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知命难料桃花春01-13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知命难料桃花春01-13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302
威望:277 點
金錢:1139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12章 复仇之夜?




  吴德成静静的坐在对面,看着林妤颜讲述完后的沉默。

  「第一次谈恋爱确实是这样的,有的时候人一想不开容易钻死胡同………」吴
德成自己连初恋都没有过居然能跟人家讲什么大道理。不过在他眼中这个小姑娘
也挺可怜的,分手后又遇见公车色狼。自分手她就变得沉默少语,以至于遇见色
狼都不敢出声反抗了。

  想到这里,林妤颜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假如不是负心的沈治平,她
何至于孤零零地一个人坐车,被人在公交车上非礼?

  吴德成也只好陪着叹了一口气,倒了杯酒。

  夜晚,城市边缘的一角,旧式小区里街道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一栋楼里传
来沉重的脚步。

  「几楼?」吴德成背着林妤颜呼哧呼哧的喘息着问。楼梯道里灯光很暗,他
仔细看了上面印着的楼层。

  林妤颜附在吴德成背上,一路上都在沉默。「5楼2号。」她轻声回答。

  这个倒霉催的,林妤颜没怎么吃东西,醉倒的太快,走路都站不稳了,吴德
成只好付了帐,还得背着她送回家,更惨的是小区没电梯,她住5楼。

  就算林妤颜个子不怎么高,身子不重,也搞得身材矮小的吴德成气喘吁吁才
把她送进家里。

  这个场景对吴德成来说似曾相识,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雅萱醉酒来到他家
的那个晚上,就是吴德成这一段奇妙旅程的开始。

  好事做到底,吴德成帮她脱下外套和高跟鞋,安放在她的床上。

  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这个房间还是很温馨的,一居室不算大,东西很多却
不显凌乱,沙发上的抱枕和带着动画图案的脚垫充满着女孩子生活的气息。

  吴德成去卫生间找来湿毛巾,回到卧室,帮已经眼神迷离的林妤颜擦了擦脸
。然后关怀地问:「难受不?要喝水?」

  林妤颜斜躺着,轻轻摇了摇头「吴叔叔,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那不一定,你这个想法有问题,坏人第一眼看上去都挺好的,要不你怎么
会被骗?」吴德成像个哲学家一样回答,其实他一点也没错,他根本不算什么好
人。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回家去了」虽然已经发短信告知,吴德成还是想赶
在末班车之前回到家。

  又是毫无征兆,那只小手又一次抓住了吴德成的手,用力一拽 吴德成猝不
及防地倒在林妤颜的床上。

  吴德成闻到那略带酒味的呼吸,眼前就是泛红的脸颊和红肿的闪着泪光的眼
睛。

  「别走,留下来陪我。」林妤颜直直的盯着吴德成说。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话对吴德成这样一个陌生男人意味着什么?…不会吧!
虽然吴德成是个色中饿鬼,多少小姑娘也无法满足他,但是天地良心,两次拯救
林妤颜他可真是纯洁的冲动,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犯过一次错误一错再错,
不能完全。这样搞下去是会犯错误的,吴德成对自己说。

  「你,说什么呢。你喝醉了,这不是你的意思,吴叔叔可不是什么好人,也
许会和你那男朋友一样骗了你的。」他慌乱地支起身子,对林妤颜说。

  「我没醉,被骗也是我自己愿意的。」林妤颜毫不犹豫,吴德成语塞了。本
来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被女孩子说到这个份上,他无言以对。

  又是失恋,又是醉酒,少女们啊,最好离这些乱人心性的东西远一点。

  林妤颜一拉吴德成,柔软的嘴唇就触碰到了吴德成的嘴唇。顿时吴德成脑中
一片空白,幸福来得又是如此突然,让他无所适从。

  去他妈的!干了她就干了!这可不是我的错!吴德成为自己打气。

  屋子里只有吴德成紧张的呼吸声,两人就这么轻轻的碰着嘴唇,一动不动。

  林妤颜的眼睛和吴德成的眼睛靠得这么近,互相就这样直勾勾地对视着。

  这样僵持着可不是事儿,吴德成忍不住轻轻一动了一下脸,女孩的舌头却趁
机钻进了他的嘴里。两人的舌头就这样纠缠在一起。

  太主动了!家中藏着娇艳两姐妹的吴德成感到受到了侮辱。他不再犹豫,伸
出舌头和林妤颜的舌头纠缠起来。

  两人舌头发出啧啧的声响,回荡在小小的卧室里。

  就在这样的热吻中,林妤颜抓住吴德成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这个女孩子的胸部既不像雅萱的那样傲气逼人,也不像雅蓓的那样可以一手
掌握,像她的身材一样娇小又玲珑。

  不用再客气了,吴德成略有点粗暴地上下揉弄着这对胸脯,同时舌头也完全
没有停止和她的纠缠。

  林妤颜微微扭动身体,在吴德成的爱抚下,她的手也在他的身体上狂乱地来
回抚摸。

  林妤颜的手,慢慢地移动到吴德成的胯下,隔着裤子上下抚摸。那裤裆中似
乎藏着一个愤怒的精灵,坚硬而有力,不停地跳动着,似乎想要挣脱束缚冲出来
大闹一场。尤其是她的手指划过后,那个精灵更加不安躁动起来。

  吴德成感觉到了林妤颜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的手伸向她胸前白色衬
衫的纽扣。

  衬衫有点紧,吴德成只好爬起身子,跨骑在林妤颜的身体上,双手并上,急
切地解开衬衫,露出粉红色带花边的乳罩。

  林妤颜就这样慵懒地斜躺着,盯着吴德成的动作。当吴德成开始伸手在她身
后摸索寻找胸罩的搭扣。

  「在前面」林妤颜提醒吴德成。吴德成这才恍然大悟地在深深的乳沟前找到
胸罩的搭扣。

  「亲我」当胸罩滑落后,林妤颜对按住吴德成的头,用力地压向自己的胸脯


  温暖柔软的乳房笼罩了吴德成的脸,柔软的触感,让吴德成忘记了一切。

  陌生男人脸上的摩擦也带给林妤颜精神上的另一种刺激,吴德成疯狂地在胸
脯上来回摩擦她的乳房。娇嫩的白色肌肤和男人粗糙的脸摩擦出疯狂的淫靡感。

  然后他含住右边的乳头,像个孩子一样用力吸吮。

  抱着吴德成的头,低头看着这个老男人像孩子一样伸出舌头,来回舔弄粉红
的乳头。林妤颜感到一阵快感,这种快感很奇妙。和沈治平做爱很多次了,从没
有这样的感觉。

  吴德成的手握住另一边乳房不停的搓弄,然后把手伸向林妤颜的胯下,撩起
她的裙子。

  手指透过内裤滑动着,带来更为刺激的快感。渐渐地,手指拨开了内裤,沿
着柔软的肉缝来回摩挲。

  林妤颜用力地抓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插进去…」这是她对男人发出
的第一个要求,她对沈治平从来没有主动说过这种话。

  吴德成照做了,男人粗大的手指沿着柔软的阴道渐渐深入。林妤颜不仅抓住
了他不听操作的手腕,不是阻止他,似乎是在协助他的运动。他的动作越来越快
,林妤颜渐渐发出无法抑制的声音。

