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旅途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旅途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梁先生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679
威望:249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小莜满脸幸福的样子,不过她虽然是幸福了,但暂时却不能再作为交换的资本,我可就寂寞咯。



  第三天路途的淫乱



  小莜昨晚玩得太疯了,精疲力竭的她还带着不少肿胀的伤患,幸好我们同行的阿松懂些医术,他给小莜敷了一些药膏,让她休息一天。小莜在今天没法再参与激情的游戏,我自然也就没有跟他们玩换妻的资格。



  今天我们计划离开小山村,继续前往我们的最终目的地,一座风景怡人的古城。一路颠簸依旧,小莜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她确实是累了。小艳和小云交换了之后坐在对方的丈夫身边。开车的是阿松,阿易则在后面趁机玩弄小云的奶子,弄得小云一直在哼叫,她的叫声让车厢里狭窄的空间都似乎升温了些。



  小云就坐在小莜的前面,她红着脸挡开阿易再一次伸进衣服里的手,娇嗔道:



  「坏蛋,不要一直摸人家的奶嘛。小莜妹妹的奶子又没坏,你去摸摸她的吧。」小莜听到小云提及自己,揉揉睡眼坐直身子,笑着道:「小云姐,你想对我做什么啊?」阿易见小莜睡醒,淫虫上脑的他嘿嘿笑着道:「小莜妹,把你的大奶子掏出来给我瞧瞧?」「好呀。」小莜解开胸前的扣子,她的一对乳房没有受什么伤,昨晚被很多人捏过之后的红痕已经好了。小莜把她那对丰满的乳房平靠在前排座椅的靠背顶,正对着小云,乳头顶到了小云的头发。



  阿易哈哈大笑,他用双手握住小莜的乳房,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柔软的乳房被拉长了一点。小云转过头,趁机亲了小莜的乳头一口,她的舌头把小莜的敏感部位弄得湿乎乎的。



  小莜的乳头非常敏感地硬起来了,她伸手抓住前面的小云,同时继续让阿易拉扯她的乳房玩弄。「小云姐,阿易哥,你们是不是喜欢我的奶子啊?」乳房就好像小莜的开关,她的情欲很快又燃了起来。



  小云笑着回道:「是呀,喜欢得很啊,简直想咬一口呢。」「咦,小云姐你喜欢吃肥肉啊。」小莜戏称自己的乳房是肥肉,这逗得小云直笑,她还真的咬了小莜的乳头一口,印出两个牙印。



  这个时候,公路上一辆敞篷车开到我们的车子旁边,车上两男两女看起来都很年轻,除了司机外其余的三人都在激情地搂在一起,场面十分放荡。小云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辆特殊的敞篷车,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拉住小莜道:「小莜妹,快来,咱们也不能输啊。」小莜不明所以,她被小云推着贴到车窗上,小云一把拉开了车窗。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莜的乳房已经伸到车外去了,一对白皙的丰满乳房挂在我们的车外面,乳头还硬邦邦地立着。



  敞篷车的人马上就注意到这个特殊的风景,他们大呼着竖起大拇指,其中一人拿出相机开始拍照。小莜的脸被小云用一团衣服给挡住了,外面的人只能看到她的乳房,但这也够了。我们能听到敞篷车上传来的笑声,小莜脸红了。



  敞篷车上的美女不甘示弱,其中一个竟然站起来露出了自己毫无遮挡的阴户,她的朝这边大笑,同时还自己用手刺激自己的下身。这一招可是小莜无法反击的,她的下身还贴着阿松的膏药,现在露出去无异于让对面笑掉大牙。



  小莜那淫邪的思想再次发挥了其惊人的想象力,她让阿松尽量把车靠过去,然后她自己把双乳尽可能地伸到窗外,就好像耀武扬威的样子。两辆车很有默契地降低了速度,间距越来越小。



