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姐姐保卫战 (长篇)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姐姐保卫战 (长篇)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源九郎义经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248
威望:28 點
金錢:27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10-21

第06章:把柄被小美女抓住
  安安稳稳度过了一天的学习生活,石逸辰自己简直都不敢相信,平日里每天必烦他的小雨、小蚊子、谭芳、甚至是“未婚妻”韩晓蝶,一整天下来,几乎看都不看他石逸辰一眼。感到被冷落之余,小流氓也暗自庆幸,这几个美人儿,莫非今天同时发烧烧坏了脑壳?
  昨晚上的刺激,石逸辰直到现在,脑海里仍然余波荡漾,感觉一切都不那么真实,却有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一个年龄大得几乎可以做他妈妈的大龄高贵美妇人,居然与他发生了一夕情缘。成熟高贵美艳妇人那熟透了一般的性感身体,歇斯底里的娇媚呻吟……想着想着,小流氓几乎要醉了。
  昨晚得知的情况要是属实的话,今天就是小雨的二十六岁生日,石逸辰决定买好礼物,在她家门口给她来个惊喜上门。今晚不管是明争还是暗斗,一定得把事儿给办了,免得夜长梦多,小雨乖乖也学不听话的猫儿到外面偷腥。一想到猫儿,石逸辰简直一筹莫展,对于猫儿卑鄙的计谋,小流氓直到此刻也拿不出个像样的应对办法来。猫儿那般绝情,自己的着手点只能选在那个送上门的“未婚妻”韩晓蝶或者是姐姐至交好友小雨身上。
  所以,今晚的计划至关重要!要是成功了,不但能够得到小雨的身心,更能让小雨对猫儿这事上多出点力气。一旦失败的话,那就一切休提……
  一下课,石逸辰压抑着心头的激动,故意板着脸对身边的“未婚妻”道:“喂,韩美人,大爷我今晚上有重要的生意要去谈判,嗯……关乎咱们未来的生计!你不用跟着我了,自已先回家去吧。”
  韩晓蝶不过只瞄他一眼,就明白小流氓又在耍手段。不过,似乎只要与自己无关,也没有必要管他要干什么。眉头微微一皱,迟疑的道:“可是——今天晚上林老师……”
  石逸辰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想着如何一举搞定林雨欣,不耐烦的挥手道:“好了好了,你和猫儿说一声,她不会有意见的!”
  走出了校门,石逸辰无比惬意,哼着烂歌走在马路上,恨不得马上就到晚上。
  “死石头,烂石头!出来玩也不等我!”
  蒋雯雯甜美的声音让小流氓心头大震,暗道:糟糕糟糕!千算万算,忘记算上蚊子是个跟屁虫,韩晓蝶不在身边,她还不见机凑上来?哎呀,要是晚上跟小雨过二人世界,这小妞儿来凑上一脚,算个什么事情?石逸辰心头飞快的思考着对策,转过身来,装作高兴的样子,看了蒋雯雯一眼,笑呵呵的道:“唔,蚊子,你跟着我干什么?”
  蒋雯雯极度不满的哼了一声,紧紧的盯着石逸辰,娇叱道:“怎么,人家不能跟着你吗?你这块烂石头,一天到晚与你家那位不要脸的狂蜂浪蝶同吃同住同行,你都不觉得厌烦,人好好不容易能与你单独在一起玩一会,你就不耐烦了?你、你良心被猫吃了?”
  石逸辰暗道:我家猫儿要真肯吃了我的心,大爷我还不高兴坏了?不过,眼前的小美人是不能得罪的。连忙凑上前去,大方的搭着蒋雯雯的肩膀,扶着她一边走一边哄道:“瞧你说的,你家老公是这样的人吗?韩晓蝶算什么玩意,大爷我碰都不愿碰她一下,大爷我的心,可是有一半都在我家蚊子身上……唔,晚上我还要回家做家务,任务重大,不如咱们以后再玩,现在让我送你回家怎么样?”
