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作者:Yamatake1977性手書生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转)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作者:Yamatake1977性手書生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陌陌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11390
威望:841 點
金錢:44 USD
貢獻:51 點
註冊:2013-05-01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7-09-10 15:22 | 回9樓
邪魂无叶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318
威望:39 點
金錢:489 USD
貢獻:121 點
註冊:2011-06-06

就這樣頂撞了媽媽幾句,沒想到媽媽就過來直接把我的遊戲機給關了,我生氣極了,因為正在打三國的吞食天地,遊戲突然中斷,之前打下的成果都沒了因為來得及做記錄!我又吵又鬧~

媽媽卻更火,從來沒有過的動手推了我一下,把我嚇得馬上閉咀,媽媽舉起手,讓我到陽臺去反省自己如何頂撞媽媽,為什麼不對!

我沒辦法,凶她不過,就只好撓手胸前,鼓著腮幫站在陽臺去,我故意背對她不去看她,耳邊聽到媽媽走進了廚房,然後切菜、洗碗碟的聲音響起,其實我知道媽媽是在生爸爸的氣!

飯,媽媽還是做了的,所以我也不急,在陽臺上四處看,一邊生悶氣,看著晾出陽臺外的衣服~突然我又來了報復的念頭,於是再次重施故技,把她兩件奶罩和三條內褲連著衣架,從我家陽臺往下扔~“賓果”!衣服又成功卡在楊爺爺家的陽臺竹竿架上

晚上吃飯的時候媽媽一句話也沒說,我也沒開口說什麼,只是想到待會又有好戲看了!這頓飯吃的無聲無息!

誰想到,晚飯才吃過,媽媽正在廚房裏把碗碟刷洗的時候~

“叮咚~叮叮咚~”我家的門鈴響了!

媽媽出來開門,門開了我一看,竟然是楊爺爺!

我心想不會那麼掃興吧~楊爺爺!你把衣服送上來啦?

還好,楊爺爺手上沒拿著著衣服。

而媽媽一看見是楊爺爺上門來好像很慌張,說話有些吞吐的,她問楊爺爺有什麼事?楊爺爺陰陽怪氣的的說你家衣服又落在我陽臺上了,請你下去拿回來吧?

媽媽聽楊爺爺這麼說一下子臉居然紅了,整個人往後退了半步,愣了一下才說讓我兒子去拿吧~

媽媽才說到吧字,我只盯著電視機頭也不轉一下就回答媽媽說別叫我不去,我要看電視,我不管你!

媽媽聽我這一說好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站著一言不發!楊爺爺就開口對我媽媽說那你自己來拿吧,小孩不懂事,你大人來處理一下不是好點麼?

楊爺爺說那話的時候語氣像命令又像威脅,就像卡通片狐假虎威裏頭的狐狸,欺負小動物時說的話一樣壞壞的,不由人不答應的那種!結果媽媽點了一下頭,答應一聲就回房間拿了些東西然後跟楊爺爺下樓去了!

“嘭哢”門關了,我幾乎同時跳起了,開心的差點沒拍手歡笑!

媽媽又被我作弄了,看她還敢不讓我看電視?哈哈~我一下乘躺倒在沙發上,開心的滾了幾圈,趴下來,繼續看我的卡通片!

一節卡通片看完,媽媽還沒上來,突然想起剛才楊爺爺那雙魚眼珠瞪著媽媽薄薄的睡衣裏面看,雖然不知道有什麼好看,可總覺得他是在占我媽媽的便宜,這樣下樓到他家,會不會讓我媽再跟他玩套雞雞的遊戲呢?

那遊戲也不是什麼讓人害怕的,可就是~就是覺得這一次楊爺爺那賊溜溜的眼睛是~特別的狡猾,特別的壞,像課文書裏說的要吃羊的大灰狼,而媽媽就像快要被吃的小羊羔,側著頭不敢看對方,害怕的全身都發抖似的,我忽然心裏很擔心媽媽起來!

嗯~我還是要看看去!

於是我又進房間從床底下拿出潛望鏡,走到陽臺,依樣偷看楊爺爺家裏的情況!

這一次看到的畫面真讓我~著實嚇了一跳,鏡頭一對好,那鏡片反映出來楊爺爺的客廳裏~我媽媽~居然被脫光了褲子,我只在昏暗燈光裏偷看過的下半身,而這時媽媽皮膚在這裸露的下半身,屁股和大腿,把那白淨嫩滑更加的突顯好看!

細看之下,媽媽這時躺臥在那棕色沙發上,上半身幾乎躺平,她的下半身,兩條腿各自向上提起,小腿彎曲連著大腿向外稍為張開,當時她雙腿抬起,那白白的兩瓣屁股蛋也就亮了相,她這模樣,我從來沒見到過!

楊爺爺呢?

他也在,他像守在門口的狗一樣趴在沙發上,頭朝我媽,趴在我媽媽雙腿叉開之間,怎麼也這麼怪,他那長著灰白頭髮的腦袋竟然伸到我媽兩條大腿中間,就媽媽小肚子之下,那頭在動著,不快不慢的動著,我努力的想看卻只看到腦袋在動!

於是我調整自己視覺角度,把舉望鏡往陽臺一邊移動,這一樣一靠邊,那我就可以用較為偏的方向看裏邊的情景!果然,物理老師教的很有用!這下,我終於看清楚~楊爺爺他呀,像狗在舔狗食盤子一樣,低著頭用舌頭舔我媽媽尿尿的地方!

一下接一下,橫著,豎著,直上直下,左一下右一下,總之每一下都是朝著那地方用力的舔,還會帶著跟人親咀那樣,嘟著咀去親和啜!媽媽那地方,我是沒有近距離看過,還是有次看見媽媽和爸爸在床上抱一起時的,爸爸的手伸到媽媽那地方,好像用手掌和手指去搓過!

照道理說,那是女生尿尿的地方,摸在手裏不臭嗎,更何況用咀去親,咦~

可楊爺爺好像很認真很用勁的,問題是~~媽媽~怎麼會讓楊爺爺看她那裏,還讓楊爺爺親那裏呢,不是說女孩子那地方,男孩子不能看嗎?

我是想不懂,可媽媽卻好像不在乎,她躺在沙發上,只看到她雙手抓著沙發上的軟墊,抓得緊緊的,身體也在輕輕扭動著,給人的感覺像~像發癢,癢得全身都不自在,有時好像還會打著寒顫!

顯然,媽媽是被楊爺爺舔得發癢囉!可覺得癢為什麼又要讓人家去舔呢,看楊爺爺孜孜不倦的去舔那地方,那一股勁,跟狗狗吃東西的時候往盤子裏亂舔沒兩樣,難道說~我媽尿尿的地方什麼好味道,好吃的東西在?
好像不可能啊!

越想越覺得楊爺爺夠怪的,喜歡聞我媽媽的內褲,還要舔我媽媽尿尿的地方!

就這樣舔了一陣子,楊爺爺本來是趴在沙發上,這時他弓起了腰,半跪著,然後往前爬到我媽媽身上~

媽媽好像不讓他爬到身上,分開的雙腿馬上想要拼攏,把楊爺爺擋住!可楊爺爺雙手已經按在我媽兩隻膝蓋上,掰住,媽媽的雙腿還沒拼在一起又被分了開來!接著楊爺爺一下就整個人往我媽媽身上壓,還沒壓緊的時候,他就把舔過我媽尿尿的地方的大舌頭去舔我媽的臉、咀還有脖子!

而媽媽好像整個人都軟乎乎的,怎樣也沒動一下,只是~好像不太願意讓楊爺爺親她的咀,不時的躲著快要舔到她咀唇的大舌頭!