  渐渐地,她的胯下发出了啪啪的水声,吴德成的手指运动越来越大,他是如
此有耐心地来回进出。林妤颜紧紧地抱着他的肩膀,发出一镇疯狂的呻吟:「啊
…」大量液体从柔软的阴道深处涌出,伴随着吴德成手指的运动流了出来。她的
身体抽搐起来。

  吴德成拔出手指,望着上面沾满的她分泌的透明液体,把手指伸到嘴前,温
柔地舔弄自己的手指。

  林妤颜一边急促地喘息,一边推开吴德成。她动作敏捷地一下从自己的腿上
拉下来灰色的裙子,又脱下了已经略有湿润的内裤。

  吴德成站在她的床上,高高地俯视着她的动作。急促地脱下自己的上衣。

  然后,林妤颜跪在吴德成身前,伸手解开他的腰带。

  吴德成静静地站着,将主动权交给林妤颜。

  当她向下拉下他的内裤的时候,吴德成粗大的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出现在
林妤颜的眼前,离她的脸那么近。

  这根肉棒经过雅萱雅蓓的调教,已经是久经考验了,刚才隔着裤子的抚摸让
它早已急不可待,粗大的柱体上青筋毕露,包皮已经完全褪开,粉红色的龟头盎
然挺立,骄傲地将下方与包皮连接的复杂结构展现在林妤颜的面前。

  颜色好像要比沈治平的要黑,柱体要比沈治平的粗很多。林妤颜只能简单地
对比她见过的唯一一根阴茎和这根的差异。这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有前
奏的舔弄,没有游戏般的逗趣,用手扶住肉棒,让它正对着自己的嘴。林妤颜就
直接张开嘴,将黑色的粗大肉棒含了进去。

  当林妤颜低着头含进吴德成的肉棒的时候,吴德成分明看到她明亮的眼角闪
过一点闪光。

  虽然救过她两次,但是吴德成只是她今天才认识两个小时的一个路人,目前
来说连朋友都算不上吧?况且他是一个身材矮小,面容猥琐的半大老头。和高大
帅气的沈治平比起来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甚至连肉棒都是不同的,吴德成的粗壮
肉棒,比沈治平的长长的肉棒更加粗野,更加狂放。

  可是你沈治平不把我当回事,我就找一个最猥琐,你最瞧不起的男人和他做
爱。她心头涌上的不仅仅是肉体上,最重要的是心理上那种带着复仇的快感。所
以和沈治平做起来,有着截然的不同。和他做爱,心中是害羞、紧张。和这个男
人做爱,却有着肆无忌惮的疯狂。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是个事
不关己的路人,也许因为他救过她两次,和无耻的沈治平之间发生的一切,本来
打死她她也不会像别人说的,可是面对吴德成,她就能全部都倾诉给他。

  林妤颜像疯狂一般前后移动着自己的头,好让那根肉棒在自己的嘴里更加坚
硬,更加粗壮。

  此刻,吴德成喘着粗气站在床上,看着林妤颜趴在自己胯下,小巧的嘴唇含
着肉棒不停地吞吐,她的头一下一下地做着下流的前后运动。

  这个老头,和沈治平一样温柔而内敛,可是在床上,他们都是一样的男人!
在酒精的刺激下,林妤颜的心中仿佛有个角落已经涌上了黑色的阴影。

  沈治平,你万万想不到吧?你曾经称赞过的最漂亮的我,此时此刻,在你经
常干我的床上,嘴里含着这个老男人的丑陋肉棒,疯狂地上下舔弄。

  林妤颜的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涌上了脸颊。为什么,就算是报复他,在和别
的男人做的时候,她还是在想着他呢?

  似乎是为了更加深刻地从吴德成这里找到答案,林妤颜一边流着泪,一边疯
狂的吮吸吴德成的肉棒,她的嘴里和肉棒触碰发出的声响,也越来越响。林妤颜
的动作越来越快,阴茎深处传来的快感一镇高过一阵,吴德成禁不住前后摆腰,
发出舒服的哼唧声。

  俯视着的吴德成明明看到了林妤颜脸上的泪水,却被她疯狂的口交有点吓到
了,没有敢伸出手去,抚摸她的头发,或者擦擦她脸上的泪水。

  就在他快要被这高速的含弄快要弄出来的时候,林妤颜停止了口交,吐出了
他的肉棒。

  黑色的粗大肉棒被口水沾满,马上就要发射的柱体显得更加粗大,青筋毕露
,一副凶相地对着林妤颜的脸。一丝粘液从龟头尖端连到她的嘴唇上。

  「插进来」林妤颜简短地说,吴德成的肉棒正处在最佳状态,听到她的命令
,马上跨过她的身体,想要摆一个正常的体位。

  可是林妤颜却转身爬在床上。她不要看到吴德成的脸,更不想被吴德成看着
自己流泪的脸。

  「从后面插我。」林妤颜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 高高翘起圆润的屁股对
着吴德成,由于枕头的阻碍这句话的声音显得闷闷的,但是却很清晰。

  吴德成不明白她复杂的心理变化,只是机械地听从她的一切命令。他跪在她
身后,握住肉棒,用龟头在湿润的肉缝上下摩擦了几下,然后龟头就挤开柔软的
阴唇,插进了她柔软的小穴。这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小时前还不认识的男人,就
这样进入了她的身体。

  虽然已经尽力从脑海中赶走沈治平,林妤颜还是能明显感受到这和老男人的
肉棒和他的巨大差异。

  这根肉棒比沈治平的要短,但是却粗了很多,动作上也明显更加粗暴无礼,
在插入她身体后没有任何客气的表示,就凶狠地前后运动冲撞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林妤颜正需要这种类似野兽交配的姿势和吴德成失去理智如
野兽般的抽插,就像回应她疯狂的口交一样,吴德成捧着林妤颜桃型的圆润屁股
。毫不客气地运动起来,肉棒每一下都连根插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

  看到了吗?沈治平,被你抛弃的我,正让一个臭老头从后面疯狂的抽插,任
他操弄。

  林妤颜头也不回,身体被吴德成的动作顶的一耸一耸,含糊不清的呻吟从她
埋着头的枕头中不断传出来。

  吴德成的动作越来越快,肉棒如活塞般带着润滑液准确地进出柔嫩的肉穴。
将她的身体填补的满满当当。

  「用力!….用力插我!」林妤颜带着哭腔的呻吟声中喊了出来。

  听了她的叫喊,吴德成不再怜惜。此时此刻,他忘了自己身下的小姑娘的眼
泪,忘了她讲过的失恋故事,忘了怜惜她的生活,将她当作一个纯粹的物件,脑
海中只有抽插!抽插!再抽插!!

