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七、爱与恨的纠缠

  09年最后一天的那场性爱,让我酣畅淋漓,一扫两个月来工作连轴转的紧
张心情。当我从浴室里洗了个澡出来时,妻正靠在床头,低头玩着手机。看我进
来,她合上了手机。

  「跟谁这么晚还在发信息?」我用毛巾边擦着头发边问道。

  「是……小洁,问你回来没有?」雪回答着,口气中似乎有些犹豫。

  我上了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还是家里的床舒服啊,温暖中带着氤氲的香
气。很快,我在幸福和满足中沉沉睡去。

  午夜时分我被外面震耳欲聋的炮竹声震醒。

  看了看表,刚过12点。2010年到了!

  习惯性地摸摸躺着身边的妻,妻却不在床上。我揉了揉眼,穿了拖鞋起身走
出了卧室。客厅没开灯,外面的路灯透过客厅的玻璃门照射了进来,也把妻的身
影映照在洁白的墙上。

  妻在阳台上打着电话,只是外面的鞭炮声让我无法听清她的声音,她的神态
似乎有些激动,左手挥舞着。我打开灯,突然的亮光让妻转过头来,看见我怔了
一下,然后挂了电话,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怎么起来了?」妻关切地问道,脸上带着红晕。

  「外面太吵了。你怎么跑阳台上打电话?」

  「家里信号不太好。是一个客户的新年祝福电话……你早点睡,今天刚回来
累坏了吧。」妻的口吻里有着一闪而过的迟疑,随后跟着我,一起重新回到了温
暖的被窝。

  「新年快乐,雪!」

  「新年快乐!」抱着我。

  妻吻着我的额头,喃喃地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没有答话,一阵倦意涌来让我睁不开眼。

  这一晚上我睡得特别踏实,甚至一个梦都没有。

    ********  ********  ********

  随后的两个多月里,我和妻度过了结婚以来少有的快乐时光。我们同时起床
,手拉着手赶同一班地铁,因为我比妻路程要远,每次到妻的目的地我们相拥着
分别,在我的目送下妻下车的身影如一只欢快的燕子;而在下班的时候,我们又
相约着在妻的站台不见不散,然后又手拉着手一起回家。

  只是有一天,当我提前到达妻的站台上等候时,我看到妻从进口处走了进来
,她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男子,在雪身后一点说着什么,雪没有说话,脸上有一
些捉摸不定的神情,兀自走着,直到看到我,雪微微转身停下来,和那男子说了
些什么,接着便朝我欢快地飞奔了过来,亲热地挽着我的胳膊。

  车门关上时,我看了看那男子,他却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那个男人是谁?」

  「一个新来的同事,跟我请教工作上的事儿。」妻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对高高帅帅的男子一向有些防禦。虽然我深深地相信妻子,然而她的美貌
、身材,必定会让很多男人垂涎三尺,也让我对那些男人心存警惕。

  「他又不是你下属,工作上的事儿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让领导去安排他的工
作吧。」

  「嗯。」在拥挤的车厢中,妻默默地靠着我。我双手环着她的腰,把妻紧紧
地搂在怀里。

  春节时我们在我老家度过。除夕夜,当万家灯火团圆之时,妻告诉我,她的
大姨妈已经推迟一个星期没来了。而我正式得知自己要做爸爸的时候,已经是3
月初了;那时,我刚刚接到公司的通知,我已被公司委任为项目总监,并很快将
再被派往南方项目组继续未完的工作。

  项目总监,意味着更高的薪水和奖金;背负着沉重的还贷压力的我,无法拒
绝这样的诱惑。3月15日,我告别了妻,踏上了南下的旅途。

    ********  ********  ********

  「喝口水吧。」不知什么时候,小洁沏了一杯热茶,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把我从以往的回忆中惊醒过来。

  我现在几乎肯定,我那次在站台上看到的那个男人,一定就是风。那么说,
在我出差回来后,风难道还在纠缠着雪吗?

