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换妻换来的噩梦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换妻换来的噩梦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Nickqd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658
威望:188 點
金錢:2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28

第10节

  窗外,皎洁的月亮爬上了窗棂,看到了分床而眠的欧阳和韩屏,又看到了疯狂纠缠的鹏飞徐闽,又看到了许多它不愿看到的景象,于是月亮逃到了云层里,这掩藏在美好景致下的丑恶,污染了月亮那纯净的眼睛,它宁愿躲藏到乌云的背后,也不愿看到这些丑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的时候,所有的丑恶和梦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夜里丑陋的人们,重新给自己戴上伪善的面具走到了阳光下,仿佛黑暗里的丑陋和自己无关一样,每个人的笑容又都象阳光一样的灿烂。

  欧阳被尿憋醒了,匆忙跑到了卫生间,关严门,还把水箱打开,让那哗哗的流水声来掩盖自己方便时候的嘘嘘声。等他从卫生间里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吃了一惊。对面床上空空的,摸摸枕头是凉的,韩屏早就不在房间了。这让他的觉彻底醒了,看看表,才七点多,就估计韩屏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靠在床头点上一根烟,心里有一点的懊恼。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自己应该算是失败的,虽然成功地疯狂了一次,但他能真切地感受出来,那不是他欧阳有多厉害,完全是韩屏自己想发泄一番,自己只是她的工具而已。在女人方面,欧阳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可是这一次,也许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烂漫天真的成熟女人吧,所以用了很大的心思和手段。结果他不得不承认,以往那些百试不爽的调情手段,在这个看似天真的女人身上是彻底的失败了,但越是这样,欧阳反倒更欣赏这个女人。

  那边鹏飞也从梦境里醒了过来,习惯地伸手去摸身边的女人,空的,睁看眼睛,习惯的叫了声老婆,没人应声,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楞了一会,才想起来这是在酒店,身边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婆韩屏,那徐闽呢?轻轻地喊了声徐姐,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坐起来看了看,徐闽的衣服和包都不见了,看来是走了。看了看表,不到八点,记得昨天说今天九点才走的,意识逐渐开始清醒,昨天晚上的疯狂马上清晰地浮现了上来,想到自己在徐闽身上发疯的举动,马上开始惦记起韩屏,不知道老婆怎么样了,遇到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会不会也和昨天的自己一样疯狂。自己平和老婆做爱是舍不得怎么蹂躏她的,要是被别人这么蹂躏,她怎么能受得了?想到这心里象被针扎了一样的疼,急忙从腰带上取出手机,开机,拨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告诉他,对方已关机。

  天呀,还没起来?鹏飞的心开始狂跳起来,眼前幻想出凌乱的床,凌乱的老婆,被一个男人搂着,也许还在睡,也许正在凌乱?太有可能了,他们俩口子不就经常在早上的时候做爱吗?越想心越狂乱,鹏飞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在房间里犹如困兽一样来回地走着,又焦躁地打开房门,往自己开的那个房间望着,可是又不能过去敲门,于是狠狠的关上门,倒在床上喘着粗气。

  徐闽这些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清晨起来跑步运动,按时吃早餐。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下体有些肿胀,小腹也有些酸疼,腿也是软绵绵的。去卫生间洗脸的时候,发现脸有点浮肿,不觉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是有点纵欲过度了,鹏飞这家伙也是太能折腾。探头看了看鼾声如雷的鹏飞,心里骂了句,现在怎么变死猪了。

  来到楼下自己家的车里,徐闽把裙子换下来,从车的后坐包里找出一套运动服穿上,双手拍打了一会脸,让血液流速加快一点,不然一会胖头肿脸的象什么样子。下了车,左右看了看,还是决定沿着湖边跑,清晨的湖边,空气最清新。

  才跑了两步,徐闽就皱着眉头停了下来,这一跑才发现不光腿软,下身也不舒服,心里暗骂着鹏飞这头野兽,自己也忍不住偷偷地笑了。鹏飞之所以能成野兽,还不是自己给刺激的,不那么打击他,鹏飞也不会那么野蛮。直起身子,跑是不行了,就去湖边散步吧。