  听了前头的话,蒋雯雯虽知这家伙多半只是随口哄哄自己,可是心里仍然是甜甜的,至少这些天观察下来,石逸辰与韩晓蝶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更不会像他们这般亲密到勾肩搭背的程度,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皱眉道:“哇,怎么姐姐现在开始让你自己做家务了吗?”
  石逸辰信口开河般感叹道:“别提了!你不知道,自从咱家猫儿出轨后,家里的事情,全部都落到大爷我的肩上,半点忙都不帮,这不是想培养大爷我自力更生的能力,好方便她日后跟那个该死的小白脸双宿双飞吗?”
  说到后面几个字,小流氓当真有些咬牙切齿,完全忘记这些天的家务其实都是韩晓蝶一手操办的。
  小美女滴溜着大大的眼睛,满是同情的看着小流氓,说不出的心疼,低低埋怨道:“姐姐怎么能够这样?以前的姐姐对你多好呀!石头石头,既然姐姐已经变了心,你、你干脆在心里把她休掉,人家以后做了你大老婆,一定将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绝对不会比姐姐差!石头,你把韩晓蝶赶走吧?还有姐姐反正找了男朋友,你让她也搬出去住吧?人家、人家可以来你家照顾你的……”
  石逸辰心里笑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死蚊子胃口不小呀,竟然觊觎大老婆的位置!该死该死,半点矜持都没有,日后被别的男人骗了只怕还乐呵呵的数钱……我的老天爷,你这不是耍大爷我吗,大爷认识的女人,怎么没有一个正常一点的?
  “呃,好蚊子,这种事情,咱们还是、还是要从长计议,以后再说,你家里见你还不回家,肯定会着急的,咱们走快点吧!”
  蒋雯雯一下就听出小流氓的言不由衷、随口敷衍,一急之下,反而停下脚步,带着搭着她肩膀的小流氓也停了下来,恨恨一跺脚,泪光闪闪的瞪着小流氓,咬牙切齿道:“混蛋!死混蛋!你、你从头到尾都是在敷衍人家!臭石头,你当人家是笨蛋,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是不是?从小到大,人家哪一件事情不是依着你,你说什么人家都帮你,从来没有破坏过你任何事情,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你竟然还要欺负人家……你说,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坏了!这粗神经小美人儿又伤心了!小流氓低头一看,蒋雯雯不知何时又哭起来了,梨花带雨,加上秀气而甜美的面容,实在是一个绝色美人胚子,长大之后,肯定不会比猫儿小雨差。
  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只要自己稍稍用点手段,还不手到擒来,为什么大爷我就是提不起邪念对她下手呢?完蛋了,莫非大爷我变态,就是喜欢找妈妈级的女人?娟子,还有昨晚那个熟妇,年纪都不会小吧……不对不对,大爷我没对蚊子动手,绝对不是这个原因!看蚊子的身材,该凸的凸,该瘦的瘦,实在不可多得……唔,估计,大爷我就是想让她养大点,吃起来更加可口吧?
  这、这什么狗屁道理?
  石逸辰满头大汗,一咬牙,点头道:“当然喜欢!要是我石逸辰不喜欢我家蚊子,那就……那就全家死光光好了。”
  心想:全家死光,除了猫儿和我!
  蒋雯雯直到石逸辰把誓言发完,这才一脸红晕,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出奇的羞涩道:“既然你、你这么说,人家就相信你了,以后、以后你可要记得今天这番话,不能把人家给忘记了。总之,从今以后,人家就跟定你了,你上大学,人家就跟你上大学,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去要饭,我蒋雯雯就跟着你做个乞丐婆!”
  石逸辰再没有良心,也是说不出的感动,用力的握了握蒋雯雯的手,冲她露出一个十分自然的温柔笑意。正准备说话,眼神余光突然瞄到了不远处那家在这片比较出名的首饰店,心头一动,对蒋雯雯道:“蚊子,你等等!”
