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姐姐保卫战 (长篇)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姐姐保卫战 (长篇)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源九郎义经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38
威望:27 點
金錢:26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0-21

第39章:在谭欣丈夫面前大干
  谭欣的丈夫,名叫周彦军,今年三十七岁,与谭欣可以说是亲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难得的没有任何障碍就组建了婚姻家庭,日子过得无比的幸福美满。
  虽然两人是属于早婚的范畴,但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在,并没有像一般的早婚家庭那样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感情破裂性格不合而被迫分开,两人婚后反而更是如胶似漆羡煞旁人。
  然而,婚后一年,谭欣的女儿王珂出世之后没多久,周彦军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出现问题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周彦军每次与老婆在过夫妻性爱生活的时候,总会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经常是草草的射精了事。起初,夫妻两都不以为意,温婉的妻子还经常安慰周彦军不要想太多,可能是工作台累导致的。然而,这样的问题,到了后面,却越来越严重,很多时候,周彦军肉棒勃起的程度,根本就无法插入妻子依旧紧凑的蜜穴里,总要花上好大一番功夫,才能够勉强弄进去,也不过就是短短片刻,就无力的喷发出来……
  周彦军渐渐的感觉到了事态严重,由于两人是早婚,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他也不过只有二十三岁不到,男性功能就出现这样的问题,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周彦军在妻子的劝说建议下,强忍着羞耻进了正规医院去做了一次详尽的检查。
  检查结果得出来之后,周彦军如遭雷击!诊断书上分分明明的写着:后天性男性功能障碍,生殖器习惯性疲软,也就是人们经常俗称的——性无能!
  这样的结果,让周彦军感到无比的震惊不可置信,自己明明才二十几岁,从小到大又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病症?仍然不死心的周彦军又接连去了好几家正规的医院做了检查,得出来的结果都是不尽相同。这让周彦军感到了一阵绝望,似乎自己的世界从此坍塌了一般,震惊得手足冰冷。
  幸亏周彦军的妻子谭欣是个难得的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知道了周彦军的情况,且确诊已无药可治之后,不但没有半点嫌弃丈夫,反而对他更加的温婉顺从……在周彦军最绝望艰难的那段日子里,总是谭欣不断的在他的耳边鼓励他安慰他,周彦军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有时候还会蛮横无理取闹的指责妻子,甚至还有过动手打人的经历,谭欣仍是毫无放在心上,依然是无怨无悔的默默照顾着心酸绝望的丈夫,陪着他度过那段最艰苦最难熬的日子……
  渐渐的,周彦军慢慢又恢复了往日里彬彬有礼的性格,对自己的病症也是看得越来越开,虽然自己已经不能人道,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有了这么娴熟温婉的妻子,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周彦军把自己满腔的热情和精力全部投入到工作中,以此来忘却自身的隐疾,而谭欣更是在生活上默默的关心他照顾他,在工作上支持他鼓励他……不久之后,周彦军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效,他成为了山城市第一个不用靠关系凭着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当上了财政局副局长位置的第一人,而且在这个位置上做得风生水起,一干就是差不多十年,没有出现过任何工作和作风上的问题,让默默为他付出的妻子谭欣感到了欣慰的回报。
  周彦军原本以为,自己家庭平静美满的生活,会随着女儿的成长,越来越稳固下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并不正确。
  年龄渐渐的增长,周彦军与妻子都到了而立之后的年纪,三十几岁的男人,明显的就是体力与精力在逐渐的走下坡路,何况他周彦军早已经是不能人道多年了;然而,他的妻子谭欣三十几岁,却正是女人最饥渴最为黄金的岁月。不是有句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妻子刚刚好就处于这么一个最敏感的年龄阶段,周彦军渐渐的开始担心和疑惑,自己的老婆近十年没有得到过男人雨露的滋润,不知道会不会挺得过来?
  尽管他的老婆谭欣再外面没有半点风言风语传到周彦军的耳朵里,尽管周彦军很想要相信自己的老婆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男人天性在这件事情上的多疑,还是让周彦军忍不住的怀疑,自己的妻子是不是瞒着自己,偷偷的在外面找了情人或者是姘头?
