巾擦干了身体来。
“阿斌,你把内裤也脱了吧”淑芬等到刘斌都收拾好了,突然说道?
“啊,为什么啊?”刘斌不解地问道。
“你也干脆现在就洗澡了吧,我帮你搓搓背。”淑芬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刘斌不好意思地回答。
“怕啥,还跟我客气啊!”淑芬刷得变了脸。
“不是客气~那什么,既然你愿意!我听话就是了。”刘斌一看淑芬变了脸,只好放弃解释乖乖地听她的话。
“愣着干嘛?脱裤子啊。”看到刘斌在那里犹豫着,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哦,马上!”刘斌一边回答着,一边转过身背对着淑芬慢慢地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双手挡住自己的肉棒处,红着脸转过身来。
“挡什么挡啊,姐姐又不是没见过你们男人的东西。”淑芬忍住笑,严肃的说道。
刘斌无奈地看了看淑芬,然后叹了一口气,才慢慢的将挡着的双手移开。
“嗯,这就对了嘛。”淑芬嘴上虽然像领导一样说着话,但是内心里还是很虚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除老公以外第一个男人的肉棒。不由得死死得盯着刘斌那勃起的肉棒欣赏了起来。
刘斌的肉棒不是很长,大概就是在15-16厘米左右。阴茎体也算不上粗壮,龟头在正常范围内。最下面就是一对黝黑地睾丸,没什么大的特别。不过,在黝黑的阴茎身上,长着几个米粒大小的形状的肉粒,这让淑芬感觉到有些好奇。

二十三、坦诚(中)
“那个,能不能先洗澡啊!我有点冷。”刘斌想结束这尴尬,便找了这样一个理由。
“冷你妹啊!我问你,你这个肉粒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找小姐中了梅毒啊。”淑芬拒绝了刘斌的请求,指了指他的阴茎问道。
“不是的,这个是从小时候就有的。不痛也不痒,就这样慢慢长起来的。”刘斌解释道。
“哦~我可以摸摸吗?”淑芬明白后突然来了兴趣,于是用恳请的目光望着刘斌。
“那个~好吧!”刘斌本想拒绝,可是一看到淑芬的目光不由得任由她来了。
“痛吗?”淑芬轻轻地用一个手指碰了一下地问道。
“不痛”刘斌摇摇头。
“疼吗?”淑芬用两个手指夹住轻轻向上一拉问道。
“疼啊,这样怎么样都是疼的啊”刘斌痛苦的说道。
“哦哦~哈哈……好了,真有意思哦”淑芬像个小孩子一样。
“那个,淑芬我可以洗澡了吗?”刘斌弱弱地问道。
“可以啊!来我帮你搓背。”说着淑芬就抢过花洒,先打湿刘斌的后背,接着把沐浴露倒在后背上到处搓了起来。
“舒服吗?”淑芬一边搓着后背,一边问道。
“舒服~”刘斌点点头,傻站在那里任由淑芬搓擦着。
淑芬搓完了后背,又在手挤了一了些沐浴露。弯下腰,慢慢向下搓去。却在无意间,那一对乳房却随着淑芬的动作碰到了刘斌的后背。
    刘斌几乎激动地打了一个冷战,他知道背后是什么。那种感觉痒痒地只抵人的内心处,肉棒不由得更加坚硬了起来。
    淑芬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马上收起了腰。然后,却习惯性地将涂满沐浴露的双手向刘斌的肉棒抓去。这下可苦了刘斌,一开始抓住肉棒和蛋蛋时,还可以勉强忍受已经达到到极限的欲望,可当淑芬用手在龟头上轻轻清洁时,刘斌再也无法忍受。