  远远的看见一个女人呆坐在湖边的栈桥上,看衣服和背影,是韩屏。徐闽的心一紧,这韩屏怎么这么早就跑出来了,会不会昨天晚上遇到怪癖的男人了?想到这也顾不得自己难受,小跑着来到韩屏身后,蹲下来搂着韩屏的肩膀,感觉到韩屏的身体冰凉的,看来坐了好一会了。看韩屏的脸倒是很平静,只是眼神里雾茫茫的,回头看了看徐闽,声音干涩地叫了声徐姐,眼神又看向了远方的湖水。

  “怎么了韩屏,这么早就跑出来了,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徐闽用轻松的语调亲切地问韩屏,同时把围在腰上的外套披在了韩屏的身上。

  韩屏转过脸看着徐闽,身上的外套让她的心有了些许的温暖,看着徐闽关切的眼神,韩屏的眼圈不争气地红了,清了下嗓子,柔弱的靠在徐闽的肩上:“徐姐,你看远方的小岛景色多美,可是昨天咱们上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出来有多美呢?”

  徐闽看着晨雾里的湖心岛,碧水蓝天中的小岛掩映在薄雾里,有梦幻空灵的感觉,是很美。看看韩屏痴呆的眼神,徐闽的内心叹息了一下,这个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小女人,外面的一点风雨对她可能都是致命了,一定要让她走出心灵的阴影,不然她这一辈子就会噩梦不断。想到这,扶起韩屏:“傻妹妹,你昨天没觉得那小岛美,那是因为你走到了它的世界里,你看到的是它最真实的一面,你等我一下。”说着起身跑向停车场。

  韩屏疑惑地看着徐闽,不一会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小盒子。徐闽坐到韩屏的身边,从盒子里拿出来一个高倍望远镜,递给韩屏,让她用反面看那湖心岛,镜头里湖心岛更美了,清晨的太阳给小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在碧蓝的湖水映衬下,远看如同梦里的海市蜃楼,韩屏惊喜的叫道:“徐姐你快看,远看更美了,你快看呀。”说着把望远镜塞到了徐闽的手里。

  接过望远镜,徐闽没有自己看,而是翻过来又送到了韩屏的手里:“呵呵,你现在再仔细看看,还是那小岛,你看它还美吗?”

  韩屏接过来,对着湖心看了一会,失望地放下了望远镜。徐闽微笑着问她:“怎么了,还美吗?”

  韩屏摇了摇头,徐闽搂着她的肩:“你看清楚了,也无非是沙滩、草、树,可能你还会看到一些不舒服的东西,比如垃圾。其实生活也是一样,远观是美的,近了也不过如此,别把什么都想得那么美好,顺其自然,你就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烦恼,想得多了就是自寻烦恼。已经发生过的事,想也没用,走路不能老是看后面的脚印吧,还是要多向前看,你说对吗?”

  听着徐闽的话,韩屏沉思了一会,又拿起望远镜,望了望远方。放下望远镜,回头看了看昨天晚上住过的酒店,长长出了口气,阔了一下胸,然后站起来,一拉徐闽:“你说得对徐姐,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想也没有用,过去的就过去吧。”看了看徐闽的这身运动服说:“你是要跑步吗?来,我陪你一起跑。”

  徐闽看着韩屏脚上的细高跟皮凉鞋,没说什么,摇头笑了一下,韩屏也低头看了看,吃吃地笑了两声,抬脚甩掉了凉鞋,跳下栈桥,光着白净的小脚丫在柔软的沙滩上跑了起来。徐闽看着跳跃的韩屏,由衷地笑了,受她的感染,徐闽也甩掉运动鞋,脱去袜子,光着脚跑在清晨还很凉的沙滩上。

  远处,陶铭萧靠在车的后备厢上,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沙滩上的两个女人,在他的身后是两箱饮料。等了一早上了,还没有一家离开的,看来昨天晚上都很愉快。正想着,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看,是笑咪咪的欧阳和月亮,忙转身笑着问:“怎么,你们这么早?要回去了?”

  欧阳点了一下头:“上午还有重要的客户来会面,我们就先走了,对了铭萧,有没有兴趣驾驶车旅游?”