  我把我的疑问告诉了小洁。她端起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似乎下定了
某种决心;抿了一口茶,正准备说话,就听到屋子里响起了熟悉的手机铃声。我
知道,那是妻打来的,我为妻的号码设置了专门的铃声。

  我看了一眼小洁。小洁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手掌下压,做着让我冷静下来的
手势。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小洁知趣地转过了身,开始默默地喝茶。

  手机接通了。

  「哲,我今天打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在干嘛呢?」

  听着熟悉的声音,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回答。

  「雪,我……太累了,今天睡了很久……」

  「我也好累。好在明天会议就结束了,回来我再好好陪你……想我了吗?哲。」

  你也累吗?是被人操累了吧?我在心里冷笑着。

  如果不是拚命地压抑,我想我一定就破口大骂了。再接下去,我真的不知道
我会说出什么话,或者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我调节了一下呼吸,内心深处一个声
音浮了上来:冷静!冷静!你现在要的是真相!

  「嗯……」我未知可否地回答着妻的话。

  「小洁呢?」我突然问道。

  「呃……她……她在洗澡呢。」

  果然从话筒里,似乎听到哗哗地流水声。

  「不说了,你早点休息。挂了啊……」妻在那边说道,随后挂上了电话。

  小洁似乎早已预料到这样的对话,她放下茶杯,静静地看着我。我颓然地坐
在沙发上,默默无言。

  小洁挨到了我的身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脸蛋凑了上来,蹭着我的脸颊。

  随后她的嘴唇凑了上来,亲吻着我的额头。我抱住了她,在沙发上滚在一起。

  也许只有痛快淋漓的性爱才能麻醉自己此刻破碎的心!

  小洁闭着眼,任由我抚摸她已经发软的身体。她精緻娇美的面容,忽然让我
恍惚中觉得她就是雪。然而当我把小洁脱光的时候,我却忽然发现,我下面软软
的,怎么也硬不起来。

  小洁转而趴在我身下,吸吮着软软的阳物;可是直到小洁吸得累了趴在我胸
前,我的小弟弟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小洁哀怨地看着我:「你啊,女人送上门都不会享受。风可比你强多了。你
可知道雪现在在干什么?」

  「她在干什么?」虽然隐隐知道答案,但我依然希望小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
复。

  小洁没有吭声,只是掏出手机,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

  响了好一会儿,电话通了。

  小洁摁下了外放键。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洁,又想听了?」

  「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接着就传来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
是砰砰砰~~地撞床声,以及一个女人语不成句声音发颤的娇哼欢吟。

  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声线,陌生的是呼喊。

  我的阳具忽然挺了起来,硬硬地顶着小洁的阴部。小洁带着狡黠的笑意,急
急挂了电话。她翻起身来,把我硬得发胀的阴茎塞进了温暖的蜜穴,然后抓起我
的手,放在她高耸的双峰上。

  我疯狂地揉捏着高挺柔软的乳房,小小的乳头慢慢变得膨胀。小洁身体后仰
,双手撑在我的腿上。如果说我和小洁的第一次是在茫然无助中进行的,无法体
会到小洁身体的美,那么当我这次进入小洁时,我才真实感受到年轻肉体的美好。

  阴道紧紧地包裹着我的硬物。挺进、抽插、研磨,快意在迅速地聚集。如果
明天就要死,那么我愿意死在这温暖的蜜穴里。

  小洁俯下身,饱满的乳房随着腰的扭动,摩擦着我的胸。她把嘴巴凑在我的
耳朵边:「知道雪去年的生日在干什么吗?」

  「干什么?」

  「她在让人操着,像你现在操我一样让人疯狂操着,让人不戴套地操了整整
一天……而且是内射……」

  「啊……」我和小洁同时叫了起来。

  一股一股的热精如千万颗子弹射进了女人身体的最深处~~

    ********  ********  ********

  简单的清理之后,我和小洁钻进了被窝。

  小洁温柔地躺在我的臂弯里,手指绕着我的乳头。

  「跟我说说……」我打破了沉默。

  「说什么?」

  「雪去年生日的事情。」我无法理解现在的心情。难道我不应当愤怒么?然
而今天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失去了愤怒的能力,而真相,此刻是我最想知道的。

  「哎,你们男人啊。不说你们难受,说了你们又生气……」小洁撅着嘴说道。

  我搂着小洁,无言以对。妻子出轨,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然
而,这个事实却是由一个漂亮的女人告诉我,并且用她的身体给予了一个绝望男
人在这个时候所最需要的慰藉,我是该感谢她带给我的真相还是该感谢她给予我
的安慰呢?

