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10、日记惊情(1)


  在医院处理完伤口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了。家里一点菜都没有了,妻跟我
说了一声去超市买些东西,就关门离开。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我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挣扎着跑到客厅,接起电话,是女儿稚嫩的声
音:「妈妈……」


  听到糖糖的声音,我的眼泪忽然不争气地掉了下来。而这时,丈母娘已经从
糖糖手中接过了电话。


  「小雪,糖糖好乖的……」


  「妈,是我。雪出去买菜了。」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想起,这次回来忘
了给女儿打电话。和丈母娘在电话里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


  冬天的天黑得早,还不到6点,天就已经完全黑了。


  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很显然,上午是风开车送妻回来的;也许他们早就约好,由风等在下面,以
便及时处理我和雪之前可能发生的种种状况。我隐约地觉得,妻和风的关系,已
经超乎我的想象,至少不会像她说的只是和风有过几次露水情缘那么简单。


  10年3月份确认妻怀孕,5月1日丈母娘从老家赶过来照料妻,一直到1
1年10月份丈母娘回老家,加之妻很早就下班回去照顾糖糖,这段时间,我想
即便我出差,妻也不会有更多机会和风在一起。因此我推测,可能在丈母娘带着
糖糖回老家而且我出差后,风这个畜生,利用手中的录像和照片,再一次强暴了
雪。因此,妻跟我说过她和风之间有过三次的性关系,然而我却直觉妻应该隐瞒
了什么。


  忽然想起雪的博客,雪的博客里一定有着更多我所不知道的真相;我立刻起
身,去到书房。正准备打开电脑,不经意地朝窗外看了看,却发现在小区外面的
马路上,一俩银色的轿车缓缓驶来,等停下来副驾车门打开,走出一个女人。正
是雪!


  雪下了车,走向汽车尾部,从已经打开的后背箱里拎出了几个塑料袋子。然
后走到车头,和车里的人说着什么;随即,车掉头开走了。雪目送着车开走,方
才向小区大门走来。


  那车里是谁?我无法肯定。但我估计应该不是小区的邻居,因为车没有进到
小区。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浮了上来。我上午下来找风的时候太大意了,也许
这家伙当时就停在小区外面的马路上,得意地看着我在楼前挥舞着菜刀,寻死觅
活。


  妻进了房来,脸上带着红晕。看我已经起床,她有点歉意地说道:「哲,饿
坏了吧?」


  「刚才那个送你回来的是谁?」我冷冷地问道。


  妻愣愣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是你的那个奸夫吧?」


  「哲,我不喜欢你这么说话……」


  「那你想让我怎么称呼他?你的情人?男朋友?」


  妻没有接我的话,默默地把袋子拎进了厨房。我跟了进去,继续说道:「这
么短的时间,就急不可耐地出去会情人,他是不是把你操爽了,你这么惦记他!」


  妻猛地转过身,眼睛盯着我,脸色憋得通红:「刘一哲,你个混蛋!」


  怒火如岩浆般喷涌而出;我高高抬起右手,然而却最终垂了下来。


  「哈哈哈……」所有的憋屈和郁闷,此刻化为仰天长笑!然而我想我的脸部
此刻一定是狰狞的,因为我看见妻的脸上带着惊惧的表情。


  ************************************************************


  晚饭在沉闷的气氛中度过;整个晚上,妻都闭着嘴,不再跟我说一句话。而
我也慢慢冷静下来,想说点什么,试图打破这种僵持的气氛;然而在我刚想开口
说话的时候,妻却站起身,去了卧室,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晚上我只好在书房度过。我自认为我没有错,况且我还在气头上,因此我不
会去讨好妻子;我也无意去敲开妻的房门,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
做,这件事情如烈火一样炙烤着我的心。


  打开妻的电脑,输入小洁给我的网址,很快就顺利地进入了妻的博客。博客
的名字叫" 风雪夜归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妻把自己和风的名字都嵌入了
其中。只是,风雪之夜,人真的还能归来么?


  页面上,映入眼帘的是妻日记式的博文。最上面的一篇博文一开始就让我如
坠冰窖:


  2011年12月14日星期三23:32


  风已经睡了。他确实很厉害,晚上做了两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每次
和风做完后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缺了些什么。难道是因为女儿不在身边吗?又
或许我有些厌倦了风对我身体的索取,让我觉得我就像他的充气娃娃。


  Z下周就回来了。风本想平安夜一起度过,但担心到时我抽不出时间,所以
约好这周五一起去XX山庄度个周末,庆祝我们在一起的两周年。我答应了。就
算给自己放个假吧。


  这一篇四天前的博文,对我来说,不啻当头一棒。这么看来,妻并没有骗我,
她的确周末和风一起在XX山庄,只是估计当时是风开的房,所以我并未能从前
台查出妻的房号。


  我心里充满酸涩,风在博文里正大光明地出现,而我这个老公,却以Z来代
替,仿佛我倒成了见不得光的幽灵。


  后面的几篇,是妻写的一些对生活和情感的感悟;在我看来,只是小女人的
无病呻吟而已。接下来的一篇,则更让我如五雷轰顶。


  2011年10月16日星期天23:05


  我是个无耻淫荡的女人么?


