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13、风雪能否夜归人?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下来。

  围炉煮酒,为人生一大快事也。可是,此刻围着炉子喝酒的,却同是天涯沦
落人,各述伤心泪雨纷。「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
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婷后来呢?」

  「婷后来在那老男人的陪同下又来看过瓜瓜几次,只是肚子越来越大。看着
那老男人温柔地搀扶着她的情景,我有些心酸。想起自己心爱的女人,如今却成
了别人的怀中人,这种滋味我永远不愿意再次体验。」

  「我是后来听说婷9月份刚刚生了个女儿。只是我再也没见到过她。」

  听完杨帆的讲述,我们一时间竟然相对默然,只有不停喝酒。

  还是杨帆打破了沉默,他说道:「兄弟,我从来没跟人说过婷后来的事情。

  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知道我有多悔恨吗?」

  「和婷离婚一年多来,最初的盛怒过后,我发现我开始无时无日地不思念她。

  如果不是我当时做得太绝,也许我现在还会和婷一起,她依然还是我的妻子,
瓜瓜的母亲。可是,由于我当时的处理,已经让我永远失去了她。」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杨帆的这一番心里话。我之前一直以为,杨帆当时如此地
义无反顾地离婚,一定已经对这段婚姻陷入了绝望。

  「阿哲,你觉得世间这么多男人女人出轨都是因为什么?」

  我没有答话,我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于是静静地等待他说下去。

  「有人说过,男人不出轨,是因为出轨的代价太高;女人出轨,是因为出轨
的诱惑太小。现在想起来,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我问你,对于雪和婷,
她们出轨的诱惑是什么?」

  我想起了雪的日记和小洁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我想,对于雪,也许就是孤
独寂寞和内心的空虚……那你觉得婷呢?」

  「婷……我原来一直以为也许是因为那老男人满足了她的一些虚荣心,用鲜
花和甜言蜜语俘获了她,又或者是因为那老男人的性能力……」

  「可是后来我才慢慢领悟到,我们对女人的这些看法,其实都是带有误解的
成分。性并不是女人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东西;相比于男人对于性的热衷,女人更
愿意从和男人的性爱中体会灵与肉的水乳交融。这就注定了,女人的出轨,很大
可能也伴随着灵魂的出轨。」

  「女人无论她外在多么优秀多么坚强,从本质上来说,她依然是一个需要男
人疼爱的女人。尤其当她开始面临年龄的增长、俗世的纷扰,她对未知的恐惧会
让她的心变得如此脆弱,以至于能轻易地被有不轨之徒攻陷防线。在这段时期,
女人其实是多么希望她最亲的人,能在关键时刻拉她一把或者给予她最好的忠告
啊;即便没有任何建议,如果能静静地抱着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用你
心灵的温度,逐渐唤回那颗迷惘的心,也许就能安然帮她度过人生的难关……」

  「然而,我却没有在婷出轨之前觉察到她的反常变化,也未能在她出轨后给
予她支持和帮助;相反,我用我的冲动,把她完全地推向了对手……现在想起来,
我真的后悔极了。」

  「人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碰到种种诱惑,有些诱
惑能顶过去,但也许有些诱惑不能。因此都难免会走过一段人生的弯路,难免会
碰到人生的迷失期。所谓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只有经历过这些迷失和苦难,人
才会逐渐走向成熟,进入不惑的境界。」

  我没有说话;杨帆的这一席话,让我陷入深思。当然,我并不赞同他的一些
观点,只是他之后所说的话却让我心有所动:「阿哲,我知道你爱雪,我太能体
会你现在的心情了。因为我也是那么地爱婷。可是我的婚姻已经彻底失败,本来
我还有机会,如果我当初不是那么决绝,能够拉她一把,也许现在我们一家三口
依然能够团聚在一起;是我把心爱的女人彻底地推向了别的男人;所以,我希望
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如果你真的爱雪的话……」

  我和杨帆彼此醉醺醺地相互搀着出来的时候,整个大地已被白皑皑的大雪所
覆盖。广场上,一对情侣正嬉闹着,彼此扔着雪球。曾几何时,我和雪,还有杨
帆和苏婷,也曾如此幸福地在一起,享受着大自然给人类的馈赠。只是,物是人
非,彼此的另一半,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这是生活的嘲弄还是成熟的代价呢?