  说罢,飞快的朝着首饰店跑去。
  蒋雯雯突然心头暖暖的,暗想:这臭石头其实也不笨嘛,知道人家生气,就买礼物准备送给人家……想着想着,逐渐又露出了无比甜美的笑容。
  大约不到一刻钟,石逸辰走出了首饰店,朝着蒋雯雯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串波光流离的珍珠手链。走至近前,石逸辰手儿一扬,手链出现在蒋雯雯眼前。这串手链,是由细银丝穿成,一共穿上了十八粒大小形状几乎一模一样的珍珠,珍珠的形状越圆越大,价值就越高,石逸辰手上的这串链子,明显也是价值不菲。
  “蚊子,好看吗?”
  石逸辰无比炫耀的道。
  蒋雯雯简直要欢喜若狂,不管喜欢不喜欢,这可是石逸辰首次主动买东西给她,尽管是带着赔罪性质,蒋雯雯还是无比高兴。连忙伸出手,等着小流氓给她戴上,兴奋的道:“好看!真好看!只要是你买的东西,我都喜欢。”
  石逸辰点点头,喃喃自语:“蚊子的挑剔眼光都能够看上的东西,一定错不了!”
  说完,小流氓把链子径自揣进了口袋里,表情极度欣喜。
  蒋雯雯一怔,伸出的白嫩手儿定在空气里,愕然道:“你、你不是买给我的?”
  石逸辰这才发现,自己又犯错误了,无比尴尬的一笑:“这、这……嘿,其实,这串链子是猫儿叫我买来,她准备送给她的顶头上司,希望能够多多关照一下……蚊子,你可别误会!”
  “不误会的是蠢蛋!”
  蒋雯雯不干了,哪里相信小流氓的鬼话,气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朝着石逸辰胸口就是一阵猛捶,恶狠狠的道:“我才不相信你的屁话,姐姐会让你买首饰给她送人?要送人她不会自己挑吗?混蛋,混蛋!你快说,这串链子你准备送给那个野女人?人家再也不上你的当了!告诉你,要是你今天不把链子给人家,我、我就跟着你回家,找姐姐和你对质,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石逸辰暗暗叫苦,这下子麻烦大了,自己一心只想买样东西讨小雨开心,竟然忘记蚊子这个陈年醋坛子,这下如何是好?眼见蚊子不顾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注目下发飙,急得差点也跟着蒋雯雯跳起来。一边好言安慰什么都不听的小美女,一边脑子里急速的思索着对策。
  猛然,小流氓灵光一闪,从脖子上取下那块十岁那年师傅老头儿送给自己的礼物——一块穿着红线的玉佛相,努力做出一脸郑重的样子,正色道:“蚊子,你真的误会了!刚买的那串手链,的确是有其他的用途,以后你就知道了。来,这是大爷我出生时就被戴在脖子上的护身符,听姐姐说,好像是我那狠心父母的传家之宝,为了表达大爷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今天大爷我就把它送给你保管了,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以后再传给咱的后代!”
  蒋雯雯最怕的就是小流氓的这一招手段,简直是点中她的死穴,瞬间脸儿红透,眸子也变得水灵灵的闪闪发亮。看着小流氓手里并不起眼的玉佛,越看越喜欢,简直就像是国家文物一般充满了吸引力,珍珠手链一下子被抛到了爪哇国,眼里全是这块乳白中带着粉绿的玉佛。心想:多半又是这混蛋杜撰的东西……不过,人家真的喜欢……想到将来要传给他们的后代,蒋雯雯简直心如鹿撞,噗通直跳,连忙一把夺过,珍而重之的戴在自己脖子上。
  “哼,再放过你一次!”
  万岁!又摆平了!石逸辰大喜,自己这一招对付小美女,简直就是百试百灵灵验不爽!
  “不过,你还得告诉人家,那串手链,你究竟是买给谁的?”
  呃?原来她还惦记着这事?小流氓暗暗叫苦,这哪是能够说给蒋雯雯听的?
  正想要再想个什么点子转移她的注意力,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有些年轻又有点粗暴的声音:“嗨,哥们!你就是石逸辰吗?”