  上午刚刚在机场送走老公,风的车就来机场接我了。我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
可我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期盼。和风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在一起做了,还真是有些
渴望。


  风的住处很整洁,客厅有一张办公桌,但也收拾得很干净,不像是单身男人
住的地方。他一直是个整洁细致的男人,我想这可能就是我欣赏他的地方。


  刚关上门,风就火急火燎把我抱起来;在这方面,他倒是非常霸道的男人,
每次当他把我抱起来的时候,我就软软地没了力气。而这次,风却直接把我放倒
在办公桌上。从来没有过在办公桌上和一个男人做过这种事,等他把我脱光时,
我已经湿的连我自己都脸红。


  窗帘没拉上,秋日的阳光射进来,照在身上暖暖的;好在这是最高楼,否则
非得让别人看光。风衣着整齐地坐在办公椅上,喝着茶水;而我则毫无廉耻地一
丝不挂——不,说一丝不挂并不准确,因为我还穿着一双白色丝袜——躺在桌上,
张开双腿,任他细细地观看亵玩。


  我羞愧地捂着脸,这种姿势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妓女。可是不知怎么,想起
妓女这个词,除了羞愧,我的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渴望。


  「宝贝儿,你知道吗?你的身体就是一件精致的瓷器!」


  我怎么能不知道呢?风看我的神情,他微微发颤的双手,就好像在小心翼翼
地捧着一件昂贵的瓷器。女为悦己者容;我想,我的皮肤此刻也一定充盈着鲜嫩
的汁水,闪闪发光。


  「宝贝儿,看看你这美丽的脸,高耸的胸,平坦的小腹,丰臀细腰,修长饱
满的长腿,任何一个女人拥有哪怕一样,就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可你最美的地
方是你的馒头屄……饱满肥厚的阴唇,肉缝里永远汁水横溢,一插进去就像进了
天堂……」


  「……别说了……」虽然好多次听过他的这番" 奇谈缪论" ,然而每次听起
来,依然会让我的身体里升腾起又痒又酥的感觉,因为我能听到我轻轻发出的"
嗯" 的声音。


  风的双手,若有若无的一路滑下去,让我开始迷惘和颤栗。风在我耳边轻声
说道:「每个女人都是一座花园,但不是每座花园都会鲜花怒放。不光需要肥美
的土地,充足的水和阳光,还需要一个优秀的园丁。对女人来说,土地是她的身
体,情欲是水和阳光,而我就是你的园丁……」


  「……因为只有我才真正懂得如何耕耘你的馒头屄……那里注定就是我的,
我知道如何让你绽放出最鲜艳的花朵……」风的手覆上了我的阴户,两根手指围
着我的外阴从下往上地划过。


  我在男人的呢喃中开始沉醉,急不可耐地伸手去抓风的裤裆。风躲开了,却
用更加磁性的声音说道:「宝贝儿,为什么你生了孩子后这么快就能恢复体形?


  也是因为我,我操你的次数比你老公多得多,每次你到达高潮的时刻就是你
的神秘花园尽情盛放的时刻。只有我,才是你真正的、唯一的园丁;因此,虽然
你老公是你这块土地的合法拥有者,但我才是真正的使用者;我,才是你灵魂和
肉体的归属……」


  在男人的磁性嗓音中,我已经彻底迷失自己。我想我的嗓子里一定发出了某
种原始的嗷叫,回传到耳里,变得呜呜咽咽语不成调,仿佛一只午夜发情的母狼。


  身体在男人魔术师般手指的指挥下纵情起舞;而我高高抬起了臀部,试图把
最肥美的土地展现在男人面前,以索取男人对这块神秘桃源的抚爱。


  风猛地把我的阴户含在嘴里。是的,整个阴户,被他伸出的舌头和温暖的口
腔包裹。他的舌头从下往上的来回舔着,同时用力吸着阴户,似乎要把里面的空
气抽干;然后舌尖卷起,灵巧如蛇坚硬如锥,拱开了层层嫩肉包裹的洞口,钻进
了那已发痒难受的阴道。他突然的举动让我的臀部开始如波浪般颤栗起伏,灵魂
此刻仿佛翱翔在分割天地的云端。我失神地大叫起来,腰部一挺,全身僵硬,一
股液体喷涌而出。我……失禁了!