而同時,楊爺爺的雙手沒閑著,隔著衣服,在我媽媽胸部一陣亂摸~

楊爺爺那雙像鳥爪般手掌使勁的隔著衣服摸著我媽媽的胸部,把那隆起的兩個地方都揉遍了,然後用一隻手去解衣服鈕扣,一個兩個三個,然後還是一隻手就把衣襟兩邊一分!一對東北大饅頭大小的奶子,馬上從衣襟裏有勁的挺了出來,白得生亮,滑得溜手,兩顆乳頭像蔓越莓一樣紅潤潤的讓人饞嘴!

楊爺爺好像發現了什麼寶貝一樣,雙手各捧著一隻奶子,捏了幾把,然後低下頭張咀就吸又是舔,用力的吸著乳頭拉起,一松咀,乳頭縮回去,又是用咀一叨,玩了又玩!

我真煩這楊爺爺,我媽媽又不是吃的,他餓瘋了嗎?連我媽的身體也要舔一陣,人是不能吃的呀!

哎!這時我想起西遊記裏會吃人的那種妖精~不會吧不會吧!楊爺爺就是年紀大樣子醜怪了點,也不可能是妖怪呀!

想到妖怪,我也是慌了!記得姥姥說世間上是有妖怪的,平常不讓人知道,人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殺了!

看著楊爺爺那樣對待我媽媽,我有點心頭發麻,心裏想這楊爺爺~不會是一隻穿著人皮妖精吧?要不是的話,我媽為什麼會偈中了法術,不怎麼動,乖乖的讓人舔,讓人吃奶,吸乳頭!她和爸爸在床上的時候,爸爸去摸她的奶還會被伸手打回去,可現在~為什麼?

一定是,一定是中了什麼法術!我媽媽待會就~就會被楊爺爺吃到肚子裏了?

我越想越怕,怕媽媽被吃了,我就沒有媽媽了,我想著越急,正在不知道怎麼做的時候~楊爺爺他~他直起了腰,雙手從媽媽胸部那裏收回來,然後~去解他褲子的皮帶!皮帶一松,他就把褲子往下一脫,登時露出他穿著的一條~一條~

一條豔紅色的內褲!

噢!那豔紅紅的內褲~不是我媽媽的?怎麼~給楊爺爺穿啦,哎呀他人真奇怪,男孩子怎麼能穿女孩子的內褲,羞死人了他!

可楊爺爺在媽媽面前露出內褲卻一點也不害羞的樣子,反而很得意,像得了老師誇獎一樣的笑咧了咀,這楊爺爺也太調皮了,看他那身子,怎麼能穿下我媽媽的女孩子的內褲,這時他那大雞雞好像要把內褲撐破,看~那又圓又尖的雞雞都向上頂出了頭~

我遠遠都能看到那整個紫紅色的~大磨菇,樣子滑稽極了!

媽媽那時眯著眼睛,沒有去看楊爺爺,身體沒有剛才被舔的時候扭得那麼利害,動靜小了,但好像還是呼吸很急,一下接一下,兩隻饅頭奶都跟著起伏著,這脹的圓圓的兩隻奶子,不知道為什麼呢?我看了,也很像去摸,去親一親!

正在我盯著媽媽的奶子看入神的時候,楊爺爺好像跟媽媽說了話,話說完了,躺臥在沙發上喘氣的媽媽好像掙扎著的坐了起來,可馬上楊爺爺就往她身上抱了過去~

媽媽一下就被楊爺爺抱住了,她雙手像要把楊爺爺推開,可楊爺爺已經壓住了她,兩人一起倒在沙發上了!

楊爺爺又去親媽媽的咀和臉,用力的親過去,我媽媽可能不舒服吧,身體扭動的動靜很大,卻好像沒有辦法,扭動了一會力氣小下去了,漸漸動不起來了!而楊爺爺就一手把媽媽摟著,一隻手伸到他自己肚腩下,從褲襠的位置拉脫那豔紅色的內褲,然後朝兩邊內褲邊沿各扯一下,頓時,他那大雞雞整個露出來了!

我一看,這楊爺爺悶不悶呀?難道又要讓我媽媽用手去套他的雞雞玩?

原來不是~

楊爺爺的內褲一扯下來,緊接著就向我媽媽身上趴,媽媽那時雙腿是張開的,各在楊爺爺左右兩邊,看楊爺爺趴自己身上來,媽媽像又來了勁,雙手使勁抵擋,不讓楊爺爺貼上她,而雙腿就要拼攏,可拼起來也是慢了,只能夾著楊爺爺的長了一圈肉的腰,根本合不上!

這時我發覺楊爺爺這人也挺沒禮貌的,我媽媽不讓他趴身上,他不管,繼續用力要趴人家身上,這太過分了,學校裏的女生不願意跟我拉手,我也不會去硬拉,男孩子要有風度嘛,我開始有點討厭楊爺爺了!

沙發上,媽媽被楊爺爺過了壓趴身上,好像也沒辦法了,已經被楊爺爺趴下摟緊了自己了,正在躲開楊爺爺親她的咀!

那楊爺爺夠噁心的,把剛才舔過尿尿的地方那長舌頭往我媽媽臉上舔,這邊舔完那邊舔,媽媽拼命扭頭避開,我知道那噁心,我都能感覺到楊爺爺那張駱駝咀裏伸出的舌頭帶著酸臭的口水!

楊爺爺還不只是亂舔,他的右手還在撳著我媽的左邊大腿,像提防我媽的腿又要併攏,他的左手呢?正伸到我媽媽的肚子下,摸住我媽尿尿的地方,就像對奶子那樣用力的搓揉著!媽媽被楊爺爺那手掌在那裏一捂,剛才還在蹬動的雙腿就安靜了,只能不時的一顫一抖!

奇怪,那尿尿的地方媽好像被這一摸,媽媽全身都沒勁了,也不再躲著楊爺爺的咀,還是讓楊爺爺重重的親上了她的咀,就像電視劇裏頭那談戀愛的情侶一樣!

可~可我媽媽明明只能跟我爸爸才能親咀呀,那應該是戀人或者兩夫妻才能做的吧?

看到這情況我也只一知半解,只覺得那是不行的,可又說不出什麼不行!

楊爺爺把我媽媽著實的弄了一回後,可能知道我媽不抵抗了,不再拿手按著我媽的手,抽出那只摸我媽媽下面的手,反過來摸住他自己肚子下的大雞雞,接著又一次向我媽媽身上壓,我看到了,楊爺爺一邊動著腰和屁股時,一邊用手扶著他的大雞雞向我媽媽尿尿的地方送過去!

就在這時,我媽媽突然伸出兩隻手向前抵住楊爺爺肚腩,並抬起頭,張咀說了兩句什麼話!

媽媽說什麼我沒能聽到,只是楊爺爺聽了也張咀說了話,遠遠的看他臉上似乎在笑,然後他就沒在往我媽媽身上壓緊,也拿開了扶著他雞雞的手,身子直起來,跪在沙發上,同時雙手把內褲往上拉,那大雞雞暫時又被內褲套住勒緊,肚子下兩腿間馬上撐起一個紅色的帳蓬,撐得快破的帳蓬!

我媽媽還是整個人軟乎乎似的,但她已經靠在沙發勉強坐起來,她側著頭喘著氣,一邊手忙腳亂的把松脫在腰下的奶罩拉回到胸口,又胡亂的把睡衣扣上,蓋住裸露的奶子!她臉上的表情我看不清楚,可就沒正眼看過楊爺爺,一直好像在往遠處張望,像在想著什麼~很遠很遠的一些事情。

才穿上內褲的楊爺爺就舉起手,用手掌在自己幾乎沒多少頭髮的灰色腦袋上擦了兩把,應該是在擦汗吧!然後他又彎腰,同時伸出手托著我媽媽兩邊腋下,直起身子就把我媽從沙發上拉起身來,媽媽半坐著,而楊爺爺就挪動了身體,雙腳先後站到地板上,他站起來伸手拉住我媽的一隻手臂把媽媽拉離了沙發,站了起來!

