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金瓶梅新 26楼更新完毕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金瓶梅新 26楼更新完毕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梁先生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679
威望:249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3、偷情



  打虎英雄武松深得清平县令的赏识,委以都头之职,这在小小的清平县,也算是有头号有脸的人物了,加上打虎英雄声名远扬,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一下成了清平县的闻人。



  本来县衙门给武松安排了住处,但他说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当然要与哥哥住一起,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带些鱼肉等好吃的东西回家,家里的生活大变样,吃得武大与潘金莲心花怒放。有了武松这棵大树,以前走在街上老是被别人欺负的武大再也没人敢动他了,别提多光彩了。那金莲更是一改往日悉眉苦脸模样,整体喜气扬扬,一天到晚把自已打扮得花枝招展,整天就盼着武松早点下班回来。



  武松每次一回到家,潘金莲就眼含情、脸带笑地迎上去,又是帮他脱大衣,拍打他身上的灰尘,又是端茶送水,嘘寒问暖,围着他转个不停,武松一吃完饭就把洗脸水端了出来,要睡觉前又把洗脚水端上来,当然,武松的衣服更是每天一洗,贴得整整齐齐,把武松侍候得像个大老爷。



  武松有时觉得过意不去,说:「嫂子,不要忙了,我自已来。」潘金莲就说:「叔叔,一家人不要说二家话,你是我们家的主心,每天做事做得累,回到家里怎么还能让你做这些杂碎事,我做点这事算什么呢,只要叔叔高兴,我做再多也高兴」边说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武大也在旁边帮腔:「弟弟,这算什么,你让你嫂子做,回到家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上班有干劲。」



  可武松住在哥哥家要养足精神可不容易,因为每天晚上武大都要把潘金莲干上一场,武松每晚都要偷看,看完后就自已幻想着干嫂子,手淫了一次又一次。



  为看得清楚些,他趁哥嫂不在时把墙壁上的那个洞弄大了许多。



  潘金莲白天一人坐在家里没事就想武松,想着想着就走到武松的房间里躺在他的床上,钻进他的被子里,感受着武松的气,只觉里面的一切都是那么好,连武松留在被子里的汗臭昧都觉得香。想着就把手伸进阴道里乱动,边挖自已的阴道边叫:「松啊,你干我啊,干我啊。」



  这天潘金莲又走到武松的房里,躺在床上,无意间发现墙壁上的洞,这个洞她以前当然知道,现在一见发现大了许多。



  「怎么回事?」她爬过去一看,发现洞口像是被人用刀割开了一个很大口子,切口处整整齐齐,顺着洞口往里一望,自已卧室的情况一目了然。



  「这莫不是武松挖开的,他要干什么,是偷看我与武大做爱。」潘金莲一想到这点顿时兴奋莫名,她朝思暮想要与武松好上一回就好,但见他是个正人君子,虽有意无意的对他抛媚撒娇,但到底不敢直接去勾引他,怕武松拒绝,坏了她在他心目中的形像,现在见到武松在偷看自已作爱,立即想出了一条主意,要把武松引上勾。



  这天晚上,隔壁又响起的做爱的声音,武松的老二顿时暴胀,立即爬起来,凑到洞口往里望,里面的景像把他刺激得血脉上冲。



  原来,潘金莲她们的床是头朝另一边所以每次她坐到武大身上干时,她都是背向着武松这边,这天却反了过来,只见她全身一丝不挂坐在武大身上,面向武松这房边,而武大的头仍朝那头,以前只点了一盏灯的房间里竟点了三盏灯,把整个屋子照得异常光亮,潘金莲美艳性感的肉体清晰可见,甚至大腿根的阴毛也看得清清楚楚。



  更要命的是潘金莲一边疯狂地摇着美艳的身躯,一边朝着这边抛媚弄眼,只见她每动一下就要向这边抛个媚眼,不时做出向这边亲嘴状,武松从洞里看过去,好似她知道自已在这边似的,在向他亲嘴呢。



  「这么爽呀!这么美呀!」武松激动不已,掏出老二猛搓,舌头不由自主地伸了出来,想要与潘金莲接上,碰到墙壁,沾了一片灰。



  那边屋里潘金莲一边弄一边仔细探听隔壁的动静,很快就听到隔壁传来扭动声和喘息声,知道武松肯定在偷看了,于是更卖力地弄起来,口中浪叫声越来越大,生怕武松听不清晰,双手在胸前将两个乳房不停地搓动,挤出阵阵乳波,媚眼、飞吻更是不停地向这边抛来,口中乱叫:「亲亲,来干我啊,来干我啊。」「我不是在干你吗。」武大这段时间发现潘金莲做起爱来越来越骚,越来越起劲,爽得不行,在潘金莲的狂弄下,很快就了。