  风挪开了嘴,得意地看着阴户里一股股喷出的亮晶晶的液体。我害羞地捂着
脸,讨厌的风脸上则荡漾着无耻的笑意。


  「宝贝儿,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你真是个尤物!」风说道。


  随后的交合,是在抽插和失禁的交替过程中完成的。风快速地抽插几次又猛
地拔出,然后得意地看着我的阴户喷出汩汩液体;我对他毫无办法,只能哭着求
他快点放进来,直到他最终把滚烫的精液喷射入身体的深处。


  后来桌子上到处都是我的水,还被风狠狠地取笑了。这个坏蛋!


  中午饭是风做的。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风一勺一勺地喂着我。菜的味道很
好,但最重要的是,让男人喂着吃饭,竟然有种被人宠爱的幸福感,甚至一度迷
迷糊糊地以为我就是这个男人的娇妻。


  下午和风做爱的时候,老公打电话过来了。我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接着老公
电话,我羞愧地扭头看着风。风却没有停止动作,相反他在我后面缓慢但却更用
力地抽插。我想阻止他,但他捉住了我的手,甚至把我上身抬起来,宽厚的胸膛
紧贴着我的背部,双手揉捏着我的乳房,强烈的雄性气味差点让我在老公面前露
了馅。我忍受着坚挺的肉虫在我身体里蠕动钻进的感觉,捂着嘴听老公讲话。如
果不是我快速地挂断了电话,我想我随后失禁时压抑不住的喊声一定会完全地暴
露给老公。


  可我当时除了一丝害怕,更多的却是刺激。我真的堕落如斯了吗?


  上帝救我!


  ************************************************************


  2个月前在机场,我吻别了妻。然而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分别没多久妻
就已经躺在别的男人的身下。下午到目的地后,我打了妻子的手机,接通时,却
是一片寂静的背景。我记得当时喋喋不休地说着在机场碰到的好笑的事,妻没有
过多的说话,只是偶尔发出「嗯……」的声音,我还以为是妻在仔细听我讲故事,
却没想到,这个声音,正是妻抑制不住的呻吟。


  当两天前我才得知妻出轨的时候,我曾经设想过她出轨的过程。可是,对于
性经历曾经和妻一样空白的我,又能有多大的想象空间呢?妻日记上记录的过程,
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让我几乎丧失勇气,去翻看妻后面的文章。
TOP Posted: 2017-08-23 18:15 | 回9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11、婷的故事(1)

  我第二天是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电话是公司的钱总打来的;钱总是我直接的上级,也正是因为他的赏识,我
很快就被提拔到了项目组的重要岗位。刚一接通,就听到钱总炸雷一般的大嗓门:

  「刘一哲,你在哪里?怎么还没上班?别忘了今天还有个重要会议!」

  我这才想起我还要参加周一的项目进度汇报会。公司大老板李总提前发了邮
件,专门点了我要在这个会议上做一个汇报。

  我看了看表,已经快9点了。会议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召开。急急忙忙地起床,
看了妻的卧室,门依然紧闭着,我不知道她是已经上班了还是依然在卧室里睡觉,
我不想理她,于是胡乱收拾了一下,直奔公司而去。

  好在我在会议前5分钟赶到了会场。只是可想而知,我在汇报时的语无伦次、
思维混乱让李总等几位领导极度不满意。

  散会后,钱总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里。我当然知道钱总的用意,于是就开门见
山地说道:「钱总,我想辞职。」

  钱总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这么开场白。还以为是因为上午会议的情况,让我
萌生退意的钱总,原本严肃的神态变得有些讶异和不解。

  「不就是一个汇报吗?至于动不动说辞职么。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太忙了,思
想太紧张,今天讲不好,还可以再单独跟几位领导汇报嘛。」

  我诚恳地再次表达了辞职的想法。钱总观察着我的脸色,看到我坚决的态度,
他开始连问为什么。

  饶是钱总平时待我不薄,视我为爱将,我也不愿意告诉他妻子出轨的事实。
自家的私事,为什么要拿来说呢?我并不想闹得满城风雨。

  盯着我缠着绷带的左手,钱总叹了一口气说:「小刘,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公司一直在重点培养你。我不知道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如果是因为工作上的
矛盾,你不要放在心上,工作中谁会没碰到点麻烦?如果是家庭私事,那么如果
你能相信我,也可以把我作为大哥,跟我说说,也许我能给你一些建议。这样吧,
我给你一个星期假期,这几天你先回家好好陪陪老婆孩子,等你想通了后可以随
时回公司上班。」

  我谢过了钱总;回到了办公桌,正准备收拾桌上的物品时,发现放在办公桌
上的手机里有一条妻发来的短信:哲,我们离婚吧。

  短信是半个小时前发的。我急忙回道:为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对我来说,却如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妻的短信来了:——
还要说原因吗?我知道你已经看过我的博客了。

  ——我是看过了。但是你不觉得贸然提出离婚,是对糖糖和双方父母的不负
责任吗?

  ——我无颜再面对你;这件事已经给我们婚姻留下了阴影,再继续下去,只
会让彼此更痛苦。长痛不如短痛,你现实点好吗?我父母那边我会慢慢找机会跟
他们解释的;只是你父母那边,我确实没有脸去面对他们,向他们说出事情的真
相。

  ——真的就无可挽回吗?