  随着动作的变强,变快吴德成慢慢站起 由跪姿变成半蹲的姿势,腰部从上
至下运动起,肉棒的每一次运动,硕大的阴囊都狠狠地打在林妤颜的屁股上,发
出清脆的撞击声。

  林妤颜夹紧着双腿,高高地翘着屁股,接受着吴德成从上至下的抽插,如果
这时有人站在床脚旁,一定能清楚看到吴德成粗壮的肉棒疯狂进出高高翘起的小
穴的迷人场景。

  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响。对于林妤颜来说,每一声啪啪都是射向沈治平复仇
的枪响。

  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伴随着吴德成的动作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

  对于吴德成来说,这是一场奇怪的交媾,两个人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剩下的
就只有无意识的抽插。这整个场景就像强奸。

  林妤颜轻轻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然后一声大叫,阴道深处又涌出了大量淫水
。随着肉棒抽插的动作被带了出来,洒落在卡通的床单上。

  发现林妤颜的高潮,吴德成动作稍微平缓下来,等待着她的高潮结束,让她
休息一下。

  谁知林妤颜头也不回地叫喊出声:「继续!继续插!…用力插…不要停!」

  吴德成毫无办法,马上加快了抽插的动作,肉棒如暴风雨般地再次疯狂运动
起来。

  高潮过后的林妤颜体力已经有点不支,她放低屁股,完全平平地爬倒在床上
。吴德成也放低身体,一边抽插一边,直直地压在她的后背上,在林妤颜的督促
下,这整个过程他都没有放缓抽插的动作。

  由于从她背后正上方插入,肉棒与小穴形成了一个奇特的角度,这让短短的
肉棒不能完全插入她阴道的最深处,吴德成的肉棒,变成只有半根插入运动的情
况。

  这种情况却丝毫没有减低快感,在这种野兽般的抽插运动中,吴德成失去了
一切理智,他开始疯狂地最后冲刺。巨大的龟头不断冲击柔软的阴道口,偶尔因
为动作太大而脱落的肉棒,吴德成马上就塞回去,就在这个动作上,阴唇划过龟
头棱带来的是更加猛烈的快感。

  伴随着林妤颜声嘶力竭的呻吟,吴德成疯狂地狠狠抽插了一百来下,颤抖着
身体叫道:「啊…要射出来了!」

  林妤颜在急促地呼吸中说:「别射在…里面…射在我的脸上!

  吴德成依言拔出肉棒,林妤颜翻过身来,吴德成移动了两步,跨坐在她的脸
上。

  她泛着红晕的脸颊上早已泪流满面。

  丑陋的肉棒沾满粘液,粗大地挺立在漂亮的脸蛋前,脸蛋上早已泪光粼粼。
这场景让人看了心碎。

  吴德成用手握住肉棒,用力地前后撸动几下,带着罪恶感,射出了一大泡精
液。

  有力的射精一下子喷到了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上。阴茎抖动着,又挤出了第二
发精液。她流泪的眼睛似乎都没有闪躲。

  等射精结束后,吴德成带着疲软的肉棒退开自己骑在她身上的身体。

  这时候,林妤颜才仿佛从失神中恢复过来,她用手指刮了刮脸上的浓厚精液
,伸出舌头舔进了嘴里。

  然后她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来回搜集更多的精液,啧啧有声地喝下去
,显得如此饥渴。

  沈治平,总有一天你会为你做的一切后悔,你知道吗,我背着你含了这个老
头的鸡巴,高高撅起你最喜欢的屁股让他从后面像强奸一样操,最后还让他把他
的精液,射满那张你最爱亲吻的脸,又用你最喜欢亲的嘴,喝下了他腥臭的精液


  发现沈治平出轨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林妤颜一直隐忍着
,煎熬着,没有和他再提起过这件事,终于在今天,在吴德成的身体上得到了发
泄。

  这样作践自己,是快乐?是痛苦?

  对吴德成来说,这场沉默地做爱,做完了更加沉默。

  吴德成拿起床头的毛巾,小心翼翼地擦干净她的脸。

  林妤颜再也没有和吴德成说过一句话,她翻过身体,盖上被子。将赤身裸体
的吴德成晾在了一旁。很快就带着泪痕沉沉的睡去。

  天亮了,阳光透过窗户照到林妤颜的脸上,她的眼前一片血红。

  猛地,林妤颜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林妤颜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她皱着眉遮挡恼人的阳光
,窗帘昨晚没有拉起来,稍微用手拨开自己脸前凌乱的头发。宿醉缘故她的头还
在隐隐作痛。

  床头的柜子上,一个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放在那里,里面飘出豆浆和油条的香
味。

  林妤颜回过头望着床上。枕头上,吴德成射出的精液沾染过的地方已经干了
,显出奇怪的抽象的斑纹,床单一角,还残留着昨夜林妤颜喷出的淫水打湿的痕
迹。这一切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不是一场梦。

  几点了?林妤颜在床头柜上拿起手机,今天她还要上班,昨夜一场酒和狂乱
的性爱打乱了节奏,也许今天她又要迟到了,不过没关系,沈治平会帮她打到的
。手机上有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未读短信:」早饭要吃,以后少喝点酒,别太难
过,想谈心随时给我打电话。「

  放下手机,林妤颜抱着复杂的心情望着凌乱的床上那几滩令人难堪的斑纹。

  吴德成走过熟悉的街道,清晨起来街道上人不多。

  这一夜对他来说也像做梦一样,吴德成是个头脑简单的人,这件事对他来说
也十分复杂,他来不及思考。现在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一宿未归,虽然和雅萱
打过招呼,但是想到雅萱凶恶的眼神,吴德成还是心里很虚。走到他家房子的门
口,吴德成看到有个20岁左右的年轻男生在马路边来回踱着步子。

  清晨的街道上总是匆匆忙忙,上班族、学生、准备开摊的小贩们总是行色匆
匆,像这样的男生引起了吴德成的注意,仿佛他在等什么人一样。

  再走近几步,吴德成认了出来,这个男生应该就是雅萱的男朋友,他在雅萱
的钱包里见过这个男生的照片,听雅蓓说好像是叫什么陈桥?

  」早啊!「吴德成主动和男生打招呼。

  男生猛地抬起头来,吓了一跳:」早,您是?「

  」你是找雅萱的吧?我见过你的照片,我姓吴。「吴德成向陈桥伸出一只手
来。

  陈桥匆匆的和他握了一下手,哦,对了,听雅萱说过她和妹妹换了新房子搬
到这里住了,这里的房东就姓吴,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老头。

  这是吴德成和陈桥第一次见面。雅萱搬家的时候没有让陈桥来帮忙,那时已
经和吴德成有了肉体关系的她害怕吴德成做出什么奇怪的事,被陈桥看出来。所
以搬家这粗重活都麻烦了吴德成,虽然他干的貌似很开心?

  」对我约了她出去,在这等会她….「陈桥回答。

  」要不你进屋坐坐?「吴德成对陈桥显得很热情,也许是愧疚?毕竟他曾经
只隔着一层薄木板的教学楼卫生间里操过人家的女朋友,甚至在他给雅萱打电话
的时候,还在她后面不停地抽插。

  」不了不了,我和她约好了,马上就出来,我就在这等一会,您忙您的!「
陈桥说。

  」那好,那你在这稍等,我回去催催雅萱去,现在的小姑娘啊,一化起妆来
就没完没了…「吴德成和陈桥匆匆作别。

  家里一片忙碌,不过好在雅萱真的急着要出门,对吴德成这个说不明白的一
夜未归,她来不及追究就穿戴整齐出门了。

  吴德成松了一口气,等上学的两个小姑娘都出门了之后,他才安下心来,为
自己泡了一壶茶,看了看餐桌上给他留的一份早餐。小丫头们对他还真体贴,生
怕他饿到了,体力不支么?