  「真没用。」潘金莲一见武大了,也不穿衣,赤身走到靠近洞前,拿了一面镜子,装作梳妆样,扭腰挺胸,不时对着洞口打媚眼,风骚无比,只把武松看得口水直流。摆弄了好久,才在武大的不停叫唤下转身退下,临转身时向着洞口又抛了个飞吻,妩媚一笑,顿时百媚齐生。



  「她看到我了。」武松开始还不能确定潘金莲的行为是为什么,这最后一飞吻,一笑,摆明了是在向他打招呼。



  「她知道我在偷看了,看来她还喜欢我偷看,怎么办?」武松一下倒在床上,烦燥不已。



  「嫂子真是太漂亮了,太风骚了,太吸引人了,不与她干上一次,怎么甘心,可我不能背叛我哥呀。」武松在床上转来转去,一个晚上没睡好觉。



  第二天一早,武松吃完潘金莲做的早饭要去上班,因武大每天要早上很早就出去卖烧饼,屋里只武松与潘金莲两人。



  武松拿起东西要出门,却被潘金莲拦在门口,笑着说:「叔叔,昨晚睡得好么?」



  「还可以。」武松顿时心慌乱跳。



  「没偷看别人吧?」潘金莲一双媚眼射了过来,嘴角含笑,妖媚无比。



  「偷看什……什么?」武松窘迫无比。



  「偷看我做爱。」潘金莲扑到武松怀中,一手抓住了武松裤裆的隆起处,在上面摸了起来。



  「别不承认,那个洞都被你弄大了,昨晚我特地弄了三盏灯。让你看个够。」「叔叔,我美不美呀。」潘金莲感觉到武松的老二迅速硬起来,把裤子撑起一个高大的帐篷。



  武松哪里经得起潘金莲销魂的进攻,欲火把最后一丝理智覆盖了,一把抱住潘金莲,嘴唇紧紧地盖在她的樱桃小嘴上,两个相互倾慕很久的人似干柴碰到烈火,立即缠在一起。武松一把掀开潘金莲的上衣,两个丰硕尖挺的乳房立即跳了出来,武松立即把嘴唇转到乳房上,含住乳头,大口吞进,乳房被吃进去了一大块,与此同时,另一只乳房也被他的大手按住,用力搓着,由于用力过大,竟隐隐有点痛。



  「叔叔,轻点,你弄痛我了。」潘金莲双手搂着武松的后背,扯着他的衣服往上拉,要把它脱下来。



  「是吗?」武松放开乳头,伸手把衣脱了,露出雄壮的身体,只见他双肩宽阔,胸部肌肉极为发达,胸前肌肉鼓鼓的,手臂肌肉圆鼓。



  「好壮啊,底下是不是也这么壮啊。」潘金莲伸手就去解他裤带。



  「别,别,嫂子,我们这样不好吧。」到了紧急关头,武松突然心虚起来。



  「什么不好,只要我们高兴就好,来吧,看你下面硬成什么样。」潘金莲一手抱着武松,嘴在他脸上轻轻地吻着,另一手熟练地解开了武松的裤扣,一把将他又大又长的老二掏了出来。



  这潘金莲人虽风骚,可到现在她只见过张大户和武大两人的老二,张大户是长而细,武大是粗而短,没想到武松的老二不论是粗还是长都比两人的长大了一倍以上。



  「这么大!怎么受得了呀。」潘金莲惊叫一声,兴奋地搓了起来。



  「叔叔,你摸我啊。」潘金莲拉着武松的手放到她的阴部,大腿根处已是湿漉漉的一片。



  面对艳丽风骚的潘金莲的赤裸挑逗,武松刚升上来的一点点伦理理智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欲火把他刺激得只想赶快找个地方痛快地发一番,当即大吼一声,抱起潘金莲放在堂屋的桌子上,把她尚披在身上的衣服用力扯下扔到地上,潘金莲顿时变得一丝不挂,只见武松提起她的两条脚分开,挺着长大的老二对准阴道猛地一插,一插到底。潘金莲的阴道头次碰到这么大的老二,一下插到底,一阵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



  「叔叔,插轻点,慢点,有点痛。」潘金莲连连求饶。



  「我等不及啊,快到点班的时候了。」武松说着又大抽大送起来。



  潘金莲的阴道被粗大的老二挤得满满的,随着他的抽插,阴唇时而翻出时而陷进,经过十几二十余抽送后,阴道中淫水越来越多,潘金莲只觉里面被填得满满的,每一次抽插,都是紧贴着阴道壁,磨擦的快感一阵紧似一阵,长长的老二不时顶着阴蒂,激起阵阵销魂的快感。



  「插得好啊,用力啊,插到底了。」潘金莲开始浪叫起来。武松面对美艳无比的嫂子,对着这个天天晚上意淫的嫂子,旦真的干上了,真恨不得把打虎的力气全用到阴茎上,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一下比一下插得深,粗大的老二在潘金莲的阴道中快速进出,直插得潘金莲全身乱摇,胸前两个硕大的奶子晃动不已,乳波阵阵。