  看着这对情侣,显然触动了杨帆的心思:「人生之路如此漫长,有一个相携
相伴的伴侣,真的是人间美事。然而谁都难免会贪恋上路上的某处风景,或者某
个匆匆的过客;只是如果还能记得回家的路,又何尝不是一种回归呢?」

  我忽然想起妻的博客名字:风雪夜归人。这样的雪夜,也许就是迷失的心灵
回归的时机了吧。

  ***   ***   ***   ***   ***

  当我跌跌撞撞回到家的时候,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着呆,头发凌乱地披
散着,眼圈红红的,在昏黄的灯光下,脸色显得有些惨白。

  不知怎地,我的心忽然软了下来。我相信,这两天对雪来说,也一定不好过。

  眼前带着憔悴疲惫的雪,让我从心底里升腾起怜爱的感觉。

  我坐到了她旁边。一时间,千言万语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还是妻开口了:「哲,你好好考虑我上午的提议吧……」我止住了她。「雪,
我记得我们结婚时,彼此说过,永远不要轻易提离婚二字。我们现在的婚姻出现
问题,其实想起来,我也有责任。我无法从心理上接受你和别的男人的事实,但
并不代表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向了尽头。我想给你、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更是给
我们这个家庭一个机会。」雪怔怔地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的这番话。然而我内
心的声音告诉我,是的,这就是我现在的所思所想。

  我轻轻地搂住了妻。妻靠在我的肩头,眼泪忽然地掉了下来。

  「从内心来说,我依然爱你,并不愿失去你。我们这个小家也需要你,糖糖
更需要妈妈。给我们一段时间好吗?我相信,时间是医治心灵创伤最好的良药。

  「哲,你真的能接受我吗?一个已经不再贞洁的妻子……」

  「雪,我不知道。但我会试着去忘记这件事,我也希望我们能从头开始。」

  妻似乎有些激动,然而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我握住了她的手,冰凉而
又微微颤抖。

  窗外的雪,又开始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

  妻洁白的身体,在落地灯昏黄的光线中绽放了开来。自从女儿生下来后,我
其实已经很少真正地欣赏妻的身体,更别说和妻有过舌吻。往往是在黑暗中,摸
索着进入,然后一泄而尽。只是今天再一次看见妻的裸体,却有一种熟悉而又陌
生的感觉。

  即便生了孩子,妻的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皮肤光泽而有弹性,胸部并未因
为有过哺乳而下垂,反而变得更加饱满。如果不是腹部的一条淡淡的剖腹产刀痕,
妻的身体整个如同刚剥壳的鸡蛋,光滑润泽。

  虽然原本我是希望妻能自然分娩,然而妻在经过再三考虑后,还是选择了剖
腹产。这条刀痕,见证着妻为我孕育美丽小精灵的过程。抚摸着这条疤痕,不知
怎地,我的心里对妻子的怨恨在悄悄减少,浮上心头的,是以前妻对家庭的所有
默默的付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妻依然是我美丽的妻,是孩子的母亲;我俩
的生命轨迹,在女儿这根纽带的牵系下,注定将永远重叠在一起。

  想到这里,我开始激动起来。俯身下去,吻住了妻的唇。

  妻似乎没想到我吻她;迟疑了一会儿,她张开了嘴,任由我的舌头伸入她的
口腔搅动着。

  我右手滑了下去,越过了高山平原,最终来到了妻的丰盈之处;只是,那里
还有些干涩。我的舌头一路下行,在妻高耸的胸部逗留了一会儿后,逐渐到了妻
双腿交叉的地方。

  妻已经张开了双腿;高高隆起的阴阜,可不正像一个馒头么?

  馒头屄!

  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正是我在妻的博客上看到的。即便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也足以如惊雷,顿时把我胯下的昂扬打得垂头丧气。

  妻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的手背有意无意地掠过我的下体,然后紧紧地
搂着我。

  随后无论我再如何地使劲,却最终让我徒劳无功。我疲惫地躺在妻的身边,
一言不发。

  妻摸着我的头,轻轻地说道:「哲,今天你喝得太多了。等你休息好了再弄
吧。」

  我仰望着天花板,良久说道:「雪,也许我们应该去外地散散心……」

  「去哪?」

  「丽江吧。」

  鬼使神差地,我说出了丽江这个地名。虽然我现在对丽江一无所知,也根本
无从知道,遥远的丽江,能给我和妻子的未来带来什么。

  美丽的丽江啊,你能救赎一个迷失的灵魂吗?
TOP Posted: 2017-08-23 18:15 | 回12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14、丽江的忧伤