  又或者兼而有之吧。

  小洁见我不吭声,就接着说了下去:「雪的出轨,真的不能完全算她的错。
我和风在一起大概有半年多,我太瞭解风追求女人的手段了,也很瞭解风在性爱
方面的厉害;任何一个正常女人,很难抵挡他的追求。」

  我把我对妻的瞭解告诉了她,包括在大学期间和她参加工作后别人对她的追
求,妻都统统如实地告诉过我。因此,我相信妻不是小洁嘴里所说的那种『正常』
女人。

  「工作方面的男人?你说的是一个姓王的男人吧。」小洁嘴里露出鄙夷的神
色。

  「这个姓王的是一家供应商;他的确追求过雪,不过雪对他非常厌恶。这个
男人,确实惹人生厌。雪肯定是看不上他的。」小洁斩钉截铁地说道。

  「雪拒绝过别的男人追求,并不表示她会拒绝她心仪的男人的追求;或者说
,她以前拒绝过男人的追求,也并不表示她以后会永远拒绝男人的追求……哎,
这话太绕口了。不过这个道理,你懂吗?」不等我反驳,小洁接着说:「女人是
善变的……」

  小洁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我一时无言以对。
TOP Posted: 2017-08-23 18:13 | 回6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八、生日迷情

  2010年3月27日。星期六。晴。XX市XX公司。

  我一大早就去了机房。厂方的张工已经等在那里了。昨天控制站出现了一些
软件上的问题,今天必须解决,否则将延误进度款的支付,李总专门从公司打电
话询问进展。中饭和晚饭由张工的手下打包过来,味道很油腻,有点怀念妻做的
饭菜了。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调通程序。

  刚刚给妻打了电话,祝她生日快乐,但说着说着妻在电话里止不住哭泣起来,
也许怀孕会让一个女人变得多愁善感,不过想想也是,在妻最需要照顾的时候,
我却不在她身边。想起来妻也27了,而我快三十了。常说「三十而立」,可是
要在人才济济的北京要立下来,真难。为了心爱的雪,加油吧,哲!

       (摘自我2010年3月27日的工作日志)

  如果能够让我再一次回到过去,我宁愿不接受公司给的项目总监的职位,甚
至我宁愿辞职,哪怕我的薪水仅够养活家人,但却可以和我心爱的妻子女儿平安
幸福地度过一生。

  然而时光可以倒流么?

  我和妻那段时间蜜月般的关系,让风找不到任何可以和雪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是我现在已经知道,即便如此,风还是不停地找机会去找雪;我不知道这
傢伙用了什么方法,最终让雪在经历了最初的尴尬、内疚、后悔之后原谅了他。
我无从得知妻心理转变的细节,因为即便是小洁,也没有办法瞭解全部的真相。

  风也去找了小洁几次。愤怒和羞辱,让小洁选择了分手。风也没有做过多的
挽留。按照小洁的说法:「我其实早就知道风是个花花公子,从一开始就没有想
过能和他长久。」因此,分手其实早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小洁与雪很快重归於好;我忙於事业而长时间不在妻身边的事实,让她对雪
有着隐隐的同情。在她和雪和好后,俩人曾一起谈论过风。

  「雪怎么说的?」我急切地问道。

  「她说风是个粗中有细的男人,和你正好相反,外表文文静静,内心却大大
咧咧,不太会关注她的感受。而和风在一起,她找到了久违的被人疼爱的感觉。」

  「雪那天之后,最初一直躲着风,但她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怪过风;她只是怪
她自己,那天在咖啡厅里,她一直流着泪自我谴责,我能感觉到她深深的悔恨。

  但我并不恨雪;在我看来,风只是恰好在她最迷惘最脆弱的时候闯入了她的
世界而已;即便不是风,也可能会是别的男人。当然如果那时候你在她身边,就
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既然这么悔恨,为什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轨?」我冷冷地说道。

  小洁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複杂:「哎……我是女人,我能理解女人的感受
……上帝创造了男人女人奇妙的肉体。女人的身体结构注定了她是个被动的接受
者,当她的身体被另一个男人征服,她的心灵慢慢也会逐渐接受并依赖那个男人。

  张爱玲不是说过吗?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

  小洁的讲述,还原了2010年3月27日发生的事情。

    ******** 

  3月27日的北京,除了有一些轻微的雾霾,也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这一
天,雪8点多刚起床,就听到了门铃声。