  武松与潘金莲两人情投意合,棋逢对手,你来我往,抵死大干,直干千余下,才双双一如注。



  完事后潘金莲还抱着武松,不让他离开:「好叔叔,你多抱抱我,嫂子爱死你了。」一边说一边在他脸上狂吻着。



  「不好,我要迟到了。」



  武松轻轻拉开潘金莲的手说:「嫂子,我要去衙门了,那里有事呢。」「什么事嘛,你到衙门去告个假吧,回来嫂子有话跟你说。」潘金莲放开了武松。



  「我争取看看。」武松说着,大步流星出了院门。



  过了二柱香左右的时间,武松急急的冲进门,一进门就叫:「嫂子,嫂子,我回来了。」



  「到房间来吧。」潘金莲在屋里说。



  武松一推开门,发现潘金莲裸着上身,斜躺在床上,一双媚眼无限风情地望着他,顿时看呆了。



  「看什么,过来呀。」潘金莲说着掀开了盖在下身的被单,下身竟也是一丝不挂,活色活香的肉体分外诱人。



  「我的好嫂子呀。」武松说着,飞快地脱光了衣服,跳到床上就压住了潘金莲,分开双腿,粗硬的老二一插而进,立即快速抽插起来。



  「哟呀,叔叔,你真快呀,不说一声就搞进来了。」潘金莲骚骚地扭着娇躯,双手勾着武松的脖子,口中发出销魂的浪叫声:



  「插得好,好硬呀,插到底了,哼…哼…」



  武松插了一阵,突然停了下来,笑着说:「嫂子,你来动吧。」潘金莲当然知道武松的意思,却故作不懂:「我怎么动呀。」「你坐到我上面来,像干哥哥那样。」武松想起潘金莲那骚样就兴奋不已,下面狠狠地抽插了几下。



  「你这色鬼,天天偷看别人做爱。」



  潘金莲的手指在武松额头上弹了一下:「那你下去啊!」武松连忙翻身躺下,潘金莲坐到武松的大腿上,熟练地抓住武松的老二,抬起屁股,对准阴道口,身体慢慢往下坐,老二顺利插了进去,但武松的老二又大又长,插进去一半已觉里面满满的了,刺激得阴道壁快感连连。



  「你的好大哟。」潘金莲娇娇地说了一声,吸了一口气,沉身一坐,老二全根而入,隐隐约约插到了子宫口。



  「插到底了。」潘金莲说着低下头亲了武松一下,随即抬起身,双手撑在武松的胸前,开始上下动起来,刚开始时她每次都是老二插进去六七分时就往上抽,不敢插得太深,但潘金莲的阴道确是人间极品,只因以前没碰到长大的老二,刚开始有点不适,抽插了几十下后,阴道中淫水越来越多,快感也越来越强烈,里面感觉越插得深就越爽,于是不顾一切大动起来,每次都是用力往下坐,粗长的老二下下到底,并且越动越快,很快就在武松身上放浪地大动起来。



  武松躺在床上,看着美丽无比的嫂子在身上放浪地套弄,从下面看上去,潘金莲本来就丰挺的双乳更大更挺,随着她的套弄上下跳跃着,好不诱人,她脸上欲仙欲死表情活脱脱一个绝色浪妇,心中的欲火更是一阵高过一阵,伸出双手抓住她的双乳,一边揉着乳房,一边挺着屁股不断向上挺,随着潘金莲的上下套动,老二在她的销魂洞中快速进出,阴道中淫水越来越多,伴着抽插,传出阵阵声音。



  潘金莲一边套弄一边说:「叔叔,这样你爽不爽。」「爽死了,我要把你插穿。」武松双手弃了乳房,抱着潘金莲的屁股,提着她上下动着。



  「我再换一样给你爽好不好。」潘金莲笑着说,动得更快了。



  「怎么弄。」武松忙问。



  潘金莲对武松媚笑了一下,爬下来,俯趴在床上,说道:「叔叔,你从后面插进来。」



  武松在欢场上混得久了,什么式样没见过,可就是同一种姿式,被潘金莲这个绝色尤物摆出来,立即显出非同一般的诱惑力,只见她双腿屈跪着,雪白圆鼓的屁股高高翘起,双股间黑黑的阴毛中一条红红的阴唇微张着,阴洞口隐约可见,更兼前面俏脸含春,秀发披散,双乳晃荡,无不散发一种销魂至极的魄力。



  武松看得心急火燎,急忙俯到潘金莲的身后,一手扶着屁股,一手分开阴唇,老二立即插入,用力一挺,顿时全根尽入。



  「插得好深呀。」潘金莲兴奋地大叫起来。她自与张大户用这种姿式做过后,与武大做了几次,因武大老二短,都没成功,每次只进去一点点,抽着抽着就出来了,所以后来再没与武大这样做过。