  不得不说,我们做出去丽江的决定是多么地仓促。可是感谢天感谢地,12
月份显然是丽江的旅游淡季。我们居然很容易地订到了北京直飞丽江的折扣机票
;而且更容易地,我们居然很快地找到了一个精致的客栈,一个向阳的房间。

  远离北京的天寒地冻,远在西南的丽江,虽然温度也才十几度,有些寒意,
然而冬日里的暖阳透过窗户射在身上,忽然地体会到了一米阳光的味道。

  「一米阳光……」妻显然也心有灵犀,喃喃说道。

  我不相信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诀」的爱情,那样的爱情太虚无
缥缈,就像笼罩在玉龙雪山的轻纱,总有一天被风撕得粉碎;我宁愿沐浴在一米
阳光里,紧紧拥着妻。让这片刻的照耀,可以让我和妻的爱情历久弥新。

  妻的手机却不适时地想起了短消息的声音。

  妻从我怀里挣脱了开来,看了看手机,脸上忽然地暗淡了下来。我当然知道
是怎么回事;我想我完全有耐心来夺回我的妻,因此,我会给她处理的时间。

  我告诉妻,我要去前台要点东西,然后就退出了房间。

  刚刚给我们开房的那个小姑娘不见了;里面换了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聊了
几句才知道,居然是老板娘。她乐呵呵地看着我:「刚才小美说起你们了。你和
你女朋友?」我笑了笑,告诉她我们是夫妻。

  「小美说,有个特别漂亮有气质的姑娘来住店了。看来你是个有福之人呢,
能娶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我谢谢了她;老板娘也识趣地不再追问下去,转而热
情地向我介绍丽江的种种好去处。

  等我回到房间门口,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听到了里面妻子的声音:「别
再说了好吗?……我不会见你的……」电话那头的人一定还在说着什么,因为妻
说过这句话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听到妻说道:「我不和你说了。他快回来了…
…」我推门进去。妻正低头挂断手机;脸上带着红晕,胸口有着微微的起伏。

  ***   ***   ***   ***   ***

  我和妻十指相扣,漫步在丽江古城狭窄的街道上。忽然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
地方,仿佛最容易拉近彼此的心。好多年没有这样散过步了;上次我们牵手散步
的时候是哪一年?这个问题的答案就仿佛此刻的北京,遥远而又模糊。

  沐浴在温暖的夕阳下,看着时光仿佛定格的建筑,妻的心情明显地好转了起
来。她在一家卖纳西服装的店子里停留了下来,试着古朴而又色彩鲜艳的纳西服
饰,脸上是久违的笑意。

  当店家为她换上纳西服装时,饶是见多了妻子的我,也不由得眼睛一亮。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然而这句话放在妻的身上,绝对是天大的错误。在我
看来那些服饰虽然艳丽,却是有些古朴。可是当穿在妻的身上时,有些昏暗的街
巷,仿佛顿时光芒四射,活脱脱如一朵美丽的格桑花,热烈而又素雅,俏皮而又
端庄。

  小城丽江的第一夜,是在我和妻热烈的性爱中度过的。

  仿佛得到了玉龙雪山的祝福,今夜的我,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当我挺起我
坚硬的分身,进入妻的身体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妻在我身下的扭动和喘息。妻的
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脊背,任我的舌头和分身在她的身体里长驱直入,搅动翻腾。

  「雪,我是你的男人,我要操你一辈子,谁也不能夺走……」在高潮将至的
时候,我几乎是喘息着叫道。

  「老公……」这是虫儿的呢喃么?