  雪穿着拖鞋去开了门。然而没想到的是,竟然是风。

  「你来我家干什么……」有些惊慌失措的雪问道。

  「来看你;谁让你这两个月不见我也不回我的短信的。」风推开了门,随即
把房门关上。

  「这是我家,你出去……」

  话音未落,雪已经被抱住,嘴唇也被男人用嘴堵上。雪挣开了他,扭头往卧
室跑去。然而,脚上的拖鞋拖累了她;在卧室的门口,她被男人从身后抱住了。

  「想死我了,雪……你摸摸我的鸡巴,一想起你它就硬梆梆的。」下体清晰
地感觉到一个坚挺的硬物,正顶着自己的臀部。

  「放开我,你要这样,我会告你强奸……」

  「你想告就告吧,操你一回死都值了……」说着,男人的嘴咬住了雪的耳垂,
呼出的热气钻进了耳孔,痒痒地有些难受。

  「雪,你都已经让我操过了,还装啥……」他一只手已经从睡衣的下摆伸了
进去,捉住了丰盈的乳房。

  「你知道吗?世间这么多男人女人,但真正从肉体到精神都合拍的男女并不
多。咱俩就是那最合拍的一对……」男人边说着,边揉捏着左右的乳头。在男人
的抚弄下那红色的蓓蕾迅速地硬挺了起来。

  「奶头一摸就硬了……我就是喜欢你这敏感的身体……上次操了你后我可是
每天都在回味……」男人无声地笑了起来。雪的脸蛋被另一只手扳转了过去,舌
头被从温暖的口腔里揪了出来,让男人肆意地吸吮。

  雪想推开他,拍打着男人的肩膀。「不……」然而这嘤咛的声音和无力的推
打,在男人看来,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催征的战鼓。

  男人不再说话,他猛地把女人横抱起来,走向了床边。

  我在千里之外的南方的一个机房里,湿热的空气让我有些烦闷。我用一把剥
线钳,剥开绿色的电缆皮,裸露出白色的芯。今天是妻的生日,妻现在在干什么
呢?

  春日的首都,正是花儿吐芳的时候;在首都五环外的一间新房里,白色的窗
纱根本挡不住外面的无限春光。这个本适合春游的日子,新房的女主人却被强闯
进入的男人剥落了所有的衣衫,裸露着雪白的身体;她的大腿被男人用双手大力
地掰开,花瓣一般的私处,正挂着晶莹的露水,尽情地向老公以外的男人绽放。

  当小洁下午带着她订做的蛋糕赶到我家时,雪和风已经衣冠整整地坐在那里。

  虽然略微有些诧异,然而,敏感的小洁还是很快发现了雪的脸上那浅浅的桃
红,甚至在小洁的注视下,雪的眼神躲躲闪闪,红晕逐渐变成深红。

  风却大方地招呼这小洁坐下,俨然他已经成了这间屋子里的主人。风让雪给
小洁沏一杯热茶,雪起身去了厨房,顺从得像个小媳妇儿。风得意地把嘴凑向小
洁的耳朵说道:「我早上就过来了……雪真是个尤物!」

  客厅里瀰漫着一股儿洋葱和雌性荷尔矇混合的味道,隐隐地钻进小洁的鼻腔。

  作为过来人,不用风说,小洁当然也知道这屋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吃过蛋糕,唱过生日歌,小洁告辞出来。风却没有跟着走的意思,他和雪把
小洁送到门口,就关上了门。在关门的一瞬,小洁看见了风得意的笑容,而雪则
满脸通红地低着头,不敢看小洁的眼睛。

  当小洁下了一楼,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我家;客厅的灯已经灭了,从卧室
拉紧的窗帘缝里,漏出了微弱的灯光。

    ******** 

  有人说,痛苦过度会让人感觉麻木。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如果说上午我
还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那么现在的我,就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只是在这张
麻木的大网中,有些痛苦的感觉浮现出来,让我感到自己仍在活着。

  「所以第二天你就在QQ上问雪的感受吗?」我想起了雪忘记删除的那一句
小洁的留言。

  「是的,但雪当时并没有告诉我很多。我只是后来从风那里瞭解到了一些情
况。」

  沉默了一会儿,小洁接着问道。「哲,你觉得雪是个坏女人吗?」

  我知道小洁想说什么,然而我无法说服自己。

  「她难道不是吗?」我反问道。

  小洁没有直接回答,她看着我的眼睛,再次问:「那你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吗?」

  「你……?我没觉得你是坏女人。」我如实地答道。也许小洁有些傻,也有
些小姑娘常有的小虚荣,但我真的一点都没觉得小洁有多坏,甚至我隐约地觉得,
我和小洁都是雪和风苟合的受害者。如果没有雪,小洁一定会和风继续着甜蜜的
爱情;如果没有风,我也依然会和雪幸福地走下去,共筑我俩的童话王国。