突然,他双手无助地伸向天空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噗~嗤~”一股浓密的精液喷薄而出。

二十四、坦诚(下)
“唉哟~你怎么射了?”淑芬被一开始刘斌的动作被吓了一跳,当他看到是什么原因时不由得调侃了起来。
“我……”刘斌射精后大脑一片空白,竟然说不出话,脸色通红起来。
“有这么刺激吗?”淑芬看到甩了甩手上,也不知道是精液还是沐浴的液体,用水冲洗了干净。
“不好意思啊!真没忍住。”刘斌弱弱地说道。
“唉,算了!没关系。”淑芬擦干了手,看了看刘斌说道。
接着,只见她将双手放在身上仅有的内裤边下,往下轻轻一推,整条内裤就到了她的脚下,抬起脚内裤就离开了淑芬的身体。
“淑芬,这是……”刘斌看到这个举动,迷惑地问道。
“反正也是要洗澡,之所以没敢脱是怕你受不了刺激。刚才你已经射了,现在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了。我就不怕了!”淑芬一边说着,一边将内裤收好。
“你这下有眼福了啊!”淑芬诡异一笑说道。
“我~”刘斌已经说不出任何言语,只好任淑芬取笑了。
“我什么啊?现在可是比刚才有进步啊,至少不会闭眼睛了啊。”淑芬笑着说。
“……”刘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来,我先把你的沐浴露冲掉吧。”淑芬一手拿着花洒一手试着水温,招呼着刘斌过去。
“哦~”刘斌慢慢地走到了淑芬面前,双眼却不时的望着淑芬的下体。
“转过身去,面对着我怎么冲啊。”淑芬被看的不好意思啊,只好扯开话题。
“嗯嗯……”刘斌一边说着,一边背对着淑芬。这时,也减少一丝尴尬。
“你怎么又硬了?”淑芬正在冲洗着沐浴露,无意间却发现刘斌的肉棒又顶了起来。
“啊~那个什么……不是……我……”刘斌完全是语无伦次。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准胡思乱想。听到没?”淑芬轻轻地拍了拍刘斌的脑袋。然后,将花洒的水源调成了只出冰水,洒在了刘斌的肉棒上。
“额~好冷啊!不敢了,不敢了。”刘斌被这一冰水算是清醒了几分,肉棒也软了下去。
“转过来!”淑芬看到软下去了,这才又重新设置了水温。
刘斌转过身,刚好又看到淑芬的乳房。因为距离太近了,只好眼睛往四周看去。却不想,这一眼又鬼使神差的往淑芬的下体望去。
馒头形的阴阜微微隆起,上面呈倒三角形的长着茂密的阴毛。茂密的阴毛下是一颗小小的长得像肉芽的阴蒂,下面就是颜色有点略带黑色的小阴唇。现在两片小阴唇紧紧闭合着,从刘斌的角度看不到阴道口在哪里,却能看到大腿内侧旁颜色略深的肥大阴唇。
“怎么回事?又树起来了?”淑芬正在清洗着,结果发现刘斌的肉棒又慢慢硬了起来。
“淑芬,那个~我受不了这刺激。”刘斌虽然很想女人,但是却终保持着理智。
“你啊,那怎么办?”淑芬看着刘斌,脸上虽然是不动声色,心里却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先洗完澡,穿好衣服到外面去。前面我自己洗!”刘斌用带着央求的声音说道。
“好吧,那你还是先转过身去吧!”淑芬点点头,非常满意刘斌的解决之道。心里既松了一口气,又感觉到有一丝失落。
“好的”刘斌非快地转过身,又补充了一句:“你快点洗哦,别感冒了啊!”
