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处女牧场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处女牧场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苏沐秋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60
威望:47 點
金錢: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4-05-16

1024
TOP Posted: 2017-08-25 07:00 | 回3樓
勤劳的王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43
威望:105 點
金錢:74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7-23

1024
TOP Posted: 2017-08-25 11:57 | 回4樓
xianjianlin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6303
威望:888 點
金錢:4 USD
貢獻:812 點
註冊:2011-06-06

 第二章把狼藏在羊圈里
  玄武神殿建设在岛中间的山上,这里是岛上的最高点。山丘使神殿显得更加高大,神殿的整体以白色的大理石砌成,基座是八角的形状,白色大圆顶的周围则由基座上的二十根粗大的巨石柱子支撑著。
  为了建成这座神殿,花费了南雅马台王国一年的税收,聘请了数十名矮人工匠,驱使了上千名奴隶,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建造完成。
  国王对神殿非常◎N,他认为玄武神会对这个净化工程非常满意,这也代表了南雅马台王国的国运。
  事后,工人们全部被驱使参加了对北雅马台王国的战争,多数战死,馀数也被转卖他国,或者死于殉葬,无一幸存。
  仅有一些谣言传了出去,谣言中说道:“那个神殿是世界上第二美的建筑物,仅次于玄武神的乌山神殿。”“神殿中有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最可爱的姑娘和最纯洁的处女。”
  但是去寻找那个岛的冒险者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到那里,人们开始一致认为那是个不存在的地方。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于是多年后,谣言就从一些冒险者的嘴巴里变成了另一副模样,他们说:“那个岛比朱雀魔神居住的深渊火炉还要糟糕,岛上全是活了五百岁的老女人。她们会把捉到的男人折磨到死,老子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活著逃出来的啊……。”
  林德远远看到西北方那显眼的神殿时,他想道:“这白房子打远处一看,真像个鸟笼子!”
  出了树林,就看到在一片鲜花点缀的绿地上有几排精美的木屋,数十栋木屋之间有条小溪从山上流下来,木屋群的东南侧还有座精致的小桥,一条由乳白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连接著小桥和众多的小屋。
  而神殿就在这片小屋西面的山上,一条白色的阶梯小路蜿蜒伸向山顶的白色神殿。
  而木屋区的西侧,小溪的下游是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和麦田,绿色的庄稼就像是随著微风飘动的绿色的海,庄稼地有数百亩方圆大小。再往东是一个有许多野花的田野,田野的东侧是一处临海的低矮山崖,这条低矮的山崖和那海滩的高大山崖并行,中间隔著沙滩、椰林、稻田还有田野。高大山崖之后则是一片绵延的高地小山,其上都是茂密的树林,高地与神殿所在的高山之间是一处低地,其上种有一片桑林和几间木屋。
  神殿所在的高山、沙滩、椰树林、数十栋小屋、稻田和田野占了这座岛的三分之二,这里也是岛上最美最富饶的地方。而另外的三分之一则是由西南角的高崖、小山和其上茂密的原始山林组成。