  “说说你的想法。”陶铭萧很有兴致地看着欧阳剑。

  “其实也不用去远地方,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最好能漂流,自己驾车,自带炊具,两天的路程,到目的地再玩两天,来回一周。人不要多,五六个家庭,最好都是熟悉的,你说怎么样?”

  “为什么要熟悉的呢?”陶铭萧沉思着问。

  “熟悉的就是好朋友了,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在一起六天,熟悉的不会有别的事,比如钱多钱少的了,再说彼此都熟悉玩起来也开心,喝酒都有兴致,不是吗?”

  “好呀,不错的想法,这样吧,别找假期,因为假期里所有能玩的地方都会人满为患,那样多扫兴。找个平时大家都方便的时间,就五家吧,找比较熟悉的朋友,这个我来安排,你负责线路。”

  “OK”,欧阳潇洒地挥了挥手,上了自己的车。陶铭萧这才想起来,叫还没上车的月亮拿四听饮料,欧阳在车里喊着说不要,这边月亮老大不客气地捧了五听可乐上了车。
TOP Posted: 2017-09-03 14:41 | 回12樓
Nickqd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658
威望:188 點
金錢:2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28

第11节

  陶铭萧看着月亮费力地捧着可乐上了车,不由点着她的背影哈哈大笑。等欧阳的车开了出去,他才看到酒店大厅里,鹏飞左顾右盼地找着什么,于是喊了他一声,鹏飞看到陶铭萧,急忙跑过来焦急的说:“陶兄,看到韩屏了吗,我听楼层的服务员说她早就出来了。”

  陶铭萧看着他焦急的表情,呵呵笑了起来,伸手向湖边一指,鹏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远处的沙滩上,两个女人欢快地奔跑着,金色的晨光下,女人头发凌乱地飘扬着,丰满的身躯释放着成熟女人那独有的魅力。这一幕情景是鹏飞万万没想到的,想象里韩屏一定在那个角落里委屈地哭泣着,现在看到她快乐的样子,鹏飞紧张的心倒是放下了,但另一种酸楚却涌了上来,她为什么会快乐,她的快乐代表的是什么含义?是不是意味着昨天晚上的男人让她很满足?难道那个男人比自己优秀了许多吗?徐闽也那么快乐,她会不会和韩屏说了昨天晚上的一切?想到这些,鹏飞的心里又混合了忐忑酸楚和烦躁。

  陶铭萧看着鹏飞那阴晴不定的脸,又看了看远处的两个女人,拍了鹏飞一下:“来帮忙,把饮料抬进车里。”

  陶铭萧发动车子,轰地一脚油门就冲到了沙滩上,跳下车,陶铭萧也脱下了皮鞋,活动了几下,又冲着湖水尽情的大叫了两声,回身招呼鹏飞也下来。

  鹏飞犹豫着下了车,看了看跑过来的两个女人,有点尴尬地对徐闽打着招呼,早上好。

  徐闽扑哧一笑,拉着韩屏往鹏飞的跟前一推:“傻瓜,你问候错了,应该先问候夫人早上好,一点都不会来事。”

  这下鹏飞的脸腾地红了,直眼看着韩屏,这韩屏跑得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小跑的姿势,乳房在怀里象两只小兔一样上下扑腾着,凌乱的长发随着她跳跃的身型飞舞着,红扑扑的脸上,一双迷人的眼睛飞扬着琉璃一样的色彩。老婆的镇定让鹏飞更尴尬,嘴里象含了核桃一样打着转,却说不出话来。

  韩屏一边保持着小跑的姿势,一边看着尴尬的鹏飞,心理虽然又恨又气,但又怜惜他,于是眯起弯弯的眼睛,让自己笑得尽量亲切柔和些,伸出小手拍了拍鹏飞的脸:“早上好老公,看你的眼屎,是不是还没洗脸呢,现在我命令你,去水里洗把脸。”

  如释重负一般,鹏飞长出了口气,感激地拍了老婆一下,又看了看自然平和的徐闽,转身到河边,脱下皮鞋,捧起清凉的湖水,连头带脸的洗了起来。

  韩屏看着听话的鹏飞,本来酸溜溜的心好受了一些,一时童心又起,从后面跑过去,一把将刚直起腰的鹏飞推进了湖里,看着水淹到膝盖,提着裤腿狼狈的鹏飞,傻丫头一样开心的蹦跳着笑了起来。