  对了,他光顾着给林妤颜买早餐了,大干了一整晚,自己还什么都没吃。
TOP Posted: 2017-08-23 18:29 | 回12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302
威望:277 點
金錢:1139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十三章  煩惱無盡,又傳噩耗

  「嗯……嗯……用力…用力操我……」在嚴雅萱的嬌喘聲中,陳橋按著她的
身體,拼命地前後聳動。

  這是一間高級賓館的客房裡,這間賓館並不像他們學校附近的那些小旅館,
主要接待來開房的學生,房間燈光昏暗,陳設老舊。

  這件房間是標準的大床房,落地的窗簾緊緊關著,歐式簡約傢俱顯得房間略
有奢華。房間內只有落地檯燈的燈光照著床上的兩人,為兩人的身體染上暖洋洋
的色調。

  難得的一整天沒有課,陳橋有些日子沒有約雅萱出來約會了,加上上次尷尬
的校園大戰,陳橋鼓起勇氣再度約雅萱出來玩一天。早上接到雅萱,兩人就去商
場逛街,他大方地給雅萱買了很多日用品。下午去了遊樂園。

  整整一天安排的滿滿當當,兩個人都跑累了。

  然後陳橋就把她帶來了這裡,雅萱沒有拒絕,也沒有顯得特別興奮。

  進房間她先去洗了個澡,陳橋緊張地脫掉了外衣。

  雅萱濕漉漉的身體裹著浴巾走出浴室。

  他的女朋友依然美麗,是全院男生口中經常談論的物件,身材高挑,凹凸有
致,皮膚白皙,面容端莊美麗。陳橋見到她的身體,心中還是很自豪的。

  「寶寶…你太漂亮了。」陳橋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在她美麗的臉蛋上啃了
一陣子。

  雅萱順從地回應他的熱吻,溫柔地幫他脫掉衣服褲子,當她的小手握住他的
肉棒來回搓弄之後,他的肉棒一下子堅硬起來。

  目前為止一切順利。

  陳橋把雅萱推到在大床上,撥開裹著她身體的浴巾,迫不及待地用口舌舔弄
她的豐滿雙乳。雅萱抱著他的頭,輕輕地撫弄他的頭髮。

  然後他施展手指技巧,用中指搞得雅萱下身水淋淋的。不一會就發出誘人的
呻吟。

  最後她情動難堪,扭動著身體對陳橋說:「別弄了……受不了…用雞巴…插
進來……」

  毫不猶豫,陳橋從椅子上放著的自己的背包裡拿出專門為今天準備的安全套,
撕開包裝就毛手毛腳地往小弟弟上套。他越是緊張就越難套上去。

  最後還是雅萱親自動手,把水果味的安全套套在了勃起的小弟弟上。

  然後他爬在雅萱的身下,分開她的兩條大長腿,將肉棒插進她的蜜穴中。

  很久沒有和雅萱做愛了,陳橋都幾乎忘記了插入她的感覺,直到那種溫暖和
緊縮感再度包圍了他,他才找回做愛的感覺。

  他跪在床上,兩隻手一邊玩弄她的一對豐滿巨乳,一邊緩慢地抽插起來。雅
萱則用輕一陣重一陣的嗯嗯啊啊來鼓勵他。

  漸漸地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肉棒堅硬地帶著粉紅色的安全套,重重地一下一
下深深地插入雅萱的小穴。

  「你這小妖精…騷貨…喜不喜歡哥哥的大雞巴操你?」最近雅萱的口味變了,
她在床上越來越放的開,陳橋為了能讓自己更興奮點,稱呼都變了。

  「喜歡…最喜歡…哥哥…的雞巴了!」雅萱配合地回答他,和吳德成肆無忌
憚的性愛完全開發了雅萱淫蕩的一面,她毫不猶豫地回答陳橋。

  「喜歡雞巴對你做什麼?」陳橋越來越興奮。一邊賣力地幹一邊問她。

  「喜歡雞巴操人家!別停…啊…用力…嗯…再深一點…」因為說話而分心的
陳橋趕快專注在抽插動作上。

  又插了一會兒,陳橋忽然沮喪地發現,肉棒傳來的陣陣快感正在消退,不論
他怎樣加速抽插運動,小弟弟開始失去了最初的堅硬,變得沒那麼方便插入了。

  千萬不要又鬧么蛾子,上帝保佑!陳橋發現了肉棒又要罷工的勢頭,不禁心
中一陣慌亂。

  這一慌亂,小弟弟馬上更不聽話了!正在大聲呻吟的雅萱忽然發現了這個問
題。雅萱正深深地沉浸在欲望中,發現了這個問題的雅萱對陳橋釋出了援手。

  「我幫你舔一下…」雅萱翻過陳橋的身子,讓他躺在床上,自己趴在他兩腿
之間。

  拽下濕漉漉又黏滑的安全套,雅萱握住半硬不軟的肉棒,用舌頭從上至下的
舔弄。然後整個將肉棒含入口中,不斷上下運動。

  陳橋低著頭,雅萱一邊含著肉棒一邊上下運動著頭,她用色情的眼神斜看著
他,充滿著情欲的挑逗。

  隨著她的動作越來越快,屋子裡回蕩著奇妙的吸吮聲,隨著她的呻吟。陳橋
感到了再次的崛起。

  在這樣的精神與物理雙重刺激下,肉棒漸漸又發脹堅挺起來。真是奇跡。

  「好了!」陳橋的聲音中帶著喜悅的顫抖。他拍拍雅萱的頭,「來,咱們繼
續插穴!」

  想要再度插入,得再戴一個安全套,賓館床頭放的安全套品質又差價格又貴,
陳橋自己的安全套還放在椅子上的包裡。可是好不容易被雅萱舔到最佳狀態的肉
棒會因為這些分心的事煩惱。

  雅萱看出來他的猶豫,跟他說:「沒事…不戴了…好像是安全期……」

  雅萱自己經常和吳德成無套內射,為了怕出意外服用短期避孕藥,怎麼好意
思強迫自己的男朋友每次都嚴格的用安全套呢?

  陳橋點了點頭,「好,那繼續,來,你轉過去,我從後面操…」他讓雅萱趴
在床沿,兩條腿站在地上,向著他高高翹起屁股。生怕出什麼意外地再次插了進
去。

  「嗯……啊…恩…好舒服」雅萱沒頭沒腦地叫喊。

  「操…操死你……你這…小妖精」陳橋繼續發瘋。

  算算幹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接下來只要射出來,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了。陳
橋小心翼翼地胡思亂想。

  偏偏越是一鬆勁兒就出大事,從肉棒尖端傳來的快感快感總是少那麼一點,
陳橋開始慌了。

  在自己的身下,大聲呻吟的是學校的系花,長相身材又是一等一的,她對他
又如此溫順,甚至口中說出讓所有男人都無法拒絕的淫蕩話語。但偏偏他陳橋的
小弟弟對她不感冒!