  如今与武松做起来就不一样了,老二插进来与躺着做没什么区别,每一下都能插到阴道深处,激起阵阵快感。



  「快插呀,用力呀。」潘金莲兴奋地浪叫着。



  「看我怎么插你。」武松欲火大盛,双手抓住晃荡的双乳,屁股卖力地动着,老二快速进出,插得潘金莲的淫水一点点往下掉。叔嫂通奸的抽插声、浪叫声传遍了武家小屋。
TOP Posted: 2017-09-18 20:43 | 回12樓
lulugg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83
威望:29 點
金錢:139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3-30

等下回了
TOP Posted: 2017-09-18 20:48 | 回13樓
梁先生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679
威望:249 點
金錢:-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12-12

  4、惊艳



  武松与潘金莲搞上后,两人天天想尽办法偷情,晚上不行就利用白天,经常是武大上街卖烧饼了,他前脚走,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弄到一起,销魂一回后武松才去衙门。有时到了衙门看看没什么事就早早溜回家,潘金莲天天盼着他早回家,一回到家两人就关起门来大干。



  而潘金莲因要与武松干,天天看着武大不顺眼,晚上不肯让武大近身,搞得武大莫名其妙,但他是个老实人,对这个老婆是又爱又怕,只好忍气睡了。



  这一天,武大挑着担子出门,听到关门的声音后,武松就光着身子赶紧跑到潘金莲的房间里,潘金莲早掀开被子光着身子在等着,两人立即搞到一起。



  「想死我了,一个晚上都睡不着。」武松边插过说。



  「哪我们想个办法晚上让你过瘾。」潘金莲气喘吁吁地说。



  「晚上怕哥哥发现啊。」武松猛插着,撞得床铺都摇摇晃晃。



  「你晚上邀他喝酒,他喝酒后准睡得跟猪一样,怎么吵都不会醒,你要到我的床上当着他的面干我都行。」潘金莲骚骚地说。



  「那我晚上试试。」武松快速抽插起来,猛干了千余下,双双了,赶紧吃点东西就去衙门了。



  当天晚上,三人坐到一起吃饭,往日都是武松一人喝酒,武大只吃饭。



  这晚,武松说:「哥哥,我们一起喝吧。」



  「我不能喝,喝一点就想困。」武大连忙推辞。



  「陪我喝一点嘛,一个人喝酒没一点意思。」武松说着给武大倒了半碗酒。



  「是啊,叔叔叫你陪他喝点就喝点嘛,喝了又不会怎么样,早点睡就行了。」潘金莲在旁帮腔。



  「那我就喝点吧。」武大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有个有出息的弟弟,最满意的就是有个美丽的老婆,这两人要他做任何事他都不会推的,何况喝点酒?



  武大果然不胜酒力,刚喝了没两口,脸就红了,口里就话多起来,连说:



  「我不行了,兄弟,我最后敬你一杯。」说着一口喝下去,把筷子放在桌上,两手扶着桌子摇摇晃晃。



  潘金莲笑着瞄了武松一眼,伸出脚从桌子下伸到武松的大腿根,按在老二上动了几下,媚眼直向他抛来。



  「哥哥,再喝一杯吧,最后一杯了。」武松又把一杯酒送到武大嘴边。



  「好,好弟弟,哥哥就再喝一杯。」武大张开口,一下把酒喝了下去,随后就伏在了桌子上。



  「哥哥真醉了。」武松与潘金莲互笑了一下,两人把武大扶到房里床上,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武大的呼噜声。



  「走吧。」潘金莲轻声对武松说了一声,扭着娇躯走出门外。



  武松赶紧赶上,在门口就一把将潘金莲抱起,要往他的房里去。



  「先不要去房里,我也想喝点酒呢。」潘金莲妖妖地说。



  「好,那我们去喝酒。」武松把潘金莲抱到桌边,自已坐在凳子上,让潘金莲坐在他的大腿上,倒了一杯酒,递到她的嘴边。



  「我不要自已喝,要你喂我喝。」潘金莲娇嗔道。



  「怎么喂呀。」武松笑道。



  「你先喝到口里,再喂给我喝。」



  「好。」武松于是喝了一口酒,然后把嘴凑到潘金莲的嘴边,潘金莲微微张开嘴,两人的嘴对在一起,武松口一松,酒水流入潘金莲的口中。



  「好酒。我还要。」潘金莲笑道。



  两人就这样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喝了一会,潘金莲的脸红了,呼吸也变粗了,欲火升了上来。