兩人這樣站一對,原來媽媽比楊爺爺高半個頭!

哈哈~太好笑了,男孩子高不過女孩子,還敢跟人家玩,我都快要笑出來了!而我媽媽呀也真膽小,爺爺就是比她胖些,就是力氣比她大,但矮了半個頭,居高臨下,怎麼會那麼怕他呢,還被楊爺爺又摟又抱,那麼聽話呢!

畫面裏,比我媽矮半個頭的楊爺爺卻一點沒不好意思,站起來後拉起我媽一隻手就走,往正對著客廳的一個房間的方向走去,媽媽被他拖拽著走著!

不是要回家嗎?

楊爺爺是要把我媽媽拉進房間那裏去~去房間幹嘛呢?

難道他們還要繼續玩?咦,會不會~像跟爸爸一樣,楊爺爺要跟我媽媽玩那大人的遊戲?我緊張了,因為媽媽說這大人的遊戲只能是做了夫妻才可以玩,媽媽跟楊爺爺進房間是不是要~

從客廳沙發走到那房間,不過十步左右的距離!可媽媽樣子好像不大願意,被楊爺爺又扯又拽的一步步的拖行,好一會才走了四五步,媽媽那時是直著腰,雙腳卻是彎曲著,拒絕起步走,所以幾乎是被楊爺爺在地板上拖行!

楊爺爺畢竟力氣大,媽媽光著的腳板站在地上抵著也沒能撐太久,拉扯幾回,就被楊爺爺拽到了房門前,那房間的門沒關上,楊爺爺用手推開了門,裏面亮著燈,隱約看到裏面有衣櫃,有小書桌,還有~中間的地方是一張老式的,由四條柱子撐著蚊帳的木床,床上有床墊,蓋著軍綠色簿被!

楊爺爺先踏進房間,然後轉身繼續把我媽往裏面拉,我媽媽卻一隻手手掰住房門外面邊沿,可動作還是慢了,半個人就被拽進去了,只是用力抵抗著!他倆就像在撥河,不能進退!可楊爺爺馬上想到了辦法了,他說了句什麼話,然後放鬆扯著我媽的手~

我想,楊爺爺原來是逗我媽媽玩的,不是真的要把她拉到房間裏!

可我才想到這的時候~

楊爺爺突然靠近我媽一半,突然朝我媽胳之窩下面伸出手去~

難道楊爺爺見我媽不願意跟他進房間要打人?

沒有!楊爺爺只是伸直兩隻手指,一下截中我媽掰著門外那只手的腋窩!

這是撓癢癢?

對!就這一下,我媽媽就癢了,自然反應的,手鬆開了掰住的門框,楊爺爺就一下摟住我媽媽的腰,雙手把她抱起,我媽媽雙腳離地,楊爺爺就馬上轉身,媽媽兩隻手像要抓住些什麼東西,卻沒抓到,人已經被抱著走到了大床前!

哇~我看得幾乎要叫了起來,楊爺爺那幾個動作,像武俠電視劇裏的穴武功一樣,看得我當時都忍不住用手跟著學了一下!

可我馬上又想到,糟了,媽媽真的要跟楊爺爺做大人的遊戲~上床?我該怎麼辦,我該打電話告訴爸爸嗎?

不對,看媽媽那麼不情願,她一定是不開心的,她不開心,不就是我對她的懲罰嗎?是我懲罰她,當然要讓她嘗一嘗被欺負的滋味呀!

房間裏,楊爺爺把我媽媽直接放倒在那大木床上,媽媽好像要起來,可楊爺爺雙手各捉住她一隻腳,向上提起來,我媽就一下躺回到床上,坐也坐不起來!楊爺爺站在床前把我媽的雙腿往兩邊分開,她尿尿的地方又一次露在楊爺爺跟前,我卻因為離得太遠,又沒能看清楚!

楊爺爺就是這麼一弄,然後就向前跪在床前,雙手抓住我媽媽兩邊的腿彎處,向自己扯過來,我媽媽呢?用手肘撐起上半身,像要坐起來的,可卻沒楊爺爺動作快,就這麼抓住雙腿,把我媽媽往床沿拉,向上翻的白屁股亮在了床沿前!

楊爺爺半跪下來,把頭湊到我媽媽屁股處兩腿中間~又~又伸出舌頭去舔我媽媽那地方!

這一舔,媽媽本來雙手撐起的身子好像又軟了下去,躺倒在床上,這回離他們更遠了,只能勉強看到她那被分開的那雙白腿,半曲著淩空舉起,不時的抖動著~那種我說不出好看的~抖動著!

記得學校裏一些高年級男同學說過男人跟女人上床玩那些事,但他們說的也不是很仔細,只是說女人下面有個洞,男人雞雞硬了插進去,兩個人都會很舒服,會玩上癮的!我當然似懂非懂,但這一下看著卻開始有點滋味!

楊爺爺舔了一會,媽媽已經一動不動的好像睡了似的躺著,這時楊爺爺鬆開了手,我媽媽的兩條白腿就自然的放鬆下來,叉開著,垂在床沿外!

楊爺爺就站了起來,兩隻手同時抓住自己穿的那條原本屬於我媽媽的豔紅內褲往下一脫~

登時,他那兩個像漏了氣的皮球的屁股全露在我眼前,那雙大蘿蔔形狀,長滿黑毛的腿分別踮高,豔紅色內褲就從他雙腳抬起時脫離出來,然後被直接甩在地板上,楊爺爺整個脫光了!

我似乎知道楊爺爺這下要爬上床跟我媽睡在一起了,心裏不知哪里來了一陣莫名的激動,心跳得怪利害!

可就在楊爺爺抬起右腳跨上床去的時候,我媽媽右手向上抬起一點,無力的指向門外,哎?這不是指著我這邊來嗎?我一看,嚇了一跳!難到媽媽看見我在偷看,還指出方向,告訴楊爺爺?

我馬上把頭一扭不敢去看,可頭一扭又想到起,潛望鏡還在,就算我不看,也不行啊!

於是頭又扭回去,打定主意,一看不對勁就把潛望鏡向上一抽,趕緊撤離現場,躲回自己房間,把潛望鏡收起來,當作什麼是也沒發生過,甭管大人怎麼問,我就是一句:打死我也不說!

心慌之下,我還是先看了一下楊爺爺家裏的動靜,這一看,放下心了,那小房間裏,楊爺爺的頭順著我媽媽指的方向回頭看,臉上又是那種怪怪笑容,楊爺爺扭頭對著床上的我媽像說了話,然後他縮回了跨上床的腳,站回在地板上,轉身向房門走來!

楊爺爺發現我啦?我又緊張起來,感覺心快要跳出來了!可楊爺爺卻不是沖我這邊來,而是走到房門前,一手扶著門邊,伸直拽住那門把,把門從裏關上,我呼了一口氣,同時在那門掩到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楊爺爺轉回身子,反手把門給關上了!

眼前這情況,看得我呆住了,是喜是怕,是緊張是渴望,期待著什麼的心跳從快到慢,不安的感覺由然而生!房間裏要發生什麼事情,我媽媽跟楊爺爺在做些什麼看不到了!