  这样的想法虽然很羞耻丢人,却还是像一根毒刺一般,顽强的在周彦军的心里牢牢的扎下了根。每一次下班回家,都会忍不住下意识的先去看一看房间的大床是不是凌乱,再看看家里有没有躲着别的男人,更加过分的是,有的时候,趁着老婆不在家,他还会偷偷的翻开老婆丢在洗衣机里没有来得及洗的换下来的衣服,去闻一闻她的衣服上,会不会有别的男人的恶心味道……
  周彦军无论怎么努力,也没有查到半点能够证明妻子有过出轨迹象的证据,哪怕是一丁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这让周彦军总算是暂时的松了一口气,却更加觉得自己愧对妻子,愧对家庭,做出这样的事情,幸亏没有让妻子发现,不然的话,可就真的危险了。
  久而久之,周彦军对于自己会不会找男人的事情,也渐渐的看开了,反正男女之间的天性,都是会受到本能的趋势与诱惑,就算妻子真的背着自己出轨了找了男人,周彦军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妻子,因为在这个家里,妻子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她为自己的所做的付出,是无可替代的。周彦军觉得,如果自己的老婆真的出轨了,自己应该要理解她原谅她,只要她不把男人带回家来,不让自己知道她的事情,不要影响到家庭的安定与祥和,那么就随她去吧……
  这一切,就是现在的周彦军心灵的真实写照,而他的妻子谭欣却一直蒙在鼓里,一直默默的为他守贞,直到她那一天被石逸辰骗进了他的家为止……
  周彦军觉得有些奇怪,刚才听到了敲门声之后,妻子谭欣去开门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怎么还不见她进来?周彦军心头猛然一阵,似乎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滋生……难道,老婆的情人找上门来了?难道他们想要跟自己摊牌?周彦军突然间浑身直冒冷汗,难过得差点呻吟了出来。
  就在他提心吊胆焦虑不安的时候,妻子谭欣有些神色腼腆的带着一个高大俊朗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少年身体十分的强壮,简直比一般的成年男子还要健美许多,而俊朗刚毅的脸庞又带着少许的稚气,证明他的年纪应该不是很大,嘴角那一丝“天真无邪”的微笑表现出他的“人畜无害”,令周彦军一下子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眼前出现的这个少年,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妻子谭欣的情人,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得周彦军觉得很安全很安全……
  然而,周彦军却没有料到,往往自己很肯定的事情,偏偏就会出现差错,他的老婆谭欣,不但跟石逸辰的关系不浅,而且连紧凑的蜜穴深处,都曾经被石逸辰滚烫的精液刻下了磨灭不去的痕迹……
  周彦军热情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妻子身后的少年,微笑道:“哟,来客人了,老婆,有客人要来,你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下?呵呵,小朋友,对不起啊,家里都没有准备什么水果之类的东西招待你……对了老婆,这位小朋友是……”
  听了温婉美妇谭欣已经开始发福的丈夫周彦军的话,石逸辰心里暗暗好笑,对方还真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了?嘿嘿,其实不用你招待什么东西的,你老婆已经用更好的方式招待过大爷啦!哈哈……
  石逸辰心头无比得意,故意没有出声,看看身前的温婉美妇究竟会怎样跟她丈夫介绍自己。
  温婉的美妇谭欣几乎羞愧欲死,身后的少年,就是曾经对自己做出过禽兽行为的家伙,可惜自己的丈夫却一无所知,居然还对石逸辰笑脸相迎,光是想一想,温婉的美妇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该死的小混蛋,心情忐忑的道:“老公……他、他叫石逸辰,是……是住在隔壁的,我不认识他……”
  这番话一出,石逸辰听得脑门冒汗,这句“不认识他”实在是说得太经典了,简直让他哭笑不得,趁着周彦军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际,连忙补救道:“呵呵,谭阿姨还真是幽默啊,周叔叔。我家就住在你的隔壁不远处,前几天才搬过来的。搬家那天,幸亏谭阿姨刚好经过看见了,帮忙把我的东西一起搬到家里,不然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呵呵,本来是早就想过来拜访一下叔叔阿姨的,只是家里刚刚布置好,今天才有时间过来……周叔叔,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周彦军彻底的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道:“好好好,一点都不打扰,邻里之间,不要这么客气,你能够过来看看,叔叔欢迎之至。呵呵,石同学可比我家丫头懂事多了,我们家那小丫头片子,见了生人就只知道害羞眼生,连叫人都不会,哪像石同学这么懂礼貌……呵呵,老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石同学去倒杯茶来,让我跟他好好的聊一聊……家里好久都没有来客人了,真是令人高兴啊!”
  温婉的美妇差点没晕过去,自己的丈夫居然会称石逸辰懂礼貌?天哪,要不是顾忌自己的丑事败露,谭欣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咬上石逸辰一口。要是让自己的丈夫知道了石逸辰曾经把他粗长的肉棒插进自己只属于丈夫一人的蜜穴里,肆意的奸淫,狂暴的撞击,最后还把精液一股脑的射进子宫里,不知道丈夫还会不会对石逸辰这么笑脸相迎?谭欣猛然一震,感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邪恶了,都怪石逸辰这混蛋,把自己压抑了恒久的情欲给挑逗得爆发了出来,现在竟是越来越喜欢胡思乱想,有的时候,晚上睡觉之际,看着身边早已熟睡的丈夫,她还是压抑不住的把手指悄悄的插进自己饥渴空穴的紧凑蜜穴里,脑海里竟无可抑制的幻想着石逸辰那根粗硕无比的肉棒,在羞愧低泣之际,身体得到了最畅快的解脱……
  谭欣实在是不愿意让自己的丈夫单独面对石逸辰这个小恶霸,生怕他一时嘴快,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深深的后悔自己干嘛刚才要放他进门?可惜,丈夫的话都已经出口了,自己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又提醒吊胆的走进了里间,为他们准备茶水去了。
  等到谭欣完全走进了里间,周彦军才微笑着招呼石逸辰在自己对面坐下来,问道:“石同学,你现在在哪里读书啊?学习成绩怎么样?”
