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寒城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948
威望:95 點
金錢:94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6-08-10

1024
TOP Posted: 2017-08-27 11:29 | 回6樓
灵魂摆渡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123
威望:17 點
金錢:18 USD
貢獻:7 點
註冊:2016-06-03

           (贰)遗迹受辱

  在古族远古遗存的一处神秘诡异遗迹之中,我们的主角萧薰儿正在族人翎泉
的阴谋和胁迫下,哀羞的仰躺在石台之上,等待着日后那荒淫奇诞如噩梦般宿命
的开始。

  翎泉在肆虐淫辱完薰儿的小嘴之后,能玩到梦中女神的兴奋和方才淫辱所带
来的巨大征服欲使得他情欲高涨,如同发春的雄兽般,好似完全没有考虑面前的
玉人儿在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性交所承受的创伤和痛苦一般,双手撑在薰儿身体
两侧,粗鲁的将胯下的肉棒向下一捅,竟是直接刺破萧薰儿的淡青纱裙和亵裤,
一举将红热硕圆的龟头整个埋进了薰儿的花径!

  薰儿即使已经在心理上做好了准备但仍然是被吓到了,「啊!我……我的处
子之身就这样没了么。」

  原来这萧薰儿自小在萧家长大,但又在萧家身份特殊少与除了萧炎外的同龄
之人交流,虽然也在凌影的照看下饱读古族藏书,斗气密典大陆历史之流自然不
在话下,但是男女之事却因为凌影的保护犹如三岁孩童般,半点不懂,竟以为此
时便已经失去处子之身,被翎泉得了手。伤心哀痛了半晌,却发现身上之人半点
没有下来的样子,那处的巨物竟似乎又火热涨大了几分,不由睁开星眸,看着那
让人生厌,微微发赤的男性面孔,微怨道:「怎……怎么……还不下来……我的
身子已经被你得了,你可要信守承诺,不要为难……」

  此时的翎泉在将龟头埋入萧薰儿阴户之后,微眯了双眼,似乎在享受这美妙
的挤压,其实是在为秘法施展做着斗气的运转,此时斗气运转刚好结束,听到薰
儿这番话语,身为古族翘楚一辈,在大陆代表古族行走的翎泉副统领哪还不晓得
薰儿那幼稚的男女认知?想到居然能身体力行的教导族长之女欢爱之事,还能通
过这秘境得来的奇异斗技完善血脉天赋,之后族内地位大大提升……如此种种,
不由更加鸡动性奋,也不向薰儿解释什么,腰向下一沉,便开始律动了起来……

  大半个时辰后……

  「痛!」这是此时萧薰儿脑海中唯一还能想到的,还能感觉到的事情,什么
被强奸也会有快感,恋奸情热什么的,只可能发生在那些已经尝过欢爱滋味的非
处身上,用处子娇躯被强迫接受翎泉的巨物,从小到大连手淫都没做过的萧薰儿
怎么可能会有快感!而且翎泉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一个频率,再没有一
句话,诡异的机械般大起大落着,薰儿破处的痛苦半点没有减轻,甚至除了破处
之痛,还有被长时间摩擦的产生的火热灼烧感,那并不是快感,只是薰儿娇嫩的
花径在提醒正在被强奸的女主人自己已经不堪重负罢了。然而,自己的斗气被封
印,秘技不能用,甚至父亲力排族中部分侧重培养族内男丁长老的众议,从族地
请来护身的金帝焚天炎,也因为反噬而萎靡不振,虚弱得不堪一动,根本没有能
力去反抗这痛苦暴虐又略显诡异的侵犯,更重要的是萧炎哥哥的命还被胁迫着。
此时的薰儿无助地躺在石台上,一动不动,现场除了性交时肉体冲撞的啪啪声便
空洞无比,配合着古老的石殿,给人一种一时性起的盗墓贼正在强奸美艳尸体的
错觉。

  忽然,翎泉停止了那打桩机般的机械抽插,而是深深的将肉棒挤进萧薰儿此
前没被触碰过的子宫口处,萧薰儿那陷入痛苦的身体感知和濒临混沌的意识,依
然是立刻感觉到从身体深处传来的无与伦比的感官刺激,惊声叫了出来。

  萧薰儿察觉到,那顶在花蕊的龟头,竟然在释放出一种自己闻所未闻的奇异
力量,虽然渊博的薰儿在刚刚缓过来的脑海中找不到任何与此相关的描述,但明
显可以确认这是斗气转化而来的奇异力量,亲和又霸道,缓缓而又势不可当的侵
入薰儿的身体,甚至与身处的秘境独有的奇特古族气息相呼应。如果能在上空俯
视整个秘境,以薰儿身处的石殿为中心,整个秘境的力量都呼应着这奇异力量聚
拢而来,远处的石殿开始垮塌化为粉末,连同其他一起进入的两个翎泉的亲信也
随着秘境的缓缓崩塌而死亡,消散虚空。