  那绿色的田野之上,一些白色的山羊和一些黑白斑的奶牛正在低头吃著青草,一只白色的牧羊犬则奔跑著驱赶著离群的小山羊。
  林德跟随著蹦蹦跳跳的罗柔来到了小桥上,小桥下不远处是一栋高大的风车,那四只巨大的白色扇叶正随风徐徐转动著。林德被这里陶醉了,他在小桥上停止了脚步,在迎面的微微海风中眺望著绿色的海,白色的羊群,还有精致的风车,远处是朵朵的白云漂浮在蔚蓝的天空中。
  每栋木屋前都有一棵有著巨大树冠的绿树,门前种有各式鲜花,偶尔有一只小狗探起身子,看著陌生的林德。即便是狗,在这个安静的岛上,也文静得不喜欢吠叫。
  罗柔告诉林德:“你不用害怕,这里的狗狗和奶牛都是善良的女性,不用害怕会看到不洁的东西。”她的笑容就像是春天灿烂的阳光。林德也装作很高兴,乾巴巴的附和道:“是啊,没有比男人更坏的东西了。”
  走了一会,林德左顾右盼,却一个人影都没见到,他夹杂这一些失望奇怪的问姑娘道:“其他的女人呢?”罗柔甩了甩短发,嘿嘿一笑答道:“她们都在做功课呢,我最讨厌做功课了,所以总是我去喂小蓝蓝。”
  “小……蓝蓝……。”林德又想起了那条古怪的龙,心中感觉颇为复杂。
  罗柔带著林德走到了一间小屋子门口,屋子前面绿色的栅栏中,是一处四季常开的花园,里面满是紫罗兰和小雏菊,绽开的花朵们欢迎著林德。
  花香扑鼻而来。
  那间房是红色的瓦,绿色的墙,米黄色的门窗,房顶之上还有一只高高耸立的白色烟囱。
  房子的大门前立著一个木架子,上面爬满了葡萄蔓藤,绿色的蔓藤正和红色的木架子纠缠不休。
  罗柔蹦跳的穿过花园,来到了花园中高大的榕树下。榕树的年龄也有数十岁了,高大的树冠离地有三米高。茂盛的树冠即使经过了精心的修剪也占了小花园的一半面积。榕树粗壮的分枝下挂著一个用木板和麻绳做成的秋千。
  阳光偷偷溜过枝叶的缝隙,亲密的粘在罗柔的身上,女孩坐在秋千上向后一跳,她就向后飘离,然后她又向前荡了起来,她来回摆荡在空中,在林德的心上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碎片似的阳光在她身上就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姑娘微笑著伸直了双腿,乌黑的短发在风中飘扬著,时而遮挡了她娇美洁白的脸。
  林德看著在花丛中飞扬的罗柔,不由自主的沉醉于她的美貌与身姿,他很期盼早点吃饱饭好恢复力气。
  秋千上的罗柔说了一句话,让林德鄂然。
  罗柔说:“你可以和屋后的袜子住一起。”她越荡越高,都快和榕树的分枝齐平了。
  听著随风飘扬来的声音,林德皱著眉头,问道:“袜子?”
  罗柔银铃似的笑道:“是啊,那是我和罗娜的小狗。”
  林德饿得都快走不动了,肚子更是咕咕的叫著,他再也没心情看女孩子荡秋千了,抗议的道:“我才不和狗住一起呢,快点给我点吃的,我自己找地方住。”
  罗柔飘荡著,她在秋千上咬了咬指节道:“那我回头和罗娜商议一下,让你和她睡在一起吧。我和袜子一起睡。”
  “你和罗娜住一起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啊!她做的菜很了不起哦!”说著,罗柔微笑的念了一句咒语,她就像云一样飘了起来,并轻盈的落在了林德的面前,她那被美丽的黑色留海覆盖的光洁额头只到了林德的肩膀。女孩抿著小嘴,拎起了林德那满是破洞的衬衣道:“我可以把我不用的衣服赐给你穿,不过,对你来说小了很多。”
  林德退后了一步,衣服也从她手中离开,然后他才道:“没关系,我可以自己补衣服,你有针线吗?还有,有吃的吗?我真的就快饿死了。”
  罗柔推开门走了进去,她从门后露了小脑袋出来道:“你进来吧,顺便把我的衣服也补一下。不干活的话,就没饭吃。”
  林德苦笑著进了门,他想:“等我吃饱了,有力气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木屋内约有二十五坪大小,虽然小却也五脏具全,除了上面的一间放杂物的小阁楼,还有两间同样大小布置可爱的睡房,一个三坪半的厨房,一个三坪的卫生间,还有一个五坪大的小客厅。客厅里摆满了各种魔法书籍,林德一个字都看不懂。
  水手狼吞虎咽的咬著一块干面包,并且拿起了针线缝著自己的上衣,常年被太阳照射,小麦色的精壮上身暴露在空气中。罗柔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妥,她坐在一张精巧的椅子上正出神的看著林德熟练的针法,她鼓著小嘴问道:“你经常缝衣服吗?缝得真好,速度好快啊!”