  说实话,石逸辰就是等着这一刻没有旁人干扰的时机,哪里有心情跟周彦军废话啊,直接的道:“呵呵,谭叔叔,你看着我的眼睛,就什么都知道了!”
  周彦军微微一愣,虽然感觉很疑惑,却下意识的把目光注意到石逸辰那双闪动着奇异幽深光芒的眼眸上,浑身突然一阵,脑海里一下子一片空白,就那么晕倒过去,还掉到了沙发边的地上……
  石逸辰心头一阵惊喜,自己奇特的功法,实在是太有效了,只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周彦军就如愿的晕倒过去,说明他的功力,又一次增长了!
  “砰!”
  一声脆响,刚刚泡好茶水端出来的温婉波霸美妇突然见到自己的丈夫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茶水连带杯子一同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石逸辰,你……你这恶魔,你杀了我老公?”
  石逸辰脑袋一大,暗暗叫苦,这胸大无脑的女人,还真是感想,大爷我像是随随便便杀人的人吗?好吧,就算是的,可是大爷我会因为想要霸占你,就把你丈夫给杀了吗?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给自己找麻烦吗?石逸辰无比惊讶于温婉的波霸美妇丰富的联想力,连忙叫道:“喂,你可不要乱说话啊,大爷我哪会做这种事情?你老公只不过是晕过去了,不信的话,你自己过来看看!谭阿姨,你也太小看我石逸辰的人格了吧?就算是想要得到你,也没有必要杀了你老公吧?要是弄得你终生仇恨大爷,岂不是自讨苦吃?”
  谭欣没有功夫理会石逸辰的嘲弄讽刺,颤抖着走到倒在地上的丈夫周彦军身边,蹲跪下去,一只手急忙探到他的鼻子上,直到确定了丈夫呼吸平稳有力,这才放下心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谭欣还没有来得及出口说话,眼前突然一花,自己的身体就被石逸辰给一把抱起,大笑着丢在了沙发上,吓得她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脸色苍白……
  “哈哈,亲爱的谭姐姐,趁着你老公“睡着”了,咱们快点抓紧时间,好好的庆祝庆祝,嘿……”
  石逸辰大笑着,朝着蜷缩在沙发上簌簌发抖的温婉波霸美妇谭欣扑去……
  毫无疑问,与石逸辰的对抗,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结果,可怜的波霸人妻谭欣就在自己昏迷过去的丈夫周彦军身边被石逸辰强硬无比的剥光了衣服,只剩下一双迷人的渔网黑色镂空蕾丝边丝袜……
  不知道是过于紧张羞耻,还是心理莫名的兴奋,曾经被石逸辰强行进入过的娇美肥腴的蜜穴竟是溢出了丝丝闪亮的蜜汁来,让她更是无比的羞愧,暗暗埋怨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淫妇,居然在自己老公身边被石逸辰强行剥光衣服,身体竟然也会变得这么敏感兴奋?
  “哈哈,亲爱的谭姐姐,你看看,你都已经自己湿了哦!你老公就在边上,你也这么兴奋啊?嘿嘿,真是不错的美人儿,大爷我喜欢!”
  一席话,说得波霸人妻谭欣羞耻万分,一边苦苦的抵抗着石逸辰魔手的侵袭,一边苦苦的哀求道:“胡、胡说,不是的!快放了我吧,我不要啊……求求你,你不要再祸害我啦,我不想自己这个家被你弄得四分五裂……拜托啦!”
  欲火焚身的石逸辰哪里会听她的诉苦,一心只想要占有这位让自己念念不忘的绝世硕乳美人!石逸辰把被自己按在在沙发上的谭欣的双腿抬起来向下猛压,让她柔韧性超强的大腿被压得几乎与身体平行,双腿几乎被压在她的肩头上,整个下体如同半弧般卷起,臀部高高地抬离了地面,肥腴的蜜穴十分明显凸出……
  石逸辰向深深一口气,按住谭欣的小腿,两脚支地,硕大挺拔的肉棒死死顶着她的蜜穴,整个身子全部压在了她的腿上。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这样,你压得我好难受……喔喔,石逸辰,放过我吧,不要这样子啊!”
  温婉的波霸人妻仍不甘心就此再被奸淫,发出了最后的哀求。
  “哈哈,亲爱的谭姐姐,你看看我的肉棒,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认为大爷我还有可能放过你吗?”