  ——离婚对我们是最好的选择。原谅我。

  我不知如何回应妻的话。说实话,事情发生至此,我依然没有萌生过离婚的
念头。沉吟再三,我回了一条短信:——等我回来再说吧。

  我冲出办公室;虽然是上午,然而外面的天空已然变得昏暗,飞絮般的雪花
纷纷扬扬地飘荡在各种灯光和微弱天光交织的空中,仿佛一个个洁白的天使失去
了羽毛,摇摇晃晃地坠落人间。2011年北京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这么不
期而遇了。

  我跌跌撞撞地走在马路上。刚刚辞去了工作,也即将失去了妻子的我,仿佛
人生的败将,跌落在谷底,面对千仞峭壁而万念俱灰。



  杨帆在一家日式的居酒屋里找到了我。他来时,我已经在这家居酒屋里整整
喝了三个小时。他当然非常诧异我在周一的这么一个下午,不停地给他发短信要
他过来喝酒;而当他电话过来,发现我大着舌头说话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撂下了
电话,开了车就过来了。

  「阿哲,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默默地给他斟了一杯酒;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忽然间
眼泪布满了我的眼睛,声音开始哽咽。

  我开始讲述起来;我忽然发现,即便我已经掌握了那么多真相,然而再次回
顾这些真相,无异于把还在滴血的伤口再次撕裂,钻心般地疼痛。杨帆在整个过
程中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你想怎么办?」末了,杨帆这样问道。

  「也许雪说得对,离婚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我喃喃地自言自语。

  杨帆没有接话,他开始说起他和他妻子的曾经过往。

    ********************************************************

  杨帆和苏婷是经人介绍相亲认识的;婷在一个某个营业厅做客服;也许是因
为职业的原因,她乖巧懂事而善解人意,长得虽不算惊艳,但却是属于初看很舒
服、越看越好看的那种;长长弯弯的眉毛,饱满圆润的脸颊,含羞带嗔的双眼,
欲说还羞的神情,更让她平添了秀外慧中、贤淑温润的气质;鼓鼓囊囊的胸部,
匀称健康的身材,即便是单位里严肃保守的制服,也挡不住婷周身散发的青春活
力。

  杨帆对婷几乎一见倾心。爱情在两颗年轻人的心中很快升温,相亲后没多久,
俩人就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接着又很快地结婚。婚后半年多,他们甜甜蜜蜜的
二人世界里就增加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儿子瓜瓜出生了。

  只是谁也想不到,他们快乐幸福的三口之家的生活,在儿子出生一年半后被
打破了。

  婷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老男人;其实更确切地说,是那个老男人故意认识了
她。老男人随即对婷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他的追求甚至让整个营业厅都知道,当
然只是杨帆一直蒙在鼓里。

  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鲜花的攻势,尤其是每天坚持不懈的送花。总之,婷被
感动了;而老男人极强的社交能力,让他在整个营业厅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上至
营业厅领导,下至普通营业员,都无一不认识老男人,也无一未得过老男人的小
恩小惠。所有人都明白老男人的心思,而且更可怕地是,即使所有人都知道婷已
婚有孩的事实,然而他们都似乎乐见老男人的得逞,甚至抱着某些隐隐的期盼。

  婷由最初的反感、害羞但后来慢慢地接受老男人的追求,鲜花和甜言蜜语,
逐渐俘获了她的心。不知从何时开始,她不再回避老男人,而她的那些同事则在
看见老男人进来后,也会知趣地故意回避,留给他俩相处的私人空间。

  老男人有多老?婷当时27岁,老男人则整整比她大20岁;老男人也不属
有钱人,如果说有两套住房在北京就是富人的话,那么全北京的富人可以说是满
地乱爬了。

  婷和老男人的发展走向,其实早在营业厅里所有人的预料之中。当局者迷旁
观者清;也许婷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所有人都看到,当老男人走进营业厅的时候,
婷眼里流露出的温柔目光;所有人在假装埋头工作时,所听到的婷故意大声聊天
时微微的颤音以及带着点撒娇发嗲的音调。

  婷在老男人不到一个月的追求中丢盔弃甲。那天晚上,婷破天荒地向老公请
假,只是因为老男人告诉她,今天是男人的生日,他想请她和几个朋友去家里,
秀秀他自己的厨艺;当然,为了遮人耳目,除了婷,还有另外几个人也被同时邀
请。

  只是当婷被老男人接到家里之后,却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那几个人的身影。
她当然等不到,因为那几个人早就识趣地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晚餐最终变成了老男人和婷的烛光浪漫晚餐;菜的味道不错,只是再多的美
味也比不上眼前白里透红的秀色。在摇曳的烛光下,微醺的酒香里,婷在半醉半
醒中,就在铺着洁白台布的餐桌上,婷的身体成了老男人当晚最爱的一道大菜。