  懵懂的鹏飞缓过来神,索性放下裤腿,撩起水劈头盖脑地扬向韩屏,甚至直接攻击了一旁乐不可支的徐闽和陶铭萧。徐闽和陶铭萧也来了精神,冲到湖边就加入了水战,于是这清晨里本该寂静的莲花湖,顷刻间水翻浪涌地喧闹起来。

  二十分钟后,陶铭萧的车开回到酒店门前,鹏飞和陶铭萧全身湿透的下车来,相互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子,鹏飞嘴里嘟囔着什么,手不住地擦拭着被水打湿的手机,陶铭萧已经笑的蹲到了地上,鹏飞看着头上直滴水的陶铭萧也禁不住哈哈大笑道:“你也没比我好多少,咱俩现在是五十笑一百,哈哈。”

  陶铭萧站起来才想反唇还击,徐闽探出湿漉漉的脑袋说:“你俩快把饮料搬下来,我俩好开车到那边换衣服去。”

  等饮料搬下来,徐闽扔出来一条毛巾,轰地开车跑向了远方的草原,鹏飞看着徐闽开车的样子,回想起她昨天晚上的张狂,不禁挠了挠头。

  九点,会员陆续下来了,陶铭萧把饮料分给大家,嘱咐回去的路上开车要小心。鹏飞在一边细心观察,这些男人都表现得若无其事,起码表面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安,有些人的眼神里还不经意地流露出满足神态。女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几个第一次参与活动的女人,低着头,脸带羞愧匆忙地钻入自己家的车里再不肯出来,甚至坐在车里都要用遮阳板来挡着自己的脸。相反有几个女人表现得倒是落落大方,相互之间谈笑自如,看来这几个已经不是第一次参与活动了。看到这鹏飞想到了来时和韩屏独处那尴尬的情景,暗自担心,回去的时候会不会比来时更尴尬,想到这里心里一阵翻腾,头也有点晕,赶紧蹲到了地上。

  送走了所有的人,陶铭萧回头看到了蹲在地上的鹏飞,忙蹲下来看他,感觉他脸色苍白了许多,摸了摸鹏飞的额头,没感觉发烧,就关切的问:“鹏飞,你怎么了?那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头有点晕,心里没底一样的空。”

  “哦,那是饿的吧,你是不是有吃早餐的习惯?”看鹏飞点了点头,陶铭萧站起身来,伸手对鹏飞说“来,把你车钥匙给我,咱去找那两位千金,进城里吃早点去。”

  空旷的草原上,徐闽把车的两边门打开,让风从车里尽情的吹过,两个女人就穿着三点内衣坐在那欢快地聊着彼此的保养美容心得,只是韩屏老是有点走神。徐闽看出来她有话要问,也猜出个八九,但自己就不往那个话题上引,只是给韩屏讲着怎样用薏米做美白面膜。韩屏眼睛看着徐闽,嘴里也应着,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好容易等徐闽讲完,韩屏实在憋不住了,于是红着脸问徐闽:“徐姐,你,你昨天,那个昨天,唉,算了,不问你了,不好意思。”

  徐闽掐了韩屏的脸一下,嘻嘻的笑着问:“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昨天晚上的事,想知道我换的是谁呀?你个傻丫头。”

  韩屏羞怯地点了下头,又慌忙地摇头:“不是,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想问你这个,我是想问你,那什么,你,你昨天晚上那个的时候,就没想过姐夫吗?”

  徐闽把头重重地扔在靠背上,长叹了一口气,眼神里有了一丝忧郁。她把手搭在韩屏的肩上,摆弄着韩屏的耳朵,幽幽地道:“原来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的感受,我能知道你昨天晚上一定很伤心难受,一定老是想起丈夫。最初的时候我何尝不是如此,但习惯太可怕了,不论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当你习惯了,也就默然了。”

  说到这徐闽直起了身子,眼睛看着韩屏,眼神里是坚毅和嘲讽:“人活这一生,不就是体验和感觉吗,都是人,凭什么只许男人玩弄我们女人?我们女人怎么了?我们也有欲望,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玩弄他们那些臭男人?”