  石逸辰兴奋无比的大笑着,臀部慢慢地提起,突然间,石逸辰的飞速发力,肉棒死打桩一般狠狠的一挺,发出“噗嗞”一声脆响,几乎他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谭欣丰腴挺翘的一对肉臀上,硕大的肉棒,深深的插入了谭欣的娇嫩蜜穴里……
  “啊……天哪……不要啊……快、快拔出去……啊啊啊……好大……”
  温婉的波霸人妻谭欣的嗓子中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鸣,突然间感到自己的蜜穴似乎被一根烧红的铁棒贯穿一般,紧窄娇嫩的蜜穴嫩肉被完全撑开的震撼以及那股无比肿胀的巨大填充感在她的脑海里四散传开,使得她的大脑中一片空白,控制不住地大声哀鸣着。
  又被他插入了!而且这一次,是在自己老公的身边被这个混蛋给强行插入了!
  粗硕无比的棒子,带着火热的温度和刺激的电流,让绝望的波霸人妻美妇谭欣泪流不止,为自己再次被人奸淫的悲苦命运默默的凄苦……
  “噗嗞……噗嗞……”
  肉棒摩擦着逐渐湿润的蜜穴发出的声音连绵不绝的传来了出,猛烈的冲击让谭欣的身体如同风浪中的小船一般摇曳着。挺拔巨硕的双乳荡漾出绵延的波浪,圆润动人的美臀、丰腴柔软的双腿,都在一阵阵的荡漾。
  “啊啊啊啊……要插坏啦……轻一点啊……求求你……石头……噢噢噢……拔出来吧……不要再犯错啦……我们……我们这样……啊啊啊啊……是不对的呀……”
  被当着老公的面强奸,自己竟有着羞耻的快感,温婉的波霸美妇简直羞愧无地,身体被强烈的冲撞着,摇摆着,一次次的发出几乎哭泣一般的哀吟。
  最妙之处,由于谭欣在文化宫做舞蹈教员,长期练习舞蹈瑜伽保持身材,体力很好,纤腰丰臀,肌肤无比细腻,身体极为柔软,能够被石逸辰任意摆成各种姿势让他奸淫!
  每次插入,都是深深的尽根,犹如开足一般的汽车马达。谭欣的大腿底部的肌肤细若凝脂,在双腿的弹力反抗下,勉强能够将石逸辰的身躯给托住,尤其是插入的角度绷到极限时,强烈的弹力,刚让肉棒勉勉强强的插到尽头,便在她腰胯的抗力下猛力的向上弹了回去,令石逸辰大感惊喜!
  谭欣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如同一张弓背,在石逸辰的身下被一次次的拉弯,又再一次次的压平,蜂拥而至的强烈快感,像是一条讽刺的皮鞭,无情的鞭打着谭欣的良知,让她在理智与情欲之中苦苦的挣扎煎熬……
  石逸辰开足了马力,每一次都是狠狠无情的灌入,发出巨大的撞击之声,让敏感无比的空虚了十多年的波霸人妻很快就被推上了情欲的巅峰,让他感觉到谭欣下体蜜穴里传来一阵轻微而有规律的抽搐颤抖……
  “不要啊……啊啊啊!”
  谭欣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快要被石逸辰压得断裂了,偏偏体内羞耻的快感又是一波接着一波的传来,让她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很快的,蜜穴里轻微的震动越来越强烈,抽搐感越发的明显,竟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自己就要有高潮来临的可能了……事实上,到此为止,石逸辰从插入到抽插,一共不足五分钟,自己怎么能够这么淫荡?谭欣斜眼看着晕倒在地的丈夫,忍不住泪流如涌,感到对他万分的愧疚……
  悲苦万分的波霸人妻苦苦的暗想着:我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被人在丈夫面前强奸,竟然还这么快就要高潮了!
  谭欣渐渐感到高潮已至,神色惶急气喘吁吁的叫道:“石头,够啦,我不要啊,就快要来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求求你……别再干了……我、我不能对不起我的丈夫啊……快拔出来吧……我不想你给我高潮啊……啊啊啊啊……”
  石逸辰大力的挺送着肉棒,邪气的笑道:“好的,等大爷我射了,自然就会拔出来。”
  谭欣听了这番话,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等到石逸辰射精,黄花菜都要凉了……
  石头强行忍住自己快速射出来的欲望,突然把谭欣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到沙发边的墙上,让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大大的分开,上身压在墙壁上,把她双腿勾着,双手棒着她的圆圆雪白大屁股,大肉棒从下斜向上干进她的蜜穴里。
  干得她私处汤汤汁汁的,春水花蜜直滴在地上,还拚命地扭腰把石头的肉棒挤向最深处。
  “啊啊啊啊……石头……我要不行啦……求求你……放、放过我吧……啊啊啊,来……来啦……天哪……”
  羞耻无地的波霸人妻谭欣摇晃着头,就在她哀叫的那一瞬间,竟忍不住的来了一次强烈的高潮。自发性收缩的蜜肉,将深深侵入的肉棒给死死的夹住,不让它在胡乱的动弹,大汩大汩的阴精飞洒而出……
  石逸辰暂时停止了动作,变得缓慢的抽插起来。身前的美妇,发结已经散开,及肩的长发披了下来,更显得抚媚娇艳。
  度过了高潮的悸动后,温婉的波霸人妻谭欣勉力的回过头来,娇喘吁吁地说,“石头……你把人家弄得这样淫荡……像个荡妇那样……我、我怎么有脸见我的丈夫……”
  石逸辰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的周彦军,兴奋的说道:“嘿嘿!亲爱的谭姐姐,你还没有发现吗?其实,你本来就是荡妇。现在我问你,你喜欢我我干你,还是你老公干你?”