  原来,此处秘境是由远古一位实力强大的古族叛出斗帝所建造。此人逃过了
古族一次又一次的追杀,并在族内好友的帮助下成功隐藏了下来,暗中操纵中州
界的地下世界,以骚扰古族本家为己任,最后甚至成功晋升斗帝并建起这座虚空
宫殿!若是大白世间也当得上是一代传奇人物了。然而其身为叛徒,又这么多年
过去了,在好友及其后人的运作下,有意的消去了此人的存在,甚至名字都泯泯
然了,所以现在的古族中自然不会有什么记载。在背叛之前,此人来自古界最偏
远的村落,空有修炼天赋却受制于当时古族本家把持一切资源,包括其他界内居
民也被大多数人当做了资源而已。甚至有长老之子暗中修炼魂族秘法,拿了包括
他出生村落在内一十七个集镇的人命修炼,长老会最终只是逼他写下功法,再废
了魂链了事!为此他痛恨古族血脉正统,却隐忍不发,混在某个浪荡公子哥手下
充当打手,修行渐深,他发觉以血脉论正统虽然被自己以及其他界民厌恶,但是
血脉带来的天赋也是不容忽视的。在随着公子哥奸淫女子主子吃肉奴才喝汤的过
程中,他竟然天纵奇才地创造了一门以性交为基础,吸收族内女子血脉的秘技,
悄悄吸收血脉之力,有公子哥扛着自然没什么麻烦事。后来在族中测试,他本来
稀疏不入品的血脉竟然成了二品,见他实力见涨,在一帮小弟中脱引而出,渐渐
公子哥与他兄弟相称,正以为自己即将攀着这关系进入上层的时候,突然东窗事
发,昔日被奸淫的一小户女子被证实是大长老的私生女,大长老却发现此女血脉
被人强行掠走了,查来查去就查到了公子哥头上,他寻思过不久就该查到自己,
所以连夜逃出古族,并一不做二不休的留书把责任都担了下来,还衅言迟早要将
古族本家的姑娘奸个遍。日后证明他所言非虚,奸得很长一段时间古族女子都不
敢从中州界路过。而他也不断完善改进秘技,理论上能到达神品!但族内却一直
没有神品血脉的女子出现,所以他的血脉只能无限接近却只是伪神品,自知无法
前往更高级的世界,这也成了他一生的遗憾。所以在他即将死去之时,他在这处
宫殿留下传承,甚至将自己的全身法力和意志投身大阵,期待未来某个时刻有与
他遭遇相同的古族晚辈发觉,继承他的功法和意愿,以此为根基徐徐壮大自身,
将来要是得遇神品血脉的女子,就掳掠来此处,他遗留的意志就会燃烧以此处秘
境力量为引,帮助传人吸收血脉之力以达神品,到时传人也不必龟缩与此了。然
而,今日却万事俱备,传人翎泉刚得到传承,那神品血脉的女子便在这出现了,
那指环又恰好被翎泉及时发现,并提前布下小小陷阱……如此种种,也可谓是天
意了。

  不知何时,薰儿发觉身周也聚集起了那奇异力量,比体内的更加宏大霸道,
沁入全身,与体内气息相呼应,相连接,但却以翎泉龟头传来的弱小力量为本,
就仿佛士兵对将领的服从一般。那力量从外界传入体内的越来越多,轻轻搜刮过
薰儿的每一滴血,每一个细胞,甚至是每个细小的斗气旋流,薰儿周身舒畅无比,
仿佛整个人都飘上了云端,比小时候萧炎哥哥为她温养全身似的感觉何止强上千
倍!但心中却不知为何隐隐恐惧起来,甚至周身都微微战栗。

  随着时间推移,力量进入了薰儿的脑海,连意识都被无边无际的温暖白色覆
盖,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而能量在完成全身的占领后,薰儿和翎泉周身发出了
白光,由白色变成红色,再变成橙色,再是黄色,力量的波动也是越来越强……
就在红橙黄绿青蓝紫都变完之后,那温柔亲切的力量突然由紫转黑,熄灭了下去,
却霸道的开始从薰儿撤出,向花蕊涌去,向翎泉涌去!力量裹挟着薰儿身体深处
的每一丝神性力量,冲进了翎泉的体内,而翎泉此时如同处于武侠的灌顶之中,
气息剧烈变化着,斗宗,斗尊,半圣!最终停留在了高级半圣到斗圣的临门一脚
上!成为了随时都可能突破的伪斗圣。同时他额头上显示出了七彩的条纹,依然
是神品血脉!