後來才想到,那天晚上楊爺爺是要在客廳裏的沙發上直接和我媽性交,可我媽覺得不習慣,不願意,於是楊爺爺大概就提議到房間去,我媽卻半推半就,進了房間,躺在床上要後悔,又被楊爺爺舔的欲罷不能,終於忍不住挑逗,但膽小的我媽還是怕這事見不得光,讓楊爺爺在屌屄之前把房門關了!

再一刻,我只好收回了潛望鏡!然後坐在陽臺的小板凳上,回想著剛才看到的事情,第一次有一種對男女性愛的求知欲!出沒辦法,只好等媽媽回家了!

在客廳裏我也無心看電視了,心裏知道,自己掂掛著樓下的房間裏的我媽媽!沒想到,就在沙發上睡著了,結果連媽媽和爸爸什麼時候回來我都不知道!只記得我做了夢,夢很真切,夢見有一天我放學回家,一打開門,媽媽在客廳裏的沙發上全身都沒有衣服躺臥著~

而沙發上有好幾個男人圍著我媽媽,他們有高有矮,有胖又瘦,可樣子都看不清楚,也都是不穿衣服,光著屁股,還露出他們的大雞雞~

我呆在門前看著,好像動不了也張不了咀!耳邊是媽媽咀裏發出的一種聽得人酥麻的聲音,那幾個男人一聲不哼,只圍著我媽媽,挺著他們大又直的雞雞往我媽媽身上亂截,媽媽就伸著手想要去抓住那男人的雞雞,但又抓不住,激動的邊叫著邊扭動著軀體,胸前兩子大饅頭搖晃的利害!

突然,沙發上的男人不見了,媽媽也不見了,可當我一轉眼,媽媽就跪在了我身前,我看看她,一身白肉,兩個奶子直挺挺的裸露著,再看看我自己,怪了,我也是沒穿衣服,下面也沒褲子,直接露出小雞雞,正在我不知這是為什麼的時候,媽媽卻伸手,用手掌托住我的雞雞,然後她湊過頭張開咀咬住了我的雞雞~

“媽媽,不要!”就這樣喊了一聲,我夢醒過來了!看看自己,還好,都穿著衣服!

出了房門,我知道爸媽已經上班!來了飯廳的餐桌上,有媽媽給我留的紙條,上面說遊戲機已經放在客廳裏,但是讓我不要打太久。

看著媽媽留的字條和做好的早餐,突然間覺得~我不恨媽媽了!

往後的幾天裏,由於我不生媽媽的氣,就沒再把衣服扔楊爺爺家的陽臺去,只是~只是媽媽卻有好幾個晚上,吃晚飯後說到樓下楊爺爺家坐一坐,我也沒想太多,楊爺爺是獨居老人嘛,老師說有機會要幫助那些老人!媽媽做好事,有什麼不好呢!而媽媽在那些天對我也很好,遊戲機天天玩,不限時間,前提是做好暑假作業!

就這樣去了幾次,都在爸爸不回家的晚上去的,又在爸爸回家前就回來!可我就發現了,每次回來媽媽第一時間就是去洗澡!我想,大概是上樓下樓走動出汗吧,也可能是媽媽敬老,楊爺爺是獨居老人,有些家務事媽媽幫了忙,所以就會出汗,回來自然要洗澡的!

也許還跟楊爺爺玩了遊戲,因為爸爸經常不在家,媽媽會悶啊,也想要玩一下嘛!我長大了,已經不跟媽媽玩,媽媽於是就跟楊爺爺玩了,這不是很好嗎?

當年都想不通男女的事,看過媽媽套弄楊爺爺的雞雞那些事以後,過了些天,我又沒放心上了,因為都搞不懂上床是一回多“有趣”的事!

可終於,我還是親眼看見媽媽跟楊爺爺是怎麼玩的!

那是暑假末的一個下午,我好歹把前三天沒做的暑假作業做完,看看客廳的大鐘,快五點半了,媽媽該買了菜回家了,突然想跟媽媽開個玩笑,嚇她一跳!於是我收拾好東西,扮作自己不在家,然後躲在客廳的裝飾櫃裏!

那時客廳的裝飾櫃比現在的電視櫃高很多大很多,整個放著像堵牆!下半部是櫃子,分了中間三小格抽屜,兩邊各一大格櫃子,平臺上放電視機和音響,再往上是高低錯落的架子,擺放各種裝飾品!

下半部兩邊櫃子呢,本來放了些雜物,其中一隻放的東西不多,是些舊書報,我很喜歡把自己藏到裏面去,像捉迷藏一樣!

想嚇媽媽一跳,就是讓她進家了找不到我,然後我突然跳出來~哈哈!

我打好主意,我躲進了櫃子,真險,差點就沒機會了,因為才躲進櫃裏,家裏的大門門鎖動,有人開鎖,“哢嚓~咿”門開了!

我心裏作好要突然跳出來的準備,先把櫃子門往外輕推,露出一條小縫,看看媽媽進來沒有~

沒想到,媽媽是進來了,跟著她背後又進來一個人,我一瞄,那是~楊爺爺?他呀穿著一短袖格子襯衫,深綠色及膝短褲和牛皮涼鞋,一手拿著大蒲扇,一手幫我媽把門關上!

看這情況,我馬上手輕輕一松,櫃子門合上了,在黑暗裏的我心裏打著嘀咕,奇怪呀,楊爺爺來我家幹嘛呢?

隔著櫃門,我聽到媽媽跟楊爺爺對話了!

楊爺爺:來嘛,就一下下!
我媽媽:現在不要,晚一點,如果他出去,我到樓下,你回去嘛,別讓鄰居看見?
楊爺爺:不,等了你兩個晚上,忍不住了寶貝,趕快來一下~啊!保證不擔誤時間~
我媽媽:可我兒子他~
楊爺爺:還沒回來嘛,可能在同學玩得正瘋呢,就算回來也不怕,小孩子不懂這事,門先反鎖,就保險了嘛,來吧~

[哢噌~嗒]我聽到大門上了保險,反鎖起來了!

楊爺鶬:來,到沙發上~
我媽媽:嗯,別急,嗯吖,不脫衣服~
楊爺爺:好,只脫裙子,我也喜歡,來,趴後,嘖,這又白又嫩的屁股,我先親親它~
我媽媽:嗯,你~好急色~別刮~癢~胡渣子~嗯啊~
楊爺爺:還別急呀,你不讓我急著射嘛啊?乖乖,這屁股摸多少次也不膩,還有這肉洞~真把我給迷死了!
我媽媽:噢~啊~輕點~舔得太深了~好~難受~
楊爺爺:你說難受就是特舒服啊,這些天,我都懂你的需要了,來,給我我深情的吻一下它~

隔著櫃門,第一次聽到他們說話,覺得很有趣的,雖然不懂,但很吸引似的,最後,我壯著膽又輕輕推開一線門縫,忍不住要看外邊的情況!

那時傍晚,天還很亮,客廳的情況一清二楚,櫃子斜對面正正是客廳裏擺著的沙發,媽媽和楊爺爺就在那沙發上!

媽媽她像狗狗一樣趴著,楊爺爺就跪在我媽身後,彎著腰,把頭湊到我媽向後翹的屁股那裏~

我媽媽的湛藍色的裙子掀到了她的腰去,粉黃色的內褲呢就拉脫到了她曲起的腿彎處,在楊爺爺身體動著的間隙,我看見媽媽那向後翹的屁股,像切開一半的黃桃,兩邊一半又白肉,中間紅豔豔的桃核!楊爺爺長著灰色頭的腦袋就在兩邊屁股中間上下左右的晃著動著!