“知道了,就你最罗嗦!”淑芬嘴上骂着,心里却很是开心。
因为担心刘斌会感冒,淑芬用清水洗了一下肛门,然后用沐浴露胡乱地清洗了神秘花园。然后用毛巾擦干身体,拿出小剪刀剪断防水袋后扔在垃圾筒里,迅速地穿好内衣裤和睡衣。
“可以了,脏衣服明天再洗。你换的衣服也在这里,我先出去了!”淑芬临出门交待道。
“知道了,放心吧!”等到淑芬一离开,刘斌马上关好浴室的门。
“我去,这刺激真心受不了。”刘斌看着自己还硬得像铁的肉棒,无奈地靠在浴室门上说道。
只好先将花洒调成冰水,使劲的冲到肉棒软下去。然后三下五除二,快速的洗完澡穿上睡衣出了浴室。

二十五、同被
李伟站在阳台上,不知不觉中已经连抽了三支香烟。对于他而言,刚才视频里面俩人聊天时不要告诉他的事情和那个带有蛇字的药品让他深深不安。他知道淑芬的性格,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也了解刘斌的为人,一贯都是老实本份的。
李伟感觉到头有点痛,胸口闷得慌,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了,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让他喘不上气。
“必须要知道答案。” 眼睛失神地望了望天空,脑海里重复着这一句话。猛吸了几口手上的香烟,将烟蒂在阳台上摁灭重重地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快步走进房间来到电脑旁打开了监控。
画面里面卧室里并没有两人的身影,李伟现在真有一种想在刘斌家全部都安装上摄像头的冲动。也不知道摄像头之外,两人究竟在做什么。抬头看了看表,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以前,淑芬在家洗个澡也就半个小时左右,李伟还打趣她有没有洗干净。现在,等一分钟都让李伟感觉是那么漫长。
也许是听到了李伟的呼唤,屏幕里淑芬一瘸一拐慢慢地来到梳妆台。坐下来后,先将桌面上的东西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拿过桌边的吹风机对准了自己的头发。
“嗡~”吹风机声音响起,淑芬一只手拨弄着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吹风机配合着头发的拔弄。
而也在此时,刘斌也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屏幕里。他望了望正在吹头发的淑芬,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默默地走到床边,然后坐在了床边看着淑芬发呆。
“你干嘛呢?”淑芬虽然是在吹着头发,可是也能感觉到背后有人看着自己。暂停了一下吹风机,问道。
“没什么,就是发一会呆。”刘斌呆呆地回了一句。
“你是不是刚才太爽了,现在还没有还魂啊!”淑芬笑着说道。
“刚才太爽了?”李伟仿佛晴天霹雳,吓了一大跳。
“这个……也许有点吧。不过,还有其他事情。”刘斌脸红地说道。
“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啊?”李伟和淑芬的说话几乎是同步的,只是一个在屏幕在内一个在屏幕外。
“刚才在浴室,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刘斌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
“浴室做了什么?”李伟疑惑地望着屏幕里面的淑芬,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你说为什么呢?”淑芬微微一笑反问了过去。
“我不知道。”刘斌摇摇头。
“阿斌,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我过来是干什么的?你我都心知肚明的。”淑芬收起笑容说道。
“……”刘斌低下了头往向地板,没有说话。
“在心里,我一直还是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今天当我被蛇咬的时候你的表现,让我对你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所以刚才在浴室,我其实是对你的一种奖励。”淑芬接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刘斌依旧低着头,低声回应道。
“不过,你这个傻瓜太老实了!”淑芬一想到刚才的表现,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那个……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刘斌解释道。
“还非礼勿视呢?你倒好,这一看就是一射。”淑芬笑着说道。
“我~那是……”刘斌的头压得再低了。
“那是什么?自己不行,还找什么借口啊。”淑芬故意气他。
“什么叫不行啊,我那是太激动了!”刘斌猛然抬起头解释道。
“你激动啥?”淑芬明知故问。
“我~我~我~没见过女人裸体嘛!”刘斌说完又不觉得低下了头。
“哈哈哈……没见过女人裸体就受不了啊!那你找小姐的时候,不脱衣服做的?”淑芬笑着调侃起来。
“那不一样!”刘斌争辩道。
“有什么不一样啊?”淑芬笑着问道。
“那些就是直接到床上,关灯做的。什么也没有看到啊!”刘斌急了。
“哈哈哈……原来你是叫的快餐啊”淑芬笑得更大声了。
“……”刘斌手足更是无措了,低着头在那里。
“行了,知道你了。好了,刚才是开玩笑的,别生气啊!” 看到刘斌那个样子,淑芬心里暗笑着脸上却忍住了笑。
“没生气呢!不敢不敢呢。”刘斌抬起头,赶忙解释道。
“知道你大度呢?不开玩笑了,我得快吹完头发,一会出去给李伟打个电话。不准吃醋哦!”淑芬一边调侃着,一边又打开了吹风机吹弄着头发。
“不吃醋,不吃醋,哪里敢啊!”刘斌又是赶忙摇摇头,却也不知道这声音是否被淑芬听到,低下头又在那里发呆起来。
不一会,应该是感觉头发差不多了,淑芬关了吹风机,拔出插头。从梳妆台站了起来,从包里掏出手机。一边拔着号码,一边扭过头对刘斌温柔地说道:
“阿斌,今天晚上咱们就盖同一床被子吧!”