  林德苦笑道:“我在船上除了了望以外,就是帮其他的水手缝补衣服,从我十五岁起,就再也没扎到过手。”他自然也不会告诉女孩是如何被迫给水手们缝衣服的。
  一阵悠扬的钟鸣传来,是那种铜造的古老而巨大的钟的声音,那声音洪亮、清脆而且悦耳。
  罗柔跳了起来,高兴的道:“下课啦!罗娜要回来了,有饭吃了,太好了。”
  林德饿得肚子都扁了,头也有些晕,他问道:“还要多久?”
  “快了快了!”罗柔连连点头,脸上充满了喜悦。
  不一会,就有一阵跑动的轻快脚步声传来,其中的一个声音越来越近,在院外,那脚步慢了下来。罗柔冲到了门口,打开大门叫道:“罗娜快做饭啊,我要饿死了。”
  门口随著太阳的光芒,出现了一头长长的波浪似的闪亮金发,而金法姑娘的身后,责是那比翡翠还要绿的葡萄架子。看著被阳光和绿色环绕的姑娘,林德感觉到一阵旋晕,耀眼的旋晕。
  高挑的金发姑娘抱住蹦跳的罗柔道:“你这个小饿死鬼。”金发姑娘高过了罗柔一个额头,身材修长婀娜多姿,见习神官的白袍子映得她的皮肤更加的白净,见习神官白袍的后背像是大陆和雅玛台岛上上所有的神官一样都写了一个巨大的“玄”字。
  金发姑娘转过脸来,就看到了正在补衣服的林德。她愣住了,一时间不知为何的心跳。
  那洁白的瓜子脸上有著两道柳叶似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一对蓝宝石一样的眼楮有些不直所措的眨动了几下,眼楮闪著晶莹的亮点,秀气笔直的鼻梁,那微张的红唇更像是浸泡在奶油中的新鲜草霉。
  林德的心狂跳著,针也扎到了自己的手,两道浓眉也随著疼痛跳了一下。很痛但是他没叫出来,只是把冒出血珠的手指放到了嘴巴里吸吮了一下,他那双黑亮的眼楮依旧看著罗娜,他原本微微有些红的水手的脸孔,也随著跳动的心也逐渐变得更红了。
  罗娜红著脸,有些不安的问罗柔道:“她是谁?怎么从来没有在岛上见到过?”
  罗柔在罗娜身前得意的转了一个圈道:“她是我在沙滩上捡到的,你不许和我抢。”
  想起上身还裸露著,林德急忙穿上了补好的衣服,又想起来针还钉在衣服上,慌忙间又掀起衣服揪下针线,这才站起来柔和的道:“我叫林德,是个落难的水手。”
  第一次见到陌生人,罗娜脸色有些红的道:“你好林德,我是罗娜。”
  罗柔拉了拉罗娜道:“快做饭吧,求你了娜娜。”
  罗娜后退了半步对林德行了一个曲膝礼,林德慌忙间也站了起来,学著她的样子,也退了半步想行礼,不料却把脚插进了椅子腿中的横梁上,随著他准备下弯的姿势,虚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歪著摔到了地上。林德本能的伸出手想撑住身体,但是胳膊上的肌肉却一阵酸痛,只得闭上眼任凭自己摔倒。
  一只温暖洁滑的玉手扶住了他的面颊,所以他只有身体侧摔到了地板上,而脸则像是跌入了一团温暖幸福的棉花中。
  他用手臂支撑起身体,仰头看到了罗娜,而罗娜正微笑著看著他。
  罗娜伸手扶起了林德,转身对罗柔笑著道:“看来,你捡了个比你还要笨的家伙。”
  靠在了姑娘柔软的身体之上,感受著那温暖温柔的触感,看著眼前那姣美的面孔,林德心跳加速更有些飘飘然的,可是罗娜却被罗柔拽了过去。
  罗柔推著罗娜的背不停的哀求道:“求你了娜娜,别管那家伙了,快开饭吧。”
  罗娜在厨房的门口冲林德微微欠身道:“请先坐著吧,我这就去做饭。”
  林德缓慢的坐了下来,他的视线一直看著罗娜的背影。和那个青只果似的罗柔相比,罗娜要高挑丰满,而且颇有些温柔女人的味道。
  罗柔在厨房里添著乱,罗娜拿著饭勺在敲罗柔的脑袋,把她赶了出来。