一下子也看不出他在幹嘛,就是趴在前面的媽媽身子一顫一抖的,很像因為什麼身體癢的不行!而這次因為相距不到一米多,他們的動作我看得清楚,媽媽半低下的頭,側著臉,眼睛眯上,咬著咀唇,樣子有點難受似的~

噢~我突然間想起來了,楊爺爺是不是又舔我媽媽的水雞?對了,水雞就長在我媽媽兩隻大腿中間,在兩邊屁股正中間,楊爺爺他真壞,明知道我媽那裏怕癢,他偏要舔去!

楊爺爺這時背弓起像一隻蝦,雙手分別放在媽媽一邊屁股蛋上,有點用力的捏著那白白屁股肉,又在用力掰著,他那灰白的腦袋一個勁的向屁股中間抵去!

舔了不久,聽到媽說行了濕了!

楊爺爺的頭一下不動了,聽到他回答說濕了,濕透了!

媽媽把側著的頭扭回去,很小聲的說你壞,快點吧!

楊爺爺沒再舔了,直起身,我從背後看著他雙手在動,然後他的咖啡色牛頭短褲松脫下來,分別抬腳,直接在沙發上把褲子脫了,扔在沙發下,接著楊爺爺光著那皺巴巴的屁股,向我媽媽屁屁股貼去,他像跪在我媽媽背後~

這一次我終於這麼近的看到楊爺爺的大雞雞~

因為楊爺爺貼近我媽媽背後時抬起了他的左腳,腳板撐在沙發上,一條腿曲起來,他就站了弓步,兩條腿這一下左右拉開,我就看見吊在他屁股下的大雞雞~沒有~先看到的~是~是他的雞雞袋!

雞雞袋我也有,可楊爺爺的大很多,顏色很深,裏面的兩顆東西像荔枝一樣的,又圓又突的,又比我的大,因為那雞雞袋較大了,他前面的雞雞這時卻看不清楚,給擋住了!

我覺得新鮮呀這東西,頭一次看大人那裏的雞雞袋,原來大人的就是比小孩子的大好多!

當我正盯著楊爺爺那裏看時,楊爺爺正在挪著身體動著腰,然後看他一手扶在我媽媽的一邊屁股上,另一隻手放到前面去,好像~要把什麼東西拿好,整個人像在跟我媽互相就位,他的屁股向前一兀,楊爺爺這腰胯一兀,就像是邁克爾傑克遜跳的那舞蹈一樣,但楊爺爺中是一兀,很用勁的一兀!

楊爺爺那一兀還沒停下,在前面的我媽媽馬上低低的發出很沉很長的一聲“嗯”!
跟著楊爺爺像是對媽媽說也像是對自己說了一聲“進了”!

然後楊爺爺兩隻手就扶到了我媽媽的屁股屁上,他的腰又一動屁股又帶勁的向前一送~

“啪”

他的身體直接撞上我媽媽了~

“咿呀~”

媽媽又一聲較長的叫聲發出~
楊爺爺好像很得意的說:“寶貝,就說你喜歡刺激嘛,看水真多,是不是一進門就流水喇?
媽媽好像挺害羞的說:“才~沒有,人家,不~跟你說~這些!”
楊爺爺繼續很得意的說:“還裝?這濕潤,這熱乎,泡得我呀倍兒爽呢,享受啊!”
媽媽繼續害羞的說:“你~快~趕緊,求你了!”
楊爺爺笑了一聲說:“好咧,趕緊~讓你爽一下~啊哈”!

楊爺爺說到做的,才說話那繞著一圈肉的腰和幹癟癟的屁股一縮一挺就開始“啪~劈~啪~劈~”前後的晃著身體,一下接一下的前面的我媽媽撞起來!

我濛濛矓矓的感覺到,眼前這事~就是高年級同學說的男人跟女人上床的回事!那一刹,看到媽媽真的跟楊爺爺做那夫妻才能做的遊戲,我有點擔心,擔心爸爸知道了不高興,怕他會生媽媽氣!

可也不知為什麼,那種想法就是一閃而過了,眼前那新鮮有趣的情景把我眼睛和思想都吸引住了,因為~聽人說看黃片看到的男人的雞雞插入女人水雞的畫面就那麼近,那麼清楚的出現在我現前,還沒有人家說的那個什麼打碼賽克!

頭一回能如此真切的看到,我好奇的緊盯著,看著媽媽和楊爺爺那神秘的地方!

沙發上,楊爺爺從後扶著我媽媽的屁股用力的把身體向前對我媽媽衝撞,楊爺爺兩隻毛腿之間的雞雞袋吊掛著,很有勁的打著拍子一般前後的甩呀甩!

就在那雞雞袋甩來甩去的空隙,我就看到了聽說了很多次都沒親眼看過的畫面~雞雞插水雞!

楊爺爺那根大雞雞一下進一下出,進的時候整根都埋在裏面似的,出的時候能夠看到快要露出來的磨紫紅菇頭!至於我媽媽那~那叫水雞的地方,是個能開能合的洞,再那雞雞進出的時候,感覺就像它在把大雞雞吞進去又吐出來似的,裏面好像還有水的還是~肥皂水?

因為我看見在大雞雞進進出出時,漸漸的就有一圈白色小泡泡圍繞在大雞雞上,越來越多,還能往下滴,遠遠看去像圍了一圈白色的~優酪乳!

時兒看看楊爺爺和我媽兩人脫光的下身互相碰撞,時兒看看雞雞在水雞裏抽插,那重複動作讓我好像收穫了什麼,不用拿手摸也感覺到心在跳臉發燙,櫃子裏漸漸變得熱了,悶了,還有種用咀說不出很想很想的,模糊又實在的,終於我想到了~我心裏竟然有個想法,就走出去,爬上沙發學著楊爺爺那樣~

不行!

那是我媽媽!

我跟媽媽不能是夫妻,不能做這遊戲的!

可是,可是她能跟楊爺爺那樣,為什麼不能跟我那樣呢?我好歹也是她親兒子,比鄰居親上多少倍啊?

但還是不行的,爸爸知道我和媽媽做妻妻不是比知道楊爺爺和媽媽做夫妻更生氣?所以我不能讓爸爸生我氣,要不是,他會打死我的!

不想,不想了!

轉念又覺得自己看見這一幕,漲見識啊,還得意呀!因為以後可以跟高年級同學說我親眼看過了,看見雞雞插水雞,看到他們口中說的男人屌女人,所以比起他們只能看VCD裏的黃片,我當然利害多了!

但是~但是他們如果問我看到誰的雞雞插了誰的水雞?我~我又不可能說是我媽跟楊爺爺呀,因為傳出去讓我爸知道了就慘了,聽大人說的自己老婆被別的男人屌了就會戴上綠帽,一頂像故事《黃帝的新衣》裏說的,自己看得見人家看不見的綠色帽子,戴了它的男人會很丟臉了!

所以~這事我一定只能藏起來不能告訴別人!

想到這裏,我又認真的去沙發上的兩個光著屁股的男人和女人,把出現在眼前的畫面都記在腦海裏~
我看著楊爺爺~
如何動著他的腰和屁股~
如何弓著身一邊動一邊伸手隔著衣服去摸我媽的奶子~
如何喘氣~
如何悶著聲叫著爽~

我又看媽媽~
如何的向後兀著顫抖著的屁股~
如何扭頭側臉去瞄身後的楊爺爺~
如何不好意思的別過頭~
如何用手捂著自己的咀巴~
如何發出低低的像小貓咪一樣的叫聲~

不知怎麼的,看著沙發上媽媽跟楊爺爺那種肚子貼著背,楊爺爺拱起腰,甩著屁股從後向前面的我媽媽撞著,讓我想起有一次放學在街上看到過的兩隻狗狗,它們也是那樣,一隻趴在另一隻的背上,雙腿及地就那麼拱動著狗屁股!