“哦~嗯?”刘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咱们今晚盖同一床被子,听到没?”淑芬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哦!好的!好的!好的!我这就收拾……”刘斌确认以后,马上也站了起来,忙活了起来。
“这个傻瓜!”淑芬暗骂道,顺手就按下了拔号键。

二十六、蠕动
通过视频,李伟才知道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没想到淑芬被蛇咬得受了伤,更没想到淑芬居然还在浴室让刘斌看了裸体。虽然两件事情都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可是又不由得担心起淑芬来。既担心淑芬被蛇咬伤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又要担心淑芬对刘斌的做法会不会让刘斌产生误会。
不过,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主动权还是在淑芬手上。刘斌虽然也有冲动,但是在似乎淑芬的试探下,竟然还是保持着理智。这不得不说,对于刘斌着实让李伟感到放心。可是,话又说回来淑芬毕竟是有使命的。这次躲过了,下次呢?而下次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大山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李伟知道是淑芬打过来的,赶忙调小电脑声音接通了电话。
通过视频李伟已经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而且俩人都是在刻意的回避着一些问题,无非就是重复着思念之类的话语。特别在听到淑芬主动要求与刘斌同盖一床被子时,便在快挂电话时,李伟看似无意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有些事情早迟都是做的,与其找理由拖延不如马上行动!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淑芬当然明白李伟的意思,她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在说了让李伟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就挂了电话。
她慢慢地回到卧室,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双人床,发现刘斌正坐在床边玩着手机,床上的单人被已经换成了一床崭新的双人被。刘斌看到淑芬回来后,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站了起来。
“淑芬,早点休息吧!”刘斌看了淑芬一眼,说道。
“嗯,你先上床吧!我还要把手机充一下电。”淑芬其实已经很累了,就算刚才在浴室里也已经坦诚相见了,但是却始终还是不愿意与刘斌保持太亲密的关系。
“那我先睡了,你放好手机也早点上床。”刘斌知道淑芬的想法,很知趣地一个人脱了鞋子上了床。
“知道了!”淑芬点点头回应着,坐在梳妆台旁边将手机与电源连接好。然后,假装有事一样又翻着手机。
“呼~呼~呼~”
不一会就传来刘斌的打呼声,也许今天确实有些太累了,躺下没多久就感觉眼皮好重竟然睡着了。
淑芬扭过头,看了看床上的刘斌。不知道他是真睡着了,还只是假装在打呼。玩了一会手机的她,也感觉到有些迷迷糊糊了。
于是关了手机,先走到刘斌旁边关了灯,然后脱了鞋子轻轻地从刘斌身上爬了过去,来到自己的位置。一只手伸进睡衣里,熟练地将乳罩脱了下来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仰面朝天地躺了下去,不一会也发出了浅浅地呼噜声。
李伟挂了电话以后,懒懒地躺在沙发上又盯着监控看了一会。慢慢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渐渐地有些迷糊了,半梦半醒中看到视频中切换成了红外模式,接着就是两人依次睡着的画面,便连电脑也没有关自顾自的睡了过去。
“嗯~”迷迷糊糊地听到一声女人的娇喘声。
李伟条件反射一样的睁开了眼睛,无意识地望了望天花板,又睡意浓浓地闭上了眼睛。
“嗯~”又是一声女人的娇喘声。
李伟一下子就被惊醒了,猛地睁开眼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先向四周望去寻找声音的来源,这时才发现声音是从电脑里面传出来的。