  两辆车开得够近了,对面一个男人竟然双手伸长捏住了小莜的乳晕,然后还用力往外拖。



  小莜吃痛地喊出声来,她的身体不由得向外伸出去,这下可就没法遮挡住脸部了。我想要帮着拉住小莜,但小莜却用力拨开我的手。「不要帮我,让他们,把我从车里拉过去嘛。」小莜这样嘱咐我。



  我们干脆就合力把小莜从车窗里推出去,对面三人也乐哈哈地伸手接住小莜,就这样把她转移到了敞篷车上。现在,小莜已经脱离控制了,敞篷车上的人把她的衣服扒光,她那缠着药膏和绷带的下体很快就让他们发出大笑。



  小莜红着脸,赤裸着身子任由他们摆布。两个年轻女人抓住小莜的头发,让她给她们舔脚,一边舔还一边用力刮小莜耳光,把小莜一张俏脸都打红了。小莜很淫荡地把自己的乳房贴过去,让那个男人狠狠捏了一把。



  敞篷车上玩得更加疯狂了,小莜主动用嘴含住了一个女人的下体,她是在帮那个女人口交吗?不,仔细一看,小莜正在喝着那女人尿出来的黄色液体,她大口大口吞咽着,就好像自己是个下水道似的。
TOP Posted: 2017-09-25 20:13 | 回6樓
梁先生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679
威望:249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小莜当着我们的面在敞篷车上当了那四个人的厕所,两个男的轮流开车,各自都在小莜的嘴里解决了一大泡尿。小莜的脸羞得通红,她的乳房被这四人肆意玩弄,肚子里喝了四人份的尿液,对方看到她那淫荡的样子,还当着我们的面用脚踩小莜的乳房。



  我看到小莜好像跟司机说了些什么,然后敞篷车就突然加速,很快就把我们甩了个无影无踪。阿松马上加大油门,但这时已经晚了,对方的车在爆发力上显然不是我们这辆旅行车能比的。



  我的心里有点焦急但也有点兴奋,对方的加速离开显然是小莜自己提议的,不知道这淫荡的老婆还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来。我们的车往前开了一小时,终于看到那辆敞篷车,对方停在一个分叉口的路边。



  看到我们赶到,敞篷车上的男女指了指路边的一个垃圾堆,然后大笑着开车走了。我们几人下了车,顺着他们手指着的地方找到垃圾堆,一双女人的衣服放在那儿,但却见不到小莜的身影。我拿起小莜的衣服,一张纸条掉了下来,那上面写着:「老公,我被他们关在一个木桶里,你要来救我啊——你的老婆小莜」我环视四周一看,远处确实摆放着一片废弃的木桶,数量大得惊人,不知道是装什么的。我们一伙人赶紧到木桶区域寻找小莜,不知道她被关在哪个桶里面,现在怎么样了,我甚至想到了她被肢解后放在桶里的恐怖样子。小莜不会遇到什么变态杀人魔了吧!?



  幸好,过了半个多小时后,阿易首先找到小莜,我们一起把木桶里的小莜倒出来。这时的小莜已经在里面待了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她的奶子上满是抓痕,嘴里塞着一团布,全身用细麻绳绑了起来,恶臭的尿液粘满她全身。



  我们解开她的束缚,她吐出一口气,醒了过来。小莜睁开眼,看到我,一脸歉意地说:「老公,我的小穴坏掉了,怎么办。」「啊!?」我突然一惊,这才注意到小莜的阴道里塞着一团布,难道里面遭遇了什么重大的损伤?