  陳橋絕望地感覺到自己的肉棒漸漸在畏縮,他按住雅萱的腰,瘋狂般地抽送,
幻想這種抽送能夠延長

  最後,肉棒徹底軟了下來,再也無法插進小穴。陳橋急得滿頭大汗,卻一點
辦法也沒有。

  雅萱的呻吟聲也停止下來,她轉過身坐在床沿上。

  陳橋氣得用手玩命地擼著自己的肉棒,雅萱則沒再看他,從床頭櫃拿起了手
機。

  「呀!李欣發微信讓我交論文呢,我都忘了!」雅萱一拍額頭,也不知是真
是假。

  「不行,我得先走了,今天就到這了,下次在做好嗎?」雅萱一邊回短信一
邊對陳橋說。

  「………」想要留住她,卻對自己再也沒有信心的陳橋無言以對。

  得,賓館開房費300多,感覺白預備了,整整一天的約會計畫,甚至連安
全套錢也白搭了。

  裝作鎮定的陳橋只好頹然地坐在椅子上,看著雅萱穿上內衣內褲外套。

  穿好了衣服,她走到他的身邊。

  「這次沒做完…沒關係…怪我忘了還有事…下次我好好補償你啊…好老公。」
雅萱對他說。

  連續發生這種意外,她肯定意識到了,但是她一點也沒有怪他的意思。她的
這種態度讓陳橋感到納悶。

  在陳橋臉頰上印了一吻,然後就拉開房門走了。

  當房間裡只剩下他一個人了,陳橋懊惱地歎了一口氣。自己才20歲,正是
欲求不滿的時候,怎麼可能就發生這種事?說陳橋來跟雅萱做愛的前幾次都沒問
題,甚至第一次和還是處女的她做愛時,陳橋搞得她嬌喘連連,大呼小叫,完全
佔據了主動。

  雅萱從一個冷冷的冰山美人,在床上變得淫蕩起來,是大概兩個月之前的事。

  應該是在那次湯瑤的短信事件之後,那以後在做這種事的時候,雅萱顯得特
別的熱情。甚至有時她會要求他在一些別人看不到的公共場合做愛。

  這個變化,陳橋其實是能理解的,情竇初開到欲求不滿,哪個女人不是這樣
呢,這樣性欲高漲的她他也很喜歡。

  可是心理上,他自己也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雅萱越淫蕩,自己就越不行。

  陳橋不相信是自己生了毛病,每次看到AV的時候,他都能自己堅挺起來,
每天早上起床小弟弟都硬硬的,偏偏就是對付不了雅萱。

  真是邪門!陳橋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電視櫃上他的手機震動起來,陳橋拿
起手機看到上面的短信。

  「陳哥,我們系裡開的聯歡會想請你找幾個人來熱熱場,你幫幫忙唄。」這
段話後面還發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是湯瑤發來的,這個丫頭最近有事沒事都找他。搞得陳橋也很難受。她是陳
橋通過同系師兄認識的,這學期開學的新生,和陳橋不在一個系。

  說實話,這個小姑娘性格比雅萱活潑多了,自從學生會活動和她認識後,她
總是有意無意地纏著陳橋。雖然陳橋有了雅萱這樣一個人人都羡慕的完美女友,
對湯瑤完全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可是當她大大方方地和陳橋開那些有的沒得黃色
小笑話時候,陳橋忍不住回應了他的挑逗。

  男人們,都有虛榮心。開開玩笑話是誰都不會拒絕的。曖昧一下也沒什麼不
好嘛。

  對了,就是從他給湯瑤發了那個挑逗的短信後,雅萱和他大吵了一架才變了
的,雖然自己隔天就解釋清楚了。雅萱似乎是個還明白事理的姑娘,對這件事過
去就過去了。但是自那以後她像是怕他被湯瑤搶走一樣主動地和他有性方面的接
觸,就是從那時候起,陳橋反而怕起接觸雅萱的。

  陳橋放下手機,有點賭氣地沒有回應湯瑤的短信。都怪你!都怪你呀!沒搞
到手就和我打情罵俏,老子真是倒楣才碰上你這騷貨。

  算了,自己一個人呆在這裡幹什麼,陳橋站起身,準備穿衣服。忽然看到了
了床腳的大包,在商場給雅萱買的日用品零食裝了一大包放在床腳旁,她也沒拿
就走了,走的時候慌慌張張,真是的。

  陳橋赤裸裸地坐在床上又發了一會呆,慢慢穿上衣服帶著大包走出了房間。

  一個人在街上逛了半天,夜晚來臨了,晚飯也沒心情吃的陳橋不知道該去幹
什麼。

  回宿舍就是睡覺時間,陳橋從沒這麼無聊過,平時活潑的他在男生中很吃得
開。打籃球,打遊戲,喝酒,哪有閑下來的時候。今天可不行,早上鬧得大家都
知道他和女朋友去約會了,就算今天做不到也不歸宿也不能這麼早回去,不然會
被那幫傢伙說三道四。他可知道平時私底下那些男生能用怎樣污穢的話語談論他
的漂亮女朋友。

  陳橋拿起手機,看了一下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了。

  對了,給雅萱打個電話,問一下她這些東西怎麼辦,再趁機約一下她唄。陳
橋還不死心,畢竟今天起起落落幾次馬上就能做到最後了,也許再給他一點時間,
就能結束了呢?

  陳橋撥通了雅萱的電話。

  此時此刻,在雅萱的房間裡,正傳出一陣激烈的男女身體碰撞的聲音。

  雅萱赤裸著身體,兩腿淫蕩地張開,背對著坐在椅子上的吳德成,一上一下
地奮力挺動身體。正對著椅子的前面,是雅萱衣櫃前的一面大鏡子,鏡子裡清晰
地印出這對男女赤裸著蠕動的軀體,兩人結合的位置一覽無餘。

  雅萱輕微抬起屁股,又按照一定的方位重重地坐下,屁股狠狠地拍打在吳德
成的小腹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當雅萱抬起屁股時,從背後望去,女孩桃形的白
嫩屁股下方隱隱地顯露出吳德成黑色的肉棒,沾滿了淫蕩的液體,在臥室的燈光
下是不是地反射出一點點亮光。

  不過這景象稍縱即逝,隨著她快速地坐下身體,黑色的肉棒被吞進粉白的屁
股裡,完全消失在她的身下。

  不過這時將目光繞過去,望著對面的鏡子裡,吳德成可以看到,雅萱散亂著
頭髮,狂亂地上下律動著身體,胸前挺立的白色乳房,隨著她急促地動作上下甩
動。修長的雙腿由於椅子的大小限制,僅僅地折疊在一起,踩著椅子的邊緣,向
前挺起的性器與黑色的肉棒以一種不可思議地角度結合,粉嫩的陰唇被粗大的肉
棒推到一旁,在她的運動中,粉紅的小穴內壁是不是地翻起,露出濕潤的一角,
在鏡子中形成一幅淫靡的活動畫面。

  雅萱一邊運動著,一隻手扶著椅子的扶手,保持住身體的平衡,另一隻手握
住自己左側的乳房,一邊揉動一邊不停呻吟,這個姿勢對她的體力是十分嚴峻的
考驗,經過長時間的運動,她已經是滿身大汗,光滑的皮膚在燈光下閃耀著誘人
的光澤。

  吳德成也不曉得今天為何雅萱如此主動,早上偷偷溜回的家吳德成還很害怕
她怎樣收拾首次夜不歸宿的自己,雖然他和無業遊民一樣經常一個人浪蕩在外面
很晚才回來,但是一宿未歸畢竟是首次。

  況且吳德成孤獨了半輩子,除了幾個交往不深的老酒友和去公園閒逛,他也
沒別的地方好去,假如雅萱逼他做出合理解釋的話,他該如何是好?總不能實話
實說,告訴她自己跑去上了一個救過兩次的小姑娘?別說雅萱不會認為是實話,
就算她信了,吳德成也要被撕成碎片。老色鬼天天叫喊兩姐妹快讓他吃不消了,
還有閒情逸致跑去外面搞什麼露水姻緣的一夜情?