  老男人老则老矣,然而男性的功能却丝毫不让青年。那晚,老男人粗长的阴
茎贯穿了婷的身体,火热的龟头顶在从没别的男人到达的地方。这种感觉,几乎
立刻让婷颤栗着到了高潮。老男人在婷的身体里开了三枪,而婷也被操到高潮迭
起,直到第二天婷上班时还能感到阴部的肿痛,下面火辣辣地如被撕裂了一般。

  营业厅里的同事似乎已经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们默默地用眼神交换着
各种信息,彼此心领神会。当老男人再次走进来的时候,甚至有人拍着他的肩,
跟他热烈地握手。

  从那天开始,婷和老男人开始了非正式的同居生活——当然不是晚上,因为
婷几乎每天都能正点地下班回到家里。老男人把离营业厅几分钟脚程的那套房子
收拾了出来,布置成了他和婷的新房;真的是新房,因为老男人把家里所有的窗
户和衣柜上都贴上了大红的囍字,甚至他还要求婷抽空和他去了趟像馆,拍了张
他和婷的婚纱照,放大挂在床头。照片上,婷穿着婚纱小鸟依人地靠在精神抖擞
的老男人身上,仿佛是老男人心爱的娇妻。

  新房布置完的当天中午,婷就被老男人" 迎娶" 进了新房。当老男人手捧一
束鲜花西服革履地出现在营业厅的时候,谁也不会否认,这是新郎迎娶新娘的节
奏。所有人都或心怀鬼胎或深含笑意或幸灾乐祸地看着婷,钻进老男人专门开来
的婚车里。车的前脸,是用99朵玫瑰装饰的心形图案;任谁,都知道这是一部
婚车。只是这一部婚车,在滚滚车流中,显得如此鹤立鸡群,形单影只。

  没有人闹洞房,也没有来自亲友的祝福。在新房里,婷被动地接受着这一切,
如一个提线木偶,受着老男人的摆布,一切恍如在梦中。老男人脱下杨帆送给婷
的婚戒,换上了他买的戒指。并且嘱咐婷以后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必须戴着他的
戒指。在老男人的一再要求下,婷最终扭扭捏捏地喊了老男人一声" 老公" ,然
而刚一喊完,却已是满脸的愧色,她全身软软地倒在老男人怀里,任由老男人把
她抱上了他们的婚床。

  铺着大红喜庆的床单被罩和布置着洁白帷幔的婚床上,婷用她前所未有的高
潮和快乐到哭的叫喊,完成了她和老男人" 新婚" 的第一次圆房。当婷趴在老男
人身上,阴户被老男人粗大的阳具撑得满满,而她的嘴,同样被老男人的舌头塞
得满满的时候,婷突然间泪流满面。只是谁也不知道,这眼泪是幸福和喜悦,还
是悔恨和内疚?

  那天下午,在任何一个人进来都会以为是婚房的房子里,一个已婚的人妻人
母,把自己本应归属于合法老公的身体,再一次嫁给了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

  整个下午,老男人都在不停地操着她。婷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多少次高潮,
只是在最后,她已经瘫软在床上,全身无力,任由男人的精液涂满了她的身体。

    ********************************************************

  杨帆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不知道他的娇媚的妻子,已经完成了另一次没有祝
福和掌声的婚礼,虽不合法,但至少从仪式上心灵上她自动自愿地成了另一个男
人的禁脔;每天中午,在那个新家,婷就像个被娇宠的公主,吃着老男人提前做
好的午餐;然后在窗帘紧闭的卧室中,他那贤淑的娇妻,或高高撅着臀部,或大
大张开双腿,脸色通红,被老男人以各种姿势耕耘和开发着,叫床的声音透着嗲
声嗲气的妩媚和颤抖。

  婷逐渐习惯了和老男人的这种生活;每天中午下班,她会步行到她的新家,
接受老男人精液的浇灌。偶尔她还会带上她最好的朋友,请她吃午饭。老男人会
使出浑身的解数,做出一顿美味让她的小姐妹大快朵颐。直至后来,甚至老男人
也不再特意回避她那些姐妹;当小姐妹在餐厅吃着美味的时候,老男人会把婷拉
进隔壁的卧室,饿狼般剥光了她;婷难以压抑的叫声,随着坚挺的阴茎一插到底
而通过虚掩的房门传进隔壁小姐妹的耳朵里。

  杨帆有一次中午他路过妻子的营业厅,进去找她;婷当时正撅着屁股,被老
男人从后面快速疯狂地抽插。接到小姐妹的电话,婷顾不上清理身体里面的液体,
急匆匆赶回营业厅。杨帆不明白为何妻会从外面回来,但更没想到的是,他娇妻
的身体里正灌满着另一个男人的精液。