一起走的同學有的笑了,大聲說那公狗在幹母狗,我問沒什麼公狗要幹母狗呀?有同學馬上告訴我那是要生小狗狗啊!這時在我家的沙發上,我媽媽跟楊爺爺的動作像極了公狗幹母狗,我突然好像花了眼,沙發上的是一隻棕黃色的老公狗趴在了一隻雪白的年輕母狗背上,公狗蹬著腳擺著腰狠著幹,母狗老實的趴好挨著幹!

“劈劈~啪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劈啪啪~”老公狗幹的很用勁,年輕母狗叫得很好聽!

那一刻,全世界都像沒有了有聲音,我的兩隻耳朵只有媽媽和楊爺爺身體衝撞肉拍到肉的上面發出的“啪啪啪!”,那聲音沒什麼高低起伏,機械的重複著,可是卻能讓我聽著聽著,小雞雞那裏有點那個癢的感覺,不其然就拿手去捂住它,捂住了好像還挺舒服的!

可我發現楊爺爺比我好不了多少,他穿的短襯衣已經濕了背脊,兩他甩動的兩邊幹癟的屁屁都有汗珠,看樣子挺累的,可他人搖呀晃呀似乎又越搖晃越帶感!

那雞雞棒一深一淺,時緊時慢的在水雞洞捅了大約幾分鐘時間吧!突然一陣很明顯的“卟嘡卟嘡”的聲響從外面很遠的地方傳進到家裏來,那是摩托車排氣管的響聲,是來至男裝摩托車的,而且~應該是我爸爸開著的那台摩托車發出的!

遠遠傳來的響聲也慢慢的近了~爸爸,我爸爸開車回來了!

可能認出這聲音的不只是我,因為當那響聲傳進家裏的時候,頓時打亂了屋子裏肉拍著肉的啪啪聲!

媽媽也聽出來了,因為當時宿舍樓和附近的些人多半都開起了女裝摩托車,而我爸因為有時候要跑較遠的鎮區,所以男裝摩托車會較好使,所以一直沒換!他開車回來的時候,那響動我跟媽媽都認得!

我正擔心這下爸爸回來我怎麼出去,可沙發上的媽媽已經早我一步了,在我感覺自己呆住的時候,我看見媽媽身子用力的一搐,像整個人震了一下,然後就扭過頭對跪在她身後的楊爺爺說了一聲:糟了!

而那楊爺爺仍舊在使勁的晃著他的腰和屁股,朝見媽媽扭頭說了這字,好像才覺得不妥,抽插慢了一點,可沒停下,雞雞插水雞的一進一退繼續進行~

媽媽的屁股著意的扭動了,挺慌張的對楊爺爺說:“他回來了,你~停~停下吧,快回去!”

“卟嘡卟嘡”那陣聲響又近了點,照以往的感覺,爸爸的摩托車已經從馬路拐進了快要進入社區的街巷,不用一分多鐘就能來到樓下!我心裏對自己說:不好了!爸爸回來看見媽媽和楊爺爺在沙發上~就大大的不好了!我開始點害怕起來,因為媽媽這樣是不對的!

媽媽顯然和我一樣的害怕吧,她又扭動著屁股似乎像讓插著她水雞的楊爺爺停下來~

媽媽右手撐著身體,左手往後撳到楊爺爺肚子的地方,好像要擋著楊爺爺身體對她的衝撞,媽媽連說了兩遍說:“停下,不要了~!”
我知道媽媽怕爸爸了,可楊爺爺卻像不怕我爸爸地那樣,還一邊動著一邊說了句:“好,射了就停,射了就走,別急,你都噴了兩次了,讓我也噴一次爽爽啊!”
楊爺爺好像在逗著我媽,媽媽聽了好焦急的,搖著頭,我她眼睛好像有點濕潤,她說:“不,不要,他很快就到家,趕不及!”
楊爺爺又是那種得意的語氣說:“趕得及呀寶貝,夾緊些,來,說~讓我搞大你肚子,趕快,這樣我會很快~就射的~啊!”

楊爺爺又使勁的動了,雞雞進出的更快,在他縮腰退出雞雞的時刻,我發現那根大雞雞像是更大更長的,這雞雞本來就長得有點像香蕉,中間彎下去,這時看著它那麼用力的向前插入我媽媽那裏,感覺像一把刀,朝著我媽媽的水雞洞狠狠的一捅而入,直末到連著雞雞袋那地方!

我想,原來女人那地方有那麼深,能讓男人的雞雞整個都放進去,噢對了!高年級的同學說我們也是那樣從女人水雞裏被尿出來的!如果我們嬰兒能藏在裏頭,那男人的大雞雞能放進去是沒問題呀!我好像想解開了老師給的一條難題,自滿了幾秒鐘!

當我再去看沙發上的媽媽,她剛才還扭著的屁股被楊爺爺接連幾下衝撞,好像沒有勁再扭了,只有繼續欮著屁股,讓水雞挨雞雞屌的份了!

屌?對了,聽一些廣東人同學說髒話就是那句:屌你老母!意思說是幹你媽的屄。原來屌人老母,幹人媽媽的屄是那麼一回事,就像楊爺爺那樣,他現在就是在屌我老母啊,看他屌得那麼得意那麼爽那麼舒服似的,那屌人家老母一定是男人很享受的很想做的事吧!

這時客廳裏的“啪~啪~啪”和外面傳來的“卟嘡卟嘡”的兩種聲音同時響起把我從亂想中嚇回來了!

哎呀,這楊爺爺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沒故意的,屌我媽媽可狠了,他身體甩動衝撞的節奏竟然跟著傳來的摩托車排氣管的聲音幾乎一樣快~

我媽媽呢?被楊爺爺屌著,又一次回頭看楊爺爺,那雙眼已經是含著淚光在哀求那樣~

“不,不要了,我答應你~明天~要多少次也行,怎麼射~都可以~好不好,快,停下~”媽媽挨著屌快哭出來那樣的聲音說。
楊爺爺居然還是那樣不聽話,壞壞的笑著說:“寶貝,可以的,你說說吧,給我生小孩~,馬上就好!”
楊爺爺屁股又加緊了勁,一下重比一重,一啪比一啪響,可能是離得近吧,我都覺得那啪啪啪的響聲傳到櫃子裏都震到我臉蛋了,而且那拍打作響的節奏還趕上了那“卟嘡”聲!

媽媽好像被衝撞得不行了,撞得她的頭又轉回前面去,身體前後晃蕩,好像隨時要被楊爺爺撞出沙發那樣!
我猜這下媽媽會不會痛呀?可媽媽一下接一下的發出的還是那種像很受用很舒服的聲音,但就更加沒有剛才那樣的大聲,是忍著極小極小聲的發出來!

“咿吖~啊呀~”兩聲後,我聽到媽媽這樣說:“射~給我,我要,要給你生孩子,精~精液~都滿上,弄~弄大我肚子~好~嗎,求你了?”

楊爺爺沒有回答,甩著幹癟的屁更猛的前後搖曳,啪啪聲大作!
我媽媽很為難又很認真的說:“請你,幹深點,射我裏面來,讓~你下種~我~給你生孩子,我要,全射給我,來嘛,我要你熱熱的~精液~讓我懷~懷孕的~精液!”

楊爺爺聽了這話好像才滿意,說了聲:“這才聽話嘛寶貝,就喜歡你這麼賤屄騷貨的模樣,讓我天天都想弄大你肚子!”

我在想,媽媽說要生孩子,為什麼楊爺爺聽了好像很喜歡很開心呢?我媽媽再生一個孩子是我的弟弟呀,關楊爺爺什麼事啊,他高興個毛線啊?