  ***   ***   ***   ***   ***

  老板娘真是个会做生意的人;随后两天,她介绍了一个朋友,连人带车地拉
着我们去参观丽江的各处风光。

  我和妻流连忘返于湖光山色中;只是偶尔地,妻会低头回着短信,有时也会
远远地避开我,打着电话。看着妻专注接听的样子,我心里有一些失落和醋意。

  只是,只要妻呆在我身边,这种感觉就已经让我觉得无比幸福。更何况,每
天晚上和妻的做爱,每次都能让我到达快乐之巅。

  转眼,2011年的圣诞夜要来了。

  2011年12月24日,丽江。这是个有些多云的日子。这些天白天不停
地游玩,晚上和妻的做爱,让我有些累了。又想晚上和老婆度过一个浪漫的平安
夜,于是中午吃完饭后我在客栈的床上沉沉地睡去。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妻不在房间,我想也许妻正在客栈院子
里惬意地喝着咖啡吧。这是她来到这里后,最经常地一个人消磨时间的办法。

  我起身下楼,碰见了老板娘。我问她看见雪了没有?

  「她不是出去了吗?」

  「出去?什么时候?」我想不起妻跟我说过要出去的事情。

  「她大概是下午一点多急匆匆出去的,说是买点东西。她没跟你说过吗?」

  我含糊地回答了她,转身上了楼。

  妻这个时候出去,是干什么呢?想起今晚是平安夜,妻不会出去买礼物了吧。

  我斜躺在床上,无聊地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着。

  这才发现手机里有一条短消息,发件人是一个未知的号码。短信上没头没脑
地写着一个邮箱地址和一串数字:201314。

  这条神秘的短信,如果不是恶作剧,那么显然想告诉我点什么。我立刻起身,
打开笔记本电脑,敲下那个邮箱地址;我怀疑那串数字可能就是密码,于是在密
码栏里输入,果然邮箱打开了。收件箱里,只有几封广告邮件;发件箱则什么都
没有。只是在草稿箱里,显示有一封未发出的邮件。

  打开草稿箱;这是一封没有主题也没有任何内容的邮件,但却有一个有点类
似视频文件的附件。附件的名字叫「雪水」。

  双击视频文件,在等待打开的过程中,我无端地心跳加速;这一封神秘的短
信,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我的心里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但同时也激起了我强
烈的好奇心。

  视频打开了。一阵抖动过后,随即画面稳定了,显然摄像机被放在了一个稳
定的地方。正对着房间的门口。画面的右上方,显示着时间:2011。12。
24 13:56。

  一阵敲门声响起来,男人起身去开门。进来的,不是妻是谁?

  妻穿着上次买的纳西服装,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

  「你真是害苦我了。我叫你不要来你偏要来……」

  「我跟你说过,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两周年,我一定会来跟你庆祝的……」

  「你这个坏人,我不想要你庆祝……放过我吧……啊……」

  话未说完,已经转为了惊叫,因为男人已经把妻从后面搂住;螓首亦被男人
掰了过去,男人不容分说地把舌头伸进了妻的口中。

  正对着他俩的摄像机拍下了这样的一幕:男人双手从衣服裙摆里伸了进去,
攀上了妻高耸的胸部。厚实衣服的胸襟处,被撑得高高的,里面在剧烈地抖动。

  「说你想我了……」

  「没有……」

  然而就在须臾之间,妻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一件件脱下,直至最后只剩下一条
内裤,内裤紧绷着高高凸起的阴阜,清晰地显露着一条既深而长的缝儿。

  男人一只手肆意地捻着女人的乳头,大力搓揉着乳房;另一只手,则一直往
下,隔着内裤顺着那条缝上下运动。

  男人显然非常了解女人的性感带,很快已经让妻开始娇喘连连。妻反手抱住
了男人的头,香舌在灵活地吞吐着。

  「你下面都已经流水了,你的身体不会欺骗我。你不老实,我要惩罚你……」

  男人把妻按在床边,照着撅起的屁股胡乱地啪啪啪地打了起来。妻忽然全身
颤抖了起来。

  男人把妻拉了起来,再次从后面搂住妻。可以清晰地看到内裤中间的一片水
渍。男人边摩挲着妻的乳房,边咬着她耳朵说道:「知道吗?我要让丽江的一米
阳光,见证我俩的爱情……」

  妻的眼神迷离了起来。

  男人脱下了裤子,一条粗长的肉棒噌地从内裤里蹦了出来。他把妻的身体按
了下去。

  妻顺从地跪在地摊上,张口含住了那根肉棒。午后暖暖的阳光,照射在两人
赤裸的身体上。

  虽然妻曾经给我口交过,但由于那时妻的牙齿总是碰到我的阴茎,以致于妻
后来很少再给我口交。而这次,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男人的阳具是如
何在妻子的口中进出。