  「可是,我也一样呀,和闺蜜的老公上床……」

  「那不一样,因为你不是出轨,你未婚,有选择男人的权利。但雪不一样,
她有家庭,有老公,有女儿,她怎能对得住那一纸婚约?」我开始有点激动起来。

  「是的,她有老公,可是你不觉得她的生活就跟没有老公一样吗?甚至还不
如……」我不愿意她再继续借此鞭挞攻击我,於是我冷冷地答道:「那这样就可
以作为出轨的藉口吗?」

  和小洁的谈话就此僵住。我收回了手臂,转过身,默默地背对着她侧躺着。

  小洁贴了上来,抱住了我,丝绸般光滑温润的身体摩擦着我的后背。

  「哲,雪并不是一个坏女人。只是……有时女人的欲望,连她自己都说不清
……更何况雪这么美,更会受到很多很多的诱惑,多到无法抵挡……」小洁幽幽
地说。

  我不再答话。睏意一阵阵袭来,我在疲累中沉沉睡去。

    ********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枕边人早已不在,只留下微微的余温。我披衣起床,餐桌上,是一份荷包蛋,
几个包子和一杯尚有一丝余温的牛奶。显然,小洁从外面帮我买回了早点。

  只是我没有发现小洁的身影。

  在牛奶杯的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展开来,是几行娟秀的字迹:

  哲:我回去了。很担心你的状态,但你一定要冷静,记住千万不要做傻事。

  昨晚我想了很久,觉得应该告诉他们你已经知道此事,所以我早上已经跟风
通了电话。我想,雪应该会很快赶回来的。但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伤害雪。

  即使雪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你对雪的爱。雪真的让人嫉
妒,拥有两个这么爱她的男人。昨晚我问你雪是不是坏女人,并不是想说服你什
么,我只是希望帮你解开你的心结。否则,我担心你会永远失去她。

  现在的状况对你并不公平;因此有空可以看看雪的博客,也许从那里你能找
到你要的答案。如果你还爱她,那么就要接受那些事实;如果接受不了,那应该
早作打算。我觉得这样对你才是公平的。

  后面是小洁的落款,以及一个博客的网址和访问密码。

  我已无心吃早饭;小洁说的" 那些事实" 似乎另有所指。这个博客的地址,
像蛇一样噬咬着我的心,它像一个宝盒,里面藏着我拚命寻找的真相,也藏着我
心中最隐秘的希望。

  我正准备起身去书房的时候,听到了大门门把转动的声音。

  循声望去,是妻!她站在门口,面色苍白。
TOP Posted: 2017-08-23 18:14 | 回7樓
横断


級別:聖騎士 ( 11 )
發帖:2445
威望:292 點
金錢:1282 USD
貢獻:20530 點
註冊:2015-03-14

   9、我想手刃仇人


  我曾经经历过一个最好朋友的婚姻的变故;起因就是老婆的出轨,被他捉奸
在床。他痛打了那个男人一顿,当然婚姻也无法继续,他们最终选择了离婚。他
约我出去喝酒到通宵,谈起他所看到的一幕,时哭时笑。几夜未合眼的眼睛里,
布满了通红的血丝。我义愤填膺地张罗着要帮他报仇,然而他却制止了我。在跟
我喝酒时,除了眼泪,却是平静,尽管这份平静中饱含着无奈和耻辱。


  彼时彼刻,我无法理解他。然而此时此刻,我隐隐约约地开始理解他的感受
了。


  妻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口,似乎有些手足无措。面对着她,我忽然心力
交瘁到极点,甚至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只有把所有的力量聚集到眼睛,目光
复杂地盯着她。


  妻别过了脸,关上了门。脱下风衣,贴身却是一条短款的宝蓝色紧身毛衣,
让本来就很坚挺的胸部显得更为高耸;下穿一条灰白色紧身裤,勾勒出细细的腰
身、浑圆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如果仔细观察,大腿交叉的部位被紧身的裤子勒
出了一道浅浅的痕迹,阴部的形状几欲清晰可辨;脚蹬一双棕色高帮高跟鞋,更
衬得整个身材前凸后翘。


