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女丁黎桦想要的生活(全文完)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淫女丁黎桦想要的生活(全文完)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坚持不谢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616
威望:515 點
金錢:64 USD
貢獻:5004 點
註冊:2015-09-10

6.
好不容易熬到周五,丁黎桦抱着厚厚的文件从行政部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放了下来。

  “哎……”她长叹一口气,终于剩下最后一叠文件了。她揉了揉自己的刚才因抱文件而发酸的手臂,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还有一小时就下班,她必须要在下班前将这些文件整理出来,她才不想把这个美好的周末奉献在公司。

  当时间从16:59变成17:00时,丁黎桦按下了保存指令。

  完成了,剩下的就等李梓络回来查阅便好。丁黎桦快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心情舒畅地快步离开办公室。

  顺着电梯走出公司所属的大厦,丁黎桦深深地吸了一口户外的新鲜空气,停留了数秒,迈开步子向家的方向走去。

  丁黎桦一直很庆幸自己当初买了那个小公寓,虽然步行的话需要点时间,但也正好趁机会锻炼自己,而且她很享受独自一人步行回家的这段时光,很写意。

  然而,当她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等候的时候,一辆十分惹人注目的红色跑车从人群前开过。

  丁黎桦轻抬头,就在那一刹那间,她的眼神死死地跟随着那辆红色跑车。

  一样的发,一样的轮廓……只是短短十几秒,丁黎桦却愣住了。

  是他吗?

  很像……

  在丁黎桦的脑里,那十几秒的画面还在定格中,她一手拿着手提包包,呆若木鸡地站在斑马线前,匆匆忙忙地人们在她的身边走过,唯有她,还站在原地。

  丁黎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她一入家门,便径直走到浴室,一件一件地将自己的衣物脱下,拧开热水,拼命地往身上浇着,炽热的水滴洒在她嫩白的皮肤上,皮肤很快就泛红,但她依然站在水下,一动不动。

  她好想他,想他的唇,他的吻,他身上淡淡的混合着古龙水的烟草味,想他抱着她的那份安全感,想他

  给她带来的满足感……

  过了很久,她才推开浴室的门,顺手拿起一块白色的浴巾,轻擦着身上的水珠。

  她没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走到了全身镜前,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她一边擦着身上的水珠,一边用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双乳,双腿慢慢弯曲,跪在了全身镜前。

  好想他……他的吻,他的发,他的拥抱……丁黎桦慢慢地闭起双目,脑里回忆起那晚在热的情景。

  那天晚上,他的吻,从耳垂到脖子,到前胸,欲望就是这样一点点被挑起。丁黎桦放下手中的毛巾,一手轻轻地抚摩着自己的耳垂,慢慢地滑着圈,想象着那晚他亲吻她的样子,纤细的指尖慢慢移动着,从细滑的脖子划到丰满的前胸,而另一只手则放在了自己的下体,来回地按摩着。

  身体的欲望,就这样一点点渗了出来。这时,她张开了那双充满欲望的美眸,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她是多么美丽,多么另人陶醉的。

  她的身子向前倾着,脸贴在了全身镜上,双目紧紧地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伸出舌头,舔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有缓缓闭上双目,想像着那晚久久让她散不去的激情……

  她的身子渐渐放松了下来,这时,她感觉到有丝丝凉意,顺着凉风拂来的方向看去,房间内的落地窗还敞着,窗帘在窗的两边被风吹起。

  她看着窗外灰蓝的天,笑着站了起身,随手拿起了那块白毛巾,慢慢地走到了窗边,手一起,拉起窗帘将窗子挡住。

  好想他……还是好想他……丁黎桦一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唇,然后果断地做了个决定。

  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一件牛仔短裙,过肩的黑发被高高地扎在脑后,再配上深黑色的眼线,紫色的唇膏,一切完毕,丁黎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出了家门。

  丁黎桦开着她的车子,还是像那晚一样去到了热。下车的时候,众人同样被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深深吸引,口哨声连连响起。

  她还是坐在那晚的位置,点了杯果汁,她知道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但她还是想试试,她从来不是喜欢等待的人。