  在这时,薰儿原本紧绷的身子一软,显然是昏死了过去。她晶莹的额头上凄
艳错乱的闪过道道彩色神光,最终定格在了三品上。


              (三)小镇羞辱

  却说那翎泉在成功晋升神品血脉之后,放开了精关,将这来回路上一个多月
的精液尽数注入薰儿未经人事的子宫,此目的有三,一是满足自己内射族中女神,
用自己的种子给薰儿打上标记的邪恶欲望,二是将一点点多余的血脉之力回灌,
让薰儿不至于失了修行的能力,否则回去无论如何解释起来族长也会刁难,第三
嘛,当然是能继续修行的薰儿才能活得更久,保持身段姿容更久,才能玩得更久
啊。

  翎泉正陶醉在内射薰儿的舒爽快感中,却发觉秘境在失去力量后开始加速崩
塌,不爽地站起身,肉棒「啵」一声抽离了薰儿的花径,完全被撑满的子宫急忙
顺着花径吐着精液,瞬间就濡湿了薰儿的淡青纱裙,「呵!这可不行,神品血脉
的精液怎么能让你这种小婊子浪费呢。」说着掀起了薰儿的裙摆,将手里的一枚
斗气旋塞了在了子宫口,「哟呵,刚才没发现,原来薰儿妹妹还是个小白虎啊,
啧啧啧,又想干一炮了。」说罢先转身向某个方向行了一礼,朗声道:「前辈大
恩我翎泉记于心间,受此大恩我定会实现你的心愿,继续搞垮古族本家!」接着
拖着薰儿双腿将她拉到石台边,把斗气旋散掉之后将大屌当塞子捅了进去,然后
揽起薰儿上半身便飞身离开了即将崩塌的石殿秘境。

  沙漠中,淫性大发的翎泉没有与手下会和,抱着仍在昏迷的薰儿飞到了距离
秘境入口三百里的小镇上,就这么边操着薰儿边走进了这个闭塞的绿洲小镇。在
一瞪眼就放翻了十几个混混之后,便再也没有男人想打到翎泉接替她的工作了,
但是却并没有阻止有人跟随或者窥视。但街上的人们都在悄悄撇望着这对男女,
男人们咽着吐沫看着薰儿那盛世娇颜,幻想着凌乱青裙下诱人的身材和裙后淫乱
的性爱,女人们则是看着那白瓷般的肌肤和清雅不失华贵的衣裙,暗骂这淫乱婊
子价肯定挺高,有几个坐在店后的老人急忙捂住身边孩子的眼睛,大叹世风不古
的同时也在想着自己年轻几十年怎么没这么搞过呢?

  不知何时,薰儿醒了过来,当她弄清楚她的下身还插着面前男人肉棒,却走
在不知是哪儿的街市上时,周围缓缓聚集的上百人窥视着她的身子,顿时慌了起
来,挣扎着想离开翎泉的怀抱,翎泉却也没有为难,让萧薰儿离开了自己的肉棒,
薰儿急忙挣扎的准备站起来,结果却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喷涌而出的精液轻松
地浸湿了纱裙,在淡青色为底的裙子上分外显眼。

  薰儿羞耻得简直想再次晕过去才好!鼻间传来的精液味道,就好像周围的每
个人都闻到了一般,那些猥亵的,鄙视的眼光,窃窃私语却犹如在耳边回响的
「婊子」「淫乱」「内射了啊」那些话,直教她羞愤欲狂,奈何斗气被封的她又
刚刚破处体力耗尽,根本站不起身子来。

  翎泉哈哈一笑,又探手过去抱起她来,这次的薰儿虽然面露厌恶之色,却只
能抑或是情愿的被翎泉抱起,而翎泉也没有继续当中奸侮她,而是用公主抱的法
子抱着薰儿的头和腿弯,薰儿不由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翎泉一走起来她就发现不
对,私处凉飕飕的,竟是有人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被人褪去了亵裤!而翎泉公主抱
故意的撩起裙子抱住自己的腿,那也就是说现在自己下面是真空的,而裙摆却垂
在身子下面,蜜缝花蒂都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她抬头怒视着翎泉,翎泉却并
不搭理,还死死的箍住她的身子,根本动弹不得。她只能像沙漠里特产的鸵鸵兽
一般将白玉般的头颈掩靠在翎泉这一侧,而她那被白浆覆盖红肿娇艳的蜜缝在凉
风的提示下却时刻提醒着这里到底有多少人看着,不由地身体渐渐泛上了层淡粉
色。