  看着韩屏迷惑的眼睛,徐闽有些激动的心情平稳了下来,把韩屏往自己的身边拉了一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抚摩着韩屏那光洁的后背:“傻丫头,现在这个社会,诱惑太多了,许多的诱惑不是人的本质就能抵御的,谁都不能保证一个人的身体一生就只属于自己的配偶,尤其是男人。你不知道他的身体这一生到底会给予几个人,与其让男人瞒着我们出去花天酒地,还不如这样都开心地放松一下,起码是干净的,比让他们去找小姐带一身的脏病回来强百倍。可能我的理论吓倒你了吧,但这是无奈中的无奈,有时候,你还真的没办法把握命运。”

  韩屏确实让徐闽的话给弄懵了,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话现在自己听了很受用,于是也直起身子,刚想说什么,突然看了看后面,惊叫了一声:“徐姐,快穿衣服,他们俩来了。”
  陶铭萧把车停在徐闽的旁边,看着两个女人手忙脚乱地在穿衣服,和鹏飞相视而笑。那边徐闽套上了裙子,看着两个还是湿漉漉的男人,也笑了:“我说你们两个,把湿衣服脱下来,挂在车外,就在这草原上跑两个来回,衣服不就干了吗?这样穿湿衣服会做病的,都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真是的。”

  陶铭萧摇了摇头:“来不急了,鹏飞饿的难受,咱快去找地方吃点东西吧。”

  韩屏从另一面跳下车,跑过来,把一块巧克力塞给了鹏飞:“你再坚持一下,我看了,酒店就供应早点,把衣服跑干咱就吃饭去好吗?”鹏飞顺从地点了下头,韩屏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惭愧,不由心就软了。

  高速路上,陶铭萧开车,身边坐的还是鹏飞,徐闽和韩屏的车早跑没影子了。吃了早点,鹏飞的情绪好了很多 ,和陶铭萧在饶有兴致地商讨着自架车旅游的计划。人和人的关系真的很微妙,就短短的几次接触,两个人就已经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甚至鹏飞都忘记了昨天晚上自己就睡了人家的老婆,这时候的两个人,怎么看都象多年的密友一样。

  喝下一口可乐,鹏飞掩饰地咳了一下,问陶铭萧:“你什么时候开始想起来弄这个俱乐部的?”

  陶铭萧边开车,边把自己在英国留学的经历以及怎么认识欧阳的简单讲给了鹏飞,鹏飞听完若有所思又问道:“你说,咱这样是不是很缺德?是不是很畜生?”

  陶铭萧没说话,把车慢慢靠了边,从车上下来,绕过去,打开车门对鹏飞说:“来,你过去开车,我有点开不惯你的别克。”
作者: suiyue    时间: 2008-11-9 09:40
TOP Posted: 2017-09-03 14:42 | 回13樓
Nickqd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658
威望:188 點
金錢:285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7-28

第12节

  车重新上了路,鹏飞沉默了,他以为陶铭萧生气了,就很想和他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于是就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陶铭萧,发现陶铭萧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就小声的问:“你生气了?我刚才的话是不是有点重了?”

  陶铭萧打开一听啤酒,一口气灌了下去,抹了下嘴,打开窗子把啤酒罐扔了出去,手就伸在外面没收回来,眼睛看着前方,声音低沉道:“你说的也许没错,在别人眼里我们可能就是畜生,但是,每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和生活的方式态度都是不一样的,我给你讲个我自己的故事吧,这个故事我连老婆都没有给讲过。”

  陶铭萧又拿出来一听啤酒,抿了一口,眼睛依然看着前方问鹏飞:“在讲这个故事以前,我问你个问题,你是多大的时候接触性的,我指的不是具体的实践,而是指性启蒙。”

  鹏飞想了一下:“大概十五六岁吧,初中快毕业的时候,那时候的男孩子就已经开始偷偷地看那样的刊物了,我记得我是初中毕业的时候,和同学去录象厅,那天在放一个武打片,后来就有大人在那嚷着换毛片,老板就换了一个三级片,那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性。”