  谭欣已经舒舒服得泣不成声,心里充满了背叛丈夫的羞愧,然而,她又不得不承认,石逸辰给予自己的快乐,真的是永生难忘,这些天没有见到他,心里一直在羞耻的想着他,见到他之后,却又害怕再次沦陷……
  如今,真的沦陷了之后,却又如此的欲罢不能,根本连十分钟都没有坚持住,就完全的被石逸辰所征服。谭欣羞愧的转回头,低低的道:“别……别问人家这个问题了……啊啊……自从……自从那天人家被你奸辱之后……心里就一直很难受……啊啊啊……可是却又忍不住的老是想到你,你这个魔鬼……啊啊啊……我、我被你害惨了……”
  到了最后,温婉的人妻美妇终于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哈哈!谭姐姐,你要是真的觉得愧对你的老公的话,其实大爷我的心肠还是很好的,要不要我现在就放过你,把肉棒拔出来?嘿嘿!”
  石逸辰听出对方屈服之意,心头大为得意,忍不住开始奚落起哀羞的波霸人妻起来。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啊啊……不要拔出去……就、就这样……继续干我……石头……不要逼人家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天哪……”
  已经被强烈需求的欲望迷失的理智的温婉人妻谭欣听到石逸辰说要拔出肉棒,心头猛然一震,连忙不知羞耻的叫了起来。她其实并不知道,石逸辰还是对她用上了一点点催眠之术,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深深的习惯了石逸辰的肉棒。
  哀怨的波霸人妻心急的转回来看着石逸辰,神情又羞又急的道:“不、不要拔……人家喜欢石头你干……人家喜欢被石头强暴……用你的大肉棒……干破……小蜜穴……好石头……人家早就应该让你干了……啊……人家愿意永远当你的情妇……啊……天哪……我、我怎么说出这么……淫荡的话?为什么……啊啊……”
  石逸辰哈哈大小中,大厅里顿时好一阵子“噗嗞噗嗞”、“噼啪噼啪”的淫乱肉体交合之声,一男一女的急促喘息声,交汇在一处。无比的和谐淫靡。
  “啊……好……好极了……啊……舒服死我了……石头……你才是人家的老公……你太厉害了……插得我好舒服……喔……”
  石逸辰的超大肉棒的大部分深深地插在谭欣的肥腴蜜穴里面,不停地旋转屁股,龟头顶在她的老公周彦军以前从没到达过的子宫嫩肉处,简直像是龟头上长有眼睛一样,一直都在最骚痒的部位上摩擦。
  谭欣几乎要被干的崩溃了,娇嫩敏感的小穴如同章鱼吸盘般的把石头大肉棒吸住,那强壮粗大的肉棒,有一大半完全充斥在她的蜜穴里,使得她变得疯狂,配合着石头抽插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将屁股抬高,两脚高高的踮起来,像一匹淫乱的母兽在胡乱的摇动屁股,追逐着雄兽的生殖器,配合着肉棒的猛烈抽插。
  “呜呜……不行了……啊啊啊……舒服死我了……喔喔喔……对……噢噢……太好了……干吧……人家快……快不行了……快……干得人家好舒服……啊……啊……”
  谭欣美丽的肉体开始痉挛,嘴里胡乱的哀叫着,整个子宫缠住石逸辰坚硬的肉棒,拼命的吮吸着石逸辰硕大的龟头。
  石头使尽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大肉棒直抵花心,干得谭欣子宫口承受连续撞击,意识开始模糊不清的大声浪叫:“啊……太深了……快死了……啊……人家被……干死了……好石头……啊啊啊……好老公……小穴……被干破……插到人家……心上了……”
  “哈哈!亲爱的谭欣姐姐……把你的……屁股……顶上来……我们一起爽到尽头吧……舒服……死……”
  石逸辰兴奋无比的大叫着,干的谭欣不停向前顶着屁股,汗水如下雨般流着,小穴里的春水花蜜更是不停地流着。
  “啪!啪!啪!”