  这个镇子主要靠狩猎周围一个低级蛇人部落,用蛇人材料和蛇人女奴换取生
活用品为生计,白天自然全是闲人。翎泉抱着薰儿在绿洲小镇转了一圈,身边就
已经聚集了绝大多数无所事事的小镇居民们,翎泉满意地环顾四周,走到了镇长
家附近一处平时镇子集会用的一人高的台子前,跃身而上,向着聚拢而来的数百
号男人居多的人群说道:「看得爽不爽?啊?」

  摄于他刚才的实力没人干接话,但是男人们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们,所有人
都盯着薰儿被白灼覆盖的私处,口水声此起彼伏。

  翎泉满意的点了点头,「哈,这婊子里面可是紧着哩!不过我从黑皇城的妓
馆包了她段时间,玩得有点腻了,大家要是能出我满意的价钱,我不介意收点本
儿回来哦。」

  下面顿时沸腾起来,自认有点钱的男人都呼哧呼哧的喘起粗气来。

  「但是我时间有限,只有最高价能操,剩下的只能摸。」

  下面顿时嘈杂起来,「嘿兄弟,不是我说,这位姑娘到现在都没有说过半句
话,莫不是哑巴,那玩起来可是会有点不爽啊。」

  翎泉一笑,「没问题,先给你们验验货。」说罢突然对着薰儿的上衣领口抓
去,撕掉了一片衣襟,薰儿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顿时下面的氛围更加热
烈起来。

  经过一番竞价,出价最高的是个中年莽汉,也是这里实力最高的猎手。

  「啧啧,蛇女我都玩过不少,但是这样比蛇女女王还漂亮的,我还真特码没
操过。」说着缓步压向跪坐在地瑟瑟发抖的萧薰儿,伸手就想撕掉薰儿的衣服。

  翎泉突然懒洋洋地道:「哎呀,我说还是晚上再干吧,不如我退还你五成,
但你现在只能对着她自渎,夜里再干怎么样?」

  虽然话里带着询问的语气,但是慑于翎泉实力和此时的语气,大汉只能乖乖
听命。

  翎泉起身对着台下说:「你们也可以自渎,但是只能在下面,我相信你们还
没有能射到台上的吧,如果谁射上来,我也免费让你晚上玩这婊子一次。」

  顿时,整个小广场都振动了起来,女人掩面而逃,男人们则露出大小颜色形
状各异的阳具开始套弄起来。

  薰儿被这一幕吓得魂不附体,若是此事传出去,她的脸,古族的脸都会丢光
吧,再也没有颜面见萧炎哥哥了吧。

  此时翎泉传音到她的耳边,「薰儿妹妹,如果你肯听我的话乖乖合作,回到
族内我叫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我帮你将这里的人都杀光,怎么样啊?」

  此时的薰儿却是呆滞的看着眼前莽汉撸动着不似人类的巨大阳具,仿佛什么
也没有听到一般。

  「若是此事流传出去,我定然再也无法见到萧炎哥哥,萧炎哥哥也会嫌弃厌
恶我的吧。还会让父亲失望,让凌爷爷失望,让……」

  「回去按照翎泉说的话去做,什么话?他自然不会说是强奸了我,我自己也
不会说,那么这样妥协也就是现在最好的方法吧。」

  她看向了翎泉,点了点头,翎泉嘿然一笑,瞬间台下和莽汉都化为血泥,而
薰儿头上则是下起了精液雨!

  「人都杀死了,我就满足下他们的愿望喽,哈哈哈……」

  原来翎泉把众人阴囊中的精液和先走汁都收集了起来抛向了薰儿,薰儿则是
直接在这雨中再次昏迷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整个小镇再也看不出与原本周围沙漠有任何区别,一切地上建
筑都被抹平消失,翎泉便领着用了丹药暂且恢复了些许体力的薰儿,向那秘境外
的营地走去。

  此时,小镇原本的地方突然隆起了一个土包,幽绿的鳞片从沙下钻了出来,
竟是是只蛇人:「没想到女王派我来打探情报,居然遇到了人类内斗,总是掳掠
我族的威胁直接消失了,那这个记录水晶也没有用了吧,嗯,还是带回去吧,刚
才那人类娘们可真是够劲啊,给兄弟们看看也好。」说罢又钻回了土中。
***
TOP Posted: 2017-08-27 13:58 | 回7樓
半根红南京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3625
威望:354 點
金錢:7955 USD
貢獻:1024 點
註冊:2011-07-21

厉害了
TOP Posted: 2017-08-27 14:19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 11-25 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