  “哦,我可比你要早的多,我第一次的时候只有十岁”陶铭萧的声音尽管很平静,但他一声沉重的叹息,让鹏飞能感觉到他内心里常年的压抑与沉重,鹏飞眼睛看着前方,努力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方向盘上,耳朵听着陶铭萧讲述的故事,随着陶铭萧那低缓的声音,鹏飞仿佛走进了陶铭萧那沉重的内心世界。

  陶铭萧小的时候,他父母工作在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那个小县城的中学教师,为人严谨,比较受人尊重,但家里条件很一般,一套五十年代前苏联援建的老旧楼房,也就三十几平方米。陶铭萧的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比他整大了八岁,由于房子太小,所以陶铭萧一直和两个姐姐住在一个房间,一个小双人床的上面给陶铭萧搭了个二层铺,陶铭萧就在这二层铺上睡到十五岁,直到有一年父亲因为带出了三个考上北大的毕业生而名声大振,才被破格调到了现在这个城市的实验中学,学校给分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陶铭萧那时候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空间。

  在那个小县城,在那个破旧的房子里,陶铭萧十岁的那一年,一个初夏的晚上,吃多了西瓜的陶铭萧半夜起来,迷糊的他没穿拖鞋,光着脚丫就去了厕所,撒完尿出来的时候,陶铭萧听到了女人断断续续的惨叫声,他楞了一下,仔细听,声音来自父母的房间,而且那叫的声音很象是妈妈,于是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父母的房门前,趴在那破旧木板门的缝隙上往里看,这一看把陶铭萧吓了一跳,平时慈祥又庄重的父亲,此刻却全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正狠狠压在同样光溜溜的母亲身上。被压的母亲一定很痛苦,因为她两手死死攥着父亲的胳膊,叫的声音也挺惨的,还断续的喊了声受不了。陶铭萧看父母在打架,心理很害怕,想进去劝父亲,可他又很怕父亲,还好这时候父亲终于不再压母亲了,翻身倒在了一边,母亲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手搭在父亲的身上喘息着,小小的陶铭萧也仿佛松了一口气,看母亲要起床来,急忙惦起脚溜回了自己的小床上。

  那以后陶铭萧就觉得母亲很可怜,父亲很可恨,为什么要打那么善良的母亲呢?于是在一次姐姐接他放学的路上,他终于忍不住把父亲半夜偷着打母亲的事悄悄告诉了姐姐,没想到姐姐奇怪地看了他一会,脸红的可怕,一把拉他进了胡同,从小都没舍得骂过他一声的姐姐,这一次狠狠地打了他一顿,边打边让他保证以后不在偷看父母打架。看着姐姐因为气愤而扭曲的脸,小铭萧知道自己肯定犯了大错误,吓得急忙点头保证今后绝不再偷看了。

  晚上,姐姐拿进来一个痰盂,严肃地命令小铭萧今后就在这痰盂里小便,晚上再不许去厕所。从那以后,陶铭萧真的就再没看过父母打架,但父亲的丑陋,母亲的痛苦呻吟却印刻在他那懵懂的心灵里挥之不去。

  到中学的时候,陶铭萧已经逐渐明白了父母的行为,但他的内心还是有阴影,觉得那事怎么能让女人那么痛苦。那时候陶铭萧开始专心学习,不看那些带性启蒙的刊物,也拒绝了几个对他有好感的女同学,孤僻的性格一直到了大一,才因为接触了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而改变。

  考上医学院的陶铭萧尽管已经明白了性是怎么回事,也不再感觉父亲丑陋,但依然性格孤僻,不喜欢和同寝室的同学相处,尤其讨厌他们晚上无休止地谈论女人和性,于是自己搬出了寝室,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是楼房四居室里的一个小单间,和房东合住。那房东是个留守女士,那时候出国浪潮才兴起,她丈夫去了美国打拼,这女人带着幼小的孩子在家留守,因为房子大,感觉住不起来很浪费,再有空荡荡的也觉得害怕,于是就想租出去。本来想租个女学生,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当陶铭萧找到这里的时候,那女士也许是看到陶铭萧那还有些稚气的脸吧,觉得这还是个孩子,就痛快的租给了他。