  「叔叔,我现在要你。」潘金莲的手抓住了武松的老二,在上面摸了起来。



  「我现在就给你。」武松站起身,把潘金莲放倒在凳子上,快速脱光了两人的衣服,把潘金莲按在凳上就干了起来。



  「用力干呀」潘金莲立即挺身迎凑,一阵猛插,把凳子插得从这边移到那边,随着凳子的移动,发出阵阵响声。



  两人正干得起劲,不想响声把刚入睡的武大弄醒了,头脑晕沉沉的,问道「金莲,金莲,是什么声音。」



  两人吓了一跳,立即停止动作,金莲应了一句:「没什么,外面有车过去呢。」「哦。」武大哼了一声,又睡了过去,不会一会儿,又发出了呼噜声。



  「我们到厨房去,那边远些,不会听到。」潘金莲说道。



  武松立即抱起潘金莲,老二却没抽出来,边走还边抽送,弄得潘金莲兴奋不已,咬着他的耳朵轻声说:「你真会干。」



  武松与潘金莲两个晚上搞上了,但白天还是照样要干,此后不分白天黑夜,尽情奸淫,好不快活。这样的日子过了近半年。



  一日,县令把武松叫去,要他带人押送几名判了死刑的犯人送到山西监狱去,那时交通不便,这一去来回得二个多月,武松领了任务,就先回家。



  潘金莲一见武松提前回来,兴奋异常,一进屋就抱着他,武松打了他的屁股一下说:「早上刚搞了一次,还不过瘾啊,馋鬼。」「我明天要去押犯人到山西,这一去得两个多月。」武松阴沉沉地说。



  「什么,你没骗我吧,去两个多月,你叫我怎么活啊。」潘金莲大吃一惊。



  「没办法啊,身不由已,不过这样也好,让我们冷一下,我们这样下去也不好啊。」武松始终怕与潘金莲陷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我不要与你分开。」潘金莲哭着说。



  「别哭了,趁我还在,咱们好好乐一下。」武松猛地把潘金莲的衣服剥了下来,把她抱到床上,压下去就大干起来。



  两人知道这一次后,要过两个多月才能再次相会,狠不得把时光永远留住,巴不得一直干个不停,男的插得猛,女的浪得凶,变着各种做爱姿式,抵死大干,直干到武大快回家了才收兵,了四五次。



  武松送犯人去山西,一路上辛苦不说,只是思想嫂子,想得发疯,暂且不表。



  单说潘金莲自武松走了后,整日无精打采,愁闷不已,动不动就发武大的气,武大也不知她哪来的气,只好一直陪笑脸。这天,潘金莲在二楼阳台上晾衣服,一不小心把手中的撑衣服棍掉了下去,惊叫一声,顺眼看去,棍子一下砸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却不是个简单人物,在整个清平县城,提起此人,无人不知,无不不敬,他就是清平县头号大富翁西门庆,年仅三十岁的他,靠着祖上传下的基业,如今不仅良田千顷,而且在城里开了好几家药店、布店,又挂了个县刑事帮办,还有好几个亲戚在省里、京里当着大官,在清平,就是县令都要让他三分,真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



  这天,他正在街上漫步,没想到一根棍子砸在他身上,正要发气,抬头一看,顿时呆住了,一个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妇人站在楼上,正向他道不是呢。



  「没事,没事。」西门庆是一个好色之人,家里有了四个老婆,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一见漂亮女人就挪一开步,如今见了潘金莲这种绝色女子,只有讨好的份,哪还有气啊,甚至觉得这棍子砸得好啊。



  潘金莲见了西门庆,发现这人外表风流英俊,一看就是个体面人家,难得还有一份好修养,被子砸了竟没一点气,于是对他妩媚一笑,转身回屋了。



  西门庆却还站在街上往潘金莲消失的地方看得出神,这情景被对面卖茶的一个多事婆王婆看见了,于是走到西门庆身边,说道:「西门大官人,你还看啦,是不是对那婆娘产生兴趣了?」



  「哦,是王婆啊,来,这个给你。」西门庆掏出一把碎银子,放在她手上,眯着眼睛问:「你可知道刚才那美人是什么样的人?」5、风情



  这王婆本是个势力小人,以前看武大不顺眼,经常给他的找些小喳什么的,每次都是潘金莲过来陪礼道不是,后来武松来了,她自是不敢对武大怎么样了,只是心里有点过不去,一听清平城里最有钱有势的西门庆打听潘金莲,她当然知道西门庆的心思,于是陪着笑脸说:「西门大官人,要说刚才那婆娘,长得真是可人,可命不好,嫁给了清平城里最矮小丑陋的武大,就是卖烧饼的那个。」「哦,是武大的婆娘,那太委屈这么好的人儿了,王婆,你看能不能给我介绍认识认识,到时好好赏你。」西门庆一听是武大的老婆,心里着实高兴,立马就想把潘金莲搞到手。



  「可是…可是…西门大官人,如是半年前,你要搞这个婆娘还不是小菜一碟,只是现在武大他弟弟武松来了,那可是个大英雄,现在谁敢动武大。」王婆拿眼睛瞄了西门庆一眼。



  「哦,竟是武松的嫂子,我说王婆,我西门庆这人是怕人的人吗,你不说武松还罢了,说了他,我一定要搞到手,那武松听说押犯人到山西去了吧。」西门庆的倔劲上来了:「老实说,长这么大,他还没在人面前低过头,武松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差人吧了,县令还怕他呢,他会怕武松?」「不过我可不敢,武松回来不把我打死。」王婆推辞不干。