  杨帆也不明白,为何他的娇妻变得越来越喜欢周末去逛商场,而且逛的时间
越来越长,从早上8点出门,一直到下午4,5点才到家,甚至一度冷落了她最
心爱的儿子。只是杨帆想不到的是,每次娇妻借口去逛商场的周末,她都是在某
个老旧小区的两室一厅里度过的。在那里,她也试着各种衣服,只是这些衣服更
增加了男人的情趣;老男人在她身上,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和用不尽的心思。

  婷开始迷惑她到底有一个老公还是两个老公;因为老男人开始约束她,甚至
禁止她晚上和她正式的老公同床。婷于是借口要照顾孩子,把杨帆驱赶进了书房;
每晚十一点,她需要接受老男人的视频,以检查她是不是独守空房。

  杨帆越来越难以从妻身上获得满意的性生活;每次婷都会借口身体不舒服或
不想进行推脱,实在推脱不过,也只允许他十点前快速地做完;然而,即便如此,
干涩的洞口和身下毫无动静的婷都会让杨帆觉得索然寡味,仿佛一场无声的强奸。

  很快,婷发现自己怀孕了;当然极大可能是老男人的孩子,因为这段时间只
有老男人如勤勤恳恳的老黄牛般如此频繁地耕耘过她,且好几次在她极度高潮的
时候,直接射入她的花心,精液烫得她全身抽搐;虽然杨帆也有过几次,但即便
仅有的几次,也在婷的要求下,杨帆带着雨衣完成的。

  尽管老男人百般哀求,但婷在关键时刻还是头脑清醒,她知道孩子无论如何
是不能要的。去医院坠胎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医生显然把老男人当成了婷的老公,
她对于老男人这么不小心地对待他的妻子而心存愤恨。只是,如果她知道为男人
怀孕的这个女人,竟然是别人的老婆,估计她一定会吐血而亡。
TOP Posted: 2017-08-23 18:15 | 回10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12、婷的故事(2)

  杨帆某天中午终于把婷和老男人堵在他们的爱巢里。

  婷的反常,已经让他开始生疑。他跟踪着婷和她的闺蜜,一路来到这间房子。
他不知道两个女人来到这里干什么;只是在他看到闺蜜随后不久出来带上门以后,
他来到房门前,试着转动门把手,发现门没有锁,于是他冲了进去。

  房间里充满着女人放荡的淫声;就在卧室门口,他看到了他一辈子都难以忘
怀的情景。他心爱的娇妻,正高高地骑乘在一个男人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和青筋
暴起的黝黑色皮肤,形成了视觉上强烈的反差。婷正疯狂地摇晃着她的腰肢,如
同装了电动马达一般不知疲倦;她那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部,正贪婪地攫取着那根
阳物,似乎要把它揉进自己的最深处。

  杨帆顺手抄起了门边的扫帚,正处于高潮中的女人被他掀了下去,发出一声
惊呼。还没等老男人反应过来,杨帆的扫帚已经铺天盖地朝着他打了过去。

  杨帆追打着男人,婷却默默地起身,穿好自己所有的衣服。直到杨帆打累了,
老男人像条死狗一样满脸是血地躺在地上,婷已经就穿戴整齐,一声不吭地坐在
沙发上,满眼空洞,似乎在看一场人间的闹剧,枯坐如佛。

  其实,杨帆的故事我早就已经知道。也是在一家小酒馆里,杨帆喋喋不休地
向我说着娇妻出轨的事情,只是,这次的讲述有了更多的细节。也许时过境迁,
杨帆已经度过了最初不愿面对事实的心理吧。

  杨帆是个有烈性的男人,他无法忍受婷的出轨,最终选择了和婷离婚。但杨
帆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即便妻子有错在先,他还是分了一半财产给她;只是,
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把瓜瓜让给她,让给一个有瑕疵的母亲。

  我这才想起,孩子出生后,因为中间总是频繁出差,除了孩子满月的时候他
来过我家看过糖糖,我和杨帆已经一年多没在一起喝酒了。

  糖糖刚满月时,杨帆才刚刚和婷离婚不到半个月。他满脸憔悴地坐在我的房
子里,脸上的笑容却是僵硬的,挂着藏不住的心事。

  婷和雪同岁。因为同是同龄人,又因为我和杨帆的关系,我们两家平时走动
也不少,雪和婷的关系相当不错。雪总是夸赞婷的秀外慧中,而婷则对雪的美貌
气质赞叹不已,直呼我前世修来的好福气。当我被杨帆约去喝酒听他讲婷的故事
时,我回来告诉了雪。雪没有说话,只是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我当时以为是雪对他俩感情变故的惋惜,然而现在看来,也许她其实只是想
到了她自己的境遇罢了。

  「婷第一次和那老男人是什么时候?」我问道。

  「大概是10年的3月底。」

  我不禁感叹,命运真是最牛叉的导演。同是这一年的三月底,两个本来贤良
淑德的女人,几乎在差不多同时,向两个老公以外的男人张开了双腿,把本应属
于丈夫的禁地毫不设防地任别的男人长驱直入。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只是婷在偷情半年左右被杨帆发现,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雪因为怀孕的
原因,她和风相处的次数,应该是远远低于婷和老男人相处的时间。我是幸运还
是不幸呢?