  我忽然惊觉,不知从何时开始,以前那位素颜朝天、整天一条牛仔裤和平底
鞋的妻,已经变得如此性感妩媚,甚至当她一进门,我已经能够深深感觉到妻身
上浓浓的女人味儿弥漫了整个客厅。


  如果换做以前,我早就已经扑了上去。这具美好的身体,曾多少次趴在我身
前,细腰和圆臀如此地奇妙组合,却又如此地相得益彰;简洁流畅的曲线和肌肤
的柔嫩雪白,仅仅这一份视觉盛宴,就足以让我瞬间春情勃发。


  我一直为拥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而自豪;然而,我现在才知道,有另一个
男人,也一直跟我分享着这份美好。她从未在我面前展示过的性感装扮,并不是
为我,而是为那个男人。甚至,也许就在一个小时前,她还正在那个男人身下婉
转承欢。想到这里,我的心一阵阵刺痛,目光也变得凶狠起来。


  ************************************************************


  「哲……」


  「去开会了?」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我相信
妻从我的语气中一定听到了我的嘲讽和揶揄。


  妻很久没有说话。终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哲……小洁给我打过
电话了……」


  「那你还有脸回来?」我忽然间冲着她开始咆哮起来。


  我的咆哮,反而让原本有些手足无措的妻冷静了下来。她抿着嘴,倔强地望
着我。雪服软不服硬的性格,在我的责问下,再一次显现了出来。


  「你不要激动……我会承担所有责任……」


  「……责任?你还配和我谈责任吗?」我继续大声地质问道。


  「是我对不起你,你想怎么处理我都没意见。但请你保持冷静,否则我们之
间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了。」


  我和雪都不是会吵架的人。从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一天起直到现在相识相恋的
8年时间,我们几乎没有红过脸。我想这首先要归功于雪良好的家庭教养,另外
很重要一点,就是我对她深深的爱;这种爱,让我在和妻相识相伴的这几年,几
乎对她百依百顺。这么对她大声地怒吼,似乎还从来没发生过。


  妻的话,让我从激动中冷静下来。说实话,从我知道妻出轨起,我确实没有
认真考虑过如何处理这件事。妻出轨的事实,让我心肝俱裂,然而我却依然痛苦
地发现,我爱她。


  泪水再次糊上我的双眼。我自认为不是个懦弱的人,相反在工作中,我的果
断干练给公司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是我能很快获得提升的主要原因。可
是,在感情中,在雪的面前,我真的是一个弱者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好,我会尽量保持冷静,但我也希望能和你好好地谈谈。


  我只想问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妻低下了头,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不,你很好,哲……只是一切都已经发
生了,还问这个有用么?」


  「当然有用,这就是我能一直撑到现在的原因。你知道吗?雪,我从来没有
想到你会出轨;甚至我曾经天真地认为,我俩之间,如果会有一个注定要出轨,
那也是我。因为,我对你有着深深的信任,而这种信任,我一直以为是感情的一
部分……」


  妻没有接话,泪水开始涌了出来。她啜泣着说:「别问了,好吗?我已经伤
害了你,我不想再次伤害你……」雪开始哭了起来。


  我最无法抗拒的就是妻的哭泣,她当然也深深地知道这一点。好几次我都忍
不住想站起来,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然而,我现在无法这么做,我知道一旦我
这么做了,那么我将在这场博弈中败得体无完肤。


  我走向沙发,然后示意她也过来坐在沙发上。


  「雪,你知道夫妻相处最痛苦的是什么吗?」妻泪眼婆娑地看着我,没有答
话。


  「是背叛。就好像一个人在前方打拼,躲过了所有的明箭暗箭,却被最亲密
的人从背后捅了一刀。我知道你出轨之后,当时真的万念俱灰。然而支撑我到现
在的唯一信念就是,找到真相。我是你老公,我有权利知道所有真相。我跟你父
母发过誓,我会保护你一辈子。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开诚布公地好好谈谈。我发誓
不会伤害你,可以吗?」


  妻止住了哭泣,点了点头。


  「告诉我为什么?是因为金钱吗?」


  「我从来没有因为金钱而看不起你,我不是一个追求物质的人。如果是因为
金钱,我当初就不会嫁给你。」妻有些情绪激动地说道。


  「那么就是为了性吗?」


  妻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是反问道:「哲,你知道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吗?你
真的关注过我的需求吗?」