  一小时,她觉得有点累了,看了看时间,还早。

  两小时,果汁已经喝到了第四杯,上来与她搭讪的人也被她吓走了好几个。

  三小时,PUB里的热度开始急剧上升,音乐的声音越来越强。

  四小时,她失望了,一口喝下最后一杯果汁,跳下了高脚凳,准备离去。

  “啊……对不起……”可能是果汁喝多了,丁黎桦一下高脚凳时双脚就有点晃,结果与正面走来的男子撞着个正。

  “啊……是你?”只见男子扶了扶丁黎桦,惊喜地叫了起来。

  “你好!”音乐的声音很大,男子凑在丁黎桦耳边,大声地打起招呼。

  “你……”丁黎桦看着眼前的男子,有点眼熟……

  “是我啊……意粉酱……”男子一着急,凑在丁黎桦耳边嚷了起来。

  “哦……”丁黎桦想起来了,会意地笑了笑。

  男子今天还是穿了一身肥大的休闲装,不过头上带了顶鸭舌帽,一副很有活力的样子。

  “你也来玩啊?”男子问道。

  “我……要走了!”这时,低沉的底鼓声响了起来,音乐随着鼓声也一同爆发了起来,丁黎桦的这句话也很自然地被埋没在音乐声中。

  “走,一起跳舞去吧!”男子凑在丁黎桦耳边大声嚷着,还没等她回答,男子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向着舞池走去。

  “喂……”音乐声太大,丁黎桦怎么喊男子也没有回头,而脚步也只好跟着前去。

  男子将她带到了舞池中央,凑在她耳边说:“我叫刘宁,你呢?”

  男子的身体随着音乐的韵律,有节奏地舞动着。

  “黎桦……”丁黎桦本还想跟他说她要走了,但似乎已经没有机会,愣愣地站在舞池中央。

  “你……不会跳舞?”刘宁凑在她耳边问着。

  她无奈地看着在眼前舞动身体的刘宁。

  “这样……”刘宁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慢慢地举起,然后离开,自己也举起了双手,然后,他跟着底鼓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扭动着身体。

  丁黎桦看着他,也学着扭动着。

  “对,就这样……”刘宁的手放了下来,一把搂在了她的腰间,“放松,放松……听着音乐,跟着音乐”不知为什么,刘宁的声音就像会催眠一样,丁黎桦的身子也渐渐地跟上了音乐的节奏。

  “黎桦,你真棒,接着……这样……”刘宁的手离开了她的腰,他的身子随着音乐声剧烈地舞动着,在闪烁的彩灯下很有魅力。

  丁黎桦笑了,也跟着他一同疯狂地舞动着。

  刘宁很小心地不让旁边的人碰触到丁黎桦,而他的手也只是恰倒好处地适时牵一下她的手或搂一下腰就再没有多余的动作,这,让丁黎桦觉得很安心,很安全。

  深夜时分,丁黎桦的车子在她的公寓楼前停了下来。

  “我到了。”丁黎桦指着公寓说。

  “我也到了。”刘宁笑了笑说。

  “你也住这里?”丁黎桦吃惊地问。

  “不是,我住那里……”刘宁指了指另外一栋楼说。

  “原来我们是邻居啊!”

  “是哦!”

  他们一同笑了起来。

  “夜了,我先回去了。”刘宁笑着说,脸上很和善。

  “恩……”丁黎桦点了点头,突然好像又想起什么,“对了……”

  “什么?”

  “恩……谢谢你,我今晚很开心。”丁黎桦冲着刘宁甜甜地笑着。

  刘宁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丁黎桦放在车子的防滑垫上的手机,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手指飞快地按下了

  几个数字:“这是我的电话!”说着,递给了丁黎桦,然后回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好的,晚安!”

  “晚安!”
  丁黎桦在家庸懒地度过了周末,又迎来了新的一周。

  一个人的日子就是如此,这几年她已经习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偶尔觉得寂寞时便去找找激情,她想,她实在不适合有固定的男友,也因为,她不想再去爱。
------------------------
J
TOP Posted: 2017-09-01 21:48 | 回9樓
坚持不谢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616
威望:515 點
金錢:64 USD
貢獻:5004 點
註冊:2015-09-10

7.
周一的早上,丁黎桦很早就到了公司,刚推开公司大门的时候,她怔了一会。在她眼前,是上星期与李梓络一同来公司的妖艳女子,没记错的话应该叫安雅。但此时的妖艳女子却是一脸愁容,一手捂着嘴,双眼通红地冲着丁黎桦的方向快步走来,丁黎桦诧异地看着她,安雅瞟了一眼丁黎桦,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从她身边匆匆离去。

  丁黎桦半张着嘴,数秒,她回过神来,朝着李梓络的办公室方向看去。

  不是说要5天到10天的时间么?丁黎桦想着,轻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坐了下来,而眼睛还是不自主地朝李梓络的办公室瞟了一眼。