  石逸辰一阵纳闷,心中对这个突兀传来的声音充满了解围般的感激,连忙转过头来。在他身后,一位额头前端染着一簇红毛大约二十来岁穿着一身花里胡哨的前卫衣服长相丑陋又凶狠的青年,正打量着自己,一眼就能看出,他很明显就是一位社会上无所事事的不良青年。在他的身后两米处,还有五六个与他差不多造型的小混混虎视眈眈。
  哇靠,难道是在拍电影?现在二十一世纪的混混,大多数都是有志的知识青年,哪里还会有这样打扮的?嗯,有点厉害!
  “我是石逸辰,你是谁?有什么事么?”
  确定了要找的对象,青年嘿嘿一笑:“是你就好!小兄弟,听说你很臭屁,有人叫兄弟我问候一下你!”
  说罢,从身后摸出一支不知藏在哪里起码有鸡蛋那么粗的木棒,朝着石逸辰的脑袋狠狠的敲下来。
  “啊!”
  蒋雯雯正在与石逸辰闹别扭,突然被人打断,心里还非常不舒服,突然发现来人用木棒要砸石逸辰的脑袋,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吓得闭上了眼睛。这一下要是给砸到了,脑袋不被砸破才怪,蒋雯雯惊恐得脸如土色,脑海中不断浮现着石逸辰头破血流被人修理得惨不忍睹的样子,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里,哪里还顾得上跟他计较什么手链。
  周围几个路过的学生,突然看见有人打架,根本就不敢看是谁,更怕惹祸上身,飞快的逃离现场,有多远走多远了。
  石逸辰暗暗叫苦!这一棍下来,自己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躲开。可是,身后紧跟着蒋雯雯这位小美人,自己这么一躲,岂不是要害她无辜挨上一棍子?既然躲也不能躲,那就只能硬扛了?
  小流氓权衡利弊,心念飞速运转,深知此时想要反击也来不及。眼见木棒就要打到自己脑门,一咬牙,再也顾不得暴露身手,低喝一声,浑身源源不断的气劲瞬间集中在头部,浑厚的真气一层一层将头部护得严严实实。
  “啪!”
  一声巨响,木棒狠狠砸在石逸辰的头上。
  “啊!”
  听到撞击的声音,蒋雯雯几乎要心碎了,又是一声尖叫,连忙睁开眼睛,不知石逸辰究竟伤成什么样子,一看之下,竟是目瞪口呆。
  这一棒的确是砸下去了,也的的确确砸在了石逸辰的脑袋上,可是与小美女的预料有些出入。石逸辰的脑袋一点伤痕也没有,头发都没掉半根,倒是那鸡蛋粗细的木棍,敲在石逸辰的头部,竟然被从中生生的震断成两截,一截握在同样目瞪口呆的流氓青年手中,前半截掉在了地上,晃晃悠悠的在水泥路面上滚出一小段距离。
  啊?这、这是特异功能?不不,莫非是气功?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蒋雯雯盯着石逸辰的脑门,惊得心中一阵胡思乱想。
  对面出手的青年,握着手中剩下的半截木棍,嘴巴张得老大,不敢置信的道:“我靠,拍电影呢?怎么可能——你、你小子是机器人吗?”
  身后的那些小混混,见到如此结果,更是心惊胆战,差点以为看花了眼。
  对于这样的后果,石逸辰早已经料到,一段木棍,远远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可是,这一下运功,自然把自己的秘密也暴露给了蒋雯雯知道,实在是有些不妙。
  老头子一再交代,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身手,今天这种情况,究竟算不算是万不得已?
  心念电转,石逸辰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那个名叫刘天峰的小白脸可恶的嘴脸,自己做人一向低调,除了表现出来的顽劣痞气,从来没有真正的罪过谁,更不会招惹上社会里的混混之流,很明显,就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意外插入一脚,成了林雨欣的挡箭牌,才使得这个睚眦必报的小白脸找人来修理自己……
  石逸辰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混混与他的同伴,轻轻的将仍然处于震惊中的蒋雯雯拉到一旁,低声道:“你站在边上不要出声,你家大爷我不会有事的!”
  知道蒋雯雯茫然的点头,小流氓这才满意的转身,对着震惊无比的青年轻蔑的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想惹事,给你一个忠告,最好不要惹上我!”