  好在他一回家就發現雅萱的男友在門口等她,看來倆人越好了一起出去約會,
吳德成當時心就放下了一截子,雅萱來不及收拾他就匆匆出門等於給吳德成由立
即執行轉成緩期了。

  死還是要死的,就是死的慢了點。缺乏智力的吳德成也沒有辦法,當他完全
想不到開脫的藉口的時候,吳德成就能放心地把煩惱放開,車到山前必有路,管
他的!吳德成吃完雅蓓留下的早餐,滿足地上床補了一覺,昨晚他確實沒怎麼休
息。

  中午他居然還能起來,幫雅蓓切了切午飯的菜,等她回來做午飯——多年獨
居沒有讓吳德成的廚藝變得高超,反而讓他對吃飯這件事很對付,只有三姐妹搬
來同居後,他才能准點吃到健康美味的家常菜,所以他沒有資格掌勺。

  下午雅蓓和亞蕾又去上學後,吳德成看電視劇看到入迷。完全忘了自己將要
面臨的最終審判。

  誰知道晚上八點,雅萱回來了。

  預想中與男朋友的約會就算不過夜怎麼也得到半夜,雅萱突然回來讓吳德成
顯得有些驚慌。

  難道要提前執行?

  「你怎麼這麼快回來啦?」雅蓓從沙發上驚訝地問,「你今天不是和你那個
出去約會嗎?我以為你回來的晚,吃晚飯了沒,廚房還有剩菜,我給你熱熱?」

  「不用,我吃過了。」雅萱一邊脫掉外套,一邊回答。

  「話說你和陳橋哥出去,我估計你今晚回不來了呢!咋樣,今天一整天去哪
玩了?」雅蓓怪腔怪調地說。

  「瞎說什麼!」雅萱板起面孔,此時亞蕾也坐在沙發上抱著她的超大玩具兔
子看著電視畫面,這句話裡含義很深,讓年幼的妹妹聽到了確實非常尷尬。

  好在雅蕾專心看著電視,沒有注意到雅蓓話裡的含義。

  雅萱走過來也坐在沙發上,吳德成討好地往旁邊挪開,給她讓出一個座位。

  雅蓓也不敢再多嘴,四個人一邊喝茶一邊看晚間的電視節目。

  晚上九點多,雅蕾回房寫作業,雅蓓去洗澡。客廳只剩兩人,吳德成這才感
覺有點緊張起來。

  「吳叔叔,我有點事和你說。」雅萱盯著電視,沒有看吳德成一眼。吳德成
渾身一緊。

  「嗯,啥事?」吳德成感覺到自己的嗓子都是幹的,說出的聲音怪怪的。

  「你過來,進我屋說。」雅萱已經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事已至此,無需多言,大不了坦白從嚴,五十年後又是一條大淫棍!吳德成
抱著上刑場的態度跟她進了房間。

  誰知道一進房間,雅萱轉身就緊緊抱住了吳德成,仰起頭來嘴唇就堵上了吳
德成的嘴。

  雖然詫異,吳德成還是遵從了他最原始的欲望,很快,兩人嘴裡嘖嘖有聲地
糾纏著舌頭,兩人的手也狂亂地在對方的身體上來回移動。

  吳德成的雙手開始在她的衣服上游走,雅萱放開吳德成的身體,開始一件一
件脫掉衣服,然後她把不知所措的吳德成按在門上,幫他脫光了身上的衣服。

  當吳德成被剝的一絲不掛的時候,雅萱一把將他推坐在自己書桌前的椅子上,
然後跪在他的身前,用手握住仿佛還在莫名其妙中沒有弄清狀況的軟綿綿地垂下
的肉棒。

  她用一隻手手握住肉棒的前端,輕輕的幫他來回擼動。另一隻手伸到下方,
輕輕捏住軟綿綿的陰囊,隔著有彈性的表皮來回撥弄裡面狡猾地來回躲藏她的手
指的睾丸。

  很快,肉棒就微微地昂起了頭,柱體漸漸地有了彈性,隨著肉棒的變長變粗,
龜頭漸漸推開了包皮,在深黑色的肉棒尖端露出了粉紅色的頭部,像個被包皮裹
著一半的雞蛋。

  她滿意地握住半勃起的肉棒,湊過頭來,崛起小巧的嘴唇,包裹住裸露的龜
頭,和肉棒的尖端來了一個深深的舌吻。

  小巧溫暖的舌頭來回攪動,挑逗著敏感的龜頭,粗糙的舌苔摩擦著馬眼的刺
激讓吳德成渾身一抖。

  然後她吐出肉棒,伸出舌頭沿著柱體上下來回舔弄。

  吳德成乖乖地坐著,一邊將肉棒交由她隨意舔弄,一邊低頭觀察她的表情。

  一邊忙著運動頭部的雅萱抬頭望著吳德成,臉上既沒有憤怒也沒有哀傷,吳
德成看到的只有情欲。

  原以為要發生的事沒有發生,然後來不及思考就又變成這種情況。最近吳德
成見識過太多奇奇怪怪的女人們,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猜透這些小姑娘們莫
名其妙的想法的。根據他的經驗,這個時候只需要閉嘴,配合她們享受性愛的快
感。

  然後,她用嘴整個含住肉棒,開始前後運動頭部,讓肉棒在她的嘴裡不斷地
進出。

  這樣口交了幾分鐘後,肉棒在她嫺熟地舔弄下已經完全勃起,雅萱已經不再
需要用手握住肉棒保持它的角度。她的手高高舉起,伸到吳德成的胸前,用手指
撥動他的乳頭,帶給吳德成難以形容的刺激。

  「咕唧…咕唧…」隨著她動作的變快和口水的濕潤,肉棒進出嘴裡發出越來
越大的吸吮聲。

  吳德成坐在椅子上,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地撫摸著雅萱不斷前後運動的頭上已
經略顯淩亂的頭髮。

  隨著她動作的加速,吳德成的肉棒在她的嘴裡變得越來越大,粗壯的柱體緊
緊撐開她小巧的嘴唇,每一次進出都帶出大量的口水,沿著雅萱的嘴角緩緩流下。

  雅萱終於吐出口中的肉棒,微微喘息了片刻。

  她站起身來,分開兩腿上前一步,面對面跨在坐在椅子上的吳德成的上方。
她的手從前方伸到胯下,握住吳德成挺立向上的肉棒,對準方位。緩緩地彎曲雙
腿,身體下沉。肉棒的尖端觸碰到了柔軟的穴口。