  这时,公司的职员开始陆续地进入公司,原本冷清的公司里一下子多了几分人气。

  “丁秘书,晶晶花店送过来的。”丁黎桦刚收拾好心态,一抬头,便看见前台的小女孩魏尉站在自己办公桌前。

  “花店?”看着魏慰双手捧着的一大束蓝色妖姬,丁黎桦张着嘴,一下子更是说不出话来。

  “是啊,刚才花店送过来的,说是给丁黎桦小姐的,您看,这里还有卡片呢!”魏慰指着卡片说。

  “我……给我的?”丁黎桦站了起来,接过那束美丽的蓝色妖姬一看,还真有一张卡片。

  “哦……谢谢你啊……”丁黎桦皮笑肉不笑地向魏慰说着,魏慰高兴地点点头就走了。

  “好大一束蓝色妖姬哦……”

  “黎桦,谁送的啊?”

  “好漂亮的花哦,真没看出来,你不是说你没男朋友吗?”

  ……

  面对同事们的询问,丁黎桦也咋舌了,因为那张卡片上只写了:“送给美丽的你。”根本没有署名,更别说是其他的,丁黎桦自己也解释不清,只好随便说了些话把同事们的好奇心给堵住了。

  蓝色妖姬……还真神秘,我像妖姬吗?丁黎桦看着那一大束怒放着的妖艳花朵,她只是随便地往办公桌边上放着,并不打算将这么美丽的花朵插起来,对她来说,这属于来路不明的东西。

  “我说,你可是我的秘书,怎么对上司一点也不关心呢?”李梓络的声音突然响起,丁黎桦猛一抬头,尴尬万分。

  “对……对不起……李总您回来啦……”都怪这蓝色妖姬……丁黎桦暗自责骂着。

  “怎么?以前没有人送过你花吗?怎么你都出了神?”李梓络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的,一点也不像刚出差回来的样子。

  “厄……”丁黎桦瞟了一眼那束蓝色妖姬,尴尬地笑着问:“李总您不是说要五天到十天才能回来吗……怎么……”看着李梓络那神采奕奕的样子,丁黎桦的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难道我就不能提前回来吗?”李梓络此时的眼神有点暧昧,“难道是你不想见我?”李梓络刻意压低了音量。

  可恶……的花花公子……丁黎桦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她却不能骗自己,今天的李梓络的确很帅气,沉默了一阵,丁黎桦决定放弃,与这样滑舌的花花公子没必要多费口舌,何况这里是公司,再何况,她可不想一个不小心李梓络又提起那晚的事。

  “对了,李总,您不在的时候我已经照您的吩咐把您要的资料给调出来了,一会我给您送进去吧。”丁黎桦一本正经地对着李梓络说。

  看着丁黎桦正经的脸,李梓络无奈地笑了,“半小时后全部送到我办公室,话毕便转身离去。

  看着李梓络关上了办公室门,丁黎桦松了口气,瞟了一眼在桌边的蓝色妖姬,撇了撇嘴,继续工作了。

  午饭过后的时间,正是一天最疲劳的时候,在早上忙得一头瘴气的丁黎桦此时正努力地支撑着自己的精神,手指僵硬地敲打着李梓络刚拟好的项目计划书,她真是没想到,李梓络表面看上去是那么花俏的公子,而工作起来却那样一丝不苟,就快要累死她这个当秘书的了。
------------------------
J
TOP Posted: 2017-09-01 21:52 | 回10樓
坚持不谢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3616
威望:515 點
金錢:64 USD
貢獻:5004 點
註冊:2015-09-10

8.
“哇……”

  “好帅……”

  “好酷哦……”

  ……

  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丁黎桦的视线也随着离开了电脑屏幕。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正走过来,跟在他身后的有好几位女同事,躲躲藏藏的,又一脸痴迷的样子。

  男子的身材很魁梧,线条很好,一身黑衣显得他有点粗邝却又神秘吸引,他的脸棱角清晰分明,如雕塑般硬朗,鼻子挺直,嘴唇很薄,带着一幅浅褐色的墨镜……

  丁黎桦双眼直沟沟地看着那个男子,脑里全是一些零碎的片断……那晚在热的男子。

  男子径直走到李梓络的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是李梓络的办公室吗?”男子的声音很低沉,正看着丁黎桦。

  “啊……”丁黎桦回过神来,匆匆走到男子身前:“请问你是……”