  罗柔抱著脑袋跑了出来,她把气发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她把只啃了一小块干面包,饿得都快走不动的林德拖去了袜子的小房间,塞进了狗屋里。
  袜子是一只有两只黑颜色耳朵的小白狗,细长的毛儿被修剪得很漂亮,身体有三十公分高,算上尾巴的体长有六十多公分,四条腿短得很,胖嘟嘟的袜子摇著毛绒绒的小尾巴可爱极了。
  “汪……汪……。”袜子又是跳著又是摇著短小的尾巴急得团团转,向这个占了狗屋的危险生物提出了多次的严正抗议,在它呲著小尖牙,表示要进攻的时候,罗柔说:“今后你们应该和睦相处!”她坏笑著在手上升起了一小团火花,袜子立刻就惊慌失措闭上了嘴,呜咽的想躲回狗屋里,看来它经常吃到这种苦头。但是地方全部被一脑袋肿包的林德占了,它只能塞进去半个脑袋。
  罗柔把火球放在了袜子的尾巴下面,正准备点燃时,罗娜出来了,一个小水球阻止了暴虐的罗柔,她叉著腰俯视著捣蛋鬼责问道:“你把调料都弄那里去了?”
  罗柔扁著嘴巴,从怀里把小瓶子一瓶瓶的都掏了出来。
  拿过瓶子,罗娜一个个检查过,丢掉了其中的几个,叉著腰斥责道:“以后不要往瓶子里放古怪的东西。明白吗?不然的话,你要负责全部吃掉。”
  罗柔点了点头,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拖著长音一字一顿的道:“知……道……了……。”
  林德好不容易才爬出了狗屋,袜子慌忙挡在狗屋门口警惕的盯著林德。
  林德掩饰著他心中的狂怒,有些哀求的看著罗柔,他心中不停的想:“等我吃饱饭,等我吃饱,等有了力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到罗娜在严肃的看著她,罗柔哼了一声才放过装可怜的林德,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林德狼吞虎咽的扒著饭,三口两口就吃光了,然后他看著罗娜只吃了一半的碗。
  罗娜笑著把米饭拨给了林德,罗柔也没吃饱,很抗议的想和林德争,不过林德已经有了些力气,又有罗娜埙uㄐA所以她没抢到,正一脸不高兴的撅著嘴巴。
  “早知道这样,让你这个家伙死在海边算了。”
  罗娜奇怪的问道:“你是怎么到海滩上的?自从建立了神殿以后,除了有特殊魔法的‘女船’,就再也没有别的人能到这里了。”
  林德抬起头道:“不知道,我们船莫名其妙的就卷进了风暴,然后就进了许多海水,最后撞到了礁石上,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被她往嘴巴里灌了好多古怪的东西。”
  “水手?”罗娜的笑容突然间消失了,她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是个男人,对吧?”
  林德愣了一下,没打算说谎,他坦然道:“没错,我是个男人。”
  罗娜有些不知所措,她责怪似的看著罗柔,而罗柔正瞪大了眼楮,震惊而好奇的观察著林德,就像这个人不是她捡回来的一样。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的,我这就离开。”林德抹了抹嘴巴,站起了身子抬脚准备离开。
  罗娜却抓住了林德的手,有些焦急的道:“不!你现在出去,会被她们看到的,那样你就死定了。要离开的话,请晚上再走吧。”
  感受到温滑的肌肤,姑娘那纤细的手指正用力的抓住他的手腕。林德止住了脚步,他的心一阵狂跳,默默的看了一眼姑娘,良久才道:“好吧!”