“不会是又在做梦吧?”李伟自言自语道。用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感觉到一阵火辣辣地痛疼感,才知道不是在梦境中。
猛然意识到什么,立刻拿过笔记本电脑就放在自己的正面桌子上。因为时间太久了,电脑的屏幕现在是一片黑暗的屏保。但是,就是音箱里面却不时地传来女人的娇喘声。虽然声音不大,也不是很持久却很是让人诱惑。
李伟像疯了一样,马上点击鼠标输入密码。心里紧张到了极点,手都有些颤抖。在按下回车键那一刻,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嗯~”画面再次传来的是淑芬的娇喘,李伟一狠心睁开眼睛。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画面里并没有出现他想像的事情。但是,整个画面却充满了诡异。
画面里刘斌是侧身面对着淑芬的方向睡着,右手露在被子外面。淑芬是背对着斌睡着,而且看得出来,两人中间还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两人此时的表情都很奇怪,并不像睡觉时该有的平静表情。
刘斌紧闭着眼睛,双唇紧咬着,不时地全身颤抖一下。而淑芬也是紧闭着眼睛,被子盖在肩膀处双手都放在被子里,却时不时地发出娇喘声。
李伟揉了揉眼睛,笔记本的屏幕有些太小了,虽然有些奇怪却看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无奈地拔了插头,端着笔记本就向书房跑去。连接好那台27寸的大显示器,终于看到了细节。
淑芬的被子胸部处微微拱起,仔细一看根本就不像她的真实尺寸。随着拱起处不时地微微一动,淑芬就会发出呻吟声。李伟一下子明白了,虽然刘斌是有一只手在外面,但是被子里面的那只手此时应该是在搓揉着淑芬的乳房。但是,刘斌干嘛也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样呢?
李伟百思不得其解,便盯着被子四处观察。这时才发现一个现象,虽然两人确实是有一定的距离,可是却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距离之间的被子却不是正常的塌陷下去的,而且时不时被子里面就会蠕动一下。
李伟感觉一股热血直冲大脑,既紧张又兴奋。心里暗暗说道:难道淑芬已经被刘斌给插入了?

二十七、距离
周围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李伟感觉到有些口干舌渴。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带着既紧张又疑惑的心情,死死地盯着屏幕看着想知道事情的答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屏幕里刘斌全身微微一抖,同时,传来“啊~”地一声畅快的呻吟声。不过,很明显的能让人感觉到这声音是在刻意压低的。画面里除了被子轻轻地动了几下外,就好像一切都停止了一样。两人一动也不动,只有偶尔传来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刘斌先翻身伸手打开了房间灯,然后从被子里爬了起来,下床穿鞋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从屏幕里他的穿着来看,并没有多少的异常。
而淑芬在刘斌翻身时从被子里抽出了双手,然后,爬起来靠着床,左手从床头柜上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使劲地擦着右手。还不时的,把右手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
很明显刚才淑芬应该是在被子里面给刘斌做了手淫,只是被刘斌抓了乳房而已。李伟这样想着,长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李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既害怕淑芬被刘斌插入,又想看淑芬被刘斌插入。别人说这是绿帽情节,李伟嘴上不承认内心却貌似已经诚服了。不过,现在的李伟更想知道这一幕是怎么发生的。于是,马上进入回播看看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画面时间被设置到淑芬躺下时间开始,一开始两个人都很正常的躺在自己的被子里面。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床上的两人变化着睡姿,在睡梦中两人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慢慢地两人的睡姿都成了仰面朝天,被子里刘斌无意中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了淑芬的胸部。