  青年混混丢掉手中半截木棍,惊惧眼前比自己还要小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硬气功,衡量着万一真动起手来,自己带的这些人,究竟够不够他打?可是,在道上混了这么久,面子问题最是重要,不能就这样乖乖的忍气吞声,故作镇定的道:“吓唬老子吗?小家伙,就算你很厉害,老子又是被吓大的?你一个人再牛B,有本事对付我们兄弟一拥而上?”
  石逸辰淡淡的道:“不信的话,你们尽可以试试!”
  青年混混自然不想这样善了,那对自己的声誉影响实在太了,一狠心,暗道:老子就不信!气功厉害,不代表双拳能挡住无数的拳头……恶狠狠的道:“小子,老子见你有几下功夫,不想伤了和气,你只要肯道个歉,兄弟这次就放你一马。”
  石逸辰一眼看穿了对手色厉内荏,微微一笑:“需要道歉的是你们,你吓到我的朋友了!还有,记得回去告诉请你们来的那个家伙,叫他把脚底板……不对,把屁股洗干净在家里等我。”
  “你——你喜欢干屁股?”
  青年混混一阵恶心,动手的欲望都少了许多。
  石逸辰俊脸一红,知道还是说错了话,恶狠狠的瞪了回去,一抬脚,将脚边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踩得粉碎,喝道:“老子的耐心有限,你们要是再不离开,别怪我真的要动手了。”
  石头粉碎发出的“啪嚓”声,像是敲击在青年混混的心口,如此坚硬的东西,竟被这少年一脚踩得粉碎,自己这伙人再厉害,也不会比石头硬。就算打到这家伙身上,只怕也就是挠挠痒,要是被他打上一拳……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青年混混脸色发白,再也顾不得讲什么狠话,点点头:“算你狠,你……你这家伙,是个怪物!变态!我、我走!”
  说完话,生怕对方后悔似的,飞快的转身,招呼着带来的几个手下,一溜烟的跑得无影无踪。
  看了看对着自己眼冒精光崇拜之情跃然表面的蒋雯雯,石逸辰又头痛了。这一下,被她发现自己的秘密,岂有不好好利用之理?小流氓苦笑着走近蒋雯雯身前,忐忑的道:“蚊子,你、你没事吧?他们都走了耶,你怎么不说话?”
  蒋雯雯如梦初醒,大大的眼睛里水汪汪的满是惊讶崇拜之意,大叫道:“臭石头!吓死我了!你、你什么时候学过武功?怎么那么大的棍子敲在头上都没事?”
  “小声点!”
  石逸辰急忙捂住蒋雯雯软软的小嘴,低声道:“你别大惊小怪,我小时候曾经偷偷的跟着一位厉害的师傅学过一些功夫!不过,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可就浑身都麻烦……”
  蒋雯雯灵机一动,如此大好机会,岂能白白放过?兴奋的道:“我要加上五瓶香水!”
  石逸辰脑袋一大,咬牙道:“成交!”
  “我还要你后天星期天晚上陪人家去看电影!”
  石逸辰一阵揪心,狠狠道:“成交……”
  “我还要你教我武功!”
  “成……成不了交!”
  石逸辰眼睛一瞪,大声道:“喂!死蚊子,你别得寸进尺!学武功是那么好玩的事情吗?累都累死你!”
  蒋雯雯无辜的咬咬嘴唇,低低道:“这样呀……那、那我要你做我的保镖,以后随叫随到!”
  完了!果然如此,石逸辰满肚子苦水,却不得不同意丧权辱国的政策,无奈道:“好……好吧。”
  耶!蒋雯雯完胜,眉开眼笑!
TOP Posted: 2017-09-05 15:05 | 回6樓
石榴树上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32
威望:64 點
金錢:37153 USD
貢獻:3 點
註冊:2015-08-07

1024
TOP Posted: 2017-09-05 22:01 | 回7樓
寒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922
威望:93 點
金錢:922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8-10

1024
TOP Posted: 2017-09-05 23:51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7, 11-18 0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