  罗柔则困惑的暗想:“男人没有长尾巴啊!”
  罗柔扶在窗子边的椅背上,一面观察著外面的情况,一面好奇的打量著岛上唯一的男人。林德在继续补衣服,罗娜和他说著话。
  岛上有一百一十个姑娘,十个六岁,十个七岁,……十个十六岁,罗娜十六,罗柔十五,林德十九岁。
  姑娘们被送来的时候只有五岁,然后在十一年之后其中的九个会被“女船”接走,另一个则会留下来做神官,继续教育、照顾岛上的女孩们。
  岛上还有七十个神官,一年留下来一人的话,这个岛就存在了至少七十年。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女船”就会来到。
  罗娜将要离开岛去服侍南雅玛台王国的国王,听说那是个有九十九岁的老国王。林德为之深深的惋惜,不过那南雅玛台的国王是这海上最大舰队的主人,一个独自一人的海贼实在是做不了什么。
  罗娜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留下来,她有些忐忑不安的询问林德,岛外面的情况。
  “王宫大吗?有多少人?”
  “很大,比我们的船大多了。听说国王的王宫里有一千个女人,三百名太监。”
  “什么是太监?”显然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战俘和一些穷人,他们被阉割掉了。”
  “什么是阉割?”轮到罗柔问了。
  “……。”林德有些不好解释,他想了想道:“就是去掉男人身上不洁之物的一种手术。”
  “就像天使一样纯洁吗?”罗柔眨著大眼楮,好奇的又问道。
  “不,那些家伙是一些失去对生活所有希望的人,他们变态、吝啬鬼,而且非常贪婪。”
  “他们不是去掉了不洁之物了吗?”
  “人身上不洁的东西,无论用了什么样的手术,都是去不乾净的。”
  听到这些,罗娜觉得外界复杂极了,心中更加的不安。
  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下午,钟声又响了起来,罗娜很遗憾的结束了对话,她道:“我又要去做晚课了,请好好休息吧。”
  林德点了点头,他在窗后目送姑娘走进一群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中间,一行人合手在胸前,走上了山顶。看著那许多的莺莺燕燕,黄莺脆鸣一样嘻闹的,一群美貌又纯真无邪的大大小小的女孩,三三两两的一群,结著伴走上了山。他无奈的道:“真是可惜啊,竟然要躲著她们。虽然每一个都很美丽,但是如果被发现我是男人的话,她们会用火球把我烤成灰吧!”他叹了一口气,想道:“这个岛要是我的就好了。”
  罗柔拧著正在睡觉的林德的耳朵道:“喂,你要和我一起去喂小蓝蓝。”
  林德揉著眼楮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力气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啊!于是,林德笑了笑道:“好的,我陪你。”
  一个穿著黑色斗蓬的女人在海滩上散著步,她光著皎美修长的美足,脚指甲都涂成了丹红色。突然,她在一排脚印前停住了脚步,看著沙滩上有著一排粗大的脚印和一排细小的脚印并排著消失在了椰林间。
  女人急忙取下了遮住头的头蓬,露出了她那美玉一般色泽的冷艳面孔,女人面色凝重的打量了一下那双脚印,并且把自己的脚放了进去,大了三分之一呢。突然,她想起了一种生物,冷艳的脸孔变得惊慌失色,她立刻拉起斗蓬匆忙的走向椰林,在小桥边她徘徊了一会就急急的走向了神殿。
  下午三点左右,太阳斜照在天空,罗柔雀儿似的蹦蹦跳跳的走著,林德拎著篮子四处打量著,他像只耗子似的跟在后面,切著牙怪笑著,并且很兴奋的想:“到了那个洞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TOP Posted: 2017-08-25 12:30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11-21 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