    睡觉前淑芬是将胸罩脱掉的,显然刘斌放在胸部的手感觉到乳房的柔软。梦中的刘斌可能并不知道是抓到了什么,但是被子的震动却让人可以猜到刘斌此时正在搓揉乳房。一开始,淑芬还是在睡梦中,慢慢地她就感受到了来自乳房的刺激。先是在梦中轻轻地推了推胸前的那只手,但是那只抓胸的手却又很快回到了原地。推了几次,又回来几次。不由得渐渐地从梦中醒来,趁着微弱地光线,很快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画面中的淑芬有些不知所措,双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在静静地思量了一会后,她的眼神突然由迷茫变得坚定起来。
只见淑芬轻轻地推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刘斌,当刘斌从梦中醒来疑惑地望着她时。淑芬一句话也没说,用眼神指引着刘斌看到了那只搓揉乳房的那只手。刘斌不由得脸色一红,马上抽了回来。正要解释,淑芬却翻了一个身,变成了侧躺背对着刘斌。
当李伟和刘斌都以为淑芬只是为了逃避的骚扰时,却见淑芬转过身后,在被子里将刘斌的左手轻轻一拉。同时,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子,刘斌的左手就从脖子处与床的缝隙处穿插而过,一下子放在睡衣里面的乳房上面。
“嗯……啊……”两人不由得发出呻吟声。
刘斌因为左手被淑芬拉住,睡姿就也从仰面变成侧面。当淑芬将他的左手放在乳房上面时,竟然呆住了。
“别太重了,轻一点!”淑芬背对着刘斌,温柔地说道。
这句话就像一剂春药,刘斌那只放在乳房上面的手开始慢慢地有节奏地动了起来。淑芬闭上眼睛,享受着乳房传来的一阵列阵地快感,不时地从嘴里传来舒服的呻吟声。
“呃~嗯~”淑芬轻声地呻吟着,李伟知道刘斌肯定是揉到了淑芬的乳头。
刘斌一开始还有些拘谨,但随着淑芬的呻吟声响起,搓揉的节奏也慢慢地变得杂乱起来。刘斌的右手一开始因为没有得到淑芬的许可,乖乖地放在被子里一动也不动。
渐渐地刘斌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刘斌的下半身也慢慢有了反应。虽然有被子挡着,但是李伟知道得到刘斌此时的感受。而且,从刘斌在被子里不停地将下身往淑芬身上蹭的这些动作,就能证明刘斌现在肯定是肉棒挺立,想寻找到一个解决的出口。
淑芬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她能感受到被子平静外表下刘斌那蠢蠢欲动的性欲。扭过头,温柔地看了看刘斌。忽然刘斌全身一震,然后刘斌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外轻轻地挪了挪与淑芬分开了一些距离,接着就是短暂的平静。
从屏幕里看得出来,在刘斌的磨蹭下淑芬其实也有些性欲。毕竟在送到刘斌家里之前,李伟就因为生意上面的事情已经差不多1个月的时间没有动过淑芬了。但是,淑芬还是存在一丝理智,加上也担心刘斌会在磨蹭过程中趁机插入。于是,给刘斌一个眼神后,便伸出手去想帮刘斌脱下裤子给给他手淫。
    让李伟和淑芬没想到的是,当淑芬的手来到刘斌下身时,发现伴随着淑芬的呻吟声,刘斌的手早就在内裤里打起了飞机,而且已经将肉棒露了出来。刚才刘斌在来回磨蹭时,其实就已经是在用肉棒顶她的屁股。
好危险!幸亏及时处理,差点就出大问题了!淑芬心里暗叫道。先将刘斌的身体往外推了推,接着示意刘斌将自己的右手拿开她一手握住了刘斌的肉棒。

二十八 远与近
刘斌的右手被“赶”了出来,又没有被淑芬允许放在乳房上。只好放在被子上,不时地轻轻压下去隔着被子感受淑芬的乳房。
短暂的平静以后,就是刘斌腰部被子处的上下蠕动,淑芬不紧不慢地帮刘斌上下套弄着肉棒。还不时轻轻用力握一握,模仿着肉棒在阴道的感受。
刘斌现在很享受这种感觉,虽然不是真正的阴道,但是女人小手的柔软感受比起自己的粗手,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而且,刚才肉棒在被子里顶到的淑芬美臀时,那种柔滑而又充满弹性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不由得闭上眼睛,一边享受着淑芬给他的快感,一边努力给淑芬回报性福。
两人就这样享受着彼此带来的最原始的快乐,不时地因为对方刺激到自己的性感带而发出“嗯~”“呃~”地呻吟声。然后,再故意轻触或放开性感带让对方能平复一下,直到刘斌射出精液才告一段落。
李伟总算知道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他没有想到淑芬的进度会这么快,这才第二天就已经帮刘斌打起了飞机,但他并不知道刘斌在被子里面用肉棒去顶碰淑芬臀部的事情。