  的声音不断的从两人肉体交缠中发出。
  石逸辰把谭欣压在墙上不停插穴,谭欣则不时抬起小穴接受他肉棒的撞击,她的小穴里不停地抽搐。石头抱着她的双脚往她的胸前压,用她的大腿挤压她的丰乳,而石头整个人压着她,同时掂起脚尖,大肉棒龟头像拳头一样的猛击在她的子宫颈。
  谭欣感觉自已象是被顶得飞了起来,她大叫道:“好老公……我受不了……快被你干……干死了……喔哦喔喔……快抱紧我……啊啊啊……抱紧我……用力插……用力地干我……啊……”
  眼看着波霸美妇谭欣淫荡的模样,刺激得石头更卖力抽插,肉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蜜穴才甘心似的猛插。而谭欣也在他身前拚命的抬起蜜穴,让肉棒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蜜穴,更不停地扭动臀部迎合石头的肉棒,春水花蜜不断地被肉棒逼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流下来,滴在地上,弄湿了一大片地毯……
  “喔喔喔……石头老公……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太粗长了……好舒服喔……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对……继续……我好舒服啊……我要丢了……不要停……啊……快……快……快啊……我又丢啦……”
  又一次畅快淋漓的高潮来临,温婉的波霸人妻美妇谭欣几乎双腿爽得打颤,站都站不稳当了,幸亏有石逸辰在她身后扶着她的腰部,才不至于跌倒下去……
  “啊啊!好姐姐,我、我也忍不住要射精了!”
  石逸辰咬了咬牙关,感觉到自己的极限也来临了,竭力想要控制住汹涌的快感,望着身前脸色绯红、娇喘吁吁的谭欣,嘴里大声的喝叫道。
  谭欣突然感觉到插在蜜穴里的大肉棒不停得跳动着,看来她那绝世名器的小穴终于是让石逸辰忍耐不住了。突然间,谭欣想到了今天的是她排卵日,脸色瞬间大变,连忙求饶道:“石头,别!不要,不要射在里边……啊啊啊……”
  “不行,我控制不住了!”
  石逸辰大叫道,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腰际发麻,肉棒止不住的开始膨胀,明显是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时候!
  “别射在里面,求你,我会怀孕的!要不,你停下来休息一会!”
  谭欣急地哭了出来。
  “不行,我要射了!亲爱的谭欣姐姐,接受大爷我赐予你的生命蛋白吧!啊哈哈,我射、射死你!啊啊啊!”
  石逸辰发出狂叫声,大肉棒一阵抖动肿大,把谭欣的小穴撑得满满得。
  谭欣绝望的一声尖叫,感觉到一阵阵无比滚烫浓腻的阳精瞬间从粗硕的龟头里狂喷而出,全数浇洒在她成熟美丽的子宫花房里,烫得她一声哀哀无比的尖叫,随着石逸辰的高潮之后,再一次泄身而出,阴精和着阳精,无比的缠绵……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躺在地上的谭欣的老公周彦军突然翻了个身,吓得眼尖的波霸人妻猛然惊叫了一声,差点没吓得小便失禁。石逸辰也大吃一惊望过去。这一望,只见床上的倪震正在发出哼哼声,好象快醒了!
  俩人紧张得插在一起一动不敢动!石逸辰没有把握自己的催眠术到底能够起效多久,自是不清楚周彦军现在的情况如何。而谭欣没想到丈夫这一翻身,如果醒过来的后果会是什么!急切之中,谭欣慌乱无比的在石逸辰耳边紧张地低声说道:“我老公快醒了,快抱我到我女儿的房间去。”
  石逸辰笑道:“这可是你主动要求进我房间的哦。”
  石逸辰心里暗笑着,再次对躺在地上的周彦军又使用了一次催眠术,让他彻彻底底的睡上一段时间,这才放下心来,却故意不告诉心急火燎的波霸人妻谭欣。
  谭欣对石逸辰无奈,只能轻声嗔道:“你抱不抱我去?不抱的话,等会我老公醒了,我、我就告告他,是你你强奸我的!还不快点啊!”
  “唉,亲爱的谭姐姐,你这分明是过河拆桥嘛?好吧好吧,大爷我吃亏一点,勉强抱你进房间算了,你快点给我指路!”
  石逸辰大肉棒仍然插在谭欣的小穴深处,一边抱着插她一边轻轻走向谭欣女儿的房间,为了让谭欣安心,顺手反锁上了房门。石逸辰在他房间里并没有她把放在床上,而是让温婉的人妻美妇谭欣双手压在对着隔壁的丈夫周彦军的墙壁上,继续把屁股向后翘起让他继续操穴。
  哀羞的美妇谭欣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全身酸软地压在墙壁上,全靠石逸辰的扶持和双腿仅有的力量支撑身体,大口大口喘着气,大声地浪叫着。
  石逸辰吸吮着温婉波霸人妻美妇光滑的玉背,扶住她软滑的臀肉,把挺拔怒张的肉棒插进她的蜜穴里,一只手紧握住一只丰腻巨硕的绝美丰乳。
  “啊啊啊啊啊……”
  谭欣的呻吟逐渐升高,蜜穴深处发出蜜汁浓汤激荡的动人声音,石逸辰的阴囊随着抽插一下下的打着她雪白的屁股,发出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啪啪”之声。
  肉棒深深插进谭欣湿润紧窄的蜜穴,研磨几下后再完全抽出,只把龟头留在里面再全力急速插入,冲击着她的子宫颈。
  “啊……我不行了……喔喔喔……石头老公……快……干死我了……啊啊啊……你好厉害啊……噢噢噢……磨人家的……啊啊啊……”
  谭欣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淫荡呻吟,无比巨硕的美乳随着肉棒对蜜穴的冲击前后摆动,娇躯止不住的向后挺起,石逸辰的肉棒感受到她那绝世名器的极品蜜穴在达到高潮时连续痉挛,好像小手紧紧地捏着龟头,紧暖麻酥的感觉由龟头传至肉棒,使得他无比的舒爽!