  「婷现在怎么样?」

  杨帆没有马上答话,他举起了酒杯,和我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等他放下
杯子,我看见两行清泪顺着杨帆通红的脸,滑落了下来。

    ********************************************************

  婷离婚后,无处可去。杨帆当时闹得太凶了,以致于这事儿在当时闹得满城
风雨。婷已经和几乎所有的亲友关系决裂,她以前的朋友也慢慢和她疏远;她也
没脸继续在单位干下去,于是干脆辞职了之。

  老男人在她新的工作单位找到了她;婷这次已经没有任何顾虑,她和老男人
同居了。只是不再住在老男人的那套住房。杨帆曾经找到了他们原来住的地方,
里面已经换了新的主人。那人只知道原房东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卖给了他,除此之
外,他并不知道老男人去了哪里。

  有段时间,婷仿佛在杨帆的生活中消失了一般,音讯全无,手机关机,QQ
下线。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杨帆心里,对婷的恨意在逐渐减少,慢慢取代的,
是对她的怀念。除了婷的出轨,婷真的是个贤惠的妻子,她做事利索,把儿子和
老公都打扮得清清爽爽。

  婷再次出现在杨帆生活中的时候,是半年后的事情。那时,瓜瓜已经两岁半
了。

  婷打了杨帆的手机,听到婷熟悉的声音,杨帆心里不知怎么,却是一阵阵地
心跳,仿佛又回到了恋爱的时光,和初恋的女神打着电话。只是,婷的语音里没
有一丝的激动,只是平静,仿佛一切都已云淡风轻。婷约了杨帆周六在家附近的
麦当劳,带着瓜瓜一起见个面。

  瓜瓜似乎已经不太记得眼前的这个阿姨了,只是当阿姨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
他却喊了声" 妈妈……".这一声叫声,让婷当时泪如雨下,她蹲下来,紧紧地抱
着瓜瓜,似乎生怕别人抢走她的孩子。

  婷显然比以前更会打扮了。似乎在杨帆的记忆里,除了婷以前常穿的单位制
服,在家都是素面朝天。而眼前的婷,把以前的马尾辫解散了,发梢披散了开来,
耳根的几缕烫成了小波浪卷的头发里,若有若现地坠着一对银色花瓣形状的耳钉;
原本长长弯弯的眉毛,似乎经过了精心的修剪。这哪是以前朴素平凡的妻,分明
是一个清丽俊俏的女子。只是这俊俏洁白的脸上,却已有隐隐的风尘。

  半年后的再次相见,杨帆却觉得和婷生分了很多,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篱笆,
横亘在他和婷面前;让原本有很多话要说的杨帆,刹那间却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婷从见到爱儿的激动中平静了下来,她大致地讲了她和杨帆分手后的生
活。

  分手的最初一个月,她独自去了丽江,在一家小旅馆里找了份临时工作。白
天似乎还过得去,只是每到夜晚,对儿子的思念和在异乡的孤独感,仿佛要吞噬
了她的心。她换了手机号码,但原来的号码还保留着,每次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会把原来的SIM卡插进手机,只为看看有没有来自孩子和曾经的家的消息。

  可惜的是,当时的杨帆正在气头上,他没有给婷任何的消息。这让婷的心里
充满了绝望;倒是老男人的短信,占满了整个屏幕。她曾经恨过这个给她带来灭
顶之灾的男人,然而,此时此刻,那老男人的短信对她却是最大的安慰。因为这
让她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人牵挂着她!

  到丽江一个月后,没有收到任何杨帆消息的婷,彻底绝望了。当天半夜,她
鬼使神差地回了一条短信给老男人,告诉他她现在在丽江。然后关机了。

  三天后,老男人在小旅馆里找到了正在埋头工作的婷。因为只知道她在丽江,
但不知道具体地址,老男人找遍了丽江的所有大小旅馆,最终找到了她。

  老男人的举动感动了婷,也让绝望中的婷燃起了重生的希望。当天晚上,在
逼仄狭小的房间里,婷再一次向老男人敞开了她如花一般的身体,与以前相比,
婷已放开了所有的包袱,这一次已彻底没有了任何的约束。

  半夜时分,满月如盘。在小旅馆的天台上,如水的月光,包裹着大地万物,
也洒在一具赤裸的女体上,闪着圣洁的光辉。婷双手抓着男人的肩膀,一条腿高
高地被男人抬起,一根坚挺粗长的阳具正从下面,深深地顶入了女人的花心,不
知疲倦地做着耸动。老男人太爱这块沃土了,这是他的地盘,他要深深耕耘这块
沃土,开始新一轮的春种秋收。女人在高潮动情处,伸出了舌头,吻住了男人的
嘴;她微张的眼睛里,媚眼如丝。