  如果不是因为和小洁相处了一天的时间,我想我真的无法回答妻的这个问题。


  此时妻的问话,让我不禁想起了小洁跟我说过的那些话。


  妻不等我回答,接着说道:「我当初嫁给你,是因为我看中了你的善良稳重
和强烈的上进心,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到了深深的安全感。我一直觉得,也许我
爱上的就是你给我的这种安全感。」


  「结婚以后,你因为工作的原因开始聚少离多。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为了这
个家,我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可是时间一长,每次看到周围的朋友出双入对,
而我每次只能形单影只,我有时真的觉得好寂寞,我不知道嫁给你是为了什么
……」


  「寂寞?所以这是你出轨的原因吗?」我冷冷地问道。


  妻不再答话,似乎默认了我的质问。谈话一时陷入了僵局。


  ************************************************************


  「说说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盘问道。


  妻的眼里有一些闪光,但随即灰暗了下去。


  「其实从一开始,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纨绔子弟,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妻
随后的讲述和小洁告诉我的大同小异,只是讲得很粗略。


 我早已从小洁口中知道了妻和风的这些事情;然而当亲耳听妻讲述她和风相


  识交往的过程,心依然如同撕裂般地疼痛。我知道妻特意隐去那些细节,只
为稍微减轻我的疼痛感。


  「所以你们的第一次就是09年的平安夜了?」


  妻点了点头。


  「这么说,糖糖也不一定是我的了?」


  「糖糖是你的。那次以后,没几天就来了月经,后来就没再和他做过,直到
10年我生日那一天是第二次……但是那天之前我已经确认怀孕了。」


  妻显然没意识到,她轻描淡写说出的" 和他做过" 几个字,不知怎地,就像
一把钢刺又一次穿透了我的心。


  「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醉酒还情有可原,那第二次他用强,你完全可以告他
强奸,而且你可以及时告诉我;我是你老公,难道对我的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第一次的时候他把我们做……的情形都拍了下来。后来他一
直要挟我,甚至威胁我,要把这份录像和照片传给你和我的父母,还有你我的公
司,让我们都身败名裂。我没有办法……」


  原来如此!我禁不住愤怒地拍案而起。如果这个畜生在这里,我一定会当场
杀了他!


  「那后来你们又做……又有几次?」我面色铁青地问道。


  「再就是……这次了;他这次又拿照片威胁我,我只好去了……」妻嚅嗫地
答道。


  正在这时,妻的包里响起了《因为爱情》的手机铃声。妻看着我,迟疑着不
去接。我走过去,拎过妻的包,打开拉链,妻银色的苹果手机屏幕中,闪亮着小
洁的名字。


  我正想接起来,妻却跑了过来,一把夺过了手机,随即挂断了电话。


  然而,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我逼视着妻,她最终接了电话。我把头挨
过去,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宝贝儿,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要不要我上来?」


  妻涨红着脸,轻声地说道:「我……我等会给你电话……」


  是风!很明显,这家伙就在我楼下。


  我冲进了厨房,取了一把剁肉菜刀,旋即冲了出去。只听到妻跟着跑来的脚
步和她焦急的声音:「哲……你回来……」


  电梯还停在一楼。我已经顾不上等待电梯上来,满脑子只有手刃仇人的念头。


  于是我打开了楼梯门,冲了下去。


  等我从7楼气喘吁吁地冲下楼的时候,外面却已是空空荡荡,偶尔有几个人
路过,也被我满脸的杀气和手上明晃晃的菜刀吓住了,惊恐地纷纷躲避。


  显然,妻已经报了信,这家伙早已经溜得没影了。


  妻这时已经跑了下来。她试图夺过我手上的菜刀,在推搡中我的左手腕碰到
了刀尖,鲜血一下子涌出来,顺着手腕染红了我的秋衣。疼痛让我把菜刀扔到了
地上。


  这才忽然醒觉,因为匆忙,我只穿着秋衣就出来了。妻脱下了她的外套披在
我身上,急忙扶我到小区门口,打了一部出租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手腕的伤口大约有3厘米长,幸好不是很深。主治的外科医生是位女大夫,
她皱着眉头看着我问道:「小伙子,怎么那么不小心?」


  妻在旁边默默地陪着我。我没有回答医生的话,只是机械地听凭医生的摆布。


  与心灵的伤口相比,这些肉体的伤,又算得了什么!
TOP Posted: 2017-08-23 18:14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2, 11-25 02:41