  石逸辰把住谭欣的小蛮腰,肉棒迅速抽到蜜穴口竭力前顶迅猛插入,用力地把圆臀揽向肉棒的部,龟头一下子穿透“蕙质敏心玉涡穴”的子宫颈……
  “啊啊啊啊……天哪……好爽快啊……又、又来啦……啊啊啊……”
  谭欣大叫着,她感觉全身舒服地飞了起来,第四次高潮就这样来临了。
  石逸辰压在谭欣身上休息了一会儿,并没有从她体内抽出肉棒,而是把高潮后的她从墙壁前抱了起来。全身无力的她双手抱紧这个年轻男子的脖子,她那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紧张而本能地盘在他腰上,怕掉下地来,只好死死将他夹住,双手也只有缠上他的脖子,搂住他,羞愧无地的把头埋在他胸前,软软的靠在石逸辰身上,粗大的肉棒自始至终一直插在谭欣的蜜穴里。
  石逸辰就这样抱着她在她女儿的房间里四处走动,谭欣虽然身材丰腴,一对巨硕的美丽丰乳分量十足,可是她的体重却并不见得很重,因此石逸辰抱着她走一点不累。每走一步,他那深插在绝色玉人体内的巨棒都一进一出地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蜜穴膣肉,一阵阵强烈难言的刺激快感传遍了她俩全身,她忍不住在他怀中主动上下套动雪臀迎合他的奸淫。
  石逸辰把房间里的所有灯光全部打开,在房间内的大镜子前来回走动,让谭欣亲眼看着自己被糟蹋奸淫的淫荡场面。
  谭欣看见自已雪白娇嫩的丰美肉体纠缠在一个全身泛着古铜色光辉的少年强壮的身上,少年粗大可怕的肉棒就插在自己的小穴里,随着走动进进出出,直把她插得魂不守舍,发出一声声荡人心神的浪叫,羞耻又刺激的人妻美妇情不自禁两手抱紧石逸辰的头部,屁股上下套动大肉棒,丰满坚挺的人妻美妇乳房紧贴着石头的胸膛上下要命地磨擦,面对这个让她达到无数次高潮的男人,羞耻又有什么用呢?温婉的人妻美妇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忍不住高声淫叫着:“石头……喔喔……好舒服……啊……你的大肉版……啊啊……太厉害啦……搞……搞得人家舒服死了……人家一辈子都要你干……”
  一头秀美的长发随着屁股的耸动上下左右飞舞,大肉棒干得她一身香汗淋漓。
  石逸辰一边走一边吮吸着人妻美妇美妙的娇嫩可人的乳头,而人妻美妇则情不自禁的双手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不顾羞耻的主动抬起和放下屁股让蜜穴与石头的大肉棒充分套动磨擦。房间内,一个少年男子和一个成熟人妻美妇一丝不挂紧抱在一起,正在进行着完美的交合,而人妻美妇的老公却像一条死鱼一般躺在隔壁大厅沙发边的地板上昏睡不醒,形成了好一幅淫荡的迷人春宫美景……
  石逸辰走了一会儿后便立在房门边上,抱着谭欣扎了一个马步,双手托住她的屁股狠命抽插。谭欣搂着石头的脖子,被插得双腿紧紧盘着石逸辰的粗腰,双手抓着石头的双臂,上身向后仰去,头渐渐捶向地面,长发直捶到地上,口中的呻吟浪叫声更大了。这样插了数十下后,石逸辰双手慢慢扶着她的腰肢,放下她的前躯,让她倒着双手支撑着地面,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的捶落在地上,形成被石逸辰倒提着从上往下“倒栽葱”插穴的绝妙姿势。
  “啊啊啊……不要这样……石头老公……噢噢噢……头晕啊……不、不行了……噢噢噢噢……天哪……快点放我起来啊……”
  谭欣没想到石逸辰的力气这么大,她倒立着娇躯,双腿紧盘着石逸辰的腰以防跌倒,只能靠着双手撑地和双腿盘腰的力量支撑娇躯。由于倒提着被插穴,大量的晶莹蜜汁顺着她的小腹流了下来,一直流到两个硕大的乳房上。哀羞的美妇发现自己被石逸辰以如此淫靡的姿势奸淫强暴,真是羞得无地自容,偏偏体内的快感又是连绵不绝,让哀羞的波霸人妻简直不知如何自处……
  “啊啊啊……你……你太厉害了……喔喔……姐姐服……服了你了……呃呃……快饶了我吧……喔喔喔……天哪……好深……好舒服哦……啊啊……好美……啊啊啊……不行啦……啊啊啊……你太能干了……舒服死姐姐了……姐姐啊……啊啊啊……又要丢了……丢了啊……”
  第五次高潮来临了,波霸人妻谭欣娇嫩无比的子宫里再度喷出了大量淫靡的阴精,身体就像是抽风一般,无比强烈的抽搐起来……
  感觉到谭欣强烈的高潮来临,石逸辰总算心软了,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让她趴在自己的怀抱中,而他仍然站立着,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手抓着她丰硕无比的美乳,嘿然笑道:“亲爱的欣姐姐,你真是淫荡得可爱哦,你看你,才一会就高潮不断,就舒服成这样。已经泄了有足足五次了吧?”