  「雪,你说你跟你老公在丽江,我都慌了神了,几夜都睡不着,脑子里全是
你的影子……」

  妻不答话,头在前后运动着;只是眼睛睁了开了,那看着男人的眼神,却竟
然带着一些温柔和妩媚。

  男人忽然运动的速度加快了起来,越来越深地深入到妻的喉咙中,以致于妻
后来有几次试图摆脱男人的抽插,然而她的反抗却换来男人对她头颅越来越紧的
控制。终于,男人腰身一挺,臀部开始一阵阵收缩。

  「吞了,都给我吞了,给我鸡巴也舔干净了……」

  妻捂着嘴,皱着眉头把口里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然后左手扶着男人的阳具,
用舌头灵活地从男人根部扫到最前端,然后再次地把男人阳具整个裹了进去。

  左手无名指上,我买给她的钻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TOP Posted: 2017-08-23 18:15 | 回13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第15章、魂断丽江
  “宝贝儿,你的小嘴越来越厉害了,没给你老公含过吧?”
  妻含着男人的阳具,微微摇了摇头。
  “记住了,你的小嘴是我的,以后只能帮我含,知道吗?”
  妻吐出那根湿漉漉的阳具,没有回答,只是娇媚的白了男人一眼。
  男人把妻搂起来,放到床上,脱下妻的内裤,把头埋在妻的两腿中间。妻两腿往中间合了一下,但被男人的胳膊挡住了,只好又无奈地分开,任凭他动作。
  妻的双腿开始随着他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摆动,同时发出时断时续的呻吟。
  妻的声音逐渐大起来,抑制不住地连成一片。腿也紧绷了,臀部开始不由自主的挺动起来。
  “快上来吧……痒……”
  “宝贝儿,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你老公满足不了你了吧?你已经习惯了我的大鸡巴,只有我才能给你带来快乐……”——————看到男人趴到妻的身上,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关掉了视频,我瘫坐在椅子上。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血一股股往头顶直冲,愤怒,悲伤,绝望……各种情绪在我脑海里交织成一片。
  “这对狗男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对于他们的偷情,我脑海里也不止一次的想象过,但当我面对真实的画面时,才知道我的想象是多么的肤浅。那些画面就像一把刀,深深的刺入我的心脏,让我痛不欲生。我从不知道,还有什么事能令人如此的难受,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和屈辱,让我恨不得就此死去。
  我呆坐了一会,忽然想到妻快回来了,也许风会送她回来呢。想到这,我噌的一下站起来,披上外套,从桌子上抓起一把水果刀,放到口袋里,就往外冲去。
  虽然不是旅游旺季,大街上游人还是不少。我站在街心四处张望,没有发现妻的影子。也许是我赤红的双眼,狰狞的面容很是吓人,游人们都纷纷避开我。
  我用手搓了搓脸,走到了客栈对面,在货摊上买了顶棒球帽扣在头上,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蹲下。
  大概5分钟后,我终于看到了妻的身影。身上穿的还是那套纳西服装,头发披在肩上,好像刚洗过的样子。我站起身来,盯着她的附近仔细观察,却没有发现风的影子。等妻走进客栈后,我就往她来的方向找了过去,我相信风住的地方不会太远。我的右手放在口袋里,紧紧的抓住水果刀的刀柄,全身热血沸腾。
  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妻的电话。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尽力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后接通电话。
  “哲,你在哪儿呢?”
  妻的声音很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下午醒了找不到你,就出来逛一下。你呢,干啥去了?”
  “我出去逛街买了点东西。你什么时候回来,等你吃饭呢。”
  “好的,我很快回来。”
  挂了电话,我放弃了继续寻找风的打算。我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妻看到后肯定会怀疑,我必须想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到小店里买了瓶高度白酒,找了个街心花园坐了下来。
  半瓶白酒下肚,也许是酒精麻痹了我的神经,感觉自己的情绪慢慢平静了,头脑也逐渐清醒过来。我开始思考应该如何面对这件事情。