  「我说王婆,你开茶店一年可赚多少银子。」



  「弄得好也有三十来两吧,够过日子了。」王婆不知西门庆是什么意思。



  「这是五十两,给你,另外,武松回来如敢找你麻烦,有我呢,县太爷都得听我的,你怕什么。西门庆把一大块银子放到王婆手里。



  「这么多,那多不好意思,那,那我就试着看看吧。」王婆婆一见这么多银子,心也动了,胆也壮了,眼珠一转,诡计就上了心头:



  「西门大官人,要不这样,明天我把那婆婆娘邀到我家里做针线活,你装作凑巧来了碰上,然后老身走开,让你自已去做,弄不弄得上,就看大官人的本事和造化了。」



  「这样就好,就这么说定了。」西门庆大摇大摇地走了。



  这天晚上,潘金莲躺在被子里闷闷地想着武松:不知到哪里了?不知路上辛苦不?要是他在,现在多快活啊。想着想着,就想起与武松偷情的事来,想得下面淫水直流,禁不住伸手到下面去弄阴道。



  武大睡在一旁,心虚地看着潘金莲,这段时间潘金莲对他很凶,不让他近身,早闷得慌,一见她像是发骚的样子,于是壮起胆来,伸过去在她身上摸起来,摸着了她的大奶,潘金莲没有动,身子还略躺过来,默许了他的动作,武大一下大胆起来,一手摸奶,一手就摸到下面,口里急急地说:「娘子,让我来一次吧,我闷了好久了。」



  「你要上就快点啊。」潘金莲多日未与男人干,早就欲火高涨了。



  武大听到这话,全身立即兴奋起来,急忙脱掉衣服,矮壮的身躯一下压在潘金莲曲线玲珑的娇躯上,一张嘴在她的两个高耸的乳房上吻来吻去,一会儿就口水直流。



  「你亲什么,弄赃我的身子了,快干呀。」潘金莲生气地把武大的头推开。



  「好,我来了。」武大大叫一声,挺起硬硬的老二就往潘金莲的阴道插,里面早是湿漉漉的,一下就插了进去。



  武大的老二只有武松的一半左右长,不过倒是挺粗,一插进去,潘金莲虽觉不到底,但阴道还是给塞得满满的,久违的快感升了上来,立即扭得娇躯,挺着阴部,娇喘声声:「快点插…用点力…再快点…」武大闷了这么多天,一上来就是猛插猛抽,加上潘金莲骚浪地配合,一下子就插得快感直冒,刚插了二百余下,就高潮骤至,连忙道:「娘子,我不行了,好爽。」



  潘金莲正在兴头上,一听这话,忙道:「别丢,别丢,我还没过瘾呢。」她话音刚落,只觉一股热烫的精水直射阴道深处,武大一下倒在她身上,脸俯在她两个丰硕的乳房之间,直喘粗气。



  「真没劲,下去,别在这丢人现眼。」潘金莲气得把武大猛地推下身子,转身不理他。



  第二天,潘金莲刚吃过饭,对面的王婆就过来了,笑着说:「武家娘子,起得早呀。」



  「啊,王婆今天怎么有空,坐坐吧。」潘金莲连忙给她搬凳。



  「别忙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求你呢,不知你有没有空。」「我没事,你有什么事,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帮忙。」潘金莲笑着说。



  「我刚买了二块布,想做一件上衣,但我针线活做不来,听说你针线活不错,就想麻烦你。」



  「可以,你拿过来吧。」潘金莲一口答应。



  「你到我哪去做吧,我们坐在一起边做边讲讲话,反正你一个人在家也闷。」王婆说。



  「也好。」潘金莲于是跟着王婆来到她家,她家前院做茶店,后院住家,要说这潘金莲的针线活确实做得不错,王婆在旁边边看她做边夸,夸得潘金莲心里高兴,干起活来也快。



  潘金莲在王婆婆家做了不久,突然西门庆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说:「王婆,我给你送布料来了。哦,这位娘子是谁,长得跟天仙似的。」潘金莲一见西门庆,只觉他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穿着华丽,真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再一细看,原来是昨天自已掉棍子砸着的那人,顿时脸红耳赤,笑着说:「昨天鲁莽了,望公子恕罪。」



  「哦,昨天是你呀,没什么没什么,王婆,给介绍一下嘛。」西门庆坐到潘金莲的对面,一双色眼直勾勾盯着潘金莲不放。



  潘金莲偷偷望过去,一下与他对个正着,连忙回过来,心里直跳:「这公子是什么人物,昨天像是很有修养,今天看人看成那样,有点色呀,不过要男人见了自已不那样看倒是少见。」