  还是一个夏天,还是闷热的晚上,还是因为去上厕所,陶铭萧看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那女人对着电视录象里的黄色镜头在手淫,惊慌的陶铭萧扭头往房间走,慌乱中碰翻了椅子,于是,不该发生的故事就发生了。只是陶铭萧的第一次很失败,因为他不敢抽动,他怕听到她在抽动中的呻吟,在他听来这和母亲几年前那个晚上痛苦的呻吟是一样的。那女人就很着急,使劲抓着陶铭萧的肩膀让他动,当他听了陶铭萧的担心后,笑得滚到了地上。就在那个晚上,就在那个女人的爱抚下,陶铭萧终于知道了,原来母亲那不是痛苦,而是幸福,原来女人的幸福是痛并快乐满足着。

  讲完了自己的经历,陶铭萧好象晴朗了心情,喝干了手里的啤酒,看着鹏飞道:“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肮脏的畜生,但是,起码我们是无私的,我们的发泄和放纵是共同的,而且我们只是欲望的发泄,我们的情感没有出轨,我和徐闽的夫妻关系,比那些貌合神离的家庭要好得多;比那些自己去找小姐发泄的男人,比那些偷偷摸摸找个情人满足欲望的女人,我们要高尚得多。那些骂我们是畜生的人,其实他们的内心,他们的行为,可能比我们更畜生。人的阴暗心理是与生俱来的,每个人都有,只是面具把人的外表给美化了,论内心,哼,谁也不比谁干净多少。”

  鹏飞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陶铭萧伸出了大拇指,陶铭萧看着他问:“你也同意我的观点吗?”

  鹏飞一副严肃的样子:“陶兄,小弟佩服得要死,你刚才的话,乍一听吧,那是谬论,可仔细一听吧,还真的是有点道理的谬论。”

  陶铭萧嘴一瞥:“哼,有点道理的谬论不还是谬论吗?”说完两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前面的车里。两个女人也聊兴正浓。韩屏天真地问徐闽:“徐姐,你说,这个世界有爱情吗?”

  徐闽白了她一眼:“傻丫头,怎么没有呀,你没爱过鹏飞呀?你没爱过你们怎么结婚了?没爱过你们的孩子怎么来的?”

  韩屏想了想,幸福地笑了,但马上又失望的问:“那爱情究竟是什么?能长久吗?”

  徐闽认真地想了一下:“怎么说呢,爱情应该就象是本诗集吧,当你刚翻开的时候,会被里面的华丽和精彩波动心弦,但看得久了,再华丽的诗句也会麻木,也就没了新鲜感,当你把这本诗集合上的时候,才会发现,它不过就是几张有字的白纸而已。有很多人都在谈论幸福,但有真正的幸福吗?幸福究竟是什么呢?其实要我说,什么都不知道的**才真的幸福,对很多人来说,幸福其实是个谎言。” 韩屏认真地想了一会,很赞同地使劲点了点头。

  “那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爱情已经不新鲜了呢?”韩屏歪着脑袋等着徐闽的回答。

  “当你们不再回忆过去一起走过的美好时光,当你们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想起接吻,当你们互相看不到对方的优点,当你们习惯于晚回家而不给对方打个电话的时候,爱情可能就不在新鲜了。”徐闽沉静的回答让韩屏的表情不再天真,她认真地思索着徐闽的话。

  当两家人在市中心分手的时候,韩屏已经不再嘻嘻哈哈了,看着她故作深沉的样子,徐闽忍不住笑出了声。

  周一的例会是最让凯歌心烦的,从小会议室出来,凯歌在走廊里痛快地抻了个懒腰,回到办公桌前,楞了一会,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对于凯歌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老婆王卉情绪异常的好,而且不再反对他去网络聊天室。忧的是王卉情绪好的同时,要求也随之增加,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但这不能说明自己的能力在蜕化,因为和冰儿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还是充满了力量的,只能说没有了新鲜感的夫妻生活让自己无奈,还好有那光碟给自己点动力,还能勉强应付做丈夫该应付的差事。
TOP Posted: 2017-09-03 14:42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8, 09-19 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