视频又转成了实时直播了,刘斌已经从卫生间走了回来。看了看还在用纸巾擦手的淑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脱了鞋爬上床躺了下去。淑芬看到刘斌从卫生间出来后,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等到刘斌上床后,便从刘斌身上爬了过去下床穿上鞋子向卫生间走去。
来到卫生间,淑芬脱下裤子先蹲在马桶上撒了个小便。起身时先看了看内裤,只见黑色内裤包裹小穴的位置上,清晰地有一摊分泌物和淫水混合成痕迹,比较薄的地方竟然被淫水湿透成半透明样。想起刚才被性欲冲晕的头脑,加上乳头乳房被人抓住的刺激快感,原本就已经洪水泛滥的小穴又湿了一些。
索性将内裤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洗衣机旁的洗衣篮里。然后,从马桶旁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从后往前将小穴口和阴毛上的尿液擦拭干净,将擦拭过的纸巾扔进马桶。又抽了几张干净纸巾,翻开小穴擦拭里面的淫水,然后合上小穴又擦了擦着自己的小穴口,随后将用过的纸巾再次扔进马桶按下了冲水键。
起身穿好裤子,来到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先淋湿了一下双手, 便关上水龙头,然后从台子上的乳液瓶里挤出一些洗水液,反复搓洗了几次才又打开水龙头将泡沫冲走。确认干净了,才又关了水龙头走回去卧室。
刘斌上床后虽然已经躺下了,但是却没有睡觉。而是眼巴巴地望着洗漱室门口,等候着淑芬的出现。虽然现在也能从磨砂玻璃里面可以看到淑芬的动作,但是射精过后的那种虚无感,让他已经暂时没有了性趣。
随着淑芬的出现,刘斌的双眼开始有了焦点。他默默地注视着淑芬从洗漱室门口先来到衣柜处,然后,看着淑芬从衣柜里取出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毫不避讳的在卧室里面迎着刘斌的目光脱下睡裤,露出赤裸裸地下半身,接着将内裤与睡裤一起穿上。
刘斌静静地躺在那里,默默地望着淑芬。雪白的肌肤,乌黑的倒三角形阴毛,脱下和穿上裤子时圆润挺翘的臀部,若隐若现的小穴口。这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出现在他的现实里。从前是那么的遥远,仿佛天上的月亮与星星一样高不可攀。而现在,就在眼前是那么的近。近到只要刘斌愿意,就可以马上拥有这具美丽的胴体。
淑芬也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做着这些善后的事情。她知道刘斌一直在看着她,但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全身已经被刘斌看过了,一次是看二次也是看。而且,刘斌的肉棒也已经在手上亲密接触过,两个人已经没有什么秘密而言。当然,要除了阴道不知道肉棒的长短,肉棒不知道阴道的深浅这一条。内心里忽然有了一种离李伟的世界越来越远,而离迷茫越来越近的感觉。
李伟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但没有用打火机点燃,而是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眼睛盯着监控,没有一丝睡意。看着画面里的淑芬和刘斌,心里想着在短短一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两人的关系似乎已经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他似乎隐隐地有种失去淑芬的感觉,曾经海誓山盟心灵相通,现在却隔着屏幕各想各事。
李伟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关闭了电源。无力地躺在椅子上,掏出手机,打开了里面的收音机功能。插上耳机,电台里传来的伤感音乐: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你若不肯说 我就不问……”

二十九、倾诉
等淑芬穿好裤子回到床上躺好后,刘斌便伸手去关了灯,四周又变得黑暗起来。因为彼此都有着心事,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但却能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入睡。
“淑芬,睡着没?”黑暗中,刘斌还是先开了口。