  “我……”男子缓缓地摘下墨镜,凝视着丁黎桦,“他弟弟,李维竣。”男子说话的时候,双眼若有所思地看着丁黎桦,似乎在打量着她。

  “哦……”丁黎桦一时着急,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子,不……李维竣……他的眼睛……他的眼睛……

  “小姐,我可以进去吗?”男子又问了一句。

  “哦……可以……可以。”丁黎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点头回应道。

  男子笑了笑,戴上墨镜,推门走了进去。

  李维竣……丁黎桦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带着几分惊喜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怎么会这么巧?他还会记得吗?真的是他吗?一定是他……丁黎桦的心头一下子涌满了李维竣的样子,还有他抱着她的那份温存。

  看着李维竣走进了李梓络的办公室,丁黎桦失神地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脑子里面全是那晚在热的情形,尤其是李维竣的眼睛,一模一样。

  但是,那晚的她,那样浓烈的妆,那样妖艳的打扮,李维竣还会记得自己么?

  没过多久,李梓络的办公室门便打开了,丁黎桦顺着声音看去,走出来的是李维竣。

  他还是戴着墨镜,朝丁黎桦的方向侧着脸。

  隔着墨镜,丁黎桦看不清李维竣的眼睛,她只是故做镇定地浅笑了一下。

  李维竣关上门,顿了一下,一只手指抬了抬墨镜,头也不回地向公司大门的方向走去,在他走过的方向,顺势传来了一阵微弱的青睐声。

  丁黎桦瞟了一眼李维竣的背影,嘴角轻翘了起来,垂下眼,继续注视着电脑屏幕。

  当丁黎桦好不容易打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长叹了一口气。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工作的样子很迷人呢?”李梓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丁黎桦应声猛地张开了眼,李梓络靠在了她的办公桌前。

  “你……”看见李梓络这样休闲的坐姿,丁黎桦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也在此时,她扫了一眼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她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该死,已经早下班了。

  “我用功的小秘书,我是否应该为你这么努力为我工作而表示谢意呢?”李梓络的声音很低沉,带着几分挑逗的性感,让丁黎桦顿了一下。

  真是该死,平时都是她第一个离开公司的,都因为这些文件,还有……她满脑子都是李维竣的样子,竟然把下班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不用了,这些是我的份内事。”丁黎桦冷冰冰地回答道,她实在不想与自己的上司再有下文。

  “呵呵……你真可爱。”李梓络笑了,很优雅地。

  无可否认,李梓络有着不错的外表,而且很有风度,丁黎桦沉住气,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并告戒着自己,眼前这个既是自己的上司又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不要再有瓜葛,她可不想再一次受那样的侮辱。

  “对不起,李总,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先回家休息了。”丁黎桦淡淡地说着,拿起自己的包包欲要离去。

  “黎桦……”李梓络的手一伸,拉住了她的手臂。

  “为什么你就不笑一下呢?就连收到花也不笑一下?”

  “花?”丁黎桦扭过头看着李梓络:“原来这花是您送的?”

  “怎么了?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换别的花怎么样?”

  “呵呵。”丁黎桦冷笑了一下,“李总,你这是什么意思?”说着,丁黎桦想甩开被拉住的手臂,但没有用,他的力气太大。

  “我的意思很明确,我-要-追-你!”

  “哦……那不必了,请收回您的花吧。”

  “你……”李梓络顿了一下:“你那晚不是这样的,黎桦……”

  “对不起,李总……”丁黎桦极力让自己平静,“那晚只是个意外,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OK?”

  “不行!”李梓络很生气地大吼着。

  “李总,您放心,我不会传出去的,以后请被再提那晚的事,好吗?”

  “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我就是因为怕你乱说才追你吗?”

  “对不起,我不想与自己的上司有什么瓜葛,再说,我也只是一个小职员……”

  “你……”

  “请您放手。”丁黎桦狠狠地一扯,没想到手臂上的袖子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扯了一个大口子。而看见这情形的李梓络一下子着急了起来,“对不起,黎桦,我不是故意的。”

  丁黎桦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被扯出一个大口子的衣服,又抬起头看着李梓络:“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么我要下班了。”

  话毕,丁黎桦面无表情地从李梓络身前走过,李梓络呆呆地看着丁黎桦沉着的脸,缓缓地低着头,双眉不由地皱了起来,一阵无名的心酸涌上心头。
------------------------
J
TOP Posted: 2017-09-01 21:56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9-23 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