  小莜制止了我要拔出布团的动作,她摇摇头,红着脸说:「刚才,刚才那两个女人用拳头撑大了人家的阴户,然后还把人家的阴户当成马桶,现在里面都是她们拉出来的东西,不,不要看,肯定已经被熏烂了,坏掉啦。」原来如此,这想必也是小莜自己建议的。我双手叉腰,大声道:「既然如此,就让阿松把你的下体剪开,然后把你那条臭哄哄的阴道给割掉,怎么样?」阿松大笑着叫好,还做出要把小莜的下体割掉的动作。



  小莜羞得不敢抬头,她站起来跑到远处的草地里,自己掏干净阴道里的东西,这副羞人的样子惹得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一番折腾之后,我们终于来到古城,住了下来。原本我们计划在傍晚前能够来到古城里住下,但经过途中这么一闹,我们住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好在寻找住宿的过程还算顺利,我们补吃了晚饭。



  小莜被玩多了不少伤痕,阿松给她涂抹了特效伤药,然后让她躺在房间里休息。我看小莜已经被完成这样,大概是很难继续进行换妻游戏了,我做好了今晚一个人睡的准备。



  但今晚最让我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小云和小艳居然一起来到我的房间,今晚我一个人能玩两个美人!



  「小莜一个人换了你们两个?」我第一句话就问。



  小云和小艳相视一笑,小云给我解释了一下情况。原来,小莜担忧我今晚不能参加换妻游戏,特地提出一个赌约:小莜今晚作为人质,提供给阿松和阿易抽打乳房,而小云和小艳在小莜还没投降或晕倒之前,都是我的玩物。



  小莜本意是想体验一下乳房的刺激吧,我十分明白她的意思,这几天来,运气特别好的乳房已经难以忍受寂寞了,再不让她爽一把是要憋坏的。



  我左右手各搂着一个美人,一把拉到床上,双手都摸着女人乳房的感觉真是美妙。「小云你给我舔全身,小艳你的乳房给我吸吸。」我的小莜正在被这两个女人的丈夫虐待,我可不能让她们太轻松了,耶~ 一番云雨过后,尝尽甜头的我开始把阳具插进小云的嫩穴里面,她笑着搂住我,下身的淫水已经粘湿了我们交合的地方。小云是个很容易兴奋的女人,她的小穴很紧,这点可不比小莜差。小艳虽然还没轮到,但我也用手指把玩着她湿润的下体,弄得她不断淫叫。



  我虽然抽插着小云,但心里实在惦记着小莜,精关也没能把持住,没多久就让小云紧窄的小穴击得破碎,一大股精液被她吸了过去。我留下小艳帮我舔舔软下去的阳具,然后推着小云过去刺探情报。



  小云笑嘻嘻地离开了,这女人倒是很乐于干这种跑腿的事。小艳卖力地吮吸的我阳具,毫不介意那上面属于两人的体味,我能感到小艳的乳头不断碰到我的脚,算了,再享用一下小艳的身体吧。



  小艳的阴道温热湿润,我那阳具在小艳的体内很快就恢复了体力,这种紧紧的感觉十分舒服。我双手握住小艳的乳房,弹性很不错,小巧的乳头涨得大大的。



  小艳被我摸得咯咯直笑,她高挑的身材看上魅力十足,我忍不住抱住她的腰肢,大力碰撞她的私处。



  我和小艳还在欢乐的时候,小云用手机发来视频请求。我的阳具此时还停留在小艳的体内,我骂了一声,顺手打开手机一看。小云站在小莜旁边,小莜的双手被绳子拴住之后吊在天花板上,屁股后倾顶住墙壁,胸部向前挺出。小莜雪白的双乳现在已经变成鞭痕密布的可怜兮兮摸样,看上去已经被鞭打了无数下,乳头都差点立不起来。



  小云一巴掌拍在小莜的乳房上,硕大的肉球晃动起来,小莜昂起头呻吟,她的脸布满红晕,显然兴奋之极。小云的声音里也充满了兴奋,她大喊:「嘿,小莜妹妹不肯投降哦,不论怎么打都不投降,也没有晕过去,不过她好像有个绝妙的主意呢!」小云把手机拿到小莜的嘴边,小莜那清丽的声音带着激动的腔调说:



  「老公,我要跟两位夫人打个赌,拿我的奶子跟两位夫人的屁股比赛。看看是老公你射在两位夫人的屁股里快,还是我被两位先生打晕过去快。两位夫人输掉的话,要用图钉扎脚底哦,如果是我输掉的话,我的奶子就任由你们处置,嘻嘻。」小莜显然在征求我的同意,我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地出口吼道:「随便你吧!」小云马上跑回来,等她也崛起屁股跪在我的面前时,小莜那边也开始比赛了。这一次,阿易和阿松为了自己的老婆不被扎图钉,全都抡足了力气把小莜的乳房当成沙包打,小莜的惨叫声通过手机传过来都很响亮。



  我也不会闲着,有这么好的机会试试两位美人的屁股。小云的屁股成为我的第一个体验对象,涨大的阳具插进狭小的屁眼里面,紧绷绷的感觉让我几乎难以抽动。小云发出大声的呻吟,她大概也没怎么试过用这里,此时为了比赛,忍着痛让我玩弄她的屁股。



  小云的屁股很结实,我的阳具抽插时不断撞到她的屁股肉,十分舒服的感觉,我能看到她的粉红色肠子不断被阳具翻出来,一股极其淫荡的感觉促进了我的性欲。
TOP Posted: 2017-09-25 20:14 | 回7樓
梁先生


級別:禁止發言 ( 8 )
發帖:2679
威望:249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我瞄了一眼手机,小莜现在双乳都被握在阿易和阿松的手里,他们用拍,掐和砸的方式折磨她的乳房,原先红肿的双乳现在更加凄惨。小莜胯下的爱液不断滴下,显然这样的暴虐对她来说是一种至高的享受。



  我很很快就在小云的屁股里交了枪,因为这一次先在小艳的小穴里磨练了一次,高涨的性欲把持不了多久。但是第二次就困难了,连续两次发射的阳具有点疲劳,小艳贴心地把我的阳具含在嘴里吮吸,毫不介意我刚玩过小云的屁股。



  小云揉着屁眼,她也很兴奋,不过心思全放在了小莜那边。小云提议两位男士改用脚踩的方式对付小莜的乳房,很快就让那边接受了。于是小莜的乳房开始平躺在桌面上,让两位男人狠狠用脚踩成肉饼,也许还没晕过去就会爆开呢。



  我的阳具在小艳的嘴里吹了老半天才开始硬起来,这时阳具的体积要比抽插小云时小一点,因此塞进小艳的屁股也简单了一些。小艳的让我摸着她的乳房,然后狠狠从后面插她的屁眼,这样能让她自己更加兴奋。



  「加油哦,如果待会我输了,我让小莜姐姐用图钉扎我的奶子,嘻嘻。」小艳提议道。



  我加大力气和频率抽插小艳的屁股,我还是想让小莜赢的,她那对诱人的大乳房拿去穿环,那对我来说可不是好事。小艳的屁股十分迷人,身材高挑的她翘起屁股让我任意玩弄的样子真是诱惑无比,但我毕竟已经连续发射多次,此时的阳具十分耐用。



  小艳发出了轻声的呻吟,她的阴唇上湿润一片,我把这些粘呼呼的液体用手指抹到她的屁眼附近,这样可以让我抽插得更加舒服。小云笑嘻嘻地用舌头舔我的身体,不过她的眼睛还是不时往手机那边瞄过去,估计小莜也撑不了多久了。



  我的射精欲望越来越浓,精关在强大的刺激下逐渐松开,实话说这样高频率的性爱我可不多做,现在的状态可说有小莜的功劳。小莜那边好像也没有结束,小莜虽然被打得半死,乳房也变得伤痕累累,但她仍然在发出惨叫,没有晕过去。



  能赢吗?我幻想起小云和小艳的美脚被小莜狠狠扎破的惨状,果然还是尽快赢了好!