可楊爺爺這下像受了什麼鼓勵一樣,卯足了勁,稍為再提高了一下身子,把我媽媽的屁股往下撳,擺起居高臨下的陣勢,在他兩腿中間下面,大雞雞粗得像根大香蕉,每一下都深深的往水雞洞裏進,那連雞雞袋甩得老利害了,一下接一下亂拍打,直打在我媽媽那水雞下方長著黑毛的地方!

“嗯~啊~咿呀~呀~吖~”媽媽沒再說話可她那叫得令我心跳臉紅的聲音也一陣比一陣快!

這動靜比我偷看媽媽和爸爸在床上玩夫妻遊戲的時候還利害,由於離得近,看得清楚,我心裏都跟著楊爺爺手抽啊插的動作同步數起了數,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哦~喲~這酸爽!”楊爺爺在第二十八下的進修突然整個人一崩直了,像一下子被抽了筋,整個人都筋骨都扯緊了,硬住了~

第二十八那一下是捅進去,那一捅進去後就沒接著又抽出來再捅,是一進到底就不動了,那雞雞袋跟著一下打落在水雞洞邊沿後就往下甩落下來,晃了兩下也停住了,那幹癟的屁股在這一崩緊之下竟然兩邊各突起來了兩塊肌肉,用勁的突了起來,楊爺爺像是把最好一分力都用盡了那樣整個人都崩緊~

“呃啊~呀~爽~爽呀~夾死我了~都給你~給你~接呀~給我全接了~呀~噢爽歪歪呀~”楊爺爺這時像在念經那樣咀裏這樣念著,說的時候語氣聽起來是挺舒服而又挺難愛的,他一邊說一邊發著抖!

那一下,我媽媽跟楊爺爺也不約而同的全身抖起來,白滑無瘕的裸背不知為什麼在楊爺爺最後那一捅之後也繃直了,好像突然被冷水一潑,受了刺激那樣,連頭也一下往上仰起,一把黑髮也隨之飛揚起來,從她的露出的側臉,媽媽是在咬著唇皺著眉,表情像難過又舒暢,眼角好像有些濕潤,可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揚起的黑髮飄然落下,又擋了她的臉!

而整個人都像僵住的楊爺爺呢~聽他念了十秒八秒經,僵住的身體有點不僵了,腰慢慢彎,打著顫,輕輕的一拱一拱,好像還在把大雞雞往我媽媽那裏捅著,看他兩邊屁股上的肌肉一松一緊一松一緊了好幾下,他人終於慢慢的從硬變軟了下來!

一時間沙發上的兩個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好像在跑道上跑到了最後沖過了終點線,都放鬆下來休息似的!楊爺爺這時身子有點往內側,我就這樣看到了他半邊臉,那表情~那表情有點熟悉,像~對了,就像前些天他那大雞雞噴出幾沱鼻涕在我媽大腿上之後那表情,如悉重負,很舒爽的模樣!

噢!如果是同樣的表情,那是~那是他的雞雞又噴了鼻涕出來啦?照這麼想,不會嗎?楊爺爺這次是把雞雞捅進我媽媽的水雞洞然後~然後往洞裏邊噴出他的鼻涕?咦~那不是把我媽媽那里弄的很髒!還不知道怎麼才弄乾淨啊,天啊!這楊爺爺太噁心了!

就在我想到這裏的一刻,那摩托車的響聲已經從遠到近來到了我家住宅樓下,然後幾聲特別響亮的“卟嘡卟嘡”後,聲音馬上停住了!爸爸已經停車了,照往常習慣他會打開宿舍樓下的單車房,把摩托車推進去就上樓的,這時離他回到家來,可能就那麼三到四分鐘時間了!

我說裏不知為啥也替媽媽和楊爺爺焦急,不敢想像~爸爸打開門時看到的事情!

想到這,我看見還在沙發上的媽媽,真想跳出來叫:媽你快躲起來!

可我當然知道這是不可以的,好在媽媽也該知道爸爸快要上樓了,她又扭頭看著楊爺爺,她看楊爺爺那一臉讓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因為之前我從沒見過這表情的媽媽。那一刻她的表情,當時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一副:想要再被弄一次的臉!

那種表情在如今的A片上隨時能看到,因為女優都會在男人射了之後都會擺出這表情,眼裏像要含著淚但又不是傷心的那種,眼神是茫然的卻又很有焦點,一種依依不捨,纏綿婉轉,特別讓男人想一下把她摟住,把她疼愛,據說完事了的男人看了女人楚楚媚臉都有一種特殊的成就感!

我媽媽那一臉,只出現過這一次,以後再沒機會看到過!

在表現出“想再要的”一臉之後,媽媽神情馬上又是緊張又是慌,咀裏催促楊爺爺說:趕緊,他要上樓了!

他~指的當然是我爸爸!

可楊爺爺喘著氣還是帶笑似的說:“緊,真緊,你那麼緊,我沒辦法不射的緊啊呵呵~”

從背後看著楊爺爺肥腰一縮,兩邊屁股蛋一動,敢情已經把那大雞雞從我媽媽下面抽出來了!可好像還有一點依依不捨似的又說:“寶貝,真想每次都看你那~流出我榨出的鮮椰汁,哈哈~!”

我正替他倆急,看他說得不那麼若無其事,這楊爺爺難道不怕我爸爸?不過他還是下了沙發,彎腰撿起自己的牛頭褲套上!

就在楊爺爺轉身下沙發那一陣,我的眼光全注意到媽媽那被插過的水雞洞上,那洞是肉色的,一整塊像自助餐裏吃過的蠔,左右各有大小兩瓣,卻是鮮紅色的,中間的確有個洞張開著,在楊爺爺雞巴抽出來後保持了那雞巴的大小的一圈,然後那圈慢慢的縮小!

我正奇怪楊爺爺說什麼流出椰汁,哪來的椰子啊?可就是心裏那一疑問才起,一股像椰子汁一樣白又比椰子汁更濃稠的的水流了出來,是湧出來似的,量不少,迅速往下滑,就在那一下滑,媽媽一隻手從肚子底下伸到雙腿間,上翻的手掌向上按住了水雞洞,是怕那椰子汁流下來吧?

可那椰子汁較多又像水,馬上從媽媽的手指縫漏出來,眼看接著會滴在沙發上,楊爺爺剛勒上褲子,腰一彎手一抄,抄起媽媽那粉黃色內褲直接捂到媽媽手擋著的那地方,媽媽直起身,另一隻手趕緊幫忙接過捂~

“別~管我了,你那~東西~我處理~快走吧,快點,別讓他撞上~!”我媽媽催促著,從聲音來聽她是極慌亂的又像很擔心楊爺爺似的~

從櫃子裏的縫隙,我看著轉過身的楊爺爺,臉上是那個叫喜上眉梢,喜滋滋的開門走了!

沙發上的媽媽繼續用一隻手把內褲按著那洞,騰出一隻手整理一下裙子和沙發上的軟墊,檢查一下覺得沒什麼了,再轉身走進浴室去!

我這時才發覺自己的心慢慢的沒那麼跳得利害了!接著聽到浴室裏熱水器打著了,有打開蓮蓬頭出水的聲音,我才從櫃裏出來,腦海裏還是剛才那一幕,舒了口氣,因為怕爸爸回來的快會看見楊爺爺在屌他老婆屌我老母!

可我明明知道這是媽媽的不對呀,老師說不可以做對不起家人的事的!但我心裏又知道剛才發生的事~媽媽不會跟爸爸說,我呢?我~我是也不能說的,因為媽媽被其他男人屌過,楊爺爺給我爸爸戴了綠帽,爸爸一定會發很大的火,事情會很糟粕的!