  谭欣羞得脸儿都红透了,浑身止不住的绷紧,双腿死死缠在石逸辰的腰杆上,羞愧万分的眼泪潺潺,双手捶打着石头的双肩,扭着屁股嗔道:“你是混蛋……你不是人……干嘛数得那么清楚?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强、强奸了人家,还羞辱人家……现在还故意来笑话人家……你这个混蛋!”
  石逸辰乐得哈哈大笑道:“能强奸你这样绝世名器的宝穴”,当然是大爷我的福气啊!嘿嘿,今天真是舒服透了哦!欣姐姐,不知道你以后,还让不让大爷我操呀?”
  谭欣娇羞无限,又羞耻万分,低低的道:“你爱操不操,关人家什么事?你还做不做?不做就快点离开!”
  说刚一说完,一下子就被石逸辰的大嘴给吻住了!就是这么一吻,让温婉的人妻美妇彻底的屈服了,主动的伸出自己的香舌,配合着石逸辰的深吻。
  石逸辰双手从谭欣双腿的膝盖下屈过,一下子就提起她夹在他的腰上的一双长腿,他就这样站在地上,一边和她接吻,一边从她的膝弯处提着她的双腿和屁股,又将肉棒开始律动起来,霎时间,房间里两具赤裸裸的身体又一次撞击出极为旖旎的声响。
  石逸辰硕大龟头的前端紧抵着谭欣的子宫,她的香唇间被他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使她的双眉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她的娇躯在石逸辰的怀抱中早已香汗淋漓,也全身颤抖着。双腿的大腿和小腿弯曲夹住石逸辰的手臂,双手揽着他的脖子,肥美的肉臀以他的粗大肉棒为支撑快速地用力前后套动着,绝美名器宝穴里的嫩肉包裹着硕大肉棒,使力的向里面吸引着……
  谭欣的娇躯在半空中起伏着,一头披散的秀发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硕大雪白的丰乳交相辉映,随着石逸辰的挺动而不停的摇晃,而且身体也在不停地震动着,直看得石逸辰眼冒金火,越插越猛。强烈的交配快感让她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湿透的一双玉腿紧紧缠着石逸辰的手臂,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她的臀部嫩肉剧烈地抽搐着,这时石逸辰那肉棒,也开始在秘肉的包围中轻微抽搐着,她知道石逸辰也兴奋无比。
  “啊啊啊……太、太猛了,轻一点啊……啊啊啊……好爽……天……啊啊啊……”
  石逸辰就这样站着抱着谭欣的大腿和屁股不断地插着,仿佛体力用不完一般,一点没有疲累的迹象,第一次红杏出墙,就享受到一次又一次的美妙高潮,让她非常渴望他俩这种幸福的性交这辈子始终不要停!她呻吟着夹紧修长的双腿,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前试图与石逸辰肉棒根部的耻骨紧蜜相抵,使石逸辰与她的生殖器蜜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但他的肉棒太长,她怎么都做不到全部吞下它。
  而石逸辰站在地上则伸手由后面抓住谭欣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屁股向上托起,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他的粗腰紧蜜的相贴,肉贴肉的厮磨,他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修长玉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那早已把他粗壮的肉棒紧紧箍住的“蕙质敏心玉涡穴”,又开始急剧的收缩,蜜穴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男人的肉棒茎部,而子宫深处却像小嘴一样含着男人的大龟头不停的吸吮。
  “亲爱的谭姐姐,感觉怎么样啊?啊啊……好爽,你……你爽不爽?”
  石逸辰感觉自己喷发在即,忍不住开口叫问起来。
  谭欣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瞄了依然插在自己身体里的石逸辰一眼,羞耻无比的道:“人家老公就在外面,你还问这样的话?你到是强奸舒服了,可真是害死我了!”
  石逸辰立即挺动起来,快速地抽插着:“欣姐姐,你要抓紧时间,不然一会你老公醒过来,可什么都看到了。”
  说完,粗长无比的肉棒,就在羞耻无比的人妻美妇谭欣的蜜穴里飞速猛烈的一阵死命的抽插,大约几分钟之后,石逸辰猛然一声大喝,滚烫的第二波阳精就此飞射而出,再次射进了成熟女人的子宫花房里,射得谭欣眼冒金星……
  “啊啊啊啊……天哪……你、你又射进来了……啊啊啊……好烫……我、我也来啦……噢噢噢噢……好舒服啊……你这个混蛋!”
TOP Posted: 2017-09-22 10:04 | 回10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8, 09-26 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