  我一直以为妻的出轨是一次意外,后来的偷情是被风胁迫的,她应该还爱着我,爱我们的家,只要我表现出宽容和大度,就能挽回我们的爱情,重新开始我们幸福平静的生活。但看了这次视频后,我发现我错了,妻的身心都已经彻底沦陷了,不止是身体的沦陷,她应该已经爱上风了,也许她对风的爱已经超过了对我,对糖糖,对家庭的爱,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头。
  至于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报复,我必须报复。我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我有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在经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之后还不报复的话,我不知道以后还怎样活下去,我还能挺直腰杆抬头做人吗?要报复他只有三条路,第一是用法律手段解决。可法律对通奸是不管的,就算打官司,以我们俩在这方面的关系和人脉,我也没有丝毫胜算,所以这条可以放弃。第二是把这事告诉风的老婆和岳家,让他们出手解决。但按小洁告诉我的情况,他老婆那边应该早就知道风的品性,也许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这些风流韵事,况且我也不想把妻的丑事公诸于众。那就只剩下第三条路了,就是我自己亲手复仇。
  风身材比我高大,大概有1.8米左右,可能还经常健身,看上去很结实,我的身材虽然也不差,但真打起来估计不是他的对手,那就只能找机会暗算他了。对于暗算风我是没有丝毫愧疚的,这个流氓恶棍,勾引我的妻子,肆无忌惮的淫辱她,看到我没有放弃,居然发视频来激怒我,就是要我跟妻离婚,好达到他长期霸占妻的目的,不但要毁了她的一生,也要毁了我的一生,毁了糖糖的一生,我那才一岁的女儿,以后就只能在离异的家庭中长大。想到这里,我就心如刀割。等着吧,你这个下流无耻混蛋,我这辈子就跟你耗上了,不让你生不如死,我决不罢休。
  把最后一口烈酒灌进喉咙,我站起身把空瓶丢入垃圾桶,转身往客栈走去。看了看表,将近七点了,天空开始变得昏暗,街灯已经亮起,街上游人如织,都是一对对迎接平安夜的恋人,而我的爱情却在这一天死去。——————回到客栈,妻正在玩着手机,也许在发短信吧。看到我进来,就把手机关了,站起身来:“回来了,我们吃饭去吧。”
  我看到她那隐含春意的双眼,带着一丝不安的神色,躲避着我的视线,双颊还有着一些浅浅的桃红,心顿时像被针扎了一下,贱人,这个下午被操爽了吧。
  妻走到我身边,闻到我身上的酒味,“你喝酒了?”
  “嗯,一个人太无聊,去酒吧喝了两杯。”
  我将情绪隐藏在心底,面色很平静。
  妻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没再说什么。
  “我们明天回家吧。”
  吃饭的时候,我跟妻说道。
  妻抬头疑惑的看着我,“你的工作不好丢开太久。”
  我解释道。我想尽快逃离这个令我心碎的地方,回北京实施我的复仇计划。
  吃完饭回到客栈,让老板娘帮我们订了两张回京的机票。老板娘还热情的挽留我们,只好说是工作原因要回去了,下次再来还住她这里。
  回房收拾好行李,洗完澡后躺到床上。我把妻抱到怀里,假装热情的抚摸她的身体,想看看她的反应。妻微微挣扎了一下,轻声说:“我今天逛街有点累了,回家再做好吗?”
  我失望的叹了口气,放开了她。心里恶狠狠的想下面不会被操肿了吧。
  妻也许真的累了,很快就睡着了。我却睁大双眼,怎么也睡不着,下午那些画面一幅幅从我眼前飘过,令我难受的同时,也更加深了对两人的恨意。如何处理跟妻的关系,我到现在也没想好,毕竟是深爱了七年的女人,彼此都还是初恋,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她的出轨我也有一部分责任,我嘴巴比较笨,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会制造什么浪漫温馨来讨好她,这么多年来,估计她早就已经厌倦了吧。碰到风这样一个嘴巴比蜜还甜,又温柔体贴的情场高手,沦陷是可以预料的事,再说她第一次还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才被风得逞,之后还顽强的抵抗了风几个月的攻势,证明她开始还是不想出轨的,只是后来身体完全被风征服了,才沉迷于肉体的欢愉,保持跟风的关系,并且逐渐的爱上了他,也许不是爱上他本人,只是爱上他超强的性能力和那种偷情的刺激。跟我在一起,她现在只会感到压抑和愧疚吧,最近这几天就没见她笑过。想到这里,我又有些怜惜妻,她貌美清纯,温柔善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如果没发生这些事该多好啊!我叹了口气,沉沉的睡了过去。
TOP Posted: 2017-08-23 18:16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7, 11-25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