想到這裏,我不知那裏來的聰明才智,馬上把家的大門打開又關上,然後裝做剛回來的樣子向浴室裏的媽媽說我回來了,媽媽先是沒有回打,好像想了一陣才從裏面回應:你看電視吧,媽洗了澡就出來,乖啊!

於是我就坐到沙發上,一坐之下,屁股感覺到留下的人體的余溫,還有一陣媽媽身體的香氣還有一陣~一陣像鹹鹹的又酸酸的腥腥的古怪的味道!我看看自己位置左右,想到幾分鐘前楊爺爺和我媽媽在這沙發上做的事情,想入了神!

沒過多久爸爸回來了!

事情果然像我想的一樣,爸爸什麼都不知道,我也沒敢把事情告訴他,即使媽媽有時又讓我生氣,可我還是為她保守了這個秘密,因為我怕爸爸會責怪我,說:你看著別人屌你老母,你還那麼鎮靜,看著他屌完,都不叫不吵,你還是爸的兒子嗎?

而且這一次驚險過後,媽媽也沒再讓楊爺爺上過我家,只是她到楊爺爺家的次數更多了,我也嘗試再用潛望鏡去看過,可是只在一天晚上,楊爺爺的客廳只開著一昏黃的壁燈,楊爺爺坐在那舊沙發上,褲子脫了,擱在兩隻腳跟那裏,我媽媽就坐他右手邊,彎下了腰,頭靠近楊爺爺身體~

媽媽的頭應該是被楊爺爺用手撳著的,向他肚腩那和大腿之間的地方按去!我媽媽右手撩起著自己的長髮,撥到頸脖後,所以她的一張側臉我看得分明,電燈泡不大光亮,但已經格外分明地看到媽媽動著脖子張著咀上下吞吃楊爺爺那根上向豎起的大雞雞。

除了用咀吞吃,媽媽還不時的伸出豔紅的舌頭在那杆巧克力雞雞上下舔,從磨菇頭到長毛的雞雞根部;用舌頭來回掃弄,繞著紫色的磨菇頭打圈圈,把雞雞袋腫起的兩顆荔枝分別揩濕!

媽媽吃的可認真了,她平常就很會吃牛奶冰棒,教我怎麼舔才不會讓溶化的牛奶流到手上或是滴到地上!這下看著她把楊爺爺的大雞雞當冰棒一樣來吃,我就奇怪了,這有什麼好味道啊?可她卻舔得那麼認真。而楊爺爺就坐著不時的仰起頭,眯著眼睛,張著咀,好像在歎氣什麼的,表情是乎很不錯!

我是聽說過女人吃男人雞巴那回事的,可我也不覺得那有多好玩,比起看著楊爺爺用雞雞捅我媽的水雞洞讓我感覺到的激動是差多了,所以看著看著我就沒看下去!

這一次以後,媽媽進楊爺爺家後就會直接跟楊爺爺走進那個放著四腳木床的房間,所以,楊爺爺屌我老母的畫面再沒看到過了!

這原來是我無意闖的禍,猜度一下,可能在最開始的時候~楊爺爺以為我媽媽是故意幾次三翻的把內褲和奶罩掉落他家陽臺上,是來引誘他的,於是楊爺爺就試探著,故意用那衣物來打手槍,把沾著精液的內褲還給我媽媽!

我媽媽當然會不好受,可她人膽小又怕羞,不敢罵人,更不敢告訴我爸爸,畢竟那時風氣還保守!就算是楊爺爺不對了,可要是讓街坊鄰居知道我媽媽的內褲被楊爺爺射過精液,那就是自己有理也是一件讓家人難堪的醜事!

那楊爺爺由於住我家樓下,知道我爸經常不在,以為媽媽是那種寂寞,在性愛上饑渴的女人,幾次下來又沒翻臉,這楊爺爺也不是什麼正經人,所以就進一步來試探!結果,一個秀美住家少婦就給樓下的老淫棍騎了!

過了一年多,有一天放學回家的時候,聽街道上的人說楊爺爺去世了,附近的阿姨和大嬸說起八卦來,說楊爺爺被人發現死了之後,居委會的人臨時幫他代辦什麼的事情,在他家裏找東西時從衣櫃裏發現好幾條女人穿過的內褲和奶罩,五顏六色,有些洗過,有些沒洗,都不知道楊爺爺是怎麼偷來的!

阿姨們都在竊竊私語,大聲笑小聲罵,總之說楊爺爺是個老變態,死因可能是那個什麼~油盡燈枯!

而從那天起媽媽才沒有到樓下收衣服了。

可我記得,楊爺爺死了以後的一段時間,媽媽偶爾會站在陽臺那裏,對著晾起來的內衣褲發呆,像在回憶一些事情;站上好一陣,也會不經意的朝樓下看去,還會在收衣服的時候拿著自己的內褲不自覺的放在鼻子上聞一下,才放下!

過了半年,我們也搬家了!

回過頭來看,我媽媽當年這樣一個皮白肉嫩身材好,樣子又可以的少婦,為什麼會給一個腰都已經彎了的大爺勾搭成奸呢?也許說明了一點,女人的欲望是深藏的,不像男人那樣一撩就燒得起來,可一旦被開發了,撩起了火頭,就是燒得欲罷不能,難以自撥!我爸爸那時為了工作,忽略了嬌妻,讓色狼有了機會!

而作為色狼或者是到了糟老頭的年紀,要想騎到好貨,不一定沒機會,只要臉皮厚,膽子大,撈到正妹也是有機會的!而作為男人,要想騎到好貨,不一定長得帥又有錢,只需要厚臉皮夠大膽,敢抓住機會,摸准女人那點燃欲火的G點,就能讓貞婦也乖乖的張腿迎屌!撈到女神嘛也是有機會的。

“老公~你在想什麼呀,不是說幫我到樓下拿衣服嗎?”老婆美琪原來又轉回書房!

她斜身倚著房門,看著她,跟我媽那樣色白秀美,溫順純良,正盼待我這個當老公為她解憂,可我竟不知為何這樣對她說:老婆沒事的,樓下的錢伯伯人很好,很熱心,你別亂想!老闆剛好給我來資訊,讓我給找一份重要文件給他,等著馬上回復客人,我正焦急呢,你去把衣服拿回來吧!

老婆聽了我的話臉上一陣失望和不樂,但很快又給予我體諒的笑容,有點為難的嘟嘟咀,但又表示自己能行的點點頭,轉過身向客廳走去,看著她阿娜豐腴的身段,珊珊行遠,然後聽到開門、關門的聲音~

“哢噔嚓”一下關門聲,響動異常大,震動了我的腦海,腹部以下男根之處突然一陣無可名狀的激動,性意盎然!

不知道~老婆這回到樓下敲色伯伯的門,去是否會被吃豆腐或是~

那一年暑假某天的傍晚,那個正值風華豔麗的豐滿少婦趴在沙發上被一灰頭矮肥的老翁“背推”騎幹的畫面又清晰的呈現在眼前了!

可出乎我記憶之外的是,在那少婦眼中噙淚轉頭哀求身後老翁趕快完事的那一刹,那楚楚動人的臉蛋分明是我的老婆美琪!

想到這,馬上激起一種被橫刀奪愛的醋酸滋味,想要挽回,怕追悔莫及~

但立即又被湧動在身心上的巨大畸欲念想沖散,心頭生起一種自虐的快感,腦海中忽然有這樣希望,希望樓下那個色老頭不用給我“完璧歸趙”!
TOP Posted: 2017-09-10 18:11 | 回10樓
czphy8479


級別:俠客 ( 9 )
發帖:2691
威望:274 點
金錢:3 USD
貢獻:2 點
註冊:2015-09-2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7-09-11 13:25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3, 11-21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