  然後她腰部一沉向下坐下,肉棒在重力的作用下一下子滑進了她濕潤的陰道。

  雅萱忍不住發出一聲誘惑的呻吟:「啊……」

  由於雅萱的椅子不像沙發那樣有著充足的彈力,坐在其上的吳德成沒有辦法
主動上下挺動腰,所以抽插運動全權交給雅萱。

  她不停地上下運動身體。伸出一隻手臂摟住吳德成的脖子。

  雅萱豐滿地乳房正對著吳德成的臉,隨著她的運動在吳德成眼前跳上跳下。
吳德成伸出舌頭,頭一動就含住了不老實的乳頭。

  被叼住乳頭限制了雅萱的上下運動,但是這難不倒她,她巧妙地利用腰部的
扭動,讓肉棒盡可能地深入到陰道最深處。

  隨著她運動越來越快,她的身體越來越難以保持平衡,狹小的椅子支撐兩個
人的體重已經是極限了,雅萱的身體在運動中不斷地向後仰,似乎就要掉下去。

  於是吳德成伸出一隻手從後方托住了她圓潤的屁股。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隨著雅萱快速地上下運動身體,他的中指漸漸地深入到臀縫中間,觸碰到溫暖柔
軟的菊門。

  「啊…啊…好舒服…」雅萱挺直了身體,痙攣般地緊緊把吳德成的頭抱在胸
前,仰著頭髮出瘋狂的呻吟,她狠狠地做了幾個蹩腳地下蹲運動。陰道噴出了大
量的溫暖淫液,順著吳德成的肉棒流到椅子面上。

  雅萱最後的叫聲略有點大,吳德成不禁有點擔心。

  此時此刻,雅蕾正坐在隔壁的房間書桌前寫作業,雅蓓應該已經洗完了澡,
不曉得是在客廳還是在自己房間裡。對雅蕾來說,只要聽不到奇怪的聲音就沒什
麼大問題,可是對雅蓓來說,就算沒有聽到姐姐高潮時的呻吟,她應該能猜到吳
德成和姐姐忽然在客廳消失,是去幹什麼去了。

  如果她願意的話,她肯定會闖進姐姐的房間,加入這淫靡的場景,最後演變
成一場雙飛大戰吧!吳德成忘了剛才他跟著雅萱進屋的時候有沒有從裡面鎖上房
門。

  好在房間外似乎沒有什麼動靜。兩人略微的喘息後,雅萱站起來,轉過身體,
背對著吳德成翹起屁股。緩緩地再度坐下,吳德成知趣地握住肉棒,調整好方位,
肉棒又插入了已經水淋淋的小穴。

  分開兩腿,找對角度,她再度開始上下搖動身體。

  吳德成從後面抱著她柔軟的腰肢,另一隻手從後面捏住了她的乳房,在她狂
亂地運動中揉弄已經高高挺起發情的乳頭。從對面的鏡子中欣賞雅萱雪白的身體
在他的身體上瘋狂地運動。

  「嗯…嗯…啊…雞巴……好粗…好硬……好舒服…」雅萱漸漸發出更大的聲
音。

  吳德成略有擔心:「輕點…聲……外面兩個…小丫頭…還沒睡呢…」不過似
乎雅萱並沒有理會他,動作越來越快,叫聲也越來越響。

  這閨女不是和男朋友出了什麼事吧?不過這個時候由不得吳德成關心有的沒
得做好人,只要能岔開他昨晚未歸的話題,他吳德成豁出去強幹一番,吳德成打
起十二分精神,粗壯的肉棒高高挺向天花板,在上下運動的小穴中粗暴地不斷進
出。

  昨夜與林妤顏的一場大戰並未耗盡吳德成的精力,今天一天的休息對這個欲
求不滿的老傢伙而言已是綽綽有餘,吳德成狀態極佳地肉棒漸漸掌握了主動權,
他托著雅萱的大腿下方,發力幫助她的上下運動。

  就在這個時候,書桌上雅萱的手機響了起來。

  深夜的房間裡,手機的鈴聲顯得十分突兀,吳德成似乎被嚇到了,抽插的動
作慢了下來。
  
    「這麼晚了…誰呀」吳德成明明知道這個電話十有八九是陳橋打來的,卻故
意這樣問。
 
    「別動。」雅萱似乎並沒有想要中止這場性愛的意思。示意吳德成停下了身
體的運動,雅萱沒有起身,而是與吳德成保持著下身交接的姿勢,伸手拿起了桌
上的手機,看到了螢幕上的來電顯示。

  她微微皺起了眉頭,似乎不是第一次在她和吳德成做愛的時候陳橋打電話來
了,只不過那次,是吳德成半強迫地在背後幹她,而這次,她主動地坐在男人身
上,淫蕩地主動扭動著腰肢做著活塞運動。手機歡樂地響著,倔強地似乎不接就
永遠不會消停下來。

  「別吱聲……」雅萱回過頭示意吳德成。

  然後略微平息了一下粗重的呼吸,雅萱按下了接聽鍵。

  「喂?」雅萱儘量保持平靜地說。

  「是我」陳橋的聲音,聽他身邊的背景雜音,似乎他還在街上。

  「嗯,怎麼了?」雅萱問,以前陳橋似乎沒有這麼晚打電話過來。

  「那個…論文交上去了嗎?」陳橋的聲音顯得並不是很關心結果。

  被晾在一旁的吳德成感到有點無聊,貌似電話裡也沒說什麼重要的事,雖然
被叮囑不許出聲,那我稍微運動一下總可以吧,不然半天沒有受到刺激的肉棒會
很快疲軟下去,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雅萱和男友通話的時候做愛的吳德成有這個膽
子,他托起雅萱的屁股,下身輕輕地向上一頂。

  「呀……」雅萱發出輕輕地呻吟,她騰出一隻手狠狠地敲了吳德成的肚子一
下。

  「怎麼了?」陳橋問。

  「沒事……雅蓓個死丫頭推了我一下…」雅萱似乎已經對這種情況有所預料
了。

  吳德成繼續緩慢地恢復抽插運動。早說了他是個變態,這樣的場景反而讓他
更加興奮。肉棒在雅萱的體內變得更粗更硬。雅萱無力阻止吳德成的運動,只好
用一隻手托住電話的話筒,徒勞地希望雜音不要被話筒收集到。

  「那個,今天給你買的東西你忘拿了,我本來想給你送過去…怕太晚了不方
便…」

  他的手從後面伸到了雅萱的兩腿之間,一邊抽插一邊刺激兩人交合處上方的
陰蒂。

  「沒事…嗯…你先拿著,啊…回頭…嗯…再給我…」

  吳德成的另一隻手伸到雅萱的胸前,不斷上下用力揉搓柔軟的胸部,手掌壓
著粉紅的乳頭,似乎想要把它揉變形一般。

  「…」陳橋停頓了一下,似乎在考慮什麼,他伸出舌頭,從後面舔她的脖頸,
舔過的皮膚沾著他的口水裸露在空氣裡,讓她感覺涼涼的。

  「那個…今天…對你…我很抱歉…」陳橋說。

  吳德成漸漸地加快了抽插的動作,雅萱儘量壓住自己的低聲呻吟和斷斷續續
的喘息,但是卻對房間內漸漸響起的帶著水聲的啪啪聲無計可施。
  
    「你…道什麼歉…嗯…我又沒有…啊…怪你。」雅萱已經完全無法抑制住自
己的口中發出的充滿誘惑的呻吟。

  吳德成的動作越來越快,雅萱的身體被頂的一上一下,隨著身體的抖動,說
話的聲音也開始顫抖起來。

  由於要用一隻手抓住話筒,雅萱只能用另一隻手扶住頂得雅萱東倒西歪,差
點把電話掉下去,她只好歪著頭,用頭和肩膀夾住手機,另一隻手儘量扶住椅子
扶手。

    「請你給我點時間…你知道…我很愛你…」陳橋斷斷續續地說,大違他平時
自信滿滿的語氣。或者說,他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