  潘金莲站起身来,说:「王婆,你有客人,我先走一步。」王婆一把拉住她,把她按在凳上,说:「我说金莲啊,这西门大官人是我们清平县里第一大财主,更难得的是不但有钱还有一肚子学问,现在在县里当着刑事帮办,就比县太爷小一点,更难得的是还有一幅好心肠,平时最爱帮人做好事,在咱们清平县啊提起西门大官人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今天你们见了面,多聊聊,没事,西门大官人最是随和了,以后有什么事不能办的找他就是了。」「王婆啊,你别把我说得那么好嘛,让人家笑话。」西门庆故作谦虚状。



  「西门官人,我可不敢笑话你,如不是你,我昨天可要被别人骂了。」潘金莲又瞄了他一眼,见他还是直直地盯着自已看,脸更红了,手捏着布边揉来揉去。



  「你们两人是不打不相识,哦,我得到外面去招呼一下客人,金莲你陪西门官人坐坐呀。」王婆说着就出门。



  「王婆,王婆。」潘金莲没想到王婆一下就走,拉都没来得及拉,门说关上了。



  「娘子别慌,我又不是吃人的狼。」西门庆笑着说。



  「我…我…我不会讲话,不习惯与生人在一起。」潘金莲坐在那里浑身不自在。



  「哪我就给娘子讲个笑话吧。娘子要不要听。」西门庆笑着说。



  「大官人请便。」潘金莲觉得这个西门庆真不简单,确是彬彬有礼,举止大方。



  西门庆于是把平时听过的几个很好笑的笑话讲了,把潘金莲逗得笑个不停,连声说:「好,好,真好笑,还有吗?」



  「还有,如果娘子想听,我可以天天讲给娘子听。」潘金莲一听就知道他在勾她,于是收起笑容,说道:「不敢劳烦大官人,刚才失礼了。」



  「娘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看娘子长得花容月貌,胜似天仙,可你家哪位,却是矮小丑陋,真不知娘子天天对着这样一个人怎么受得了,全清平的人都在为娘子不平啊。」西门庆把凳子挪到了潘金莲身边。



  「这是我的命苦。」潘金莲听到此话,不由得想起过去许多伤心事,眼泪欲滴。西门庆一把抱住潘金莲,说道:「娘子,你看我怎么样,我可是对你神魂颠倒。」



  「你干什么,放开我。」潘金莲被西门庆的举动吓得大吃一惊,拼命挣扎。



  「我想要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迷住了,没有你我会发疯的。」西门庆抱住潘金莲的脖子,嘴在她的粉脸上乱吻。



  「别呀,你放开我啊。」潘金莲边叫边挣扎,但娇小无力的她哪里挣得过身高力壮的西门庆,只见西门庆一手抱住她的身子,一手利索地解起她的衣裙,没两下就把她的上衣拉开了,露出两只高耸丰满的大乳房。



  「好美。」西门庆惊叫一声,一手立即按到了乳房上,按上去后只觉又大又软,一只手都盖不住一只乳房。



  「好大啊,我从没碰到这么大的乳房。」西门庆赞叹不已,手指灵巧地在上面按摸起来,一会儿在上面轻轻抚摸,一会儿在乳蒂上轻按,极尽挑逗之能事。



  「别,别,你放开我啊。」潘金莲口中还在叫着,身体仍在挣扎,但力度越来越小。



  乳房向来是她的性敏感部位,一旦被人摸上,就会产生快感和欲望。如今落在西门庆这个勾女高手的手中,在他的熟练的抚摸下,只觉阵阵痒痒的快感慢慢升起,同时下身也被西门庆翘得硬硬的老二顶住,虽隔着衣服仍可感觉到它是那么硬,那么长,以前跟武松抱在一起时已没感觉到老二顶得这么紧,可能比武松的更大更长,随着她身体的扭动,西门庆的老二也在她的下部摩擦,把她的下部擦得痒痒的,阴道也慢慢湿了。



  「我不能这样,这样会对不起武松。」潘金莲想到了,身体又开始挣扎起来。



  「别动了,我会好好对你的。」西门庆把手伸到下边,抓住她的裙带,用力一扯,带子啪地一声断了,随手往下一拉,束身裙一下掉在了地上,露出了白白的屁股和大腿。



  「别呀,你饶了我吧。」潘金莲一见裙子被扒掉了,心里顿时绝望起来,她知道身子要被西门庆占有了,可她不敢拼命挣扎,内心深处也不想挣扎了,因为欲火越来越旺。



  「来吧,我的亲亲。」西门庆快速脱掉自已的裤子,分开潘金莲的双腿,挺起老二就往里插,他是个采花老手,老二一下找到地方,只觉洞口湿湿的,看来她早就发骚了,用力一挺,老二全根而入。



  「呀哟!」潘金莲大叫一声,只觉一根又大又长的老二插了进来,把空旷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阴壁被全力撑开,又紧紧地裹着老二,你撑我吸,磨擦的快感迅速升起。