  突然,手机里传来很大声的闷响,我转头一看,小莜竟然自己用手拉着大腿根部,让阿易和阿松用脚狠狠踢在她的私处,脚踢的同时爱液也好像飞溅了出去,这个饱受摧残的部位再次受到致命破坏!小莜闷哼几声后趴在地上不动了。



  小莜竟然自己求输!我的腰部一阵酸软,一泡热精灌进了小艳的体内,但为时已晚。我也顾不了那么多,阳具拔出来后,我迅速去找小莜,她晕死的样子还真可怕。



  去到现场,我发现小莜带着兴奋的笑容倒在地上,她的乳房红得厉害,阴户倒是湿漉漉一片,似乎在疯狂的殴打中达到了高潮。好吧,既然这是她喜欢的,我也没有意见,我毕竟也享受了他们两人老婆的屁股呢,想象下这两个女人会如何报复小莜。其实,这样也很好,对不对,虽然我还是很在意,他们会把小莜的乳房弄成什么样子,上次的样子可是糟透了。



  小莜输了赌注之后,由于她遍体鳞伤的不适合马上穿环,我们踏上归途。小莜交给阿易和阿松,由他们两人带着去一个小医院休养了半个月,直到小莜的身体完全恢复。



  足足半个多月后······小莜站在门口,样貌仍然靓丽的她见到我,露出了有点羞涩的微笑:「老公,我回来了。」「欢迎回来,老婆···」咦,我注意到小莜的胸前变得十分平坦,难道···她的乳房···小莜显然也看到我的疑惑,她微笑着走进来,转身把门关好。「老公,对不起哦···」小莜掀开了她的上衣,我看到她白净的胸部上面挂着两个皱巴巴的肉袋,乳头软软地垂着,整个乳房竟然只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



  「这,这是怎么了啊?」我震惊了,小莜的身体竟然被破坏至此,她的性感身材骤然消失,这肉袋子跟她之前丰满的胸部形成巨大的反差,同时也配不上她那张俏丽的脸蛋。



  小莜拨了拨她的乳头,笑眯眯道:「老公,我答应他们毁了我的身材,所以阿松带我去他一个整容师朋友那里,给我做了一个好厉害的手术。」「他们割了你的奶子!?」我诧异道。



  小莜摇摇头,羞涩的红晕浮现在她的脸颊,「人家的奶子原本很饱满的,但那个整容医生割开了这个地方,然后做了一个抽脂手术,现在人家的奶子里面没有脂肪哦。」小莜手抚胸口,似乎想起了她在围观下被割开奶子的场面。



  原来如此,女人的乳房是靠着大量的脂肪充填的,小莜的乳房没有了脂肪,难怪变成这幅皱巴巴的摸样。



  「那些割出来的,脂肪呢?」我盯着她的胸部看,虽然皮肤娇嫩依旧,但这幅皱巴巴的摸样确实有巨大的震撼感。



  小莜掩嘴笑了,她拿出一张照片,那上面是胸部缠着绷带的小莜和拿着一锅黄色油脂的小艳。小莜解释道:「艳姐姐把人家的奶子肉拿去榨出油,然后留着用了,不知道她想怎么样处理哦。」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小艳用小莜的奶子油作为润滑剂,跟她自己的老公阿松大玩肛交的模样。「那,那小云呢?」我追问道。



  「云姐姐啊,她把人家玩坏啦。」小莜有点不好意思地掀开了她的裙子,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小莜的私处竟然插着一团内裤揉成的布团。小莜把这团布拖出来,足足有十几条内裤,难以想象这么巨大的布团竟然一直塞在小莜的阴道里。



  「云姐姐她每天都用好大的电动阳具塞人家的下面,有时还用拳头,现在人家的下面已经给云姐姐玩松了啦,而且还麻木了没有兴奋的感觉哦。」小莜阐述着这些天来的遭遇,看样子她被当成一个肉汁制造机使用了半个多月,频繁且粗暴的刺激不单是把她的肉穴弄到麻木,而且还要变得十分松垮,拳头都可以轻易插进去!
TOP Posted: 2017-09-25 20:14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6, 10-19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