  「…這種事…以後不要再提…我不著急…我…也愛…你。」一邊在別的男人
身上肆無忌憚地扭動著身體,雅萱的嘴裡一邊說出愛你這個詞彙,讓人趕到莫名
的荒誕和憤怒,也有一些變態的快感。

  吳德成的動作已經大到十分囂張了,他根本沒有給雅萱留一點面子,雅萱赤
裸的身體像打樁機一樣快速地上下運轉,每一次下落都狠狠地將堅硬的肉棒插到
花心的最深處。

    「那…下週三我有個哥們過生日…大家要一起吃個飯…我想帶你一起去…」
又隔了一小會他才下定決心說出這句話,不過陳橋的這句話雅萱只聽到了前半句。

  因為就在這時失去理智的吳德成開始瘋狂地挺動下身,啪啪聲響亮地回蕩在
房間裡。雅萱再也忍受不住,她用顫抖的手緊緊捂住捂住話筒。試圖阻止住這肉
體碰撞和自己口中抑制不住的聲音傳到話筒內——其實手機通話介面上就有一個
暫時靜音的按鈕,可是被性快感包圍的她哪想得到這些,況且激烈的活塞運動下
完全不可能騰出手準確地按到按鈕。

  雅萱扭動著身體,揚起頭「啊…啊…別…要去了…呀!」與此同時,陰道深
處湧出一陣陰精,熱淋淋地澆在吳德成還在不斷抽插的肉棒上。

  雅萱終於在和男友通話時被吳德成插到了高潮。她的肉體,她的心,似乎都
已經完完全全的背叛了陳橋,這種行為更是對他男人尊嚴的最嚴重的一種侮辱。

  不過這又能怪誰呢,這次是她自己一進屋就主動地拉住吳德成做愛的。不過
雖然她口上說自己並不在意。但是今天她的瘋狂,多多少少也源於在賓館裡陳橋
的表現不佳。加上好色又大膽的吳德成,嚴格地說,這悲劇是他們三方面共同造
就的。

  等待高潮退去的十幾秒顯得特別漫長,稍微穩下狂跳的心,雅萱趕快把手機
湊到耳旁。

    「那個…雅蓓這死丫頭,手冰涼就往我衣服裡放,冰死我了…那個…下週三
是吧…我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嗎?」

    「沒有了」陳橋回答。
   
    「那好,我要洗澡了,你也趕快早點休息吧。」雅萱有點著急,她分明感到
身下的吳德成又開始了緩慢的抽插。

    「你也晚安。」聽到陳橋說出這句話,雅萱迫不及待地按下掛斷通話按鈕。

  放下手機,雅萱板起臉來,兇狠地對身後的吳德成說:「不是說了讓你老實
點嗎!」

  只要肉棒插在她的小穴裡,吳德成就一點也不害怕雅萱,就算她再兇惡,自
己的大肉棒也能把她操服了。「你讓我別出聲,我就是沒出聲啊,我一聲哼哼都
沒發出,況且你自己爽的,接電話還騎在我身上接,我忍不住只好自己動動,再
說你看你自己那騷勁兒,都浪出水了都!」

  得得,他說的每一條都無法反駁,雅萱除了扭過頭去給他一個兇狠的眼神再
也不能做別的什麼。

  看到她無言的樣子,吳德成更加得意,她抱著雅萱的兩腿,猛地從椅子上站
起身來。
  
    「啊!」雅萱身體被猛地抬起,嚇了一跳,隨後,身體由於重力的因素狠狠
地下沉,吳德成的肉棒一下子插入到小穴最深處,直達子宮口。

    「啊!」由於著突如其來的刺激,雅萱又忍不住大叫一聲。

  吳德成托著她的兩條腿,從背後抱著雅萱,以給嬰兒尿尿的姿勢托著她騰空
的身體,下身一頂一頂地向上抽插著剛高潮過的敏感的花心。

  他站在房間裡一邊抽插,一邊緩步地向著雅萱的床上移動。

    「啊…嗯…啊…大…雞巴…好厲害…好舒服…啊…」雅萱再也沒空追究吳德
成剛才大膽的行為,至於昨天晚上他去哪裡這個問題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掛上電話,陳橋站在街道旁站了一會兒。

  夜已經漸漸深了,這是一條靠近學校門口的街道,生意依然紅火,出來吃夜
宵的大學生們吵吵嚷嚷,帶著酒氣有說有笑,街上充滿了一群年輕人才有的獨特
的熱鬧氛圍。

  但是街道上的聲音不算吵,至少通話的聲音還是很清晰的。

  陳橋總感覺剛才和雅萱的通話感覺有點怪怪的。

  其實他和她談話的內容並不多,但是感覺說了挺長時間。

  他和她說話都斷斷續續吞吞吐吐,像兩個情竇初開的初中生一樣的對話,和
平時說話的風格大相徑庭。

  更重要的是,她那邊似乎鬧哄哄的,陳橋能想像到他女朋友那個活潑的妹妹
鬧騰的場景。

  可是,她的呼吸一直很粗重,他甚至聽到了她的喘息吹過話筒帶來風的爆破
聲響。按道理在屋子裡不會出現這樣的聲音的。

  尤其是中間中斷的那十幾秒通話,雖然很模糊,但是在雅萱的叫嚷聲中,陳
橋感覺到一種微妙的節奏感。

  而且似乎他聽到了隱隱的啪啪聲。

  今天剛剛和雅萱做過愛的陳橋,對這個聲音還是很熟悉的。

  他的心中湧現出一個讓自己都感到害怕的想法。

  陳橋心中不禁開始疑惑起來。

  雖然他強迫自己不要相信,但結合最近兩人的關係和他自己的表現,陳橋不
得不表現的敏感起來。

  站在街上,陳橋漸漸恢復了一些思考的能力。

  雖然這件事情有點嚴重,但陳橋還是認為要慎重對待。不放過這個模糊的線
索,他決定找個機會調查一下。

  但願是我過度敏感,陳橋在心裡祈禱。

  此時,在雅萱的床上,吳德成抱著雅萱的身體,一邊呻吟一邊顫抖著下身,
把一發滾燙的精液射在她花心的最深處。
TOP Posted: 2017-08-23 18:29 | 回13樓
坐久落花多


級別:俠客 ( 9 )
發帖:992
威望:100 點
金錢:2 USD
貢獻:4500 點
註冊:2016-11-19

1024
TOP Posted: 2017-08-23 20:34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12, 09-22 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