  西门庆把潘金莲抱放到屋内桌子上,提着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下身紧贴着她的双股间,屁股飞快地耸动,粗和长的老二在潘金莲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只觉每次插进去都被她的阴壁包得紧紧的,抽插之间肉感阵阵,快感不断。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仙人洞。



  西门庆阅女无数,第一次碰到这么紧的骚洞,兴奋不已,越发大力抽插起来。



  随着西门庆的抽插,潘金莲只觉阴道里舒服无比,只觉下下都插到花心上,每一下都带来阵阵销魂的快感,一下完了又想等下一下,不由自主地挺起屁股迎送起来,原来推着西门庆的双手变成了搂着他的脖子,全身随着他的动作而扭动起来,眼里开始媚光流露。



  「爽不爽,我的亲亲。」西门庆卖力地插着,见到潘金莲开始配合了,立即低下头,向她吻去,潘金莲抬起身子,张开双唇向他迎来,两个人的嘴唇立即搅在了一起。西门庆的舌头在潘金莲的口腔中搅着,立即被潘金莲的舌头缠住,双方你来我往,激烈对攻起来。



  西门庆抽插良久,突然抽出老二,把潘金莲抱到桌边翻过身来,潘金莲立即双手撑在桌子边,翘起屁股,双开双腿,西门庆扶着她的双股,挺着老二从后面插了进去,随后用力抽送起来,笑着说:「我的亲亲,你怎么知道我要从后面插你。这么自觉。」



  「你笑我,我不干了。」潘金莲扭动屁股,摇着身子,一幅骚浪模样。



  「不敢了,别动,看我好好干你,让你过瘾。」西门庆大抽大送起来,身体不断撞击着潘金莲的屁股,发出阵阵声间,不一会儿,潘金莲阴道中的淫水越来越多,抽插起来更是顺利,直插得潘金莲浪叫不已,屁股不停耸动,不时扭过头来与西门庆吻一下,一幅骚浪至极的模样。



  西门庆看着潘金莲骚浪样,真是绝代尤物,又美又骚,心里畅美异常,抽插得更是越来越起劲,狠狠地插了一千余下,感到快感如潮水般涌来,知道要了,于是俯下身,贴在潘金莲的背上,双手抓住她晃荡的奶子,屁股狠狠地抽插了几下,一种爽到极至的快感弥漫全身,精水一如注。



  只听潘金莲也大叫一声,双手一伸,倒在桌上,阴道冲出来,喷到龟头上,刺起阵阵快感。



  「我比起你家武大来怎么样。」西门庆把潘金莲抱在膝上,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四处抚摸。



  「你好坏。」潘金莲在西门庆怀中扭捏作态,一手抱着他的脖子,一手去扯他的耳朵。



  「别,好痛哟,娘子放手,我再也不敢坏了。」西门庆故作疼痛状,双手却按着潘金莲的双乳用力揉着。



  两人正在嬉笑间,突然门被打开,王婆走了进来,吓得两人忙着找衣服,潘金莲更是惊慌失色。



  「呀哟,我老婆子才出去一下子,看你们做出什么丑事来了,我要去告诉武大。」王婆说着要走。



  「王婆,你别走,饶了我吧。」潘金莲急忙拉住王婆。



  「王婆,你别气嘛,有事好商量。」西门庆连忙关上门,把王婆拉到桌边坐下。



  「那有什么商量,你们两个做出丑事,以后武大找我怎么办。」王婆故作正经状。



  「这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金莲不说,别人谁也不会知道。当然我有好处给你啦。」西门庆说。



  「那好,只要你给我钱,我就帮你们了,以后你们想做,还来我这里。」王婆立即转弯。



  「不会了,以后不会做了。」潘金莲抖擞地说。



  「我说金莲,你这像什么话,你既与西门大官人好上了,就要对他好,我看在你们的情感上给你们包容一下,如你与他只是一时偷情,没有感情,我最看不惯这种乱搞的人,那我一定要告诉武大。」



  「别,我求你了。」潘金莲一下跪在王婆面前。



  「你别跪,只要你答应以后还跟西门官人来往,我就帮你们,否则,就不要谈了。」



  「金莲,你就答应了嘛,我以后也不会亏待你的。」西门庆推了推潘金莲。



  「那我就答应了,不过你们可要给我保密,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呀。」潘金莲现在知道他们是伙同引她上勾的,可如今上勾了,只好任他们了。



  「这才是我的好娘子嘛!」西门庆一把将潘金莲抱在怀中,抱住她的脸就亲。



  「别这样,王婆在这里呢。」潘金莲瞄了王婆一眼,脸上不好意思。



  「哈哈,你们年轻人就是精力足,你们玩,我出去。」王婆笑着关门出去。



  王婆一出门,西门庆就把潘金莲抱坐在他的大腿上,让她双腿分开,抬起她的屁股,把老二凑近阴道口,潘金莲立即沉身一坐,老二顿时全根插入,两人立即又弄起来。
TOP Posted: 2017-09-18 20:49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1, 12-11 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