“嗯?”淑芬含糊地回答着,让人不知道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着。
“刚才,真的很感谢你”刘斌接着说道。
“感谢我什么?”淑芬反问道。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我只想说声谢谢你!”刘斌诚恳地说道。
“你想太多了,我应该谢谢你才对!”淑芬轻声地说道。
“谢谢我?”刘斌不解地问道。
“谢谢你的尊重,谢谢你一直遵守着对我的承诺!”淑芬似乎有一些激动了。
“淑芬,我有时候真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看。除了友情,我还有对你那份深深地爱,我绝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刘斌也激动起来。
“傻瓜,你的心思我又不是不知道。但是,我毕竟是别人的妻子。你让我很纠结啊!”淑芬的话语里带着淡淡地哀伤。
“我知道,正是因为怕你纠结。所以,我一直在等你放下心结。我知道就算得到你的人,也未必能得到你的心。你说过的,我们之间只有性没有情”刘斌激动地说道。
“……”淑芬没有说话,内心里却感觉到一丝温暖。
“淑芬,我不管今天你做的这一切是发自内心的,还是被逼无奈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开开心心地生活着。就算不是为别人,至少也要为了你自己。不是吗?”刘斌诚恳地说道。
“刘斌,谢谢你的理解!” 淑芬微着笑说道。
“淑芬,别这么说。今天晚上你已经让我体会了女人的滋味,我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呢。”刘斌说到这里,不经意间又想起了淑芬赤裸下身的情景。
“这样也叫体会了女人的滋味啊?你个小傻瓜!也太纯洁了吧。”淑芬忽然想笑,但是又不想破坏此时的气氛。
“我说的女人滋味,是你对我的细致耐心,是你对我的信任。”刘斌解释道。
“哦!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淑芬感觉到脸一红不说话了。
心情却像个小鹿似地到处乱撞,不由得想办法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
“那个……淑芬早点休息吧!已经两个晚上都这样,会对身体不好的。”刘斌也感觉到不好意思,只好扯开话题。
“刘斌,我问你一些事,你一定要诚实回答。可以吗?”淑芬并没有听从刘斌的建议,反问了一句。
“你问,如果我说假话就天打五雷轰,出门就被车给撞死!”刘斌激动地说道。
“你喜欢我吗?”淑芬问道。
“喜欢!”刘斌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爱我吗?”淑芬又问道。
“我爱你!”刘斌坚定地回答。
“你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淑芬接着问道。
“非常想!”刘斌坚决地回答。
“如果我离开李伟,你也会要我吗?”淑芬紧接着问道。
“要!”刘斌还是很坚决。
“如果我不离开李伟,你也会要我吗?”淑芬认真地问道。
“这个……不敢要。”刘斌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为什么?”淑芬不解地问道。
“我不能破坏你们的幸福!”刘斌弱弱地回答道。
“睡觉吧!”淑芬不再问任何问题了。
“淑芬,你听我解释!”刘斌有些急了,急忙要做解释。
“睡觉吧!不要说了,我已经明白了。”淑芬翻了个身,侧过身背对着刘斌说道。
“嗯,睡觉!”刘斌看到淑芬这个动作,便把心里话强忍着压了回去。
“好好休息,等我身体好一些了,会给你的!晚安”淑芬背对着刘斌轻声说道,便将半个头缩起被子里不再说话。
“晚安”简单一句话,却让刘斌心喜若狂。傻傻地不知所措,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回答了一句。
躲在被子里面的淑芬一阵好笑,心情一放松瞌睡自然就来了。淑芬感觉到意识越来越迷糊,分不清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感觉双眼皮有千斤重一样,再也坚持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而刘斌在兴奋了一阵以后,也渐渐地感觉到睡意浓浓,在胡思乱想中也慢慢地睡着了。
TOP Posted: 2017-10-05 20:35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10-19 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