  「婷,我就是你的男人,我来操你一辈子……」男人喘息着说道。

  「老公……」如果不是离得近,这声发颤的轻呼,犹如虫儿的呢喃。

    ********************************************************

  婷和老男人在丽江住了一段时间。自从老男人来后,她已不再半夜起来去更
换原来的手机号码查看来自亲人的消息。白天工作的疲累,晚上老男人的折腾,
已让她顾不上太多。

  杨帆执意邀她回家看看;婷看着满地咯咯笑着的儿子,最终答应了。回到了
阔别半年的家,婷的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

  在卧室里,杨帆抱住了婷。婷没有反抗,安安静静如小猫一般靠在他的怀里。
杨帆闻着婷的发香,喃喃地说:「回来吧,婷。儿子需要你……我……我也依然
爱你……」

  杨帆的手已经攀上了婷的双乳;半年不见,婷的双峰似乎更加翘挺。这让杨
帆开始变得急不可耐,他想赶紧脱下婷的衣服,但被婷坚决地阻止了。

  「不,我已经对不起了你,我不想再对不起他……」

  然而,杨帆的阳具却不争气地硬了起来,愣愣地顶着婷的阴部。婷轻笑着,
用手解开了裤子拉链,把已经硬的发烫的阴茎握在手里。

  婷的身体滑了下来,跪在地上,毫不犹豫地把肉棒全部含在嘴里。边吞吐着,
边用眼神柔媚地看着杨帆。杨帆从来没有享受过婷这样的服务,差点精关一松,
喷射出来,最终还是忍住了。婷似乎感觉到了杨帆即将的发射,她加快了头前后
晃动的频率和幅度,同时舌头绕着龟头的冠状沟不停地旋转。

  杨帆再也忍受不住,他喊了起来,精液噗噗噗地全部射进了婷的嘴里。

  清理完嘴里的液体,婷躺在杨帆的怀里,幽幽地说道;

  「帆,我淫荡吗?」

  杨帆却不知道如何作答。婷刚才的举动,的确是他所从未见识过的。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觉得我淫荡,但却不好意思说;其实这就是我,真实的
婷。我不再是你眼里的那个贤妻良母,我是一个彻底的荡妇。知道吗?我和那个
老男人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他就已经让我吃他的肉棒了。他把粗长的肉棒插入我
嘴里,我在窒息和刺激中被他送上高潮。以后,他每次都会让我吃他的肉棒,直
到把它伺候得完全硬挺,好插入我的身体。我甚至爱上了这种感觉,看着软软的
阴茎在我嘴里变大变硬,让我有一种成就感。而在我来大姨妈不方便的那几天,
他就会射到我嘴里,让我吞下去。」

  「我从第一次跟他开始,一直到你进来抓到为止,除了周末,我每天都跟他
在一起。那半年的时间,我和他做爱的次数,比我俩认识以来做的所有次数还要
多得多;我吃过的他的精液,也许比你射到我身体的精液还要多。你相信也好,
不信也罢,我就是这么一个淫荡的女人。」

  「所以,杨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小家碧玉的女人;
原本我认为我是,可是生活改变了我,让我发现了残酷的真相。那个老男人毁灭
了我,但又重新塑造了我。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的我,从身体
到灵魂,都已经完完全全是那个老男人的了。」

  「从那个男人到丽江找到我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曾经熟悉
的家已经离我渐行渐远,就好像看着一颗擦肩而过的流星,唯有眼睁睁地看着它
化为夜空中的一道光亮。我必须要开启我自己的生活。我和那个男人再次同居了。
我们重新在一起的半年,除了白天工作和身体不舒服,每晚的唯一活动就是不停
地做爱,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染上了性瘾。」

  「做爱可以让我麻痹自己,忘记现实,忘记我曾经是一个妻子、母亲。更重
要的是,我如一个溺水之人,身边唯一的拯救者就是这个男人;我终于可以不再
做噩梦,可以每晚躺在一个男人宽厚的怀里,平静而踏实地度过每个夜晚。我不
会嫁给那个老男人,但我却享受着他对我的照顾和爱,享受着他给予我的性爱。
我这么算是个自私的女人吗?」

  「我这次回北京,是因为我……我又怀孕了……我想生出来;这是我和那个
男人的结晶。虽然我不会嫁给他,但是既然怀上了,我觉得这是上天的旨意,既
是对我所作所为的惩罚,又是对我此时此刻的恩赐。既然我无法拥有瓜瓜,那么
我就再要一个。我已经想好了这个孩子的乳名,叫果果……」

  杨帆百感交集地听着,直到最后泪流满面。
TOP Posted: 2017-08-23 18:15 | 回11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11-25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